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六十一


[266-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類函卷二百六十一
  人部二十胸貌心影膽/形 附 手似臂/相 附 足彩髑髏/神 容儀
   胷一
 増説文曰膺胸也臆胷骨也 釋名曰胷猶啌啌氣所
 衝 韓愈與崔羣書曰所以言者懼足下以為所與深
 者多不置白黒扵胸中耳
   胷二
[266-1b]
 増論語摘輔象曰孔子胸應矩是謂儀古 漢書曰王
 莽好反膺髙視 世説王忱曰阮籍胸中壘塊故湏酒
 澆之 唐書曰髙力士幼與母相失為嶺南節度使得
 之瀧州迎還不復記識母曰胸有七黒子在否力士袒
 示之果如言
   胸三
 増撫膺 穴胸文選撫膺而恨也撫膺觧攜手輕彚苑/李宻敗王伯當曰豈公一失利 去就
 哉雖隕首而/穴胸所甘也 原得卵披 伏弩射列子得卵披胸對/漢髙祖與項羽
[266-2a]
軍數羽十罪羽伏弩而射/漢王傷胸髙祖詐捫足 坼而生禹 束而見使帝/王
世記曰禹母呑神珠胸坼而生禹之左傳魏犨爇僖負/羈氏犨傷胸晉文公愛其才使視 犨束胸而見使者
  胸四
原釋名曰臆釋名曰/胸臆也 孔子有文春秋孔演圖云孔子/之胸有文曰制作定
世符/運 結胸山海經曰有結胸國人/為人結胸如人結喉也 貫胸又曰貫胸/國為人胸
有/竅 蕩胸張衡南都賦曰/淯水蕩其胸 値胸當咮/値胸 洞胸文選洞/胸逹腋
 開胸 碎胸毁骨/碎胸 増陷胸史記灌夫曰今日斬/頭䧟胸何知程李乎
掐胸文選掐胸/叩胸也 光風霽月黄山谷曰茂叔胸中/灑落如光風霽月 海
[266-2b]
闊天髙吴草廬朱子賛心/胸開廓海闊天髙
  心一
増釋名曰心纎也所識纎㣲無不貫於心也 毛詩谷
風曰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又小弁曰我心憂傷惄焉
如擣 尚書太甲曰有言逆扵汝心必求諸道 國語
曰觀其容而知其心矣 又曰諺曰衆心成城 文子
曰心者形之主也神者心之寳也 又曰老子曰主者
國之心也心治則百節皆安心擾則百節皆亂 莊子
[266-3a]
曰萬惡不可納於靈䑓司馬注心為/神靈之䑓 又曰至人之用
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 公孫尼子曰心者衆智
之要物皆求扵心 淮南子曰夫心者五藏之主也所
以制使四支流行血氣馳騁扵是非之境而出入扵百
事之門户者也 傅子曰人皆知滌其器而莫知洗其

  心二
増史記曰吴公子季札初使北過徐徐君好季札劍口
[266-3b]
弗敢言季札心知之為使上國未獻還至徐徐君已死
扵是乃觧其寳劍繫之徐君塜𣗳而去從者曰徐子已
死尚誰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許之豈以死倍吾
心哉 列子曰魯公扈趙嬰齊有疾同詣扁鵲求治鵲
曰公扈志强而氣弱足於謀而寡扵斷嬰齊志弱而氣
强故少扵慮而傷扵専若換汝之心則均扵善矣 又
曰龍叔謂文摯曰吾有疾子能已乎文摯乃命龍叔背
眀而立文摯向眀而望之既而曰噫吾見子之心矣方
[266-4a]
寸之地虚矣 莊子曰鄭有神巫曰季咸知人生死鄭
人見之皆棄而走列子見之而心醉 韓子曰西門豹
性急佩韋以自緩董安于心緩佩絃以自急 漢書張
耳𫝊曰上從東垣過柏人欲宿心動帝曰柏人者迫扵
人也不宿而去 晉書曰頋和王導為揚州辟従事月
旦當朝未入停車門外周顗遇之和方捫虱夷然不動
顗既過頋指和心曰此中何所有和徐應曰此中最是
難測地顗入謂導曰卿州吏中有一令僕才導亦以為
[266-4b]
然 齊書曰陸慧曉匪躬清格風神俊朗何㸃每歎曰
慧曉心如月鏡遇形觸物無不朗然 又曰南陽宋元
卿有志行早孤為祖母所養祖母病元卿在逺輒心痛
大病則大痛小病則小痛以為常 南史曰賀道養工
卜筮經遇工歌女人病死為筮之曰此非死也天帝召
之歌耳乃以土塊加其心上俄頃而蘇 唐書曰憲宗
問宰臣為理之要何先裴垍對曰先正其心上深然之
 又曰魏州節度使田布以牙將史憲誠離間三軍度
[266-5a]
衆終不為用乃密表陳情號拜授其従事李石乃入啓
父靈抽刀刺心曰上以謝君父下以示三軍言訖而絶
 括地圖曰無減民食土死即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復
生去玉闗四萬六千里
  心三
原丹府 靈臺丹府心也/下詳心二 無瑕 不競士蒍曰心茍/無瑕何恤乎
