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四百三十八


[443-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三十八
  鱗介部二龍/蛟 螭/蜃
   龍三
 原躍淵 階木周易九四或躍在淵无咎龍獻帝春秋/孫䇿獲太史慈乃出教曰 欲騰翥先
 階尺木且今署慈為門/下督須軍還當更議 銜燭 捧鑪楚詞燭龍何照/王逸注曰大荒
 西北有山而不合因名之曰不周山故有神龍銜燭而破/照之 吳越春秋越王允常聘歐冶子作劍赤瑾之山
 而出錫若耶之溪涸而出銅雷公擊/柝蛟龍捧鑪天帝裝炭太乙下觀 騰雲 乗水楚/國
[443-1b]
 先賢傳宋玉對楚王曰神龍朝發崑崙之墟暮宿于孟/諸超騰雲漢之表婉轉四瀆之裏夫尺澤之鰌豈能量
 江海之大哉則管子曰蛟龍水中之/神者也乗水 神立失水則神廢 五彩 九色上/見
 龍二河圖又漢武内傳王母乗/紫雲之輦 駕九色之斑龍 翠鱗 赤帶揚子雲/為元曰
 作龍者施木為骨緄繒為皮丹黄為文翠羽為鱗水以/游之風以嬉之 沈懐逺南越志蟠龍身長四丈青黒
 色赤帶如錦文常隨渭水而/下入於海有毒傷人即死 紀官 賜氏皇甫謐帝/皇世紀太
 昊庖羲氏風姓有景龍之瑞故/以龍紀官 下見龍二左傳 投杖 挂梭葛洪神/仙傳費
 長房與壺公俱去後壺公謝而遣之長房憂不能到家/公與所用杖騎之忽然如睡已到家以所騎竹杖投葛
 陂中顧視之乃青龍也有劉敬叔異苑陶侃常捕魚雷/澤得一織梭還挂壁上 頃雷雨梭變成赤龍從空而
[443-2a]
去/ 三友 兩壻魏志華歆邴原管寧三人為友號曰/一龍歆為龍頭原為龍腹寧為龍尾
焉又曰黄尚為司徒與李元禮俱娶太尉桓/ 女時人謂叔元兩女俱乗龍言得壻如龍 雲從
宿屬上易經為星經東/方七宿 蒼龍 存身 矯首易繫辭龍蛇之/蟄以存身也
下龍/狀 莫智 無求俱見龍/二左傳 迎安公 騎黄帝列仙/傳陶
安公六安鑄冶師也一旦有朱雀止冶上云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至期赤龍至安公騎之而去 黄帝鑄鼎
荆山下成有龍下迎黄帝上龍羣臣後宫從/上天七十餘人小臣悉持龍髯拔墮黄帝弓 生山澤
 在宫沼傳深山大澤實生龍蛇之禮記龜/龍在宫沼則是無故順 至也 畏棟葉
 食五花齊諧記蛟龍畏棟葉/ 下見龍一括地圖 出濳離隱 合體成
[443-2b]
上易經莊下/見龍二 子 見蘭陵井 増戲武功池漢惠時二/龍見蘭陵
人家井中唐白帖二龍戲于武/功縣池乃 太宗生誕之瑞 登李膺門 窺葉公
登李膺門者號為登龍/門 下見龍二莊子 子先茅狗 方朔布裳列/仙
傳子先者東海關中卜師也老夀百餘年臨去呼酒家/老嫗曰急裝當與汝俱夜有仙人持二茅狗来呼子先
子先持一一與嫗各騎之乃龍也母洞㝠記東方朔生/三日而喪母隣母拾而養之經嵗 忽失朔累月方歸
後復去家萬里見一枯樹脫白布裳/挂樹裳化為龍因名其地為布龍澤 馬師治病 夏
后藏漦列仙傳馬師皇者黄帝馬醫有病龍下垂耳張/口師皇鍼其唇飲以甘草湯而愈後一日負之
而去二史記夏后氏之衰有二龍止於帝庭而言曰余/褒之 君也夏后卜殺之徙去之留之莫吉卜請其漦
[443-3a]
而藏/之吉 張華食鮓 漢帝賜羮世說陸機嘗餉華鮓華/發器便曰此龍肉也試
以苦酒漬之必有異既而五色光起機還問鮓主果云/園中積茅下得白魚質狀殊常以作鮓過美故以相獻
二下詳龍/ 述異記 一馬化 八牛易晋童謡五馬渡江一馬/化為龍即元帝 法苑
俱名國有商人驅八牛牧於澤中時有離車捕得一龍/云將食之商人以八牛易致取放别池中龍忽人語邀
入宫中有龍女與八餠金云此是龍金截/己更生足汝父母眷屬終身用之不盡 乗雲 行
淮南子龍乗雲而舉急埤雅廣要李靖射獵山中宿/一朱衣家夜半扣門 一老嫗謂靖曰此龍宫也天
符命行雨二子皆不在欲奉煩何如命取驄馬并一小/瓶戒曰馬躩嘶鳴取水一滴馬鬃上此一滴乃地下一
二尺慎無多也既而電掣雲間連/下二十餘滴夜半平地水二丈 奮翼 躍鱗鄒陽/書蛟
[443-3b]
龍驤首奮翼則浮雲出流雲霧咸/集 新言龍濳之水乗雲躍鱗 變形 易骨四分/律文
中說諸龍初生時睡時瞋時行欲時不能/變形餘皆能變形 造化權輿龍易骨 吐金 畏
上見龍二唐書龍毛詩名物解云/鐵味辛害目魚 䕶目故畏鐵 韓雉射 安期
