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朝野僉載 > 朝野僉載 卷一


[001-1a]
欽定四庫全書
 朝野僉載卷一
             唐 張鷟 撰
貞觀年中定州鼓城縣人魏全家富母忽然失明問卜
 者王子貞子貞為卜之曰明年有人從東來青衣者
 三月一日來療必愈至時候見一人著青紬襦遂邀
 為設飲食其人曰僕不解醫但解作犁耳為主人作
 之持斧繞舎求犁轅見桑曲枝臨井上遂斫下其母
[001-1b]
 兩眼煥然見物此曲桑葢井之所致也
周郎中裴珪妾趙氏有美色曽就張璟藏卜年命藏曰
 夫人目長而慢視准相書猪視者淫婦人目有四白
 五夫守宅夫人終以姦廢宜慎之趙笑而去後果與
 人姦沒入掖庭
杜景佺信都人也本名元方垂拱中更為景佺剛直嚴
 正進士擢第後為鸞臺侍郎平章事時内史李昭徳
 以剛直下獄景佺廷諍其公清正直則天怒以為面
[001-2a]
 欺左授溱州刺史初任溱州㑹善筮者於路言其當
 重入相得三品而不著紫袍至是夏中服紫衫而終
瀛州人安縣令張懷禮滄州弓高令晉行忠就蔡微逺
 卜轉式訖謂禮曰公大親近位至方伯謂忠曰公得
 京官今年禄盡宜致仕可也二人皆應舉懷禮授左
 補闕後至和復二州刺史行忠授城門郎至秋而卒
開元二年梁州道士梁虛州以九宫推算張鷟云五鬼
 加年天罡臨命一生之大厄以周易筮之遇觀之渙
[001-2b]
 主驚恐後風水行上事即散安國觀道士李若虛不
 告姓名暗使推之云此人今年身在天牢負大辟之
 罪乃可以免不然病當死無救法果被御史李全交
 致其罪勅令處盡而刑部尚書李知白左丞張廷珪
 崔𤣥昇侍郎程行謀咸請之乃免死配流嶺南二道
 士之言信有徵矣
泉州有客盧元欽染大瘋惟鼻根未倒屬五月五日官
 取蚺蛇膽欲進或言肉可治瘋遂取一截蛇肉食之
[001-3a]
 三五日後漸可百日平復又商州有人患大瘋家人
 惡之山中為起茅舎有烏蛇墜酒罌中病人不知飲
 酒漸差罌底見蛇骨方知其由也
則天時鳳閣侍郎周允元朝罷入閣太平公主喚一醫
 人自光政門入見一鬼撮允元頭二鬼持棒隨其後
 直入景運門醫白公主公主奏之上令給使覘問在
 閣無事食訖還房午後如厠長參典怪其久私往候
 之允元踣面於厠上目直視不語口中涎落給使奏
[001-3b]
 之上問醫曰此可得㡬時對曰緩者三日急者一日
 上與錦被覆之幷牀舁送宅止夜半而卒上自為詩
 以悼之
久視年中襄州人楊元亮年二十餘於䖍州汶山觀傭
 力晝夢見天尊云我堂舎破壞汝為我脩造遣汝能
 醫一切病悟而説之試療無不愈者贑縣里正背有
 腫大如拳亮以刀割之數日平復療病日獲十千造
 天尊堂成療病漸無效
[001-4a]
如意年中洛州人趙𤣥景病卒五日而蘇云見一僧與
 一木長尺餘教曰人有病者汝以此木拄之即愈𤣥
 景後見機上尺乃是僧所與者試將療病拄之立差
 門庭每日數百人御史馬知己以其聚衆追之禁左
 臺病者滿於臺門則天聞之追入内宫人病拄之即
 愈放出任救百姓病數月以後得錢七百餘貫後漸
 無驗遂絶
洛州有人患應語病語即喉中應之以問善醫張文仲
[001-4b]
 經夜思之乃得一法即取本草令讀之皆應至其所
