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二十


[32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鍳類函卷三百二十
  靈異部一神/鬼 神異/妖怪
   神一
 増易曰隂陽不測之謂神 又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
 神之所為乎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 毛詩曰
 維嶽降神生甫及申 禮記孔子閒居曰清明在躬氣
 志如神 論語曰子不語怪力亂神 又曰子路問事
[325-1b]
 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中庸曰鬼神之為徳
 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聼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
 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
 其左右 家語曰不食者不死而神 樂記曰明則有
 禮樂幽則有鬼神 祭法曰山林川澤丘陵能出雲為
 風雨見怪物皆曰神 祭義曰宰我曰吾聞鬼神之名
 不知其所謂子曰氣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
 合鬼與神教之至也衆生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骨
[325-2a]
肉斃于下隂為野土其氣發揚于上為昭明焄蒿悽愴
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因物之精制為之極明命鬼
神以為黔首則百衆以畏萬民以服
  神二
原山海經曰蚩尤作兵犯黄帝乃令應龍攻于兾州之
野蚩尤為風伯所從大風雨黄帝乃下天女魃止雨遂
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故所居不雨 増子産曰昔髙辛
氏有二子長曰閼伯次曰實沈居于曠林不相能也日
[325-2b]
尋干戈遷實沈于大夏主參由是觀之則實沈參神也
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為元𠖇師生允格臺駘能業其
官宣汾洮障大澤以處太原帝用嘉之封諸汾川由是
觀之則臺駘汾神也 風俗通曰共工之子好逺逰死
為社神 原列女傳曰舜陟方死于蒼梧二妃𦵏于江
湘之間俗謂之湘君 左傳曰有神降于莘恵王問諸
内史過曰是何故也對曰國之将興明神降之監其徳
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以亡
[325-3a]
虞夏商周皆有之内史過徃聞虢請命反曰虢必亡矣
虐而聼于神神居莘六月虢公使祝應宗區史嚚享焉
神賜之土田嚚曰虢其亡乎國將興聼于民將亡聼于
神神聰明正直而一者也 増國語曰長勺之役曹劌
問所以戰于莊公公曰余不愛衣食于民不愛牲玉于
神對曰夫恵大而後民歸之志民和而後神䧏之福今
將恵以小賜祀以獨恭小恵不感民勿歸也獨恭不優
神勿福也 史記曰趙㐮子為智伯所敗走棄晉陽原
[325-3b]
過從後至于玉澤見三神自帶以上可見自帶以下不
可見與原過竹二節節莫通曰為我以是遺趙無䘏原
過既至以吿㐮子㐮子齋三日親自剖竹有朱書曰趙
無䘏余霍太山山陽侯天使也三月丙戌余將使女反
滅智氏汝亦立我百邑余將賜汝林胡之地㐮子再拜
受如三神之令果以丙戌滅智氏 原又曰伍子胥死
吳人憐之為立祠于江上因名曰胥山 又曰始皇西
南渡淮之衡山南郡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㡬不得渡
[325-4a]
上問博士曰湘君何神對曰聞堯女舜之妻也𦵏于此
于是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伐湘山樹赭其山 増
又曰始皇帝夢與海神戰如人状問占夢博士曰水神
不可見以大魚蛟龍為候今上禱祠謹而有此惡神當
除去而善神可至 原三齊畧記曰始皇作石橋欲過
海觀日出處于時有神人能驅石下海城陽一山石盡
起立嶷嶷東傾状似相随而去云石去不速神人輙鞭
之盡流血石莫不悉赤至今亦爾 又曰始皇于海中
[325-4b]
作石橋非人功所建海神為之竪柱始皇感其恵通敬
其神求與相見海神荅曰我形醜莫圗我形當與帝㑹
乃從石塘上入海三十餘里相見左右莫動手巧人潜
以脚畫其状神怒曰帝負我約速去始皇轉馬還前脚
猶立後脚随崩僅得登岸畫者溺于海衆山之石皆住
今猶岌岌無不東趣 増漢書曰髙祖夜過徑澤中有
大蛇當徑乃前拔劔斬蛇後人来至蛇所見一老嫗夜
哭人問何哭曰人殺吾子人曰嫗子何為見殺曰吾子
[325-5a]
白帝子也化為蛇當道今赤帝子斬之因忽不見 又
曰文帝思賈誼徴之至入見上方受釐坐宣室因感鬼
神之事而問鬼神之本誼具道所以言之至夜半帝前
席焉 又武帝時公孫卿曰見神人于東莱山若云欲
見天子天子于是幸東莱宿留數日無所見 又曰宣
帝祠神人于交門宫内若有鄉坐拜者或言益州有金
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于是遣諫大夫王褒持使節
而求之 又曰何敞祖父比干字少卿經明行修為汝
[325-5b]
隂縣獄吏決曺掾平活數千人淮汝號曰何公征和三
年三月天大隂而比干在家日中夢見貴客車騎滿門
覺以語妻語未竟而門有老嫗年八十餘頭白求寄避
雨雨甚而衣履不濕雨止遂謂比干曰公有隂徳今天
賜君䇿以廣公之子孫因出懐中符䇿状如簡長九寸
凡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子孫佩印綬者如此筭比
干年五十八有六男後又生三子本始元年自汝隂徙
平陵代為名族 又曰宣帝時隂子方者至孝有仁㤙
[325-6a]
嘗臘日晨炊見竈神形子方再拜受慶家有黄羊因以
祀之自是以後暴至巨富田有七百餘頃輿馬僕隸比
