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六十二


[367-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六十二
  珍寳部二銀/錢 銅/
   銀一
 原許慎說文曰銀白金也 増周禮夏官曰正南曰荆
 州其利丹銀 原爾雅曰白金謂之銀其美者謂之鐐
  増又曰鍾山之寳有銀燭謂有精光/如燭也 孝經援神契
 曰神靈滋液有銀甕不汲自滿 山海經曰扭陽之山
[367-1b]
 其陽多白銀郭璞曰/即銀也少陽之山其下多赤銀銀之/精者 原
 史記封禪書曰殷得金徳銀自山溢 漢書曰益州醘
 町山出銀賁古亦出銀 又曰無雷國出銀 又曰黄
 金一斤直錢萬朱提銀八兩為流直一千五百八十他
 銀一流直千是為銀貨二品朱提縣名/屬犍為 魏志曰濊國
 男女繫銀廣數寸以為飾 後魏書曰銀出始興陽山
 縣又出桂陽陽安縣驪山有銀鑛二石得銀七兩白登
 山亦有銀鑛八石得銀七兩宣武帝詔並置/銀宫每令採鑄 増唐書
[367-2a]
曰貞觀中御史權萬紀請採宣饒二州諸山銀坑上謂
曰昔堯抵璧於山捐珠於谷由是崇名羙號見稱千載
後漢桓靈二帝好利賤士為近代庸暗之主卿遂欲將
我比桓靈耶是日放令還第 管子曰上有鉛者下有
銀 原抱朴子曰銀但不及金玉餌可以地仙 東方
朔神異經曰西南有銀山焉長五十餘里廣四五里髙
百餘丈皆悉白金不雜土石不生草木 南越志曰遂
成縣任山有銀穴銀沙 地鏡圖曰銀之氣夜正白流
[367-2b]
散在地撥之隨手散復合此是也山有蔥下有銀光隱
隱正白山有磁石下有銅若金 又曰白銀見為雄雞
 廣州記曰廣州市司用銀米 瑞應圖曰王者宴不
及醉刑罰中人不為非則銀甕出 増桂陽記曰臨賀
山有黑銀 王韶之始興記曰冷君西北有小首山宋
元嘉元年夏霖雨山崩自巔及麓崩處有光若星居人
聚觀皆是銀礫鑄得銀也 續文獻通考曰大定中定
襄部中有銀冶衆議官𣙜爲便節度使張大節曰山澤
[367-3a]
之利當與民共貧而無業者雖嚴刑能禁其竊取乎宜
眀諭民授地輸課則游手者有所資於官亦便從之
又曰元武宗至大時尚書省臣言别都魯思謂雲南朝
河等處産銀令往試之得銀六百五十兩詔立提舉司
以巴圖魯斯為達嚕噶齊 又曰明萬厯中雲南土司
貢金壺銀盤
  銀二
増吴越春秋曰禹登委宛山得金簡青玉為字編以白
[367-3b]
銀 原列異傳曰故司隷校尉上黨鮑子都少時上計
掾於道中遇一書生獨行無伴卒得心痛子都下車為
按摩奄忽亡不知姓名有素書一卷銀十餅即賣一餅
以殯殮餘金以坑之素書著生腹上哭之謂曰若子魂
靈有知當令子家知子在此今奉使命不獲久留遂辭
而去 増吴志曰孫皓時掘地得銀長一寸廣一分上
刻有年月於是改年為天䇿 又曰婁圭為劉表所圍
圭飲食健兒數百人人賜銀一斤使擊表 原後魏書
[367-4a]
曰後魏孝明皇帝開恒州銀山之禁與人共之 増南
史曰梁陶季直早慧祖甚愛之嘗以四函銀列置於前
令諸孫各取一季直時年四嵗獨不取曰若有賜當先
父伯不應度及諸孫故不取祖益竒之 彚苑南唐耿
先生明道術保大中召入宮自稱耿先生以雪作錠投
火中即化為銀 東軒雜錄云張文定公齊賢為南漕
時家宴奴竊銀器數件公熟視不問後居相位厮役輩
多得班行此奴竟不沾祿乘間泣請公曰爾憶江南竊
[367-4b]
吾銀器乎吾懐之三十年不以告人爾亦不知也 合
璧曰宋范文正公仲淹少極貧悴嘗與一術者游病篤
告文正曰吾得煉水銀法兒幼不足以付以方授子并
白銀一斤内文正懐中後為諫官術者之子已長呼而
告之取其方并白金授之封識宛然 山堂肆考曰宋
蘇軾少年在金山寺讀書治牀下土見一大甕白銀以
土埋之語僧曰吾得官當修建寺宇後數年舉進士令
家人掘前銀修寺命僧計數留為後騐十年東坡辭官
[367-5a]
歸家與僧較其數則與所得俸祿相同也 續文獻通
考曰宋劉留臺未第時於旅舍獲白金一袋共八十斤
盡以還其主蕭然歸家鄉里共鄙之曰得金不能取將
復來干人也未幾登第子孫相繼貴顯 又曰王文亮
奉化人嘗渡浙江得白金百斤留守三日竟歸其主後
以壽終王荆公誌其墓 又曰金世宗大定五年聽人
射買寳山縣銀冶 又曰元盩厔人董龍家貧與里人
共祀社衆買牲牢龍撰文以祭祭畢分胙久之不平逐
[367-5b]
出龍龍造泥飯以祭泣於樹下将焚文有白鼠銜文入
地穴掘之得白金一斗龍不自私率衆首官縣令賢之
奏聞旌表其廬曰義夫 山堂肆考曰元世祖時安圖
為丞相歸鄉里見一大蛇走入穴中令人掘之得一窖
白銀安曰此天與我必與諸人乃召鄉里孤貧老弱者
盡散其銀以賑之人沾其惠咸稱天公宰相 續文獻
通考曰明陳完天台人舉鄉薦任涇縣教諭嘗與同僚
及諸生分膳夫銀内一生多取一錢而去既而少者來
[367-6a]
告完曰多在此遂封一錢與之其人曰多在某人皆知
之先生夲不多某安敢受完曰吾寔偶多汝若不受盍
棄諸水乎遂棄諸涇
  銀三
原洗礦 鑄礫酈道元水經注曰潺水山源有金銀礦/洗取火合之以成金銀也 下始興記
詳前/一 搆宮 為闕列子曰周穆王執化人之祛騰而/上天暨化人之宮搆以金銀絡以
珠玉山史記曰蓬萊方丈瀛洲此/三神 也皆以黄金白銀為宮闕 鏤盤 飾鼎魏收/後魏
書曰大武皇帝和平二年詔中尚坊作黄金合盤鏤以/白銀鈿以玫瑰 阮諶三禮圗曰牛鼎受一斛天子飾
[367-6b]
以黄金錯/以白銀 牓闕門 雕層閣東方朔十洲記曰東方/外有東明山有宮焉左
右闕而立其髙百尺建以五色門有銀牓以青碧鏤題/曰天地長男之宮 釋智猛游外國傳曰龜兹國髙樓
層閣金/銀雕飾 増盂 椀元史賈文備傳曰文備屯三汊口/備宋兵宋以雲梯三十餘架攻文
