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六十四


[269-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六十四
  人部二十三哀傷/
  哀傷一
 原詩曰我心憂傷惄焉如擣 禮記曰墟墓之間未施
 哀于民而民哀 又曰知生者弔知死者傷 又曰傷
 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 焦贑易林曰秋風
 生哀華落悲心 文子曰九夷八狄之哭異聲而皆哀
[269-1b]
  秦州記曰隴西郡有隴山山東人升此而顧贍者莫
 不悲思哀傷
   哀傷二
 原詩序曰日月衛荘姜傷己也遭州吁之難傷己不見
 荅于先君以至困窮 說苑曰鮑叔死管仲舉上袵而
 哭之泣下如雨者曰非君臣父子也管仲曰生我者
 父母知我者鮑子也士為知己者死而况為哀乎 左
 傳曰魯襄仲殺公子惡及視而立宣公夫人姜氏歸于
[269-2a]
齊哭而過市曰天乎仲為不道殺嫡立庻市人皆哭魯
人謂之哀姜 又曰秦不哀我喪而伐我同姓 禮記
曰陽門之介夫死而司城子罕哭之哀而民說 又曰
孔子過泰山側有婦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使子路問
之對曰昔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
又曰孔子過衛遇舊館人之䘮夫子入哭之出使子貢
脫驂而賻之曰予向者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
琴操曰孔子遊于泰山見薪者哭甚哀孔子問之薪者
[269-2b]
曰吾自傷故哀耳 家語曰閔子騫三年喪畢見于孔
子與之琴使之絃切切而悲孔子曰君子也哀未盡能
斷之以禮 列子曰燕人生長于楚及老而還本國過
晉國同行者誑之指城曰此燕國之城其人愀然變容
指社曰此君里之社乃喟然而歎指舍曰此君先人之
廬乃然而泣指隴曰此君先人之塚其人哭不自禁
 吴志曰吕岱親愛徐原原性忠壮好直言及原死哭
之甚哀曰益友不幸岱復于何聞過 王隠晉書曰庾
[269-3a]
衮兄子翕卒衮既哀其孤又痛其成人而未娶撫柩而
號毎哭聽者皆泣人不哀其喪感其哀也 又曰阮籍
鄰家女未嫁而死籍往哭之甚哀 増通鑑曰程顥卒
楊時設位哭寝門而以情赴告同學者一時士大夫識
與不識莫不哀傷 元列𫝊曰王結卒公卿唁于朝士
大夫弔於家曰正人亡矣
  哀傷三
増哀籲 辛酸書以哀籲天哀號呼天/也 文選悽淚辛酸 惆悵 悲凉
[269-3b]
文選心惆悵而哀離/ 韻府悲凉見此心 慨息 懊咿文選撫長劍而慨/息 又含哀懊咿
内悲/也 填膺 飲恨文選悲來填膺/ 又飲恨吞聲 惻 酸辛文/選
憯惻愴悽悲傷之意悽哀椘辛酸皆/悲憀也臨觴多哀椘 愴懐酸辛 掩噎 嘘唏韻/府
忽驚薤露曲掩噎東山雲注悲/愁嘆也 又曰嘘唏哀歎貌 弔影慙魂 含酸茹
文選朝行弔其影夜寝慙其魂/皆自怨傷意也 又含酸茹歎
  哀傷四
増悲纒謂悲哀之情/纒繞于心也 擗摽拊心/而悲 七哀魏曹子建/有七哀詩
八哀杜甫/詩 慘毒藝文念當隔山河執/觸懐慘毒悲甚也 辛椘文選慷/慨含辛
[269-4a]
楚/ 憤懣文𨕖憤懣/歎之盛
  哀傷五
原詩魏阮瑀七哀詩曰丁年難再遇富貴不重来良時
忽一過身體為土灰𠖇冥九泉室漫漫長夜臺身盡氣
力索精魂靡所迴嘉殽設不御㫖酒盈觴杯出壙望故
鄉但見蒿與莱 又詩曰臨川多悲風秋日苦清涼客
子易為戚感此用哀傷攬衣久躑躅上觀心與房三星
守故次眀月未收光雞鳴當何時朝晨尚未央還坐長
[269-4b]
歎息憂憂難可忘 魏王粲七哀詩曰西京亂無象
虎方遘患復棄中國去逺身適荆蠻親戚向我悲朋友
追相攀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南登㶚陵岸迴首望
長安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 又詩曰荆蠻非我鄉
何人久滯淫方舟遡大江日暮愁我心山岡有餘映巖
阿増重隂流波激清響猴猨臨岸吟獨夜不能寐攝衣
起撫琴絲桐感人情為我發悲音 晉張載七哀詩曰
秋風吐商氣蕭瑟掃前林陽烏收和響寒蟬無餘音朱
[269-5a]
光馳北陸浮景想西沈顧望無所見唯覩松柏隂肅肅
髙桐枝翩翩孤栖禽仰聽離鴻鳴俯聞蜻蛚吟哀人易
感傷覽物増悲心 潘岳哀詩曰漼如葉落樹邈若雨
絶天雨絶有歸雲葉落何時連山氣冒岡嶺長風鼓松
柏堂虛聞鳥聲室暗知日夕晝愁奄逮昬夜思忽終昔
展轉獨悲窮泣下霑枕席人居天地間飄若逺行客先
後詎能㡬誰能弊金石 宋顔延之辭難潮溝詩曰徘
徊春郊甸俯仰引單襟一塗茍不豫百慮畢来侵永懐
[269-5b]
交在昔有願諐瑟琴寫言勞者事将用慰亡簮 齊謝
朓銅爵臺妓詩曰繐帷飄井幹尊酒若平生欝欝西陵
樹詎聞歌吹聲芳襟染淚跡嬋姢空復情玉座猶寂寞
况乃妾身輕 梁簡文帝傷美人詩曰昔聞倡女别蕩
