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二十三


[328-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鍳類函巻三百二十三
  方術部二卜筮相明天文/巫 術 占候/
   卜筮一
 増説文曰卜灼龜也象兆之縱横也筮易卦用蓍也
 易曰以卜筮者尚其占 又曰幽贊于神眀而生蓍
 原書曰官占唯先蔽志昆命於元龜 又曰立卜筮人
  増又曰卜不習吉 又曰龜筮共違於人用靜吉用
[328-1b]
 作凶 又曰寜王遺我大寳龜 原詩曰卜云其吉終
 焉允臧 増又曰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又曰卜筮偕
 止 原禮記曰龜為卜筴為筮 又曰卜人定龜史定
 墨君定體 又曰天子無筮謂廵狩征伐不/用筮小事則筮諸侯有守
 筮天子道以筮諸侯非其國不筮卜宅寢室天子不卜
 處太廟 又曰昔三代明王皆事天地之神眀無非卜
 筮之用不敢以其私褻事上帝是故不犯日月不違卜
 筮 又曰卜筮者先聖王之所以使人信時日敬鬼神
[328-2a]
畏法令決嫌疑定猶與也 周易曰定天下之吉凶成
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龜 又曰蓍之德圓而神卦
之德方以知神以知來知以藏往 增曲禮曰假爾太
龜有常假爾太筮有常卜筮不過三卜筮不相襲卜不/吉則
筮筮不吉又卜/是為瀆筮龜也 原周禮曰凡卜筮兆占體大夫占色
史占墨卜人占坼體有吉凶色有善惡/墨有大小圻有微眀 又曰龜人掌
六龜之屬各有名物天龜曰靈屬地龜曰繹屬東龜曰
果屬西龜曰靁屬南龜曰獵屬北龜曰若屬 又曰卜
[328-2b]
師掌開龜之四兆一曰方兆二曰功兆三曰義兆四曰
弓兆開開出其書占之也經兆一百二十/體言四兆者分為四部若易之三萹凡卜事視高
揚火以作龜致其墨視髙謂以龜骨高者可灼處示宗/伯之卜事也揚火以火灼龜也作
即灼也謂人作兆而占之也/致墨謂熟灼之以眀其兆也 又曰筮人掌三易以辨
九筮之名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九筮之名一
曰巫更二曰巫咸三曰巫式四曰巫目五曰巫易六曰
巫比七曰巫祠八曰巫參九曰巫環以辨吉凶凡國之
大事先筮而後卜巫皆讀為筮字之誤/也更為遷都邑也 尚書洪範五
[328-3a]
行傳曰若煩數混瀆或不精嚴神不吿也或觀卦察兆
占不得也或龜不神蓍不靈此其所以過差聖人不得
專用也龜筮共違於人神靈不祐也 又曰此禽獸草
木之夀久而能知吉凶也 增書曰乃命卜筮曰雨曰
霽曰䝉曰驛曰克皆卜/兆曰貞曰悔筮内卦曰貞/外卦曰悔 又曰
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汝則有大疑謀及卜筮龜從筮
從是之謂大同吉 左傳云國之守龜何事不卜 原
白虎通曰乾草槁骨衆多獨以龜蓍何龜之言久也蓍
[328-3b]
之言耆也 史記云卜者以法天地象四時順於仁義
分䇿定卦旋式正棊而後言天地利害事之成敗昔先
王定國必先龜筴日月而乃敢代正時日乃後入家産
子必先占吉凶後乃育之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為三
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句踐放文王八卦以破敵國覇
天下 增楚辭云折瓊茅以筳篿兮命靈氛為予占之
 劉夢得集云今夫揲之以至刓灼之以殆盡徒與夫
蚩蚩者問歉穰占熊虺頌需食亡牛喪羊之間耳資其
[328-4a]
握粟以餬予口烏足為夫子道哉 陸龜䝉云季札以
樂卜趙孟以詩卜襄仲歸父以言卜子㳺子夏以威儀
卜沈尹氏以政卜孔成子以禮卜其應也如響無他圖
在精誠而已不精誠者不能自卜况吉凶在人乎 北
户録云卜之流雜見書傳虎卜紫姑卜牛蹄卜灼骨卜
烏卜雖不比於蓍龜亦有可稱者
  卜筮二
原古史考云庖犧氏作始有筮其後殷時巫咸善筮
[328-4b]
増禹穴碑曰伏羲得神蓍而定皇策 原元命苞曰古
司怪主卜 左傳云邾文公卜遷於繹史曰利於民而
不利於君也邾子曰茍利於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樹
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與焉 增又鄭皇耳帥
師侵衞楚令也孫文子卜追之獻兆於定姜姜氏問繇
曰兆如山陵有夫出征而喪其雄姜氏曰征者喪雄禦
冦之利也大夫圖之孫蒯獲鄭皇耳於犬丘 增穆天
子傳曰天子筮獵萃澤其卦遇訟逢公占之曰藪澤蒼
[328-5a]
蒼其冝正公戎事則從 論衡云魯將伐越筮之得鼎
折足子貢占之以為凶何則鼎而折足行用足故謂之
凶孔子占之以為吉曰越人水居行用舟不用足故謂
之吉魯伐越果克之 孔演圖云孔子修春秋九月而
成卜之得陽豫之卦 史記云太史公曰臣為郎時嘗
與太卜筮官/名待詔為郎者同署言曰孝武帝時聚㑹占
家問之某日可娶婦乎五行家曰可堪輿家曰不可建
除家曰大吉叢辰家曰大凶厯家曰小凶天文家曰小
[328-5b]
吉太乙家曰大吉辨訟不決以狀聞制曰避諸死忌以
五行為主人取於五行者也 漢書云張禹字子文父
徙家蓮勺禹為兒數隨家至市喜觀於卜相者前久頗
曉其别蓍布卦意時從旁言卜者愛之又竒其面貌謂
禹父是兒多智可令學經及禹入長安從沛郡施讎受
易 又宣帝八月飲酎行祠孝昭廟先驅旄頭劒挺墮
拂泥中刃向乗輿車馬驚於是召梁丘賀筮之不吉上
還使有司行祠是時霍氏外孫代郡太守任宣坐謀反
[328-6a]
誅子章為公車丞亡在渭城中夜元服入廟居廊間執
