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九十四


[299-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九十四
  人部五十三鑒誡/
   鑒誡三
 原詩魏繁欽逺戍勸戒詩曰肅將王事集此揚土凡我
 同盟既文既武郁郁桓桓有規有矩務在和光同塵共
 垢各竟其心為國蕃輔誾誾衎衎非法不語可否相濟
 闕則云補 又雜詩曰世俗有險易時運有盛衰老氏
[299-1b]
 和其光蘧瑗貴可懐 應璩雜詩曰細微可不慎隄隤
 自蟻□腠理早從事安復勞鍼石人覩未形愚夫闇
 明白曲不見賔焦爛為上客思願獻良規江海儻不
 逆狂言雖寡善猶有如鷄跖鷄跖食不已齊王為肥澤
  晉嵇紹贈石崇詩曰人生禀五常中和為至徳嗜欲
 雖不同伐生所不識仁者安其身不為萬物惑事故誠
 多端未若酒之賊内以損性命煩辭傷軌則屢飲致疲
 怠清和自否塞陽豎敗楚軍長夜傾宗國詩書著明戒
[299-2a]
量體節飲食逺希彭聃夀虗心處沖黙茹芝味醴泉何
為昏酒色 增陸機君子行曰天道夷且簡人道險而
難休咎相乗躡翻覆若波瀾去疾苦不逺疑似實生患
近火固宜熱履氷豈惡寒福鍾恒有兆禍集非無端近
情苦自信君子防未然 唐杜甫述古詩曰市人日中
集於利競錐刀置膏烈火上哀哀自煎熬農人望嵗稔
相率除蓬蒿所務榖為本邪贏無乃勞舜舉十六相身
尊道何髙秦時任商鞅法令如牛毛 又有感詩曰洛
[299-2b]
下舟車入天中貢賦均日聞紅粟腐寒待翠華春莫取
金湯固長令宇宙新不過行儉徳盜賊本王臣 杜牧
留誨曹師等詩曰萬物有好醜各一姿狀分惟人即不
爾學與不學論學非探其華要自撥其根孝友與誠實
而不忘爾言根本既深實柯葉自滋繁念爾無忽此期
以慶吾門 李商隐詠史詩曰歴覽前賢國與家成由
勤儉破由奢何須琥珀方為枕豈得珍珠始是車運去
不逢青海馬力窮難拔蜀山蛇幾人曾預南薫曲終古
[299-3a]
蒼梧哭翠華
增賦後漢班彪北征賦曰夫子固窮遊藝文兮樂以忘
憂惟聖賢兮達人從事有儀則兮行止屈伸與時息兮
君子履信無不居兮雖之蠻貊何憂懼兮 原魏文帝
戒盈賦序曰避暑東閣延賔髙會酒酣樂作悵然懐盈
滿之戒乃作斯賦曰惟應龍之將舉飛雲降而下征資
物𩔖之相感信貫徹之通靈何今日之延賔君子紛其
集庭信臨髙而增懼獨處滿而懐愁願羣士之箴規博
[299-3b]
納我以良謀 呉楊泉贊善賦曰伊善惡之所施乃禍
福之為階行得安而保身妄為害而自危故先民之有
作執溫恭而不虧云顔冉之遭命怪禍福之參差夫二
賢之履道歴千載而見知身既沒而名存厥復戚乎何
為夫死生之有命非神明之所規故積善之家厥福惟
昌積惡之門必有餘殃是以趙武好善厥𦙍以長三郤
好勝厥身以亡古人從善如不及去惡如探湯何福徳
而難值而禍惡之易當 增晉潘岳為長安令作西征
[299-4a]
賦述所歴美惡勸戒焉其畧曰當休明之盛世兮託菲
薄之陋質納旌弓于鉉台讚庶績于帝室嗟鄙夫之常
累固既得而患失無栁季之直道佐士師而三黜彼負
荷之殊重兮雖伊周其猶殆窺七貴于漢庭疇一姓之
或在無危明以安位祗居逼以示專陷逆亂以受戮匪
降禍之自天孔隨時以行藏蘧與國而舒卷茍蔽微以
繆章患過辟之未逺悟山潛之逸士卓長徃而不返陋
吾人之拘攣飄萍浮而蓬轉
[299-4b]
原贊晉戴逵三復贊曰嗜好深則天機淺名利集則純