備率兵鏖戰却之憲宗賜以弓矢銀盂以又伯嘉努傳/曰巴延以其前後戰功上聞世祖大恱 銀椀一賜之
 素霧 白衣湘州記曰曲江縣有銀山上多素霧好/宋徐鉉稽神錄陳尚書言昔在鄉里
為詩俚人謂之陳舍人比樂天也性疎簡喜賓客常有/二道者一黄衣一白衣詣其家求宿舍之㕔事夜聞二
客牀上鎗然有聲乆之若無人秉燭視之/見白衣乃銀人也黄衣不復見家遂富 移牀 建
又曰壽州大將趙璘本州有凶宅人莫敢居璘居之/獨㩀中堂夜有物推牀曰我等在此已乆為君所壓
[367-7a]
甚不快君可速去乃相與移其牀於庭下璘亦安寢明/日於堂上置牀䖏掘得銀一窖宅遂安 蘇軾事詳前
二/ 婦成 女化玉堂閒話宜春郡民章一家以孝義/聞賓客至者皆延納之忽一日晩有
一羙婦詣門求宿諸婦欣然待之夜深而罷有一子弟/心恱之囑其乳母别止一室夜深潛就之其人身體如
氷生大驚命燭視之乃一銀人重可千百斤一家驚喜/恐其變化即以炬炭然之乃真白金 彚苑詳注曰說
寳云唐撫州金谿葛祐二女性至孝敬祐為金谿監銀/場吏時鑛盡熬鋉不成嵗額盡虧祐傾家無以償拷掠
㡬死二女痛父之拷相與囓齒發誓願以身代父死明/日果同躍冶中俄有隂雲四起烈風雷雨如晦衆皆驚
異即發爐取其骨已化為白銀矣有司遂釋其父且聞/於朝詔旌異官為立祠囓齒之䖏有池曰㰱血池其廟
至今尚存鄉民遇水旱/疫病必往禱焉甚靈感 斫柱 賜盆稽神錄云饒州/鄧公場采銀之
[367-7b]
所山底天祐募銀夫十餘人鑿地道入數歩空闕明朗/有穴如天窗柱石皆白銀也采者持斧入将斫之俄而
山摧盡壓死自是無敢下者之宋蓼花洲聞錄兵部杜/尚書杜業妻張氏妬悍業憚 如事嚴親烈祖嘗命元
皇后召張至内庭誡之曰業位望通顯得置妾媵何拘/忌如此豈婦道所宜耶張雪涕而言業夲狂生遭逢聖
運多壘之初陛下所藉者駑馬未竭耳而又早衰多病/縱之必敗其患将誤於任使烈祖聞之大加奨歎以銀
盆綵叚/賞之 交牀 坐椅元史實喇巴圖爾傳曰納新叛/從諸王裕嚕往征之力戰有功
納新平帝賞以腰帶及銀交牀等物以又阿克塔齊傳征/巴實伯里與敵兵累戰累㨗樞宻臣 其功聞以銀坐
椅賜/之
  銀四
[367-8a]
増詩唐李嶠詠銀詩曰思婦屏輝掩遊人燭影長玉壺
初下箭桐井共安牀色帶長河色光浮滿月光靈山有
珍甕仙闕薦君王
原銘後魏太武帝作黄金盤鏤以白銀銘曰九州致貢
殊域来賓乃作兹器錯用竒珍鍜以紫金鏤以燭銀
  銅一
増爾雅云白銅謂之鋈赤銅謂之鉼 原尚書曰淮海
惟揚州厥貢惟金三品金銀/銅 増山海經曰昆吾之山
[367-8b]
其上亦多銅 原越絶書曰鄞山破而出錫若耶涸而
出銅歐冶因為純鉤之劒 増史記曰龍門碣石多銅
鐵 原漢書曰凡律度量衡用銅者所以同天下齊風
俗也銅為物至精不為燥溼寒暑變其節不為風雨曝
露改其形似於士君子之行是以用銅也用竹為引者
事之宜也竹長十丈髙一丈唯竹/篾軟而堅宜為之也 又曰吴有鄣郡銅
山即招致天下人亡命者盜鑄錢以故土賦無而國用
饒 世語曰太康八年凌雲臺上生銅 増通鑑曰以
[367-9a]
銅為鑑可正衣冠矣 唐書曰開元中許昌縣之唐祠
掘地得古銅罇又隱起雙鯉篆書文曰宜子 唐書食
貨志劉秘曰銅之為兵不如鐵為器不如漆禁銅則人
無所用盗鑄者少 淮南子曰銅英青 士幃曰銅出
於石為鈴則小鑄鐘則大 𤣥中記曰銅之精為童奴
 荆州記曰衡陽重安縣有巖塘故老相傳云此塘中
有銅神今猶時聞銅聲水傳變綠魚為之死 宋蘇軾
物類相感志曰荸薺煑銅則軟甘草煮銅則硬 朝野
[367-9b]
雜記宋朝銅坑冶閩蜀湖廣江淮浙路皆有之祖宗時
天下嵗産銅七百五萬斤有竒渡江後其數日減 續
文獻通考曰金章宗明昌中監察御史李炳言頃聞有
司奏在官銅數可支十年若復每嵗令夫匠過界逺採
不惟多費復恐或生邊釁若支用将盡之日止可於界
内採煉從之 明蒋一葵長安客話曰太醫院署有古
銅人虛中注水關竅畢通古色蒼碧瑩然射目相傳海
潮中出者
[367-10a]
  銅二
原左傳曰鄭伯朝楚楚子與之金曰無以為兵使鑄三
鐘 増史記曰張孟談董安于之治晉陽也宫室之堂
皆以鍊銅為柱 原又曰秦始皇鑄天下兵器為十二
金人各重千斤 漢書曰上使善相相鄧通曰當貧餓
死文帝於是賜通蜀東道銅山鑄錢詳/錢 増又曰武帝
即位好鬼神之事李少君以却老方見上上有故銅器
問少君少君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于柏寢已而案其
[367-10b]
刻果齊桓公器 原華嶠後漢書曰靈帝時遂使鉤盾
令宋典繕治南宫又使掖庭令畢嵐鑄銅人四列於蒼
龍𤣥武門外又鑄四鐘皆受二千斛縣於堂及雲臺殿
殿前又鑄天祿蝦蟇吐水渴烏施於橋西用灑南北郊
路以省百姓灑南道之費 増後漢書曰馬援善别名
馬於交阯得駱越銅鼓乃鑄為馬式 又曰崔烈入錢
五百萬為司徒久之不自安從容問其子鈞曰吾居三
公於外議何如鈞對曰論者嫌其銅臭 原魏畧曰明
[367-11a]
帝徙長安諸鍾簴駱駝銅人承露盤折銅人重不可致
留於霸城又列坐於司馬門外 晉諸公贊曰司馬模
居闗中鑄壊銅人鍾簴為金器以易榖 林邑記曰林
邑王范文鑄銅屋 増後趙錄曰石勒徙洛陽銅馬二
於襄國列之永鄷門 唐書曰初天寳中天下州郡皆
鑄𤣥宗擬其形容首冠環燄足承菡萏與尊佛之像間
列於殿堂號為貞容 孔帖髙麗地産銅周世宗時遣
尚書市銅髙麗 續文獻通考曰金世宗大定中定襄
[367-11b]
退吏誣縣民匿銅者十八村節度使張大節廉得其寔
抵吏罪民斲石頌之
  銅三
原鑄鼎 探鉤黄帝采首山之銅鑄鼎荆山下時三輔/漢錄記張氏先為京都功曹晨 早起
忽有鳩從内飛下投入張氏懐中探之得一銅鉤官至/數郡太守後失鉤官亦絶矣案幽明錄銅作金詳金探
鳩/注 鑿井得 即山鑄龎儉鑿井得銅/ 下吴王濞事 錢號鄧通
