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十五


[320-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十五
  人部七十四褊急附怠惰/朋黨 争 詐偽附諂佞罵惡/不争 詬
   訴辯附寇讒謗剪黜辱/叛亂 賊 伐附 威虐/竊盜 妖訛/雜盜 呪詛/
   褊急一
 原筆擲地 杖撞郎魏王思為司農性急嘗書蠅集筆/端驅去復來再三思自起拔劒逐
 蠅不得取筆擲地踏壊之下後漢明帝褊急嘗以事怒/藥崧以杖撞之崧走入牀 帝急呼崧崧曰天子穆穆
 諸侯皇皇未聞人君自/起撞郎明帝慙而止 踏雞子 廢壚炭晉王述字/懐祖性急
[320-1b]
 嘗食雞子以筯刺之不得便大怒擲地雞子圓轉不止/便下牀以屐齒踏之又不得嗔甚掇内口中齧破而吐
 之射左傳邾莊公在臺臨庭閽以瓶水沃庭公怒閽曰/夷 姑旋焉執之不得滋怒自投于牀廢於壚炭爛遂
 卒/ 増擲木 輿牀世說桓宣武與袁彦道樗蒱袁彦/道齒不合遂厲色擲去五木温太
 眞云見袁生遷怒知顔子為貴螭又王司州嘗乗雪徃/王螭許司州言氣少有忤逆于 便作色不夷司州覺
 惡便輿牀就之持其臂曰汝詎復足與老兄/計螭撥其手曰冷如鬼手馨强來捉人臂 徃數藍
 田 强飲孝伯世說謝無奕性粗急以事不相得自徃/數王藍田肆言極罵 又王大王恭嘗
 俱在何僕射坐大勸恭酒恭不為飲大逼强之轉苦便/各以帬帶繞手恭府近千人悉呼入齋大左右雖少亦
 命前意便欲相殺何僕射無計/因起排坐二人之間方得分散
[320-2a]
  褊急二
原不告而馳左傳晉使張骼輔躒致楚師求御於鄭鄭/人使宛射犬近不告而馳之收擒挾囚不
待而出既免二子問曰胡再不謀對曰曩/者志入今則怯也皆笑曰公孫之亟也 無徳以將
魏君儉嗇褊急/無徳以將之 忿不思難 怒自投牀詳/上 褊心
躁性 量謝包荒 徳非含垢 増甚以為忿世說桓/南郡小
兒時與諸從兄弟各養鵝共鬭南郡鵝每不如甚以為/忿乃夜徃鵝欄間取諸兄弟鵝悉殺之既曉家人咸驚
駭云是變怪以白車騎車騎曰無/所致怪當是南郡戲耳問果如之 損其自然又曰王/令詣謝
公值習鑿齒已在坐當與併榻王徙倚不坐公引與之/對榻去後語其兒曰子敬實自清立但殊損其自然
[320-2b]
  怠惰一
原廢命 失職傳守官廢命不敬之/一日失職則死及 養名 溺職漢/書
齊俗吏人養名舒緩朱博為郡怒/曰齊人欲以為俗耶 沉滯不舉 増受玉 乞師左/傳
天王使召武公賜晉侯命受玉惰歸告王曰晉侯其無/後乎王賜之命而惰于受瑞先自棄也已其何繼之有
以又晉侯使郤錡乞師將事不敬孟獻子曰受命/ 乞師將社稷是衛而惰棄君命也不亡何為 目
蕩心遊 筋駑肉緩蔡邕勸學篇曰瞻彼頑薄執性不/固目蕩心遊意與手互 嵇康與
山濤書曰吾每讀尚子平臺孝威傳慨然慕之想其為/人少加孤露母兄見驕性復疎懶筋駑肉緩頭面常一
月十五日不洗非/大悶痒不能梳也
[320-3a]
  怠惰二
原陳遵滿百漢書陳遵為掾曹輙廢吏白曰陳掾今日/以某事謫遵曰滿百乃相聞故事滿百謫
當斥/故也 曹參不事日飲/醇酒 汝不恭命 遐棄厥司書/
怠荒不敢/怠荒 怠忽荒/政 逋事義縱為上黨/令無逋事也 居息燕燕/居息
 遐逸自暇/自逸 増常苦饑貧魏書胡叟字倫許不治産/業常苦饑貧不以為恥
 不喜拜揖唐書王績性簡惰不喜拜揖其兄通知之/不嬰以家事鄉族慶弔冠婚皆不與也
  詐偽一
原矯節 近名非其矯節是不知言/善無近名矯誣詐也 為/ 心勞 行
[320-3b]
作偽心勞日拙/ 無行險偽 爾偽 予欺無載爾偽欺/ 情偽予 言偽
 行詐人之偽言/由之行詐 増用智 不情禮用人之智去其/詐 彚苑外敦篤
而内/不情 湯澆雪 鐵包銀彚苑王瑩代謝超宗為義興/太守超宗去郡與瑩交惡還
都就瑩父懋求書囑瑩覔一史曰丈人一㫖如湯澆雪/耳及至瑩答㫖以公吏不可超宗徃懋處對賓客謂懋
曰湯定不可澆雪懋面洞赤質五代史慕容彦超為人/多詐而好聚歛在鎭常置庫 錢有奸民為偽銀以質
者主吏久之乃覺彦超隂教主吏夜穴庫垣盡徙其金/帛于他所而以盜告彦超即榜于市使民自占所質以
償之民皆争以所質物自言已而得質偽銀者寘之深/室使數十餘人日夜為之皆鐵為本而外包以銀及其
被圍也乃勉其守城者曰吾有銀數千錠當悉以賜/汝軍士私相謂曰此鐵胎耳復何用哉皆不為之用
[320-4a]
垣平金寳 陳勝丹書史記新垣平曰臣望汾隂有金/寳氣意周鼎其出乎不迎則不
至後有人上書告新垣平所言皆詐也人漢書陳勝呉/廣起兵乃丹書帛曰大楚興陳勝王置 所罾魚腹中
卒買魚烹食/得而怪之 披香殿 長樂宫彚苑蘇世長侍宴披/香殿酒酣進曰此煬
帝作邪何雕麗至此帝曰卿好諫似直然詐也豈不知/此殿我所營乃詭云煬帝邪 漢書韓信與家臣謀欲
發兵攻吕氏其舍人得罪信囚欲殺之舍人弟上書告/信欲反狀于吕后后乃與蕭何謀詐令人從上所來言
陳豨已死羣臣皆賀相國紿信曰雖病强入吕后使武/士縳信斬之長樂宫信方斬曰吾不用蒯通之計反為
女子所詐/豈非天哉
  詐偽二
[320-4b]
原審禮不誣君子審禮不/可誣以奸詐 辟名皆誅凡失財用物辟/名皆誅之辟名
謂巧偽為文書/與實不相應也 以禮防偽周禮以五禮/防萬民之偽 著誠去偽
 鄙詐 詭譎 詐謀 詭辭 釣名 掠羙 詐善
 矯名 譎而不正 華而不實 莫大之奸 無赦
之罪 事不憑虚 罪宜閱實 行偽而堅 言偽而
辨 増獨用徐温經濟類編後梁淮南左牙指揮張顥/與右牙指揮使徐温謀弑威王温曰
參用左右牙兵心必不一不若獨用吾兵顥不可温曰/然則獨用公兵顥從之至是窮治逆黨皆左牙兵也由
是人以温為實不知謀也隆演以温為/左右牙都指揮使軍府事咸取決焉 遂斬廷望又/後
[320-5a]
唐時呉侍中徐知詢與兄知誥争權呉越王鏐遺詢金/玉器皿皆飾以龍鳯詢乗用之不以為嫌典客周廷望
曰公誠能捐寳玉以結朝貴彼誰與處詢使廷望如江/都望遂與知誥親吏周宗善密輸欵于誥亦以誥謀告
詢詢召誥詣金陵除父温䘮誥稱呉主命不許周宗謂/廷望曰人言侍中有不臣七事宜亟入謝望以告詢詢
入朝誥留詢為統軍詢責誥曰先王違世兄為人子初/不臨䘮可乎誥曰爾挺劍待我我何敢徃爾為人臣畜
乗御物可乎詢又以廷望所言告誥誥曰/以爾所為告我者亦廷望也遂斬廷望 頗知其詐
唐書裴延齡剥下附上肆騁譎怪其進退皆他人莫敢/言者而延齡言之不疑亦人之所未聞者帝頗知其詐
