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四百四十一


[446-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四十一
  鱗介部五鼈鼉増黿/増 魚
   鼈一
 原爾雅曰鼈三足曰能 說文曰鼈介蟲也 易曰離
 為鼈 周禮曰春獻鼈蜃 増考工記曰内骨鼈屬
 埤雅廣要曰鼈甲屬也以眼聽水居陸生 又鼈伏隨
 日謂隨日光所轉朝首東郷夕首西向也 又鼈之所
[446-1b]
 在必有浮沫謂之鼈津捕者以此占之 又鼈伏於淵
 而剖卵於陵此思化也 又其甲以赤莧包置溼地即
 化生今有臠其肉而屑之者搗莧汁沃之經旬即化為
 鼈如細蠶然舉而投諸池謂之種鼈 文子曰鼈無耳
 而不可蔽精於明也 淮南子萬畢術曰青埿殺鼈得
 莧復生 又燒黿致鼈取黿夜燒之/則鼈至也 孫卿子曰跬歩
 而不休跛鼈千里 古今注曰鼈一名河伯從事 白
 澤圖曰一足鼈池精名𩬊頊 酉陽雜爼曰鼈為臛數
[446-2a]
食之可長䰅 養魚經曰魚滿三百六十則龍為之長
而引飛出水内有鼈則魚不復去故鼈名神守 韋氏
燕山録曰煑鼈以蚊 文苑彚雋曰鼈生卵於水濵岸
傍隔岸以目望日出入觀三七而成也 原楚詞曰駟
跛鼈而上山吾固知其不能升 増崔融嵩山啓母廟
碑曰水陷溧陽有吏人之化鼈 皮日休紀曰祀彼羣
小之茸茸兮如慕臭之鼈 杜牧集曰今黄家峒賊熾
邕容兵連敗縮首不出猶鼎鼈耳 韓愈詩曰跛鼈詎
[446-2b]
能動伊余何所擬 栁宗元詩曰已看能類鼈 盧仝
詩曰寒龜夏鼈一種味
  鼈二
増周書曰成王時長沙獻鼈 原晏子春秋曰齊大旱
景公召羣臣問曰寡人欲祠河伯可乎晏子曰不可河
伯以水為國以魚鼈為民彼獨不欲雨乎祠之何益
春秋外傳曰公父文伯飲南宫敬叔酒羞鼈焉 列仙
傳曰費長房能使社公汝南有妖常作太守服詣府門
[446-3a]
椎鼓合郡患之及長房來知是魅乃呵之即解衣冠叩
頭乞自改即老鼈也大如車輪長房令服太守服作一
札敕葛陂君叩頭流涕持札遂去視之以札立陂邊以
頸繞之而死 捜神記曰清河宋士宗母黄初中夏在
室中浴良久家人於壁穿中窺之正見木盆中有一大
鼈先著銀釵猶在頭上遂入水去 魏略曰髙離國王
侍婢有身王欲殺之婢云有氣如雞子來下我故有身
後生子捐之於溷中猪以氣嘘之徙馬閑馬以氣嘘之
[446-3b]
王乃令其母牧畜名曰東明常令牧馬東明善射王恐
奪其國欲殺之東明走以弓擊水魚鼈浮為橋東明得
渡因都王扶餘之地 増北戶錄注曰石季龍時利州
谷綿縣山北溪中有鼈數千頭登㟁暴田苖發軍殘毁
至今鼈無頭也 唐五行志曰貞元三年潤洲魚鼈蔽
江而下皆無首 玉泉子曰唐進士李詹每食鼈輒繫
其足曝於烈日鼈既渴即飲以酒而烹之鼈方醉已熟
矣 雲仙湘潭記曰髙郢夜課於豐亭忽有一鼈在案
[446-4a]
上視之乃石也郢異其事取十題散置箱中祝石鼈銜
之以卜來事既而石鼈舉頭乃是沙洲獨鳥賦其年果
以是題獲首選 王仁裕玉堂閒話曰崔恱尚書家方
㑹客夜夢十九人著青綠羅衣拜告求生既寤見甕中
有水泛鼈正十九頭遂詣水次放之 儆戒錄曰偽蜀
豐資院使李延福晝寢公㕔夢烏帽三十人跪於堦下
但云乞命驚覺僕使報門外有邨人獻鼈三十頭因悟
所夢遂放之 五代史補曰張澤為房知温從事性素
[446-4b]
嗜鼈忽暴卒經宿而活云為太山府君所追責其食鼈
過差為羣鬼投于沸鼎中支解烹餁亦如治鼈之狀既
熟為諸鬼分噉其慘毒痛苦名狀所不及如此近數十
度府君始恕之且問曰汝受諸苦敢再犯乎答曰不敢
始令遣歸 又南唐僧謙光有才辯而無拘檢性尤嗜
鼈國主常以從容語及釋氏果報對曰老僧無他願但
得鵞生四隻腿鼈著兩重裠足矣國主大笑 桯史曰
虞雍公允文以西掖賛督議既却逆亮于采石還至金
[446-5a]
陵謁葉樞密義問於玉帳因留卯飲酒方行警報沓至
盖亮將改圖𤓰洲坐上皆恐葉酌巵醪以前曰舍人威
名方新士卒想望勉為國家卒此勲業雍公受巵起立
曰某去則不妨然記得一小話敢為都督誦之昔有人
得一鼈欲烹而食之不忍當殺生之名乃熾火使釜水
百沸横篠為橋與鼈約曰能渡此則活汝鼈知主人以
計取之勉力爬沙僅能一渡主人曰汝能渡橋甚善更
為我渡一遭我欲觀之僕之此行無乃類是乎 西湖
[446-5b]
志曰宋咸淳壬申七月有梢人泊舟西湖斷橋下時暑
熱臥於舟尾中夜不寐見三人長不盈尺集於沙際一
曰張公至奈何一曰賈平章非仁者決不相恕一曰我
則已矣公等及見其敗也相與哭入水中次日漁者張
公于橋下獲一鼈徑二尺餘納之賈府不三四年賈敗
盖數定莫逃物能前知如此 説寳曰𢎞治間太倉州