無家競孔叔曰心/則不 何惮扵病 鄙吝 非僻世説郭林宗曰逾月/不見黄叔度則鄙吝
心生之禮記曰是以/非僻 心無自入焉 結兮 亂矣詩曰心如結兮矣/徐庶曰方寸亂
[266-5b]
 禮制 道寜書曰以禮制心寕/ 又曰志以道 刀開 劍承異𫟍/曰鄭
元師馬融三載無聞融鄙而遣之元過扵𣗳隂下假寐/夢見一老父以刀開心謂曰子可以學矣扵是却返
晏子春秋曰崔杼弑齊莊/公以㦸鈎其頸劍承其心 滌除 啓沃老子曰滌除/元覽 書曰
啓乃心/沃朕心 包藏 測度唐書曰猶復包藏禍心度/禮記人藏其心不可測 為
頑 曰度左傳曰心不則徳義為頑/ 禮記心能制義曰度 増支主 嚴師
白虎通目為心視口為心談耳為心聼鼻為心臭/是其支體主也 性理正心之始當以心為嚴師 靈
淵 智舍太𤣥經去此靈淵舍也/管子曰心者智之中虚 天逰荀子心/居中虚
心治五官六外物論心/無天逰則 鑿相攘 管籥 郛郭傅子心有管籥/須言而發 性
[266-6a]
理邵子曰心者/性之郛郭也 七竅 數孔史記紂怒比干曰吾聞/聖人之心七竅剖比干
視其心不列傳元巴延至正十八年河南賊至生刦之/巴延罵 屈與妻子俱死之既死人㦯剖其腹見其心
數孔曰古稱心有七竅此非賢士/乎乃納其心腹中覆牆而揜之 山嶽 鐵石唐書/建成
元吉嘗贈尉遲敬徳金皿一車辭以聞秦王王曰公之/心如山嶽然雖積金至斗豈能移之 又曰太宗聞契
苾何力之延陁眀非其本意或曰人心各樂其土今何/力入延陁猶魚之得水也太宗曰不然此人心如鉄石
必不背/我也 原三千一 二人同尚書曰紂有臣億萬惟/億萬心予有臣三千惟
一心金易繫辭曰二人同心其/利斷 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事百君 同十亂晏/子
春秋一心可以事百君百心不可以事一君仲尼聞之/曰小子記之㢤 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徳
[266-6b]
 増一根荷 數片肉性理心中發出生意又成無限/物且如蓮實之中有所謂么荷
者便儼然如一根之荷也又心如榖種遭篤論杜恕與/宗瓘書曰吾年五十二不見廢業頗亦 眀達君子亮
其本心若人不見亮使人刳心著地/正數片肉相似耳何足有所眀也 原忠如金石
險扵山川後漢世祖指王常曰此家率下江諸將輔翼/漢室心如金石真忠臣也是日遷為漢忠將
軍山禮凡人心險/於 川難扵知天 匪石匪席 日拙日休詩曰我心/匪石不可
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勞尚書/曰作徳心逸日休作偽心 日拙 聖人無常 顔子
不違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仁/論語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 主張六志 緘
縢七情 至和為性 最靈由心 心莊則體舒 心
[266-7a]
肅則容敬 楚王蕩而禄盡 徐庶亂而計窮 中心
不和不樂而鄙詐之心入矣 外貌不莊不敬則慢易
之心入矣
  心四
原火精春秋元命苞曰心者火之/精成於五故人心長五寸 増絳宫黄庭經心/為絳宫
 匪鑒詩我心匪鑒/不可以茹 心曲詩亂我/心曲 童心左傳曰昭/公十九年
矣猶有/童心 如面左傳心之不/同如其面焉 豕心又曰實/有豕心 野心又/曰
狼子/野心 三心孔叢子孔子不見晏子曰晏子事三/君而得順焉是有三心所以不見也 沈
[266-7b]
國語於心也有/質直而無沈心 原懸旌史記楚王曰寡人/心摇摇如懸旌 虚心
老子云/虚其心 増湧泉列子盜跖/心如湧泉 謬心又曰容動色理氣/意六者謬心也
死灰莊子心/若死灰 刳心又刳心而學道言/學道先去其心也 心齋莊養生/論顔回
曰敢問/心齋 蓬心又曰夫子猶/有蓬之心也 天君荀子聖人/清其天君 心神
獨異志李廣博覽群書修史夜夢一人曰/我心神也君役我太苦辭去俄而廣卒 心儀漢雋/皆心
儀霍/將軍 狗馬心史記汲黯曰臣/嘗有狗馬之心 琴心漢雋以琹/心挑之 如
通鑑鄭崇曰臣門/如市臣心如水 心謗史記曰腹/誹而心謗 心計又曰桑/宏羊以
心計十三/為侍中 心動世説魏武帝言人/欲危己巳輙心動 如丹晉書孫秀/詐稱詔斬
[266-8a]
張華華曰臣先帝老臣中心如丹臣不/愛死恐王室之難禍不可測也遂害之 㑹心世説簡/文帝入
華林園頋左右曰㑹心處不必在逺翳然/林木便自有濠梁間想覺魚鳥自來相親 委心歸去/來辭
曰何不委/心任去留 坐觀成敗禇先生𫝊武帝以任/安坐觀成敗有兩心 為作輕