㦸入廟門待上至欲為逆事發伏誅 吳志云陸抗之
克歩闡孫皓意張乃使尚廣筮并天下遇同人之頥對
曰吉庚子歳青葢當入洛陽故皓不修其政乃常有窺
上國之志 晉書云庾翼㓜時常令郭璞筮公家及身
卦成曰立始之末丘山傾長順之初子凋零及康帝即
位將改元為建元或謂庾冰曰子郭生之言耶立始
建元也丘山上名此號不冝用冰撫心歎恨帝崩何𠑽
[328-6b]
改元為永和庾翼曰天道精㣲乃當如是長順者永和
也吾庸得免乎其年翼卒 又宣城邉洪以四月中就
韓友卜家中安否友曰卿家有兵殃其禍甚重可伐七
十束柴積於庚地至七月丁酉放火燒之咎可消也不
爾其凶難言洪即聚柴至日大風不敢放火洪後為廣
陽領校遭母喪歸家友來投之時日已暮告從者速束
裝吾當夜去從者曰今日已暝數十里何急復去友曰
非汝所知也此間血覆地寧可復住洪苦㽞之不待食
[328-7a]
而去其夜洪忽發狂絞殺両子并殺婦又斫父妾二人
皆被創因出亡走眀日其友往收殯亡者尋索洪數日
於宅前林中已自經死 又宣城太守𣪞祐疾友為筮
之曰七月晦日將有鳥来集㕔事上宜勤伺取若獲
者為善不獲者成禍祐乃謹為其備至日果有大鸛来
垂尾九尺集㕔事上掩捕得祐仍還石頭督䕶後為吳
郡守友卜占神效甚多而消殃轉禍無不皆騐 搜神
後記郭璞每自為卦知其凶終嘗行建康栅塘逢一趋
[328-7b]
歩少年便牽住脱絲布袍與之其人乃受及當死果此
人行刑旁人皆為求屬璞曰我託之久矣此人為之歔
欷哽咽 宋書云劉休善筮因尚方令吳喜事眀帝遂
見親賞長直殿内後宫孕者帝使筮其男女無不如占
 又蔡興宗初為郢府參軍顔敬卜曰亥年當作好官
有大字者不冝受也及有開府之授而太歳在亥果薨
於光祿大夫 齊書云王敬則少時於草中射獵有蟲
如烏豆集其身摘去乃脱其處皆流血敬則惡之詣道
[328-8a]
士卜道士曰此封侯瑞也敬則聞之喜故出都自効
又桞世隆善卜别龜甲價至萬永眀初世隆曰永眀九
年我亾後三年丘山崩齊亦於此季矣屛人命典籖李
黨取筆及髙齒屐題簾箔旌曰永眀十一年因流涕謂
黨曰汝當見吾不見也 南史云梁大同中同泰寺災
召太史令虞履筮之遇坤之履曰無害其繫曰西南得
朋東北喪朋安貞吉彖曰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帝曰斯
魔也酉應見卯金来尅木卯為隂賊鬼而帶賊非魔何
[328-8b]
也 梁書云阮孝緖自筮卦曰吾夀與劉著作同年及
劉著作卒孝緖曰劉侯逝矣吾其㡬何其年十月卒
舊唐書云明皇兼潞州别駕来朝京師將行使術士韓
禮筮之蓍一莖孑然獨立禮驚曰蓍立奇瑞非常不可
言 酉陽雜爼云天寳末術士錢知㣲嘗至洛遂榜天
津橋柱賣卜一卦帛十疋有貴公子讀榜命取帛如数
卜焉錢命蓍布卦曰予筮可期一生君何戲為其人曰
卜事甚切先生豈悞乎錢曰請為韻語曰兩頭㸃土中
[328-9a]
心虚懸人足踏跋不肯下錢其人本意買天津橋也其
精如此 搜神秘覧云西川費孝先善革世皆知名
有大賈人王旻因貨殖至成都求為卦孝先曰敎住莫
住敎洗莫洗一石糓搗得三斗米遇明即活遇暗即死
再三戒之令誦此數年足矣旻志之及行途中遇大雨
憇一屋下路人盈塞乃思曰教住莫住得非此耶遂冒
雨行未㡬屋顛覆獨得免旻之妻已私鄰比欲講終身
之好俟旋歸將致毒謀旻既至妻約其私人曰今日新
[328-9b]
沐者乃夫也日欲晡呼旻洗沭重易巾櫛旻悟曰敎洗
莫洗得非此耶堅不從婦怒不省自沐夜半反被害既
覺驚呼隣里共視皆莫測其由遂被囚繫拷訊獄就不
能自辨郡守録状旻泣言死即死矣但孝先所言終無
騐耳左右以是語上達郡守守命未得行法呼旻問曰
汝隣比何人也曰康七遂遣人捕之殺汝妻者必此人
也已而果然因謂僚佐曰一石榖搗得三斗米非康七
乎由是辨雪誠遇眀即活之効
[328-10a]
  卜筮三
原握粟 操金毛詩云哀我填寡宜岸冝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糓鄭𤣥注謂可哀哉此窮盡寡
財之民仍有訟獄之事持粟行卜求/其勝負從何能得善 下詳卜筮二 三兆 六龜周/禮
太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兆謂/灼龜發火而形可占其象似玉瓦原之釁杜子春注曰
玉兆顓頊兆瓦兆帝堯兆原/兆乃周之兆也 下詳叙事 供燋 揚火周禮菙氏/掌供燋契
以待卜事杜子春注云燋讀如薪樵/之樵謂所爇灼龜之木 下詳叙事 神諗 象吿陳/琳
大荒賦曰假龜蓍以貞吉問神諗以休祥人易大傳/曰八卦以象吿韓康伯注云八卦以象吿 吉㓙也
大横 小數史記云髙后崩丞相陳平等使人迎代王/計未定遂卜之其兆得大横云大横庚庚
[328-10b]
余為天王夏啓以光知抱朴子云/卜者小數希福者謂 來之妙 龜厭 筮瀆毛詩/曰我
龜既厭不我吿猷鄭𤣥注謂卜筮數而凟龜龜靈厭之/不復吿其所圖之吉凶也言雖得兆繇不中也 易曰
初筮吿冄三/瀆瀆則不告 穆卜 枚占尚書曰武王有疾不豫二/公云我其為王穆卜 歸
藏云昔者河伯筮與洛戰而/枚占昆吾占之以為不吉也 孔愀 顔笑家語云孔/子嘗自筮
而卦得賁愀然有不平之状子張進曰賁是吉卦夫子/色有不平何也孔子曰山下有火賁非正色也 衝波
傳曰孔子使子貢逺行而未來謂弟子占之遇鼎皆言/無下足不来顔子笑曰無足者乗船而來賜至矣子貢
果/至 代陳 獲晉左傳云陳厲公生敬仲周内史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
於王其代陳有國乎乃又秦伯伐晋卜徒父筮之吉涉/河侯車敗詰之對曰 大吉也三敗必獲晉君果如其
[328-11a]
言/ 增炙骨 觀蹄燕北雜記契丹行軍不擇日用艾/和馬糞於白羊琵琶骨上炙炙破
便出不破即不出以遼東志扶餘國有軍事/則祭天殺牛觀蹄 占觧者為凶合者為吉 書板
墮梁上詳卜筮四汝唐袁天罡占卦能知前後五百年/事其妻謂曰 占後世子孫榮枯若何罡占之至