夏月有百姓道見漁者持一鼈而三足買令婦炰之既
熟呼婦共啗婦不欲食坐門外良久不聞其夫聲入視
[446-6a]
只存髮與衣服在地上驚怖號哭里甲聞之以婦謀夫
訴官知州黄庭堅莆田人鞫得其情信為異物或然召
漁者捕三足鼈得之即於㕔上令婦烹治出重囚食之
食畢引入獄及門已化盡矣所存衣髮皆與百姓同遂
宥婦罪
  鼈三
増三足 九肋山海經從山多三足鼈又爾雅注吳興/郡陽羡縣君山上有池池中出三足鼈
出摭言盧肇袁州人初赴舉先逹問袁州/ 舉人耶答曰正如沅江鼈甲九肋者稀 大腰 穹
[446-6b]
埤雅天地之性大腰純雌龜/鼈之屬 下見下有帬注 有帬 無耳爾雅翼/曰鼈卵
生形圎穹脊四周有帬食物本草無帬而/頭足不縮者名納鼈 下詳龜一文子 赤腹 白
食物本草大如錢腹赤如血者名朱鼈出南海目養/生雜纂六甲日弗食鼈鼈有四目者獨目者白 者
赤足者三足者腹下有小字王字天字者頷下有軟/骨如龜形者頭足不能縮者目陷凹者皆不可食也
吐珠 挾彈食物本草口中吐珠者名珠鼈埤/雅鼈珠在足 下見水族加恩簿 長沙
貢 潁水亡王㑹篇長沙黄鼈注特大而美故貢也過/韓非子鄭縣人乙之妻之市買鼈而歸
潁水以為渇也因縱/而飲之遂亡其鼈 在山上 放溝中埤雅在山上/者名旱鼈有
毒能殺人餘括異志宋傅慶中家得一大鼈其婢放/之溝中年 婢病將卒夜鼈被泥登婢胸冰之遂愈
[446-7a]
解怒 補隂闕子曰義渠之人烹龜鼈不熟臊穢腥臭/中國之人雖飢餓三日不啓口至死不食
也吴章莊吉受而和之病人食之為體輕萬乗食之為/之解怒吴章莊吉之調存也 三元參賛鼈居水底性
甚冷肉能補隂/又能補氣也 影伏 思生酉陽雜爼甲蟲影/伏 内典鼈思生 能
飛躍 使跳梁拾遺記容山下有水多魚鼈皆能飛躍/ 雅俗稽言教鼈舞者燒地置鼈于上
忽抵掌使其跳梁既慣習/雖冷地聞拊掌亦跳梁 把箬笠 渡篠橋葆光録/黄徳瓌
家人烹鼈將箬笠覆其釜揭見一鼈仰把其笠背皆蒸/爛然頭足猶伸縮家人愍之放河涇間後因患熱將殆
徳瓌徙於河邊屋中將養夜有一物徐徐上身覺甚冷/及曙檢視胸臆悉塗淤泥其鼈在上三顧三曵而去即
日病瘥桯下/詳鼈二 史 畏馬溺 應黿鳴瑣碎録方革食鼈并/食莧自是苦腹痛作
[446-7b]
時幾不知人疑鼈莧所致乃以二物令小蒼頭食之蒼/頭遂得疾與革類而委頓尤甚未幾遽死舁屍置馬廐
未殮也忽小鼈無數自九竅湧出散走廐下惟遇馬溺/者輒化為水革聞自臨視掊聚衆鼈以馬溺灌之皆即
為水於是革飲馬溺遂瘥或云白馬/溺尤良 易林黿鳴岐野鼈應於泉 蛇化鼈形 頷
如龜狀雅俗稽言五月後鼈有蛇化者誤食殺人試法/懸一足足漸長垂下者即蛇化也 下詳白目
注/ 昂首長吁 叩頭流血野記臯橋開酒肆人張海/買鼈數頭投于釜中湯已
三四沸矣海以為糜爛啓釡視之鼈昂首視海長吁數/聲海大怪急擲於河中數鼈游行蹣跚而去 下詳鼈
二列/仙傳 金丸丞相 裙襴大夫上見後水族加恩簿池/陶榖清異録晉祠小
畜老鼈大如食盤不知何人題於前闌柱曰/裙襴大夫烏衣開國何元美後失鼈所在
[446-8a]
  鼈四
原怒小國語公父文伯飲南宫敬叔酒路都父怒鼈小/曰長而食之遂出文伯母曰聞祭養尸享賔鼈
於何有而/使夫人怒 食雛不食雛鼈注/謂伏乳也 冬擉莊子閲休冬則/擉鼈于江刺取
之/ 春獻周/禮 實蓼濡鼈醢醬實/蓼注濡烹也 得莧復/生 元物
介蟲詳說/文 不為禮居山者不以/魚鼈為禮 不中殺禮魚鼈不/中殺不鬻
於/市 掌簎周禮鼈人掌/凡邦之簎事 去醜禮鼈去醜/注醜竅也 咸若書鳥/獸魚
鼈咸/若 神化左傳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為黄熊入于羽淵熊三足鼈 水煩不大
禮水煩則/魚鼈不大 水潦不獻禮水潦降不獻/魚鼈注謂多也
[446-8b]
  鼈五
原賦晉陸機鼈賦曰皇太子幸於釣臺漁人獻鼈命侍
臣作賦其狀也穹脊連脇黝甲四周遁方圓于規矩徒
廣狹以妨循盈尺而脚寸又取具于指掌鼻嘗氣而忌
脂耳無聽而受響是以栖居多逼出處寡便尾不副首
足不運身於是從容澤畔肆志汪洋朝戲蘭渚夕息中
塘越髙波以燕逸竄洪流而潛藏咀蕙蘭之芳荄翳華
藕之垂房 潘尼鼈賦曰皇太子遊於𤣥圃遂命釣魚
[446-9a]
有得鼈而獻之者令侍臣賦之翩銜釣以振棹吁駭人
而可惡既顛墜于巖畔方盤跚而雅歩或延首以鶴顧
或頓足而鷹距或曵尾於塗中或縮頭於殻裏若乃秋
水暴駭百川沸流有東海之巨鼈乃負山而吞舟
増令宋毛勝水族加恩簿令曰甲坼翁挾彈於中巧也
負擔於外禮也介胄自防不問寒暑智也歩武懦緩不
踰規繩仁也故前以擐甲尚書榮其跡顯其能宜授金