于邦君子方常言我子孫必将強大至孫識三世而遂
繁昌故後常以臘日祀竈而薦黄羊焉 後漢書曰班
超至于闐王廣徳禮意甚踈且其俗信巫巫言神怒何
故欲向漢漢使有騧馬急求取以祀我廣乃遣使就超
取馬超宻知其状報許之而令巫自来取馬有頃巫至
超斬巫首以送廣徳 異苑曰衡陽山九嶷皆有舜廟
[325-6b]
漢世零陵文學姓奚于泠道縣舜祠下得笙玉管舜時
西王母獻 吳志曰臨海羅陽縣有神自稱王表語言
飲食與人無異然不見其形又一婢名紡績遣中書郎
李崇齎輔國将軍羅陽王印綬迎表表随崇俱出所厯
山川輙遣婢與其神相聞表至權于蒼龍門外為立第
舎表説水旱小事徃徃有騐 原捜神記曰蒋子文者
廣陵人也嗜酒好色嘗自謂已骨青死當為神漢末為
秣陵尉逐賊至于鍾山之下賊擊傷額因解綬以縛之
[325-7a]
有頃遂死及吳先主之初其吏見子文于道乘白馬執
白羽扇侍從如平生文曰吾當為此土地神也為吾立
祠不爾使蟲入耳為災吳主以為妖言後果有蟲入人
耳皆死醫不能治又曰不祠吾當有大火是嵗數有大
火吳主患之封為都中侯加印綬立廟堂改鍾山為蒋
山以表其靈也 又曰濟北弦超嘉平中夜夢神女從
之自稱天上玉女東郡人姓成公字智瓊早失母天帝
哀其孤苦令得下界從夫當其夢也嘉美非常覺寤欽
[325-7b]
想如此三四夕旦顯然来逰駕輜軿車從八婢服綾羅
綺繡状若飛仙自言年十七遂為夫婦贈詩曰飄颻浮
勃逢敖曹雲石滋神仙豈虚降應運来相之 又杜蘭
香别傳曰杜蘭香自稱南陽人以建興四年春數詣張
傳傳年十七望見其車在門外婢通言阿母所生遣授
配君君可不敬從傳先改名碩碩呼女前視可十八九
説事邈然久逺有婢子二人大者萱支小者松支鈿車
青牛上飲食皆備作詩曰阿母處靈岳時遊雲霄際衆
[325-8a]
女侍羽儀不出墉宫外飇輪送我来豈復耻塵穢從我
與福俱嫌我與禍㑹至其年八月旦来復作詩曰逍遥
雲霧開呼吸發九嶷流汝不稽路弱水何不之出薯蕷
子三枚大如雞子云食此令君不畏風波辟寒温碩食
二欲留一不肯令碩盡食言夲為君作妻情無曠逺以
年命未合其小乖太嵗東方卯當還求君 幽明錄曰
王輔嗣注易輙笑鄭康成為儒云老奴無意王時夜分
忽然聞外閣有著屐聲須臾進自云鄭康成責之曰君
[325-8b]
年少何以輕穿文鑿句而妄譏誚老子邪極有忿色言
竟便退輔嗣心生畏惡少時遇厲而卒 王隐晉書曰
鎮南劉𢎞以故刺史王毅子衡陽太守矩為廣州矩至
長沙見一人長大著布單衣自持奏在岸上矩省奏云
京兆杜靈之仍入船共語稱敘希濶矩問君京兆人何
時發来荅曰朝發矩怪京兆去此數千那得朝發今到
杜荅曰僕天上京兆去此乃數萬何止數千乎 増又
曰苻堅入冦㑹稽王道子以威儀鼓吹求于鍾山之神
[325-9a]
奉以相國之號及堅至夀春望八公山草木皆類人形
若有神力焉 原異苑曰陸機初入洛次河南之偃師
時夕望道左若有民居因往投宿見一年少姿神端逺
與機言𤣥門妙物機心伏其能無以詶抗機提緯古今
綜騐名實此年少不甚欣觧既曉便去機税驂逆旅嫗
曰此東數十里無村落止有山陽王家冡耳機乃怪悵
然還睇昨路空野霾雲拱木蔽日知所遇者信王弼墓
也 又曰吳相伍貟廟永嘉中吳郡人叔父為䑓郎在
[325-9b]
洛值京都傾覆歸塗阻塞當濟江南風不得進既投奏
即日得渡 増後魏書曰初聖武皇帝嘗率數萬騎田
于山澤倐見輜車自天而下既至見美人侍衛甚盛帝
異而問之對曰我天帝女受命相遇随同寝宿且請還
曰明年周時復㑹此言終而别去如風雨及周嵗前所
田處果復相見天女以所生男授帝曰此君之子也善
飬視之子孫相承當世為帝語訖而去子即世祖也
又曰段暉師事歐陽湯湯甚器愛之有童子與暉同志
[325-10a]
後二年童子辭歸從暉求馬暉戲作木馬與之童子甚
悦謝暉曰吾太山府君子奉勑逰學今將欲歸煩子厚
贈無以報徳子後位至常伯封候非報也且以為好言
終乗木馬騰空而去暉乃自知必將貴也 北齊書曰
神武以髙昻為西南道大都督徑趣商洛渡河祭河伯
昂曰河伯水中之神髙敖曺地上之虎 齊書曰李安
人為吳興太守郡有項羽神䕶郡㕔事太守到郡必須
祀以軛下牛安人奉佛法不與神牛著履上㕔事又于
[325-10b]
上設八闗齋俄而牛死安人尋卒世以神為祟 梁書
曰王神念為青州刺史性剛正所更州郡必禁止滛祠
時東北有石鹿山臨海先有神廟神念至便令揮撤神
影壊屋舎坐棟上有一大蛇長丈餘入海水時隂子春
為東莞太守夢人通名詣子春云有人見苦被壊宅舎
既無所託欽君厚徳欲憇此境子春心宻記之經二日
而驚以為前所夢神因辦牲醑請召安致一處數日復
夢一朱衣人相聞辭謝云得君厚恵當以一州相報子
[325-11a]
春心喜供事彌勤經月餘魏欲取龍朐山間諜前知子
春設伏摧破之授南青州刺史 又曰蕭猷封臨汝候
為吳興郡守性倜儻與楚王廟神交飲至一斛每酧祀
盡歡極醉神亦有酒色祈禱必從後為益州刺史時江
夏人濟茍兒反猷乃逆禱請救是日有田老逢一騎從
東方来問去城㡬里曰百四十俄有數百騎如風一騎
過請飲田老問為誰曰吳興楚王来救臨汝當此時廟
中請祈無騐十餘日乃見侍衛土偶皆泥濕如汗者是
[325-11b]
日猷大破茍兒 唐書曰髙祖義師次靈石縣隋將宋
老生屯霍邑以拒義師㑹霖雨積旬饋運不繼有白衣
老父詣軍門曰余為霍山神使謁唐帝曰八月雨止路
出霍邑東南吾當濟師髙祖曰此人不欺趙無䘏豈負
我哉 又曰初薛延陁之将敗也有一客乞食于主人
主引入帳令妻具饌其妻顧視客乃狼頭人也妻告隣
人共視之狼頭人食已而去主人相與逐之止鬱督軍
山見二人追者告其故曰我神人也薛延陁當滅我来
[325-12a]
取之追者懼而退走延陁竟敗于鬱督軍山 開元傳
信記曰帝将登泰山過華隂見神物迎謁帝問左右皆
不見乃問諸巫有老巫阿馬婆云岳神在道左朱鬒紫
衣者是也令巫傳言神可先歸遂不見至廟神復櫜鞬
迎立庭下呼巫問之對如所見乃封神金天王 五代
史曰廢帝起鳳翔與事者五人而劉延朗為孔目官有
瞽者張濛自言事太白山神神言吉凶無不中房暠素
信之嘗引濛見帝聞其語聲驚曰此非人臣也暠使濛
[325-12b]
問于神神曰三珠併一珠驢馬沒人驅嵗月甲庚午中
興戊巳土暠不曉其義及帝即位之日受冊明宗柩前
冊曰惟應順元年嵗次甲午四月庚午朔帝囬顧暠曰
張濛神言豈不騐哉 原異苑曰長沙羅縣有屈原自
投之川山水明浄異于常處民為立祠在汨潭之西岸
側盤石馬跡尚存相傳云原投川之日乘白驥而来
山海經曰西海水赤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身
長千尺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寝風雨是謁是謂
