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五十三


[358-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五十三
  居處部十四佛寺/ 塔附/
   佛寺一
 原釋名曰寺嗣也治事者相續於其内本是司名西僧
 乍來權止公司移入别居不忘其本還標寺號 文殊
 師利菩薩經曰佛初得道在摩伽陀國伽耶山寺 増
 一阿含經曰波斯匿等五王白世尊此僧伽户水側福
[358-1b]
 妙最是神地欲造寺世尊曰汝等五王此處造寺長夜
 受福世尊即申右手從地中出迦葉如來而告曰欲作
 神寺當依此法 佛游天竺本記曰達嚫國有迦葉佛
 伽藍穿大石山作之有五重最下為鴈形第二層作獅
 子形第三層作馬形第四層作牛形第五層作鴿形名
 為波羅越波羅越蓋/彼國名鴿 譬喻經曰阿育王起千八百寺
  増六帖曰佛國有精舍五一給孤園二靈鷲三獮猴
 池四菴羅樹五竹林國 又曰精舍梵宮寶地化城淨
[358-2a]
山鷲峰紺國紺宇皆佛寺名 事物紀原曰漢明時自
西域以白馬䭾經來初止鴻臚寺遂取寺名置白馬寺
即僧寺之始也 釋氏要覽曰招提菩薩皆古佛號即
今十方住持寺故寺謂之招提或名伽藍或名道場其
實一也 白樂天草堂記曰匡廬竒秀甲天下北峰曰
香爐峰北寺曰遺愛寺 春明夢餘録曰隋之天寧寺
舊在城中今在城外矣憫忠寺有唐景福元年重藏舍
利記其銘曰大燕城内地東南隅有憫忠寺門臨康衢
[358-2b]
憫忠寺舊在城中今在城外西南僻境矣 又曰臥佛
寺西南里許為廣應寺寺有白松箕踞其下望見碧雲
香山諸寺寺西為木蘭陀
  佛寺二
増法苑珠林曰西方有八神相貎猙獰身被金甲手持
寶刀名曰金剛嘗衞世尊説法於雷音寺 陸元暢云
周穆王時文殊目連來化穆王從之即列子所謂化人
也示穆王四髙臺是迦葉佛說法處因造三會道場
[358-3a]
原髙僧傳曰漢明帝於城門外立精舍以處摩騰焉即
白馬寺也名白馬者相傳云天竺國有伽藍名招提其
處大富有惡國王利於財將毁之有一白馬繞㙮悲鳴
即停毁自後改招提為白馬諸處多取此名焉 増後
漢書曰以助仁祠伊蒲之供注仁祠僧寺伊/蒲供齋食也 又曰陶
謙大起浮圖寺上累金盤下為重樓堂閣周迴可容三
千許人作黃金塗像衣以錦綵每浴佛輒多設飲食布
席於路其就食及觀者且萬人 髙僧傳曰晉惠逺住
[358-3b]
廬峰龍泉精舍刺史桓伊又於山東立房殿即東林寺
也絶塵清勝之賓不期而至彭城劉遺民豫章雷次宗
雁門周續之新蔡畢穎之南陽宗炳等凡百有二十三
人並棄世遺榮依逺游止得入白蓮社陶淵明曰若許
飲即往矣逺許之遂造因勉令入社陶攢睂而去 廬
山記曰惠逺居廬山東林寺送客不過溪一日與陶淵
明陸修静共話不覺踰之虎輒遂嘯三人大笑而别後
建三笑亭 雜記曰義里有京兆人杜子休宅時有隱
[358-4a]
士趙逸之是晉武帝時人晉朝舊事多所記録正光初
來止京師指子休宅歎息曰此中朝時太康寺也時人
未之信遂問寺之由逸曰龍驤將軍王濬平呉之後始
立此寺本有三層浮圖用磚為之指子休園曰此是故
處掘而驗之果有磚數萬并有石銘曰晉太康六年歲
次乙巳九月甲戍朔八日辛巳儀同三司襄陽侯王濬
造子休竟捨宅為靈應寺 宋書曰謝尚嘗夢其父曰
西南有氣至衝之必死汝宜脩福造塔寺可禳之若未
[358-4b]
暇立寺可杖頭刻作塔形見氣來指之可却尚遂刻小
塔施杖頭後果有異氣從天而下直衝尚家以杖指之
氣便迴散闔門獲全尚遂於永和四年捨宅造寺名莊
嚴寺 又曰巢尚之甚聰敏時百姓欲為孝武立寺疑
其名尚之應聲曰宜名天保詩曰天保下保上也 又
曰虞愿為散騎常侍明帝起湘宮寺帝曰卿至湘宮寺
未我起此寺是大功德愿曰陛下起此寺皆是百姓賣
兒販婦錢所為佛若有知當慈悲哀愍罪髙浮圖何福
[358-5a]
之有 又曰明帝以故宅起湘宮寺費極奢侈以孝武
莊嚴寺七層帝欲起十層不可立分為二刹各五層
梁志曰天監初天竺僧智藥自西土來泛船至韶州曹
溪水口聞其香掬其水嘗味曰此水上流有勝地尋之
遂開山立石 國史補曰梁武帝造佛寺令蕭子雲飛
白大書一蕭字號曰蕭寺 梁書曰武帝以三橋舊宅
為光宅寺敕周興嗣與陸倕各製寺碑及成奉帝以興
嗣所製自題 又曰謝舉宅内山齋捨以為寺泉石之
[358-5b]
美殆若天成舉託情元勝尤長佛理註淨名經嘗自講
說 又曰江紑年十三父蒨患眼紑夢一僧曰飲慧眼
水即瘥蒨與草堂寺僧智者善乃因智者啓捨牛屯里
舍爲寺乞賜嘉名敕答曰近見智者曰慧眼者五眼之
一可以慧眼為名及就創泄故井井水清冽異常依夢
取水洗眼遂瘥 又曰何氏自晉司空充宋司空尚之
世奉佛法建立塔寺至敬容又捨宅為伽藍趨勢者因
助造構敬容蓋亦不拒故此寺堂宇𢎞麗時輕薄者因
[358-6a]
呼為衆封寺 建康實録曰一乘寺梁邵陵王綸造寺
門徧畫凹凸花代稱張僧繇手迹其花乃天竺遺法朱
及青緑所成逺望眼暈如凹凸就視即平世咸異之乃
名凹凸寺 又曰牛頭山西峰中有窟不識深淺故老
相傳曰辟支佛所出梁武帝於窟中置寺名曰仙窟有
石鉢莫知其所由來形狀甚古 隋史曰常琮侍煬帝
遊寶山帝曰幾時得到上方琮曰昏暗應須到上方左
右皆失笑 傳燈録曰六祖初寓法性寺風揚旛動有
[358-6b]
二僧爭論一云風動一云旛動六祖曰風旛不動心自
動耳 萬花谷曰唐顯慶中王𤣥策使西域見維摩故
宅所築石室以手版縱橫量之得十笏因名曰方丈室
 六帖曰武后將造浮屠大像度費數百萬官不能足
更詔天下僧日施一錢助之狄仁傑諌曰今邊陲未寧
宜寬征鎭之徭省不急之務 又曰景隆中盛興佛寺
公私疲匱辛替否上疏曰佛者清淨慈悲體道以體物
不欲利以損人不榮身以害教今三時之月掘山穿地
[358-7a]
損命也殫府虛幣損人也廣殿長廊榮身也損命則不
慈損人則不愛榮身則不清淨寧佛者之心乎 雜俎
曰大同坊雨花寺唐大厯初僧儼講經天雨花至地咫
尺而滅故名 又曰都下佛寺神像往往有鳥雀不汚
者鳳翔山人張盈言或有佛寺金剛鳥不集者非其靈
驗也蓋由取土處及塑像時偶與辰王相相符也 唐
書曰憲宗元和中吐突承璀領功德使盛脩安國寺奏
立聖德碑先搆樓請學士撰文欲以萬緡酬之上命李
[358-7b]
絳為之絳言堯舜禹湯未嘗立碑自言聖德惟秦始皇
刻石髙自稱述未審陛下欲何所法且敘脩寺之美豈
所以光聖德耶上命曳倒碑樓承璀言樓大不可曳上
厲聲曰多用牛曳之承璀不敢言乃用百牛曳之遂倒
 髙僧傳曰智藏宿靈曜寺夜暫用心見金光照曜一
室洞明問其故答曰此中竒妙未可得言 金山寺記
曰金山舊名浮玉唐有頭陀斷手以建伽藍忽一日於
江獲金數鎰表聞賜名金山寺 帝京景物略曰杭州
[358-8a]
上天竺觀音大士像晉天福中僧道翊見瑞光發澗得
竒木刻之後漢乾祐中僧從勲自洛陽奉舍利安大士
頂至宋建炎四年烏珠入臨安髙宗遜於海烏珠聞佛
像所在遂與玉帛圖籍盡航而北僧智完率徒以從至
燕舍都城西南五里之玉河鄉建寺奉之此觀音寺也
天順壬午土人權五脩之成化丁酉僧德顯又脩之因
得石土中乃金大定十七年所刻載天㑹七年梁王徙
像事甚悉今寺中所奉又非晉像矣 元史世宗紀曰
[358-8b]
至元七年建大護國仁王寺於髙梁河十一年三月寺
成十六年八月置大護國仁王寺總管府二十二年發
諸衞軍六千八百人給護國寺脩造 紫柏禪師語録
曰潭柘寺有元妙嚴公主拜甎雙趺隱起幾透磚背相
傳妙嚴為元世祖女削髮居此日禮觀音不輟遂留此
跡 元史曰文宗天厯二年五月以儲慶司所貯金三
十錠銀百錠建大承天護聖寺九月市故宋太后全氏
田為大承天護聖寺永業十月立大承天護聖寺營繕
[358-9a]
提㸃所 燕都遊覽志曰順天保明寺是比丘尼焚脩
處寺建自呂姑正統間諌阻北征不聽後復辟念之封
為御妹建寺賜額藏天順手敕三道有寺人司户人不
易入 北京歲華記曰四月初八日各寺浴佛
  佛寺三
原二梵 三利増一阿含經曰世尊説四梵福若能補/理故寺是為二梵之福 譬喻經曰王