十世孫某極貧妻曰有助救否罡又占得本府太守於/某年月日時有墮梁之厄即冩一書以朱匣盛之封鎻
置家廟中匣外㽞字以示子孫傳流不得擅動付與第/十世孫某於某年月日時將此匣送本府太守令伊起
身下堂親授後至十世孫果極貧思祖言於某年月日/時将匣送府堂階下令太守起身自接方下階堂上梁
朽墮下公坐打碎開匣視之有一帖云爾救我十世孫/之貧我救爾墮梁之厄太守俯伏拜謝薦其孫遂入仕
 原法天地 敬鬼神俱詳卜/筮一 齊大小 差尊卑易/曰
[328-11b]
齊小大者存乎卦韓康伯注云卦有小大也齊猶言辨/也 周禮圖云大夫已上事卜且筮士則但筮其尊卑
之/差 增木破天 桞仆地王敦謀反夢将一木上穿破/天詣許真君卜之卜曰此是
未字君未可動耳姓唐栁宗元自永州司馬召至京師/詣卜者問曰余栁 也昨夢栁樹仆地其不祥乎卜者
曰生則栁樹仆則栁木木者牧/也君其必牧栁州乎卒如其言 原筮短龜長 陽奇
陰耦左傳云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 易曰
陽卦多陰陰卦多陽其/故何也陽卦竒陰卦耦
  卜筮四
原卜師 卜正周禮凡卜以明火爇燋遂龡其焌契以/授卜師 滕侯曰我周之卜正正官之
[328-12a]
長/也 卜人 占人儀禮卜人奠龜楚焞注楚荆也焞以/鑽灼龜也 周禮占人掌占龜以八
筮占八頌以八卦占/筮之八故以眂吉凶 官占 涖卜帝王立卜占之官/故曰官占 儀禮
旅占卒不釋龜吿於涖卜注旅長/與主人占涖臨也謂卜官相示也 稽疑 觀變洪範/曰明
用稽疑注明用卜筮考疑事也/ 易曰觀變於陰陽而立卦 象數 經兆龜象也/筮數也
有周禮經兆之體百/ 二十頌千有二百 幽贊 前知易曰幽贊於神明/而生蓍 禮至誠
之道可以前知見乎蓍龜動乎四體禍福將至必先/知之故至誠如神四體謂龜四足也言至誠則不欺
決疑 斷志傳鬭亷云卜以決疑不疑何卜為禮曰昔/者聖人建陰陽天地之情立以 易雖有
明智之心進/斷其志焉 命辭 啟繇禮假爾㤗龜有常注命卜/䇿辭 鑚龜以啟其繇也
[328-12b]
繇古/音爻 釁龜 露蓍月令正月命有司釁龜䇿占兆審/卦吉凶 漢書上體不安張禹必
齋戒以卜吉則獻上不吉/則有憂色即露蓍於星下 神蔡 靈蓍蔡即/龜也 神物
 封父天生神物謂蓍龜也龜天/子之龜注封父國之 藏龜 舎龜藏龜/之室
爾易舍/ 靈龜 青純 青嚢公羊傳云龜青純純縁也謂甲/髯千歳龜青髯以明吉凶 青
嚢謂/卜也 命龜 觀卦命謂吿以所卜/事 觀卦察爻 協從 襲吉尚/書
曰龜蓍恊從一又曰/卜不襲吉注襲再也 置燋 繫幣儀禮云置於燋注/燋炬以然火 周
禮占人凡卜筮既事則繋幣以比其命歳終則計其占/之中否注云既卜筮史書其命龜之事及兆於䇿繫其
禮神之幣而舍藏焉所謂/以啟金縢之書即此是也 爰契 不欺詩爰契我龜/ 臧㑹曰僂
[328-13a]
句不余/欺也 枚卜 不占書枚卜功臣謂歴卜也/ 孔子曰不占而已矣 占險
 卜僭夫易不可以占險注傳臧㑹竊僂/句以卜為信與僭 僭即吉也 不煩 不
傳聖人不煩卜筮謂禮卜筮不過/三又卜筮不相襲 其瀆龜蓍也 無遺 不禁荘/子
龜能七十二鑚而無遺䇿不能避刳腸之患其祠部式/諸私家不得立雜神及覡巫卜相竝冝禁斷 龜易五
兆六壬/不禁 沈陽 流光趙孟卜救鄭遇水適火太史曰/是謂沈陽注云火陽也得水而
沈有魏志王經堂前有一流光如燕雀入懐殷/殷 聲管輅曰吉遷之徴頃之拜為江夏太守 龜焦
 筮逆左傳趙鞅卜焦兆不/成也 書龜從筮逆 奪糈 罰爵周禮罰也/ 傳晉獻
公飲大夫酒命司正實爵與史蘇曰之役爾/云勝而不吉夫克國得妃吉孰大焉故以罰汝 兆錫
[328-13b]
帝師 卦遇歸妺史記周文王卜獵渭濱其兆曰非熊/非羆天錫帝師乃得吕望而歸 晉
獻公筮嫁伯姬遇歸妺之暌史蘇占之曰/不吉繇曰士刲羊無血女承筐亦無貺也 仕晉必昌
 納姬不吉傳畢萬筮仕於晉辛廖占之曰吉其必蕃/昌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 又晉獻公欲
姬卜之不吉卜人云其繇曰專之渝攘/公之羭一薫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公不從卜 斫狐絶
火 追豚得婦管輅别傳輅在田舍逺隣主人數患失/火輅卜曰明日南陌上有一角巾生駕
黒牛敝車必邀㽞之即從輅言生不得已宿然意不安/以為圖己乃把刀出門倚積薪假寐有一物如獸手中
持火生舉刀斫斷腰視之狐也自此主人不復有災與/有人失妻輅卜之令明旦如東陽城門候擔豚人牽
共鬭其豚走逸即共追之豚入/舍突破主人甕其婦從甕中出 索金筮卦 得錢閉
[328-14a]
晉隗炤善易臨終謂妻子曰後雖大荒勿賣宅後五/年詔使姓龔負我金以吾所書版索之後如其言妻
齎版詣使者使者惘然沉吟乃悟取蓍筮卦成曰妙哉/隗生吾不負金賢夫藏金金有五百觔在堂屋下妻掘
之果得金杖漢書嚴君平賣卜於成/都市日得 頭百錢即閉肆垂簾 著瓦還鹿 懸
鞭得財管輅别傳有捕鹿者晨行人盗其鹿輅卜曰汝/巷中第三家也伺無人時宻發其東第七椽以
瓦子著下當送還如其言其夜盗者父病詣輅卜令擔/鹿皮肉著故處自愈盗如其言乃令鹿主舉椽去瓦盗
父亦病愈也宅鮑瑗貧苦不信卜筮㑹淳于智至為作/一卦曰君安 失冝故貧入市有人持馬鞭賣買之以
懸舍東大桑樹三年當暴得財如/其言後浚井得錢十萬銅二千觔 可知生死 自有
性命魏志管輅謂鍾昱曰我卜可以知生死昱曰命付/天不付君 郭璞欲為顔含筮含曰年在天位在
[328-14b]
人修己而天不與命也守道而/不違性也自有性命無勞蓍龜 受命如響 極數知
易曰其受命也如響占/又曰極數知来之謂 卜非卑行 業可便人司/馬
季主楚人賣卜於長安市宋忠賈誼謂之曰何居之卑/行之汚季主捧腹而大笑 君平以卜筮賤業可以便
衆人有非正用之則依蓍龜為言利害又與人子言依/於孝與人弟言依於順與人臣言依於忠各因勢導之
