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九十八


[403-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巻三百九十八
  菜蔬部菜蔬/ □/ 薺/ 蔥/
   菜蔬一
 原爾雅曰菜謂之蔬不熟曰饉 毛詩曰其䔩維何維
 筍及蒲 又曰我有㫖蓄亦以禦冬 論語曰雖蔬食
 菜羮瓜祭必齊如也 禮記曰仲冬之月乃命有司趣
 民務蓄菜 周禮曰春入學舍菜合舞 又曰凡蓄聚
[403-1b]
 物以稍聚待賔客以甸聚待羇旅凡餘物以待頒賜注
 云聚物諸瓜匏葵芋為禦冬之具 儀禮曰婚禮舅姑
 旣没則婦入三月乃奠菜鄭康成曰/菜蓋用堇 増左傳曰茍有
 眀信澗谿沼沚之毛蘋蘩蕰藻之菜可薦於鬼神可羞
 於王公 原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崑崙之蘋夀木之
 華赤木之葉餘瞀之南有菜名嘉樹其色若碧 又曰
 菜之美者具區之菁 尚書大傳曰大夫有汙瀦之宫
 雖生美菜有義之士不食 漢書張竦曰古叛逆之國
[403-2a]
瀦其宮室以為汙池名曰凶墟雖生菜蔬而民不食
西域傳曰罽賔地温和冬食生菜 漢武内𫝊曰西王
母曰仙之上藥有碧海之琅菜 魏志曰倭國地温和
冬夏食生菜 蜀都賦曰五肉七菜勝掩腥臊 文選
曰野有菜蔬之色
  菜蔬二
原莊子曰顏回不茹葷三月 又曰宣尼窮於陳蔡之
間顏回擇菜 世説曰范宣挑菜傷指大哭啼曰身體
[403-2b]
髪膚不敢毁傷故啼 増金樓子曰始皇聞鬼谷先生
言因遣徐福入海求金菜玉蔬並一寸椹 原王充論
衡曰董仲舒讀春秋三年不窺園菜 孝子𫝊曰洛陽
公輦水作漿兼以給𬨨者公補屩不取其直天神化為
書生問公何不種菜曰無種即遺數升公種之化為白
璧餘皆為錢公得以娶婦 廣州先賢𫝊曰丁宻蒼梧
人非家織布不衣非已耕種菜果不食 杜蘭香别𫝊
曰香降張碩齎瓦榼酒七子樏樏多菜而無他味亦有
[403-3a]
世間常菜輒有三種色或丹或紫一物與海蛤相象并
有非時菜碩云食之亦不甘然一食七八日不飢 増
後漢書曰崔瑗爱士好賓客盛脩殽膳殫極滋味不問
餘産居常蔬食菜羮而已 又曰汝南嚴海君少時鄉
居有入其園竊菜者明日㧞菜悉遺鄉里鄉里相約無
復取菜者 又曰彭城朱曜字子卿為漁陽相所種菜
悉付還外 山東六賢傳曰袁卞字叔隰陬慮人種菜
一園左右竊取度溝瀆卞乃為之橋其敦義如此 呉
[403-3b]
書曰趙咨使魏魏人曰聞江東有耑蹄菜作苦為食咨
曰當得蒼鰷以作羮 拾遺記曰咸寕四年立芳蔬園
於金墉城東多種異菜有菜名曰芸蕨類有三種紫者
最繁味辛其根爛熳春夏葉宻秋橤冬馥其實若珠五
色隨時而盛一名芸芝色紫為上蔬其味辛色黄為中
蔬其味甘色青者為下蔬其味鹹常以三蔬供御膳其
葉可以藉飲食以供宗廟祭祀亦止人飢渇宫人採帶
其莖葉香氣歴日不歇 晉書曰皇甫謐姑子梁桞為