謀/ 信以為忠又突厥圍帝雁門王世充悉發江都兵/赴難詐為可喜事以邀聲譽在軍蓬首
垢面日夜悲泣不釋甲卧必/席藁帝信以為忠愈親任之 辯給又宇文融拜御史/中丞中書令張說
[320-5b]
素惡融張九齡謂說曰融新用事辯給/多詐公不可以忽說曰狗鼠何能為 詐忠彚苑開/成元年
李石因延英召對從容言曰陛下之政皆承天心惟宋/申錫之枉久未原雪帝慚曰我當時亦悟其失而詐忠
者廹我以社稷計故耳使逄漢/昭宣時當不坐此因追復右丞 詐稱太子漢書昭帝/始元五年
有男子來乗黄犢車衣黄襜褕著黄㡌詣北闕自稱/衛太子京兆尹雋不疑收縛之廷尉騐治得奸詐
詭殺樓蘭又傳介子與士卒齎金幣揚言賜外國為名/至樓蘭王不信介子佯引去至其西界使譯
謂曰漢使者持黄金錦繡行賜諸國王不來受我去西/國矣出金幣示譯譯報王王貪漢物來見使者介子與
坐飲陳物示之飲酒皆醉介子謂王曰天子使私報/王王起隨介子入帳中屏語壯士二人從後刺殺之
  諂佞一
[320-6a]
 草指 劒斬博物志堯時有指佞草佞人入朝此草/屈而指之 漢成帝時朱雲上言願賜
上方斬馬劒斷佞臣頭以勵/其餘上問誰曰安昌侯張禹 號三 無一北齊胡長/仁為尚書
令時左丞酈孝裕郎中陸仁恵盧元亮厚相結託號三/佞 又徐之才曰我在江東見徐勉作僕射莫不佞之
今我亦是徐僕射/無一佞何由可活 祝鮀之/佞 崔暹又崔季舒曰崔暹/常意吾佞每言叔
父合殺及其自作/體佞乃過于吾 増五色雲 八風舞唐書韋巨源/與安石同系
景龍二年韋后自言衣笥有五色雲巨源倡其偽勸中/宗宣布天下帝從其言因是大赦 經濟類編中宗宴
近臣國子祭酒祝欽明自請作八風舞揺頭轉目備諸/醜態中宗笑欽明素以儒學著名吏部侍郎盧藏用私
謂諸學士曰祝公/五經掃地盡矣 指鳥 代犧彚苑髙祖使建成世/民將兵擊西河郡攻
[320-6b]
拔之執郡丞髙徳孺世民數之曰汝指野鳥為鸞以欺/人主取髙官吾興義兵正為誅佞人耳遂斬之 又武
后有疾詔徧祭神廟以求福消災閻朝隠詣少室山親/撰祝文以身代犧沐浴伏于俎盤令僧道迎至神所觀
者如堵㑹后疾愈重加/賞賚其諂佞類如此 假子 乞兒經濟類編陳宣/帝時和士開為
尚書令賜爵淮陽王威權日盛朝士不知廉恥者或為/之假子與富商大賈同在伯仲之列 天寳遺事張九
齡見朝士趨附楊國忠以求官語人曰此曹皆向火/乞兒一旦火盡灰冷當凍裂肌膚暴骨于溝中矣
隠處謝酒 後至侑觴經濟類編田令孜嘗召宰相及/朝貴飲酒濬恥于衆中拜令孜
乃先謁令孜謝酒及賓客畢集令孜言曰令孜與張郎/中清濁異流嘗䝉中外既慮玷辱何憚改更今日于隠
處謝酒則又不可濬慙懼無所容貢又趙師附韓𠈁/胄得知臨安府𠈁胄生日百官争 珍異師後至出
[320-7a]
小盒曰願獻少果核侑觴啓之乃粟金/蒲萄小架上綴大珠百餘顆衆慙沮 願令公速愈
 為宰相放生唐新語成敬竒與姚崇有親姻崇寢疾/竒造宅省焉對崇涕泣懐中置生雀數
頭持出放之祝云願令公速愈崇忿其諛媚自兹不復/接遇 東軒筆記王荆公為相每遇生日朝士獻詩頌
僧道獻功徳疏以為夀光祿鞏申以大籠貯雀鴿詣客/次搢笏開籠每一雀鴿叩齒祝曰願相公一百二十嵗
謂之/放生
  諂佞二
原格佞宋鄭鮮之為御史中丞武帝談論經典/人皆依違鮮之難必切至時謂格佞 乍佞
漢王尊以盜賊並興選賢徵用起家為卿盜賊既除即/以佞巧廢黜一遵之身三期之間乍賢乍佞豈不甚哉
[320-7b]
 逺論語逺/佞人 惡又是故惡/夫佞者 難任人難拒也/任佞也 友便
佞 便辟 巧媚 善柔 面柔 諂諛 佞倖 取
媚 茍容 増皇甫巧媚彚苑皇甫鏄賂吐突承璀為/奥援故帝排衆論決任之反
以裴度為朋黨不内其/言鏄乃益以巧媚自固 盧杞奸邪唐書徳宗從容與/李泌論即位以來
宰相曰盧杞清忠强介人言杞奸邪朕殊不/覺其然泌曰陛下覺之豈有建中之亂乎 請視便
六帖郭𢎞霸再遷右臺侍御史大夫魏元忠病僚屬/省候𢎞霸獨後入憂見顔色請視便液即染指嘗騐
疾輕重賀曰甘者則病不瘳今味苦/當愈喜甚元忠惡其媚暴語于朝 辨其奸邪聞見/録王
安石母死士大夫皆徃弔明允/獨不徃作辨奸論一篇以譏之 祝公之五經掃地見/前
[320-8a]
注/ 朱浚以萬拜得名姑蘇筆記賈似道柄國時浙曹/朱浚每有劄子白事必稱朱浚
萬拜覆時人/謂之朱萬拜 進珠冠而拜侍郎經濟類編韓𠈁胄有/愛妾張譚王陳四人
皆封郡夫人其下有名位者又十人或獻北珠冠四枚/于𠈁胄𠈁胄以遺四夫人其十人亦欲之未有以應也
聞之函市北珠製十冠以獻/十人者喜為求遷官拜工部侍郎 獻大筆而超節度
又晉王既許藩鎭之請求唐舊臣欲以備百官朱友謙/遣前禮部尚書蘇循詣行臺循至魏州入牙城望府廨
即拜謂之拜殿見王呼萬嵗舞蹈泣而稱臣翌日又獻/大筆三十枝謂之畫日筆王大喜即命循以本官為河
東節度副使張/承業深惡之 黄龍先試士開之疾旋瘳又有一士/人叅和士
開疾值醫云王傷寒極重他藥無効應服黄龍湯士開/有難色士人曰此物甚易服王不須疑請為王先嘗之
[320-8b]
一舉而盡士開感其/意為强服遂得愈 青蠅何來同僚之色頓失又元/稹為
江陵士曹與監軍崔潭峻善穆宗在東宫聞宫人誦稹/詩歌而善之及即位潭峻歸朝獻稹歌詩百餘篇穆宗
問稹安在對曰今為散郎以稹為祠部郎中知制誥朝/論鄙之㑹同僚食𤓰於閣下有青蠅集其上中書舍人
武儒衡以扇揮之曰適從何來遽/集于此同僚皆為失色衡自若 剪紙帖巾内史作
髙麗之舞又武后以神都留守楊再思為内史再思為/相專以諂媚取容司禮少卿張同休易之兄
也嘗召公卿宴集酒酣戲再思曰楊内史面似髙麗再/思欣然即剪紙帖巾反披紫袍為髙麗舞舉坐大笑
 鳴雞吠犬侍郎學田舍之聲又韓𠈁胄嘗與賓客飲/南園過山莊顧竹籬草
舍曰此眞田舍間氣象但少雞鳴犬吠耳俄聞犬嘷/叢薄視之乃侍郎趙師也𠈁胄大笑聞者鄙之
[320-9a]
  惡一朋黨附/
原不悛 相濟長惡不悛/同惡相濟 不可長 不可掩惡不可/長 惡
積不/可掩 如火燎原 如農去草惡之易也如火之燎於/原不可嚮邇其猶可撲
滅乎絶見惡如農夫之務去/草必 其根本勿使能植 小惡無傷 復惡已甚
小人以小惡為無傷乎復/惡已甚髙伯其為戮 人之無良 民之多僻
聚慝 起穢 癉惡彰善癉惡/癉去也 樂禍 佗傷 内惡
 自臰 腥聞 爵罔及惡 徳惟其賢 坐於塗炭
孟/子 見如探湯論/語 記碑 書竹天寳遺事盧奐累任/大郡凡治奸惡既斷
[320-9b]
罪又書所犯刻石于其門時謂記惡碑/漢隗囂傳越楚之竹不足以書其惡 東/ 豺虎不
