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四百三十九


[444-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三十九
  鱗介部三蛇/
   蛇一
 原詩曰惟虺惟蛇女子之祥 増酉陽雜爼曰凡禽獸
 必藏形匿影同於物類是以蛇色逐地 字説曰蛇螫
 人也而亦逃人 稗海地三年種蜀黍其後七年多蛇
  原孫子兵法曰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
[444-1b]
 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
 至張茂先云㑹稽/山中多此蛇 増淮南子曰巳日山中稱寡人者
 社中蛇也 山中見巨蛇冠幘者名曰升卿呼其名則
 吉 星經騰蛇二十二星在室北近河主蟲蛇 原地
 鏡圗曰金寳化為青蛇 増酉陽雜爼曰巳日不宜殺
 蛇 瑣碎録曰倒拖蛇不出以鍼劄其尾即出 辨蛇
 雌雄以細軟物停蛇著上其躁嬈者當知是雄住不動
 者當知是雌如雜寳藏經律云白疊試蛇俱住不同也
[444-2a]
 僉載種黍來蛇燒羖羊角及頭髮則蛇不敢來 續
博物志曰鵙鳴則蛇結 稽聖賦曰蛇曉方藥鴆善禁
咒大石使起取蛇食之 廣雅曰蝍蛆蜈蚣性能制蛇
莊子曰蝍蛆甘帶是也 三教珠英曰土勝水故蝍蛆
摶蛇舊說蜍食蝍蛆蝍蛆食蛇蛇食蟾蜍三物相值莫
敢先動 詩經類考曰淫莫如蛇與龜鼈通氣與文魚
孔雀交與雉交生蜃螫莫如蛇食之攝龜食之鸛鶖
鵙鴆食之蜈蚣喜食其腦 原爾雅曰螣騰蛇能興/雲霧
[444-2b]
王蛇蛇之最/大者 増詩經類考曰額有王字為衆蛇之長
 埤雅廣要曰螣蛇一名神蛇亦曰靈蛇 又曰螣蛇
能騰蟲之自勝者也 荀子曰螣蛇無足而飛 原淮
南子曰夫騰蛇雄鳴上風雌鳴下風而化成形精之至
也 増隂陽自然變化論曰螣蛇聽而有孕 爾雅曰
镻蝁蝮屬大眼最有毒今淮南人呼蝁子 原廣志曰
蝮蛇與土色相亂長三四尺其中人以牙櫟之截斷皮
出血則身盡痛九竅出血而死 増埤雅廣要曰蝮蛇
[444-3a]
怒時毒在頭尾螫手則斷手螫足則斷足蛇之尤毒者
也 字說曰蝮復也觸之則復其害人也人亦復焉
顔師古曰蝮蛇博三/寸細項大頭首大/如擘焦尾色如綬文文
間有毛如猪鬛鼻反其上有鍼大者長七八尺一名反
鼻惟出南方 蝮蛇白斑黄頷身短首尾相似口長鼻
反聞人咳喘歩驟聲捷巧前噬口中吐涎草木上著人
身成瘡腫曰蛇瘼難療 原抱朴子曰蛇類多惟有蝮
蛇中人至急一日不治則殺人若不曉方術而為此蛇
[444-3b]
所中但以刀割瘡肉投地其肉沸如火炙湏㬰燋盡而
人得活也 増博物志曰蝮蛇秋月毒盛無所螫齧草
木以泄其氣草木即死樵採設為此草木所傷刺者亦
殺人謂之蛇迹 原淮南子曰豹獸不可使緣木蝮蛇
不可使安足 楚詞曰蝮蛇蓁蓁 増埤雅廣要曰虺
狀似蛇而小國語為虺弗摧為蛇奈何以此故也 顔
師古曰虺若土色所在有之俗呼土虺 陶𢎞景曰虺
形短而扁毒與蝮同 詩經類考曰虺一身而兩口廣
[444-4a]
雅曰虺蝰也 楚詞曰雄虺九首 原山海經巴蛇吞
象三嵗而出骨君子服之已心腹之疾今南方蚺蛇吞/鹿已爛自絞于
樹腹中骨皆/穿鱗中間出 増正字通曰巴蛇長十尋備青黄赤黒
色今蚺蛇即其類 埤雅廣要曰蚺大蛇尾圎無鱗身
有斑文如故暗錦纈難死似鼉行地嘗俯其首膽隨日
轉上旬近頭中旬在心下旬近尾南人云俗取其膽以
充藥材即以線合其瘡縱之後遇捕者輒自見金瘡以
明無膽亦其智也一曰蚺蛇之膽取而還生 淮南子
[444-4b]
曰越人得蚺蛇以為上肴中國得而棄之無用 嶺表
録異記曰普安州有養蛇戶每年五月五日即擔蛇入
府袛候取膽皆於大籠中藉以軟草盤屈其上兩人舁
一條在地上即以十數拐子從頭翻其身旋以拐子按
之不得轉側即於腹上約其尺寸用利刃決肝膽突出
即割下其膽皆如鴨子大曝乾以備上貢説/郛 括地志
曰蚺蛇牙長六七寸土人尤重之云辟不祥利逺行賣
一枚直牛數頭 證俗音曰蚺蛇肉食之辟蠱毒 北
[444-5a]
戶録曰其皮可鞔鼔今潮州和鱗為之聲與象皮鼔相
類 埤雅曰蚺蛇脂著人骨輒軟 潛確類書曰蚺蛇
性淫南越人取之者率徒手呼紅娘子或投婦人䙝衣
