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三百十


[31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十
  人部六十九薦獻/干謁
   薦獻一
 増說文曰薦進也 原曲禮曰士有獻於國君他日君
 問之曰安取彼再拜稽首而後對 増内則曰適子庶
 子祇事宗子宗婦衣服裘衾車馬則必獻其上而後敢
 服用其次也若非所獻則不敢以入於宗子之門 又
[315-1b]
 曰家富則具二牲獻其賢者於宗子 玉藻曰凡獻於
 君大夫使宰士親皆冄拜稽首送之 少儀曰其以乘
 壺酒束脩一犬獻人則陳酒執脩以將命
   薦獻二
 増左傳曰鄭潁考叔有獻於公公賜之食 又曰虞叔
 有玉虞公求㫋弗獻既而悔曰匹夫無罪懐璧其罪吾
 焉用此以賈害也乃獻之 又曰孟獻子言於公曰臣
 聞小國之免於大國也聘而獻物於是有庭實旅百朝
[315-2a]
而獻功於是有容貌采章誅而薦賄則無及也 又曰
晉敗楚於鄢陵王召子反謀榖陽豎獻飲於子反子反
醉而不能見乃宵遁 又曰子産相鄭伯以如晉晉侯
未之見也子産使盡壊其館之垣而納車馬焉曰未知
見時不敢輸幣亦不敢暴露其輸之則君之府實也非
薦陳之不敢輸也其暴露之則恐燥溼之不時而朽蠧
以重敝邑之罪 又曰晉荀躒如周葬穆后籍談為介
王曰諸侯皆有以鎮撫王室晉獨無有何也籍談對曰
[315-2b]
諸侯之封也皆受明器於王室以鎮撫其社稷故能薦
彝器於王晉居深山王靈不及其何以獻器 又曰韓
宣子有玉環其一在鄭商宣子謁諸鄭伯子産弗與曰
吾子得玉而失諸侯必不為也若大國令而共無藝鄭
鄙邑也亦弗為也僑若獻玉不知所成 又曰王子朝
用成周之寳珪於河津人得諸河上隂不佞以温人南
侵拘得玉者賣之則為石王定而獻之與之東訾 又
曰蔡昭侯為兩佩與兩裘以如楚獻一佩一裘於昭王
[315-3a]
子常欲之弗與三年止之蔡人固請獻佩於子常蔡侯
歸 說苑曰孔子之楚有漁者獻魚孔子不受獻魚者
曰天暑市逺賣之不售思欲棄之不若獻之君子孔子
冄拜受謂弟子曰埽除將祭之弟子曰夫人將棄之今
夫子將祭之何也曰吾聞務施而不腐餘財者聖人也
今受聖人之賜可無祭乎 又曰曽子衣敝衣以耕魯
君使人徃致邑焉曰請以此修衣曽子不受反復而往
不受使者曰先生非求於人人則獻之奚為不受曽子
[315-3b]
曰參聞之受人者畏人予人者驕人縱子有賜不我驕
也我能勿畏乎終不受孔子聞之曰參之言是以全其
節 戰國䇿曰張儀為秦破從連横說楚王遺車百乗
獻駭雞之犀夜光之璧於秦王 尹文子曰魏田父得
玉径尺鄰人曰山怪石也取置廡下眀旦視之光射一
室大怖反棄於野鄰人取獻魏王玉工曰此無價以當
之五都之城僅可一觀王賜獻玉者千金長食上大夫
之禄 方朔外傳曰漢東方朔從西𨚗國還得聲風木
[315-4a]
十枝長九尺出甜波以進武帝以賜羣臣年百嵗者此
木有疾則枝汗死則枝折此木千嵗一温萬嵗一枯朔
曰臣見此枝三枯死矣 晉史曰虞嘯父武帝問卿初
不聞有所獻替對曰天時尚温䱥音/祭魚蝦鮓未可致㝷
當有所獻帝大笑 鴻書曰齊武帝幸芳林園就虞悰
求味悰獻粣及雜殽數十輿大官不及也上欲求飲食
方不得後體不快悰僅獻醒酒鯖鮓一方而已 後魏
書曰郢州刺史韓務獻七寳牀象牙席詔曰昔晉武帝
[315-4b]
焚雉頭裘朕常嘉之今務所獻亦此之流也竒麗之物
有乖素風可付其家 唐時大臣初拜官獻食天子名
曰燒尾蘇瓌獨不進 唐書曰李絳遷戶部侍郎帝以
戶部故有獻而絳獨無有何哉荅曰臣乃為陛下謹出
納烏有羡贏哉王播為鹽鐡使而事月進絳曰比禁天
下正賦外不得有他獻而播妄名羡餘願悉付有司帝
曰善訖絳在位獻不入禁中 又曰元和初魏博田季
安以五千縑助營開業佛祠崔羣以為無名之獻不當
[315-5a]
受有詔却之 摭言曰唐庾承宣主文後六七年方授
金紫時門生李石先於内庭恩賜矣承宣拜命之初石
以所服紫袍金魚拜獻座主 唐書曰黄巢之亂張濬
稱疾挟其母走商山僖宗西出衛士食不給漢隂令李
康獻糗餌數百䭾士皆厭給帝異之曰爾乃及是乎對
曰臣安知為此張濬教臣也乃急召濬至行在冄進諌
議大夫 鴻書曰呉越武肅王遣使於梁太祖太祖問
王好何物使者曰好玉帶駿馬太祖曰真英雄也選玉
[315-5b]
帶一名馬四賜之及忠懿王進寳犀帶於宋藝祖藝祖
曰朕有三條與此不同汴河一條淮河一條楊子江一
條俶大愧服 揮麈録曰宋王薿字豐父守㑹稽童貫
時方用事貫苦脚氣或曰楊梅仁可療是疾豐父裒五
十石以獻之後擢待制冄任不歴貼職徑登次對惟豐
父一人 宋李昭玘使陕西時延安小将車吉被誣為
盜昭玘察知無他吉後立戰功至皇城使相遇京師以
名馬為獻笑却之 賈似道専政李芾文天祥陳文龍
[315-6a]
陸逵杜淵張仲徽輩小忤意輙斥趙溍輩爭獻寳玉陳
奕至以兄事其玉工陳振民以求進 元巴延之取宋
而還也詔百官郊迎以勞之平章阿哈瑪特先半道謁巴
延觧所服玉鈎絛遺之阿哈瑪特謂其輕已誣以平宋時
取其玉桃盞阿哈瑪特既死有獻此盞者帝愕然曰㡬陷
我忠良
  薦獻三
増大龜 大貝尚書九江納錫大龜孔傳云尺二寸曰/大龜出九江水中 尚書大傳夏成五
[315-6b]
服外薄四海南海魚革珠珍大/貝鄭注所貢物也貝古以為貨 紈牛 文馬周書成/王時西
夷貢獻卜盧紈牛紈牛牛之小者孔晁注曰卜盧盧之/西北戎盧水是也 東觀漢記建武二十六年南單于
遣使獻駱駞二/頭文馬十疋 丹砂 𤣥玉周書成王時四夷來貢/卜盧人西南之蠻丹砂
所出隂夏成五服外薄四海主諸/靈龜 谷𤣥玉康成注所貢物 白鷴 丹鵲西京/雜記
閩越王獻髙祖白鷴一雙髙祖大恱厚報使者雌王/子年拾遺記曰塗修國獻青丹鵲各一雄一
青石帶 白環玦魚豢魏畧曰漢陽嘉二年疏勒國王/獻西海青石帶 帝王世紀西王母
慕舜徳來獻白環/及玦并貢葢地圖 火鼠毛 氷蠶繭魏志景初二年/西域獻火浣布
東方朔神異經曰南荒之外有火山晝夜火燃火中有/鼠重千斤毛長二尺餘細如絲可以作布恒居火中以
[315-7a]
水逐而沃之乃死取緝其毛織以為布繭拾遺記曰氷/蠶長十寸有鱗角以雪霜覆之然後為 其色五彩織