子無歸期今似陳王歎流風難重思翠帶留餘結苔階
沒故基圖形更非是夢見反成疑薫鑪含好氣庭樹吐
華滋香燒日有歇花落無還時 沈約丞相第詣世子
車中作詩曰㢘公失權勢門館有虛盈貴賤猶如此况
[269-6a]
乃曲池平髙車塵未滅珠履故餘聲賔階綠錢滿客位
紫苔生何當九原上欝欝望佳城 増又悼亡詩曰去
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今春蘭蕙草来春復吐芳悲哉
人道異一謝永銷亡簾屏既毁撤帷席更施張遊塵掩
虚座孤帳覆空牀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 又傷王
融詩曰元長秉奇調弱冠慕前踪眷言懐祖武一簣望
成峯塗艱行易跌命舛志難逢折風落迅羽流恨滿青
松 何胥傷章公大将軍詩曰百萬横行罷三千白日
[269-6b]
新短簫應出塞長笛反驚鄰槐庭慘芳樹舞閣思陽春
所悲金谷妓坐望玉闗人 原梁蕭子範入元襄王第
詩曰伏軾窺東苑收淚下玉橋昔時方轂處于今共寂
寥夹池猶裊裊仙榭尚迢迢一同西靡柏徒思芳樹蕭
 王筠和蕭子範入元襄王第詩曰昔入睢陽苑連歩
披風雲今遊故臺處迴望閴無人皓壁留餘篆蕙圃有
餘芬行人皆隕涕何獨孟甞君 何遜行經范僕射故
宅詩曰旅葵應蔓井荒藤已上扉寂寂空郊暮無復車
[269-7a]
馬歸瀲灔故池水蒼茫落日暉閴寂今如此行客盡霑
衣 又銅爵臺妓詩曰秋風木葉落蕭瑟絃管清望陵
歌對酒向帳舞空城寂寂檐宇曠飄飄帷幔輕曲終相
顧起日暮松柏聲 劉孝綽銅爵臺妓詩曰爵臺三五
日歌吹似佳期定對西陵晚松風飄素帷危絃斷更接
心傷于此時何言留客袂翻掩望陵悲 劉孝威過康
王第宅詩曰入梁逢故苑渡薛見餘宫尚識招賢閣猶
懐愛士風靈光一超逺行館復䑃朧洞門餘舊色甘棠
[269-7b]
留昔叢送禽悲不去過客慕難窮 庾肩吾亂後經吴
郵亭詩曰郵亭一迴望風塵千里昬青袍異春草白馬
即吴門獯戎梗伊洛雜種亂轘轅輦道同闗塞王城似
太原休眀鼎尚重秉禮國猶存殷牖爻雖賾堯城吏轉
尊泣血悲東走横戈念北奔方憑七廟略雪五陵寃
人事今如此天道共誰論 周庾信傷周處士詩曰㝠
漠爾遊岱悽凉予向秦誰言異生死同是不歸人悵然
張仲蔚悲哉鄭子真三山猶有鶴五栁更應春遂令
[269-8a]
渭水投釣往江濵 増又傷王司徒褒詩曰昔聞王子
晉輕舉逐神仙謂言君積善還得嗣前賢四海皆流寓
非為獨播豈意中台裂君當風燭前茂陵忽移病淮
陽實未痊侍醫愈黙黙神理遂綿綿永别張平子長理
王仲宣柏谷移松樹陽陵買墓田陜路秋風起寒堂已
䬃焉丘楊一摇落山火即時燃昔為人所羡今為人所
憐世途旦復旦人情元又元故人傷此别留恨滿秦川
 薛徳音悼亡詩曰鳯樓簫曲斷桂帳瑟絃空畫梁纔
[269-8b]
照日銀燭已随風苔生履跡處花沒鏡塵中唯餘長簟
月永夜何䑃朧 陳張正見銅雀臺詩曰荒凉銅雀晚
摇落墓田通雲慘當歌日松吟欲舞風人疏瑶席冷曲
罷蕙帷空可惜年将淚俱盡望陵中 又傷韋侍讀詩
曰懐經侍北海藴義盛西河髙風落迴照逝水役驚波
栁下悲風急山陽秋氣多宿草摧書帶寒松脆女蘿無
復華隂市空餘蒿里歌 原又傷顧野王詩曰獨酌一
樽酒髙咏七哀詩何言蒿里别非復竹林期階荒鄭公
[269-9a]
草戸閴董生帷人随暮槿落客共晚鶯悲年髮兩如此
傷心獨㡬時 又和張源傷往詩曰小婦當壚夜夫婿
凱師年正歌千里曲翻入九重泉機中未斷素瑟上本
留絃空帳臨窓掩孤燈向壁燃還悲塞壟曙松短未生
煙 増隂鏗和悼亡詩曰畫梁朝日盡芳樹晚花辭忽
以千金笑長作九泉悲鏡前塵劇粉機上網多絲戸餘
雙入燕牀有一空帷名香不可得詎見反魂時 隋劉
斌傷牛尚書𢎞詩曰名臣不世出百工之所求况乃非
[269-9b]
常器遭逢興運秋佇聞和鼎實行當奉介丘髙衢翻稅
駕閲水遽舟𫝊呼更何日曳履聞無由歸魂藐修路
征棹艤䢴溝林薄長風慘江上寒雲愁夜臺終不曙遺
芳徒自留 唐孔紹安傷顧學士詩曰迢遞雙崤道超
忽三川湄此中俱失路思君不可思遊人行變橘逝者
遽焚芝憶昔江湖上同咏子衿詩何言陵谷徙翻驚鄰
笛悲陳根非席卉繐帳異書帷與善成空說殱良信在
茲今日嚴夫子哀命不哀時 褚亮傷李少府正已詩
[269-10a]
曰勞息本相循悲歡理自均誰能免長夜惜爾正青春
邁徳惟家寳生才諒國珍髙文綴翡翠茂學掩麒麟述
作紛無已言談如入神斷腸雖累月分手未盈旬輔嗣
俄長往顔生即短辰聲華滿昭代形影委窮塵禪草迴
中使生芻引弔賔同遊秘府日方駕直城闉並拜黄圖
右分曹清渭濵風期嵇吕好存沒范張親虚座懐王述
遺篇動景純精靈與豪翰千祀夀何人 元行恭過故
宅詩曰頹城百戰後荒宅四鄰通将軍樹已折歩兵途
[269-10b]
轉窮吹臺有山鳥歌庭聒夜蟲草深斜徑滅水盡曲池
空林中送明月是處来春風唯餘一故井尚夾兩株桐
 王勃傷裴錄事喪子詩曰蘭階霜候早松露穸臺深
魂散珠胎沒芳銷玉樹沈露文晞宿草烟照慘平林焚
芝空歎息流恨滿籯金 駱賔王傷祝阿王眀府詩曰
洛川貞氣上重泉恵政融含章光後烈繼武嗣前雄與
善良難騐生涯忽易窮翔鳬猶化履狎雉尚馴童錢滿
荒階綠塵生虚帳紅夏餘将宿草秋近未驚蓬煙晦泉
[269-11a]