 畏者即不言仲乃録取藥合和為丸服之應時而愈
 一云問醫蘇澄云
郝公景於泰山採藥經市過有見鬼者怪羣鬼見公景
 皆走避之遂取藥和為殺鬼丸有病患者服之差
定州人崔務墜馬折足醫令取銅末和酒服之遂痊平
 及亡後十餘年改𦵏視其脛骨折處有銅末束之
嶺南風俗多為毒藥令奴食冶葛死埋之土中蕈生正
[001-5a]
 當腹上食之立死手足額上生者當日死旁自外者
 數日死漸逺者或一月或兩月全逺者一年二年三
 年亦即死惟陳懷卿家藥能解之或以塗馬鞭頭控
 上拂著手即毒拭著口即死
趙延禧云遭惡蛇虺所螫處貼之艾炷其上灸之立差
 不然即死凡蛇囓即當囓處灸之引去毒氣即止
冶葛食之立死有冶葛處即有白藤花能解冶葛毒鴆
 鳥食水之處即有犀牛不濯角其水物食之必死為
[001-5b]
 鴆食蛇之故
醫書言虎中藥箭食清泥野猪中藥箭豗薺苨而食雉
 被鷹傷以地黄葉帖之又礜石可以害鼠張鷟曾試
 之鼠中毒如醉亦不識人猶知取泥汁飲之須臾平
 復鳥獸蟲物解毒何況人乎被蠭齧者以甲蟲末傅
 之被馬咬者以燒鞭鞘灰塗之葢取其相服也蜘蛛
 齧者雄黄末傅之筋斷須續者取旋復根絞取汁以
 筋相對以汁塗而封之即相續如故蜀兒奴逃走多
[001-6a]
 刻筋以此續之百不失一
永徽中有崔爽者每食生魚三斗乃足於後飢作鱠未
 成爽忍飢不禁遂吐一物狀如蝦蟇自此之後不復
 能食鱠矣
國子司業知制誥崔融病百餘日腹中蟲蝕極痛不可
 忍有一物如守宫從下部出須㬰而卒
後魏孝文帝定四姓隴西李氏大姓恐不入星夜乗鳴
 駞倍程至洛時四姓已定訖故至今謂之駞李焉
[001-6b]
張文成曰乾封以前選人每年不越數千垂拱以後每
 嵗常至五萬人不加衆選人益繁者葢有由矣嘗試
 論之秪如明經進士十周三衛勲散雜色國官直司
 妙簡實材堪入流者十分不過一二選司考練總是
 假手冒名勢家囑請手不把筆即送東司眼不識文
 被舉南館正員不足權補試攝檢校之官賄貨縱横
 𧷢汚狼籍流外行署錢多即留或帖司助曹或員外
 行案更有挽郎輦脚營田當屯無尺寸工夫並優與
[001-7a]
 處分皆不事學問唯求財賄是以選人冗冗甚於羊
 羣吏部喧喧多於蟻聚若銓實用百無一人積薪化
 薪所從來逺矣
鄭愔為吏部侍郎掌選𧷢汚狼籍引銓有選人繫百錢
 於靴帶上愔問其故答曰當今之選非錢不行愔黙
 而不言時崔湜亦為吏部侍郎掌選有銓人引過分
 疏云某能翹闗負米湜曰君壯何不兵部選答曰外
 邊人皆云崔侍郎下有氣力者即存
[001-7b]
景龍年中斜封得官者三百人從屠販而踐高位景雲
 踐祚尚書宋璟御史大夫畢構奏停斜封人官璟構
 出後見鬼人彭卿受斜封人賄賂奏云見孝和怒曰
 我與人官何因奪却於是斜封皆復舊職偽周革命
 之際十道使人天下選殘明經進士及下邨教童蒙
 博士皆被搜揚不曾試練並與美職塵黷士人之品
 誘悅愚夫之心庸才者得官以為榮有才者得官以
 為辱昔趙王倫之篡也天下孝亷秀才茂異並不簡
[001-8a]
 試雷同與官市道屠沽亡命不軌皆封侯略盡太府
 之銅不供鑄印至有白版侯者朝㑹之服貂者大半
 故謡云貂不足狗尾續小人多幸君子耻之無道之
 朝一何連𩔖也惜哉
天后中契丹李盡忠萬榮之破營府也以地牢囚漢俘