為文錦入水不濡投火不燎/唐堯世海人獻之以為黼黻 雩都蔗 山陽棃南康/記鄧
徳明曰雩都縣土壤肥沃偏宜藷蔗味及彩色餘縣所/無郡人珍之毎嵗以獻御 魏武帝昔為兖州牧上書
曰山陽郡美棃/謹獻甘棃三箱 合枝李 同心棃西京雜記葛洪曰/初修上林苑羣臣
逺方各獻異果有合枝李之吕光/時燉煌太守宋歆獻同心 棃 吉光裘 昆吾劔
十洲記東方朔曰天漢三年西國王使獻吉光裘泥/列子周穆王征西戎獻昆吾之劔赤刄切玉如切
奔盧芳苡 祖梨蔓苔郭子横洞冥記曰元鼎元年起/招仙閣於閣上然芳苡燈此草
形如麻奔盧國來獻雞拾遺記曰晉惠帝時祖梨國貢/蔓苔色如金縈叢如 卵投水中蔓延波瀾之上如火
[315-7b]
宫人有幸者以金苔賜之置/漆盤中照燭滿室名曰夜月 康人桴苡 波弋荃蘪
周書成王時康人獻桴苡者其實食之宜子孔晁注曰/康人以西戎之别食芳苡即有身 洞冥記曰光和元
年波秪國亦名波弋國獻神精香草一名荃蘪亦名春/蕪一根而百條其枝間如竹節柔軟其皮如絲可為布
所謂春蕪布亦曰香荃堅宻如氷紈也握/之一片滿宫皆香婦人帶之彌芳馥也 交阯玉橘
 東野文瓜楊孚異物志曰橘為樹白華而赤實皮既/馨香裏又有美味交阯有官長一人秩三
百石主嵗貢御橘疏王逸荔枝賦曰大哉聖皇處/乎中州東野貢落 之文瓜南浦上黄甘之華橘 西
戎古黄乘 大夏兹白牛周成王時犬戎獻文馬赤鬛/縞身目若金名曰古黄之乘
孔晁注犬戎西戎之逺者注又大夏獻兹白/牛野獸也牛形象齒孔晁 大夏西北戎也 林邑水
[315-8a]
玉壺 波秪青金鏡交州雜記太康四年林邑王范能/獻紫水精唾壺一口青白水精唾
壺二口山海經曰堂夜之山多水玉即水精也國洞冥/記曰望蟾閣上有青金鏡廣四尺元光中波秪 獻照
見魑魅百鬼/不敢隱形
  薦獻四
増啓服魯昭公在乾侯衛侯/來獻其乘馬曰啓服 肅爽唐成公如楚有兩/肅爽馬子常欲之
弗與三年止之唐人竊馬/而獻子常子常歸唐侯 龍輔魯昭公賜公衍羔裘/使獻龍輔於齊侯玉
名/也 楊楯宋樂祁使晉趙簡子/飲之酒獻楊楯六十 獻曝列子楊朱曰宋/有田父暨春東
作自曝於日不知天下之有廣厦隩室綿纊狐貉顧謂/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當有厚賞也
[315-8b]
 獻芹稽叔夜與山濤絶交書野人有快炙背美芹/子者欲獻之至尊雖有區區之意亦已䟱矣
原奉麋楚樂伯射麋晉鮑癸當其後使攝叔奉麋獻/焉曰以嵗之非時獻禽之未至敢膳諸從者
増獻雉魯叔孫穆子至庚宗遇婦人後自/齊還魯所宿庚宗之婦人獻以雉 原左牽犬/則
執緤左/牽之 右牽牛則執靷馬則/執靮皆右牽之 致馬資獻金玉曰致/馬資於有司
 佛鳥首獻鳥者佛其首為/其喙害人佛戾也 執以將命獻人禽加於/一雙則執一
雙以將命/委其餘 受乃問名守犬田犬則受擯/者既受乃問犬名 不獻魚鼈
禮水潦降/不獻魚鼈 不及車馬父母在饋獻/不及車馬 不以為禮天不/生地
不養君子/不以為禮増不敢以聞凡於尊者有獻而不敢以聞/注不敢直言獻尊者如云贈
[315-9a]
從者/之類 原甲則奉胄甲若有以前之則執以將/命無以前之則袒櫜奉胄 器則
執蓋 弓則屈䪅弓則以左手屈䪅/執拊注䪅弓衣也 劔則啓櫝劔則/啓櫝
蓋襲之加夫襓與劔焉/注櫝劔匣夫襓劒衣也 増進劒者左首 進戈者前
前其鐏/後其刄 原獻甲者執胄 獻杖者執末 増進矛
㦸者前鐓 進几杖者拂之 原獻粟者執右契 獻
米者操量鼓 獻車馬者執策綏 獻民虜者操右袂
 獻熟食者操醬齊 獻田宅者操書致 居山不以
魚鼈為禮 居澤不以豕鹿為禮
[315-9b]
  干謁一
増集韻曰古者未有紙削竹木以書姓名故謂之刺後
以紙書故謂之名紙唐李徳裕為相貴盛人務加禮改
具銜候起居之狀謂之門狀 傅勝傳注曰㳙人如謁
者㳙潔主潔除之人也 漢書曰莫為我先注先容也
 易例曰見情者獲直往則違 詩曰既見君子我心
則降 又曰既見君子云何不喜 又曰既見君子為
龍為光 禮記曰聞始見君子者辭曰某固願聞名於
[315-10a]
將命者敵者曰某固願見罕見曰聞名亟見曰朝夕
儀禮士相見曰聞吾子稱䞇敢辭
  干謁二
増左傳曰子產相鄭伯以如晉曰敝邑不敢寜居來㑹
時事逢執事之不間而未得見又不獲聞命未知見時
 論語曰陽貨欲見孔子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
往拜之 孟子曰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見孟子 秦
本記曰衛鞅因景監求見孝公 史記曰平原君謂魯
[315-10b]
仲連曰勝請為紹介而見之於先生謂魏新/垣衍也 戰國䇿
曰蘇秦曰楚國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謁者難見如鬼
王難見如帝令臣食玉炊桂因鬼見帝其可得乎 原
漢書曰魏勃欲求見齊相曹参家貧無以自通常獨早
埽齊相舍人門外舍人怪之以為物而伺之得勃勃曰
願見相君無因故為子埽欲以求見於是舍人見勃曹
参因以為舍人 漢武帝舉賢良文學材力之士東方
朔上書髙自稱譽上偉之令待詔公車 暴勝之為直
[315-11a]
指使者聞雋不疑賢至渤海遣使請與相見不疑冠進
賢冠帶櫑具劔佩環玦褎衣博帶盛服至門上謁門下
欲使觧劔不疑曰劔者武備不可觧吏白勝之開閤延
請衣冠甚偉勝之躧履出迎 増朱雲成帝時不復仕
常居鄠田時出乘牛車從諸生所過人敬事焉薛宣為
丞相雲往見之宣備賓主禮因留雲宿從容謂曰在田
野無事且留我東閣可以觀四方竒士雲曰小生迺欲
相吏耶宣不敢復言 後漢陳遵居長安近臣貴戚皆
[315-11b]
貴重之牧守當之官及郡國豪傑至京師者莫不到門
 王符字節信安定人度遼將軍皇甫規解官歸安定
鄉人有以貨得鴈門太守者亦去職還家書刺謁規規
卧不迎既入問卿前在鴈門食鴈美乎有頃白王符在
門規素聞符名驚遽而起衣不及帶屣履出迎援符手
而還與同坐極歡時人為之語曰徒見二千石不如一
縫掖言書生道義之為貴也 趙咨字文楚東郡人靈
帝時拜東海相之官道經滎陽令燉煌曺暠咨之故孝