詩/ 鷹鸇之逐左傳鄭然明曰見不仁者/誅之如鷹鸇之逐鳥雀也 惡疾其
始 聞若已讐榖梁曰君子惡惡疾其始/ 栁文曰聞惡若已仇 罄竹 決
隋恭紀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 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原朋黨邪朋 讐黨
朋黨使正不正無有黨/必有讐言妄人 黨 不比不周 相求相合君子/周而
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合/ 同惡相求同求相 増比匪易/ 朋仇書朋家作/仇脅權相
滅/ 南北部 四十年漢桓時鄉人為之謠曰天下規/矩房伯武因師獲進周仲進二
家賓客互相譏揣遂各樹朋徒漸成尤隙由是甘陵有/南北部黨人之議自此始矣 唐穆宗時李徳裕宗閔
[320-10a]
各分朋黨更相/傾軋垂四十年 四聰 八達魏明紀諸葛誕鄧颺等/相與結為黨友更相題
表以散騎常侍夏侯𤣥等四人為四聰誕軰八人為八/達合黨連羣互相褒歎以毁訾為罰戮用黨譽為爵賞
  惡二朋黨附/
増惡惡如巷伯 聲於天下栁文辯侵伐論/聲其惡于天下 諱於君
孔子曰臣子不可以言/君親之惡為諱者禮也 葅筋醢骨 抽舌探肝南/史
侯景/傳 不去不止通鑑荀公達之/去惡不去不止 無見無聞吕氏春/秋目見
所惡不如無見耳/聞所惡不如無聞 同惡左傳同惡相/求如市賈焉 元惡東漢孔/融傳曰
招呼元惡/以自營衛 摘抉以揚西漢孫寳傳欲摘抉以/楊我惡謂挑發之也 蔽羙
[320-10b]
而稱楚辭好蔽/羙而稱惡 増朋黨相引以勢 相導以利史記/日者
傳/ 黨同伐異共相標榜 激揚名聲互相題拂東漢/黨錮
傳/ 牢石之黨漢書佞倖傳石顯與牢梁五鹿充/宗結為黨友諸附倚者皆得寵位 興
捐之獄西漢捐之傳賈捐之復短石顯楊興曰上信用/之今欲進但從我計且與合意即得入矣捐之
與興共為薦顯奏又自為薦興/奏石顯白之上廼下興捐之獄 王李之黨紀纂淵海/順帝以王
伾為左散騎常侍王叔文為起居舍人大抵叔/文依伾伾依李忠言忠言依牛昭容轉相交結 覿抃
之門經濟類編宋孝宗時曽覿王抃甘昪三人盤結擅/政進退大臣權震中外士大夫争附之陳俊卿自
興化赴建康過闕入對曰向士大夫奔覿抃之門十纔/一二尚畏人知今則公然趨附已七八不復顧忌矣人
[320-11a]
才進退由私門/大非朝廷羙事 皆有盛名東坡書樂毅論後云夏侯/元與何晏等皆有盛名晏
目元以易之所謂深者而元目晏以神及其遇禍深/與神安在乎羣兒妄作名字自相刻畫類皆知此
不堪同傳經濟類編梁成大與莫澤李知孝皆黨附史/彌逺排斥諸賢而成大尤心術嶮巇凡可賊
害忠良者率攘臂為之四方賂遺列置堂廡導賓客觀/之欲其効尤雖知孝亦鄙其為人至曰所不堪者他日
與成大同傳耳卒/為貶死天下恱之
  争一不争附/
原獄繁 律止争鬭之獄繁止律者/所以定分而 争也 無恥 不争勝/而
無恥衆在醜夷不争/注醜 也夷齊也 先王懼 司虣禁叔向曰先王/議事以制不
[320-11b]
為刑辟懼有争心者司/虣禁出入相凌犯 増虎鬬 龍争東觀漢記執/金吾賈復在
汝南部將殺人潁川捕得寇恂戮之于市復以為恥過/潁川謂左右曰吾見恂必手劍之恂知其謀不與相見
曰昔相如屈于廉頗者為國也乃勅盛具恂出迎于道/稱疾還賈復欲追之而吏士皆醉遂去恂以狀上聞上
徵恂恂至引見時復先在側欲起相避上曰天下未定/兩虎安得私鬭 史記彭越字仲常漁鉅野澤中為羣
盜陳勝項梁起諸少年謂豪傑相立叛/秦仲可效之越曰二龍方争且待之也 卑梁女 漚
麻池吕氏春秋楚之邊邑名曰卑梁其處女争桑于境/上戲而傷卑梁之女卑梁人以讓呉人呉人應不
恭怒而殺之呉人徃報之盡屠其家于是呉楚大争勒/石勒别傳勒㣲時與邑人李陽相近陽性剛愎每輕
與争漚麻池共相/打揲手有勝負 狗鬬 鳥鳴風俗通俗說二人共/澡手令人争鬭如無
[320-12a]
異器當共澡者祝曰人相愛狗相嚙言狗鬭時洒之以/水便自解也 桓子新論余前為典樂大夫有鳥鳴于
庭樹上而府中門下皆為憂懼後/余與典樂謝俟争鬭俱坐免去 魏延舉刃 薛宣
斷縑費禕别傳魏延與楊儀並坐争論延或舉刃向儀/儀涕泣横流褘常入坐其間諫喻分别 風俗通
臨淮有一人持一疋縑到市欲賣道遇雨披戴後人求/共庇䕃因與一頭雨霽當别因共争各云我縑詣府自
言丞相薛宣呼騎吏中斷縑各與半後人濫/受因前撮之縑主稱怨宣然後責之具服 原不争
清浄無競 喜愠不見漢書伏湛世傳經學清浄無競/東州號伏不鬭 衛玠字叔寳
常云人非意相干可以/理遣故不見喜愠之容 増卓茂解馬 相如引車卓/茂
事孔光嘗出行有人認其馬茂問曰子亡馬㡬何時對/曰月餘日茂有馬數年心知其謬黙解與之挽車而去
[320-12b]
顧曰若非公馬幸至丞相府歸我他日馬主得亡者詣/府送馬叩頭謝之 紀纂淵海藺相如位列廉頗右頗
曰我見必辱之相如聞每朝時稱病不與頗同列已而/出望見頗引車避匿曰夫以秦王之威而相如廷叱之
獨畏將軍哉顧秦不敢加兵者以/吾兩人也兩虎共鬬勢不俱生矣 陳重市袴 不疑
買金又陳重在郎舍同舍郎有告歸寧者誤持同舍郎/袴以去主疑重所取重不自申說市袴以償之後
歸寧者歸以袴還主其事乃顯意又直不疑為郎同舍/有告歸誤持同舍郎金去金主 不疑不疑謝有之買
金償後告歸者來歸/金而前亡金者大慚 曹萌受豕 劉寛歸牛又曹萌/字元偉
以仁厚稱隣人有亡豕者與萌豕相類詣門認之萌不/與争後所亡豕自還其主大慚送所認豕謝萌萌笑而
受之言又劉寛嘗行有人失牛者乃就寛車中認之寛/無所 下車歩歸有頃認者得牛送還叩頭謝之寛曰
[320-13a]
物有相類事容脫誤/幸勞見歸何謝為
  争二不争附/
原事末范蠡曰争者/事之末禮 人患争奪相殺/謂之人患 違言鄭息有/違言
 惡聲一至必/反之 錐刀錐刀之末/將盡争之 血氣晏子曰凡有/血氣者皆有
争/心 嘖有煩言 狠無求勝 情因利動 忿則争興
 讓為義所 争乃患先 憑貪惏以肆心 恃强暴
而逞力 増争帝列子昔共工與顓頊争為帝怒/觸不周之山崩折天柱絶地維 争
韓子鄭人有相與争年者一曰吾與堯同年一/曰吾與黄帝兄同年訟此不決以後息為勝 原
[320-13b]
不争善勝不争而/善勝 自勝 不争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與之争 讓
