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四百三十一


[436-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三十一
  獸部三兔附狐猿増貍/貉
   兔一
 原爾雅曰兔子嬎其迹迒絶有力欣 増說文狡兔曰
 㕙曰毚 本草集解曰兔大如貍而毛褐形如䑕而尾
 短耳大而銳上唇缺而無脾長鬚而前足短尻有九孔
 趺居趫捷善走其大者為㚟似兔而大青色首與兔同
[436-1b]
 足與鹿同故字象形或謂兔無雄者不經之說也今雄
 兔有二卵古樂府有雄兔脚撲速雌兔眼迷離可破其
 疑矣 原春秋運斗樞曰玉衡星散而為兔 又行失
 瑶光則兔出月 増雅述曰兔以潦為鼈鼈以旱為兔
 熒惑不明則雉生兔 原王充論衡曰兔䑛雄毫而孕
 及其生子從口中 又曰儒者言月中有兔夫月水也
 兔在水中則死夫兔月氣也 張衡靈憲月者隂精之
 宗積而成獸象兔蛤 増博物志曰兔望月而孕口中
[436-2a]
吐子故謂之兔兔吐也 埤雅曰咀嚼者九竅而胎生
獨兔雌雄八竅 又曰兔視顧兔而感氣故卜秋月之
明暗以知兔之多寡也先儒以孔雀聞雷而孕則兔雖
䑛毫其感孕則以月理或然也 楚辭曰厥利維何而
顧兔在腹言顧兔居月之腹而天/下之兔望焉於是感氣 易乾鑿度曰月三
日成魄八日成光蟾蜍體就穴鼻始萌穴决也决/鼻兔也 陶
氏書曰兔五月而吐子 原抱朴子曰兔壽千嵗滿五
百歳則色白 瑞應圗曰王者恩加耆老則白兔見一
[436-2b]
本曰王者應事疾則見赤兔者王者德茂則見 又曰
赤兔者瑞獸王者德盛則至 増又赤兔上瑞白兔中
瑞 外國圗曰西王母國前有玉山白兔 原山海經
曰天池山有獸如兔䑕首以其背飛名飛兔以背上毛
飛去 増酉陽雜俎曰蜀郡無兔鴿 續雜俎曰韋絢
云巴州兔作貍斑 寰宇記曰溧水中山古老相傳中
有白兔世稱為筆精妙 原毛詩曰肅肅兔罝施于中
逵 又曰有兔斯首炮之燔之 禮記曰祭宗廟之禮
[436-3a]
兔曰明視 周易參同𢍆曰燕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
 莊子曰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 増淮南子曰
兔之走使大如馬則逮日追風及其為馬則不走矣
  兔二
増芸窗私志曰后羿獵於巴山獲一兔大如驢異之置
柙中中途失去柙掩如故羿夜夢一人冠服如王者謂
羿曰我鵷扶君為此土之神而何辱我我將假手於逢
蒙是日逢䝉弑羿而奪之位兔曰鵷扶自此始也至今
[436-3b]
土人不敢獵取 原韓子曰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
走觸折頸而死因釋畊守株冀復得兔為宋國所笑
史記曰范睢謂秦昭王曰夫以秦而治諸侯譬若縱韓
盧而搏蹇兔也 又曰李斯出獄與其中子俱執顧謂
其子曰吾欲與汝復牽黄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其
可得乎 増洞冥記曰北極有潰陽之山有兔如䑕能
飛毛色光如漆以腦和丹食之則不死武帝使放兔於
昭祥苑苑在甘泉宫西周十里萬國獻異物皆集此中
[436-4a]
 原古今注曰成帝建平元年山陽得白兔目赤如朱
 東觀漢記曰章帝元和三年白兔見 又曰永康元
年西河言白兔見 謝承漢書曰方儲字聖明幼䘮父
事母孝母死乃負土成墳種奇樹十株鸞鳥栖集其上
白兔游其下 張璠漢記曰梁冀起兔苑於河南移檄
在所調發生兔刻其毛以為識人有犯者罪至死 石
勒傳曰莊平民師歡上黒兔令曰按記應白兔為瑞此
黒兔曰祥外撿典舊議者以為黒兔見水德之祥往公
[436-4b]
孫臣以為漢家土行當有黄龍為瑞後黄龍見於成紀
遂從土德今大趙革命以水受金夫兔隂獸黒水色黒
色見以表應行以推之黒兔上應云云 増前燕録曰
慕容皝田於南鄙見父老曰此非獵所言卒不見既明
日又出見白兔馳射之墜馬輦而還宫遂薨 隋書曰
華秋汲郡人䘮母負土成墳廬於墓側大業初調狐皮
郡縣大獵有一兔人逐之奔入秋廬中匿秋膝下獵人
異而免之自爾此兔嘗宿廬中馴擾左右郡縣嘉有孝
[436-5a]
感具以狀聞 稽神録曰司農卿楊邁少好畋獵自云
在長安時放鷹於野遥見草中一兔跳躍鷹亦自見即
往搏之既至無有裝鷹上鞲行數十歩廻顧其處復
見其兔又搏之亦不獲如是者三即命大芟草以求之
得兔骨一具蓋兔之鬼也
  兔三
原目赤 背飛上詳兔二古今注/下詳兔一山海經 得髕 進肩應劭/風俗
通兔髕俗說臘正祖之食得兔髕者名之曰幸賞以寒/酒幸者令人吉利 東觀漢記王郎追上自薊東南馳
[436-5b]
至南宫馮異進麥飯/兔肩因渡呼沲河 擾室 環山范蔚宗後漢書蔡/邕性篤孝母亡廬
於塜側有兔馴擾其室壯戰國策齊欲伐魏淳于髠謂/齊王曰韓盧者天下之 犬也東郭㕙者海内之狡兔
也韓盧逐東㕙環山者三騰山者五兔極於前犬疲於/後田父見之無勞倦之苦而擅其功齊王懼謝將休士
 擣藥 和丹傅休奕歌辭兔擣藥月間安足道神烏/戲雲間安足道 抱朴子和安丹法以
兔血和丹與蜜蒸之百日服之如梧子者/二丸一百日有神女二人來侍可役使也 爰爰 趯
毛詩兔爰憫周也有兔爰爰雉離于羅之又/趯趯毚兔遇犬獲之往來行言心焉數 舞鎬
 游墳紀年曰宣王三年有兔舞鎬/ 下詳兔二謝承後漢書 射首 刻毛范/蔚
宗後漢書劉昆王莾時教授弟子恒五百餘人每春秋/饗射常傋列典儀以素木匏葉為俎豆桑弧蒿矢以射
[436-6a]
兔首每月行禮縣宰輒率吏屬/而觀之 下詳兔二張璠漢紀 去尻 獻毫禮兔去/尻 廣
志漢諸郡獻兔毫書鴻/都門題惟趙國毫中用 㺦 跧伏文毚兔㺦注/兔走貌 靈光
殿賦狡兔跧/伏於樹側 狗顧 人逐逐麋之狗非顧兔耶競漢/書夫兔走深山千人 逐
以其/未定 禀星精 棲月魄握斗樞玉衡星發於/兔 月中有黒兔 有三
