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朝野僉載 > 朝野僉載 卷六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朝野僉載卷六
              唐 張鷟 撰
天寶中萬年主簿韓朝宗嘗追一人來遲決五下將過
 縣令令又決十下其人患天行病而卒後於㝠司下
 狀言朝宗遂被追至入烏頭門極大至中門前一雙
 桐樹門邊一閤垂簾幕窺見故御史洪子輿坐子輿
 曰韓大何為得此來朝宗云被追來不知何事子輿
[006-1b]
 令早過大使入屛墻見故刑部尚書李乂朝宗叅見云
 何為決殺人朝宗訴云不是朝宗打殺縣令重決由患天
 行病自卒非朝宗過又問縣令決汝何牽他主簿朝宗
 無事然亦縣丞悉見例皆受行杖木決二十放還朝宗
 至晚始蘇脊上青腫疼痛不復可言一月已後始可於
 後巡檢坊曲遂至京城南羅城有一坊中一宅門向南
 開宛然記得追來及乞杖處其宅中無人居問人云此
 是公主凶宅人不敢居乃知大凶宅皆鬼神所處信之
[006-2a]
神鼎師不肯剃頭食醬一㪷每巡門乞物得麄布破衣
 亦着得紬錦羅綺亦着於利貞師座前㕔問貞師曰
 萬物定否貞曰定鼎曰闍梨言若定何因高岸為谷
 深為陵有死即生有生即死萬物相糾六道輪迴
 何得為定貞曰萬物不定鼎曰若不定何不喚天
 為地喚地為天喚月為星唤星為月何得為不定貞
 無以應之時張文成見之謂曰觀法師即是菩薩行
 人也鼎曰菩薩得之不喜失之不悲打之不怒罵之
[006-2b]
 不嗔此乃菩薩行人也鼎今乞得即喜不得即悲打
 之即怒罵之即嗔以此論之去菩薩逺矣
空如禪師者不知何許人也少慕修道父母抑婚以刀
 割其勢乃止後成丁徵庸課遂以麻蠟裹臂以火𤑔
 之遂成廢疾入陸渾山坐蘭若虎不為暴山中偶見
 野猪與虎鬭以藜杖揮之曰檀越不須相爭即弭耳
 分散人皆敬之無敢議者
司刑司直陳希閔以非才任官庶事凝滯司刑府史
[006-3a]
 目之為高手筆言秉筆支額半日不下故名高手筆
 又號按孔子言竄削至多紙面穿穴故名按孔子
衢州龍游縣令李凝道性褊𢚩姊男年七嵗故惱之即
 往逐之不及遂餅誘得之齩其胸背流血姊救之得
 免又乗驢於市中有騎馬人靴鼻撥其膝遂怒大罵
 將毆之馬走遂無所及忍惡不得遂嚼路傍子流血
貞觀中冀州武彊縣丞堯君卿失馬既得賊枷禁未決
 君卿指賊面而罵曰老賊喫虎膽來敢偷我物賊舉
[006-3b]
 枷擊之應時腦碎而死
開元中蕭頴士年十九擢進士至二十餘該博三教其
 賦性躁忿浮戾舉無其比常使一僕杜亮每一決責
 皆由非義平復其指使如故或勸亮曰子傭夫也
 何不擇其善主而受苦若是乎亮曰愚豈不知但愛
 其才學博奥以此戀戀不能去卒至於死
敬宗時高崔巍喜㺯癡大帝令給使撩頭向水下良久
 出而笑之帝問曰見屈原云我逢楚懷王無道乃沈
[006-4a]
 汨羅水汝逢聖明主何為來帝大笑賜物百段
秋官侍郎狄仁傑嘲秋官侍郎盧獻曰足下配馬乃作驢
 獻曰中劈明公乃成二犬傑曰狄字犬傍火也獻曰
 犬邊有火乃是煮熟狗
吏部侍郎李安期隋内史徳林之孫安平公百藥之子
 性好機警常有選人被放訴云羞見來路安期問從