諸葛孔眀云吾心如/秤不能為人作 萬箭攅心天中記梁沈約家/藏書十二萬卷然
心僻惡聞人一/善如萬箭攅心 臣心如面陳書傅縡為便佞所銜譛/下獄陳後主遣使謂縡曰
我欲赦卿卿能改過否對曰臣心如面/面可改則臣心可改后主怒賜死獄中  萬事主通/鑑
曰張元素遷右庶子時太子承乾事逰畋不悦學元素/上書曰心為萬事主動而無節則亂敗徳之原實在扵
此/ 損心劉洎多/記損心 指心彚𫟍李抱真見王武俊/武俊感其不疑乃指心
[266-8b]
天曰此心已/許公死久矣 心疾又曰韋綬晚乃感心/疾罷還第不求復用 髙世心
又曰張建封節度徐州温造/謝歸下邳慨然有髙世心 求感陸贄夫感者誠發/而形扵事事或未
諭故宣之扵言言必顧心心必/副事三者相合乃可求感也 嘔心彚苑李賀善吟/母使婢探囊中
見所書多即怒曰是/兒要嘔出心乃已耳 披示心又曰賊將徐廷光再拜/馬燧曰爾以吾為欺耶
今不逺數寸可射我披/而示之心廷光感泣 欲小孫思邈心為之君/君尚恭故欲小 忤
漢雋忤/心逆耳 熏心漢書曰虚/羙熏心 叩心漢雋叩/心怨上 心緜邈
文選長懐慕仙/𩔖眇然心緜邈 宿心又曰内/負宿心 投心又曰投心/遵朝命 勁
秋心又曰烈心/厲勁秋 寒心文選驚恐意/又愧耻也 崑玉又曰志烈/霜秋心貞
[266-9a]
崑/玉 苦心藝文君子/懐苦心 徑寸心又曰以我徑寸/心従君千里外 恵心
又曰恵心/清且閒 申心六朝申心/口上朱 丹誠又曰赤心也/丹誠君詎知 煎
又曰一聲/一囀煎心 琬琰又曰徒懐/琬琰心 心九摧又曰心一/夜而九摧
春心又曰春心百/媚勝楊柳 草木心又曰安得草木/心不怨寒暑移 江海心
唐詩别有/江海心 逰子心又曰寕知/遊子心 狼心又曰狼心/猶未馴 雄
又曰撫劍夜吟/嘯雄心日千里 素心又曰素心/自此得 幽曠心又曰皦/皦幽曠
心/ 𠖇心又曰自古江湖/客𠖇心若死灰 心蘇又曰心蘇/七校前 理心韓/文
將息之道當先理其心心/閒無事然後外患不入 錦心栁乞巧文駢四/儷六錦心繡口 鐫
[266-9b]
又曰鐫心鏤/志旁睨俊逸 操心望故園賦既操心之/大謬欲當時之奏㧞
  心五
増論宋朱元晦論人心道心曰心之虚靈知覺一而已
矣而以為人心道心之異者以其或生扵形氣之私或
原扵性命之正而所以為知覺者不同是以或危殆而
難安或㣲眇而難見爾然人莫不有是形故雖上智不
能無人心亦莫不有是性故雖下愚不能無道心二者
雜於方寸之間而不知所以治之則危者愈危微者愈
[266-10a]
㣲而天理之公卒無以勝夫人欲之私矣精則察夫二
者之間而不雜也一則守其本心之正而不離也從事
於斯無少間斷必使道心常為一身之主而人心每聼
命焉則危者安㣲者著而動静云為自無過不及之差

増銘朱元晦求其放心齋銘曰天地變化其心孔仁成
之而我則主扵身其主伊何神眀不測發揮萬變立此
人極晷刻放之千里其奔非誠曷有非敬曷存孰放孰
[266-10b]
求孰亡孰有詘伸在臂反覆維手防㣲謹獨兹常守之
切切近思維以相之 張欽夫主一齋銘曰人之心一
何危紛百慮走千岐惟君子克自持正衣冠攝威儀澹
以整儼若思主於一復何之事物來審其㡬應以耑匪
可移理在我寜彼隨積之乆照厥微靜不偏動靡違嗟
勉哉自邇卑惟勿替日在兹
  膽一
増説文曰膽連肝之府也 白虎通曰膽者肝之府肝
[266-11a]
者目之精主仁者不忍故以膽斷也 黄庭經曰膽部
之宫六府精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為六府也太平
經云精清成精故膽為六府之精也
  膽二
原吴越春秋曰越王欲報怨懸膽扵户出入甞之 増
西亰雜記曰秦有方鏡始皇帝以照宫人膽張心動者
則殺之 原魏志曰樂進字文謙容貌短小以膽烈從
太祖 世説曰姜維死時見剖膽大如斗 吴志曰吕
[266-11b]
䝉病篤孫權問曰卿如不起誰可代者對曰朱然膽守
有餘愚以為可任 増唐書曰武懿宗安撫河北諸州
先是百姓有脇從賊者後得歸來懿宗以為同反盡生
刳取其膽然後行刑流血盈前言笑自若 又曰孫思
邈對盧照鄰曰膽欲大而心欲小 五代史曰趙思綰
反郭從義討之城中食盡殺人而食思綰取膽以酒吞
之曰食人膽至千剛勇無敵乃被擒 唐韋思謙𫝊曰
思謙進御史大夫曰大丈夫當敢言地須眀目張膽以
[266-12a]
報天子 元史曰趙璧世祖為親王聞其名召見呼秀
才而不名憲宗即位召璧問曰天下何如而治對曰請
先誅近侍之尤不善者憲宗不悦璧退世祖曰秀才渾
身是膽耶吾亦為汝握兩手汗也
  膽三
増決斷 堅定黄帝素問曰膽者中正之官斷決出焉/ 劉琨書曰膽識堅定臨難無苟免之
意/ 過賁育 異楚越魏志曰袁紹在陽將南渡程/昱守鄄城太祖欲益其兵昱不
肯曰袁紹擁十萬衆見昱兵少必輕易不至若益昱兵/過則必攻攻之必克徒兩損其勢公無疑太祖従之