窟 走百里國策馮驩謂孟嘗君曰聞狡兔有三窟云/云 春秋後語昔齊有良兔曰東郭㕙一
日走/百里 依山基 走平岡文選秋兔依山基兔/沈約詩平岡走寒 増擾
墓 入宫南史裵子野居䘮墓所有白兔白鳩馴擾其/側 後魏書有兔入於後宫檢問門官無從
得入太祖令崔浩推其咎徴浩以為當/有鄰國貢嬪嬙者明年姚興果來獻女 生角 隱形
[436-6b]
述異記商紂之時龜生毛兔生角兵甲將興之兆十主/物簿孕環之兔懷於左腋毛有文彩間色至百五 年
當轉圜於腦能/隱形人不復見 鐵腸 金氣異苑楚王與羣臣獵於/雲夢縱良犬逐狡兔三
日而獲之其腸似鐵良工曰可以為劒深本草兔者明/月之精有白毛者得金之氣凡兔至秋 時可食金氣
全/也 目孕 趺居兔目不瞬視雄毫而/孕 韓文八竅趺居 舎迦 撲握
梵書謂免為舎迦撲蘇軾詩寒窗/暖足來撲握一作 朔兔别名 簡牘是資 珮玦
而逐上韓文取淮南子楚王珮玦逐兔馬速/玦破乃 兩玦重而著之其破愈疾 原淩巒
 越壑
  兔四
[436-7a]
原園名梁王不悅/游於兔園 馬名漢吕布所乗/馬名赤兔 震竹書紀年/宣王十九
年天大曀/雉兔皆震 死漢書狡兔/死良犬 穴山 穴處 東郭之名
 充庖之用 増封卯地詳毛/頴傳 稱丈人抱朴子山中/卯日稱丈人
者兔/也 化丹爐原化記王卿為天師守丹竈竊發其封/一白兔躍出衆皆曰丹已去矣一道士
化為雀飛去須臾/擒兔復入爐中 産牀下謝承後漢書儒叔林為東/郡太守赤烏巢於屋梁兔
産於/牀下 脫兔田單傳賛後如/脫兔適不及拒 木兔遼史三月三日國/俗刻木為兔分朋
射/之 兔碑北史後魏爾朱榮討葛榮有雙兔起馬前/榮誓曰中則擒葛榮應弦而殪命碑號雙
兔/碑
[436-7b]
  兔五
原詩古歌詩曰採取神藥山端白兔擣蝦蟇丸奉上陛
下一玉柈 増唐李嶠兔詩曰上蔡應初擊平岡逺不
稀目隨槐葉長形逐桂條飛漢月澄秋色梁園映雪輝
惟當感仁孝郛郭引兵威 蘇頲詠死兔詩曰兔子死
蘭彈持來挂竹竿試將明鏡照何異月中看 蘇拯狡
兔行曰秋來無骨肥鷹犬遍原野草中三穴無處藏何
况平田無穴者 宋王安石信都公家白兔詩水晶為
[436-8a]
宫玉為田姮娥縞衣洗朱鉛宫中老兔非日浴天使潔
白宜嬋娟揚鬚弭足桂樹間桂花如霜亂後前赤鴉相
望窺不得空凝兩瞳射日月東西跳梁自長久天畢横
施亦何有凴光下視罝網繁衣褐紛紛漫回首去年驚
墮滁山雲出入虚莾猶無羣奇毛難藏果見獲千里今
以窮歸君空衢幽險不可返食君庭除嗟亦窘今余得
為此兔謀豐草長林且游衍 歐陽修白兔詩曰天冥
冥雲濛濛白兔擣藥嫦娥宫玉關金鎖夜不閉竄入滁
[436-8b]
山千萬重滁泉清甘瀉大壑滁草軟翠揺輕風渴飲泉
困棲草滁人遇之豐山道網羅百計偶得之千里持為
翰林寶翰林醻酢委白璧珠箔花籠玉為食朝隨孔翠
伴暮綴鸞鳳翼主人邀客醉籠下京洛風埃不霑席羣
詩名貌極豪縱爾兔有意果誰識天資潔白已為累物
性拘囚盡無益上林榮落幾時休回首峰巒斷消息
梅堯臣和永叔白兔詩曰可笑嫦娥不了事却走玉兔
來人間分寸不落獵人口滁州野叟獲以還霜毛䒠茸
[436-9a]
目睛殷紅絛金練相繫環馳獻舊守作異玩况乃已在
蓬萊山月中辛勤莫擣藥桂傍杵臼今應閒我欲拔毛
為白筆研朱寫詩破公顔 秦觀答裵仲謨放兔行曰
兔饑食山林兔渴飲川澤與人不瑕疵焉用苦求索天
寒草枯死見窘何太廹上有蒼鷹禍下有黄犬厄一死
無足悲所恥敗頭額敢期揮金遇倒槖無難色雖非獵
者意頗塞仁人責兔兮兔兮聽我言月中仙子最汝憐
不如亟返月中宿休顧商巖并嶽麓 陳與義詩曰碎
[436-9b]
身鷹犬慚何忍埋骨詩書事亦微霜露深林可終歳雌
雄暖日莫忘機 楊廷秀詩曰東郭阿㕙駝褐裳清馥
不著煙火香嫦娥喚入廣寒殿詔許擣藥不許嘗金丹
煉成紫皇喜玉臼自擕銀漢洗偷將缺吻吸瓊漿蛻盡
骨毛作仙子
原賦晉王廙白兔賦并序曰丞相琅琊王始受旄節作
鎮北方仁風所被廻面革心昔周旦翼成越裳重譯而
獻白雉著在前典歷代以為美談今在我王匡濟皇維
[436-10a]
而有白兔之應可謂重規累矩不忝先聖也辭云曰皇
大晉祖宗重光固坤厚以為基兮廓乾維以為綱方將
朝服濟江傳檄萬國反梓宫於舊塋兮奉聖帝乎洛陽
建中興之遐祚兮與二儀乎比長於是古之有德則納
瑞而永安無德則不勝而為灾赤烏降於周文兮尚稱
曰休哉桑穀生於殷庭兮中宗克巳以成仁雊雉登夫
鼎耳兮武丁責躬而敎純
原頌張浚白兔頌曰其毛春素纎毫秋黒㸃綴五采漸
[436-10b]
染粉墨蓋久隱時見應世德也徐疾備體逹消息也姿
質皓朗民之則也被白含文好無極也秦失鹿於近郊
晉得兔於逺境
原表晉桓温賀白兔表曰臣聞至德通幽則禎祥降靈
和所感則異物生今白兔見於春穀縣皓質純素皦然
殊觀 梁簡文帝上白兔表曰瑞表丹陵祥因舊沛四
靈可邁既驗玉衡之精千歳變采有符明月之狀豈殊
丹岫之羽來止帝梧庶比素質之禽得游君囿 周庾
[436-11a]
信上白兔表曰光鮮越雉色麗秦狐月德符徴金精表
瑞 増唐武元衡賀白兔表兔居卯位白順金色金者
取象於武臣白者明資於義邑 權德輿賀河陽獲白
兔表惟此瑞獸是稱月精來應昌期皓然雪彩
増傳唐韓愈毛穎傳曰毛穎中山人也其先明眎佐禹
治東方土養萬物有功因封於卯地死為十二神嘗曰
吾子孫神明之後不可與物同當吐而生已而果然明
眎八世孫䨲世傳當殷時居中山得神仙之術能匿光
[436-11b]
使物竊姮娥騎蟾蜍入月其後代遂隱秦始皇時蒙恬
次中山將大獵筮之得天與人文之兆筮者賀曰今日
之獲不角不牙衣褐之徒缺口而長鬚八竅而趺居獨
取其髦簡牘是資天下其同書
  狐一
原爾雅曰狸狐貒貈醜其足蹯其跡指/頭處 詩義問
狐之類貉貒狸也貉子曰貆胡烜/反貆形狀與貉類異世
人皆名貆貉子似貍爾雅貈子貆其雌者名□音才瘵/反今江東呼狢為□
[436-12a]
□/貒子貗貒豚也/一名貛又貍子今或呼貍/為狐狸 說文狐妖獸
鬼所乗也有三德其色中和小前大後死則丘首從犬
𤓰聲 増本草釋名曰狐孤也狐性疑疑則不可以合
類故其字從孤或云狐知虚實以虚擊實實即孤也故
從孤 本草集解曰形如小黄狗鼻尖尾大有黄黒白