 何闗來從蒲津關來安期曰取潼闗路去選者曰耻見
 妻子安期曰賢室本自相諳亦不笑又一選人引銓
[006-4b]
 安期看判曰弟書稍弱對曰昨墜馬損足安期曰損
 足何廢好書為讀判曰向看弟判非但傷足兼似内
 損其人慙而去又選士姓杜名若任芳洲官其人慚
 而不伏安期曰君不聞芳洲有杜若其人曰可以贈
 名公曰此期非彼期若曰此若非彼若安期笑為之
 改注又一吳士前任有酒狀安期曰君狀不善呉士
 曰知暗槍已入安期曰為君拔暗槍答曰可憐美女
 安期曰有精神選還君好官對曰怪來晚安期笑而與
[006-5a]
 官
尹神童每說伯樂令其子執馬經畫様以求馬經年無
 有似者歸以告父乃更令求之出見大蝦蟇謂父曰
 得一馬略與相同而不能具伯樂曰何也對曰其隆
 顱跌目脊都縮但蹄不如累趨爾伯樂曰此馬好跳
 躑不堪也子笑乃止
安南有象闕/ 有理者即過負心者以鼻卷之擲空中
 數丈以牙接之應時碎矣莫敢競者
[006-5b]
安南武平縣封溪中有猩猩焉如美人解人語知往事
 以嗜酒故以屐得之檻百數同牢欲食之衆自推肥
 者相送流涕而别時餉封溪令以帊葢之令問何物
 猩猩乃籠中語曰唯有僕幷酒一壺耳令笑而愛之
 養畜能傳送言語人不如也
前御史王義方出萊州司戶叅軍去官歸魏州以講授
 為業時鄉人郭無為頗有法術教義方使野狐義方
 雖呼得之不伏使却被羣狐競來惱每擲磚瓦以擊
[006-6a]
 義方或正誦讀即裂其書碎聞空中有聲云有何神
 術而欲使我乎義方竟不能禁止無何而卒
并州石艾夀陽二界有妬女泉有神廟泉水沈潔澈千
 丈祭者投錢及羊骨皎然皆見俗傳妬女者介之推
 妹與兄競去泉百里寒食不許舉火至今猶然女錦
 衣紅鮮裝束盛服及有人取山丹百合經過者必雷
 風電雹以震之
景龍末韋庶人專制故安州都督贈太師杜舉時尉
[006-6b]
 濟源縣為府召至洛城修籍一夕暴卒親賔具小殮
 夫人尉遲氏敬徳之孫也性通明彊毅曰公𥮅術神
 妙自言官至方伯今豈長往安然不哭洎二日三
 夕乃心上稍溫翌日徐蘇數日方語云初見兩人持
 符來召遂相引出徽安門門隙容寸過之尚寛直北
 上邙山可十餘里有大坑視不見底使人令入
 大懼使者曰可閉目執手如飛須㬰足已履地尋小
 徑東行凡數十里天氣昏慘如冬凝隂遂至一𪠘墻
[006-7a]
 宇宏壯使者先入有碧衣官出趨拜頗恭既退引入
 碧衣者踞坐按後命舉前傍有一狗人語曰誤姓
 名同非此官也笞使者改符令去有一馬半身兩足
 跳梁而前曰往為舉所殺今請理寃舉亦醒然
 記之訴云曾知驛敕使將馬令殺非某所願碧衣命
 吏取按審然之馬遂退傍見一吏揮手動目教以事
 理意相庇脫證既畢遂揖之出碧衣拜送門外云某
 是生人安州編戶少府當為安州都督故先施敬願
[006-7b]
 自保持言訖而向所教之吏趨出云姓韋名鼎亦是
 生人在上都務本坊自稱向來有力祈錢十萬鵬舉
 辭不能致鼎云某雖生人今於此用紙錢易致耳遂
 許之又囑云焚時願以物藉之幸不着地兼呼韋鼎
 某即自使人受鼎又云既至此豈不要見當家簿書
 遂引入一院題云户部房廊四周簿帳山積當中三
 間架閣特高覆以赤黄幃帕金字牓曰皇籍餘皆露
 往架往有函紫色葢之韋鼎云宰相也因引詣杜氏