白離識鑒逾昏驕滛彌太心與慎乖理與險㑹然後役
智以御險履險以逃害故隂陽寇其内人力攻其外隂
陽結則金石為之消人事至則雖智不足賴若然者雖
翠幄華堂焉得而康之列鼎重味焉得而嘗之 周庾
信周公伯禽贊曰伯禽居魯鳴玉來朝周公問政治國
風謡北山有梓南山有喬禮容雖備俯仰無驕
原箴梁武帝凡百箴曰凡百衆庶爾其聽之事無大小
[299-5a]
先當熟思思之不熟致成反覆其心不定不可施令是
曰亂常是曰敗政弗止辱身亦䘮厥命勿恃爾尊驕慢
淫昏勿謂爾貴長夜荒醉日不恒中月盈則虧履邪念
正居安思危莫言爾賤而不受命君子小人本無定性
莫言人微而以自輕水清照静表直影端近取諸身無
假逺觀猗歟人勿謂斯難 增唐李徳裕丹扆六箴
宵衣箴曰先王聽政昧爽以俟鷄鳴既盈日出而視伯
禹大聖寸隂為貴光武至仁反支不忌無俾姜后獨去
[299-5b]
簪珥彤管記言克念前志 正服箴曰聖人作服法象
可觀雖在晏遊尚不懐安汲黯莊色能正不冠楊阜慨
然亦譏縹紈四時所御各有其官非此勿服惟辟所難
 罷獻箴曰漢文罷獻詔還騄駬鑾輅徐驅焉用千里
厥後令王亦能恭己翟裘既焚筒布則毁道徳為麗慈
儉為美不過天道斯為至理 納誨箴曰惟后納誨以
求厥中從善如流乃能成功漢驁沉酒舉白浮鍾魏叡
侈汰凌霄作宫忠雖不忤而善亦從以規為瑱是謂塞
[299-6a]
聰 辨邪箴曰居上處深在察微萌雖有讒慝不能蔽
明漢之孝昭睿過周成上書知詐照姦得情燕盖既折
王猷洽平百代之後乃流淑聲 防㣲箴曰天子之孝
敬遵王度安必思危乃無遺慮亂臣猖獗非可遽數元
服莫辨觸瑟始仆柏谷微行豺豕塞路覩貌獻飱斯可
戒懼 宋陳彭年大寳箴曰二儀之内最靈者人生民
之中至大者君民亦可畏天亦無親所輔者徳所歸者
仁治亂所始言動之間觀之則易處之甚難茍能慮末
[299-6b]
乃可防閑知人則哲視逺則聦葑菲㒺捨杞梓乃充不
扶自直惟蓬在麻非揀莫見唯金在沙忠言致益豈讓
膏粱六藝為樂寧後笙簧任賢勿貳堯所以昌改過不
吝湯所以王 程頤視聽言動箴視箴曰心兮本虚應
物無迹操之有要視為之則蔽交于前其中則遷制之
于外以安其内克己復禮久而誠矣 聽箴曰人有秉
彞本乎天性知誘物化遂亡其正卓彼先覺知止有定
閑邪存誠非禮勿聽 言箴曰人心之動因言以宣發
[299-7a]
禁躁妄内斯静專矧是樞機興戎出好吉凶榮辱惟其
所召傷易則誕傷煩則支己肆物忤出悖來違非法不
道欽哉訓辭 動箴曰哲人知幾誠之於思志士厲行
守之於為順理則裕從欲惟危造次克念戰兢自持習
與性成聖賢同歸 朱熹敬齋箴曰正其衣冠尊其瞻
視潛心以居對越上帝足容必重手容必恭擇地而蹈
折旋蟻封出門如賔承事如祭戰戰兢兢㒺敢或易守
口如瓶防意如城洞洞屬屬㒺敢或輕不西以東不南
[299-7b]
以北當事而存靡他其適弗貳以二弗叁以三惟精惟
一萬變是監從事於斯是曰持敬動静無違表裏交正
須臾有間私欲萬端不火而熱不氷而寒毫釐有差天
壤易處三綱既淪九法亦斁於乎小子念哉敬哉墨卿
司戒敢告靈䑓
原訓晉潘岳兩階銅人訓曰言之有臧託乎多士言之
不臧絶之由已無曰莫傳宣於四海無曰莫聞響振萬
里樞機之發榮辱之徴怨豈在大纖芥是興 増唐栁
[299-8a]
玭家訓曰夫門第髙者一事墜先訓則異他人門髙則
自驕族盛則人窺嫉實藝懿行人未必信纎瑕微累十
手争指矣所以脩已不得不至為學不得不堅予聞先
公僕射言立己以孝弟為基恭黙為本畏怯為務勤儉
為法居家以忍順保交以簡恭廣記如不及求名如儻
