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六十七


[272-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𩔗函卷二百六十七
  人部二十六笑/泣 寝/哭 疾/
   笑一
 原説文曰欣笑喜也 易曰同人先號咷而後笑 又
 曰旅人先笑後號咷 又曰笑言啞啞 詩曰終風且
 暴顧我則笑謔浪笑傲中心是悼 又曰兄弟不知咥
 其笑矣 又曰宴笑語兮 禮斗威儀曰君乗土而王
[272-1b]
 其民人好大笑 樂動聲儀曰人情喜則笑矣 老子
 曰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増荘子曰造
 適不及笑獻笑不及排 又曰人上夀百嵗中夀八十
 下夀六十除病瘦死䘮憂患其中開口而笑者一月之
 中不過四五日而已矣 鄧析子曰體痛者口不能不
 呼心恱者顔不能不笑 淮南子曰夫載哀者聞歌聲
 而泣載樂者見哭者而笑哀可樂者笑可哀者載使然
 也 論衡曰天怒則隆隆雷聲天喜應啞啞而笑郍不
[272-2a]
聞笑也 桓譚新語曰闗東俚語人聞長安樂則向西
而笑 正論曰搔癬之為恱先笑而後愁 養生要訣
曰人語笑欲令至少不欲令聲髙㓂過語笑損肺腸精
神不足
  笑二
原吕氏春秋曰戎常冦闗幽王擊鼓諸侯皆至褒姒大
恱而笑王欲褒姒之笑數擊鼓而諸侯至無冦及真冦
至擊鼓而諸侯不来遂為戎所滅 増荘子曰齊桓公
[272-2b]
田于澤見鬼焉公反誒詒為病數日不出齊士有皇子
告敖者曰臣聞澤有委虵惡聞雷車之聲則捧其首而
立見之者殆乎霸公囅然笑曰此寡人之所見者也于
是正衣冠與之坐不終日而不知病之去也 又曰河
伯至北海望洋而歎曰吾長見笑于大方之家 列子
曰晉文公出㑹欲伐衞公子鋤仰天而笑公問何笑曰
臣笑鄰之人有送其妻適私家者道見桑婦悦而與言
然顧視其妻則亦有招之者臣竊笑之公悟其言乃引
[272-3a]
師還未至而有伐其北鄙者矣 原左𫝊曰晉侯使郤
克徴㑹于齊齊頃公帷婦人使觀之郤子登婦人笑于
房 又曰晉士彌牟送叔孫于箕叔孫使梁其跮待于
門内曰余左顧而欬乃殺之右顧而笑乃止 増又曰
賈大夫惡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臯射雉𫉬
之始笑而言 又曰季子曰無為天下戮笑 原榖梁
𫝊曰季孫行父秃晉郤克跛衞孫良夫眇曹公子首僂
同聘于齊齊使秃者御秃者跛者御跛者僂者御僂者
[272-3b]
蕭同叔子處臺而笑之客不恱 増又曰楚子伐吳執
齊慶封將殺之靈王使人以慶封令于軍中曰有若齊
慶封弑其君者乎慶封曰子一息我亦且一言曰有若
楚公子圍弑其兄之子而代之為君者乎軍人粲然皆
笑 禮記檀弓曰魯人有朝祥而暮歌者子路笑之
原晏子曰齊景公置酒泰山公西望喟然歎泣數行曰
寡人將去堂堂者而死邪左右泣者三人晏子摶髀
仰天大笑曰樂哉今之飲也公怒曰子笑何也對曰臣
[272-4a]
見怯君一諛臣三是以大笑公慙 史記曰孫子試兵
以王寵姬二人為軍隊長三鼓宫女皆掩口而笑 瑣
語云師曠御晉平公鼓瑟輟而笑曰齊侯與其嬖戲墜
于牀而傷其臂平公命人書之曰某月某日齊侯戲而
傷問之于齊侯笑而曰然有之 増說苑曰趙簡子舉
兵伐齊有被甲而笑者簡子曰子何笑對曰臣乃有宿
笑簡子曰有以說之則可無則死對曰當桑之時臣鄰
家父與妻俱之田見桑中女因追之不能還其妻怒而
[272-4b]
去之臣笑其曠也簡子曰今我伐國失國是吾曠也還
師而歸 又曰宋劉伯龍歴郡守貧寠慨然營什一之
利一鬼在旁撫掌大笑伯龍曰貧窮固有命乃復為鬼
所笑也遂止 又曰宋愚父得燕石藏之以為大寳周
客見之俛首掩口胡盧而笑曰此燕石也 戰國䇿曰
楚王遊于雲夢有狂兕觸車徑輪彎弓而射應發而殪
仰天而笑曰樂矣今日之遊萬嵗千秋之後誰與同此
樂乎安陵君泣涕數行而進曰臣入則侍編席出則陪
[272-5a]
萬乗萬嵗千秋之後願得身試黄泉先蓐螻蟻王大恱
 史記曰有躄者盤散跚/行汲平原君美人居樓上臨
見大笑之明日躄者至平原君門請曰臣不幸有罷癃
之病而君之後宫臨而笑臣臣願得笑臣者頭平原君
笑應曰諾躄者去平原君笑曰觀此豎子乃欲以一笑
之故殺吾美人不亦甚乎終不殺嵗餘賔客門下舍人
稍稍引去者過半平原君怪之門下一人前對曰以君
之不殺笑躄者以君為愛色而賤士士即去耳平原君
[272-5b]
乃斬笑躄者美人頭自造門進躄者因謝焉其後門下
乃復稍稍来 原又曰髙祖奉玉巵為太上皇夀曰始
大人常以臣無賴不能治産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
就孰與仲多殿上羣臣皆呼萬嵗大笑為樂 増又曰
公孫𢎞為人談笑多聞 原漢書曰匡衡能觧詩諸儒
為之語曰匡說詩觧人頤 増東方朔别傳曰朔于上
前射覆中之郭舍人亟屈被榜朔曰南山有木名為柘
良工材之可以射射中人情如掩兔舍人數窮可不早
[272-6a]
謝上乃搏髀而大笑也 東觀漢記曰光武㣲時與鄧
晨觀䜟云劉秀當為天子或言國師公劉秀當之光武
曰安知非僕乎建武三年上徴晨還京師數燕見說故
舊平生為忻樂晨從容謂帝曰僕竟辦之帝大笑 又
曰桓榮為博士入㑹庭中詔賜奇果受者皆懐之榮獨
舉手捧之以拜帝笑指之曰此真儒生也 班固荅賔
戲曰賔戲主人主人逌爾而笑曰若賔之言所謂守窔
奥之熒燭未仰天庭而覩白日也 原蜀志曰馬忠為
[272-6b]
人寛濟有度量但詼啁大笑忿怒不形于色 蜀記曰
譙周字允南體貌素樸無造次辨論之才諸葛亮領益
州牧周為勸學從事初見亮左右皆笑既出有司請推
笑者亮曰我尚不能忍况左右乎 増魏志曰賈詡字
文和文帝為五官将而臨淄侯植才名方盛有奪宗之
議太祖有問詡嘿然不對太祖曰與卿言而不荅何也
對曰思袁本初劉景升父子也太祖大笑于是太子遂
定 又曰毛皇后父嘉本典虞車工卒暴富貴明帝令
[272-7a]
朝臣㑹其家飲宴其容止舉動甚蚩騃語輙自謂侯身
時人以為笑 王隱晉書曰杜預伐吳軍入城至都督
孫歆帳下生将歆詣預王濬先列得歆頭而預生送歆
洛中大笑 荀朂别𫝊曰司徒缺帝問其人朂曰魏文
用賈詡為公孫權笑之 原世說曰張華問陸機曰雲
何以不来機曰雲有笑疾恐公未悉故未敢俄而雲詣
華華為人多姿致又好帛纒鬚一作以錦/囊盛雲見大笑不
能自己 又曰桓南郡與道曜講老子王侍中為主簿
[272-7b]
在坐桓公曰王主簿可顧名思義王未有荅且大笑桓
公曰王思道故能作大家兒笑 増又曰王敦初尚主
如厠見漆箱中盛乾本以塞鼻王謂厠上亦下果食
遂至盡既還婢擎金漆盤盛水琉瓈椀盛澡豆王因倒
著水中飲之謂是乾飯羣婢莫不笑 王氏彚苑曰王
鳳遇官屬尤嫚使奴䝉虎皮怖其參軍陸英俊㡬死因
大笑為樂 語林曰弔王武子客正哭見孫子荆驢鳴
變聲成笑 又曰董昭失勢乆為衛尉昭乃厚加意扵
[272-8a]
侏儒正朝大㑹侏儒作董昭衛尉啼面叙太祖時事舉
坐大笑明帝悵然不怡月中以為司徒 原晉中興書
曰石勒與李陽相近陽性剛愎每爭漚麻池共相撲打
互有勝負勒既貴召陽至引入言及平生酒酣引陽肘
曰卿年老臂中故有力不頗復與人鬬邪孤徃數得卿
拳卿亦快得孤毒手因大笑 増崔鴻後趙録曰桃豹
少時以膽勇騎射稱嘗攘臂大言曰大丈夫遭魏太祖
不封萬户侯位上将者非丈夫也時𩔖笑之豹罵言爾
[272-8b]
鼠子輩安知君子豹變之志乎 南史曰宋司徒褚彦
囬送湘州刺史王僧䖍閣道壊墜水僕射王儉馬驚跌
下車謝超宗拊掌笑曰落水三公墮車僕射 蕭子顯
齊書曰張敬兒武将不習朝儀聞當内遷于宻室中屏
人學揖讓荅對室中俯仰如此竟日侍妾竊窺笑焉
後魏史曰宗室萇性剛毅未嘗笑孝文曰聞公一生不
笑今當為朕笑竟不能得帝曰五行之氣偏有所入如
此 北史崔瞻𫝊曰詔議三恪之禮崔瞻别立一議魏
[272-9a]
收讀訖笑而不言瞻曰何容讀國士議文直此冷笑
神異經曰東方有人不妄語恒笑倉卒見之如痴 搜
神記曰孫綝殺徐光而無血後綝上陵有大風盪綝
車顧見光在于松樹上拊手笑之俄而綝誅 唐書曰
李義府状貎溫恭與人語必嬉怡微笑而偏忌隂賊忤
意者輙加傾陷故時人言義府笑中有刀 唐史記曰
鄭綮同平章事省吏走其家上謁綮笑曰諸君悞矣人
皆不識字宰相亦不及我吏言不妄俄聞制詔下歎曰
[272-9b]
萬一然笑殺天下人 又曰宦者魚朝恩㑹百官釋菜