[266-12b]
紹聞昱兵少果不往太祖曰程昱之膽過於/賁育 莊子曰自其異者視之肝膽楚越也 三斗壯
 千奴共唐史汝陽王璡於上前醉不能下殿上遣人/掖出之璡曰臣以三斗壯膽不覺至此 後
魏書崔宏守并州胡為㓂宏曰胡衆雖多無/猛健主將所謂千奴共膽者也後討平之 先飲三
升 何湏八尺管輅别𫝊曰輅年十五琅琊太守單子/春雅有才度欲見輅輅造之客百餘人
有能言之士輅謂子春曰府君名士加有雄貴之資輅/既年少膽未堅剛若欲相觀懽失精神請先飲酒三升
子春大喜酌三升獨使飲之扵是輅人人荅對言皆有/餘 北史李標弼弟也長不盈五尺性果決有膽氣従
𢎞農破沙苑敵人見之皆避周文帝嗟歎之/謂曰但問膽決如何何必要湏八尺之軀也
  膽四
[266-13a]
增張膽史記曰將軍/瞋目張膽 一身是膽蜀志先主曰子龍/一身都是膽也
膽薄魏志袁紹既并公孫瓉諸將以為不可敵公曰紹/志大而智小色厲而膽薄土地雖廣適足以為吾
奉/也 析膽漢雋剖心/析膽相信 如升南史侯景之為逆也東陽/人李膽起兵為賊所執景
先出之市中斷其手足破出肝腸瞻正色/整容言笑自若見其膽者乃如升之大焉 膽破又曰/齊王
融矯詔立竟陵王子良太學生魏準鼓成其事又融誅/召準入舍人省詰問遂懼而死舉體皆青人以為膽破
 舉身悉膽北史王雅従戰茫山時大軍未利諸將皆/退雅獨拒之左右奮擊斬九級敵退乃還
周文王歎曰王雅/舉身悉是膽也 落膽温造𫝊唐李祜入朝違詔進/奉温造彈之祜得罪股慄曰
吾夜半踰蔡城擒吴元濟未甞/心動今日膽落扵温御史矣 照膽元稹𫝊苟非秦/鏡照膽安能不
[266-13b]
惑/ 膽寒言行録宋范仲淹韓琦必欲収復寜夏謡曰/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膽寒軍中有一范
西賊聞之/驚破膽 軀膽東坡軀膽/多雄偉
  膽五
原論魏嵇康眀膽論曰有吕子春者精義味道研覈是
非以為人有膽可無眀有眀便有膽矣嵇先生以為眀
膽殊用不能相生論曰夫元氣陶鑠衆生禀焉賦受有
多少故才性有昬眀惟至人特鍾純美兼周外内無不
畢備降此以徃盖闕如也或眀扵見物或勇扵決斷人
[266-14a]
情貪亷各有所止譬諸草木區以别矣兼之者博扵物
偏受者守其分故吾謂眀膽異氣不能相生眀以見事
膽以決斷専眀無膽雖見不斷專膽無眀則違理失機
  手一
増釋名曰手須也事業之所須也 詩曰恵而好我攜
手同行 又曰遵大路兮掺執子之手兮 玉𦸼曰手
容恭 老子曰代大匠斵希有不傷其手 墨子曰今
謂人曰與子冠履斷子手足必不為何則冠履不若手
[266-14b]
足貴也爭一言以相殺是義貴扵身 韓子曰名實相
須而成形體相應而生故一手獨抃雖疾無聲故曰左
手畫圎右手畫方則不兩成
  手二
増表記曰后稷天下之為烈也豈一手一足 左傳曰
邑姜方娠太叔夢帝謂己余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
諸参而蕃育其子孫及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之
 左傳曰成季之生也有文在其手曰友 又曰楚侵
[266-15a]
鄭穿封戍囚皇頡公子圍與之争之正扵伯州犁伯州
犂上其手曰夫子為王子圍寡君之貴介弟也下其手
曰此子為穿封戍方城外之縣尹也 又曰齊魯戰扵
炊鼻舟堅射陳武子中手 又曰昔叔向適鄭鬷蔑惡
欲觀叔向従使之収器者而往立扵堂下一言而善叔
向將飲酒而聞之曰必鬷眀也下執其手以上 又曰
衛侯飲酒禇師聲子襪而登席公怒辭曰臣有病異扵
人若君見之將□公愈怒禇出公㦸其手曰必斷其足
[266-15b]
 檀弓曰孔子蚤作負手曵杖逍遥扵門 又曰原壌
之母死夫子助之沐槨原壌登木歌曰貍首之班然執
女手之卷然 山海經曰柔利國為人一手一臂國為
人一手 燕丹子曰秦王斷荆軻兩手箕踞而罵曰吾
坐輕易為竪子所欺 漢書曰蕭何聞韓信亡自追之
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怒如失左右手 張璠漢記
曰董卓於衆座中生斬人手足百姓嗷嗷 東觀漢記
曰公孫述自言手文有竒瑞數移書中國上賜述書曰
[266-16a]
瑞應手掌成文亦非吾所知 漢書曰鮑永辟鮑恢為
從事亰師語曰貴戚斂手避二鮑 後漢書曰郭玉者
廣漢人也學方診之伎和帝異之乃試令嬖人美手腕
者與女子雜處帷中使玉各診一手玉言左陽脉右隂
脉脉有男女疾若異人臣疑其故帝歡稱善 鄭康成
别傳曰康成惟有一子益恩有遺腹子康成以其手文
似己名曰小同 李郃别𫝊曰郃長七尺八寸多
