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涑水記聞 > 涑水記聞 卷十三


[013-1a]
欽定四庫全書
 涑水記聞卷十三
            宋 司馬光 撰
皇祐中儂智髙自邕州乗流東下時承平歳久緣江諸
州城柵隳敝又無兵甲長吏以下皆望風逃潰贊善大
夫知康州趙師道謂僚屬曰賊鋒甚盛吾州衆寡不敵
必不能拒賊然吾與兵馬監押為國家守城賊至死之
職也若君等先賊未至宜與家屬避山中師道亦置其
[013-1b]
家属山中師道妻方産棄子于草間而去師道在城上
妻遣奴與師道相聞師道怒曰吾已與汝為死訣尚寄
聲何為引弓射奴殺之時賊已在近師道與監押閉門
守城賊攻陷之師道坐正廰事射殺賊數人然後死賊
以城人拒已悉焚其官府民舎殘滅之進至于封州太
子中舎知封州曹覲微服懐州印匿于民間賊捜得之
延坐與食謂曰爾能事我我以爾為龍圖閣學士覲罵
曰死蠻汝安知龍圖閣學士為何物乃欲汚我賊怒斬
[013-2a]
之及事平朝廷贈覲諫議大夫師道太常少卿妻子皆
受官邑賜賚甚厚棄城者皆除名編管康衛/云
儂智髙世為廣源州酋長後屬交趾稱廣源州節度使
有金坑交趾賦斂無厭州人苦之智髙桀難制交趾
惡之以兵掩獲其父留交趾以為質智髙不得已歳輸
金貨甚多久之父死智髙怨交趾且恐終為所滅乃叛
交趾過江徙居安徳州遣使詣邕州求朝命為補刺史
朝廷以智髙叛交趾而來恐疆埸生事卻而不受智髙
[013-2b]
由是怨數入為盜先是禮賓使幵贇坐事坐為洪州都
指揮使㑹赦有薦其材勇前所坐簿可收使詔除御前
忠佐將兵戍邕州贇欲邀竒功深入其境兵敗為智髙
所擒恐智髙殺之紿言我來非戰也朝廷遣我招安汝
耳不期部下人不相知誤相與鬭遂至于此因諭以禍
福智髙喜以為然遣其黨數十人隨贇至邕州不敢復
求刺史但乞通貢朝廷邕州言狀朝廷以贇妄入其境
取敗為賊所擒又欲脱死妄許其朝貢為國生事罷之
[013-3a]
黜為全州都指揮使智髙之人皆卻還智髙大恨且以
朝廷及交趾皆不納窮無所歸遂謀作亂有黄師宓者
廣州人以販金常往來智髙所因為之畫取廣州之計
智髙悅之以為謀主是時武臣陳珙知邕州智髙隂結
珙左右珙不之知皇祐四年四月智髙悉發所部之人
及老弱盡室沿江而下凡戰兵七千餘人五月乙巳朔
奄至邕珙閉城拒之城中之人為内應賊遂陷邕州執
珙等官吏皆殺之司户參軍孔宗旦罵賊而死智髙自
[013-3b]
稱仁惠皇帝改元啟厯沿江東下横貴潯龔藤梧康封
端諸州無城柵皆望風奔潰不二旬至廣州知廣州仲
簡性愚且狠賊未至時僚佐請為之備皆不聴至遣兵
出戰賊使勇士數十人以青黛塗面跳躍上岸廣州兵
皆奔潰先是廣州地皆蜆殻不可築城前知州魏瓘以
壁為之其中甚隘小僅可容府署倉庫而已百姓驚走
輦金寶入城簡閉門拒之曰我城中無物猶恐賊來況
聚金寶于城中耶城外人皆號哭金寶悉為賊所掠簡
[013-4a]
遂閉門拒守轉運使王罕時巡按至梅州聞之亟還番
禺鄉村無賴少年乗賊勢互相剽掠州縣不能制民遮
馬自訴者甚衆罕乃下馬召諸老人坐而問之曰汝曹