執易升坐講鼎有覆餗象以侵宰相王縉怒元載怡然
朝恩曰怒者常情笑者不可測元載銜之 五代史曰
荘宗入汴末帝惶恐不知所為鄭珏曰臣有一䇿願得
𫝊國璽馳入唐軍以緩其行而待救兵之至末帝曰顧
卿之行能了事否珏俛首徐思曰但恐不易了于是左
右皆大笑 黄又仲交廣記曰合浦尹牙為郡主簿太
守到官三年不笑牙問其故曰父為太尉所殺牙乃辭
[272-10a]
至洛為太尉養馬三年斷其頭而還 宋紀曰扈䝉有
笑疾雖在上前不自禁 又曰張戩與臺官王韶論新
法不便又詣中書爭之王安石舉扇掩面而笑戩曰戩
之狂直宜為公笑然天下之笑公者不少矣 又曰鄧
綰除集賢校理檢正中書孔目房鄉人在都者皆笑且
罵綰曰笑罵從他笑罵好官還我為之 元史列傳曰
張翥每以文自負常語人曰吾于文已化矣他日翰林
學士實喇卜示以所為文請易置數字苦思不就實喇
[272-10b]
卜曰先生于文豈猶未化邪何思之苦也翥因相視大
笑蓋翥平日善謔諧出談吐語輙令人失笑一座盡傾
入其室藹然春風中也 明泳化𩔖編曰成化間一御
史性頗狂以居言路署名字大寸許一郎中厭之貽之
口占云諸葛大名垂宇宙今人名大欲如何諸司𫝊以
為笑 明詩小𫝊曰袁景休讀經史喜為歌詩劉子威
以海内文章自負景休每向人摘紕謬者以為姍笑子
威大怒訴于郡尉攝而笞之曰若敢復姍笑劉侍御文
[272-11a]
章邪景休仰而對曰民寜受笞數十不能改口沓舌妄
䛕劉侍御也尉笑而遣之 又曰嚴嵩當國時江西士
紳以生辰致賀嵩長身聳立諸公俯躬謁髙新鄭旁聣
而笑嵩問其故新鄭曰偶思韓昌黎鬭雞詩大雞昂然
来小雞竦而待是以失笑耳京師市語謂江西人為雞
相與閧堂而散
  笑三
原晏晏 嘻嘻詩言笑晏晏吝易/婦子嘻嘻終 至矧 觧頤禮父/母有
[272-11b]
疾笑不至矧齒/本也 匡說詩 増不和 莫逆荘子強親者雖笑不/和 又子桑户孟子
反子琴張相視而笑/莫逆于心遂相與友 絶倒 哄堂世說衞玠談道阿/平絶倒倒大笑也
不御史分紀監察御史每公堂㑹食皆絶笑言若有/ 可忍者雜端大笑而三院皆笑謂之哄堂則不罰
歡咍 嗢噱文粹笑言入口何歡/咍 彚苑嗢噱笑聲 軒渠 揶揄薊子/訓𫝊
兒識父母軒渠笑悦注軒渠小兒笑而世説曰羅友在/桓温府以家貧乞禄温謂其誕肆許 不用後同府有
得郡者温為席送别友至獨後問之荅曰昨奉教㫖首/旦出門于中路逢一鬼大見揶揄云我只見汝送人作
郡何以不見人送汝作郡民始怖終慙不覺淹緩温雖/笑其滑稽而心頗愧焉後以為襄陽太守揶揄拍手笑
 絶纓 噴飯史記淳于髠仰天大笑冠纓索絶滿東/坡遺文與可竹詩與可大笑噴飯 案
[272-12a]
 原頭沒杯案 影見水中曹瞞别傳太祖與人譚論/戲弄盡無隠諱及歡恱大
笑至于頭沒杯案中餚膳霑汚于巾幘也之世說陸/雲著衰絰上船見水中影因大笑落水救 免死
  笑四
原爰笑爰語 載笑載言並/詩 囅然而咍 溺人必笑
𫝊/ 胡盧孔叢子子思薦李音/于衛君君胡盧大笑 嚬笑史記韓昭侯曰/明主愛一嚬一
笑今袴豈/特嚬笑哉 増解顔列列子事老商五年之後心庚念/是非口庚言利害老商始一解顔
而/笑 局局閭葂薦季徹于魯君季徹/局局然笑閭葂覤覤然驚 嫣然登徒/子賦
東家之子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 含睇宜笑楚辭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帯女蘿既
[272-12b]
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衆兆所咍曰行不羣以顛越兮又/衆兆之所咍咍笑也
 目笑史記平原君與毛遂偕入/楚十九人相與目笑之 盡氣東觀漢記初/桓榮遭倉卒
困厄時常與族人桓元卿俱捃拾投間輙誦書元卿謂/榮曰卿但盡氣耳當安復施用乎榮笑而不應後榮為
太常元卿来候榮諸子謂曰平生笑君盡/氣今何如元卿曰我農民安能預知此 墜驢本傳/陳摶
聞太祖登極大笑/墜驢曰天下定矣 笑比河清潛確𩔗書包拯字孝肅/天性嚴肅未嘗以辭色
恱人人謂其/笑比黄河清
  笑五
増詩唐李白詩曰衆夫指之笑謂我知不明 又曰隴
[272-13a]
吏垂手笑官何問之愚 又曰粲然忽自哂授以鍊藥
說 又曰美人一笑千黄金 白居易詩回頭一笑百
媚生六宫粉黛無顔色
原賦晉孫楚笑賦曰有度俗之公子總萬物之細故心
髣髴乎巢由以得意為至樂不拘戀乎凡流㑹親戚于
髙宇結宗盟于綢繆所以交頸偃仰推胷指掌亢洪聲
扵通谷順長風以流響氣參譚以相屬若将頽而復往
或嚬䠞俛首状似悲愁怫鬱唯轉呻吟郁伊或攜手悲
[272-13b]
天長叫遲重則如陸沈輕疾則如水漂徐疾任其
口頬圎合得乎機要或中路背叛更相毁賤傾倚叵我
彫聲迄乎日晏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也
  寝一
原東首 北堂禮君子寝恒東首東首生/氣 古詩安寝北堂上 有衣 無
語必有寝衣長一身有半/ 禮記寝無伏伏覆也 増警枕 彈丸宋元通/鑑吳越
王錢鏐自少在軍中夜未嘗寐倦極則就圓木小枕或/枕大鈴寐熟輙欹而寤名曰警枕 又鏐或寝方酣外
有白事者令侍女振紙即寤時弹/銅丸于樓牆之外以警直更者 原目炯炯 腹便
[272-14a]
便白帖目炯炯而不寐先後漢邉韶字孝先曽晝日假/寐弟子私嘲曰邊孝 腹便便懶讀書但欲眠詳讀
書/ 夜以安身 早而假寐傳趙盾盛服将朝尚早坐/而假寐鉏麑曰不忘㳟敬
民之/主也 増睡于牀下 入眠帳中漢書陳咸字子康父/萬年常病召咸教戒
於床下語至夜半咸睡頭觸屏風萬年大怒欲杖之咸/叩頭謝曰具曉所言大要教咸諂也萬年乃不復言
郭子曰許侍中顧司/空入王丞相帳中眠 眠不可近 悟便得姦世説魏/武云我
眠中不可妄近近便砍人亦不覺左右宜深慎此後佯/睡所幸人竊以被覆之因便砍殺自後安眠人莫敢近
者詐益部耆舊傳何元為成都令常眠睡其覺寤便得/姦 咸畏元之發摘或以為有術得知之無敢復欺者
 文侯聽樂 孝宗讀疏漢書禮樂志魏文侯最為好/音謂子夏曰聽古樂則欲寐
[272-14b]
及聞鄭衛之音予不知倦焉夜通鑑宋孝宗時朱熹投/匭進封事言大本急務疏入 下七刻帝已寢亟起秉
燭讀之/終篇
  寝二
原明發不寐詩/ 尚寐無覺詩憂而/欲寐也 乃安斯寢詩/
夙興夜寐詩/ 乃寢乃興詩/ 増熟寢經宿後梁紀岐/王李茂貞
治軍甚寛待士卒簡易有告部将苻昭反者岐王直/詣其家悉去左右熟寝經宿而還由是衆心悅服
夜寢屢遷通鑑宋王彦獨保共城西山遣腹心結两河/豪傑圖再舉金人購求彦急彦慮變夜寢屢
遷/
[272-15a]
  疾一
増釋名曰疾病也客氣中人急疾也病並也與正氣並
在膚體中也 周易曰損其疾使遄有喜 毛詩曰疢
如疾首 周禮曰疾醫掌養萬民之疾病四時皆有癘
疾春時有痟首疾夏時有痒疥疾秋時有瘧寒疾冬時
𠻳上氣疾 又曰寒暑不時則疾 曲禮曰君使士射
不能則辭以疾曰某有負薪之憂 春秋公羊傳曰御
縶不立惡疾也 國語曰譬之如疾余懼易焉 老子
[272-15b]
曰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管子曰
凡國都皆有養疾聾盲喑啞跛躄偏枯不耐自生者上
收而養之 尹子曰與死者同病難為良醫與亡國同
道不可為謀 又曰人将疾也必先不甘魚之味
魏子曰待扁鵲乃治病終身不愈也用道術則無所不
治也 淮南子曰土地各以數生人是故水氣多瘖風
氣多聾林氣多瘧木氣多傴生子多/有此疾 韓詩外𫝊曰人
主之病十有二發非有賢醫莫能治也 吕氏春秋曰
[272-16a]
身盡府種府腹病/種首疾筋骨沈滯血胍壅塞九窮寥寥曲失
其宜雖有彭祖猶不能為也 唐書曰太宗謂侍臣曰
治國與養病無異也病人覺愈彌湏将䕶若有觸犯必
至殞命治國亦然天下稍安尤湏兢慎若便縱逸必至
䘮敗 風俗通曰無恙俗說疾也凡人相見及書問者
曰無疾邪按上古之時草居路宿恙噬蟲也食人心凡
相勞問者曰無恙乎非為疾也
  疾二
[272-16b]
増荘子曰堯以天下讓扵子州支父子州支父曰我適
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 太公金匱曰
丁侯不朝武王乃畫丁侯三旬射之丁侯疾大劇四夷
聞之皆懼各以其職来貢 六韜曰欲伐大國行且有