三種白色者尤稀尾有白錢文者佳日伏穴夜出竊食
氣極臊烈聲如嬰兒毛皮可為裘腋毛純白謂之狐白
 原名山記曰狐者先古之滛婦也其名曰紫化而為
[436-12b]
狐故其怪多自稱阿紫 抱朴子玉策記曰狐及狸狼
皆壽八百歳滿三百歳暫變為人形 増又曰千歳之
狐預知將來 原郭氏𤣥中記曰千歳之狐為滛婦百
歳之狐為美女 増又曰狐五十歳能變為婦人百歳
為美女為神巫或為丈夫與女人交接能知千里外事
善蠱魅使人迷惑失智千歳即與天通為天狐 酉陽
雜俎曰術中有天狐别行法言天狐九尾金色役於日
月宫有符有醮自可洞逹隂陽 又曰狐夜擊尾火出
[436-13a]
將為怪必戴髑髏不墜則化為人 或云狐魅畏狗千
年老狐以千年枯木燃照則見真形 淵覽千歳之狐
姓趙姓張五百年狐姓白姓康 山中稱成陽者狐也
 原禮斗威儀君乗火而王其政訟平南海輸以文狐
 春秋潛潭巴曰白狐至國民利不至下驕恣 増宋
書曰白狐王者仁智則至 原春秋運斗樞機星得則
狐九尾 孝經援神𢍆曰德至鳥獸則狐九尾 瑞應
圗曰九尾狐者六合一同則見一本曰王者不傾於色
[436-13b]
即至 白虎通曰狐死首丘不忘本也明安不忘危也
德至鳥獸則九尾狐見者九妃得其所子孫繁息也於
尾者明後當盛也 山海經曰青丘之國有狐九尾德
至乃來 又曰武都之山黒水出焉其上有黒狐蓬尾
蓬大/也 増狐面白而尾似牛者名玉面專食百果 淮
南子狐血漬黍令人不醉髙誘注云以狐血漬黍米麥
門冬隂乾為丸飲時以一丸置舌下含之令人不醉也
 又夫狐之搏雉也必卑體弭毛以待其來也雉見而
[436-14a]
信故可得而禽也 埤雅狐性善疑貉性善睡皆藏獸
也故狐貉之厚以居而蜡祭息民以狐裘也 原易田
獲三狐 左傳余狐裘而豹褎 毛詩狐裘逍遥 又
雄狐綏綏 禮記天子狐白之裘諸侯青卿大夫狐腋
 慎子廊廟之材非一木之枝狐白之裘非一狐之腋
 増商君傳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 金樓子曰
狐白之裘天子被之而居廟堂為狐計者不若走於平

[436-14b]
  狐二
原河圗黄帝生先致白狐 吕氏春秋禹年三十未娶
行塗山恐時暮失嗣辭曰吾之娶必有應也乃有白狐
九尾而造於禹禹曰白者吾服也九尾者其證也於是
塗山人歌曰綏綏白狐九尾龎龎成子家室我都悠昌
於是娶塗山女 増竹書帝杼征於東海及三壽得一
狐九尾 原尚書大傳曰文王拘羑里散宜生之西海
之濵取白狐青翰獻紂紂大悅翰長毛也六韜得青狐/班固幽通賦注曰散宜
[436-15a]
生至呉得九尾/狐以獻紂也 瑞應圖曰九尾狐文王時東夷歸之
 周書曰成王時青丘獻狐九尾 穆天子傳曰天子
獵於滲澤得白狐 増搜神記曰周宣王三十三年幽
王生是歳有馬化為狐 原管子曰代出狐白之皮裘
狐應隂陽之變六月而一見公貴買之代人忘其難得
喜其貴價必相率而求之取此物者因令齊載金錢之
代各求狐白皮代王聞之果去其農處山林求狐二十
四月不得一狐離支聞而伐之代王即將其士卒服於
[436-15b]
齊 韓子曰翟人獻豐狐黒豹之皮於晉文公文公受
皮而歎曰以皮之美自為罪也 増說苑曰晉平公異
日出朝有鳥環平公不去平公顧謂師曠曰是其鳳鳥
乎師曠曰東方有鳥名諌珂其為鳥也文身而朱足憎
烏而愛狐今者吾君必衣狐裘以出朝乎平公曰然
原漢書曰陳勝呉廣次所旁叢祠中次人所止處/也叢鬼所憑夜篝
火詐狐鳴曰大楚興陳勝王 増西京雜記曰廣川王
去疾嘗發欒書塚無餘物有一白狐見人驚走左右㦸
[436-16a]
之不得傷左足於是王夢一丈夫鬚睂盡白來謂王何
故傷吾左足以杖叩王左足王乃患脚至死不差 原
東觀漢記曰章帝元和二年九尾狐見 古今注曰章
帝元和二年白狐九尾見信都 增搜神記曰後漢建
安中沛國郡陳羡為西海都尉其部曲王靈孝無故逃
去羡久不見囚其婦婦以實對羡曰是必魅將去當求
之因將歩騎數十人領獵犬於城外求索果見孝於空
塚中聞人犬聲怪遂避去羡使人扶孝以歸其形頗象
[436-16b]
狐矣略不復與人相應但啼呼阿紫阿紫狐字也後十
餘日乃稍稍了悟云狐始來時於屋曲角雞棲間作好
婦形自稱阿紫招我如此非一忽然便隨去即為妻暮
輒與共還家遇狗不覺云樂無比也 又曰南陽西郊
有一亭人不可止止則有禍邑人宋大賢嘗宿亭樓夜
坐鼔琴至夜半時忽有鬼來登梯與大賢語矃目磋齒
形貌可惡大賢鼔琴如故鬼乃去取死人頭來還語大
賢曰寧可少睡耶因以死人頭投大賢前大賢曰甚佳
[436-17a]
吾暮卧無枕正欲得此鬼復去良久乃還曰寧可共手
搏耶大賢曰善語未竟鬼在前大賢便逆捉其腰鬼但
急言死大賢遂殺之明日視之乃老狐也自是亭舎更
無妖怪 又曰北部督郵西平到伯夷年三十許大有
才決日晡時到亭勅前導人且止曰欲作文書便留吏
卒惶怖言當解去傳云督郵欲於樓上觀望亟埽除須
㬰便上日既暝整服坐誦六甲孝經易本訖卧有頃更
轉東首以拏巾結兩足幘冠之宻拔劒解帶夜時有正
[436-17b]
黒者四五尺稍髙走至柱屋因覆伯夷伯夷持被掩之
足跣脫幾失再三以劒帶擊魅脚呼下火上照視之老
狐正赤略無衣毛持下燒殺明旦發樓屋得所髠人髻
百餘因此遂絶 原魏略文帝欲受禪郡國奏九尾狐
見於譙陳 増渚宫故事習鑿齒從桓温出獵時大雪
於江陵城西見草上有氣出伺一物射之應弦死往取
之乃老雄狐足上帶絳繒香囊 搜神後記曰呉郡顧
旃獵至一岡忽聞人語聲云咄咄今年衰乃與衆尋覓
[436-18a]
岡頂有一穽是古時塜見一老狐蹲冢中前有一卷簿
書老狐對書屈指有所計校乃放犬咋殺之取視簿書
悉是姦人女名已經姦者乃以朱鉤頭所疏名有百數
旃女正在簿次 又曰宋酒泉郡每太守到官無幾輒
死有渤海陳斐見授此郡憂恐不樂就卜者占其吉凶
卜者曰逺諸侯放伯裘能解此則無憂斐不解此語答
曰君去自當解之斐既到官侍醫有張侯直醫有王侯
卒有史侯董侯等斐心悟曰此謂諸侯乃逺之即卧思
[436-18b]
放伯裘之義不知何謂至夜半後有物來斐被上斐覺
以被冒取之物遂跳踉訇訇作聲外人聞持火入欲殺