[315-12a]
廉也迎路候謁咨不為留暠送至亭次望塵不及謂主
簿曰趙君名重今過界不見必為天下笑即棄印綬追
至東海謁咨畢辭歸家為時所重如此 許劭字子將
嘗到潁川多長者之遊唯不候陳寔又陳蕃䘮妻還葬
劭獨不往或問之曰太丘道廣廣則難周仲舉性峻峻
則少通故不造也 原髙彪嘗從馬融欲問大義融疾
不見乃覆刺遺融書曰彪望風慕教久矣故不待介者
造君子之門冀得一見龍光敘腹心之願而乃養痾傲
[315-12b]
士如此昔者周公兄父文武九命作伯以居華夏猶握
沐吐餐以接白屋之士天下歸徳歴載邈矣今君不能
相見宜哉融省書大慙遣人辭謝追請径去不還 増
禰衡字正平孔融愛其才數稱於曹操言衡欲詣操操
大喜勅門者有客便通待之極宴衡著布單衣踈巾手
持三尺梲杖坐大營門以杖捶地大罵吏白外有狂生
言語悖逆操怒謂融曰禰衡豎子孤殺之如雀鼠耳顧
此人素有虚名逺近將謂孤不能容之今送與劉表視
[315-13a]
當何如衡臨發衆人為之祖道乃更相戒曰衡悖虐無
禮今因其後至咸當以不起折之也及衡至衆人莫肯
興衡大號衆問其故衡曰坐者為塜卧者為屍屍塚之
間能不悲乎 原禰衡尚氣剛傲好矯時慢物建安初
自荆州北遊許都書一刺懐之漫滅而無所遇或問之
曰盍從陳長文司馬伯達乎衡曰卿欲使我從屠沽兒
輩耶 増龎徳公時諸葛亮每至徳公家獨拜牀下徳
公初不令止司馬徳操嘗詣徳公值其渡沔上先人墓
[315-13b]
徳操径入室呼徳公妻子使速作黍徐元直向云當來
就我與徳公談其妻子皆羅拜堂下奔走供設徳公還
直入不知何者是客也 别傳曰劉綜欲候司馬徽先
使左右問其存亡徽鋤園左右問司馬君所徽曰我是
徽頭面醜陋聞者罵之曰即欲求司馬公何等田奴而
稱徽更刷頭飾服而出左右叩頭謝之 种拂拜苑令
時南陽郡吏好因休沐游戲市里拂出逢之必下車公
謁以愧其心 秦宓字子軌有與書曰貧賤困苦何可
[315-14a]
終身宜一來與州尊相見宓荅曰僕處乎隴畞之中誦
顏氏之簞瓢詠原憲之蓬户翶翔林澤聽元猿之悲吟
察鶴鳴於九皐斯乃僕得志之秋何困苦之戚哉 魏
時苗字徳胄為壽春令蔣濟為治中苖初至謁濟濟素
嗜酒適㑹其醉不能見苖恚恨刻木為人書曰酒徒蔣
濟置之牆下旦夕射之 王粲蔡邕見而竒之邕嘗賓
客盈座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狀短小
一座盡驚 張臶時廣平太守盧毓到官吏白承前致
[315-14b]
版謁毓曰張先生豈版謁可飾哉但奉書致羊酒 呉
録曰孟宗為豫章太守謂倉掾曰君昔負太守一刺寜
識之否掾曰不識宗曰吾昔家貧親老為官資運以刺
詣君感見發遣何乃久屈耶 呉虞翻年十三客有候
其兄者不過翻翻與書曰琥珀不取腐芥磁石不受曲
鍼過而不存不亦宜乎客竒之 晉劉驎之字子驥尚
質素車騎將軍桓沖聞名辟為長史固辭沖嘗到其家
驎之於樹條桑使者致命驎之曰使君既枉駕光臨宜
[315-15a]
先詣家君沖愧詣其父 晉書曰桓温謀不軌郗超為
之謀主謝安嘗與王文度共詣郗超日旰未得前文度
便欲去安曰不能為性命忍俄頃耶其權重當時如此
 又曰宋纖沈靜不與世交隱居南山太守楊公畫其
像於閣上出入視之酒泉太守馬岌具威儀造焉不見
岌歎曰吾今知先生人中之龍也 謝遏夏日嘗仰卧
謝公清晨卒來不暇衣冠出屋外方躡履問訊公曰汝
可謂前倨而後恭 王𨗳子恬性傲誕不拘禮法謝萬
[315-15b]
嘗詣恬既坐少頃恬便入内萬以為必厚待已殊有喜
色恬久之乃沐頭被髪而出據胡牀於庭中曬髪神氣
傲邁竟無賓主之禮萬悵然而還 桓元嘗詣王忱通
人未出乘轝直進忱對立便鞭門幹元怒去之忱亦不
留 范汪字汝平初為桓温安西長史温征蜀還復署
為長史江州刺史皆不就自請還朝求為東陽太守温
甚恨之後為安北將軍温北伐汪以失期免為庶人汪
屏居呉郡後至姑孰見温時方起屈滯以傾朝廷謂汪
[315-16a]
詣已傾身引望曰范公來可作太常耶汪至温謝其逺
來意汪實來造温恐以趨時致損乃曰亡兒瘞此來視
之温殊失望而止 宋闗康之隱居南昌顏延之䓁候
見散髪被黄布帕席松葉枕白石一塊而卧了不相盼
延之䓁咨嗟而退不敢干也 齊張融欲詣吏部尚書
何戢誤通尚書劉澄下車入門乃曰非是至户望澄又
曰非是既造席視澄曰都自非是乃去 梁陸倕傳曰
任昉為中丞簪輻輳預其宴者號為龍門遊 何思
[315-16b]
澄天監間敕徐勉舉學士入華林撰通略勉舉思澄顧
協劉杳王子雲鍾嶼䓁五人以應選思澄重交結分書
與諸賓朋校定而終日造謁每宿昔作名刺一束曉便
命駕朝賢無不悉狎狎處即命食有人方之婁䕶欣然
當之投晩還家所齎名刺必盡 後魏任城王澄子順
為給事中時尚書髙肇帝舅權重天下順曽懐刺詣肇
門門者以其年少荅云在坐大有客不肯為通順叱之
曰任城王兒可是賤也及見直往登牀捧手抗禮羣公
[315-17a]
先達莫不怪懼而順辭吐傲然若無所覩肇謂衆曰此
兒豪氣尚爾況其父乎澄聞之大怒杖順數十 北齊
李元忠初神武東出元忠乘露車載素筝濁酒奉迎神
武聞其酒客未即見之元忠下車獨酌擘脯食之謂門
者曰本言公招延賢雋今國士到門不能吐哺輟洗其
人可知還吾刺勿復通門者以告神武遽見之引入觴
冄行元忠上車取筝鼓之長歌慷慨謂神武曰天下形
勢可見明公猶欲事爾朱乎神武曰富貴皆由他安敢
[315-17b]
不盡節元忠曰非英雄也因進縱横之策深見嘉納
魏愷自散騎常侍遷青州刺史固辭文宣怒由是積年
沈廢後遇楊愔於路自陳愔曰咸由中旨愷曰雖復零
雨自天終待雲興四嶽愔欣然數日除霍州刺史 齊
盧思道欲詣和士開恐為人所見乃未明而行比至其
門立者衆矣盧駐轡望之曰彼何人森然與槐栁齊列
因鞭馬疾去 唐髙士廉備禮請見朱桃椎與之語不
荅瞪目而去士亷冄拜曰祭酒其使我以無事治蜀耶
[315-18a]
乃簡條目州遂大治 王績字無功絳州人刺史崔喜
請見荅曰奈何坐致嚴君平耶卒不詣杜之松故人也
為刺史請績禮荅曰吾不揖讓邦君門談糟粕棄醇
醪也 唐書曰宋璟遷左臺御史中丞劾二張下獄后
俄詔原之勅二張詣璟謝璟不見曰公事公言之若私
見法無私也顧左右歎曰吾悔不先碎豎子首而令亂
國經 又曰明皇欲相崔隱甫謂曰牛仙客可與語卿
