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十八


[323-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鑒類函卷三百十八
  道部一道教/ 仙/
   道敎一
 増老子道徳經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
 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後魏釋老志曰道教之源
 岀于老子其自言也先天地生以資萬類上處玉京為
 神王之宗下在紫微為飛仙之主千變萬化有徳不徳
[323-1b]
 随感應物厥迹無常 原又曰其為教也蠲去邪累澡
 雪心神積行立功累徳増善乃有白日昇天長生世上
 又有三元九府百二十官一切諸神咸所統攝焉 増
 隋書曰道經者云有元始天尊生于太元之先每至天
 地初開授人秘道謂之開刼度人故有延康赤明龍漢
 開皇是其年號其間相去經四十一億萬載所度皆諸
 天仙上品有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天真皇人五方天帝
 及諸仙官轉共承命世人莫之與也所説之經亦禀元
[323-2a]
一之自然而有非所造為亦與天尊不滅天地不壊
則藴而莫傳刼運當開其文自見凡八字盡道體之奥
謂之天書字方一丈八角垂芒光輝照耀驚心眩目雖
諸天仙不能省視乃命天眞皇人改轉天音而辨行之
自天真以下至于諸仙展轉節級以次相授諸仙得之
始授世人衆經或言傳之神人篇巻非一自云天尊姓
樂名静信例皆淺俗故世甚疑之其術業優者行諸符
禁往往神騐而金丹玉液長生之事厯代靡費不可勝
[323-2b]
紀竟無效焉 隋經籍志曰道者葢為萬物之奥聖人
之至賾也 道書曰自初一氣而分三氣是為三天一
氣大羅天三氣清微天禹餘天太赤天即玉清上清太
清之三境也 𤣥妙内篇曰大道起于無為萬物之祖
也 原靈寳真一自然經訣曰大道者不可彊名也彊
名曰大彊字曰道 太元真一本際經曰無宗無上而
獨能為萬物之始故名元始運道一切為極尊而常處
三清出諸天上故稱天尊 増太平經曰上士學道輔
[323-3a]
佐帝王好生之徳也中士學道欲度其家下士學道才
脱其身 定真玉籙曰治心之最不須臾心神乃定
定則入道其狀在外慎其言語懼觸物也節其飲食慮
貪生也衣粗而静存素淡也居陋而隐守静篤也恭謹
一切避凌辱也不敢為先免疾謗也始終淳信潜化導
也進止和光宻行教也挫鋭觧紛明道有時也出處變
化見神應之速也 太上曰知者不言言能以救物
又曰上士學道受之以神中士受之以心下士受之以
[323-3b]
耳以神聽者通無形以心聽者知内情以耳聽者聞外
聲 又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聖人云我無為而民
自化我無事而民自富我好静而民自正我無欲而民
自樸修之于身天下自化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以
道蒞天下其鬼不神道者萬物之奥為者敗之執者失
之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 太上太霄琅
書曰天地布氣師教之真真仙登聖非師不成心不可
師師心必敗 寳元經曰裁制偏邪同歸中正能及流
[323-4a]
末還至本源道本無形假名立象雖言充用實元無物
 道典曰制殺生者天也順性命者人也非逆天者勿
殺也非逆人者勿伐也為政如是盖道之極也 太乙
帝君經曰求道者使其心正則天地不能違也捨色累
而不願避榮利而自逺甘寒苦以思存樂静齋于隐垣
則學道之人始可與言矣 太上三五順行經曰天者
道之應形也應有時漸交以引之元象虚文莫過三五
三五順行運周則變通不窮三才合度太乙者天也天
[323-4b]
之受一氣蕩蕩而致清道者天之積靈也 昇元經曰
道之元妙出于自然生于無生先于無先彌綸無外布
神化氣淡然無上制御諸天 寳元經曰正則道合合
則言志志言在正正以絶邪齋戒誦經仙道自成成仙
之大莫過太上太上無言言以應感感應之道表信成
經也 三皇經曰求索自然脱身當道三光發明天地
常經 真誥曰修于其身其徳乃真君子立身道徳為
任清静為師太和為友為元為黙與道窮極治于根本
[323-5a]
求于末兆為善者自賞為惡者自刑故不争無不勝不
言無不應 上清紫宸經曰經不師授竊天之保受無
盟信忽天之道 太上八素真經曰太上元人所以與
天地等者以其能相教導也先覺與後覺其流歸于一
源也 太真科曰道有寂動氣化之有形智化之有聲
 又曰皇教道也帝教徳也王教仁也
  道教二
原莊子曰黄帝立為天子十九年聞廣成子在于崆峒
[323-5b]
之上故往見之曰我聞吾子達于至道敢問至道之精
廣成子曰自而治天下雲氣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黄
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又奚足以語至道黄帝退居
三月復往邀之廣成子南首而卧黄帝從下風膝行而
進再拜稽首問曰聞吾子達于至道敢問治身奈何而
可以久長廣成子蹙然而起曰善哉問乎吾語汝至道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昬昬黙黙無視無聼抱
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無勞汝形無揺汝精乃可
[323-6a]
以長生 増又曰夫道在太極之先而不為髙在六極
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于上古而不為
老狶韋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得之以襲氣母維斗得
之終古不忒日月得之終古不息堪坏得之以襲崑崙
馮夷得之以逰大川肩吾得之以處泰山黄帝得之以
登雲天顓頊得之以處𤣥宫禺强得之以立乎北極西
王母得之坐乎少廣莫知其終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
及五伯傅説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乗東維騎箕尾
[323-6b]
而比于列星 原神仙傳曰彭祖諱鏗帝顓頊元孫至
殷之末世年已七百餘嵗而不衰少好恬静惟以養神
治生為事王聞之以為大夫稱疾不與政事善于補導
之術並服水精雲母粉麋角常有少容采女乘輜軿往
問道于彭祖采女具受諸要以教王王試為之有騐欲
秘之彭祖知之乃去不知所如其後七十餘年門人于
流沙西見之 又曰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楚國苦縣
頼郷人也其母感大星而有娠雖受氣于天然生于李
[323-7a]
家猶以李為姓又曰其母懐之八十一嵗乃生生時剖
其母左腋出出而白首故謂之老子又曰母到李樹下
生老子生而能言指李樹曰以此為我姓又有老聃之
號老子鶴髪龍顔黄色美眉廣顙長耳大目疏齒方口
厚脣額有參牛達理日角月庭鼻純骨雙柱耳有三門
一作耳竪/大三門足蹈三五手把十文以周武王時為柱下史
時俗見其久夀故號老子所出度世之法九丹八石玉
醴金液治鬼養性絶穀變化役使鬼之術 本行經曰
[323-7b]
道言元始天尊以我因縁之勲錫我太上道君之號老
子内傳曰太上老君姓李氏名耳字伯陽其母曽見日
精下落如流星飛入口中因有娠七十二嵗而生常有
五色雲繞其形五行之獸衛其堂于陳國渦水李樹下
剖左腋而生又曰頂有日光身滋白血面凝金色舌絡
錦文形長一丈二尺齒有四十八受元君神圗寳章變
化之方及還丹伏火水汞胡總/反液金之術凡七十二篇
 闗令内傳曰闗令尹喜周之大夫也母氏嘗晝寝夢
[323-8a]
天下綘霄流繞其身見長人語令咽之既覺口有盈味
及真人生時有雙光若日飛逰其側室内皆明良久不
知所在其家陸地自生蓮華光色鮮盛眼有日精姿形
長雅垂臂下膝堂堂有天人之貌少好學墳素善于天
文秘緯仰看俯察莫不洞徹雖鬼神無以匿其真狀老
子感焉未至九十日闗令登樓四望見東極有紫氣西
邁喜曰夫陽氣盡九星宿值合嵗月並王復九十日之
外法應有聖人經過京邑至期乃齋戒其日果見老子
[323-8b]
 増消氷經曰老子語尹喜曰若求學道先去五情一
父母二妻子三情色四財寳五官爵若除者與吾西行
喜精鋭因斷七首来老子笑曰吾試子心所殺非親乃
禽獸耳伏視七頭為七寳七尸為七禽喜疑反家七親
皆存 葛洪神仙傳曰自伏羲至三代顯名道士世世
有之其老子盖得道尤精者也内實自然欲正定本末
當以史傳為據并仙經秘文以相參㑹其他俗説文多
虚妄其後道士私有増益非真文也著道徳三篇尹喜
[323-9a]
行其道至漢竇太后好黄老言孝文帝及外戚諸竇皆
令讀之故莊周之徒以老子為宗 原淮南子曰盧敖
逰北海經乎太隂入乎𤣥闕至蒙穀之上見處士者深
目而𤣥鬢淚注而鳶肩豐上殺下軒軒方迎風而舞顧
見盧敖翻然下其臂遯逃乎崥下敖就顧之方捲龜殻
而食蛤梨敖與之語若士齤然笑曰子中州之人也寜
肯逺至此猶光乎日月而載乎列星 神仙傳曰河上
公莫知姓名也漢孝景帝時結草為菴于河湄常讀老
[323-9b]
子經景帝好老子之言有所不知數事莫能通者聞人
説河上公讀老子乃遣人諮所不觧事以問之河上公
曰道尊德貴非可遥問也帝即駕而従之公以素書二
卷與帝曰熟省此則解疑了不事多言也勿以示非人
言畢失其所在須臾雲霧晦冥天地斗合論者謂景帝
好老子之言一世不能盡通之故神人特下教之便去
也 漢武内傳曰李少君字雲翼齊國臨淄人好道入
泰山采藥修絶穀全身之術遇安期生少君疾困叩頭