丸丞相九肋君
[446-9b]
  黿一
増埤雅廣要曰黿大鼈也鼈以為雄故黿鳴而鼈應
又曰黿亦卵生而伏影顔籀稽聖賦黿鼈伏乎其隂是
也 爾雅翼曰黿之大者濶或至一二丈天地之初介
潭生先龍先龍生元黿元黿生靈龜靈龜生庶龜凡介
者生於庶龜黿者介蟲之元也 廣雅曰海黿大一畝
重千鈞 正字通曰黿鼈類青黄色腸屬於首卵大如
鴨子一産一二百枚好曝其腹於江岸漁人接竹以掣
[446-10a]
之倉卒不能自反為所制其脂磨鐵則鳴 古今注曰
黿一名河伯使者 淮南子曰黿脂得火可以燃鐵
又曰埳井之所無黿鼉隘也 又川谷通源積水重淵
黿之所便也人入之而畏 魏子曰黿得水則生虎豹
得水則死 録異記曰黿其狀如鼈腹下赤者為黿白
者為鼈俗云黿之身有十二屬肉漁人捕得之雖支分
臠解隨其巨細未入湯鑊者皆能跳走鼈與黿雖至大
者如蚊蚋之一旦乃死 梅堯臣詩序曰廟子灣屬
[446-10b]
雍丘風俗云有白黿憑險日為波潮以驚異上下 楚
辭曰乗白黿兮逐文魚
  黿二
増拾遺記曰禹濟巨海黿鼉為梁 抱朴子曰在頭水
有大黿常在深潭號為黿潭能作魅行病有戴道炳者
能視見之以越張封泥遍擲潭中良久有大黿徑長丈
餘浮出不敢動乃格殺之而病者立愈又有小黿出列
死於渚上甚多 存心錄曰吴孫皓寳鼎中丹陽宣蹇
[446-11a]
母年八十因浴化為黿兄弟閉戶衛之掘堂上作一池
實水其中黿入池游戲一二日常引頸外望伺戶小開
便輪轉自躍入于逺潭遂不復還 宣州志曰天寳七
載宣州江中黿出虎搏之黿齧虎二創虎怒㧞黿頭而
虎創甚亦死 原化記曰韋丹未第時於洛陽中橋見
漁者得一大黿長數尺繫之橋柱引頭四顧有求救之
意丹以乗驢贖之放於水中徒歩而歸後數日詣葫蘆
生問命生與共徃元長史家有老人元濬之向韋盡禮
[446-11b]
欵待中出文字一通授之曰此公一生官禄行止聊報
活命之恩即此黿也 孔帖曰近有漁人泊舟馬當山
下月明風恬見一大黿出水直上山頂四望頃之江中
湧出一彩舟内有十餘人飲酒張樂陳設甚盛獻酬久
之上流有巨艦東下櫓聲振於坐中彩舟乃沒前黿亦
下未及水忽死於岸側意者水神使此黿為望候不知
艦來致沒彩舟故殛之 宋史曰乾道七年洞庭有巨
黿走沙擁舟廣長皆丈餘升舟以手足壓重艦沒水
[446-12a]
避暑錄話曰元豐間有監黄河埽武臣射殺埽下一黿
未幾死而復甦云為黿訴於隂府力辨黿數敗埽以其
職殺之故得免 雲濤小說曰金陵上清河一帶善崩
明太祖患之皆云猪婆龍窟於下故爾時工部欲聞於
上然疑猪犯國姓輒駕稱太白黿為害上惡同元字因
命漁者捕之殺黿幾盡先是漁人用香餌引大黿凡數
百斤一受釣以前兩𤓰據沙深入尺許百人引之不能
出一老漁諳黿性命於其受釣時用穿底缸從綸貫下
[446-12b]
覆其面黿即用前𤓰搔缸不復據沙引之遂出金陵人
乃作語曰猪婆龍為殃癩頭黿頂缸言嫁禍也
  黿三
増飲江 攻岸蘇軾李氏潛珠閣銘因石阜以庭宇跨/飲江之鼇黿 山堂肆考黿極有力善
攻岸人以鈎索釣之黿吞釣任/其曵舟而走俟其力盡乃得之 致鼈 齧虎淮南子/燒黿致
鼈此以其類求之/下詳黿二宣州志 鳴野 浮水易林黿鳴于野鼈應/于泉 類書黿大于
鼉朔望隨月浮水月/沈則沒此屬隂也 連脇 癩頭正字通其形穹脊/而連脅其勢踞洲
渚而擊奔流具跚然之質癩/山堂肆考黿頭疙搭名曰 南人食 君子得爾雅/翼黿
[446-13a]
大于鼈南人亦捕食之子璅語范獻子獵占之曰/君子得黿小人遺冠獻 獵而不得遺其豹冠
  黿四
原為梁紀年周穆王四十七年東至於/九江比黿鼉以為梁而履之矣 染指楚人獻/黿于鄭
靈公子公之食指動謂子家曰必嘗異味及宰夫將/解黿食大夫不與子公子公怒染指于鼎嘗之而出
互物甲蟲/之屬 貍物周禮鼈人掌取互物以時簎魚鼈蜃/凡貍物注簎初捉切謂以杖刺取貍
物貍謂黿/藏于泥中 有司取月令九月令有司登龜取黿注/甲蟲秋乃堅成九月方可取之
黄河生黄河中舊不生黿忽有得者佛圖澄曰桓/温入河其不久乎温字元子果如言也 古
冶殺晏子春秋古冶子曰君濟于河黿銜左驂以入砥/柱冶潛行得黿殺之左操馬尾右挈黿頭以出
[446-13b]
 黄氏化江夏黄氏母浴化而為黿入/于深淵後時出見簮猶在首
  黿五
増令水族加恩簿令曰爾甘鼒調鼎之材嚥舌潮津宜
封醉舌公
  鼉一
増說文曰鼉水蟲狀如守宫長一二丈文五色背毛皆
有鱗甲如鎧 本草曰口内涎有毒長一丈者能吐氣
成霧致雨力至猛能攻陷江岸性嗜睡恒閉目聲甚可
[446-14a]
畏人于穴中掘之百人掘亦須百人牽一人掘亦須一
人牽不然終不可出 又曰極難死沸湯沃口入腹良
久乃剝老者多能變化為邪魅 埤雅廣要曰鼉具十