臭嫌崔烈漢文帝賜鄧通銅山鑄錢布/天下世號鄧通錢 下詳二 増鴨盆 龍
彚苑詳注門村朱家舊蓄一古銅盆中有鴨形隱然/初不以為異後有農墾田獲一銅鴨農不識賤價售
[367-12a]
於朱以合盆影不差毫釐注水盆中鴨輒自浮而浴也/ 史記秦使徐福入海還偽辭曰臣見海中大神曰汝
秦王之神薄得觀而不得取從臣往蓬萊山/見芝城宮闕有使者銅色而龍形光上照天 水緑
草黄上詳前一下地鏡圗曰/草莖黄秀 有銅噐 石㸃 風磨潛確類書/銅亦有青
白黄赤紫五色青白者為上赤銅以盧干石㸃之則為/黄銅矣一云銅止有赤色一種他色皆其變也 又曰
鍮鉐黄銅似金者明皇極殿頂名是/風磨銅更貴於金一云即鍮鉐也 鑿山 鑱德合/璧
曰韓洄上言今商州紅崖産銅而洛源監久廢請鑿山/取銅即治舊監 孔帖曰唐馬總遷安南都䕶建二銅
柱於故處鑱著唐/徳以明伏波之裔 無雷出 髙麗貢漢書曰無雷國/出銅 下詳二
 不可作弩 陶以為金淮南子曰銅不可以為弩得/神異經曰入金山下四丈
[367-12b]
丹陽銅張華曰此銅與金相/似典術曰陶丹銅以為金
  銅四
原萬物為銅賈誼鵩/鳥賦 増牡銅牝銅金簡記云取牡銅/以為雄劒取牝銅
以為/雌劒 采銅唐書食貨志元和天下嵗采銅二十六萬/六千斤及宣宗嵗銅六十五萬六千斤
 銅末和酒朝野僉載定州人崔務墜馬折足醫者令/取銅末和酒服之遂痊及務亡後十餘年
改𦵏視其脛骨/折䖏有銅束之
  銅五
増詩宋歐陽修詩曰素絲悲青銅
[367-13a]
原贊晉郭璞赤銅贊曰昆吾之山名銅所在切玉如泥
火炎其采尸子所歎驗之汲宰
原表梁沈約為栁世隆上銅表曰夫幣以周務貨以賑
民阜國康治莫尚乎此周氏致平始於圜法漢世㡬措
資於貫朽名鑪化金良工盡藝方將盈金中藏収功上
苑南楚陋其方府西京鄙其部内
  錢一
原周禮地官曰泉府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
[367-13b]
鄭𤣥注曰/泉或作錢國語曰周景王二十一年将鑄大錢以振
救人於是乎有母權子而行母重也重大倍故為母子/輕也其輕小半故為子
漢書曰秦兼天下幣為二等黄金為上幣銅錢質如周
錢文曰半兩重如其文而珠玉龜貝銀錫之屬為噐飾
寳藏不為幣也漢髙后二年行八銖錢六年行五銖錢
應劭曰秦作錢質如周錢文曰半兩則八銖也漢以太/重更鑄莢錢今民間榆莢錢是也人患其太輕復行八
銖錢五銖者應/劭所謂莢錢文帝五年除盜鑄錢令更造四銖錢四/銖
錢文亦/曰半兩武帝建元中行三銖錢五年罷三銖行半兩時
[367-14a]
郡國鑄錢多輕京師鑄官赤仄禁郡國無得鑄専令上
林三官鑄而天下非官錢不得行王莽居攝變漢制造
大錢徑寸二分重十二銖文曰大錢五十又造契刀錯
刀契刀其環如大錢身形如刀長二寸文曰契刀五百
錯刀以黄金錯其文曰一刀直五千與五銖錢凡四品
並行莽即真以劉字有金刀乃罷錯刀契刀及五銖錢
更作金銀龜貝錢布之品名曰寶貨小錢徑六分重一
銖文曰小錢直一次七分三銖曰么錢一十次八分五
[367-14b]
銖曰幼錢二十次九分七銖曰中錢三十次一寸九銖
曰壯錢四十因前大錢五十是為錢貨六品魏志曰黄
初三年以榖貴罷五銖錢華陽國志曰公孫述廢銅錢
置鐵錢百姓貨賣不行宋書曰元嘉七年六一錢署鑄
四銖錢裴子野宋畧曰泰始中沈慶之啓通私鑄而錢
大壊矣一貫長三寸謂之鵞眼錢減此者謂綖環錢貫
之以縷入水不沈市井不復料數十萬不盈一掬斗米
一萬他物稱之至是禁鵞眼綖環餘别通用也初學/記
[367-15a]
増梁有女錢稚錢對文錢豐貨錢俗謂之男錢言婦/人佩之即生男也
嶺以東八十為陌名曰東錢江郢以上七十為陌名曰
西錢京師以九十為陌名曰長錢大同中乃詔用足陌
陳宣帝鑄大貨六銖以一當五銖之十後魏初鑄太和
錢孝莊時更鑄永安錢北齊文宣受東魏禪改鑄常平
五銖製造甚精後周建徳中鑄五行大布錢以一當十
大成初又鑄永通萬國錢以一當千隋開皇初更鑄新
錢背靣肉好皆有周郭唐武徳初鑄開通元寳乾封初
[367-15b]
改鑄乾封泉寳已而舊錢多費復行開通元寳錢肅宗
初以國用不足乃鑄乾元重寳五代相承皆用唐錢宋
初錢文曰宋元通寳太平興國後又鑄太平通寳錢太
宗親書淳化元寶作真行草三體自後每改元必更鑄
以年號元寶為文及改號寶元文當曰寶元元寶詔學
士議請改曰豐濟元寳仁宗特命以皇宋通寳為文慶
厯以後復冠以年號遼景宗始鑄乾亨新錢聖宗兼鑄
太平錢道宗之世錢有四等曰咸雍太康太安壽隆天
[367-16a]
祚之世更鑄乾統天慶二等新錢金初用遼宋舊錢海
陵時始鑄正隆錢字文峻整世宗時鑄錢文曰大定通
寶章宗鑄泰和重寶錢宣宗鑄貞祐通寶錢元光初行
興定寶錢元得天下行楮幣不用錢武宗時初行錢法
其錢曰至大通寶者一文準至大銀一釐曰大元通寳
者一文準至大通寶一十文已而皆廢不行明洪武初
鑄大中通寳錢與歷代錢兼行成祖錢曰永樂通寳宣
宗曰宣徳通寶錢孝宗曰𢎞治通寳錢世宗曰嘉靖通
[367-16b]
寶錢三十二年令照新式鑄洪武至正徳紀元九號錢
穆宗錢曰隆慶通寶神宗錢曰萬厯通寶並見正續/文獻通考
易歸藏曰有人將來遺我錢財日夜望之 周禮注曰
錢泉也其藏曰泉其行曰布取名流行無不徧也 原
史記曰漢興七十餘年之間國家無事廪庾皆滿而庫
府餘貨財京師之錢累百巨萬貫朽而不可較 漢書
東方朔曰侏儒長三尺餘俸一囊粟給錢百三十臣朔
長九尺餘亦一囊粟錢二百四十 東觀漢記曰馬援
[367-17a]
在隴西上書曰富民之夲在於食貨宜如舊鑄五銖錢
天下賴其便 増後唐書曰朱守殷奏於積善坊得古
文錢四百五十六文曰得一元寳四百四十文順天元
寳一十六文守殷進納勅曰凡窺竒異盡繫休明所獲
錢文式昭元貺得一者佇歸於一統順天者式契於天