[006-8a]
 籍書籖云濮陽房有紫函四發開卷舉三男時未
 生者籍名已俱述求茟書其名於臂意願踟蹰更欲
 固覽韋鼎云既不往亦要早歸遂引出令一吏送還
 吏云某苦飢不逢此使無因得出願許别去兾求一
 食但尋此道自至其所留之不可舉遂西行道左
 忽見一新城異香聞數里環城皆甲士持兵舉問
 之甲士云相王於此上天有四百天人來送舉曾
 為相府王官忻聞此說墻有大隙窺見分明天人數百圍
[006-8b]
 繞相王滿地綵雲並衣仙服皆如畫者相王前有女
 人執香爐引行近窺帝衣裙帶狀似剪破一如鴈齒
 狀相王戴一日光明輝赫徑可丈餘相王後凢有十
 九日纍纍成行大光明皆如所戴須㬰有綈騎來迎
 甲士令舉走遂至故道不覺已及徽安門閉過之
 亦如去時容易為羣犬遮齧行不可進至家見身在
 牀上躍入身中遂寤臂上所記如朽木書字尚分明遂
 焚紙錢十萬呼贈韋鼎心知卜代之數中興之期遂
[006-9a]
 以假故來謁睿宗上握手曰豈敢忘徳尋求韋鼎適
 卒矣及睿宗登極拜右拾遺詞云思入風雅靈通鬼
 神敕宫人妃子數十同其糚服令視執爐者舉遥
 識之乃太平公主也問裙帶之由公主云方熨龍衮
 忽為火迸驚忙之中不覺帶倉皇不及更服公主
 歔欷陳賀曰聖人之興固自天也舉所見先睿宗
 龍飛前三年故舉墓誌云及睿宗踐阼隂隲祥符
 啓聖期於化元定成拜於幽數後果為安州都督處
[006-9b]
 士蕭時和作傳 一說舉得釋後入一院問簾下
 者為誰曰魏元忠也有頃敬揮入下馬衆接拜之云
 是大理卿對推事見武三思着枷韋溫宗楚客趙履
 溫等着鎖李嶠露頭散腰立聞元忠等云今年大計
 㑹至六月誅逆韋宗趙韋等並斬嶠解官歸第皆如
 其言
柴紹之弟某有材力輕趫迅㨗踊身而上挺然若飛十
 餘步乃止太宗令取趙公長孫無忌鞍韉仍先報無
[006-10a]
 忌令其守備其夜見一物如鳥飛入宅内割讐
 去追之不及又遣取丹陽公主鏤金枕函飛入房内
 以手撚上公主面上舉頭即以他枕易之而去至曉
 乃覺嘗着吉莫靴走上磚城直至女墻手無攀引又
 以足踏佛殿柱至簷頭捻椽覆上越百尺樓閣了無
 障礙太宗竒之曰此人不可處京邑出為外官時人
 號為壁龍太宗嘗賜長孫無忌七寶帶直千金時有
 大盜段師子從屋上上椽孔間而下露拔刀謂曰公
[006-10b]
 動即死遂於函中取帶去以刀拄地踴身椽孔間出
天后時將軍李楷固契丹人也善用䌈索李盡忠之敗
 也麻仁節張𤣥遇等並被䌈將麞鹿狐兎走馬遮截
 放索䌈之百無一漏鞍馬上弄弓矢矛稍如飛仙天
 后惜其材不殺用以為將稍貪財好色出為潭州喬
 口鎮守將憤恚而卒
宋令文者有神力禪定寺有牛觸人莫之敢近築圍以
 䦨之令文怪其故遂袒褐而入牛竦角向前令文接
[006-11a]
 兩角拔之應手而倒頸骨皆折而死又以五指撮碓
 觜壁上書得四十字詩為太學生以一手挾講堂柱
 起以同房生衣於柱下壓之許重設酒乃為之出令
 文有三子長之問有文譽次之遜善書次之悌有勇
 力之悌後左降朱鳶㑹賊破驩州以之悌為總管擊
 之募壯士得八人之悌身長八尺被重甲直前大呌
 曰獠賊動即死賊七百人一時俱剉大破之
彭博通者河間人也身長八尺曾於講堂堦上臨堦而立
[006-11b]
 取鞋一䩫以臂夾令有力者後拔之鞋底中斷博通