[403-4a]
城陽太守或勸謐餞之謐曰桞為布衣時𬨨我我食之
不𬨨鹽菜貧不以酒肉為禮也今餞之是貴城陽太守
而賤梁桞也豈中古人之道哉 又曰邵續為石勒所
執灌園鬻菜以供衣食勒屢遣察之歎曰此眞髙人矣
嘉其清苦賜榖帛以勵羣臣 又曰呉隱之母喪哀毁
嘗有鹹俎以其味㫖輒棄之及為廣州清操愈勵常食
不𬨨菜及乾魚而已 齊書曰晉永嘉五年曲陽縣民
黄慶宅左右有園東南廣數丈每種菜輒鮮異常㧞更
[403-4b]
生夜有白光似懸絹道士傅徳占使人掘之三尺獲玉
印文曰長承萬福 宋書曰宗慤以軍功封洮陽侯先
是鄉人庾業家甚富與賓相對膳必方丈而為慤設粟
飯菜俎謂客曰宗軍人慣噉麄食慤致飽而退初無異
辭至是業為慤長史待之甚厚不以昔事為嫌 又曰
桞元景為三公時在朝勲貴多事産業元景獨無所營
南岸有數十畝菜園守園人賣得錢二萬送還宅元景
怒曰我立此以供家中噉耳乃復奪百姓利耶遂以錢
[403-5a]
别置守園者 又曰王𤣥謨桞元景垣護之雖並北人
而𤣥謨獨受老傖之目武帝四時詩曰堇荼供春膳粟
漿充夏餐爮醤調秋菜白鹺觧冬寒 又曰朱修之姊
飢寒不立修之貴為刺史嘗徃視姊姊為設菜羮麄飯
以激之 齊書曰江泌性仁孝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
意唯食老葉而已 南史隱逸傳曰沈道虔辟州府凡
十二命皆不就有窺園菜者外還見之仍自逃隱待竊
者去後乃出 梁書曰武帝大官常膳唯以菜蔬几案
[403-5b]
所陳不𬨨三盞 三國典略曰北齊主以鄴清風園賜
穆提婆於是官無蔬菜賖買於人負錢三百萬其人訴
焉斛律光曰此園賜提婆一家足不賜提婆百家足
大業拾遺曰徐孝穎性仁孝嘗在園中晝臥見人盗菜
徐轉身向裏恐偷者見之敦行退譲皆此類也 唐書
曰太宗回次易州界司馬陳元疇令百姓種蔬坑上㣲
火煦之欲其速生以擬供進太宗聞之責其謟媚詔免
官 又曰髙宗時司農欲以冬藏餘菜賣之百姓以墨
[403-6a]
敇示僕射蘇良嗣判曰昔公儀休相魯㧞去園葵况臨
御萬邦而販蔬鬻菜事遂不行 又曰王昇為刑部尚
書性貪恡乃鬻公廨菜園收其價以自潤甚為時論所
醜 又曰盧懐慎日晏設食菜數杯 唐書曰中書園
蔬日給衆官者主事白常衮減其數崔祐甫怒訶主事
主事曰此相公之命祐甫大詬曰門下侍郎安得理中
書之蔬叱左右掊主事而拽之自是與常衮不平 又
曰貞元中奚陟為中書舍人躬親庶務下至園蔬悉自
[403-6b]
㸃閲人以為難 見聞錄曰汪信民常言人常齩得菜
根斷則百事可做胡康侯聞之擊節歎賞又曰宋神宗
熙寕中李賓客及之知潤州園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
有一佛坐於花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數或云李氏奉佛
甚謹故有此異
  菜蔬三
原醸蓼 祭韭鴽醸之蓼注/釀謂雜切也 秋韭 冬菁 䪥留白