心道煥一時事光千載殊休繼出信史必書宜付史館
 韓子曰或令孺子懐錢挈一甕往沽而狗齕之酒所
以酸 韓詩曰既阻我徳賈用不售一錢之物舉賣百
[367-17b]
何時當售 揚子曰手中無錢而欲往市貨貨主問錢
何在曰無錢貨主必不與也胸中無學猶手中無錢也
 草木子云元朝止行鈔法而不鑄錢獨至大官裏行
至大二等錢當五以蒙古字書小錢以楷書及至正官
裏托克托為相立寳錢提舉司鑄至正錢尋亦罷鑄 原
地鏡圖曰銅錢之氣望之如青雲 増郭氏婚禮謁贊
文曰金錢為質所歷長久金取和明錢用不止 唐牛
僧孺策曰自晉以東厥錢用青金自河以北厥錢用黒
[367-18a]
金是殊異之禁不及矣 宋夷堅志云撲滿者以竹為
竅為蓄錢具有入竅而無出竅滿則撲之 蘇軾物類
相感志曰銅錢與胡桃一處嚼之錢易碎 續文獻通
考曰遼道宗大安中禁錢出境 又曰金世宗大㝎中
諭宰臣云今者外路見錢其數甚多聞有六千餘萬貫
皆在僻䖏積貯不散與無等耳今中都嵗費三百萬貫
支用不繼不若致之京師不過少有輓運之費縱所費
多亦不過散在民耳 又元多爾濟曰法有便否不當
[367-18b]
視立法之人為廢置銀鈔固當廢銅錢與楮幣相權而
用之昔之道也國無廢寳民無失利未可遽廢也言雖
不用時論是之 明長安客話曰涿州舊有塔在桑乾
河中名鎮河塔嘉靖元年塔崩内有古錢皆飛空如蜨
  錢二
原六韜曰武王入殷散鹿臺之金錢以與殷民 漢書
曰凡貨金錢布帛之用夏殷以前其詳靡記太公為周
立九府圜法圜即/錢也 史記曰初蘇秦之燕貸百錢為資
[367-19a]
及貴以百金償之徧報諸所嘗見徳者其從者一人獨
未得報乃前自言蘇秦曰我非忘子子之與我至燕再
三欲去我易水之上方是時我困故望子深是以後子
子今亦得矣 又曰髙祖以吏繇咸陽吏皆送奉錢三
蕭何獨以五或三百/或五百及封鄼侯乃益封二千户以獨贏
奉錢二也 又曰單父人呂公善沛令避仇從之客因
家焉沛中豪傑吏聞令有客皆往賀蕭何為主吏主進
令諸大夫曰不滿千錢坐之堂下髙祖為亭長素易諸
[367-19b]
吏乃紿為謁者曰賀錢萬寔不持一錢謁入呂公大驚
起迎之門呂公者好相人見髙祖狀貌因重敬之引入
座蕭何曰劉季固多大言者矣 又曰上使善相者相
鄧通曰當貧饑死文帝曰能富通者在我何謂貧於是
賜通蜀嚴道銅山得自鑄錢號鄧氏錢布天下詳寵/幸篇
又曰安息國以銀為錢錢如王靣 漢書曰武帝時公
卿請令鑄官錢赤仄如淳注曰以/赤銅為其郛一當五官用非赤仄
不得行俗所謂/紫紺錢 又曰張安世以父子封侯在位太盛
[367-20a]
乃辭祿詔都内别藏張氏無名錢以百萬數都内主/藏官
東觀漢記光祿勲杜林與馬援鄉里親厚援南方還時
林馬適死援遣子持一匹馬遺林曰朋友有車馬之饋
可以修之居數月林遣子奉書曰將軍内施九族外有
賓客望恩者多林父子食禄禄出常有盈今奉錢五萬
援受之謂兒曰當以此為法林所以勝我者也 又曰
鄭均兄為縣游擊受禮遺均數諫止不聽即脫身出作
嵗餘得數萬錢歸以與兄曰錢盡可復得為吏坐贓終
[367-20b]
身棄捐兄感其語遂有㢘潔稱 増又曰趙勤字益卿
劉賜姊子勤童幼有志操往來賜家國租適到時勤在
旁賜指錢示勤曰拜乞汝三十萬勤曰拜而得錢非義
取終不肯拜 原汝南先賢傳曰平輿闞敞為郡五官
掾太守第五常被徵以俸錢百三十萬寄敝敞埋置堂
上後常舉家患死惟有孤孫九嵗臨死語云吾有錢三
十萬寄掾闞敞孫長大來求敞敞見之悲喜取錢盡還
之孫曰祖惟言三十萬爾今乃百三十萬誠不敢當敞
[367-21a]
曰府君疾困謬言爾郎君無疑 増蜀志曰劉類為𢎞
農太守使人掘地求錢所在市里皆有孔穴 原郭子
曰王衍字夷甫雅尚𤣥逺又疾其婦貪口未嘗言錢婦
欲試之夜令婢以錢繞牀不得行夷甫晨起見錢閡之
令婢舉阿堵物去 世說曰王武子移地近北邙於時
人多地貴武子好馬射買地作埒編錢布地竟埒時號
金埒 増宋書曰始興王濬嘗送錢三萬餉袁淑一宿
復遣追取言使人謬誤欲以戲淑淑致書曰聞之前志
[367-21b]
一年之中一與一奪義士猶或非之況宻邇旬次何其
裒益之亟也竊恐二三諸侯何以觀之 又曰劉凝之
隱居荆州年饑衡陽王義季慮凝之餒斃餉錢十萬凝
之大喜將錢至市門觀有饑色者悉分與之俄頃而盡
 梁書曰宋季雅罷南康郡市宅居呂僧珍宅側僧珍
問價雅曰千一百萬怪其貴季雅曰百萬買宅千萬買
鄰及僧珍生子季雅往賀署函曰錢一千閽人少之不
為通强之乃進僧珍疑其故親自發乃金錢 又曰江
[367-22a]
禄為武寧郡頗有資產積錢於壁壁為之倒迮銅物皆
鳴人戲之曰所謂銅山西傾洛鐘東應者也 後魏書
曰王昕為汝南王恱騎兵參軍恱數散錢於地令諸佐
爭拾之昕獨不拾恱又散銀錢以目昕乃取其一 唐
書曰初開元錢之文給事中歐陽詢制詞及書時稱其
工字合八分及篆隸三體其詞先上後下次左後右讀
之自上及左迴環讀之其義亦通俗謂之開通元寳錢
鄭䖍會粹云詢初進蠟様日文徳/皇后掐一甲文故錢上有掐文 又曰乾元中李輔
[367-22b]
國奏内飛龍廏鑄鐘投乾元新錢二文於鑪而祈曰如
聖躬萬福國祚無疆凶孽殄除四方寧謐則願不銷不
鑠一隂一陽並見於外鐘成一如所祈 又曰李希烈
旣平淮西節度使陳仙竒進錢一文大小如開通之狀
文曰天下太平云於希烈庭中得之命宰臣召百寮徧
視之 晉書曰右驍衛大將軍張□始在雍州因春景
舒和出遊近郊憇於大塜之上忽有黄雀銜一銅錢置
之而去未㡬復於衙院晝卧見二雀相鬭畢各銜一錢
[367-23a]
落於□帽後所獲三錢嘗祕於巾箱識者以爲大富之
徵 侯鯖錄曰從來錢文未有草書者淳化中太宗始
以宸翰為之旣成以賜近臣 宋蔡絛鐵圍山叢譚曰
狄武襄征儂智髙兵出桂林之南道旁有一大廟人謂
其神甚靈武襄遽為駐節禱之祝曰勝負無以為據乃
取百錢自持之且與神約果大捷則投此期盡錢靣也