舍國人欲作寺錢不足入海得名寶珠上國王言我/有三利欲作寺入海安隱多得金寶而不貪惜三利
白馬 青鴛上詳敘事有大藏經曰/須彌山下 青鴛伽藍 四廟 兩塔増/一
[358-9b]
阿含經曰起四廟寺塔譬/喻經曰罽賓國有兩 寺 波羅越 麗跋藍上詳敘/事 十
誦戒本經曰拘夷國寺阿麗藍石若阿麗跋藍石三寺/比丘君依塔彌受法戒此寺尼多是蔥嶺以東王侯婦
女/也 標號 䭾經上詳敘事令鴻臚寺者本四夷逺國/邸舍也尋 别擇洛陽西雍門外蓋
一精舍以白馬䭾/經來故名白馬寺 雞園 鹿苑昔有野火燒林林中/有雉入水漬羽以救
其災即雞頭摩/寺 佛成道處 鷲嶺 鴈堂西域有靈鷲山如毗舍/離為佛作堂形 鴈字
 四臺 三㑹並詳/敘事 化城 梵刹法華經云法華導/師多諸方便於險
道中化作一城是時疲極之衆前入大城生已度想生/安穩想 莊嚴差别名之為利梵刹者西域以柱表刹
示所居/處也 金刹 寶池法華經云表刹甚髙廣此由塔/婆髙顯大為金地標表故以聚
[358-10a]
相長表金刹上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池底純/以金沙布地 有樓閣金銀瑠璃玻瓈璖赤珠瑪瑙
而嚴/飾之 金繩 寶坊金繩界道故給孤長者以/黃金布地 寺曰寶坊 雙林
 衆園傅大士捨宅於松下建寺因雙樹名雙林弟僧/伽藍譯為衆園為衆人園圃生植之所佛 子
則生植道/芽聖果 叢林 闇林梵語貧婆此云叢林譬如大/樹叢叢故僧聚䖏名叢林
西域記云林蘇伐那此言/闇林千佛皆於此地説法 桑門 柰苑梵云沙門或/云桑門 西
域有樹成果果中有一女子王/收為妃以地施佛故名柰苑 天保 衆封並詳/敘事
香室 紺園義淨云西方名佛堂為健陀/俱胝此云香室 紺園寺名 蘭若 招
阿蘭若或名阿練若一飜逺離處又飜蘭靜處又飜/無諍謂所居不與世諍即離聚落五里處 梵云招
[358-10b]
鬬提奢後魏太武始光元/年造伽藍創立招提之名 菴羅園 薝蔔林闡義云/菴羅是
果樹之名其果似桃此樹花開華生一女國人歎異以/園封之園既屬女故言菴羅樹園宿善冥熏見佛歡喜
以園奉佛佛即受之而為所住梔如入薝蔔林/中聞薝蔔花香不聞他香薝蔔 子又名林蘭 衆香
國 維摩室維摩居士遣八菩薩往衆香國禮佛於是/香積如來以衆香鉢盛飯與之 維摩詰
室天女/散花 須達布地 迦蘭施園須達多長者白佛言/弟子欲營精舍請佛
住惟有祇陀太子園廣八十頃林木鬱茂可居白太子/太子戲曰滿以金布便當相與須達出金布八十頃精
舍告成凡千三百區亦曰給孤園外迦蘭陀長者先以/園施外道後見佛又聞深法逐諸 道以園施佛建立
精/舍 金像現光 相輪飛至洛陽伽藍記曰宜夀里内/包信縣令段暉宅内地下
[358-11a]
常聞有鐘聲時見五色光明照於堂宇暉甚異之遂掘/光所得金像一軀髙三尺并二菩薩趺上銘曰晉太始
二年五月十五日侍中中書監荀勗造暉遂捨宅為光/明寺時人咸云此地為荀勗宅 建康實録曰晉許詢
捨永興山陰二宅為寺家財珍異悉皆是給既成啓奏/孝宗詔曰山陰舊為祗洹寺永興居為崇化寺造四層
塔猶欠相輪一朝風雨相輪/自僃訪問乃是剡縣飛至 隅樓四起 重閣三層
西域記云諸僧伽頗極竒製隅樓四起重閣三/層榱梠梁棟竒形雕鏤户牖牆垣圖畫衆彩 龍宮
 象塔 増猴池 鷲峰上下並/詳敘事 長干 少林長干/寺在
金陵聚寶門外呉赤烏間有康居國異僧領徒至長干/里結茅行道能致如來舍利孫權為建塔奉焉名寺曰
建初實江南塔寺之始梁名長干寺陵神僧傳天竺菩/提達摩梁武帝普通元年汎海至金 與帝語師知機
[358-11b]
不契遂去梁折蘆渡江上嵩山少林寺終日面壁而/坐九年形入石中拭之益顯人謂其精誠貫金石也
甘露 棲霞甘露寺在潤州北固山上呉甘露中建因/名内有梁武帝所書天下第一江山六字
及所鑄大鐵鑊二可容百斛畫師子一菩薩二皆陸探/微筆又有石如羊謂之很石相傳孔明仲謀論曹公坐
此石隋棲霞寺在金陵攝山上齊時建/中有 文帝藏舍利塔後有天開巖 東林 西丘
東林寺者晉沙門慧逺之道場也初慧逺自樓煩至廬/山結廬以居曰龍泉精舍其後刺史桓伊為之請立寺
曰東林寺白居易詩不/厭西丘 聞來即此過 雲門 雪竇雲門寺在紹興/府城西雲門山
晉王獻之居此常有五色祥雲故詔建寺中雪竇寺在/奉化縣西北雪竇山中唐時建理宗淳祐 賜御書應
夢名山/四大字 虎丘 鶴林虎丘寺在蘇州虎丘山晉司徒/王珣與弟珉捨宅為之其寺有
[358-12a]
生公講臺時鶴林寺在潤州黃鶴山上舊名竹林寺劉/宋髙祖微 嘗獨臥講堂上有五色龍章及登極改今
名/ 慈恩 遺愛慈恩寺在西安府城南曲江池側本/隋無陋寺之地髙宗在春宮為其母
文德皇后祈福峰白樂天草堂記曰匡廬竒秀甲天下/山北峰曰香爐 北寺曰遺愛寺介峰寺間其境絶勝
 衡嶽 湘宮衡嶽寺在衡山縣集賢峰唐韓愈宿此/有詩 宋書云明帝以故宅起湘宮寺
費極奢侈以孝武莊嚴寺七層帝欲/起十層不可立分為二刹各五層 香山 劒水香/山
寺在河南府城西南龍門唐白居易記龍門十寺游觀/之盛香山為冠 劒水唐李紳詩劒水寺前芳草合鏡
湖亭上/野花開 梁武捨身 番僧持像同泰寺在金陸臺城/内梁武帝捨身於此
宅金花寺在成都府西南即司馬相如故/ 劉宋時有番僧持金花王像至此因名 太子棲隱
[358-12b]
 公主創建開先寺在廬山下梁昭明太子棲隱之地/ 瀟碧堂集東峪寺門白楊成林風氣慘
裂北臺如蓮花在水中央東臺亦竒特上有浮圖唐金/仙公主所建五臺之外環以巨嶂其石紋或類雨㸃或
類卷/雲 聚石㸃頭 飛錫卓麓梁髙僧生公講經於虎/丘寺聚石為徒與談至
理石皆㸃頭欲金陵地記曰金陵鍾山之麓幽勝誌公/與白鶴道人 之因謀於梁武帝帝俾各以物識其地
白鶴先飛去至麓忽聞空中錫聲先已卓於山麓/道人不服然以前言不可食各以所識築室焉 金
像自出 鐵佛將移寒溪寺在武昌初陶侃刺廣州有/漁者得金文殊像於海上乃阿育
王所造也侃送諸武昌寒溪寺及侃督江州使迎像來/江州積十力不能動比入舟舟輒沒遂已其後東林寺
成慧逺黙籲之像泠然自至慧逺為建閣事之正燕山/叢録曰香河鐵佛寺舊有鐵佛像髙丈餘元至 中佛
[358-13a]
見夢於僧曰吾縁法不當住此將辭汝去僧以鐵鎻鎻/佛臂一夕竟移去東光寺獨鎻臂存至今為僧供養
 金地珠林 銀山鐵壁佛經黄金七寶為地摩尼珠/為林 銀山寺在湖廣武昌
府興國州北蘇軾與李仲覽過此/書鐵壁二字世傳以為銀山鐵壁 𤣥奘譯經 真如
會法玉華寺在延安府宜君縣西即唐玉華宮也髙宗/時廢為寺𤣥奘法師於此譯經 兜率寺在四川
潼川州南二里中有劉文蛻冢杜/甫詩兜率知名寺真如會法堂 珍樓寶屋 廣殿
長廊唐髙力士於來廷坊建佛寺珍樓寶屋竭盡國資/ 唐韋蟾詩廣殿崔嵬萬壑間長廊詰曲千巖下
 落桂 吐霧唐天聖中八月十五夜朗有靈實降於/天竺寺月桂峰狀如珠璣璀粲奪目有
異人識之曰此月中桂子也中元豐間久旱裕陵齋禱/甚力一夕夢有僧乗馬馳空 口吐雲霧既覺雨大作
[358-13b]
逮旦物色至相國寺羅/漢中十三尊正所夢也 羣鴿銜水 雙龍降雨悟真/寺在
藍田縣玉潤山唐僧於此寫湼槃經羣/鴿自空中飛來銜水添硯 下詳敘事 公權書額
元章隷碑淨覺寺在瑞州府新昌縣西劉宋武帝建唐/柳公權書額 戴顒字仲居捨宅為招隱寺
在京口放鶴門外與鶴林古竹院相望數里孤處於萬/山荒涼之巔所由山徑山卵纍之不絶如綫有宋米元
章隷碑以紀/仲居之出處 毁院 市田章敬寺唐代宗朝魚朝恩/以賜莊為章敬寺以資冥
福窮極壯麗奏毁曲江院及華/清宮觀以給之 下詳敘事 刻絲觀音 畫壁羅
懷麓堂集曰功徳寺有刻絲觀音一軸懸於梁際此/宋元物也 燕山紀遊曰昌化寺殿壁繪阿羅漢五
百尊穿崖沒海神通游戲/宣廟時呉偉小仙筆也 香火院 盂蘭會菽園雜/記京師
[358-14a]
鉅刹大興隆大隆福二寺為朝廷香火院餘皆中官所/建 北京歲華記中元節前上冢如清明各寺設盂蘭
會以長樁/寺為盛 塔附原浮圖 脂帝浮圖一名窣堵波此/飜聚相即塔也說文