門閉日盡夜臺空誰堪孤隴外獨聽白楊風 杜審言
代張侍御傷美人詩曰二八泉扉掩帷屏寵愛空淚㾗
銷夜燭愁思亂春風巧笑人疑在新妝曲未終尚憐脂
粉氣留著舞衣中 楊烱和曹司功傷姬人詩曰昔時
南浦别鶴怨寳琴絃今日東方至鸞消珠鏡前水流衝
砌咽月影向忩懸妆匣棲餘粉薫爐滅舊煙晚庭吹玉
樹寒帳委金蓮佳人不再得白日㡬千年 宋之問傷
曹娘詩曰可憐寂寞去何之獨立丰茸無見期君㸔水
[269-11b]
上芙蓉色恰似生前歌舞時一/前溪妙舞今應盡子夜
新歌遂不𫝊無復綺羅嬌白日真将珠玉閉黄泉二/
過史正議宅詩曰舊交此零落雪泣訪遺塵劍杭𫝊好
事池臺傷故人國香蘭已歇里樹橘猶新不見吴中隠
空餘江海濵 張說過庾信宅詩曰蘭成追宋玉舊宅
寓辭人筆湧江山氣文驕雲雨神包胥非救楚随㑹反
留秦獨有東陽守来嗟古樹春 杜甫八哀詩曰恐懼
祿位髙悵望王土窄不得見清時嗚呼就窀穸永繫五
[269-12a]
湖舟悲甚田横客千秋汾晉間事與雲水白王司空/思禮
青蠅紛營營風雨秋一葉内省未入朝死淚終映睫大
屋去髙棟長城掃遺堞平生白羽扇零落蛟龍匣雅望
與英姿惻愴槐里接三軍晦光彩烈士痛稠疊直筆在
史臣将来洗箱箧吾思哭孤冢南紀阻歸檝扶顛永蕭
條未濟失利渉疲竟何人灑淚巴東峽李司徒/光弼 烱
烱一心在沈沈二竪嬰顔回竟短折賈誼徒忠貞飛旐
出江漢孤舟轉荆衡虚無馬融笛悵望龍驤塋空餘老
[269-12b]
賔客身上愧簮纓鄭國公/嚴公武 川廣不可泝墓久狐兎鄰
宛彼漢中郡文雅見天倫何以開我悲泛舟俱逺津温
温昔風味少壮已書紳舊遊已磨滅衰謝多酸辛汝陽/郡王
璡/ 長嘯宇宙間髙才日淪替古人不可見前軰復誰
繼鐘律儼髙懸鯤鯨噴迢遞坡陁青州血蕪沒汶陽瘞
哀贈竟蕭條恩波延揭厲子孫存如綫舊客舟凝滯君
臣尚論兵将帥接燕薊朗咏六公篇公冇張相等五王/洎狄相六公詩
憂来豁䝉蔽秘書監/李邕 結交三十年吾與誰遊衍滎陽
[269-13a]
復冥寞罪罟已横罥嗚呼子逝日始泰即終長安米
萬錢凋喪盡餘喘戰伐何當解歸㠶阻清沔尚纒漳水
疾永負蒿里餞秘書少監/蘇源眀 天長眺東南秋色餘魍魎
别離慘至今班白徒懐曩春深秦山秀葉墜清渭朗劇
談王侯門野稅林下鞅撡紙終夕酣時物集遐想詞塲
竟疎闊平昔濫吹奨百年見存沒牢落吾安放故著作/郎鄭䖍
 千秋滄海南名繋朱鳥影歸老守故林戀闕悄延頸
波濤良史筆蕪絶大庾嶺向時禮數隔制作難上請再
[269-13b]
讀徐孺碑猶思理煙艇右僕射/張九齡 又過陳拾遺故宅詩
曰拾遺昔日居大屋尚修椽悠揚荒山日慘澹故園煙
位下曷足傷所貴者聖賢有才繼騷雅匠不比肩到
今素壁滑灑翰銀鈎連盛事㑹一時此堂豈千年終古
立忠義感遇有遺篇 又哀江頭詩曰少陵野老吞聲
哭春日潜行曲江曲江頭宫殿鎖千門細栁新蒲為誰
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顔色昭陽殿裏第一
人同輦随君侍君側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黄金
[269-14a]
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墮雙飛翼眀眸皓齒今何
在血汚遊魂歸不得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
息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黄昬胡騎塵滿
城欲往城南忘城北 又過故斛斯校書荘詩曰此老
已云沒鄰人嗟未休豈無宣室召徒有茂陵求妻子寄
他食林園非昔遊堂空繐帷在淅淅野風秋 李白謝
公宅詩曰青山日將暝寂寞謝公宅竹裏無人聲池中
有虚白荒庭衰草遍廢井蒼苔積惟有清風閒時時起
[269-14b]
泉石 元結去鄉悲詩曰踟蹰古塞闗悲歌為誰長日
行見孤老羸弱相提將聞其呼怨聲聞聲問其方乃言
無患苦豈棄父母鄉非不見其心仁恵誠所望念之何
可說獨立為悽傷 劉長卿過賈誼宅詩曰三年謫宦
此棲遲萬古唯留楚國悲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
日斜時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弔豈知寂寞江山
摇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 李嘉祐傷歙州陳二使君
詩曰憐君辭病卧滄洲一旦云亡萬事休慈母斷膓妻
[269-15a]
獨泣寒雲慘色水空流江村故老長懐恵山路孤猿亦
共愁寂寞荒墳近漁浦野煙朝暮即千秋 皇甫曽傷
陸處士詩曰此無期見柴門對雪開二毛逢世難萬
恨掩泉臺返照空堂夕孤城弔客迴漢家偏訪道猶畏
鶴書来 顧况傷大理謝少卿詩曰舊館絶逢迎新詩
何處呈空留封禪草已作岱宗行栁蠧風吹折階崩雪
遶平無因重来此剰哭兩三聲 又傷子詩曰老夫喪
愛子日暮千行血聲逐斷猿悲路随飛鳥滅老夫已七
[269-15b]
十不作多時别 司空曙觀王右丞遺文詩曰舊日相