左右諫止儻不如意恐沮師武襄不聽萬衆方聳視已
揮手倐一擲則百錢盡紅矣於是舉軍歡呼聲震林野
[367-23b]
武襄亦大喜顧左右取百釘來即隨錢疎宻布地而釘
帖之加之青紗籠覆手自封焉曰俟凱旋當謝神取錢
其後破崑崙關敗智髙平邕管師還如言取錢與幕府
士大夫共視之乃兩字錢也 俞文豹清夜錄曰温公
一日過獨樂園見創一厠屋問守園者何從得錢對曰
積遊賞者所得公曰何不留以自用對曰只相公不要
錢 續文獻通考曰宋理宗寶祐三年六月仙遊縣南
橋溪上魁星祠前溪中湧出開元錢居民取之錢背有
[367-24a]
閩字或福字 又曰鄧珙湘隂人為豐城主簿夜聞庫
丁聚哭問之曰失官錢三百貫恐獲罪珙盡以錢代為
還官其人感恵以二女獻不納時論髙之 又曰歙人
查道淳化中赴舉不能行親族裒三萬錢遺之道出滑
臺過父友呂翁家翁死貧無以𦵏母兄将鬻女道傾嚢
錢與之為其女擇壻捐財資送 又曰遼聖宗統和十
四年鑿大安山取劉守光所藏錢 元史王都中傳武
宗詔更鈔法行銅錢以都中為通才除江淮錢貨監凡
[367-24b]
天下為監者六惟江淮所鑄錢號最精 續文獻通考
曰明太祖洪武八年庫錢飛時南臺民家屋上有錢豎
立瓦上各貫以竹或得一二十文皆庫錢也 稗史彚
編成化丁酉六月九日京師大雨雨中往往得錢王文
恪公鏊有詩紀事云蒼天似閔斯人困故向雲中撒與
錢錢若了時民又困何如只賜與豐年
  錢三
原鮫文 鵞眼洞冥記曰帝升望月臺有三青鴨化為/三小童皆著青綺文襦合握鮫文之大
[367-25a]
錢三枚以置帝几前身止而影/動因名曰輕影錢 下詳前一 贖罪 買官漢書曰/隆慮公
主病因以金千斤錢千萬為子昭平君豫贖一死罪武/帝許之 九州春秋曰靈帝賣官廷尉崔烈入錢五百
萬以買司徒烈拜之日天子臨軒/顧謂左右曰恨不小靳可至千萬 青蚨 白撰干寳/搜神
記曰南方有蟲其形似蟬而大其子著草葉如蠶種得/子以歸則母飛来就之殺其母以血塗子以子塗母用
錢貨市旋則自還故淮南子術以之還錢名曰青蚨地/漢書曰武帝更錢造銀錫為白金以為天用莫如龍
用莫如馬人用莫如龜故白金三品/其一重八兩圜之其文龍名曰白撰 選一 投三華/嶠
後漢書曰劉寵字祖榮拜會稽太守政不煩苛徵為將/作大匠山隂有五六老叟賫百錢送寵曰鄙生未嘗識
郡朝自明府以來狗不夜吠人不見吏今聞當見棄去/故自扶奉送寵每人選一大錢受之 趙岐三輔決錄
[367-25b]
曰安陵清者項仲山飲/馬渭水每投三錢而去 白金 赤仄上詳白撰注/ 下詳前一
體乾 效地綦母氏錢神論曰黄/爲長男錫為適婦天 為父白銀為母鉛/剛堅湏火終始體
圓應乾孔方效地之王隱晉書曰恵帝時/魯褒錢神論曰錢 為體有乾坤之象 數甕 一
王韶之始興記曰勞口東㟁有石四方髙百餘仞其/狀如臺注云父老相傳此石昔有三人伐木以作橋
於石頂戯見數甕錢其取半甕還腹趙壹詩曰伊/憂北堂上抗𦵏倚門前文史徒滿 不如一囊錢 三
官鑄 九府法並詳/前一 泉布 貫朽言寳貨之行如泉/之布故名之 下
史記詳/前一 有癖 無名晉和嶠貪財人謂之/有錢癖 下詳前二 夢磨
業鑄魏文帝問周宣曰夢磨錢文令滅乃更明何也宣/曰陛下家事應之時陳思王云云 史記趙國以
[367-26a]
冶鑄為業王數訟錢/事張湯常排趙王 血塗詳初/學記 肉好 買金埒
賜銅山上詳前二/下詳銅 飲馬投 鑿井得郝㢘飲馬投/錢 下詳銅
□緡 磨質漢武初笇緡錢/ 取鋊屑也 範金 置鐵禮置公孫/述 鐵錢
 採山 沉水採山鑄錢不綖/環錢入水 沉 杖頭挂 河間數阮/宣
子百錢挂杖頭數漢/謡河間姹女工 錢 散金 藏鏹 鼓鑄 鎔範鎔/範
而合/法度 流行 銷漏文選云銷漏參倍/言錢之銷磨缺漏 輕重相權
大小兼利漢以秦錢重更令鑄榆莢錢有子母相權而/行小大利之子母者錢之輕重也民患輕為
重是母權子患重作輕/亦不廢重是子權母也 道元作論 夷甫不言魯褒/字道
[367-26b]
元作錢神論見/後 下詳前二 罷以便農 鑄而斂貨貢禹請罷鑄/錢官以便農
除其租銖之律注云依田畞欲其除市井銖兩之租削/其律也使百姓歸農復古之道 蜀劉備收成都士衆
皆畧盡府庫財寳軍用不足備憂之劉巴子初曰/鑄直百錢平物價令吏為官市備從之數月充足 豐
國省刑 多姦爭利晉桓𤣥輔政議欲廢錢用榖帛孔/琳之議巧偽之人溼榖以要利薄
絹以充資故用錢非惟豐國亦以省刑耳封後漢張材/議以為宜令天下以布為市買皆用之 錢勿出尚
書朱暉議布錢為租則吏多/姦官自賣鹽則與下爭利 榆莢五銖既將私鑄
竹刑三尺難逭國章 圎而函方立泉貨之法 母以
權子制輕重之宜 増龍甃 雀銜唐段成式酉陽雜/俎元和初洛陽村
[367-27a]
百姓王清傭力得錢五繯因買田畔一枯栗樹將為薪/以求利經宿為鄰人盗砍創及腹忽有黒蛇舉首如臂
語人曰我王清夲也汝勿砍其人驚懼失斤而走及明/王清率子孫薪之復掘其根根下得大甕二散錢寔之
王清因是獲利而歸十餘年巨富遂/甃錢為龍形號王清夲 下詳前二 父還 子敵梁/書
庾丹父景休位御史中丞丹少有雋才與伏挺何子明/俱為周捨所狎初景休罷巴東郡頗有資產丹負錢數
百萬責者填門景休怒不為之償既而朝賢之丹不至/景休景休恱乃為還之 宋書曰戴法興父碩子家
貧二兄延壽延興並修立延壽善書法興好學山隂有/陳載者家富有錢三千萬鄉人或云戴碩子三兒敵陳
載三千/萬錢 買水 繫枝梁書曰何逺為武昌太守武昌/俗皆汲江水盛夏逺患水温每
以錢買人井寒水不受錢者則連水還之此邴原别傳/曰原避地遼東嘗行得遺錢拾以繫樹枝 錢既不見
[367-27b]
取而繫錢者多原問其故荅者謂之神樹原惡由/已而成祀乃辨之由是里中遂斂其錢以為社 西
邸 東園桓範世論漢靈帝置西園之邸賣爵號曰禮/錢 山堂肆考東漢拜三公者輸東園禮錢