之魅乃言曰我實無惡意但欲試府君耳能一相赦當
深報君恩斐曰汝為何物而忽干犯太守魅曰我本千
歳狐也今變為魅垂化為神而正觸府君威怒甚遭困
厄我字伯裘若府君有急難但呼我字當自解斐乃喜
曰真放伯裘之義也即便放之小開被忽然有光赤如
電從户出明夜有敲門者斐問是誰答曰伯裘問來何
[436-19a]
為答曰白事問白何事答曰北界有賊奴發也斐按發
則騐每事先以語斐於是境界無毫髮之姦而咸曰聖
府君後經月餘主簿李音共斐侍婢私通既而懼為伯
裘所白遂與諸侯謀殺斐伺旁無人便與諸侯持杖直
入欲格殺之斐惶怖即呼伯裘來救我即有物如伸一
疋絳剨然作聲音侯伏地失魂乃以次縛取考詢皆服
云斐未到官音已懼失權與諸侯謀殺斐㑹諸侯見斥
事不成斐即殺音等伯裘乃謝斐曰未及白音姦情乃
[436-19b]
為府君所召雖効微力猶用慚惶後月餘與斐辭曰今
後當上天去不得與府君相往來也遂去不見 洛陽
伽藍記曰後魏有挽歌者孫岩娶妻三年妻不脫衣而
卧岩私怪之伺其睡隂解其衣有尾長三尺似狐尾岩
懼而出之妻臨去將刀截岩髮而走鄰人逐之變為一
狐追之不得其後京邑被截髮者一百三十人初變為
婦人衣服淨莊行於道路人見而悅之近者被截髮當
時婦人著綵衣者指為狐魅 唐創業起居注曰辛卯
[436-20a]
帝觀兵於絳城癸巳至於龍門先是皇太子於此界獲
一黒狐 朝野僉載曰唐初以來百姓多事狐神房中
祭祀以乞恩食飲與人同之事者非一主當時有諺曰
無狐魅不成邨 孔氏帖曰李宻即位狐鳴於旁 乾
子曰神龍中有何讓之者上巳於洛中光武原陵上
見老翁吟曰野田荆棘春閨閣綺羅新出沒頭上日生
死眼前人訝其非人遽前欲執翁倐然躍入丘中讓之
從焉遽見一狐跳出尾有火復如流星讓之見一几案
[436-20b]
上有文書二紙其一曰五行七曜成此閏餘上帝降靈
歳旦涒涂蛇脫其皮君亦神攄九九六六來身天除何
以充喉吐納太虚何以蔽倮霞袿雲□哀爾浮生擲此
荒墟吾復浩氣還形之初在帝左右道濟忽諸題云應
天狐超異科策八道後文甚繁難以詳載讓之獲此書
帖喜而懷之遂躍出丘穴後數日狐化為僧持縑來易
復化讓之弟紿取去未幾有勑捕盗内庫絹者遂執讓
之付法 宣室志曰李林甫嘗退朝至於堂之前軒見
[436-21a]
一黒狐其質甚大若牛馬而毛色黯黒有光自堂中忽
馳至庭顧望左右林甫命弧矢將射之未及已亡見矣
自是凡數日每晝坐輒一黒狐出焉其歳林甫籍沒
唐書劉克明傳曰帝嘗夜艾自捕狐狸為樂謂之打夜
狐 廣異記曰睢陽郡宋王塜旁有一老狐每至衙中
邑中之狗悉往朝之狐坐塜上狗列其下東都王老有
雙犬能咋魅前後殺魅甚多宋人相率以財僱犬咋狐
王老牽犬往犬乃徑詣諸犬之下伏而不動今世人有
[436-21b]
不了其事者相戲云取睢陽咋狐犬 酉陽雜俎曰漢
平陵王墓多狐自穴而出者毛皆坌灰 又曰劉元鼎
為蔡州蔡州新破食場狐暴劉遣吏生捕日於毬場縱
犬逐之為樂經年所殺百數後獲一疥狐縱五六犬皆
不敢逐狐亦不走劉大異之令訪大將家獵狗及監軍
亦自誇巨犬至皆弭耳環守之狐良久纔跳直上設㕔
穿臺盤出㕔後及城牆俄失所在劉自是不復令捕
南部新書曰晉天福甲辰歳公安滄渚民家犬逐一婦
[436-22a]
登木而墜為犬咬死乃老狐也尾長七八尺 宋髙僧
傳曰釋志淵者河朔人曾至絳州夜泊墓林中其夜月
色如晝見一狐從林下將髑髏置首揺之落者不顧不
落者戴之更取芳草墮葉遮蔽其身俄成美女素服立
於道左微聞有車馬行聲女子哀泣悲不自勝少選有
乗馬郎至與言久之欲將偕去志從林出謂之曰此狐
也其人不信志乃具述其所見女遂化狐而走其人叩
頭悔過焉 見聞後録曰宣和末有狐登御坐 冷齋
[436-22b]
夜話曰鄒志完南遷比還過永州澹山巖巖有馴狐凡
貴客至則鳴志完將至狐輒鳴寺僧出迎志完怪之僧
以狐鳴對志完作詩曰我入幽巖亦偶然初無消息與
人傳馴狐戲學仙迦客一夜飛鳴報老禪
  狐三
原忌犬 首丘劉敬叔異苑胡道洽自云廣陵人好音/樂醫術之事體有臊氣常以名香自防
惟忌猛犬自審死日誡弟子曰氣絶便殯勿令狗見我/尸也死於山陽歛畢覺棺空即開看不見尸體時人咸
謂狐也死禮記古之人有/言曰狐 正首丘仁也 持火 聽冰管輅傳夜有/二小物如獸
[436-23a]
手持火以口吹之書生舉刀斫斷腰視之狐也自此無/火灾 郭緣生述征記北風勁河冰始合要須狐行云
此物善聽聽氷下/無水聲然後過河 有三德 長百獸上詳狐一說文/ 戰國策荆宣
王問羣臣曰吾聞比方之民畏昭奚恤果誠何如江乙/對曰虎求百獸而食之得狐狐曰天帝令我長百獸今
子食我是逆天帝命也子以我不信吾為子先行子隨/我後觀百獸之見我而敢不走者乎虎以為然遂與之
行獸見/皆走 應夏禹 瑞周文上詳狐二吕氏春秋賛/下見郭璞山海經圖
莫赤 粹白詩莫赤匪狐白吕氏春/秋天下無粹 之狐 健走 多疑楚/辭
封狐千里注大狐健走千里也之酈善長/水經注狐性多疑故俗有狐疑 說也 濡尾 去
易小狐汔濟濡其尾注汔/近也 禮狐去首不可食 安問 詐鳴上張綱事/詳狼 下
[436-23b]
陳勝事/詳狐二 為裘 銜書史孟嘗君有狐白/裘 下見郭璞賛 一腋 七
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汝晉録/咸寧二年有白狐七尾見 南 在淇梁 率幽
詩曰有狐綏綏在彼淇梁貌又/有芃者狐率彼幽草芃小 尾大不掉左/傳 肉
食不蠱狐神獸也出於青丘山/音如嬰兒食之不蠱 假虎為威 憑城作
固 風嘷雨嘯 昬見晨趨 黒色獻周成 白容來
晉武黒狐周成/王時見之 増潛上伏 禮北斗類從燕識戊已/不衘泥狐濳上
伏不越度阡陌又曰狐狼知虚實虎豹識沖破/舊說狐有媚珠又曰狐禮北斗而靈善變化 在庭
 向窟宣室志唐宰相李揆乾元初為中書舎人嘗退/朝見一白狐在庭中搗練石上命逐之已不見
[436-24a]
矣問於客客曰此祥符也某敢賀明日果遷禮部侍郎/ 唐書哥舒翰素與安祿山不協禄山謂翰曰與公族
類頗同何得不相親乎翰曰古人云野狐向窟嘷不祥/以其忘本也敢不盡心焉禄山甚怒以為譏其胡也