知盡深居獨一身閉門空有雪看竹永無人每許前山
隠曽憐陋巷貧題詩今尚在暫為拂留塵 李益惜春
傷詩曰畏老身今老逢春解惜春今年看花伴已少去
年人 權徳輿過亡友楊校書舊㕔詩曰故人随化往
倏忽今六霜及我就拘限清風留此堂松竹愈映欝芝
蘭自銷亡絶絃罷流水聞笛同山陽朗如氷玉姿粲若
鸞鳯章欲翥摧勁翮先秋落貞芳正平賦鸚鵡文考頌
[269-16a]
靈光二子古不弔夫君今何傷黄壚既杳杳𤣥化亦茫
茫豈必恨宿草含淚灑衣裳 衛象傷李端詩曰才子
浮生促泉臺此路賖官卑揚執㦸年少賈長沙人去門
棲鳥災成酒誤虵唯餘封禪草留在茂陵家 元稹傷
吕衡州詩曰鵰鶚生難敵沈檀死更香兒童喧巷市羸
老哭碑堂雁起沙汀暗雲連海氣黄祝融峯上月㡬照
北人喪 劉禹錫傷獨孤舍人詩曰昔别公年少今悲
喪國華逺来同社鷰不見早梅花 又傷循州渾尚書
[269-16b]
詩曰貴人淪落路人哀碧水連天丹旐廻遥想長安此
時節朱門深巷百花開 又重至衡陽傷栁儀曹詩曰
憶昨與故人湘江岸頭别我馬映林嘶君帆轉山滅馬
嘶循故道㠶滅如流電千里江蘺春故人今不見 又
謫居悼往詩曰悒悒何悒悒長沙地卑濕樓上見春多
花前恨風急猿愁腸斷呌鶴病翹趾立牛衣獨自眠誰
哀仲卿泣 又遥傷丘中丞詩曰鄴下殺才子蒼茫怨
氣凝枯楊映漳水野火上西陵馬鬛今無所龍門昔共
[269-17a]
登何人為弔客唯是有青蠅 孟郊弔李元賔遺字詩
曰零落四五字忽然千萬年那知真寂客不有補遺篇
斜月吐空壁旅人難獨眠一生能㡬時萬慮来相煎戚
戚故交淚幽幽長夜泉已矣難重言一言一然 又
悼幼子詩曰一閉黄蒿門不聞白日事生氣散成風枯
形化為地負我千年恩欠爾千行淚灑之北原上豈待
秋風至 王建弔孟東野詩曰哭盡秋天月不眀蘭無
香氣鶴無聲自東野先生死側近雲山得散行 白
[269-17b]
居易題于家公主舊宅詩曰平陽舊宅少人遊應是遊
人到即愁布榖鳥啼桃李院絡絲蟲怨鳯凰樓臺傾滑
石猶殘砌簾動真珠不滿鈎聞道至今蕭史在𩯭
白向韶州 朱慶餘廢宅詩曰古巷棘門誰舊宅早曽
聞說屬官家更無新燕来巣屋唯有閒人去看花荒廐
欲摧塵滿櫪小池初涸草侵沙榮華事歇多如此立馬
踟蹰對日斜 于武陵過侯王故第詩曰過此一酸辛
行人淚有㾗獨殘新碧樹猶擁舊朱門歌歇雲初散簷
[269-18a]
空燕尚存不知彈鋏客何處感新恩 許渾題江令公
舊宅詩曰身沒南朝宅已荒邑人猶賞舊風光芹根生
葉石池淺桐樹落花春井香帶暖山蜂巢畫閣欲隂溪
燕集書堂閒愁此地更南望潮滿臺城春草長 又傷
湖州李郎中詩曰政成身沒共興衰鄉路兵戈旅櫬迴
城上暮雲凝鼓角海邊春草閉池臺經年未葬佳人散
昨日因齋故吏来南北相逢皆掩淚白蘋洲上一花開
 殷陶經杜甫舊宅詩曰浣花溪裏花多處為憶先生
[269-18b]
在蜀時萬古只應留舊宅千金無復換新詩沙崩水檻
鷗飛盡樹壓村橋馬過遲山月不知人事變夜来江上
與誰期 李商隠過伊僕射舊宅詩曰朱邸方酧力戰
功華筵俄歎逝波窮迴廊簾斷燕飛出小閣塵凝人語
空幽砌欲乾殘菊露餘香猶入敗荷風何能更渉龍江
去獨立寒沙弔楚宫 温庭筠開元中錫宴堂樓臺遺
趾詩曰茲地乃蔓草故墓摧壊墻枯池接斷岸唧唧啼
寒螀敗荷塌作泥死竹森如槍遊人問老吏相對聊感
[269-19a]
傷 又和王秀才傷歌妓詩曰月缺花殘莫愴然花湏
終發月終圎更能何事消芳念亦有濃華委逝川一曲
艶歌留宛轉九原春草𦵏嬋姢王孫莫學多情客自古
多情損少年 又過賀監舊宅詩曰越溪漁客賀知章
任達憐才愛酒狂鸂𪄠葦花随釣艇蛤蜊菰葉夢横塘
㡬年凉月拘華省一宿秋風憶故鄉榮路脫身終自得
福庭回首莫相忘出羣鸞鶴辭遼海落筆龍蛇滿壊牆
李白死来無醉客可憐神彩弔殘陽 又宿亡友李處
[269-19b]
士故墅詩曰栁不成絲草帶煙海槎東去鶴歸天愁腸
斷處春何限病眼開時月正圎花若有情還悵望水因
無事莫潺湲終知此恨難消遣辜負南華第二篇 方
干經陸補闕故居詩曰不敢要君徴亦起致君全得似
唐虞讜言昨歎離天聽新塚今聞入縣圗琴鎖壊窓風
自觸鶴歸喬木月難呼學詩弟子人何在檢㸃猶逢諫
草無 又題故人廢宅詩曰寒莎野樹入荒庭風雨蕭
蕭不掩扄舊徑已知無孟竹前溪應不浸荀星精靈消
[269-20a]
散歸寥廓功業𫝊留在誌銘薄暮停車更悽愴山陽鄰
笛若為聽 又廢宅詩曰主人何處獨徘徊流水自流
花自開若見故交皆散去即應新燕不歸来入門繚繞
穿荒竹坐石逡巡染綠苔應是曽經惡風雨修桐半折
損琴材 又經故侯郎中舊居詩曰一朝寂寂與冥冥
壟樹未長墳草青髙節雄才向何處夜䦨空鏁滿池星
 趙嘏經王先生故居詩曰晚波東去海茫茫誰識蓬
山不死鄉弄玉已歸蕭史去碧樓紅樹倚斜陽 又悼
[269-20b]
亡詩曰一燭風到奈何三年衾枕逐風波雖知不得
公然淚時泣䦨干恨更多一明月蕭蕭海上風君歸泉
路我飄蓬門前雖有如花貌爭奈如花心不同二/李羣
玉傷思詩曰八月白露濃芙蓉抱香死紅枯金粉墮寥
落寒塘水西風團葉下疊縠參差起不見棹歌人空垂
綠房子 又傷友詩曰玉棺来九天鳬舄掩窮泉蕪沒
池塘興凄凉翰墨筵短期存大夢舊好委浮烟我有幽
蘭曲因君遂絶絃 又傷幼女痴兒詩曰哭爾春日短
[269-21a]
支頤長歎嗟不如半死樹猶吐一枝花 周繇經故宅