以/善 觀久自曉 占騐見知上詳卜筮二以王忠以賣/卜自奉安帝 博士徴恥
占騐見知懸/綬縣庭而逃 當見三貍 行有一人冀州刺史裴徽/辟管輅為文學
自卦吉㓙云當見三狸果見之燒步熊字叔羆少好筮/卜術數門徒甚衆熊舍宅有人 死吏持熊謂失火熊
卜曰得其人矣使從南道行有一人來縳之果/言草惡难耕故燒之風起延燒不知草中有人 滅應
[328-15a]
淮水 凶見臨晋王導初渡江郭璞筮之云淮水絶王/氏滅 孔僖字仲和拜臨晉令崔駰
字亭伯以其家林筮之謂曰不吉勸辭辟官/僖曰吉凶由己而由卜乎在縣三年而卒 疑衆必
殺 違卜不祥 疑而筮之 深於易者以上/出禮 窮神
知化 知來藏往 探賾索隱 鈎深致逺以上/出易 增
折葼獲奴唐書云杜生善卜易有亾奴者問所從追曰/自北行逢使者懇丐其鞭若不可則以情吿
其人果值使者如其語使者曰去鞭吾無以進馬/可折道旁葼代之其人乃徃折葼奴伏其下獲之 馬
周得晋 李綱得鼎唐馬周欲求仕將進䇿於帝狐疑/未決卜得火地晋解者曰晉者進
也盖居官益位利見王侯之象周竟獻䇿拜為上相然/李綱在隋仕宦不進筮之得鼎卜者曰君當為卿輔
[328-15b]
待易姓乃得如志若仕不知退折足為/敗故綱後雖顯於唐數稱疾終辭位去 預定狀頭
連遇宰相績定命録云唐太原王陟貞元初應進士舉/時京師有善筮者號垣下生陟從筮焉生卦
成久不復言又大嗟異謂陟曰據此卦郎君後二十三/年及第是歳狀頭更两年而生郎君待此人應舉然後
同年及第某所以訝之後累舉不第比張宏靖舍人知/舉陟及第榜出復於禮部南院序列参主司各通姓名
見首立者乃韋瓘也陟忽憶垣下生之言試問其年韋/答云某春秋十九年陟遽應之曰先輩所隠祗二年何
不誠如是且先輩貞元四年生瓘矍然陟乃取垣下生/所記示於衆衆皆嗟異 宋范蜀公䝉求曰張鄧公嘗
謂予曰某舉進士時與冦萊公遊相國寺詣一卜肆卜/者曰二人皆宰相也既出逢張相齊賢王相隨復往詣
之卜者大驚曰一日之内而有宰相四人乃相頋一笑/而退因是卜者日損名亦不復有人問之卒窮餓以死
[328-16a]
而四人者其後皆為宰/相公欲為之作傳未果 天火之象 錢塘醉卧五代/史云
晋高祖欲代唐命馬重績筮之遇同人曰天火之象乾/健而離明健者君之德也明者南面而向之所以治天
下也同人者人所同也必有同我者焉易曰戰乎乾乾/西北也又曰相見乎離離南方也戰而勝其九月十月
之交乎是歳九月契丹遂助晉擊敗唐軍晋遂有天下/ 翰苑名談云何中正初及第聞郭從周精於卜乃求
之占從周贈詩云三字來時月正圓一麾従此去秦関/錢塘春色濃如酒貪醉花間卧不還後以八月十五日
改知制誥出為秦州/又改杭州卒於錢塘 原兩蛇當為將 三怪無足憂
後漢馮緄拜隴西太守綬笥有兩赤蛇分走許曼筮曰/三嵗當為邉官有東名五年為大將南征 魏志安定
太守王基令管輅作卦輅曰當有婦人生一男墮地而/走入竈宋無忌妖也又見蛇䘖筆乃老書佐也又烏來
[328-16b]
入室與燕鬭是老鈴下耳官/舍久逺有此三怪無足憂也 堂西死男子 丘中懸
牛頭魏志信都令家驚恐輅筮曰君堂西有两死男子/一持矛一持弓箭矛者主刺頭痛弓箭者射胸腹
故心痛果得之疾者遂愈果又嘗為隣婦卜失牛云當/在西南窮丘中懸頭向上 于丘中得牛婦人反吿官
以輅藏牛/按騐方知 懿氏卜妻敬仲 崔杼筮娶棠姜傳其妻/卜之曰
鳯凰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於姜 筮曰入于其宫不見其妻凶 龜象 狐疑
光啟兩儀 能成四象 索隠致逺 通幽洞微 達
以陰陽 究其天地 合於無際 應以未形 開於
𡨕數 得自天元 占而從二 卜不過三 存險易
[328-17a]
之徵 示臧否之兆 射覆知白鼠之傷 布兆見豎
牛之禍 龜開四兆卜師攸掌 䇿分三易筮人是司
 青蓮神蔡彰往察来 翠野靈蓍通幽索隱 考先
知之兆誠可決疑 揆昆命之文必先蔽志 觀兆於
未萌誠為智者 退咎於既徃何其壯哉 行於冠昬
明男女之分 用於祭祀定犧牲之名 龜文既踐知
李固之將封 鳳凰于飛識陳完之必貴
  卜筮五
[328-17b]
增詩宋陸㳺箕卜詩曰孟春百草靈古俗迎紫姑
取竹箕冒以婦帬襦䜿子夾扶持挿筆祝其書俄若有
物慿對畣不須臾豈必攷中否一笑聊相娛詩章亦間
作酒食隨所須興䦨忽辭去誰能執其袪持箕畀竈婢
棄筆卧墻隅几席亦已徹狼籍果與蔬紛紛竟何益人
鬼均一愚
原論晉庾闡蓍龜論曰夫物生而後有象有象而後有
數有數而後吉㓙存焉蓍者㝷數之主非神明之所存
[328-18a]
龜者啟兆之質非靈照之所生何以明之夫求物於闇
室夜鍳者得之無夜鍳之朗又以火得之得之功同也
致功之迹異也不可見目因火鍳便謂火為目神慿蓍
通又謂蓍為神也由此言之神明之道則大賢之闇室
蓍龜之用豈非顔子之龍燭耶蓍龜之運亦所以感興
卦兆求通逆數又非爻象之體擬議之極者也安得超
登仙而含靈獨備哉且殊方之卜或責象草木或取類
瓦石而吉凶之應不異蓍龜此為神通之主自有妙㑹
[328-18b]
不由形器尋理之器或因他方不繫蓍龜然經有天生
神物不載圓神之説言者所由也直稱神之美以及其
迹亦猶筌雖得魚筌非魚也蹄雖得兎蹄非兎也是以
象以求妙妙得則象忘蓍以求神神窮則蓍廢 增唐
于邵蓍龜論曰卜筮生靈之緼耶必遵以信時日畏法
令決嫌疑定猶豫者也自伏羲畫卦周公制禮率先斯
道以惠其人故立筮人建卜師卜職或掌三易以辨乎
九筮或開四兆以作乎八命俾吉不相習假爾有常叶
[328-19a]
乎乾坤調彼昭昧占兆審卦異位同功不其然與夫以
原始要終鈎深索隱則象事知器占事知来蓍辨吉凶
則圎神而方知龜窮禍福乃載陽而履陰繇得蒺莉終
騐齊莊之難兆聞鳴鳳便興敬仲之宗且其兆體百有
二十夫其頌聲千有二百由是其尚也夫龜者著性命
之理有好惡之情善出入之端存生死之變冠羣甲之
長居四靈之間上高法天下平象地壽三千歳而遊於
蓮葉之上吸以沆瀣之精盖通其聖也何彼叢薄之下
[328-19b]