[325-13a]
燭龍 増河圗曰東方蒼帝神名靈威仰精為青龍南
方赤帝神名赤熛怒精為朱雀中央黄帝神名含樞紐
精為麒麟西方白帝神名白招拒精為白虎北方黒帝
神名叶光紀精為元武 又曰東方太山君神姓圎名
常龍南方衡山君神姓丹名靈峙西方華山君神姓浩
名鬱狩北方恒山君神姓登名僧中央嵩山君神姓軍
夀名逸羣呼之令人不病東方太山將軍姓唐名臣南
方霍山将軍姓朱名丹西方華山将軍姓鄒名尚北方
[325-13b]
恒山将軍姓莫名恵中央嵩髙山将軍姓石名元恒存
之却百邪東海君姓馮名修青夫人姓朱名隐娥南海
君姓視名赤夫人姓翳名逸寥西海君姓勾大名百丘
夫人姓靈名素簡北海君姓禹名悵里夫人姓結名連
趙河伯姓公名子夫人姓馮名夷君有四海山河神名
並可請之呼之却鬼氣 又曰髪神名夀長耳神名嬌
女目神名珠映鼻神名勇盧齒神名丹朱夜卧呼之有
患亦便呼之九過惡鬼自却 黄庭内經曰至道不犯
[325-14a]
決存真泥丸百節皆有神髪神蒼華字太元腦神精根
字泥丸眼神明上字英元鼻神玉壟字靈堅耳神空閒
字幽田舌神通命字正倫齒神崿峰字羅千一面之神
宗泥丸 又曰心神丹元字守靈牙神皓華字虚成肝
神龍煙字含明腎神元𠖇字育嬰脾神嘗在字魂停膽
神龍曜字威明皆在心内運天經晝夜存之自長生
  神三
増金馬 碧雞併詳/神二 穀父 蠶母續仙傳曰三川饑/有三青衣童子語
[325-14b]
人曰世人厭棄五榖地司已收五穀之神/矣可相率祈謝穀父蠶母之神當致豐穣 黄嚢 青
天山有神状如黄嚢六足四翼渾沌無面目能識歌/舞名為帝江一曰鼔神 眉州青神縣治北有青衣
神廟昔蠶叢氏服青衣教/民蠶事後人立廟祀之 出獵 侍逰稽神錄云浙/西僧徳林少
時逰舒州路見一夫荷鋤治方丈之地左右數十里不/見居人問之對曰頃時自舒之桐城至此暴得痞疾不
能去因卧草中及稍醒日已暮矣四望無人惟虎豹吼/叫自分必死俄有一人部従如大将至此下馬良久召
二卒曰善守此人明日送到桐城縣下遂上馬去倐忽/不見惟二卒在焉某即問之荅曰此茅司徒也嘗夜出
獵虎憂汝被傷故䕶汝更欲問日已出矣二卒亦不復/見其人即起行至桐城頃之疾愈以所見之䖏立祠祝
之徳林至舒三十里及囬則村落皆立茅将軍廟今呼/為茅司徒 古今詩話云宋吕誨為御史出知安陸一
[325-15a]
日燕坐忽見碧衣人云不久上帝南逰炎州命子為糾/正羣仙賜公清涼丹一粒吞之遂不見公捐館有朱明
復渡湘見公乗玉角青鹿左右數百人明復拜曰公已/仙乎公曰吾侍上帝南逰口占詩一萹落句云我今從
帝為糾正更有何人植/栢䑓數日聞公謝世 閻羅王 炳靈公隋時有人/病篤忽走
至韓擒虎家云我欲謁王左右問曰何王曰閻羅王子/弟欲撻之擒虎止之曰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亦足
矣因寝疾而卒建五代史云後唐長興四年封東岳三/郎為雄威将軍 康志云大中祥符元年奉敕封炳靈
公廟在建康/府城之西 佐禹治水 為秦将兵夷陵州西黄牛/峡有黄陵廟相
傳神嘗佐禹治水有功蜀漢諸葛亮建祠于此一名黄/牛廟 翁仲姓阮身長一丈二尺少為縣吏為督郵所
笞歎曰人當如是邪遂入學究書史秦始皇并天下使/翁仲将兵守臨洮聲震匈奴秦人以為瑞翁仲死遂鑄
[325-15b]
銅像置咸陽/司馬門外 三天司直 九江真人一説顔囬為明/晨侍郎後為三
天司直至宋元豐間于立禮舟至落星寺舟遂沒立禮/為人導 一官府見一牌曰三江都水使者九江真人
真人云立禮筭未終令速送出門立禮詢/吏曰九江真人為誰荅曰大丞相劉阮也 江湖散仙
 蓬莱都監杜少陵生為文星典吏及其沒也又與李/青蓮等俱優游江湖稱散仙 陶隐居為
蓬莱都水大監魏鄭/公為太陽都錄大監
  神四
原依人鬼神依/人而行 乏主傳民神之主也若百/姓困是鬼神乏主也 降福左/傳
神䧏之福又/詩降福穣穣 為祟左傳楚昭王疾卜曰河神為祟王/不祭大夫請祭之王曰三代命祭
[325-16a]
祀不越望江漢濉漳楚之望也不/榖雖不徳河非所獲罪遂不祭 致力傳致力/于神 知
左傳夏方有徳鑄鼎象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姦故人入山林不逢魑魅魍魉之属 助化幽/則
有鬼神注言可/以助天地成化 觀惡左傳詳/神二 氣魂易云精為物/逰魂為變是故
知鬼神/之情状 情状見/上 盛也禮氣也者/神之盛也 裁之惟爾有/神裁之
格思詩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 弔矣詩云神/之弔矣 福善天道福/善祸滛 害
易鬼神害/盈而福謙 不怒神則不/怒而威 自祗不加敬而/人自祗 神羞
無作/神羞 神惡神之/所惡 無瀆鬼/神 必安傳神必據/我據安也 實沈
 臺駘晉侯疾卜曰實沈䑓駘為祟子産曰實沈参神/也臺駘汾神也抑此二者不及君身山川星辰
[325-16b]
之神又/何為乎 肹蠁 𠖇漠 明神 明靈 増堪坏山神/名
 肩吾太山之/神也 禺强北方之/神也 儵忽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
 渾沌中央之/帝也 蒒翁思蒒翁于西土兮禾神/也 俱見王氏彚苑 原憑
在徳傳神所憑依/将在徳矣 事以禮傳率民事/神以禮 敬而逺論語/敬鬼
神而/逺之 感遂通易感而遂通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于此 享克誠書鬼/神無
常享享/于克誠 誅不善為不善于𠖇𠖇者/鬼神得而誅之 太山伯蒋濟字/子通妻
夢亡児曰今為太山伍伯憔悴困苦不可言今廟西有/謳士孫珂為泰山令願属珂令轉我樂處蒋訪得珂言
之珂許後月餘又夢/曰已得轉太山錄事 羅陽神詳神二呉/志云云 欲徼福
[325-17a]
願乞靈 百姓與謀易云神謀鬼/謀百姓與能 萬民以服禮/記 神
所勞矣詩愷悌君子/神所勞矣 神其吐之謂不享/其祭 仲尼不語
 賈誼具道詳神/二 潢潦可薦傳潢汙行潦之水可薦/于鬼神謂敬則物可薄
也/ 山川亦寜山川鬼神/亦莫不寕 異業不瀆史記人神異/業不可瀆之
非類不歆傳鬼神非其/類不歆其祀 未孚不福左傳小信未/孚神不福也 以
道不傷老子以道蒞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人也 不見不聞中/庸
有祈有報禮祭有祈焉有/報焉有由弭焉 神有不通楚/辭 靈將恐歇