 嘷門 入㕔晉書淳于智濟比人夏侯藻母病因五/鼔出詣智有一狐當門向之嘷唳藻益
駭愕馳以告智智曰禍甚急君速歸在狐嘷喚處拊心/啼哭勿休然後可僅免也藻如之母亦扶病而出家人
既集堂屋五間拉然崩折矣涼王浚據幽州有狐據府/門躍入㕔事後浚果敗 又 武昭王暠子歆為涼州
牧時有狐上南門主簿范稱曰野獸入家主人將去狐/上南門當有人於此城南面而居也後竟為沮渠蒙遜
所/滅 詣仲舒帷 入張華座幽明録董仲舒下帷講誦/有客來詣舒知其非常客
又云欲雨舒戯之曰巢居知風穴居知雨君非狐狸則/是鼷䑕客遂化為老狐而去 捜神記燕昭王墓有老
[436-24b]
狐化為男子詣張華講說華怪之謂雷孔璋曰今有男/子少美髙論孔璋曰當是老精聞燕昭王墓有華表柱
向千年可取照之/當見如言化為狐 皓首書生 𤣥丘校尉捜神記有/一書生皓
首呉中稱胡博士敎授諸生忽復不見九月九日士人/相與登山游觀聞講書聲命僕尋之見空塜中羣狐羅
列見人即走老狐獨不去是皓首書生也者宣室志/張鋋為巴西侯所邀座中有稱𤣥丘校尉 狐也
  狐四
原赴穴 穴處 増神獸九尾狐神獸也其狀赤色/四足九尾出青丘之國
水神韓詩外傳/狐水神也 稷狐說苑客謂孟嘗君曰狐者人之/所攻也臣未見稷狐見攻則所
託者/然也 黒狐北方有黒狐者神獸也王/者能致太平則此獸見 穴中得書北/征
[436-25a]
記皇天塢北古陶穴晉時有人逐/狐入穴行十餘里得書一千卷 犀角駭狐淮南子/犀角駭
狐犀角置狐/穴中狐不歸
  狐五
増詩唐白居易古塚狐詩曰古塜狐妖且老化為婦人
顔色好頭變雲鬟面變妝大尾曵作長紅裳徐徐行傍
荒邨路日欲暮時人靜處或歌或舞或悲啼翠眉不舉
花顔低忽然一笑千萬態見者十人八九迷假色迷人
猶若是真色迷人應過此 宋蘇舜欽獵狐篇曰老狐
[436-25b]
宅城隅涵養體豐大不知窟穴處草木但掩藹秋食承
露禾夏飲灌園𣲖暮夜出傍舎雞畜遭横害晩登陴
塢呼吸召百怪或為嬰兒啼或變艷婦態不知幾千年
出處頗安泰古語比社䑕蓋亦有恃賴邑中少年兒耽
獵若沈瘵逺郊盡雉兔近水殱鱗介養犬號青鶻逐獸
馳不再勇聞此老狐取必將自快縱犬索幽䆳張人作
疆界兹時頗窘急逬出赤電駭羣小取嘑嘷奔馳數顛
沛所向不能入有類狼失狽鈎牙咋巨顙髓血相濡沫
[436-26a]
喘叫遂死矣爭觀若期㑹何暇正丘首腥臊滿蒿艾數
穴相穿通城堞幾隳壞久矣縱凶妖一旦果禍敗皮為
榻上藉肉作盤中膾觀此為之吟書以為警戒
増賦唐白行簡狐死正首丘賦曰矧兹異質藴彼仁心
寧九尾之足尚實三德而可欽殊聽冰而表智異含沙
而招損正有芃之質志在慎終委莫赤之容仁無棄本
 楊濤狐聽氷賦曰蟲疑之理有殊鶴警之聽可比俯
連白之上惟恐有聞顧莫赤之軀重其所履惟審固而
[436-26b]
後行或逗撓而不遑猜忌㒺恤雖稱妖婦之化戒慎為
意未踰君子之防 滕邁狐聽冰賦曰尋聲不離於聽
表處薄恐成於禍始奮自擾之迹一却一前曳有芃之
軀時行時止
原賛晉郭璞山海經圖九尾狐賛曰青丘奇獸九尾之
狐有道翔見出則銜書作瑞周文以摽靈符
増記唐李華鶚執狐記曰嘗目異鳥擊豐狐於中野問
名於耕者對曰此黄金鶚也豈不快哉因讓之曰仁人
[436-27a]
秉心哀矜不暇何樂之有曰是狐也為患大矣震驚我
族姻撓亂我閭里喜逃徐子之廬不畏申生之矢皇祗
或者其惡貫盈而以鶚誅之予非斯禽之快也而誰為

  貍一貉附/
増埤雅曰獸之在里者故從里穴居薶伏之獸也 本
草集解曰貍有數種大小如狐毛雜黄黒有斑如猫而
圎頭大尾者為貓貍善竊雞鴨其氣臭肉不可食有斑
[436-27b]
如貙虎而尖頭方口者為虎貍善食蟲䑕果實其肉不
臭可食似虎貍而尾有黒白錢文相間者為九節貍皮
可供裘領宋史安陸州貢野猫花猫即此二種也有文
如豹而作麝香氣者為香貍即靈猫也南方有白面而
尾似牛者為牛尾貍亦曰玉面貍專上樹木食百果冬
月極肥人多糟為珍品大能醒酒張揖廣雅云玉面貍
人捕畜之鼠皆帖伏不敢出也一種似猫貍而絶小黄
斑色居澤中食蟲鼠及草根者名□又登州島上有海
[436-28a]
貍貍頭而魚尾也 又異物志云靈貍一體自為隂陽
按段成式言香貍有四外腎則自能牝牡者或由此也
劉郁西域記云黒𢍆丹出香貍文似土豹其肉可食糞
溺皆香如麝氣楊慎丹鉛録云予在大理府見香貓如
貍其文如金錢豹此即楚辭所謂乗赤豹兮載文貍王
逸註為神貍者也南山經所謂亶爰之山有獸焉狀如
貍而有髦其名曰類自為牝牡食者不妬列子亦云亶
爰之獸自孕而生曰類疑即此物也又星禽真形圖心
[436-28b]
月狐有牝牡兩體其神貍乎按劉楊二說與異物志所
說相合則類即靈貍無疑矣類貍字音亦相近也 又
風貍生邕州以南似兔而短棲息髙樹上候風而吹至
他樹食果子 又攷十洲記之風生獸廣州異物志之
平㺅嶺南異物志之風母酉陽雜俎之狤虞衡志之
風貍皆一物也其獸生嶺南及蜀西徼外山林中其大
如貍如獺其狀如猿㺅而小其目赤其尾短如無其色
青黄而黒其文如豹或云一身無毛惟自鼻至尾一道
[436-29a]
有青毛廣寸許長三四分其尿如乳汁其性食蜘蛛亦
啖薰陸香晝則踡伏不動如蝟夜則因風騰躍甚捷越
巖過樹如鳥飛空中人網得之見人則如羞而叩頭乞
憐之態人撾擊之倐然死矣以口向風須臾復活惟碎
其骨破其腦乃死一云刀斫不入火焚不焦打之如皮
囊雖鐡擊其頭破得風復起惟石菖蒲塞其鼻即死也
一云此獸常持一杖指飛走悉不能去見人則棄之人
獲之擊打至極乃指示人人取以指物令所欲如意也
[436-29b]
 貍者狐之類口方身文黄黒彬彬善搏為小歩以擬
度其發必獲謂之貍歩好伏故又稱伏獸 徐廣曰狸
一名不來 淵中記曰鉛錫之精為狐狸 十洲記曰
風狸腦和菊花服至十斤可長生 内則食狸去正脊
為不利人也
  貍二
増搜神記曰齊惠公之妾蕭同叔子取薪而生頃公於
野不敢舉也狸乳鸇覆之 大周正樂記曰曽子鼓琴
[436-30a]
崔子立户外而聽之曲終入曰善哉鼓琴乎身已成矣
而惜未得其首也曽子曰吾晝卧夣見一貍但見其身
不見其頭起而為之絃歌也 後漢書曰費長房與人