手握三公之字 王隐晉書曰裵秀曰中撫軍伸手過
[266-16b]
膝非人臣之相也 又曰愍懐太子名遹初恵帝晚成
世祖遣才人謝玖給恵帝生愍懐與諸王子共戲恵帝
來朝謂諸王子也執其手世祖曰是汝兒也乃縮手
又曰郭文字文舉詣臨安山中臨安令萬寵迎扵縣中
養病病甚寵問先生可復得㡬日文三舉其手果以十
五日終 異苑曰陶侃左手有文直逹中指至上横節
便絶占者以為過此貴不可言侃針挑令徹血流彈壁
乃作公字又取紙裛之公跡愈眀 崔鴻前趙録曰劉
[266-17a]
翼驍幹過人能一手舉殿柱跳過平陽門 三十六國
春秋曰劉淵父豹母呼延氏淵生而左手有文曰淵遂
以命之 又曰彭神符生而有文在其手曰神符 幽
眀録曰石勒問佛圖澄劉曜可擒否澄令童子齋七日
取麻油掌中研之燎栴檀而咒有頃舉手向童子掌内
晃然有異澄問有所見不曰唯有一軍人長大白晳有
異望以朱縳其肘澄曰此即曜也其年果生擒曜 𤨏
言曰宋王凝每寢必叉手而卧慮夢中見先靈也 梁
[266-17b]
書曰武帝手文曰武 三國典畧曰梁劉之遴右手偏
直不得屈伸每書則以紙就筆 元史曰石晉勒餘兵
直入賊陣至日西援絶被創墮馬左脇為賊鎗所中猶
手握其鎗砍賊死 又曰吕祜晉安人至正中城破有
卒入其室㧞白刄欲砍其母祜急以身蔽母而奪其刄
手指盡裂被傷仆地良乆而甦開目視母曰母幸無恙
我死無恨矣遂瞑目死 眀詩小𫝊曰張鳯翔生有異
質落筆千萬言左手横書瞬息滿紙 又曰湯顯祖字
[266-18a]
義仍生而有文在手 眀泳化𩔖編曰正統中祥符趙
羾家居于肅愍造其第禮之甚恭一日羾執于手嚙之
出血于即悟于出其孫問曰大人何嚙于手羾憮然曰
于好官不得令終耳後于天順初斬西市人稱羾之鑒

  手三
原鈎文 玉麈論語摘輔象仲弓鈎文在手是謂知始/宰我握户是謂守道子㳺握文雅是謂
敏上公冶長手握輔是謂習道子夏握五是謂受相/公伯周手握直期是謂病惡 王夷甫事詳美丈夫
[266-18b]
母嚙 帝披捜神記周暢至孝每出母欲呼之自嚙手/暢心痛即馳歸 漢書鉤弋夫人兩手皆
拳武帝披之手即/展號曰鉤弋夫人 増雷抃 葉拱左思吴都賦曰雷/抃重淵同拊手也
又抃聲如雷事下/詳家語師㐮 原纎纎 掺掺古詩曰纎纎擢素/手 詩曰掺掺女
手/ 増毒手 尊拳晉書初石勒與李陽鄰居歳常爭/漚麻池迭相毆擊至僣帝號使召
陽既至勒與酣謔引陽臂笑曰孤徃日厭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因賜甲第一區拜参軍都尉 晉書劉伶甞
醉與俗人相忤其人攘袂奮拳而徃伶/徐曰雞肋不足以安尊拳其人笑而止 捍覆 抃舞
荀子議兵下之扵上若手臂之捍頭目/而覆扵胸腹也 漢雋兩手相撫曰抃 霹靂 模稜
𩔖雋裵琰之為同州司户名動一州號霹靂手稜韻府/蘇味道嘗謂人曰決事不欲眀白誤則有悔模 持兩
[266-19a]
端可也故世/號模稜手 打賊 持盤六帖李巨召入禁中對合/㫖帝大悦敕宰相與語久
不得罷國忠怠對奉庭謂巨曰比来人多口打賊君不/爾乎巨曰誰謂相公手打賊乎 漢雋毛遂左手持盤
右手招曰公等碌碌/所謂因人成事者也 岐掌 枝指摘輔象澹臺滅眀/岐掌是謂正直
小𫝊眀祝允眀右手/枝指自號枝指生 原奉長者 斷美人禮記曰長/者與之提
攜則兩手捧長者之手子燕丹子曰太子與荆軻置酒/美人鼔瑟軻曰好手太 即斷其手以玉盤盛而奉之
 増長尺餘 重五斤隋書曰煬帝時楊元感反餘杭/民劉元進起兵應之元進手長
尺餘臂垂過膝自以表相非常隂有異志長陸餘慶善/於論事而謬於判事時人嘲之曰説事喙 三尺判事
手重/五斤 畫圎方 持俎豆僉載元嘉少聰俊左手畫圎/右手畫方世號神童 本傳
[266-19b]
宋時曹彬週歲父母以百玩羅扵前彬左手/持干戈右手持俎豆湏臾取一印人異之
  手四
増握褒孝經援神契曰舜手握/褒注手兆如褒字也 為手易艮為/手為指 假手
書皇天降灾假/手於我有命 原執手詩執子/之手 如柔荑詩曰手/如柔荑
兩驂如手詩/ 六轡在手詩/ 不澤禮共飯/不澤手 有文左/傳
曰宋仲子生而有文/在其手曰為魯夫人 増藉手又晉韓宣子私覿於鄭/子産以玉與馬曰子命
起舍夫玉是賜吾玉而免/吾死也敢不藉手以拜 割指班固幽通賦注管仲/射小白中鈎白陽僵
鮑叔割指血塗/之傾蓋以覆之 原把十文老子/手 増不龜手逍遥篇/宋人有
[266-20a]
不龜手之藥者其世以洴澼/絖為事客聞請買其方百金 原刻文公孫/述 増唾掌
九州春秋公孫瓉為袁紹所圍曰天下兵我謂/可唾掌而決今觀紹之兵革方始不如休兵積榖 繩
魏畧曰鮑出屬代飢出採蓬子母在家/為賊繩貫手掌驅去出走斬賊奪母還 獨拳獨異/志隋
文帝未貴時嘗舟行夜泊夢無左手及覺甚惡之登㟁/詣一草菴有一老僧告之僧賀曰無左手者獨拳也