老/子 鬼神享徳 禱祀貴誠 仰得一之靈老子神得/一以靈
[325-17b]
 䧏時萬之福卜爾有神/時萬時億 社公之鬼謀以亡曺 莘
邑之神䧏而滅虢 不善之家祸實由已 有道之日
神不傷人
  神五
原詩梁簡文帝祠伍貟廟詩曰去國資孝本循忠全令
名舟裏多竒計蘆中復吐誠偃月交吳艦魚麗入楚營
光功摧妙筭載籍有餘聲洪濤猶鼔怒靈廟尚淒清行
潦承椒奠按歌雜鳳笙無勞晋后璧詎用楚巨纓宻樹
[325-18a]
臨寒水踈扉望逺城窓寮野霧入衣帳積苔生惟有三
青鳥斂翅時逢迎 劉遵和簡文帝賽漢髙帝廟詩曰
分蛇淪霸迹提劍滅䧺威空餘清祀䖏無復瑞雲飛仙
車照丹穴霓裳影翠微投玦要漢女吹管召湘妃幸逢
懐精日豫奉休沐歸 徐陵和詩曰山宫類牛首漢寝
若龍川玉椀無秋酎金燈滅夜煙丹帷廹靈岳紺席下
羣仙堂空沛筑響釵低戚舞妍何殊后廟裏子建作華
篇 劉孝儀和詩曰珪幣崇明祀牲樽禮貴神風驚如
[325-18b]
集廟光至似来陳徘徊靈駕入叫咷唱歌新将言非為
已致敬乃祈民多才與多事今古獨為鄰 王臺卿和
詩曰沐芳事椒醑駕言遵夀宫瑶臺斜接岫玉殿上凌
空樹出垂巗影竹引帶山風階長霧難歇窓髙雲易通
所悲樽爼撤按歌曲未終 王僧孺湘夫人詩曰桂棟
承薜帷眇眇川之湄白蘋徒可望綠芷竟空滋日暮思
公子銜意嘿無辭 増唐韋應物黿頭山神女歌曰黿
頭之山直上洞庭連青天蒼蒼烟樹閉古廟中有娥眉
[325-19a]
成水仙水府沈沈行路絶蛟龍出沒無時節魂同魍魉
潜太隂身與空山長不滅東晉永和今㡬代雲髪素顔
猶盼睐隂一作/沈深靈氣静凝美的皪龍綃雜瓊珮山精
木魅不敢親昬明響像如有人蕙蘭瓊芳積煙露碧窓
松月無冬春舟客經過奠椒醑巫女南音歌激楚碧水
𠖇空見鳥飛長天何處雲随雨紅蕖綠蘋芳意多玉靈
蕩漾凌清波孤峯絶島儼相向鬼嘯猿啼垂女蘿皓雪
瓊枝殊異色北方絶代徒傾國雲沒煙銷不可期明堂
[325-19b]
翡翠無人得精靈變態状無方游龍宛轉驚鴻翔湘妃
獨立九疑暮漢女菱歌春日長始知仙事無不有可惜
吳宫空白首 宋陸游賽神曲曰叢祠千載臨江渚拜
貺今年那可數須晴得晴雨得雨人意所向神輙許嘉
禾九穂持上府廟前女巫逓歌舞嗚嗚歌謳坎坎鼓香
煙成雲神降語大餅如槃牲腯肥再拜獻神神不違晩
来人醉相扶歸蝉聲滿廟鎖斜暉 又賽神曲曰擊鼓
坎坎吹笙嗚嗚綠袍槐簡立老巫紅衫繡裠舞小姑烏
[325-20a]
桕燭明蠟不如鯉魚糝羮出神厨老巫前致詞小姑抱
酒壺願神来享常歡娱使我嘉穀收連車牛羊暮歸塞
門閭雞騖一母生百雛嵗嵗賜粟年年蠲租蒲鞭不施
圜土空虚束草作官但形模刻木為吏無文書淳風復
還羲皇初䋲亦不結况其餘神歸人散醉相扶夜深歌
舞官道隅 又賽神詩曰嵗熟鄉鄰樂辰良祭賽多荒
園抛鬼飯髙几置神鵞人散叢祠寂巫歸醉臉酡飢鴉
更堪笑鳴噪下庭柯
[325-20b]
原賦宋玉髙唐賦曰楚㐮王與宋玉逰于雲夢之䑓望
髙唐之觀其上獨有雲氣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須臾之
間變化無窮王問玉曰此何氣也玉對曰所謂朝雲者
也昔者先王嘗遊髙唐怠而晝寝夢婦人曰妾巫山之
女也為髙唐之客聞君逰髙唐願薦枕席王因幸之去
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髙丘之岨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
朝暮暮陽臺之下旦朝視之如言故為立廟號曰朝雲
王曰朝雲始出状若何玉對曰其始出也㬣兮若松榯
[325-21a]
其少進也晰兮若姣姬揚袂障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
偈兮若駕駟馬而建羽旗湫兮如風淒兮如雨風止雨
霽雲無處所惟髙唐之大體殊無物類之可儀比巫山
赫其無疇道互折而層累遇天雨之新霽觀百谷之俱
集濞其無聲潰淡淡而並入中阪遥望元木冬榮
煌煌熒熒奪人目精爛兮若列星曽不可殚形綠葉紫
裹朱莖白蒂纎條悲鳴聲似竽籟清濁相和五變四㑹
感心動耳廽腸傷氣長吏隳官賢士失志愁思無已歎
[325-21b]
息垂淚王乃乗玉輿駟蒼螭于是乃縱獵者基址如星
傳言羽獵銜枚無聲蜺為旌翠為盖風起雨止千里而
逝 又神女賦曰楚㐮王與宋玉逰于雲夢之浦使玉
賦髙唐之事其夜玉寝夢與神女遇其状甚麗玉異之
明日以白王曰其始来也曜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
少進也皎若明月舒其光須㬰之間美貌横生乎如
華温乎如瑩五色並施不可殚形振繡衣披袿裳穠不
短纎不長歩裔裔兮耀殿堂忽兮改容婉若逰龍乘雲
[325-22a]
翔何神女之妖麗含隂陽之渥飾被華藻之可好若翡
翠之奮翼毛嬙障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無色望
余帷而延視若流波之将瀾奮長袖以正袵立躑躅而
不安意似近而既逺若将来而復旋褰余幬而請御願
盡心之惓惓顧女師命太傅歡情未接將辭而去遷延
引身不可親附 魏曹植洛神賦曰黄初三年余朝京
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
楚王説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余從京域言歸東
[325-22b]
藩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凌景山税駕乎蘅臯秣駟乎
芝田容與乎楊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
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覩一麗人于巗之畔其形也翩
若驚鴻婉若逰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雲
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廽雪逺而望之皎若太陽升
朝霞廹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緑波穠纎得𠂻修短合度
 陳琳神女賦曰漢三七之建安荆野蠢而作仇賛皇
師以南假濟漢川之清流感時人之攸歎想神女之来