 蔥寸㫁庾亮噉䪥留白云可以種毋後漢陸續字智/伯初下獄知毋自餉食曰 所作羮其蔥必
[403-7a]
寸/㫁 増佐葷 當肉黄山谷和孫奉議送菜詩春蔬照/映庾郎貧遣騎持籠佐茹葷却得
齊廚獻流味白鵞存掌鼈/留裙 下見朱文公詩 媚盤飱 助鼎俎杜甫詩/畦蔬繞
茅屋自足媚盤飱園豫章記宋宇種菜蔬三十/品時雨之後按行 圗曰天茁此徒助予鼎俎 芍藥
  茨苽葉松漠記聞女真多白芍藥花皆野生者/采其芽為菜以麫食煎之甚美 南方草
木狀綽菜夏月生/池沼間葉類茨苽 晝開夜合 赤葉紫鬚盧氏雜記/番禺有菜
四葉相對晝開夜合名合歡菜葉唐書貞觀/中健逹王獻佛王菜一莖五赤 紫鬚
  菜蔬四
原豐本祭宗廟之禮/韭曰豐本 下體詩云采葑采菲無以下體/注葑菲蔓菁與葍之類也
[403-7b]
 野人獻芹 屈到嗜芰 綠葵含露 白䪥負霜
蓳荼如飴詩/ 有畦殖貨志云/菜茹有畦 灌園𥞇康與吕安/灌園於山陽
増家僮灌蔬漢楊伯起常𠲒家僮/引阿對泉以灌蔬 僚友送蔬宋陳□/道約日
送菜把黄山谷詩云三徑就/荒生計拙混煩僚友送園蔬 不奪菜利詳柳元/ 當
知菜味黄山谷題畫菜不可使士大夫不/知此味不可使天下之民有此色 柔蔬劉禹/鍚賦
柔蔬傲霜/而秀折 野蔬韓愈詩野/蔬拾新柔
  菜蔬五
増詩唐髙適題張處士菜園曰畊地桑柘間地肥菜常
[403-8a]
熟為問葵藿姿何如廟堂肉 杜甫詠廢畦詩曰秋蔬
擁霜露豈敢惜凋殘暮景數枝葉天風吹汝寒緑霑泥
滓盡香與歳時闌生意春如昨悲君白玉盤 宋楊萬
里菜圃詩曰此圃何其窄於儂已自華看人澆白菜分
水及黄花霜熟天殊暖風㣲斾亦斜笑摩桃竹杖何日
拄還家 張耒秋蔬詩曰荒園秋露痩韭葉色茂春菘
甘勝蕨人言佛見為下箸俗言八月/韭佛開口芼炙烹羮更滋滑
其餘𤨏屑皆可口蕪菁脆肥薑俎辣藏鞭雛筍纎玉露
[403-8b]
映葉乳茄濃黛抺已殘枸杞只留枿晩種萵苣初生甲
南來食魚忘肉味久思吾土牛羊茁軟炊一飽老有味
痛飲百壺今不說蒲團齋罷欠伸時自覺少年心解脫
 范成大菜詩曰桑下春蔬緑滿畦菘心青嫰芥薹肥
畦頭洗澤店頭賣日暮裹鹽酤酒歸 又曰撥雪挑來
菜地菘味如蜜藕更肥濃朱門肉食無風味只作尋常
蹋把供 陸游野菜詩曰菜把青青間葉苗豉香鹽白
自烹調須臾徹案呼茶椀盤箸何曽覺寂寥 又曰老
[403-9a]
農飯粟出躬耕捫腹何殊享大烹呉地四時常足菜一
番𬨨後一番生 又曰引水何妨萟芥菘圃功自古補
三農恨君不見岷山芋藏蓄猶堪過嵗凶 又曰萬里
蕭條酒一杯夢魂猶自度邛隈可憐龍鶴山中菜不伴
峨睂栮脯來 又曰野蔌山蔬次第嘗超然氣壓太官
羊放翁此意君知否要配呉稉晩甑香 又巢菜詩曰
昏昏霧雨暗衡茅兒女隨宜治酒殽便覺此身如在蜀
一盤籠餅足豌巢 又詠菘詩曰雨𬨨寒聲滿背
[403-9b]
今眞是荷鉏翁可憐遇事常遲鈍九月區區種晩菘
方岳詠趙尉送菜詩曰虚老空山學圃翁荷鋤頭白雪
髼鬆芥薹如臂何曽夢菜腦生筋漫自供不料官鹽蒼
玉束絶勝禁臠紫駝峰更須詩手翦春雨勝與一番風