二肖肉蛇肉最後在尾其枕瑩淨魚枕弗如皮中冒鼓
夏小正九月剝鼉以為鼓也 又詩云鼉鼔逢逢先儒
以為鼉皮堅厚取以冐鼔故曰鼉鼔 又晉安海物記
云鼉宵鳴如桴鼔今江淮之間謂鼉鳴為鼓亦或謂之
鼉更以其聲逢逢然似鼓而又善夜鳴其數應更如初
[446-14b]
更一鳴而止二即再鳴也 又鼉欲雨則鳴故里俗以
鼉讖雨 廣志曰鼉魚有四足尾如蜒蜓而大南方嫁
娶必得食之 續博物志曰鼉長一丈一名土龍鱗甲
黒色能横飛不能上騰 趙辟公雜說曰鼉聞鼓聲則
鳴 潛確類書曰鼉小於黿向日吐水日沈則沒此屬
陽也
  鼉二
増呂氏春秋曰帝顓頊令飛龍作八風之音以祭上帝
[446-15a]
乃㑹為樂倡鼉乃偃寢以擊其尾 搜神記曰滎陽張
福船行夜有女子乗小舟來投福云日暮畏虎不敢夜
行福戲調之遂同寢中夜月照乃見一白鼉枕福臂而
臥福驚起鼉便去乗船乃枯槎也 支僧載外國事曰
私可條國全道遼山有毗呵羅寺寺中有石鼉至靈衆
僧餘食欲盡寺奴輒向石鼉作禮于是食具 許氏志
怪曰沙門竺僧瑶得神符尤能治邪廣陵王家女病邪
召瑶治之瑶入門瞋目大罵老魅不守道敢干犯人女
[446-15b]
在内大唤云人殺我夫鬼在側曰吾命盡于今此神也
不可爭旁人共聞之於是化為老鼉走出中庭瑶撲殺
之 吳志曰孫亮初公安有白鼉鳴謡曰白鼉鳴龜背
平南郡城中可求生守死不去求無成明年諸葛恪敗
弟融鎮公安被收融刮金印龜背一服而死 文選注
曰郭璞睡時人見變鼉形云是鼉精 幽明錄曰宋髙
祖永初中張春為武昌太守時有人嫁女未及升車忽
失性出外毆擊人云已不樂嫁俗人巫云是邪魅乃將
[446-16a]
女至江際擊鼔以術咒治療春以為欺惑百姓勒其必
獲妖魅後有一青蛇來到坐所即以大釘釘其頭至日
中復有大龜從江來伏於巫前巫以朱書龜背更遣入
水至暮有大白鼉從江中出乍沈乍浮向龜從後催逼
鼉至先入幔與女辭訣女慟哭云失其姻好自此漸差
或問巫曰魅者歸於何物巫云蛇是傳通龜媒人鼉是
其對三物悉是春始知其靈驗 本草曰梁周興嗣常
食鼉肉後為鼉所噴便為惡瘡此物靈强不可食也
[446-16b]
獨異志曰燉煌李鷸開元中為邵州刺史挈家之任泛
洞庭時晴景登岸因鼻衂血沙上為江鼉所䑛俄然復
生一鷸與之無異鷸之本身為鼉法所制繫於水中其
家奉妖鼉就任為郡幾數年因天下大旱道士葉靜能
自羅浮奉詔過洞庭忽沙中見一人面縛問之鷸以狀
對靜能為符書巨石上石即飛起空中鼉妖方擁案晨
衙為巨石所壓乃復本形時張說為岳州刺史具奏并
以舟檝送鷸赴郡家人妻子乃信故今舟行者不敢瀝
[446-17a]
血波中 唐書曰上元二年有鼉集揚州城門節度使
鄧景山以問族弟珽對曰鼉介物兵象也未幾宋州刺
史劉展反 傳竒曰貞元中有湘媪常以丹篆救人病
一日告郷人曰徃洞庭救數百人性命至洞庭前一日
有大風濤蹙一巨舟泊一島上而碎所載近百人各星
居於島上忽有一白鼉長大餘遊於河上數十人撾殺
之分食其肉明日有雪城圍島漸窄如束其廣不三數
丈岳陽人亦遥望雪城莫能曉也媪登島飛劒刺之白
[446-17b]
城如一聲霹靂遂崩乃一大白鼉長十餘丈蜿蜒而斃
媪乃劉綱妻樊夫人也 猗覺寮曰宣和巳亥都城北
小民家晨起見一物如龍伏牀下大驚都人競徃觀之
禁中取驗之乃鼉也杖殺之已而大水數年有金人之
禍 國獻家猷曰南都上河地明初江岸常崩盖猪婆
龍于此搜抉故也以與國姓同音嫁禍于黿及下令捕
黿盡而崩岸如故有老漁曰當炙犬為餌以甕通其底
貫釣緡而下之所獲皆鼉老漁曰鼉之大者食犬即世
[446-18a]
之所謂猪婆龍也
  魚一
増爾雅曰魚有力者鰴魚枕謂之丁魚腸謂之乙魚尾
謂之丙 說文曰魚水蟲也魚尾與燕尾相似 易曰
貫魚以宮人寵正字通魚行有甲為之長衆/魚從之駢頭相次如貫然 原詩曰
南有嘉魚蒸然罩罩 又曰魚潛在淵或在于渚 又
曰魚在在藻 月令曰立春之日魚上冰 増家語曰
水至清則無魚 吕覽孔子曰魚游乎濁而食乎濁
[446-18b]
六韜曰緡隆餌重則嘉魚食之緡調餌芳則庸魚食之
 國策曰君不聞大魚乎網不能止釣不能牽蕩而失
水則螻蟻得意焉 原莊子外篇曰朽𤓰化為魚物之
變也 符子曰觀於龍門有一魚奮鱗鼔鬐而登乎龍
門而為龍又一術士凌波蹈流而不陷揺鈴行歌飄浪
於龍門而終日棲遲而不化彼同功而事異迹一而理
二夫何哉無乃魚以實應而人以偽求乎 列子曰終
髮之北有溟海魚廣千里其長稱焉 増又吞舟之魚
[446-19a]
不游枝流 淮南子曰水濁則魚噞 又欲致魚者先
通水水積而魚聚 又為魚徳者非挈而入淵從其所
之而已 又天之且雨也隂曀未集而魚已噞矣 又
使水濁者魚撓之 孫綽子曰海人與山客辨其方物
曰横海有魚額若華山之頂一吸萬頃之波 庚桑子