 脚終不移牛駕車正走博通倒曵車尾却行數十步
 横拔車轍深二尺餘皆縱横破裂曾逰𤓰埠江有急
 風張㠶博通捉尾纜挽之不進
定襄公李宏虢王之子身長八尺曾獵有虎搏之踣而
 臥虎坐其上奴走馬傍過虎跳攫奴後鞍宏起引弓
 射之中臂而死宏及奴一無所傷
忠武將軍辛承嗣輕㨗曽解鞍絆馬脫衣而臥令一人
[006-12a]
 百步走馬持鎗而來承嗣鞴馬解絆着衣擐甲上馬
 盤鎗逆拒刺馬擒人而還承嗣曾與將軍元帥
 騁一手捉鞍橋雙足直上捺蜻蜓走馬二十里與中
 即裴紹業於青海被吐蕃圍謂紹業曰相隨帶將軍
 共出紹業懼不敢承嗣曰為將軍試之軍馬持鎗所
 向皆靡却迎紹業出承嗣馬被箭乃跳下奪賊壯馬
 乗之一無損傷裴旻為幽州都督孫佺北征被奚賊
 圍之旻馬上立走輪刀雷發箭若星流應刀而斷賊
[006-12b]
 不敢取蓬飛而去
 觀中恒州有彭闥高瓉二人鬭豪時於大酺塲上兩
 朋竟勝闥活捉一豚從頭齩至項放之地上仍走瓉
 取猫兒從尾食之腸肚俱盡仍鳴喚不止闥於是乎
 帖然心服
梁庾信從南朝初至北方文士多輕之信將枯樹賦以
 示之於後無敢言者時溫子昇作韓陵山寺碑信讀
 而寫其本南人問信曰北方文士何如信曰唯有韓
[006-13a]
 陵山一片石堪共語薛道衡盧思道少解把筆自餘
 驢鳴犬吠聒耳而已
盧照隣字昇之范陽人弱冠拜鄧王府典籖王府書記
 一以委之王有書十二車照隣總披覽略能記憶後
 為益州新都縣尉秩滿婆娑於蜀中放曠詩酒故世
 稱王楊盧駱照隣聞之曰喜居王後耻在駱前時楊
 之為文好以古人姓名連用如張平子之略談陸士
 衡之所記潘安仁宜其陋矣仲長統何足知之號為
[006-13b]
 㸃鬼簿駱賓王文好以數對如秦地重闗一百二漢
 家離宫三十六時人號為𥮅博士如盧生之文時人
 莫能評其得失矣惜哉不幸有冉耕之疾著幽憂子
 以釋憤焉文集二十卷
北齊蘭陵王有巧思為舞胡子王意所欲勸胡子則捧
 盞以揖之人莫知其所由也
幽州人劉交戴長竿高七十尺自擎上下有女十二甚
 端正於竿上置定跨盤獨立見者不忍女無懼色後竟
[006-14a]
 為撲殺
巧人張崇者能作灰畫腰帶鉸具每一胯大如錢灰畫
 燒之見火即𨼆起作龍魚鳥獸之形莫不悉備
則天如意中海州進一匠造十二辰車迴轅正南則午
 門開馬頭人出四方迴轉不爽毫釐又作木火通鐵
 盞盛火輾轉不翻
韓王元嘉有一銅樽背上貯酒而一足倚滿則正立不
 滿則傾又為銅鳩氊上摩之熟則鳴如真鳩之聲
[006-14b]
洛州殷文亮曽為縣令性巧好酒刻木為人衣以繒綵
 酌酒行觴皆有次第又作妓女唱歌吹笙皆能應節
 飲不盡即木小兒不肯把飲未竟則木妓女歌管連
 理催此亦莫測其神妙也
將作大匠楊務㢘甚有巧思常於沁州市内刻木作僧
 手執一椀自能行乞椀中錢滿闗鍵忽發自然作聲
 云布施市人競觀欲其作聲施者日盈數千矣
郴州刺史王琚刻木為獺沈於水中取魚引首而出葢
[006-15a]
 獺口中安餌為轉闗以石縋之則沈魚取其餌闗即
 發口合則銜魚石發則浮出矣
薛昚惑者善投壺龍躍隼飛矯無遺箭置壺於背後却
 反矢以投之百發百中
天后朝地官郎中周子恭忽然暴亡見大帝於殿上坐
 裵子儀侍立子恭拜問為誰曰周子恭追到帝曰我