嘗經此變乎對曰昔陳進之亂民間亦如是時有縣令
籍民間强壯者悉令自衛鄉里無得他適于是鄰村亦
不能侵暴鄰村一境獨安罕即遍移牒州縣用其䇿且
斬為暴者數人民間始安罕既入城鈐轄侍其淵等共
修守備賊掠得海船崑崙奴使登樓車以瞰城中又琢
[013-4b]
石令圓以為礟每發輒殺數人晝夜攻城五十餘日不
克而去時提㸃刑獄鮑軻欲遷其家置嶺北至南雄州
知州責而留之軻乃詗廣州聞日有所奏罕在圍城中
無奏章賊退朝廷賞軻而責罕罕坐左遷
五月乙巳朔丙寅儂智髙攻廣州壬辰詔知桂州陳曙
將兵救之直史館楊畋繼業之族人也嘗為湖南提㸃
刑獄討叛蠻與士卒同甘苦士卒愛之時居父喪六月
乙亥詔起畋為廣南西路體量安撫使畋儒者迂闊無
[013-5a]
威諸將不服尋罷之七月丙午以余靖經制廣南東西
路賊盜壬戌智髙解廣州圍西還攻賀州不克廣南東
路鈐轄張忠初到官所將皆烏合之兵智髙遇戰于白
田忠敗死西路鈐轄蔣偕性輕率舉措如狂人軍于太
平場初不設備九月戊申智髙悉擊殺之丙辰又敗官
軍于龍岫洞丁巳以余靖提舉廣南東西路兵甲尋為
經略使又命樞密直學士孫沔入内押班石全彬與靖
同討智高西路鈐轄王正倫敗于館門驛遂陷昭州樞
[013-5b]
密副使狄青請自出戰擊賊庚午以青為宣徽使荆湖
南北路宣撫都大提舉經制廣南東西路盜賊事諫官
韓絳上言狄青武人不足專任固請以侍從文人為之
副上以訪執政時龐籍獨為相對云屬者王師所以屢
敗皆由大將權輕偏裨人人自用遇賊或進或退力不
制勝故也今青起于行伍若以侍從之臣副之彼視青
如無青之號令不得行是循覆車之軌也青素名善將
今以二府將大兵討賊若又不勝不惟嶺南非陛下之
[013-6a]
有則荆湖江南皆可憂矣禍難之興未見其涯不可不
慎青昔在鄜延居臣麾下沈勇有智略若專以智髙之
事委之使先以威齊衆然後用之必能辦賊幸陛下勿
以為憂也上曰善以是嶺南用兵皆受青節度并處置
民事則與孫沔等議之時余靖軍于賓州聞智髙將至
棄城及芻糧走保邕丁丑智高陷賓州靖引兵揚言邀
賊留監押守邕州監押亦走甲申智髙復入邕州十一
月狄青至湖南諸道兵皆㑹諸將聞宣撫使將至争先
[013-6b]
立功余靖遣廣南西路鈐轄陳曙將萬人擊智高為七
寨逗遛不進十二月壬申朔智高與曙戰于金城驛曙
敗遁歸死者二千餘人棄捐器械輜重甚衆交趾王徳
政請出兵二萬助收智高狄青奏官軍自足辦賊無用
交趾兵丁未詔交趾毋出兵青又請西邊番落廣銳近
二千騎與俱五年正月青至賓州余靖陳曙皆來迎謁
時饋運未至青初令備五日糧既又備十日糧智髙聞
之由是懈惰不為備上元張燈高㑹先是諸將視元帥
[013-7a]
如寮寀無所嚴憚每議事各執所見喧争不已不用其
命己酉狄青悉集將佐于幕府立陳曙于庭下數其敗
軍之罪并軍校數十人皆斬之諸將股慄莫敢仰視余
靖起拜曰曙之失律亦靖節制之罪也青曰舎人文臣
軍旅之責非所任也于是勒兵而進步騎二萬人或說
儂智高曰騎兵利平地宜遣人守崑崙闗勿使度險使
其兵疲食盡擊之無不勝者智髙驟勝輕官軍不用其
言青倍道兼行出崑崙闗直趨其城智高聞之狼狽遽
[013-7b]
發兵出戰戊午相遇于歸仁鋪青使步卒居前匿騎兵