 數百人聞麻仁節等諸君欲至乃令守囚霫等紿之
 曰家口飢寒不能存活求待國家兵到吾等即降其
 囚日别與一頓粥引出安慰曰吾此無飲食養汝又
[001-8b]
 不忍殺汝總放歸若何衆皆拜伏乞命乃紿放去至
 幽州具說飢凍逗遛兵士聞之爭欲先入至黄麞峪
 賊又令老者投官軍送遺老牛瘦馬於道側仁節等
 三軍棄步卒將馬先争入被賊設伏横截軍將被索
 䌈之生擒節等死者填山谷罕有一遺
景龍四年洛州凌空觀失火萬物並盡惟有一真人巋
 然獨存乃泥塑為之後改為聖真觀
西京朝堂北頭有大槐樹隋曰唐興材門首文皇帝移
[001-9a]
 長安城將作大匠高熲常坐此樹下檢校後栽樹行
 不正欲去之帝曰熲坐此樹下不須殺之至今先天
 一百三十年其樹尚在柯葉森竦株根盤礴與諸樹
 不同承天門正當唐興材門首今唐家居焉
永徽年以後人唱桑條歌有桑條韋女韋也樂至神龍
 年中逆韋應之諂佞者鄭愔作桑條樂詞十餘首進
 之逆韋大喜擢之為吏部侍郎賞縑百疋
龍朔已來人唱歌名突厥鹽後周聖厯年中差閻知㣲
[001-9b]
 和匈奴授三品春官尚書送武延秀往娶黙啜女送
 金銀器物錦綵衣裳以為禮聘不可勝紀突厥翻動
 漢使並沒立知微為可汗乃突厥鹽之應
調露中大帝欲封中岳屬突厥而止後又欲封土番入
 寇遂停止永淳年又駕幸嵩岳謡曰嵩山凡㡬層不
 畏登不得只畏不得登三度徵兵馬傍道打騰騰岳
 下遘疾不愈迴至宫而崩
永淳之後天下皆唱楊栁楊栁漫頭駞後徐敬業犯事
[001-10a]
 出栁州司馬遂作偽勅自授揚州司馬殺長史陳敬
 之據江淮反使李孝逸討之斬業首驛馬䭾入洛陽
 楊栁楊栁漫頭駞後此其應也
周如意年中已來始唱黄麞歌其詞曰黄麞黄麞草裏
 藏彎弓射你傷俄而契丹反叛殺都督趙翽營府陷
 沒差總管曹仁師張𤣥遇麻仁節王孝傑前後百萬
 衆被賊敗於黄麞谷諸軍並沒罔有孑遺黄麞之歌
 斯為驗矣
[001-10b]
周垂拱已來苾拏兒歌詞皆是邪曲後張易之小名苾
 拏
景龍年安樂公主洛州道光坊造安樂寺用錢數百萬
 童謡曰可憐安樂寺了了樹頭懸後誅逆韋並殺安
 樂斬首懸於竿上改為悖逆庶人
神龍以後謡曰山南烏鵲窠山北金駱駞鎌柯不鑿孔
 斧子不施柯此突厥彊盛百姓不得斫桑養蠶種木
 刈榖之應也
[001-11a]
景龍中謠曰可憐聖善寺身著緑毛衣牽來河裏飲踏
 殺鯉魚兒至景雲中譙王從均州入都作亂敗走投
 洛州而死
景雲中謡曰一條麻線挽天樞絶去也神武即位敕令
 推倒天樞收銅並入尚方此其應兆
景龍中謡曰黄栢犢子挽紖斷兩脚地鞋繩斷六月
 平王誅逆韋欲作亂鞋繩斷者事不成阿韋是黄犢
 之後也
[001-11b]
明堂主簿駱賓王帝京篇曰倐忽摶風生羽翼須臾失
 浪委泥沙賓王後與徐敬業興兵揚州大敗投江而
 死此其䜟也
麟徳已來百姓飲酒唱歌曲終而不盡者號為族鹽後
 閻知微從突厥領賊破趙定後知微來則天大怒磔
 於西市命百官射之河内王武懿宗去七步射三發
 皆不中其怯懦也如此知微身上箭如蝟毛剉其骨肉
 夷其九族疎親及不相識者皆斬之小兒年七八嵗
[001-12a]
 驅抱向西市百姓哀之擲餅果與者相爭奪以為戲
 笑監刑御史不忍害奏舎之其族鹽之言於斯應也
