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涑水記聞 > 涑水記聞 卷八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涑水記聞卷八
            宋 司馬光 撰
王化基爲人寛厚嘗知槀州案宋史地理志無槀州王/化基傳亦無知槀州事
與僚佐同坐有卒過庭下爲化基而不及幕職僚佐
退召其卒笞之化基聞之笑曰我不知欲得一如此
之重也曏或知之化基無用此當以與之人皆服其
雅量官至參知政事禮部尚書諡曰惠獻子舉正有父
[008-1b]
風官亦至參知政事禮部尚書諡曰安簡馮廣/淵云
李文定公廸罷陜西都運使還朝是時眞宗方議東封
西祀修太平事業知秦州曹瑋奏羌人潛謀入寇請大
益兵爲備上怒瑋虚張賊勢恐喝朝廷以廸新自陜西
還召見示以瑋奏問其虚實欲斬瑋以戒妄言者文定
從容奏曰瑋武人逺在邊鄙不知朝廷事體輙有奏陳
不足深罪臣前任陜西觀邊將才略無能出瑋之右者
他日必能爲國家建功立事若以此加罪臣爲陛下惜
[008-2a]
之上意稍解廸因奏曰瑋良將必不妄言所請之兵亦
不可不少副其請臣觀陛下意但不欲從都門出兵耳
秦之旁郡兵甚多可發以戍秦臣在陜西籍諸州兵數
爲小冊嘗置鞶囊中以自隨今未敢以進上趣取閱之
曰以某州兵若干戍秦州卿即傳詔樞密遣之既而羌
衆果入寇瑋迎擊大破之遂開山外之地奏到上喜謂
廸曰山外之捷卿之功也及上將立章獻后廸爲學士
屢上疏諫以章獻起于寒微不可母天下由是章獻深
[008-2b]
銜之周懐政之誅上怒甚欲責及太子羣臣不敢言廸
爲參知政事候上怒稍解從容奏曰陛下有幾子乃欲
爲此計上大悟由是獨誅懐政等而東宫不動揺廸之
力也及爲相眞宗已不豫丁謂與廸同奏事退既下殿
謂矯書聖語欲爲林特遷官廸不勝忿與謂争辨引手
板欲擊謂謂走獲免因更相論奏詔二人俱罷相廸知
鄆州明日謂復留爲相廸至鄆且半歳眞宗晏駕廸貶
衡州團練副使謂使侍禁王仲宣押廸知衡州仲宣至
[008-3a]
鄆州見通判以下而不見廸廸惶恐以刃自剄人救得
免仲宣淩侮迫脅無所不至人徃見廸輙籍其名或饋
之食留至潰腐棄捐不與廸客鄧餘怒曰豎子欲殺我
公以媚丁謂耶鄧餘不畏死汝殺我公我必殺汝從廸
至衡州不離左右仲宣頗憚之廸由是得全至衡州歲
餘遷祕書知舒州章獻太后崩廸時以尚書右丞知河
陽今上即位召詣京師加資政殿大學士數日復爲相
廸自以爲受不世之遇盡心輔佐知無不爲吕夷簡忌
[008-3b]
之潛短之于上歲餘罷相出知某州廸謂人曰廸不自
量恃聖主知之自以爲宋璟而以吕爲姚崇而不知其
待我乃如是也文定子/及之云
眞宗乳母劉氏號秦國延壽保聖夫人言惟寛宗族近
有幸求内批者上咸不違康定元年十月戊子謂宰相
曰自今内批與官及差遣者竝具舊條復奏取㫖案此/條言
惟寛宗族句上/似有脫落錯訛
慶厯三年五月旱丁亥夜雨戊子宰相章得𧰼等入賀
[008-4a]
上曰昨夜朕忽聞微雷因起露立于庭仰天百拜以禱
須臾雨至朕及嬪御衣皆沾濕不敢避去移時雨霽再
拜而謝方敢升階得𧰼對曰非陛下至誠何以感動天
地上曰比欲下詔罪已避寢撤膳又恐近于崇飾虚名
不若夙夜精心密禱爲佳耳
慶厯三年九月知諫院王素余靖歐陽修蔡襄以言事
不避並改章服十月王素除淮南轉運使將之官入辭
上謂曰卿今便去諫院事有未言者可盡言之右正言
[008-4b]
余靖奉使契丹入辭書所奏事于笏各用一字爲目上
顧見之問其所書者何靖以實對上指其字一一問之
盡而後已上之聽納不倦如此
温成皇后張氏其先吳人從錢氏歸國爲供奉官祖穎
進士及第終于縣令子堯封尚幼二女入宫事眞宗名
位甚微堯封亦進士及第早終妻惟有一女即后也庶
子化基幼堯封從父弟堯佐亦進士及第時已爲員外
郎不收䘏諸孤后母賣后于齊國大長公主家爲歌舞
[008-5a]
者而適蹇氏生男守和大長公主納后于禁中仙韶部
宫人賈氏母養之上嘗宫中宴飲后爲俳優上見而悅
遂有寵后性慧善迎人主意初爲修媛後冊爲貴妃飲
膳供給皆踰于曹后幾奪其位數矣以曹后素謹上亦
重其事故不果上以其所出微欲使之依士族以自重
乃稍進用堯佐數年間爲三司副使天章閣待制三司
使淮海軍節度使宣徽使追封堯封爲清河郡王后母
爲齊國夫人后兄化基子守和皆拜官宗族赫然俱貴
[008-5b]
至和元年正月暴疾薨上哀恤之甚追冊爲温成皇后
禮數資送甚極豐厚后方寵幸賈氏尤用事謂之賈夫
人受納貨賄爲人屬請無不行者賈安公以姑禮事之
遂被大用然亦以此獲譏于世齊國夫人柔弱故官爵
賞賜多入堯佐而化基等反不及焉化基終于閤門祗
候后薨齊國夫人相繼物故後數年堯佐亦卒張氏遂