蘙薈之中生而無靈長而無識奉大衍之數而為凖求
元亨之義而為用探賾而知其變審爻而據其辭豈與
夫灼而專達居然獨見同年而語耶史佚以之佐昌此
其効也墨以之從長又其効也衞人以龜為有知漆雕
以為善對又其効也至於管輅卜隣之火孔愉反顧之
鑄盖小之也則知靈德感應觸類而長矣故朔望則灼
孟冬命釁葢先王之重者萬事之偕也信矣夫
原箴宋顔延之大筮箴曰余因讀易偶意蓍龜友人有
[328-20a]
請決㳺宦務志卦有咎占故作大筮箴以悟焉先王設
筮大人盡慮卦遭同人變而之豫先號後笑初暌未遇
時至運來當在三五功畢官成幾乎衍數慶在坤宫災
在坎路不出户庭獨立無懼違此而動投足失歩無惰
爾儀靈骨有知無曰余逆神筴不豫南人司箴敢吿馳

原序梁元帝洞林序曰葢聞元枵之野鬼方難測朱鳥
之舍神道莫知而緹幔曉披既辨黄鍾之氣靈臺夕照
[328-20b]
便知玉井之色復以談乎天者雖絶名言之外存乎我
者還居稱謂之中余㓜學星文多歴歳稔海中之書略
皆尋究巫咸之説偏得研求雖紫㣲迢遞如觀掌握青
龍顯晦易乎窺覧羡門五將亟經玩習韓終六王常所
寳愛至如周王白雉之筮殷人飛燕之卜蓍名聚雪非
関地極之山卦有宻雲能擁西郊之氣爻通七聖世經
三古山陽王氏真解談𤣥河東郭生纔能射覆兼而兩
之竊自許矣
[328-21a]
  明天文一
原恒象 常居傳天事恒象言恒以象示人餘天極星/太一常居也旁三星三公也 三星後
宫/也 管輅 李郃輅八九歳時與隣兒戯土壤中輒畫/天文及日月星辰語皆不常父母禁
之不止自言家雞野鵠猶知時令况人乎/ 郃好天文之術指二使星向益部詳星 擾天紀
察時變羲和湎淫廢時亂日俶擾天紀昬迷/於天象 易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 廣洪範
 徵渾天晋書云巫咸甘石之説後代所宗暴秦焚書/天官星占存而勿毁司馬談父子作天官書
劉向廣洪範作皇極論班固續述天文蔡邕譙周各有/撰錄司馬彪采之 又桓君山奏事坐西廡下以寒故
曝背有頃日光去不復曝背乃吿信盖天日如推磨天/左旋而日西行光景當照此廊下移而東耳不當迭去
[328-21b]
乃應渾天也日若繞西及北故應如月在/雲之状不得夜更黒渾天信而有徴也 占王良
觀劔氣天駟旁一星曰王良占曰王良䇿馬車騎滿野/ 晉書云吳之未滅牛斗之問常有紫氣術者
皆云吳未可圖張華獨以為不然及吳平紫氣逾明華/聞雷煥妙達象緯乃邀煥宿共尋天文知將來吉凶登
樓仰觀煥曰惟牛斗之間有異氣耳/寳劒之精上徹于天在豐城獄屋中 測日影 占德
土圭之法詳日聚太史/占德星奏賢人 詳星 歴代掌著 周官掌晋/書
云高陽命南正司天帝嚳亦式叙三辰唐虞羲和夏昆/吾殷巫咸周史佚魯梓慎晋下偃鄭禆竈宋子韋齊甘
德楚唐昧趙尹臯魏石申皆掌著天文觀保章氏/掌觀日月星辰之變辨其吉凶之象以 妖祥 五
星合㪚 三辰式叙史秦始皇宿中外宮凡百一十八/伏見早晩邪正存亡虗實闊狹及
[328-22a]
五星所行合㪚犯守歴鬭蝕暈謫背穴抱/珥虹蜺者本在地而上發於天 帝嚳詳上
  明天文二
原秘奥 精㣲 上天垂象 下土具瞻 博考乾象
 眇覿星辰 式觀元象 洞曉天文 爰度變通
㒺或差忒 業習談天 識乖窺管 興而視夜 仰
以觀天 天無遁形 星無遺象 道雖元逺 象則
昭明 藝精窺牖 業著専門 仰觀俯察 下學上
達 察有爛之文 詳不慆之色 璇衡齊政授時於
[328-22b]
虞典 銅渾設象致用於漢朝 稽日月之度攷其盈
縮 推星辰之躔審其次舍 躔次運行可徵於漢史
 吉凶占候有犯於國章 天逺人邇曽不戒乎多言
 夜考晝参果致尤於私習 二儀部判見若卵之肇
分 七曜廽旋觀如蟻之環轉 七紀五緯躔次如契
於心 四海九州分野若指諸掌 子貢多言仲尼未
賢其屢中 禆竈或信子産猶謂其焉知
  占候
[328-23a]
原黄龍見 白烏集後漢和帝永元末黄龍見譙喬元/曰此何祥其當有王者不及五十
年龍當復見此應見魏郡豐殷宻記之至建安二十五/年龍復見譙其冬魏受禪 漢昭時泰山南洶洶有數
千人聲大石自立白頭烏集傍上林苑中/枯栁自起蟲食樹葉成文曰公孫病已立 梓慎望氣
 伯夙懼氛傳昭二十年正月己丑日南至梓慎望氣/曰今茲宋有亂蔡有大喪 晋楚㑹于宋
楚人衷甲伯夙謂趙/孟曰楚氛甚惡懼難 赤黒之祲 水旱之理傳曰有/事於武
宫梓慎曰吾見赤黒之祲非祭祥妖氣也則史記計然/曰歳在金穰水毁木饑火旱旱則資車水 資舟物之
理/也 掌十煇之法 辨五雲之物周禮眡祲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 又云
以五雲之物辨吉凶水旱豐荒祲祥以/十二風察天地以乖和觀變化之妖祥 啟閉必書雲
[328-23b]
物 災變分卦日用傳曰凡分至啟閉必書雲物以京/房治易事焦延壽曰得我道 亾
身者京生也其説長於災變分六十四卦更直日/用事以風雨寒温為候各有占騐而房用尤精妙 婦
生四子京師揚兵 屋集二魚邉將棄甲南昌有婦人/生四子太子
問唐檀災變之應唐檀以京師有兵氣其祸發於蕭墻/至延和四年孫程揚兵省殿誅閻顯 魏時有二魚長
尺餘集武庫屋上有司以為吉祥王肅曰魚生泉而及/於屋介鱗之物失其所邉將殆有棄甲之象後関東敗
果應/其言
  巫
原巫祝 巫恒説文曰巫祝也命㑹/常聚之巫以待 用巫 謁巫易/曰
[328-24a]
用史巫紛若吉巫列子云宋陽/里子華病忘謁 而卜之不吉 沈巫 焚巫西門豹/為鄴令
沈巫覡欲傳云夏/大旱公 焚巫尫 制神 娶女國語云在男曰覡女/曰巫使制神處位
後漢書宋均為九江太守陵道縣有虞后二山衆巫取/百姓女為公嫗均下書曰自今為山娶者娶巫家勿擾
良/人 雩旱 吐火司巫掌羣巫之政令國大旱則帥巫/而舞雩國有大災則帥巫而造巫恒
二晉夏統字仲御從叔敬寕祠先人迎女巫章丹陳珠/ 人竝有國色裝服甚盛善舞又能隱形匿影甲夜
之初撞鐘擊鼓間以絲竹丹珠又/拔刀吐火雲霧杳𡨕流光發電 掌祓除 祀上帝