尸子曰韓雉見申羊于魯有龍飲于沂韓雉曰吾聞/也出見虎搏之見龍射之今不射是不得行吾聞也
遂射之朝傳竒安期生常跨/一龍而 玉京故號玉京子 解角 取肝前燕錄慕/容晃十二
年夏四月黒龍一白龍一見于龍山晃親率羣僚觀龍/二百餘歩祭之以太牢二龍矯首嬉翔解角而去晃大
悅號新宫曰和龍宫之朝野僉載蜀縣令劉静妻患病/正諌大夫明崇儼諭 曰須得生龍肝食之必愈静以
為不可得儼乃書符乗風放之上天須/㬰有龍下入甕水中剔取肝食之而差 采鱗 威骨
[443-4a]
典引升黄輝采鱗於沼注黄龍/也 毛詩名物解龍有威骨 守藏 聽經幽怪錄/開元中
葉天師講經于明州奉化縣忽一老父自云守藏龍千/嵗方免炎沙之罸今為胡僧咒水欲取統天鎮海之寳
天師以符救之波停風息老父泣謝仙師令致清泉遂/成石渠經冬不竭至今謂之天師渠 埤雅廣要有僧
講經一叟来聽曰某山下龍也幸嵗旱得閒来此僧曰/能救旱乎曰上帝封江湖有水不得用僧曰此硯水可
用乎乃吸水去是/夕大雨悉黒水 子明釣 方士吹列仙傳陵陽子/明好釣於谿得
白龍子明解鈎放之後得白魚腹中有書敎子明服食/遂採五石脂服之三年白龍来迎止陵陽山上百餘年
二下見龍/ 抱朴子 目見纎芥 頭有尺木隂陽變化論驪龍/之目見百里纎芥
一酉陽雜爼龍頭上有/ 物如博山形名尺木 骨在棟上 蛻於樹間感應/經近
[443-4b]
蒲州人家拆草屋于棟上得龍骨長一尺許宛然皆具/ 春渚紀聞張澤者居鄆州東城於樹枝間得一龍蛻
才大如新蟬之殻頭爪角尾皆具中空而堅/扣之聞聲如玉光瑩奪目遇暗則光燭於室 膏為燈
 涎製香王子年拾遺記燕昭王時以龍膏為燈光清/澄若水光熖五色人以為瑞 雅俗稽言曰
龍涎香品中最貴出大食國西海中龍盤吐涎/浮凝水面人操獨木舟採之焚之烟縷不散 割耳
 㸃睛雲仙錄天罰乖龍必割其耳㸃獨異志梁張僧/繇于金陵安樂寺畫四龍不 睛人問之曰㸃
則飛去衆人以為虚誕固請㸃之頃/刻二龍乗雲騰上其二不㸃者猶在 御素雲 蟠玉
李詩注唐明皇常龍濳於興聖宫及即位興聖池嘗/有一小龍出遊宫外御溝水中其狀蜿蜒後一夕其
龍自池中御素雲望西南去及上至嘉陵江乗舟將渡/見一小龍翼舟而進上謂左右曰此吾興慶池中龍也
[443-5a]
命以酒沃酧上親自祝之龍乃自水中振/鬛而去 纂要玉淵者驪龍之所蟠也 舂陵五老
 嵩山三叟類要唐陽城出守道州至襄陽有五老人/来迓自云舂陵人城與之縑帛問其所居
曰城西北五里至則訪焉惟有五龍井并縑帛尚存因/為立廟 夷堅志小說載釋元照講經於嵩山有三叟
日来諦聽自言是龍照以天旱令降雨叟曰雨禁絶重/儻不奉命擅行詬責非細唯孫處士能解弟子之禍照
為謁孫思邈致懇是夜千里雨足三叟化為獺/匿於孫所居後沼遭使者捕執孫使解而釋之 出指
甲 入衣袖宣室志宣律師擊指甲一黒龍自甲中出/初小俄丈餘火鬛電眸攫空而去 僧史
僧聞禪師住邵武山中一日有老翁来謁曰我龍也以/疲惰行雨天罰當死賴道力可脫俄有小蛇長尺許延
緣入袖中夜風號霆擊山岳為揺而/僧危坐不傾達旦晴霽蛇墮地去 華陽劚耳 鮫
[443-5b]
室織髯龍城錄茅山吳綽採藥華陽洞見小兒手握大/珠三顆忙奔入洞恐為物害往救之見小兒作
龍形以珠填耳中綽以藥斧劚之落左耳而珠已失所/在 韓愈詩煩君自入華陽洞直割乖龍左耳来 樹
萱錄李嬴遇神女遺以匹素云鮫室所織後遇胡人以/三百萬易之云此乃龍頷下小髯織緝成三十劫方斷
一/綜 寄窑下 隱鏡中夷堅志潼州白龍谷陶人梁氏/世世以陶冶為業其家極豐腴
乃立十窑皆燒瓦器惟一窑所成最善餘九數每斷火/取器率窳邪不正及鬻于市則人爭售之凡出盡然莫
知其所以谷中故有祠曰白龍廟蓋因谷得名靈響寂/寂不為鄉社所敬梁夢龍翁化為人来見曰吾有九子
今皆長立未有攸處分寄身于汝家窑下前此陶甑時/往往致力隂助于汝梁曰九窑之建初未嘗得一好器
物常以為念何助之云龍曰汝何不悟器劣而獲厚利/豈非吾兒所致耶梁方悚然起拜謝龍曰汝茍能與之
[443-6a]
創廟異時又將大獲福矣許之而覺即日呼匠治材立/新祠于舊址其後以亢陽祈禱雨不擇日而降梁之生
理益于昔矣盤異聞錄天寳中揚州進水心鏡一靣清/瑩照日背有 龍勢如飛動明皇覧而異之進鏡官李
泰曰鑄鏡時有老人自稱姓龍名䕶引一小童衣黒衣/呼為𤣥㝠至鏡所謂鏡匠吕輝曰老人解造真龍鏡為
汝鑄之扄户三日已失所在爐前獲書一紙歌曰盤龍/盤龍隱于鏡中分野有象變化無窮興雲吐霧行雨生
風上清仙子来獻聖聰吕輝等以五月五日移爐/于揚子江心鑄之背龍頗異後大旱祠之乃雨 困
泥沙 依積水杜詩泥沙困老龍盤/ 又曰龍依積水 腹如玳瑁 血
