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四百二十九


[434-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二十九
  獸部一麟貅獅子/貔 狼 騶虞附虎/狽豺 豹/
   麟一
 原毛詩義疏曰麟麏身馬足牛尾黄色圓蹄一角角端
 有肉音中鐘呂王者至仁則出 許慎說文曰麒麟仁
 獸也 何法盛徵祥記曰麒麟者毛蟲之長仁獸也牡
 曰麒牝曰麟牡鳴曰游聖牝鳴曰歸昌夏鳴曰扶㓜秋
[434-1b]
 鳴曰養綏 廣雅曰麟者行歩中規折還中矩游必擇
 土翔必後處不履生蟲不折生草不羣居不旅行不犯
 陷穽不罹罘文章彬彬 大戴禮曰毛蟲三百六十
 而麟為之長 禮記曰麟鳳龜龍謂之四靈麟以為畜
 則獸不狘呼厥反/一作獝 春秋保乾圗曰嵗星散為麟 春
 秋運斗樞曰機星得其所則麒麟生和平合萬民 春
 秋感精符曰麟一角眀海内共一主也王者不刳胎不
 割卵則出於郊一本曰徳及幽隠不肖斥退賢人在位
[434-2a]
則至眀於興衰武而仁仁而有慮禽獸有䧟穽非時張
獵則至一本曰眀王動則有義静則有容乃見 說苑
曰帝王之著莫不致四靈焉徳盛則以為畜治平則至
矣麒麟麇身牛尾圜頭一角含信懐義音中律吕歩中
規矩擇土而踐彬彬然動則有容儀 孝經援神契曰
徳至鳥獸則麒麟臻 禮斗威儀曰君乗金而王其政
平麒麟在郊 孫卿子曰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惡殺麟
在郊野 春秋繁露曰恩及羽蟲則麒麟至張網焚林
[434-2b]
則麒麟去 鶡冠子曰麟者𤣥枵之獸隂之精也徳能
致之其精畢至 蔡邕月令章句曰天宫五獸中有大
角軒轅麒麟之星凡麟生于火游于土故修其母致其
子五行之精也視眀禮修則麒麟見 孫氏瑞應圖曰
一角獸者六合同歸則至一本曰天下太平則至 増
又曰青曰聳孤赤曰炎駒白曰索冥黒曰甪端黄曰麒
麐 原淮南子曰麒麟鬬則日月蝕 增春秋孔演圗
曰麟鬬則日無光注麟龍少陽精鬬於地/則日月亦將爭於上 原毛詩曰
[434-3a]
麟趾美太平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仁麟之趾振振公
子吁嗟麟兮 増譚子化書曰麒麟出亡國土之象也
觀我之義禽必不義以彼為祥禽必不祥
  麟二
原尚書中候曰帝軒提像配永修機永長修從也黄帝/觀攝提配而行之
以長從升/機故也麒麟在囿鸞鳯來儀 増唐傳曰堯時麒麟
在郊藪 孔叢子曰唐虞之世麟鳯㳺于田 吳越春
秋曰禹時麒麟歩於庭 宋志曰成王時麒麟㳺苑
[434-3b]
原左傳曰魯哀公十四年春西狩獲麟叔孫氏之車子
鉏商獲之以為不祥以賜虞人仲尼觀之曰麟也然後
取之 漢書曰終軍從上幸雍獲白麟一角五蹄又得
竒木支旁出輒復合上異之終軍對曰野獸并角眀同
本也衆支内附示無外也若此之應殆將有觧編髪削
左袵襲冠帶要衣裳而䝉至化者焉由是改年曰元狩
後越地及匈奴名王率衆來降 東觀漢記曰章帝時
麟五十一見又安帝三年潁川上言麟見 王隠晉書
[434-4a]
曰泰始元年白麟見 又咸寧五年白麟見平原 涼
州記曰吕光時張掖金澤有麟見羣獸皆從改年麟嘉
 増路史曰石季龍開華林郡國上蒼麟二八爰俾張
司虞調之以駕芝盖 孔氏帖曰前蜀王建武成元年
十月麟見璧州永平二年六月麟見文州三年麟見永
泰四年麟見昌州 吳越備史曰天祐二年冬十月有
獸入吳興一角而麟趾 燕翼貽謀録曰太平興國九
年十月癸巳嵐州獻獸一角似鹿無斑角端有肉性馴
[434-4b]
善詔羣臣參騐徐鉉滕中正王佑等上奏曰麟也宰相
宋琪等賀 元五行志曰至大年大同宣寧縣民家牛
生一犢其質有鱗無毛其色青黄若麟者以其鞹上之
 夏原吉賦序曰永樂十有二年秋榜葛剌國來朝獻
麒麟今年秋記麻相國復以麒麟來獻
  麟三
原木精 仁獸春秋孔演圗曰蒼之滅/也麟不榮也麟木精也 狼頭 牛尾
何法盛晉中興徵祥記曰麟麏/身牛尾狼頭一角黄色馬足也 一角 五蹄上詳麟/一說苑
[434-5a]
二下詳麟/ 漢書 駕六飛 吐三卷春秋命歴序曰洛書摘/亡辟曰次是民沒六皇
出天地命易以第絶宋均曰次民沒民始穴處之世終/也六皇此下人數者也辰放大頭四乳號曰皇次屈地
㪍辰放次屈之名也地㪍地名駕六飛麟從日月飛麒/麟有翼能飛者從日月謂循其度也治二百五十嵗
孝經古契曰孔子夜夢豐沛邦有赤煙氣起顔回子夏/侣徃觀之驅車到楚西北范氏之廟見芻兒捶麟傷其
前左足束薪而覆之孔子曰兒来汝姓為誰兒曰吾姓/為赤松字時僑名受紀孔子曰汝豈有所見乎吾所見
一獸如麕羊頭頭上有角其末有肉方以是西走孔子/發薪下麟視孔子趨而徃麟蒙其耳吐三卷書孔子精
而讀之亦/載捜神記 四靈之畜 五行之精上詳麟一禮記月/下詳麟一蔡邕
令章/句 毛蟲之長 嵗星之精上詳麟一大戴禮圗下/詳麟一春秋保乾
[434-5b]
 在郊藪 飲玉英禮曰鳯皇麒麟在郊藪抱瑞應圗/曰麟王者嘉祥也含仁 義不羣
居不旅行彬彬乎其有文章/食嘉禾之實飲珠玉之英 不至 可羈史記仲尼/曰刳胎殺
天則麒麟不至異楚辭麟/可係而羈兮豈 夫犬羊 不羣 先兆麟者止不羣/行無侣不踐
生蟲不噬生草不食生肉/夀三千嵗 吉之先兆 定 角毛詩麟之定振振/公姓 學如牛毛
成如/麟角 肉角 麏體麟角端有肉示有武/不用 下見郭璞賦 傷足 蒙
家語鉏商於大野獲麟折其左足孔子觀之曰孰為/來哉反袂拭靣泣涕沾襟子貢問曰何泣子曰麟為
明王出非其時見害以傷/足 下詳前吐三卷注 作歌 為畜漢武紀五畤/獲白麟一角
五蹄因作白麟歌薦宗/廟也 禮麟以為畜 瑞中國 游靈畤公羊麟非/中國之獸
[434-6a]
嘉祥中國彼文選濯/濯之麟游 靈畤 大野獲 九真獻左傳曰西狩/大野獲麟注
云麟者仁獸王者之嘉瑞也時無眀王出而遇獲仲尼/傷周道之不興感嘉瑞之無應故修春秋為中興之教
也絶筆於獲麟之一句所感而起所以為終也/故曰感麟而作春秋也 漢宣時九真國獻麟 解罘
放 鑿井得東京賦解罘放麟言齊中興二年二月監/南兖州蕭日南上 廣陵宣城内鑿井得
鏤麒麟/一枚 四靈之首 百獸之先 増金瑞 獸聖京/房
麟金獸之瑞者論衡/麒麟獸之聖 也 身五彩 夀千嵗瑞應圗曰麟/羊頭狼蹄圎
頂身有五彩腹下黄高一丈二尺千抱/朴子曰麟夀三千嵗廣雅麟夀一 嵗 吐玉書 駕
芝蓋拾遺記曰孔子未生時有麟吐玉書於闕里人家/文曰水精之子系衰周而素王徵在賢眀知為神