期王寝疾十日不行太公負之而起曰行已有期君不
發天下聞之國亡身死胡不勉之王允言如有病者
左傳曰晉侯夢大厲公覺召桑田巫曰不食新矣 列
子曰龍叔謂文摯曰子之術㣲矣吾有疾病子能已乎
[272-17a]
文摯曰唯命所聽然先言子所病之證龍叔曰吾鄉譽
不以為榮國毁不以為辱得而弗喜失而弗憂視生如
死視富如貧此奚疾哉奚方能己之乎文摯乃命龍叔
背明而立文摯從後向明而望之既而曰嘻吾見子之
心矣方寸之地虚矣㡬聖人也子心六孔流通一孔不
達今以聖智為病者或由此乎非吾淺術所能己也
又曰秦人逢氏胡有子少而慧及壮而有迷㒺之疾聞
歌以為哭視白以為黒水火寒暑無不倒錯者焉 又
[272-17b]
曰季梁得病七日大漸其子環而泣之請醫季梁謂楊
朱曰吾子不肖如此之甚汝奚不為我歌以曉之其子
不曉終謁三醫而季梁之疾自瘳 吳氏春秋曰齊王
疾瘠使人之宋迎文摯視疾摯謂太子曰王疾可已雖
然必殺摯非怒王則不可治怒而摯必死太子請之文
摯往而不至三齊王已怒文摯至不觧履登牀王重怒
叱而起病乃已生烹文摯 荘子曰子来有病喘喘然
将死其妻子環而泣之 又曰南榮趎曰里人有病里
[272-18a]
人問之病者能言其病病者猶未病也若趎之聞大道
譬猶飲藥以加病也 潛確𩔖書曰子胥曰子聞河上
之歌乎同病相憐同憂相救 趙吳越春秋曰越王
出石室召范蠡謂之曰吳王疾三月不愈孤聞人臣之
道主疾臣憂且吳王遇孤恩澤甚厚恐疾之無瘳也唯
先生卜焉范蠡曰今日日辰隂陽上下和親王不死明
矣到巳已當有瘳也 墨子曰墨子病洗鼻問曰先生
以鬼神為明福善禍惡今先生聖人也何故病墨子曰
[272-18b]
病者多方有得之勞苦有得之寒暑今有百門而閉其
一賊何處不入哉 春秋後語曰越醫扁鵲過齊桓侯
客待之入朝見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腠理皮/膚也
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謂左右曰醫之好利欲以
不病為功後五日復見曰君疾在血脉後五日復見曰
病在腸胃後五日見桓侯而還走桓侯使人問其故曰
疾在骨髓臣是以無詣也桓侯遂卒 戰國䇿曰扁鵲
見秦武王示之病扁鵲請除之左右曰君之病在耳之
[272-19a]
前目之下也除之使耳不聰目不明君以告扁鵲鵲怒
而投其石曰君與知者謀之而與不知者敗之使秦政
如此則一舉而亡國矣 韓子曰秦昭王有疾百姓買
牛而家為王禱 原史記曰陳軫適至秦惠王曰子去
寡人之楚亦思寡人否軫對曰王聞越人荘舄乎王曰
弗聞軫曰荘舄仕楚執珪有頃而疾為越聲楚王曰舄
故越之鄙細人也今仕楚執珪貴極矣亦思越不或對
曰凡人思故在其疾也彼思越即越聲不思越即楚聲
[272-19b]
使人往聽之猶尚越聲也今臣雖棄逐之楚豈能無秦
聲哉 増又曰晉侯多疾即導引不食榖 西京雜記
曰髙祖初入咸陽宫周行庫有方鏡廣四尺髙五尺九
寸表裏光明人有疾病在内揜心照之則知病之所在
 漢武故事曰初霍去病㣲時數自禱神君乃見其形
自修飾欲與去病交接去病不肯神君亦慙及去病疾
篤上命為禱神君神君曰霍將軍精氣少夀命不長吾
嘗欲以太一精補之可得延年霍将軍不曉此意遂見
[272-20a]
斷絶今疾必死可無救也去病竟薨 原漢書曰司馬
相如疾甚上曰可往取其書使往而相如已死家無
遺書問其妻對曰長卿未嘗有書也時時著書人又取
去長卿未死時為一卷書曰有使来求書奏之其遺札
言封禪事所司奏焉天子異之 増嚴助𫝊曰有狗馬
之病不能勝服 葛洪神仙𫝊曰茅君居于茅山人有
疾病往請福常煮雞子十枚以内帳中湏㬰茅君皆一
一擲雞子還之歸破之皆無復黄者病人當愈若中有
[272-20b]
土者不愈以為常候雞子如故無開處也 說苑曰丙
吉有隂徳于孝宣帝㣲時及即位将封之㑹吉病甚夏
侯勝曰此未死也臣聞有隂徳者必享其樂以及子孫
病果愈 又曰王章為諸生學長安獨與妻居章病無
被卧牛衣中與妻訣涕泣其妻呵怒之曰仲卿京師尊
貴在朝廷人誰踰仲卿者今病困不自激卬乃反涕泣
何鄙也 又曰朱雲年七十餘終于家病不呼醫飲藥
遺言以身服歛棺周于身土周于椁 皇甫謐髙士𫝊
[272-21a]
曰安丘望之病弟子公沙都来㸔之舉立于庭樹下安
丘曉然有痊開目見雙赤李著枯枝都仰首承李安丘
食之所苦盡除 原風俗通曰子之祖彬為汲令以夏
至日請主簿杜宣賜酒時北壁上懸有赤弩照于杯中
其形如蛇宣惡之然不敢不飲其日便得疾云蛇入腹
後彬使宣于故處設酒杯中復有蛇因謂宣此乃壁上
弩影耳非有他怪宣意遂解甚怡懌 増又曰皇甫謐
因病服寒食散而性與之忤每委頓不倫嘗悲忿叩刄
[272-21b]
欲自殺叔母諫而止 原桓譚新論曰余歸沛道疾䝉
絮被絳罽襜乗騂馬宿東亭亭長疑是賊發卒夜来余
令吏勿鬭乃相問而去 三輔決録曰趙岐初名嘉年
三十餘有重疾卧蓐七年自慮奄忽乃為遺令敕兄子
可立一圎石于吾墓前刻之曰漢有逸民姓趙名嘉有
志無時命也奈何其後疾瘳 増何顒别傳曰張仲景
過山陽王仲宣謂曰君體有病後年三十當眉落仲宣
時年十七以其言逺不治後至三十疾果落眉 魏志
[272-22a]
曰太傅鍾繇有膝疾時華歆亦以髙年疾病朝見皆使
虎賁轝上殿就坐後三公疾常以為故事 語林曰王
仲祖病劉真長為稱藥荀令則為量水 晉書曰王戎
先有吐疾居䘮増甚帝遣醫療之并賜藥物又斷賔客
 世說曰衞玠總角時嘗問樂廣夢樂云是想衞曰神
形所不接而夢豈是想曰因也衞思因經日不得遂病
樂聞故命駕為剖析之衞病小差樂歎曰此兒胷中當
必無膏肓病 又曰衞玠從豫章下都人乆聞其姿容
[272-22b]
觀者如堵牆玠先有羸疾不堪勞遂發病死 晉孔坦
𫝊曰坦疾篤庾氷省之乃流涕坦慨然曰老夫将終不
問安國寜家之術乃作兒女子相問邪氷深謝焉 陶
徴士誄曰年在中身疢維痁疾痁瘧/疾也 宋書曰羊欣有
病不服藥飲符水而已兼善醫術撰藥方數十卷 又
曰謝述有心虚疾性理時或乖謬除吳郡太守以疾不
之官 裴子野宋畧曰殷景仁入居西州疾篤上為之
累息敕西州道上不得有車聲 南史曰范雲忽中疾
[272-23a]
居二日半召醫徐文伯視之文伯曰緩之一月乃復欲
速即時愈正恐二年不復可救雲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而况二年文伯乃下火而牀焉重衣以覆之有頃汗流
于背即起二年果卒 又曰褚澄善醫術建元中為吳
都太守百姓李道念以公事到郡澄見謂曰汝有重病
荅曰舊有冷疾至今五年衆醫不差澄為胗脉謂曰汝
病非冷非熱當是食雞子過多所致令取蒜一升煮服
之始一服乃吐一物如升涎裹之動開看是雞雛羽翅
[272-23b]
爪距具足能行走澄曰此未盡更服所餘藥又吐得如
向者雞十三頭而病都差當時稱妙 北史曰魏李諧
為人短小六指因癭而舉頤因跛而緩歩因謇而徐言
人言李諧善用三短 又曰周裴俠嘗遇疾沈頓士友
憂之忽聞五鼓便即驚起問左右曰可向府邪所苦因
此而瘳晉公䕶聞之曰裴侠危篤若此而不廢憂公因
聞鼓聲疾病遂愈豈非天祐其勤恪也 又曰齊蘭陵
王長恭有戰功帝忌之人謂長恭勿預事長恭然其言
[272-24a]
未能退及江淮㓂擾恐復為将歎曰我去年面腫今何
不發自是有疾不療 唐書曰有患應病者問醫官蘇
澄云自古無此方今無所撰本草網羅天下藥物亦謂
盡矣試将讀之應有所覺其人每發一聲腹中輙應唯
至一藥再三無聲過至他藥復應如前澄因為處方以
此藥為主其病自除 又曰張文仲武后時至尚藥奉
御特進蘇良嗣方朝疾作仆廷中文仲診曰憂憤而成
若脇痛者殆未可救頃告脇痛又曰及心則殆俄心痛
[272-24b]
而死 又曰武后集諸言方者與文仲共著書詔王方
慶監之文仲曰風状百二十四氣状八十治不以時則
死及之惟頭風與上氣足氣藥可常御病風之人春秋
末月可使洞利乃不困劇自餘湏發則治以時消息乃
著四時輕重術凡二十八種上之 又曰郭𢎞霸為侍
御史時大夫魏元忠病羣僚省候𢎞霸獨後入請視便
液即染指嘗騐疾輕重賀曰甘者病不瘳今味苦當愈
元忠惡其媚暴語于朝 又曰杜審言疾甚宋之問等
[272-25a]
省候荅曰甚為造化小兒所苦然吾在乆壓公等今死
固當大慰但恨不見替人 酉陽雜爼曰柳芳為郎中
子登疾重時張萬福名善醫引視遥見登頂曰有此頂
骨何憂疾也因按脉五息復曰不錯夀且踰八十乃留
方數十字謂登曰不服此亦得登後為庶子年至九十
而卒 又曰張萬福自始至終禄食七十年未嘗一日