為琥珀玉海祥符中召輔臣於崇政殿北觀中使任文/慶于茅山郭真人池所獲龍體長二寸許腹如
玳瑁入酉陽雜爼/龍血 地為□珀 鹽出鱗間 珠在頷下春渚記聞/宋徽宗時
[443-6b]
蕭注破南蠻得龍長尺餘以海鹽飼之鹽出/鱗間收取之入藥良 陸佃曰龍珠在頷 精于目
 聽以角經云龍精于目盖龍聾故精于目也/ 雅俗稽言龍身無耳其聽以角 視猶
蝘蜓 化如蠶蛹淮南精神篇禹方濟于江黄龍負舟/禹視龍猶蝘蜓龍乃弭耳掉尾而逃
一下見龍/ 莊子 縈馬足 育蚌胎酉陽雜爼有白將軍者/嘗於曲江洗馬馬忽跳
出驚走前足有物色白如衣𢃄縈繞數匝遽令解之血/流數升白異之遂封紙帖中藏衣箱内一日送客至滻
水出以示客客曰盍以水試之白以鞕築地成竅置于/其中少頃蠕動泉湧倐忽自盤若一席有黒氣如香煙
徑出簷外衆懼曰必龍也遂急歸未數里風雨忽至大/震數聲 老學庵筆記處士李璞居夀春一日登樓見
淮灘雷雨中一龍騰拏而上雨霽行灘上得一蚌頗/大偶拾視之其中有龍盤之迹宛然鱗角爪鬛悉具
[443-7a]
髯拂 角釵杜陽雜編元載有龍髯拂紫色如爛椹可/長三尺或風雨晦暝臨流沾溼則光彩動
揺奮然如怒置之堂中夜則蚊蚋不敢入拂之為聲鷄/犬牛馬無不驚逸若垂之池潭則鱗介之屬悉俯而至
引水於空中則成瀑布三五尺未嘗輙斷燒燕肉薫之/則勃勃然若生雲霧 又曰大歴中日林國獻龍角釵
類玉而紺色上因賜獨孤妃與上同遊龍池有紫雲自/釵而生俄頃滿於舟楫上命置之掌上以水噴之遂化
為二龍騰/空東去 銜符挂樹 化僧乞食龍城錄明皇初登/極夢二龍銜符自
紅霧中来上大𨽻姚崇宋璟四字挂之兩大樹上申王/曰兩木相也二人當為輔相兆矣上歎異之 埤雅廣
要由灌陽軍溯牛溪而行百里地境幽絶人迹罕到邑/士王趙等世居之一日有僧至乞食食訖假寐于磨上
齁齁有聲王出見龍蟠睡訝之既而求一袈裟地及展/衣覆其處募工匠為巨室遂䧟為池嘗以接骨方遺王
[443-7b]
氏至今成都禱雨必命王氏至潭/乞水則雨隨至名其地曰滋茂 德不妄為 人莫
學御埤雅廣要蟲莫智于龍龍之德不妄為者也/淮南子人莫學御龍而皆學御馬急所用 出
燕巢 投虎骨虚谷閒抄有一家于燕巢中忽然五色/光芒而隱隱有聲若鳴鼔地中夜有廂
巡呼喝於外責其不戢燈燭既入舎不見有火出門望/之則火熖亘天旬日聲傳多聚觀其家人懼偶以柱杖
探燕巢中即有一小赤龍子長尺餘墮下鱗甲炳煥老/人驚戰速以裀褥藉之焚香禱謝未畢而見一大龍長
丈餘自簷屋而入光如列炬爍人瞻視一家震駭竄伏/稽顙龍徐徐引其子入自寢室穴屋騰天而去亦不損
物其家不三數年墮敗焉水嘉話錄南山久旱即以長/繩繫虎頭骨投有龍處入 即掣不定俄頃雲起潭中
雨亦隨降龍虎敵也雖/枯骨猶能激動如此
[443-8a]
  龍四
原乾象易/ 鱗物周/禮 无首易見羣龍/无首吉 有悔亢/龍 負
神龍負圖出河伏羲/受之以其文畫八卦 銜圖周公沈壁青龍/銜出𤣥甲圖 為畜
禮記龍以為畜/故魚鮪不淰 改年漢有龍瑞改/年為黄龍 劔化雷煥子佩/豐城劔過
延平津劔躍/入津化為龍 蛇化史云蛇化為/龍不改其文 乗水騰雷乗/水之蟲 鳴
龍鳴水中不見乃截/竹吹之聲相似也 卧龍諸葛亮隱居人謂蜀先/主曰諸葛孔明臥龍也
 雕龍言雕鏤/如龍文 泥蟠 淵躍 得池中子列仙傳騎/龍鳴者渾
亭人池中得龍子如守宫十餘頭養之長/大稍有去者一旦水壊廬而乘龍仙去 非池中物
[443-8b]
吳志龍非池中/物雨必飛去 龍樓 龍舟思𤣥賦棹龍/舟而容與 蜿蜿
騤騤荀鳴鶴謂陸士龍曰本為/雲龍騤騤乃是山鹿野麋 増陽精管輅别傳龍/者陽精以濳
乎隂幽靈上通和氣感/神二物相扶故能興雲 濳靈抱朴子濳靈俟/慶雲以騰竦 行天
漢平凖書天用莫如龍索隱/云易曰行天莫如龍是也 飛天揚子問神篇龍必/欲飛天乎曰時飛
則飛時濳則濳濳則蟠乎泥蚖其/肆矣蚖哉蚖哉烏覩龍之志也歟 九子濳確類書龍/生九子不成
龍各有所好蒲牢好鳴形鐘紐上囚牛好音形胡琴上/蚩吻好水形橋梁上嘲風好險形殿角上贔屭好文形
碑碣上霸下好負重形碑座上狴犴好訟形獄/門上狻猊好坐形佛座上睚眦好殺形刀柄上 四種
别行曰有四種龍一天龍守天宫殿持令不落者二神/龍興雲致雨益人間者三地龍決江開瀆者四伏藏龍
[443-9a]
守輪王大福人藏者又内/典龍有胎卵濕化四種 五種須彌藏經龍有五種/象龍馬龍魚龍蝦蟆
龍此四種旁類蛇龍/五龍之長是正類 三患釋氏書龍有三患一熱風/熱沙著皮肉骨髓二惡風