[434-6b]
異乃以繡紱繫麟角信宿而去至敬王末魯人鉏商獲/麟繫角之紱猶在焉 晉書石虎命司虞張昌調蒼麟
以駕芝盖列/乎充庭之乗 昭昭 踆踆上見麟五韓愈獲麟解而/杜甫西岳賦麒麟踆踆
在/郊
  麟四
原吐哺費禕曰鳯凰来/翔麒麟吐哺 引取穀梁曰西狩獲麟其言/引取之也注云麟自為
孔子來也不為魯魯引/而取之不與魯之亂也 増夀人春秋運斗樞曰機星/得則麒麟生萬人壽
 示武埤雅角端有肉示/有武而不用也 畫閣杜甫詩早聞/黄閣畫麒麟 象尼
杜甫詩傷/麟泣象尼 宗麟孔叢子言偃問曰飛者宗鳯走者宗/麟為其難致也敢問今見其誰應之
[434-7a]
 如麟牟子理惑論昔人未見麟問嘗見麟者曰麟何/類乎曰麟如麟也問者曰若吾嘗見麟則不問
子矣而曰麟如麟寜可解哉見者曰/麟麏身牛尾鹿蹄馬背問者霍觧 為眀王援神契/非有明
王則五靈不至孔子曰/麟之至也為眀王也 兆赤劉孝經援神契麟吐書/三卷廣三寸長八寸
毎卷二十四字其言赤/劉當起孔子精而讀之 驪山石麒麟西京雜記五柞/宮前有梧桐樓
樓下有石麒麟二枚刋其文詞是秦始皇驪山墓/上物也頭髙一丈三尺東邉者前足折折處如血 天
上石麒麟三國典略曰徐陵年數嵗家人攜以見沙/門寳誌誌摩其頂曰此天上石麒麟也
  麟五
増詩唐李嶠麟詩曰漢祀應祥開魯郊西狩廻竒音中
[434-7b]
鐘吕成角喻英才畫像臨仙閣藏書入帝臺若驚能吐
哺為得鳯皇來
増賦眀夏原吉麒麟賦曰豐骨神異靈毳瑩潔霞明龍
首雲擁鳯臆星眸眩兮焜燿龜文燦兮煜熠牛尾拂兮
生風麕身動兮散雪蹴馬蹄兮香塵接腕聳肉角兮玉
山貫額
原頌後漢蔡邕麟頌曰皇矣大角降生靈獸視眀禮修
麒麟來孚春秋既書爾來告就庶士子鉏獲諸西狩
[434-8a]
吳薛綜麒麟頌曰懿哉麒麟惟獸之伯政平覿景否則
戢足徳以衛身不布牙角屏營唐日帝堯保禄委體大
吳以昭遐福天祚聖帝享兹萬國 西涼武昭王麒麟
頌曰一角圓蹄行中規矩游必擇地翔而後處不入䧟
穽不罹網罟徳無不王為之折股
原賛晉郭璞麟賛曰麟惟靈獸與麏同體智在隱蹤仁
表不抵孰為來哉宣尼揮涕 増宋黄庭堅麟趾賛曰
麟有趾而不踶仁哉麟哉有定而不抵仁哉麟哉有角
[434-8b]
而不觸仁哉麟哉
増解唐韓愈獲麟解曰麟之為靈昭昭也詠於詩書於
春秋雜出于傳記百家之書雖婦人小子皆知其為祥
也然麟之為物不畜於家不常有于天下其為形也不
類非若犬豕豺狼麋鹿然然則雖有麟不可知其為麟
也角者吾知其為牛鬛者吾知其為馬犬豕豺狼麋鹿
吾知其為犬豕豺狼麋鹿惟麟也不可知不可知則其
謂之不祥也亦宜雖然麟之出必有聖人在乎位麟為
[434-9a]
聖人出也聖人者必知麟麟之果不為不祥也又曰麟
之所以為麟者以徳不以形若麟之出不待聖人則謂
之不祥也亦宜
増表唐李嶠賀麟趾表曰惟此仁獸獨冠毛羣識變知
機通靈感化悟金輪之欲轉即見殊祥知玉輦之方㳺
先呈瑞跡九九為數眀歴算之無疆濯濯咸歌見休眀
之有應五蹄顯五方之㑹一角彰一統之符 張仲素
賀麟見表曰異質卓犖竒彩光眀顧歩幽巖發聞郡國
[434-9b]
神物自生於聖日靈編徒載其嘉名
  獅子一
原許愼說文曰虓師子也虓呼/交反 爾雅曰狻麑如虥貓
食虎豹淺毛也郭璞注曰即師子也狻音/酸麑音倪虥音士奸反 増本草釋
名曰獅為百獸長故謂之獅虓象其聲也梵書謂之僧
迦彼說文云一名白澤今考瑞應圗白澤能言語非獅
也 本草集解曰獅子出西域諸國狀如虎而小黄色
亦如金色猱狗而頭大尾長亦有青色者銅頭鐡額鉤
[434-10a]
爪鋸牙弭耳昂鼻目光如電聲吼如雷有耏髥牡者尾
上茸毛大如斗怒則威在齒喜則威在尾每一吼則百
獸辟易馬皆溺血其乳入牛羊馬乳中皆化成水雖死
後虎豹不敢食其肉西域畜之七日内取其未開目者
調習之若稍長則難馴矣 原穆天子傳曰狻猊日走
五百里郭璞注曰師/子也食虎豹 増束晳發蒙記曰師子五色而
食虎於巨山之岫一噬則百人仆惟畏鈎㦸 舊說曰
獅子虎見之而伏豹見之而瞑熊見之而躍 師子乳
[434-10b]
以金銀寳器盛之皆漏惟以玻瓈盛之則否師子乳一
滴可迸驢乳五斛 酉陽雜爼西域有黒獅子棒獅子
舊說蘇合香獅子糞也 原漢書西域傳曰烏弋國有
師子似虎正黄尾端毛大如斗司馬彪續漢書條支國
出師子犀牛 十洲記曰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地面
各方三千里北接崑崙二十六里有師子辟邪鑿齒天
鹿長牙銅頭鐡額之獸 増天竺濵海出師子 西域
師子國能馴養師子因以名國 新華嚴曰譬如大師
[434-11a]
子吼小師子聞悉皆勇健一切禽獸逺避竄伏
  獅子二
原章帝章和元年安息國遣使獻獅子符祓形似麟而
惟無角也 増南史曰梁武帝時波斯獻生獅子帝問
曰獅子有何色劉顯曰黄獅子超不及白獅子超 唐
太宗時西域康居國獻獅子帝命虞世南作賦 總章
間訶毗施主捺塞獻師子 舊唐書曰中宗時有大食
國使請獻師子姚璹上疏諫詔停其獻 倦游雜録曰
[434-11b]
石參政中立性滑稽天禧中為貟外郎帖職時西域獻
師子畜於御苑日給羊肉十五觔嘗率同列徃觀或歎
曰彼獸也給肉乃爾吾軰沗預曹郎日不過數斤人反
不如獸乎石曰君何不知分耶彼乃苑中獅子吾曹苑
外狼耳安可比耶 輟耕錄曰元時大㑹羣臣盡出諸
獸於萬嵗山若虎豹熊象之屬一一置列訖然後獅子
至身材短小絶類人家所畜金毛猱狗諸獸見之畏懼
俯伏不敢仰視及各飼以雞鴨野味之類諸獸不免以
[434-12a]
爪按定用舌去其毛羽惟獅子則以掌擎而吹之毛羽
紛然脱落此其所以異於諸獸也 癸辛雜志曰元時
有貢獅子者首類虎身如狗青黒色宫中以為不類所
畫者疑非真使其牽入虎牢皆俯首帖耳不敢動獅子
遂溺於虎之首虎亦莫敢動也乃知為真獅子
  獅子三
原服狸 擊象張華博物志曰魏武伐冐頓經白狼山/逢師子使格之殺傷甚衆見一物從林
中出如貍上帝車軛上師子将至便跳上其頭師子伏/不敢起遂殺之得獅子還未至四十里雞犬皆無鳴吠
[434-12b]
者天宋炳師子擊象圗序梁伯玉說沙門釋僧吉云嘗/從 竺欲向大秦其間數十里外忽聞哮哮㩜㩜驚天
怖地頃之但見百獸率走蹌地足絶而四巨象俄焉而/至以鼻捲泥自厚塗數尺數數噴鼻隅立俄有師子三
頭崩石折木直摶四象以殪/盤石血若溢泉巨樹草偃 食豹 似麟上詳師子/一爾雅
下詳師子/二章帝條 毛淺若虥 尾大如斗上詳師子一爾雅/ 下詳師子一漢
書西/域傳 成敬則之夢 破林邑之軍蕭子顯齊書曰王/敬則之母為女巫
敬則胞紫色謂人曰此兒有鼓角相敬則年長兩腋下/乳各長數寸夢騎五色師子後位至太尉尋陽公 沈