露胷 劉子翬種菜詩曰傍舍植柔蔬攜鋤理蕪穢桔
槹勤俛仰一雨功百倍朝来緑映土新葉揺肺肺牛羊
勿踐畦肉食屠爾軰 明任道詠畫菜詩曰露芽煙甲
曙光寒紫翠摶香濕未乾記得花開曽病酒玉人纖手
[403-10a]
薦春盤
原啓梁皇太子謝敕賚河南菜啟曰海水無波來因九譯
周原澤洽味備百羞堯韭未儔姬歜非喻 又謝敕賚
大菘啓曰呉媿千里之蓴蜀慙七菜之賦是知泮宫采
芹空入魯詩流火烹葵徒傳豳曲
  葵一
原說文曰葵菜也 毛詩豳風曰七月烹葵及菽 博
物志曰陳葵子㣲炒令曝咤散著熱地中徧蹋之朝種
[403-10b]
暮生逺不過宿 増格物論曰葵有數種此菜葵也味
甘美性滑利夏末種至秋採之者謂秋葵秋種至冬採
之者謂冬葵又葵有鴨脚之名 本草曰苖葉作菜茹
更甘美 又曰陶隱居云以秋種葵覆養經冬至春作
子謂之冬葵 又曰葵葉為百菜主其心傷人俗呼為
西王母菜食之益人 原師曠占曰黄帝問師曠曰欲
知牛馬貴賤秋葵下生小葵牛馬貴大葵不蟲牛馬賤
 淮南子曰聖人之於道猶葵之於日雖不能終始哉
[403-11a]
其向之者誠也 曹植求通親親表曰若葵藿之傾葉
太陽雖不為廻光終向之者誠也 七啓曰芳菰精粺
霜蓄露葵 文選曰青青園中葵凝露待日稀 又曰
譬如後園葵有葉待秋霜 又曰無以肉食姿取笑葵
與藿 増爾雅翼曰古者葵稱露葵又終葵一名繁露
解語曰觸露不掐葵日中不翦韭 潘岳閒居賦曰緑
葵含露白䪥負霜
  葵二
[403-11b]
増管子曰桓公北伐山戎出冬葵布之天下桓公憂北
郭民貧管子請禁去市三百歩者不得樹葵菜此則亦
有以相及也 原左傳仲尼曰鮑莊子之智不如葵葵
猶能衞其足莊子居亂不能危/行言遜以致刖足 韓詩外𫝊曰魯監門
女嬰相從績中夜泣曰衞世子不肖是以泣其偶問其
故曰宋司馬得罪於宋出奔於魯馬佚食吾園葵是嵗
亡利之半由是觀之祸福相及也 列女傳曰魯漆室
女倚柱而嘯鄰婦曰欲嫁乎曰吾憂魯君老而太子少
[403-12a]
也婦曰此魯大夫之憂女曰昔晉客舍吾家繫馬於園
馬佚踐吾園葵使吾終嵗不厭葵味 史記曰公儀休
為魯相食葵而美㧞其園葵棄之 増齊周顒隱鍾山
王儉謂曰卿在山中何所食荅曰赤米白鹽緑葵紫蓼
又問何者最佳曰春初早韭秋末晩菘 原北齊書曰
北齊彭城王浟在郡王氏種葵三畝被人盜之王密令
書葵葉明旦市看之遂得盜者 列仙傳曰丁次都不
知何許人為遼東丁氏作人丁氏常使買葵冬得生葵
[403-12b]
問何得此葵云從日南買來 異苑曰苻堅將欲南師
夢葵生城内以問婦婦曰若征軍逺出難為將也
  葵三
原詩古詩曰采葵莫傷根傷根葵不生結友莫羞貧羞
貧友不成 晉陸機園葵詩曰種葵北園中葵生鬱萋
萋朝榮東北傾夕穎西南晞零露垂鮮澤朗日耀其暉
時逝和風戢歳暮商飈飛曽雲無温液嚴霜有凝威幸
蒙髙墉徳𤣥景䕃素蕤豐條並春盛落葉後秋衰慶彼
[403-13a]
晩凋福忘此孤生悲 又詩曰翩翩晩凋葵孤生寄北
蕃被蒙覆露惠㣲軀後時殘庇足同一智生理各萬端
不若聞道易但傷知命難 増唐李白流夜郎題葵葉
