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八十二


[387-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八十二
  器物部一器物總載簏案笥几匱胡牀/笈 箱 厨 巾箱匳/篋
   匣/筒 嚴器/箕帚 增筐筥/ 籠/
   器物總載一食器并入/
 增説文曰皿飯食之用器也 原易曰制器者尚其象
  尚書曰人惟求舊器非求舊惟新 禮記曰御食於
 君君賜餘器之溉者不寫其餘皆寫 又曰祭器未成
[387-1b]
 不造燕器 月令曰仲春之月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
  又曰仲夏之月食菽與雞其器髙以粗 又曰仲秋
 之月食麻與犬其器廉以深 又曰仲冬之月食黍與
 彘其器閎以奄 又曰中央土食稷與牛其器圜以閎
  又曰去器之無用者權置者令去之 鄒陽上梁孝
 王書曰蟠木離竒為萬乗器者以左右先為之容也
 增賈誼治安䇿曰天下大器也今人之器置諸安處則
 安置諸危處則危天下之情與器無異惟天子之所置
[387-2a]
之 又曰里諺曰欲投鼠而忌器此善喻也鼠近於器
尚憚不投恐傷其器况於貴臣之近主乎 老子曰埏
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原虞詡云不遇盤根錯
節無以别利器 晉樂斐目夏侯𤣥曰肅肅如入宗廟
中但見禮樂器 增地鏡圖曰齊器之象為牛楚器之
象為馬越器之象為蝦蟇宋器之象為白狗秦器之象
為䐁燕器之象為豖
  器物總載二
[387-2b]
增史記曰舜陶於河濱器不苦窳 逸周書曰武王既
勝殷諸侯班宗彞作分器 家語曰孔子觀於魯桓公
之廟有攲器焉問守廟者曰此何器也曰宥坐之器孔
子曰吾聞宥坐之器者虗則敧中則正滿則覆顧謂弟
子曰試注水焉即操水而注之中而正滿而覆虗而攲
孔子喟然歎曰嗚呼物焉有滿而不覆者乎 史記曰
武帝有故銅器李少君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柏寢
案其刻果然 又曰司馬相如與傭保雜作滌器於蜀
[387-3a]
中 原白帖曰呉鄭泉嗜酒臨卒曰願身化為土陶家
取為酒器 又曰晉武幸王氏家食器盡琉璃 增又
曰晉時敧器不存形製杜預創意造之 車頻秦書曰
苻堅建元年中新平縣民耕地獲玉器初有金雕者頗
知圖記王猛以為左道勸堅誅之雕臨死表堅曰新平
地古顓頊應出古帝王寳至是果得之 南史曰劉
杳字士深為東宮舍人昭明太子賜以瓠食器曰卿有
古人風故遺古人之器 唐書曰太宗嘗怪舜造漆器
[387-3b]
禹雕其俎諫者十餘不止小物何必爾邪褚遂良曰雕
琢害力農纂繡傷女工漆器不止必金為之金又不止
必玉為之故諫者救其源不使得開及夫橫流則無復
事矣 又曰鄧景山清約子弟饌不過草具用器止烏
漆 元結惡圓論曰元子家為圓轉之器以悦嬰兒友
人公植曰吾聞古惡圓之士歌曰寧方為卓不圓為卿
寧方為汙辱不圓為顯榮甚者終身不仰視曰吾惡天
圓柰何造圓轉之器悦媚嬰兒乎 唐書于頔𫝊頔請
[387-4a]
升襄州為大都督府初襄有髤器天下以為法至頔驕
蹇故方帥不法者號襄様節度
  器物總載三
增銘明方孝孺食器銘曰汝飲而食當思爾職行而有
得斯無媿色節已以裕衆是為儉德嗇人以自封斯為
民賊毋以一食而忘天下母以茍安而忽永圖
  案一
原説文曰案几屬也 增又曰檈圓案也 原方言曰
[387-4b]
案陳楚宋魏之間謂之□ 鹽鐡論曰良民文杯畫案
婢妾衣紈履絲匹庶粺飯肉食所以亂治也 異苑曰
百丈山上有石房内有石案置石書二卷 夢書曰凡
夢見杯案賓客到多客大案少客小案
  案二
原燕太子曰太子嘗與荆軻等案而食 楚漢春秋曰
項王使武涉説淮隂侯信曰臣事項王位不過中郎官
不過執㦸乃去楚歸漢漢王賜臣玉案之食玉具之劒
[387-5a]
臣背叛之内媿於心 漢書曰萬石君石奮子孫為小
吏歸謁萬石君必朝服見之不名子孫有過失不誚讓
為便坐對案不食然後諸子相責因長老肉袒謝罪改
之乃許 漢武故事曰武帝時東郡獻短人長五寸上
疑其山精常令案上行東方朔問曰巨靈汝何以叛阿
母健不 西京雜記曰武帝為七寳牀雜寳案設桂宮
中 增漢書曰貢禹奏曰見賜杯案盡文畫金銀飾非
當所以食臣下也 原東觀漢記曰更始韓夫人尤嗜
[387-5b]
酒每侍飲見常侍奏事輙怒曰帝方對我正用此時持
事來乎起抵破書案 又曰尹敏與班彪相厚每相與
語嘗屏案不食 又曰祭彤素清約在遼東三十年衣
無儲副帝嘉其功賜錢百萬及衣冠刀劎下至杯案食
物大小重疊 江表𫝊曰曹公平荆州乃欲伐呉張昭
等皆勸迎曹公唯周瑜魯肅諫拒之孫權㧞刀斫前奏
案曰諸將復有言迎北軍者與此案同 增南史曰江