 喚許子儒何為錯將子恭來即放去子恭蘇問家中
 曰許侍郎好在否時子儒為天官侍郎已病其夜卒
[006-15b]
 則天聞之馳驛向幷州問裴子儀時為判官無恙也
張易之將敗也母韋氏阿藏在宅坐家人報云有車馬
 騎從甚多至門而下疑其内官也藏出迎之無所見
 又野狐數十擎飯瓮墻頭而過未旬日而禍及垂拱之
 後諸州多進雌雞化為雄鷄者則天之應也
神龍中戶部尚書李承嘉不識字不解書為御史大夫
 兼洛州長史名判司為狗罵御史為驢威振朝廷西
 京造一堂新成坊人見野狐無數直入宅須㬰堂舎
[006-16a]
 四裂瓦木一聚判事筆管手中直裂别取筆復裂如
 初數日出為藤州員外司馬卒
大定年中太州赤水店有鄭家莊有一兒年二十餘日
 晏於驛路上見一青衣女子獨行姿容姝麗問之云
 欲到鄭縣待三婢未來躊蹰伺候此兒屈就莊宿安
 置㕔中借給酒食將衣被同寢至曉門久不開呼之
 不應於窻中窺之唯有腦骨頭顱在餘並食訖家人
 破戶入於梁上暗處見一大鳥冲門飛出或云是羅
[006-16b]
 刹魅也
懷州刺史梁載言晝坐㕔事闕/   忽有物如蝙蝠從
 南飛來直入口中翕然似吞一物腹中遂絞痛數日
 而卒
夀安男子不知姓名肘拍板鼻吹笛口唱歌能半靣笑半
 面啼一烏犬解人語應口所作與人無殊
越州兵曹栁崇忽痬生於頭呻吟不可忍於是召術士夜
 觀之云有一婦女緑裙問之不應在君窻下急除之
[006-17a]
 崇訪窻下止見一瓷妓女極端正緑瓷為餙遂於鐡
 臼擣碎而焚之瘡遂愈
永徽中張鷟築馬槽厰宅正北掘一坑丈餘時隂陽書
 云子地穿必有墮井死鷟有奴名永進淘井土崩壓
 而死又鷟故宅有一桑高四五丈無故枯死尋而祖
 亡殁後有明隂陽云喬木先枯衆子必孤此其騐也
徐敬業舉兵有大星蓬蓬如筐籠經三宿而失俄而敬
 業敗
[006-17b]
司刑卿杜景佺授幷州長史馳驛赴任其夜有大星如
 斗落於庭前至地而沒佺至并州祁縣界而卒羣官
 迎祭迴所上食為祭盤
將軍黒齒常之鎮河源軍城極嚴峻有三口狼入營繞
 官舎不知從何而至軍士射殺黒齒忌之移之外奏
 討三曲黨項奉敕許遂差將軍李謹行充替謹行到
 軍旬日病卒
天官侍郎顧琮新得三品有子壻來謁時大門造成琮
[006-18a]
 乗馬至門鼓鼻踣地不進鞭之跳躍而入從騎亦如
 之有頃門無故自倒琮不悅遂病郎中員外已下來
 問疾琮云未合入三品為諸公成就至此自知不起
 矣旬中而薨
張易之初造一大堂甚壯麗計用數百萬紅粉泥壁文
 栢帖柱琉璃沈香為飾夜有鬼書其壁曰能得㡬時
 令削去明日復書之前後六七易之乃題其下曰一
 月即足自是不復更書經半年易之藉沒入官
[006-18b]
崔𤣥暉初封博陵王身為益府長史受封令所司造輅
 初成有大風吹其葢傾折識者以為不祥無何弟暈
 為雲陽令部人殺之雍州衙内暐三從以上長流嶺
 南斯亦咎徵之先見也
瀛州饒陽人宋善威曾任一縣尉嘗晝坐忽然取鞋衫
 笏走出門迎接拜伏引入諸人不見但聞語聲威命
 酒饌樂飲仍作詩曰月落三株樹日映九重天良夜
 歡宴罷蹔别庚申年後威果至庚申年卒
[006-19a]
開元三年有熊晝日入廣府城内經都督門前過軍人
 逐十餘里射殺之後月餘都督李處鑒死自後長史
 朱賢思被告反禁身半年纔出即卒司馬宋草賓長