于後蠻使饒勇者執長槍居前羸弱悉在其後前鋒孫
節戰不利而死將卒畏青令嚴力戰莫敢退者青登高
丘執五色旗麾騎兵為左右翼出長槍之後斷蠻兵為
二旋而擊之槍立為束蠻軍敗殺獲三千餘人獲其侍
郎黄師宓等智髙走還城官軍追之營城下營中夜驚
呼蠻聞之以為官軍且進攻棄城走明日青入城遣裨
將于振追之過田州不及而還智髙奔大理捷書至上
[013-8a]
喜謂龐籍曰嶺南非卿執義之堅不能平今日皆卿功
也狄青還上欲以為樞密使同平章事籍曰昔曹彬平
江南太祖謂之曰朕欲用卿為使相然今外敵尚多卿
為使相安肯復為朕盡死力耶賜錢二十萬緡而已今
青雖有功未若彬之大若賞以此官則富貴極矣異日
復有寇盜青更立功將以何官賞之且青起軍中致位
二府衆論紛然謂國朝未有此比今幸而立功論者方
息若又賞之太過是復使青得罪于衆人也臣所言非
[013-8b]
徒便國體亦為青謀也昔衛青已為大將軍封侯立功
漢武帝更封其子為侯陛下若謂賞功未盡宜更官其
諸子争之累日上廼許之二月癸未加青䕶國軍節度
使樞密副使如故仍遷諸子官既而議者多謂青賞薄
石全彬復為青訟功于中五月乙巳竟以青為樞密使
先時所司奏余安道案安道/余靖字募人能獲智高者有孔目
官楊元卿進士石鑑等十人皆獻䇿請行安道一一問
之以元卿䇿為善元卿曰西山諸蠻凡六十族皆附智
[013-9a]
高其中元卿知其一族請往以順逆諭之順從使之轉
諭他族無不聴矣若皆聴命則智高將誰與處此必成
擒矣安道悅使齎黄牛鹽等物往說之二族隨元卿出
見安道安道皆鋪紋綵裝飾譜牒如吿身狀慰勞燕犒
厚賜遣之于是轉相說與稍稍請降先是智高築宫于
特磨寨及敗攜其母弟妻子往居之聞諸族俱叛惶懼
留其母及弟智光子繼封于特磨寨使押衙一人將兵
衛之智高自將兵五百及其六妻六子奔大理國欲借
[013-9b]
兵以攻諸族安道使元卿等十人發諸族陳充等六州
兵襲特磨寨殺押衙獲其母弟子以歸安道欲烹之廣
南西路轉運司奏所獲非智高母子蠻人妄執之以干
賞耳于是安道奏送京師請囚之以俟得智高辨其虚
實詔許之緣道皆不執縻供待甚嚴至京師館于故府
司朝夕給飲膳惟所欲如養驕子月費錢三百餘貫病
則國醫臨視後數月智光發狂毆防衛者欲突走伯庸
上言案伯庸王/堯臣字智髙母致病不誅無以懲蠻夷又徒費
[013-10a]
國財養之無用請戮之上怒曰余靖欲存此以招智高
而卿等專欲殺之耶自是羣臣不敢言智髙母年高六
十餘隆準方口智光年二十八神識不慧智高使之所
部州不能治黜之其妻美色智高奪之繼封年十四智
高長子智髙僭立為太子繼明八歳安道以獲智髙母
召其所親黄汾于韶州使部送至京師汾自幕職遷大
理寺丞元卿除三班奉職鑑除齋郎其餘皆除齋郎殿
侍以元卿鑑曉蠻語皆留侍儂母元卿等憤歎曰昔我
[013-10b]
初獲智高母余侍郎謂我等勿入京師留此待官賞耳
我等皆曰智高殺我等親戚近數十口我願至京師分
此嫗一臠食之豈知今日朝夕事之若孝子之事親執
政者仍戒我云汝勿得以私憤逼殺此嫗設有不幸我
等當償其死耶數見執政涕泣求歸不許
儂智高將至廣州天章閣待制知廣州仲簡尚未之信