有感詩曰身沒南荒雨露賖朱門空鏁舊繁華池塘鑿
就方通水桃杏栽成未見花異代圗書蔵㡬箧傾城羅
綺散誰家昔年埏埴生靈地今日生人為歎嗟 皮日
休哀隴民詩曰隴山千萬仞鸚鵡巢其巔窮危又極嶮
其山猶不全蚩蚩隴之民懸度如登天空中覘其巢衆
羽爭紛然百禽不得一十人九死焉隴川有戍卒戍卒
亦不閒將命提雕籠直到金臺前彼毛不自珍彼舌不
[269-21b]
自言胡為輕人命奉此玩好端吾聞古聖王珍禽皆捨
旃今此隴民屬無嵗啼漣漣 又襄州漢陽王故宅詩
曰碑字依稀廟已荒猶聞耆舊憶賢王園林一半為他
主山水虚言是故鄉㦸户野蒿生翠瓦舞樓棲鴒汙雕
梁柱天功業緣何事不得終身似霍光 杜荀鶴經廢
宅詩曰人生富貴盛修徳可延之不慮有今日爭敎無
破時蘚斑題字壁花發帶巢枝何况髙原上荒墳與折
碑 張祐感王將軍拓枝妓沒詩曰寂寞春風舊柘枝
[269-22a]
美人休舞曲停吹鴛鴦鈿帶抛何處孔雀羅衫付阿誰
畫鼓不聞招節拍錦靴虚想挫腰支今年座上翻如醉
曽見棃園敎徹時 皇甫冉傷美人詩曰玉珮石榴裠
當年嫁使君専房獨見寵傾國衆皆聞歌舞長無對幽
明忽此分陽臺千萬里何處作行雲 李羣玉悼笙妓
詩曰麗質仙姿烟逐風鳯凰聲斷吹樓空多情草色怨
還綠無主杏花春自紅墮珥尚存芳樹下餘香漸滅玉
堂中唯應去抱雲和管従此長歸阿母宫 韋荘悼亡
[269-22b]
姬詩曰鳯去鸞歸不可尋十洲仙路彩雲深若無少女
花應老為有姮娥月易沈竹葉豈能消積恨丁香空解
結同心湘江水闊蒼梧逺何處相思弄舜琴一/黙黙無
言惻惻悲閒吟獨傍菊花籬只今已作經年别此後知
為㡬嵗期開箧毎尋遺念物倚樓空綴悼亡詩夜来孤
枕空腸斷窓月斜輝夢覺時二/六七年来春又秋也同
歡笑也同愁纔聞及第心先喜試說求㛰淚便流㡬為
妬来頻斂黛毎思閒事不梳頭如今悔恨將何益腸斷
[269-23a]
千休與萬休三/一閉香閨後羅衣盡施僧䑕偷筵上果
蛾撲帳前燈土蝕釵無鳯塵生鏡少菱有時還影響花
葉曳香繒四/芳草又芳草故人楊子家青雲容易散白
日等閒斜皓質留殘雪香魂逐斷霞不知何處笛一夜
呌梅花五/張喬經費徴君故居詩曰草堂蕪沒後来往
問樵翁斷石荒林外孤墳晚照中數溪分大野九子立
寒空烟壁曽行處青雲路不通 曹松弔建州李貟外
詩曰銘旌歸故里猿鳥亦悽然已葬桐江月空廻建水
[269-23b]
船客𫝊為郡日僧說讀書年恐有吟魂在深山古木邊
 羅隠經故翰林張舍人所居詩曰行塵不是昔時塵
謾向朱門憶侍臣一榻已無開眼處九泉應有愛才人
文餘吐鳯當年詔樹想栖鸞舊日春従此深恩更難報
夕陽衰草獨沾巾 又瓊華觀經故友所居詩曰槐花
漠漠向人黄此地追遊跡已荒清論不知䝉叟逹死交
空歎趙岐亡病来未忍言閒事老去惟應覓醉鄉日暮
街東䇿羸馬一聲横笛似山陽 又清溪江令公宅詩
[269-24a]
曰鸞牋象管夜深時曽賦陳宫第一詩讌罷風流人不
見廢来蹤跡草應知鶯憐勝事啼空谷蜨戀餘香舞好
枝還有往年金甃井牧童樵叟等閒窺 宋冦準晚坐
有感詩曰出門望寒野四顧惟椒坡憶昔椘大夫還此
情如何殘陽半明滅水落西風多因同下蔡恨不覺増
悲歌 歐陽修感興詩曰唧唧復唧唧夜歎曉未息蟲
聲急愈炎病耳聞若刺壮士易為老良時難再得日月
相随東天行自南北三者不相謀萬古無窮極安知人
[269-24b]
世間嵗月忽已易 李覯哀老婦詩曰里中一老婦行
行啼路隅自悼未亡人暮年従二夫寡時十八九嫁時
六十餘昔日遺腹兒今茲垂白子豈不欲養母豈不
願居徭役及下戸財盡無所輸異籍幸可免嫁母乃良
圖牽車送出門急如盗賊驅兒孫孫有婦小大攀且呼
回頭與永訣得死無刑誅我時聞此言為之長歎吁天
民固有窮鰥寡實其徒吾君務復古旦旦師黄虞赦書
褒節婦許與旌門閭州縣莫能察詔㫖徒成虚 又感
[269-25a]
秋詩曰徙倚重咨嗟非緣惜嵗華關山異鄉客砧杵别
人家天冷雲含日溪清水現沙屈魂終不返悲思更無
涯 宋祁長安道中悵然作曰三輔古風烟征驂悵未
前山園蓬顆外宫室黍離邊樹老經唐日碑殘刻漢年
便湏真隕涕不待雍門絃一/興亡作今古事往始堪悲
宫破黄山在城空北斗移走崗寒兔隠啼樹暮鴉飢灞
岸重回首唯餘王粲詩二/梅堯臣秋夜感懐詩曰風葉
相追逐庭響如人行獨宿不成寐起坐心屏營哀哉齊
[269-25b]
體人魂氣今何征曽不如隕籜繞樹猶有聲涕淚不能
止落月荒鷄鳴 又悼亡詩曰毎出身如夢逢人强意
多歸来仍寂寞欲語向誰何窓冷孤螢入宵長一雁過
世間無㝡苦精爽此銷磨 韓維弔杜少陵墓詩曰三
尺孤墳在空留萬古名風騷誰是主天地太無情入夜
月虚白逢春草自生耒陽江色逈憑弔恨難平 徐積
哀哀詞曰哀哀復哀哀哀哀至此極孤兒與慈母中路
忽相失恍惚湏臾間終日不復得誰復坐我堂誰復入
[269-26a]
我室誰復飲兒酒誰復哺兒食兒飢復誰念兒寒復誰
恤耳不聞慈語目不見慈色譬如行路人日逺如一日
行人猶可期逺道猶可追天窮地盡處一日猶可歸哀
哀復哀哀此去無盡時誰言生離别不如死别離君不
見人已閉門鳥已棲黄昬塚畔孤兒啼 張耒京師廢
宅詩曰當道朱門白晝扄髙堂歌吹久無聲古忩積雨
昬殘畫朽樹輕隂長寄生門下老人時灑掃舊時来客
歎平生艶姬嬌馬知何處獨有庭花春自榮 歐陽澈
[269-26b]
秋試下第有感詩曰籬菊金英噴異香杜門岑絶獨持