共行見一書生黄巾被裘無鞍騎馬下而叩頭長房曰
還他馬赦汝死罪人問其故長房曰此貍也盗杜公馬
耳 傅子曰樂廣為河南尹郡中前㕔多妖怪無敢在
㕔事者惟廣處之白日户自閉二子凱模等懾怖廣使
掘牆孔得狸乃絶 捜神記曰晉時呉興一人有二男
[436-30b]
田中作時嘗見父罵詈赶打之兒以告母母問其父父
大驚知是鬼魅令兒斫之鬼寂不復往父憂恐二兒為
鬼所困便自往看兒謂是鬼殺而埋之鬼便歸作其父
形且語其家二兒已殺魅矣兒暮歸共相慶賀積年不
覺後有一法師過其家語二兒云君尊侯有大邪氣遂
作聲入父即成大老狸入牀下遂擒殺之向所殺者乃
真父也改殯治服一兒遂自殺一兒忿懊亦死 又句
容縣麋村民黄審於田中耕有一婦人過其田從東適
[436-31a]
下而復還日日如此意甚怪之因問曰婦數從何來也
婦人少住但笑而不言便去審愈疑之預以長鎌伺其
還未敢斫婦但斫所隨婢婦化為狸走去視婢乃狸尾
耳審追之不及後人有見此貍出坑頭掘之無復尾焉
 又博陵劉伯祖為河東太守所止承塵上有神能語
嘗呼伯祖與語及京師詔書誥下消息輒預告伯祖伯
祖問其所食啖欲得羊肝乃買羊肝於前切之臠隨刀
不見盡兩羊肝忽有一老狸眇眇在案前持刀者欲舉
[436-31b]
刀斫之伯祖呵止自著承塵上須臾大笑曰向者啖羊
肝醉忽失形與府君相見大慚愧後伯祖當為司隸神
復先語伯祖曰某日詔書當到至期如言及入司隸府
神隨逐在承塵上輒言省内事伯祖大恐怖謂神曰今
職在刺舉若左右貴人聞神在此因以相害神答曰誠
如府君所慮當相舎去遂即無聲 異聞錄曰王度至
長安程雄家雄新受寄一婢頗端麗名曰鸚鵡度疑其
精魅引鏡逼之化為老貍而死 舊唐書曰武𢎞度士
[436-32a]
彠兄子也父卒廬墓側晨夕哀號野有狸每至齋時必
來求食往來甚馴略無驚懼時以為孝感 貉本草釋
名字說云貉與貛同穴各處故字從各說文作貈亦作
狢 本草集解曰貉生山野間狀如貍頭銳鼻尖斑色
其毛深厚温滑可為裘服其性好睡故人好睡者謂之
貉睡俗作渴睡謬矣俚人又言其非好睡乃耳聾也
墨客揮犀曰貉行數十歩輒睡遇物輒驚起既行復睡
為曲穴以避雨暘亦以防患 語曰貉不踰汶又江南
[436-32b]
無狐狸亦物之疆域也 酉陽雜俎曰素公不出院轉
法華經三萬七千部夜嘗有貉子聽經
  貍三
原操唐韓愈殘形操曰有獸維貍兮我夢得之其身孔
明兮而頭不知吉凶何為兮覺坐而思巫咸上天兮知
者其誰 宋蘇轍牛尾貍詩曰首如狸尾如牛攀條捷
險如猱㺅橘柚為漿栗為餱筋肉不足惟膏油深居簡
出善自謀尋蹤發窟并執囚蓄租分散身為羞松薪瓦
[436-33a]
甑蒸浮浮壓入糟盎肥欲流熊脂羊酪真比儔引筯將
舉訊何由無功竊食人所 楊萬里牛尾貍詩曰狐
公韻勝冰玉肌字則未聞名季貍誤隨齊相燧牛尾策
勲封作糟丘子子孫世世襲膏梁黄雀子魚鴻雁行先
生試與季貍語有味其言須聽取 又獻牛尾貍周益
公侑以長句曰風林露圃天欲霜柹紅栗紫橘弄黄老
夫思饞不忍嘗丁寧籩人莫取將朝來栗姬羽化去逋
其木奴三百户烏椑士子散如煙檢校不知渠去處山
[436-33b]
童相傳皂衣郎字曰季貍氏奇章上樹千回一霎強連
夜剽略積廼倉并吞又向黎侯國羅入救黎遂擒獲白
茅面縛來獻俘𤣥端貂裘瓠肥白解驂薦渠登相門立
談封作糟丘君旁招披綿拉通印日侍樽俎嬉平園玉
肌生憎粗手削須防東坡訟寃著
  猨一
原春秋繁露曰猿似㺅大而黒長前臂所以夀八百好
引其氣也 抱朴子曰猿夀五百歳則變為玃千歳則
[436-34a]
變為老人 周索氏孝子傳曰猿禺屬或黄或黒通臂
輕巢善緣能於空中輪轉好吟雌為人所得終不徒生
 増本草附錄曰猨善援引故謂之猨其臂骨作笛甚
清亮其色有青白黒黄緋數種其性靜而仁慈好食果
實其居多在林木能越數丈著地即泄瀉死惟附子汁
飲之可免其行多羣其鳴善啼范氏桂海志曰猨有金
絲者黄色玉面者黒色及身面俱黒者或云黄是牡黒
是牝牝能嘯牡不能也 又曰廣人言猨初生毛黒而
[436-34b]
雄老則變黄潰去勢囊轉雄為雌與黒者交而孕數百
歳黄又變白也此與列子貐變化爲猨莊子獱狙以猨
為雌之言相合必不妄也 埤雅曰猨性靜緩故猨從
爰爰緩也 又猨不復踐土好上茂木渴則接臂而飲
 爾雅曰猱猨善援玃父善顧 束晳發蒙記曰獺以
猨為婦 論衡猨伏於鼠今人取鼠以繫/猨頸猨不敢動 猨食果故
其膽黒甜 原山海經曰堂庭之山發爽之山其上多
白猨 江乗地記曰攝山有山猨赤足或見渉冬積雪
[436-35a]
輙有一行迹 宜都山川記曰峽中猨鳴至清諸山谷
傳其響泠泠不絶行者歌之曰巴東三峽猨鳴悲猨鳴
三聲淚霑衣 増荆州記曰峽長千百里兩岸連山略
無絶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自非亭午分夜不見曦月
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嘗有髙猨長嘯屬引清逺
管子曰墜岸三仞人之所大難也而猨猱飲焉 淮南
子曰虎豹之文來射猨狖之捷來措措置之/於檻也 原張載
論曰白猨黒豹藏於櫺檻何以知其接垂條於千仞
[436-35b]
増謝靈運名山記曰猨猱下飲百臂相聮
  猨二
原抱朴子曰周穆王南征一軍皆化君子為猨為鶴小
人為蟲為沙 淮南子曰楚王亡其猨而林木為之殘
言殘林木/以求之 吕氏春秋曰荆王有神白猨王自射之則
搏樹而嬉使養由基射之始調弓矯矢未發猨擁樹而
號 呉越春秋曰越王問范蠡手戰之術范蠡曰臣聞
越有處女國人稱之願王請問手戰之道於是王乃請
[436-36a]
女女將北見王道逢老人自稱袁公袁公問女聞子善
為劒願得一觀之處女曰妾不敢有所隱也惟公所試
公即挽林内之竹以枯槁末折墮地女接取其末袁公
操其本而刺處女處女應即入之三入因舉杖擊袁公
袁公則飛上樹化為白猿 漢書曰李廣猿臂善射
増五色線周羣學於山中有白猿化為老人而至授羣
書一卷乃黄帝而下歷日也羣後遂明隂陽呉人謂隂
陽之精 捜神記曰臨川東興有人入山得猿子便將
[436-36b]