殊不設備榜于衢路令民敢有相扇動欲逃竄者斬及
賊至簡閉其城拒守郊野之民欲入城者閉門不納悉
[013-11a]
為賊所殺掠簡隂具舟欲與家屬逃去僚屬以為不可
㑹轉運使王罕巡行他州聞賊至亟還入廣州城悉力
拒守㡬陷者數四僅而得免提㸃刑獄鮑軻止于南雄
城詗賊動静相繼以聞及賊退朝廷責罕奏章稀少黜
監信州税仲簡落職知筠州以鮑軻為勤職欲以為本
路轉運使臺諫有言而止
蔣偕將千餘人晝夜兼行追儂智高至黄富場蠻人詗
知官軍飢疲夜以酒設寨飲之即帳中斬偕首因縱擊
[013-11b]
其衆大破之梟偕及偏裨首于戰場而去李章/云
儂智高圍廣州既久城中窘急而賊亦疲乏又不習水
戰常懼海賊來抄其寶貨東莞縣主簿兼令黄固素為
吏民所愛信偵知賊情乃募海上無賴少年得數千人
船百餘艘沿流而下夜趨廣州城鼓譟而進賊大驚即
時遁去廣州命固率所募之衆泝流追之而賊棄船自
他路去追之不及㑹通判孟造素不悦固乃按固所率
舟中之民私載鹽鮝于上流販賣及縣中官錢有出入
[013-12a]
不明者攝固下獄治之誣以贓罪固竟坐停仕既而上
官數為辨雪治平中乃得廣州幕職蔡子/直云
石鑑邕州人嘗舉進士不中第儂智髙陷邕州鑑親屬
多為賊所殺鑑逃奔桂州智髙攻廣州不下還據邕州
秘書監余靖受朝命討賊鑑以書干靖言邕州三十六
洞蠻素受朝廷官爵恩賜必不附智髙曏者從智髙東
下皆廣源州蠻及中國亡命者不過數千人其餘皆驅
掠二廣之民也今智髙據邕州財力富强必誘脅諸蠻
[013-12b]
再圖進取若使智高盡得三十六洞之兵其為中國患
未可量也鑑素知諸洞山川人情請以朝廷威徳説諭
諸蠻酋長使之不附智高智高孤立不足破矣靖乃假
鑑昭州軍事推官間道説諸洞酋長皆聴命惟結洞酋
長黄守陵最强智高深與相結洞中有良田甚廣饒粳
糯及魚四面阻絶惟一道可入智高遺守陵書曰吾曏
者長驅至廣州所向皆捷所以復還邕州者欲撫存汝
諸洞耳中國名將如張忠蔣偕輩皆望風授首步兵易
[013-13a]
與不足憂所未知者騎兵耳今聞狄青以騎兵來吾當
試與之戰若其克捷吾當長驅以取荆湖江南以邕州
授汝不捷則吾寓汝洞耳休息士卒從特磨洞借馬敎
習騎戰候其可用更圖後舉必無敵矣并厚以金珠遺
守陵守陵喜運糯米以餉智高鑑使人說守陵曰智髙
乗州縣無備横行嶺南今力盡勢窮復還邕州朝廷興
大兵以討之敗在朝夕汝世受國恩何為無事隨之以
取族滅且智髙父存勗本居廣源州弟存禄為武勒州
[013-13b]
刺史存朂襲殺存禄而奪其地此皆汝耳目親見也智
高父子貪詐無恩譬如虎狼不可親也今汝乃欲延之
洞中吾見汝且為虜矣不可不為之備守陵由是狐疑
稍疎智髙智髙怒遣兵襲之守陵先為之備逆戰大破
之㑹智髙亦為狄青所敗遂不敢入結洞而逃奔特磨
西接大理地多善馬智髙悉以所得二廣金帛子女遺
特磨蠻酋儂夏誠又以其母妻夏誠弟夏卿相結納夏
誠許以兵馬借之智髙留其母及一弟一子并其將居
[013-14a]
于夏誠所居之東十五里絲葦寨而身詣大理欲借兵
共寇四川使其母以特磨之兵自邕州寇廣南鑑請詣
特磨寨說夏誠使圖智髙智高以兵守二絃水鑑㡬為