當為/天子 摸書知字北史隋盧大翼幼稱神童後/目盲以手摸書而知其字 亡手
彚苑房𤣥齡辭位帝遣使謂曰國家/相眷賴久一日去良弼如亡左右手 汚吏斂手六帖/李至
逺知選事疾吏受賄多所絀易吏肅然/斂手又盧渙為南海太守汚吏斂手 眀府手本傳/張巡
調真源令土多豪猾大吏華南金𣗳威恣肆/邑中語曰南金口眀府手巡下車以法誅之 手熱唐/書
[266-20b]
元載時委佐鄭魯楊紹段復環薛蒙四人用事權傾中/外人為之語曰鄭楊段薛炙手可熱欲得命通魯紹環
蒙/ 摇手帝欲授李訓諫官李徳裕謂訓小人不冝引/至左右帝語王涯别與官徳裕摇手止涯帝
適見之/不懌 右指黒毫酉陽雜俎則天初誕之夕雄雉皆/雊右手中指有黒毫左旋如黒子
引之長/尺餘 爭指栁玭纎瑕微累千手爭指矣所以/脩已不得不至為學不得不堅 得
臣手韻府韋仲將奏用張芝筆左伯紙/又得臣手然後可逞徑丈之勢 光庭手唐書/裵光
庭為侍中兼吏部尚書任門下省主事閻麟之/其所裁定光庭輙然可語曰麟之口光庭手 疾從
指入僉載崔渾性温恭能盡色飬母嘗有疾渾跪請病/授已有頃覺疾従十指入俄而滿身母所苦遂愈
 左右手程知節隐太子譖之出為康州刺史白秦王/曰大王去左右手矣身欲久全得乎知節有
[266-21a]
死不/敢去 舉手伸縮官者序威柄不遷政在宦/人舉手伸縮便有輕重 大尺酉/陽
雜俎翟天師名乾祐長六尺/手大尺餘每揖人手過胸 繡手迹彚𫟍莊宗嘗問/髙季興曰吾已
滅梁欲征吴蜀何者為先季興曰冝先蜀臣請以本道/兵先進莊宗大悦以手拊其背季興因命工繡其手迹
於衣歸/以為榮 毒手尊拳五代史晉王與梁有隙交兵累年/後晉王數困欲與梁通和使李襲
吉為書諭梁詞甚駢麗梁太祖使人讀之至於毒手尊/拳相交於莫夜金戈鐡馬蹂踐扵眀時歎曰李公僻處
一隅有/士如此 手弱韻府㐮王煜作亂逼召王徽及僣號/迫羣臣作牒徽托手弱卒不肯署
神龍附手眀泳化𩔖編主事戴春松江人言其鄉有衛/舊公者手大指甲中見一紅筋或曲直或蜿
蜒而動或懼之曰此必承雨濯手龍集指甲也衛因名/其指甲赤龍甲一日與客泛湖酒䦨雷電繞船水波震
[266-21b]
蕩衛戲客曰今日吾家赤龍得無去/耶因出手船窗外龍果裂指而去
  臂一
増釋名曰臂禆也在傍曰禆也 列子曰尅臂以
得告術於一人 莊子曰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為雞
予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為彈予因以求
鴞炙 又曰子華子曰自是觀之兩臂重於天下也身
又重於兩臂韓之輕於天下逺矣 楚辭曰九折臂而
成醫 賈誼䇿曰海内之勢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
[266-22a]
陸䞇曰王畿如臂四方如指此天子大權也
  臂二
増左傳曰公孫丁射尹公他貫臂 璅語曰晉師曠晝
侍平公鼓瑟輟而笑曰齊君與嬖人戲墜牀傷臂公書
記之使問其候果如其言 漢書曰陳湯擊郅支時中
寒病臂不屈伸湯入有詔無拜 又王莽傳曰甄豐子
尋作符命而誅尋手理有天子字莽解其臂視曰此一
大字也或曰一六子也眀尋子父當戮死也 又曰劉
[266-22b]
歆上議曰武帝立五廟國東伐朝鮮𤣥菟樂浪以斷
匃奴左臂西伐大宛結烏孫以裂匃奴右臂 侯鯖錄
曰晉武帝選士庶女子以緋綵繫其臂大將軍胡奮女
名芳泣呌不伏繫臂左右掩其口 晉中興書曰交州
刺史王諒為州人梁碩所圍城陷碩逼奪諒節諒不與
碩遂斷諒右臂諒正色曰死不畏臂斷何有哉 三國
典略曰陸法和進於巴陵見王僧辨謂之曰貧道已去
侯景一臂更何能為檀越宜即逐取侯景 又曰髙歡
[266-23a]
營主尉景執爾朱兆歡嚙臂止 彚苑曰劉之遴夢袁
彖曰卿為折臂太守後果墜車折臂再為南郡太守
唐書曰髙宗幸東都太子於亰師監國因留薛元超以
侍太子臨行謂元超曰朕之留卿如去一臂闗西之事
悉以委卿 𩔖雋曰王珂牙將劉訓叩寝門珂疑變叱
之訓自袒其衣曰茍有他心請斷其臂
  臂三
原四肘 一臂春秋元命苞曰湯臂四肘是謂神剛象/月推移以綏四方也 交州記曰儋耳
[266-23b]
國東有一臂國/人皆一臂也 墜馬折 流矢中幽眀録曰羊叔子/父墓人相云有帝
王氣叔子掘斷之後相者再至曰當出折臂三公叔子/墜馬折臂 蜀志曰闗羽為流矢中左臂隂雨常痛伸
臂與醫刮骨去毒流/血盤中神氣自若 増宛轉繩 綢繆記西京雜記/曰宣帝被
収繫郡邸獄臂上猶帯史良姊合挼宛轉繩繫寳鏡一/枚 史諱錄眀皇開元初宫人被幸者曰印選以綢繆
記印臂上曰風月常新印以/桂紅膏則水洗不退其色 印手菩薩 折臂三公