暴起吹其宫殿失其寳飾衣服龍身自現三諸/龍娱樂時金翅鳥王入宫摶撮始生龍子食之 三苦
龍又有三苦一雖食百味末後一口化為蝦蟇二夫婦/相交即變為二蛇三背道布鱗砂石生中痛乃連心
 三停㑹編世傳畫龍有三停九似之說謂自首至膊/膊至腰腰至尾相停也九似者角似鹿頭似馬
眼似鬼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 舌如劔夢溪筆談黒水/之西有連山謂
之夜来山近西有射龍廟在山之/上有龍舌藏于廟中其形如劍 不可制學林乾純/陽故乾言
用九龍能隱能顯不可制/也故為在天之能變者 網罟之水不處人物志神/龍不處網
[443-9b]
罟之/水 雌雄之狀不同乗異記劉洞微善畫龍一旦有/夫婦造門觀畫因謂曰龍有雌
雄其狀不同雄者角浪凹峭目深鼻豁鬛尖鱗密上壯/下殺朱火熠熠雌者角靡浪平目肆鼻直鬛圓鱗薄尾
壯于腹劉不能平問之其人曰身/乃龍也請公觀之遂化雙龍而去 毛龍拾遺記南潯/之國有洞穴
隂源其下通地脉中有毛龍毛魚時/蛻骨于曠澤之中魚龍同穴而處 毒龍博物志唐/天寳中有
陳仲弓里中有井好溺人一日有敬元穎謁曰此井有/毒龍殺人昨夜已朝太乙淘之則難免矣命匠入井獲
鏡/ 龍女柳毅傳毅下第歸至涇陽見一婦牧羊曰妾/洞庭君小女嫁涇川次子為婢所惑得罪舅
姑毀黜至此敢寄尺書于洞庭之隂有大橘樹君擊樹/三當有應者毅如言見千門萬户曰靈虚殿一人取書
進之君泣曰老夫之罪使孺弱罹害言未畢有赤龍長/萬丈擘天而去俄而祥風慶雲幢節玲瓏紅妝千百中
[443-10a]
有一人即寄書者乃宴毅於碧雲宫辭去後再娶盧氏/貌美曰予即洞庭君子涇上之辱君能救之兹奉閨房
永以為好同歸/洞庭莫知其跡 龍母鶴林玉露士有謁京師龍母廟/者見塑像美姿容恱之意為他
日居官安得良匹若是出時乗馬忽見蛇蟠于鞍方駭/之乃轡也後獲美除至中道宿旅邸見舎後簾箔内處
女往来須㬰主人出欵叙寒暄動履乃許以姻好遂諧/伉儷之任所三載生二子有從婢擔水常棄後桶不食
一日喚婢入室忽雷電/大作化為二龍而去 龍窩夷堅志吴興鄭伯膺監/楚州鹽塲曹局與海絶
近嘗觀龍挂或為黄金色或為青或白或赤或黒蜿蜒/夭矯隨雲升降但不覿其頭角土人云最畏龍窩每出
則必有漲潦大為鹽鹵之害一旦忽見之乃平地出一/巨窟傍穿深竅蓋龍出入處也塲衆往視無復踪跡滿
穴皆龜鼈螺蚌殻或于蚌内作觀音像姿相端嚴珠琲/瓔珞楊枝浄瓶無不具備又于蟹捲内刻一鬼毛髪森
[443-10b]
立怪惡可怖如是者非一/鄭取數物藏之間以示客 龍湫戎幕閒談蜀城南有/龍湫常損人當韋令
時前後運石填之頃之石復失/焉後命道士投簡於内方滿 龍皮扇開元天寳遺/事王元寳家
有一皮扇子製作甚質每暑月宴客即以此扇子置於/坐前使新水灑之則颯然風生巡酒之間客有寒色遂
命撤去明皇亦嘗差中使取看/愛而不受曰此龍皮扇子也 龍精石南墅閒居錄/丁謂有小山
髙才數寸蒼翠嵌空盛夏常設盆水置小山於其中一/日張宴有客掬水洒之須㬰雲霧自竅中出有光如電
細視蜿蜒小龍如線挂雲霧中已而散繹蜿蜒亦莫知/所之衆客驚異謂曰此龍精石也龍交海上精流于石
耳/
  龍五
[443-11a]
増詩北齊蕭慤飛龍引曰河曲銜圖出江山負舟歸欲
因作雨去還逐景雲飛引商吹細管下徵泛長徽持此
淒清引春夜舞羅衣 陳張正見應龍篇曰應龍未起
時乃在淵底藏非雲足不舉則衝天翔譬彼野蘭草
幽居常獨香清風播四逺萬里望芬芳隱居可頤志自
見焉得彰 唐李嶠詠龍詩曰銜燭輝幽都含章擬鳯
雛西秦飲渭水東洛薦河圖帶火移星陸騰雲出鼎湖
希逢聖人步庭闕正晨趨 宋歐陽修百子坑賽龍詩
[443-11b]
曰嗟龍之知誰可拘出入變化何須㬰壇平樹古潭水
黒沈沈影響疑有無四山雲霧忽晝合瞥起直上挐空
虚龜魚𢃄去半空落雷訇電走先後驅傾崖倒澗聊一
戲頃刻萬物皆滋濡青天却埽萬里静但見綠野如雲
敷明朝老農拜潭側鼓聲坎坎鳴山隅野巫醉飽廟門
闔狼籍烏鳥争殘餘 蘇軾起伏龍行曰何年白竹千
鈞弩射殺南山雪毛虎至今顱骨帶霜牙尚作四海毛
蟲祖東方久旱千里赤三月行人口生土碧潭近在古
[443-12a]
城東神物所蟠誰敢侮上欹蒼石擁巖竇下應清河通
水府眼光作電走金蛇鼻息為雲擢煙縷當年負圖傳
帝命左右羲軒詔神禹邇来懐寳但貪眠滿腹雷霆瘖
不吐赤龍白虎戰明日倒捲黄河作飛雨嗟吾豈樂聞
兩雄有事徑須煩一怒 韓琦詠龍詩曰育德知何宅
逢辰或見靈配乾雖有象作解本無形浃物周寰宇遺
功在杳㝠丹青如可狀試下葉公庭 邵雍應龍吟曰