覆之則伏不動惟人所牽拽屠剥 嶺表録異曰兩頭
蛇嶺外多此類時有如小指大者長尺餘腹下鱗紅背
錦文一頭有眼口一頭似頭而無口眼云兩頭俱能進
退謬也古云見之不祥今南人常見之其禍安在 兼
名苑曰兩頭蛇一名越王約髮詩經類考/亦名弩弦 南越志曰
[444-5b]
兩頭蛇無毒夷人餌之 續博物志曰兩頭蛇馬鼈食
牛血所化 嶺表録異曰金蛇出黔州鱗甲上有金銀
解毒之功不下吉利也 本草曰金蛇無毒大如中指
長尺許嘗登木飲露金色照日有光能解金毒又有銀
蛇能觧銀毒 爾雅翼曰凡蛇死目皆閉蘄蛇雖死目
開如生生舒蘄兩界者一開一閉物由地變如此 一
統志曰蘄州有白花蛇項有方勝尾有指甲人劃破其
腹則自赴水以指甲洗去其膓蟠屈而死食之治風疾
[444-6a]
極騐 本草圖經曰烏蛇一名香蛇背有三稜色黒如
漆性至良不齧物多在蘆葦中吸其花氣或乗南風而
吸乾寧記其蛇烏身光頭眼有赤色腹下有白帶子一
條 正字通曰烏蛇最難捕枯死眼不陷 詩經類考
曰有一種名烏燒尾細長有穿錢至百者善治風症本/草
江東一種名烏稍蛇能/纒物至死一名烏梢蛇 淮南子曰神蛇自斷其身而
自相續注長三尺色似金熟視之微黒不毒人觸其怒
則自斷若刀截怒定相就如故 原山海經曰大同之
[444-6b]
山有蛇名曰長蛇其毛如彘毫其音如鼓柝 又曰泰
華山有蛇名肥六足四翼 増又曰不咸山有蟲獸
首蛇身名曰琴蟲注蛇類 原𤣥中記曰東海有蛇丘
之地險多漸洳衆蛇居之無人民蛇或人頭而蛇身
又曰崑崙山西北有山周圍三萬里巨蛇繞之得三周
蛇為長九萬里蛇居此土飲食滄海 異苑曰魯國中
牟縣蒙山上有寺廟今民欲架室者輒大蛇數十丈出
來驚人故莫得安焉 増水經注曰漢水又東合洛谷
[444-7a]
谷有三源注一壑於神蛇戍西左右山溪多五色蛇性
馴良不為物毒 神異經曰西荒之中有蛇輒徃就人
欲食腦盤地丈餘人間嘗燒大石伺其臥時舌出以石
投舌上於是低頭絶氣而死 通志曰淮江中獸名能
能蛇之精冬化為雉春復為蛇今吳下不食雉毒故也
 埤雅南方多蛇精嘗化為人以呼行旅姓名若顧應
之夜必至棲所傷人土人養蜈蚣於枕中臥覺有聲則
啓枕放之蜈蚣乃疾馳蛇所㗖其腦 寰宇記曰滇池
[444-7b]
黄津江有大蛇名青蔥好食人 又曰九真長江水有
鈎蛇其蛇食人若殺此蛇則當令死若不死則尋追報
人終不已也雖復人衆中徃取害之萬不一失 通志
曰鬱林州出蛇長十丈以帚夜投之則盤可辟不祥
酉陽雜爼曰藍蛇首有大毒尾能解毒出梧州陳家洞
南人以首合藥謂之藍藥藥人立死取尾為腊反解毒
藥 酉陽續集曰蠻江蛇出南安至五六月有巨蛇泛
江岸首如張帆萬萬蛇隨之入越王城 夢溪筆談曰
[444-8a]
宣州寧國縣多枳首蛇其長盈尺黒鱗白章兩首文彩
同但一首逆鱗耳人家庭楹間動有數十同穴略如蚯
蚓 潛確類書曰脆蛇一名片蛇出雲南大侯禦夷州
長二尺許遇人輒自斷為三四人去則復續乾之治惡
疽腰以上用首以下用其尾又治大痳風及痢 又曰
矛蛇膏能漏金銀而不能漏于卵殻酉陽雜爼矛蛇首/鼈身入水緣樹木
生嶺南南人謂之矛膏至利銅瓦器/貯浸出惟雞卵殻盛之不漏主毒腫 江賦曰䖺䗤拂
翼而掣耀神蜧蝹蜦以沈遊䖺䗤狀如黄蛇魚翼出火/有光神蜧蛇也蝹蜦盤尾
[444-8b]
貌/ 梅聖俞詩曰新雷奮虵甲
  蛇二
原抱朴子曰或問隱居山澤治蛇蝮之道曰昔員丘多
大蛇又生好藥黄帝將登焉廣成子教之佩雄黄而蛇
皆去也今帶武都黄色如雞冠者五兩以入山林則不
畏蛇蛇若中人以少許末抹之雄黄入瘡中立愈 増
潯陽記曰羿屠巴蛇於洞庭其骨若陵故曰巴陵 穆
天子傳曰天子飲于留祈遺其靈鼔化為黄蛇 新序
[444-9a]
曰太子申生至靈台蛇繞左輪御曰速得國之祥太子
遂不反伏劒而死 賈誼新書晉文公出田前驅還曰
前有大蛇其髙如隄横道而處文公曰還車而歸其御
請攻之公曰不可乃歸齋宿而請於廟退而修政居三
月夢天誅蛇曰爾何敢當聖君之路文公覺令人視之
蛇已臭爛矣 左傳曰莊公初内蛇與外蛇鬬於鄭南
門中内蛇死六年而厲公入 又曰文十六年有蛇自
泉宮出入於國如先君之數 又曰成二年逄丑父寢
[444-9b]
於轏中蛇出於其下以肱擊之傷而匿之故不能推車
而及 搜神記曰魯定公元年有九蛇繞柱占以為九
世廟不祀乃立煬宫 原韓子曰鴟夷子皮事田成子
成子去齊亡之燕鴟夷子皮負傅而從至望邑曰子獨