秉之為新安太守在郡作書案一枚去官留以付庫
[387-6a]
 唐書曰唐起居舍人執筆隨宰相入殿夾香案分立
殿下 杜陽編曰同昌公主琢百寳為圓案 唐書曰
劉𤣥佐既貴母尚在見縣令走庭中白事退戒𤣥佐曰
長吏恐懼卑甚吾思而父吏於縣亦當爾而據案當之
可安乎𤣥佐感悟待下益加禮 五代史曰孫晟事李
昪父子二十餘年官至司空家益富驕每食不設几案
使衆伎各執一器環立而待號肉臺盤 宋史曰林特
精敏喜吏職據案終日不倦
[387-6b]
  案三
原漆書 金度魏武上雜物疏云御物有純銀鏤帶漆/畫書案一枚 東宮舊事云皇太子納
妃初拜有漆金/度足奏案一枚 青玉 增白石張衡四愁詩云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
之青玉案山廣輿記曰張九齡未第/時建宅桂 中几案皆白石琢成 原鳩飛 增蛇
烈士𫝊云魏公子方食有鳩飛入其案下公子怪之/詳鳩 廣輿記云五代時陸昭符為刺史一日坐㕔
事雷雨暴至電光如金蛇繞案左右皆震仆昭符自若/撫案叱之雷電忽散得鐵索重百斤許徐命納庫中人
服其/雅量
  案四
[387-7a]
原俯舉東觀漢記云梁鴻適呉依大家臯伯通廡下為/賃舂妻孟光為具食不敢於鴻前仰視舉案齊
眉伯通異之曰彼傭能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几人也 跪奉又云魏霸延平元年/仕為光禄大夫妻死
長兄伯為娶妻送至官舍霸曰年老兒子備具何用空/養他家老嫗為即自入拜其妻手奉案前跪霸曰不敢
相屈妻/慙求去 子元三杯漢書曰朱博字子元為御史大夫/為人亷不好酒色之宴自㣲賤至
富貴食不重味/案上不過三杯 增祖深一肉南史云梁郭祖深為南/津校尉加雲騎將軍常
服布素木案/食不過一肉 與可噴飯洋縣舊志云與可作亭篔/簹谷中蘇子瞻寄詩云料
得清貧儳太守渭濱千畝在胷中是日與可/同内人遊此燒筍晩食得詩失笑噴飯滿案 原季齊
撒饌廣陵𫝊云呉戒字季齊性剛直同業陳叔為賊戒/往見之叔為設食戒曰汝為賊柰何為人設食因
[387-7b]
舉案投江/令其撒饌 趙王自持史記云漢七年髙祖過趙趙王/張敖自持案進食禮甚恭髙祖
箕踞/罵之 許后親奉漢書云許后五日一朝皇太后於/長樂宮親奉案上食以婦道供養
負版類楯詳鏡三/象兵注 增糊紙如銀摭言云舉人多以白/紙糊案子靣鄭昌啚
詩曰新糊案/子其白如銀 曹公視書太平御覽云陸雲與兄機書/云按行曹公器物有奏案五
枚又作敧案/以卧視書 原石虎行文鄴中記云石虎以宮人為/女官門下通事又以玉案
行文/書
  案五
原銘漢李尤書案銘曰居則致樂承顔接賓承奉奏記
[387-8a]
通達詔刺尊上答下道合仁義 梁簡文帝書案銘曰
刻香鏤彩纎銀卷足照色黃金廻花青玉漆華映紫畫
製舒緑性廣知平文雕非曲厠質錦帷承芳綺縟敬客
禮賢恭思儼束披古通今察姦理俗仁義可安忠貞自
燭鑒矣勒銘知㣲敬朂 增宋鼂无咎八仙案銘曰東
臯松菊堂飲中八仙案八仙何必來松菊自吾栽
  几一
增釋名曰几庋也所以庋物也 器物叢談曰几案屬
[387-8b]
長五尺髙二尺廣一尺兩端赤中央黑几所以依凭之
具然非尊者不之設所以示優寵也人几在左神几在
右又不可以不辨也 原李尤几銘序曰黃帝軒轅恐
事之有闕作輿几之法 增毛詩曰戚戚兄弟莫逺具
爾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原周禮司几筵曰諸侯祭祀
席蒲筵繢純加莞席紛純右彫几昨席莞筵紛純加繅
席畫純筵國賔于牖前亦如之左彤几甸役則設熊席
右漆几 又曰凡吉事變几鄭注王祭宗廟祼于室饋
[387-9a]
食于堂繹于祊每事易几神事示新 又曰仲秋之月
養衰老授几杖 禮記曰進几杖者拂之 又曰謀于
長者必操几杖以從之 又曰龜䇿几杖席蓋重素袗
絺綌不入公門 又曰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
𫝊 增又曰乗車必以几 又曰大夫七十致仕則必
賜之几杖 原左傳薳啟疆曰聖王務行禮不求恥人
朝聘有珪享頫有璋小有述職大有廵功設几而不倚
爵盈而不飲宴有好貨飱有陪鼎入有郊勞出有贈賄
[387-9b]
禮之至也 增蘇軾詩曰世家不可恃如倚折足几
  几二
原左傳曰諸侯之師乆於偪陽荀偃士匄請於荀罃曰
水潦將降懼不能歸請班師智伯怒投之以几出於其
出偃匄之間也/智伯荀字也 莊子曰南郭子綦隱几而坐仰天
㗳焉似䘮其偶顔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
固可使如槁木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隱几者非昔