見利而/讓義也 致讓 法争 柔勝剛 弱勝彊 讓為
禮出 争為禍門 强在守柔 勝由不競 禮無求
勝 道貴不争 惡言不出於口 忿言不及其身
増由是無争㑹稽典録夏香字曼卿門側有大井上有/瓦盆里中兒童各競飲牛争水共鬭香豫
為汲多置盆/器由是無争 不復相鬬東觀漢記管寧所居屯落㑹/有汲者或男女雜錯或争汲
相鬬寧患之乃買器分置井傍/汲以待之各自責不復相鬬 觀其形勢嵇康太師/箴曰若㑹
酒坐見人争語觀其形勢似欲/轉盛便當捨去此鬭之兆也 退思戒辭郭璞易洞/林曰殷洪
[320-14a]
喬令吾作卦得大壯之夬語之云愼勿與許姓者共事/田作也殷還家先與許姓共田田熟有所争此人舉杖
欲撞之喬退思戒/辭謹謝乃得休
  詬罵一訴辯附/
原惡聲 善詈莊子惡聲隨之/ 詩覆背善詈 語侵 言悖灌夫以/語侵田
蚡亦言悖而/出 悖而入 褊心 惎口 増訾大臣 似婦女唐/書
韋雲起為大理卿鄭善果奏雲起訾大臣毁朝政所言/不情貶司直 又髙仙芝代靈詧為四鎭節度使副都
䕶程千里等皆嘗譖仙芝於靈詧者既視事呼/千里嫚罵曰公面雖男兒而心似婦女何邪 退無
餘訾 人都不憾劉子翼常面折僚友短退無餘訾憾/彚苑李百藥曰子翼罵人人都不
[320-14b]
 訴辯棠舍 王庭甘棠召伯所舍聽訟之所/ 傳坐獄王庭對事也 逄怒
 歸思詩薄言徃愬逄彼之怒義魏志杜畿為河東守/崇寛恵人相訟為陳大 令歸思之意有所不
盡更來詣府自/是少有詞訟
  詬罵二訴辯附/
原誶語漢書薄/言誶語 慢罵 怨詈書小人怨/汝詈汝 怒詈禮怒/不至
詈/ 毁瓶詬之衛孫蒯飲馬於重邱毁其瓶重/邱人詬之曰爾父為厲云云 失弓
而罵冉堅射陳武子/中手失弓而罵 増詈汝 歸逋易經不克訟歸/而逋其邑人三
百/户 嫚罵光弼唐書史思明使驍將劉龍仙以五十騎/挑戰以右足加于馬鬛上嫚罵光弼
[320-15a]
 大罵仁義五代史安仁義焚東塘以襲常州常/州刺史李義出戰望見仁義大罵之 原
訴辯膚訴膚受之訴/不行焉 禮決分争辯訟/非禮勿決 掇患自下訟/上患至
掇/也 褫錫易錫之鞶帶終朝三褫之注云以訟/受錫榮何可保故終朝褫之者三 違行
天與水違行訟君子以/作事謀始注明則無訟 不克易不/克訟 速獄詩何以/速我獄
執競 訟窒易訟有孚窒惕中吉注訟不可終/必見塞而懼中道而止乃吉也 訟興
契之不明/訟由所興 質厥成虞芮質/厥成 受我辭朱安世曰南山/之竹不足受我
辭/ 合要舉契左傳晉使王叔與伯魚合/要王叔氏不能舉其契 就直助彊
人謂/子産 兩劑禁訟周禮以兩/劑禁人訟 萬錢移書薛宣字貢君/為宰相相府
[320-15b]
辭訟例不滿萬錢不為移/書後皆遵薛宣之故事 辨而不徳必加/於戮 退而無
陳實字仲弓為太丘長人有/争訟曉譬曲直而退無怨也 發言盈庭 煩言對
簿
  讒謗一
原青蠅 貝錦詩營營青蠅止於棘讒人/罔極交亂四國刺幽王也 掩鼻 掇
鄭袖之計伯尹吉/甫妻譖子 竒 鑠金 投杼衆口鑠金積毁銷/骨 讒言至三慈
母投杼曽/參之母 萋菲 浸潤詩萋兮菲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太甚 論語浸潤
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 増搖脣 鼔舌莊子盜跖篇不/耕而食不織而
[320-16a]
衣搖脣鼔舌/擅生是非 腹誹 心謗史記灌夫傳曰魏其灌夫/日夜招聚天下豪傑壯士
與論議腹/誹而心謗 每一出令 然三遺矢史記上官大夫讒/屈平曰王使屈平
為令衆莫不知每一出令平伐其功曰以為非我莫能/為也王怒而疏平 又趙王思復用廉頗而頗亦思復
用于趙王使使者視頗頗之仇郭開多與使者金歸報/王曰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已三遺矢矣
趙王以為/老遂不召 衆女妒 羣兒愚古詩二桃殺三士詎假/劍如霜衆女妒蛾眉雙
花竟春芳不韓愈詩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 知羣兒愚何用故謗傷 衆口鑠金 三
言成虎鄒陽傳衆口鑠金積毁銷骨一彚苑魏龎恭與/太子質于邯鄲謂魏王曰今 人言市中有虎
信之乎曰否二人言信之乎曰寡人疑矣三人言信之/乎曰信之矣恭曰夫市之無虎明矣三人言而成虎今
[320-16b]
邯鄲逺于市議臣者/過三人願王察之
  讒謗二
原采苓刺讒也晉獻/公好聽讒 采葛懼讒/也 蝎譖國語蝎木蠱/謂從中起
 媒孽其/短 世亂讒/勝 主蠧史䜛臣在中/主人蠧也 胥動胥動/以浮
言/ 乃止子常殺費無/極謗言乃止 可畏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胡得人之/為言
胡得/焉 背憎噂㳫/背憎 内讒狐突謂申生曰雖/盡外敵猶有内讒 𢎞多䜛/慝
𢎞多魯/不堪晉 並進䜛諂/並進 以速官/謗 孔甘盜言/孔甘 亂階職/為
亂/階 讒口䜛慝/之口 流言聞流言/而不信 敗言為/讒 屏耳目費/無
[320-17a]
極楚之䜛人也屏楚/王之耳目使不明也 投豺虎取彼譖人/投畀豺虎 中山之謗
史甘茂曰樂羊攻中山三年拔之樂/羊反語功文侯示之謗書一篋也 薏苡之謗漢書/馬援
從南方歸載薏苡及援死得罪人/皆譖言前所載者皆明珠文犀 去以人毁史記上/召季布
至無所受令歸布曰陛下以一人譽召臣以一/人毁去臣云云上曰河東吾股肱郡故召君 愛以
自危智者除䜛以自安子常愛/䜛以自危子常囊瓦字 執朴分謗左傳宋築/城謳曰澤
門之晢實興我役皇國父也邑中之黔實慰我心子罕/也罕聞之親執扑以行築者抶其不勉者乃止傳言子
罕能分/謗也 狥囚分謗又韓獻子將斬人郤獻子救之至/則已斬矣郤子使速以狥曰吾以
為分/謗也 讒說殄行讒言能絶/君子之行 偽言惑志 緝緝翩翩
[320-17b]
謀欲/譖人 捷捷幡幡謀欲/譖言 服讒 蒐慝 厚誣 靖譖
 掩謗 興謗 小人在側 君子信讒 惑蠱君臣
 交亂謗國 驕人好好 吠犬狺狺 巧言如簧
讒諛得志 小人在位讒口囂囂 君子退身憂心悄
悄 増建徳信讒唐書曰竇建徳帳下大將王伏寳功/略在諸帥上或䜛其反建徳殺之伏
寳臨死大聲呼曰我無罪王/何信䜛言自刈左右手乎 唐次辨謗彚苑竇參數/薦唐次及參