不聞涸澤之蛇乎澤涸將徙小蛇謂大蛇曰大蛇行小
蛇隨之人以蛇之行者耳必有殺子子不如負我以行
人必以我為神君也乃相負越公道而行人皆避之今
子美而我惡以子為上客千乗之君也以子為使者萬
[444-10a]
乗之卿也不如為我舍人田成子負傅而隨之至逆旅
逆旅之君待之甚敬因獻酒肉 史記曰秦文公夢黄
蛇自天下屬地其口出於鄜衍於是作鄜畤 賈誼新
書曰孫叔敖為嬰兒出遊還憂而不食母問其故泣而
對曰今旦見兩頭蛇恐死母曰今蛇安在曰聞見兩頭
蛇者死恐他人復見之也已殺而埋之母曰無憂汝不
死矣吾聞之有隂徳者天報以福 増攝山記曰楚大
夫靳尚以讒殺屈原為天所譴作一大蟒穴在山後人
[444-10b]
為之立廟 原戰國策曰昭陽為楚伐魏移師攻齊陳
軫為齊王使見昭陽曰有祠者賜其舍人酒一巵舍人
相謂曰數人飲之不足一人飲之有餘請畫地為蛇蛇
先成者飲酒一人蛇先成引酒且飲乃左手持酒右手
畫地曰吾能為之足未成一人蛇成奪其巵曰蛇故無
足子安能為遂飲酒為蛇足者終亡其酒今公攻魏破
軍殺將又移師攻齊戰勝不知止猶為蛇足也昭陽乃
解軍而歸 蜀王本紀曰秦恵王欲伐蜀蜀王好色乃
[444-11a]
獻美女五人蜀王遣五丁迎女還至梓潼見一大蛇入
山穴中士引其尾不能出五丁共引蛇山崩壓五丁五
丁踏蛇而大呼 増漢書曰髙祖夜行澤中大蛇當道
拔劒斬之後人至蛇所有一老嫗夜哭曰吾子白帝子
也化為蛇當道今者赤帝子斬之 捜神記曰漢武帝
時張寛為揚州刺史先是有老翁二人爭山地詣州訟
疆界連年不決寛臨復來寛視二翁形狀非人令卒持
㦸將入問汝何等精翁欲走寛呵格之化為巨蛇出
[444-11b]
列異傳曰夀光侯者章帝時人劾百鬼衆魅有婦為魅
所疾侯劾得大蛇又有大樹人止之者死鳥過亦死侯
劾樹神有蛇長七八丈懸而死 原搜神記曰竇武母
産武而併産一蛇送之林中後母卒及𦵏未窆有大蛇
自蓁草而出徑至喪所以頭擊柩涕血皆流俯仰詰屈
若哀泣之容有頃而去時人知為竇氏之祥 増又曰
桓帝即位有大蛇見陽徳殿上雒陽市令淳于翼曰蛇
有鱗兵甲之象也見於省中明有椒房大臣受兵甲之
[444-12a]
誅也乃棄官遁去至延熹二年誅大將軍梁冀捕治家
屬揚兵京師也 原風俗通曰車騎將軍巴郡馮緄為
議郎發綬笥有二赤蛇可三尺分南北走大用憂怖卜
云此吉祥也君後當為邊將以東為名後五年果為大
將軍拜遼東太守 増漢史曰靈帝時青蛇見御座
採蘭雜志曰甄后既入魏宮宮庭有一緑蛇口中恒有
赤珠若梧子不傷人人欲害之則不見矣每日后梳妝
則盤結一髻形于后前后異之因效而為髻巧奪天工
[444-12b]
故后髻每日不同號為靈蛇髻宫人擬之十不得一二
 晉書曰趙王倫篡位殿上有大蟒及小蟒耳間垂肉
似重孝幘小蟒亦然 又慕容熙遊於城南止大栁樹
下有人呼曰大王且止熙惡之伐其樹乃有蛇長丈餘
從樹而出 又沮渠䝉遜攻浩亹有蛇盤于帳前䝉遜
笑曰前一為螣蛇天意欲我回師先定酒泉也遂燒攻
具而還 原世說曰杜預為荆州刺史時有讌集大醉
輒閉齋獨眠外聞齋中嘔吐其聲甚苦有小吏開戶看
[444-13a]
之止見牀上有一蛇垂頭牀邊吐都不覺人既出密言
如此 増豫章記曰永嘉末有大蛇長十餘丈斷道經
過者輒以氣吸引取之吞噬已百數行旅斷絶道士吳
猛與弟子數人欲徃殺蛇蛇藏深穴不肯出猛符南昌
社公驅蛇出穴頭髙數丈猛於尾緣背而以足按蛇頭
著地弟子於後以斧殺之猛曰此蛇是蜀精蛇死而蜀
賊當平既而果杜弢滅也 廣五行記曰晉吳興太守
袁元瑛嘗之官請郭璞筮吉凶璞曰之官當有赤蛇為
[444-13b]
妖不可殺之後至府果有赤蛇在銅虎符函上蟠家人
撾殺之其後元瑛為徐馥所害 廣陵志曰東晉時跋
陀羅尊者譯經于廣陵天寧寺之青蓮池忽有兩青蛇
從池中出化二童子自旦為尊者洒埽焚香迄暮俟其
收經卷而去日復如是譯經既畢青衣亦不知所在
異苑曰太元中汝南人伐竹見一竹中央蛇形已成上
枝葉如故 獨異記曰蜀主李勢宫人張氏有妖容勢
寵之一旦化為大斑蛇長丈餘送於苑中夜復來寢於
[444-14a]
牀下勢懼而殺之 埤雅廣要曰晉武庫中有野雉莫
知所致張華曰雉側必有蛇蛻焉盖蛇化雉也 白孔
六帖曰宋武帝微時伐荻新洲射大蛇長數丈明曰復
徃聞杵臼聲覘見數青衣童子搗藥問故荅曰我主為
劉寄奴所射今合藥治之帝問主何人不荅叱之皆散