[323-10a]
乞活安期生以神樓散一七與服之即愈乃以方干上
言臣能凝澒成白銀飛丹砂成黄金金成服之白日昇
天身生朱陽之翼體備貟光之異竦則凌天伏入無間
控飛龍而八遐遍乘白鴻而九陔周𠖇海之棗大如𤓰
鍾山之李大如瓶臣以食之遂生竒光師安期授臣口
訣是以保萬物之可成也于是上甚尊敬為立屋第
増又曰上元夫人三天上元之官統領十萬玉女名籙
者謂武帝曰汝好道乎數招方術登山祀神亦為勤矣
[323-10b]
然汝胎性暴胎性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賊五者恒舎
于榮衛之中五臓之内雖獲良針固難愈也暴則使氣
奔而攻神是故神擾而氣竭則使精漏而魂疲是故
精竭而魂消奢則使真離而魄穢是故命逝而靈失酷
則䘮仁而自攻是故失仁而眼亂賊則使心鬭而口乾
是故内戰而外絶此五事者皆是截身之刀鋸刳命之
斧斤矣雖復志好長生不能遣兹五難亦何為損性而
自勞乎若從今閉諸養汝神放諸奢從至儉勤齋戒
[323-11a]
節飲食絶五穀去羶腥鳴天鼓飲玉漿蕩華池叩金梁
按而行之阿母必能致汝于𤣥都之墟迎汝于昆閬之
中位以仙官遊于十方子勵之哉 王母傳曰武帝問
長生之道王母曰汝能賤榮樂卑耽虚味道自復佳耳
然汝道恣體欲淫亂過甚殺伐非法奢侈恣性夫侈者
裂身之車也淫者破身之斧也殺者嚮對奢者心爛積
欲則神隕聚穢則命斷以子蕞爾之身而宅殘形之賊
盈尺之材乃攻之者百刄欲以解脱三尸全身永久不
[323-11b]
可得也有似無翅之鷃願鼓天池朝生之而樂春秋
者哉若能蕩此衆亂撥穢易意保神氣于絳府閉
而不開静奢侈于寂室愛衆生而不危守慈務施鍊氣
惜精儻有若斯之事豈無髣髴邪若不爾者譬如抱石
而濟長河耳 原真人周君傳曰紫陽真人周義山字
委通汝隂人也聞有欒先生得道在蒙山能讀龍嶠經
乃追尋之入蒙山遇羨門子乘白鹿執羽蓋佩青毛之
節侍從十餘玉女君乃再拜叩頭乞長生要訣羨門子
[323-12a]
曰子名在丹臺玉室之中何憂不仙逺越江河来登此
何索 神仙傳曰王烈字長休邯鄲人也烈入河東抱
犢山中得一石室室中有两卷素書烈讀不知其字不
敢取頗諳十數字形體歸書作以示嵇叔夜叔夜盡知
其字烈喜乃將叔夜往識其徑分明了了往至失石室
所在烈竊語弟子曰叔夜志趣非常輙不見不應得道
故也 増王君内傳曰西域真人謂王子登褒/曰子求
生雖篤而未見其涯慕道雖勤而未啟其門殆猶沿湧
[323-12b]
波以索鳥巢尋長木而訪淵鱗耳是故子心疲于導引
而朱宫為之䘮潰肺弊于理氣而神華為之凋落肝勞
于視盼而魂精為之遼索脾竭于守神而丹田為之閡
滯腎困于經緯而精液為之不澤膽鋭于趨競故四肢
為之亂作五臟相攻六府顛覆三焦滯而不瀉八闗絶
而無續賴精飯以勁汝身恃丹青以固汝内爾正可却
衰白之凋折猶不免必死之期㑹徒有萬年之夀豈足
貴乎 笑道論曰陸修静宋明帝泰始七年因敕而上
[323-13a]
上清經目既云隐在天宫爾来一百餘年不聞天人下
䧏不見道士上昇不知此經從何至此昔文成書以飯
牛詐言王母之命而黄庭元陽以道換佛張陵創造靈
寳吳赤烏時始出上清起于草元宋齊之間乃行鮑静
造三皇事露而被誅文成書飯牛致戮于漢世今之學
者又踵其術亦可悲乎
  道敎三
原氣祖 帝先𤣥妙内篇經曰元道本起于元首萬氣/之祖 老子曰道沖而用之挫其鋭觧
[323-13b]
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氏之子象帝之先王弼注云帝天帝也 貸三 生
明威經曰天道善貸貸以三氣上氣曰始其色正青/中氣曰元其色正白下氣曰亥其色正黄 老子曰
道生一孫登注曰妙一宅于太虚之内𤣥/化資于至道之用故因其所由謂之曰生 感星 夢
上詳道二夢後聖九𤣥道君列紀經曰後聖/君之母先 𤣥雲日月纒其形乃感而孕焉 姓李
 字芝上詳道二姓上清三天君列紀經曰/上清真人 桓字芝乃中皇時人也 綠筋
紫腦道君列紀經曰斗中若有元籙玉籍者則/目有綠筋若三元宫有琳札者紫腦錦舌 銜日
 戴星 託洪胎 剖李腋本行經曰太上道經託胎/洪氏之胞凝神瓊胎之府
左道徳經序訣曰周時復託神李母剖/ 腋而生生時即皓然因號曰老子 𤣥女吞氣
[323-14a]
聖母夢雲𤣥妙内篇經曰三氣八十一萬億嵗後化生/𤣥妙玉女又生後八十一萬億嵗後三氣變
化五色𤣥妙玉女口仍即吞之八十一萬億嵗乃化從/𤣥妙玉女左腋而生生而白首故號為老子 下詳夢
日/注 合氣為名 指樹為姓龜山元録經曰髙上玉皇/上聖帝君九天玉真皆徳
空洞以為字合二氣以為名指𤣥妙内篇經曰老君/託從李母生李母無婿老君 李樹曰此為我姓
把十 蹈五 雙柱 三門葛洪神仙傳曰洪按朱韜/玉札金簫内經皆云老子
足蹈三五手把十文/鼻骨雙柱耳三門 綠腸朱髄 蒼腎青肝道君列/紀經曰
若三元宫有琳札緑腸朱髄絡又曰𤣥都丹/臺有皇皇金字者則青肝紫 蒼腎綾文 七十二
色 三十二光龜山元錄經曰自髙上虚皇頂負圎光/七十二色 又曰太微天帝君身生三
[323-14b]
十二色/寳光矣 増九患 五難學道有九患有志無時有時/無友有友無志有志不遇其
師遇師不覺覺師不勤勤不守道或志不/固固不能久皆人之九患也 下詳道二 三過 五
妙真經曰視過其目明不居聽過其耳/精泄漏受過其心神出去 下詳道二 道品 禍
三教論曰道家厥品有三一者老子無為二者神仙/餌服三者符籙禁厭 妙真經曰罪莫大于禍莫
大于貪咎莫大于僣/此三者禍之車也 授業 觀形晉紀曰張忠知至/道虚無為宗依山
巖幽谷鑿地為窟室弟子亦居窟室相去六十餘歩五/日一朝其教以形不以言弟子受業觀形而退立道壇
于窟上每旦拜之食/用瓦器鑿石為釡
  道教四
[323-15a]
原無名大道無名/彊名曰道 不器大道/不器 形上易曰形而上/者謂之道
積靈太上三五順行經/曰道者天之積靈 知始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觀復致虚極守静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 葆光注而不滿酌而不/竭不知其由謂之
葆光言自/光不滿 抱一老子曰聖人抱/一為天下式 為父吾將以/為教父 為
可以為天/下母詳後 為宗詳道三/受業注 為任真誥曰修于其身/其徳乃真君子立
身道徳為任清浄為師太和/為友惟𤣥惟黙與道無極 深行 淺行文子曰古/之為道者
深行之謂之道淺行之謂/之仁義薄行之謂之禮智 希夷之道老子曰視之不/見名曰夷聼之
不聞名/曰希 域中之大老子曰域中四大/天大道大云云 由醯雞莊子/曰丘
[323-15b]
之道也其由醯雞/謂甕中蠛蠓也 在螻蟻道在螻蟻/在稊稗 萬物之宗老/子
曰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乎似萬物之宗 儒墨之善藝文志曰道家者流/使人精神専一動合
無形澹足其術因隂陽/之大順采儒墨之最善 一隂一陽易曰一隂一陽之/謂道注一無也道
無不存存隂而無于隂存陽而無/于陽然隂陽之中皆是道故云 惟恍惟惚老子曰/道之為
物惟恍/惟惚 聖人尊道行有餘力/坐進此道 上士勤行老子曰上/士聞道勤
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日用不知易曰百/姓日用
而不知注云以其/無為之功大也 周行不殆老子曰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
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無名之樸又云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侯王若能守萬物将自化
[323-16a]
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 自然之教乂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和之以天倪出莊/子 導之以自然文子曰聖人立法導/民之心各使自然故
生者無徳死/者無怨也 虚無 妙有 増奥㫖觀衆妙之門/坐思奥旨
元始一本經曰無宗無上而獨/能為萬物之始故稱元始 清虚自衛詳儒/墨注 清
虚寡欲李叔明惡道佛之弊上言道教者清虚寡欲者/也今迷其内而飾其外使農夫女工墮業以避
役故農桑不勤兵賦日/屈國用軍儲皆為斁耗 原𤣥珠 𤣥風 𤣥訓 真
宗 尊道 貴徳 道徳之文五千/言 𤣥元之敎 無
為之道 衆妙之門 混成之敎 正始之原 教本
[323-16b]
𤣥元 政先清浄 開至道之軌躅 發元闗之扃鐍
  道教五
増詩唐張説奉敕撰道家詩曰金壇啓曙闈真氣肅微
微落日銜仙竇初霞拂羽衣香随龍節下雲逐鳳簫飛
暫往蓬莱戲千年始一歸 又曰窈窕流精觀深沈紫
翠庭金奩調上藥寳桉讀仙經作賦㸔神雨乘槎辨客
星祗應謝人俗輕舉託雲軿 又曰金爐承道訣玉牒
啓元機雲逐笙歌度星流宫殿飛乘風嬉浩蕩窺月弄
[323-17a]
光輝唯有三山鶴應同千載歸 又曰道記開中籙真
官表上清焚香三鳥至鍊藥九仙成天上靈書下空中
妙伎迎迎来出煙霧渺渺戲蓬瀛 顧况金璫玉珮歌
曰贈君金璫太霄之玉珮金鎖禹步之流珠五岳真君
之秘籙九天文人之寳書東井沐浴辰巳畢先進洞房
上奔日借問君從何處来黄姑織女機邉出 又朝上
清歌曰潔服朝上清綠景開紫霞皇皇紫微君左右皆
靈娥曼聲流睇和清歌些至陽無諼其樂多些旌蓋䬃
[323-17b]
沓簫鼓和些金鳳玉鱗鬱駢羅些反風名香香氣遐些
瓊田瑶草夀無涯些君著玉衣升玉車些欲降瓊宫玉
女家些其桃千年始著花些蕭寥天清而滅雲目瓊瓊
兮情感珮随香兮夜聞肅肅兮愔愔啓天和兮洞靈心
和為丹兮雲為馬君乘之觴于瑶池之上兮三光羅列
而在下 李白訪道安陵遇蓋還為余造真籙臨别留