敗出次為開州刺史積十年不遷韋臯鎭蜀表為副使/徳宗諭臯罷之次身在逺方久抑不得申以為古忠臣
賢士罹殘毁被放斥至殺其身君且不/寤者因采集其事為辨謗略三篇上之 勿令害之唐/太
[320-18a]
宗貞觀二十三年帝疾甚翌日與褚遂良曰我有/天下皆長孫無忌力也爾輔政勿令讒毁者害之 不
願知也武后謂狄仁傑曰卿在汝南有譖卿者欲知之/乎仁傑謝曰陛下以為過臣當改之以為無過
臣之幸也譖者/乃不願知也 白璧衆求瑕 素絲易成汚韋應/物詩
已擠溝壑猶下石而未休 方困蒺藜尚彎弓而未已
彚苑楊文億公為執政者所忌/言事者攻之不已公謝啓云云 周公大聖而四國流
言 樂毅王佐而被謗騎劫 巷伯有豺獸之慨 蘇
公興飄風之刺紀纂/淵海 直不疑未嘗有兄而讒者謂之
盜嫂 第五倫三娶孤女而世人云笞婦翁劉賓客/傷䜛論
[320-18b]
  黜辱一
原食莝豆 在泥塗范雎大具請賓客使坐須賈於堂/下置莝豆使黔徒夾而馬飼之
絳老辱/在泥塗 為榮 知足史吕起困辱為榮/ 老子知足不辱 増相此癡
物 辱無撓辭唐書有假驢夫於盧程者帖興唐府給/之府吏啓以無例程怒笞吏背少尹任
圜莊宗姊壻也詣程訴其不可程戴華陽巾衣鶴氅據/案決事視圜罵曰爾何蟲豸恃婦家力耶圜不對而去
夜馳至博州見莊宗莊宗大怒謂郭崇韜曰朕誤相此/癡物敢辱予九卿趣令自盡 唐紀蔡廷玉勸朱泚入
朝泚怒縛廷玉辱之無撓辭泚不忍殺囚嵗餘出之謂/曰汝亦悔乎廷玉曰導公為逆即悔勉公以義何悔為
  黜辱二
[320-19a]
原出胯下韓信被淮隂少年辱/之俛而出之胯下 盟城下城下之盟/恥辱之事
激之史記蘇秦貴達張儀詣之秦坐之堂下食以僕妾/之食曰張君吾才不及而未達故恥辱以激之儀
大恨乃之秦蘇秦密使人持金濟窮困/不使言之儀達方知曰為我謝蘇君 靳之左傳宋/南宫長
萬為魯獲宋人請之宋公靳之曰始我敬子今子魯/囚也吾不敬子矣萬疾之遂殺公注戲而相愧曰靳
大辱辱莫/大焉 多辱莊子夀/則多辱 廷辱 恥辱 増貽駭省
唐書令狐綯薦裴坦為知制誥而裴休堅持不可坦/但得為舍人故事舍人初詣省視事四丞相送之施
一榻堂上壓角而坐坦見休重愧謝休勃然曰此令狐/丞相之舉休何力焉顧左右索肩輿亟出省吏貽駭以
為唐興無有此/辱人為坦羞之 凌辱行周五代史杜重威反于魏髙/祖以天平軍節度使髙行
[320-19b]
周為都部署以討之以慕容彦超為副彦超數以事凌/辱行周行周不能忍見宰相涕泣以屎塞口以自訴
  威虐一
原播毒 罹凶書播戎毒于逺邇注/戎大也 罹其凶害 俗弊 政荒政/暴
刑肅俗弊/ 民散 増厠中人彘 盤上官裝史記吕太后斷/戚夫人手足去
眼煇耳飲瘖藥使居厠中曰人彘血崔鴻十六國春秋/云石虎裝飾宫人羙淑者斬首洗 置于盤上傳首示
之/ 思綰吞膽 盜跖膾肝通鑑趙思綰好以酒吞人/膽謂人曰吞此千枚可以
無敵肝莊子盜跖/膾人 而餔之 五年徒 三升艾宋書宋越御衆/嚴酷好行刑誅
睚眦之間動用軍法時王元謨御下亦少恩將士為之/語曰寧作五年徒不遂王元謨元謨尚可宋越殺我
[320-20a]
隋崔恒度性嚴酷時有屈突盖亦嚴刻長安為之語曰/寧飲三升醋不見崔恒度寧灸三升艾不逄屈突盖
  威虐二
原紏暴周禮以國/刑紏暴 報虐報虐以威注/言誅其虐 土芥唯戮是/聞以人
為土/芥 塗炭生/靈 滅徳作/威 依勢作/威 疵國忍人/疵國 賊
害/人 樂殺是樂/殺人 暴内内國中/刑也 北風刺虐也注衛/國並為威虐
 猛虎苛政猛/於虎 殘害殘害於/爾百姓 敷虐敷虐於/百姓 戮不
庶戮之/不辜 尅厥愛威/ 暴政 淫刑 結怨於人
將戕於予 謂暴無傷 其虐滋甚 剥䘮元良 賊
[320-20b]
虐諫輔 殺戮無辜 亂罰無罪 怨毒之氣 懊烈
之聲 虐使其民 増用法益刻通鑑張湯趙禹共定/諸律令用法益刻
 任勢立威又翟方進以經術進其為吏任/勢立威峻文深詆中傷者多 焚炙忠
良 刳剔孕婦 斮脛剖心書/ 剥面鑿眼呉志孫皓/剥人之面
鑿人/之眼
  妖訛一
原亂常 辨惑速戾納邪/知防執禁 人所忌 國有恐人之所/忌氣燄
以取之訛國時有/恐以妖 相驚 増㹫母鬼 金頭王五行志咸通/十四年秋成
[320-21a]
都訛言有㹫母鬼夜入人家民皆恐夜則聚坐或曰某/家見鬼眼晃然如燈燄民益恐愳 彚苑李匡威留深
州遣其屬李抱貞上書願入朝時京師數寇/難人人危懼傳言金頭王且來皆亡竄山谷 牲牢受
獻 蛇虎導軍彚苑董昌託神以詭衆始立生祠刳香/木為軀内金玉紈素為肺腑冕而坐妻
媵侍别帳百倡鼔吹于前屬兵列䕶于門所屬州縣為/土馬獻祠下列牲牢祈請或紿言土馬若嘶且汗皆受
賞昌自言有享我者我心醉不又薛季昶擢給事中夏/官郎中侯味虚將兵討契丹 利妄言賊行有蛇虎導
軍后惡其詭拜季昶為河北道按察使/季昶馳至軍斬味虚以聞威震北方
  妖訛二
原造言之刑 亂民之刑周禮八刑紏萬民七曰造言/之刑八曰亂民之刑注造言
[320-21b]
造作訛言惑衆也亂民亂/名改作執左道以亂政 譸張為幻譸張作詐/以為幻惑 熒
惑於人言經營/惑亂 妖由人興人無釁焉妖不自/作人棄常則妖興 咎將
誰執 動以浮言而胥動以浮/言恐沉於衆 衆寧不惑 執左道
以亂政左道/巫蠱 假鬼神以疑衆時日卜筮/疑衆殺 惑蠱 虚
偽 驚俗 變風 他能 自咎 无妄 憑虚 宜
遵國禁 俾無世迷 崇飾訛言 肆行幻術 去邪
勿疑 除惡務本 既叶前言 則非左道 姦之大
者 法可逃乎 行非正法 思豈無邪 不得中行
[320-22a]
 寧非左道 政先去惑 人貴知常 思匪無邪
動必有悔 謀則不臧 言非無罪 辭雖徵於捕影
 罪難逭於麗刑 茍於衆而可疑 雖非妖而必禁
 左道雖則非妖 於人且為無益 偽言難信何必
徵辭 聾俗易驚宜所知禁 去邪除惡宜絶本根
作偽飾辭勿聽枝葉 増妄言惑衆彚苑崔義元遷婺/州刺史時睦州女
子陳碩貞自言仙去與鄉隣辭訣或告其詐已而捕得/詔釋不問於是姻家章叔𦙍妄言碩貞自天還化為男
子能役使鬼/物轉相熒惑 訛言興兵又開元末海内無事訛言/兵興衣冠潛為避世計
[320-22b]
  咒詛一
原有損 何益晏子曰祝有益也詛亦有損雖其善祝/豈勝億兆人之詛者 鄭莊公使卒出
豭行出雞犬以詛射頴考叔者君子謂莊公失政刑矣/既無徳政又無威刑是以及邪邪而詛之將何益矣
 口咒 國詛厥口咒詛言怨上也亂子罕曰/宋國區區有詛有咒 之本也 詛爾
 咒我詩出此三物以詛爾斯速范文子使祝宗祈死/曰愛我者惟咒我使我 死無及於難范氏之