周禮女巫掌歳時柭除釁浴注歳時祓除若今三月上/已祓水上之類俗以香薫草藥沭浴 史記越巫立祠
祀天神上帝/百鬼以雞卜 桑田巫 梗陽巫晋侯病召桑田巫曰/不及食新麥矣 梗
[328-24b]
陽之巫臯注云梗/陽邑名皐巫名 自言巫 見大巫後漢高鳳不應/為吏恐不免自
言巫家子以自汚少吳書張紘見陳琳作武軍賦歎之/琳荅曰僕在河北 文人易為雄伯故使僕有此談今
足下子布在彼所謂小/巫見大巫神氣殚矣 增求媚 祈豐唐棣王琰妃/韋氏以有過
置别室乃求巫者宻置符於琰履中以求媚初唐羅隠/云荆楚人淫祀者多矣有巫頗聞於鄉閭其 為人祀
也筵席尋常迎舞將祈疾者健起祈歳者豐穰其後/為人祀也羊猪鮮肥清酤滿巵祈疾得死祈榖得飢里
人忿焉而思之未得適有言者曰吾昔逰其家也其家/無甚累故為人誠祀心罄乎中而福亦應乎外其胙必
㪚之其後男女蕃息焉衣食廣大焉故為人祀誠不得/罄于中而神亦不歆于外其胙且入其家是人非前聖
而後愚葢牽于心而不暇及人耳/以一巫用心尚耳况異於是者乎 厭怪 敗釀劉文/靖家
[328-25a]
數有怪召巫夜披髪銜刀為禳厭釀容齋随筆云襄陽/鄧城縣巫師能用妖術敗酒家所 凡開酒坊者皆畏
之/ 家不用巫 疾不呼巫顔之推家訓吾家巫覡符/章絶于言議汝曺所見勿
為妖妄呼李世勣有/疾家欲 巫勣不許 禁其惑人 勒以為農唐陳子/昻上言
巫祝熒惑於人者禁之為宋陳希亮知長沙/縣毁淫祠數百區勒巫 農者七十餘家 原雖達
幽冥 有所邪妄 託以巫師 招於祈禱 其或闕
之 不為知禮
  巫二
增歌元吳萊兆方巫者降神歌曰天深洞房月漆黒巫
[328-25b]
女擊鼓唱歌發高梁鐵鐙懸半空塞向墐户跡不通酒
肉滂沱静几席箏琶朋指凄霜風暗中鏗然那敢觸塞
外祅神唤来速隴坻水草肥馬羣門巷光輝耀狼纛舉
家側耳聽語言出無入有凌崑崙妖狐聲音共叫嘯健
鶻形勢同飛翻甌脱故王大獵處燕支廢磧黄沙樹休
屠收像接秦宫于闐請騧開漢路古今世事一渺茫楚
禨越女㡬災祥是耶非邪降靈塲麒麟被髪跨大荒
  相術一
[328-26a]
原荀子曰以為天不知人事耶則周公有風雷之災宋
景有三次之福以為知人事乎則楚昭有弗禜之應邾
文無延期之報由是言之則天道之與相占可知而疑
不可得而無也 增皮日休曰今之相工言人相者必
曰某相類龍某相類鳳某相類牛馬某至公侯某至卿
相類禽獸則冨貴也噫立形於天地分性於萬物其貴
者不過人焉有真人形而貧賤類禽獸而冨貴哉 青
箱雜記云相形不如論心諺曰有心無相相逐心生有
[328-26b]
相無心相隨心滅
  相術二
原左傳云叔服來聘公孫敖聞其能相人見其二子焉
叔服曰榖也食子難也收子榖也豐下必有後於魯
孫卿子曰古有姑布子卿今世有唐舉相人形状顔色
而知其吉凶世俗稱之相形不如論心論心不如擇術
形不勝心心不勝術術正而心從之則形相惡而心術
善無害為君子也形相雖善而心術惡無害為小人也
[328-27a]
 増孔叢子曰魏安釐王問子順曰馬回直亮有大夫
節吾欲以為相可乎對曰直亮之節吾未明也臣聞諸
鄉人長目而豕視者必體方而心圓臣於見回甚疑其
目王卒用之果以詐得罪 史記云平原君對趙王曰
澠池之㑹臣察武安君之為人小頭鋭上瞳子黒白分
明眡瞻不轉小頭鋭上者斷敢行也瞳子黒白分眀者
見事明也眡瞻不轉者執志彊也可與持久難與争鋒
亷頗為人勇鷙而愛士知難而忍耻與之野戰則恐不
[328-27b]
如守足以當之王從其計 原史記云吕公者好相人
見高祖狀貎因敬重之吕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
無如季相願季自愛臣有息女願為箕箒妾女即吕后
也生孝惠帝魯元公主有一老父過請飲老父相后曰
夫人天下貴人也令相两子見孝惠帝曰夫人所以貴
者乃此男也相魯元公主亦皆貴老父已去高祖從旁
舍来吕后具言髙祖乃追及老父老父曰向見者夫人
嬰兒皆似君君相貴不可言高祖謝曰誠如父老言不
[328-28a]
德及高祖貴遂不知老父去處 増漢書云吳王
濞髙祖兄仲之子也髙祖立濞為吳王召濞相之曰若
有反相因拊其背曰漢後五十年東南有亂者豈若邪
然天下同姓一家慎無反濞曰不敢後果反 又云周
亞夫為河内守許負相曰君後三嵗而侯八歳為将相
秉國九年而餓死亞夫笑曰既已貴如負言又何説餓
死負指其口曰縱理入口此餓死法也後有罪入廷尉
不食五日嘔血而死 原史記云韋賢至大鴻臚有相
[328-28b]
工相之當至丞相賢有男四人又使相之至第二子元
成曰此子貴亦當為丞相賢曰我若為丞相有長子在
是安得為之賢後竟為丞相既死而長子有罪乃立元
成 東觀漢記曰孝順梁后永建三年選入掖庭相工
萊通見矍然驚駭却再拜賀曰此所謂日角偃月相之
極貴臣所未嘗見也 又班超行詣相者曰布衣諸生
爾當封侯萬里之外超問其狀相者曰生燕頷虎頭飛
而食肉此萬里侯相也後封定逺侯 增晉書云潘滔
[328-29a]
相王敦曰處仲蜂目已露豺殽未振若不噬人亦當為
人所噬後為江州牧起兵内向後敗 又歴陽陳訓相
甘卓曰頭低視仰相名盼刀目中赤脉外入必兵死後
果為王敦所殺 魏書云管輅言吾額上無主骨眼中
無守精鼻無梁柱脚無天根背無三甲腹無三壬皆不
壽之相 南史云王敬則母為女巫常謂人曰敬則生
時胞衣紫色應得鳴鼓角人笑曰汝子得為人吹角可
矣及長而两腋下生乳各長數寸夢騎五色獅子後果
[328-29b]
然 又云章昭達少遇相者曰卿貎甚善湏小虧則當
冨貴後昭達因醉墮馬鬢角小傷昭達喜之相者曰未
也侯景之亂昭達中流矢眇一目相者見之曰卿相善
矣不久當冨貴後官至司空 唐書云太宗四歳有書
生見之曰龍鳳之姿天日之表年幾壯必能濟世安民
後高祖援濟世安民之語遂以名太宗 又王珪始隱
時與房杜善母李曰兒必貴然未知所與逰者何如人
試與偕来㑹齡等過其家李窺大驚喜曰二客公輔才
[328-30a]
汝貴不疑 又隋文帝少時龍額上有五柱八頂有文