龍者陽類與時相須首出瑞物周遊六虚能濳能見能
[443-12b]
吸能呼能大能小能有能無 何夢桂蛟龍歌曰世間
怪物有蛟龍三百六十蟲之長神靈出嘘吸變化互来
往布爪曽雲興鼓鬐歘電放無欲不受劉累馴假形豈
被葉公誑時飛則飛濳則濳所以隨時知得喪莫道魚
蝦性不靈相依喣末豈敢嗔江濆鱣鯨久失水聞此鼓
舞咸相親安得此身化為雲隨龍上下雲無心 元虞
集龍卵詩曰入眼圓如頷下珠也知靈物化生殊淋漓
猶帶元氣溼混沌終含太極初雨施雲行待時至海涵
[443-13a]
眷育有神扶眀當一躍天池去滂沛恩波及涸魚
原賦魏劉劭龍瑞賦曰太和七年春龍見摩陂行自許
昌親往臨觀形狀瓌麗光色燭燿侍衛左右咸與覩焉
自載籍所紀瑞應之致或祥集於邦國卓犖於要荒未
有若斯之著明也惟殷眺之舊式乃展義而省方皇輿
發於洛邑遂巡幸於許昌憲宸極之天居建正殿以當
陽嵗在析木時惟仲春靈威統方勾芒司辰陽升九四
或躍于淵有蜿之龍来遊郊甸應節合義象德效仁紆
[443-13b]
體鞶縈摛藻布文青耀章采雕琢璘玢燦若羅星蔚若
翠雲光舄弈以外照水景清而内分聖上觀之無射左
右察之既精聊假物以擬身忽神化而無形泉含物而
不澹固保險而常寧昔太昊之初化首帝德以表名暨
明后之隆盛又降見以揚聲惟珍獸之幽眞實殊異於
四靈信應龍之道揚將天飛於太清 繆襲青龍賦曰
懿矣神龍其知惟時覧皇代之云為襲九泉以濳處當
仁聖而覿儀應令月之風律照嘉祥之赫戲敷華耀之
[443-14a]
珍體燿文采以陸離曠時代以稀出觀四靈而特竒是
以見之者景駭聞之者崩馳觀夫仙龍之為形也蓋鴻
洞輪碩豐盈脩長容姿温潤蜲迤成章繁虵蚪蟉不可
度量逺而視之似朝日之陽邇而察之若列缺之光爚
若鑒陽和映瓊瑶㬣若望飛雲曵旌旗或䝉翠岱或類
流星或如虹霓之垂耀或似紅蘭之芳榮煥璘彬之瑰
異實皇家之休靈奉陽春而介福賚萬國之嘉禎 晉
劉琬神龍賦曰大哉龍之為德變化屈伸隱則黄泉出
[443-14b]
則升雲賢聖其似之乎惟天神上帝之馬含胎春夏房
心所作軒照形角尾規矩 増唐潘炎黄龍再見賦曰
非同上天之五蛇有異渡江之一馬秦夢立乎鄜畤漢
時見於成紀彼皆一至此則重光錯甲鏤鱗分宫紀號
超紫鳯於丹穴越青鸞於女牀 白居易黒龍飲渭水
賦曰爾其矯首陸梁拖尾迴翔蹈流鳴躍劈波騰驤飲
清瀾之澹澹噴素浪之湯湯頓頷而碎珠迸落奮髯而
細雨飛揚讋水族則鱣鮪奔走駭泉室則黿鼉伏藏信
[443-15a]
可符帝王之度叶邦家之光表三秦之嘉瑞呈二漢之
禎祥 宋王安石龍賦曰龍之為物能合能散能濳能
見能弱能强能微能章惟不可見所以莫知其向惟不
可畜所以異於牛羊變而不可測動而不可馴則常出
乎害人而未始出乎害人夫此所以為仁為仁無止則
常至乎喪己而未始至乎喪己夫此所以為智止則身
安曰惟知幾動則物利曰惟知時然則龍終不可見乎
曰與為類者嘗見之
[443-15b]
原賛晉郭璞燭龍賛曰天缺西土龍銜火精氣為寒暑
眼作昏明身長千里可謂至靈 又曰龍魚一角似鯉
居陵俟時而出神靈攸乗飛驚九域乗雲上升
原銘晉傅休奕龍銘曰麗哉神龍誕應陽精潛景九淵
飛躍天庭屈伸従時變化無形偃伏汙泥上凌太清
原表魏曹植表曰臣聞鳯皇復見於鄴南黄龍雙出於
清泉聖德至理以致嘉瑞將棲鳯於林囿龍於池為百
姓旦夕之觀也
[443-16a]
原序魏繆襲青龍賦序曰蓋青龍者火辰之精木官之

増雜著唐韓愈雜說曰龍嘘氣成雲雲固弗靈於龍也
然龍乗是氣茫洋窮乎𤣥間薄日月伏光景感震電神
變化水下土汨陵谷雲亦靈怪矣哉雲龍之所能使為
靈也若龍之靈則非雲之所能使為靈也然龍弗得雲
無以神其靈矣失其所憑依信不可與異哉其所慿依
乃其所自為也易曰雲從龍既曰龍雲從之矣 柳宗
[443-16b]
元謫龍說曰扶風馬孺子言年十五六時在澤州與羣
兒戲郊亭上頃然有竒女墮地有光熠然被緅裘白紋
之裏首步揺之冠貴游少年駭且恱之稍狎焉女頩爾
怒曰不可吾故居鈞天帝宫下上星辰呼嘘隂陽薄蓬
莱羞崑崙而不即者帝以吾心侈大怒而謫来七日當
復今吾雖辱塵土中非若儷也吾復且害若衆恐而退
遂入居佛氏講室焉及其進取杯水飲之嘘成雲氣五
色翛翛也因取裘反之化為白龍徊翔登天莫知其所
[443-17a]
終亦怪甚矣嗚呼非其類而狎其謫不可哉孺子不妄
人也故記其說 宋沈存中彭蠡小龍記曰彭蠡小龍
顯異至多人人能道之一事最著熈寧中王師南征有
軍仗數十船泛江而南自離眞州即有一小蛇登船船
師識之曰此彭蠡小龍也當是来護軍仗耳主典者以
潔器薦之蛇伏其中船乗便風日棹數百里未嘗有波