福/也
  咒詛二
原夫婦皆詛傳/ 億兆之詛見/上
[320-23a]
  叛亂一
原從凶 聞穢恵廸吉從逆凶/ 穢惡彰聞 戎毒 大憝注戎大/也 憝
亦惡/也 渠魁 巨猾賊帥/也 吠堯 干國史記夫跖之/犬可使吠堯
堯非不仁犬吠非其/主也 干國之紀 稱亂 阻兵稱舉也忍/阻兵安
  叛亂二
原無君有無君/之心 不臣臣而/不臣 逸徳天吏逸徳/烈於猛火 反徳
人反徳/為亂 俶擾俶始也/擾亂也 獨亂文子曰世治則/愚者不能獨亂 無育
元/兇 自厎自厎不類/類善也 禍心包藏/禍心 亂心 天下所惡
[320-23b]
不令之臣天/下之所惡也 神之所惡有臣不順/神之所惡 諸侯之亂虞有/三苖
夏有觀扈商有姺邳周/有徐奄皆諸侯之亂者 社稷之患 不式王命 不
帥天常以亂/天常 惎間王室惎毒/也 剥亂天下 反易天
明 侵敗王略不臣/也 侵弄凶器 毒痡生民 毒流
天下 腥聞於上 脅君亂國 壊法亂紀 賊臣聞
釁 姦臣竊命
  寇賊一剪伐/ 刧質附/
原聚雈蒲 好草竊傳鄭國多盜取人于雈蒲之澤子/太叔興兵以攻之 書殷人好草
[320-24a]
竊奸宄草竊於/草野中竊盜也 名娥 號米後漢黄巾賊亦名娥賊/ 又張陵造作符書受
其道者出五斗/米謂之米賊 蜂蠆 鼠狗蜂蠆之毒/鼠竊狗盜 黄巾 緑
並賊/名 増白騎 赭衣彚苑賊名黑山賊統白騎滿/賈山至言赭衣半道羣盜
山/ 無頼 難當 好賊 上將隋唐嘉話英公自言/我年十三為無頼賊
逄人則殺十四五為難當賊所不快者殺十七八/為好賊上陣乃殺二十為大將使兵以殺人也 麕
駭 雉伏彚苑秦宗權進破東都圍陜州自闗中薄青/齊南繚荆郢北亘衛滑皆麕駭雉伏至千里
無舍/烟 原剪伐汚宫 封觀禮曰臣弑君子弑父凡在/官殺無赦殺其人壊其室
汚其宫而瀦焉有常無赦/ 既殄元兇乃封京觀 仗威 用重仗黄鉞之威/ 刑亂國用
[320-24b]
重/典 舌擊 氣吞晉朱伺議拒賊計楊珉曰朱將軍何/以不言伺曰諸將軍以舌擊賊朱伺
惟以力耳賊/ 氣吞逆 増躬詣賊營 道無寇跡廣陵賊張嬰/寇亂十餘年
朝廷不能討大將軍梁冀惡張綱奏綱為廣陵太守欲/因事中之綱單車躬詣賊營賊見綱誠信皆降焉 彚
苑田仁㑹遷勝州都督境有夙賊依山剽掠行人仁㑹/發騎捕格悉以平之由是城門夜開而道無寇跡矣
 原刧質執大將 刧少子魏夏侯惇字元讓與吕布/戰布將偽降因共執惇責
以寳貨惇將韓浩乃勒兵營門遂詣惇所叱持刧者曰/汝執刧大將復望生邪吾受詔討汝寧以一將軍縱爾
乎因泣謂惇曰奈國法何但召兵擊持質者持質者惶/怖斬之惇亦免 後漢喬元字公祖遷太尉以疾罷就
醫里舍元小子十嵗獨遊門次有三人持杖刧之入舍/登樓求貨元與司𨽻圍守恐殺其子未欲廹之元瞑目
[320-25a]
呼曰姦人無狀豈以一子之命以縱國賊元子亦死元/乃詣闕請刧質者不得贖以財寳以開長姦之路自此
遂/絶
  寇賊二剪伐/ 要君/ 刧質附/
原攻刧書寇賊姦宄注攻/刧曰寇殺人曰賊 寇攘書凡人自得罪寇攘/姦宄殺越人于貨攘
奪也言殺/人以求貨 完聚蝥賊/完聚 保聚 感悔漢書姜肱兄弟/為盜掠奪衣物
郡中怪問終不言盜賊感悔就肱舍叩/頭乞還所掠肱不受勞以酒食而遣之 自新改行/自新
白頭賊陶侃擊杜弢將王貢侃遥謂曰卿本佳人/何為隨弢天下寧有白頭賊乎貢遂降 赤
眉賊 薦食上國傳曰呉為封豕長/蛇以薦食上國 探丸長安漢書/尹賞
[320-25b]
字子心守長安令閭里少年殺吏受財報讎相與探丸/為彈得赤丸者斫武吏黒者斫文吏白者主治䘮城中
薄暮/剽刧 壯朱暉志後漢書朱暉與家屬遇盜時年十三/拔劍向前曰財物可得諸母不可得
今日朱暉死無避/賊壯其志遂捨之 還戴封物戴封字平仲遇盜悉被/掠奪唯餘七縑賊不知
處追以與之賊曰/賢人也遂盡還之 狃於姦宄 罔不寇賊書/ 鴟義
姦宄 攘矯䖍 彊者脅弱 衆者暴寡 在外為
姦 人多相掠 増毒卉文選喻/亂賊也 致寇易負且乗/致宼至
斬木為兵 掲竿為旗賈誼過/秦論 白波起兵黄巾餘黨/郭太起於
河西白波谷/因號白波賊 黄巢僭號通鑑黄巢募衆數千以應王/仙芝轉寇河南十五州天下
[320-26a]
震動即僭位號取廣明字判其文曰唐去丑口而著/黄明黄當代唐明年李克用破巢於渭南追巢敗之
父老請穫麥家語宓子賤為單父宰齊攻魯父老請曰/麥熟請放民皆使出穫子賤不聽曰若使
不耕者得穫是/使民樂有寇也 赤子盜弄兵通鑑漢宣帝時渤海多/盜舉龔遂為太守對曰
海瀕不沾聖化民多饑寒而吏不/恤使赤子盜弄陛下兵於潢池耳 剪伐帝壯其志唐/書
龎勛叛自桂管北還所過剽略崔鉉聞之大募兵屯/江湘邀賊歸路賊懼吏踰嶺自淮而北帝壯其志
賊避其鋒彚苑崔光逺為京兆尹㑹賊黨剽略涇陽椎/牛呼飲光逺知之率兵夜趨其所鼔譟而進
賊醉不能敵斬其徒二千得馬千數/俘一酋長以獻自是賊常避其鋒 自記平賊唐書/貞元
時裴肅為浙東觀察使羣賊為亂陷州縣肅引/州兵破擒之自記平賊一篇上之徳宗嘉羙 奉詔
[320-26b]
討賊又徳宗初湖南峒賊王國良驚剽州縣不可制詔/闗播宣緝播且言奉詔討賊有如不受命臣請發
州兵剪定/之帝曰善 克殄大盜又李晟因帝至自梁乃以戎服/見帝駐馬勞之晟再拜頓首賀
曰克殄大盜/廟朝安復 盡得所亡彚苑張萬福攝舒廬夀三州/團練使時送租賦至潁為盜
所奪萬福領輕兵尾襲賊倉卒不得戰悉/擒之盡得所亡并先掠人妻女財畜萬計 屈突持重
隋朝政亂賊盜蜂起士無鬭志/屈突通每戰必持重亦有小勝 崔郾追躡彚苑崔郾/改岳鄂等
觀察使岳鄂常苦兵盜賊顯行郾修治/鎧仗馳追窮躡上下千里嵗中悉平 干誅干先王/之誅
 致誅天人/致誅 式遏詩式遏/寇虐 能辦蜀費褘禦魏軍來/敏請褘圍棊竟日
無倦敏曰試君/耳必能辦賊 無遺育書其有顚越不恭則殄滅之/無遺育無俾易種於兹新邑
[320-27a]
注易種謂/生種類也 必自斃傳多行不/義必自斃 殱渠魁書殱厥渠魁/脅從罔治舊
染汚俗咸與惟新/𦙍征羲和之辭 誅盈貫書商罪貫盈/天命誅之 遏亂略詰/誅
暴慢以/遏亂略 取凶殘取彼/凶殘 災厥身以災於/厥身 延平人蚩/尤
作亂延於平人注/言延及平善之人 無使滋蔓蔓難/圖也 無俾易種詳/上
乗王怒 行天罰 咎既自貽 罪亦盈貫 棄屍京
觀 懸首藁街 敢逃刑命 肆諸市朝 將出凶於
梟獍 宜致伐於鯨鯢 無縱滋蔓之草 以奔漏網
之鯨 既不化於皇風 宜致誅於赤族 既包無君
[320-27b]