得藥傳世世人不識因名此草為劉寄奴 異苑曰丹
陽鍾忠以元嘉冬月晨行見有一蛇長二尺許文色似
青琉璃有雙角白如玉感而畜之於是資業日登經年
[444-14b]
蛇自亡忠及二子相繼殞斃此蛇來去吉凶其惟龍乎
 捜神記宋元嘉中廣州有三人共入山中伐木忽見
石窠中有三卵大如升便取煮之湯始熱便聞林中如
風雨聲湏㬰有大蛇大十圍長四五丈逕來於湯中銜
卵而去三人無幾皆死 南史曰梁武帝與宮人幸元
洲苑見大蛇盤屈於道羣小蛇繞之並黒色宮人曰恐
是錢龍帝以錢十萬貫鎮于蛇處以厭之 圖經曰南
陽武當縣有郡社柏樹大四十圍梁蕭欣為郡伐之言
[444-15a]
有大蛇從樹腹中墜下粗數圍長三丈羣蛇數十隨之
入南山聲如風雨未伐樹前曽見夢於欣欣不以厝意
及伐之後欣果死於治所 廣五行記曰陳時吴興顧
楷之在桑樹上取葉見五尺大蛇入一小穴其從蛇或
三尺或五尺次第相隨略有數百楷急下樹看所入之
處了不見有一孔日暮還家楷病口瘂不得復語 南
史曰紀僧真遭母喪開塚得五色兩頭蛇 後魏書曰
東魏孝靜帝武定中有大蛇見武牢城上時北豫州刺
[444-15b]
史髙仲密以武牢叛死者數千人後司馬消難之任武
牢蛇又見消難亦叛土人謂之雌龍 隋書曰煬帝大
業末翟讓初見李密衣在格上密腰帶化為赤蛇讓心
異之竟為密所殺 又李密據偃師王世充領兵討之
夜有斑蛇長丈餘向寢屋作聲如牛吼然仗者斬之明
日戰大潰匹馬歸國 孔帖曰虞世南貞觀八年進封
縣公會大蛇屢見帝憂之以問世南對曰漢靈帝時青
蛇見御座晉恵帝時大蛇長三百歩見齊地經市入廟
[444-16a]
蛇宜在草野而入市此所以為怪爾今蛇見山澤適其
所居恐有寃獄枉繋宜省録累囚 又西域波斯貞觀
十二年使者沒以半朝貢獻活褥蛇狀類鼠色正青能
捕穴鼠 唐景龍文館記曰興慶池者長安城東隅形
勢之地也中多王侯第宅天后初有居人王純掘地獲
黄金百金致富官司聞之密加捜獲純懼投於井中縣
官窺之見雙蛇仰首張吻遂不敢入純以此金當為己
得復入取之還見赤蛇赫然蟠屈純懼而出其夜井水
[444-16b]
湧溢漸成此池可廣百餘頃 廣異記曰長安至相寺
有賢者自十餘嵗便在西禪道院修道院中佛堂座下
恒有一蛇賢者初修道時蛇大一圍及後四十餘年蛇
如堂柱大開元中賢者夜至佛堂禮拜堂中無燈而光
燦滿堂心甚怪之因於蛇處得徑寸珠至市髙舉價冀
其識者數日有胡人交市定還百萬賢者曰此夜光珠
當無價何以如此酬直胡曰蚌珠則貴此乃蛇珠多至
千貫賢者歎服遂賣焉 孔帖曰天寳中洛陽有巨蛇
[444-17a]
髙丈餘長百尺出芒山下胡僧無畏見之曰此欲決水
瀦洛城即以天竺法咒之數日蛇死 酉陽雜爼曰唐
申王有肉疾腹垂至骭至暑月嘗喘息不可過明皇詔
南方取冷蛇二條賜之蛇長數尺色白不食人執之冷
如握冰申王腹有數約夏月置於約中不復覺煩暑
又李朝晟為邠州刺史城方渠無水師徒囂然遽有青
蛇乗髙而下視其跡水隨而流朝晟令築防環之遂為
停泉軍人仰飲以足圖其事上聞詔致祠焉 杜陽編
[444-17b]
曰開成初宮中有黄色蛇夜自寳庫中出遊於階庭間
光彩炤灼不可擒捕宮人擲珊瑚玦擊之遂并玦而亡
去掌庫者具以事告上令徧捜庫内乃得黄金蛇而珊
瑚玦貫其首上熟視之曰昔隋煬帝為晉王時以黄金
蛇贈陳夫人吾不知此蛇得自何處左右因覩頷下有
阿𡡉字上蹶然曰果不失朕所疑耳阿𡡉煬帝小字也
遂命取玻瓈連環繋於玉彘之前足其後不復見焉以
彘能㗖蛇也 北夢瑣言曰光化中楊守亮鎮褒日有
[444-18a]
一蛇横斜谷嶺路髙七八尺莫知其首尾四面小蛇翼
之無數每一拖身即林木摧折殆旬半方過盡阻絶行
旅因聚草焚燎路隅慮其遺毒然後方行明年楊伏誅
 雲溪友議曰唐相李紳初貧之剡川天宮精舍憑笈
晝寢有老僧齋罷見一黒蛇上刹前李樹食其子焉僧
恐遺毒而人誤食之徐徐驅下蛇乃望東序入李公懐
中倐忽不見公乃驚覺老僧謂曰秀才睡中有所見否
公曰夢上樹食李似有一僧相逼僧知非常人也厚待
[444-18b]
之 孔帖曰董昌先是晝寢有虺長百尺餘金色見思
道亭昌署亭曰黄龍殿以自神 又郭誼兄岌事劉悟
為牙將常樂滏山秀峻曰我死必𦵏此誼以岌假刺史
穿三十丈得石蛇并卵工破之皆流血 玉堂閒話曰
梁牛存節鎮鄆州於子城西南角大興一第因版築穿
地得蛇一穴大小無數存節命殺之載於野外十數車
載之方盡時人云此蛇藪也是嵗存節疽背而薨 後