曰夫尋常之溝巨魚無所還其體而鯢鰌為之制 論
衡曰釣者刻木為魚丹漆其身迎水浮之水動作魚似
真真魚並來 𤣥中記曰東海有大魚焉行海一日逄
[446-19b]
魚頭七日逄其尾産則三百里為血 養生經曰魚勞
則尾赤 隂陽變化論曰魚不見水 採蘭雜志曰蚊
投水中能化小魚小魚不獨魚子生也 物類相感志
曰魚痩而生白㸃者名虱用楓樹皮投水中則愈 又
魚始雷頭向下未驚蟄頭皆向上 蠡海集曰魚目晝
夜不瞑因知其為隂物而得陽多者也祭禮皆薦生而
魚獨槁者魚乃水族隂之屬也槁之則為陽陽以致隂
之謂也 後山談叢曰魚行隨陽春夏浮而遡流秋冬
[446-20a]
沒而順流漁者隨其上下出沒而取之 席上腐談曰
魚逆水而上取其鱗之順也 志林曰僧謂魚為水梭
花 文昌雜錄曰漁家以猢猻毛置之網四角則多得
魚云魚見之如人之見錦繡也 避暑錄話曰浙東溪
水峻急多灘石魚隨水觸石皆死故有溪無魚土人徃
徃以陂塘養魚魚初生時謂之魚苖投于陂塘不三年
長可盈尺 北戶錄曰南海諸郡人至八九月於池塘
間采魚子著草上懸於竈煙下至二月春雷發時却收
[446-20b]
草浸於池塘間旬日内如蝦蟆子狀鬻于市號魚種育
池塘間一年内可供口腹也 詞林海錯曰江海間魚
遊必三如媵随妻先一後二人謂之婢妾魚 楚辭曰
魚鱗鱗兮媵予 曹植說曰疲氣鹹水之魚不遊于江
淡水之魚不入於海 韓愈文曰江魚不池活 古樂
府緩聲歌曰思東流之水必有西上之魚 原爾雅鯉
今之赤/鯉魚今江東呼/為黄魚今偃額/白魚别名/鯷魾大鱯小者鮡
鱯似鮎而大色白/或鮧之大者曰鱯鱦小魚魚子未/成者□魚鯢大者謂之□
[446-21a]
似鮎四足聲似小兒 増又鰹大鮦小者鮵音/脫 又銀
魚身圎如筯潔白無鱗目兩㸃黒 爾雅翼曰鯨從京
大也海岸有獸曰蒲牢聲如洪鐘而性畏鯨鯨躍擊之
鳴聲聞五里故鑄鐘以蒲牢形其上斷撞為鯨形天子
出而擊之東都賦曰發鯨魚鏗華鐘是也 又鮎言其
黏滑與鱓鰌之類皆謂之無鱗魚又曰腹俱大者曰鱯
背青口小者名鮎背黄腹白名鮠 又鰐四足如鼉長
二丈餘喙三尺長尾而利齒其尾有涎如膠掉以取物
[446-21b]
其形或黒黄蒼白 又鱖魚鱗鬛皆圓黄質黒章皮厚
而肉𦂳特異常魚夏月盛熱時藏石罅中人即而取之
其斑文尤鮮明者雄也稍晦昧者雌也漁者以索貫一
雄置之溪畔羣雌來齧拽之不捨掣而取之常得十數
尾凡魚無肚不嚼鱖魚有肚能嚼 爾雅注曰比目魚
狀似牛脾紫色鱗細一眼南人謂之鞋屜魚江淮謂之
拖沙魚亦謂之箬葉魚 又鮑魚似鮎四脚前似獮猴
後似狗大者長八九尺 說文曰鰐日南魚名也狀似
[446-22a]
蜥蜴嘗水中潛伏吞人即浮 又鮆飲而不食子多而
肥夏初曝乾可以致逺 字林曰鯼魚出南海頭中有
石一名石首鰾可作膠 原毛詩義疏鮪魚出海三月
從河上來今鞏縣東洛度北崖上山腹有穴舊說此穴
與江湖通鱣鮪從此穴而來入河鮪似鱣而色青黒頭
小而尖如鐵兜鍪口在頷下大者七八尺益州人謂之
鱣鮪大者王鮪小者叔鮪一名鮥肉色白今東萊遼東
人謂之尉魚或謂之仲明者樂浪尉也溺死海中化為
[446-22b]
此魚鱮似魴而大頭魚之不美者故語曰買魚得鱮不
如啖茹徐州謂之鰱里然/反沙/魚吹沙也似鯽魚狹小
嘗張口吹沙也一名重唇籥鯋鱨嘗/魚一名揚今黄頰
魚正黄魚之大而有力者魚貍背上有斑文腹下純青
今以飾刀鞬歩乂也海水將潮及天將雨毛皆起潮還
天晴毛則復常千里外知海潮也 廣志曰武陽小魚
大如鍼號一斤千頭蜀人以為醬 陶𢎞景本草曰鯉
最為魚中之主形既可愛又能神變乃至飛越山湖所
[446-23a]
以琴髙乗之又鯉魚鮓不可合小豆藿食人又發諸
瘡鱧魚一名鮦除蒙/反味甘無毒主除水氣面大腫及五
痔䱉魚味甘大温無毒云是芹根變作又曰是人髮所
化作臛食之甚補鮑魚味辛無毒主逐委蹷腕折瘀血
蒲角/反魚治青盲失精鰻莫干/反力奚/反魚味甘形似䱉
能緣樹食藤花取作脯食之 増本草曰鯽魚一名鮒
魚形亦似鯉色黒而體促腹大而脊隆所在池澤皆有
之 又鮎魚大者能吞蛇 圖經曰鮑魚形類鱐魚生
[446-23b]
溪中極臭額旁有骨名乙長尺許青魚頭中有枕蒸令
通氣曝乾狀如□珀可以作器皿膽可㸃目 又鯉魚
脊中鱗一道每鱗上皆有小黒㸃從頭至尾無大小皆
三十六鱗 瑞應圖曰比目魚者王者明徳則見 南
史曰林邑國於城溝中養鰐魚有罪者以餧鰐不食為
無罪三日乃放之 北史曰真臘國有魚名建同四足
無鱗鼻如象吸水上噴髙五六十丈有浮胡魚形似䱉
觜如鸚鵡有八足多大魚半身出望之如山 又漕國
[446-24a]
在蔥嶺之北漢時罽賔國也蔥嶺山有順天神祠前有
一魚脊骨有孔中通馬騎出入 宋史曰錢唐江有五
色魚鯽首鯉身 荀子曰儵鉢者浮陽之魚也胠于沙