濤之恐不日至洞庭蛇乃附一商人船回南康世傳其
封域止於洞庭未嘗踰洞庭而南也有司以狀聞詔封
[443-17b]
神為順濟王遣禮官林希子致詔至祠下焚香畢空中
忽有一蛇墜祝肩上祝曰龍君至矣甚重一臂不能勝
徐下至几案間首如龜不類蛇首也子中致詔意曰使
臣至此齋三日然後致祭王受天子命不可以不齋戒
蛇受命徑入銀香奩中蟠三日不動祭之日既酌酒蛇
乃自奩中引首吸之俄出循案行色如溼臙脂爛然有
光穿一剪綵花過其尾尚赤其前已變為黄矣正如雌
黄色又過一花復變為綠如嫩草之色少頃行上屋乗
[443-18a]
紙幡脚以行輕若鴻毛倐忽不見眀日還蛇在船後送
之踰彭蠡而回此龍常遊舟楫間與常蛇無辨但蛇行
必蜒蜿而此乃直行江人常以此辨之
  螭
増說文曰若龍無角而黄北方謂之土螻 宋程大昌
演繁露曰螭魚四足長尾鱗成五色頭似龍無角 吕
覽孔子曰螭遊乎清而食乎濁 淮南子覧㝠篇曰今
夫赤螭青虬之遊冀州也天清地定味含甘步不出
[443-18b]
頃畝之區而蛇鱓輕之以為不能與之爭於江海之中
若乃至於黝雲之素朝隂陽交爭降扶風雜凍雨扶揺
而登之感動天地聲振海内蛇鱓著泥百仭之中 漢
書揚雄客難云夫翠蚪絳螭之將登乎天必聳身于蒼
梧之淵不階浮雲翼疾風虚舉而上則不能□膠葛騰
九閎 拾遺記曰崑崙山第三層有螭潭百里多龍螭
皆白色千嵗一蛻其五臟此潭左側有五色石云是白
螭之腸化為石 淮南子曰前白螭後賁蛇 楚詞曰
[443-19a]
與汝遊乎九河衝風起兮横波乗水車兮荷蓋駕兩龍
兮驂螭 又曰駕青虬兮驂白螭吾與重遊兮瑶之圃
 髙唐賦曰乗玉輿兮駟蒼螭 漢郭憲洞㝠記曰武
帝好微行于長安城西夜見一螭遊於路董謁曰昔桀
媚末喜置于膝上以金簪貫玉螭腹為戲今螭腹餘金
簪穿痕安知非此耶古曰白龍魚鱗網者食之帝曰試
我也 唐柳宗元愬螭文曰零陵城西有螭室於江法
曹史唐登浴其涯螭牽以入一夕浮水上吾聞凡山川
[443-19b]
必有神司之抑有是耶於是作愬螭投之江
  蛟一
原說文曰蛟龍屬也魚滿三千六百則蛟為之長率魚
而飛去 増又曰無角曰蛟 埤雅曰蛟骨青 又曰
蛟能交首尾束物故謂之蛟俗呼馬絆以此一說蛟尾
有肉環束物則以首貫之 述異記曰蛟睂連生連生
則蛟矣相書所謂交睂則蛟蜃之睂是也 原月令曰
季秋伐蛟鄭氏謂蛟言伐者/以其有兵衛也 易緯通卦驗曰震東方
[443-20a]
也至春分日出青氣也出直震此正氣也氣出右萬物
半死氣出左蛟龍出 増家語曰竭澤而漁則蛟不處
其淵 淮南子曰一淵不兩蛟 原山海經曰蛟似龍
蛇而小頭細頸頸有白嬰大者十數圍卵生子如三斛
甕能吞人 増又曰禱過之山浪水出焉其中有虎蛟
其狀魚身而蛇尾其音如鴛鴦食者不腫可以已痔
原王韶之始興記曰雲水源有湯泉下流多蛟害厲濟
者遇之必笑而沒 増輿地志曰河間滹沱河水嘗有
[443-20b]
蛟入五月恒暴遂變為人於岸上與人並行至懸岸處
推與俱下 裴淵廣州記曰新寧縣東溪甚饒蛟及時
害人曽於魚梁上得之其長丈餘形廣如楯修頸小頭
胸前赭背上青斑脇邊若錦 唐陸禋續水經曰蛇雉
遺卵於地千年而為蛟其出殻之日害於一方洪水飄
蕩吳人謂之發洪 述異記曰虺五百年化為蛟蛟千
年化為龍 唐子西語錄曰思州有潭虎飲水其上蛟
尾而食之故東坡詩曰濳鱗有餓蛟掉尾取渴虎 墨
[443-21a]
客揮犀曰蛟之狀如蛇其首如虎長者至數丈多居溪
潭石穴中聲如牛鳴岸行或溪谷者時遭其害見人先
以腥涎繞之既入水即於腰下吮其血血盡乃止昔有
舟人為蛟所毒但見于水上嬉笑而入明日尸出兩腋
有穴如杯焉 星禽術法分配二十八宿而以角木蛟
居首 翻譯云梵言宫毗羅蛟也 韓愈秋懐詩曰其
下澄秋水有蛟寒可罾 柳宗元詩幽窟濳神蛟 李
沈夢仙謡曰臨池静聽雌蛟啼 蘇軾赤壁賦曰舞幽
[443-21b]
壑之濳蛟 孫覿詩云老蛟怒起挐雲立
  蛟二
増拾遺記曰唐堯時懐山為害大蛟縈天縈天則三河
俱溢海瀆同流 又曰舜受堯禪有孝讓之國執玉帛
来朝其國至億萬之年山一輪海一竭魚蛟陸居有赤
鳥如鵬以翼覆蛟魚之上蛟以尾叩天求雨魚吸日之
光㝠然則暗如薄蝕矣 博物志曰澹臺子羽賫千金
之璧渡河河伯欲之陽侯波起兩蛟夹船子羽左操璧
[443-22a]
右操劔擊蛟皆死既濟三投璧於河河伯三躍而歸之
子羽毀璧而去 原韓詩外傳曰東海有勇士菑丘訢
過神泉飲馬其僕曰飲馬此者馬必致死飲馬果沈訢
㧞劔而入三日三夜殺二蛟而出雷神隨而擊之眇其
左目 呂氏春秋曰荆有佽飛者得寳劍還涉江有兩