來莅官則潔己省事而後可以言家法家法備而後可
以言養人董生有云弔者在門賀者在閭言憂則恐懼
恐懼則福至又曰賀者在門弔者在閭言受福則驕奢
[299-8b]
驕奢則禍至故世族逺長與命位豐約不假問蓍龜星
數在處心行事而已夫名門舊族莫不由祖考忠孝勤
儉以成立之亦莫不由子孫頑率奢傲以覆墜之成立
之難如升天覆墜之易如燎毛
原誡漢東方朔誡子曰明者處世莫尚於中優哉游哉
與道相從首陽為拙柱下為工飽食安歩以仕代農依
隐玩世詭時不逢是故才盡者身危好名者得華有羣
者累生孤貴者失和遺餘者不匱自盡者無多聖人之
[299-9a]
道一龍一蛇形見神藏與物變化隨時之宜無有常家
 後漢鄭𤣥戒子曰宿業衰落仍有失誤年入此嵗而
七十矣於禮可傳家事今我告爾以老將閑居以安性
覃思以終業非拜國君之命問族親憂患展敬墳墓春
秋觀省野物何嘗扶杖出門乎家事大小汝一承之求
為君子之道鑚研勿替敬慎威儀以近有徳顯譽成於
僚友徳行立於己志可不深念耶 髙義方清誡曰天
長而地久人生則不然又不養福禄以全其夀年飲酒
[299-9b]
病我性思慮害我神美色伐我命利慾亂我真神明無
聊頼愁毒於衆煩中年棄我逝忽若風過山形氣各分
離一徃不復還上士愍其痛抗志凌雲煙滌蕩棄
飄邈任自然退脩清以浄存吾元中元澄心翦思慮泰
清不受塵恍惚中有物希微無形端智慮赫赫盡谷神
綿綿存 魏王肅家誡曰夫酒所以行禮養性為歡樂
也過則為患不可不慎是故賔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
得醉先王所以備酒禍也凡為主人飲客使有酒色而
[299-10a]
已無使至醉若為人所強必退席長跪稱父戒以辭之
敬仲辭君而况於人乎為客又不得唱造酒史也若為
人所屬下坐行酒隨其多少犯令行罰示有酒而已無
使多也禍變之興常於此作所宜深慎 王昶家誡曰
夫立功者有二難功就而身不退一難也退而不静務
伐其功二難也且懐禄之士躭寵之臣茍患失之何所
不至若樂毅帥弱燕之衆東破強齊収七十餘城其功
盛矣知難而退保身全名張良仗劍建䇿光濟大漢辭
[299-10b]
三萬户封學養性之道棄人間之事卒無咎悔何二賢
綽綽有餘裕哉治家亦有患焉積而不能散則有鄙吝
之累積而好奢則有驕上之罪大者破家小者辱身此
二患也 吳陸景誡盈曰富貴天下之至榮位勢人情
之所趨然古之智士或山藏林竄忽而不慕或功成身
退逝若脱屣者何哉蓋居髙畏其危處滿懼其盈富貴
榮勢本非禍始而多以凶終者持之失徳守之背道道
徳喪而身隨之矣是以留侯范蠡棄貴如遺叔敖蕭何
[299-11a]
不宅美地此皆知盛衰之分識倚伏之機故身全名著
與福始卒自此以來重臣貴戚隆盛之族莫不罹患搆
禍鮮以善終大者破家小者滅身唯金張子弟世履忠
篤故保貴持寵祚鍾昆嗣 晉李充起居誡曰溫良恭
儉仲尼所以為貴小心翼翼文王所以稱美聖徳周達
無名斯亦聖中之目也中人而有斯行則亦聖人之一
隅矣而末俗謂守慎為拘𠫤退懼為怯弱不遜以為勇
無禮以為達異乎吾所聞也 嵇康家誡曰人無志非
[299-11b]
人也但君子用心有所准行當量其善者擬議而後動
若心之所之則口與心誓守死無二恥躬不逮期在必
濟若心疲體懈或牽於外物或累於内欲不堪近患不
忍小情則議於去就議於去就則二心交争二心交争
則向所以見役之情勝矣或有中道而廢或有未成而
敗以之守則不固以之攻則怯弱與之誓則多違與之