子淵曰温成立忌日禮官列言不可執政患之有禮官
[008-6a]
謂執政曰禮官張芻獨主此議他人皆不得已從之耳
執政乃追引前歲芻乞落職代父牧入蜀及乞廣安軍
進退失據奏落檢校職監潭州酒禮官議者稍稍息
慶厯元年十二月才人張氏進封修媛慶厯四年三月
以修媛張氏之世父職方員外郎堯佐提㸃開封府縣
鎭公事右正言余靖上言堯佐不當得此差遣一堯佐
不足爲輕重但鑒郭后之禍興于楊尚上曰朕不以女
謁用人自有臣僚奏舉物議不允當與一郡至和元年
[008-6b]
張氏妃薨初諡廣明皇后又諡元明又諡温成京師禁
樂一月正月二十日自皇儀殿殯于奉先寺儀衛甚盛
又詔與孝惠淑德章懐章惠俱立忌正月二十日殯成
上前五日不視朝两府不入前一日之夕上宿于皇儀
殿設警場于右掖門之外是日旦發引陳鹵簿鼓吹太
常樂僧道威儀甚盛皇親两府諸司縁道設祭自右掖
門至奉先院絡繹不絶百官班辭于御史臺前陳祭又
赴奉先院已殯百官復詣西上閤門奉慰
[008-7a]
寳元二年十一月丁酉旬休上御延和殿決御史臺所
奏馮士元獄謂宰相曰此獄事連大臣近者臺司進奏
禁止鄭戩龐籍起居自餘盛度程琳殊無論奏度琳乃
儒臣耳脫有權勢更重者當如之何于是開封府判官
李宗簡特追一官勒停天章閣待制龐籍贖銅四斤知
汝州自餘與士元交闗者皆以罪輕重責降有差其知
開封府鄭戩等按鞫士元不罪特放知樞密院事盛度
除尚書右丞知揚州參知政事程琳降授光禄卿知潁
[008-7b]
州皆以交闗士元使幹治私務故也御史中丞孔道輔
降授給事中知鄆州以不按劾二人之罪故也
十二月庚申賜京西鄜延馬遞歩特支錢詔審刑刑部
大理寺不得通賔客有受情曲法者開相告之科鄜延
路奏邊事警急差强壯丁防守諸寨換禁兵鬭敵從之
辛酉賜鄜延特支錢
上問宰相唐世入閤之儀參知政事宋庠退而講求以
進曰唐有大内有大明宫大内謂之西内大明宫謂之
[008-8a]
東内高宗以後多居東西其正南門曰丹鳯丹鳯之内
曰含光殿毎至大朝㑹則御之次曰宣政殿謂之正衙
朔望大冊拜則御之次曰紫宸殿謂之上閤亦曰内衙
竒日視朝則御之唐制天子日視朝則必立仗于正衙
或乘輿止于紫宸則呼仗自東西閤門入故唐世謂竒
日視朝爲入閤
李端愿曰章獻之志非也暴得疾耳鑿垣而出瘞于洪
福寺章獻之過也案此論章獻后之于李/宸妃其事在明道元年
[008-8b]
又曰上幼沖即位章獻性嚴動以禮法禁約之未嘗假
以顔色章惠以恩撫之上多苦風痰章獻禁蝦蟹海物
不得進御章惠嘗藏弆以食之曰太后何苦虐吾兒如
此上由是怨章獻而親章惠謂章獻爲大孃章惠爲小
孃及章獻崩尊章惠爲太后所以奉事曲盡恩意景祐
中薨神主祔于奉慈廟弟景宗少爲役兵以章惠故得
官性兇悍使酒好以滑槌毆人世謂之楊滑槌數犯法
上以章惠故優容之官至觀察使初丁謂治第于城南
[008-9a]
景宗爲兵負土焉及謂敗第没上以賜景宗居之
十一日賜兩府兩制宴于中書喜雪也