約宋書曰宗慤字充幹随檀和之伐林邑經入象浦林/邑王范楊邁傾國來逆限渠不得度以具装被象前後
無際慤以為外國有獅子威伏百獸乃製其形與象相/御象果驚奔賊衆因此潰亂慤乃與馬軍主馬通厲渠
[434-13a]
直度歩軍和之共奮擊楊邁迸走大衆一時奔/散遂克林邑盡收其珍異皆是未名之寳也 疏勒
獻 烏弋生孝順帝陽嘉四年夏疏勒國獻氂牛/師子 下詳師子一漢書西域傳 獻
月支 在西海後漢孝章帝章和元年月支國獻/符祓師子 下詳師子一十洲記 毛
羣之長 逸才之獸 増聲雷 目電東觀漢記師子/聲吼如雷目光
如電外國之産/毛羣之長也 吼龍 怖熊雞跖集曰唐開元末西/域獻師子至安西道中
繫於驛樹近井哮吼若不自安俄頃風雨大至有龍自/井中出飛去 伽蓝記曰元魏波斯國獻師子永安末
始達京師莊帝謂侍中李彧曰朕聞虎見師子必伏可/覓試之於是詔近山郡縣捕虎以進鞏縣山陽并進二
虎一豹見師子悉瞑目不敢仰視園中素有一盲熊性/甚馴善帝令取試之虞人牽盲熊至聞師子氣驚怖跳
[434-13b]
踉曵瑣而/起帝大笑 尾拂 筋絃雜俎集賢校理張希復言舊/有師子尾拂夏月蝇蚋不敢
集其上絃釋氏書言以師子/筋為琴 鼔之衆絃皆絶
  獅子四
原神獸 竒獸 增畫獅志怪録顧光寳善畫建康陸/溉患瘧經年光寶詣之以墨
塗一獅子謂溉曰此出手便靈異可於户外牓之䖍誠/祈禱溉如其言是夕中夜户外有窸窣之聲良久乃不
聞眀日所畫獅子口中臆前有血淋漓及/於户外皆有㸃焉溉病遂愈時人異之 糖獅唐張/子路
誣李泌受嚴震金獅子百枚徳宗/意是糖獅及騐果然遂殺子路 獅子王客有問於/浮休子曰
來俊臣之徒何如對曰昔有獅子王於深山攫一豺將/食之豺曰請為王送二鹿以自贖師子王喜周年之後
[434-14a]
無可送者王曰汝殺衆生亦已多矣今次到汝汝其圗/之豺黙無對遂齚殺之俊臣之輩何異豺也未幾俊臣
等皆/及禍 獅子樂唐趙宗儒官太常卿太常有/五坊師子樂非大朝㑹不作 柱頭吼
法顯記阿育王精舍後立石柱作師子柱内西邉有佛/像内外映徹浄若琉璃有外道與沙門爭此住處時沙
門與共誓此處若是沙門住者當有靈騐作是言/巳柱頭師子乃大鳴吼見證外道懼怖心服而還 金
精之剛張九齡/賛序 獸中之王郭璞曰師子/獸中之王也
  獅子五
原賦唐虞世南師子賦曰惟皇王之御歴乃承天而則
大洽至道於區中被仁風於海外通鳯穴以文軌襲龍
[434-14b]
庭以冠帶舎夷言於藁街陳方物於王㑹眇眇地角悠
悠嶂表有絶域之神獸因重譯而來擾其為狀也則筋
骨糺纒殊姿異制闊臆脩尾勁豪柔毳鈎爪鋸牙藏鋒
畜鋭弭耳宛足伺間借勢暨乎奮鬛䑛脣倏來忽徃瞋
目電曜發聲雷響拉虎吞貔裂犀分象碎隨兕於齦齶
屈巴蛇於指掌踐藉則林麓摧殘哮呼則江河振蕩服
猜心於猛氣遂感徳以依仁同百獸之率舞共六擾而
來馴斯則物無定性從化如神譬鱗羽變質於淮海金
[434-15a]
錫成器於陶鈞當是時也兆庶欣瞻百僚嘉歎恱聲教
之遐宣屬光華之再旦臣載筆以叨幸得寓目於竒翫
順文徳以呈祥乃編之於東觀 増唐牛上士師子賦
曰方頥蹙額隅目髙眶攫地蹲踞騰空抑揚簇拳毛以
被勁縷柔毳以為裳逢之者碎犀象聞而頓伏值之者
破鵰鶚不敢飛翔哮呼奮迅眱瞲騰振掌擭攅鈹口銜
霜刃故雙睛怒以電射一吼威而雷震
増賛宋蘇軾屏風畫師賛曰圎其目仰其鼻奮髥吐舌
[434-15b]
威見齒舞其足前其耳左顧右盼喜見尾雖猛而和盖
其戯嵓嵓髙堂䕶燕几啼呼顛沛走百鬼
増序唐張九齡師子賛序曰頃有至自南海厥繇西極
獻其方物而師子在焉爾雅所謂狻猊如虥猫食虎豹
今之所見信然絶猛者也其天骨雄詭材力傑異得金
精之剛焉為毛羣之特屹立不動而九牛相失耽視且
嗔而百獸皆伏所以肉視犀象孩撫熊羆其餘瑣細不
置牙齒凡我侍臣咸為之賛
[434-16a]
  騶虞一
原孝經援神契曰徳至鳥獸白虎見 瑞應圖曰白虎
者仁而不害王者不暴虐恩及行葦則見 増又曰王
者徳至禽獸澤洞幽眀則見 又曰酋耳似虎絶大不
食生物見虎豹即殺之太平則至郭璞云即騶虞也
周書曰夾林酋耳大傳謂之侄獸 原中興徵祥說曰
天下太平則騶虞見騶虞仁獸也狀如白虎而黒文其
尾參倍 又曰王者仁而不害則白虎見白虎狀如虎
[434-16b]
而白色嘯則風興皜身如雪而無雜者是也近代所謂
白虎者背斑而虎文爾雅所謂彪虎者也 河圗括地
象曰令訾野中有玉虎晨鳴雷聲聖人感期而興 毛
詩曰吁嗟乎騶虞 又義獸也白虎黒文不食生物有
至信之徳則應之而來 春秋元命苞曰堯為天子季
秋下旬夢白虎遺吾馬啄子其母曰扶始升高丘睹白
虎上有雲感已生臯陶索扶始問之如堯言眀於刑法
罪次終始故立臯陶為大理 春秋演義圗曰湯地七
[434-17a]
十内懐聖明白虎戯朝 昔召公化行陜西之國而騶
虞應 魏略曰文帝欲受禪郡國上言白虎二十七見
 王隠晋書曰太康六年荆州送兩足虎時尚書郎索
靖議稱半虎博令王鈐為文曰般般白虎觀釁荆楚孫
吳不逞金皇赫怒 増祥瑞志曰宋元嘉二十五年白
虎見蜀郡二赤虎𨗳前二十六年白虎見南琅琊半陽
山二虎隨從 朝野僉載曰天后時涪州龍武界多虎
暴有一獸似虎而絶大日正午逐一虎直入人家噬殺
[434-17b]
之不食其肉自是縣界不復有虎矣録奏檢瑞圗乃酋
耳 五代史曰蜀永平三年五月騶虞見璧山有二鹿
隨之
  騶虞二
原仁獸 珍物瑞應圗騶虞仁獸也朕漢宣帝神雀元/年詔曰南郡獲白虎 之不明震於珍
物/ 樂囿 戲朝逺牧之獸來我庭下騶虞之獸樂我/之囿漢武帝時也 下詳騶虞一春
秋演/義圗 踰境 居丘王業字子春為荆州刺史卒於枝/江住䘮亭有白虎來震其側出入
人間及發䘮又踰境吏民為立廟號白虎吏丘/吳王闔閭𦵏于吳縣三月有白虎居上號虎 銜肉
[434-18a]
 啄子漢宣帝時東立宗廟/於殿前 下詳騶虞 祠仁獸銜肉致/春秋元命苞 出孟
山 圍林氏山海經騶虞如虎五色其間尾長於身出/孟山亦出鳥䑕同穴山亦出林氏之國日
行千里虞文選圍林/氏之騶 林氏山名 鵲巢之應 天瑞之徵詩騶虞/鵲巢之
應也鵲巢之化行人倫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矣
白質黒章其儀可嘉皎皎穆穆君子之態蓋聞其/聲今視其來厥塗靡從天瑞之徵兹舜氏興也 西
伯免難 咎繇感生太公六韜西伯拘羑里散宜生得/白虎以獻紂免西伯難 下詳騶
虞一春秋/元命苞 修文之應 彰瑞之休選今南郡獲白虎/偃武修文之應獲
之者張武白虎張而猛服也是以北狄賔今邉不恤冦/甲士寢而旌旗仆 文騶虞承獻素質仁形彰瑞之休
[434-18b]