觴風掀脫葉横斜舞雲襯平林淺淡黄塞管有情増哽
咽野花無緒伴凄凉不禁景物撩秋眼剰與新篇付錦
囊 嚴羽悠悠我行邁詩曰悠悠我行邁邈在天一方
道路無終極時節易炎凉路逢故里親揮泣問我鄉妻
子别離久不知今存亡中原多白骨城邑聚狼逺去
無僮僕思還絶餱糧寄語家中人逺行良可傷 文天
祥建康詩曰金陵古會府南渡舊陪京山勢猶盤礴江
[269-27a]
流已變更健兒徙幽土新鬼哭臺城一片清溪月偏于
客有情 丁開建業詩曰誰遣凄凉滿眼中黄花𣺌𣺌
又秋風龍蹲虎踞江山大馬去牛来社稷空縦有千人
唯諾諾本無百嵗更匆匆乾坤顛倒孤身在聊復殘生
伴釣翁 金秦畧悼亡詩曰自古生離足感傷争敎死
别便相忘荒陂何處墳三尺老眼他鄉淚數行多事春
風吹夢散無情寒月照更長還家却是清眀節忍見堂
空紙挂牆 元元好問哀王仲澤詩曰太學聲華弱冠
[269-27b]
馳青雲岐路九霄飛上前論事龍顔喜幕下籌邊犬吠
稀壮志相如頭碎柱赤心𥞇紹血沾衣来聖牘褒忠
義誰為幽魂一發揮 許衡有感詩曰嬌兒未成人病
苦不肯已憂傷動中懐慘慘心欲碎老妻情已惡中夜
泣相對何如早還鄉山陽墳隴在平生所心展轉不
得遂十年誤同遊回首只多愧病連肝肺深愁覺妻子
累悠悠故鄉情滴滴眼中淚 馬祖常悼亡詩曰燕子
樓空花不開繡簾天晚月初来手㾗留在紅牙板猶有
[269-28a]
餘香妬落梅 朱廷珪悲徐州詩曰彭城八月風塵起
數郡義兵多戰死良家子女復何辜盡作黄河水中鬼
髑髏填海㡬時歸千古沉寃無處洗王師一日天上来
賊船夜斫浮橋開守橋將軍不敢敵狂浪倒瀉聲如雷
三山回望平如掌野曠猶聞金鼓響軍中少年當封侯
爭入轅門請功賞江邊老翁死即休血淚沾巾空白頭
 王冕悼王止齋詩曰三月燕山聽子規追思令我淚
垂垂雖然事業能經世可惜衣冠在此時霜慘晴窓琴
[269-28b]
獨冷月明秋壁劍雙悲山河萬里人情别回首春風說
向誰 伯顔子中過故居詩曰白頭歸故里荒草沒柴
門鄉舊仍相見兒童誰復存忠清千古事骨一家魂
痛哭松楸下雲愁月欲昬 明劉基悲杭城詩曰觀音
渡頭天狗落北闗門外塵沙惡健兒被髮走如風女哭
男啼撼城郭憶昔江南十五州錢塘富庶稱第一髙門
畫㦸擁雄藩艶舞清歌樂終日割膻進酒皆俊郎呵叱
閑人氣驕逸一朝奔迸各西東玉斚金杯散蓬蓽清都
[269-29a]
太微天聽髙虎畧龍韜緘石室長夜風吹血腥入吴山
浙河慘蕭瑟城上陣雲凝不飛獨客無聲淚交臆 王
冕傷亭戸詩曰清晨度東闗薄暮曹娥宿草牀未成眠
忽起西鄰哭敲門問野老謂是鹽亭族大兒去採薪投
身歸虎腹小兒出起土衝惡入鬼籙課額日以増官吏
日以酷不為公所幹惟務私所欲田園供給盡鹺數屢
不足前夜總催罵昨日塲胥督今朝分運来鞭笞更殘
毒竈下無尺草甕中無粒粟旦夕不可度久世亦何福
[269-29b]
夜永聲語冷幽咽向古木天眀風啟門僵屍挂荒屋
又悲苦行詩曰悲風吹茅堕空屋老烏號鳴屋上木誰
家男子逺征父母妻孥相送哭哭聲嗚咽已别離道
旁復對行人悲去者一身事歸者百感随前年鬻大女
去年賣小兒皆因官稅廹非以飢所為布衣磨盡草衣
拆一冬幸喜無霜雪今年老小不成羣賦稅未知何所
出昨夜忽驚雷破山比来暴雨如飛湍此時江南正六
月酸風入骨生苦寒東村西村無火色凝雲著地如墨
[269-30a]
黒瞶翁瞽嫗相喚忙屋漏牀牀眠不得開門不敢大聲
語門外磨牙多猛虎自来住此十世餘古老未甞罹此
苦我感此情重歎吁不覺淚下沾巾裾安得壮士挽天
河一洗煩欝清九區坐令爾軰皆安居 張憲銅雀妓
詩曰陵樹日沈西秋風石馬嘶芳樽傾繐帳詎肯濕黄
泥慘慘笙歌合遥遥望眼迷玉人腕如草能得㡬回啼
 魏澤過侯城里有感詩曰筍輿衝雨過侯城撫景依
然感慨生黄鳥向人空百囀清猿堕淚又三聲山中自
[269-30b]
可全髙節天下難居是盛名却憶令威千載後重歸華
表不勝情 曽棨過劉伶宅詩曰舊宅無人住荒墟有
路岐一生渾是醉萬古復何悲白首銜杯處青山荷鍤
時㝡憐獨醒者髙塚亦纍纍 羅以明感興詩曰勛業
飄零梅子真江山誰與訪遺塵艱難獨不悲前事慷慨
徒勞憶故人太乙圖書元在漢東周禾黍半歸秦晴天
玉笥秋風上欲薦蘋花淚滿巾 王偁過舊遊有感詩
曰濕雲如醉䕶輕塵黄蜨東風滿四鄰新綠只疑銷晚
[269-31a]
黛落紅猶記掩歌唇舞樓春去空殘日月榭香飄不見
人欲覓棃雲仙夢逺坐令芳沼獨傷神 郭登哀征人
詩曰天迷離水嗚咽戰馬無聲寳刀折寃鬼悽酸啼夜
月青燐熒熒眀又滅照見征夫戰時血 張和悼妾詩
曰桃葉歌殘思不勝西風吹淚落紅冰樂天老去風情
減子野歸来感慨増花遂水流春不管雨随雲散夢難
憑宵来書館寒威重誰送薫香半臂綾 吴寛悼董孟
珍詩曰獨持古道作今人白首峩冠稱隠淪垂老不堪
[269-31b]
三月病移家空是一生貧箧中書帙悲遺墨窓底碁枰
積素塵深巷東風花自落扣門無復過西鄰 沈周廢
宅行曰長洲苑外連雲宅青粉垣牆髙廿尺重樓㳫閣
出參差栁絮中間影朱碧堂前暖霞封畫欄淵淵伐鼔
催牡丹行人隔牆空歎息富貴無緣容眼㸔主人只怕
客不醉白日未昬敎火繼歌童掲調塵墮梁舞女失釵
金溜地豪華忌久復忌盈時革人亡一夢驚門前車馬
野花盡地上牛羊無草生老奴髮秃□雙足猶戀遺基
[269-32a]
葺茅屋半甌虀粥不療飢西風滿面吞聲哭 顧璘傷