無塔字若依梵本瘞佛骨所名曰塔婆多有舍利名塔/無舍利名支提或名難提脂帝制底制 此飜可供養
處或飜滅/惡生善處 輪相 露槃涅槃經云佛告阿難佛般涅/槃茶毗既訖一切四衆收取
舍利置七寶缾于拘尸那城四衢道中起七寶塔髙十/三層上有輪相辟支佛 十二因縁經云八種塔並有
露槃佛塔八種菩薩七重辟支佛六重四果五重三/果四重二果三重初果二重凡僧但蕉葉火珠而已
瘞鴈 懸華昔有比丘見雙鴈飛翔忽一鴈投下自隕/於是瘞鴈造塔阿育王取金華金旛懸諸
利上塔/寺低昂 刻杖頭 見海中上詳佛寺二熙洛陽伽藍/記曰永寧寺 平元年靈
[358-14b]
太后胡氏所立也在宮前閶闔門南一里中有九層浮/圖永熙三年浮圖為火所燒後有人從東萊郡來云見
浮圖於海中光明照曜儼然如新海上/之民咸皆見之俄然霧起浮圖遂隱 舍利光 真
珠網宋書曰晉西河離石縣胡人劉隆阿遇疾暴亡七/日更蘇說云觀世音語云汝縁未盡當得活可作
沙門洛下齊丹陽㑹稽並有阿育王塔可往禮拜忽然/醒寤因出家名慧達遊行至丹陽未知塔處及登越城
西望見長十里氣色因就禮拜果是先阿育王塔屢放/光明由是定知必有舍利就掘得三石碑有鐵函函中
有銀函盛三舍利珠洛陽伽藍記曰西方佛沙伏國王/造一塔初成用真 為羅網覆其上後恐人侵奪復慮
塔壞無人脩補解珠網以銅鑊盛塔西北百歩掘地埋/之刻石為銘屬語將來若此塔壊煩勞後賢出珠脩治
 施槃蓋 累甎石僧祇云佛造迦葉佛塔上施槃蓋/長表輪相 舍磨奢那此云冢西
[358-15a]
域僧死埋骨地下上累甎/石似窣堵波但形卑小 佛告禮塔 神靈造塔陸/元
暢云周穆王身遊大夏佛告彼土有古塔可返禮事王/問何方曰在鄗京之東南 又曰周穆以後諸王建置
塔寺何為此寺文紀罕見曰立塔為於前縁多是神靈/所造人見者少揚雄劉向尋於藏書往往見有佛經豈
非秦前已/有經墖
  佛寺四
原蓮藏 蓮界 花宮 蓮宮 寶地 香刹 梵宇
 法宮 梵宮 法門 雞足山 鐵圍山 諸佛攸
館 衆聖所居 恢𢎞象教 開設仁祠 日月天宮
[358-15b]
 瑠璃地道 布金之地 多寶之室 象法之教既
務恢張 棟宇之規所宜壯麗 塔附増夜役鬼神宋/書
阿育王塔即鐵輪王佛滅後一/日一夜役鬼神造八萬四千塔 孫權造髙僧傳云康/僧㑹至建業
孫權使求舍利既/得之權即造塔 白狼童子南史云王懿父宏仕苻/堅堅敗懿年十七及兄
叡同起義兵與慕容垂戰敗走家屬相失路經大澤見/一小兒青衣騎牛行取飯與懿食食畢而暴雨至莫知
津徑有一白狼至前銜之渡水隨之而濟懿及元/嘉中為徐州牧乃立佛寺作白狼童子像於塔 隻
履西遊傳燈録曰後魏孝明帝太和十九年達磨大師/於禹門寺端坐而化其徒為之起塔於定林寺
後二年魏宋雲使西域囘遇師於蔥嶺手攜隻履翩翩/獨逝問師何往曰西天去雲具奏其事帝令啓壙視之
[358-16a]
惟見一革/履存焉 藏戒珠盤山志云盤山之巔有雲寺相/傳為寶積禪師卓錫地一名降龍
菴東嶺有舍利塔中藏戒珠六十顆佛牙一具遼太康/中釋惠源明成化中釋本源嘉靖中釋圓成以次營葺
又有彌勒殿黄龍殿每/歲塔中有神燈之異焉 韋肇題名唐韋肇及第偶題/名於慈恩雁塔後
進士及第/遂為故事
  佛寺五
原詩宋謝靈運石壁立招提寺精舍詩曰四城有頓躓
三世無極已浮歡昧眼前沈照貫終始壯齡緩前期頽
顏迫暮齒揮霍夢幻頃飄忽風電起良縁迨未謝時逝
[358-16b]
不可俟敬擬靈鷲山尚想祇洹軌絶溜飛庭前髙林映
窗裏禪室栖空觀講宇析妙理 梁武帝遊鍾山大愛
敬寺詩曰才性乏方便智力非善權歎逝比悠稔交臂
乃奢年從流既難返弱喪謂不然三苦恒追隨五毒自
燒然貪癡養憂畏熱惱坐焦煎道心理歸終信首故宜
先駕言追善友迴輿尋勝縁面勢周大地縈帶極長川
稜層疊嶂逺邐迤磴道懸朝日照花林光風起香山慧
居超七淨梵住踰八禪始得展身敬方乃遂心虔菩提
[358-17a]
聖種子十萬良福田正趣果上果歸依天中天以我初
覺意貽爾後來賢 梁簡文帝往虎窟山寺詩曰細松
斜繞徑峻嶺半藏天古樹無枝葉荒郊多野煙分花出
黃鳥挂石下新泉蓊鬱均雙樹清靈頓入禪栖神紫臺
上縱意白雲邊徒然嗟小藥何由齊大年 又望同泰
寺浮圖詩曰遥看官佛圖帶璧復垂珠銀燭踰漢汝寶
鐸邁昆吾日起光芒散風吟宮徵殊露落盤恒滿桐生
鳳不雛飛幡雜晩虹音/絳畫鳥狎晨鳬梵世凌空下應直
[358-17b]
蔽景趨帝馬咸千轡天衣盡六銖意樂開長表多寶現
金軀能令苦海渡復使慢山踰願能同四忍長當出九
居 庾肩吾詠同泰寺浮圖詩曰望園臨柰苑王城對
鄴宮還從飛閣内遥見崛山中天衣疑拂石鳳翅欲凌
空雲甍猶帶雨蓮井不生桐盤承雲表露鈴揺天上風
月出琛含水天晴幡帶虹周星疑更落漢夢似今通我
后懷初照不與伊川同方應捧馬出永得離塵蒙 周
庾信和同泰寺浮圖詩曰岧岧陵太清照殿比東京長
[358-18a]
影臨雙闕髙層出九城栱積行雲礙幡揺度鳥驚鳳飛
如始泊蓮合似初生輪重對月滿鐸韻擬鸞聲畫水流
泉住圖雲色半輕露晩盤猶滴珠朝火更明雖連博望
苑還接銀沙城天香下桂殿仙梵入伊笙庶聞八解樂
方遣六塵情 陳陰鏗開善寺詩曰鷲嶺春光徧王城
野望通登臨情不極蕭散趣無窮鶯隨入户樹花逐下
山風棟裏歸雲白窗外落暉紅古石何年臥枮樹幾春
空淹留惜未及幽桂有芳叢 又遊巴陵空寺詩曰日
[358-18b]
宮朝絶磬月殿夕無扉網交雙樹葉輪斷七燈輝香盡
奩猶馥幡塵畫漸微借問將何見風氣動天衣 張正
見陪衡陽王遊耆闍寺詩曰甘棠聽訟罷福宇試登臨
兔苑移飛蓋王城列玳簪階荒猶累玉地古尚塡金龍
橋丹桂偃鷲嶺白雲深秋窗被旅葛夏户響山禽清風
吹麥隴細雨濯梅林 江總明慶寺詩曰十五詩書日
六十軒冕年名山極歷覽勝地殊留連幽崖聳絶壁洞
穴瀉飛泉金河知證果石室乃安禪夜梵聞三界朝香
[358-19a]
徹九天山階步皎月澗户聽凉蟬市朝霑草露淮海作
桑田何言望鍾嶺更復切秦川 隋蕭慤和崔侍中從
駕經山寺詩曰鉤陳夜瞻徼河漢曉參橫游騎騰文馬
前驅轉翠旌野禽喧曙色山樹動秋聲雲表金輪見巖
端畫栱明塔疑從地涌蓋似積香成泉髙下溜急松古
上枝平儀台多壯思麗藻蔚縁情自嗤非照廡何以繼
連城 孔德紹登白馬山護明寺詩曰名岳標形勝危
峰逺鬱紆成象建環極大壯闡規模層臺聳靈鷲髙殿
[358-19b]
邇陽烏暫同遊閬苑還類入仙都三休開碧嶺萬户洞
金鋪攝心罄前禮訪道挹中虚遥瞻盡地軸長望極天
隅白雲起梁棟丹霞映栱櫨露花疑濯錦泉月似沈珠
今日桃源客相顧失歸途 唐吳少微和崔侍御日用
游開化寺閣詩曰左憲多才雄故人尤鷙鶚馳贈單于
使休軺太原郭館次厭煩歊情懷尋寂寞西縁十餘里
北上開化閣初入雲樹間冥濛未昭廓漸出䦨榥外萬
里秋景焯歲晏風落山天寒水歸壑覽物頌幽果三乘
[358-20a]
動𤣥鑰但敷利解言求用忘昏著 増唐髙宗過慈恩
寺詩曰日宮開百仞月殿聳千尋花蓋飛團影幡虹曳
曲陰綺霞遥籠帳叢珠細網林寥廓煙雲表超然物外
心 許敬宗過慈恩寺應制詩曰鳳闕鄰金地龍旂拂
寶臺雲楣將葉並風牖送花來月宮清晩桂虹梁絢早
梅梵境留宸矚掞發麗天材 李嶠和九月九日登慈
恩寺浮圖應制詩曰瑞塔千層起仙輿九日來萸房陳
寶席菊橤散花臺御氣鵬霄近升髙鳳野開天歌將梵
[358-20b]
樂空裏共徘徊 王勃遊梵宇三覺寺詩曰香閣披青
磴琱臺控紫岑葉齊山路狹花積野壇深蘿幌栖禪影
松門聽梵音遽忻陪妙躅延賞滌煩襟 又觀佛跡寺
詩曰蓮座神容儼松崖聖趾餘年長金跡淺地久石文
疎頹華臨曲磴傾影赴前除共嗟陵谷逺俄視化成虚
 盧照鄰石鏡寺詩曰古墓芙蓉塔神銘松柏煙鸞沈
仙鏡底花沒梵輪前銖衣千古佛寶月兩重圓隱隱香
臺夜鐘聲徹九天 駱賓王和王記室從趙王春日遊
[358-21a]
陀山寺詩曰鳥旟陪訪道鷲嶺狎棲眞四禪明靜業三
空廣勝因祥河疎疊澗慧日皎重輪葉暗龍宮密花明
鹿苑春彫談筌奥旨妙辨漱𤣥津雅曲終難和徒自奏
巴人 沈佺期樂城白鶴寺詩曰碧海聞龍藏青雲起
雁堂湖聲應法鼓雨氣濕天香樹接前山暗溪承瀑水
凉無言謫居逺清淨得空王 又遊少林寺詩曰長歌