俗説曰釋道安生便左臂上一肉廣一寸許著臂如/釧捋可上下時人謂之印手菩薩 下詳墜馬折注
  臂四
原割而盟左傳魯莊公許孟任為夫人孟/乃割臂而盟之遂生公子般 斷而鬬崔/杼
[266-24a]
弑莊公申蒯後至聞君死請入門者告崔子崔子曰勿/納蒯曰汝疑我與汝臂斷左臂與門者門者將示崔子
遂入蒯遂㧞劍呼天躍而鬭殺/七人未及崔子一呌而死也 齧臂辭别史記曰吴/起出衛郭
門齧母臂辭别曰不/為卿相不入衛郭門 齧臂為盟續漢書曰單超河南/人梁冀振動天下帝
呼單超等五人入謀誅/梁冀帝齧臂為盟也 李廣猿臂漢/書 先主長臂蜀/志
先主長七尺五寸目/顧見耳臂垂過膝 増交臂漢書交臂受/事屈𦞃請和 錯臂史/甌
越之民錯臂左袵/謂丹青錯畫其臂 囓臂皇甫湜命其子録詩/一字誤囓其臂流血 奮臂
史奮臂為/天下倡始 書臂非禮元列女傳崔氏周珠赫妻也從/术忽官平陽金将攻城克之時
珠赫以使事在上黨崔氏急即抱幼子以詭計自言於/將將使軍吏書其臂出之崔曰婦人臂使人執而書非
[266-24b]
禮也以金賄/吏使書之紙
  足一
増爾雅曰趾足也 説文曰足在下也 釋名曰足底
也續也言續脛也趾止也言行一進一止也脚却也以
其坐時却在後也 尚書説命曰若跣弗視地厥足用
傷 禮記曰足容重 韓詩外傳曰珠玉無足而至者
君好之也士有足而不至者君不好也
  足二
[266-25a]
増穆天子𫝊曰至於巨蒐氏巨蒐氏之人乃獻白鶴之
血以飲天子具牛馬之湩以洗天子之足 王子年拾
遺記曰周昭王夢羽人遺藥以之塗足則飛上天萬里
之外 左傳曰齊刖鮑莊子仲尼曰莊子之智不如葵
葵猶能衞其足 又曰衛㐮公夫人姜氏無子嬖人婤
姶生孟縶孟縶之足不良於行 禮記曰樂正子春下
堂而傷其足 史記曰張良陳平躡漢王足 西京雜
記曰廣川王發欒書塜眀器朽爛無餘有一白狐見人
[266-25b]
驚走左右㦸逐之不能得傷其左足夕王夢一丈夫䰅
眉盡白來謂曰何故傷吾左足仍以杖擊王左足王覺
左脚腫痛生瘡至死不差 㑹稽典録曰黄昌為蜀郡
太守初昌為州書佐婦寜於家遇賊畧賣遂流轉入蜀
為民妻其子犯法乃詣昌昌疑不𩔖蜀人因問所由對
曰妾本㑹稽餘姚戴次公女州書佐黄昌妻嘗歸家為
賊所畧遂至於此昌驚呼前謂曰何以識黄昌曰昌足
心有黒子常言當為二千石乃出足示之相持悲泣還
[266-26a]
為夫妻
  足三
原履字 接武帝王世記大禹足文履已字跡禮/記曰堂上接武堂下布武足 也 増
玉趾 左傳楚使薳啓疆召魯公辭曰今君若步/玉趾辱見寡君寵靈楚國 三國典略侯
景左足上有瘤狀似龜戰應克㨗瘤則隐/分眀如其不勝則低下至石頭之役瘤隐 匍匐
 箕踞詩曰誕實匍匐手足並行之貌罵刺/客𫝊曰荆軻倚柱而笑箕踞以 胼胝
䟝盭李斯𫝊手足胼胝面目黎黒狀/漢書曰叉苦䟝盭足不可行 蹀足 跬歩文/選
按步也蹀足循廣除千楊子/曰不積跬步無以致 里 重繭 乗輿榖梁楚欲/攻宋墨子
[266-26b]
自魯趨楚十日十夜足重繭而不休息至郢見楚王行/元列𫝊許扆不事生産田宅皆上所賜有足疾不能
仁宗以其先朝老臣特敕/乗小輿入禁中訪以舊事 龜文 龍脚抱朴子曰老/君足下龜文
又漢書宣帝足下龜文又後漢書李固郃之子也貌狀/有竒表鼎角匿犀足履龜文 天中記馬希範二脚左
右長尺餘謂之龍脚人/或誤觸則終日頭痛 摩足 抵額漢書張湯有所/愛史魯謁居病
卧閭里湯自徃視病為謁居摩足㧞元列傳張榮字世/輝狀貌奇偉嘗從軍為流矢貫眥 之不出令人以足
抵其額而㧞/之神色自若 蹻足 旋踵戰國䇿曰亡可蹻足而待/ 漢書曰今日之議不得
旋/踵 足疾 脚病眀皇雜録姚崇為相張説懼譛毁詣/岐王申欵他日崇對於便殿行㣲蹇
上問有足疾乎對曰臣有腹心之疾非足疾也問何故/曰岐王陛下愛弟張説出入王家恐為所毁故憂之耳
[266-27a]
荅類雋江州刺史王𢎞半道要陶淵眀還州問其所乗/ 曰素有脚病向來籃輿亦足自反乃令一門生二兒
共輿/之 足痺 脚短五代史帝召王徽為御史大夫固/辭足痺 世説庾玉臺希之弟也
希誅將戮玉臺子婦宣武弟桓豁女徒跣突入號泣請/曰庾玉臺常因人脚短三寸當復能作賊否宣武曰壻
故自急遂原/玉臺一門 病廢 疾辭𩔖雋習鑿齒以脚病廢扵/里苻堅陷㐮陽素聞其名
與釋道安俱輿而致焉與語大悦以其疾與諸鎮書/云昔晉氏平吴利在二陸今破漢南獲士纔一人有半
耳使類雋曰穆宗立以左散騎常侍鄭權持/節 回鶻告哀權以足疾辭不許肩輿就道 獻玉刖
 墮車傷卞和事詳玉不𩔖雋元徳秀為魯山令前/此堕車足傷 能趨拜太守待以客禮
  足四
[266-27b]
原震象易曰震/為足 不失禮記君子不/失足於人 不良左傳郤克/足不良
 斬而足左傳曰禇師聲子襪而/登席公怒曰必斬而足 増纂蹶輙榖梁傳/衛侯之