 王老 清童南部新書王元寶富厚人以錢文有元/寳字因呼錢為王老 唐人小說岑文
夲山亭避暑忽有人叩門云上清童子元寶參奉冠青/圎角冠衣淺青衣自言由漢得果成仙語以漢魏間事
了如目睹岑因問其冠帔荅曰僕外服圎而心方正此/上清五銖服也天衣六銖尤細五銖也言訖送出門而
去行數歩至牆下忽不見文夲使人掘之乃一古墓其/中惟得一古錢文本方悟上清童子者謂青銅也名元
寳者錢之文也外圎心方正錢之狀也青衣者銅衣也/五銖者亦錢文也此乃漢朝所鑄也文夲自是錢帛日
盛至中書令忽失/古錢岑遂亡矣 土爲 錫鑄後唐書曰劉仁恭在/幽州以墐土為錢令
[367-28a]
部人行使聚銅錢於山上為無窮之計銅唐書曰元和/中王鍔奏請於當管蔚州界加置鑪鑄 錢漸廢錫錢
 質史 載名南史梁謝舉兄子僑素貴嘗一朝無食/其子啓欲以班史質錢荅曰寧餓死豈
可以此充食乎載揚子法言蜀富賈/人賫錢十萬願 一名子雲不聽 繫鞾 貫竹朝/野
僉載鄭愔為吏部侍郎掌選贓汚狼籍引銓有選人繫/百錢於鞾帶上愔問其故荅曰當今之選非錢不行愔
默而不言前下/明太祖詳 二 黃榜 紫標梁書武帝弟蕭宏錢百/萬一聚黄榜標之千萬
一庫挂一紫標如此三千餘間武帝見之/計錢三億餘萬帝少子綬作錢愚論譏之 用銀 變
續文獻通考金世宗大定十八年代州立監鑄錢初/鑄斑駁不可用更命工部郎中張大節吏部員外郎
麻珪監鑄其錢文曰大定通寳字文肉好丗傳其錢料/微用銀云 異苑曰桂陽臨武徐孫太元中江行見岸
[367-28b]
有錢溢出即輦著船/中須㬰變成土 觸籬 貼壁幽明錄曰海陵民/王尋先居家單貧
嘗因大風雨散錢飛至其家來觸籬園誤落餘處拾而/得之尋後巨富錢至數千萬遂擅名於江表 明李日
華篷窗夜話曰鞔村主人其先窖藏榖十餘屋傳其子/一日發之化為錢又復禁閉迨其孫錢栩栩飛出一
一貼壁拂之不下俄化為字令儒者辨之一一都是好/文鄉里閧稱鞔村家有文章就視窮詰皆錢榖轉轉幻
化異/哉 蝶飛 牛吼上詳一常孔帖五代袁正辭積錢/盈室中 有聲人以為妖勸其散
積以禳之正辭曰吾聞物之有/聲求其同類耳宜益以錢必止 月形 花徑又曰驃/國以金
銀為錢形如半月柱開元天寳遺事王/元寳以錦繡石為 以錢為甃花徑 整甕凍爐
徐鉉稽神錄建安有村人小舟建溪往來采薪為業山/上忽有數錢流下尋至山半樹下有大甕錢滿其中而
[367-29a]
甕少欹故錢流出於是推正以石榰之取五百餘錢歸/率家人往将盡取之而忘其所徘徊數日不忍去夜夢
人曰錢有主不可取也向為甕欹以五百雇爾正之耳/ 蘇軾物類相感志曰伏中不可鑄錢汁不清名爐凍
 萬選 三爐孔帖貟半千稱張鷟文猶青銅錢萬選/萬中時號青錢學士 唐書武徳中置
錢監於洛并益等諸州今上齊王/元吉賜三爐右僕射裴寂一爐 草書 潤筆宋太/宗詳
前二書北史隋鄭譯自隆州徵還帝令内史李徳林立/作詔 復爵國公位上柱國髙熲戲曰筆乾荅曰出為
方岳杖筞言歸何/以潤筆上大笑 用陽 塞屋續文獻通考元世祖/嘗以錢幣問太保劉
秉忠秉忠對曰錢用於陽楮用於隂相事文類聚宋太/祖嘗與趙普議事不合上曰安得宰 如桑維翰者與
之謀乎普曰使維翰在陛下亦不用蓋維翰喜愛錢上/曰茍用其長當䕶其短措大眼孔小賜與十萬貫則塞
[367-29b]
破屋/子矣 童子褁 仙公呼荆州記曰義熙中有童子羣/浴南陽淯水忽涯邊有錢出
如流沙因競取之手滿放地尋復行去乃以衫衣褁縛/各有所得 葛仙翁别傳曰取十錢使人一一投井中
公井上以噐呼錢人見從/井中一一飛出入公器中 大郭厚輪 鱗差螭縮太/平
御覽曹武為右衛将軍晩節在雍州致見錢七十萬皆/厚輪大郭 山堂肆考孫權文曰有和長輿者巨萬藏
家貫朽仄磨鱗差螭縮陳陳/腥澀死而有知是謂錢鬼 視如瓦石 散諸親友
宋書山隂人孔祐至行通神隠於四明山嘗見山谷中/有數百斛錢視之如瓦石不異 南史蕭恵明子珍素
梁天監中位丹陽丞初拜日帝/賜錢八萬珍素一朝散之親友 滿手挼成 徧身摸
大中遺事軒轅先生居羅浮山宣宗召至禁中能以/桐竹葉滿手挼之成錢 沈玢續仙傳唐馬湘字
[367-30a]
自然有道術嘗於江南刺史馬植坐上/能徧身摸出青銅錢投井中呼之即出 尉遲給帖
長孺與民逸史隋末太原一書生苦貧所居抵官庫因/穴而見有錢數萬貫遂欲攜挈見金甲人持
戈曰汝要錢可取尉遲公帖來此尉遲公錢也書生訪/至鐵冶䖏有尉遲敬徳者方袒露蓬首鍜鍊之次乃前
拜之公問何故曰乞錢五百貫以濟貧苦公怒曰打鐵/人安得錢乃侮我耳生曰足下必他日富貴若能哀閔
但乞一帖公不得已令生執筆曰錢付某乙五百貫月/日署名書生攜去公與其徒大笑以為妄也書生至庫
復見金甲人令繫於梁上髙處書生取錢止五百貫後/敬徳佐神堯立殊功勅賜錢一庫開庫欠五百貫將罪
主者忽於梁上得帖子視之乃打鐵時書帖累日驚歎/求書生具陳所見厚遣之 元史胡長孺傳至大初為
寧海主簿天徳丁未浙東大祲宣慰同知托歡徹爾議行/賑荒之令歛富人錢一百五十萬給之至縣以餘錢二
[367-30b]
十五萬屬長孺藏去乃行旁州長孺察其有乾沒意悉/散與民閱月再至索其錢長孺抱成案進曰錢在是矣
脫歡察雖/怒不敢問 散斂有術 輕重相權續文獻通考金宣/宗貞祐中監察御
史田迥秀言錢幣欲流通必/散歛有術輕重相權而後可 輕重良由於出令 歛
散實在於得時 景王寳貨單穆立母子之譏 文帝
四銖賈生深博換之歎
  錢四
増雨錢任昉述異記周成王時咸陽雨錢終日不絶漢/世潁川民家雨金五銖錢又熊衮性孝家貧遭
親䘮天雨/錢於其家 原贏二蕭何事/詳前二 吴鄧錢漢文時榆莢錢/輕乃更鑄四銖
[367-31a]
令民縱自鑄故吴以即山鑄錢富埒天/子鄧通財過王者吴鄧錢乃布天下 顧金錢史記/曹丘
生數招權顧金錢注招求也以/金錢事權貴而求得其形勢也 放鑄孝文除盜鑄錢/令使人放鑄之