蛟夹繞其船佽飛拔劍赴江刺蛟殺之荆王聞之仕以
執珪 漢書曰武帝元封五年帝自潯陽江親射蛟江
中獲之 増拾遺記曰漢昭帝嘗遊渭水使羣臣漁釣
[443-22b]
為樂時有大夫任緒釣得白蛟長三丈若大蛇無鱗甲
頭有一角長二尺牙出唇外帝曰此魚䱉之類非珍祥
也乃命大官為鮓肉紫骨青味甚美帝後思之使罾者
復覓終不得也 原潯陽記曰城東門通大橋常有蛟
為百姓害董奉疏一符與水中少日見一蛟死浮出
増列仙傳曰馬明生捕蛟為蛟所傷道間見一神女以
肘後管中一丸藥與服即愈隨女入岱宗山石室金牀
玉几安期生從六七仙人見神女稱下官請陽九百六
[443-23a]
之數神女曰自頃四海水減溟湖成山連城之鯨萬丈
之蛟不達於海惟叩天索水詞訟紛紜有干上府三官
煩于省察司隂亦疲於謹案矣 新書曰曹公幼而智
勇年十嵗常浴於譙水有蛟来逼自水奮擊蛟乃濳退
於是畢浴而還弗之言也後有人見大蛇奔逐操笑之
曰吾為蛟所擊而未懼斯畏蛇而恐耶衆問乃知咸驚
異焉 吳記曰吳大帝赤烏三年七月有王述者採藥
於天台山時熱息橋下忽見溪中有一小青童長尺餘
[443-23b]
執一青蒲而乗赤鯉魚徑入雲中漸漸不見述良久登
峻巗四望見海上風雲起頃刻雷電交鳴俄然將至述
懼伏於虚樹中天霽又見所乗之赤鯉小童還入溪中
乃黒蛟耳 原世說曰周處年少時凶强侠氣為鄉里
所患又義興水中有蛟山中有虎並皆犯暴百姓謂為
三横而處既刺殺虎又入水殺蛟蛟或浮或沒行數十
里處與之俱三日三夜鄉中皆謂處死更相慶賀處竟
殺蛟而出自是改勵遂為忠臣孝子 增異苑曰承陽
[443-24a]
人李增行經大溪見兩蛟在川引弓射之中一即死增
歸因復出市有一女子素服銜涕捉所射箭増怪之問
焉荅曰何用問為若是君箭便以相還授矢而滅增惡
而驟返未達家暴死於路 幽明錄曰晉安帝隆安初
曲阿民謝盛乗船入湖採菱見一蛟来向船船迴避蛟
又從其後盛便以又殺之懼而還家經年無患至元興
中普天亢旱盛與同旅數人步至湖中見先叉在地拾
取之云是我叉人問其故具以實對行數步乃得心痛
[443-24b]
還家一宿便死 襄陽耆舊傳曰晋鄧遐字應逺勇力
絶人氣蓋當時為襄陽太守城北沔水中有蛟嘗為人
害遐遂拔劔入水蛟繞其足遐揮劔截蛟流血江水為
之俱赤因名曰斬蛟渚亦謂之斬蛟津 續捜神記曰
長沙有人家住江邊有女子渚上澣紗覺身中有異復
不以為患遂娠身生三物皆如鮧魚甚憐異之乃著藻
槃水中養之經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字大者為當
洪次者名被祖小者為操岸天暴雨水三蛟一時俱出
[443-25a]
遂失所在後天欲雨此物輙来女亦知當来便出望之
蛟子亦出頭望母良久方復去後女亡三蛟子至其墓
所哭之徑日乃去聞其哭聲狀如號犬 又曰安城平
都縣尹氏居在郡東十里日黄屯尹佃舎在焉元嘉二
十三年六月中尹兒年十三守舎見一人年可二十許
騎白馬張繖及從者四人衣並黄色俱從東方而来於
門呼尹来暫寄息因入舎中庭下坐牀一人捉繖覆之
尹兒看其衣悉無縫馬五色斑似鱗甲而毛有頃雨氣
[443-25b]
至此人上馬去顧尹兒曰明日當更来尹兒觀其去西
行躡虚而漸升須㬰雲四合白晝為之晦明日大水暴
出山谷沸涌丘壑淼漫將淹尹舎忽見大蛟長三丈餘
盤屈庇其舎道焉 方輿勝覽曰趙昱常隱青城山隋
煬帝起為嘉州太守時犍為潭中有老蛟為害昱率甲
士千人夾江鼓噪昱持刀入水有頃潭水盡赤昱左手
提蛟頭右手持刀奮波而出 明皇雜錄曰開元中有
黄門奉使自交廣而至方拜舞于殿下時國醫紀周顧
[443-26a]
之謂上曰此人腹中有蛟龍眀日當産二子則不可活
也上驚問黄門曰有疾否曰臣馳馬大庾嶺時當大熱
既困且渴於路旁飲野泉遂腹中堅痞如石周即以滑
石雄黄煑而飲之立吐一物不數寸其大如指細視之
鱗甲俱備 龍城録曰賈宣伯有神藥能治三蟲吳江
有怪土人謂蛟為害宣伯以數刀圭投潭中明旦老蛟
死浮於水 北夢瑣言曰王蜀先主時修斜谷閣道鳯
州衙將白某掌其事焉至武休潭見一婦人浮水而来
[443-26b]
意其溺者命役夫鈎至岸濵忽為大蛇沒入潭中白以
為不祥因而致疾愚為誦岑參賦云瞿塘之東下有千
歲老蛟化為婦人彩服靚妝游於水濵白公聞之方悟
蛟也厥疾尋瘳又内官宋愈昭自言於柳州江岸為二
三女人所招里民呼而止之亦蛟也 王鞏聞見近錄
曰張元許州人也客於長葛間以俠自任縣河有蛟長
數丈毎飲水轉橋下則人為之斷行一日蛟方枕大石
而飲元自橋上負石中蛟宛轉而死血流數里 埤雅
[443-27a]