所獲不得進而還鑑言于靖曰特磨距邕州四十日程
智髙恃其險逺必不設備鑑請不用中國尺兵斗糧募
諸洞壯丁往襲之仍以重賂說特磨使為内應取之必
矣靖許之仍許蕭繼將大兵為鑑後繼常與鑑相距十
程鑑募洞丁得五六千人率之以前進案原本此下連/接知邕州蕭注
[013-14b]
曰二百十三字為一條據/文義絶不相屬今分為二
知邕州蕭注曰廣源州本属田州儂智高父本山獠殺
廣源州酋豪而據之田州酋長請往襲之知邕州者恐
其生事禁不許廣源州地産金一兩直一縑智髙父由
是富强招誘中國及諸洞民其徒甚衆交趾惡之遣兵
襲虜之智髙時年十四與其母逃竄得免收其餘衆臣
事交趾既長因朝于交趾隂結李徳正左右欲奪其國
事覺逃歸因求内附朝廷恐失交趾之心不納智髙謂
[013-15a]
其徒曰今吾既得罪于交趾中國又不我納無所容止
有反耳乃自左江轉掠諸洞徙居右江文村隂察官軍
形勢與邕州姦人相結使為内應在文村五年遂襲邕
州陷之
儂智髙圍廣州轉運使王罕嬰城拒守都監侍其淵晝
夜未嘗眠久之將士疲極有裨將誘士卒下城欲與之
開門降賊淵遇之諭士卒曰汝曹降賊必驅汝為奴隸
負擔歸其巢穴朝廷欲誅汝曹父母妻子不若併力完
[013-15b]
城豈惟保汝家亦將有功受賞矣士卒乃復還登城罕
乃寢于城上淵忽來徐撼而覺之曰公勿驚公隨身有
弓弩手否罕曰有乃與罕率弩手二十餘人銜枚至一
處俯見賊已踰壕蟻附登城將及堞矣城上人皆不覺
淵指示弩手使射之賊急走出壕外及賊退淵終不言
裨將謀反之事熙寧中致仕介甫知其為人特除一子
官給全俸淵年八十餘氣志安壯范堯夫以為隂徳之
堯夫/云
[013-16a]
熙寧中朝廷遣劉起劉彝相繼知桂州以圖交趾起彞
作戰船團結洞丁以為保甲結陣圖使依此敎戰諸洞
騷然使人執交趾圖以言攻取之䇿不可勝數嶺南進
士徐百祥屢舉不中第隂遺交趾書曰大王先世本閩
人聞今交趾公卿貴人多閩人也百祥才略不在人後
而不用于中國願得佐大王下風今中國欲大舉以滅
交趾兵法有先聲奪人之心不若先舉兵入寇百祥請
為内應于是交趾大發兵入寇陷欽廉雍三州百祥未
[013-16b]
得間往歸之㑹石鑑與百祥有親奏稱百祥有戰功除
侍禁充欽廉巡檢朝廷命宣徽使郭逵討交趾交趾請
降曰我本不入寇中國人呼我耳因以百祥書與逵逵
檄廣西轉運使按鞫百祥逃去自縊而死郭帥/云
交趾賊熙寧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二十五日連破欽
廉二州又破邕州管下太平永平二寨二十七日圍邕
州知州皇城使蘇緘晝夜築城力戰所殺傷蠻人甚多
城因以固九年正月四日廣西鈐轄張守節等過崑崙
[013-17a]
闗赴援兵少輕進三千餘人悉為蠻衆所掩殺傷殆盡劉
執中與廣西提刑遁回後更無援兵王師自京師數
千里赴援孤城抗賊晝夜不得休息正月二十一日矢
石且盡城遂潰破蘇緘猶誓士卒殊死戰兵民死者十
萬餘口擄婦女小弱者七八萬口二十二日賊焚邕州
城二十三日遂回本洞今王師前軍三將已達桂林一
將暫戍長沙中軍旦夕過府亦長沙置局後軍三將分
屯荆鼎澧三郡一將襄州案今王師前軍三將句至此/句四十三字與上下文不相