[325-23a]
遊儀營魄于髣髴託嘉夢以通精望陽候而滉瀁覩元
麗之軼靈文降虯之奕奕鳴玉鸞之嚶嚶荅玉質于苕
華擬艷姿于蕣榮感仲春之和節歎鳴雁之嗈嗈申握
椒以貽予請同宴乎奥房茍好樂之嘉合永絶世而獨
昌既歎爾以艷采又悦我之長期順乾坤以成性夫何
若而有辭 王粲神女賦曰惟天地之普化何産氣之
淑真陶隂陽之休液育妖麗之神人禀自然以絶俗超
希世而無羣體纎弱而方足膚柔曼以豐盈髮似元鍳
[325-23b]
鬢類雲成戴金羽之首飾珥照夜之珠璫襲羅綺之黼
衣曵縟繡之華裳錯繽紛以雜佩袿熠爚而焜煌退變
容而改服兾致態以相移税衣裳兮免簮笄施華的兮
結羽儀揚蛾微眄懸藐流離婉約綺媚舉動多宜稱詩
表志安氣和聲探懐授心發露幽情彼佳人之難遇真
一遇而長别顧大罰之淫愆亦終身而不滅心交戰而
貞勝乃囬意而自絶 楊脩神女賦曰惟元媛之逸女
育明曜乎黄庭吸朝霞之芬液澹浮游乎太清余執義
[325-24a]
而潜厲乃感夢而通靈盛容飾之夲艶奐龍采而鳳榮
翠黼翬裳纎縠文袿順風揄揚乍合乍離飄若興動玉
趾未移詳觀元妙與世無雙華面玉粲韡若芙蓉膚凝
理而瓊絜體鮮弱而柔鴻囬肩襟而動合何俯仰之妍
工嘉今夜之幸遇獲帷裳乎期同情沸涌而思進彼嚴
厲而静恭託諷説而宣諭色歡悦而我從 晉張敏神
女賦曰世之言神仙者多矣然未之或騐也至如弦氏
之婦則近信而有證者夫鬼魅之下人也無不羸病損
[325-24b]
痩今義起平安無恙而與神女飲宴寝處縱情極意豈
不異哉余覽其歌詩辭旨清偉故為之作賦皇覽余之
純徳歩朱闕之峥嶸靡飛除而入秘殿侍太極之穆清
帝愍余之勤肅将休余于中州託元静以自處是夫子
之好仇于是主人憮然而問之曰爾豈是周之褒姒齊
之文姜孽婦淫鬼来自藏乎儻亦漢之逰女江之娥皇
厭真樂倦僊侍乎于是神女乃斂袂正襟而對曰我
實真淑子何猜焉且辨言知禮恭為令則美姿天挺盛
[325-25a]
飾表徳以此承歡君有何惑爾乃敷茵席垂組帳嘉旨
既設同牢而饗微聞芳澤心蕩意放于是尋房中之至
嬿極長夜之歡情心眇眇以忽忽想北里之遺聲賦斯
時之要妙進褘服之紛敷俛撫袵而吿辭仰長歎以欷
吁乗雲霧而變化遥棄我其焉如 楊該三公山下神
祠賦曰南極鬰紆飛龍在天太乙白石巨靈據山二后
殊位惟公在焉下則歸雲蓬勃緑水流離争湍趣戾衝
石㑹谿髙岸為谷嶢阻㩻梗林奈條逼塗迮蹊行者
[325-25b]
息駕歩趾于斯陟大登岑崗踰爽塏厯朝陽華殿
之顯敞覩應門之嶈嶈神木欎蓊百堵周乎洞房進排
閶闔顧盼靈堂聚楹列峙丹飾煌煌千櫨浮跂夭蹻騰
驤累曽岌嶪齊載長梁敷山藻于前棁綴榱桷以采章
文綺艧其紛鱗洪葩以披揚爾乃逡廵降趾遊坐東
廂日不逮昬炎燎已光縣宰致祠嘉旨備詳隂祚顯應
徧澤圻疆普此士女樂彼豐穣 宋謝靈運江妃賦曰
招魂定情洛神清思覃曩日之敷陳盡古来之妍媚矧
[325-26a]
今日之逢迎邁前世之靈異姿非定容服無常度两宜
歡嚬俱適華素于時升月隐山落日映嶼收霞斂色廽
飇拂渚每馳情于晨暮矧良遇之莫敘投明瑱以申贈
覬色授而魂與沈分湘岸延情蒼隂隔山川之表裏判
天地之浮沈承嘉約于往昔寜更貳于在今儻借訪于
交甫知斯言之可諶蘭音未吐紅顔若暉流眄光溢動
袂芳菲散雲轡之絡繹按靈輜而徘徊建羽旌而逶迤
奏清管之依微慮一别之長絶眇天末而永違 梁江
[325-26b]
淹水上神賦曰江上丈人遊宦荆呉首衛國望燕途歴
秦闗出宋都徧覽下蔡之女具悦淇上之姝乃造南中
度炎州經玉澗越金流路逶迤而無軌野忽漭而眇儔
忽而精飛視亂意走心移綺靡䔖葢悵望蕙枝一麗女
子碧渚之涯冶異絶俗竒麗不常青娥羞艷素女慙光
恨精影之不滯悼光晷之難惜閲有無于俄頃騐變化
于咫尺野田田而虚翠水湛湛而空碧乃唱桂棹凌衝
波背橘浦向椒阿茍懸天兮有命永離決兮若何
[325-27a]
原碑梁簡文吳興楚王神廟碑曰昔者武王詢于太公
五神之禮正伊陟賛于巫咸三篇之義作抑又元矩司
于坎宫漢興北畤黄蛇感于通夢秦作西郊幽則鬼神
其来已尚楚王既𢎞兹釋教止獻車牛既舎黄駒安俟
騂角掌繫無在滌之勞牧人止楅衡之務周房殷爼惟
有元澗芳芝玉斚瑶樽止陳丹桂清酌漸符不殺之教
方行大士之心比夫黄樹赤光紫衣朱髪茂矣哉王制
云山川神祇有不舉者為不敬太守元景仲稽諸古典
[325-27b]
于兹徃烈永傳不朽式樹髙碑翠石勒文事偕神掌靈
龜負字還擬洛書
原祭文宋謝脁祭大雷周何二神文曰大過在運小雅
盡缺瓊鏡日淪金車未晰周生電斷神謨英冠正因部
竒風斂雲散晋徳如燬功資叶賛山無猛鷙時曠忠賢
流王于彘龜鼎忽焉忠肅布衣君親自然驅狐上國斬
鯢中川紛綸凱入氛氲配天 梁邵陵王祀魯山神文
曰敬奠魯君之靈竊以首山鬱律表二叔之清風趙國
[325-28a]
隐淪擅三公之靈迹北阪祠城流光夜起東嶺叢室甘
雨晝零故能徴應不愆介福無爽金壇玉宇是衆妙之
遊遨丹崖翠幄信靈人之響像霓裳虬葢轉日車而競
前駕象乗豹載雲旗而總集江妃漢女含睇来趨湘娥
洛嬪宜言在側鳴璆撫劍浃席徘徊緩節陳竽滿堂繁
㑹奠椒懐糈之歡傳芭代舞之樂桂醑溢于羽樽蕙肴
盈于蘭籍既醉既飽景福攸同不震不騰神保是格炰
胾之薦已畢慶報之澤攸先願化昌而俗阜俾多祐之
[325-28b]
在㫋同匪石之無轉欣滯穂之有年惟東皇兮戾止等
南山而不騫 沈約賽蒋山廟文曰我皇體天御宇望
日表尊備樂變乎笙鏞鬱禮華于爼豆邇無不懐逺無
不肅鳥革元素之容草移丹緑之状泉露改味日月重
光仰惟大王年踰二百世兼四代揚玉桴布瑤席秦梁
楚趙之巫把瓊茅而延佇燕衛宋鄭之音結流風而成
曲九嶷之乘蔽日三山之駕若雲 増唐李商隐祭全
義縣伏波廟文曰越城舊疆漢將遺廟一派湘水萬里
[325-29a]
楚山比頴川袁氏之䑓悲同異日方汝水周公之渡感
極當時嗚呼昔也投隙建功因時立志隗將軍坐談西
伯棄世無歸梁伯孫自降王姬雖来不起以若畫之眉
宇開聚米之山川扶風里中詎守錢而為虜徳陽殿下
寜相馬以推工悵望闗西超馳隴首事嫂冠帯誡姪書
成龍伯髙之故人其言有所公孫述之刺客相待何輕
鳶跕啟行蠻溪請往銅留鑄柱革誓裹尸男兒已立邉
功壮士猶羞病死灕湘之滸祠宇依然豈獨文宣之陵
[325-29b]
不生刺草更若武侯之隴仍有深松向我来思停車展
敬一尊有奠五馬歸及申望嵗之祈又辱有秋之澤
雲興柱礎電繞牆藩何煩玉女之投壺方聞天笑不待
樵人之取箭已見風廽敢黍稷之馨用報京坻之賜
属以時非行縣不獲躬詣靈壇詞托煙波意傳天壌既
謝三時之澤兼論千載之交勿負至誠以孤元契 又
賽古欖神文曰惟神爰因碩果遂啟靈祠𤓰美邵平且
傳舊志李標朱仲亦茂前經昨日瘴暑為災油雲不起
[325-30a]
式存心禱慮作神羞神能感氣蜧泉傳祥鸛垤使宋生