贈詩曰清水見白石仙人識青童安陵葢夫子十嵗與
天通懸河與微言談論安可窮能令二千石撫背驚神
[323-18a]
聰揮毫贈新詩髙價掩山東至今平原客感激慕清風
學道北海仙傳書蕊珠宫丹田了玉闕白日思雲空為
我草真籙天人慙妙工七元洞豁落八角輝星虹三灾
蕩璇璣蛟龍翼微躬舉手謝天地虚無齊始終黄金滿
髙堂荅荷難克充下笑世上事沈魂北羅酆昔日萬乘
墳今成一科蓬贈言若可重實此輕華嵩 李商隐戊
辰㑹静中出貽同志詩曰大道諒無外㑹越自登真丹
元子何索在已莫問鄰蒨璨玉琳華翶翔九真君戲擲
[323-18b]
萬里火聊召六甲旬瑶簡被靈誥持符開七門金鈴攝
羣魔絳節何兟兟吟㺯東海若倚笑扶桑春三山試回
視九州揚一塵我夲𤣥元胄秉華由上津中迷鬼道樂
沈為下土民託質屬太隂鍊形復為人誓將覆官澤安
此真與神龜山有慰薦南真為彌綸玉管㑹元圃火棗
承天姻科車遏故氣侍香傳靈芬飄颻被青霓婀娜佩
紫紋林洞何其微下仙不與羣丹泥因未控萬刼猶逡
廵荆蕪既以薙丹壑永無湮相期保妙命騰景侍帝宸
[323-19a]
原賦梁江淹丹砂可學賦曰或曰金不可鑄僕不信試
為此辭乘河漢之光氣騎列星之采色輟隂陽于形有
傳變化于心識既而曖碧臺之錯落曜金宫之玲瓏幻
蓮花于繡闥化蒲萄于錦屏奏神鼔于玉袂舞靈衣于
金裾韻躑躅而易變律參差而難圖非南風之能擬詎
濮水之敢模 増唐吕鑄玉書賦曰上清中元聖立教
存書示人以玉為至精之寳諭道于彊名之真使其復
歸于本近取諸身保長生于氣母通不死于谷神妙哉
[323-19b]
靈訣虚皇之説清紫府之内瑕瑜不藏洗丹田之中瓊
瑶比潔蓬莱有夀配金石姑射有顔如氷雪訝其與天
地相終而莫知寒暑易節時所未諭兹焉在列我是以
紀庭廬之位論藏府之官得之于此甚易求之于彼則
難噓吸可以自審性命于焉内觀専氣致柔則順途而
同轍適往任欲將背馳而走丸五氣理于先後三闗啓
其户牖精粹自成于渣滓寵辱不驚于紛糺同美玉之
韞匵我其善守以隋珠而弹雀爾于何有以致其道取
[323-20a]
諸其懐皆目可通于两曜神相應于百骸乃知化自仙
册形為真宅傳此希言服之無斁神明不見指象帝于
虚無𤣥覽可尋捧斯文而探賾代所貴人受益不然何
道徳並經于五千靈山自古而累百雖羽化之獨躋于
國理而無暌用以修真則致虚抱一移于砥行乃立節
思齊故鍊質者慕凌厲飛騰于碧落致身者以詩書禮
樂為丹梯俾克躬以服道乃潔已而如珪懸解上智之
性指南下愚之迷客有仰黄庭之秘籙空自歎于塵泥
[323-20b]
原頌魏陳王曹植元俗頌曰元俗妙識飢餌神頴在隂
焂逝即陽無景逍遥北岳凌霄引領揮霧昊天含神自
静 晉牽秀老子頌曰深哉伯陽誕此靈姿研精元奥
幽賛神微抱質懐素藴寳藏輝述而好古儀聖作師周
衰道廢厥猷匪宣龍潜初九亢志皓然於邈髙風徽音
永傳 又彭祖頌曰於休彭公應運特生窮神知化妙
物通靈挹之不沖滿之不盈韜光隐曜混沌元清確乎
其操邈乎其度含真蕩穢離俗遺務託神元妙逰心泰
[323-21a]
素享年七百寳䧏其祚恵我無疆倫道作故
原賛晉湛方生老子賛曰教由嚴宗化必有資深矣若
人乃作皇師亦參儒訓道實希夷恂恂孔父是敬是祗
 孫綽老子賛曰李老無為而無不為道一堯孔跡又
靈竒塞闗内鏡𠖇神絶涯永合元氣長契两儀
原書梁沈約與陶𢎞景書曰先生糠秕俗流超然獨逺
烈霓羽帯總轡雲霞方當名書絳簡身逰元闕憑星夕
卧望日朝餐而至理深微瞹焉難睹雖欲下風問道未
[323-21b]
知厥路若夫棲遲閑逺咀嚥瓊芝出入清都師友靈聖
循崖反跡無缺惟心
原論魏曹植辨道論曰世有方士吾王悉所招致甘陵
有甘始廬江有左慈陽城有郤儉始能行氣導引慈曉
房中之元術儉善辟穀悉號數百嵗所以集之魏國者
誠恐此人之徒接姦詭以欺衆行妖惡以惑民豈復欲
觀神仙于瀛洲求安期于邊海釋金輅而顧雲輿棄文
驥而羨飛龍哉夫帝者位殊萬國富有天下威尊彰明
[323-22a]
齊光日月宫殿闕庭等曜紫微何顧乎王母之宫崑崙
之域哉夫三鳥備役不如百官之美也素女姮娥不若
椒房之麗也雲衣羽裳不若黼黻之飾也駕螭載霓不
若乘輿之盛也瓊蕊玉華不如玉圭之潔也而顧為匹
夫所罔納虚妄之辭信眩惑之説隆禮以招弗臣傾産
以供虚求散王爵以榮之清閑館以居之經年累稔終
無一騐雖復誅其身滅其族紛然足為天下笑矣若夫
元黄所以娯目鏗鏘所以樂耳媛妃所以紹先芻豢所
[323-22b]
以恱口也何甘無味之味聽無聲之樂觀無采之色乎
原序後周宇文逌道教實花序曰混成元胎先天地而
生𤣥妙自然在開闢之外可道非道因金籙以詮言上
徳不徳寄玉京而闡説髙不可揆深不可原閟之而彰
三光舒之而綿六合廣矣大矣莫得盡其鈎深恍兮惚
兮安可窮其象物十善之戒四極之科金簡玉字之音
瓊笈銀題之旨升𤣥内教靈寳上清五老赤書之篇七
聖紫文之記故以暉諸篆籀煥彼圖牒𤣥經秘籍可得
[323-23a]
而談者焉若乃包含天地陶育乾坤無大不大無小不
小随之而不見其後迎之而不見其前周流六虚希微
三氣無上大道遊于空洞之上梵形天尊見于龍漢之
刼日在丁夘拜東華之青童辰次庚寅䖍台山之静黙
漢史亦載道有三十七家九十三篇斯止畧序宗塗匪
探奥賾詎詳金液之異未悟石函之竒見之者尚迷聞
之者猶豫非有天尊之説曽無大聖之言豈下四蕊之
丹罕識五光之彩區區瑣瑣盍各而言
[323-23b]
増碑隋薛道衡老氏碑頌曰悠哉振古邈矣帝先四紀
維地八柱承天叢生類聚廣谷大川至道靈運神功自
然五精應感三微相繼樹以司牧執其象契帝迹慙皇
王猷謝帝上徳愈逺淳風漸替時乖澹泊俗異沖和尚
賢飾智懸法張羅内修樽爼外事干戈魚驚網宻鳥亂
弓多真人出世星精下斗龍徳在宫鶴髪垂首解紛挫
鋭去薄歸厚日角月庭天長地久小兹五岳隘此九州
逝將髙蹈超然逺逰青牛已駕紫氣先浮元門洞啓神
[323-24a]
化潜流賴郷舊里渦川遺跡古徃今来時移世易靈廟
凋毁祠壇虚寂九井生桐雙碑碎石惟皇受命廼神廼
聖響發地鐘光垂天鏡宇宙開朗妖氛蕩定曜魄同尊
參神取正流沙蟠木鳳穴龜林異類歸款萬方宅心鴻
臚納賮王㑹輸琛青雲干吕薫風入琴化致鼎平家興
禮譲永言柱下猶慙太上乃建清祠式圗靈狀原隰爽
塏亭皐彌望梅梁桂棟曲檻叢楹煙霞舒巻風霧淒清
仙官就位羽客来庭穣穣簡簡䧏福明靈至神不測理
[323-24b]
存繫象大音希聲時振髙響遐邇讃誦幽明資仰敬刋
金石永播天壌 又李湜唐江州沖陽觀碑頌曰大哉
元氣邈矣真圗寜窮妙象罔究鴻鑪道氣方振澆風未
敷發揮元籙何賢墨儒其/一睢盱莫測肸蠁難名蟬蛻滓
濁神逰太清沈尸載起枯骸更生韜光秘訣養正真經
其/二變朴從雕驅淳入詐質文互起昬明遞謝燧火御圖
觀龍演卦詭類千品殊形萬化其/三於戲主唐異聖沖光
化吞邃古聲超上皇六幽允塞三靈再昌御九登運得
[323-25a]
一乘陽其/四亶惟皇猷光宅天休張我元籥清我道流雙
童晩憇四子晨逰山棲白鶴闗度青牛其/五至人有為重
爻是考芸閣三襲琳鑒七寳海聖澄真天神御昊含漱
靈液規模元老其/六一人有慶萬姓攸資仰稽真宰式練
精思往梵仙桂今植靈芝惟其嗣美賴我尊師其/七王命
良臣作牧江曲英英佐貳濟濟僚屬中和演化感恩動
俗衆妙所歸羣生是屬其/八廬峯之右吳江之南仙居隐
隐邃宇耽耽道原叵濟洞穴難探荃微思拙文何以堪
[323-25b]
其/九
増銘唐顧况衢州開元觀碑銘曰天地未生聖人未作
隂陽坱圠日月磅礴道隐乎先氣流形博乃播羣法靈
神沃若奔景無天廻元豁落
  仙一
原釋名曰老而不死曰仙僊遷也遷入山也故制字人
傍山也 魏伯陽周易参同契曰惟昔聖賢懐𤣥抱真
體服九鼎化淪與并九鼎謂丹/砂之精含精飬神通徳三元謂/天
[323-26a]
地人/也精液腠理筋骨致堅衆邪闢除正氣常存累積長
久變形而仙 大戴禮易本命篇曰食氣者神明而夀
不食者不死而神 史記曰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
者在渤海中蓋嘗有至者諸仙人及不死藥在焉其物
禽獸盡白而黄金白銀為宫闕未至望之如雲及到三
神山反居水下臨之則風引而去終莫能至 莊子
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氷雪綽約若處子
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馭飛龍遊于四海之外
[323-26b]
増又曰至人大澤焚而不能熱河漢沍而不能寒疾雷
破山狂風振海而不能驚 原抱朴子曰求仙者要當
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若徳不修而但務方術終不得
長生也行惡行大者司命奪紀小過奪筭随所犯輕重
故所奪有多少 増又曰彭祖言天上多尊官大神新
仙者位卑所奉事者非一但更益勞苦耳故不切于升
騰而止于人間者八百八年 淮南子曰至人倚不拔
之柱行不闗之塗禀不竭之府學不死之師 沖虚子
[323-27a]
曰形動不生形而生影聲動不生聲而生響無動不生
無而生有 真誥曰玉醴金漿交棃火棗此則騰飛之
藥不比金丹若體未真正穢念盈懐恐此物不肯来也
 集仙録曰形如生人者尸解也足不青皮不皺者尸
解也目光不落無異生人者尸解也有死而更生者有
未歛而失其尸者有髪脱而形飛者皆尸觧也白日解
者為上夜半解者為下向曉向暮去者為地下主 真
誥曰學仙者有五性暴奢酷賊克去五性反諸柔善
[323-27b]
當有冀耳 又曰學道如弹琴緩急得中則道可成矣
 又曰富貴麗是破骨之斧鋸載罪之舟車 太上
遵仙銘曰子欲長生當服山精子欲輕翔當服山薑
又曰學道如穿井形愈深則去土愈難運出當披其心
正其形乃見泉源 列仙傳曰厯觀百家之中以相檢
騐得仙者百四十六人其七十四人在佛經故撰得七
十二可以與多聞博識者遐觀焉 原神異經曰崑崙
有柱焉其髙入天所謂天柱也圍三千里圎如削下有
[323-28a]
仙人九府治與天地同休息 十洲記曰聚窟洲在西
海中洲上有大樹與楓木相似而材芳華葉香聞數百
里名此為返魂叩其樹樹亦能自聲聲如羣牛吼聞之
者皆心震神駭伐其根心玉釡中煮取汁更微火熟煎
之如飴令可丸名曰驚精香或名之振靈丸或名之為