之隱几者也 戰國䇿郭隗謂燕昭王曰隱几據杖眄
[387-10a]
視相使則厮役之人至 增廣輿記曰梁孝王嘗集諸
遊士於曜華宮使各賦枚乗賦栁路喬如賦鶴公孫詭
賦文鹿鄒陽賦酒公孫乗賦月羊勝賦屏風韓安國賦
几不成鄒陽代韓鄒罰酒枚乗諸人賜絹各五匹 原
漢書詔太師孔光曰聖人之後先師之子德行純淑道
術通明居四輔職輔導於帝今年耆有疾俊乂大臣惟
國之重書曰母遺耉老國之將興尊師而重傅其令太
師母朝十日一賜餐賜太師靈壽杖黃門令為太師省
[387-10b]
坐置几太師入省中用杖 又曰朱博遷琅邪太守齊
部舒緩養名右曹掾史皆移病卧博奮䫇抵觸其几曰
觀齊兒欲以此為俗耶乃召見諸曹吏書佐及縣大吏
選其可用者皆斥罷諸病吏 增東觀漢記曰黃香為
尚書郎以香父尚在賜卧几靈壽杖 原續漢書曰大
將軍何進辟鄭𤣥𤣥以進權戚不敢遲意不得已而詣
之進為設几杖待之甚優𤣥不受朝服而以幅巾見一
宿逃去 漢舊儀曰祭天用玉几玉器 魏武上雜物
[387-11a]
疏曰御物三十種有上車漆畫重几大小各一枚 魏
志太祖以素几賜毛玠曰君有古人之風故賜古人之
器 續漢書曰魏文帝賜楊彪几杖以彰舊德 竹林
七賢論曰魏封晉文王王辭公卿皆當喻㫖司空鄭沖
馳使從阮籍求其文立待之籍時在袁孝尼家宿醉扶
而起書几版為文無所治定乃寫封信 增晉書曰王
羲之字逸少嘗詣門生家見棐几滑淨因書之真草相
半後其父誤刮之門生驚懊累日 原鄴中記曰石虎
[387-11b]
御坐几悉漆雕畫以五色 增南史曰沈麟士字雲禎
隱居以篤學為務恒慿素几鼓素琴 陳書曰王沖為
太子少傅髙祖以沖前代舊臣特申長幼之敬文帝即
位益加尊重嘗從幸司空徐度宅宴筵之上賜之以几
 宋史曰蘇雲卿與張浚為布衣交浚相馳書函屬豫
章帥及漕帥漕為遊士訪之入圃雲卿曰客何來延入
室土銼竹几地無纎塵卒不應召 廣輿記曰龔開字
聖子淮隂人宋亡不仕家益貧賓客造訪至無几席一
[387-12a]
子名浚每俯伏榻上就背按紙作唐馬圖甚工一出人
輙以數十金易之
  几三
增狐文 烏皮雲仙散録云房夀六月召客凭狐文几/ 杜甫詩云拂拭烏皮几喜聞樵牧音
 覆雲紈 加綈錦拾遺記云瀛洲南有金鑾之觀中/有寳几覆以雲紈之素 西京雜
記云漢制天子玉几冬則加綈錦其上謂之綈/几公侯皆以木為几冬則以細罽為橐以慿之 原孤
鵠蟠膝 曲木抱腰語林云任元褒為光禄勲孫翊往/詣之見門吏憑几視孫入語任曰
吏憑几對客為不禮任便推之吏答曰得罰體痛以横/木扶持非憑几也孫曰直木橫施值其兩足便為憑几
[387-12b]
何必孤鵠蟠/膝曲木抱腰
  几四
增桐木神仙傳云葛仙公憑桐木几於女几山學/仙得道後几化為白麂三足時出於山上 靈
元觀手鈔云謝霜囘有七寳靈檀之几几上有文字/隨意所及文字輙見故道經云世有靈檀則百事可
圖世有神𤓰/則飲食可廢 步挽潛確類書曰道武賜元/纂步挽几以優異之 連理廣/輿
記云庾易字幼時新野人徙居江陵雅性恬静以文史/自娯長史袁彖慕其風贈以鹿角書格蚌盤牙筆易將
連理几竹翹/書格報之 原書誦訓國語左史倚相曰倚几有誦/訓之諫注云誦訓工師所誦
之諌書/之於几 盛真經漢武内傳曰帝受西王母五岳真經/六甲靈符十二事盛以黄金几封以
[387-13a]
白玉函以/珊瑚為牀 陳蕃設漢雜事云陳蕃請徐穉為功曹及/師友祭酒時設東西之坐重席漆
几以/候之 呂布斫魏志曰呂布遣陳登至太祖求徐州牧/登因陳布勇而無謀宜早誅之太祖悦
及登還布㧞/㦸斫几責之 劉政造異苑云歴陽石秀之倏有一人/著平巾袴褶語之曰聞君巧侔
班匠刻几尤妙太山府君相召秀/之自陳云劉政能造數旬而殞 孔融憑九州春秋/曰孔融為
北海太守為袁譚所攻流矢雨集矛㦸/内接然融憑几安坐讀書論義自若也 石室玉几馮/明
生别傳云岱宗山/石室有金牀玉几 海島金几幽明録云海中有金臺/内有金几雕文備制
  几五
原詩齊謝朓詠烏皮隱几詩曰蟠木生附枝刻削豈無
[387-13b]
施取則龍文鼎三趾獻光儀勿言素韋潔白沙尚推移
曲躬奉㣲用聊承終宴疲
原賦漢鄒陽几賦曰髙樹凌雲蟠紆煩冤旁生附枝王
命公輸之徒荷斧斤援葛虆攀喬枝上不測之絶頂伐
之以歸𦕈者督直聾者磨礱齊貢金斧楚入名工廼成
斯几離竒髣髴似龍盤馬廻鳳去鸞歸君王憑之聖德
日躋
增文唐栁宗元斬曲几文曰后皇植物所貴乎直聖主
[387-14a]
取焉以建家國亘為棟楹齊為閫閲外隅平端中室謹
飭度焉以几維量之則君子馮之以輔其德末代淫巧
不師古式斷茲揉木以限肘腋敧形詭狀曲呈詐力制
類竒邪用絶繩墨勾身陋狹危足僻側支不得舒脅不
遑息佘明斯畜以亂人極追咎厥始惟物之殘禀氣失
中遭生不完託地墝垤反時燠寒鬱悶結澀癃蹇艱難
不可以逺遂虧其端離竒詰屈縮恧巑岏舍蝎孕蠹外
邪中乾或因先容以售其蟠病夫甘焉制器以安彼風
[387-14b]
毒敗形隂沴遷魄禍氣侵骨滛神化脈體仄筋倦榮
衛逆乃喜茲物以為已適器之不祥莫是為敵烏可昵