詩曰慙君能衞足歎我逺移根白日如分照還歸守故
園 劉長卿詠牆下葵詩曰此地常無日青青獨在隂
太陽偏不及非是未傾心 明呉寛葵詩曰託身北牆
隅幸免人所踐苗長已𬨨牆入土根不淺葉間橤何多
濈濈滿園蠒此種覺尤佳觀者盡云鮮傾心識忠臣衞
[403-13b]
足存古典作羮諒非菜名同亦須辨
増賦宋鮑昭園葵賦曰風暖凌開土冒泉動游塵曝日
鳴雉依隴主人拂黄冠拭藜杖布蔬種平圻壌通畔脩
直膏畝夷敞白莖紫蔕豚耳鴨掌溝東陌西行三畦兩
旣區旣徂乃露乃映勾萌欲伸藂牙將散爾乃晨露夕
隂霏雲四委沈雷逺震飛雨輕灑徐未及晞疾而不靡
柔莩逺秀剛甲以解稚葉萍布弱隂竟抽萋萋翼翼沃
沃油油下葳蕤而被逕上參差而覆疇承朝陽之麗景
[403-14a]
得傾柯之所投仕非魯相有不㧞之利賓非二仲無逸
馬之憂顧堇荼而莫偶豈蘋藻之薦羞若乃鄰老談稼
女嫗歸桑拂此葦席炊彼穄梁甃壺援醢曲瓢卷漿乃
羮乃瀹堆鼎盈筐甘㫖蒨脆柔滑芬芳消淋逐水潤胃
調腸於是旣飫徹盤投箸囘小人之腹為君子之慮近
觀物運逺訪師聖聲數後彰律理前定烏非黔黒鶴豈
浴淨彼圓行而方止固得之於天性伊冬箑而夏裘無
雙功而並盛盪然任心樂道安命春風夕來秋日晨映
[403-14b]
獨酌南軒擁琴孤聼篇章間作以歌以詠魚深沈而鳥
髙飛孰知美色之為正
  薺一
原爾雅曰菥蓂大薺也似薺/葉細又曰蒫薺實 說文曰薺
草可食也 毛詩曰誰謂荼苦其甘如薺 禮記曰仲
夏之月靡草死靡草薺葶/之屬 淮南子薺麥冬生而夏死
 抱朴子曰薺麥大蒜仲夏而枯 増春秋繁露曰冬
水氣也薺甘味也乗於水氣故美者勝寒也薺之言濟
[403-15a]
所以濟夫水也 雜志曰江浙間以大缸貯米泔投生
菜其中作藜羮 清異録曰俗號薺為百歳羮言至貧
亦可具雖百嵗可長享也
  薺二
増明皇雜録曰髙力士逐於巫山山谷多薺人不以食
因作詩寄意曰兩京作斤賣五溪無人采中外雖有殊
氣味終不改 玉壺詩話曰宋太宗命蘇易簡講文中
子有楊素遺子食經羮藜含糗之說上因問食何品何
[403-15b]
物最珍對曰物無定味適口者珍臣止知薺汁為美臣
憶一夕寒甚擁爐痛飲夜半吻燥中庭月明殘雪中覆
一薺盂連茹數根臣此時自謂上界仙廚鸞脯鳯胎殆
恐不及屢欲作氷壺先生傳記其事因循未果也上笑
而然之
  薺三
増緑薺見卞伯/玉賦 春薺杜甫詩牆/隂老春薺 宿薺藝文志閒/階薙宿薺
吹薺唐𫝊奕曰懲沸羮者吹/冷薺傷弓之鳥驚曲木 斷薺范文正公/作薺賦
[403-16a]
  薺四
増宋陸游詩曰人生各自有貴賤百花開時促髙宴劉
伶病酲相如渇長魚大肉何由薦凍薺此際值千金不
數清泉槐葉麪摩挲便腹一欣然作歌聊續氷壺傳
又食薺詩曰舍東種早韭生計似庾郎舍西種小果戲
學蠶叢鄉惟薺天所夀青青被陵岡珍美屏鹽酪耿介
凌雪霜
原賦晉夏侯湛賦曰寒冬之日余登乎城跬歩北園覩
[403-16b]
衆草之委瘁覽林果之零殘悲纎條之槀摧慜枯葉之
飄殫見芳薺之時生被畦疇而獨繁鑚重冰而挺茂䝉
嚴霜以發鮮含盛陽而弗萌在太隂而斯育永安性於