十九日賜兩府兩制宴于都庭驛曾相主之冬至故也
果有八列近百種凡酒一獻從以四殽堂厨也曾氏也
使者也大官也案此上二條僅繫日當原有某/年某月一條冠前而傳寫佚去
至和元年春張貴妃薨上哀悼之甚欲極禮數以寵秩
之乃追諡温成皇后殯于皇儀殿命參知政事劉沆監
議喪事是時陳執中梁適爲宰相王拱辰王洙判太常
[008-9b]
寺兼禮儀事皆惶恐不愛名器以承順上意又詔爲温
成皇后立忌日同知禮院馮浩張芻吳充鞠眞卿皆争
之執政患之因芻向時奏以父牧嘗任蜀官自乞代父
入蜀既而又奏得父書自願入蜀更不代行無何牧至
京師復上奏乞免蜀官以是執政以芻奏事更不代行
前後異同落史館檢校監潭州酒欲以警策其餘禮院
故事常豫爲印署衆銜或非時中㫖有所訪問不暇徧
白禮官則白判寺一人書塡印狀通進施行是時温成
[008-10a]
喪事日有中㫖訪問禮典判寺王洙兼判少府監𪠘舍
最近故吏多以事白洙洙常希望上㫖以意裁定塡印
狀進内事既施行而論者皆責禮官無以自明乃召禮
直官戒曰自今凡朝廷訪問禮典稍重應商議者皆須
徧白衆官議定奏聞是非常行熟事不得輙以印狀申
發仍責狀申委後數日有詔問温成皇后廟應如他廟
用樂舞否禮直官李亶以事白洙洙即塡狀奏云當有
樂舞事下禮院充眞卿怒即牒送禮直官李亶于開封
[008-10b]
府使按其罪是時蔡襄權知開封府洙抱案卷以示襄
曰印狀行之久矣禮直官何罪襄患之乃復牒送亶于
禮院云請任自施行充眞卿復牒送府如是再三先是
眞卿好遊臺諫之門㑹温成后神主祔新廟皆以两制
攝獻官端明殿學士楊察攝太尉殿中侍御史趙忭監
察吳充監禮上又遣内臣臨視察臨視内出圭瓚以盥
鬯充言于察曰禮上親享太廟則用圭瓚若有司攝事
則用璋瓚今有司祭温成廟而用圭瓚薄于太廟而厚
[008-11a]
于姬妾也其于聖德虧損不細請奏易之察有難色曰
日已暮矣明日行事言之何及内臣侍祭者已聞之密
以上聞詔即改用璋瓚祭之明日趙忭上言劾蔡襄知
開封府不崇治禮直官罪畏懦觀望于是執政以爲充
因初祭教忭上言又禮直官日在温成墳所訴于内臣
云欲送禮直官于開封府者充與眞卿二人而已由是
怒充與眞卿明日詔禮直官及繫檢禮生各贖銅八斤
充及眞卿皆補外官充知高郵軍真卿知淮揚軍于是
[008-11b]
臺諫争言充等不當補外最後右正言修起居注馮京
言最切直以爲今百職隳廢獨充能舉其職而陛下責
胥吏太輕責充等太重將何以振飭紀綱于是朝廷落
京修注即日趣充等行開封府推官集賢校理刁約掌
修墳頓遞亦嘗對中貴人言温成禮數太重詔以約爲
京西路提㸃刑獄亦即日行元規受詔讀冊辭曰故事
正后翰林學士讀冊今召臣承乏臣實恥之奏報聞至
日集賢官僚謂之曰公今日何爲復來元規曰共傳誤
[008-12a]
本耳又諫追冊曰皆由佞臣贊成兹事二相甚銜之將
行追冊言官力諌上意稍觧明日以問執政執政順成
之夢得及母湜俞希孟皆求外補郭申錫請長告皆以
言不用故也
楊樂道曰初章獻爲上娶郭后后恃章獻驕妒章獻崩