近以招禍癖且人道甚惡惟曲為先在心為賊在口為
愆在肩為僂在膝為攣戚施踦跂匍匐拘拳古皆斥逺
莫致於前問誰其類惡木盗泉朝歌㢠廻車簡牘載焉昭
王市骨樂毅歸燕今我斬此以希古賢諂諛宜惕正直
宜宣道焉是達法焉是專咨爾君子曷不乾乾既和且
平獲祐於天去惡在㣲慎保其𫝊
[387-15a]
增銘黃帝几銘曰予居民上揺揺恐夕不至朝惕惕恐
朝不及夕兢兢慄慄日慎一日人莫躓於山而躓於垤
 武王几銘曰皇皇惟敬口口生垢口戕口 原漢李
尤牀几銘曰虗左致賢設坐來賔筵牀對几盛養已陳
殽仁飯義枕典席文道可醉飽何必清醇西伯善養二
老來遊 晉張華倚几銘曰倚几之設設而不倚作器
於此成禮於彼 蘇彦隱几銘曰良匠造器妙巧應規
俯仰灼照商畧神竒假物興思須以忘疲 增宋陳堯
[387-15b]
佐几銘曰親仁可以自託友賢可以自扶求仁得仁必
馳必驅若隱几以召憑几而呼則仁賢斯遯厮役來趨
嗚呼賢既遯身即孤 晏殊几銘曰小飯防饐跬行虞
跌巾有角墊衣存衽□惟忠與孝則罔摧折 鼂補之
几銘曰仲逺好學辭藻良贍逸然有子貢之感時倦而
願息聞之吾師曰生無所息仲逺其務自强而夕惕
  胡牀一
增詩話曰今之交牀本自外國來始名胡牀隋以䜟改
[387-16a]
名交牀唐穆宗時又名繩牀
  胡牀二
增風俗通曰漢靈帝好胡牀 原曹瞞𫝊曰操與馬超
戰將過河前隊適渡超等掩至操恚猶坐胡牀不起張
郃等見事急引操入船得渡 魏畧曰裴潛為兖州刺
史時嘗作一胡林及其去也留以挂柱 魏志曰蘇則
從文帝行獵槎桎㧞失鹿帝大怒踞胡牀㧞刀悉收督
吏將斬之則稽首曰臣聞古之聖王不以禽獸害人今
[387-16b]
陛下方隆唐堯之化而以獵戲多殺羣臣臣愚以為不
可敢以死請帝曰卿直臣也皆赦之然以此見憚 語
林曰謝鎮西著紫羅襦據胡牀在大市佛圖門樓上彈
琵琶作大道曲 晉書曰謝萬嘗詣王恬坐少時王入
内謝喜謂必厚供待良乆沐頭散髪而出亦復不坐乃
據胡牀在中庭曬頭神氣傲然了無相酬對意 世説
曰庾太尉在武昌時秋夜氣景始佳諸佐吏殷浩之徒
共登城南樓理詠音調甚遒俄而庾公率左右步來諸
[387-17a]
賢欲起避之亮徐曰諸君少住老子於此處興復不淺
因便據胡牀與諸賢士談詠竟夕 晉中興書曰王猛
少貧賤常至洛陽貨畚有一人於市貴買其畚云隨我
去取直猛隨去忽至深山中見一公據胡牀頭鬢悉白
猛因拜公曰王公何縁拜即十倍酬畚既出顧視乃嵩
髙山也 增晉書曰王子猷泊舟清溪聞桓子野善笛
而不識遇桓於岸上過客有識之者云此是桓子野王
便令人通問聞君善笛試為我一奏桓素聞王名即便
[387-17b]
廻下車據胡牀作三調弄畢便去主客不交一言 梁
書曰武帝軍至新林楊公則自越城移屯領軍府疊北
樓與南掖門相對嘗登樓望戰城中遥見麾蓋縱神鋒
弩射之矢貫胡牀左右皆失色公則曰虜幾中吾脚談
笑如初 五代史曰梁太祖命武士執朱珍諸將霍存
等十餘人叩頭救珍太祖大怒舉胡牀擲之曰方珍殺
唐賓時獨不救之耶 宋史曰曹彬為晉州兵馬都監
一日與主帥暨賓從環坐於野㑹鄰道守將走价馳書
[387-18a]
來詣使者素不識彬潛問人曰誰為曹監軍有指彬以
示之使人以為紿巳笑曰豈有貴戚近臣而衣弋綈袍
坐素胡牀者乎審視之方信 明通紀曰偽漢丞相胡
廷瑞守南昌見江州破遣將鄭仁傑詣軍門約降請禁
止若干事上初有難意劉基自後踢所坐胡牀上悟許

  胡牀三
增金飾 寳装宋書云宗慤拜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㑹朝廷以金飾胡牀及金抹器賜唃厮
[387-18b]
羅宗慤曰繁纓諸侯之馬飾猶不可與陪臣況以乗輿/之器賜外臣不若加賜金帛 北齊書云武成胡后布
金錢於沙門曇獻席下又挂寳装胡/牀於獻屋壁武成平生之所御者也
  胡牀四
原詩梁庾肩吾詠胡牀詩曰𫝊名乃外域入用信中京
足敧形已正文斜體自平臨堂對逺客命旅誓初征何
如淄館下淹留奉盛明
  巾箱一
增齊書曰王儉令學士隸事多者與巾箱服飾陸澄後
[387-19a]
來更出諸人所不知事各數條遂并舊物奪去 續仙
記曰張果老白驢休則疊之如紙置巾箱中以水噀之
復成驢
  巾箱二
原内果 出藥世語云盛法濟者有男年二十歲得疾/經年不愈有神來語言牀席不淨神何
處坐濟曰有漆巾箱甚淨神何不入箱中神曰大佳乃/出箱中物因内新果于箱中㣲覺有聲以蓋覆之聞箱
中動揺即持之可五升米重便取果出於鐵鑊煮之百/餘沸出乃成灰其男服灰即愈 述異記云漢末時有
一人腹内痛晝夜不眠敕其子曰吾氣絶後可剖視之/死後其子果剖之得一銅鎗後華佗聞之便往出巾箱
[387-19b]
内藥投之鎗/即化為清酒 增化珠 原收雀宋書云元兇劭姊東/陽公主召女巫嚴道
有云天神當賜符應時主夕卧見流光相隨狀若螢火/遂入巾箱化為雙珠圓青可愛遂為巫蠱 北堂書鈔
云楊寳見黃雀/被創收於巾箱 有一卷 置五經漢武内𫝊云武帝/見西王母巾箱中