抒賦始悦于䧺風髙氏讀書忽驚于暴雨化太甚旱為
大有年將見助于歡康敢懐于昭賽
  神異
原王猛賣畚王猛少貧鬻畚洛陽有一人貴買之而無/直猛利其直従行不覺入深山見一老父
踞胡牀左右十數人引猛進拜之父云王公何/縁拜也乃十倍償畚價猛出反顧乃嵩山也 應嫗
得金應嫗者生四子而寡見神光照袂試探之乃得金/自是諸子官崇並有才名至應瑒七世通顯也
 糜竺失火蜀志糜竺字子仲東海人資累巨萬從洛/還家行未到數十里路傍逢一婦人求車
[325-30b]
寄載行二十里婦人謝去曰天使我往東海燒糜竺家/感君義故相吿竺懇請之曰不可不燒君快去我緩行
竺急歸盡出財/日中果火發 管寜神光管寜就徴將家属行夜黒/無人見有火爐前引人以
為神光助積/善之應也 陸雲宿王弼墓晋書云陸雲字士龍將/宿故人家夜暗迷路忽
草中有光趨之至一家寄宿見一少年美風姿共談老/子辭致清逺曉辭去至故人家云此䖏數十里無人居
却尋乃至王弼墓/雲自此談元大勝 嵇康受廣陵散嵇康夜宿華亭弹/琴夜半有客詣之
共談音律辭致清辨謂廣陵散調絶/倫遂授康仍誓不得傳康撰髙士傳
  鬼一
増易曰鬼神害盈而福謙 原禮記曰魄也者鬼之盛
[325-31a]
也 論語曰非其鬼而祭之謟也 増韓詩外傳曰人
死曰鬼鬼者歸也精氣歸于天肉歸于土血歸于水脉
歸于澤聲歸于雷動則歸于風眠歸于日月骨歸于木
筋歸于山齒歸于石膏歸于露髪歸于革呼吸之氣歸
復于人
  鬼二
増論衡曰上古之人有神荼欎壘者昆弟二人生而執
鬼 淮南子曰蒼頡作書鬼夜哭 左傳曰楚司馬子
[325-31b]
良生子越椒子文曰是必滅若敖氏矣及将死泣曰鬼
猶求食若敖氏之鬼不其餒而 漢書曰劉根有神術
太守史祈以為妖執而數之曰若有神可顧一騐根曰
頗能使鬼乃左顧右嘯祈之亡父近親皆反縛在祈前
向根叩頭曰小児無状分當萬死叱祈曰汝子孫不能
光榮先祖而辱如此何不叩謝之祈哀驚悲泣頓首請
罪根黙然忽去不知所之 晉書曰鄒湛字潤甫嘗見
一人自稱甄仲舒餘無所言如此非一久之乃悟曰宅
[325-32a]
西有積土敗瓦其中有死人甄仲舒者予舎西土瓦中
人也檢之果然厚加斂𦵏畢遂夢此人来謝 又曰周
訪宿宫亭湖晨起如厠見一老父訪執之化為䧺鴨
幽明録曰阮徳如常如厠見一鬼長丈餘色黒而眼大
着皁单衣平上幘去之咫尺徳如心安定徐笑語之曰
人言鬼可憎果然鬼即愧赧而退 晉陽秋曰苻堅未
敗長安市鬼夜哭一月止 續晉陽秋曰㐮陽羅友在
桓温府屡以貧乞祿温以其誕肆許而不用同府人有
[325-32b]
得郡者温為坐别友亦被命至尤晩温問之曰出門于
中路遇見一鬼謂余曰見汝送人作郡不見人送汝作
郡友始怖終慙不覺淹緩温笑而用之 前趙録曰麟
嘉三年螽斯則百堂灾自此鬼哭二宫夜夜不 後
趙録曰魏豹字叔虎范陽人也遷中山太守有治名豹
嬖妾先死豹後于廪丘南妾形見與豹言翌日而卒
宋書曰劉伯龍少而長薄及長厯位尚書左丞武陵太
守貧窶尤甚常在家慨然将召左右營十一之方忽見
[325-33a]
一鬼在傍撫掌大笑伯龍歎曰貧窮固自有命乃復為
鬼所笑也遂止 梁書曰范雲嘗與梁武同宿顧暠之
舎妻方産鬼在外曰此中有王有相雲起曰王當仰属
相以見歸因是盡心推事 六帖曰李宻破宇文化及
還屯金墉勁兵良馬多死王世充欲擊之恐士心未一
乃謀以鬼動衆令徳陽門衛張永通言夢人謂己曰我
周公也能以兵助討宻世充立祠洛旁使巫宣言周公
令急擊宻有大功不然兵且疫世充部下皆楚人信妖
[325-33b]
遂請戰 又曰髙士亷進益州長史蜀人畏鬼而惡疾
雖父母病皆委去望舎投餌哺之士亷為設條教辨告
督勵風俗翕然為變 又曰韋正貫擢嶺南節度使南
方風俗信鬼正貫毁祠教民毋妄祈㑹海水溢人爭
咎撤祠事以為神不厭正貫登城沃酒誓曰不當神意
長人者任其咎無逮下民俄而水去 又曰張果時有
帥夜光者善視鬼帝召果宻坐使夜光視之不見果所
在 又曰李長吉将死忽晝見二緋衣人駕赤虯持一
[325-34a]
板書若太古篆或霹石文者云當召長吉長吉下榻
叩頭言阿㜷老且病不願去緋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樓
立召君為記天上差樂無苦也 五代史曰王鎔已死
張文禮自為留後後文禮家鬼夜哭文禮懼病疽而卒
 又曰隐帝即位宫中數見怪物投瓦石撼門扉隐帝
召司天趙延又問禳除之法延又對曰臣職天象日時
察其變動以考順逆吉凶而已禳除之事非臣所知也
然臣所聞者殆山魈也 吳越備史曰太學博士丘光
[325-34b]
庭校書于樓中髙澧屢往視之一日澧宻登樓光庭不
知因囬顧見一青面鬼遂大呼俄而見澧撫之曰謹勿
言之以是騐其非人 異人録曰歙州江處士好道能
制鬼魅有婦人嘗為鬼附詣江求符江曰吾雖能禦之
意不欲與鬼神為讐爾既告我當善為遣之歸灑一室
令童子迎客良久一少年見江再拜江命坐不交一言
而去婦人自是不復見鬼
  鬼三
[325-35a]
原宋徴 阮論左傳曰晋士伯曰薛徴于人宋徴于鬼/其罪大矣 阮瞻字千里製無鬼論人
莫能/難 載車 結草易云載鬼一車遂魏顆戰見老人/結草以抗杜囬 獲之夜夢老人
曰予所嫁婦人/之父也詳報㤙 増豕立 雉飛左傳曰齊侯田于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
子彭生也豕人立而啼姓葆光録云越僧全清善書符/厭役鬼神之術有市人 王者兒婦染邪氣召全清治
之乃縛草人長尺餘衣之五綵結壇立草人于上咒之/良久鳴咽而語惟稱乞命全清詰之是何精魅従何而
来云是魈鬼頃嵗春日于禹廟前見伊人遂相附和尚/倘舎之即自踰境不敢近人煙全清曰此妖詐不宜釋
之乃取一甕側卧以鞭驅約草人入甕中呦呦有聲符/緘甕口埋于桑林下戒家人無動其婦即日病瘥經五
載因兵亂人皆逃避兵人見埋甕處謂有藏物遂打甕/破見雉飛去立于桑杪作人語曰被這和尚禁却今日
[325-35b]
方見日光時全/清已仙化矣 換帖 贈巾嘉話録云郭侍郎承嘏/嘗寶法書一軸毎携以
随身初應舉就文試寫畢夜色猶早以紙緘裹置于箧/中及納試而誤納所寶書帖却歸館于籠中取書帖觀
覽則程試宛在箧中遽驚嗟計無所出来往棘圍門外/忽有老吏詢其事具以實告吏曰某能換之然某家貧
居興道里倘換得願以錢三萬見酧公悦許之逡廵賫/程試入入而以書帖出授公公愧謝而退明日以錢送
詣興道里欵闗久之有家人出公以姓氏質之對曰主/人死已三日力貧未辦周身之具公驚歎久之方知棘
圍所見乃鬼也遂以錢贈其家逢陳書曰賀徳基字承/業少時逰學京師于白馬寺前 一婦人容服甚盛呼