返生香 又曰崑崙山三角一角正于北辰星輝名曰
閬風嶺其一角正西曰元圃䑓其一角正東曰崑崙宫
其一處有積金為天墉城面千里城安金臺 又曰鍾
[323-28b]
山在北海之子地仙家數十萬耕田種芝草課計頃畝
 崔元山瀨郷記曰老師為十三聖師養性得仙各自
有法凡三十六或以五行六甲陳或以服食度骨筋或
以深巷大巗門或以呼吸見丹田或以流理還神丹或
以歔歙逰天山或以元陽長九分或以恬澹存五官或
以清浄飛凌雲或以三神建斗廻或以三五竟復還或
以聲罔處海濵或以三黄居魄魂或以太乙行成均或
以六甲御六丁或以祭祀致鬼神或以吹呴沈深泉或
[323-29a]
以命門固靈根或以璇璣得玉泉或以専守升于天或
以混沌留我年或以把握知塞門或以太乙柱英氛或
以虚無斷精神或以黄庭乘僮人或以柱天徳神仙或
以玉衡上柱天或以六甲逰元門或以導引俛仰伸或
以寂寞在人間或以藥石上騰雲或以九道致紅泉或
以厥隂三毛間或以去欲但存神
  仙二
原史記曰黄帝採首山銅鑄鼎于荆山之下鼎既成有
[323-29b]
龍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騎羣臣後宫從上者七十
餘人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龍髯拔墮黄帝弓百姓仰空
望帝既上乃抱其弓與胡髯而號故後世因名其處曰
鼎湖其弓曰烏號 又曰赤松子神農時雨師服水玉
散教神農能入火自燒至崑崙山西王母石室随風雨
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髙辛時為雨師 又
曰偓佺采藥父也好食松實體毛數寸能飛行逐走馬
以松子遺堯堯不服時受服者皆三百嵗 増又彭祖
[323-30a]
云上士異牀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卧人集其術
為彭祖經神仙傳云彭祖夀八百厯三代䘮四十九妻
五十四子 王充論衡曰羿請不死之藥于西王母其
妻嫦娥竊而食之奔入月宫託身于月是為蟾蜍 列
仙傳曰周宣王時郊聞采薪者行歌云巾金巾入天門
呼長精吸元泉鳴天鼔養泥丸時人莫能知之老君曰
此活國中人其語秘矣斯皆修習無上正真之道也真
仙通鑑云長桑公子也 内傳曰周穆王名滿立時年
[323-30b]
五十立五十四年一百四嵗王少好神仙常欲使車轍
馬跡遍于天下以倣黄帝焉乃乘八駿之馬奔戎為右
造父為御又觴西王母于瑶池之上王母謡曰白雲在
天道里悠逺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復来祭父自鄭
圃来謁諫王以徐偃之政王乃返國宗社復安 原列
仙傳曰吕尚兾州人生而内智豫知存亡避紂亂隐遼
東三十年西適隐于南山釣于卞谿三年不獲魚問曰
可以止矣尚曰非爾所及也果得大鯉有兵鈐在腹中
[323-31a]
服澤芝地衣石髄二百年而告亡葬之無尸惟有玉鈐
六篇在棺中 増又曰王子喬者周靈王太子晋也好
吹笙作鳳凰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山後喬于山見
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緱山頭果乘白鶴駐
山頂望之不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 又曰琴髙趙
人也以鼓琴為宋康王舎人後辭入涿水中取龍子與
弟子期之曰可潔齋候于水旁設祠屋果乗赤鯉来萬
人觀之留月餘復入水去 又曰卭疏者周封史也能
[323-31b]
行氣鍊形煮石髄而服之謂之石鍾乳至數百年往来
入太室山中有卧石牀枕焉 原又曰蕭史秦繆公時
善吹簫能致白鵠孔雀公女字㺯玉好之以妻焉遂教
弄玉作鳳鳴居數十年鳳凰来止其屋為作鳳臺夫婦
止其上不下數年一旦皆随鳳凰飛去故秦氏作鳳女
祠雍宫世有簫聲 又曰安期生琅琊阜郷人賣藥海
邊時人皆言千嵗公秦始皇請見與語三日三夜賜金
璧數萬出于阜郷亭皆置去留書以赤玉舄一兩為報
[323-32a]
曰復千嵗来求我于蓬莱山下始皇遣使者數人入海
未至蓬莱山輙風波而還立祠阜郷亭海邊十處 増
又曰毛女字玉姜形體生毛秦始皇宫人也秦亡入山
道士教食松葉遂不飢寒在華隂山中 又曰始皇東
逰海上方士徐市等上書請得與童男女入海求三神
山不死藥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㡬不能渡始皇大怒
使伐湘山樹赭其山 又曰有巴卭人不知姓家有橘
因霜後諸橘盡收餘二大橘如三四斗盎巴人即令攀
[323-32b]
摘輕重亦如常橘剖開毎橘有二老叟鬚眉皓然肌體
紅白皆相對象戲身尺餘談笑自若但與決睹訖一叟
曰君輸我海龍神第七女髪十两智瓊額黄十二枝紫
綃帔一幅綘䑓山霞實散二劑一叟曰君輸我瀛洲玊
塵九斛阿母療髄凝酒四鍾阿母女熊盈娘子躋虚龍
縞襪八緉後日于先生青城草堂還我耳又有一叟曰
王先生許来竟待不得橘中之樂不減商山但不得深
根固蒂于橘中耳有一叟曰僕飢虚矣須龍根脯食之
[323-33a]
即于袖中袖出一草根方圎徑寸形狀宛轉如龍毫釐
罔不周悉因削食之随削復滿食訖以水噀之化為一
龍四叟共乘之足下泄泄雲起須臾風雨晦冥不知所
在 原漢書曰梅福字子真為南昌尉居家常讀書養
性為事至元始中王莽専政福一朝棄妻子去九江至
今傳以為仙人其後人有見福者于㑹稽變姓名為吳
市門卒 増西王母傳曰漢初有四五小兒戲于路中
一兒歌曰著青裙入天門揖金母拜木公時人莫知惟
[323-33b]
張子房知之乃往拜焉曰此乃東王公之玉童也仙人
得道昇天當揖金母而拜木公自非沖虚登真之子莫
知其津矣 原漢武故事曰上廵狩河間見青紫氣自
地屬天望氣者以為其下有竒女必天子之祥求之見
一女子在空館中姿貌殊絶两手一拳上令開其手數
百人擘莫能開上自披手即申由是得幸為拳夫人進
為媫妤居鈎弋宫解黄帝素女之術大有寵有身十四
月産昭帝上曰堯十四月而生鈎弋亦然乃命其門曰
[323-34a]
堯母門 列仙傳曰漢淮南王劉安言神仙黄白之事
名為鴻寳萬畢三巻論變化之道于是八公乃詣王授
丹經及三十六水方俗傳安之臨仙去餘藥器在庭中
雞犬䑛之皆得飛升 神仙傳曰漢期門程偉妻者能
通神變化偉嘗從出而無時衣甚愁妻即為致两縑無
故至前偉好黄白連時不成妻乃出嚢中藥以少投其
已煎水銀須臾成銀偉欲從授方終不可得云偉骨相
不應得之逼之不已妻死尸解去 風俗通曰孝明帝
[323-34b]
時尚書郎河東王喬遷為葉縣令喬月朔常詣臺朝明
帝帝怪其来數而無車騎宻令太史候望言其臨至時
常有雙鳬從東南飛来因伏伺見鳬舉羅但得一隻舄
使尚方識乃四年所賜尚書官履也毎朝葉門下鼓不
擊自鳴聞于京師後天下玉棺于㕔事前喬曰天帝獨
欲召我沐浴寢其中蓋便上覆葬于城東土自成墳人
無知之者百姓為立祠號葉君祠 晉中興書曰葛洪
字稚川亡時年八十一視其貌如平生體亦軟弱舉屍
[323-35a]
入棺其輕如空衣時咸以為尸解得仙 列仙傳曰陶
安公六安冶師數行火火一旦散上紫色沖天公伏冶
下求哀須㬰朱雀上冶曰安公安公冶與天通七月七
日迎汝以赤龍至時安公騎之東南上城邑數萬人豫
祖安送之皆辭訣 又曰江妃二女不知何許人出遊
江湄逢鄭交甫不知其神人也女遂解珮與之交甫悦
受珮去數十歩空懐無珮女亦不見 又曰負局先生
語似燕代間人因磨鏡輙問主人得無有疾苦者若有
[323-35b]
輙出紫丸赤藥與之莫不愈數十年後大疫毎列户與
藥愈者萬計不取一錢後止吳山絶崖世世懸藥與人
曰吾欲還蓬莱山為汝曹下神水崖頭一旦有水白色
從石間来下服之多所愈立祠十餘處 神仙傳曰董
威輦不知何許人晉武末在洛陽白社中寢息身上藍
縷衣不蔽形恒吞一石子經月不食或市乞傭作人或
往觀之亦不與言時或著詩莫知所終 又曰葛𤣥字
孝先從左元放受九丹金液仙經與客對食並言及變
[323-36a]
化之事客曰食畢先生作一事特戲者𤣥曰君得無促
促欲有所見乎乃嗽口飯盡成大蜂數百皆集客身亦
不螫人食久𤣥乃張口蜂皆飛入口都畢𤣥嚼食之是
故飯也𤣥指牀使行指蝦蟇及諸行蟲飛燕雀龜之屬
使舞弦節如人也𤣥以冬為客設生𤓰棗夏致氷雪又
以數十錢使人散投井中𤣥以一器于井上呼錢出于
是錢一一飛從井出皆向所投也又為客設酒無人傳
之杯自至前如或不盡杯不去也帝問曰百姓思雨寜
[323-36b]
可得乎𤣥曰雨易得耳乃書符著社中一時之間天地
晦冥大雨流淹 又曰欒巴者蜀郡人也正朝大會巴
獨後到有酒色又不飲而南噀有司奏巴大不敬有詔
問巴巴頓首謝曰臣郷里以臣能治鬼䕶病為臣生立
廟今旦耆老皆入臣廟不可委之是以頗有酒色臣適
来本縣成都市上失火臣故噀酒為雨以滅火非敢不
敬當請詔問虚詔抵罪乃驛書問成都成都荅言正旦
失火食時有大雨從東北来火乃息雨皆作酒氣 又
[323-37a]
曰封君達隴西人初服黄連五十餘年入鳥䑕山又于
中服水銀百餘年還郷年如二十者 増列仙傳曰後
漢魏伯陽者吳人也與弟子三人入山作神丹丹成乃
曰先宜與犬試之若犬飛然後人可服乃與犬食犬即
死伯陽服丹入口即死弟子服之亦死餘二弟子遂不
服乃共出山去後伯陽起將所服丹内弟子及白犬口
中皆起遂皆仙去乃作手書寄謝二弟子乃始懊恨伯
陽作參同契三卷以論作丹之意 又曰許真君字敬
[323-37b]
之本汝南人後于豫章遇一少年容貌修整自稱慎郎
許君與之語知非人類指顧之間少年去君謂門人曰
適来少年乃是蛟蜃之精吾念江西累為洪水所害若
非剪戮恐致逃遁蜃精知真君識之潜于龍沙洲化為
黄牛真君以道眼遥觀謂弟子施太玉曰彼之精怪化
作黄牛我今化為墨牛仍以手巾掛膊將以認之汝見
牛奔鬭當以劍截彼真君乃化身而去俄傾見墨牛奔
趂黄牛而来太玉以劍揮黄牛中其左股因投入城西
[323-38a]
井中從此井徑歸潭州却化為人先是蜃精化為美少