唐史曰清泰三年春有蛇鼠鬬於獅子門外而鼠殺蛇
[444-19a]
 孔帖曰五代王處直初有黄蛇見於碑樓王處直以
為龍藏而祠之定人皆知其不祥曰蛇穴山澤而處人
室失其所居之象也已而處直果被廢死 又周太祖
嘗寢柴后見五色小蛇入鼻間心異之知其必貴敬奉
愈厚 幸蜀記曰蜀咸康六年五月不雨至九月林木
皆枯肥遺見謂之畢鬼肥遺蛇名角上/有火見則大旱 宋列傳曰胡
頴為廣東經略安撫使潮州僧寺有大蛇能驚動人前
後仕於潮者皆信奉之頴檄潮州令僧舁蛇至其大如
[444-19b]
柱而黒色載以欄檻令之曰爾有神靈當三日見變怪
過三日則汝無神矣及期蠢然猶衆蛇遂殺之毁其寺
并罪僧 宋夏應辰為潭州書局時有温江縣申本處
蛇一條長百餘丈神光照三百步口吐香薫灼二十餘
里殺啖人畜無數差甲士二千餘收捕為其掉尾捲去
溺死五百人命天師與法官治之方戮死骨如山 東
齋記事曰蔡君謨知福州以疾不視事者累日每夜中
即夢登鼔角樓憑鼔而睡通判有怪鼓角將累日不打
[444-20a]
三更者因對數夜有大蛇盤據鼔上不敢近君謨既愈
與通判言所夢正與鼔角將所説同人遂以為蛇精
野人閒話曰景煥為璧州白石令行渉巴嶺逹玉女廟
有巨虺横亘其前徑可七尺餘鱗甲不啻門扇許大頭
尾垂在山下惟聞折木震響山谷從者驚駭莫能前進
于是且駐山穴因登髙望之竟日方見其尾因知吞舟
之魚翳天之鳥信有之也 聞見近録曰孔中丞道輔
為州掾太守到官三日謁廟廟有蛇以為神每祝之則
[444-20b]
蛇自神像鼻中直出飲酒孔方讀祝蛇出飲孔厲聲曰
明則有禮樂幽則有鬼神蛇何為哉以笏擊之蛇死遂
毁像壊其廟而去 江湖紀聞曰初吳璘為大制置在
蜀以殺金坪叢茂恐寇匿其間將欲焚之而未發露忽
一老嫗携一子直至轅門曰聞制置將焚山此軍令不
敢沮但某母子於此地久未能便去望少展一日容某
遷避庶得全母子性命吴叱曰是何妖物嫗曰必殺我
我能滅爾宗族吳怒叱左右執之忽不見遂四面縱火
[444-21a]
焚山明日巖下焚死一大蛇長數十丈一小蛇長丈餘
縱火時火燄中黒氣一陣從東南方去時制置子挺新
婦有娠生子曦正焚山時也曦後為四川制置背叛受
金爵命封蜀王復僭稱帝被誅死 寓簡曰宣和間蔡
州有一士人家書室中忽然見小蛇文章陸離蜿蜒几
格間見人不驚畏不敢傷也每日惟巳時則見至午乃
隱去日日如此士人異之因伺其至則捕之置鐵絲籃
中逮午視之則堅冷化為石矣其質巧妙天成雖良工
[444-21b]
不能加也明日巳時則復蠕動既又復為石而屈伸盤
結之狀日日不同士人寳蓄持至京師見中官梁師成
梁歎曰此神物造化之所寓也禁中有玉鼠玉兔以其
時見則其物也士遂獻之 夷堅志曰宜黄丞㕔與縣
治相連有大蛇長二丈鱗甲青黒行地有聲父老傳言
每出遊一㕔則主人者必罹禍咎紹興庚辰春出於丞
舍後東牆蓮池側隱半身牆内尾垂於池丞祝君適以
亭午到池上見之呼乞子能捕者穴牆取之蛇蟠屈不
[444-22a]
動命數捷力舁至郭外過百丈橋數里縱之莽中意其
已逺不能復至矣次日祝仍以午到昨處則蛇乃在元
穴欲殺之而吏士皆不敢承命曰此禍至大寧受杖責
不得已但令舁去如是者至於四五迨祝死乃絶不見
 又武功大夫成俊建康屯駐中軍偏校也善禁咒之
術尤工治蛇紹興二十三年本軍於南門外四望亭晩
校有蛇自竹叢出其長三丈面大如杵生四足遍身有
毛作聲如豬行趨甚疾為逐人吞噬之勢衆皆驚擾不
[444-22b]
知所為適有馬槽在側急取覆之而白統制官遣呼俊
俊至已能言其狀且云是名豬豚蛇齧人立死即歩罡
布氣禁之少頃令啓槽則已僵縮不能動再覆之仰吸
日光三吹槽上及啓視化為凝血矣又排彎山有黒蟒
色深青長可二丈積為人害居民共邀俊施術俊曰在
吾法不宜率爾盍具狀以來既得狀書章奏天詰旦詣
穴口為壇被髪跣足衣道士服向空叱神將曰速斯湏
蛇不出繼遣兩將如是者三四反蛇猛從穴内奮迅奔
[444-23a]
壇若將欲鬬者俊大聲呼之取所著汗衫中分裂其裾
蛇劈為兩此患遂息民家小兒因行草際遭螫痛徹心
腑幾於不救俊徃療之問兒曰汝誤踏踐之以致齧耶
將自行其傍而然耶曰初未嘗觸之不覺咬我俊曰我
亦久知之此無故傷人命不可恕乃除地丈許插小竹
片為劒作法呼蛇至者如積詰之曰作過者留劒下否
則退羣蛇以次相引而去各適所在獨一小蛇色如土
伏劒旁俊召判官檢法曰蛇無故傷人當何罪兒家聚