 史竇崇嘉相繼而卒
開元四年尚書考巧院㕔前一雙桐樹忽然枯死旬日
 考功員外郎邵某卒尋而麹先冲為郎中判邵舊案
 月餘西邊樹又枯死省中憂之未㡬而先冲又卒
源乾曜為宰相移政事牀時姚元崇歸休及假滿來見
[006-19b]
 牀移忿之曜懼下拜𤣥宗聞之而停曜宰相諱移牀
 移則改動曜停後元崇亦罷此其騐也
梁簡文之生誌公謂武帝曰此子與寃家同年生其年
 侯景生於鴈門亂梁誅蕭氏略盡
魏徵為僕射有二典事之長參時徵方寢二人窻下平
 章一人曰我等官職總由此老翁一人曰總由天上
 徵聞之遂作一書遣由此老翁人者送至侍郎處云
 與此人一員好官其人不知出門心痛憑由天上者
[006-20a]
 送書明日引注由老人者被放由天上者得留徵怪
 之問焉具以實對乃嘆曰官職禄料由天者葢不虛
 也
婁師徳為楊州江都尉馮元常亦為尉共見張冏藏藏
 曰二君俱貴馮位不如婁馮唯取錢多即官益進婁
 若取一錢官即落後馮為浚儀尉多肆慘虐巡察以
 為彊奏授雲陽尉又縁取錢事雪以為清彊監察婁
 見不敢取一錢位至台輔家極貧匱馮位至尚書左
[006-20b]
 丞後得罪賜自盡婁至納言卒
王顯與文武皇帝有嚴子陵之舊每掣褌為戲將帽為
 歡帝㣲時常戲曰王顯抵老不作蠒及帝登極而顯
 謁奏曰臣今日得作蠒帝笑曰未可知也召其三
 子皆授五品顯獨不及謂曰卿無貴相朕非為卿惜
 也曰朝貴而夕死足矣時僕射房𤣥齡曰陛下既有
 龍濳之舊何不試與之帝與之三品取紫袍金帶賜
 之其夜卒
[006-21a]
太宗極康豫太史令淳風見上流淚無言上問之對曰
 陛下夕當晏駕太宗曰人生有命亦何憂也留淳風
 宿太宗至夜半奄然入定見一人云陛下蹔合來還
 即去也帝問君是何人對曰臣是生人判㝠事太宗
 入見㝠官問六月四日事即令還向見者又迎送引
 導出淳風即觀𤣥象不許哭泣須㬰乃寤至曙求昨
 所見者令所司與一官送注蜀道一丞上怪問之選
 司奏奉進止與此官上亦不記旁人悉聞方知官皆
[006-21b]
 由天也
王無㝵好博戲善鷹鷂文武聖皇帝微時與無㝵蒱戲
 争彩有李陽之宿憾焉帝登極㝵藏匿不出帝令給
 使將一鷂子於市賣之索錢二十千㝵不知也酧錢
 十八貫給使以聞帝曰必王無㝵也遂召至惶懼請
 罪帝笑賞之令於春明門待諸州麻車三日並與之
 㝵坐三日屬灞橋破唯得麻三車更無所有帝知其
 薄命更不復賞頻請五品帝曰非不與卿惜卿不勝
[006-22a]
 也固請乃許之其夜遂卒
 
 
 
 
 
 
 
[006-22b]
 
 
 
 
 
 
 
 朝野僉載卷六


紫巖詩選 九華詩集 自堂存藁 仁山文集 心泉學詩稿 拙軒集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稼村類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水雲村槀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峯集 秋澗集 牧庵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梅花字字香 