年以珍寳財貨數萬獲娶潭州刺史賈至女至是真君
求見賈使君謂曰聞君有貴婿慎郎乃蛟蜃老魅馬敢
遁形精復變本形為吏所殺 又曰李八百蜀人也莫
知其名厯世見之時人計之年八百嵗因以號焉 梁
書曰陶𢎞景既得神符秘訣以為神丹可成而苦無藥
物帝給賜黄金朱砂曽青䧺黄等後合飛丹色如霜雪
服之體輕 原捜神記曰遼東城門有華表柱忽有一
[323-38b]
白鶴集柱頭時有少年舉弓欲射之鶴乃飛徘空中
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嵗今来歸城郭如故
人民非何不學仙冡纍纍遂髙上沖天今遼東諸丁云
其先世有升仙者不知名字 又曰薊子訓不知所来
到洛見公卿數十處皆持斗酒片脯候之曰逺来無所
有示致微意坐上數百人飲啖終日不盡去後數十處
皆白雲起從旦至暮時有百嵗公説小兒時見訓賣藥
㑹稽市顔色如此訓不樂住洛遂遁去正始中長安東
[323-39a]
覇城中有見之者與一老公摩娑銅人曰適見鑄此已
近五百嵗 異苑曰陶侃字士行微時遭父艱有人長
九尺端悦通刺子字不可識心怪非常出庭拜送此人
告侃曰吾是王子晉君有巨相故来相看于是脱衣帢
服仙羽升鵠而騰颺 増集仙録云阿環是上元夫人
道君弟子總領真籍亞于龜䑓 又曰魏夫人晉司徒
魏舒之女名華存嫁劉幼彦生二子學道服胡麻散茯
苓丸有太極真人等来降授以太上寳文等書三十一
[323-39b]
巻位為紫虚元君南嶽夫人升天而去 又曰羅郁九
疑山中得道女梁簡文帝時降黄門郎羊權家贈詩及
火浣布金玉條脱已九百嵗矣 靈笈經曰吕巗字洞
賔唐咸通中舉進士不第值巢賊亂携家隐終南山絶
世辟穀變易形體尤精劍術 吕純陽集曰洞賔随雲
房同憇一肆中雲房自起執炊洞賔忽昬睡夢以舉子
赴京狀元及第厯官清要前後两娶貴家女㛰嫁早畢
簮笏滿門如此㡬四十年最後獨相十年權勢薫炙忽
[323-40a]
被重罪籍沒家資分散妻孥流嶺表路值風雪僕馬俱
瘁一身無聊方興浩歎恍然夢覺雲房在旁炊尚未熟
笑曰黄粱猶未熟一夢到華胥洞賔驚曰君知我夢邪
雲房曰子適来之夢升沈萬態榮悴多端五十年間一
頃耳得不足喜䘮不足憂且有大覺而後知此人間世
其大夢也洞賔感悟遂拜雲房求度世術 續仙傳曰
藍采和不知何許人常衣破藍衫黒木腰帯跣一足鞾
一足醉則持三尺大拍板行歌云踏踏歌藍采和世界
[323-40b]
能㡬何紅顔一春樹流光一擲梭古人混混去不返今
人紛紛来更多朝騎鸞鳳到碧落暮見桑田生白波詞
多率爾而作後至濠梁忽然輕舉擲下鞾帯拍板乘雲
而去 又曰韓湘昌黎從子少學道落魄他郷久而始
歸值昌黎生辰宴怒之湘曰無怒也請效薄技以獻因
為頃刻花毎瓣金書一聫云雲横秦嶺家何在雪擁藍
闗馬不前昌黎不悟遣之去後果謫潮州至藍闗湘来
候昌黎乃悟因吟三韻以補前詩竟别 又曰世傳八
[323-41a]
仙鍾離李吕張藍韓曹何也不知其㑹所由始鍾離諱
權字雲房嘗以禆將從周孝候處敗于齊萬年跳終南
山遇東華王真人得道至唐始一出度純陽自稱天下
都散漢吕諱巖字洞賔嘗舉進士不第遇正陽真人得
道在五季及宋時化跡最著而又與正陽度劉海蟾王
重陽及自度何仙姑張珍奴之屬張諱果隐恒州中條
山見召于唐開元中與葉静能軰比而公最為長者自
言堯時官侍中葉公宻識之曰混沌初分白蝙蝠精也
[323-41b]
授銀青光禄大夫放歸天寳時尸解曹國舅者苗善時
傳不能舉其名第言丞相彬子皇后弟少而美姿安恬
上及皇后重之一旦求出家雲水上以金牌賜之抵黄
河為篙工索渡直急用金牌相抵純陽見而警之遂拜
而得道按皇后乃侍中彬孫女金牌云云大約俚巷委
談也審爾所謂曹公者當作青巾少年不當作髯而翼
善冠也何仙姑零陵市人女也純陽以一桃與之僅食
其半自是不飢頗能談休咎老而尸觧亦苖善時云又
[323-42a]
趙道一仙鑑云純陽所度者趙姑名何者也有仙姑何
姓者開元中羽化去合在純陽前李公者諸方外稗官
都不載獨聞之乩云諱元中開元大厯間人也于終南
山學道四十年陽神出舍為虎所殘得一跛丐乍亡者
而居之不可知也藍即采和韓即湘鐵拐姓李質本魁
梧早嵗聞道修真巗穴一日將赴老君華山之約囑其
徒曰有魄在此倘逰魂七日不返若可化吾魄也徒以
母疾迅歸六日化之至七日果歸失魄無依乃附一餓
[323-42b]
莩之尸而起故形跛惡非其質矣 列仙傳曰唐桞毅
下第歸至涇陽見一婦人牧羊曰妾洞庭小女也嫁涇
川次子為婢所惑得罪舅姑毁黜至此聞君將還敢寄
尺牘于洞庭之隂有大橘樹君擊樹三當有應者毅如
其言見千門萬戸曰靈虚殿一人被紫執圭取書進之
洞庭君泣曰老夫之罪使孺弱罹害言未畢有赤龍長
萬丈擘天而飛去俄而祥風慶雲幢節玲瓏紅妝千百
中有一人即前寄書者乃宴毅于碧雲宫宴罷辭去後
[323-43a]
再娶盧氏貌類龍女妻曰予即洞庭君女也涇上之辱
君能救之兹奉閨房永以為報同歸洞庭莫知其迹
又曰陳摶字圗南隐武當山移居華山雲䑓觀又止少
華石室毎寢處多百餘日不起垂拱初謂其弟子賈徳
昇曰汝可于張超谷鑿石為室室成遂化形于蓮花峰
下張超谷中卒經七日支體猶温有五色雲蔽塞洞口
累日不散 又曰髙宗時道士劉合還丹成而上之咸
亨中卒惟有空皮而背上開拆有似蝉蜕 女仙錄曰
[323-43b]
樊夫人者劉綱妻也鬢翠如雲肌潔如雪 真誥曰萼
綠華者女仙也上下青衣顔色絶整 明泳化編曰朱
原虚江州人有弟二人父母俱即世弟皆幼遂匿父所
遺綾錦其二弟貧乏不振一日鄰人請紫姑仙原虚過
焉曰仙姑能詩幸恵一聫仙䧏云何處西風夜捲霜雁
行中斷各凄凉吳綾越錦成私箧不見姜家布被香原
虚大慙明日召二弟還與之完婚力佐其讀書遂皆登
科典州郡二弟事原虚亦如之
[323-44a]
  仙三
原桂父 茅君裴氏廣州記曰桂父常食桂葉一旦與/郷曲别飄然入雲 葛洪神仙傳曰茅
君學道成而歸自説吾有神靈之職/某月日當之官至期登羽車而去 赤松 黄石上/詳
仙二百神仙傳曰黄石君者修彭祖之術/年數 嵗猶有少容亦學地仙不求升雲 金母 玉
空洞靈章經曰紫微煥七臺騫樹秀玉霞衆聖集琳/宫金毋命清歌 靈寳赤書經曰元始登命太真案
筆玉妃拂筵鑄金/為簡刻玉書篇 山圗 園客劉向列仙傳曰山圗/隴西人馬踏折脚山
中道士教服地黄當歸羗活元参服一年病愈身輕追/道人問自云五岳使也能随我汝便不死山圗追随六
十餘年歸来行母服復去莫知所之五又曰園客濟陽/人種五色香草積十年服食其實有 色蛾上香草末
[323-44b]
客收而養之生桑時有女夜至自稱客妻道/蠶状客與俱蠶繭大如盆繰訖俱去莫知所之 木工
 陶正劉向列仙傳曰赤松子輿者黄帝時人不食五/穀啖百草花至堯時為木工能随風雨上下
又曰甯封子者為黄帝陶正有人過之為其掌/火能出五色烟積火自燒而随烟或上或下 龍師
 魚吏劉向列仙傳曰師門能使火食桃李葩為夏孔/甲龍師孔甲殺而埋之外野一且風雨迎之
又曰赤須子豐人云秦穆公時主魚吏食松實天門冬/石脂齒落更生髪墮更出後去止呉山七十餘年莫知
所/至 餐霞 貫景列仙傳云陵陽子春餐朝霞夏食沆/瀣 大人賦貫列缺之側景注人在
天上視列缺/去地三千里 乘虎 牧羊葛𤣥能乗虎使鬼𤣥是抱/朴子從祖即鄭思逺之師
也時人莫得所處傳言東海中仙人寄書呼為仙公其/真誥曰黄初平丹谿人年十五家使牧羊有道士見
[323-45a]
良謹將至金華石室山其兄初起尋索厯年得見問羊/何在曰近在山東往視但見白石初平叱石變羊數萬
頭初起知/其得仙道 煮石 蒸丹列仙傳白石先生中黄道人/弟子也常煮白石為糧因號
白石山居亦食脯飲酒食穀日行三四百里容貌不衰/ 真誥曰李方回晉武帝時人學道在華山受管城子
蒸丹餌术法又受蘇門周夀陵丹/霞之法五十年精心内視仙去 膝印 身光謝自/然女
道士也果州人居大方山頂常誦道徳經黄庭内篇于/開元觀受紫虚寳經于金泉山一十三年晝夜不寐两
膝上忽有印四壖若朱有古篆六字粲如白玉忽于金/泉道壇有雲氣遮匝一山散漫彌久仙去 東郭延年
山陽人服靈飛散在暗空中夜書又身生光逺照小物/見其綵色一旦數十人乗虎豹来迎之延年遂入崑崙
山仙/去 獻桃 食棗王母獻武帝如安期/生食巨棗大 瓠 汗漫 逍
[323-45b]
從汗漫而逰汗漫仙人/名 戚逍遥見續仙傳 青牛 白鹿老子門/ 羨 白
龍 青鳥陵陽子明乘白龍/仙去 王母使者 増偷桃 種杏漢武内/傳七月
七日上于承華殿齋忽有一青鳥従西方来集殿前上/問東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来也有頃王母至乗紫雲
之輦駕五色斑龍上殿自設精饌以柈盛桃七枚帝食/之甘美母曰此桃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實南窓
下有人窺看帝驚問何人王母曰是我鄰家小兒東方/朔性多滑稽曽三来偷桃此子昔為太上仙官但務逰
戲太上謫使在人間也使吳董奉候官人有道術為人/治病不取錢病愈重者 栽杏五株輕者一株數年計
得萬餘株乃縱山中百禽羣獸逰戲其下竟不生草常/如芸治後杏子大熟乃于林中作一草倉示時人曰欲
買杏者不須報奉但将穀一器置倉中即自取杏/一器而去置穀少而取杏多者羣虎輙吼逐之 三
[323-46a]
君 四叟茅濛字初成咸陽人知周室將衰不求仕進/師事鬼谷受長生之術遂入華山修煉秦始
皇三十年九月庚子日白日升天元孫盈固𠂻盈字叔/申漢地節中得道于金陵句曲山受金匱九錫之命為
司命真君人因改句曲為茅君山或曰初元中入句曲/山為太元真君弟固為武威太守𠂻為上郡太守聞兄
盈得仙皆棄官訪從學道俱成地仙固為定籙真君𠂻/為保生真君兄弟三人號三茅君各居一峯故世號三
茅峯二下/詳仙 入壺 坐甕東漢費長房為汝南市掾市/有老翁賣藥懸一壺于市頭
市罷轍入壺中人莫之見惟長房于樓上覩之異焉因/往再拜奉酒脯餅餌食之翁乃與俱入壺中惟見玉堂
嚴麗酒甘肴盈衍其中共飲畢而出曰我神仙之人/以過見謫今事畢當去子寜能相随乎後長房從壺公
求道入深山于羣虎中留使獨處長房不恐又卧于空/室以朽索懸萬斤石于心上衆蛇来囓索且斷長房亦
[323-46b]