嘗見否對曰未也帝曰可見之隱甫終不詣他日又問
[315-18b]
對如初帝乃不用隱甫所至潔介自守以彊正稱 又
曰陸龜蒙至饒州三日無所詣刺史蔡京率官屬就見
龜蒙不樂拂衣去 甫里先生傳曰陸龜䝉性不喜與
俗人交雖詣門不得見也不置車馬不務慶弔内外
黨伏臘䘮祭未嘗及時往或寒暑得中體佳無事時則
乘小舟設蓬席賫一束書茶竈筆牀釣具櫂船郎而已
所詣小不㑹意径還不留雖水禽決去山鹿駭走之不
若 李白開元中謁宰相封一板上題曰海上釣鼇客
[315-19a]
李白相問曰先生臨滄海釣巨鼇以何物為釣絲曰以
風浪逸其情以乾坤縱其志以虹霓為絲明月為鈎問
何物為餌曰以天下無義氣丈夫爲餌時相竦然 韋
貫之爲長安丞或薦之京兆尹李實實舉笏示所記曰
此其姓名也與我同里素聞其賢願識之而進於上或
告曰子今日詣實明日賀者至矣貫之唯唯不往 韓
愈王仲舒碑曰仲舒家江南讀書著文其譽藹欝當時
名公皆折官位輩行願為交 詩話曰唐韓愈皇甫湜
[315-19b]
一代龍門牛僧孺攜所業謁之其首篇說樂即捲未嘗
開問曰且以拍板為甚麽曰樂句二公大稱賞因此名
振 又曰唐牛僧孺赴舉之秋甞投贄於劉補闕禹錫
對客展巻飛筆塗竄其文歴二十餘嵗劉轉汝州牛出
鎮漢南枉道汝州駐旌信宿酒酣賦詩劉方悟往年改
公文卷牛詩曰粉署為郎四十春今來名輩更無人休
論世上升沈事且鬭尊前見在身珠玉㑹應成咳唾山
川猶覺露精神莫嫌恃酒䡖言語曽把文章謁後塵劉
[315-20a]
和云昔年曽作漢朝臣晩嵗空餘老病身初見相如成
賦日後為丞相埽門人追思往事咨嗟久幸喜清光笑
語頻猶有當時舊冠劔待公三日拂埃塵牛吟和詩前
意稍觧曰三日之事何敢當焉宰相三朝後主印可以
升降百司也於是移宴竟夕方整前驅劉乃戒其子曰
吾成人之志豈料為非汝輩進修守中為上 令狐峘
為吉州刺史時齊映觀察江西按部及州峘䡖映後出
至迎謁頗怏怏従容步進不抹首屬戎器映以為恨擿
[315-20b]
峘事貶衢州司馬 五代唐趙鳳與于嶠俱在翰林相
後為相嶠以本名出鳳上而不用數非斥時政尤
訿鳳鳳銜之因事左遷嶠秘書少監嶠因醉往見鳳鳳
知其必不遜辭以沐髪嶠詬直吏又溺於者直廬而
去吏白嶠溺於客次且詬鳳鳳奏聞明宗奪嶠官長流
 湘山野録曰王沂公曽為布衣時以所業䞇吕文穆
䝉正中有早梅詩其警句云雪中未論和事且向百
花頭上開文穆曰此生次第已安排作狀元了做宰相
[315-21a]
矣已而果然 宋御史中丞孫抃薦吳中復為監察御
史初不相識或問之抃曰昔人耻為呈身御史今豈有
識面臺官耶 名臣遺事曰宋諌議大夫張師徳謁向
文簡敏中曰師徳兩詣王相公門皆不得見恐為人䡖
毁望公容眀之一日方議知制誥公曰可惜張師徳
向公曰何謂公曰累於上前說張師徳名家子有士行
不意兩及吾門狀元及第榮進素定但當静以待之耳
若奔競使無階而進者當何如也向公方以師徳之意
[315-21b]
啓之公曰某處安得有人敢䡖毁人但師徳後進待我
淺也向公自稱師徳適有闕望公弗遺公曰第緩之使
師徳知聊以戒貪進警薄俗也 范仲淹在睢陽掌學
有孫秀才者索遊上謁文正贈錢一千眀年孫生復謁
文正又贈一千因問何為汲汲於道路孫生戚然動色
曰母老無以養若日得百錢則甘旨足矣文正曰吾觀
子辭色非乞客也吾今補子為學職月可得三千以供
養子能安於學乎孫生大喜於是授以春秋後十年有
[315-22a]
孫明復先生以春秋授學者道徳髙邁朝廷召至乃昔
日索遊孫秀才也 李垂為知州還朝李康伯謂曰子
文學議論稱於天下諸公擬用知制誥但宰相未嘗相
識盍往見之垂曰若我昔謁丁崖州乾興初已為翰林
學士矣焉能趨炎附熱看人眉睫以冀推挽乎出知均
州 蔡文忠公齊大中祥符登進士第為狀元山東人
賈同亦名士也與公同州部累往謁公值公飲酣不得
見賈乃留詩一絶云聖君寵厚龍頭選慈母恩深鶴髪
[315-22b]
随君寵母恩俱未報酒如為患悔何追公因此戒酒
紀聞曰宰相自唐以來謂之禮絶百寮見者無長幼皆
拜宰相平立少垂手扶之送客未嘗下階客坐稍久則
旁喝相公尊重客踧踖起退及富鄭公為相雖微
官布衣謁見皆與之抗禮送之及門視其上馬乃還自
是羣公稍效之 張載少喜談兵欲結客取洮西之地
年二十一以書謁范仲淹警之曰儒者自有名教可樂
何事於兵因勸讀中庸 謝顯道云明道先生坐如泥
[315-23a]
塑人及至接人則渾是一團和氣 程氏遺書曰宋程
頤與韓持國范夷叟泛舟有一官上書謁大資程曰大
資居位却不求人迺人倒來求己是甚道理夷叟曰求
薦舉常事也程曰不然只為曽有不求者不與來求者
與之遂致人如此持國便服 邵康節先生墓誌曰康
節居洛士人之道洛者有不入公府而必之先生之廬
 李周登進士通判施州神宗以近臣孫固薦召對謂
曰知卿不游權臣識今執政乎對曰不識也翼日語固
[315-23b]
曰李周樸忠之士也 童蒙訓曰宋滎陽公吕希哲自
少官守處未甞干人舉薦以為後生之戒仲父舜從守
官㑹稽或議其不求知曰勤於執事乃所以求知也
聞見録曰宋文彥博判北京有汪輔之者新除運判為
人㦚急初入謁潞公方坐㕔事閲謁刺置案上不問入
宅久之乃出輔之己不堪既見公禮之甚簡謂曰家人
頃令沐髪忘見運判勿訝輔之沮甚舊例監司至之三
日府必作㑹公故罷之輔之移文定日檢按府庫通判
[315-24a]
以次白公公不荅是日内外事並不許通輔之坐都㕔
吏白侍中家宴匙鑰不可請輔之怒破架閣庫鎻亦無
従檢按也宻劾潞公不治神宗批輔之所上奏付潞公
有云侍中舊徳故煩卧䕶北門細事不必勞心輔之小
臣敢爾無禮將别有處置之語潞公得之不言一日㑹
監司曰老謬無治状幸諸君寛之監司皆愧謝因出御
批以示輔之輔之皇恐逃歸託按部以出未㡬輔之罷
 元豐間文彥博以太尉留守西京未交印先就第㕔
[315-24b]
坐見監司府官唐介叅政之子義問為轉運判官退謂
其客尹煥曰先公為臺官甞言潞公今豈挾以為恨耶
某當避之煥曰潞公所為必有理姑聽之明日公交府
事以次見監司府官如常儀或以問公公曰吾未視府
事三公見庶僚也既交印河南知府見監司矣義問聞
之復謂煥曰微君殆有失於潞公也 蘇軾在黄州邀
一隠士相見但視傳舍不言而去坡曰豈非以身世為
傳舍耶 熙寜中詔近臣舉御史舉者意屬王巖叟而