有一卷小書王母曰此五岳真形圖昨青城諸仙就我/求今當付之 齊書曰衡陽王鈞常手自細書寫五經
部為一卷置於巾箱中以備遺忘侍讀賀价問曰殿下/家自有墳索何須蠅頭細書别藏巾箱中答曰巾箱中
有五經於檢閲易且一更手寫則永不忘/諸王聞而争效為巾箱五經自此始也
  笈一
增説文曰极同/笈驢上負也 風俗記曰笈學士所以負
[387-20a]
書箱如冠籍箱也
  笈二
增漢武内𫝊曰上元夫人語武帝曰阿母令以瓊笈妙
藴發紫臺之文賜汝 原謝承後漢書曰包咸字子良
少為諸生受業長安負笈追師 又曰蘇章字士成北
海人負笈追師不逺萬里 又曰髙𢎞字伯武河内山
陽人也為琅邪相到官自負笈單步入界聽探風俗厚
薄 增又曰方儲字聖明負笈到三輔無術不覽 原
[387-20b]
又曰李固父為三公而固嘗步行負笈千里從師
  笈三
原尋師 弔友謝承後漢書曰袁宏博覽羣書六藝常/負笈尋師變易姓名 又曰徐穉字孺
子公車五徵皆不降志其/友䘮負笈赴弔於百里外 賣卜 增負書又云郎宗/字仲緩負
笈賣卜給食諸公表上博士徵/宗宗負笈遁去 下詳笈一
  箱一
原齊書曰褚炫居身清正為吏部尚書出行左右捧黄
紙帽箱風吹紙剥殆盡
[387-21a]
  箱二
原曹公器物 王氏朝儀陸雲與兄機書云一日案行/并視曹公器物有書箱在奏
案大小五枚書車又作岐案以卧視書扇如呉扇亦在/書箱想兄識彦髙書箱甚似之 南史云王淮之四世
練悉朝儀緘之青/箱世號青箱王氏
  簏一
增説文曰簏竹髙箧也
  簏二
原東宮舊事曰太子納妃有漆文金装衣簏 晉中興
[387-21b]
書曰王敦害周顗籍其家止見有素簏數枚中有故絮
 北堂書鈔曰祖約料財物客至以兩小簏著背後傾
身障之 晉書曰劉栁為僕射時右丞傅廸廣讀書而
不解其義栁惟讀老子而已廸每輕栁栁曰卿讀書而
無所解可謂書簏矣 增廣輿記曰李善字次□江夏
人有雅行淹貫古今不能屬辭人號之書簏
  簏三
原受絹 增借書世語云楊脩與丁儀兄弟皆欲以曹/植為嗣太子患之以車載廢簏内呉
[387-22a]
質與謀楊脩白太祖太子懼告質質曰明日復以簏受/絹車内以惑之脩必重白推而無驗則彼受罪矣太子
從之脩果重白無人太祖由是疑焉城廣輿記云宋令/狐揆卜築溳溪之上嘗雪中跨馬入 詣張君房借書
令蒼頭攜簏負琴以隨揆乃長吟曰借書/離近郭冒雪度寒溪友人林逸繪圖以贈
  笥一
增説文曰簞笥圓曰簞/方曰笥飯及衣之器也 原尚書曰惟
衣裳在笥
  笥二
原遺餅 進飯東觀漢記曰上問第五倫曰卿為市掾/人有遺卿母一笥餅卿從外來見之奪
[387-22b]
母笥探口中餅出之倫對曰實無此衆人以臣愚蔽故/為生此語 又曰上聞王郎將軍至復驚去馮異進一
笥麥飯/兔肩 藏神龜 增盛寳鏡莊子曰楚有神龜死三/歲矣王巾笥而藏之
西京雜記云宣帝以/琥珀笥盛身毒寳鏡
  笥三
原獻笥呉越春秋曰越以文/笥七枚獻於呉王 發笥夫子廟素書云/發吾笥鍾離意
經笥後漢書曰邊孝先自/云腹便便五經笥 綬笥馮緄開綬笥有/兩赤蛇詳卜筮 葦
風俗通云孝靈帝建寧中京師長者皆以方葦笥為/妝具時有識者竊言葦方笥郡國讞箧也今用之天
下皆當有罪讞於理官也後黨錮皆讞/廷尉人名悉入葦方笥中斯為驗矣 竹笥北堂書/鈔云戴
[387-23a]
良五女練裳布被竹笥木屐而遣之又按唐書云大厯/八年晉州男子郇謨以麻總髪持竹笥葦席行哭長安
東市人問之曰我有字三十欲以獻上字言一事即不/中以笥貯屍席稾而棄之京兆以聞帝召見賜以衣
 增去任餘縑唐書曰元德秀為魯山令所得俸悉/散孤貧任滿笥餘一縑駕柴車而去
著書藏稾韻府云趙宋孫甫字之翰著唐書七十五卷/常别緘其槀於笥一日出而家失火弟子負
其笥避之於池島邊還及門/曰書笥在乎曰在餘無所問
  笥四
原銘後漢胡廣笥銘曰休矣斯笥凡器為式受相君子
承此印紱帝命所賚用褒令德備以自修所以自敕忠
[387-23b]
肅恭懿鮮不為則靡悔靡吝神人致福
  匱一
增説文曰匱櫝也匣也 韓愈曰伯樂之廄多良馬卞
和之匱多美玉
  匱二
原晉書曰甘卓性先寛和忽便彊塞徑還襄陽意氣騷
擾舉動失常其家金匱鳴聲似搥鏡清而悲巫云金匱
將離是以悲鳴襄陽太守周憲等承望敦意害卓 增
[387-24a]
唐書曰王伾闒茸無大志通天下賕謝日月不闕為巨
匱裁竅以受珍使不可出則寢其上 廣輿記曰蘇躭
郴人事母以孝聞一日忽告母曰仙道已成上帝來召
母曰吾誰養乃留一匱云所需即有 元史曰伊嚕布
哈為浙西亷訪使㑹張士誠據浙西僭王號度弗可與
並處令姪同壽具舟載妻子自匿身木匱中蔽以稾秸
脱走至慶元
  匱三
[387-24b]
原玉櫝 金縢左傳云昭公七年齊伐燕燕人行成盟/於濡上燕人歸燕姬賂以瑶甕玉櫝斝
耳不克而還匱尚/書云金縢之 增藏漦 原賣珠周紀云夏后之/衰二神龍止於
庭及請其漦藏之龍亡而漦在櫝椒韓子云楚人有賣/其珠於鄭者為木蘭之匱熏以桂 綴以珠玉節以玫