顯/也 増至仁 擾義傳謂白虎仁即此是也虎宜以殺/為事今反不履生草食自死之肉
蓋仁之至也般薛道衡/文足足懐仁 般擾義
  騶虞三
原右射禮武王克殷後散軍左射貍/首右射騶虞貫革之射息也 虎從見騶虞一/祥瑞志
 嘯蜀志谷煙發/而騶虞嘯 増忠信之徳說文白虎有忠/信之徳不喫人 出
則偃武郁離子曰其性好仁/故出則天下偃武 仁心毛質 猊首虎軀
竝詳白居易/畫騶虞賛 不虛來李白詩騶/虞不虛來 不折生梁父吟不/折生草莖
  騶虞四
[434-19a]
原頌後漢蔡邕賦五靈頌曰大梁乗精白虎用生思叡
信立繞於垣坰 吳薛綜頌曰婉婉白虎優仁是崇飢
不侵暴困不改容歛威揚徳愷悌之風聖徳極盛騶虞
乃彰
原賛晋郭璞騶虞賛曰怪獸五采尾參於身矯足千里
倐忽若神是謂騶虞詩歎其仁
  虎一
増本草集解曰按格物論虎山獸之君也狀如猫而大
[434-19b]
如牛黄質黒章鋸牙鈎爪鬚健而尖舌大如掌生倒刺
項短鼻齆夜視一目放光一目看物聲吼如雷風從而
生百獸震恐易卦通騐云立秋虎始嘯仲冬虎始交或
云月暈時乃交又虎不𠕅交孕七月而生又虎知衝破
能畫地觀竒偶以卜今人效之謂之虎卜虎噬人隨月
旬上下而嚙其首尾其搏物三躍不中則捨之人死於
虎則為倀鬼導虎而行虎食狗則醉狗乃虎之酒也聞
羊角煙則走惡其臭也虎害人獸而蝟鼠能制之智無
[434-20a]
大小也獅駮酋耳黄腰渠捜能食虎勢無彊弱也抱朴
子云虎及鹿兔皆夀千嵗五百嵗則變白又海中虎鯊
能變虎 本草釋名曰虎象其聲也魏子才云其文從
虚從几象其蹲踞之形從人者非也揚雄法言云陳魏
之間謂之李父江淮南楚之間謂之李耳或謂之□䖘
左傳作於莬/漢書作烏檡自闗東西謂之伯都按李耳當作狸兒盖
方音轉狸為李兒為耳也今南人猶呼虎為猫即此意
也郭璞謂虎食物值耳則止故呼李耳觸其諱應劭謂
[434-20b]
南郡李翁化為虎故呼李耳皆穿鑿不經之言也爾雅
云虎竊毛曰虥音/棧猫白虎曰甝音/含黒虎曰虪音/育似虎而
五指曰貙音/傴似虎而非真曰彪似虎而有角曰虒音/嘶
春秋運斗樞曰樞星精為虎 風俗通曰虎者陽物百
獸之長也能噬食鬼魅今人卒得病燒皮飲之繫其衣
服亦辟惡 酉陽雜俎曰虎有骨如乙字長一二寸在
脇兩旁皮内尾端亦有之謂之虎威佩之臨官氣雄
又虎夜視一目放光獵人候而射之弩箭纔及光隨墜
[434-21a]
地成白石入地尺餘記其處掘得之能止小兒啼或曰/即虎
魄/也虎鬚可治齒痛 北户録曰刮虎牙治犬咬瘡神效
無比 考異郵曰陽立於七故虎首尾長七尺般文者
隂陽雜也 雜志曰虎能識人氣未至百歩輒伏而嘷
聲震山谷須臾奮躍搏人人有勇者不為動虎止而坐
逡廵弭耳而去又虎骨甚異雖咫尺淺草能身伏不露
及其虓然作聲則巍然大矣 虎不食小兒兒癡不知
虎可懼故不食又不食醉人必坐守以俟其醒非俟其
[434-21b]
醒俟其懼也凡食男子必自勢起婦人必自乳起惟不
食婦人之隂人遇之者當作勢與敵而屢退引至曲路
即可避去盖虎項短不能回顧止直行故也 物類相
感志曰凡虎若食一人耳上缺痕若割裂以騐食人之
數無差 虎薈虎一生一乳乳必雙虎 淮南子曰虎
有子不能搏攫者殺之為其堕武也 羣玉曰虎之渡
水實其常性以尾為帆旁擊其尾即可擒 滇中寧山
有虎能飛狀如蝙蝠左右皆有肉翼翼上有毛如紫貂
[434-22a]
色 述異記曰漢中有虎生角道家云虎千嵗則牙蜕
而角生 玉谿編事南詔謂虎為波羅 雲南蠻人呼
虎為羅羅老則化為虎有羅藏山 博物志曰江陵有
貙人能化為虎俗云貙虎化為人好著紫葛衣足無踵
有五指者人化為虎 括地圗曰越俚之民老者化為
虎 國史補曰俗言四指者天虎也五指者人虎也
侯鯖録曰虎變為人惟尾不化須為焚除乃得成人
河圗曰懸虎鼻門上宦家子孫得印綬懸虎鼻門中一
[434-22b]
年取燒作屑與婦飲之二月中可得子且貴 荀九家
易艮為虎 毛詩曰有力如虎 又曰袒禓暴虎獻于
公所 又曰進厥虎臣闞如虓虎 禮記曰前有士師
則載虎皮 管子曰虎豹獸之猛者也居深林廣澤之
中則人畏其威而載之虎豹去其幽而近於人則人得
之而易其威故曰虎豹託幽而威可載也 尸子中黄
伯曰余左執太行之猱而右搏雕虎惟象未試焉 戰
國䇿曰人有置係蹄者而得虎虎怒決蹯而去虎之情
[434-23a]
非不愛其蹯也然而不以環寸之蹯而害七尺之軀者
權也 論衡曰變復之家謂虎食人者功曹為姦所致
也其意以為功曹衆吏之率虎諸禽之雄也功曺為姦
來漁於吏故虎食人以象其意或問風從虎何也風木
也虎金也木受金制焉得不從故呼嘯則風生自然之
道也 雜論曰猛虎不處卑地鷙鳥不立垂枝
  虎二
増管子曰桀之時女樂三萬人放虎於市觀其驚駭
[434-23b]
瑣語曰周王欲殺太子宜臼釋虎將執之宜臼叱之虎
弭耳而服 衝波傳曰孔子嘗游於山使子路取水逢
虎於水所與共戰攬尾得之内懐中取水還問孔子曰
上士殺虎如何子曰上士殺虎持虎頭又問中士殺虎
如何子曰中士捉耳又問下士殺虎如何子曰捉虎尾
子路出尾棄之 韓詩外傳曰楚熊渠子夜行見寢石
以為伏虎彎弓而射之沒金飲羽下視知其為石 華
陽國志曰秦昭㐮時白虎為害乃募長於弓矢者朐䏰
[434-24a]
廖仲藥秦精等伏弩於高樓射殺之王曰虎歴四郡凡
害千二百人一朝降之功莫大焉乃刻石與盟 列士
傳曰秦王將朱亥著虎圈中亥瞋目視虎眥裂血出濺
虎終不敢動 獨異志曰漢景帝好游獵有獵人見虎
無便得之乃為珍饌祭所見之虎帝夢虎死在祭所乃
命剥取皮牙餘肉悉化為虎而去 述異記曰漢宣城
郡守封邵化虎食郡民民呼曰無作封使君生不治民
死食民 王孚安成記曰都區寳居父䘮里人格虎虎
[434-24b]
匿其廬寶以蓑衣覆藏之虎以故得免時負野獸以報
寳由是知名 後漢書宋均遷九江太守郡多虎暴均
下記屬縣一去䧟穽除削課制虎相與東浮渡江 拾
遺記曰魏文帝時樂浪獻虎文如錦斑以鐡為檻人莫
敢視任城王彰曳虎尾以繞背虎弭耳無聲 捜神後
記魏時尋陽縣北山中蠻人有術能使人化作虎鄉人
周眕有一奴使入山伐薪奴有婦及妹亦與俱行既至
山奴語二人曰汝且上高樹視我所為如其言既而入
[434-25a]
草須臾見一大黄斑虎從草中出奮迅吼喚甚可畏怖
二人大駭良乆還草中少時復還為人語二人云歸家
慎勿道後向等輩説之周尋復知乃以醇酒飲之令熟
醉使人解其衣服了無他異惟於髻髪中得一紙畫作
大虎虎邉有符周宻取録之奴既醒喚問之見事已露
遂具説本末云先嘗於蠻中告糴有蠻師云有此術乃
授得此法 安帝隆安元年涼州牧李暠微服出城逢
一虎在道邉化為人遥呼暠為西涼君暠因張弧待之
[434-25b]
又呼曰汝無疑也暠知其異乃投弓於地虎人乃前謂