徳基入寺門脱白綸巾贈之曰君方為重器不/久貧寒故以此相遺徳基問其姓名不荅而去 徙牀
 盜盞唐魏元忠一夕夜半有婦女數人立竹牀前公/曰能徙我牀于堂下乎羣女竟舁于堂下公曰
[325-36a]
復可徙堂中乎羣女復移牀至舊所公曰能徙我牀至/街市乎羣女再拜而去曰此寛厚長者可同常人玩之
哉上葆光録云有軍人早出月色朗然見一獨足者橋/欄 卧軍人少壮無畏懼乃抱之其鬼即云放我當有
相酬軍人曰有何物曰有一銀盞問居處曰少間送来/軍人遂捨之其妻在家見一少年扣門云賢夫令将盞
歸授其妻而去至晩軍人囬其妻将盞示之夫乃説今/早之事妻曰神物不可貯令將貨之易酒肉祭之夫従
其言祭畢夫曰適見其盞有似家内盞様莫是偷我者/將来否妻往取視果失之矣夫妻愕然曰大是俊鬼子
 被薜茘 著衣冠離騷云屈原作山鬼歌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茘兮帯女蘿 宋徐
孝先為都官尚書自晋以来尚書寮皆携家屬居省年/代久逺多鬼怪每夜昬時無故有聲光或見人着衣冠
從中出須臾復沒或門自開合見者多死尚書周確卒/于此省孝先代確居之經两載妖變皆息時人以為貞
[325-36b]
正所/致云 美人擲書 進士投啓廣州押衙崔慶成轄香/藥綱詣内庫抵黄華驛
舎夜見美婦人曰今日見君君必有疑今日捨君我寜/不悔候君囬轅别圗後㑹擲書云川中狗百姓眼馬撲
兒御厨飯及還不敢宿皇華寓宿旅邸前婦人来曰今/日之事可諧否十二字可辨否慶成不能對婦人因命
青衣進酒終不舉醆乃作詩曰妖魄才䰟自古靈多情/心膽似平生知君不是風流物却上幽原怨月明擲紙
于地燈火俱滅丁晋公常見此十二字曰川中狗蜀犬/也獨字百姓眼民目也眠字馬撲兒𤓰子也孤字御厨
飯官食也館字乃獨眠孤館四字短楊愿監都下倉有/通謁云江州進士吕口既相見投 啟云幽室微光寒
泉涸滴楊誼之庖屢空孔緒之車何適愿曰孔緒之車/何故事也其人曰楊三楊三汝楊邁之孫楊中之子孔
緒之事何必問也愿怒欲擊之其人溘然仆地/惟露幞頭巾子愿遽鋤之化為大䑕走入倉下
[325-37a]
  鬼四
原稱寃後漢王忳為郿令至斄亭夜中聞女子稱寃言/是亭長所殺即今門下遊徼是也忳為理之具
服亭下/遂無怪 求食鬼猶/求食 忠義晉虞悝王敦作逆悝被執/曰闔門為忠義鬼亦何恨
 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子魚曰用人于昬之鬼 難見蘇秦曰楚/謁者難見
如/鬼 為無晉阮修云常有論鬼神者皆以人死為鬼修/獨以為無今見者云著生時衣服若人死有
鬼衣服亦有鬼邪論/者大服修字宣子 黎丘吕氏春秋曰梁/叟患黎丘之鬼 貝丘詳/鬼
三豕/立注 罔象 浮光畢方度/朔並鬼名也 鬼責莊/子 妖夢傳/曰
狐突不寐而與申/生言故曰妖夢 焉能事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有
[325-37b]
所歸傳曰鄭人相驚以伯有至矣或夢伯有介而行曰/壬子余將殺帶也明年壬寅余又將殺叚也及壬
子駟帶卒明年壬寅公孫段卒國人愈懼子産乃立良/止以撫之乃止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吾為之歸也
 白虎齧驂史記云秦二世夢白虎齧驂/卜曰涇水為祟乃沈馬祭之 黄熊入寢
左傳晉侯有疾夢黄熊入寢于時子産聘晋晋侯使韓/子問子産曰何厲鬼乎對曰昔堯殛鯀于羽山其神化
為黄熊入羽淵實為夏郊三代祀之晉/為盟主其未祀乎乃祀夏郊晉侯乃間 猶能為厲左/傳
云伯有為厲子産曰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陽曰魂用/物精多則魂魄彊匹夫匹婦彊死其魂魄猶能憑依于
人以為淫厲况良霄三世執其/政柄而彊死能為鬼不亦宜乎 恥與爭光嵇康夜燭/下見鬼熟
視乃滅燭曰恥/與魑魅争光 増誦易忽散北齊權㑹任助教時夜/乗驢出東門鐘漏已盡
[325-38a]
忽有一人牽頭一人随後有異生人漸漸/失路㑹心怪之誦易經上篇二人忽散 題詩遂散
酉陽雜爼云郭代公嘗山居中夜有人面如盤瞚目出/燈下公了無懼色徐染翰題其頬曰久戍人偏老長征
馬不肥題畢吟/之其物遂滅 原搏膺而踊左傳晉侯殺趙同趙括/及疾夢大厲鬼披髪搏
膺而踊曰殺予孫不/義余得請于帝矣 被髪而譟又曰衞侯殺渾良夫/夢于北宫見人被髪
北面譟曰余為渾/良夫叫天云無辜 狐突見申生又曰狐突適下國見/太子申生申生曰夷
吾無禮余得請于帝矣將以晋畀秦秦將祀余突謂神/不享非類太子許復請後七日有巫者見太子告之曰
帝許我伐有/罪矣敝于韓 宣王見杜伯墨子曰周宣王殺杜伯不/以罪後宣王田于圃見杜
伯執弓矢以射宣/王伏弓衣而死 魏其讐田蚡田蚡殺魏其侯灌夫/其春蚡病一身皆痛
[325-38b]
若有擊者呼伏謝罪上使視鬼/者瞻之曰魏其侯灌夫共笞之 徐伯報仲堪殷仲堪/先逰江
濵見流尸接而𦵏之旬日門前溝忽起為岸其夕有人/自通稱徐伯元感君恵思報水中有岸其名為洲君當
為州言終而没/後果為荆州 善為積慶 正可閑邪 既死有知
鬼猶報怨 人為不道鬼訴無辜 趙氏之寃搏膺入
夢 良夫之酷被髮叫天 當休明之代物不為妖
而聚怨之人鬼將有報 有讐必報伯有之殺駟帯
無道則見齊侯之懼彭生
  鬼五
[325-39a]
原歌呉王女紫玉歌曰南山有鳥北山張羅意欲從君
䜛言孔多悲結成疹沒命黄壚命之不造寃如之何羽
族之長名為鳳凰一日失雄三年感傷雖有衆鳥不為
匹雙故見鄙姿逢君輝光身逺心近何曽暫 劉妙
容宛轉歌曰月既明西軒琴復清寸心斗酒争芳夜千
秋萬嵗同一情歌宛轉宛轉淒以哀願為星與漢光影
共徘徊 又曰悲且傷參差淚成行低紅掩翠方無色
金徽玉軫為誰鏘歌宛轉宛轉情復悲願為雲與霧氛
[325-39b]
氲對容姿 郭長生歌曰閒夜寂以清長笛亮且鳴若
欲知我者姓郭字長生 陳阿登歌曰連綿葛上藤一
援復一絙欲知我姓名姓陳名阿登 聶包鬼歌曰花
盈盈正聞行當歸不聞死復生 鬼仙歌謠曰登阿儂
孔雀樓遙聞鳳凰鼓下我鄒山頭彷彿見梁魯 窓呼
祁孔賔歌曰祁孔賔祁孔賔隐去来隐去来修飾人世
甚苦不可諧所得未毫毛所䘮如山崖 増唐韋應物
馬明生遇神女歌曰學仙貴功亦貴精神女變化感馬
[325-40a]
生石壁千尋啟雙檢中有玉牀鋪玉簟立之一隅不與
言玉體安稳三日眠馬生一立心轉堅知其丹白蒙哀
憐安期先生来起居請示金璫玉珮天皇書神女呵責
不合見仙子謝過手足戰大𤓰元棗冷如氷海上摘来
朝霞凝賜仙復坐對食了頷之使去随雲升乃言馬生