歸猨母自後遂至家此人縳猿子於庭中樹上以示之
其母便摶頰向人欲乞哀狀直謂口不能言耳此人既
不能放竟擊殺之猿母悲喚自擲而死此人破腸視之
寸寸斷裂未半年其家疫死滅門 世說曰桓温入蜀
在三峽中部伍中有得猿子者其母緣岸哀號行百餘
里不去遂跳船上至便即絶破視其腹中腸皆寸寸斷
 髙僧傳曰劉宋時錢唐釋智一者善長嘯於靈山澗
養一白猿有時驀山踰澗久而不還智一張喉作梵聲
[436-37a]
呼之則猿至矣時人謂之一公梵名一公為猿父猶狙
公也其後澗邊羣狙聚焉每至衆僧齋訖歛飯送猿臺
所山童呼二三聲則羣猿競至 南史曰齊魚復侯子
響為蕭順之所殺武帝出景陽山見一猨透擲悲鳴問
後堂丞此猿何意答曰猨子前日墮崖致死其母求之
不見故耳上因憶子響歔欷良久不自勝順之慙懼以
憂卒 北史曰髙昻母張氏始生一男二女令婢為湯
將浴之婢置而去養猿繫解以兒投鼎中爛而死張使
[436-37b]
積薪於村外縛婢及猿焚殺之揚其灰於漳水然後哭
之 異聞錄曰王績遊嵩山夜見一人胡鬚睂白而痩
稱山公與績談文異義出於言外績疑其怪濳開匣取
鏡鏡光出而胡者失聲俯伏化為猿而殞 廣異傳曰
魏元忠微時家貧止一婢㕑中方爨出外汲水囘乃見
老猿為其守火婢驚白元忠元忠曰猨恐我乏使為我
執爨不亦善乎後亦無他 孔氏帖曰潁川陳巖景龍
初舉孝廉於京師至渭南縣見一婦人貌甚姝衣白衣
[436-38a]
立於路隅掩袂而泣生叩之婦人乃曰妾楚人也侯氏
子家弋陽先人以髙尚聞於湘楚間由是隱迹山林雖
一女子亦有箕山之志 杜陽編曰同昌公主疾甚醫
者曰紅蜜白猿脂食之可愈内庫得白猿脂數甕本南
海所獻 北户錄曰段公路咸通十年往髙涼程次青
山鎮其山多猿有黄緋者絶大毛彩殷鮮真為奇獸黒
者善啼啼數聲則衆猿叫嘯騰擲如相呼焉其音淒入
肝脾韻合宫徴可當一部鼓吹因召獵者捕養之名曰
[436-38b]
巴兒 酉陽雜俎曰婆彌爛國去京師二萬五千五百
五十里此國西有山巉巖峻險上多猿形絶長大常暴
田種每年有二三十萬國中起春以後大集甲兵與猿
戰雖歳殺數萬終不能盡其巢穴 宣室志曰呉郡張
鋋罷秩歸蜀行次巴西㑹日暮有人道左出拜曰吾君
巴西侯奉鋋既見飲酒命樂夜將半鋋假寐將曉悸
而寤見身卧石龕中有巨猿醉卧於地 又張長賃凶
屋以居覩黒衣郎樹上擲瓦見擊其弟射殺之乃猿也
[436-39a]
  猨三
原置檻 犇林淮南子置猨檻中非不巧捷無所肆/其能 晉書窮猨犇林豈暇擇木
騰虚 攬蔓猨騰虛而競捷柟莊子語魏王曰王獨不/見騰猨乎其得 梓豫章攬蔓枝而主張
其/間 善緣 好吟說文猨善援禺屬也禺牛具/切 並詳周索氏孝子傳 求木
 臨崖淮南子猨顛蹶而求/木 黝猨臨崖命 拔箭 擁條蜀鄧艾見/黒猨抱子
在樹上引弩射之中猿母其子為拔箭巻樹葉塞瘡口/艾歎曰吾違物性其將死矣乃投弩水中 文寒猨擁
條/吟 攀援 吟嘯靈光殿賦猨攀援而/相追 黝猨嘯而長吟 五月生
三聲涙家語五九四十五故主猨五月生也淚荆州/記巴東三峽猿長鳴至三聲聞者垂 也
[436-39b]
響山椒 鳴巴東 輕趫 飛超 爭接 懸垂 増
野賔 山公王仁裕畜一猨號野賔呼之則應後因為/患項上繫紅絲一縷題詩送之孤雲兩角
山後入蜀行次嶓冢廟前見羣猨飲於清流有巨猨舎/羣而前於道傍古木間垂身下顧紅綃髣髴尚在從者
指之曰此野賔也呼之聲聲相應移時哀叫數聲而去/許逺尚聞嗚咽之聲疑其腸斷矣繼作一篇並詳猨五
月因話錄李約多蓄古器養一猿名山公常以之自隨/ 夜泛江登金山擊鐵鼔琴猿必嘯和傾壺達旦云
 臂童 化叟清異錄華山道士李道殷山棲谷隱有/奇術能懾伏鬼神畜一黒猨呼為臂童
道殷於菴側古松上營一巢為臂童寢息之所名峻青/宅 樹萱錄王縉少在嵩陽有四叟攜榼來訪曰孫文
蔚木巢南林大節石媚虬髙/談劇飲既醉俱化猿而去 命侣嘯煙 逐伴歸山
[436-40a]
呉筠黒猨賦山續世說孫恪娶袁氏育二子後從之南/海過端州峽 寺若熟其道徑者持碧玉環獻僧曰此
是院中舊物齋罷有猿數十聮臂下髙松袁氏惻然題/壁曰無端變化幾湮沈剛被恩情役此心不如逐伴歸
山去長嘯一聲煙霧/深詩畢化老猿而去 飲相喚 晩成羣杜甫詩寒猿/飲相喚 李
白詩猨狖/晩成羣 推枕 却坐張養浩詩睡殘蕙月猿推枕/ 范梈詩水館猿啼却坐聽
  猿四
原騰擲 騰趠 挂飲 増金絲猿金絲猿生武平大/者難馴小者母抱
不少置取者以藥矢斃其母取母皮鞭之子/悲鳴而下束手就縛夕必寢母皮而後安 黒猿上/林
賦黑猿素雌上劉向曰黒猿居桂林/之中峻葉之 從容游戲超騰往來 報時天寶遺事/商山隱士
[436-40b]
髙太素累徴不起在山中搆道院二十餘間太素居清/心亭下皆茂林修竹奇花異卉每至一時即有猿詣亭
前而啼不爽其候太素/因目之為報時猿云 畏獨類從獨一叫而猿散獨/類猿而大食猿今俗謂
之獨猿蓋猿性羣獨性特猿/鳴三獨鳴一是以謂之獨也
  猿五
原詩梁沈約石塘瀨聽猨詩曰噭噭夜猨鳴溶溶晨霧
合不知聲逺近惟見山重㳫既歡東嶺唱復佇西巖答
 陳蕭詮賦得夜啼猿曰桂月影纔通猨鳴迥入風隔
巖還嘯侣臨潭自響空挂藤疑欲飲吟枝似避弓别有
[436-41a]
三聲淚霑裳竟不窮 増唐常建嶺猿詩曰裊裊淒淒
清且切鷓鴣飛處又斜陽相思嶺上相思淚不到三聲
合斷腸 杜甫猿詩曰裊裊啼虛壁蕭蕭挂冷枝艱難
人不免隱見爾如知慣習元從衆全生或用奇前林騰
每及父子莫相離 戴叔倫建溪聞猿詩曰曾向巫山
峽裏行覊猨一叫一囘驚聞道建溪腸欲斷的知斷著
第三聲 李德裕二猿詩曰釣瀨水漣漪富春山合㳫
松上夜猿鳴谷中清響合衝網忽見覊故山從此辭無
[436-41b]
由碧潭飲爭接綠蘿枝 李紳聞猿詩曰見說三聲巴
峽深此時行者盡霑襟端州江口連雲處始見哀猿傷
客心 杜牧傷猿詩曰獨折南園一朶梅重尋幽坎已
生苔無端晩吹驚髙樹似裊長枝欲下來 又猿詩曰
月白煙青水暗流狐猿銜恨叫中秋三聲欲斷疑腸斷
饒是少年須白頭 李商隱失猿詩曰祝融南去萬重
雲清嘯無因更一聞莫遣碧江通箭道不教腸斷憶同
羣 段成式失猿詩曰却憶書齋值晩晴挽枝閒嘯激