言病 又曰吳凑為福建觀察使與宰相竇參有憾參
數加短毁又言凑風痺不良趨走帝召還騐其疾非是
[272-25b]
由是不直參 六帖曰韓𢎞病自河中還詔百官問疾
𢎞遣子辭不能見公綽謂曰上使百官司省候是謂異
禮宜力疾以見公卿安可卧令子姪𫝊言邪𢎞懼挟扶
以出 又曰元和四年李巽疾革郎官省候巽言不及
病但與商校程課功利 五代史曰唐王建立為右僕
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三司事居嵗餘自言不識文
字願觧三司乆之稱疾明宗笑曰人固有詐疾而得疾
者乃出為平盧節度 通鑑宋紀曰曹彬至金陵敗江
[272-26a]
南軍于城下一日忽稱疾不視事諸将皆来問疾彬曰
余之疾非藥石所能愈惟願諸君誠心自誓以克城之
日不妄殺一人則自愈矣諸将許諾共焚香為誓明日
彬即稱愈 又曰王旦疾甚引對滋福殿帝曰朕方以
大事託卿而卿疾如此因命皇子出拜旦惶恐走避皇
子隨而拜之旦言皇子盛徳必任陛下事因薦可為大
臣者十餘人 又曰吕夷簡感風昡詔拜司空平章軍
國重事疾稍愈命數日一至中書裁決可否夷簡力辭
[272-26b]
帝降手詔曰古謂髭可療疾今剪以賜卿 又曰周敦
頤為虞部郎中俄得疾聞水囓其母墓遂乞知南康改
葬畢曰強疾而来者為葬耳今猶欲以病汚麾紱邪遂
謝事 又曰陳留知縣姜潛到官才數月青苗令下潛
即榜于縣門又移之鄉村各三日無人至遂榜付吏
曰民不願矣即移疾去 又司馬光卒子康居䘮因寢
地得腹疾召醫李積于兖鄉民聞之告積曰百姓受司
馬公恩深今其子病願速往也 又曰陳瓘卒于楚州
[272-27a]
劉安世嘗因瓘病使人勉以醫藥自輔曰天下将有賴
扵公當力加保養以待時用瓘曰天下代不乏人但時
不用耳君亦何必拳拳于吾也 又曰宋虞允文謁劉
錡問疾錡執允文手曰疾何必問朝廷養兵三十年一
技不施而大功乃出一儒生我輩愧死矣以疾篤召還
提舉萬夀觀 通鑑元史天澤至真定病篤附奏曰臣
死不足惜但願天兵渡江慎勿殺掠語不及他 又曰
元亷希憲稱疾篤皇太子遣侍臣問疾因問治道希憲
[272-27b]
曰臣病雖劇委之于天所甚憂者大奸耑政羣小阿附
誤國害民病之大者殿下宜開聖意急為屏除不然日
就沈疴不可藥矣 元列傳曰努都爾噶嘗卧病謂其所
知曰太平真宰相才也我疾固不起而太平亦不能乆
于位此可歎也朝官至門候疾者皆謝遣之 又曰余
闕守安慶號令嚴信與下同甘苦嘗病不視事将士皆
籲天求以身代闕聞強衣冠而出 又曰汪徳臣㣲疾
帝勞之曰汝疾皆為我家飲以蒲萄酒觧玉帯賜之曰
[272-28a]
飲我酒服我帯疾其有瘳乎徳臣泣謝 又曰敬儼為
中書平章政事以傷足告歸家居十餘年痺不能行猶
劬書不廢 又曰賀勝以足疾請老不許曰卿卧䕶足
矣賜小車出入禁闥 又曰邪律希亮雖疾病不廢書
史或中夜起坐取燭以書所著詩文 又曰歐陽元乞
致仕不允乆病不能歩履丞相𫝊㫖肩輿延春閣下實
異數也 又曰王薦福寜人父嘗疾甚薦夜禱于天願
減已年益父夀父絶而復甦告其友曰適有神人語我
[272-28b]
曰汝子孝上帝命錫汝十二齡疾遂愈
  疾三疾疫附/
原六極 二豎尚書六極二曰疾子左/傳晉侯病夢二豎 徹縣 易簀
禮記疾病外内皆掃君大夫徹縣士去琴瑟寝東首于/北牖之下 檀弓曽子舉扶而易簀反席未安而沒
 嚙被 去琴文粹樂頤之病恐母聞不/敢呻吟嚙被至破 詳前 氣 神
左傳天有六氣則生六疾隂寒疾陽淫熱疾風/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末四支也
又曰晉侯有疾叔向問子産曰寡君疾病卜人曰實沈/臺鮐為祟敢問何神也子産曰實沈參神也臺鮐汾神
也二者不及君身若君身則亦出入飲/食哀樂之事山川星辰之神又何為焉 消渴 瘨眩
[272-29a]
史記司馬相如常患消渴/ 揚雄曰臣有瘨眩之疾 積憂 䘮志積憂成病非/左傳非鬼
食惑以/䘮志 革矣 霍然禮記成子髙寝疾慶遺入請曰/子之疾革矣革音殛 七發霍
然病/已 割癭 縻痁魏畧賈逵爭公事發憤生癭欲割/之太祖惜之曰十人割九人死逵
猶割竟愈對文粹趙羅戰無勇縻之/吏請之御 曰痁作而伏注縻束也 有加 不瘳𫝊/寝
疾有加無瘳疾書若/藥不瞑眩厥 不瘳 痌瘝 疕瘍又痌瘝乃身注痌/痛也瘝病也 周
禮疕瘍/皆瘡也 沈痾 美疢沈痾多脊愛左傳孫/曰季孫之 我美疢也 遘癘
 病忘書遘癘虐疾常列子宋/陽里華子中 病忘 偽疾 佯狂吳公子/光偽足
疾入于窟室又魏祖少遊蕩叔父數言于其父嵩祖患/之偽敗面口偏叔父見云中惡風告嵩嵩呼曰叔父言
[272-29b]
汝中風已瘥乎對曰初不中風但失愛于叔父故見㒺/爾自後叔父所告嵩不復信 彚苑韋元成讓爵于兄
佯為/病狂 増綿惙 康寜夢得代裴相讓官表一旦被病/遂至綿惙 書五福三曰康寜
無疾/病也 伏枕 病牀彚苑職當憂戚伏衾枕况乃遲暮/加煩促 杜身欲奮飛病在于牀
 剪 灼艾唐書李勣有病醫者曰以燎灰可治/太宗自為剪和藥 宋史晉王有病
太祖親往視之自為灼艾晉王/覺痛帝亦取艾自灼以分其痛 顛眴 憔悴揚雄曰/臣常有
顛眗疾恐一旦先犬/馬填溝壑 摯虞賦 原露其體 諐厥身左傳子産/云節宣其
氣勿使有所壅閉湫底以露其/體注露羸也 諐厥身注病也 中膏肓 除心腹左/傳
晉侯病膏之上肓之下藥不至焉何又楚/昭王曰除心腹之疾而寘之股肱 益 牀下蟻聲
[272-30a]
 杯中蛇影晉書殷仲堪父患耳聰聞牀下蟻動如牛/鬬聲 樂廣為河南尹有親客乆不来廣
問之對曰前在座飲酒見杯中有蛇影意惡之而有疾/于時㕔上有角弓畫作蛇廣意是弓影乃告所以仍令
坐舊處與飲杯中乃/是弓影遂豁然而愈 日臻彌留 大漸惟㡬顧命曰/病日臻
既彌留彌乆也危疾/大漸惟㡬注㡬 也 盤散行汲 展轉伏枕上見/笑二
精神越渫 筋骨挺觧七發曰精神越渫百病咸生聰/明眩曜恱怒不平乆執不廢大
命乃傾窳又曰四支委隨筋骨挺觧血脉淫濯/手足惰 雖令扁鵲治内巫咸治外尚何及哉 如臨
不測之淵 似執将枯之木 汲黯之卧淮南 劉禎
之居漳濵並文/粹 原疾疫大札移人 盛癘不去周禮/大札
[272-30b]
則令邦國移人注大札疾疫也移人避灾也毗太平御/覽庾衮字叔褒咸寜中大疫二兄俱亡次兄 復病癘
氣方盛父母諸弟皆出次于外衮獨不去父母強之不/可親自扶持晝夜不眠其間又撫柩哀號不輟十餘旬
疫勢消歇家人乃返/毘疾差衮亦無疾 増山人苦疫 親故罹灾盛𢎞/之荆
州記治安郡有鳥焉其形似鵲白尾常以三月自蒼梧/而度羣飛不可勝數山人見其来多苦疫氣 魏文帝
與吳質書昔年疾疫親故多/罹其灾徐陳應劉一時俱逝
  疾四疾疫附/
原勿藥喜易无妄之疾/勿藥有喜 兄弟相瘉詩不令兄弟/交相為瘉 㣲
又既㣲且□注肝/瘍為㣲腫足為□ 㒺詔書言人疾/不詔救 三疾户令諸/一目盲
[272-31a]
兩耳聾手無二指足無大拇指秃瘡無髮乆漏下重大/癭腫之𩔖皆為殘疾痴瘂侏儒腰折一肢廢如此之𩔖
皆為廢疾瘨狂兩肢廢兩/目盲如此之𩔖皆為篤疾 三問禮卿疾君問之無筭/大夫三問之士一問
之/ 内熱左傳女陽物而晦時淫/則生内熱惑蠱之疾 寛疾周禮以保息/六養萬民五
曰寛疾有疾/者寛養之 晝居于内禮記晝居于内/問其疾可也 非人不養
又曰廢疾非人不養者/一人不從政注徭役也 不問所欲又曰問疾不能/遺不問其所欲
四時皆有周禮四時/皆有癘疾 重膇傳荀瑕氏土薄水淺其惡/易遘于是有沈溺重膇之
疾/ 未及死左傳張侯謂郤克曰/病未及死吾子忍之 河魚疾又曰河魚/腹疾奈何
 血氣未動又曰令尹薳子慿以疾辭官重繭衣裘鮮/食而寝王使醫視之曰瘠則甚矣而血氣
[272-31b]
未/動 夢黄熊又曰今夢黄熊入于寝門厲鬼乎子産曰/昔堯殛鯀于羽山其神化為黄熊入于羽
淵三代祀之晉為盟主其未祀乎韓宣/子乃祀夏郊晉侯有間熊音奴来反 觀鈞天彚苑/趙簡
子病五日不知人扁鵲曰血脉鈞治也昔秦穆公如此/七日而寤寤曰我之帝所觀樂主君病三日必間及寤
曰我之帝所觀鈞天/廣樂賜鵲田四萬畆 廟不得入榖梁曰有夭疾者/不得入于宗廟
䑛痔荘子謂宋人曰秦王有病召醫破潰疽者得/車一乗䑛痔者得車五乗子豈能療其痔邪
荀偃癉疽生瘍于頭目/出著病也 智囊宿瘤文粹智囊宿/瘤並癭也 頭
不受櫛唐崔珏與友人云某苦病日食糜/不半升頭磽磽不受櫛者數月矣 玉體不安
七發楚太子有疾吳客往/問之曰聞太子玉體不安 滯疾又雖有淹病𣻉疾猶/伸傴起躄發瞽披聾