[444-23b]
觀者皆莫見久之又曰依法蛇自以首觸劒死焉俊之
技如此而無所求于人醫士劉大用欲學其術俊曰此
非所靳但慮持之不謹或干犯法律將自貽禍乃止
又鄂州總領司故州治也後福城城有園園有大蛇長
數丈許乾道中韓總管者欲於東北隅建楚望亭而築
基不成至於數圮或言此處蛇所穴儻為立祠當可就
韓如其説作小廟于數十歩間基即成蛇徃來東西或
如教塲大井内或從府倉氣樓中垂頭下食米嘗蜕皮
[444-24a]
于竹林裏一兵得之貯以布囊時時出示人蛻廣長如
其身左肋下有一足郡民楊八賃城下壕種菱芡就壖
地縛葦舍母子處之以察盜摘者夏夜過半聞聲母以
為賊也出視之見蛇在女牆上而頭在濠中昻起睨母
母駭教楊生至僅能舉手指示即仆地死楊懼舍之去
已而蛇不復出人疑其入大江云 又蘄州境有蛇洞
在蘄州口鎮側盖白花蛇所聚今不復有矣土人採捕
乃出羅田山谷中施少路温舒自信陽守解印造朝舟
[444-24b]
抵蘄口詣近處龍峰寺遊觀距蛇洞不逺詢於寺僧皆
言徒有其名耳因信歩到方丈復躡石級百層得一堂
方疊足坐憩傍人驚曰一巨蛇正蟠屈于下相與持梃
擊逐施遽下榻蛇徑入山見者無不汗駭此蛇之毒甚
于蝮或為所傷急湏剜去肉少緩則遍體盡生白紋方
花如其形不踰時必死施到闕除蘄春守盖且將為地
主故山川之靈隂相之特令此物出異以示衆 泊宅
編曰成都府園西樓有大蟒居之不敢發率常扄鎖虞
[444-25a]
經臣作帥宴客樓下蟒忽落正中一武臣之肩湏㬰皮
肉潰爛成瘡妙藥治之方愈經為文遣吏祭之即日毁
樓蟒亦不見 遼史國語曰學順蘇庫宗室人名能知
蛇語
  蛇三
増遊霧 吐雲淮南子主術螣蛇遊霧而動為類書志/海昏有巨蛇據山為穴吐氣 雲許遜
過此/誅之 憐風 飲露莊子蛇憐風風憐目目/憐心 下見蛇一本草 配龍
化蛟後漢張奐疏蛇能屈伸配龍騰/蟄 述異記虺五百年化為蛟 吐香 食塵潛/確
[444-25b]
類書黄花蛇出温江長百餘丈神光照三百餘歩口/吐椒梅香熏灼三十餘里 詩經類考青蛇食塵
吞象 食鹿上詳蛇一山海經方又曰大/人之國有𤣥蛇頭 食鹿 褰鼻 岐
白花蛇一名褰鼻蛇諸鼻向上此獨/向下 地鏡圗永昌郡有岐尾蛇 五種 百類
蛇毒蟲草木水火土五種其舌雙其耳聾其毒在涎交/則雄入雌腹交已乃退出交雉則生蜃及蟂 元稹集
巴之蛇有百類鷣/鳥能食其小者 生蜃 化鱧上見五種注中正字/通水蛇生水 大如
鷣黄黒色有纈文一/名公蠣蛇能化鱧 眼聽 胎生埤雅廣要蛇以眼/聽 又衆蛇之中
蝮獨胎産生時/輒拆破母腹 青蝰 黒蜧本草青蝰蛇一名青竹/蛇緑色善緣木及竹上
此蛇最猛或于草莽中吐絲網成伺人過則出螫但目/盲無見又名盲蛇専伺網動以螫人 淮南子注黒蜧
[444-26a]
神蛇潛泉而居/遇雨則躍興 赤頸 黄喉宋永初山川記始興郡/有大蛇名赤頸 詩經
類考黄喉蛇/一種善啖 龍類 鱗蟲埤雅廣要螣蛇龍類也無/詩經類考蛇本毒蟲有
毒者本鱗蟲/有無鱗者 金星 鐵甲詩經類考金蛇一名金星/地鱔白者曰銀蛇曰錫蛇
平夷堅志文安公小隱園在妙淨寺其西偏地僻久不/ 治蔓莽極目紹興五年七月中有二犬共擒一蛇大
如柱其長五六尺未幾二犬俱斃蛇體黒花方紋/間之遍體生毛茸茸然名為鐵甲五歩盖蝮類也 啖
童女 化老翁捜神記東越庸嶺有大蛇欲得啖女童/常八月祭送蛇穴蛇輒吞之時將樂縣
李誕有小女名寄應募而行乃請好劒咋蛇犬作數斛/餈蜜灌之置穴口蛇出頭大如囷目如二尺鏡先啖餈
灌寄便放咋蛇犬以劒斫殺之越王/乃聘寄為后 下詳蛇二捜神記 鳥翼 雞冠山/海
[444-26b]
經陽山多化蛇狀如人面豺身鳥翼蛇行音如叱呼/見則邑大水 詩經類考録異記有雞冠蛇爆身蛇
六足四翼 一首兩身上詳蛇一山海經名又渾冬之/山有蛇一首兩身 曰肥遺
 君謨凭鼓 周詢垂欄上詳蛇二東齋記安又東齋/記事朝議周詢知 州一日
宴于園中園吏見大蛇垂欄楯上就視之乃周詢/醉而假寢也于夀亦嘗言周詢于相法為蛇形 含
土蟄 伏地行羅氏曰蛇草居嘗飢每得食輒飽輒復/蛻殻冬輒含土入蟄及春出蟄則吐之
圎重如石謂之蛇黄必又曰犂頭蛇頭似/犂頭尖觜大頷螫人 死亦好伏地而行 黄公術制
 董奉符誅西京雜記東海人黄公少時為術能制蛇/ 廣州記晉興郡路側五六里有一物大
百圍長數十丈行者過視則徃而不返積年如此失人/甚多董奉從交州出由此嶠見之大驚云此蛇也徃行