暠曰燉煌非福地君之子孫王於西涼不如遷都酒泉
言訖乃去暠乃移都酒泉建國號西涼王 獨異志曰
劉牧字子仁嘗居南山野中植果種蔬人多伐樹踐囿
俄有二虎近居惟見牧則揺尾牧曰汝來䕶我也虎輒
俛首歴年牧卒虎乃去 捜神記曰長沙居民作檻捕
虎檻發明日衆徃格之見一亭長赤幘大冠在檻中坐
大怒曰昨被縣召夜避雨誤入此中急出我民曰君見
[434-26a]
召當有文書即出懐中文書於是出之尋化為虎走矣
 捜神後記曰丹陽沈宗以卜為業義熙中忽有一人
著皮袴乗馬從一人亦著皮袴來詣宗卜云西去覓食
好東去覓食好宗為作卦卦成告之東向吉因就宗乞
飲内口著甌中狀如牛飲既出東行百餘歩從者及馬
皆化為虎自此虎暴非常 梁典曰齊沈僧照嘗校獵
中道而還曰國家有邉事須處分問何以知之曰向聞
南山虎嘯知耳俄而使至 南史庾黔婁仕齊為編令
[434-26b]
政有異績猛獸皆渡徃臨沮界蕭勵遷宣城内史傅昭/為安城内史竝獸暴為
息/ 又蕭業徙湘州零陵舊有二猛獸為暴無故相枕
而死郡人唐睿見猛獸傍一人曰刺史徳感神眀所以
兩猛獸自斃言訖不見蕭象為湘州刺史/四猛獸死于郭外 廣古今五
行記曰梁衡山侯蕭泰鎮㐮陽時虎甚暴村門設檻機
發村人炬火燭之見一老道士自陳云從村告乞還誤
落檻裏共開之出檻即成虎奔馳而去 周書曰楊忠
從太祖狩於龍門獨當一虎左挾其腰右㧞其舌太祖
[434-27a]
壯之北臺謂虎為揜于因以字之 朝野僉載曰唐傅
黄中為諸暨令有部人飲大醉臨崖而睡忽有虎臨其
上而嗅之虎鬚入醉人鼻中遂噴𡁲聲振虎驚躍落崖
為人所得 又有人能結壇召虎人有疑罪令登壇有
罪者虎傷無罪者不顧名虎噬 異苑曰扶南王范尋
常畜虎五六頭鰐魚六頭若有訟未知曲直便投與魚
虎魚虎不噬則為有理穢貊之人祭虎為神將有以也
 傳異志曰天寳中河南緱氏縣仙鶴觀每年九月二
[434-27b]
日夜有一道士得仙其夜皆不扄户以求上昇之應後
張竭忠攝令疑之至日令二勇者以兵器潜窺之至三
更後見一黒虎入觀須臾銜出一道士二人射之不中
竭忠大獵於太子陵東石穴中格殺數虎獲金簡玉籙
冠帔人髪甚多 廣異記曰天寶中巴人伐太白廟前
大松有老人止之不聼老人乃登山呼斑子俄羣虎出
噬巴人又嶺南山魈亦呼虎為斑子 唐潭州華林善
覺禪師觀察裴休訪之問有侍者否師乃喚大空小空
[434-28a]
二虎自菴後出師曰有客且去二虎咆哮而去 國史
𥙷曰裴旻善射嘗一日斃虎三十有一四顧自矜有父
老至曰此皆彪也似虎而非將軍若遇真虎無能為也
旻曰真虎安在父老曰自此而北三十里徃徃有之旻
躍馬而徃次叢薄中果有一虎騰出狀小而勢猛據地
一吼山石震裂旻馬辟昜弓矢皆墜幾不得免自此慙
懼不復射虎 原化記曰張俊者深水縣尉元澹莊客
也其妻為虎所取俊乃挟矢入山於近虎穴處上大樹
[434-28b]
伺之見其妻已死為虎所禁尸自起拜虎訖解衣祼而
復僵又於穴中引四子皆大如貍競來争食俊連射斃
之截虎頭并殺四子取其首負妻而歸 唐五行志曰
大歴四年虎入京師長夀坊宰臣元載家廟射殺之
唐鍾傅少醉遇虎與鬬摶其肩傅亦持虎不置㑹人斬
虎得免既貴悔之戒諸子曰勿效我暴虎也 十國紀
年曰五代吳周本少倜儻有猛虎為暴本與二兄徃視
之遇於篁竹間奮躍前搤虎二兄同擊之虎敗死於穴
[434-29a]
由是知名 吳越備史曰錢王鏐命閭丘方建下元金
籙於東府龍瑞宫有黒虎一蹲宫前醮罷遂不見 録
異記曰嘉陵江側有婦人年五十已來自稱十八姨徃
徃來民家不飲不食毎教諭人作好事若為惡事者我
常令猫兒三五箇廵檢汝來語畢遂去或奄忽不見民
間知其是虎所化皆敬而懼之 又吉陽治在涪州南
有像設古碑猶在物業甚多人莫敢犯涪州禆將藺庭
雍妹盜取常住物因即迷路身變為虎其前足之上銀
[434-29b]
纒金釧宛然猶存每見鄉人隔林與語求見其母母畏
之不敢徃虎來徃郭外經年漸去 茅亭客話曰靈池
縣洛帶村民郝二者常說其祖父以醫卜為業畫一孫
真人從以赤虎懸於縣市卜肆中因及髦年每日顒坐
瞠目觀畫虎終日無倦自兹不見畫虎則不樂村舍㕔
廚寢室懸掛虎皆遍有兄見其耽好因說府城有藥肆
養一活虎拜告其兄求偕至郡既見後頓忘寢食旬餘
方誘得歸自兹一月入城看虎再三經年惟好食肉以
[434-30a]
熟肉不快其意即啖生肉至孟蜀先主建偽號之眀年
一日夜分開莊門出去有行人說夜來一虎跳入羊馬
城内軍人上城射殺分而食之其祖父不歸絶無耗音
則化為虎者是也遂訪得虎骨數塊將歸𦵏之 又偽
蜀末利州路有二客負販雜貨徃葭萌市鬻之日將暮
去市十五里餘藂林高樹上有人云虎過溪來行人迴
避二客惶忙選得一樹髙枝葉蔽人形處登之逡廵有
二虎迭來攫躍或作人聲曰人在樹上一虎曰我須上
[434-30b]
樹取之虎欲相及二客以拄杖摏之虎呌曰刺著我眼
遂號呼而逸至曙行人稍集赴葭萌市征之所有一婦
報云任欄頭夜來醉歸刺損雙眼不來檢稅二客相顧
私語衆怪而問之因說夜來以拄杖摏損虎眼是斯人
偽為虎而刼路耶衆言比處近有二虎且暴遂相率持
杖徃欄頭家騐之纔及中路遇一虎虎畏人多惶怖越
山而去衆至任欄頭家籬隙之内但見欄頭倮形而坐
兩目流血呻吟不已衆乃叱之以杖擊笆籬欄頭踉蹌
[434-31a]
曳一尾突門而出目無所見撞落深坑吼怒拏攫衆斃
之遂舁入市向先見之虎即欄頭妻也 又武都人姓
徐失其名開寳初徃巴逢興販猿徑鳥道猛獸羣行村
甿皆設檻穽以捕之時徐至一村安泊中夜機發村人
炬火照之見一老僧困憊在穽中自陳云夜來入村教
化廻誤落穽中開檻出之躍跳數十成一巨虎奮迅騰
躑而逝 又永康軍太平興國中虎暴失踪誤入市市
人千餘叫噪逐之虎為人逼弭耳矚目而坐或一怒則
[434-31b]
跳身咆哮市人皆顚沛長吏遣善捕獵者李吹口衆云
李吹口至矣虎聞忙然竄入市屋下匿身李遂以㦸刺
之仍以短刃刺虎心前取血升餘飲之因問飲虎血何
也李云以壯吾志也 稽神録曰建安山中人種粟者
皆搆棚於高樹以防虎嘗有一人方升棚見一虎垂頭
塌尾過去甚速俄有一獸如虎而稍小躡前虎而去遂
聞竹林中哮吼震地久之乃寂眀日徃視其虎被食略
盡但存少骨 聰道人結廬於雲間佘山之東峯有二
[434-32a]
虎為之衛名大青小青行則隨侍前後 貴州僧結菴
龍虎山下嘗赴齋市人家倩四僕肩輿以行至其家即
求宻室閉僕其内加扃鑰戒勿與食主人俄聞咆哮走
視之皆虎也驚悸毛竦爭來言僧但微笑齋罷啟鑰喚
出依然僕也遂舉輿去盖以法攝制山中虎耳 傳竒
曰大中年寗茵秀才於南山莊夜吟有叩門者曰南山
斑寅將軍拜謁相與吟詠眀騐之乃虎也 宣室志曰
張鋋次巴西遇白額侯於巴西侯席上眀騐之乃虎也
[434-32b]