趙公長孫無忌以烏羊毛為渾脫氈帽天下慕之其帽
 為趙公渾脫後坐事長流嶺南渾脫之言於是效焉
魏王為巾子向前踏天下欣欣慕之名為魏王踣後坐
 死至孝和時陸頌亦為巾子同此様時人又名為陸
 頌踣未一年而陸頌殞
永徽後天下唱武媚娘歌後立武氏為皇后大帝崩則
[001-12b]
 天臨朝改號大周二十餘年武后彊盛武三王梁魏
 定等並開府自餘郡王十餘人㡬遷鼎矣
咸亨已後人皆云莫浪語阿婆嗔三叔聞時笑殺人後
 果則天即位至孝和嗣之阿婆者則天也三叔者孝
 和為第三也
魏僕射子名叔麟䜟者曰叔麟反語身戮也後果被羅
 織而誅
梁王武三思唐神龍初改封徳靖王䜟者言徳靖鼎賊
[001-13a]
 也果有窺鼎之志被鄭克等斬之
天后時謡言曰張公喫酒李公醉張公者斥易之兄弟
 也李公者言李氏大盛也
孫佺為幽州都督五月北征時軍師李處郁諫五月南
 方火北方水火入水必滅佺不從果沒八萬人昔竇建
 徳救王世充於牛口谷時謂竇入牛口豈有還期果被
 秦王所擒其孫佺之北也處郁曰飧若入咽百無一全
 山東人謂温飯為飱幽州以北並為燕地故云
[001-13b]
龍朔年已來百姓飲酒作令云子母相去離連臺拗倒
 子母者盞與盤也連臺者連盤拗倒盞也及天后永
 昌中羅織事起有宿衛十餘人於清化坊飲為此令
 此席人進狀告之十人皆棄市自後廬陵徙均州則
 子母相去離也連臺拗倒者則天被廢諸武遷放之
 兆
神武皇帝七月即位東都白馬寺鐵像頭無故自落於
 殿門外自後捉搦僧尼嚴急令拜父母等未成者並
[001-14a]
 停革後出者科決還俗者十八九焉
開元五年春司天奏𤣥象有眚見其災甚重𤣥宗震驚
 問曰何祲對曰當有名士三十人同日寃死今新及
 第進士正應其數其年及第李蒙者貴主家婿上不
 言其事宻戒主曰每有大遊宴汝愛婿可閑留其家
 主居昭國里時大合樂音曲逺暢曲江漲水聨舟數
 艘進士畢集蒙聞乃踰垣奔走羣衆愜望才登舟移
 就水中畫舸平沉聲妓篙工不知紀極三十進士無
[001-14b]
 一生者
夏侯處信為荆州長史有賓過之處信命僕作食僕附
 耳語曰溲㡬許麺信曰兩人二升即可矣僕入久不
 出賓以事告去信遽呼僕僕曰已溲訖信鳴指曰大
 異事良久乃曰可總燔作餅吾公退食之信又嘗以
 一小瓶貯醯一升自食家人不霑餘瀝僕云醋盡信
 取瓶合於掌上餘數滴因以口吸之乃授直去凡市
 易必經手識者鄙之
[001-15a]
廣州録事參軍栁慶獨居一室器用食物並致卧内奴
 有私取鹽一撮者慶鞭之見血
夏侯彪夏月食飲生蟲在下未曽瀝口嘗送客出門奴
 盜食臠肉及彪還覺之大怒乃捉蠅與食令嘔出之
鄭仁凱為密州刺史有小奴告以履穿凱曰阿翁為汝
 經營鞋有頃門夫著鞋者至凱㕔前樹上有鴷窠鴷
 啄木也遣門夫上樹取其子門夫脫鞋而縁之凱令
 奴著鞋而去門夫竟至徒跣凱有徳色
[001-15b]
安南都䕶鄧祐韶州人家巨富奴婢千人恒課口腹自
 供未曾設客孫子將一鴨私用祐以擅破家資鞭二
 十
韋莊頗讀書數米而炊秤薪而㸑炙少一臠即覺之一
 子八嵗而卒妻斂以時服莊剥取以故席裹屍殯訖
 擎其席而歸其憶念也嗚咽不自勝惟慳吝耳
懷州錄事參軍路敬潜遭綦連輝事於新開推鞫免死
 配流後訴雪授睦州遂安縣令前邑宰皆卒於官潜
[001-16a]