瑰輯以羽翠鄭人買其匱而還其珠/此可謂善買匱未可謂善鬻珠也 紬書 藏劵司/馬
遷𫝊云紬金匱石室之書匱漢書云髙祖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劵金 石室藏之宗廟
增銘漢李尤匱匣銘曰國有都邑家有匣匱貨賄之用
我之利器
  厨一
[387-25a]
增東宮舊事曰皇太子初拜有柏書厨一梓書厨一
齊書曰陸澄當世稱為碩學讀易三年不解文義欲撰
宋書竟不成王儉戲之曰陸公書厨也 南史曰衡陽
王鈞母區貴人卒鈞哀毁甚先是貴人以華釵厨子賜
鈞以為玩弄貴人亡後每歲時及朔望輙開視再拜哽
咽見者皆為之悲
  厨二
增施牀魏畧云扈累字伯重京北人常隨青牛先生先/生性方正曉知星厯風角鳥情累得其術有婦
[387-25b]
無子後亦䘮婦獨居道側以/甎為障施一厨牀食宿其中 寄畫晉陽秋云顧愷之/尤好丹青嘗以一
厨畫寄桓𤣥悉糊題其前𤣥乃發厨後而取之封題如/舊以還之愷之見封題如初但失其畫直云妙畫通靈
變化而去猶/人登仙也
  箧一
增説文曰匧同/箧椷藏也 禮記曰入學鼓箧遜其業也
  箧二
原莊子曰將為胠箧之盗固扃鐍然大盗至則必負匱
揭箧而趨 增風俗通曰岱宗上有金箧玉䇿能占人
[387-26a]
修短漢武探䇿得十八乃倒讀曰八十果應 原漢書
曰武帝行幸河東嘗亡書三箧張安世識之具作其事
後購求得書相校無遺 增魏志曰胡質為征東將軍
殁後家無餘財惟有賜衣書箧而已 晉書曰張華身
死之日家無遺財惟有文史溢於几箧 唐書曰栁璨
公卿託為牋奏名譽日洽以為博奥時號栁箧 宋史
曰李大臨以工部郎中出知海州辰溪貢丹砂道葉縣
其二箧化為雙雉鬭山谷間耕者獲之人疑為盗械送
[387-26b]
於府大臨識其異訊得實釋耕者 廣輿記曰宋楊萬
里歴仕三朝始終一節居恒計料自京還家之費貯一
箧藏之卧所戒蒼頭不許市一物恐累歸擔日日若趣
装者
  箧三
原返錦 市珠左傳云衛人饋叔向羮與一箧錦叔向/受羮返錦 隋書曰突厥有明珠一箧
價直八百萬與中國交市獨孤/后曰未若以八百萬分賞有功 示謗書 增封度牒
呂氏春秋曰魏文侯命樂羊將攻中山三年而㧞之樂/羊返而論功文侯示之謗書一箧 明紀云靖難兵入
[387-27a]
城人授建文帝一小箧封鑰甚密啟視之/得楊應能度牒及披剃之具於是遁去 貯裘帯
擔圖書元史云武宗嘗奉皇太后燕大安閣中有故箧/問李邦寧對曰此世祖貯裘帯者臣聞有聖訓
曰藏此以遺子孫使見吾樸儉可為華侈之戒帝命發/箧視之歎曰非卿言朕安知之 宋史云馬伸在廣陵
不以富貴妻子為念/行箧一擔圖書半之
  匳一
增説文曰籢同/匳鏡籢也
  匳二
增賜果 原噉梅唐書裴諗𫝊上賜御匳果臾語林云/范汪能噉梅至一斛匳須 噉盡
[387-27b]
  匳三
原太后匳後漢書云隂太后崩明帝性孝愛追慕無已/謁原陵帝從席前伏御牀視太后鏡匳中物
感動悲涕左右/皆泣莫能仰視 增貴人匳拾遺記云隂貴人食𤓰美/帝使求之時燉煌獻異𤓰
云是崆峒靈𤓰又常山獻巨桃及后崩侍/者見鏡匳中有𤓰桃之核視之涕零也 原澡豆匳
魏武上雜物疏云御雜物用/有純銀澡豆匳純銀括鏤匳 增散風匳品物類聚記/云郭代公愛
姬薛氏貯食/物以散風匳 賜鏡匳蔡邕表云賜鏡奩等前後/重疊父母於子無以加此 寄
香奩孫仲寄妹書云鏡與/粉盆與郎香匳與若
  匣一
[387-28a]
增説文曰匣匱也 古歌曰流塵生玉匣 楊炯詩曰
妝匣悽餘粉 杜甫詩曰塵匣初開鏡
  匣二
原銀匣魏武上雜物疏云御襍/物有銀鏤漆匣四枚 增玉匣尚書故實云/唐太宗得大
王真蹟最惜蘭亭後髙/宗以玉匣貯藏昭陵 硯匣栁宗元詩云硯/匣留塵盡日封 鏡匣
酉陽雜俎云元和初夏侯乙庭前生百合花大於常數/倍因發其下得甕匣十三重各匣一鏡惟第七者光照
日/ 原雞犬匣拾遺録云𠲒塗國人善服鳥獸雞犬皆/使之能言雞犬牛豕死者以玉為匣埋
海上其主游戲海上於地中聞犬豕雞之聲主者/猶識掘而取還養如昔焉惟毛羽秃落久更如舊 增
[387-28b]
蛟龍匣杜甫詩云平生白/羽扇零落蛟龍匣 原出太阿文選云太/阿出匣 得
如意胡綜别𫝊時人有掘地得銅匣長二尺七寸以/琉璃為蓋布雲母於其上開之乃得白玉如意
增山亭石匣宋史五行志云漢乾祐中荆南髙從誨鑿/池於山亭下得石匣長尺餘扃鐍甚固從
誨神之屏左右焚香以啟匣中得石有文云此去遇龍/即歇及宋建隆中從誨孫繼沖入朝改鎮徐州龍隆音
相/近 蒿里玉匣廣輿記洪武初居人於蒿里得玉匣/内有玉簡十六乃宋真宗祀后土文
  匣三
增𫝊明支廷訓方函子拜/匣𫝊曰方函子字肅將鄧林其
故居也㑹詔掄材各以次第上公車上者擬棟梁舟楫
[387-29a]
其次列散曹雜局隨所長而自效焉函自分雖不能大
用而負才實美不欲混厠任使而逐逐於垢氛寧與詩
書禮樂為伍得班輸氏薦剡拜儀禮司丞端方自處無