而思水則無逮矣注胠去也 抱朴子曰南陽丹水出
丹魚常先夏至十日夜伺之魚浮於水赤光上照赫然
如火網取之割其血以塗足可歩行水上如履平地
崔豹古今注曰鯉之大者曰鱣鱣之大者曰鮪白魚雄
者魾魚子好羣浮水上名白萍 又兖州人呼赤鯉為
[446-24b]
赤驥青鯉為青馬黒鯉為黒駒白鯉為白騏黄鯉為黄
雉 又鯨大者長千里小者數丈一生數萬子常以五
六月就岸生子至七八月導引其子還大海中鼓浪成
雷噴沫成雨水族驚畏一皆逃匿莫敢當者 原魏武
四時食制曰鱣魚大如五斗奩長丈口在頷下常三月
中從河上常於孟津捕之黄肥惟以作鮓淮水亦有
増又東海有大魚如山長五六里謂之鯨鯢次有如屋
者時死岸上膏流九頃其䰅長一丈廣三尺厚六寸瞳
[446-25a]
子如三升椀 又望魚側如刀可以割草出豫章 又
斑魚頭中有石如珠出北海蒲魚其鱗如粥出郫縣髮
魚帶髮如婦人白肥無鱗出滇池蕃蹹魚如鼈大如箕
甲上邊有髯無頭口在腹下尾長數尺有節有毒螫人
䱐䰽魚黒色大如百斤猪黄肥不可食數枚相隨一浮
一沈蕭折魚海之乾魚也郫縣子魚黄鱗赤尾出稻田
可以為醬 原山海經曰鱖厥衛/反魚大口而細鱗有斑
彩鰩與昭/反魚狀如鯉魚身鳥翼蒼文白首赤喙常從西
[446-25b]
海遊於東海以夜飛音如鸞見大穰何羅魚一首而十
身其音如犬吠食之已擁鮨詣/魚身大首音如嬰兒食
之已狂珠鼈如肺而有目六足有珠鱄市戀/反魚狀如鮒
彘毛其音如豚見則天下旱薄魚其狀如鱣而一目其
音如歐如人嘔/吐聲見則天下反鯷魚赤目赤鬛者食之殺
人鯪陵/魚背腹皆有刺如三角菱 増又騩規/山多飛
魚其狀如豚而赤文有角服之不畏雷霆亦可禦兵鰼
鰼之魚狀如鵲而十翼鱗在羽端其音亦如鵲可以禦
[446-26a]
火食之已癉鰷魚狀如雞而赤色三尾六足四目其音
如鵲食之已憂䰷魚狀如鼈魚尾二足其音如羊食之
益明髯□魚蛇首六足其目如珠食之不寐佩之禦凶
修辟之魚狀如黽而白喙其音如鴟食之已癬鮯鮯之
魚狀如鯉而六足鳥尾其鳴自呼鯥魚狀如牛陸居蛇
尾有翼其羽在魼下其音如牛聲冬死而夏生食之已
腫 又浮玉山北望具區苕水出其隂中多鮆魚形狹/薄而
長䰅乂名刀魚形如/刀也太湖中饒之 原水經曰海鰌且由/反魚長數千
[446-26b]
里穴居海底入穴則海水為潮出穴則水潮退出入有
節故潮水有期 増又鮪出鞏穴直穴有渚/謂之鮪渚 又武陵
佷縣長楊谷中有石穴水中有神魚大者二尺小者一
尺居民釣魚先陳所湏多少拜而請之拜訖投釣餌得
魚過數者水輒波湧暴風卒起樹木摧折 又隴阪汧
水東北流厯澗注以成潭漲不測出五色魚俗以為靈
而莫敢採捕因謂是水為龍泉水 又扶南象浦源潭
湛瀬有羣魚色黒身五丈頭如馬首伺人入水便來為
[446-27a]
害 又魚復溪中有魚其頭似羊豐肉少骨美於餘魚
 原吳錄曰錯一作/䱜魚子生後朝出索食暮皆入母腹
酉陽雜爼出/從口入從臍 吳地志曰石首魚至秋化為冠鳬冠
鳬頭中猶有石也 南越志曰鱣□子林/反屬也長鼻軟
埤雅廣要俗謂之玉/板江東謂之黄魚長數丈而骨可啖似黄䱦而長
䱟魚左右如鐵鋸三牙魚似石首或曰雄石首䱥魚肥
美有餘土人重之 南越記曰天牛魚方圓三丈眼大
如斗口在脅中露齒無脣兩肉角如臂兩翼長六尺尾
[446-27b]
長六尺 廣州記曰魴魚廣而肥甜魚之美者也鯨鯢
長百丈大亦稱之雌曰鯢雄曰鯨目即明月珠死不見
有眼睛而噴浪翳於雲日 臨海異物志曰比目魚似
左右分魚南越謂之板魚亦曰左介/介亦作魪人魚似人長三尺
不可噉 増又鵀似烏賊而肥炙食甘美䱥魚至肥炙
食鮮美諺曰寧去累世宅莫去䱥魚額印魚脊鱗形如
䱜魚額上有文如印章琵琶魚無鱗形如琵琶鳶魚狀
鳶唯無尾足隂雨日亦飛髙數丈并魚頭有兩角䱼魚
[446-28a]
如指長七八寸但有脊骨好作笄大者如竹竿曝作燭
極有光明 異物志曰鮫魚皮可以飾刀其子驚則入
母腹中 原又鹿魚頭上有兩角如鹿 増又吹沙長
二寸許背上有刺螫人 又南方鏡魚圎如鏡 原南
方草木狀水猪魚似猪形 増太康地記曰武昌南湖
通江夏有水産鮒魚長三尺 永嘉郡記曰樂城縣三
原亭去郡百二十里溪水清如鏡昔有得一死鮎者鬐
大五六圍一鬐輒得數十斛鮓 桂海蟲魚志曰嘉魚
[446-28b]
狀如小鰣魚多脂味極腴美出梧州大山人以為鮓餉
逺蝦魚出灕水肉白而豐味似蝦而鬆美竹魚出灕水
狀似青魚味如鱖魚 岳陽風土記曰啞津在白荆堤
側嵗壊邦人方完築忽有大鯉魚躍其中役夫殺食之
徃徃皆死瀕江漁人不以魚之長大為竒怪但釣網不
能制者皆殺之不知何也岳州人最重鰉魚每得之瀹
以皂角水少許鹽漬之即食味甚甘美 臨海水土記
曰槌額似䱜魚長四尺黄靈魚小文正黄似石首寄度