后與尚美人争寵批傷今上頸上召都知閻文應示之
文應勸上廢后上問吕夷簡亦曰古有之遂降敕廢爲
金庭教主文應懐敕并道衣以授之后恚有誖語文應
[008-12b]
即驅出以車送瑶華宫既而上悔之作慶金枝曲遣使
賜后后和而獻之又使詔入宫文應懼以疾聞上命賜
之酒及藥文應遂酖之丁正臣曰范諷問上傷上以后/語之及疾文應使醫寘毒上終
不/知
慶厯三年九月知諫院蔡襄上言自今中書樞密院執
政官非休暇日私第不得見客欲詢訪天下之事采㧞
竒異之材許臨時延召詔從之
至和二年七月翰林學士歐陽修上言兩制以上毋得
[008-13a]
詣兩府之第詔從之
嘉祐四年五月上手詔賜兩府曰朕觀在昔君臣惟同
心同德故知天下之務享無疆之休倘設猜防之端是
乖信任之道因納言屢述御臣之規頗立科條用制邪
慝方今圖任賢哲倚爲股肱論道是咨推誠無間而有
禁未解斯豈稱朕意耶先至兩制臣寮不許至執政私
第兩府大臣奏薦人不得充臺諫官凡此條約其悉除
之庶使君臣之際了無疑間之迹卿等謀謨舉措義宜
[008-13b]
如何
嘉祐七年二月癸卯以駙馬都尉李瑋知衛州事兗國
公主入居禁中瑋所生母楊氏歸瑋之宅公主乳母韓
氏出居于外公主宅勾當内臣梁懐吉案宋史/作懐一勒歸私
省公主宅諸色祗應人始皆隨遣入案此句/有訛誤瑋貎陋性
樸上以章懿太后故命之尚公主自始出降常以庸奴
視之乳母韓氏等復離間梁懐吉等給事公主閣内公
主愛之公主甞與懐吉等閒飲楊氏窺之公主怒毆傷
[008-14a]
楊氏由是外人諠譁咸有異議朝廷貶逐懐吉等于外
州公主恚懟或欲自經或欲赴井或縱火或焚他舍以
邀上意必令召懐吉等還上不得已亦爲召之然主意
終惡瑋至是不復肯入中門居于㕔事晝夜不眠或欲
自盡或欲突走出外狀若顛狂左右以聞故有是命三
月戊申朔壬子制曰陳車服之等所以見王姬之尊啓
脂澤之封所以昭帝女之寵兹雖親愛之攸屬時乃風
化之所闗茍不能安諧于厥家則何以觀示于流俗兗
[008-14b]
國公主生而甚慧朕所鍾憐故于外家之近親以求副
車之善配而保傅無狀閨門失歡歴年于茲生事不順
逹于聽聞深所驚駭雖然恩義之常人所難斷至于賞
罰之際朕安敢私宜告大庭降從下國於戲惟肅雍以
成美德惟柔順以輯令名及兹恪恭庶幾永福可降封
沂國公主觀察使駙馬都尉李瑋改建州觀察使依舊
知衛州公主既還禁中上數使人慰勞李氏賜瑋金二
百兩且謂曰凡人富貴亦不必爲主壻也于是瑋兄璋
[008-15a]
上言家門薄祚弟瑋愚騃不足以承天姻乞賜指揮上
許之離絶又以不睦之咎皆由公主故不加責降焉
嘉祐元年夏詔自今舉選人充京官者已舉不得復首
又被舉者亦不得納舉主人詔文武官宗室嬪御内官
應奏薦親戚補官舊制過乾元節奏一人者今過三年
親郊乃得之其餘減損各有差
京師雨兩月餘不止水壊城西南隅漂沒軍營民居甚
衆宰相以下親䕶役救水河北京東西江淮䕫陜皆大
[008-15b]