猛寒羌無寕乎煖燠齊精氣於款冬均貞固於松竹
齊卞伯玉薺賦曰終風埽於暮節霜露交於杪秋有萋
萋之綠薺方滋繁於中丘 增宋范仲淹少時作薺賦
曰陶家甕内淹成碧緑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角徵
  蔥一
[403-17a]
原禮記曰凡進食之禮蔥㳿處末 又曰膾春用蔥脂
用蔥 又曰為君子擇蔥薤必絶其本末 爾雅曰茖
山蔥細莖大葉 増格物論曰蔥有四種入藥用山蔥
胡蔥食用東蔥漢蔥能消榖 清異録曰蔥能調和衆
味文言謂之和事草 原春秋元命苞曰天門山上有
蔥所種畦壟悉著行人㧞取者悉絶若請神而求即不
㧞自出竒異辛香 莊子曰春月飲酒加蔥以通五藏
 漢武内傳曰西王母曰仙人上藥有𤣥都綺蔥 晉
[403-17b]
令曰居洛陽内園菜欲以當課者聼其引長流灌紫蔥
可各三畝 西河舊事曰蔥嶺在燉煌西八十里其山
髙大上生蔥故曰蔥嶺 增廣志曰休循國居蔥嶺其
山多大蔥 盧諶祭儀曰秋祠和羮芼蔥 清異録曰
盤盞蔥趙魏間有之㡬如拄杖粗但盈尺耳
  蔥二
原莊子曰徐無鬼見武侯曰先生居山林厭蔥韭今老
欲甘酒肉之味耶 漢書曰龔遂勸民令人一口種五
[403-18a]
十本蔥一畦韭百本䪥 東觀漢記曰孔奮字君魚為
姑臧長時天下亂河西獨安姑臧長居數月輒致資産
奮在姑臧四年財物不增唯老母妻子但菜食或謂奮
曰置脂膏中亦不能自潤 劉向别𫝊曰都尉有種蔥
書 列仙傳曰阮丘蛆山上種蔥百餘年乃去 邵信
臣曰臣太官種冬蔥生不時之物有傷於人也 増後
漢書曰東漢井丹未嘗修刺候人陽信侯隂就使人要
之不得已而行丹至就故設麥飯蔥葉之食丹推去之
[403-18b]
曰以君侯能供甘旨故來相遇何其薄乎更設盛饌乃
食 華陽國志曰曹公旣與先主語失言㑹天震雷先
主曰聖人言迅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曹公亦悔失言
使人覘之見其㧞蔥公曰大耳公未覺也其夜先主急
去 梁史曰呂僧珍其先以販蔥為業及貴封平固侯
從兄子宏棄業求官僧珍不許曰汝等自有常分豈可
妄求但當速歸蔥肆耳 義熈起居注曰十年有司奏
太常謝瞻遣四人還家種蔥菜免官 後周書曰宣帝
[403-19a]
 大象年左衞園中蔥變作韭 唐史曰屈突通擢左武
 衞將軍涖官勤正有犯法者無所囘縱其弟蓋為長安
 令亦以方嚴顯時為語曰寕食三年艾莫逄屈突蓋寕
 食三斗蔥莫逄屈突通
   蔥三
 増煮餅 潑油陳后山詩已辦煮餅潑油蔥/ 蘓軾詩一杯湯餅潑油蔥 鮭菜
 芼羮黄魯直詩鮭菜清貧只韭蔥事陸游詩瓦盆麥飯/伴鄰翁黄菌青蔬放箸空一 尚非貧賤分芼羮
 僭用大/官蔥
[403-19b]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九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