 督鑄長安鑄錢多姦巧乃署第五倫/督鑄錢掾領長安市市無阿枉 雜賈誼曰銅/錫為錢敢
雜以鉛鐵為他/巧者其罪黥 小吴興沈充又鑄小錢謂之沈/郎錢錢既不多由是稍貴 錢
漢書曰錢/法不立 龜貝漢時人上書言古今以龜貝為貨/今以錢易之以此貧宜改幣上問
師丹丹曰可改章下有司皆/云卒難易丹老耄遂䇿免之 紫紺錢王莽造契刀錯/刀赤仄所謂紫
紺/錢 龍文馬文龜文漢武帝有司言今半兩錢法重四/銖而姦或盜磨錢質而取鋊錢益
輕薄而物貴乃以白鹿皮方尺縁以繢為皮幣直四十/萬又造銀錫白金三品其一曰重八兩圜之其文龍名
[367-31b]
白撰直三千二曰以重差小方之其文馬直五百三曰/復小橢之其文龜直三百後更用五銖錢周郭其質令
不可得磨/而取鋊 馬排人排水排韓暨字公至為監冶謁者/舊時冶作馬排一熟石用
百匹更作人排又費功暨乃因/長流為水排計其利三倍於前 増厭勝藕心潛確類/書漢有
厭勝錢十三種又有藕心錢狀如干/盾長且方而不圎蓋古刀布六變也 玉錢拾遺記因/墀國在西
域之北晉武帝時獻玉錢千緡其形/如環環重十兩上有天壽永吉四字 原食萬何曽日/食萬錢
嫌無下/箸處 潤屋之資 藩身之貨 子母之錢 隂陽
之炭 増數多留少南史謝譓為東陽内史及還五官/送錢一萬止留一百荅書曰數多
留少更/以為愧 光院錢孔帖唐陸扆自翰林拜相故事自三/省得相有光署錢留為宴資學士院
[367-32a]
未始有扆送光院錢/五十萬以榮近司 光學錢事文類聚唐劉尤章為/國子祭酒建言羣臣輸
光學錢自宰相方/鎮刺史各有差 擲金錢唐逸史八月望夜師與上/遊月宫還潞州城上俯視
城郭悄然而月光如晝上乃擲金錢於城/中而還旬日潞州奏八月望夜獲金錢 飛錢唐食/貨志
憲宗以錢少復禁用銅器時商賈至京師委錢諸道進/奏院及諸軍諸使富家以輕裝趍四方合券乃取之號
飛/錢 買春承平舊纂曰進士不第者諸/知供酒肉之費號買春錢 錢文吴越備/史初王
氏之鎮閩城罍甓皆有錢文有曰此城終歸錢氏諸王/氏惡之因命剗去而錢文愈明又謡言曰風吹楊葉鼓
城下不得錢/來戈不罷 以一當十五代史閩王延義改元永/隆鑄大鐵錢以一當十
鐵葉錢續文獻通考宋孝宗淳熙中謝師/稷為福建提刑奏免輸鐵葉錢 荇葉錢玉/海
[367-32b]
宋有荇/葉錢 百萬自飛文獻通考宋寧宗慶元二年/吴縣金鵞鄉銅錢百萬自飛 得
錢則珍藏續文獻通考金宣宗貞祐中平章髙琪請更/造新券與舊劵權為子母而行之濮王守純
以下皆憚改奏曰自古軍旅之費皆取於民向朝廷以/小鈔殊輕權更寳劵而復禁用錢小民淺慮謂楮幣易
壊不若錢可久於是得錢則珍藏而劵則亟用惟恐破/裂而至於廢也今朝廷知支而不知収所以錢日貴而
劵日輕然則劵之輕非民輕之國家致之然也不自量/其所支復歛於民出入循環則彼知為必用之物而自
愛重矣今徒患輕而即欲更造不惟/信令不行且恐新劵又同於舊劵也 金銅芽元耶律/楚材西
域河中十詠詩曰難穿無眼錢/自注西人金銅芽錢無孔郭 無錢可貫明陸楫蒹/葭堂雜抄
曰成化𢎞治間劉文靖公健丘文莊公濬同朝雅相敬/愛劉北人在内閣獨秉大綱不事博洽丘南人博極羣
[367-33a]
書為一時學士所宗一日劉對客論丘曰渠所學如一/倉錢幣縱横充滿而不得貫以一䋲丘公聞之語人曰
我固然矣劉公則有䋲一條而無錢/可貫獨奈何哉士林傳以為雅謔
  錢五
増詩唐李嶠詠錢詩曰漢日五銖建姬年九府流天龍
帶泉寳地馬列金溝趙壹囊初乏何曽箸欲収金門應
入論玉井冀來求 又曰九府五銖世上珍魯褒曽詠
道通神勸君覓得須知足雖解榮人也辱人 宋沈存
中筆談毘陵士人家女子詠破錢詩云半輪殘月掩塵
[367-33b]
埃依稀猶有開元字想得清光未破時買盡人間不平
事 孔平仲鑄錢行曰三更趍役抵暮休寒呻暑吟神
鬼愁從來鼓鑄知多少銅沙疉就城南道錢成水運入
京師朝輸暮給苦不支海内如今半為監農持斗粟却
空歸 元吴萊題毘陵承氏家藏古錢曰我觀泉志頗
識錢古今錢品不一傳歷山鑄金史靡紀泉府職幣開
其前五銖半兩日以變榆莢鵞眼争相縁重輕子母信
有制周郭肉好俱完全吾知聖人利丗用要在百貨得
[367-34a]
懋遷農夫紅女寘不易尺布斗粟儲為淵嗟哉後王弊
自此竟使匹庶握利權剪皮鑿鍱偽莫禁執籌障簏慳
稱賢國儲何嘗調度足民食矧是虀鹽先潛交鬼神欲
著論臭衒富貴仍開鄽冶卒銅工各鼓鞴偏爐盗鑄多
煙烻一朝變通别改幣餘盡沈朽徒埋船承君好古此
収拾寳玩有若編埒然大貝南金特嗇厚𤣥珪博璧同
瑛鮮漢官受一潔簠簋晉士挂百酣桮棬白水真人笑
有讖上清童子猜非古錢勿用幸久聚古貨難賣空
[367-34b]
精甄時能撫摩却穢夢坐與饕濁收饞涎世間萬物褁
可盡牀脚一甕踏欲癲試看營室鏁星處何似揚州騎
鶴年
原書後漢劉陶上書諫鑄錢事曰夫食者乃有國之大
寳生民之至貴也竊見比年以來良田盡於蝗螟之口
杼軸空於公私之求野無青草室如懸罄所急朝夕之
餐所患靡盬之事豈謂錢之鍥薄銖兩輕重哉就使當
令土礫化為南金瓦鹵變為和玉沙石成隋珠犬羊
[367-35a]
盡作狐白絳繡盈堂文綺縵野使百姓渴無所飲饑無
所食雖羲皇之純徳大禹之勤勞周文之不暇猶不能
以保蕭牆之内也
原啓梁簡文帝謝勅賜觧講錢啓曰無勞磁石之火金
貨猥臻非遊玉壘之川銅山可見舒王濟之埒猶覺有
餘假劉寔之䋲穿而不盡慧輪究竟爰降曲私福田成
滿仰由慈被榮光獨照自均若木負恩知重竊譬蓬萊
 又謝賜錢啓曰殊澤隆厚造次被蒙重彼八銖珍斯
[367-35b]
九法赤仄成采出自水衡之藏紺文委貫忽積銅扇之
裏謹長充放生用濟含識發𢎞誓願等供無邊効彼薄
拘均兹流水方使怖鴿獲安窮魚永樂 劉孝威婚謝
晉安王賜錢啓曰孝威問吉已通請期有日而賢夫之
譽多愧張耳非壻之才偶同王粲睠言前事良以自羞