謀則善泄臨樂則肆情處逸則極意故雖榮華熠熠無
結秀之效終年之勤無一日之功斯君子所以歎息也
[299-12a]
若夫申胥之長吟夷齊之全潔展季之執信蘇武之守
節可謂固矣故以無心守之安而體之若自然也乃是
守志之盛者也 増唐姚崇氷壺誡曰氷壺者清潔之
至也君子對之不忘乎清夫洞澈無瑕澄空見底當官
明白者有𩔖是乎故内懐氷清外涵玉潤君子氷壺之
徳也玉本無瑕氷亦至潔方圓相映表裏皆徹喻彼貞
廉能守其節凡今之人就列稱臣當官以割剥為務在
上以財賄為親異夫象之有齒以焚其身魚之貪餌以
[299-12b]
曝其鱗故君子讓榮不憂辭滿為珍以備其徳以全其
貞與其濁富寧比清貧吳隱酌泉龎恭致氷嗟爾有位
禄厚官尊固當聳廉勤之節塞貪競之門氷壺是對炯
戒猶存以此清白遺其子孫 栁玭奢侈戒曰王相國
涯方居相位掌利權竇氏女歸請曰玉工貨一釵竒巧
須七十萬錢王曰七十萬錢我一月俸金爾豈於汝惜
但一釵七十萬此妖物也與禍相隨女不敢復言數月
女歸告王曰前時釵為馮外郎妻首飾矣乃馮球也王
[299-13a]
歎曰馮為郎吏妻之首飾有七十萬其可久乎馮為賈
相餗門人最宻賈蒼頭頗張威福馮召而朂之未浹旬
馮晨謁賈有二青衣捧地黄酒飲之食頃而終賈為出
涕竟不知其由又明年王賈皆遭禍噫王以珍竒貨為
物之妖信知言矣而徒知物之妖而不知恩權赫勢之
妖甚於物邪馮以卑位貪寶貨已不能正其家盡忠所
事而不能保其身斯亦不足言矣賈之臧獲害門客於
墻廡之間而不知欲終始冨貴其可得乎此雖一事作
[299-13b]
戒數端 宋司馬光戒子曰吾本寒家以清白相承吾
性不喜華靡自為乳兒長者加以金銀華美之服輒羞
赧棄去之二十忝科名聞喜宴獨不戴花同年曰君賜
不可違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
故服垢弊以矯俗千名古人以儉為美徳今人以儉相
詬病嘻異哉近世風俗尤為侈靡走卒𩔖士服農夫躡
絲履吾記天聖中先公為羣牧判官客至未嘗不置酒
或三行五行不過七行酒沽於市果止於棃栗棗柿肴
[299-14a]
止於脯醢菜羮器用瓷漆當時士大夫家皆然人不相
非也㑹數而禮勤物薄而情厚近日士大夫家酒非内
法果肴非逺方珍異食非多品器皿非滿案不敢㑹賔
友常數月營聚然後敢發書茍或不然人争非之以為
鄙吝故不隨俗靡者鮮矣嗟乎風俗頺弊如是居位者
雖不能禁忍助之乎昔李文靖公為相治第封邱門内
㕔事僅容旋馬或言其太隘公歎曰第當傳子孫此為
宰相㕔事誠隘為太祝奉禮㕔事己寛矣叅政魯公為
[299-14b]
諫官真宗召之得於酒家既入問其來遲以實對上曰
卿為清望官奈何飲於酒肆對曰臣家貧客至無器皿
果肴故就酒家之觴上以其無隱益重之張文節為相
自奉養如為河陽掌書記時所親或規之曰公今受俸
不少自奉若此公雖自信清約外人頗有公孫布被之
譏公歎曰吾今日之俸雖舉家錦衣玉食何患不能顧
人之常情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吾今日之俸豈能
常有身豈能常存一旦異於今日家人習奢既久不能
[299-15a]
頓儉必致失所豈若吾居位去位身存身亡如一日乎
嗚呼大賢之深謀逺慮豈庸人所及哉御孫曰儉徳之
共也侈惡之大也共同也言有徳者皆由儉來也儉則
寡欲君子寡欲則不役於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