[272-32a]
况直眇小煩憊酲/釀病酒之徒哉 霜露疾史公孫𢎞上疏乞骸骨上/曰君不幸罹霜露之疾何
患不/已 讀檄愈頭風魏太祖讀陳琳/檄曰愈我頭風 呼桓愈瘧疾史/桓
豁子石䖍為人勇壮時有患瘧/者呼桓石䖍以怖之疾者多愈 増讀詩愈瘧詩話有/病瘧者
子美語詩可以療之病者云何曰夜䦨更秉燭相對如/夢寐其人誦之瘧猶是也杜曰更誦吾詩云子章髑髏
血糢糊手提擲還崔大/夫其人誦之果愈也 髮蓬面黔劉禹錫髪蓬如而/忘乎亂面黔如而
忘乎/垢 思愈夢得詩疾者思/愈必呻而求醫 羸頓柳宗元與退之書/昔與退之期為史
志甚壮今因廢錮連遭瘴癘/羸頓朝夕就死無能為也 越人殺牲柳宗元集越/人信祥而易
殺傲化而偭人越人病且憂則聚巫師用雞十始則殺/小牲不可則殺中牲又不可則殺大牲而又不可則訣
[272-32b]
親戚飾死事曰神不置我/亦已矣因大食蔽而死 嬰疹疾韓文况自嬰疹/疾寜保軀不貲
病居心腹武平一書病之在四體者跡分/而易逐居心腹者候遽而難治 過生患柳/公
綽太醫箴飲食/資身過則生患 生疾李珏為國者如治身及身康寜/調適以自助如恃安而忽則生
疾/矣 設條教髙士亷𫝊蜀人畏鬼而惡疾雖/父母病皆委去士亷為設條教 疾疹張/臯
上疏神慮澹則血氣/和嗜慾勝則疾疹作 觀圗愈疾言行録宋太虚云予/得疾髙符仲攜輞川
圗示予曰閲此/可以愈疾果然 原疾疫天有灾癘 人有大疫月/令
人多瘧寒 國多風欬並六/帖 疾疫方起 人殃于疫
並白/帖
[272-33a]
  疾五
原詩梁簡文帝卧疾詩曰沈痾𩔖弩影積弊似河魚詎
逢龍子浴空歎楚王葅 又喜疾瘳詩曰朝窓猶掩扇
宿幔未懸鈎逍遥臨四注兼持散九愁雖同衞子憊聊
喜摯生瘳灾星夜出境鳴禽晚去樓蠲邪無賈服祅氣
息梁牛隔簾䕃翠篠映水含朱榴丹經蘊玉笥元水出
長州結友尋方岳採藥訪圎丘神隨七星變貎逐五雲
留飛鴻若可駕輕簪必易抽 又劉孝威和簡文帝卧
[272-33b]
疾詩曰玉躬耗寒暑羣望崇圭璧仁祀盛黄縑禮壇優
紺席憊均楚疾愈俄同宋年益豈勞誦賦臣寜用觀濤
客 又朱超道嵗晚沈痾詩曰風将夜共靜空與月俱
明燭滴龍猶伏爐開鳳欲驚葉飛林失影氷合澗無聲
太息興牀念寜敢離衣行唯畏殘藤盡不聞桴鼓鳴
増唐韓愈譴瘧鬼行曰乗秋作寒熱翁嫗所罵譏求食
嘔洩間不知臭非醫師加百毒薫灌無停機灸師施
艾炷酷若獵火圍詛師毒口牙舌作霹靂飛符師弄刀
[272-34a]
筆丹墨交横揮 陸龜䝉酬皮襲美病中見寄詩曰逢
花逢月便相招忽卧雲航隔野橋春恨與誰同酩酊𤣥
言何處問逍遥題詩石上空廻筆拾蕙汀邊獨倚橈早
晚却還巖下電襲美時/有眼疾共尋芳徑結煙條 李煜病中
感懐詩曰憔悴年来甚蕭條益自傷風威侵病骨雨氣
咽愁腸夜鼎惟煎藥朝髭半染霜前縁竟何似誰與問
空王 李建勲病中書懐詩曰落葉滿山州閒眠病未
隂連竹枕藥氣染茶甌路匪人遮去官湏自覓休
[272-34b]
焉宜更羸老扶杖作公侯 李中病中作詩曰閒齋病
未起心緒復悠悠開箧羣書蠧聽蟬滿樹秋詩魔還漸
動藥債未能酬為憶前山色扶持上小樓 又秋夕病
中詩曰卧病當秋夕悠悠枕上情不堪抛月色無計避
蟲聲煎藥惟憂澀停燈又怕明曉臨清鑑裏應有白髭
生 崔道融病起詩曰病起春已晚曳笻傷緑苔強攀
庭樹枝喚作花未開 又曰病起繞庭除春泥粘屐齒
如從萬里来骨滿面喜 宋錢惟演屬疾詩曰積日
[272-35a]
勞無補彌天疾未瘳馬卿非避事盛憲自多憂目眩花
生果心驚蟻鬭牛豳氷那浣熱洛笛更生愁拂枕
度穿簾隙日流唾壺從已缺博齒亦慵投發箧尋桐籙
支頤動越謳平生江海志夕夢繞滄洲 劉筠問人疾
詩曰撫枕悽然掩北軒漢庭誰問馬文園風簷鴟嘯厨
煙絶月樹烏驚藥杵喧戲習五禽成妙術學𧇊一簣阻
㣲言不因九奏清塵起天路應迷簡子魂 又病詩曰
暫困秦王痔無疑廣客虵職居唐内相宅辟魯東家行
[272-35b]
藥虹梁度披襟蕙徑斜香凝虚白室露泫紫薇花氷飲
何嘗熱瓊餐益自加熊經仙有術龜息夀無涯珍簟裁
湘竹輕巾覆越紗逍遥成雅咏屬和有容巴 范祖禹
多疾詩曰多病心牢落經秋𩯭颯然風乾桐葉地雨冷
菊花天舊隱荒江漢新居俯澗瀍西都長夢想何日賦
歸田 張耒卧病呈子由詩曰風葉鳴已復朝喚囬
歸夢故山遥酒壺暗淡浮塵集藥鼎青熒敗葉燒閉户
獨依寒蟋蟀移牀更就雨芭蕉病深欲請安心術長日
[272-36a]
如年未易消 唐庚瘧疾示友人詩曰體中初㣲温来
勢如湯鑊忽然毛髮起冷撼如振鐸良乆交戰罷頂背
如釋縳尚覺頭涔涔眉額如鑱鑿空日一寒暑有準如
契約伏枕兩晦朔枵然如空槖平生十圍腰病起如飢
鶴衰髮本無㡬脱去如秋籜到今僅能歩出沒如尺蠖
舊聞五嶺法有此萬户瘧而我自僑居了不䝉濶畧况
子又持養何至亦例著此身自空虚客疾安所托請作
如是觀無病亦無藥 陳與義眼疾詩曰天公嗔我眼
[272-36b]
常白故置昬昬阿堵中不怪參軍騎瞎馬但妨中散送
飛鴻著籬令惡誰能對損讀方奇定有功九老從来為
佛種㑹知邪律證圎通 范成大病中夜坐詩曰村巷
秋舂逺禪房夕磬深飢蚊嘗遶𩯭暗鼠忽鳴琴薄薄寒
相中稜稜瘦不禁時成洛下咏却似越人吟 陸游病
中詩曰風雨暗江天幽起復眠忍窮安晚境留病壓
灾年客助修琴料僧分買藥錢餘生均逆旅未死且陶
然 又病中戲咏詩曰八十行加二清秋住故山新涼
[272-37a]
足眠睡舊疾害躋攀雪白紛殘𩯭梔黄染病顔疲牛卧
斜日羸馬噍枯菅貧廢兒孫學慈生僕妾頑贖衣時已
廹貸米嵗方艱齋鉢僧嘲薄盤餐客笑慳從今謝還往
惟有掩柴闗 趙師秀病起詩曰身如痩鶴已伶俜一
卧兼旬更有零朝客偶知親送藥野僧相保宻持經力
㣲尚覺衣裳重才退難徼筆墨靈惟有愛花心未已遍
分黄菊插空瓶 翁卷暮春病歸詩曰朝朝風景添吾
病亦開簾洗藥花前曬𫝊方壁上黏力㣲還省語身老
[272-37b]
更看髯昨日林僧至茶杯始一拈 徐經孫病中有感
詩曰習懶多成病旬餘乆覆杯帳中聞燕語瓶裏看花
開醫已肱三折愁来腸九廻何時得疎㪚屐齒印蒼苔
 文天祥病中詩曰驟雨知何處一溪秋水生苦吟肩
鶴瘦多病耳蟬鳴隱几惟便睡挑書正倦行山深明月
夜丐我半青 熊鉌病中詩曰鏡裏初疑看不真衰
顔只恐是他人醫言斷酒方除病母戒觀書亦損神卧
乆不知黄葉落起来添出白髭新自梳頭髮斜陽下手
[272-38a]
脱隨風半秃塵 元薩都拉病中夜坐詩曰江樹花開
午夜春緑香吹散隔簾雲吟詩思苦家人怪搗藥聲髙
鄰舍聞惟有工程餐白术亦無心事對紅裙消愁且喜
西樓畔明月一池蛙亂喧 黄溍聞子賤卧疾詩曰吾
子乃多病何人共觧顔水聲和藥臼春色閉松闗 郭
奎開嵗卧病詩曰多病文園渴未消自從人日遇花朝
不知楊柳将春色緑到淮南第㡬橋 丁鶴年病衰詩
曰病骨秋増痛衰容日減華臉霞憐竹葉𩯭雪妬菱花
[272-38b]
徃事嗟何及歸程望轉賖少年歌舞地此日屬誰家
明藍仁病起詩曰帯緩肌如削巾欹髮半垂故人憐病
起稚子笑行遲郤酒憂成醉收書老更癡滿岡梧竹盡
尚想鳳棲時 許繼病中詩曰風雪年将盡山林客未
還消磨塵世事留得病身閒 王紱病中雨夜詩曰不
眠孤燭在風雨送淒涼病骨秋加瘦羈愁夜併長自應
強飲食誰復問衣裳蟋蟀如相念時来啼近牀 李東
陽病中言懐詩曰三年病後強趨朝又擁重門卧寂寥
[272-39a]
夢繞千山心不定枕欹雙臂力全消籠燈月暗疑無影
園雪風稀未滿條睡起忽然忘握髻不勝雲𩯭晚飄蕭
 沈周病中夜懐詩曰病與憂相併如何老不成少年
猶昨日徃事訝前生月共軒淨秋将枕席清瘦何消
覽鏡洗面手還驚 又秋夜卧病詩曰雨滿疎燈風滿
堂呻吟聊復對蛩螀老人衣服秋偏早多病衾裯夜轉
長客有遺蓍因習卦家無儲藥且看方辟除苦望登髙
節可奈茱茰未拆房 祝允明卧病詩曰鞅掌思将適
[272-39b]
野情偶縁風火便相嬰懸知智鄙同為瘧且喜閑忙總
不行服餌轉令諳物性靜思因得檢長生醫經士典都
餘䇿一卷南華萬物平 何景明病後詩曰病後頻經
節序過不将風景怨蹉跎秋来門巷依楓橘嵗晚衣裳
戀芰荷洛下閑吟辭宦早茂陵消渴著書多鳳凰池上
三年客腰䮍空鳴白玉珂
原賦晉摯虞疾愈賦曰余體氣不和飲食漸損旬有餘
日衆疾並除饋食纎纎而日尠體貎亷亷而轉損校朝
[272-40a]
夕其未殊騐朔望而減本形容消而憔悴體質憊而狼
狽内憂深而慮逺乃量餐而度帶講和緩之餘論尋越
人之遺方考異同以求中稽衆術而簡良㑹異端于妙
門乃歸奇于涉㕓惟兹藥之攸造寳明中之皆堅丸以
三七為劑服以四獻為程勢終朝而始發景未仄而身
輕食信宿而異量體涉旬而告平 梁裴子野卧疾賦
曰旅聞禁以永乆廹衰老而殷憂無筋力以為禮聊卧