歌行曰青春欲去不可留白日欲落花含愁銀鞍白馬
分明别故苑芙蓉傷素秋不惜紅顔坐凋歇可憐君恩
難再得夜簟香銷巫峽雲寒衣淚落秦關雪掩却青銅
鏡不忍生塵埃且留蘭膏燭有心莫成灰風吹蓬枝往
復回去年團扇今年開小物無情尚如此何獨君恩無
去来買賦無黄金挑絲不成錦欲因魂夢逐車輪願君
莫惡珊瑚枕
[269-32b]
原賦後漢蘓順歎懐賦曰悲終風之隕籜條枝梢以摧
傷桂敷榮而方盛遭暮冬之隆霜華菲菲之將實中天
零而消亡童烏濬其眀哲悲何夀之不長嗟劉生之若
茲奄彌留而永喪 魏王粲傷天賦曰惟皇天之賦命
實浩蕩而不均或老終以長世或昬天而夙冺物雖存
而人亡心惆悵而長慕哀皇天之不恵抱此哀而何愬
求魂神之形影羌幽㝠而弗迕淹徘徊以想像心彌結
而紆縈晝忽忽其若昬夜烱烱而至明 晉陸機歎逝
[269-33a]
賦曰昔毎聞長者追計平生同時親故或共遊一途同
宴一室十年之内索然已盡以是思哀哀可知矣賦曰
悲夫川閱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閱人而為世人
冉冉而行暮人何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亮造化之
若茲吾安取夫久長痛靈根之夙隕怨具爾之多喪悼
堂構之隤瘁愍城闕之丘荒親彌懿其已逝交何戚而
不亡彌年時之詎㡬夫何往而不殘或冥邈而既盡或
寥廓而僅半信松茂而柏恱嗟芝焚而蕙歎茍性命之
[269-33b]
弗殊豈同波而異瀾年彌往而念廣塗薄暮而廹迮顧
舊要于遺存得十一于千百 又愍思賦曰予屢抱孔
懐之痛而奄復喪同生姊銜恤哀傷一載之間而喪制
便過故作此賦以紓慘惻之感時方至其儵忽嵗既去
其晼晚樂来日之可繼傷頽年之莫纂覽萬物以澄念
怨伯姊之已逺尋遺塵而思長瞻日月之何短升降兮
階際顧盻兮屏營雲承宇兮藹藹風入室兮泠泠僕従
為我悲孤鳥為我鳴 鈕滔母孫氏悼艱賦曰伊禀命
[269-34a]
之不辰遭天難之靡忱夙無父之何怙哀壅瘁以抽心
覽蓼莪之遺詠詠肥泉之餘音經四位之代謝雖積祀
而思深伊三従而有歸爰奉嬪于他族仰慈姑之惠和
荷仁澤之陶渥釋褧服以斬衣代羅幃以縞布仰慈尊
以飲泣撫孤景以協慕遇飛亷之暴骸觸驚風之所㑹
扶摇奮而上躋頽雲下而無際頓余邑之當春望峻陵
而欝青瞻空宇之寥廓愍宿草之發生顧南枝以永哀
向北風以飲泣情無觸而不悲思無慼而不集 宋謝
[269-34b]
靈運感時賦曰夫逝物之感有生所同頽年致悲時懼
其𨒪豈能忘懐乃作斯賦相物𩔖以迨已閔交臂之匪
賖揆大耋之或遄指崦嵫于西河鑒三命于予躬怛行
年之蹉跎于鶗鴂之先號挹芬芳而夙過微靈芝之頻
秀廹朝露其如何雖發歎之早晏諒大暮之同科 又
傷己賦曰嗟夫卞賞珍于連城孫别駿于千里彼珍駿
以貽愛此陋容其敢擬丁曠代之渥恵遭眷于君子
眺徂嵗之驟經覩芳春之毎始始春芳而羡物終嵗徂
[269-35a]
而感已貌憔悴以衰形意幽翳而苦心出衾裯而載坐
闢襜幌以逈臨望歩檐而周流眺幽閨之清隂想輕綦
之往跡餐和聲之餘音播芬煙而不燻張明鏡而不照
歌白華而絶曲奏蒲生之促調 顔延之行殣賦曰嗟
我来之云逺覩行殣于水隅崩朽棺以掩壙仰枯顙而
枕衢資沙礫以含實藉水草之襚儲撫躬中塗太息蘭
渚行徘徊于永路時悄愴于川侣 鮑昭傷逝賦曰晨
登南山望美中河露團秋槿風卷寒蘿悽愴傷心悲如
[269-35b]
之何盡若窮煙離若箭弦如影滅地猶星隕天棄華宇
于眀世閉金扄于下泉循堂廡而下降歷幃户而升基
志存業而遺緒身先物而長辭日月飄而不留命儵忽
而誰保髮迎憂而送華貌先悴而收藻 梁蕭子範傷
往賦曰彼蘭菊之芳茂及蕖槿之榮色終於邑乎繁霜
俱飄颻于路側引輕華之微珍猶見嗟于有識况獨立
之妍媛信盈盈而挺植去倡家而来儀承君子之宴息
催麗容而思進豈蛾眉之肯抑咏美媵而自箴歌忠妾
[269-36a]
而為式痛妖姿之不留惜華年之中天冀羆祥之永慶
忽従飈而先摽魂一逝而莫追夕有長而無曉惟君侯
之惆悵覽遺物而霑巾帷半垂而將下尚彷像而疑真
懐方士之良術顯有憑而致神 周庾信哀江南賦曰
粤以戊辰之年建亥之月大盗移國金陵瓦解信年二
毛即逢喪亂狼狽流離至于暮齒燕歌逺别悲不自勝
楚老相逢泣將何及鍾儀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孫行
人留守西河之館申包胥之頓地碎之以首蔡威公之
[269-36b]
淚盡加之以血孫䇿以天下為三分衆纔一旅項羽用
江東之子弟人唯八千遂乃分裂山河宰割天下豈有
百萬義師一朝卷甲芟夷斬伐如草木焉江淮無涯岸
之阻亭璧無藩籬之固將非江表王氣應終于三百年
乎嗚呼山岳崩頽既履危亡之運春秋迭代必有去故
之悲天意人事可以悽愴傷心者矣賦曰始則王子召
戎姦臣介胄既官政而離逷遂師言而泄漏爾乃傑
搆扇憑陵畿甸青袍如草白馬如綀天子履端廢朝單
[269-37a]
于長圍髙宴竟遭夏臺之禍遂覩堯城之變遂乃韓分
趙裂鼓卧旗折失羣班馬迷輪亂轍猛士嬰城謀臣卷
舌昆陽之戰象走林常山之陣蛇奔穴五郡則兄弟相
悲三州則父子離别于是桂林顛覆長洲麋鹿潰潰沸
騰茫茫墋黷竸動天闗爭迴地軸探雀鷇而未飽待熊