合不死少姑教敕令付爾安期再拜將生出一授素書
天地畢 元鄭元祐鍾馗食鬼圖詩曰老髯足恐迷陽棘
鬼肩藤輿振雙膝前驅肥身兒短黒非髯嬌兒則已腊
[325-40b]
後從衆醜服厠役擔携鬼脯作髯食鬼肌未必能肥腯
餔之空勞髯手擘彼痩而巾褙長窄無乃癯儒執髯役
其餘醜狀千百態專為世人尸辟怪楚龔獰老非其類
請問何由識其槩想龔目睛爍隂界行屍走鬼非殊𣲖
民膏民脂飽死後却供髯餐縮而痩無由起龔問其候
有嘯于梁妖莫售大明當天百禄輳物不疵癘民長夀
 明郭登神靈詩曰乞福禳灾許㡬千分明報應不曽
偏神靈應是嫌銅臭只問人間要紙錢
[325-41a]
  妖怪一
原周禮曰凡大傀灾異合去樂注曰傀怪也 又曰眡
祲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以辨吉凶注云煇氣也其類
有十 増春秋潜潭巴曰異之為言怪也謂先發感動

  妖怪二
増左傳曰有雲如衆赤烏挟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諸
周太史太史曰其當王身乎若禜之可移于令尹司馬
[325-41b]
 張璠漢紀曰梁冀池中船無故自覆後被誅 後漢
書曰彭寵自立為燕王多見變怪堂上聞蝦蟇聲在爐
火下鑿地求之不得後為奴所殺 魏志曰鉅鹿張臻
正始中戴鴻鳥巢門臻告門人曰戴鴻鳥巢門此隂凶
也乃援琴作詩句而卒 又曰朱建平善相相應璩曰
君年六十二位為常伯先此一年當獨見一白狗也璩
年六十一為侍中直省内忽見白狗衆人悉不見于是
數聚㑹并急逰觀飲燕自娱年六十三卒 世説曰衛
[325-42a]
瓘永熈中家人炊飯堕地盡化為螺出足而行瓘終見
誅 異苑曰謝文静于後府接賔婦劉氏見狗銜謝頭
来久失所在婦具説之謝容無變色是月薨 又曰晉
恵帝羊后將入宫衣中忽有火光自後藩臣搆兵洛陽
失御后為劉曜所嬪 又曰太原王徽之字子猷元嘉
四年為兖州刺史在道有客索酒炙言未訖而炙至徽
之取自割終不入投地大怒少頃顧視向炙已變為徽
頭矣驚愕反矚自覩其首在空中揮霍而没 又曰葛
[325-42b]
輝夫義熈中在家宿至三更有两人把斧至堦前疑是
凶人往打之欲下杖悉變蝴蜨繽紛飛散有一物衝輝
夫腋下便倒少時死 又曰宋大明中頓丘縣令劉順
酒酣晨起見榻牀上有一聚凝血如覆盆形劉氏武人
了不驚怪乃令擣韲親自切血染韲食之棄其所餘後
十許載至元徽二年為王道隆所害 沈約宋書曰蕭
思話在青州常所用銅斗覆在藥厨下忽于斗下得二
死雀思話歎曰斗覆而雙雀殞其不祥乎既而被繫
[325-43a]
又曰劉敬宣嘗夜與寮屬宴空中有投一隻屩于坐墜
敬宣食盤上三尺五寸已經人著過耳鼻間並欲壊頃
之而敗䘮 又曰李林甫宅屢有妖怪其南北隅溝中
有火光大起或有小兒持火出入林甫惡之奏于其處
立嘉猷觀林甫之疾也晨起盥飾將入朝命取書囊即
常時所記事目也忽覺額重于常持者開視之即有二
䑕出焉投于地下即變為蒼狗䧺目張牙仰視林甫命
弓射之殷然即滅林甫惡之不踰月而卒 雲齋録云
[325-43b]
宋潜為甘渡廵檢延故人趙當訓其子弟忽見美婦人
立燈下纎腰一搦唱曰郎行久不歸妾心傷亦苦低迷
羅箔風背泣西窓雨遂滅燈趨趙就寢曰妾本東方人
鬻身彭城郎今郎觀光上國妾豈可孤眠暗室明夜又
来諸生怪趙精神恍惚具告其父潜往觀焉見一婦人
唱曰向曉臨鸞拂黛眉紅妖艷冶照羅幃不辭夜夜偷
相訪只恐旁人又得知宋大呼遽入以手抱之甚細乃
一燈檠耳焚之遂絶焉
[325-44a]
  妖怪三
原祥桑 妖鳥史記云亳有祥桑穀並生于朝一暮大/拱太戊修徳祥桑枯死 周禮云庭氏
掌射國中之妖鳥若不見其鳥獸則以救日之弓救月/之矢夜射之注云獸謂狐狼等不見謂夜来呼鳴為怪
者救日射太陽/救月射太隂 石言 蛇鬭左傳曰石言于晉師曠/曰石不能言恐有憑焉
不然民聼濫也公又曰初内蛇與外蛇鬭于鄭内蛇死/六年而厲公入 聞之問申繻對曰人之所忌其氣燄
以取之妖由人興也人無釁/焉妖不自作人棄常則妖興 羵羊 驢䑕家語曰季/桓子穿井
得土缶問孔子孔子曰木石之怪夔魍魉水之怪者龍/罔象土之怪者羵羊也 晉宣城郡有一物大如水牛
灰色庳脚脚類象胸前尾上皆白爪力/而遲鈍到城下郭璞筮之名曰驢鼠 犬禍 狸妖
[325-44b]
漢書成帝河平年長安人石良見物如人狀在其室中/擊之為狗走去數日有數十人被甲持弓弩至良格擊
或死或傷皆為狗五月乃止犬禍也常樂廣為河南尹/官舎多妖怪前尹皆不敢處廣居之 外户自閉後于
牆孔中得狸殺/之遂絶妖怪 増燈下纎腰 窓前大手上詳妖怪/二 括異
志云少保馬公亮少時臨窓燭下閲書忽有大手如扇/自窓前伸入次夜又至公以筆濡雄黄水大書花字窓
外大呼速為我滌去不然禍及于汝公不聽而寢有頃/怒甚索滌愈急公不應將曉哀鳴而手終不能縮且曰
公將大貴我戲犯公何忍致我極地邪公獨不見温/嶠燃犀之事乎公大悟以水滌去花字遜謝而去
  妖怪四
原十煇周禮詳/妖怪一 百物之/魅 覆巢周禮云硩蔟氏掌覆/妖鳥之巢以方書十
[325-45a]
 日之號十二辰十二月十二嵗二十八星之號/懸其巢上則去之注妖鳥惡鳴之鳥鴞鵩之屬 射聲
 又庭氏職云若神則以太隂之弓與枉矢射之注云/神謂非鳥獸之聲若叫于宋大廟曰嘻嘻出出之類
 去樂周禮詳/妖怪一 作賦賈誼為長沙王傳三年有鵩飛入/誼舎鵩似鴞不祥鳥也誼以謫居
 自傷故作賦自廣曰野鳥入室/主人將去請問于鵩予去何之 祲象謂祲/形象 怪人周/禮
  祅禳祅除/也 厭勝厭禱/也 沴氣 咎徴 能不惑文/子
 曰審于符者/怪物能不惑 何不儲海賦云何竒不/有何怪不儲 人亂則生傳/曰
 天反時為灾地反物為妖/人反徳為亂亂則妖災生 國亡必有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六
 鷁退飛過宋/都 羣雁嚙死捜神記云王莽簒漢東都太/守翟義謀舉義兵兄宣見羣
[325-45b]
 雁數十在中庭有狗從外入/嚙之皆死後莽夷其三族 見豕負塗易/ 見人撤
 屋漢書霍禹將誅人共見有人居其屋上撤瓦投/地就視無人第中鼠與人相觸第門皆自壊 災
 祥在徳惟吉凶不僣在人/惟天降災祥在徳 吉凶由人 妖由人興
 孽非天作 天乃降災 國時有恐 是何祥也 或
 有憑焉 鑄鼎象物聖人備罔两之姦 懸鏡鑒形道
 士防魑魅之惑 徴社公之夢曹政亂而始亡 降莘
 邑之神虢徳衰而後滅
御定淵鑒類函巻三百二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