遊寶地徙倚對珠林雁塔丹青古龍池歲月深紺園澄
夕霽碧殿下秋陰歸路煙霞逺山蟬處處吟 宋之問
[358-21b]
遊韶州廣果寺詩曰影殿臨丹壑香臺隱翠霞巢飛銜
象鳥砌蹋雨空花寶鐸揺初霽金池映晩沙莫愁歸路
逺門外有三車 又宿清逺峽山寺詩曰香岫懸金刹
飛泉屆石門空山惟習靜中夜寂無喧說法初聞鳥看
心欲定猿寥寥隔塵市何異武陵源 又遊稱心寺詩
曰釋事懷三隱清襟謁四禪江鳴潮未落林曉日初懸
寶葉交香雨金沙吐細泉望諧舟客趣思發海人煙顧
櫪仍留馬乗杯久棄船未遊龜負岳且識鳥耘田理契
[358-22a]
都無象心冥不寄筌安期庶可揖天地得齊年 又題
杭州天竺寺詩曰鷲嶺鬱岧嶢龍宮鏁寂寥樓觀滄海
日門對浙江潮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捫蘿登塔逺
刳木取泉遥霜薄花更發冰溪葉未凋夙齡尚遐異捜
對滌煩嚻會入天台裏看余渡石橋 張說清逺江峽
山寺詩曰流落經荒外逍遥此梵宮雲峰吐日月石壁
澹煙虹寶塔靈仙湧懸龕造化功天香涵竹氣虚唄引
松風檐牖飛花滿廊階激水通猿鳴知谷靜魚戲見江
[358-22b]
空靜黙將何貴所貴心鏡同 又㴩湖山寺詩曰空山
寂歴道心生虚谷迢遥野鳥聲禪室從來塵外賞香臺
豈是世中情雲間東嶺千重出樹裏南湖一片明若使
巢由同此意不將蘿薜易簪纓 蘇頲武擔山寺詩曰
武擔獨蒼然墳山下玉泉鼈靈時共盡龍女事同遷松
柏銜哀處幡花種福田詎知留鏡石長與法輪圓 張
九齡祠紫蓋山塗經玉泉諸山寺詩曰指塗躋楚望䇿
馬傍荆岑稍稍松篁入泠泠澗谷深觀竒逐幽映歴覽
[358-23a]
忘嶇嶔上界投佛影中天揚梵音焚香懺在昔禮足誓
來今靈異若有對神仙眞可尋髙僧聞逝者絶俗是初
心蘚駮經行處猿啼宴坐林歸眞已寂滅留跡豈堙沈
法施自兹廣何云千萬金 蔣煥登栖靈寺塔詩曰三
休尋磴道九折步雲霓瀍澗臨江北郊原極海西沙平
瓜步出樹逺緑楊低南指晴天外青峰是會稽 孫逖
奉和崔司馬遊雲門寺詩曰繫馬青溪樹禪門春氣濃
香臺花下出講坐竹間逢覺路山童引經行谷鳥從更
[358-23b]
言窮寂寞迴策上南峰 王維過化感寺曇興上人山
院詩曰暮持筇竹杖相待虎溪頭催客聞山響歸房逐
水流野花叢發好谷鳥一聲幽夜坐空林寂松風直似
秋 又登辨覺寺詩曰竹徑從初地蓮峰出化城窗中
三楚靜林外九江平嫩草承趺坐長松響梵聲空居法
雲外觀世得無生 孟浩然臘月八日於剡縣石城寺
禮拜詩曰石壁開金像香山繞鐵圍下生彌勒見迴向
一心歸松竹禪庭古樓臺世界稀夕嵐増氣色餘照發
[358-24a]
光輝講席邀談柄泉堂施浴衣願承功德水從此濯塵
機 杜甫山寺詩曰野寺殘僧少山園細路髙麝香眠
石竹鸚鵡啄金桃亂水通人過懸崖置屋牢上方重閣
晩百里見纖毫 又上兜率寺詩曰兜率知名寺眞如
會法堂江山有巴蜀棟宇自齊梁庾信哀雖久何顒好
不忘白牛車逺近且欲上慈航 又同諸公登慈恩寺
塔詩曰髙標跨蒼穹烈風無時休自非曠士懷登兹翻
百憂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捜仰穿龍蛇窟始驚枝撐
[358-24b]
幽七星在北户河漢聲西流羲和鞭白日少昊行青秋
秦山忽破碎涇渭不可求俯視但一氣焉能辨皇州
首叫虞舜蒼梧雲正愁惜哉瑶池飲日晏崑崙丘黃鵠
去不息哀鳴何所投君看隨陽雁各有稻粱謀 李白
廬山東林寺夜懷詩曰我尋青蓮宇獨往謝城闕霜清
東林鐘水白虎溪月天香生虚空天樂鳴不歇宴坐寂
不動大千入毫髮湛然冥眞心曠劫斷出沒 髙適登
廣陵栖靈寺塔詩曰淮南富登臨兹塔信竒最直上造
[358-25a]
雲族憑虚納天籟迥然碧海西獨立飛鳥外始知髙興
盡適與賞心會連山黯呉門喬木吞楚塞城池滿窗下
物華歸掌内逺思駐江帆暮晴結春靄軒車疑蠢動造
化資大塊何必了無身然後知屢退 綦母潛題鶴林
寺詩曰道林隱形勝向背臨層霄松覆山殿冷花藏溪
路遥珊珊寶幡挂燄燄明燈燒遲日半空谷春風連上
潮少憑水木興暫忝身心調願謝攜手客兹山禪誦嘵
 又宿龍興寺詩曰香刹夜忘歸松青古殿扉燈明方
[358-25b]
丈室珠繫比丘衣白月傳心淨青蓮喻法微天花落不
盡處處鳥銜飛 王昌齡過香積寺詩曰不知香積寺
數里入雲峰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泉聲咽危石日
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劉眘虚登廬山
峰頂寺詩曰孤峰臨萬象秋氣何髙清庭際南郡出林
端西江明山門二緇叟振錫聞幽聲心照有無界業懸
前後生徒知眞機靜尚與愛網并方首金門路未遑參
道情 劉長卿登思禪寺上方詩曰西峰上方處臺榭
[358-26a]
隱朦朧逺磬秋山裏清猿古木中衆溪連竹路諸嶺共
松風儻許棲林下甘成白首翁 又宿北山禪寺詩曰
上方鳴夕磬林下一僧還密竹傳人少禪心對虎閒青
松臨古路白月滿寒山舊識窗前桂經霜更待攀 李
頎宿香山寺石樓詩曰夜宿翠微半髙樓聞暗泉漁舟
帶逺火山磬發孤煙殿壯雲松外門清河漢邊峰巒低
枕席世界接人天靄靄花出霧輝輝星映川東林曙鶯
滿惆悵欲言旋 張謂長沙失火後戲題蓮花寺詩曰
[358-26b]
金園寶刹半長沙燒劫傍延一萬家樓殿總隨煙燄盡
火中何處有蓮花 岑參與羣公過報恩寺詩曰乗興
忽相招僧房暮與朝雪融雙樹濕紗閉一燈燒竹外山
低塔藤間院接橋歸家好欲嬾慮俗向來銷 李嘉祐
奉陪韋潤州遊鶴林寺詩曰野寺江城近雙旌五馬過
禪心起忍辱梵語問多羅松竹閒僧老雲煙晩日多寒
塘歸路轉清磬隔微波 皇甫曽奉和陪韋中丞使君
游鶴林寺詩曰古寺傳燈久層城閉閣閒香花同法侶
[358-27a]
旌斾入深山寒磬虚空裏孤雲起滅間謝公憶髙臥徒
望欲東還 褚朝陽題少室山寺詩曰飛閣青霞裏先
秋獨早凉天花映窗近月桂拂檐香華岳三峰少黃河
一帶長空間指歸路煙際有垂楊 郎士元柏林寺南
望詩曰溪上遥聞精舍鐘泊舟微徑渡深松青山霽後
雲猶在畫出西南四五峰 顧況題攝山棲霞寺詩曰
明徵君舊宅陳後主題詩跡在人亡處山空月滿時寶
缾無破響道樹有低枝已是傷離客仍逢靳尚祠 耿
[358-27b]
湋雨中宿義興寺詩曰遥夜宿東林蟲聲階草深髙風
初葉落多雨未歸心家國身猶負星霜鬢已侵滄洲縱
不去何處有知音 司空曙游靈雲寺詩曰春山古寺
繞滄波石磴盤空鳥道過百丈金身開翠殿萬龕燈燄
隔煙蘿雲生客到侵衣濕花落僧禪覆地多不與方袍
同結社下歸塵世竟如何 李益與王楚同登青龍寺
上方詩曰連岡出古寺流睇移芳讌鳥沒漢諸陵草平
秦故殿揺光淺深樹拂木參差燕春心斷易迷逺目傷
[358-28a]
難徧壯日各輕年暮年方自見 盧綸題雲際寺上方
詩曰松髙蘿蔓輕中有石牀平下界水方急上方燈自
明空門不易啓初地本無程迴步忽山盡萬縁從此生
 又登西巖寺詩曰林香雨氣新山寺緑無塵遂結雲
外侶共遊天上春鶴鳴金閣麗僧話竹房鄰待月水流
急惜花風起頻何方非壞境此地有歸人囘首空門外
皤然一幻身 嚴維奉和獨孤中丞游雲門寺詩曰絶
壑開花界耶溪極上源光輝三石座登陟五雲門深木
[358-28b]
鳴騶馭晴山曜武賁亂泉親坐臥疎磬發朝昏蒼翠新
秋色莓苔積雨痕上方看度鳥後夜聽吟猿異跡焚香
對新詩酌茗論歸來還捨俗諸老莫攀轅 又和皇甫
大夫夏日遊花巖寺詩曰初地花巖會王家少長行到
宮龍節駐禮塔雁行成蓮界千峰靜梅天一雨清禪庭
未可戀聖主寄蒼生 崔峒登蔣山開善寺詩曰山殿
秋雲裏香煙出翠微客尋朝磬食僧背夕陽歸下界千
門見前朝萬事非看心兼送目葭菼暮依依 戎昱題
[358-29a]
招提寺詩曰招提精舍好石壁向江開山影水中盡松
聲天上來一燈傳歲月深殿長莓苔日暮雙林磬泠泠
送客迴 李涉題鶴林寺詩曰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