不移翁撫之曰子可教矣復令食糞糞中有三蟲臭穢/特甚長房意惡之翁曰子㡬得道恨于此不成長房辭
歸翁與一竹杖曰騎此任所之則自至矣既至可投葛/陂中又作符曰以主地上鬼神長房乗杖須臾歸来以
竹杖投葛陂顧視則龍也遂能鞭笞百鬼役使社公真/誥曰壺公姓施名存齊人孔子弟子三千數内之一人
也瘍王老者村居慕道有老道士造之留月餘忽遍身/瘡 謂王老曰得酒數斛浸之即愈王老遂為置酒滿
甕道士坐甕中三日方出鬚鬢皆黒顔如童子謂王老/曰能飲此酒可以仙去時方打麥王老全家飲之須臾
皆醉忽風動雲蒸一時輕舉舎/屋雞犬皆去空中猶聞打麥聲 騎狗 釣龍子先漢/中卜師
也夀百餘嵗臨去呼酒家嫗曰急當與汝俱去夜有/仙人騎二茅狗呼子先子先将一與嫗乃龍也騎之上
華隂山人後嘗于山上聞大呼曰子先酒母在此後陵/陽子明者姓竇漢丹陽人好釣得白龍子明放之 數
[323-47a]
十年得白魚魚腹中有書教子明服食遂上黄山采石/脂服之三年白龍来迎止陵陽山百餘年仙去按子明
漢時嘗為陵陽令/無欲而民自化 呼錢 磨鏡俱詳/仙二 牧龍 養雞
抱朴子曰蔡誕入山不堪其苦而還誑其家人曰吾為/地仙位卑為老君牧龍因與羣仙博戲輸一五色斑龍
縁此被謫崑崙山下耘鋤芝草名祝雞翁洛陽人居尸/郷北山下飬雞百餘牢雞皆有 字暮棲樹上晝則放
之翁呼雞名即别種而至賣雞及子得錢輒/置之而去後升吳山白鶴孔雀嘗止其傍 啖花
餌桂上詳仙一得離婁/公餌桂而 仙 金花 瑶草隂真君歌北方/正氣為河車東
方甲乙成丹砂兩情合飬為一體朱雀調運生金花注/云北方正氣是水東方甲乙是木朱雀南方火也 山
海經姑射之山帝女死焉化為瑶草又髙唐賦序帝之/季女名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精神化為草故名瑶
[323-47b]
草瑶草乃珊瑚樹之/類仙家用以合丹藥 逐犬 斬蛟朱孺了㓜事道士/王元正居大若巖
一日汲于溪上見二花犬相趂因逐之入于枸杞叢下/掘之根形如二犬烹而食之忽覺身輕飛于峯上雲
擁之而去元正食其餘亦得不死/因號其峯為童子峯 下詳仙二 飛鳬 化鳥上詳/仙二
王次仲變篆隸秦始皇召之不至將殺之化為大鳥振/翼而起使者拜曰無以復命恐見誅乃以二大翮墮與
使者始皇因/名落翮山 跨虎 牽犢吳彩鸞濮陽吳猛女也唐/太和末有書生文簫寓鍾
陵紫極宫一日西逰山覩一姝歌曰若能相伴陟仙壇/贏得文簫嫁彩鸞自有綉襦并甲帳瓊䑓不怕雪霜寒
歌罷秉燭陟山捫石生亦潜躡其蹤姝顧曰非文簫邪/遂與生携手下山歸鍾陵為夫婦簫貧不能自給彩鸞
寫孫愐唐韻運筆如飛日得一部鬻之獲金五緡盡則/復寫如是者僅十載稍為人知遂潜往新興越玉山二
[323-48a]
人各跨一虎陟峯巒而去生仙人犢子鄴人也時壯時/老時好時醜有陽都女者 而連眉耳細而長㑹犢子
来過都女悦之遂留相奉侍出門共牽犢/耳而走莫能追之魏都賦犢配連眉即此 食松 乞
上詳仙二麻夷堅志劉氏鯉堂前有大槐樹忽夢一/女官自稱 姑乞此樹修廟劉謾許之既寤異其事
後數日風雷大作失槐所在即/詣麻姑廟視之槐巳卧其前矣 薦羮 留飯唐光化/間馬氏
女既嫁家貧事姑尤謹異人授以仙術往来傭織去家/百里食有羮即以箬笠浮還家薦于姑頃之復回人知
其不凡呼為馬大仙巖唐李荃號達觀子居少室山好/神仙術至嵩山虎口 得黄帝隂符經其本糜爛荃杪
讀數千遍不曉其義因入秦至驪山下逢一老母弊衣/扶杖神状甚異見路傍一火燒樹因自語曰火生于木
火發必尅荃驚問曰此隂符經文母何得言之母曰吾/受此符已六周甲子矣荃拜母共坐石上説隂符之義
[323-48b]
日己晡曰吾有麥飯相與為食袖中出一瓢令荃取水/及還己失老母所在但留麦飯于石上荃食之後血氣
不衰入名山訪/道不知所之 撫琴 磨鏡王徽丞相姪女幼慕道/持經撫琴嘗曰洞宫有
召命當補仙官題詩云翫水登山無定時諸仙頻下聽/琴詩此心不戀居人世惟見天邊雙鶴飛是夕奄然而
終鏡九華真妃云眼者身之鏡耳者體之牖視多/則 昬聽衆則牖閉妾有磨鏡之石決牖之術 裹
丹 賣酒賈知微遇増城夫人杜蘭香以秋雲羅帕裹/丹一粒與之 神仙傳餘杭姥嫁于西湖農
家善采百花醸酒王方平嘗以千錢過蔡經家與姥沽/酒飲而甘之是後羣仙時䧏因授一丸藥以償酒價姥
服之仙去後十餘年有人經過洞/庭湖邊見賣百花酒者即姥也 駕鹿 乘鵞漢武/帝内
傳魯女生長樂人初餌胡麻及术後乃絶穀十餘年顔/色如桃花一日與知故别入華山後五十年先相識者
[323-49a]
逢女生于華山廟前駕白鹿餌胡麻令從女謝親里郷/故而去 髙化劉安上女育于雍熈初至九齡與羽人
説道得度世之法及笄許娶何氏子劉氏送之忽有一/白鵞自空而下劉女乘之而去陳軒詩云白鵞乘去人
何在青鳥飛来信已遥若使何/郎有仙骨也須同引鳳凰簫 牧羊 引犬上詳仙/二 曹
仙媪不知何許人常携幼女引一犬息闘馬闗栁下一/日至河将渡舟師拒之媪携女與犬凌波御風須臾登
岸俄又登東岸石龕遂/與女及犬俱化龕中 九節杖 五雲車仙人有九/節杖杜詩
云安得神仙九節杖九五雲車仙人所乘也/周庾信歩虚詞東明 芝蓋北燭五雲車 綠玉篇
 黄庭經仙經有緑玉篇黄金篇/古苔篇 下詳仙二 刀圭藥 油嚢酒
唐詩倘賜刀圭藥還留不死名又朱文公感興詩云刀/圭一入口白日生羽翰按本草凡散藥有云刀圭者十
[323-49b]
分方寸匕之一准如梧桐子大一説刀圭盛藥器也斗/麻姑至蔡經家酒盡就餘杭嫗沽酒得一油嚢酒五
 服綘雪 搗𤣥霜唐開元中内人趙雲容問申元之/乞延生之藥元之與綘雪丹一粒
曰汝服此必死不壊百年復生至元和末百年雲容果/再生雲容楊貴妃之侍兒也妃甚愛惜之常令獨舞霓
裳于繡嶺宫或云雲容姓張得唐長慶中裴航秀才因/下第逰鄂渚謁故舊崔相國 贈錢二十萬遂挈歸于
京因傭巨舟載于㐮漢同載有雲翹樊夫人乃國色也/裴因賂侍婢裊烟求達詩一章久無荅航無計又求名
醖珍果獻之夫人乃使裊烟召航相識㑹後又使裊烟/持詩與裴曰一飲瓊漿百感生𤣥霜搗盡見雲英藍橋
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嶇上玉京航覽之空愧佩而已不/能達荅詩之㫖後更不復見但使裊烟達荅寒暄而已
及抵㐮漢不告辭而去航訪求之竟無踪兆航遂飭装/歸輦下經藍橋驛渇甚見一舎有老嫗緝麻苧揖之求
[323-50a]
漿嫗曰雲英擎一甌漿来郎君要飲裴訝之憶樊夫人/有雲英之句深不自㑹俄于葦箔之下出雙玉手捧瓷
甌航接飲之真玉液也因還甌掲箔覩一女子艶麗驚/人願納厚禮娶之嫗曰我今老病止有此女孫昨有神
仙與靈藥一刀圭但須玉杵臼𢷬之若約娶此女者得/玉杵臼當與之也航至京訪求獲玉杵臼于虢州卞老
舖遂挈抵藍橋更為𢷬藥百日乃得娶雲英/而仙去雲翹夫人乃雲英之姊即劉綱妻也
  仙四
原桃源秦/人 芝田/文選 吸沆瀣大人賦呼吸沆瀣餐/朝霞沆瀣北方夜半
天地元黄/之氣也 生羽翼胸臆生羽翼/見魏文帝詩 髙舉出空後漢上/成公宻
縣人初行久不還後歸家語人曰我已/得仙辭去人見其髙舉出空良久乃沒 徐行去疾鮑/靚
[323-50b]
字太元行龍山見前一少年姿容整茂徒行甚徐而逺/去殊疾靚乘名馬逐數里終不能及意甚異之及問少
年荅曰我中/山隂長生也 松喬 彭朔 駕鶴 驂龍 上清
靈族 綘節 朱幡 羽化 蟬蜕 羽蓋 芝蓋
霓旌 霓裳 雲軺 雲軿 風馭 霞衣 羽駕
烟駕 却粒 服氣 羽客 羽人 靈仙 列仙
羣仙 九仙 紫府輕舉 碧落上升 龜鶴之年
金石之夀 綿日月而不老 配天地而長存 求仙
采菖蒲葛洪神仙傳云王生陽城人漢武帝登嵩山忽/有神人禮而問之曰某九疑山人也聞中岳有
[323-51a]
菖蒲一寸九節食可長生故来采之/忽失神人帝遂採服性熱煩惱不快 得石髄嵇康與/王烈共
入山烈得石髄如飴自/服半半與康皆凝為石 禀氣自然飬生論云或以神/仙可以學得不死
可以力致特受異氣禀之/自然非積學所能得之 養性為㫖真誥曰章震周/幽王時南郡人
常歎曰人生世間日失一日去生轉逺乃著道書百餘/篇精于五行演其微妙以養性治病為旨後入崆峒山
仙/去 不務垂衣 空思脱屣武帝歎曰使我得如淮/南王棄天下如脱屣
谷永諌成帝曰捕風捉影/終不可得 郭璞卜許邁遇泰上爻曰/君元吉自天
宜學升遐之道邁聞鮑靚隐跡潜遁乃候之未忍違親/謂餘杭懸霤山近延陵之茅山是洞庭西門潜通五岳
于是往来茅嶺/洞至時節還家 徐生知懼訪蓬嶽以無歸秦皇令徐/福求藥蓬
[323-51b]
莱/山 欒大伏誅求羨門而不得初漢武拜欒大/為五利将軍 神仙
難致 政化易傷 仙存象外不可茍求 道在域中
所宜馴致 崆峒訪道雖軒后之或逰 蓬島求仙豈
秦王之可致 増泛海求師靈笈經云女真焦静貞泛/海求師精思至誠至一山
遇道者導至方丈見二女仙問道曰子欲為真官可謁/東華青童道君授三皇法請名氏曰天台司馬承禎也
歸詣承禎求/度未㡬上升 舉家乘雲段立仲奉玉皇授/都仙舉家乘雲
  仙五
原詩魏文帝逰仙詩曰西山一何髙髙髙殊無極上有
[323-52a]
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與我一丸藥光曜有五色服藥四
五日胷臆生羽翼輕舉生風雲倐忽行萬億流覽觀四
海茫茫非所識 曹植逰仙詩曰人生不滿百戚戚少
歡娱意欲奮六翮排霞凌紫虚蝉蜕同松喬翻跡登鼎
湖翶翔九天上騁轡逺行逰東觀扶桑曜西臨弱水流
北極登元渚南翔陟丹丘 又五逰詠曰九州不足步
願得凌雲翔逍遥八紘外逰日歴遐荒披我丹霞衣襲
我素霓裳華盖紛菴藹六龍仰天驤曜靈未移景倏忽
[323-52b]
造昊蒼閶闔啓丹扉雙闕曜朱光徘徊文昌殿登陟太
微堂上帝伏西櫺羣后集東廂帯我瓊瑶佩𠻳我沆瀣
漿踟蹰玩靈芝徙倚弄華芳王子奉仙藥羨門進竒方
服食享遐紀延夀保無疆 又逺遊詩曰靈鼇戴方丈
神嶽儼嵯峨仙人翔其隅玉女戲其阿瓊蘂可療飢仰
首𠻳朝霞崑崙本吾宅中州非我家 晉何劭遊仙詩
曰羨昔王子喬友道發伊洛迢遞陵峻嶽連翩御飛鶴
 張協逰仙詩曰峥嶸元圃深嵯峨天嶺峭亭館籠雲
[323-53a]
構修梁流三曜蘭葩盖嶺披清風緣隟嘯 成公綏仙
詩曰盛年無㡬時奄忽行欲老那得赤松子從學度世