[436-42a]
蟬清影沈巴峽夜巖色蹤絶石塘寒瀨聲 許渾放猿
詩曰殷勤解金鎖昨夜雨淒淒山淺憶巫峽水寒思建
溪逺尋紅樹宿深向白雲啼好覔來時路煙蘿莫共迷
 又和常秀才寄簡歸州鄭使君借猿詩曰謝守攜猨
東路長裊藤穿竹似瀟湘碧山初暝嘯秋月紅樹正寒
啼曉霜陌上楚人皆駐馬里中巴客半歸鄉心知欲借
南游侣未到三聲恐斷腸 張喬猿詩曰挂月棲雲向
楚林取來全是為清音誰知繫在黄金索翻畏侯家不
[436-42b]
敢吟 周朴猿詩曰生在巫山更向西不知何事到巴
溪中宵為憶秋雲伴遥隔朱門向月啼 唐彥謙觀仁
里聞猿聲曰朱雀街東半夜驚楚魂和雨夢中清五更
撩亂趨朝火滿口塵埃亦數聲 李洞病猨詩曰痩纒
金鎖惹朱樓一别巫山樹幾秋寒想蜀門清露滴暖懷
湘岸白雲流罷抛簷果沈僧井休抝崖冰濺客舟啼過
三聲應有恨畫堂深不徹王侯 又和壽中丞傷猿詩
曰遺挂朱欄鏁半尋清聲難買恨黄金懸崖接果今何
[436-43a]
在淺井窺星影已沈歸宅葉鋪曾睡石入朝燈照舊啼
林小山罷遶隨湘客髙樹休升對嶽禽天竺省憐傷倍
切親知覔和思難任相門恩重無由報竟託仙郎日夜
吟 李咸用和脩睦上人聽猿聲詩曰禪客聞猶苦是
聲應是啼自然無穩夢何必到巴溪疎雨灑不歇廻風
吹暫低此宵秋欲半山在二林西 呉融長安里中聞
猿詩曰夾巷長門似海深楚猿爭得此中吟一聲紫陌
纔囘首萬里青山已到心慣倚客船和雨聽可堪侯第
[436-43b]
見塵侵無因永夜聞清嘯禁路人歸月自沈 又憶猨
詩曰翠微雲歛日沈空叫徹青冥怨不窮連臂影垂秋
色裏斷腸聲盡月明中靜含煙峽淒淒雨髙弄霜天嫋
嫋風猶有北山歸意在少驚佳樹近房櫳 曹松猿詩
曰曾宿三巴路今來不願聽雲根啼片白峰頂擲尖青
䕶果憎禽啄棲霜覷葉零惟應卧嵐客憐爾傍巖扃
蘇拯聞猨詩曰秋風颯颯猿聲起客恨猿哀一相似漫
向孤危驚客心何曾解入笙歌耳 曾麻已放猿詩曰
[436-44a]
孤猨瑣檻歳年深放出城南百丈林綠水任從聮臂飲
青山不用斷腸吟 吉師老放猿詩曰放爾千山萬里
身野泉晴樹好為鄰啼時莫近瀟湘岸明月孤舟有旅
人 呉商浩巫峽聽猿詩曰巴江猿嘯苦響入客舟中
孤枕破殘夢三聲隨曉風連雲波澹澹和霧雨濛濛巫
峽去家逺不堪魂斷空 顧偉雪夜聽猿詩曰寒巖飛
暮雪絶壁夜猿吟歴歴和羣雁寥寥思客心繞枝猶避
箭過嶺却投林風冷聲偏苦山寒響更深聽時無有定
[436-44b]
靜裏固難尋一宿扶桑月聊看懷好音 王仁裕放猿
詩曰放爾丁寧復故林舊來行處好追尋月明巫峽堪
憐靜路隔巴山莫厭深棲宿免勞青嶂夢躋攀應愜白
雲心三秋果熟松梢健任抱髙枝徹曉吟 又遇所放
猿再作詩曰嶓冡祠前漢水濵飲猿聮臂下嶙峋漸來
子細窺行客認得依稀是野賔月宿縱勞羈絏夢松餐
非復稻粱身數聲腸斷和雲叫識是前時舊主人 王
周施南太守以猿兒為寄得之黔中生即頭白作詩答
[436-45a]
之曰虞人初獲酉江西長臂難將意馬齊今日未啼頭
已白不堪深入白雲啼 彭蟾郡城放猿獻衛使君詩
曰千巖萬壑與雲連放出雕籠任自然葉灑驚風啼暮
雨月凝殘雪飲流泉臨岐莫似三聲日避射須依遶樹
年應解感恩尋太守攀蘿時復到樓前 蜀韋莊黄藤
山下聞猿詩曰黄藤山下駐歸程一夜號猨弔旅情入
耳便能生百恨斷腸何必待三聲穿雲宿處人難見望
月啼時兔正明好笑五陵年少客壯心無事也沾纓
[436-45b]
閩徐夤猿詩曰宿有喬林飲一溪生來蹤跡逺塵泥不
知心更愁何事每向深山夜夜啼 宋文同詩岷嶺髙
無敵來從第幾層攀援殊不倦趫捷爾誠能晩嘯思危
石晴懸憶古藤王孫非汝類只可以文憎 蔡襄答葛
公綽求猿詩曰子求穉猿書至閩我說猿意特贈君吾
州四扇列巖巘鉅木轇轕淩氤氲探窠裁檻走疾置十
日可到澄江清嗟憐庶品各有性拘憂適喜無間分彼
猿之類宅丘壑愛戀深厚編前文戲禽雖傳古仙者射
[436-46a]
臂未議原將軍朝棲喬林之蒼莽夕飲幽澗之潺湲山
空月明一長嘯商船海上迎風聞君家東園豈不美檜
竹翠宻蘭薫斯猿儻别故時侣舉首斷隔千里雲
陸游哺猿詩曰有書嘗懶讀扶杖來東園摘此幽澗果
哺我髙枝猿食果飲清泉猿計亦何闕但恐夜霜時腸
斷巴山月 元宋无猿詩曰巴峽猿聲愁斷腸冷泉照
影綠隂涼藤揺亂雨領兒過樹曬斜陽拾蝨忙獻果去
尋幽洞逺攀蘿來撼落花香空山月暗無人見啼入白
[436-46b]
雲深處藏 錢惟善悼西山猿詩曰老衲敲松喚不還
黒衣何處落潺湲慣曾索果西湖上無復號弓楚峽間
挂月影沈千尺樹嘯雲聲斷萬重山羈雌寂寞成孤怨
更約他生獻玉環 明薛蕙江猿詩曰舟行轉江峽處
處響哀猿極浦雲方合連山雨正昬接條時自挂飲水
復相援不待三春盡先傷游子魂
原賦晉傅休奕猨㺅賦曰余酒酣耳熱歡顔未伸遂戲
㺅而縱猿何□畋之驚人戴以赤幘襪以朱巾先裝其
[436-47a]
面又丹其唇揚睂蹙額若愁若嗔或長眠而抱勒或嚄
咋而齗或顒卬而踟躕或悲嘯而吟呻既似老公又
類健兒或低眩而擇颯或抵掌而歌舞 増唐呉筠黒
猿賦曰雲嵐昬而共黙風雨霽而爭吟使幽人之思清
暢羈客之涕霑襟歷千尋之喬木俯萬仞之危嶠㺯游
雲之亂飛嬉落日之横照連肱澗飲命侣煙嘯或聚而
閑棲或分而廻趠 李德裕白猿賦曰觀其雖為異物
而猶善處動不為暴止皆擇所檉松鬱而不殘楂梨熟
[436-47b]
而後取顧□鼯與猱㹶信莫得而儔侣若乃淩崚壑而
電曜挂長蘿而匏垂避側足而不履尚有畏於阽危
李子仞馴猿賦曰屈猛從縶宛安順游顧歩蘭砌因依
蕙樓雖徘徊於厚養終惆悵以勞神夜廡幽隂憶南隴
之吟月花朝明媚想喬林之弄春
原賛晉郭璞白猿賛曰白猿肆巧由基撫弓應盼而號
神有先中數如循環其妙無窮
増文唐柳宗元憎王孫文猨之德靜以恒類仁讓孝慈
[436-48a]
 居相愛食相先行有列飲有序不幸乖離則其鳴哀有
 難則内其柔弱者不踐稼蔬禾實未熟相與視之謹既
 熟嘯呼羣萃然後食衎衎焉山之小草木必環而行遂
 其植故猨之居山常鬱然
 
 
 
 
[436-48b]
 
 
 
 
 
 
 
御定淵鑑類函巻四百三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