[446-29a]
魚長三寸似白魚□魚三月生溪中裁長一寸至十月
終東還歸於海香氣聞於水上到時月輒復更生伏念
魚似沙魚䱦鯺形似鯺魚戲於重川靡有定所土奴魚
頭上如虎有刺螫人 益部方物略記曰魶魚出西山
溪谷及雅江狀似鯢大首長尾其啼如嬰兒緣木弗墜
蜀人養之嘉魚出興州大丙小丙山石穴中今雅州亦
有之鯉盾鱒鱗蜀人甚珍其味魚出蜀江比鯽則大
背鱗黒而膚理似玉為鱠味美黒頭魚形若鯶黒首白
[446-29b]
腹修體短額長者及尺出嘉州嵗二月則至惟郭璞臺
前有之里人欲怪其說則曰璞著書臺上魚吞其墨故
黒云沙綠魚魚之細者生隈瀬中狀若鯔大不過五寸
有駁其文美味蜀人珍之石鼈魚狀似䰲而小上春
時出石間庖人取為竒味 嶺表録異曰全義嶺之西
南靈水溪内有魚皆修尾四足丹其腹狀若守宮游泳
自若漁人不敢捕之 又海鰌魚海上之至偉者也小
者亦千餘尺一海船過南海見有山阻東海濤險而急
[446-30a]
又見十餘山或出或沒初甚訝之篙工曰非島鰌魚背
也果見雙目閃爍䰅鬛若簸米箕日中忽雨霡霂舟子
曰此鰌背噴氣水散於空風勢吹來若雨耳 南雍州
記曰襄陽古井内一魚無肉惟骨相連耳 永州記曰
鱷魚大者數丈善食人一生百卵及成形則有為蛇為
龜為蛟者甚靈 交州記曰鱷好出沙上卵大如鵝卵
可食 寰宇記曰有人徃林邑於海嶼上得鯨頭骨如
數百斛囷頂上一孔大如甕俗以為珠穴 方輿勝覽
[446-30b]
曰丙穴在巴郡明通縣井峽中其穴凡十其中産嘉魚
任豫益州記蜀/山謂之拙魚其出也止於巴渠龍脊灘首有黒㸃謂
照映星象相感而成身長細鱗肉白如玉其味自鹹盖
食鹽泉也 華夷志曰海中大魚口可容舟名曰摩竭
雜寳經佛言如意珠者/是摩竭大魚口中出 一統志曰䱜大盈丈腹有洞
貯水以養其子奉化縣靈濟泉深不盈尺中有九節鰻
魚禱雨獲之即應昌化縣西北千頃山有龍湫魚皆金
銀色禱雨多應博白縣大荒山上池中有婢妾魚大如
[446-31a]
楯兩翼及臍下有三條似練帶四尺許動揺有婢妾形
故名廣州海中有赤魚□魚鱘魚鳯尾魚短頸魚馬交
魚之屬其尤大者暨魚數年一至南海廟前至則必有
疾疫白魚出雲南北勝州陳海狀如鯉而色白 物産
志曰鯔魚性慧不入網罟海人以長網圍之俟潮退取
之 寜波志曰華齊魚一名老婆魚一名綬魚又有形
如蝌蚪而大者如盤一名琵琶魚彈塗一名闌河跳躑
海塗中作穴而居以其彈跳于塗故名 海語曰鯋有
[446-31b]
二種魚麗之鯋乃閩廣之常産海鯋虎頭鯋體黒文鼈
足巨者二百餘斤嘗以春晦陟于海山之麓旬日而化
為虎惟四足難化經月乃成矣或曰虎文直而疎且長
者鯋化也鯋有數種蛟鯋似蛟而鼻長皮可飾劒湖鯋/青色背上有沙鬐鬛内有絲瑩若銀絲可以
作/膾 原張華博物志曰牛魚目似牛形如犢子剝皮懸
之潮水至則毛起去則毛伏 増又南海有鰐魚狀似
鼉斬其頭而乾之㭬去齒而更生如此者三乃止 又
金魚腦中有麩金出功婆塞江 神異經曰東南海中
[446-32a]
有温湖其内鯽鮒生焉長八尺食之宜暑而辟風寒之
氣 拾遺記曰瀛洲東有淵洞有魚長千丈色斑鼻端
有角時鼔舞羣戲逺望水間有五色雲就視乃此魚噴
水為雲如慶雲之麗無以加也 述異記曰海魚千嵗
化為劒魚一名琵琶魚形如琵琶而善鳴因以名焉洞
庭湖中有一陂有范蠡魚昔范蠡乗扁舟至此釣得大
魚烹食之小者放于陂中和州歴陽淪為湖今湖中有
明府魚奴魚婢魚北方荒外有石湖方千里中有横公
[446-32b]
魚夜即化為人刺之不入煑之不死若以鳥梅二七箇
煑之即熟可治邪病異苑曰長七八尺/如鱧魚食之無鯁虎魚老者為蛟
江中魚化為蝗而食五榖者百嵗為鼠城陽縣南有堯
母慶都墓廟前有一池魚頭間有印文謂之印頰魚若
非祀者捕而不得 異苑曰凡諸魚欲産魚輒以頭
衝其腹世謂衆魚之生母 初學記曰石首初出水能
鳴夜視有光服其石能下石淋魚鱗色甚黄如金和蓴
菜作羮謂之金羮玉飯薧而食之名為鮝炙食之主消
[446-33a]
𤓰成水 酉陽雜爼曰蜀中每殺黄魚天必隂雨井魚
腦有穴每吸水輒於腦穴蹙出如飛泉散落海中舟人
競以空器貯之海水鹹苦經魚腦出者淡如泉水焉印
魚長一尺二三寸額上四方如印有字諸大魚應死者
先以印封之鯢魚如鮎四足長尾能上樹天旱輒含水
上山以草葉覆身張口鳥來飲水因吸食之峽中人食
之者先縛於樹鞭之身上白汗出方可食不爾有毒朗
山浪水有魚長一尺能飛飛即凌雲息歸潭底奔䱐一
[446-33b]
名瀱非魚非蛟大如船長二三丈色如鮎有兩乳在下
頂上有孔通頭氣出赫赫作聲必大風行者以為候相
傳嬾婦所化殺一頭得膏三四斛取之燒燈照讀書紡
績則暗照歡樂之處則明 清異錄曰鯉魚多是龍化
額上有真書王字者名王字鯉此尤通神 避暑錄話