道西入華隂山求得神芝草珠玉猶戴土何惜千金寳
伹願夀無窮與君長相保 庾闡遊仙詩曰神嶽竦丹
霄玉堂臨雪嶺上采瓊樹華下挹瑶泉井 又曰南海
納朱濤元波灑北溟仰盼燭龍曜俯歩朝廣庭 又曰
卭疏錬石髄赤松𠻳水玉憑烟眇封子流浪揮元俗崆
峒臨北尸昆吾𦕈南陸層霄映紫芝潜澗泛丹菊崑崙
[323-53b]
涌五河八流縈地軸 又曰三山羅如粟巨壑不容刀
白龍騰子明朱鱗運琴髙輕舉觀滄海眇邈去瀛洲玉
泉出靈鳬瓊草被神丘 又曰熒熒丹桂紫芝結根雲
山九疑鮮榮夏馥冬熈誰與薄采松期 又曰赤松遊
霞乘烟封子鍊骨凌仙滄𠻳水玉心元故能靈化自然
 又曰乘彼六氣𣺌茫輜駕赤水崑陽遥望至人元堂
心與罔象俱 又曰朝𠻳雲英玉蕊夕挹玉膏石髄
瑶䑓藻搆霞綺鱗裳羽盖級纚 又曰玉樹標雲翠蔚
[323-54a]
靈崖獨拔竒卉芳津蘭瑩珠隧碧葉灌清鱗萃 又曰
玉房石㯓磊砢燭龍銜輝吐火朝采石英澗左夕翳瓊
葩巖下 張華詠蕭史詩曰蕭史愛長年嬴女希童顔
火粒願排棄霞霧好登攀龍飛竟天路鳳起出秦闗身
去長不返簫聲時往還 又遊仙詩曰雲霓垂藻旒羽
袿揚輕裾飄登清雲間論道神皇廬蕭史登鳳音王后
吹鳴竽守精味𤣥妙逍遥無為墟 又曰玉佩連浮星
輕冠結朝霞列坐玉母堂艶體餐瑶華湘妃咏涉江漢
[323-54b]
女奏陽阿 又曰乘雲去中夏随風濟江湘亹亹陟髙
陵遂升玉巒陽雲娥薦瓊石神妃侍衣裳 湛方生廬
山神仙詩并序曰潯陽有廬山者盤基彭蠡之西其崇
標峻極辰光隔輝幽澗澄深積清百仞若乃絶阻重險
非人跡之所遊窈窕沖深常含霞而貯氣真可謂神明
之區域列真之苑囿矣太元十一年有採樵其陽者于
時鮮霞褰林傾暉映岫見一沙門披法服獨在巖中俄
頃振裳揮錫凌崖直上排丹霄而輕舉起九折而一指
[323-55a]
既白雲之可乘何帝郷之足逺哉窮目蒼蒼翳然滅跡
詩曰吸風元圃飲露丹霄室宅五岳賔友松喬 郭璞
逰仙詩曰𤾉谷吐靈曜扶桑森千丈朱霞升東山朝日
何晃朗廻風流曲櫺幽室發逸響悠然心永懐眇爾自
遐想仰思舉雲翼延首矯玉掌嘯傲遺世羅縱情在獨
往明道雖若昧其中有妙象希賢能勵徳羨魚當結網
 又曰采藥遊名山將以救年頺呼吸玉滋液妙氣盈
胷懐登仙撫龍駟迅駕乘奔雷鮮裳逐電曜雲盖随風
[323-55b]
廻手頓羲和轡足踏閶闔開東海猶蹄涔崑崙螻蟻堆
遐邈冥茫中俯視令人哀 又曰登岳采五芝渉澗將
六草散髪蕩元溜終年不華皓 又曰四瀆流如淚五
岳羅若垤尋我青雲友永與時人絶 又曰縱酒濛汜
濵結駕尋木末翹首攀金梯飛步登玉闕左顧擁方目
右眷極朱髪 又曰璇臺冠崑嶺西海濵招揺瓊林籠
藻映碧樹疏英翹丹泉漂朱沬黒水鼓元濤尋仙萬餘
日今乃見子喬振髪晞翠霞觧褐被綘綃總轡臨少廣
[323-56a]
盤虬舞雲軺 齊袁彖遊仙詩曰羽客宴瑶宫旌盖乍
舒設王子洛浦来湘娥洞庭發長引逐清風髙歌送奔
月並馭排帝闥連吹入天闕萬古一方春千霜豈二髪
 又曰白玉三重階黄金九層路采烟拂紫甍芳風揺
碧樹 陸慧曉遊仙詩曰旌翻玉華晦神轉雲光移襲
舄黄山下投佩朱路岐 又遊仙詩曰水華究靈奥陽
精測神秘具聞上仙訣留丹未肯餌潜名逰柱史隐跡
居郎位委曲鳳䑓日分明柏寝事蕭史暫徘徊待我升
[323-56b]
龍轡 梁簡文帝仙客詩曰漆水豈難變桐刀乍可揮
青書長命籙紫水芙蓉衣髙翔五岳小低望九河微穿
池聼龍長叱石待羊歸酒䦨時節久桃生嵗月稀 沈
約和竟陵王遊仙詩曰天矯乘絳仙螭衣方陸離玉鑾
隐雲霧溶溶紛上馳瑶臺風不息赤水正漣漪峥嶸元
圃上聊舉瓊樹枝 又曰朝止閶闔宫暮宴清都闕騰
盖隐奔星低鑾避行月九疑紛相從虹旌乍升沒青鳥
去復還髙堂雲不歇若華有餘照淹留且晞髪 又陶
[323-57a]
先生登樓不復下詩曰側聞上士説尺木乃騰霄雲軿
不展地仙居多麗譙卧待三芝秀坐對百神朝銜書必
青鳥嘉客信龍鑣非止靈桃實方見大椿凋 又赤松
澗詩曰松子排烟去英靈眇難測惟有清澗流潺湲終
不息神丹在兹化雲軿于此陟願受金液方片言生羽
翼渇就華池飲飢向朝霞食何時當来還延佇青巗側
 又和劉中書仙詩曰殊庭不可及風熛多異色霞衣
不待縫雲錦不須織 又曰清旦發元洲日暮宿丹丘
[323-57b]
崑山西北映瑶泉東南流霓裳拂流電雲車委輕霰峥
嶸上不覩寥廓下無見 玉筠東南射山詩曰還丹改
容質握水駐留年口含千里霧掌流五色烟瓊漿泛金
鼎瑶池溉玉田倐忽整龍駕相遇鳳臺前 周庾信和
趙王逰仙詩曰藏山還采藥有道得從師京兆陳安世
成都李意其玉魚傳相鶴太乙愛飛龜白石香新芋青
泥美熟芝山精逢照鏡樵客值圍碁石文如碎錦藤苗
似亂絲蓬莱在何處漢后欲遥祠 陳隂鏗賦得神仙
[323-58a]
詩曰羅浮銀是殿瀛洲玉作堂朝逰雲暫起夕餌菊恒
香聊持履成燕戲以石為羊洪崖與松子乘羽就周王
 増唐王績贈學仙者詩曰采藥層城逺尋師海路賖
玉壺横日月金闕斷烟霞仙人何處在道士未還家誰
知彭澤意更覺步兵邪春醸煎松葉秋杯浸菊花相逢
寜可醉定不學丹砂 宋之問王子喬詩曰王子喬愛
神仙七月七日上賔天白虎揺瑟鳳吹笙乗騎雲氣噏
日精噏日精長不歸遺廟今在而人非空望山頭草草
[323-58b]
露濕人衣 李白元丹丘歌曰元丹丘愛神仙朝飲潁
水之清流暮還嵩岑之紫烟三十六峰長周旋長周旋
躡星虹身騎飛龍耳生風横江跨海與天通我知爾遊
心無窮 常建宿五度谿仙人得道處詩曰五度谿上
花生根依兩崖二月尋片雲願宿秦人家上見懸崖崩
下見白水湍仙人弹碁處石上青蘿盤無處求玉童翳
翳惟林巒前溪遇新月聊取玉琴弹 韋應物學仙詩
二首曰昔有道士求神仙靈真下試心確然千鈞巨石
[323-59a]
一髪懸卧之石上十三年存道身一試過名奏玉皇
乃升天雲氣冉冉漸不見留語弟子但精堅 又曰石
上鑿井欲到水惰心一起中路止豈不見古来三人俱
弟兄結茅深山讀仙經上有青冥倚天之絶壁下有颼
飀萬壑之松聲仙人變化為白鹿二弟翫之兄誦讀讀
多七過可乞言為子心精得神仙可憐二弟仰天泣一
失毫釐千萬年 楊衡仙女辭曰玉笄初侍紫皇君金
縷鴛鴦滿絳裙仙宫一閉無消息遥結芳心向碧雲
[323-59b]
令狐楚贈毛仙翁詩曰宣州渾是上清宫客有真人貌
似童紺髪垂纓光鬛鬛細髯緣頷綠茸茸壺中藥物梯
霞訣肘後方書縮地功既許焚香為弟子願教年紀大
椿同 李康成玉華仙子歌曰紫陽仙子名玉華珠盤
承露餌丹砂轉態凝情五雲裏嬌顔千歳芙蓉花紫陽
綵女矜無數遥見玉華皆掩嫭髙堂初日不成妍洛渚
流風徒自憐璇階霓綺閣碧題霜羅幕仙娥桂樹長自
春王母桃花未嘗落上元夫人賔上清深宫寂厯厭層
[323-60a]
城觧佩空憐鄭交甫吹簫不逐許飛瓊溶溶紫庭步𣺌
渺瀛䑓路蘭陵貴士謝相逢濟北書生尚廻顧滄洲傲
吏愛金丹清心廻望雲之端羽盖霓裳一相識傳情寫
念長無極長無極永相随攀霄厯金闕弄影下瑶池夕
宿紫府雲母帳朝餐𤣥圃崑崙芝不學蘭香中道絶却
敎青鳥報相思 孟郊列仙文詩曰太霞霏晨暉元氣
無常形元轡飛霄外八景乘髙清手把玉皇袂攜我晨
中生元挺自嘉㑹金書折華名賢女宻所妍相期洛水
[323-60b]
軿 又求仙曲曰仙教生為門仙宗静為根持心苦妄
求服食安足論鏟惑有靈藥餌真成夲源自當出塵網
馭鳳登崑崙 張籍求仙行曰漢皇欲作飛仙子年年
採藥東海裏蓬莱無路海無邊方士舟中相枕死招搖
在天囚白日甘泉玉樹無仙實九皇真人終不下空向
離宫祠太乙丹田有氣凝素華君能保之升絳霞 李
賀仙人詩曰弹琴石壁上翻翻一仙人手持白鸞尾夜
掃南山雲鹿飲寒澗下魚歸青海濵當時漢武帝書報
[323-61a]
桃花春 白居易夢仙曰人有夢仙者夢身升上清坐
乘一白鶴前引雙紅旌羽衣忽飄飄玉鸞俄錚錚坐空
真下視人世塵冥冥漸失鄉國處纔分山水形東海一
片白列岳五㸃青須臾羣仙来相引朝玉京安期羨門
輩列侍如公卿仰謁玉皇帝稽首前致誠帝言汝仙才
努力勿自輕却後十五年期汝不死庭再拜受斯言既
寤喜自驚秘之不敢泄誓志居巗扃恩愛捨骨肉飲食
斷羶腥朝餐雲母散夜吸沆瀣精空山三十載日望輜
[323-61b]
軿迎前期過已久鸞鶴無来聲齒髪日衰白耳目減聰
明一朝同物化身與糞壌并神仙信有之俗力非所營
茍無金骨相不列丹臺名徒傳辟穀法虚受燒丹經只
自取勤苦百年終不成悲哉夢仙人一夢誤一生 李
翶贈毛仙翁詩曰紫霄仙客下三山因救生靈到世間
龜鶴計年承甲子氷霜為質駐童顔韜藏休咎傳真籙
變化枯榮試小還從此更教塵骨貴九霄雲路願追攀
 崔郾贈毛仙翁詩曰存亡去住一壺中兄事安期弟
[323-62a]
葛洪甲子已過千嵗鶴儀容方稱十年童心靈暗合平
人數藥力潜均造化功終待此身無繫累武陵山下等
黄公 賈島遊仙詩曰借得孤鶴騎髙近金烏飛掬河
洗老貌照月生光輝天中鶴路直天盡鶴一息歸来不
騎鶴身自有羽翼若人無仙骨芝术無煩食 李商隐
謁仙曰從来繫日乏長䋲水去雲廻恨不勝欲就麻姑
買滄海一杯春露冷如氷 温庭筠水仙謡曰水客夜
騎紅鯉魚赤鸞雙鶴蓬瀛書輕塵不起雨新霽萬里孤
[323-62b]
光含碧虚露魄冠輕見雲髪寒絲七柱香泉咽夜深天
碧亂山姿光碎平波滿船月 曹唐穆王宴王母于九
光流霞館詩曰桑葉扶疎閉日華穆王邀命宴流霞霓
旌著地雲初駐金奏掀天月欲斜歌咽細風吹粉藻飲
酣清露濕瑶砂不知白馬紅韁觧偷喫東田碧玉花
又漢武帝將候西王母下䧏詩曰崑崙凝想最髙峰王
母来乗五色龍歌聼紫鸞猶縹緲語来青鳥許從容風
廻水落三清月漏苦霜傳五夜鐘樹影悠悠花悄悄若
[323-63a]
聞簫管是行蹤 又漢武帝于宫中宴西王母詩曰鼇
岫雲低太乙壇武皇齋潔不勝歡長生碧宇期親署延
夀丹泉許細看劍佩有聲宫樹静星河無影禁花寒秋
風褭褭月朗朗玉女清歌一夜䦨 又王逺宴麻姑蔡
經宅詩曰好風吹樹杏花香花下真人道姓王大篆龍
蛇随筆札小天星斗滿衣裳閒抛南極歸期晩笑指東
溟飲興長要喚麻姑同一醉使人沽酒下餘杭 又劉
晨阮肇遊天台詩曰樹入天台石路新細雲和雨動無
[323-63b]
塵烟霞不省生前事水木空疑夢後身往往雞鳴巗下
月時時犬吠洞中春不知何地歸依處須就桃源問主
人 又劉阮洞中遇仙子詩曰天和樹色靄蒼蒼霞重
嵐深路渺茫雲竇滿山無鳥雀水聲沿澗有笙簧碧沙
洞裏乾坤别紅樹枝前日月長願得花間有人出不令
仙犬吠劉郎 又仙子送劉阮出洞詩曰慇勤相送出