在手曰王字長上短下相者私謂帝曰公當為天子
又李珏舉眀經李絳曰日角龍犀額有龍犀入髪左角/日右角月者王天下
非庸人相明經碌碌非子所宜 又張憬藏相魏元忠
久不荅元忠怒曰窮通有命何預君邪拂衣去憬藏遽
起曰君之相在怒時位必卿相 又宋齊丘微時日者
相之曰君貴不可言然亞夫下獄君相類之位極之日
當早引退庻幾保全齊丘登相位數載致仕復以司徒
[328-30b]
就徵未幾坐陳覺謀干紀事乃賜死 甘澤謡云衡岳
寺有僧執役性懶而食殘號懶殘李泌異之一日往見
正撥火煨芋啖之取其半授泌曰勿多言領取十年宰
相 又栁惲十餘歳相者曰兒相夭且賤為浮屠可緩
死諸父欲從其言惲曰去聖教為異術不若速死學愈
篤位至宰相 芝田録云袁天綱相竇軌伏犀貫玉枕
當於益州立功名果然又相李嶠曰睡則氣從耳出名
龜息必貴 五代史云桑維翰為人醜怪身短面長常
[328-31a]
臨鏡自奇曰七尺之身不如一尺之靣後至相 宋史
云太宗召陳摶詣南衙見真宗及門亟還問其故曰王
門厮役皆將相也何必面王建儲之議遂定 金華記
云李寛為常侍有門下盧生善相或問李公如何荅曰
據其靣部所無者三無子無宅無塚公有數子皆先公
卒有宅未嘗還鄉居死於池州乗舟歸舟破沉其骨
仇池筆記云歐陽公言少時有僧相我耳白於面名滿
天下脣不貼齒無事得謗其言頗騐 百家詩話云陳
[328-31b]
瑩中嘗入朝已立班上御朝差晩杲日照耀蔡京注目
視日久不瞬瑩中私謂同省曰比公視日不瞬真大貴
人也 聞見録云王冀公欽若謁錢希白適希白延術
士攷休咎不容通謁冀公厲聲詬閽人術者聞之曰此
人形聲相稱世無此貴希白召之冀公神貌踈瘦復贅
於頸舉止山野希白蔑視之冀公起術人嘆曰人中之
貴有此十全者錢戲曰中堂之内便有此等宰相乎術
人正色曰此人不作則已若作之君臣相得錢曰他日
[328-32a]
當陶鑄吾輩乎曰恐不在他日後希白方為學士冀公
已真拜矣 明泳化類編曰徐昻泰州人登𢎞治甲辰
進士初無嗣因赴試遇京有相士王姓者言多中士大
夫皆神其術昻往問嗣王曰君相不容嗣為之奈何徐
初亦不為忿及登第出守西安因途納一嬖頗姸徐詰
其姓嬖詳吿之曰予某地人父名某作某官喪於某年
向以歳飢為賊暴掠售於此徐憫其為故家女也即焚
劵不令為妾及之任擇郡民行修者出簮服配之秩滿
[328-32b]
復入京王見之驚曰君相異矣子星滿容詎非培徳所
致乎後徐氏庻妾一歳而育五子咸磊落越人
  相術三
原山庭 犀角子貢有山庭之相相/犀角豐盈賢明之 蜂目 豺聲左/傳
云楚王以商臣為太子子上曰是/人也蜂目豺聲忍人也不可立之 増龍顔 鳳頸史/記
云漢髙帝為人隆準而龍顔美鬚髯左股有七十二黒/子 唐袁天綱見武后母曰夫人法當生貴子后方㓜
姆抱以見綱紿以男綱視其歩與目/驚曰龍瞳鳳頸若為女當作天子 捫骨 聽聲太/平
廣記云唐貞元末相骨山人以無目故逄人以手捫之/必知貴賤房次卿方勇於趋進率先訪之及出户時後
[328-33a]
謁者盈巷覩次卿已出迎問之曰何如荅曰不足言不/足言且道箇杜長秀才位極人臣何必更言杜循後果
帶相印鎮西蜀云馬術士王生瞽而善聽聲丁晋公守/金陵王生潛聽其 蹄聲曰參政月中必召拜相果如
其/言 原女當貴 父不祥黄覇與善相者同出見一婦/人相者言當冨貴乃巫家女
覇娶為妻與之終身子莊子云楚司馬子綦有/八子召九歅相之曰 則祥矣父則不祥也 雖賤
必貴 當刑而王史記云姑布子卿善相見無恤曰眞/將軍也趙簡子曰是子其母賤翟婢
也奚道貴哉子卿曰天之所授雖賤必貴布黥布姓英/氏少時客相之曰當刑而王及壯坐法黥 欣然笑曰
人相我當刑而王㡬是乎/人有聞者皆戲笑後果騐 覧鏡知刑 眄刀果殺蜀/張
裕曉相術毎舉鏡視面自知刑死未嘗不/撲之於地後為先主所殺 下詳相術二 増眼似王
[328-33b]
敦 骨類多遜邵氏聞見録云李承之在宋仁宗朝官/州縣因邸報包拯拜参政或曰朝廷自
此多事矣承之正色曰包公無能為今知鄞縣王安石/眼多白甚似王敦他日亂天下者此人也 歸田錄云
初冦莱公年十九擢進士第有多善曰君相甚貴但及/第太早恐不善終若功成早退庻免深祸君骨類多遜
耳後果/如其言
  相術四
原額有龍犀 足履龜文朱建平相書曰額有龍犀入/髮左角日右角月者王天下
角後漢李固狀貌有奇表鼎/ 匿犀足履龜文後為太尉 唐生決疑 蒯通相背
歸田賦曰感蔡子之慷慨從唐生以決疑背漢書蒯通/進説韓信曰相君之面不過封侯相君之 貴不可言
[328-34a]
 䜿理徹指 縱理入口相者謂陶侃君左手中指有/䜿理當為公若徹上貴不可
言侃以針刺決之見血灑壁為/公字後果應 下詳相術二 皆至方岳 不過郡
善相者陳訓謂周訪與陶侃曰二君皆位至方岳功/名略同但陶上夀周下夀優劣有殊 後漢趙壹州
郡爭致禮命十辟公府不就善相/者相壹位不過郡吏後果如其言 為奴封侯 鑄錢
餓死衞青至甘泉居室有鉗徒相青官至封侯青曰人/奴之生得無笞罵足矣安敢望封侯 鄧通有相
者云必餓死帝曰能富通者我也乃與銅/山鑄錢景帝時以犯法竟至餓死獄中 増長身瘦
靣 河目海口宋周益公長身瘦面狀如野鶴在翰苑/多年夀皇一日燕居歎曰好一箇宰相
但恐福薄耳葢疑其相也一老璫在旁奏曰官家所歎/豈非周必大乎臣見所畫司馬光像亦如必大清癯上
[328-34b]
為之一笑未幾必大登庸為太平宰相出鎮長沙退休/又享清間之福十有餘年方卒 宋洛人陳去非河目
海口大耳峙識者知其為/貴相人也徽宗時為参政 伏犀貫腦 騰蛇入口
袁天綱見張行成與馬周曰馬君伏犀貫腦背若有負/貴騐也近世君臣相遇未有及公者然面澤赤而耳無
根後骨不隆夀不長也張君晩得官位終宰相岑文本/謂周曰鳶肩火色騰上必速恐不能久後四十八歳而
卒不唐裴晉公質眇小有僧相之曰郎君騰蛇入口/若 至貴即當餓死一日逰香山寺有婦人以父被罪
假得玉帶二犀帶一以賂要津寘於欄楯收而去度/拾得還之後相者見之驚曰必有隂德及物前途萬里
則非某所知也/後果登相位 原此兒有奇骨 孺子有好相晋桓/温字