 欲不赴其妻曰君若合死新開之難早已無身今得
 縣令豈非命乎遂至州去縣水路數百里上寢堂兩
 間有三殯坑皆埋舊縣令潜命坊夫填之有梟鳴於
 屛風又鳴於承塵上並不以為事每與妻對食有鼠
 數十頭或黄或白或青或黑以杖驅之則抱杖而叫
 自餘妖怪不可具言至四考滿一無所失選授衛令
 除衛州司馬入為郎中位至中書舎人
周甘子布博學有才年十七為左衛長史不入五品登
[001-16b]
 封年病以驢轝彊至嶽下天恩加兩階合入五品竟
 不能起鄉里親戚來賀衣冠不得遂以緋覆其上
 帖然而終
太常卿盧崇道坐女壻中書令崔湜反羽林郎將張仙
 坐與薛介然口陳欲反之狀俱流嶺南經年無日不
 悲號兩目皆腫不勝悽楚遂並逃歸崇道至都宅藏
 𨼆為男娶崔氏女未成有内給使來取充貴人崇道
 乃賂給使别取一崔氏女去入内事敗給使具承掩
[001-17a]
 崇道幷男三人亦被糺捉敕杖各決一百俱至喪命
青州刺史劉仁軌知海運失船極多除名為民遂遼東效
 力遇病卧平壤城下搴幕看兵士攻城有一卒直來
 前頭背坐叱之不去仍惡罵曰你欲看我亦欲看何
 預汝事不肯去須臾城頭放箭正中心而死微此兵
 仁軌㡬為矢所中
任之選與張說同時應舉後説為中書令之選竟不及
 第來謁張公公遺絹一束以充糧用之選將歸至舎
[001-17b]
 不經一兩月疾大作將絹市藥絹盡疾自損非但此
 度餘處亦然何薄命之甚也
杭州刺史裴有敞疾甚令錢塘縣主簿夏榮看之榮曰
 使君百無一慮夫人早須崇福以禳之崔夫人曰禳
 須何物榮曰使君娶二姬以壓之出三年則危過矣
 夫人怒曰此獠狂語兒在身無病榮退曰夫人不信
 榮不敢言使君命合有三婦若不更娶於夫人不祥
 夫人曰乍可死此事不相當也其年夫人暴亡敞更
[001-18a]
 娶二姓榮言信矣
廣平王誅逆韋崔日用將兵杜曲誅諸韋略盡綳子中
 嬰孩亦捏殺之諸杜濫及者非一浮休子曰此逆韋
 之罪疎族何辜亦如冉閔殺畨高鼻者横死董卓誅
 閹人無鬚者枉戮死生命也
逆韋之變吏部尚書張嘉福河北道存撫使至懷州武
 涉驛有勅所至處斬之尋有敕矜放使人馬上昏睡
 遲行一驛比至已斬訖豈非天乎
[001-18b]
沈君亮見㝠道事上元年中吏部員外張仁禕延生問
 曰明公看禕何當遷亮曰臺郎坐不暖席何慮不遷
 俄而禕如厠亮謂諸人曰張員外總十餘日活何暇
 憂官職乎後七日而禕卒
䖍州司士劉知元攝判司倉大酺時司馬楊舜臣謂之
 曰買肉必須胎肥脆可食餘瘦不堪知元乃㨂取懷
 孕牛犢及猪羊驢等殺之其胎仍動良久乃絶無何
 舜臣一奴無病而死心上乃暖七日而蘇云見一水
[001-19a]
 犢白額幷子隨之見王訴云懷胎五箇月扛殺母子
 須臾又見猪羊驢等皆領子來訴見劉司士答欵引
 楊司馬處分如此居三日而知元卒亡又五日而舜
 臣死
率更令張文成梟晨鳴于庭樹其妻以為不祥連唾之
 文成云急灑掃吾當改官言未畢賀客已在門矣
 又一說文成景雲二年為鴻臚寺丞帽帶及緑袍並
 被鼠額有神靈逓相誣告京都及郡縣被誅戮者數
[001-19b]
 千餘家蜀王秀皆坐之隋室既亡其事亦寢矣
儀鳳年中有長星半天出東方三十餘日乃滅自是土
 畨叛匈奴反徐敬業亂白鐵余作逆博豫騷動忠萬