[444-27a]
旅施符敕經宿徃看蛇已/死矣左右白骨積聚成山 吸馬 逐鼠益州記卭都/縣下有一老
姥家貧孤獨每食輒有小蛇頭上戴角在牀間姥憐而/飼之後稍長大遂長丈餘令有駿馬蛇遂吸殺之令因
大忿恨責姥出蛇姥云在牀下令即掘地愈深愈大而/無所見令又遷怒殺母蛇乃感人以靈言瞋令曰何故
殺吾母吾當為母報仇此後每夜輒聞若雷若風四十/許日百姓相見咸驚語汝頭那忽戴魚是夜方四十里
與城俱陷為湖土人謂之陷湖惟姥宅無恙訖今猶存/ 舊唐書太宗嘗覘敵登丘而睡敵兵四合未之覺也
有蛇逐鼠鼠/觸甲士驚起 偃師牛吼 仙谷犬飛上詳蛇二隋書/ 博物志天門
山有大巖壁直上數千仞草木交連雲霧擁蔽其下有/徑途微細行人徃忽然上飛而出林表若昇仙如此者
不可勝紀徃來南北號為仙谷時有樂於道者不逺千/里而來洗浴岩畔以求昇仙至此林下無不飛去㑹一
[444-27b]
夕有智能者曰此必妖怪因以石自繫而牽一犬入其/谷犬復飛去愈知其妖邪之氣以吸之乃遣近山郷里
募年少者數百人執兵器持大棒而先縱火燒其草及/伐竹木至山畔觀之遥見一物長數十丈髙下隱隱垂
頭下望漸逼乃一大蟒蛇于是命少年鼔躍擊射然後/斫刺面口張尺餘尚欲害人力不加衆久乃卒其所吞
人獸之骨在/左右如阜焉 入榕藤竅 墜柏樹腹北户録段公路/至雷州對岸倚
舟候風見羣小兒簇二巨蛇各長丈餘一如孔雀珠色/金翠奪目一如真紅色鮮明若血又有十餘頭白蛇前
後相似若導從俱入一榕藤竅内竟不復出故知蛇/有草木水土四種其類不可窮也 下詳蛇二唐書
陷武强淵 横斜谷嶺水經武强縣故治有武强淵耆/宿云邑人有行于途者見一小
蛇疑其有靈持而養之名曰擔生長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繋獄擔生負而奔邑淪為湖縣長及吏咸為魚
[444-28a]
矣北下詳蛇/二 夢瑣言 恚怒受報 暴酷化形周景式廬山記/安侯世髙者安
息國太子與友人共出家學道友人恚怒死受蟒報為/此宫亭湖神世髙于廣州為人所殺還生安息國復為
王子年二十又棄國入吴來之宫亭泊船呼友與語友/人身長數十丈見世髙向之胡語竟各分去暮有一少
年上世髙船跪受咒願因忽不見世髙語同船人曰向/少年即此廟神也得離惡形矣蟒既見世髙從山南過
死于山北今柴桑民所居蛇里是也夜緯略林棣縣虞/侯張坦暴酷嗜利病死瘞城外月餘 夜呌呼隣人報
其家謂復生妻子軰開掘視之身已化巨蛇頭尚人也/取置荆園中體寒索厚被日食肉二斤酒一斗復能人
言後數月頭亦蛇矣漸不/能人言其家送置山中 秦瞻腦内 士禹鼻中捜/神
記秦瞻居曲阿彭皇野忽有物如蛇突入其腦但食聲/咂咂數日而出去尋復來取手巾縛口鼻亦被入積年
[444-28b]
無他病惟患頭重其又曰陳留阮士禹傷於/虺不忍其痛數嗅 瘡已而虺成于鼻中 耳間垂
肉 皮上有孔上詳蛇二晉書蛇梁書倭國有獸如牛/名山鼠又有大 吞此獸蛇皮堅不可
斫其上有孔乍開/乍閉時或有光 啣珠報 打草驚捜神記隋侯行/見大蛇傷救而
治之其後蛇啣珠以報之貪彚苑王魯為當塗令黷貨/為務會稽民連狀訴主簿 賄魯判曰汝雖打草我則
如蛇之被驚/已知戒矣 禱而得泉 殺之被震潛確類書武徳/政真定人四嵗
䘮父以至孝聞母卒天旱掘地求水以供葬事不能得/徬徨悲泣忽有蛇躍出徳政黙禱随所之而掘地果得
泉有司言狀旌復其家告廣五行記東光人東方飛龍/病甚夢化為大黒蛇以 其妻既死遂有大黒蛇入室
上棟間諸子將殺之其妻曰此是爾父諸子/不聽遂殺之即日暴雨諸子皆震死柩前 茅鱓
[444-29a]
山蚓上見蛇一倦遊雜録蛇續明道雜志黄州有小蛇/首尾相類因謂兩頭 余視之其尾端盖類首而
非也土人言此蛇老蚯蚓所化無甚大者其大不/過如大蚯蚓行不類蛇宛轉甚鈍又謂之山蚓
  蛇四
増蛇足宣室志蛇以桑/柴燒之則足出 蛇蛻吳氏本草經蛇蛻一名/龍子單衣一名弓皮一
名蛇符一名蛇/筋一名龍皮 蛇臥詩經類考有一種菜花蛇緑色/江西捕之作蛇臥隨所蟠之形
則曰某卦以斷/禍福俚俗信之 蛇箭三元孝賛蛇頭不可以刀/斷必回傷人名曰蛇箭 蛇
述異記揚州有蛇市市/人鬻珠玉而雜貨鮫布 蛇珠洞㝠記蛇璣出塗云/國有青靈蛇産珠色
光/白 蛇酒閒忩括異記李舟之弟患風或云蛇酒治風/乃求黒蛇生置瓮中醖以麴糵數日蛇聲不