中庵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榘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弘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閑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藁 禮部集 積齋集 燕石集 雁門集 杏庭摘槀 安雅堂集 瓢泉吟稿 筠軒集 滋溪文稿 青陽集 鯨背吟集 經濟文集 純白齋類稿 圭峯集 蜕菴集 野處集 夢觀集 金臺集 子淵詩集 午溪集 栲栳山人詩集 梅花道人遺墨 玩齋集 羽庭集 不繫舟漁集 居竹軒詩集 句曲外史集 僑吳集 詠物詩 鹿皮子集 張子抄釋 二程子抄釋 朱子抄釋 中庸衍義 格物通 世緯 呻吟語摘 劉子遺書 人譜_人譜類記 榕壇問業 溫氏母訓 御定資政要覽 聖諭廣訓 御製日知薈說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御定孝經衍義 第一冊 御定孝經衍義 第二冊 御定內則衍義 御纂性理精義 御纂朱子全書 第一冊 御纂朱子全書 第二冊 欽定執中成憲 御覽經史講義 第一冊 御覽經史講義 第二冊 思辨錄輯要 正學隅見述 雙橋隨筆 榕村語錄 讀朱隨筆 三魚堂賸言 讀書偶記 松陽鈔存 握奇經 六韜 孫子_吳子_司馬法 尉繚子 黃石公三略_三略直解 黃石公素書 李衛公問對 太白陰經 武經總要 何博士備論 虎鈐經 守城錄 武編 陣紀 江南經略 紀效新書 練兵實紀 練兵雜紀 管子 管子補註 鄧子 商子 韓非子 疑獄集 折獄龜鑑 棠陰比事_附錄 齊民要術 農書_蠶書 農桑輯要 農桑衣食撮要 王氏農書 救荒本草 農政全書 泰西水法 野菜博錄 欽定授時通考 黃帝內經素問 靈樞經 難經本義 鍼灸甲乙經 金匱要略論註 傷寒論註釋 肘後備急方 褚氏遺書 巢氏諸病源候總論 備急千金要方 銀海精微 外臺秘要方 第一冊 外臺秘要方 第二冊 顱顖經 銅人鍼灸經 明堂灸經 博濟方 蘇沈良方 壽親養老新書 腳氣治法總要 旅舍備要方 素問入式運氣論奧 傷寒微旨論 傷寒總病論 聖濟總錄纂要 證類本草 全生指迷方 小兒衛生總微論方 類證普濟本事方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傳信適用方 衛濟寶書 醫說 針灸資生經 婦人大全良方 太醫局諸科程文格 產育寶慶集 集驗背疽方 濟生方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 產寶諸方 仁齋直指 仁齋傷寒類書 急救仙方 素問玄機原病式 宣明方論 傷寒直格方 病機氣宜保命集 儒門事親 內外傷辨惑論 脾胃論 蘭室祕藏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