九月辛卯上以疾瘳恭謝天地于大慶禮畢御宣德門
大赦改元恩賜皆如南郊
二年夏五月庚辰管勾麟府路軍馬公事郭恩遇夏賊
于屈野河西與戰敗績恩及走馬承受公事黄元道皆
爲賊所擒秋賊復遣元道歸
詔文武官應磨勘轉官者皆令審官院以時舉行毋得
自投牒又詔自今間歲一設科場復置明經科
[008-16a]
三年五月甲申榜朝堂敕鹽鐵副使郭申錫屬與李參
訟失實黜知濠州
李參鄆州人爲定州通判夏守恩爲真定路部署貪濫
不法轉運使楊偕張存欲發其事使參按之得其歛戍
軍家口錢十萬爲之遣放者權知定州取富民金釵四
十二枚爲之移卒於外縣守恩坐除名連州編管弟殿
前指揮使守贇亦解兵權由是知名
范文正公于景祐三年言吕相之短坐落職知饒州康
[008-16b]
定元年復天章閣待制知永興軍尋改陜西都轉運使
㑹吕公自大名復入相言于仁宗曰范仲淹賢者朝廷
將用之豈可但除舊職耶除龍圖閣直學士陜西經略
安撫使上以許公爲長者天下皆以許公爲不念舊惡
文正面謝曰向以公事忤犯相公不意相公乃爾奬拔
許公曰夷簡豈敢復以舊事爲念耶及文正知延州移
書諭趙元昊以利害元昊復書語極悖慢文正具奏其
狀焚其書不以聞時宋相庠爲參知政事先是許公執
[008-17a]
政諸公唯諾書紙尾而已不敢有所預宋公多與之論
辨許公不悅一日二人獨在中書許公從容言曰人臣
無外交希文乃擅與元昊書得其書又焚去不奏他人
敢爾耶宋公以爲許公誠深罪范也時朝廷命文正分
析文正奏臣始聞賊有悔過之意故以書誘諭之㑹在
福敗賊勢益振故復書悖慢臣以爲朝廷見之而不能
討則辱在朝廷乃對官屬焚之使若朝廷初不知者則
辱在臣矣故不敢以聞也奏上两府共進宋公遽曰范
[008-17b]
仲淹可斬杜祁公時爲樞密副使曰仲淹之志出于忠
果欲爲朝廷招叛耳何可深罪争之甚切宋公謂許公
必有言相助也而許公黙然終無一語上顧問許公如
何許公曰杜衍之言是止可薄責而已乃降一官知耀
州于是論者喧然而宋公不知爲許公所賣也宋公亦
尋出知揚州
陜西轉運使孫沔上書言自夷簡當國黜忠言廢直道
以姑息爲安以避謗爲智柔而易制者升爲心腹姦而
[008-18a]
可使者保爲羽翼是張禹不獨生于漢而李林甫復見
于今也夷簡見書謂人曰元規藥石之言但恨聞此遲
十年耳
丁正臣曰皇姪宗實既堅辭宗正之命諸中貴人乃薦
燕王元儼之子允初上召入宫命坐賜茶允初顧左右
曰不用茶得熟水可也左右皆笑既罷上曰允初癡騃
豈足任大事乎
濮王薨任守忠王世寧䕶葬事凌蔑諸子所饋遺近萬
[008-18b]
緡而心猶未厭故奏宗懿不孝坐奪俸黜官
癸未皇子猶堅卧不肯入肩輿宗諤責之曰汝爲人臣
子豈得堅拒君父之命而終不受耶我非不能與衆執
汝强置于肩輿恐使汝遂失臣子之義陷于惡名耳皇
子乃就濮王影堂慟哭而就肩輿楊樂/道云
令教授周孟陽作讓知宗正表毎一表餉之金十兩孟
陽辭皇子曰此不足爲謝俟得請方當厚酬耳凡十八
表孟陽獲千餘緡亦樂/道云
[008-19a]
丁正臣曰皇子堅辭新命孟陽使人謂之曰君已有此
迹若使中人别有所奏君獨能無恙乎
 
 
 
 
 
 
[008-19b]
 
 
 
 
 
 
 
 涑水記聞卷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