元子未朞温嶠見之曰此兒有奇骨眞英物父彛以其/為温嶠所賞故名之曰温 羊祜字叔子逰汶水濱父
[328-35a]
老謂曰孺子有好相年六十/建大功既言便去莫知所在 唐舉戲蔡澤 法眞指
胡廣史記云蔡澤問唐舉曰聞君相李兑百日之内合/持國令有諸舉曰有之若臣者何如舉熟視笑曰
君曷鼻巨肩魋顔蹙齃吾聞聖人不相殆先生乎澤知/舉戲之乃曰富貴吾自有不知者壽也舉曰四十三年
澤笑謝去謂其御者曰吾躍馬肉食四十三年亦足矣/後果為秦相 廣為郡㪚吏太守法雄子眞名知人雄
勅眞令助求人悉召諸吏令眞窺/之獨指胡廣遂舉孝亷為漢名臣 有知人之鍳 論
形相之妄許劭朗/ 王 聖人是帝王之貌 小史有封侯
之骨孔叢子曰仲尼聖人之表河目龍額是帝王之貌/也 翟方進年十三為小吏號遲鈍數為椽吏詈
辱方進自傷詣蔡父相大奇其貌曰小/史有封侯之骨當以經術進因病而歸 薄姬王者之
[328-35b]
妃 操安人之主許負相相/ 喬元 惟德受天 以形合
相 貴賤且殊 榮枯斯等 虚陳禍福 謬託災祥
 論性命之期 定吉凶之兆 衞青起自牧羊 蔡
澤終聞躍馬 貴賤之表近取諸身 休咎之徵如指
諸掌 辨吳粲之貴始自㓜童 知陶侃之榮當期老
耄 鑄錢鄧通媿文帝之深意 賣珠董偃遇館陶之
厚㤙
  相術五
[328-36a]
增詩宋劉克莊贈馬相士詩曰嫗貌何妨作輔臣猴形
亦有上麒麟伏波睂目空如畫不是雲臺劍佩人 又
荀卿初了心形者蒯徹安知背面哉别有精㣲書不載
待君見了季咸來 文天祥贈鏡湖相士詩曰五月五
日揚子江心水鑄作道人䨇瞳子吾靣碟子大安用鏡
照二百里 又贈秋月葉相士詩曰急流勇退神仙跛
蹩龍鍾將相借問華山山中何似天津橋上 元趙孟
頫贈相者詩曰吾聞伯樂善相馬一顧千金長高價何
[328-36b]
人倜儻買權奇滿眼駑駘居櫪下張君年少目有神走
半江湖多閲人我生瘦愞乏駿骨浪許騰驤防失眞連
朝春雨今始晴花枝照眼生春情樓前山色横翠靄湖
上柳黄飛亂鶯便須酤酒與君飲醉倒花前猶滿引懶
從唐舉問流年欲向德翁謀小隠 鄭元祐贈薛相士
詩曰子有唐生術誰知范叔寒知無狼顧骨可有鶡皮
冠野日晴猶嫩春泥曉未乾多君遠相顧不用畫灰看
原論魏曹植相論曰世固有人身瘠而志立體小而名
[328-37a]
髙者於聖則否是以堯睂八彩舜目重瞳禹耳參漏文
王四乳然則世亦有四乳者此則駑馬一毛似冀耳宋
臣有公孫吕者長七尺長三尺廣三寸名震天下若
此之狀蓋逺代而求非一世之異也使形殊於外道合
其中名震天下不亦冝乎語云無憂而戚憂必及之無
慶而歡樂必還之此心有先動而神有先知則色有先
見也故扁鵲見桓公知其將亡申叔見巫臣知其竊妻
而逃也 王朗相論曰仲尼之門童冠之羣不言形相
[328-37b]
之事抑亦難據故也古之人固有懐不副其貌行不稱
其聲者是故夫子以言信行失之於宰予以貎度性失
之於子羽聖人之於聽察精矣然猶或有所不得以此
推之則彼度表捫骨指色摘理不常中必矣若夫周之
叔服漢之許負各以善相稱於前世而書傳記其効騐
之尤著者不過公孫氏之二子與夫周氏之條侯而已
 增唐李德裕折羣疑相論曰夫相之相在於清明將
之相在於雄傑清眀者珠玉是也為天下所寳雄傑者
[328-38a]
虎犀是也為百獸所伏然清者必得大權不能享豐富
雄者必當昌侈不能得大柄無而有之者在乎粹美而
已余頃歳莅淮海屬縣有盱眙山多珉玉剖而為器清
明洞澈雖水精明冰不如也而價不及於凡玉終不得
為至寳以其不粹也清而粹者天也故高不可測清而
澈者泉也故深亦可察此其大略也余嘗精而求之多
士以才為命婦人以色為命天賦是美者必將有以貴
之才高者雖孟嘗眇小蔡澤折頞亦居萬人之上色美
[328-38b]
者雖鈎弋之拳子夫之賤亦為萬乗之偶然不如清而
粹者必身名俱榮福祿終泰張良是也擇士能用此術
可以拔十得九無所疑也 增又杜牧相論曰吕公善
相人言女吕后當大貴宜以配季季後為天子吕后復
稱制天下王吕氏子弟悉以大國隋文帝相工來和輩
數人亦言當為帝者後簒竊果得之誠相法之不謬矣
吕氏自稱制通為后凡二十有餘年間隋氏自簒至滅
凡三十六年間男女族屬殺滅殆盡當秦末吕氏大族
[328-39a]
也周末楊氏為八柱國公侯相襲久矣且以一女子一
男子偷竊位號不三二十年間壯老㓜兒皆不得其死
不知一女子為吕氏之福耶為禍耶一男子為楊氏之
禍耶為福耶得一時之貴滅百世之族彼知相法者當
曰此必為吕氏楊氏之禍乃可謂善相矣今斷一指得
四海凡人不欲為况以一女子一男子易一族哉余讀
荀卿非相因感吕氏楊氏知卿為大儒矣
原賛周庾信蔡澤就唐生相賛曰蔡澤羇旅唐生決疑
[328-39b]
無勞神䇿不問靈龜富貴自取年壽須期雖云異相㑹
待逢時
原序梁陶𢎞景相經序曰相者葢性命之著乎形骨吉
凶之表乎氣貌亦猶事先謀而後動心先動而後應表
裏相感莫知所以然且冨貴夀夭各值其數董賢甫在
弱冠便位過三公貲半於國而裁出三十身摧家破馮
唐袴穿郎署揚雄壁立高閣而竝至白首或垂老玉食
而宦不過尉史或頴惠若神僅至髫齔或不辨菽麥更
[328-40a]
 保黄耉此又眀其偏有得也 劉孝標相經序曰夫命
 之與相猶聲之與響聲動乎㡬響窮乎應雖夀夭參差
 賢愚不一其間大較可得聞矣若乃生而神睿弱而能
 言八彩光睂四瞳䴡目斯實天姿之特達聖人之符表
 洎乎日角月偃之奇龍棲虎踞之美地靜鎮於城纒天
 闗運於掌䇿金槌玉枕磊落相望伏犀起葢隱轔交映
 井宅既兼食匱已實抑亦帝王卿相之眀効也及其深
 目長頸頽顔蹙齃蛇行鷙立猳喙鳥咮觔不束體血不
[328-40b]
 華色手無春荑之柔髪有寒蓬之悴或先吉而後凶或
 少長乎窮乏不其悲歟至如姬公凝負圖之容孔父眇
 栖遑之迹豐下知其有後黄中明其可貴其間或躍馬
 膳珍或飛而食肉或皁隸晩侯初形未正銅巖無以飽
 生玉饌終乎餓死因斯以觀何事非命
 
 
御定淵鑒類函卷三百二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