 青瑣髙議曰張侍郎守鄆虎害物公令吏執符追虎
虎熟視銜符随吏至望公閉目蹲伏公數其罪撻之約
三日出境不然盡殺虎去死化為石今呼虎石也 宋
史曰朱泰家貧百里鬻薪飬母虎負之去朱厲聲曰食
我不足惜但母無託耳虎遂棄泰於地里人以為孝感
醵金遺之目為虎殘云 虛谷閒抄曰清源人陳褎隠
居别業臨窗夜坐外即曠野忽聞人馬聲見一婦人騎
虎自窗下過徑之屋西室内壁下先有一婢卧婦人即
[434-33a]
取細竹杖從壁隙中刺之婢即云腹痛開户如厠褎方
駭愕未及言婢始出已為虎所搏遽前救之僅免鄉人
云村中恒有此怪所謂鬼虎者也 遼史曰開泰五年
秋大獵帝射虎以馬馳太速矢不及發虎怒奮勢將犯
蹕左右辟易陳昭衮捨馬捉虎兩耳騎之虎駭且逸上
命衛士追射昭衮大呼止之虎雖逸昭衮終不墮地伺
便㧞佩刀殺之 金史曰熙宗獵於海島三日之間親
射五虎獲之勗獻東狩射虎賦勗宗/室也 元史曰博特音
[434-33b]
授信陽府達嚕噶齊信陽多虎一日以馬裼置鞍上出
獵命左右燔山虎出走博特音以馬裼擲虎虎摶裼據
地而吼因旋馬射之虎立死
  虎三
原風從 人化易曰風從虎入淮南子曰牛哀病七日/化為虎其兄 視哀搏而殺之思幽賦
曰牛哀病而化虎/雖逢兄而必噬 渡河 出柙劉琨為𢎞農守有異/政虎乃負子而渡河
去柙論語曰虎兕出/於 是誰之過與 射石 嘯風李廣射草中石以/為虎射之沒羽視
之石也復射終不能入事與/熊渠子同 虎嘯而谷風生 蹈尾 編鬚心之憂危/若蹈虎尾
[434-34a]
虎莊子撩虎頭編/ 鬚幾不脱虎口 履尾 摧斑易履虎尾不咥人亨/ 七啟拉虎摧斑
 措爪 傅翼老子曰善攝生者虎無所措其爪食/ 為虎傅翼將飛入邑檡人肉而
委肉 蒙皮侯嬴曰公子欲赴秦軍譬如委肉於餓虎/之口 傳城濮戰晉胥臣蒙馬以虎皮先
犯陳蔡奔/楚右師潰 狐假 鼉為江乙謂楚王曰狐假虎威嵗/抱朴子曰鼉之為虎夀千
五百年/色白也 隂精 鮮食魏志夫虎隂精而居于陽/依木長嘯 食鮮肉也 鈎
爪 鋸牙 攫拏 哮闞靈光殿賦奔虎攫拏以梁倚/仡奮亹而軒䰇仡魚乙切
闞火/檻切 類狗 獻鹿馬援戒兄子曰畫虎不成反類於/狗也 晋郭文嘗有虎忽張口向
文文視其口有横骨乃以手探去/之虎至明日乃獻一鹿于堂前 遺患 稱寃張良/曰所
[434-34b]
謂養虎自遺患也謂漢不取楚曰童恢字漢宗為太守/有虎害人檻捕生得二虎恢祝 殺人者當垂頭非者
當號吼稱寃於是一虎低頭閉目如/懼即時殺之其一鳴吼自奮即放之 不懼 足畏勇/者
不懼足貌足/畏色 憚 自衛 徒搏先主入蜀至巴郡嚴顔拊/心而歎曰此所謂坐空山
放虎/自衛 卞莊刺 周處射卞莊子刺虎管堅子止之曰/兩虎方食牛牛甘必鬬鬭則
大者傷小者亡從傷而刺一舉必有兩獲莊子然/之果獲兩虎 周處射南山白額虎以除害也 乳
子文 狀越椒令尹子文初生棄於夢澤虎乳之楚人/謂乳為穀謂虎為於菟命之曰鬭榖於
菟子傳楚司馬子良/生 越椒熊虎之狀 大人變 女子搤象曰大人虎/變其文炳也
四異苑楊豐為虎嚙有女年十/ 手無刀刃直搤虎頭免父難 七月而生 三代俱
[434-35a]
家語三九二十七陽氣成虎七月生俱孔子過泰山/聞婦人哭子問之曰吾舅與夫及子 死於虎子曰
何為不去曰無苛政/孔子曰苛政猛於虎 呪刀伏 言市有西京雜記東/海黄公有幻
術制蛇虎佩赤金刀及衰飲酒過度遇白虎以赤金刀/厭之遂為虎所食 甘茂曰今有一人言市有虎信之
乎曰二人言猶疑三人言/信之今䜛臣豈非三人乎 疑而注矢 感而存樹疑/而
注矢訝飛將之雄/ 感孝而存樹 不與生物 投畀譛人不以生物/與之謂其
有殺之之怒不以全物與之謂其有決之之怒/ 詩取彼譛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 鞹猶
犬羊 文豈彩飾論語虎豹之鞹猶犬羊之鞹畫蜀志/夫虎生而文炳豈以彩自飾 哉性
自然/也 風嘷雨嘯 乳血餐膚 眈眈之視 逐逐之
[434-35b]
欲 増山君 虞吏說文虎西方獸曰獸君以其/為山獸之君也亦曰山君 寅
客 斑奴真誥寅獸白齒亦能見機亦云寅客斑焦氏/昜林登山履谷與虎相觸猬為功曹 奴奔
北/ 戾蟲 英獸春秋後語虎者戾蟲孝水經注上虞/楊威少失父事母至 嘗與母入山
採薪為虎所逼自計不能脱於是抱母且號且行虎見/其情遂弭耳而去自非誠實精微孰能理感於英獸矣
 嘯谷 入廬駱賔王集樞精嘯谷韻清籟於驚蘋氏/法苑殺生部窮獸入廬乃祈生於區
 探穴 攀欄吳志吕蒙欲從軍其母止之蒙曰不探/虎穴安得虎子 魏明帝於宣武塲上
斷虎爪縱百姓觀之時王戎方十嵗亦看虎虎乗間攀/欄而吼其聲震地觀者無不辟易顛仆戎湛然無懼色
 食牛 寢木尸子曰虎豹之駒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氣 孫卿子曰見寢木以為伏虎
[434-36a]
金玉精 爪牙伏吳越春秋吳王闔閭𦵏閶門外金玉/精化為白虎 韓子虎之所以能伏
狗者爪牙也使虎釋其爪牙而/使狗用之則虎反伏於狗矣 蒙臯比 在檻穽左/傳
宋師次於郎公子偃自雩門竊出蒙臯比而先犯之積/司馬遷書猛虎在山百獸震恐及在檻穽揺尾求食
威約之/漸也 投千金 點兩睛吕氏春秋衣人在寒食人/在飢投虎千金不如一豚
肩虎拾遺記始皇二年謇㳙國畫工名烈裔者刻兩白/玉 其毛如生不㸃兩目睛始皇使他工夜徃㸃之旦
虎飛去眀年南郡獻白虎二視之/乃玉虎也命去目睛乃不能復去
  虎四
原繡虎魏曹植有文/人號繡虎 雕虎煥乎執雕/虎以拭虎 始交月令大/寒之日
[434-36b]
虎始/交 何為不義自斃/雖猛何為 暴論語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 鬭
藺相如曰今兩虎/相鬭勢不俱全 猛噬 咆哮 増卑勢吳越春秋/吳王將赦
越王伍子胥諫王曰夫/虎之卑勢將以有擊也 弭毛大夫扶同謂越王曰猛/獸將擊必弭毛帖伏
 虎牢穆天子傳天子獵於鄭圃虞人掠林有虎在於/葭中天子將至七萃之士髙奔戎生擒虎而獻
之天子命為之柙畜/之束虞是曰虎牢 虎市髙僧傳南海始興有虎市/山峯嶺高絶虎之淵藪世
受其災天竺沙門跋摩改名靈鷲住錫於斯晝行夜徃/或時值虎以杖按頭抒之而去於是山旅水濵去來無
梗/ 虎媒陳氏家義興山中夜聞虎當門大虓開視之/乃一少艾雖衣襦凋損而妍姿不傷問知是
商女隨母上塚作寒食為虎所摶至此陳婦見其端麗/諷之曰能為吾子婦乎女謝惟命乃配其季子踰月其
[434-37a]
父母踪跡得之喜甚/遂為婚姻目曰虎媒 騎虎㧞鬚酉陽雜俎仙人鄭思/逺常騎虎故人許隠