疾以來休是時凍雨灑塵涼隂滿室風索索而傍起雲
[272-40b]
霏霏而四宻爾乃髙歌莫和㫖酒時傾洗然尚想何慮
何營
原表梁簡文帝在州羸疾自解表曰昔違紫複曽不弱
冠今夢青蒲逝將已立願歸之謁不逮宸矜民請之書
遽降天允屬上黨之雄山西宣將五校失道八尉驕貪
一箭而解重圍更成戎阻九戰而絶甬道翻就䘮師雖
王郭不追朱買難嗣實以褰襜明目日夜厲精地雜黠
𦍑民多獷俗人非公孝欲使任𩔖汝南勲異伯宗必須
[272-41a]
榮踰戊巳州牧良才實屬多士無令菲薄徒積妨賢
増宋吕誨有疾乞致仕表曰臣本無宿疾偶值醫者用
術乖方妄投藥劑寖成風痺遂難行歩非祗憚盭之
苦又將虞心腹之變
増疏晉皇甫謐因病上疏曰乆嬰篤疾軀半不仁右脚
偏小十有九載又服寒食藥違諸節度辛苦荼毒於今
七年隆冬祼袒食氷當暑煩悶加以咳逆或若溫瘧或
𩔖傷寒浮氣流腫四支酸重於今困劣
[272-41b]
増書魏劉禎與曺植書曰使君始垂哀憐意眷日崇譬
之疾病乃使炎農分藥岐伯下鍼疾雖未除就没無恨
何者以其天醫至神而榮魄自盡也 原梁簡文帝荅
湘東王書曰暮春美景風雲韶麗蘭葉堪把沂川可浴
弟邵南寡訟時輟甘棠之隂冀州為法暫止褰襜之務
唐景薦大言之賦安汰述連環之辯盡遊玩之美致足
樂乎吾春初卧疾極成委弊雖西山白鹿懼不能愈子
預赤丸尚憂未振髙卧六安每思扁鵲之問静然四屋
[272-42a]
念絶脩都之香皇上慈被率土甘露聿宣鳴銀鼓于寳
坊轉金輪于香地法雷警夢慧日暉朝道俗輻湊逺近
畢集獨以疾障致隔聞道豈止揚僕有關外之傷周南
起留滯之恨 増梁沈約與徐勉書曰開年以來病増
慮切當由生靈有限勞役過差總此凋竭歸之暮年牽
䇿行止努力祗事外觀旁覽尚似全人而形骸骨力不
相綜攝常須過自束持方可黽勉解衣一卧支體不復
相關取煖則煩加寒必利百日數旬革帶常應移孔以
[272-42b]
手握臂率計月小半分
原序梁陶𢎞景肘後百一方序曰夫生民之所為大患
莫急乎疾疹疾疹而弗治猶救火不以水也今輦掖左
右師藥易尋郊郭之外已自難值况窮村迥陌遥山絶
浦其間夭枉焉可深言方術之書卷帙徒繁拯濟蓋寡
就欲披覽回惑多端抱朴此製實為深益然尚有闕漏
未盡其善輙採集補聞凡一百一首葛氏序云可以施
於貧家野居然亦不止如此今縉紳君子若常處間佚
[272-43a]
乃可師藥有方脫從禄外邑將命逺途或祗直禁闈晨
宵閉隔或覊束戎陣城壘嚴阻忽驚急倉卒唯拱手相
看孰若便探之枕笥則可庸豎成醫故備論節度使曉
然無滯
増文吕子達鬱篇曰凡人三百六十節九竅五藏六府
肌膚欲其比也血脉欲其通也筋骨欲其固也心志欲
其和也精氣欲其行也若此則病無所居而惡無由生
矣病之苖惡之生也精氣鬱也
[272-43b]
増論孫思邈曰人之四肢五藏一覺一寐吐納往來流
為榮衛章為氣色發為聲音人之常數也陽用其形隂
用其精天之所同也失則烝生熱否生寒結為瘤贅陷
疽奔則喘乏竭則焦槁發乎面動乎形天地亦然
五緯縮贏孛彗飛流其危診也寒暑不時其烝否也石
立土踊是其瘤贅山崩土陷是其疽奔風暴雨是其
喘乏川瀆竭涸是其焦槁髙醫道以藥石救以砭劑聖
人和以至德輔以人事故體有可愈之疾天有可振之
[272-44a]
灾 楊泉物理論曰凡病可治也人不可治也體羸性
弱不堪藥石或剛暴狷急喜怒不節或情欲放縱貪淫
嗜食此皆良醫不能加功焉夫君子病也猶可為也必
使無病也不可為矣蓋謂節其飲食量其多少也 又
曰榖氣勝元氣其人肥而不壽元氣勝榖氣其人瘦而
壽養性之術常使榖氣少則病不生矣 曺植論疫氣
曰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
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䘮或以為疫者鬼神
[272-44b]
所作夫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荆室蓬户之人耳若
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若是者鮮焉此乃隂
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而愚民懸符厭之亦可笑

  泣一
原說文曰泣無聲出涕也 詩曰泣涕如雨 又曰佇
立以泣 増又曰子髙曰泣有二焉大奸之人以泣示
信婦人懦夫以泣著愛 原說苑曰聖人之于天下也
[272-45a]
譬猶一堂之上令滿堂飲酒有一人向隅而泣則一堂
之人皆不樂矣
  泣二
原說苑曰禹出見罪人問而泣之左右問其故禹曰堯
舜之民皆以堯舜之心為心今吾為君百姓皆以其心
為心是以痛之 史記曰箕子過故殷墟咸生禾
子傷之欲哭則不可欲泣為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
歌咏之殷民皆流涕詳/麥 左傳曰楚令尹子元欲蠱文
[272-45b]
夫人為館于其宫側而振萬焉夫人聞之泣曰先君以
是舞也習戎備也今令尹不尋諸仇讐而于未亡人之
側不亦異乎 又曰叔孫婼䀻于宋宋公享昭子明日
宴飲酒樂宋公使昭子右坐語相泣樂祁佐退而告人
曰今兹君與叔孫其皆死乎吾聞之哀而樂樂而哀皆
䘮心也何以能乆 増又曰宋公子地有白馬四公嬖
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鬛以與之地怒使其徒奪
之魋懼將走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 原國語曰叔向
[272-46a]
見司馬侯之子撫而泣之曰自其父死也吾蔑與比而
事君也昔者其父始之我終之我始之夫子終之 禮
記曰髙子皐執親之䘮泣血三年未甞見齒君子以為
難 又曰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則哀
矣而難為繼也 尸子曰曽子每讀䘮禮泣沾襟 又
曰費子陽謂子思曰吾念周室將滅涕泣不可禁也子
思曰然今以一人之身憂世之不治而涕泣不禁是憂
河水濁而以泣清之也 増又曰蔡威公閉門而哭三
[272-46b]
日泣盡繼以血其鄰窺牆問曰何故悲哭荅曰吾國且
亡吾聞病之將死不可為良醫國之將亡不可為計謀
吾數諫吾君不用是知將亡 原新序曰周舎事趙簡
子居無幾何周舎死後與諸大夫飲酒酣簡子泣曰百
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衆人之唯唯不如周舎之諤諤
自周舎死吾未甞聞吾罪也吾國幾亡乎是以垂泣
吕氏春秋曰呉起治西門之外王錯譖之魏武侯武侯
使人召之呉起至于岸門止車而望西河泣數行下
[272-47a]
說苑曰雍門周以琴見孟嘗君君曰先生鼓琴亦能令
人悲乎周曰夫千秋萬嵗之後髙臺既已壊曲池既以
塹墳墓既已下嬰兒豎子樵採者躑躅其足而歌其上
曰夫以孟嘗君貴尊乃若是乎于是孟嘗君潸然涕泣
曰令文立若破國亡邑之人詳/琴 論衡曰昔周人有仕
不遇年老白首泣涕于途者或問何為泣乎對曰吾仕
數不遇自傷年老失時是以泣 又曰蘇秦張儀學縱
横之術于鬼谷先生先生曰能說我泣則能分天皇之
[272-47b]
地秦說鬼谷先生先生泣霑襟 史記曰荆軻與髙漸
離飲于燕市酒酣漸離共荆軻相和而歌于市中相樂
也已而相泣旁若無人 又曰漢髙欲自擊陳豨蒯成
侯周緤泣曰始秦攻破天下未甞自行今上自行是為
無人可使者乎 漢書曰髙祖破黥布軍還過沛置酒
沛宫上慷慨傷懐泣數行下詳懐/舊 史記曰戚姬愛幸
生趙王如意常從之闗東日夜啼泣欲立如意為太子
 楚漢春秋曰吕后欲為惠帝髙墳使從未央宫坐而
[272-48a]
見之東陽侯垂泣曰陛下日夜見惠帝冢悲哀流涕無
已是傷生也臣竊哀之太后乃止 史記曰竇皇后兄
長君弟曰廣國年五嵗時家貧為人所畧賣之長安聞
竇后新立廣國上書自陳后召見具言其故后持之而
泣侍御左右皆伏地泣 増漢書曰上朝東宫趙談參
乗袁盎伏車前曰聞天子所與共六尺輿皆天下豪英
今漢雖乏人陛下獨奈何與刀鋸之餘共載于是上遣
談下談泣下車 又曰李陵與蘇武别置酒起舞歌曰
[272-48b]
萬里兮度沙漠為君將兮奮匈奴路窮絶兮矢刄摧士
衆滅兮名已頽老母已死雖欲報恩將安歸陵泣下數