廣要曰宋寳祐丁巳夏邵武軍管下市中有開食店者
因買魚得一白鱔始則甚小極愛惜之每日飼以餅之
屬逐日長大遂放於十字街巨井中越一年忽一日井
内有火燄兩條射出井外衆窺之乃自白鱔兩目中来
而其身已如巨木因此淫雨不止天氣昏黒白鱔忽自
井中騰空而去井水迸漲四郊洪水驟至棟宇俱沒有
人避水於髙樓者皆聞空中有人喝云滿也未如是者
二其時罹水厄死者甚衆 宋史洪邁曰黄河之南陽
[443-27b]
武下埽在汴京西北數為湍潦所敗金皇統中嘗決溢
發卒塞之朝成夕潰汴守募能沒者探水底一漁叟自
言能濳伏一晝夜遂命備牢醴先祭河神然後遣之入
半日而出曰下有長蛟為害故埽不能堅非殺之不可
須得寳劔乃濟蛟方熟寢於百尺之淵斬之易也守取
鎮庫古劔付之將入又言曰願集衆舟於岸滸以相俟
至午水變赤色則令至中流及期水赤漁叟攜蛟頭奮
而登舟洪流陡落守欲奏以武爵辭不受多與金帛亦
[443-28a]
辭旋踵而死守為立祠於其處請於朝封為四將軍靈
應甚著訪漁之家無有知者亦不曽詢其姓氏識者疑
為神云 濳確類書曰元嚴子忠汀洲人遣僕入山掘
筍雷電大作樹下一窟有物如犬而長其聲如雷僕揮
鋤擊之而斃人謂之山蛟再積五百年則為龍矣
  蛟三
増裂山 濳窟蛟不能降雨而能裂/山 下詳柳宗元詩 縈天 得水上/詳
蛟二拾遺記蛟歐陽詢傳詢嘗書千文周越/題云所謂旱 得水毚兎走穴尚不虚耶 四足
[443-28b]
一角蕪湖有蟂磯老蛟也似蛇四足能害人賈生/所謂偭獺以隠處者也 下詳蛟二拾遺記
龍屬 雉化上詳蛟一說文水通雅/即蛟也雉入 化之 蛟妾 蛟人述/異
記夏桀之末宫中有婦人化為龍俄復為婦人甚麗而/食人命為蛟妾告桀以吉凶之事 洞㝠記文犀國人
長七尺披髮至踵乗象入海底宿蛟人之/舎夕得淚珠則鮫人所泣淚而成珠也
  蛟四
増詩宋梅堯臣詩曰橋邊三尺劍江上六鈞弧漢武帝
何在周將軍已無織綃深有室泣淚自為珠誰謂九淵
害人猶能爾圖
[443-29a]
増賦唐獨孤授漢武帝射蛟賦曰何彼蛟之夭矯據積
水之空濶謂佽飛之劔莫前滅明之璧是奪一旦突紫
肉裂素纓餘怒蚴蟉上浮洪澄踣質已靡于巨艦流血
方走乎東瀛介以鱗莫得捍七札之勁神之化不能保
重泉之生萬靈震駭九派徐清
原賛晉郭璞蛟賛曰匪蛇匪龍鱗采輝煥騰躍波濤蜿
蜒江漢漢武飲羽佽飛疊斷
  蜃一
[443-29b]
増蜃蛇類也 雜兵書曰渭水出氣如蜃蜃形似蛇而
大腰以下鱗盡逆一曰狀似螭龍有耳有角背鬛作紅
色嘘氣成樓臺望之丹碧隱然如在煙霧髙鳥倦飛就
之以息喜且至氣輙吸之而下今俗謂之蜃樓將雨即
見史記蜃氣成樓臺即此是也世云雉與蛇交而生蜃
盖得其脂和蠟為燭香聞百步煙出其上皆成樓閣之
狀矣 筆談曰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宫室臺觀城堞
人物車馬冠蓋之狀謂之海市或云蜃蛟之氣 物類
[443-30a]
相感志曰蜃龍也如池井間有之則吐氣為雨今吳山
隂井泉不竭者蓋有焉 埤雅廣要曰蛇化為蜃似蛟
無足
  蜃二
増十二眞君傳曰許眞君遜遇一少年儀容修整自稱
慎郎許君知為蛟蜃之精謂門人曰吾念江西累為洪
水所害若不剪戮恐致逃遁蜃精知之濳於龍沙州化
為黄牛眞君亦化為黒牛而以手巾挂膊别之令弟子
[443-30b]
施太玉揮劔中其左股因投入城西井中從此井徑歸
潭州仍化為美少年以珍寳財貨數萬娶刺史賈玉女
眞君見賈曰聞君有貴壻請見之賈令出見慎郎託病
濳藏真君厲聲曰江湖害物老魅焉敢遁形於是復變
本形宛轉堂下為吏人所殺眞君又以水噀其二子即
化為小蜃因勸賈玉速移俄頃之間官舎崩没 太平
廣記曰徽歙黄墩湖有蜃嘗與吕湖蜃鬭湖之近邨有
程靈詵者好勇善射夢蜃化為道人告之曰吾為吕湖
[443-31a]
 蜃所厄君其助我我必厚報束白練者我也眀日靈銑
 與邨少年鼓噪湖邊須㬰波濤湧激聲似雷霆見二牛
 相馳其一甚困而腹肋皆白靈銑射中後蜃水變成血
 其傷蜃歸吕湖未到而斃
   蜃三
 増賦唐王起蜃樓賦曰霧歇煙銷雲歸月朗千里目極
 八紘心賞惟錯之類咸伏陽侯之波無響於是吐氛氲
 騰泱漭隱隱逈出亭亭直上乍明乍滅舒渤澥而新鮮
[443-31b]
 若合若離結麗譙而博敞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三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