[315-25a]
未及識㦯謂可一往見笑曰是所謂呈身御史也卒不
見 神宗嘗對章惇稱張安道之美問惇識否惇退以
告吕惠卿恵卿眀日與安道同行入朝告以上語且曰
行當大用矣安道縮鼻不對其夕安道適與客坐惇呵
引到門謁入安道便謝曰素不相識不敢受謁惇慙怍
而退 章惇嘗事邵康節及為相欲用康節子伯温伯
温曰豈不欲見先公於地下耶到則先就部擬官而後
見宰相 龔夬弟大壯少有重名清介自立従兄官河
[315-25b]
陽曽布欲見之不可得乃往謁夬邀之出從容竟日題
壁間有得見兩龔之語 李朴自為教授天下髙其名
蔡京俾所厚道意許以禁從拒之中書侍郎馮熙載欲
邂逅見朴笑曰不能見蔡京焉能邂逅馮熙載耶 獻
徴録曰明李承芳登進士李西涯謂之曰子盍與錢與
謙謁閣老徐先生乎承芳曰吾恐張師徳見薄於王旦
矣廷試榜出與謙及第承芳列名同進士出身拜大理
評事 又曰明許應元嘉靖壬辰舉進士執政者知公
[315-26a]
欲一見應元不往曰吾始仕也而當傴僂鼎貴之門冒
謁干進哉 明詞林人物考曰李淑字師孟嘉靖庚戍
進士始淑之奏南宫捷也相嚴嵩曰聞楚有才士李某
者吾鄉人也能一見我乎公逡巡謝弗肯往以故當射
䇿夏太宰邦謨竒而薦之鼎甲嵩固下之 又曰陶大
臨字虞臣嘉靖丙辰廷試第二人授翰林院編修故相
嚴嵩耳公名欲致之門下數遣其子世蕃候之陶戒門
者以他出應之第一刺報而已 獻徴録曰明隆慶時
[315-26b]
劉淛試南宫下第大學士李公得其遺卷心竒之欲致
一見不可曰落第書生豈可自呈身相門耶張居正欲
致之東閣亦拒不相見
  干謁三
原相府 卿門范睢為須賈御入相府曰我為君先通/相君 宋公子魚無日不數於六卿之
門/ 書刺 奏刺漢髙帝紀有謁者自書刺以言爵里/若今之通名也 下詳干謁二夏侯
淵/事 増題鳳 登龍稽康與吕安善毎一相思千里命/駕後來值康不在嵇喜出戶延之
不入題門上作字而去喜不覺猶以為欣鳳字凡鳥/也王維詩到門不敢題凡鳥看竹何須問主人 李膺
[315-27a]
以聲名自髙士有被/其容接名為登龍門 御李 識荆荀爽嘗就謁李膺/因為其御既還喜
曰今日乃得御李君矣但李白與韓朝宗/書曰生不願封萬戶侯 願一識韓荆州 依劉 仰
王粲在荆州嘗依劉表北韓/昌黎學者仰之如㤗山 斗 倒屣 擁篲上詳干/謁二蔡
邕事燕魏文侯擁篲迎朋友握手歡如平生又史記鄒/衍適 昭王擁篲先驅請列弟子之座而受業又漢太
公擁篲又莊子曰/操䘠篲以待門庭 摳衣 曵裾曲禮曰母踖席摳衣/趨隅必慎唯諾 鄒
陽曰何王之門/不可曳長裾乎 原激張儀 竒彭羕張儀謁蘇秦秦/戒門下不為通
又不得放去數日方見之坐於堂下以激儀也曰蜀彭/羕見龎統統非羕故舊又有賓客徑上統牀卧 須賓
客罷與卿談賔罷請/食然後語統大竒之 増揖侍郎 参留守韓愈寄崔/立之詩升
[315-27b]
階揖侍郎歸舍日未欹参又贈盧仝詩玉川先生洛城/裏杜門不出動一紀勸 留守謁大尹言語纔及輒掩
耳/ 徳星聚 髙軒過上詳干謁二陳太丘事/ 下詳干謁五李賀詩 坐上
春風 門外積雪侯師聖云朱公掞見明道於汝歸謂/人曰光庭在春風中坐了一箇月
游定夫楊龜山初見伊川瞑目而坐二子侍立既覺顧/謂曰賢輩固在此乎日既晩且休矣及出門門外之雪
深一/尺 原來非慕義 見以託名歩隲字子山與衛旌/種𤓰自給夜誦經傳
㑹稽焦征𦍑豪縱二子懼為所侵乃共修刺奉瓜謁征/𦍑不時通旌欲去騭曰畏之而來非慕義也屈何傷乎
不後漢趙壹字元叔為郡計吏到京師造河南尹羊陟/ 得見壹以非陟無託名者乃日到門陟許通尚卧未
起徑入上堂曰竊伏西州承髙風久矣乃今方遇而忽/然奈何命也因舉聲哭陟知非常人乃起延語大竒之
[315-28a]
 不顧太守 遽迎縫掖趙壹為羊陟所稱名動京師/西還過𢎞農候太守皇甫規
門者不即通壹遂遁規知是壹大驚追/之壹不顧而去 下詳干謁二王符事 増一葉濃隂
 一株桃李鄭大穆書干于頔云千樹一葉之影即/是濃隂減四海數滴之泉便為膏澤 談
藪王冷然上裴耀卿書曰拾遺補闕寧/有種乎僕不佞亦相公一株之桃李也 原未甞修刺
 不肯受索後漢井丹字大春博學故京師語曰五經/紛綸井大春性清髙未嘗修刺謁人梁松
請丹不肯見後遂隱遁入蕭望之王仲翁俱欲謁見霍/光光自上官桀事後出 自備士當見者皆露索去刀
兵兩吏挟持望之獨不肯受索/曰不願見非周公握髪之禮 増行閽者杖 遺閽
者縑上裴之禮事詳下顏氏家訓不唐潘炎為翰林學/士時京兆尹有故候炎累日 得見乃遺閽者三
[315-28b]
百縑炎妻劉知之曰豈有京尹願一見/遺以三百縑其他可知也乃勸炎避位 原不避寒暑
 不師道徳張湯造請諸公不避寒暑/朱博馳騁進取不師道徳 増將軍肯臨
 子髙左顧田蚡傳曰將軍乃幸肯臨況魏其枉淮南/憲王傳曰子髙迺幸左顧注猶言 顧
 不耐造請 不行報謝張敷曰臣性不耐造請終張/禹傳曰公卿相造請禹 不
行報/謝 方進徑入 諸葛間闊前漢翟方進内謁徑入/注猶今之通名也 又
云夲傳曰間/何闊逢諸葛 載刺盈車 書午在門本傳曰郭林宗/名益顯士爭歸
之載刺常盈車上遯齋編曰李安義者謁富人鄭生辭/以出安義於門 大書午字而去或問其故曰牛不出
頭耳此亦昔/人題之意 倒執手版 盡投苦海王坦之見桓温/流汗沾衣倒執
[315-29a]
手版贄摭言曰鄭光業有一巨皮箱/凡投 有可嗤者即投其中號苦海 顔氏家訓 温
公客榜顔氏家訓曰昔者周公一沐三握髪一飯三吐/哺以接白屋之士一日所見七十餘人晉文公
以沐辭豎頭須致有圖反之誚門不停賓為所貴也失/教之家閽寺無禮或以主君寢食嗔怒拒客未通江南
深以為耻黄門侍郎裴之禮好敬賔客㦯有此輩對賔/杖之僮僕引接周旋俯仰莫不肅敬與主無别 司馬
温公作相日親書榜揭於客位曰訪及諸君若覩朝政/闕遺庶民疾苦欲進忠言者請以奏牘聞於朝廷光得
與同僚商議擇可行者進呈候㫖行之若但以私書寵/喻終無所益若光身有過失欲賜規正即以通持書簡
付吏人令傳入光得内自省訟佩服終身至於整㑹/官職差遣湔雪罪名凡干身訃並請一面進狀光得與
朝廷衆官公議施行若在私第/垂訪不請語及某冄拜謹白 蚍蟻之援 蟄蟲之
[315-29b]
韓昌黎題張中丞傳後外無蚍蜉蟻子之援以劉賔/客集譬諸蟄蟲坯戶而死者與木槁死亦無 異矣