圓融婉轉之態命其掌集儀注往往得當如通謁餽遺
報申轉復隨其疏戚尊卑一禀成命而預珍之臨時宣
達無纎毫僭武即有封事亦必與謀之信宿而後上不
則非有所蒙焉而不白即有所蹴焉而不寧者外是而
文英帖括韻士謳吟亦皆在其樂與中若貪黯私昵之
[387-29b]
事如病不越宿即命持去有一二素封遊冶以千金之
劵相媾之詞託函中處不得已而勉留隨促之曰亟去
亟去君能固我扃人能發我藏將重資無據隱情頓洩
矣人亦憚其方正事不關禮數者不能乆瀆一日治資
斧為千里之行挈之與俱導迎體度一如家食時也主
人適坐煩劇不能成寐又為之奉枕席而令其安寢為
姬公為莊生為黃梁與南柯各任其結想以成境覺時
依然一函也主人器之曰方君方君晝能相我以禮夜
[387-30a]
能遺我以安函不任受德也趨陪往還常虗中以待㑹
經曲而協以時宜至老圭角漸融神色益朗秉禮始終
不倦
  嚴器一
原納婦 嫁女魏武禁鮮飾令云孤不好鮮飾嚴具用/新皮葦笥以黃葦縁中遇亂世無葦笥
乃更作方竹嚴具以皁韋衣之麄布裹之此孤平常之/用者也内中婦曾置嚴具於時為之推壊今方竹嚴具
緑漆甚華好竹汝南先賢𫝊云/戴良嫁女以 方笥為嚴器
  嚴器二
[387-30b]
增簪珥嚴器北史后妃𫝊云舊儀司/飾三人掌簪珥花嚴器 馬齒嚴器脩復/山陵
故事云梓宮用嚴器/五具馬齒嚴器五具 原金篾嚴器南史云宜都王鏗/鎮姑孰於時人發
桓温女冡得金巾箱織金篾為嚴器條以啟聞鬱林敕/以賜之鏗曰今取往物後取今物如此循環豈可熟念
使長史蔡約自往/脩復纎毫不犯 油漆嚴器魏武上雜物疏云油漆/畫嚴器一純金參畫方
嚴器/一 嚴器方七寸陸雲與兄機書云按行視曹公/器物嚴器方六七寸髙四寸
嚴器物幾具秦嘉婦與嘉書云今/奉嚴器中物幾具
  筐筥一
增説文曰筐飲一作/飯器筥也 又曰筥□也 又曰
[387-31a]
同/筥飯筥也秦謂之□ 趙宧光説文長箋曰筐篚當是
箧笥之屬説文訓飲器左矣又言筥也筥訓□□訓飯
筥説文飲字當是飯誤 三禮舊圖曰筐以竹為之長
三尺廣一尺深六寸足髙三寸祭祀之器筥其制圓而
長深行幣帛及盛物但可以實物而已又曰筥圓受五
升盛饔餼之米致於賔館 小爾雅曰把謂之秉秉四
謂之筥 易經曰女承筐無實 毛詩曰采采卷耳不
盈傾筐 又曰于以盛之惟筐及筥注云方曰/筐圓曰筥 又曰
[387-31b]
摽有梅頃筐暨之 又曰女執懿筐遵彼㣲行爰求柔
桑 左傳曰茍有明信蘋蘩藴藻之菜筐筥錡釜之器
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 禮記曰蠶則績而蠏有筐
  筐筥二
增呂氏春秋曰有娀氏二女為九成之臺上帝令燕往
遺二卵争搏之覆以玉筐北飛遂不反簡狄吞之生契
 左傳曰晉侯筮嫁伯姬於秦遇歸妹之睽其繇曰士
刲羊亦無也女承筐亦無貺也 西京雜記曰元后
[387-32a]
在家日燕銜白石大如指墮績筐中后取之石自剖為
二其中文曰母天下遂復合後為皇后常致璽笥中
呉志曰孫皓即位所在承指數言瑞應以問侍中韋昭
後改/名曜昭曰此人家筐箧中物耳 晉書曰庾衮父亡作
筥賣以養母母見其勤曰我無所食對曰母食不甘衮
將何居母感而安之 明通紀曰永樂十八年皇太子
赴北京過鄒縣見民男女持筐盈路拾草實駐馬問所
用曰歲荒以為食太子惻然顧中官賜之鈔命山東布
[387-32b]
政司發粟賑之
  籠一
增説文曰籠舉土器一曰笭也又鳥檻曰籠 淮南子
曰張天下以為之籠因江海以為之罟何亡魚失鳥之
有乎 又曰狐裘負籠甚可怪也 楚辭曰鳳皇作鶉
籠兮雖翕翅其不容
  籠二
增獻鵠 出鳩史記云齊使淳于髠獻鵠於楚飛其鵠/揭空籠見楚王曰飲鵠飛亡吾欲刺腹
[387-33a]
死恐人議王以鳥獸之故令士自殺買鵠代之是欺王/也欲奔亡痛兩主使不通故來服過王曰信士如此倍
鵠在也厚賜之聲𫝊咸班鳩賦敘云余閒居無為有時/遊顧見斑鳩音 可悦於是捕而畜之既以馴擾出之
於籠無何失去後時時一來/飛翔殆如有戀聊為之賦 放鴿 換鵞宋王荆公/生日鞏大
卿開籠放鴿為祝庭晉王羲之性喜畜鵞/為山隂道士寫黃 經一卷籠鵞而去 養雞 放
幽冥録云晉沛國宋處宗嘗買得一長鳴雞愛養甚/至恒籠著窗間雞遂作人語與處宗談論極有𤣥致
終日不輟處宗因此功業大進逋韻府/云林逋出客至童子開籠放鶴 即歸 坐書生 䕶
宰相韻府云許彦遇一書生求寄鵞籠與兩鵞並坐負/之不覺其重 原化記云宰相冥司必以紗籠䕶
之/
[387-33b]
  籠三
增金籠成公綏鸚鵡賦云小禽也以其能言解意故為/人所愛玩之以金籠升之以殿堂可謂珍之矣
蓋未得鳥/之性也 藥籠唐書云元澹字行冲謂狄仁傑曰脯/腊膎胰以供滋味參术芝桂以防疾
疢門下充㫖味者多矣願以小人備一藥石可/乎狄仁傑曰此吾藥籠中物何可一日無也 青絲
王維詩云歸鞍/競帯青絲籠 銀絲籠杜甫詩云赤墀櫻/桃枝隱映銀絲籠 竹籠