天台仙境那能却再来雲液既歸須強飲玉書無事莫
頻開花當洞口應長在水到人間定不回惆悵溪頭從
[323-64a]
此别碧山明月照蒼苔 又仙子洞中有懐劉郎詩曰
不将清瑟理霓裳塵夢那知鶴夢長洞裏有天春寂寂
人間無路月茫茫玉沙瑶草連溪碧流水桃花滿澗香
曉露風燈零落盡此生無處訪劉郎 又劉阮再到天
台不復見仙子詩曰再到天台訪玉真青苔白石已成
塵笙歌𡨕寞閒深洞雲鶴蕭條絶舊鄰草樹總非前度
色烟霞不似昔年春桃花流水依然在不見當時勸酒
人 又紫河張休真詩曰琪樹扶踈壓瑞烟玉皇朝客
[323-64b]
滿花前山河到處成三月絲竹經時即萬年樹石冥茫
初縮地杯盤狼籍未朝天東風小飲人皆醉從聽黄龍
枕水眠 又蕭史携弄玉上昇詩曰豈是丹臺歸路遥
紫鸞烟駕不同飄一聲洛水傳幽咽萬片宫花共寂寥
紅粉美人愁未散清華公子笑相邀緱山碧樹青樓月
腸斷春風為玉簫 又黄初平将入金華山詩曰莫道
真逰烟景賖瀟湘有路入金華溪頭鶴樹春常在洞口
人間日易斜一水暗廻閑繞澗五雲長往不還家白羊
[323-65a]
成隊難收拾喫盡溪邊巨勝花 元元好問三仙祠詩
曰三仙祠下往来頻憔悴征衫滿路塵簫鼓未休寒食
酒樵蘇時見舊都人吹殘芳樹紅仍在展放平田綠已
勻西北并州隔千里㡬時還我故郷春 劉因仙人圗
詩曰千古誰傳海上山坐令人主厭塵寰蓬莱果有神
人在應悔虚名落世間
原賦漢司馬相如大人賦曰相如拜為孝文園令見上
好仙乃遂奏大人賦其辭曰世有大人在乎中州宅彌
[323-65b]
萬里曽不足以少留悲世俗之廹隘朅輕舉而逺逰乘
絳幡之素霓載雲氣而上浮建格澤之修竿總光曜之
采旄垂旬始以為幓曵彗星而為髾絶太陽而登太隂
與真人乎相求屯余車其萬乘綷雲葢而樹華旗歴唐
堯于崇山過虞舜于九疑徧覽八紘而觀四海朅度九
江越五河時若曖曖将混濁召屏翳誅風伯刑雨師排
閶闔而入帝宫載玉女而與之歸登閬風而遥集飛鳥
騰而一止低佪隂山翔以紆曲吾乃今日覩西王母暠
[323-66a]
然白首戴勝而穴處亦幸有三足烏為之使遺屯騎于
元闕軼先驅于寒門下峥嶸而無地上寥廓而無天視
眩泯而無見聽敞怳而無聞乘虚無而上遐超無友而
獨存 晉陸機列仙賦曰夫何列仙𤣥妙超攝生乎世
表因自然以為基仰造化而聞道性沖虚以易足年緬
邈其難老爾乃呼吸九陽抱一含元引新吐故雲飲露
餐違品物以長盼妙羣生而為言爾其嘉㑹之仇息宴
遊棲則昌容弄玉洛宓江妃觀百化于神區覲天皇于
[323-66b]
紫微過太華以息駕越流沙而来歸 又陵霄賦曰挟
至道之容微狭流俗之紛沮颺余節以逺模風扶揺而
相予削陋跡于分丘省遊仙而投軌凱情累以遂濟豈
時俗之云阻判煙雲之騰躍半天歩而無旅詠陵霄之
飄飄永終焉而弗悔昊蒼煥而運流日月飜其代序下
霄房之靡迄卜良辰而復舉陟瑶䑓以投轡步玉除而
容與 梁陶𢎞景水仙賦曰淼漫八海汯汨九河中天
起浪分地寫波東卷長桑日窟西斡龍築月阿廼者潼
[323-67a]
闗不壅石門已開導江出漢浮濟達淮漳渠水府包山
洞臺娥英之所逰往琴馮是焉去来于是碧巗無霧綠
水不風飛軒紖鳳逰軿駕鴻上朝紫殿還覲青宫進麾
八老顧拂四童酌丹穴之酎薦麟洲之肴錦旌麗日羽
衣拂霄亦有先覺之秀獨往之英窺若士于䝉穀求吕
梁于石城從務光于底柱索龍威于洞庭迎九元于金
闕謁三素于玉清更天地而彌固終逍遥以長生 増
唐王延齡夢遊仙庭賦曰葛稚川見素抱朴傲世
[323-67b]
循潔白之道吸元和之精洎乎意朕飄然體清于時秋
風蕭蕭秋夕凛凛野猨垂幕山童薦枕須臾之間乃安
斯寝神倐忽而逾邁眇不知其所屆紛溶溶而上馳將
若逰乎天外駕白鹿驂斑麟飛翠盖騰紅輪横絶南斗
超凌北垠出崑虚以騁志過滄溟而問津呵風伯叱雷
父披天門謁天宇太乙之居兮金碧堂洞鬰宻兮不見
陽蕊珠履地雲屏匝廊色剡剡其揚彩爛曄曄以成章
旖旎旌節襂襹羽裳蒼龍吹箎丹鳳為舞洞轇轕乎東
[323-68a]
廂此其大較也若乃羣仙之所盤薄珠庭之所艧濩曼
以玉堂映以朱閣靈怪潜秘光華相錯隂陽不能授其
寒暑造化不能生其美惡及乎上真䧏命赤書爰作速
陽候而波静走姮娥而月落值江妃之倩練驚海童之
閃鑠其翶翔曠逺者嬉九垓排三山紫煙生白雲閒偃
蹇天矯翩錦縹緲可見而不可攀至夫靈草自然珍木
不死餐霞嚥液乘鴻躡鯉或隐山林或遊城市斯實元
都之能事尤難測其云已洪崖先生方睟其容頷其頤
[323-68b]
曰中州之士也爾来何遲出秘訣約真期挹花池之水
唱天闗之辭既乃避席屏氣拜命之辱精皦皛兮從空
浮長覺悟兮還舊丘唯見塵書滿屋皓月生樓渉化窮
極無跡難求豈莊周夢為蝴蜨蝴蜨夢為莊周歟意者
天聰明神正直親其貞亮之槩照以元魁之極雙童兮
何日再逢上清兮何時再陟掩空館而愁卧撫長懐而
歎息
原頌晉牽秀王喬赤松頌曰妙哉松喬禀此殊姿含精
[323-69a]
握氣靈徳是綏藏器華圃亢首騰飛齊跡風雲超逺姿
微乃翔靈墳鳥像人聲低徊舊土眷此平生恵而不諒
凋我素形神儀既隕翻飛而征遨逰八維跨騰九冥應
慶罔極與道虚盈
原賛晉陸機王子喬賛曰遺形靈嶽顧景忘歸乘雲倏
忽飄颻紫微 郭璞馮夷賛曰禀華之精食惟八石乘
龍隐淪往来海若是謂水仙號曰河伯 又曰水土氷
鱗潜映洞川赤松是服靈蜕乗煙吐納六氣升降九天
[323-69b]
 宋謝靈運王子晉賛曰淑質非不麗難以之百年儲
宫非不貴豈若登雲天王子愛清浄區中實囂諠兾見
浮丘公與爾共繽翻 又巖下一老翁五少年賛曰衡
山采藥人路迷糧亦絶過息巗下坐正見相對説一老
四五少仙隐不可别其書非世教其人必賢哲 梁江
淹王子喬賛曰子喬好輕舉不待鍊銀丹控鶴上窈窕
學鳳對㠝岏山無一春草谷有千年蘭雲衣不躑躅龍
駕何時還 又隂長生賛曰隂君惜靈骨珪璧詎為寳
[323-70a]
日夜名山側果得金丹道憂傷永不至光顔如碧草若
渡西海時致意三青鳥 又白雲賛曰紫煙世不覿赤
鱗庖所捐白雲亦海外葐蒀起三山蕭瑟玉池上容裔
帝䑓前欲知清都裏乗此乃登天 又秦女賛曰青琴
既曠世綠珠亦絶羣猶不及秦女十五乘綵雲璧質人
不見瓊光俗詎聞願使洛靈在為我道竒芬
原書梁陶𢎞景荅朝士訪仙佛兩法體相書曰某等白
嘗竊觀仙書輙嗟欣倦徒羨其文莫測其理尋七尺
[323-70b]
之體既同禀太始俱服五常以何因縁獨超青雲而弊
金石者乎先生領袖元門學窮仙苑必有以竭其川岸
請畧聞雅説隐居荅曰至哉嘉訊豈䝉生所辨雖然試
言之若直推竹柏之匹桐栁者此本性有殊非今日所
論若引庖刀湯稼從飬溉之功者此又止其所從終無
永固之期夫得仙者並有異乎此但斯族復有數種今
且談其正體凡質像所結不過形神形神合時則是物
形神若離則是靈是鬼其非離非合佛法所攝亦離亦
[323-71a]
合仙道所依今問以何能而致此仙是鑄鍊之極感變
之通理也當埏埴以為器之時是土而異于土雖燥未
燒遇濕猶壊燒而未熟不久尚毁火力既足表裏堅固
河山可盡此形無滅假令為仙者以藥石鍊其形以精
靈瑩其神以和氣濯其質以善徳觧其纒衆法共通無
礙無滯欲合則乘雲駕龍欲離則尸觧化質不離不合
則或存或亡于是各随所業修道進學漸階無窮教功
令滿亦畢竟寂滅矣
[323-71b]
原論晉庾闡列仙論曰夫無怪物之所以然後可以通
于命以達變化之情者不怪詭于異端測自然之根者
不猖狂于一物故形骸雖細推之愈廣天地雖巨别之
彌狭然則形骸華岱之秋毫太虚天地之掌握耳又何
足以言其變化哉又若秦皇漢武體無靈骨雖懐竒化
終于尸沒傾天下之資忽萬乘之位方士輻湊萬端鱗
萃無救于頽年無補于一至
増序唐陳子昂别中岳二三真人序曰夫愛名山歌長
[323-72a]
往世有之矣若夫放身霄嶺宴景雲林卑俗不可得而
聞時士不可得而見則吾欲髙視終古一笑昔人嵩山
有二仙自浮丘公王子晉上朝玉帝遺跡金壇鳳簫悠
悠千載無響吾每以是臨霞永慨撫膺増歎常謂烟駕
不逢羽人常往去囂世走青雲登玉女之峰窺石人之
廟見司馬子微馮太和霓裳眇然冥壑獨立真朋羽㑹
金漿玉液則有楊仙公元黙洞天賈上士幽棲牝谷玉
笙吹鳳瑶装駐鶴方且迷軒轅之駕期汗漫之逰吾亦
[323-72b]
何人躬接兹賞實欲執青節從白蜺陪飲崑崙之庭觀
化𤣥元之府宿心遂矣冥骨甘矣豈知瓊都命淺金籙
道微攀倒景而迷途顧中峰而失路塵縈俗累復汨吾
和仙人真侶永幽靈契翳青芝而延佇遥㑹何期折丹
桂而徘徊逺心空絶紫烟去黄庭極仰寥廓而無光視
寰區而寡色悠悠何往白頭名利之交咄咄誰嗟元運
盛衰之感則如楊朱岐路墨子素絲尚平辭家而不歸
鮑焦抱木而枯死可以慟可以悲古人之心吾今得之
[323-73a]

増記唐王師簡下泊宫三茅君素像記曰太上立徳立
言以𢎞其教生人治國其用不極由乎恬澹者則詣真
理乘化出入人紀罔窮廣成枉軒皇之尊闗令闡𤣥元
之訓冥捜虚極呼吸日月上賔之軒代有其人茅真君
伯氏仲氏䖍奉元樞退然若䘮脱履萬類騰跡三清學
宗其門者綿代不絶時謂朝山之月肩駕擊轂白鶴紫
氣必應其晨或者詭説則曰真君長往亦以綰吳越司
[323-73b]
命籍人寰生死吾不知故闕書且嘗遺一畝之宫于山
之陽去而復返其號下泊久不治榛蕪積焉遊者憮然
則有東周黍離殷墟麥秀之歎矧靈仙何處哉我河東
公華亷平此藩吏之師法實奉黄老以根政源嘗謂開
元承平之代上奉無為以宅清浄元門垂祐有國有家
者屬焉由是捨俸入之錢以宏其棟宇置真君之像惟
肖其儀形設雲幄于兩楹分玉座而鼎足以嚴其觀雙
侍童衛焉以備其教龍虎左右端翊焉升其堂塗稽首
[323-74a]
 拜手忽若前後左右旄節羽衛從諸天行揖其氷容以
 敬以肅則若美其目口流涕發論破人昬惑往真之跡
 将墜復振此教之演翳事而𢎞深其率教者曰興廢繼
 絶則由乎人䝉福獲祉必感乎至公恒以黄籙法㑹元
 辰修畢仍嵗必緝敷紫陽玉真當負扆而頒命列陪位
 而賛拜罄雜天籟宵燭如星奉章上元昭啓昊帝盖所
 以保和封内儲慶皇家門閥之祥我事丘禱至哉賢候
 之業也粤元和甲午嵗十二月二日新宫始成無傷物
[323-74b]
 力公之宇内百姓不知有嚴有翼如合造化道士孫智
 清元門龜龍以標儀矩受成事指顧而叶焉乃欲章明
 靈跡延耀丕業請戒于戎政者譔而刋之師簡諗于良
 畫故不敢沒其美云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