春雷一震必欣然翹首與生為徒况有/吹律者召東風以薰之其化也益速 申叔乞糧
魯公乞米左傳吳申叔儀乞糧於魯公孫有山氏曰佩/玉蕊兮余無所繫之㫖酒一盛兮余與褐之
父睨之對曰梁則無矣粗則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則諾 顔魯公乞米帖云拙於生業舉家食粥而
已數月今又罄矣實用憂煎詩曰日/典春衣非為酒舉家食粥已多時 飢彪餓麟 攀
驥仰鵬宋史檀珪求禄不得與王僧䖍書曰書牘一陳/遂不荷潤蟬腹龜腸為日已久飢彪能嚇人遽
與肉餓麟不噬誰為落毛而駱賔王/文攀驥逸而無由仰鵬飛 自失 三百名利奴
千重鐵甲顔盧杞與馮盛遇於道各擕一囊杞發盛囊/有墨一丸杞大笑盛正色曰天峰煤和針
[315-30a]
魚腦入金谿子手中録離騷古夲比公日提綾文刺三/百為名利奴顧當孰勝已而披杞囊果是三百刺 唐
進士楊光逺遊謁王公之門干索權要之族未甞自足/稍有不便多誹謗常遭撻辱畧無改悔皆云楊光逺
顔厚如千/重鐵甲 天下善士願見 鄉貢進士通名韓墓志/曰王適
聞李將軍喜士乃蹐門曰天下善士王適願見將軍白/事 金樓子有舉子能為詩毎通名刺稱鄉貢進士黄
居難字樂地欲自比/白居易字樂天也 宋廣平投梅花賦 白樂天披
芳草詩劉禹錫上權舍人書昔宋廣平之沈下僚也蘇/公味道時為繡衣直指使者廣平投以梅花賦
蘇盛稱之自是乃列扵文人之目貴白樂天未冠以文/謁顧况況覩姓名熟視曰長安米 居大不易乃披卷
讀其芳草詩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歎曰/吾謂斯文遂絶今復得子矣前言戲之耳
[315-30b]
  干謁四
増典謁禮問士之子長曰能典/謁矣主賓客謁見之事 將命論語孺悲欲見/孔子將命者出
戶/ 寺人詩未見君子/寺人之令 閽人韓文足三及門/而閽人辭焉 七介
禮諸侯七介/以相見也 三擯又卿為上擯大夫/為承擯士為紹擯 上謁張耳傳/耳餘上
謁/ 原先容唐張行成傳曰古今用人必/因某介若無成者無先容也 増無津陶/侃
傳范逵謂侃曰欲仕/郡乎曰困於無津 無依文選貧士詩萬族各/有託孤雲獨無依 願
有謁漢書願/有謁也 耻干謁少陵詩獨/耻事干謁 垂採摘王維詩幸/堪調鼎用
願君垂/採摘 可攀援昌黎送進士劉師服詩時/節不可翫親交可攀援 願望履
[315-31a]
荘子願望/履幕下 願枉車騎信陵君傳侯生謂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願枉車騎過
之/ 承顔下風陸士/龍詩 曠若見日東漢袁紹傳曠若開/雲見日何喜如之
 侯門掉臂邵康節詩侯門見說深/如海三十年來掉臂行 朱門随肩杜詩/公卿
朱門未開鎖我/曺已到肩相随 暗投先容鄒陽書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暗投人於道莫不按
劔相盼者何則無因而至前也蟠木根柢輪/囷離竒而為萬乗器者以左右為之先容也 伺侯奔
韓愈送李愿序伺侯於公卿之門奔走於/形勢之塗足將進而趦趄口將言而囁嚅 有叩我
杜詩有客叩我/門繫馬門前栁 肯訪老翁又詩肯訪浣花老翁/無與奴白飯馬青芻
雨師未知李寓菴詩丘園有/枯槁未必雨師知 波臣求活莊子莊周家/貧往貸粟於
[315-31b]
監河侯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可乎莊周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曰我東
海之波臣也君豈有升斗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諾我且/南遊呉越之王激西江之水以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
色曰吾得升斗之水猶活耳君乃/言此曽不如索我於枯魚之肆 未忘燃灰唐羅隠/詩宣室
夜間如有問可/能全忘未燃灰 誰為乞火杜牧之詩自愧埽/門士誰為乞火人 籠中
藥石唐史元澹博學及進士第累遷通事舍人狄仁傑/器之嘗謂仁傑曰譬富家儲積以自資也願以小
人備一藥石可乎仁傑/笑曰君正吾藥籠中物 朽出菌芝蘇軾詩枯朽/猶能出菌芝 遊
神奔競嘉祐中未有謁禁士人爭馳騖請託有一人/號望大馬又一人號日遊神言日有奔競
鉛刀一割晉書譙王承曰公未見/知耳鉛刀豈無一割 廣厦萬間杜甫茆/屋為秋
[315-32a]
風所破歌安得廣厦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顔風兩不動安如山 歸鳥赴林曹子/建贈
白馬王彪詩歸鳥赴/喬林翩翩厲飛翼 飛燕巢屋古詩願為雙飛/燕銜泥巢君屋 連
城髙山唐文粹曰連城之珍俟楚文而/迺進髙山之操待鍾期而後發 入州出谷又/曰
入州無為言之侣/出谷罕求聲之援 施陽援溺又曰施一陽於剥極之/餘援衆溺於坎深之下
 拯踣醫疾又曰踣者思起必謼而求/拯疾者思愈必呻而求醫 求出願濯杜/牧
之文墜井者求/出執熱者願濯 相薦自謀杜荀鶴詩相知不/相薦何以自謀身 舊知
為學鄭谷感懷投時相詩丞相舊/知為學苦更教何處貢篇章 應念下寮羅隠詩/遺簪墜
珥應留念門客/如今只下寮 迹雖阻於登龍 心竊希於附驥
[315-32b]
勉驢技之一鳴 希馬價之三倍 敢憑蟠木之先容
 輒效錐囊之自薦 雖寒菊自芳於籬下 而苦李
誰念於道旁 幸侍下風聞欬唾之音莊/子 伏拜賓阼
通爵里之刺魏/志 祁公用則所舉必名世流 司馬出
則其徒有行道志 傳和凝之衣鉢殊愧前修 備狄
相之参苓願從今始 向來瓣香之敬直為南豐 此
去翹材之延願陪東閣 三吐哺而下白屋昔者見之
 一舉手而轉清波今其時矣 月明繞樹自憐烏雀
[315-33a]
之何依 海上問津或謂斗牛之可訪 牛鐸至微荀
令君取以調樂 爨桐無用蔡中郎識其中琴 叩角