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閒 朱
放題竹林寺詩曰歲月人間促煙霞此地多殷勤竹林
寺能得幾迴過 陳潤登西靈塔詩曰塔廟出招提登
臨碧海西不知人意逺漸覺鳥飛低稍與雲霞近如將
日月齊遷喬未得意徒欲躡雲梯 朱長文題虎丘西
[358-29b]
寺詩曰王氏家山昔在兹陸機為賦陸雲詩青蓮香匝
東西宇日月與僧無盡時 王建題石甕寺詩曰青崖
古寺夾城東泉脈鐘聲内裏通地壓神龍山色别屋連
宮殿匠名同檐燈經夏紗籠黒溪葉先秋臘樹紅天子
親題詩總在晝扉長鎻碧龕中 楊巨源同趙校書題
普救寺詩曰東門髙處天一望幾悠然白浪過城下青
山滿寺前塵光分驛道嵐色到人煙氣象須文字逢君
大雅篇 楊衡題山寺詩曰千峰白露後雲壁挂殘燈
[358-30a]
曙色海邊日經聲松下僧意閒門不閉年去水空澄稽
首如何問森蘿盡一乗 韓愈題臨瀧寺詩曰不覺離
家已五年仍將衰病入瀧船潮州未到吾能說海氣昏
昏水拍天 白居易題東虎丘寺詩曰香刹看非逺祗
園入始深龍蟠松矯矯玉立竹森森怪石千僧坐靈池
一劒沈海當亭兩面山在寺中心酒熟憑花勸詩成倩
鳥吟寄言軒冕客此地好抽簪 又夜遊西虎丘寺詩
曰不厭西丘寺閒來即一過舟船轉雲島樓閣出煙蘿
[358-30b]
路入青松影門臨白月波魚跳驚秉燭猿覻怪鳴珂揺
曳䨇紅斾娉婷十翠娥香花助羅綺鐘梵避笙歌領郡
時將久遊山數幾何一年十二度非少又非多 賈島
早秋寄題天竺靈隱寺詩曰峰前峰後寺新秋絶頂髙
窗見沃州人在定中聞蟋蟀鶴曽棲處挂獮猴山鐘夜
渡空江水汀草寒生古石樓心憶懸帆身未遂謝公此
地昔年遊 溫庭筠月中宿雲居寺上方詩曰虚閣披
衣坐寒階蹋葉行衆星中夜少圓月上方明靄盡無林
[358-31a]
色喧餘有澗聲祗應愁恨事還逐曉光生 又清凉寺
詩曰黃花紅樹謝芳蹊宮殿參差黛巘西詩閣曉窓藏
雪嶺畫堂秋水接藍溪松飄晩吹摐金鐸竹映寒苔上
石梯妙跡竒名竟何在下方煙暝草萋萋 杜牧之寄
題甘露寺北軒詩曽上蓬萊宮裏行北軒䦨檻是留情
孤髙堪弄桓伊笛縹緲宜聞子晉笙天接海門秋水色
煙籠鹿苑暮鐘聲他年會著荷衣去不向山僧道姓名
 許渾題恩德寺詩曰樓臺橫復重猶在半巖空蘿洞
[358-31b]
淺深水竹廊髙下風晴山疎雨外秋樹斷雲中未竟平
生意孤帆又向東 喻鳬題翠微寺詩曰沿溪又涉嶺
始喜入前軒鐘度鳥沈壑殿扃雲濕幡凉泉墮衆石古
木徹疎猿月上僧階近兹遊豈易言 趙嘏越中寺居
詩曰遲客疎林下斜溪小艇通野橋連寺月髙竹半樓
風水靜魚吹浪枝閑鳥下空數峰相向緑日夕郡城東
 李洞題新安國寺詩曰佛亦遇艱難重興疊廢壇偃
松枝舊折畫竹粉新乾開講宮娃聽抛生禁鳥餐鐘聲
[358-32a]
常入夢天竺化長安 張祐杭州孤山寺詩曰樓臺聳
碧岑一徑入湖心不雨山常潤無雲水自陰斷橋荒蘚
澀空院落花深獨憶西窓夜鐘聲盡北林 又金山寺
詩曰一宿金山頂微茫水國分僧歸夜船月龍出曉堂
雲樹影中流見鐘聲兩岸聞因悲在朝市終日醉醺醺
 薛能題龍興寺詩曰髙户列禪房松門到上方象開
祗樹嶺人施蜀城香地徧磷磷石江移了了牆林僧語
不盡身後是梁王 皮日休遊棲霞寺詩曰不見明居
[358-32b]
士空山但寂寥白蓮吟次缺青靄坐來銷泉冷無三伏
松枯有六朝何如石上月相對論逍遥 鄭谷題興善
寺詩曰寺在帝城陰清虚勝二林蘚侵隋畫暗茶助越
甌深巢鶴和鐘淚詩僧倚錫吟煙莎後池水前跡杳難
尋 張喬遊歙州興唐寺詩曰山橋通絶境到此憶天
台竹裏尋幽境雲邊上古臺鳥歸殘照出鐘斷細泉來
為愛澄溪月因成隔宿迴 周繇登甘露寺詩曰盤江
上幾層峭壁半垂藤殿鎻南朝像龕禪外國僧海濤舂
[358-33a]
砌檻山雨灑窓燈日暮疎鐘起聲聲徹廣陵 張蠙宿
山寺詩曰中峰半夜起忽覺在青冥此界自生雨上方
猶有星樓髙鐘尚逺殿古像多靈好是潺湲水房房伴
誦經 周朴福州開元寺塔詩曰開元寺裏七重塔遥
對方山影擬齊雜俗人看離世界孤髙僧上覺天低惟
堪片片紫霞映不與濛濛白霧迷心若無私羅漢在參
差免向日虹西 羅隱春日獨遊禪智寺詩曰逺樹連
天水接空幾年行樂舊隋宮花開花謝長如此人去人
[358-33b]
來自不同蠻鳯調髙何處酒吳牛蹄健滿車風思量只
合騰騰醉煑酒平陳盡夢中 裴説題道林寺詩曰獨
立凭危䦨髙低落照間寺分一派水僧鎻半房山對面
浮世隔垂簾到老閒煙雲與塵土寸歩不相關 宋黃
山谷慈雲寺詩曰城東寶坊金碧重道人脩惠翦蒿蓬
一缾一鉢三十年瓊榱碧瓦上秋空稻田摩衲擁黃髮
更築書閣諸天中三后在天遺聖墨百神受職扶琳宮
文思帝澤餘溫潤雨露下國常年豐貢川章川結襟帶
[358-34a]
梅嶺桂嶺來朝宗參旗斗柄略䦨楯清坐耳聞河漢風
道人飽叅口挂壁頗喜作詩如已公家風秀句刻琬琰
笑我落筆何能工安得雄文壓聖境九原喚起杜陵翁
 又落星寺詩曰落星開士深結屋龍閣老翁來賦詩
小雨藏山客坐久長江接天帆到遲宴寢清香與世隔
畫圖絶妙無人知蠭房各自開户牖處處煑茶藤一枝
 孫覿寒山寺詩曰白首從來一夢中青山不改舊時
容烏啼月落橋邊寺攲枕猶聞半夜鐘 趙汝愚鼓山
[358-34b]
寺詩曰幾年奔走壓塵埃此日登臨亦快哉江月不隨
流水去天風常送海濤來 沈存中甘露寺詩曰丞相
髙齋半草萊舊時風月滿亭臺地從日月生時見天到
江山盡處囘三國是非春夢斷六朝城闕野花開心隨
流水漫漫去流徧煙邨半日來 元李俊民宿海會寺
詩佛堂光未放桑下喚難囘是處皆堪歇何山不可開
泉因龍吐出經自兔銜來徑向黃沙過尋僧問劫灰
又曰青山雲水窟杖錫幾時來竹待香嚴擊松經道者
[358-35a]
栽西江無水吸震旦忽花開三笑圖中友同傾破戒杯
 劉因山寺早起詩曰松窗一夜逺潮生斷送幽人睡
失明夢覺不知春已去半簾紅雨落無聲 郝經抱陽
寺詩曰孱顔蒼玉抱幽邨突兀雙龍窟宅尊囘首萬山
東盡處冷煙平逺半乾坤 黃溍湖心寺夜坐詩曰蕭
蕭凉月滿池臺水檻風櫺四面開一炷殘燈何熠煜半
檐衰柳故崔嵬謬持微禄知無補未謝餘園得重來塵
土馬蹄何日事何容良夜廢銜杯 薩都拉清明遊鶴
[358-35b]
林寺詩曰青青楊柳嗁乳鴉滿山爛開紅白花小橋流
水過古寺竹籬茅舍通人家潮聲卷浪落松頂騎鶴少
年酒初醒若將何物賞清明且伴山僧煑新茗 又宿
龍潭寺詩曰倦遊借禪榻客意稍從容落日江船鼔孤
燈野寺鐘竹雞啼雨過山臼帶雲舂半夜波濤作長潭
起臥龍 又登鎮陽龍興寺閣觀銅鑄觀音像詩曰眼
中樓觀見應稀鐵鳳棲檐勢欲飛天半寶花飄閣道月
中桂子落僧衣髙擎玉露仙人掌上礙銀河織女機全
[358-36a]
趙堂堂遺物在山川良是昔人非 宋无靈巖寺上方
詩曰霸業銷沈煙樹濃呉王臺殿梵王宮屧廊人去土
花碧香徑僧歸秋葉紅颶母射巖風動地蛟精徙穴霧
迷空明朝江郭重囘首寺在翠微蒼靄中 周權游山
寺詩曰空林淨如埽石徑穿嶺細紺廬出深樹飛湍下
雲際偶逢赤髭侶屬我聽真諦菘肥齋鉢豐樾古佛燈
翳遭檐棘籬短野枳香入被夕磬兩三聲半巖花雨霽
 又焦山寺詩曰赤霞夜出扶桑東海雲卷浪凌虚空
[358-36b]
剛風浩浩吹不去崔嵬化作青蓮宮萬衲月寒清梵寂
四面沈沈皆海色鐘聲不許到人間自送潮音落寒碧
 陳泰遊定林寺詩曰一燈何處起千載續黃梅世與
身俱幻吾攜影獨來山空鐘自響日澹鶴將囘寄語沙
頭鷺相逢慎勿猜 胡天游遊法興寺詩曰山色揺光
入袖凉松陰十丈印迴廊老僧讀罷楞嚴咒一殿神風
柏子香 明劉基晨詣祥符寺詩曰上馬雞始鳴入寺
鐘未歇草際起微風林端澹斜月僧房湛幽寂假寐待
[358-37a]
明發松徑斷無人經聲在清樾 楊維禎詠白塔寺詩
曰天山乳鳳飛來小東渡衣冠又六朝劫火不焚楊璉
塔箭鋒猶抵伍胥潮燐光夜附山精出龍氣春隨海霧
銷獨有宮人斜畔月多情猶自照吹簫 髙啓寓天界
寺詩曰雨過帝城頭香凝佛界幽果園春乳雀花殿午
鳴鳩萬履隨鐘集千燈入鏡流禪居容旅迹不覺久淹
留 又甘露寺詩曰勝地江山壯名林歲月遥刹藏京
口樹鐘送海門潮月黒龍光發天清蜃氣銷何當尋狠
[358-37b]
石閒坐話前朝 徐賁夜投白蓮寺詩曰飲别東家叟
行投西寺僧無風收閣幔有月罷廊燈竹夜聲偏集池