曲降隆慈俯垂珍錫便使禽贄獲舉纁幣有資佩服寵
靈隕越非報 任孝恭謝賚錢治宅啓曰䋲樞斷續薄
雨已傾席户穿䦨微風自卷不悟恩隆問舍降自天造
[367-36a]
事深更宅乃被庸微脆條可授毁垣再築遂得窗臨上
路户望東家人恱爽塏里驚輪奐門學于公逆容駟馬
巷均王濬豫擬幡旗 陳張正見謝賜錢啓曰豈期疲
疴壁立猥䝉殊賜名稱榆莢非投飲馬之橋價重圜泉
寧棄咒雞之野暫移周府纔經漢鑄始降主門忽光私
室青蚨委質笑夷甫之不言赤仄垂緡重河間之能數
原論晉魯褒錢神論曰有司空公子富貴不齒盛服而
遊京邑駐駕乎市里顧見綦毋先生斑白而徒行公子
[367-36b]
曰嘻子年已長矣徒行空手將何之乎先生曰欲之貴
人公子曰學詩乎曰學矣學禮乎曰學矣學易乎曰學
矣公子曰詩不云乎幣帛筐篚以將其厚意然後忠臣
嘉賓得盡其心禮不云乎男贄玉帛禽鳥女贄榛栗棗
脩易不云乎隨時之義大矣哉吾視子所以觀子所由
豈隨世哉雖曰已學吾必謂之未也先生曰吾將以清
談為筐篚以機神為幣帛所謂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
者已公子拊髀大笑曰固哉子之云也既不知古又不
[367-37a]
知今當今之急何用清談時易世變古今異俗富者榮
貴貧者賤辱而子尚質而子守寔無異於遺劒刻船膠
柱調瑟貧不離於身名譽不出乎家室固其宜也昔神
農氏沒黄帝堯舜教民農桑以幣帛為夲上智先覺變
通之乃掘銅山俯視仰觀鑄而為錢故使内方象地外
圎象天錢之為體有乾有坤其積如山其流如川動静
有時形藏有節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難朽象壽不匱象
道故能長久為世神寳親愛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則貧
[367-37b]
弱得之則富强無翼而飛無足而走觧嚴毅之顔開難
發之口錢多者處前錢少者居後詩云哿以富人哀此
㷀獨豈是之謂乎錢之為言泉也百姓日用其源不匱
無逺不往無深不至京邑衣冠疲勞講肄厭聞清談對
之睡寐見我家兄莫不驚視錢之所祐吉無不利何必
讀書然後富貴由是論之可謂神物無位而尊無勢而
熱排朱門入紫闥錢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錢之
所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是故忿爭辯訟非錢不勝孤
[367-38a]
弱幽滯非錢不㧞怨仇嫌恨非錢不觧令聞笑談非錢
不發諺云錢無耳可闇使豈虛也哉 又曰有錢可使
鬼而况於人乎子夏云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吾以死生
無命富貴在錢何以明之錢能轉禍為福因敗為成危
者得安死者得生性命長短相祿貴賤皆在乎錢天何
與焉天有所短錢有所長四時行焉百物生焉錢不如
天達窮開塞振貧濟乏天不如錢若臧武仲之智卞莊
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成人矣今之成人者何必然
[367-38b]
惟孔方而已夫錢窮者能使通達富者能使温暖弱者
能使勇悍故曰君無財則士不来君無賞則士不往諺
曰官無中人不如歸田雖有中人而無家兄何異無足
而欲行無翼而欲翔使才如顔子容如子張空手掉臂
何所希望不如早歸廣修農商舟車上下役使孔方凡
百君子同塵和光上交下接名譽益彰
増議唐元稹錢貨議曰古今言錢幣之輕重者熟矣或
更大錢㦯放私鑄或龜㦯貝或皮或刀或禁埋藏或禁
[367-39a]
銷毁或禁器用或禁滯積皆可以救一時之弊也然而
或損或益者盖法有行不行之謂也臣不敢逺徵古證
竊見元和以来初有公私器用禁銅之令次有交易錢
帛兼行之法近有積錢不得過數之限每更守尹則必
有用錢不得加除之牓然而銅器備列於公私錢帛不
兼於賣鬻積錢不出於牆垣欺濫偏行於市井亦未聞
鞭一夫黜一吏賜一告訐壊一蓄藏豈法不便於時耶
盖行之不至也 宋陳耆卿奏言錢猶母也楮猶子也
[367-39b]
母子所以相權不可重子而輕母也夫有錢而後有楮
其楮益多則其壅滯益甚甚則稱提之說興焉厥今在
朝在野日夜講畫而奉行而未嘗有言及錢者楮日多
錢日少禁楮之折閱者日嚴而禁錢之漏洩者日寛非
果寛也寛於大而獨嚴於小則雖謂之寛可也
増疏金温特赫思敬論錢鈔疏曰錢之為泉也貴流通
而不可塞積於官而不散則病民散於民而不斂則缺
用必多寡輕重與物相權而後可大定之世民間錢多
[367-40a]
 而鈔少故貴而易行軍興以來在官殊少民亦無幾軍
 旅調度悉仰於鈔日之所出動以萬計至於填委市肆
 能無輕乎不若弛限錢之禁許民自採銅鑄錢而官鑄
 模範薄惡不如法者令民不得用則錢必日多鈔可少
 出少出則貴而易行矣
 増詔元仁宗罷至大錢鈔詔曰我世祖皇帝參酌古今
 立中統至元鈔法天下流行公私蒙利五十年於兹矣
 比者尚書省不究利病率意變更既創至大銀鈔又鑄
[367-40b]
 大元至大銅錢鈔以倍數太多輕重失宜錢以鼓鑄弗
 給新舊資用曽未再期其弊滋甚爰咨廷議允協輿言
 皆願變通以復舊制其罷資國院及各處泉貨監提舉
 司買賣銅器聽民自便應尚書省已發各處鈔夲及至
 大銅錢截日封貯民間行使者赴行用庫倒換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六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