齒痛求治鄭曰惟得虎鬚及熱揷齒間/即愈為拔數莖與之因知虎鬚治齒也 乗虎夜歸明/興
雜記瑞安卓敬年十五六讀書寳香山嘗夜歸值/風雨路迷偶得一牛乗之以行及門視之則虎也
  虎五
原行晉陸機猛虎行曰渇不飲盜泉水熱不息惡木隂
飢食猛虎窟寒棲野雀林 増唐儲光羲猛虎詞曰寒
亦不憂雪飢亦不食人人肉豈不甘所惡傷眀神太室
為我宅孟門為我鄰百獸為我膳五龍為我賔蒙馬一
[434-37b]
何威浮江亦以仁彩章曜朝日爪牙雄武臣髙雲逐氣
浮厚地隨聲震君能賈餘勇日夕常相親 韓愈猛虎
行曰猛虎雖云惡亦皆有匹儕羣行深谷間百獸望風
低身食黄熊父子食赤豹麛擇食於熊豹肯視兔與狸
正晝當谷眠眼有百歩威自矜無當對氣性縱以乖朝
怒殺其子暮還食其妃匹儕四散走猛虎還孤棲狐鳴
門兩旁烏鵲從噪之出逐猴入居虎不知所歸誰云猛
虎惡中路正悲啼豹來銜其尾熊來攫其頥猛虎死不
[434-38a]
辭但慚前所為虎坐無助死況如汝細微 張籍猛虎
行曰南山北山樹冥冥猛虎白日繞樹行向晩一身當
道食山中麋鹿盡無聲年年養子在空谷雌雄上山不
相逐谷中近窟有山村長向村家取黄犢五陵年少不
敢射空來林下看行迹 李賀猛虎行曰長戈莫舂彊
弩莫抨乳孫哺子教得生獰舉頭為城掉尾為旌東海
黄公愁見夜行道逢騶虞牛哀不平何用尺刀壁上雷
鳴泰山之下婦人哭聲官家有程吏不敢聽 宋劉宰
[434-38b]
殺虎行謝宜興趙大夫詩曰君不見陽羡周將軍射殺
南山白額虎千古萬古聲流聞又不見宜興趙大夫南
山三十有六虎令行殺取無復餘古陽羡今宜興大夫
邑之主將軍邑之民主賔多寡事不同千古萬古同清
芬 元李俊民宣差射虎詩曰北原風勁霜草枯草間
出沒藏於菟眈眈來此被誰驅不防邂逅馮婦車將軍
胆氣勇有餘手中笑撚金僕姑等閒如射兔與狐兩眼
錯莫精光無深山大澤失所居或撩汝頭編汝鬚可憐
[434-39a]
肉食無逺圗伎倆不及黔之驢 周震霆虎墮井詩曰
郭西猛虎勢莫當攫人白晝來神岡地名距/郡十里暗中推墮
若有物眢井百尺籬根藏凍泉收聲甃為土轆轤綆斷
苔蘚蒼眼花誤落爪牙廢棄置有待摧彊梁酸風飛沙
寒日黄四郊流血皆戰塲乗時吞噬恒妥尾翼以倀鬼
髙駝翔北平將軍老且死泰山哭聲哀怨長豈知鑿地
古設險邂逅一蹶由天亡吁嗟此物肆無忌妄意流毒
窺城墻千夫駭汗手莫指造次坎窞侔干將貫盈有兆
[434-39b]
此未悟來者紛紛投土囊 眀沈周虎來詩曰成化十
一年九月偽言虎至爭慌惚前村漸報咥老翁西村少
年撲見骨昨聞鄰子說果見夜聞噭哮竦毛髮起從壁
孔稍窺覘恰有微月映屋缺翻烏駭雀不安樹偃草落
葉悲風發闊行卓尾自破來意搏不得怒氣勃聳軀哆
吻首闖地瞋目眈眈兩杯凸侵朝出門迹宛在濕泥載
塗五爪沒口中且言尚驚怕轉首四顧疑衝突嗚呼猛
獸猛不知平郊獨行無乃忽彎弧倘有裴將軍老命須
[434-40a]
臾應弦沒不如徙惡南山深安我民心汝安窟
増序唐符載畋獲虎頌序曰節度使樊公畋於郢城修
軍禮先是里人之訟乳虎為暴極於兵冦既卜其穴乃
大捜而取之爽氣凌厲士抝餘怒敲扣拍撲芟殺䇿䃗
觀其怒氣之所狡憤迅軀之所騰跱鋸牙之所噉咋鈎
爪之所拏攫傑作人立呀若箕張聲輕暴雷目爍燃炬
有一人烏獲之倫威鬰喬傑狡獷決鐏長㦸以撐拒
乃匐身而掩刃勢傾力絶四偃在地穿喉貫背爪有餘
[434-40b]
搏於是騰氣射虹霓酣噪破山林淋漓贔屓獻於公所
  豹一
増本草釋名曰豹性暴故曰豹按許氏說文豹之脊長
行則脊隆豸豸然具司殺之形故字從豸從勺王氏字
說豹性勺物而取程度而食故字從勺又名曰程沈氏
筆談秦人謂豹為程至今延州猶然東人謂之失刺孫
 本草集解曰豹狀似虎而小白面團頭自惜其毛采
其文如錢者曰金錢豹宜為裘如艾葉者曰艾葉豹次
[434-41a]
之又西域有金線豹文如金線海中有水豹上應箕宿
禽蟲述云虎生三子一為豹 穆天子傳曰舂山百獸
所聚也爰有赤豹熊羆 山海經曰泰山多赤豹 陸
璣疏曰尾赤而文黒謂之赤豹 莊子曰豐狐文豹棲
於山林伏以巖穴靜也夜行晝居戒也雖飢渇隠約猶
且胥疏於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於羅罔
機辟之患其皮為之災也 淮南子曰蝟使虎申蛇令
豹止物各有所制也 武昌記曰樊口南有大姥廟孫
[434-41b]
權嘗獵於山下依夕見一姥問權獵何所得曰正得一
豹姥曰何不竪豹尾忽然不見應劭漢官儀曰豹尾過
後執金吾罷解圍天子鹵簿中後屬車施豹尾於道路
豹尾之内為省中盖權事應在此故為立廟也
  豹二
原似虎 名程說文云豹似虎圜文黄紋黒如錢也/豹一名程列子曰程生馬注曰豹
隠南山 受北國陶答子妻曰南山有黒豹隠霧雨而/十日不下食 宣王時錫韓侯奄受
北國因以獻/其赤豹也 君子變 管中窺易君子豹變其文蔚/也 晋王子敬數嵗
[434-42a]
門生輩曰此郎管中/窺豹時見一斑也 在檻 為裘莊子虎豹在檻穽/之中揺尾而求食
豹管子武王侈靡命豹襜豹裘方得入廟故/ 皮曰千金功臣之家糶千鐘粟得一豹皮 九闗
即谷楚辭曰虎豹九闗多瑞應/圗幽都即谷山上 黒豹 鞹猶犬羊 威同鼷
上詳虎三與韓子虎豹/不用爪牙 鼷鼠同威 増留皮 為枕五代王彦/章曰豹死
㽞皮人死留名枕五行志/韋后妹嘗為豹 以辟邪 炮脯 煮胎洞冥記元封/中起神明之
臺炮青豹之脯青豹出浪坂之山狀如虎色如/翠殺之為脯食之不愚 杜牧詩歸來煮豹胎
  豹三
原為罪韓子翟人獻黒豹皮晋文/公歎曰皮美自為罪也 駭人其駭/人也 號飛
[434-42b]
晋王彌膂力/過人號飛豹 乗赤豹楚辭曰乗赤/豹兮從文狸 文蔚之皮爾/雅
曰西方之美有/文蔚之皮焉 炳蔚之姿文選虎豹以/炳蔚凝姿 水豹 土
豹 豹落吳都賦云剽掠虎/豹之落落居處也 増豹韜太公六韜/有豹韜 文
采炳煥後秦記狄伯竒少曽游獵得豹見/其文采炳煥遂自感歎始學書藝 徃而不反
其為物徃而不反故曰豹死則/首山軍之殿後者豹尾以入 羑里獻懐壅山有黒/豹虎身白㸃
文王囚羑里散宜/生得之以獻紂 羅山獸道書南海博羅縣有羅山/髙入雲霧諸仙人所游之
山也上有豹獸如獼猴/南海人名之為果下 豹袪豹褎詩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羔裘豹褎
自我人究究豹袪下大夫也豹褎/上大夫也晋人刺在位不恤其民 豹飾豹幨詩羔裘/豹飾飾
[434-43a]
謂領縁人君之服也管子上大夫豹飾列/大夫豹幨埤雅云此齊一時之數非古也 海豹海豹/形如
豹文身五色叢居水涯常以一豹/䕶守如雁奴類其皮可飾鞍褥 它牛豹南蠻傳室/利佛逝國