寒色似凝無端值詩景清興覺逾増
原碑銘齊王頭陀寺碑銘曰蓋聞挹朝夕之池者無
以測其淺深仰蒼蒼之色者不足知其逺近況視聽之
外若存若亡心行之表不生不滅者哉 梁簡文帝善
覺寺碑銘曰蓋聞在天成象倬彼雲漢在地成形嵩髙
惟嶽蒼蒼斡運靈槎猶且去來巖巖峻極巫咸可以升
[358-38a]
降穆貴嬪宿植達因已於恒沙佛所經受記莂有縁娑
婆降跡斯土行邁英皇德降華附河南望浮雲之瑞新
野表升天之祥光前絶後建兹福地乃於建康之太清
里建善覺寺焉大通元年龍集己酉有令使立碑文未
獲搆撰居諸不息寒暑推移軒曜夙傾前星次掩歲在
娵訾始得補綴何言之陋何事之隆竊等仲由空悲負
粟之哽復異桓良終無維山之日永言纏纂獨咽丹心
銘曰效彼毗城建兹福舍四柱浮懸九城靈架重欒交
[358-38b]
峙迴廊遥迓掩映花臺崔嵬蘭榭陽燧暉朝青蓮開夜
 又相宮寺碑曰眞人西滅洎羅漢東遊五明盛士並
宣北門之教四姓小臣稍罷南宮之學超洙泗之濟濟
比舍衞之洋洋是以髙檐三丈乃為祀神之舍連閣四
周並非中官之宅雪山忍辱之草天宮陀樹之花四照
芬吐五衢異色能令扶解說法果出妙衣鹿苑豈殊祇
林何逺皇太子蕭緯自昔藩邸便結善縁雖銀藏蓋寡
金地多闕有慙四事久立五根泗州出鼎尚刻之罘之
[358-39a]
石㟭峨作鎮猶鳴劒壁之山矧伊福界寧無鐫刻銘曰
洛陽白馬帝釋天冠開基紫陌峻極雲端實惟爽塏棲
心之地譬若淨土長為佛事銀鋪曜色玉礎金光塔如
仙掌樓疑鳳皇珠生月魄鐘應秋霜鳥依交露幡承杏
梁窗舒意葉室度心香天琴夜下紺馬朝翔生滅可度
離苦獲常相續有盡歸乎道場 梁元帝善覺寺碑曰
金盤上疏非求承露玉舄前臨寧資潤礎飛軒絳屏若
丹氣之為霞綺井緑泉如青雲之入呂寶繩交映無慙
[358-39b]
紫紺之宮花臺照日有跡白林之地銘曰聿遵勝業代
彼天工四園枝翠八水池紅花疑鳳翼殿若龍宮銀城
暎沼金鈴響風露臺含月珠幡拂空 又鍾山飛流寺
碑清梵夜聞風傳百常之觀寶鈴朝響聲揚千秋之宮
同符上隴望長安之城闕有類偃師瞻洛陽之臺殿瞰
連甍而如綺雜卉木而成帷銘曰雲聚峰髙風清鐘徹
月如秋扇花疑春雪極目千里平原迢遰 又曠野寺
碑曰雲楣膠葛桂棟陰崇刻虯龍於洞房倒蓮花於綺
[358-40a]
井月殿朗而相暉雪宮穆以華壯䡾䡾璇題虹梁生於
暮雨璞璞銀牓飛觀入乎雲中銘曰圓璫旦暉方諸夜
朗金盤曜色寶鈴成響 又郢川晉安寺碑銘曰鳳皇
之嶺羋緜映色蓮花之洞照曜増暉山云黃鶴疑鈞天
之夜響城稱却月似輕雲之霄蔽銘曰虹梁紫柱螭桷
丹牆綺井飛棟華榱壁璫應龍若動威鳳疑翔玉舄霄
潤金池夕光朱城却稅紫陌潛通塹柳朝緑江暉暝紅
落霞將暮鮮雲夕布峰下陽烏林生陰兔分珮隔浦皇
[358-40b]
檣隱霧俱聽法鐘同觀寶聚 又攝山棲霞寺碑金池
無底已通寶塹之側玉樹生風傍臨綵船之上七重䦨
楯七寶蓮花通風承露含香映日銘曰苔依翠屋樹隱
丹楹澗浮山影山傳澗聲風來露歇日度霞輕三災不
毀得一而貞 又歸來寺碑曰幡影颺於絳臺梵聲依
於應塔三相不留蕭蠶終壞八苦遐長燈蛾未已銘曰
鈴隨風振盤依露泫丹桂無枝朱陽自翦九苑萌枯三
昧葉卷疏樹揺落飜流清淺 沈約法王寺碑昔周師
[358-41a]
集於孟津漢兵至於垓下翦商肇乎兹地殪楚由乎斯
域慧雲匪由觸石法雨起乎悲心驅之仁夀度之彼岸
濟方割於有頃撲既燎於無邊陸旗風靡水陣雲披縈
山為堞失其九天之險負壑為隍曽無一葦之閡昏師
反接偽牧泥首掬指則河舟尚虚委甲則熊嶺非峻乃
按兵江漢誓衆商郊因斯而運斗樞自兹而廓天步業
隆放夏功髙伐殷濟橫流而臣九服握乾綱而子萬姓
眷言四海莫不來王此惟予宅寧止西顧臨朝夕之濬
[358-41b]
池帶長洲之茂苑藉離宮於漢舊因林光於秦餘廻廊
敞帀複殿重起連房及睇周堵如雲銘曰往劫將謝災
難孔多炎炎烈火淼淼洪波聚為丘岳散成江河俗縁
浮詭眞諦遐長匪因希尚曷寄舟梁標功顯德事歸道
場祁祁法衆同兹無我振錫經行祗林宴坐或思寂滅
或念薪火惆悵三明徘徊四果 陸倕天光寺碑曰法
雲旦聚則浸潤被乎重沙慧日晨登則暉光燭於有頃
皇帝乃把神珠握靈境擊天鼓撞地鐘驅日月之師勒
[358-42a]
星辰之陣九流外籍五明内典鳥策餘文龍宮遺教莫
不神遊房奥跡徧門牆思洞希微言窮名象珉陛凌虚
瓊籬鬱起可使龍城媿飾鴈塔慙珍日宇奪暉月宮掩
麗昔者姬水夀丘載紀山川之目丹陵負夏僅傳鄉黨
之名歌酒故邑賜復窮乎身世壎篪舊里髙會止於當
年銘曰被物如露偃民猶草解髻傳珠抽衣受寶化違
宅火功超河岸捨我神居興兹靈館八龍豐殿四柱髙
廊並陳金壁旁達玉廂縱橫雜樹間厠衆芳 王筠開
[358-42b]
善寺碑曰妙門關鍵闢之者既難法海波瀾遊之者未
易是以軒稱俊聖堯曰欽明韶濩有美善之風文武致
時雍之業地平天成惟事即世移風易俗匪止金身至
如訪道峒山乗風獨逺凝神汾水窅然自喪或宗仰黃
老之談景慕神仙之術斯蓋不度羣生事局諸已篤而
為論道有未𢎞熏風璚露散馥流甘璧月珠星聮華颺
葉修旛繞於雲根和鈴響於天外玉池動而揚文寶樹
揺而成樂銘曰亭亭切漢耿介凌煙層甍霞聳飛棟星
[358-43a]
懸 張綰龍樓寺碑曰蓋聞井魚之不識巨海夏蟲之
不見冬氷故知局於泥甃者未測滄溟之浩汗篤於一
時者寧信寒暑之推移何異乎玩即世而弗悟於生死
之流耽假樂而迷於真覺之觀銘曰識相裁萌無明重
蔽五住次起四生無際苦海倒流業風横厲彼岸何逺
津航絶濟輕毛易轉花水難留實逢象正悟彼生脩照
曜真法逍遥寶舟占彼勝地胥宇攸宅遥川縈帶峻矩
盤桓霞生連堞風起長瀾冬室停燠夏臺増寒 王僧
[358-43b]
孺中寺碑曰夫玉律追天故躔次之期不變緹室候景
則發斂之氣罔踰是以忘言種覺絶累於後心寄像聲
形啓機於前教兼真假之雙燭均空有而兩忘藴三明
而過十地圓萬行而包四等道周百億化起大千奬導
羣有滋濡萬類是用發廣大心吐微妙理將同商主取
喻醫王開方便門示真實相固以濯之慈水銷以慧力
永言六趣用均一子中寺者晉太元五年會稽王司馬
道子之所立也斜出旗亭事非湫隘傍超壁水望異狹
[358-44a]
斜天監十五年上座僧慈等更揆日締架赫然霞立信
以填金可埒引繩斯擬妙寫金樓模麗瓊闕岧嶤偃蹇
故三休而可至䆗窱周流方中宿而斯盡萬楹百栱合
沓相持繡梲玉題分光爭映燭龍夭矯將舉復宛威鳳
鏗鏘如鳴更戢旁攀鏤檻斜登鈿砌煜爚金鋪玲瓏綺
欂無風自響不拂而淨耽耽肅肅信息心之勝地穆穆
愔愔固忘想之嘉所銘曰𤣥黃雖弭權輿未測生滅相
輪成壞不極篋蛇爭赴藤鼠無息情塵莫捨心火方赫
[358-44b]
是用三明實開五力湛寂無方示現多所踟躕吉樹殷
勤禪渚斯道眭匡蒸哉我王施踰寶鉢供等檀牀蕭宮
改構梵宇方壯階飛瑞采地起泥香日流閃爍風度清
鏘道踰厥極固與天長 任孝㳟多寶寺碑銘曰寶傳
兹日法像斯時瞻風候景日陛開基準繩鶖子取則迦
夷業隆千載道盛一期上當星紀下接蓮峰還瞻朱閣
却背青松朝雲曖曖夕霧溶溶階通獸迹徑有禽蹤衣
移峻岳錫叩飛泉土木綈錦玉石雕鐫寶階雲構綺壁
[358-45a]
霞鮮蓮舒藻井芰繞蘭椽法堂每喧禪室恒靜藏韜仙
說臺含佛影葉下秋林煙生春嶺 劉孝綽栖隱寺碑
曰開方便門示真實相置甘露室遵甘露津苦語輭言
隨方𢎞訓俯心降迹逐物重輕中枝小葉各隨業根愍
其四流五結有來而不散八慢九邪一淪而莫曉如彼
醫王等之藥樹去聖兹逺思聖兹深誠敬所先是歸龕
廟自妙法東注寶化西漸公卿貴仕賢哲偉人莫不嚴
事招提師仰慧覺欲使法燈永傳勝因長久銘曰給孤
[358-45b]
焚蕩善勝崩淪堂堂宗匠克紹慧因地雖舊域其宇惟
新召棠且思羊碑猶泣況我仁祠義踰生立遺愛伊何
形於南邑亦有庶民經始攸急珠殿連雲金層輝景衢
交巷達門臨樹屏五居推妙三空媿靜銘施柱側記法
窟前孰云千載餘迹方傳敢宣重說敬勒雕鐫芬域未
滅斯文在旃 北齊邢子才景明寺碑曰九土殊方四
生舛類昏識異受修短共時德表生民不救太山之朽
壞義同列辟豈濟灤水之淪胥漂鹵倒戈之勢浮江架
[358-46a]
海之力孰不曠息相摧飛馳共盡泡沫不足成喻風雷
詎可為言而皆遷延愛欲馳逐生死眷彼深塵迷兹大