行與武訣 原東觀漢記曰更始害齊武王光武飲食
語笑如平常獨居輙不御酒枕席有涕泣處 又曰
来歙蓋延攻公孫述蜀人大懼使刺客刺歙歙未死馳
召蓋延延見歙悲哀不能仰視歙叱曰欲屬以軍事而
反效兒女子涕泣乎 増又曰章帝東廵狩祀泰山還
幸東平王宫涕泣霑襟 漢書陳留老父𫝊曰桓帝世
[272-49a]
黨錮事起守外黄令張升去官歸鄉里道逢友人共班
草而言升曰宦豎日亂陷害忠良賢人君子其去朝乎
夫徳之不建人之無援將性命之不免奈何因相抱而
泣老父趨而過之植其杖太息言曰吁二丈夫何泣之
悲也夫龍不隠鱗鳳不藏羽網羅髙懸去將安所雖泣
何及乎二人欲與之語不顧而去 原汝南先賢𫝊曰
蔡順母畏雷後母卒每有雷震順輙圜冢泣曰順在此
 邴原𫝊曰原年五六嵗過書舍而泣師曰何泣原曰
[272-49b]
孤者易感傷夫學者皆有父母也心願其得學故惻然
涕零也師哀原而為之泣曰欲之可學不湏費也 吳
録曰孟宗為驃騎朱據軍吏將母在營既不得志又夜
雨屋漏因起涕泣以謝母母曰但當勉之何足泣也
晉陽秋曰司馬文王對劉後主曰頗思蜀否後主曰此間樂
不思蜀也郄正見後主曰若王後問宜泣以對㑹王復問
後主曰先人墳墓逺在隴蜀乃心西悲無日不思因閉眼
王曰何乃似郄正語邪後主驚視曰誠如尊命 増晉書
[272-50a]
羊祜卒南州人罷市哭聲相接吳守邊將士亦為之泣
 原襄陽耆𫝊曰羊公與鄒潤甫登峴山垂泣曰自
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賢達登此逺望者多矣皆湮滅
無聞不可得知念此令人悲傷 増隋書曰李穆從太
祖擊齊師于邙山太祖臨陣墮馬穆突圍而進以馬䇿
擊太祖而詈之授以從騎潰圍俱出賊見其輕侮謂太
祖非貴人遂緩之以故免既而與穆相對泣顧謂左右
曰成我事者其此人乎 又曰李崇初以父賢勲封廻
[272-50b]
樂縣侯時年尚小拜爵之日親族相賀崇獨泣賢怪而
問之對曰無勲于國而幼少封侯當報主恩不得終于
孝養是以悲耳賢由此大奇之 通鑑宋紀曰仁宗暴
疾文彦博因請帝建儲帝許之㑹疾瘳而止范鎮奮然
曰天下事尚有大于此者乎即上疏凡見帝面陳者三
因泣下帝亦泣謂曰朕知卿忠卿言是也 又曰元祐
四年吕公著卒太皇太后見輔臣泣曰邦國不幸司馬
相公既亡吕司空復逝痛憫乆之 又曰太皇太后寢
[272-51a]
疾召范純仁曰卿父仲淹可謂忠臣卿當似之純仁泣
曰敢不盡忠 又曰紹聖中以吕惠卿知大名府監察
御史常安民言惠卿賦性深險今將過闕必言先帝而
泣以感動陛下希望留京帝納之及惠卿至京請對見
帝果言先帝事而泣帝正色不荅計卒不施而去 又
曰蔡京自書奸黨碑頒于郡縣令其皆刻石長安石工
安民辭曰民愚人固不知立碑之意但如司馬相公者
海内稱其正直今謂之奸邪民不忍刻也府官怒欲加
[272-51b]
之罪民泣曰被役不敢辭乞免鐫安民二字于石末恐
得罪後世聞者愧之 又曰髙宗詔韓世忠屯揚州詔
詞懇切世忠感泣曰主憂如此臣子何以生為遂濟師
進屯揚州 元列𫝊曰陳韶孫父瀏以罪流肇州韶孫
年十嵗不忍父逺謫朝夕號泣願從父不能奪遂與俱
往大徳六年瀏死韶孫哀痛見者皆為之泣下 又曰
劉琦生二嵗母劉氏陷于兵稍長思其母不置常歎曰
人皆有母我獨無輙歔欷泣下 又曰徹辰特古斯氏
[272-52a]
幼䘮父事母篤孝母没慟哭頻絶每節序祭祀哭泣常
如初䘮每見人父母則嗚咽流涕人問其故曰人皆有
父母我獨無是以泣耳
  泣三
原成珠 垂玉鮫人泣而成珠玉甄后/面白淚䨇垂如 筯 斑竹 沾袍
湘妃涕泣以淚揮竹竹盡斑袍仲/尼感獲麟反袂拭面泣下沾 沱若 啜其易出/涕沱
若泣詩啜/其 矣 潸焉 泫然又眷言顧之潸焉出涕雨禮/記孔子既得合葬于防 甚
門人後至孔子問焉曰防墓崩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墓 潺湲 嗚咽楚辭/横流
[272-52b]
涕之潺湲室史袁安忠/直每念王 嗚咽流涕 新亭淚 咸陽歌世説過江/諸人每出
新亭藉草飲宴周侯歎曰風景不殊舉目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淚惟丞相愀然作色曰何至作楚囚對泣耶
以又云後魏咸陽王窮極驕奢姬妾數十猶逺有簡聘/ 恣其情後以叛誅宫人為之歌曰可憐咸陽王奈何
作事悞金床玉几不能眠夜踏霜與露洛水湛湛彌岸/長行人那得渡其歌流𫝊江表北人在南者雖至富貴
弦歌奏之/莫不灑泣 悲来填膺 淚下承睫 情因外作 悲
自中来並白/帖
  泣四
原泣涕詩泣涕/漣漣 涕泗又涕泗/滂沱 既隕又涕既/隕之 涕洟
[272-53a]
禮垂/涕洟 泣血詩䑕思/泣血 無洵國語文伯之母/戒諸婦無洵淚 泣岐莊/楊
朱泣岐路以其可/東可西可南可北 泣玉韓子卞和既/刖抱玉而泣 别蜀蜀宗預/聘吳孫
權泣别贈珠曰孤/老矣恐不復相見
  泣五
増賦梁江淹泣賦曰秋日之光流子以傷露離披而殺
草風清冷而繞堂慮尺折而寸斷魂一逝而九傷欷潺
湲兮沫袖泣嗚咽兮染裳若夫齊景牛山荆公燕市孟
嘗聞琴馬遷廢史少卿悼躬夷甫傷子皆泣緒如
[272-53b]
能仰視
  哭一
増禮記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 淮南子曰喜
怒哀樂有感而自然者也故哭之發于口涕之出于鼻
此皆憤于中而形于外者也譬猶水之下流煙之上尋
也夫有孰推之者
  哭二
増說苑曰晉文公入國至于河令棄籩豆茵席顔色犁
[272-54a]
黒手足胼胝者在後舅犯聞之中夜而哭文公曰吾亡
也十有九年矣今将返國夫子不喜而哭何也對曰籩
豆茵席所資者也而棄之顔色犁黒手足胼胝所以執
勞苦者也而皆後之不勝其哀是以哭也 左傳曰衞
叔武将沐聞君至喜捉髮走出前駈射而殺之公知其
無罪也枕其股而哭之 又曰秦繆公召孟明西乞白
乙使出師于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我見師之出
而不見其入也 又曰子産歸未至聞子皮卒哭且曰
[272-54b]
吾已無為為善矣唯夫子知我 韓子曰子産晨出聞
婦人哭撫其御之手而聽之有間使執而問焉則手殺
其夫者異日御問夫子何以知之曰凡人之于其所親
愛也始疾而憂臨死而懼已死而哀今夫已死不哀而
懼是以知其奸也 史記曰子産卒鄭人皆哭泣悲之
如亡親戚又曰孔子聞子産死為泣曰古之遺愛也
禮記曰伯髙死于衞赴于孔子孔子曰吾惡乎哭諸兄
弟吾哭諸廟父之友吾哭諸廟門之外師吾哭諸寝朋
[272-55a]
友吾哭諸寝門之外所知吾哭諸野于野則已疏于寝
則已重夫由賜也見我吾哭諸賜氏遂命子貢為之主
曰為爾哭也来者拜之知伯髙而来者勿拜也 又曰
子夏䘮其子而䘮其明曽子弔之曰吾聞之也朋友䘮
明則哭之曽子哭子夏亦哭 檀弓曰陽門之介夫死
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 又曰陳荘子死赴于魯魯人
欲勿哭繆公召縣子而問焉縣子曰古之大夫束修之
問不出境雖欲哭之安得而哭之今之大夫交政于中
[272-55b]
國雖欲勿哭焉得而弗哭 説苑曰孔子晨立堂前聞
哭者聲音甚悲孔子援琴鼓之其音同也孔子出顔回
曰今者有哭其音甚悲非獨哭死哭生離也孔子使人
問之曰今者父死家貧賣子以𦵏 晏子春秋曰景公
遊臨淄聞晏子卒公乗而驅之趨行哭至伏尸號曰今
天降禍齊國不加寡人加于夫子社稷危矣百姓誰告
 列子曰季梁之死楊朱望其門而不哭隨梧之死楊
朱撫其尸而哭 賈誼新書曰鄒穆公死鄒之百姓若
[272-56a]
失慈父行哭三月四境之鄰于鄒者士民嚮方而道哭
 列女𫝊曰齊人杞梁襲莒戰而死其妻乃就夫尸于
城下哭之七日而城崩妻遂投淄水而死 史記曰髙
祖夜經澤中前有大蛇當道拔劔斬蛇後人来蛇所有
老嫗夜哭人問何哭嫗曰人殺吾子吾子白帝子也今
赤帝子斬之故哭 漢書曰何並為潁川太守代陵陽
嚴詡官屬祖道詡據地哭曰吾哀潁川士民我以柔弱
徴必𨕖剛猛代代到将有僵仆者故相弔耳並至果大
[272-56b]
殺戮 又曰王莽末兵起莽憂不知所出崔發言周禮
國有大灾則哭以厭之莽乃率羣臣南郊陳符命本末
仰天撫心大哭諸生小民旦夕㑹哭為設飱粥甚悲哀
 華嶠後漢書曰趙壹造河南尹羊陟不得見乃自強
通陟卧未起壹徑入上堂臨之曰竊伏西州抱髙風舊