則能謹身節用逺罪豐家故曰徳之共也奢則多欲君
子多欲則貪慕富貴枉道迷禍小人多欲則多求妄取
敗家喪身是以居官必賄居鄉必盜故曰侈惡之大也
 元㢘希憲戒子曰丈夫見義勇為禍福無預於己謂
[299-15b]
臯䕫稷契伊傅周召為不可及是自棄也天下事茍無
牽制三代可復也
原誥宋顔延之庭誥曰若能服温厚而知穿弊之苦周
明之徳也厭滋旨而識空嗛之急仁恕之功也豈與比
髪膚於草石方手足於飛走者同其意哉罰慎其濫惠
誡其偏罰濫則無以為罰惠偏則不如無惠嫌或疑心
誠亦難分動容竊鈇束裝盜金又何足論也火含煙而
煙妨火桂懷蠧而蠧殘桂然火勝則煙滅蠧壯則桂折
[299-16a]
故性明者欲簡嗜繁者氣昏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
久而不知其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
久而不知其臭與之變矣唯夫金貞玉粹者乃能處而
不汙其身耳故曰丹可滅而不能使無赤石可毀而不
能使無堅茍非丹石之性必慎浸染之由
原銘後漢崔瑗座右銘曰無道人之短無説己之長施
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俗譽不足慕唯仁為紀綱隱身
而後動謗議庸何傷無使名過實守愚聖所臧柔弱生
[299-16b]
之徒老氏誡剛強在涅貴不淄曖曖内含光硜硜鄙夫
介悠悠故難量慎言節飲食知足勝不祥行之茍有恒
久久自芬芳 魏卞蘭座右銘曰重階連棟必濁汝真
金寶滿室將亂汝神厚味來殃豔色危身求髙反墜務
厚更貧閉情塞欲老氏所珍周廟之銘仲尼是遵審慎
汝口戒無失人從容順時和光同塵無謂𠖇漠人不汝
聞無謂幽冥處獨若羣不為福先不與禍鄰守元執素
無亂大倫常若臨深終始惟純 増宋張載東銘曰戲
[299-17a]
言出於思也戲動作於謀也發於心見乎四支謂非己
心不明也欲人之無己疑不能也過言非心也過動非
誠也失於聲繆迷其四體謂己當然自誣也欲他人已
從誣人也或者謂出於心者歸咎於己戲失於思者自
誣為己誠不知戒其出汝者反歸咎其不出汝者長傲
且遂非則不智孰甚焉
原書後漢崔駰與竇憲書曰駰聞交淺而言深者愚也
在賤而望貴者惑也未信而納忠者謗也皆所不宜而
[299-17b]
或蹈之者思效其區區憤盈而不能已也竊見足下體
淳淑之姿躬髙明之量意美志厲有尚賢之風駰幸得
充下館列後陳是以竭其拳拳敢進一言傳曰生而冨
者驕生而貴者傲富貴而能不驕傲者未之有也 梁
簡文帝誡當陽公書曰汝年時尚幼所闕者學可久可
大其唯學歟所以孔丘言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
思無益不如學也若使牆面而立沐猴而冠吾所不取
立身之道與文章異立身須謹重文章且須放蕩 元
[299-18a]
帝與學生書曰吾聞斲玊為器諭乎知道惟山出泉譬
乎從學是以執射執御雖聖猶然為弓為箕不無因矣
抑又聞曰漢人流麥晉人聚螢安有挟冊讀書不覺風
雨以至朗月章奏不知爝火為㣲所以然者良有以夫
可久可大莫過乎學求之於己道在則尊 徐勉與子
書曰家世清廉故常居貧素至於産業之事所未嘗言
中年聊於東田欲穿池種𣗳少寄情賞又以郊際閑曠
終可為宅儻獲懸車致仕實欲歌哭於斯經營歴年粗
[299-18b]