[444-29b]
絶及熟香氣酷烈引滿而飲斯/湏之間悉化為水惟毛髪存焉
  蛇五
増詩唐元稹巴蛇詩曰巴蛇千種毒其最褰鼻蛇掉舌
飜紅焰盤身蹙白花噴人豎毛髪飲浪拂泥沙序云毒/人則毛
髪皆豎起飲溪/澗而泥沙盡沸欲學叔敖瘞其如多似麻 又曰越嶺
南濵海武都西陷戎雄黄假名石鷣鳥逺難籠詎有墮
腸計應無破腦功巴山晝昏黒妖霧毒濛濛 又曰漢
帝斬蛇劒晉時燒上天自兹繁巨蟒徃徃夀千年白晝
[444-30a]
遮長道青溪毒霧煙戰龍滄海外平地血浮船 宋黄
希旦靈蛇詩曰嘉祐辛丑嵗郡侯得召伯是時夏六月
雲日紅翕赫殿北古龍堂窗戶久不闢俄然靈蛇見宛
轉真象側鱗甲錦繡文燦爛輝五色視之頗馴擾狎之
不驚惕郡侯率羣僚朋來擁荆㦸遲留夜未午風雨滿
天黒迅電瞥四起狂雷隨一擊湏㬰風雨收形影誰能
覔斯盖龍之靈變化固難測方知至神物其來表有徳
 張耒放二蛇詩曰二物穴吾居嵗月亦已老一朝雙
[444-30b]
擒獲蜿蜿出幽草安行免噬齧敢望吐珠報巳月不殺
蛇昔賢有遺告
原銘晉傅休奕靈蛇銘曰嘉兹靈蛇斷而能續飛不須
翼行不假足上騰雲霄下遊山嶽逄此明珠預身龍族
原賛晉郭璞長蛇賛曰長蛇百尋厥鬛如彘飛羣走類
靡不吞噬極物之惡盡毒之厲 又螣蛇賛曰螣蛇配
龍因霧而躍雖欲升天雲罷陸略材非所任難以久託
 又巴蛇賛曰象實巨獸有蛇吞之越出其骨三年為
[444-31a]
期厥大何如屈生是疑 又蟒蛇賛曰蠢蠢萬生或以
類長惟蛇之君是惟巨蟒小則數尋大或百丈 又枳
首蛇賛曰䕫稱一足蛇則二首少不知無多不知有雖
資天然無異駢拇 周庾信孫叔敖逄蛇賛曰叔敖朝
出容悴還家母氏顧訪知埋怪蛇爾有隂徳陽報將加
終為楚相卒有榮華 増楊氏異物志賛曰蚺惟大蛇
既洪且長采色駮犖其文錦章食灰吞鹿腴成養創賔
享嘉宴是豆是觴
[444-31b]
増說唐栁宗元捕蛇說曰永州之野産異蛇黒質而白
章觸草木盡死以囓人無禦之者然得而腊之以為餌
可以已大風攣踠痿癘去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
命聚之嵗賦其二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
走焉 又宥蝮蛇文曰吾悲夫天形汝軀絶翼去足無
以自扶曲膂屈脇惟形之紆目兼蜂蠆色渾泥塗其頸
蹙恧其腹次且褰鼻鉤牙穴出榛居蓄怒而蟠銜毒而
趨志蘄害物隂妬潛狙汝之禀受若是雖欲為鼃為螾
[444-32a]
焉可得已凡汝之為惡非樂乎此緣形役性不可自止
艸揺風動百毒齊起首豢脊努呥舌揺尾不逞其凶若
病乎已世家寒心吾獨悲爾吾將薙吾庭葺吾楹窖吾
垣嚴吾扃俾奥草不宅而穴隟不萌與汝異途不相交
爭雖汝之惡焉得而行嘻造物者何甚不仁而巧成汝
質既禀乎此能無危物賊害無辜惟汝之實隂陽為戾
假汝忿疾余何汝尤是戮是抶宥汝于野自求終吉彼
樵豎持殳農夫執耒不幸而遇將除其害餘力一揮應
[444-32b]
手糜碎我雖汝活其恵實大他人異心誰釋汝罪形既
不化中焉能悔嗚呼悲乎汝必死乎毒而不知反訟其
内今雖寛焉後則誰賚隂陽爾造化爾道烏乎在可不
悲歟 宋張耒逐蛇說曰嗟堯之時兮大水滂横潰四
海兮包陵岡龍騰蛇奔兮嬉以狂腥鱗頑鬛兮更披猖
城居穴處兮亂厥常頹蟲紏結兮肆害戕陸盤淵據兮
傲不臧朋屯黨聚兮蕃以昌穿穴囓噬兮民盡傷乃命
伯禹兮行四方驅龍放蛇兮屏諸荒曷為兹蛇兮宅吾
[444-33a]
 居妖頑堅老兮傲驅除深潛居山兮坦無虞下飲吾沼
 兮捎林枝朱眸丹舌兮黝鱗膚恍惚遽速兮疑有無居
 者畏避兮行者除險奪我圃兮駭吾徒盜竊祭禱兮欺
 羣愚我咨爾蛇兮潛山穴野隂蟠逺伏兮與人異舍冬
 居夏遊兮時以行食爾之食兮朋爾朋僭亂我居兮失
 常經叛棄爾守兮帝有刑胡昏頑兮居以寧自為不寧
 兮邀剽烹荒戾天理兮悖聖程我宥爾愆兮逐爾行亟
 舍故處兮遐以征南山之幽兮雲霧㝠草木薈蔚兮險
[444-33b]
 不平爾徒煩兮食爾盈捕取不至兮居無與爭汝生孔
 遂兮夀爾齡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三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