 强梁契丹翻營府突厥破趙定麻仁節張𤣥遇王孝
 傑等皆沒百萬衆三十餘年兵革不息
調露之後有鳥大如鳩色如烏鵲飛若風聲千萬為隊
 時人謂之鵽雀亦名突厥雀若來突厥必至後至無
 差
[001-20a]
天授中則天好改新字又多忌諱有幽州人尋如意上
 封云國字中或或亂天象請囗中安武以鎮之則天
 大喜下制即依月餘有上封者云武退在囗中與囚
 字無異不祥之甚則天愕然遽追制改令中為八方
 字後孝和即位果幽則天於上陽宫
長安二年九月一日太陽蝕盡黙啜賊到幷州至十五
 日夜月蝕盡賊并退盡俗諺云棗子塞鼻孔懸樓閣
 却種又云蟬鳴蛁蟟喚黍種餻糜斷又諺云春雨甲
[001-20b]
 子赤地千里夏雨甲子垂船入市秋雨甲子禾頭生
 耳冬雨甲子鵲巢下地其年大水
長安四年十月隂雨雪一百餘日不見星正月誅逆賊
 張易之昌宗等則天廢
幽州都督孫儉之入賊也薛訥與之書曰季月不可入
 賊大凶也儉曰六月宣王北伐訥何所知有敢言兵
 出不復者斬出軍之日有白虹垂頭於軍門其夜大
 星落於營内兵將無敢言者軍行後幽州界内鵶鳥
[001-21a]
 䲭鳶等並失皆隨軍去經二旬而軍沒烏鳶食其肉
 焉
延和初七日太白晝見經天其月太上皇遜帝位此易
 主之應也至八月九日太白仍晝見改元先天至二
 月七日太上皇廢誅中書令蕭至忠侍中岑羲流崔
 湜尋誅之
開元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夜大流星如甕或如盆大者
 貫北斗並西北小者隨之無數天星盡揺至曉乃止
[001-21b]
 七月襄王崩諡帝十月土蕃入隴右掠羊馬殺傷
 無數其年六月大風拔樹發屋長安街中樹連根出
 者十七八長安城初建隋將作大匠高熲所植槐樹
 殆三百餘年至是拔出終南山竹開花結子綿亙山
 谷大小如麥其嵗大飢其竹並枯死嶺南亦然人取
 而食之醴泉雨麺如米顆人可食之後漢裴楷云國
 中竹栢枯者不出三年主當之人家竹結實枯死者
 家長當之終南竹花枯死者開元四年而太上皇崩
[001-22a]
開元五年洪潭二州復有火災晝日人見火精赤燉燉
 所詣即火起東晉時王𢎞為吳郡太守亦有此災𢎞
 撻部人將為不慎後坐㕔事見一物赤如信幡飛向
 人家舎上俄而火起方知變不復由人遭人家遂
 免刺罰
開元八年契丹叛闗中兵救營府至澠池缺門營於榖
 水側夜半水漲漂二萬餘人惟有人夜摴蒱不睡據
 高獲免村店並沒盡上陽宫中水溢宫人死者十七
[001-22b]
 八其年京興道坊一夜陷為池沒五百家初鄧州三
 鵶口見二小兒以水相潑須㬰有大蛇十圍已上張
 口向天人或有斫射者俄而雲雨晦㝠雨水漂二百
 家小兒及蛇不知所在
洛陽縣令宋之遜性好唱歌出為連州參軍刺史陳希
 古者庸人也令之遜教婢歌每日端笏立於庭中
 而唱其婢隔窻從而和之聞者無不大笑
 朝野僉載卷一