而歌白石聊假此以干齊 築臺而識黄金猶庶㡬於
始隗 說項斯之詩於到處幸已不遺 吹揚雄之賦
以上天更期有遇 所求易與巢林之鷦不過一枝
安敢負知伏櫪之驥猶思千里 文穆取人才多夾袋
之所蓄 元獻待寒士至樽酒以相歡 月華先得莫
知近水之樓臺 雲厦不棲更傍誰家之門戶 蟠木
[315-33b]
為萬乘之器必資根柢之容 祥金躍大冶之爐敢作
鏌鎁之想 效王巖叟之為客誓不出於他門 持陳
師道之瓣香期力酬於知己
  干謁五
増詩唐孟浩然詩曰鄉曲無知己朝端乏親故依誰為
揚雄一薦甘泉賦 韋應物訪李廓不遇詩曰九日馳
驅一日閒尋君不見又空還怪來詩思清人骨門對寒
流雪滿山 韓愈詩曰大匠無棄材尋尺容有施況當
[315-34a]
營都邑杞梓用不疑 又詩曰齪齪當世士所憂在飢
寒願辱太守薦得充諌諍官排雲叫閶闔披腹呈琅玕
致君豈無術自進誠獨難 李賀年七嵗以長短之製
名聞京華時韓愈與皇甫湜覽賀作竒之因連騎造門
求見賀總角荷衣而出二公不之信因令面賦一篇賀
承命欣然操觚染翰旁若無人名所作曰髙軒過二公
大驚詩曰華織翠青如蔥金環壓轡揺瓏馬蹄隠
耳聲隆隆入門下馬氣如虹云是東京才子文章鉅公
[315-34b]
二十八宿羅心胷元精耿耿貫當中殿前作賦聲摩空
筆補造化天無功龎睂書客感秋蓬誰知死草生華風
我今垂翅附冥鴻他日不羞蛇作龍 劉長卿詩曰鐵
衣雖正澀寳刀猶可試儻遇拂拭恩應知轉犀利 温
庭筠詩曰折簡能榮瘁遺簪莫棄捐韶光如見借寒谷
變風煙 杜牧詩曰常思掄羣才以為國家治譬如匠
見木礙眼皆不棄楣橛與棟梁施之皆有位忽然植明
堂一揮能力致 李商隠為彭陽公令狐楚事彭陽
[315-35a]
之子綯繼有韋平之拜惡商隠從鄭亞之辟以為忘家
㤙踈之重陽日謁令狐綯不見商隠留詩於其㕔事綯
見之乃補太學博士尋為東川栁仲郢判官罷歸客滎
陽卒詩曰曽共山公把酒巵霜天白菊正離披十年泉
下無消息九日尊前有所思不學漢臣裁苜蓿空教楚
客詠江蘺郎君官貴施行馬東閣無因冄得窺 李吉
甫之父微時以一絶投維揚都䕶宋甄大夫宋殊無意
李後生吉甫吉甫節判青州有舉子呉武陵詣府投獻
[315-35b]
並不禮之武陵遂書前詩以獻吉甫厚賂之請為寢黙
詩曰十處投人九處違家鄉無里又空歸嚴霜昨夜侵
人骨誰念髙堂未授衣 宋吕䝉正少貧訪謁不遇詩
曰十謁朱門九不開滿頭風雪却囬來歸家羞覩妻兒
面撥盡寒爐一夜灰 范彦能贈張徐州謖詩曰田家
採樵去薄暮方來歸逺聞稚子說有客款柴扉儐
珠玉裘馬悉䡖肥軒蓋照落傳瑞生光輝疑是徐方
牧既是復疑非思舊昔言有此道今已微物情棄疵賤
[315-36a]
何獨顧衡闈恨不共雞黍得與故人揮懐情徒草草淚
下空霏霏寄書雲間鴈為我西北飛 程曉嘲熱客詩
曰長夏三伏時道里無行車閉門避暑卧出入不相過
只今褦襶子觸熱到人家主人聞客來嚬蹙奈此何揺
扇臂中疼流汗正滂沱傳戒諸髙眀熱行宜見呵 梅
堯臣歐陽永叔王原叔二翰林韓子華吳長文二舍人
同過敝廬値出不及見詩曰枯竹為門扉不可容車騎
況如鄭廣文無氊藉賔位窮冬月破七貴客聮玉轡傳
[315-36b]
騶肅里閭下榻呼童稚問我何所往共留牆上字兒愚
不知誰金章言照地既屈卿大夫恨莫親帚篲星躔囬
已髙麟趾寧復致戢戢鄰巷居相見竊自喟豈料瘦老
翁能令賢達至昔時蓬蒿徑安有此盛事 司馬光閽
吏詩曰弊車羸馬犯塵泥愁到朱門徧徧辭相國舍人
雖驟見將軍馬監豈相知因循嵗月勞何補顛倒風埃
辱固宜惆悵東岡舊坡在素心空負白雲期 李清臣
韓魏公知中山求謁其值吏報曰太祝方寢清臣因題
[315-37a]
詩於壁魏公見之曰吾知此人有才竟有東牀之選詩
曰公子乘閒卧絳厨白衣老吏慢寒儒不知夢見周公
否曽說當年吐哺無 蘇軾嘉祐中陳希亮知鳳翔府
軾初擢制科簽書判官事或謁入不得見客次假寐詩
曰謁入不得去兀坐如枯株豈惟主忘客今吾亦忘吾
同僚不觧事愠色見髯鬚雖無性命憂且復忍斯湏
劉彦中袖刺詩曰袖刺謁諸鄰徘徊寄心賞潭潭廣厦
深咳唾生餘響兹邦懐地寳比屋誇雄敞何如蓬廬士
[315-37b]
貧賤安所養 魏野尋隠者不遇詩曰尋真誤入蓬萊
島香風不動松花老採芝何處未歸來白雲滿地無人
埽 又喜孫狀元訪詩曰道同忘貴賤陋巷毎來看相
見唯呼字留題不著官狂吟無所忌靜話有餘歡却恨
歸公署茅齋㑹宿難 又謝㓂相公相訪詩二首曰晝
睡方濃向竹齋柴門日午尚慵開驚囬一覺遊仙夢村
巷傳呼宰相來中書兩入㓂尚書出鎮雄藩半載餘棠
樹隂中無訟聽閒騎白馬到茅廬 張耒謁客詩曰入
[315-38a]
門投謁吏翩翩我非欲見禮則然異哉賓主兩無語客
起疾走如避然我已不恭愧昔賢忍使塗炭朝衣冠人
生暫聚鴻集川春風吹飛何後先 唐平曽謁華州李
相不遇詩曰老夫三日門前立珠箔銀屏晝不開詩巻
却抛書袋裏正如閒看華山來 劉魯風投謁所知為
典謁所阻因賦詩曰萬巻書生劉魯風煙波萬里訪文
翁無錢乞與韓知客名紙毛生不為通 李觀初為太
學官因上言新法不便出通判處州題詩曰十謁朱門
[315-38b]
九不開利名淵藪日徘徊自知不是公侯骨夜夜江山
入夢來 楊萬里人日詰朝昌英叔出謁詩曰四序
各自佳要不如春時何必花與栁始愛春物熙今晨駕
言出公南山西泥軟屨自惬風嫩面不知寒草動暖
芽晴山餘兩姿水日亦相媚蹙紋生碎暉鳥聲豈為我
我聽偶自怡出門初憚煩載塗乃忘歸但令我意適豈
校出處為路人見我揖屬我有所思我不見其面信口
聊應之徐語恐忤物欲謝已莫追我率或似傲彼愠獨
[315-39a]
得辭 江南處士朱真白善嘲詠甞謁一貴人不禮㕔
事有格子屏風真白題詩曰道格何曽格言糊又不糊
渾身都是眼還觧識人無 明王廷陳送唐生詩曰仗
策欲誰親侯門不重賓空彈馮氏鋏莫濟范睢貧玉露
凋紅樹金風起白蘋蕭蕭南去鴈飄泊自為羣
増文唐駱賓王文曰倘能分其斗水濟濡沫之枯鱗恵
以餘光照孀棲之寒女便伏櫪駑蹇希騏驥而蹀足竄
跡翩翻排鴛鴦而刷羽 又曰短翮於搶榆希髙標
[315-39b]
之餘拂濯鮮鱗於㳙滴望鴻浪之微沾所冀頋盼曲流
剪拂増價則鉛刀起一割之用跛鼈致千里之行 又
曰魯澤祥麟希委質於宣父呉坂逸驥實長鳴於孫陽
所貴在乎見知所屈伸乎知己
増書漢東方朔與公孫𢎞書曰爵禄不相責以禮同類