明紀云天順中刑部尚書軒輗致仕陛辭上勞之曰昔/浙江亷使考滿歸家僅二竹籠是汝耶輗頓首賜白金
綵帛/遣之 績籠續述征記云梁郭西有籠水發源長城山/直北流於梁郭西注濟水或云齊之孝婦
誠感神明涌泉發於内室潛以績籠蔽人莫知之由是/無谷汲之勞姑及家人疑而窺之值婦出而捜其室既
[387-34a]
無所覩試發此籠而泉遂潰湧/流漂居宇所以名曰籠水也
  筒筩同/
增説文曰筩通簫也 又曰筩斷竹也 韻府曰蜀郫
縣截大竹為筒盛酒閉以藕絲包以蕉葉信宿香達於
外曰郫筒 杜甫詩云酒憶郫筒不用酤 黄庭堅詩
曰日落幾家收釣筒
  筒二
增吸酒 著詩珊瑚鉤詩話云魏正始中鄭公慤三伏/避暑取荷葉盛酒刺葉與柄通屈莖如
[387-34b]
象鼻持吸之名碧筒杯以林逋集注/云白樂天元㣲之唱和 詩著筒 寄書 貯米晉/書
云陸機以竹筩盛書信繫黄耳犬頸送至其家軾續齊/諧記云楚人五日以竹筩貯米投水祭屈原蘇 詩云
飯筩仍/愍楚 聽鳳 盛魚律呂新書云伶倫取嶰谷之竹/吹之為黄鍾之宮制十二筩聽
鳯之鳴魚廣輿記云漢杜孝巴郡人母嗜魚膾杜役於/成都買 盛以竹筒投之江祝曰願母得此作膾婦出
汲忽見竹筒浮至異而取之見二魚曰/夫所寄也熟以進姑聞者歎其孝感 投書 貯錢
漢書云趙廣漢為潁川太守為缿筩投書民相吿訐者/韻府云東坡在黄州日以錢百五十作一塊用不盡
貯竹/筒中 投殘食 灌小園廣輿記云豐干禪師斷竹為/筒投殘食於内寒山來即負
之去筒杜甫詩/云連 灌小園
[387-35a]
  筒三
增詩唐杜甫信行逺脩水筒引泉筒也按/信行隸人名詩曰汝性不
茹葷清浄僕夫内秉心識本源於事少滯礙雲端水筒
坼林表山石碎觸熱藉子脩通流與厨會往來四十里
荒險崖谷大日曛驚未餐貌赤如相對浮𤓰供老病裂
餅嘗所愛於斯答恭謹足以殊殿最詎要方士符何假
將軍蓋行諸直如筆用意﨑嶇外 錢起贈裴侍郎湘
川廻以青竹筒相遺詩曰楚竹青玉潤從來湘水隂緘
[387-35b]
書取直節君子知虗心入用隨憲簡積文不受金體將
丹鳳直色映秋霜深寧肯假伶倫謬為龍鳳吟誰將翰
苑客昔祕瑶華音長跪捧嘉貺歲寒慙所欽
  箕帚一
增説文曰箕簸也 世本曰少康作箕帚 禮記曰凡
為長者糞之禮必加帚於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塵不及
長者以箕自向而扱之 又曰良工之子必學為箕
又曰汜埽曰埽埽席前曰拚拚席不以鬛執箕膺擖
[387-36a]
淮南子曰周鼎不爨而不可賤埽帚日用而不足貴
雜五行書曰常以正月三日買箕四枚懸堂上四壁令
人治生大得治田蠶萬倍錢財自入 宋黃庭堅詩曰
開談屢逼人落筆若揮帚
  箕帚二
增國語曰越王句踐行成於呉曰一介適女執箕帚於
王宮 史記曰張儀説楚王曰大王誠能聽臣閉關絶
約於齊臣請獻商於之地六百里使秦女為大王箕帚
[387-36b]
之妾 又曰騶子如燕昭王擁彗先驅請列弟子之座
而受業 漢書曰單父人呂公見髙祖狀貌因重之曰
臣有息女願為箕帚妾 又曰上朝太公太公擁彗迎
門却行上大驚下扶太公太公曰帝人主柰何以我亂
天下法
  箕帚三
增埽門 拂座史記云魏勃欲見齊相曹參無以自通/常早埽齊相舍人門以求見 齊書曰
王思逺性簡潔客來使人覘視衣服垢穢便不前/形儀新楚乃與促膝及去令二人交帚拂其坐處 書
[387-37a]
 字 擲鵲晉書云王獻之善隸書有父風以埽帚霑泥/書大字方一丈甚善 南越志云鮑靚為南
 海太守嘗夕飛往羅浮山曉還有小吏晨灑埽忽見/兩鵲飛入小齋吏以帚埽之墜於地視乃靚之履也
 趣婢焚 誶母取異苑云北海徐實婢蘭義熙中忽患/羸黄而自拂拭有異於常家共伺察
 見有埽帚從壁角來趣婢取而焚之婢即平復箕漢書/云賈誼上書云秦人借父耰鋤慮有德色母取 帚立
 而誶/語 長三尺 享千金西域志云佛帚在月支國長/三尺許似孔雀尾也 文選
 云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輕其所/短語云家有敝帚享之千金不自見之患也 辱妒
 婦 嫁孤女齊書云劉休妻王氏妬帝聞賜休妾敕與/王氏二十杖令休於宅後開小店使王氏
 賣埽帚皁莢以辱之荆晉書曰庾衮字叔褎兄女名芳/將嫁美服既具衮刈 苕為箕帚曰芳乎汝少孤汝逸
[387-37b]
 汝豫不汝瑕疵今汝適人將事舅姑灑埽庭内婦之道/也故賜汝此匪器之為美欲温恭朝夕雖休勿休也
   箕帚四
 增銘漢李尤箕銘曰神農植榖以養烝民箕主簸揚糠
 粃及陳 明方孝孺帚銘曰地之垢治之以帚心之垢
 不思其道汝居空潔兮於汝何有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八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