書小史 書錄 畫鑒 衍極 法書考 寓意編 珊瑚木難 趙氏鐵綱珊瑚 墨池璅錄 書畫跋跋 書訣 繪事微言 書法雅言 寒山帚談 書法離鈎 畫史會要 清河書畫舫 眞蹟日錄 書畫見聞表 南陽書畫集 珊瑚網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 祕殿珠林 石渠寶笈 庚子銷夏記 繪事備考 書法正傳 江村銷夏錄 書畫彙考 南宋院畫錄 小山畫譜 傳神祕要 古今刀劔錄 鼎錄 嘯堂集古錄 重修宣和博古圖 西清古鑑 文房四譜 硯史 歙州硯譜 端溪硯譜 硯譜 硯箋 欽定西清硯譜 墨譜法式 墨經 墨史 墨法集要 錢錄 香譜 陳氏香譜 香乘 雲林石譜 茶經 茶錄 品茶要錄 東溪試茶錄 續茶經 煎茶水記 北山酒經 酒譜 糖霜譜 洛陽牡丹記 揚州芍藥譜 劉氏菊譜 史氏菊譜 范村菊譜 百菊集譜 金漳蘭譜 海棠譜 荔枝譜 橘錄 筍譜 菌譜 御定佩文齋廣羣芳譜 禽經 蟹譜 蟹畧 異魚圖贊 異魚圖贊箋 異魚圖贊補 鬻子 墨子 子華子 尹文子 愼子 鶡冠子 公孫龍子 鬼谷子 呂氏春秋 淮南鴻烈解 人物志 金樓子 劉子 顏氏家訓 長短經 兩同書 化書 昭德新編 芻言 樂菴語錄 習學記言 本語 白虎通義 獨斷 資暇集 刊誤 蘇氏演義 兼明書 近事會元 東觀餘論 靖康緗素雜誌 猗覺寮雜記 能改齋漫錄 雲谷雜記 西溪叢語 學林 容齋隨筆 攷古編 演繁露 鹽鐵論 說苑 新序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註解正蒙 太極圖說述解_西銘述解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二程外書 二程粹言 公是弟子記 節孝語錄 儒言 童蒙訓 省心雜言 上蔡語錄 袁氏世範 延平答問 近思錄 近思錄集註 近思錄集註 雜學辨_附錄 御定小學集註 朱子語類 第一冊 朱子語類 第二冊 朱子語類 第三冊 戒子通錄 知言 明本釋 少儀外傳 麗澤論說集 曾子全書 子思子全書 邇言 木鍾集 經濟文衡 大學衍義 西山讀書記 第一冊 西山讀書記 第二冊 心經 政經 項氏家說 先聖大訓 黃氏日抄 第一冊 黃氏日抄 第二冊 北溪字義_嚴凌講義 準齋雜說 性理群書句解 東宮備覽 孔子集語 朱子讀書法 家山圖書 讀書分年日程 辨惑編 治世龜鑑 管窺外篇 內訓 理學類編 性理大全書 第一冊 性理大全書 第二冊 讀書錄_讀書續錄 大學衍義補 第一冊 大學衍義補 第二冊 居業錄 楓山語錄 東溪日談錄 困知記_困知記續錄 讀書劄記 士翼 涇野子內篇 周子抄釋_附錄 張子抄釋 二程子抄釋 朱子抄釋 中庸衍義 格物通 世緯 呻吟語摘 劉子遺書 人譜_人譜類記 榕壇問業 溫氏母訓 御定資政要覽 聖諭廣訓 御製日知薈說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御定孝經衍義 第一冊 御定孝經衍義 第二冊 御定內則衍義 御纂性理精義 御纂朱子全書 第一冊 御纂朱子全書 第二冊 欽定執中成憲 御覽經史講義 第一冊 御覽經史講義 第二冊 思辨錄輯要 正學隅見述 雙橋隨筆 榕村語錄 讀朱隨筆 三魚堂賸言 讀書偶記 松陽鈔存 握奇經 六韜 孫子_吳子_司馬法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