矣乃今方遇而便忽然奈何命也因舉聲哭堂下大驚
陟延與語大奇之 吳志曰孫䇿薨以事授權權哭未
及息䇿長史張昭謂權曰孝亷此寜哭時邪乃改易權
[272-57a]
服扶令上馬 魏志曰蘇則及臨淄侯植聞魏氏代漢
皆發憤悲哭詳/ 晉書曰阮籍居䘮骨立㡬致滅性裴
楷徃弔之籍散髮箕踞醉而直視楷弔哭畢便去或問
楷凡弔者主哭客乃為禮籍既不哭君何哭楷曰阮方
外之士故不崇禮典我俗中之士故以軌儀自居 又
曰王敦起郭璞為記室參軍是時潁川陳述為大将軍
有美名為郭所重未㡬而没璞哭之哀甚呼曰嗣祖
嗣祖焉知非福未㡬而郭難作 又曰衞玠卒謝鯤哭
[272-57b]
之慟曰棟梁折不覺哀也 又曰顧愷之桓温引為大
司馬參軍甚見親眤温薨後愷之拜温墓賦詩云山崩
溟海竭魚鳥将何依或問之曰卿重桓公乃爾哭状其
可見乎荅曰聲如震雷破山淚如傾河注海 晉安帝
紀曰吳隠之少有孝行遭母憂哀毁過禮與太常韓康
伯鄰居隠之每哭康伯母輙輟事流涕悲不自勝 晉
中興書曰征北大将軍褚裒遣督䕶王堪迎流民軍次
岱陂為石遵所破死傷過半裒還京聞哭聲甚衆問何
[272-58a]
哭之多左右曰岱陂之役也裒恥恨發疾而薨 晉書
曰魏舒子混清慧有才行先舒卒朝野咸為舒悲每哀
慟退而歎曰吾不及荘生逺矣豈以無益自損乎遂不
復哭 語林曰王武子葬孫子荆哭之甚悲賔客莫不
垂涕哭畢向靈座曰卿常好驢鳴今為君作驢鳴既作
聲似真賔客大笑孫聞笑顧謂曰諸君不死令王武子
死乎 車頴秦書曰苻登率萬人直到姚萇營下同聲
向哭哀號動地萇心惡之與其衆議亦哭相應 陳書
[272-58b]
曰張昭有至性及父卒每一感慟必致嘔血鄰里聞其
哭聲皆為之涕泣 隋書曰陳主卒周羅㬋請一臨哭
帝許之縗絰送至墓所𦵏還釋服而後入朝帝甚嘉尚
世論稱其有禮 唐書曰鄭人唐衢嘗客遊太原遇屬
軍宴衢得預㑹酒酣言事抗音而哭一席不樂為之罷
㑹故世稱唐衢善哭 通鑑宋紀曰范仲淹𨕖監司取
班簿視不才者一筆勾之富弼曰一筆勾一家哭矣仲
淹曰一家哭何如一路哭邪遂悉罷之 又曰山隂知
[272-59a]
縣陳舜卒于謫所蘇軾哭之以文稱其學術才能兼百
人之器一斥不復士大夫識與不識皆深悲之 又曰
蘇軾常鎖宿禁中召見便殿太后曰先帝每誦卿文章
必歎曰奇才奇才但未及進用卿耳軾不覺哭失聲太
后與帝亦泣左右皆感涕詳翰/林院 又曰司馬光之卒也
百官方有慶禮事畢欲徃弔程頥不可曰子于是日哭
則不歌或曰不言歌則不哭蘇軾曰此枉死市叔孫通
制此禮也二人遂成嫌隙 又曰司馬光卒京師人為
[272-59b]
之罷市徃弔鬻衣以致奠巷哭以過車及如陕葬送者
如哭其私親 又曰元邪律楚材每陳國家利病生民
休戚辭色懇切太宗嘗曰汝又欲為百姓哭邪 又曰
家鉉翁在元聞宋亡旦夕哭泣不食飲者數日 元李
黼傳曰李黼與從子秉昭俱罵賊而死郡民聞黼死哭
聲震天相率具棺葬于東門外 王薦𫝊曰薦母病渴
語薦曰得𤓰以啖我渴可止時冬月求于鄉不得行至
深奥嶺值大雪避樹下思母病仰天而哭忽見巖石間
[272-60a]
青蔓離披有𤓰焉因摘歸奉母母食之渴頓止
  哭三
原二道 三舉禮記縣子曰哭有二道有愛而哭之有/畏而哭之 管子曰鮑叔既獲管仲而
哭之三舉哀其將死/而得之注舉聲也 秦庭 東市𫝊申包胥立于秦/庭而哭不絶聲七
日秦伯乃出師救楚東晉書鍾㑹辟向雄㑹死葬之帝/責曰王經死爾哭于 市我不問今復云云對曰法立
于上教行于下何/讐枯骨于中野 號咷 哀慟易旅人先笑後號咷/注號咷哭也 晉王
珣與謝安有隙開安薨詣族弟獻之曰吾欲哭謝公/獻之驚曰所望于法䕶遂哭之甚哀慟法䕶珣小字
窮途 委巷魏氏春秋阮籍率意獨徃不由徑路車迹/所窮輙痛哭而反 檀弓云小功不為位
[272-60b]
而哭者是/委巷之禮 何常 有次又云曽申問于曽子曰哭父/母有常聲乎曰中路嬰兒失
其母焉何常聲之有也哭/泣者有其次注次位 交手 枕股禮親始死交/手哭 𫝊衞
殺寗喜尸諸朝石惡將㑹宋之盟/受命而出衣其尸枕股而哭之 為位 易幾子思/哭嫂
為位子子家子不見叔孫易幾而哭注云幾哭/㑹也 家子不欲見叔孫故朝夕哭不同㑹也 不盡
 有節家語衞司徒敬子死夫子弔之主人不/哀夫子哭不盡而退 禮記哭踊有節 非所
 扵斯又曰孔子惡野哭者非其所而哭曰野哭斯/又曰晉獻文子成室張老曰歌于斯哭于
増覆醢 酹屍又曰孔子哭子路于中庭有人弔者而/夫子拜之既哭進使者而問故使者曰
醢之矣遂命覆醢山唐書李光弼為范陽長史河北節/度使㧞趙郡自禄 反常山為戰塲死人蔽野光弼酹
[272-61a]
其屍而/哭之 戴盆 扶杖東觀漢記逄萌素明隂陽知莽/將敗攜家屬于遼東乃首戴盆
盎哭于市言曰新乎遂潛藏血崔鴻前燕録髙商為范/陽太守聞兄開戰没悲哭嘔 病不能起扶杖乃行
 刻木 撫琴魏志太祖擊黄巾鮑信鬬死購求信䘮/不得乃刻木如信形狀祭而哭焉 琴
書顧榮素好琴及卒家人常置琴于虗座吳郡張翰哭/之痛既而上牀鼓琴數曲撫琴而歎曰顧彦先復能賞
此不因又慟哭/不弔䘮主而去 哽咽 䦨干王隠晉書愍懐太子為/賈后所害詔立為太
孫趙王行太傅趙王與太孫俱之東宫車服侍從皆愍/懐之舊也到銅駝街宫人哭侍從者皆哽咽路人泣焉
景談藪王元景使梁劉孝綽送之泣下元/ 無淚謝曰卿勿怪我别後當䦨干耳 急淚 曼
沈約宋書上令醫術人羊志哭寵姬殷氏志嗚咽他/日有問志者卿那得此副急淚志時新䘮愛姬荅我
[272-61b]
爾日哭亡妾耳之列子韓娥東之齊/過逆旅旅人辱 韓娥因曼聲哭 擁䥥 捨佩韓/詩
外𫝊孔子行聞哭聲甚悲孔子曰驅驅前有賢者至則/臯魚也被褐擁䥥哭于道傍孔子避車而與之言 説
苑康子曰子產死鄭人丈夫捨佩婦人/捨珠珥夫婦巷哭之三月不聞竽瑟 原舊館脱驂
 窮途反轍 思從中来 禮自外作 哀戚㒺極
哭踊有儀 恩既異于親疏 聲亦殊于徃反並白/帖
  哭四
増嚮師而哭左傳秦伯素服郊次嚮師而哭之曰/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 莅
事而哭又昭公二十一年七月日蝕大夫叔輙莅事而/哭昭子曰叔輙將死矣非哭所也八月叔輒卒
[272-62a]
 原哀音禮記斬衰之哭若徃而不返齊衰之哭若徃/而反大功之哭三曲而偯小功緦䌕哀容可
也此哀之發于聲音者注三/曲一聲三曲也偯聲從容也 序哭周禮注以次/序而哭之 行
又曰銜枚者禁行歌/哭放國中之道者哭有悲歌又曰司巫邦有大/史歌哭以請注哭
有歌聲者冀/悲以動鬼神 出涕檀弓孔子脱驂以賻舊館人之䘮/子貢曰無乃已重乎子曰予向者
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予/惡夫涕之無從也小子行之 失聲又文伯卒朋友/諸臣未有出涕
者而内人皆/行哭失聲 重憂又孔子過泰山側聞婦人哭于墓/者而哀使子路問曰子之哭壹似
重有憂者面曰然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 盡哀盡哀/而止 晝哭禮/穆
伯之䘮敬姜晝哭文伯之䘮/敬姜晝夜哭孔子曰知禮 哭于頭下漢書彭越贖/欒布為梁大
[272-62b]
夫使齊未反越夷三族布回奏事畢於越頭下哭之吏/捕以聞上怒布曰云云恐人人自危乃釋布為都尉
 撫尸後漢京兆人脂習與孔融親善每戒融剛直及/融被害許下莫敢收者習獨徃撫尸哭曰文舉
捨我死吾何用生為曹操大怒收習将殺之/後放出魏文帝以習有欒布義加大中大夫 増哭世
謝承後漢書許慶字子伯家貧為郡督郵嘗與友人談/論漢無統嗣幸臣專勢世俗衰薄賢者放退慨然據地
悲哭時稱許/子伯哭世 撫膺沈約宋書劉懐慎字徳願為世祖/所狎侮上寵姬殷氏葬畢至墓謂
徳願曰卿哭貴姬若悲當加厚賞徳願應聲便號/慟撫膺躄踊涕泗交流上甚悦以為豫州刺史 哭
唐書昭度知政事與李蹊並命時宰相崔昭緯耑/政惡李蹊降制之日令知制誥劉崇哭麻以沮之
 哀切又曰鄭人唐衢應進士乆而不第能為歌詩意/多感發見人文章有所傷歎者讀訖必哭涕泗
[272-63a]
 不能已每與人言論既相别發聲一/號音詞哀切聞者莫不悽然泣下
 
 
 
 
 
 
 
[272-63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六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