蹯而詎熟乃有車側郭門筋懸廟屋鬼同曹社之謀人
有秦庭之哭西瞻博望北臨元圃月榭風臺池平樹古
仁夀之鏡徒懸茂陵之書空聚中宗之夷凶靖亂大雪
[269-37b]
寃恥去代邸而承基唐郊而纂祀反舊章于司隸歸
餘風于正始沈猜則方逞其欲藏疾則自矜于己天下
之事沒焉諸侯之心摇矣既而齊交北絶秦患西起况
背關而懐楚冀端委而開吴驅綠林之散卒拒驪山之
叛徒問諸淫昬之鬼求諸厭劾之巫荆門遭廩延之戮
夏口濫逵泉之誅况以沴氣朝浮妖精夜殞赤鳥則三
朝夾日蒼雲則七重圍軫亡吴之嵗既窮入郢之年斯
盡周含鄭怒楚結秦寃有南風之不競值西鄰之責言
[269-38a]
俄而梯衝亂舞冀馬雲屯俴秦車于暢轂沓漢鼓于雷
門雖復椘有七澤人稱三户辭洞庭兮木落去涔陽兮
極浦熾火兮焚旗貞風兮害蠱乃使玉軸揚灰龍文折
柱下江餘城長林故營徒思拑馬之秣未見燒牛之兵
章曼支以轂走宫之奇以族行河無冰而馬渡闗未曉
而雞鳴忠臣解骨君子吞聲章華望祭之所雲夢偽遊
之地荒谷縊于莫敖冶甫囚乎羣帥硎穽摺拉鷹鸇批
㩌于時瓦解氷泮風飛雹散渾然千里淄澠一亂雪暗
[269-38b]
如沙冰横似岸逢赴洛之陸機見離家之王粲莫不聞
隴水而掩泣向闗山而長歎 増唐蕭頴士登臨河城
賦曰亡舅孝㢘元君才髙位下一命屈臨河尉尋遭風
瘵有加無瘳憂悒迄逾一紀故不復仕舅于予有敎授
之恩詞片字皆資訓誘天寳元年秋八月奉使求遺
書于人間越来月局于臨河之舊邑覽物増懐泫然有
賦詞曰登孤城兮見河水之漫漫城有隍兮水瀾歘翻
覆兮無端俯崇墉兮心酸心斷絶兮河水之干惟佩觹
[269-39a]
之弱嵗荷舅之矜憐備潤身之黼藻聞染翰之蹄筌
豈期文嗣作者價參時賢匪舅徳其焉爾諒師資乎在
焉痛才髙而位下悲道悠而運促甫一命于並城
媒兮窘束傃層飈而墜羽凌永路而傾軸昔自公而暇
豫陪作賦于茲樓懐一紀以如昨慘今晨而獨遊俯蕭
條之邑里對零落之徂秋舊館悽其在目長川逝而不
留徒臨風而揮涕孰知夫四望而可以銷憂者哉 郄
昂驪山傷古賦曰嗚呼驪山之隧其庸㡬年上周五里
[269-39b]
下錮三泉罄珠璣之布濩盡金石之雕鐫匠人勞而不
償反生埋于鬼埏狐兎穴而塵積牧竪焚而火連嗟㧞
山之壮氣成拱木之寒煙百二之襟帶莫守數仞之丘
墳巍然何徳之衰絶伯翳之餘業何力之競為劉炎之
著鞭 梁肅過舊園賦并序曰余行年十八嵗當上元
辛丑盗入洛陽因竄身東下旅于吴越轉徙阨難之中
者垂二十年上嗣位嵗應詔詣京師其年夏除東宫校
書郎遂請告歸覲于江南八月過崤澠次于新安東南
[269-40a]
十數里舊居在焉時嵗滋逺荆榛蕪翳喬木蒼然三徑
莫辨訪鄰老而已盡盻庭柯以霑衣情之所鍾可勝歎
邪詞曰白露既戒夫清秋爰駕言而東邁漫征路之悠
悠旦予發乎新安歴函闗之舊丘灌叢森以相屬披一
徑而可求問里巷之罕人辨原田而莫由堂除既缺衡
宇亦折樹蔽戸而稍稍水衡隄而活活駭獸羣起頽墉
四逹識舊井于庭隅弔重蘿于木末既循省而顧慕愈
辛酸而慘怛 劉禹錫傷往賦曰人之所以取貴于飛
[269-40b]
走者情而誕者以遺情為智豈至言邪予授室九年而
鰥痛若人之夭閼弗遂也作賦以傷之冀夫覽者有以
増伉儷之重云我行其野農民桑者舉案来饁亦在林
下我觀于途裨販之夫同荷均挈荆釵布襦物莫失儷
以孤處我方踽踽而焉如我復虚室目凄凉兮心伊欝
心伊欝兮將語誰坐匡牀兮撫嬰兒指遺袿兮能忍愬
空帷兮欲歸我入寝宫痛人亡兮物改其容寳瑟僵兮
絃柱絶瑶臺傾兮錦奩空寒爐委灰虚幌多風閱刀尺
[269-41a]
之餘澤見巾箱之故封想翩翻于是非求窸窣于㝠䝉
信奇術之可致嗟此生兮不逢還抱影以獨出乃百哀
而攻中 又三良塚賦曰魯文六年秦伯任好卒以子
車氏之三子為殉皆秦之良也國人哀之為之賦黄鳥
秋季月吾西遊汧渭出于岐雍之間于古道傍得三良
塜心甚哀之詞曰宛其三子遭時迍邅主已即世身皆
靡全指冥茫而為期撫昭世而坐捐方惴惴以臨穴且
哀哀而號天上刺衰徳下傷幽魂挂驂壠樹脫劍山門
[269-41b]
掇野芳以為薦汲行潦而充罇矧今情之猶悲諒古恨
之潜吞 李徳裕項王亭賦曰登彼髙原徘徊始曙尚
識艤舟之岸焉知繫馬之樹望牛渚而蒼然歎烏江之
舊渡想山川之未改嗟人世之何遽思項氏之入關按
秦圖而割據恃八千之剽疾棄百二之險固咸陽不留
王業已去嗟乎楚聲既合漢圍已布歌數闋而甚悲酒
盈罇而不御當其盛也天下侯伯自我而宰制及其衰
也帳中美人寄命而無處
[269-42a]
 原書晉劉臻妻陳氏荅舅母書曰元方春秋始富徳業
 亦隆𢎞道博文才質兼備冀志與時暢榮耀當年豈意
 一朝冥然長往元方沖幼過庭莫聞聖善明訓業成三
 徙亦既冠婚雙譽允集庶㡬偕老色養膝下而殃厲横
 流艱禍仍遘媛姊傾逝宗模永絶姊方元華年並夭戚
 豈慮豈圖禍降彌酷良才夭閼始立崇基殞于一簣仰
 痛殄滅俯悼二弟斯人斯命當可奈何母年踰耳順備
 經百罹一紀之中四遘至痛目前廓然三従靡託窮悼
[269-42b]
 中發情馳難處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六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