夜坐積薪於火宅負沈石於苦海結習靡倦憂畏延長
身世其由夢想榮辱譬諸幻化未能照彼因縁體兹空
假祛洗累惑擯落塵埃苦氣易彫危城難久自發迹有
生會道無上劫代緬邈朕迹遐長草木不能况塵沙
莫之比及日晷停流星光輟運香雨旁注甘露上懸降
靈迦衞擁迹忍土智出須彌德踰大地道尊世上義重
[358-46b]
天中銘曰大道何名至功不器理有㒺適法無殊致能
以託生降體凡位正覺如逺一念斯在德尊三界神感
四天川流自斷大室不然衣生寶樹座踊芳蓮智固有
極道暢無邊 又并州寺碑曰夫至道密微無跡可覩
神功感應有理斯存雖慧日已照而大夜莫曉香雨時
流而深塵未息曠劫悠緬歴代遐長眇眇世羅無能免
其一目汎汎慾網孰能解其三面自大教遷流行於中
土希向之士煙踊沙屬恒沙未足為言積塵所不能喻
[358-47a]
皆云出沒生死之河浮沈愛慾之海未有矯然獨悟脫
落身名望彼岸而攸往汎寶船而利渉 陳徐陵孝義
寺碑曰臣聞道階八地猶見后妃願生千佛無非賢聖
汲引之義雖同隨機之感非一至如潙汭有禮皇源所
以前興周女斯歸陳宗所以流慶大矣哉神基帝系淑
聖重光者也慈訓太后德佐初九道暉上六居天上天
中之極處太任太姒之尊蘋藻之化斯深葛覃之風彌
逺皇帝膺兹上聖契彼援神愛敬在乎一人德教形乎
[358-47b]
四海是以明星皎皎流半月之光甘露團團灑如飴之
味嘉禾自秀浪井恒清天降徵祥日聞書府自大明紹
運神武應期至道傍通無思不格戊巳校尉西關玉門
伏波將軍南表銅柱方使三千世界百億須彌同望飛
輪共稟𤣥德天嘉三年正月二十一日詔㫖仰惟聖德
方被兆民乃敕有司改東成里為孝義里昔岱山徙號
重華著其受終德水移名秦人表其嘉運豈若盡在地
輿書兹里門仰述天經光臨父母臣陵稽首乃作銘曰
[358-48a]
願此良因宜資貴親三乗並策四梵為賓紺殿為坐蓮
花養神燈前禮佛地後邊身並濟含識咸歸至真國家
隆盛同饗遐慶謹勒豐碑陳其舞詠 又齊國宋司徒
寺碑曰無色之外方為化城非想之中猶稱火宅若夫
衆生無盡世界無窮芬若披蓮逺如散墨善財童子南
行未窺目連沙門北遊不見一一刹土皆由業縁萬萬
僧祗終非常樂天宮蹇產猶傾四大之風魔殿崔嵬終
懼三災之火朱樓寶塔輝煥爭華既義暢中土道流遐
[358-48b]
域顯黙同歸華夷俱慕自枕石潄流始終一槩悟智交
養三千餘年春秋八十三古人云道存人亡法師之謂
見我門徒感風徽之緬邈傷諮悟之永滅敢以淺見揚
德金石銘曰九流依真三乗歸佛道往絶迹慈還接物
孰是發蒙昭我慧日攝亂以定闢邪以律秦皇雄惑蔽
理通情王孫偏解逺死滯生夫子之悟萬劫獨明寒暑
迭易悲欣皐壤秋蓬四轉春鴻五響孤松獨秀德音長
往節有推遷情無遺想 周王褒善行寺碑曰蓋聞在
[358-49a]
天成象羣星仰於北辰在地成形百川趨於東海是知
璿璣盈縮並運天樞江漢所宗爭環地軸塵沙日月同
渤海之輪迴百億鐵圍等閻浮之數量章亥步驟豈盡
世界之邊隷首忽微寧窮劫海之算象牛觕力方十行
之階梯兔馬渡河譬三乗之等級定水壞須彌之山智
金剛之刹敬表六和現沙門之進止永垂四教示
聲聞之律儀至於千疊火鵠林變色四禪災起鴿影
傳輝羽林出使漢開濯龍之祀桑門傳譯晉虔洛陽之
[358-49b]
拜 又京師突厥寺碑曰夫六合之内存乎方冊四天
之下聞諸象教百億閻浮塵沙算而不盡三千日月世
界數而無邊至於周星夕隕漢宮霄夢身髙梵世力減
須彌應現十方分身百佛上極天中下窮地際轉法輪
於稔國留妙象於罽賓至於善見神通缾沙瑞相波斯
鑄金優填雕木莫不歸依等覺迴向佛乗棄形骸而入
道捨國城而離俗突厥大伊尼溫木汗夏后餘基惟天
所置威加窮髮兵歷無革小大當户左右賢王麟膠角
[358-50a]
觸之弓鷲羽射鵰之箭跨蔥嶺之酋豪靡不從化踰天
山之君長咸皆賓屬人敦信契國寶親鄰太祖文皇帝
道被寰中化覃無外提羣品而萬福濟蒼生於六道大
冢宰晉國公功髙寅亮位隆光輔命司空而度地監匠
人而置泉帶二條之逸陌面九市之通鄽圖木緹錦雕
楹礱密香隨微雨自灑風塵幡雜天花常調絲竹四禪
大患淨界無毀六珠芬盡法身常住銘曰七華妙覺三
空勝境意樹已彫心猿斯盡靈城偃色空衣滅影索隱
[358-50b]
窮源振衣提領 隋江總大莊嚴寺碑曰蓋聞僧迦水
濱波斯創以禪地醍醐山頂含那肇其梵域此乃往劫
之勝因上方之妙範於是俯察地勢懸之以水仰惟星
極揆之以日百堵咸作千坊洞啓前望則紅塵四合見
山市之盈虚後睇則紫閣九重連雙闕之聳峭加以園
習歡喜水成功德池溢甘露不因玉掌樹揺音樂無待
金奏熏爐夜遥來海岸之香法鼓早讙非動泗濱之
石擢莖金表跨八萬之俱成界道銀繩面四衢而拓製
[358-51a]
厠壁綴珠凌丹霞而結宇雕光鏤采望紫極而開軒俯
看驚電影徹瑠璃之道遥拖宛虹光徧水精之域層楹
刻桷風伯走而未升靈橑飛甍雨師攀而不逮銘曰灼
爍金莖崔嵬銀表翔鶤仰翥威鳳靈矯木密聯緜香泥
繚繞日圖檐外荷披棟杪翠落陰虯朱填陽鳥髙僧累
萃願學滋多𢎞宣方等博綜圍陀皆傷寸晷並悟天波
式旌鏤碣無待雕戈標年刹土比數恒河
原序齊王神仙寺碑序曰天地始終諐長不極劫數
[358-51b]
沙塵寂寥誰辨雖鐵界銅圍如影如幻補石擎金隨生
燄滅獨有鷲岳靈境淨土不燒螺髻金質聲聞難睹故
髮塔喜園流名天上耆山鵠苑布迹人中自非莊嚴妙
土吉祥福地何以標兹淨域置此伽藍皇太子殿下幾
圓上聖智周物外澄明離日照影春星長歌安勝表察
書之獨見馳道迴車騖班輪而不絶 梁簡文帝慈覺
寺碑序曰竊以易表含貞記稱厚載龍星啓曜璧月儀
暉是以河外黃雲沙傍崩鹿故能發緯伊緒重闡劉系
[358-52a]
亦有觀津美於西漢扶風盛彼東京未若樊川之邦宛
葉之境休祥茂祉獨繁前跡莊姬流譽之所烈后興業
之地南陽稱其何氏新野猶曰鄧家逖彼遐宗復履今
慶貴嬪金聲早振淑範増徽才實母師行為女楷窮兹
四德洞彼六經溫明内湛慈慧天發綱綴慶璇枝聯休
紫漢幸得諐無負斧任重東蕃實以契闊言提綢繆善
誘事其徙居義深則盼而叨恩作牧釁結幽祗一訣椒
慈長違寶幄風枝弗靜陟屺何期祗奉儲訓謬兹刋撰
[358-52b]
道長業大遺範事隆嗟素油之可捐懼故老之難述
梁元帝揚州梁安寺碑序曰竊以陽之有宗者莫擬於
靈烏夜之有光者孰踰於陰兔故以日門見羲和之色
月殿望奔娥之象而合璧迢遰丈尺猶且莫量朗鏡悠
逺積空之所不算復有紫鳳青龍之水却月朝霞之山
白珪元璧餞瑶池之上金闕銀宮出瀛洲之下空臺四
柱隨仙衣而俱颺寶塹三重映瑞園而涵影栴檀散馥
無復圓覺之風地湧神翕皆成多寶之塔 後魏溫子
[358-53a]
昇寒陵山寺碑序曰昔晉文尊周績宣於踐土齊桓霸
世威著於召陵並道冠諸侯勲髙天下衣裳會同之所
兵車交會之處寂寞銷沈荒凉磨滅言談者空知其名
遥遇者不識其地則樹銅表跡刋石紀功有道存焉
可不尚歟永安之季數鍾百六天災流行人倫交喪爾
朱氏既絶彼天綱斷兹地紐禄去王室政出多門銅馬
競馳金虎亂噬九嬰暴起十日並出破璧毀珪人物既
盡頭會箕斂杼柚其空大丞相渤海王命世作宰惟機
[358-53b]
成務標格千仞崖岸萬里運鼎阿於襟抱納山岳於胷
懐擁𤣥雲以上騰負青天而髙引鐘鼓嘈囋上聞於天
旌旗繽紛下盤於地壯士懍以爭先義夫憤而競起兵
接刃於斯場車錯轂於此地轟轟隱隱若轉石之墜髙
崖硠硠磕磕如激水之投深谷俄而霧卷雲除冰離葉
散靡旗蔽日亂轍滿野楚師之敗於柏舉新兵之退自
昆陽以此方之未可同日既考兹沃壤建此精廬砥石
礪金瑩珠琢玉經始等於佛功制作同於造化息心是
[358-54a]
歸淨行攸處神異畢臻靈仙總萃鳴玉鸞以來遊帶霓
裳而至止翔鳳紛以相嚾飛龍蜿而俱躍雖復髙天銷
於猛炭大地淪於積水固以傳之不朽終亦記此無忘
 又印山寺碑序曰自結繩運往觀象代興禮樂相因
詩書間出喻是非於一指論道德於二篇九流之義遂
開百家之言並作皆以賦命有遭隨攝養致天夀愛惠
起於吉凶情僞動於利害雖改張羅之咒未易釁鐘之
牲因果之業未申感應之途猶蔽是以修短有命子夏
[358-54b]
論之而未詳報施在天史遷言之而未悟大丞相渤海