已成立桃李茂宻松竹成隂塍陌交通渠畎相屬層樓
廻榭頗有臨眺之羙孤岑叢薄不無糾紛之興雖云人
外城闕宻邇凡為人長殊復不易當使中外諧和人無
間言先物後己然後可貴老子云後其身而身先若能
爾者更招巨利汝當勉朂見賢思齊不宜忽略以棄日
也非徒棄日乃是棄身身名美惡豈不大哉 范縝與
王僕射書曰君侯匡輔聖朝中夏無虞既盡美矣又盡
善矣唐堯非不隆也門有謗木虞舜非不盛也庭懸諌
[299-19a]
鼓周公之才也樂聞譏諌故明君賢宰不憚諤諤之言
布衣窮賤之人咸得獻其狂瞽先王所以有而勿亡得
而勿失功傳不朽名至今者用此道也 增宋畢仲游
與司馬光書曰昔安石以興作之説動先帝而患財之
不足也故凡政之可以得民財者無不用蓋散青苗置
市易歛役錢變鹽法者事也而欲興作患不足者情也
茍未能杜其情而徒欲禁其事是以百説而百不行今
遂廢傷民者一埽而更之則向來用事於新法者必不
[299-19b]
喜矣必操不足之情言不足之事以動上意雖致石人
而使聽之猶將動也為今之策當大舉天下之計深明
出入之數使天子曉然知天下之餘於財也財不足之
論不得陳於前矣昔安石之居位也中外莫非其人今
欲救前日之敝而左右侍職司使者十有七八皆安石
之徒以此救弊如人久病而少間其父子兄弟喜見顔
色而未敢賀者以其病之猶在也 明唐順之與楊繼
盛書曰執事豪傑士也忘身許國不回不撓使世間淟
[299-20a]
涊全軀保禄之士聞風縮頸羞媿不暇執事之志則然
而才足濟之然竊有少致愛於執事者頗覺慷慨激發
之氣太勝而含蓄沉幾之力或不及焉且夫直前太鋭
近於用壯取必太過近於浚恒在易固有戒矣惟幾也
能通天下之志惟深也能成天下之務自古欲以成務
而或僨焉者未必盡是庸人或豪傑與有責焉耳
原論晉潘尼安身論曰蓋崇徳莫盛乎安身安身莫大
乎存政存政莫重乎無私無私莫深乎寡欲是以君子
[299-20b]
安其身而後動易其心而後語定其交而後求然則動
者吉凶之端也語者榮辱之主也求者利病之幾也行
者安危之決也故君子不妄動也必適於道不徒語也
必經於理不茍求也必造於義不虛行也必由於正夫
然用能免或擊之凶享自天之祐故身不安則殆言不
順則悖交不審則惑行不篤則危四者存乎中則憂患
接乎外矣憂患之接必生於自私而興於有欲自私者
不能成其私有欲者不能濟其欲理之至也 袁宏去
[299-21a]
 伐論曰夫君者必量才任以授官參善惡以毁譽課功
 過以賞罰者也茍伐其善必忘其惡於是怨責之情必
 存乎心希望之氣必形乎色此矜伐之士自賢之人所
 以為薄而先王甚惡之者也君子則不然勞而不伐施
 而不徳致恭以存其位下人不隱其功處不避汙官不
 辭卑惟懼不任惟患弗能故力有餘而智不屈逺咎悔
 而行成名立也 增魏曹冏六代論曰大魏之興於今
 三十有四年矣觀五代之存亡而不用其長䇿覩前車
[299-21b]
 之傾覆而不改其轍跡子弟王空虛之地君有不使之
 民宗室竄于閭閻不聞邦國之政權均匹夫勢齊凡庶
 内無深根不拔之固外無磐石宗盟之助非所以安社
 稷為萬代之業也夫泉竭則流涸根朽則葉枯枝繁者
 䕃根條落者本孤故語曰百足之蟲至死不僵扶之者
 衆也此言雖小可以喻大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九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