之心 難赦不蔽之罪 當正無赦之刑 以懲莫大
之罪 庶自及於迷途 難加誅於比屋 宜絶惡於
根本 難聽辭於枝葉 啓滅有扈而夏功昭 成克
商奄而周道著 要君求後於魯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于魯雖曰不要
君吾不信也/以防邑要君 投璧於河左傳子犯投璧於河文公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
水/ 無君又君子謂宋華/督有無君之心 違君子曰事君三違而不/出境則利祿人雖曰
不要君吾/不信也 刧質出母示苞後漢書趙苞字威豪為遼/西守遣吏迎母及妻子臨
到為鮮卑寇鈔刧載之以擊羣賊出母示苞苞涕泣謂/母曰昔為母子今為王臣不得顧而私恩毁而忠節母
[320-28a]
又曰昔王陵云云爾其以勉苞即破賊母妻皆死苞殯/葬靈帝䇿第封侯既而曰食祿避難非忠殺母全義非
孝將何面目立天/下遂毆血而死 使書報彤漢書邳彤字偉君從征/伐王郎所置信都守捕
彤父弟及妻子使為手書報彤曰降者封爵不降者/滅族彤泣報曰事君不得顧家㑹郎敗家屬得免
執忠妻子後漢李忠進圍鉅鹿王郎遣將攻信都信都/大姓馬寵開城内郎衆執大守及忠母妻子
而令親屬招忠時寵弟從為校尉忠殺之諸將曰家屬/在人手殺其弟何也忠曰縱賊不誅二心也世祖聞而
羙之家/屬亦全 執奮妻子後漢書孔奮字君魚為武都丞賊/魏茂等攻郡守奮追急乃執奮妻
子奮五十惟有二子終不顧遂/擒賊妻子亦死世祖褒羙之 執宿衛臣漢書趙廣/漢為京兆
尹富人蘇囘為郎二人刧之廣漢將吏到家使人曉賊/曰京兆尹趙君謝兩卿無得殺質此宿衛臣也二人驚
[320-28b]
愕出户叩頭廣漢/使獄吏厚遇之
  竊盜一疑枉/ 賞用/ 捕捉/ 犇伏/ 掩藏附/
原盜有道 殺無罪盜亦有道也跖曰妄意室中之藏/聖也先入勇也後出義也知可否
智也均分仁也入周禮凡盜賊軍鄉邑及家人殺之無/罪注若今無故 人家牽引欲犯法者其時格殺之無
罪/ 憎主人 待暴客盜憎主人暴重門/擊柝以待 客 相翔 多
秋官野廬氏掌賓客至有相翔者則誅之注云相/翔猶猖佯觀伺將為盜也 法令滋彰盜賊多有
充斥 公行言多也行/盜賊公 増作詩贈賊 以信待人詩/話
李渉過九江皖口遇盜豪首問是何人從者曰李博士/也其豪首曰若是李渉博士不用剽奪久聞詩名願題
[320-29a]
一篇足矣渉贈一絶曰風雨瀟瀟江上村緑林豪客夜/知聞他時不用多廻避世上于今半是君賊喜曰確言
也以彚苑吕元膺釋囚歸之而戒還期吏曰不可荅曰/吾 信待人人豈違我如期而至由是羣盜感愧悉避
境/去 原疑枉盜璧 疑金楚相亡璧疑張儀笞數百不/服 直不疑為郎同舍郎失
金意不疑盜金不疑買金/償之後知非亡金者大慙 拾塵 持袴顔囘炊有炲/煤入飯中囘
乃拾之孔子疑之不陳重景公同舍郎告歸誤持隣舍/郎袴去主疑重終 申說市袴還之後歸者持袴還主
事乃/顯然 君子防 宋人疑古詩曰君子防未然不處嫌/疑間 宋史人有天雨壊墻
其子曰不能築將有盜其隣人父亦言之/後果大失財物其子乃疑隣人父盜之 賞用賞不
竊 與定交子曰茍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甚戴若思/不拘操行行與陸機赴洛船裝 盛揮其
[320-29b]
徒掠之登岸據胡牀坐指揮機遥謂曰卿才羙如/此何作刧邪若思流涕投劍謝罪機遂與定交 捕
捉赭衣 綵綖漢書張敝為京兆尹長安多盜敞求得/酋長數人貰其罪把其宿負令致諸偷
酋長乃以赭汚小偷衣令吏捕之人後漢書虞詡字升/卿為朝歌長賊數千屯聚詡遣貧 能縫者傭作賊衣
以綵綖緣其裾為/識有出市者輙擒 鳴鼔 察眉張敞為京兆尹枹鼔/稀鳴枹鼔追盜鼔也
子郤雍能視盜察眉知之千無一遺文/ 曰雍必不得其死俄而羣盜殺雍 越逐 誤收
臣妾逋逃勿敢越逐訪晉周訪字士達時有訪同姓名/者罪當死吏誤收訪 奮擊收者數千人皆走而歸于
帝帝不/罪之 盡執 先知書庶羣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注擒姦追亡 焦贑字延夀補
小黄令以伺候先/知姦罪盜不得發 緩追 竭作榖梁傳緩追逸賊盡/唯田與追胥竭作
[320-30a]
室行/也 犇伏逃犇 伏隠晉以士㑹將中軍於是晉國/之盜奔於秦 傳盜賊伏隠
 不為 無有使民不為盜無絶/巧棄智盜賊 有 掩藏沈命 變名
漢王温舒等酷虐而人輕犯法盜賊滋起以是沈命皆/藏匿命逃亡也 晉髙陽王睦招誘逋亡變姓名者七
百餘户貶/為縣侯 隠死 藏亡百家之邑可以隠死為湖陽/公主謂世祖曰文叔 白衣
時藏亡匿死/吏不敢到門
  竊盜二
原竊財竊人之財/猶謂之盜 竊賄為/盜 小人勇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
小人約小人貧斯約/約斯盜也 掲篋擔囊莊子將為掲篋擔囊/發匱之盜而為守備
[320-30b]
則必攝緘縢固扃鐍此世俗之所知也巨盜至/則負匱掲篋擔囊而趨唯恐緘縢扃鐍之不固 踰垣
穿宇齊之國氏大富宋氏向氏大貧請其術國氏曰吾/善為盜向氏聞為盜之言不喻為盜之意遂踰垣
穿宇手足所及無不探取俄而已獲贓罪沒先人之産/國氏曰噫為盜之道天有時地有利雲雨滂潤山澤
 竊藏以逃傳晉侯之豎頭/須竊藏以逃 入界不殺曹褒為圉令/以禮化民有
他盜五人入圉界捕之太守馬嚴促殺之褒曰絶人命/者天亦絶之臯陶不為盜制死刑罪不殺嚴奏褒懦弱
遂免/官 外盜吾盜臧武仲謂季孫曰召外/盜禮焉何以止吾盜 大盜小盜
莊/子 貪冒之人 穿窬之盜將寘/力焉 既貪財以肆心
乃行險以寘念 蓄行險之心窮斯濫矣 遇慢藏之
[320-31a]
禍獲則取之 増慢藏誨盜易/ 草竊為奸彚苑殷人/好草竊言
草野竊盜/以為奸也 盜不進又時有盜夜刧竇建徳之家建徳/立户下窺盜入擊殺三人餘盜不
敢進請其死尸建徳曰可投繩係取之盜投繩/建徳乃自縻使盜曵出躍起提刀又復殺數人 我來
西湖志昔杭城有一猾賊每盜人家物去必用粉書/其門曰我來也一至其所患之者多官府莫能論捕
一日忽于偵卒獲之下獄賊在獄久厚結納獄卒每教/獄卒某處埋有金寳若干卒如其言果獲遂將金市酒
肉與之酣飲語之曰今夕少寛昏時與予出獄五鼔便/歸決不相累卒聞言愕然但受其贓不當阻也只得寛
縱之遂踰墻而出徧城復被盜其門各書曰我來也至/五鼔果囘獄中卒見賊歸大喜賊曰吾生矣明日有司