有槖它豹文而犀角以/乗且耕名曰它牛豹 五豹將軍宣室志張鋋次巴/西巴西侯邀五豹
將軍乃/豹也
  豹四
増詩唐李嶠豹詩曰車法肇宗周鼷文闡大猷還將君
子變來藴太公籌委質超羊鞹飛名列虎侯若令逢雨
霧長隠南山幽 宋梅堯臣文豹篇曰壯哉南山豹不
[434-43b]
畏白額虎澤霧毛雖雜鼮鼠朝捋其鬚暮飲乳文章子
雲久已許還笑大夫費五羖天子仗中儀物舉尾與斾
常願看取
  貔貅一
原爾雅曰貔白狐其子豰 說文曰貔豹屬出貉國
尚書曰如虎如貔 毛詩曰獻其貔皮赤豹黄羆 禮
記曰前有摯獸則載貔貅 増史記曰黄帝敎熊羆貔
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坂泉之野
[434-44a]
  貔貅二
原賛晉郭璞貔賛曰書稱猛士如虎如貔貔盖豹屬亦
曰執夷白狐之云似是而非
  狼一狽豺附/
原說文曰狼似犬鋭頭白頰前高後廣 爾雅曰牡獾
牝狼其子獥絶有力迅 增本草集解曰狼豺屬也南
人呼為毛狗其居有穴其形大如犬而尖喙駢脇脚不
甚高能食雞鴨鼠物其色雜黄黒亦有蒼灰色者其聲
[434-44b]
能大能小野俚尤惡其冬鳴其腸直故鳴則後竅皆沸
其性貪戾踐藉老則其胡如袋所以跋胡㚄尾進退兩
患其象上應奎星 毛詩疏曰狼能為小兒啼聲以誘
人去數十歩止其猛健者人不能制其膏可以煎和其
皮可以為裘 禽書曰狼卜食狼將逺逐食必先倒立
以卜所向故獵師遇狼輒喜盖狼之所在獸之所在也
古之造式者木用槐癭棗瘤而以狼牙為柱取其靈知
也 李竒曰豺從才狼從良獸之有才智者 原瑞應
[434-45a]
圗曰白狼王者仁徳明哲則見一本王者進退動凖法
度則見 山海經曰盖山獸多白狼 毛詩曰狼跋其
胡載㚄其尾美周公也 又曰竝驅從兩狼兮揖我謂
我臧兮齊哀公好田獵也 周禮曰獸人冬獻狼注時/之味
也/ 増抱朴子曰山中當路君者狼也
  狼二
原尚書中候曰湯牽白狼握禹籙 田俅子曰商湯為
天子都於亳有神手牽白狼口銜金鈎而入湯庭 増
[434-45b]
國語曰周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
服者不至 原周宣王時白狼見犬戎滅 増漢宫殿
疏曰秦故虎圈周匝三十五歩狼圈廣八十歩長二十
歩西去長安十五里 捜神記曰王業為荆州刺史山
無豺狼 後周書曰突厥之先匈奴之别種也為鄰國
所破其族有一小兒棄草澤中有牝狼以肉飼之及長
與狼交合遂有孕焉逃於髙昌國北山洞穴生十男其
後各為一姓阿史那即其一也 宣室志曰張鋋夜次
[434-46a]
巴西巴西侯相邀置酒邀滄浪君至一人蒼衣其質魁
岸夜半鋋亦假寐天將曉鋋悸而寤見一狼卧於前盖
所謂滄浪君也 舊唐書曰薛延陁部落嘗有一客乞
食於主人者主人引與入帳命妻具饌其妻顧視客乃
狼頭人也主人不之覺妻告鄰人共視之狼頭人已食
主人而去相與逐之見二人追者告其故二人曰我是
也我即神人薛延陁當滅我來取之追者懼而反走
南部新書曰武后時遊擊將軍朱佛兒於魏縣長夀鄉
[434-46b]
界内逢白狼馴狎無懼人意遂繫得送於縣縣令孟神
符牒稱崔融為表賀 江南野録曰嗣主如南都詰旦
殿廷忽見有殘獐一脚詢宿衞莫知所以使徃詢陳陶
陶曰昨暮乃狼星直日故爾嗣主歎曰真鴻儒矣 稽
神録曰晉州神山民黄張妻忽夢一黄褐人腰腹甚細
留淫之兩接而去遂娠好食生肉䑛脣咬齒而性狠戾
生二狼生即走其夫擊殺之 元五行志曰至正十年
彰徳境内狼狽為害夜如人形入人家哭就人懐抱中
[434-47a]
取小兒食之 酉陽雜俎曰狼狽是兩物狽前足絶短
毎行常駕兩狼失狼則不能動故世言事乖者稱狼狽
 本草集解曰狽足前短能知食所在狼足後短負之
而行故曰狼狽 埤雅曰豺狗足似狗而長尾白頰髙
前廣後其色黄季秋取獸四面陳之以祀其先世謂之
豺祭獸故先王候之以田汲冡周書霜降之日豺乃祭
獸豺不祭獸爪牙不良 又俗云羣豺噬虎言其猛健
且衆可以窘虎也史云豺見虎睡則遶而溺之虎不能
[434-47b]
起遂噬之又云豺舌似棘䑛舌似鋸骨痩如豺豺柴也
豺體細痩故謂之豺棘人骨立謂之柴毁義取諸此
本草集解曰豺狼屬也其牙如錐噬物羣行虎亦畏之
又喜食羊其聲如犬人惡之以為引魅不祥其氣臊臭
可惡羅願云世傳狗為豺之舅見狗輒跪亦相制耳
酉陽雜俎曰獵者不殺豺以財為同聲 韻府曰湖南
李玉獵深山見豺數隻逐之其豺合爪人立而號若乞
命狀玉遂舍弓弩更業
[434-48a]
  狼三
原金精 鈎瑞瑞應圗曰白狼金精也/ 下詳狼二田俅子 銜衣 當道
宋王懿字仲徳義兵窘廹暴雨洪潦不知津梁有一白/狼至前仰天而號訖銜王懿衣因渡随之得濟也 漢
張綱為御史充八使之數綱埋輪於都/亭曰豺狼當道安問狐狸遂劾梁冀 善顧 憙還
狼善顧其後還/狼性怯走憙 似犬 逐羊選宣王得白狼而戎狄/賔服注白狼頭白似犬
也之史譬使豺/狼 逐羣羊也 嚙宫人 配二女江都昜王非卒子/建立宫人有過縱
狼嚙殺之觀以為樂為北史單于二女甚美置高/堂上有老狼守臺遂 狼妻産子後遂為高昌國 増
佛寺童子 道旁女人宋王懿三臨徐州威徳著於彭/城立佛寺作白狼童子像於塔
[434-48b]
中以報白狼銜衣救已之徳也詳前銜衣注曰白澤圗/百嵗狼化為女人名曰知女坐道旁告丈夫 我無父
母兄弟丈夫娶為妻三年而/食人以其名呼之則逃去
  狼四
原去腸禮狼去腸/不堪食 解變抱朴子曰狼夀三百/嵗則解變化為人形 乳烏
烏孫昆莫棄於野/狼乳之時初生也 入咸市洪範五行傳秦/時狼入咸市也 知殷
白狼知殷/家之興 増狼村穆天子傳舂山百/獸所居爰有狼村 狼堠埤雅/古之
烽用狼糞取其煙直而/聚風吹不斜故曰狼堠 狼藉雜志狼起卧游戲/多藉草草多穢亂 狼
李林甫以王鉷險刻/倚之使鷙擊狼噬 狼乳溝地里志陜西慶陽府/有狼乳溝乃稷棄於
[434-49a]
 野狼乳之地後/人遂以名溝 避狼城述異記周幽王時牛化為虎/羊化為狼洛陽有避狼城
   狼五
 増詩宋陳師道捕狼詩曰一狼將四子一嶺走千羊意
 得無前敵時乖闕後防寧知射生手已發弩機張會使
 烏鳶飽空令豺虎傷
 原賛晋郭璞白狼賛曰矯矯白狼有道則游應符變質
 乃銜靈鈎惟徳是適出殷見周
 増表唐崔融賀白狼表曰金精累爍鼓鑄於隂陽玉毳
[434-49b]
 霜翹騰倚於郊甸應時乃出野心狎而無驚有道則游
 貪性馴而不搏
 
 
 
 
 
御定淵鑑類函卷四百二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