曰太湖白魚實冠天下 遊宦紀聞曰三山溪中産小
魚斑文赤黒相間里中兒豢之角勝負為博戲聞永嘉
亦有之 夢溪筆談曰西湖南屏山興教寺池有鯽十
[446-34a]
餘尾金色道人齋餘爭倚檻投餅餌為戲故東坡詩我
識南屏金鯽魚 墨客揮犀曰南方溪澗中有魚生石
上號石斑魚作鮓甚美至春含育則有毒不可食云與
蜥蜴交也 補筆談曰凡買活魚縱之江中無不洋然
惟鰌鱓入江中輒死乃知鰌鱓但可居止水也 又吹
肚魚南人通言之以其腹漲如吹也南人捕河魨法截
流為柵待羣魚大下之時小拔去柵使隨流而下至自
相排蹙或觸柵則怒而腹鼔浮于水上漁人乃接取之
[446-34b]
 又本草言河魨乃今之魚江浙間謂之回魚是也
吳人所食河魨本名侯夷魚本草引日華子注云有毒
浙中人呼為規魚又有生海中者腹上有刺名海規
懶真子曰鄱陽湖水連南康軍江至冬深水落魚盡入
深山潭中土人集船數百艘以竹竿攬潭中以金鼔振
動之候魚驚出即入大網中多不能脫惟大赤鯉魚最
能躍出至髙丈餘後入他網中則不復躍矣盖不能三
躍也故禹門化龍者是大赤鯉他魚不能也 遯齋閒
[446-35a]
覽曰莆陽通應子魚名著天下盖其地有通應侯廟廟
前有港港中魚最佳今人必求其大可容印者謂之通
印子魚故荆公有詩曰長魚爼上通三印也 麈史曰
䰵魚閩中鮮食最珍者長七八寸剖之子滿腹冬日正
其佳時莆田迎仙鎮乃其出處 倦遊雜記曰黄魚化
為鸚鵡 林洪山家清供曰鄱江士友命飯每供酒煑
鯽魚云鯽稷所化以酒煑之甚有益 輟耕錄曰水之
鹹淡相交處産河魨魚類也無鱗甲常怒氣滿腹形殊
[446-35b]
弗雅然味極佳煑治不熟則能傷人腹中之膟曰西施
乳按類編引博雅云鯸䱌魨也背青腹白觸物即怒其
肝殺人正今人所謂河豚也 陶朱公養魚經曰以六
畝地為池池中為九洲求懐子鯉魚長三尺者二十頭
牡鯉長三尺者四頭以二月上庚日納池中令水無聲
魚必生 埤雅廣要曰鱸松江魚之美者也語曰四腮
鱸出得松江天下無鰣魚似魴肥美江東四月有之鰻
白腹似鱔而大焚其骨煙氣辟蠧有雄無雌以影漫鱧
[446-36a]
而生子其子皆附於鱧之鬐而生故謂之鰻鱺一曰鮎
亦産鰻盖其乳子三分之二為鮎其一鰻也嘉魚食乳
泉出丙穴穴口向丙故曰丙也 雅俗稽言曰鱧俗呼
烏魚又名火柴頭頭戴七星夜禮北斗道家謂之水厭
忌食之養生家亦忌其膽臘月收取隂乾遇喉急痺少
許㸃之即愈白小銀魚也小於麵條鰣魚初夏有餘月
無故謂之鰣其味之美在鱗食莫去之鱗如甲亦知自
惜若入網中則不動恐傷鱗也其鱗灰水浸洒可作花
[446-36b]
鈿彭淵材謂鰣魚多骨其一恨也又俗云鰣魚不過鴨
欄驛鯔魚狀如青魚長者尺餘其子滿腹粤人亦呼為
子魚其實非也鍼口魚魚口似鍼頭有紅㸃兩旁自頭
至尾有白路如銀色身細尾岐長三四寸二月間出海
中鰣魚一名箭魚腹下細骨如箭簇出富陽者尤美鱔
似鰌而長無鱗有涎黄色生溝瀆淺水中好穴田為農
夫患頭昂起寸許者不可食肋魚似鰣而小身薄骨細
冬天出者名雪映魚味佳至夏則味減率以夏至前後
[446-37a]
以巨艘入海捕之馬交魚生海中形似鱅其膚黒色無
鱗有斑逢春社而生一名社交魚銳觜燕尾經宿則腐
鯧魚一名昌侯魚縮項扁身似魴而短鱗細肉白生海
中以其與諸魚匹故名河豚湏暮春栁花飛時始肥吳
人珍之石首魚一名黄魚一名洋山魚盖洋山所出也
能鳴網師以長竹筒插水聽之聞其鳴則下網每獲至
千餘小者名梅魚頭大于身亦呼為梅大頭出四明梅
山洋或曰梅熟魚來也蒲魚或曰魚也尾如蛇口眼
[446-37b]
不相營䲅今之河豚狀如蝌斗眼能開閉其腹無胆頭
無腮故肝最毒其出有時率以冬至後來每三頭為一
部 國策宋玉對楚王問曰鯨魚朝發崑崙之墟暴鬐
于碣石夕宿于孟渚夫尺澤之鯢豈能與之量江海之
大哉 賈誼弔屈原文曰彼尋常之汙瀆兮何以容吞
舟之魚横江湖之鱣鯨兮固將制夫螻蟻 木華海賦
曰魚則横海之鯨突兀孤遊噏波則洪漣踧踖吹澇則
百川倒流巨鱗刺雲洪䰅插天頭顱成嶽流膏成淵
[446-38a]
 郭璞江賦江豚海狶豚似猪鼻中有聲胸上有孔噴水/直上出入波浪中見則有風無鱗
 多脂膏海狶體如魚頭似猪又/曰豚將風則湧故俗以豚讖風 又龍鯉一角 又或
 鹿觡象鼻虎頭龍顔鱗甲璀錯煥明錦斑揚鬐掉尾噴
 浪飛涎 吳都賦曰雙則比目片則王餘 又長鯨吞
 航修鯢吐浪 郊居賦曰赤鯉青魴 西征賦曰華魴
 躍鱗青鱮揚鬐
 
 
[446-38b]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四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