之遊不以逺近為初故東門先生居蓬戶空穴之中魏
公子以百騎造之大丈夫相知何必接塵而遊乘髪齊
年㦲 唐李白與韓荆州朝宗書曰今天下以君侯為
[315-40a]
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而今君
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昻青雲耶
 韓愈與邢尚書書曰布衣之士身居窮約不借勢於
王公大人則無以成其志 又為人求薦書曰某聞木
在山馬在肆遇之而不頋者雖日累千萬人未為不材
與下乘也及至匠石過之而不睨伯樂遇之而不頋然
後知其非棟梁之才超逸之足也以某在公之宇下非
一日是生於匠石之園而長於伯樂之廏者也於是而
[315-40b]
不得知假有見知者千萬人亦何足云昔人有馬不售
於市者知伯樂之善相也而求之伯樂一頋價増三
倍某與其事頗相類是故終始言之耳 又上李侍郎
書曰愈應舉覓官凡二十年矣薄命不幸動遭䜛謗進
寸退尺卒無所成惟是鄙鈍不通曉於時事學成而道
益窮年老而智益困私自憐悼悔其初心髪秃齒豁不
見知己夫牛角之歌辭鄙而意拙堂下之言不書於傳
記齊桓舉以相國叔向攜手以上然則非言之難為聽
[315-41a]
而識者難遇也 又上宰相書曰今有人生二十八年
矣名不著於農工商賈之版其業則讀書著文居窮守
約亦時有感激怨懟竒怪之辭以求知於天下四舉於
禮部乃一得三選於吏部卒無成九品之位其可望一
畞之宮其可懐遑遑乎四海無所歸恤恤乎飢不得食
寒不得衣濱於死而益固得其所者爭笑之伏念今有
仁人在上位若不往告之而遂行是果於自棄而不以
古之君子之道待我相也其可乎寧往告焉若不得志
[315-41b]
則命也其亦行矣 又上宰相書曰今天下一君四海
一國舍乎此則去父母之邦矣故士之行道者不得志
則山林而已矣山林者士之所獨善自養而不憂天下
者之所能安也如有憂天下之心則不能矣故愈每自
進而不知愧焉書亟上足數及門而不知止焉寧獨如
此而已惴惴焉惟不得出大賢之門下是懼亦惟少垂
察焉 又代張籍與李中丞書曰籍善為詩使其心不
以憂衣食亂閣下無事時一致之座側使跪進其所有
[315-42a]
閣下憑几而聽之未必不如聽吹竹彈絲敲金擊石也
 又應科舉與人書曰天池之濵大江之濆有怪物焉
蓋非常鱗凡介之品彚匹儔也其得水變化風雨上下
於天不難也其不及水蓋尋常尺寸之間耳其窮涸不
能自致乎水為獱獺之笑者蓋什八九矣如有力者哀
其窮而運轉之蓋一舉手一投足之勞也然是物也負
其異於衆也且曰爛死於沙泥吾寧樂之若俯首帖耳
揺尾而乞憐者非我之志也是以有力者遇之熟視之
[315-42b]
若無覩也其死其生固不可知也今又有有力者當其
前矣聊試仰首一鳴號焉庸詎知有力者不哀其窮而
忘其一舉手一投足之勞而轉之清波乎其哀之命也
其不哀之命也知其在命而且鳴號之者亦命也 又
上考功崔虞部書曰愈不肖行能誠無可取抱愚守迷
固不識仕進之門迺與羣士爭名競得失行人之所甚
鄙求人之所甚利其為不可雖童昏實知之如執事者
不以是為念援之幽窮之中推之髙顯之上是知其文
[315-43a]
之㦯可而不知其人之莫可也知其人之或可而不知
其時之莫可也 又書曰蹈水火者之求免於人也不
惟其父兄子弟之慈愛然後生而全之也將有介於其
側者雖其所憎怨茍不至乎欲其死者則將大其聲疾
呼而望其人之救也 又釋言曰愈之親族鮮少無扳
聮之勢於今不善交人無相先相死之友於朝無宿資
蓄貨以釣聲勢 又與陳商書曰齊王好竽有求仕於
齊者操瑟而往立王之門三年不得入叱曰吾瑟鼔之
[315-43b]
能使鬼神上下客罵之曰王好竽而子鼔瑟瑟雖工其
如王之不好何是所謂工於瑟不工於求齊也 又荅
元公瑾論仕進書曰獨不得與足下偕生中古之間進
相援也退相拯也已乃出乎今世雖王林國韓長孺復
生不能為足下抗手而進以取僇笑矧僕之齷齪者哉
 栁宗元上李夷簡相公書曰宗元聞有行三塗之艱
而墜千仭之下者仰望於道號以求出過之者日千百
人皆去而不頋俄而有若烏獲者持長綆千尋徐而過
[315-44a]
焉其力足為也其器足施也號之而不頋頋而曰不能
力何也是時不可遇而幸遇而又不逮乎已然後知命
之窮勢之極其卒呼憤自斃不復望於上矣伏惟念墜
者之至窮錫烏獲之餘力舒千尋之綆垂千仭之艱致
其不可遇之遇以卒成其幸庶號而望者得畢其誠
又謝李吉甫相公示手札書曰昨者踊躍殘魂奮揚蓄
念激以死灰之氣陳其弊箒之詞致之烟霄分絶流盼
今則垂露在手清風入懐華衮濫褒於赭衣龍門俯收
[315-44b]
於埳井 房魯上節度使書曰今之君侯垂金印結紫
綬處内則堂奥數仭侍婢姢然衣羅紈鳴珥環出聲態
者累百居外則㦸列重扉介士毅然執弩矢擁鈇鉞俟
指令者數千君侯目視飛鴻氣如虹蜺而貢士布衣有
塵飢童無色蹇驢竭麾而來干謁誠志業不忤氣容自
若且有所望亦不能無愧其望非望飲醲齧肥被鮮曳
華指捷乘駿也所以望者盖砥行立名之流非附青雲
之士焉得施於世其愧非愧布衣糲食飢童蹇驢也所
[315-45a]
以愧者彼何人也予何人也 宋楊廷秀與湖北陳提
舉書曰僕與執事出處不齊如相避然寸心欿然至今
遺恨今乃欲以尺紙之敬抒中情之勤以納交於英蕩
之末光前無契好後無介紹或者以為驟一則野人一
則顯仕或者以為僭焉仰聞孔文舉與李元禮初無一
日雅而文舉逺引仲尼伯陽之交以為世契元禮然之
吾家徳祖與公家孔璋同為子建之賓客非世契乎豈
曰驟之云乎張文潛與公家後山初不相識而以一書
[315-45b]
空交所謂朝陽之光在袖久矣者其書云耳則僕之尺
書豈曰僭之云乎太史公曰可為知者道難與俗人言

増論隋盧思道勞生論曰朝露未晞小車盈董石之巷
夕陽蚤落皁盖填閻竇之里皆如脂如韋俯僂匍匐噉
惡求媚䑛痔自親美言諂笑助其餘樂詐泣佞哀恤其
䘮紀近通㫖酒逺貢文蛇豔姬美女委如脫屣金銑玉
華棄同遺跡
[315-46a]
 
 
 
 
 
 
 
 
[315-46b]
 
 
 
 
 
 
 
御定淵鑑類函卷三百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