王膺河岳之靈感辰象之氣直置與蘭桂齊芳自然共
珪璋比潔加以體僃百行智周萬象道兼語黙思極天
人固以兆云非虎自懷公輔之德世稱臥龍實任王佐
之器道足以濟天下行足以通神明表立人之上才含
廣途之大量永安之末時多異謀蠭蠆有毒豺狼反噬
彀弩臨城抽戈犯蹕世道交喪海水羣飛既而蒼龍入
隱白虎出見命世有期匡時作宰拯沈溺以援手涉波
[358-55a]
瀾而濡足懸皎日於胷懷起大風於襟袖動之以仁義
行之以忠貞附之者影從應之者響起 又大覺寺碑
曰維天地開闢陰陽轉運明則有日月幽則有鬼神初
地遼逺末路悠長自始及終從凡至聖積骨成山祇劫
莫數垂衣拂石恒河難計及冠日示夢蒙羅見謁應世
降神感物開化顏如滿月心若盈泉體道獨悟靈自
曉居三殿以長想出四門而永慮聲色莫之留榮位不
能屈道成樹下光燭天上變化靡窮神通無極置須彌
[358-55b]
於葶藶納世界於微塵闢慈悲之門開仁夀之路拯煩
惱於三塗濟苦難於五濁非但化及天龍教被人鬼固
亦福霑行雁道洽游魚但羣生無感獨尊罷應雜色照
爛諸山揺動布金沙而弗受建寶蓋而未留遂上微妙
之臺永升智慧之殿而天人慕德象法興靈圖影西山
承光東壁主上乃據地圖攬天鏡乗六龍朝萬國牢籠
宇宙襟帶江山道濟橫流德昌頽厯四門穆穆百僚師
師乗法船以徑度駕天輪而髙舉神功寶業既被無邊
[358-56a]
鴻名懋實方在不朽抵掌措言雖不盡意執筆書事其
能已乎 又定國寺碑序曰蓋兩儀交運萬物並生始
自苦空終於常樂而縁障未開業塵猶擁漂淪欲海顛
墜邪山雖復光華並於日月術數窮於天地有扶危定
傾之力為濟世夷難之功登塗山而未歸遊建水而不
返並馳於苦樂之境皆入於生死之門幽隱長夜未覩
山北之燭沈迷達路詎見司南之機昔日先民雖云善
誘尚習蓋纏未能解脫至如八卦成象示之以吉凶百
[358-56b]
藥為醫道之以利害衣食有業民免飢寒之憂水土既
平又無昏墊之患斯誠事周於世用功濟於生民不論
過去之因縁詎辨未來之果報惟無上大覺均悟𤣥機
應現託生方便開教聖靈之至無復等級威神之力不
可思議動三乗之駕汎八解之流引諸子於火宅渡羣
生於海岸自一音輟響雙樹潛神智慧雖徂象法猶在
光照金盤言留石室徧諸世界咸用歸仰
原詔北齊武成帝以三臺宮為大興聖寺詔曰思展聿
[358-57a]
脩之重念歸喜捨之路肌膚匪恡國城何寶期濟率土
至於圓極可以三臺宮為大興聖寺此處極土木之壯
窮丹素之妍竒怪僃於刻削光華異於圖彩願使靈心
肸蠁神物奔㑹真覺惟寂有感必通化爲淨土廣延德
衆心若瑠璃法輪常轉灑甘露於大千照慈燈於廣劫
 後周明帝修起寺詔曰孝感通神瞻天罔極莫不布
金而構祇園流銀而成寶殿方知鹿苑可期鶴林不逺
敢縁雅頌仰藉莊嚴欲使功侔天地興歌不日太師晉
[358-57b]
國公總監置陟岵陟屺脩寺營造 唐貞觀年為戰陣
處立寺詔曰有隋失道九服沸騰朕親總元戎致兹明
罰誓牧登陑曽無寧歲其有桀犬嬰此湯羅銜鬚義憤
終乎握節各徇所奉咸有可嘉日往月來逝川斯逺雖
復項籍致命封樹紀於丘墳鮑信捐生丹青著於圖象
猶恐九泉之下尚淪鼎鑊八難之間永纏冰炭愀然疚
懷用忘興寢所以樹其福田濟其營魄可以建義以來
交兵之處為義士兇徒殞身戎陣者各建寺刹招延勝
[358-58a]
侶望法鼓所振變炎火於青蓮清梵所聞易苦海於甘
露所司足量定處所并立寺名支配僧徒及脩院宇具
為事條以聞稱朕哀矜之意也仍命虞世南李百藥褚
遂良顏師古岑文本許敬宗朱子奢等為碑銘紀功業
増記唐柳宗元法華寺西亭記曰法華寺居永州地最
髙有僧曰覺照照居寺西廡下廡之外有大竹數萬又
其外山形下絶然而薪蒸篠簜蒙雜擁蔽吾意伐而除
之必將有見焉照謂余曰是其下有陂池芙蕖深以湘
[358-58b]
水之流衆山之會果去是其見逺矣遂命僕人持刀斧
羣而翦焉叢莽下頹萬類皆出曠焉茫焉天為之益髙
地為之加闢丘陵山谷之峻江湖地澤之大咸若有増
廣之者夫其地之竒必以遺於後不可曠也余時謫為
州司馬官外嘗閒而心得無事乃取官之禄秩以為其
亭其廣且髙蓋方丈者二焉或異照之居於斯而不早
為是也余謂昔之上人者不起宴坐足以觀於空色之
實而遊乎物之終始其照也逾寂其覺也逾有則向
[358-59a]
之閡之者為果閡耶今之闢之者為果闢耶彼所謂覺
而照者吾詎知其不由是道也豈若吾族之挈挈於通
塞有無之方以自狹耶 費冠卿九華山化成寺記九
華山古號九子山崛起大江之東揖灊廬於西岸儼削
成於天外旁臨千里髙峰峻嶺臣焉連岡走隴子焉自
元氣凝結幾萬斯年六朝建都此為關輔人視山而天
長山閱人以波逝 白居易脩香山寺記曰洛都四郊
山水之勝龍門首焉龍門十寺觀遊之勝香山首焉香
[358-59b]
山之壞久矣樓亭騫崩佛寺暴露士君子惜之予亦惜
之佛弟子恥之予亦恥之頃予為太子賓客分司東都
時性好閒遊靈迹勝槩靡不周覽每至兹寺慨然有完
葺之願焉迨今七八年幸為山林主是償初心復始願
之秋也似有縁會果成就之於是龕像無燥濕陊泐之
危寺僧有經行宴坐之安遊者得息肩觀者得寓目關
塞之氣色龍潭之景象香山之泉石石樓之風月與往
來者耳目一時而新士君子佛弟子豁如釋憾刷恥
[358-60a]
之為者 劉禹錫成都府新脩福成寺記曰益城有石
門街大逵坦然西馳自石筍街之北有仁祠形焉直啓
曰福成寺寺之殿臺與城之樓交錯相輝繡於碧霄望
之如崑閬間物太和四年蜀帥非將材不脩邊僃南詔
君長諜得内空乗隙坌入鬭於城下或縱火以駭衆此
寺乃焚髙門脩廊委爲寒燼如是者再歲帝念坤維丞
相復來山川如迎父老相識環視故地寺為丘墟興起
廢之難乃命主俸吏以吾緡三十萬為經營之基自公
[358-60b]
來思蜀號為無事時康歲稔人樂檀施公言既先應如
川乃傾囊褚乃出懷袖勝因化愚慧力懾慳男奔女
驟急於徵令匠者度材以指衆徒藝者運思以役衆技
斤鋸磨礱丁丁登登陶者儲精圬者効能歘自火宅復
為金繩沿故鼎新因毀成妍華夷縱觀萬目同聳既告
訖役公來慶成雲鮮目潤輝映前後於是都人舞抃而
謡曰昔公去此福成以燬今公重還福成復宇民安軍
治亦如此寺庸可勿紀乎 柳宗元栁州復大雲寺記
[358-61a]
曰越人信祥而易殺傲化而偭仁病且憂則聚巫師用
雞卜之始則殺小牲不可則殺中牲又不可則殺大牲
而又不可則訣親戚飾死事曰神不置我已矣因不食
蔽面死以故户易耗田易荒而畜字不孳董之禮則頑
束之刑則逃惟浮圖事神而語大可因而入焉有以佐
教化柳州始以邦命置四寺其三在水北而大雲寺在
水南水北環治城六百室水南三百室俄而水南火大
雲寺焚而不復且百年三百室之人失其所依歸復立
[358-61b]
神而殺焉元和十年刺史柳宗元始至逐神於隱逺而
取其地其傍有小僧舍闢之廣大逵達橫術北屬之江
告於大府取寺之故名作大門以字揭之立東西序崇
佛廟為學者居㑹其徒而委之食使擊磬鐘鼓以嚴其
道而傳其言而人始復去鬼息殺而務趣於仁愛病且
憂其有告焉而順之庶乎教彞之道也 沈亞之復戒
業寺記曰皇都左輔其屬縣朝邑縣令王鄆言能改作
便民嘗有緇衣遷寺戒業民不便鄆復之初蒲寇李懷
[358-62a]
 光既虜其屬將收其散卒聚之長春宮城環朝邑室宇
 皆殘燼寺宇益毀其後緇衣以為居近郭苦遊賞乃聚
 黨與謀遷之西岡縈垣侵社地又治殿廡諸墓墳壠當
 其下者輒平去是時鄆為尉固止之緇衣之魁得他吏
 與交通為取故尉終不能制日縱其徒於民間為禍福
 語以動惑之民無老幼男女爭相率以奉所欲及鄆為
 令乃元和七年也明年召緇衣宿老師弟子與語曰緇
 衣之道非能踰仁義以無害故天子許留國中前者緇
[358-62b]
 衣無狀徙其居西岡之上侵社地壞丘冢夫社國之尊
 祭也丘冢人之返本也今爾曹自為其居侵害之是寧
 無害耶某昔爭之不得身常慄慄抱痛願得自効以快
 意今能急復幸善不能亦且論擊矣民聞之大喜故以
 其年十二月悉還其故九年余東適邯鄲走蒲關朝邑
 令為具既酣前奉酒於余因請其事敘於文
 
御定淵鑑類函巻三百五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