[013-17b]
屬當是/錯簡湖北饑斗米計百五十鈔餒死者無數任公/格云
初榜下交趾管内州峒官吏軍民等云已差吏員外郎
天章閣待制趙卨充安南道行營都總管經略安撫招
討使兼廣西南路安撫使昭宣使嘉州防禦使内侍押
班李憲充副使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忠州刺史燕達
充副都總領應興師水陸兼進天示助順已兆布新之
祥人知悔亡咸懐敵愾之氣咨爾士庶久淪塗炭如能
諭王内附率衆自歸執賊獻功拔身助順爵賞賜予當
[013-18a]
倍常科舊惡宿負一皆原滌乾徳幼穉罪非已出造庭
之日待遇如初朕言不渝衆聴無惑比聞編户極困誅
求已戒使人具宣恩㫖暴征横斂到即蠲除冀我一方
永為樂土時交趾為露布榜之衢路言所部之民叛如
中國者官吏容受庇匿我遣使訴于桂管不服又遣使
泛海訴于廣州亦不服我故率兵追捕亡者而鈐轄張
守節等輒相邀遮士衆奮擊應時授首又言桂管㸃閱
峒兵明言又見討伐又言中國作青苗助役之法窮困
[013-18b]
生民我今出師欲相拯濟故介甫自作此榜以報覆之
王正/甫云
提㸃刑獄楊畋自將擊破叛蠻癸酉詔特支荆湖擊蠻
諸軍錢有差仍命中使齎詔察視其功狀以聞
王罕知潭州州素號多事知州多以威嚴取辦罕獨以
仁恕為之州事亦治有老嫗病狂數邀知州訴事言無
倫理知州卻之則悖罵先後知州以其狂但命邀者屏
逐之罕至嫗復出左右欲逐之罕命引歸廰事召使前
[013-19a]
徐問嫗雖言雜亂無次亦有可曉者乃本為人嫡妻無
子其妾有子夫死為妾所逐家貲為妾盡據之嫗屢訴
于官不得直因憤恚發狂罕為直其事以家貲還之吏
民服其能察寃李南/公云
舊制試院門禁嚴密家人日遣報報平安傳數人口訛
謬皆不可曉常苦之皇祐中王罕為監門始置平安厯
使吏隔門問來者詳錄其語于厯傳入院中試官復批
所欲吿家人之語及所取之物于厯罕遣吏呼其人讀
[013-19b]
示之往來無一差失自知舉至彌封謄録巡捕共一厯
人皆見之不容有私人甚便之自後遵以為法自/見
熙寧中王紹開熙河諸將皆以功遷官皇城使知原州
桑湜獨辭不受曰羌人畏國威靈不戰而降臣何功而
遷官執政曰衆人皆受獨君不受何也對曰衆人皆受
必有功也湜自知無功故不受竟辭之時人重其知恥
元豐五年韓持國知潁昌府官滿有旨許令持國再仕
中書舎人曽鞏草誥詞稱其純明直亮既進呈上覽批
[013-20a]
其後曰按維天資忿戾素無事國之意朋姦罔上老不
革心朕以東宫之舊姑委使郡非所望于承流宣化者
也而草詞乖僻可令曽鞏贖銅十斤别草詞以進
元豐中文潞公自北都召對上問以至和繼嗣事潞公
對曰臣等備位兩府當此之際議繼嗣乃職分耳然亦
幸直時無李輔國王守澄之徒用事于中故臣等得效
其忠勤耳上憮然有間而美之仁宗宦官雖有蒙寵信
任者臺諫言其罪輒斥之不庇也由是不能弄權
[013-20b]
 
 
 
 
 
 
 
 涑水記聞卷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