以聞刺史曰我來也尚在何將此人抵死遂加/以犯夜之罪釋之以是知猾賊之智之狡也 原犇
[320-31b]
伏不閉户大道之行外戸不/閉注謂無盜也 不拾遺子産相鄭/路不拾遺 雈
蒲久静 桴鼔不鳴 四封而詰 十里以違 不歸
死於司敗 宜勿佚於追胥 頃因魯賞庶其暫成充
斥 旋見晉用士㑹終致奔逃 掩藏淵藪逋逃主/萃淵藪
囊槖廣川王國多盜張敞以耳目發起賊名區處王姬/及同族劉調等通為囊槖注容止盜賊若囊槖盛
物/ 亡抵後漢書張儉逃亡抵孔融兄褒褒不在融/舍之州郡并收褒融二子争死竟坐褒罪
頼用傳毁則為賊掩盜為藏/頼姦之用有常無赦 荒閱文王之法有亡荒/閱閱蒐也荒大也
亡逃罪/而隠者 無留傳云盜有所/在無留慝 恵姦疾/惡 隠賊少皥氏/有不才
[320-32a]
子掩義𨼆賊/好行凶惡 隠慝慝惡/也 蒐慝藏/惡 隠器楚文王作/僕區之法
曰盜所隠器/與盜同罪 竄身 四封詰季孫謂臧武仲曰我有/四封而詰盜何故不可
 一飯坐漢詔捕辛興興與鮑宣女壻許紺俱/過宣一飯去宣不知情坐繫獄自殺 庇人
取地傳庇其賊人/而取其地 摘伏舍慝季/布 濟難 長寇 私
匿 獲全 甲非歸死 乙則保奸 惡既相濟 罪
亦惟均 入懐之鳥 漏網之鯨 救難雖容於投足
 疾惡終昧於剛腸 季布獲全於朱家 元節匿死
於孔氏 窮猿奔林遇者則止 走鹿赴隂急何能擇
[320-32b]
 救其患難誠為好仁 匿乃姦囘則非嫉惡 疑枉
妄意元帝引宰相御史條責職/事曰惡吏負賊妄意良人 猜禍王温舒為中尉/召猜禍吏與從
事注吏好猜疑/作禍害者任之 厚誣 薄訴 狗盜 狐疑 𤓰李
可疑 淄澠難别 似是而非 研覈是非 賞用取
管仲遇盜取二人焉上以/為公臣曰所與游辟也 賞盜左傳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季武子
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賜於從者魯多盜季孫謂臧武仲/曰盍詰盜對曰不可詰也季孫曰我有四封而詰其盜
何故不可武仲曰子召外盜而大禮焉何以止吾盜庶/其竊邑以來子以姬氏妻之其次皁𨽻輿馬其小者衣
裳劍帶是賞盜也/而去之其或難焉 遺布二疋後漢書陳實字仲弓為/太丘長有盜入其家伏
[320-33a]
梁上實覺之召諸子戒之曰不善人未必本惡習以性/成梁上君子是也盜聞自投伏罪實曰君貌非惡人當
貧耳遺布二/疋而遣之 遺布一端魏志王烈字彦方有盜牛者/牛主得之盜者曰無令王彦
方知烈聞遺布一端以激之後有遺劍/於路有一人守之以待主乃盜牛者 請敦理道
無啓倖門 既捨而罪 乃升諸公 唯善所在 雖
盜何傷 惟賢是求 雖盜必舉 棄瑕録用 補過
責功 行其權道 開以倖門 寇所由興 法不可
禁 若容已露之姦 恐誘將來之盜 作姦者如可
舉 為善者無乃疑 所宜權以救世 不可垂以訓
[320-33b]
人 若貸前定之法 是誘後來之姦 聞仲弓之誡
子亦既自新 遇管氏之知人由斯入用 見小善而
必求才難茍得 踰大防而不禁敝將若何 人之縱
欲大為防而猶踰 法以止姦小不忍而恐亂 晝伏
夜動始見穿窬之心 今是昨非旋聞砥礪之節 捕
捉設三科後漢書虞詡設三科募壯士攻刧為上殺人/偷盜為次不事家業為下恕其罪使入賊誘
令刧掠以/伏兵待之 比三輔漢書張敞請治劇郡吏追捕有功/者願比三輔尤異以勸善上許之
 發主名又張敞為刺史以耳目/發起盜賊主名區處 怒殺盜後漢書張/酺為東都
[320-34a]
吏有殺盜者酺按之以為長吏受贓從/不至死而盜徒皆饑寒何窮其法乎 如追逃逐寇/如追
逃/ 比追胥周禮以比追胥注追/逐寇也胥司捕寇者 把重罪王温舒為/廣都尉擇
敢徃吏把其隂重罪而縱/使督盜即有廻避夷之 執有罪執其/有罪 延耆老致
定襄大姓殺吏拜班伯為太守乃延耆老日為供具/耆老知酋豪懐恩醉酒具言盜賊亡匿處乃分部收
捕旬日/盡得之 募壯士誘賊 出柙之兕 漏網之鯨
  雜盜一
原東陽 西鄙國語子木曰資東陽之盜使殺椒舉也/ 傳欒盈過周之西鄙掠之注云刧財
物/也 狐裘 駿馬孟嘗君有能狗盜入秦宫藏内盜狐/白裘獻秦后遂免難 秦穆公有駿
[320-34b]
馬為盜殺食之公曰吾聞食駿馬/肉不飲酒必死遂賜羣盜酒飲 侃栁 恭禾晉陶/侃字
士行為荆州牧性聰敏尉夏施盜官栁種于已門侃見/駐車問曰此是武昌西門栁何因盜之施惶懼謝罪
淳于恭字孟孫家有山田果樹有偷恭禾/者恭見恐其愧遂伏草中盜去乃起去 讓竊馬
證攘羊孔嵩被竊馬賊自讓曰孔嵩善士豈宜盜/竊遂送馬謝之 其父攘羊而子證之 増
光火 盜葱馬元常徒眉州刺史劍南有光火盜夜掠/人家晝伏山谷元常諭以恩信約悔過自
新賊相率脫甲面縛請罪葱彚苑張允濟仕隋為武陽/令過道旁有姥廬守所蒔 因教曰第還舍脫有盜當
告令姥謝歸俄大亡葱允濟召十里/内男女盡至物色騐之果得盜者
  雜盜二
[320-35a]
 原斫樹范喬字伯孫臘夕邑人斫其樹人告喬佯不聞/邑人愧而歸喬諭之曰節日取柴與父母歡娯
 何愧/之有 刈稻孫晷字文度年饑榖貴人有生刈其稻晷/見而避之去后乃自刈送之鄉里感愧莫
 敢侵/犯 踰垣書無敢寇攘踰/垣牆竊馬牛 登㕑語林曰王子敬卧/齋中偷人取物卧
 不動偷復登㕑子敬曰偷兒/青氊我家舊物羣盜驚走 池魚世說王承為東海/小吏盜池魚獲之
 承曰文王之囿與衆共/之池魚何足惜乃釋之 園𤓰桑虞字子深以至孝稱/園中𤓰熟有人踰垣盜
 之虞以園多棘恐刺盜者使奴開道偷乃負/𤓰出知虞除之乃送所盜𤓰請罪仍以與之 不死藥
 姮娥竊羿不死藥/食之飛入月中 强弩弦春秋決獄曰甲為武庫卒/盜强弩弦一時與弩異處
 當何罪論曰兵所居比司馬門闌入者髠重武備責精/兵也弩蘖機郭弦軸異處盜之不至盜武庫兵陳論曰
[320-35b]
 大車無輗小車無軏何以行之甲盜武庫兵當棄市乎/曰雖與弩異處不得絃不可謂弩矢射不中與無矢同
 不入與無鏃同律曰此邊鄙/兵所贓直百錢者當坐棄市 一呼俱殞晉蔡裔聲如/雷震有二盜
 入其室裔撫牀/一呼二盜俱殞 百錢當坐詳/上 掲賈入司兵司厲掌/盜賊之
 任器貨賄辨其物皆有數/量賈而掲之入於司兵 失布由令尹楚江乙母失/布以盜由令
 尹/也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