兄輙何為君也曰有天疾者不得入乎宗廟輙/兩足不能相隨齊謂之纂楚謂之蹶衛謂之輙 曵足
韓子晉平公與唐亥坐而出叔向入公曵一足叔向問/之公曰吾待唐子腓痛足痺而不敢申叔向不悦公曰
子欲貴吾爵子子欲富吾禄子夫唐/先生非欲也非正坐吾無以養也 斷足古史考龎/㳙以法斷
孫臏兩/足指 裹足戰國䇿曰杜口裹足莫肯鄉秦一曰逺/行者必裹足墨子裂裳裹足不滿十日
而/至 摇足史記曰相國守闗中摇/足則闗西非陛下有也 躡足史記曰躡足/行伍之間
 疾足史記曰髙材疾/足者先得焉 頓足漢書頓/足起舞 累足漢雋脅/肩纍足
[266-28a]
皆懼/甚貌 託足又曰曽不得邪/徑而託足焉 蹻抗又曰若不蹻足抗/手請獻厥珍皆舉
也/ 曾蠒又曰蠒足下起皮/如蠒也言逺行 跬步文獻跬行/按步武 伸脚
局下王濟事/詳面一 躄疾多忌南史齊始安王遥光生而躄/疾人有餉履者以為戲已大
被嫌責劉繪箋云/智不及葵亦忤㫖 洗脚致敗本傳梁隂子春身服垢/汚脚數年一洗言每洗
脚則失財敗事云在/梁以洗足致梁州敗 福手福足彚苑隋末賦役重人/往往自折支體謂之
福手/福足 酒濯𩔖雋馬周初入京至灞上逆旅數公子飲/酒不之顧周即市斗酒濯足於旁衆異之
 足下黒子眀皇雜錄安禄山初為張韓公帳下厮役/韓公嘗令禄山洗足韓公脚下有黒㸃子
禄山因窺之韓公顧笑曰黒子吾貴相汝亦有之乎/禄山曰某賤人也不幸兩足皆有比將軍黒而加大韓
[266-28b]
公竒而翫之/益親厚焉 自折足𩔖雋藩鎮李師道浮圖圎靜者/年八十餘嘗為史思眀將驍悍
絶倫既執力士椎其脛不能折罵曰子折人脚且不/能乃曰健兒因自置其足折之且歎曰敗吾事不得見
洛城/流血 平地跌傷彚苑馮道嘗戒眀宗曰臣奉使中山/過井陘之險懼馬蹷失不敢怠於銜
轡及至平地謂無足慮遽跌而傷凡陷危者慮/深而獲全居安者患生於所忽此人情之常也 皆頭
昆脚尚書故寔杜牧頻干於宰執求小儀小秋皆不遂/忽夢人曰辭春不及秋昆脚與皆頭果得比部貟
外/ 不足伸脚唐史周智光為同華節/度曰地狹不足伸脚 嘉足力五代/史符
彦超鎮安逺軍軍中有變遣王進馳奏京/師眀宗怪其速嘉其足力以𨽻寕衛指揮 力乏不拜
又曰吕琦廢帝發怒崧等惶恐拜/謝無數琦足力乏不能拜而先止 整容匠泳化𩔖編/眀太祖時
[266-29a]
整容匠杜衡専事上梳櫛修甲一日上見其手足甲用/佳紙褁而懐之上問將何處去杜對曰聖體之遺豈敢
狼籍謹將歸藏上曰汝如何詐耶前後吾指甲安在杜/對見藏奉於家上留杜命人往取甲其家人従佛閣上
取之以朱匣盛頓香燭供其前比奏/上大喜謂其誠謹知禮命為太常卿
  髑髏一
原説文曰髑髏頂也 廣雅曰顙顱謂之髑髏
  髑髏二
原莊子曰莊子使楚見空髑髏擊以馬棰而問曰夫子
貪生失理而為此乎將有涷餒之患而為此乎語卒援
[266-29b]
髑髏枕而卧髑髏見夢曰夫死無君於上無臣於下亦
無四時之事與天地為春秋雖南面帝王樂不能過也
 増列子曰列子適衛食於道見百歲髑髏攓蓬而指
顧謂弟子百豐曰唯予與彼知而未嘗生未嘗死也
原魏畧曰王忠先因飢噉人五官將與共従駕出行過
家間無何令取道邊死人髑髏繫著忠馬鞍上以為戲
笑 盛宏之荆州記曰長沙蒲圻縣有吕蒙冡冡中有
一髑髏極大蒙形既長偉疑即蒙髑髏也 續搜神記
[266-30a]
曰永嘉五年張榮為髙平戍邏主時遭曹嶷賊寇亂人
皆塢壘自保固見山中火起飛埃赩爛十餘丈𣗳顛大
焱響動山谷又聞人馬鎧甲聲謂嶷賊土人皆惶恐並
嚴出將欲擊之引騎到山下無有人但見碎火來曬人
袍鎧馬毛鬉皆燒於是軍人走還眀日往視山中無燃
火處唯見髑髏百頭布散在山中 廣州記曰盧循襲
廣州風火夜發奔免者數千已而循除諸燒骨數得髑
髏三萬餘於江南洲上作大坑𦵏之今名共冡 南州
[266-30b]
異物志曰烏滸人髑髏破之以飲酒 増瀟湘録曰洛
陽牟頴郊外𦵏一枯骸夢人來謝云我本强冦為同輩
見害感公掩藏故來謝君若能容我棲託每夜祭我我
當應君指使及覺試禮之夜又夢鬼曰我己託君矣君
每欲使我即呼赤丁子我必應聲而至也頴濳令盜人
財物無不應聲遂至頴見鄰婦美色乃呼赤丁子令竊
焉鄰婦夜半踰垣而至頴攜之而逃
  髑髏三
[266-31a]
増詩宋黄庭堅髑髏詩曰黄沙枯髑髏本是桃花面如
今不忍看當時恨不見業風相鼓擊美目巧笑倩無脚
又無眼著便成一片 後村詩話曰劉貢父詠史云自
古邉功縁底事多因嬖倖欲封侯不如直與黄金印惜
取沙塲萬髑髏往往指王韶李憲輩唐人曹松亦云憑
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原賦後漢張衡髑髏賦曰張平子將逰目於九野觀化
扵八方顧見髑髏委扵道傍平子悵然而問之子將并
[266-31b]
糧推命以夭逝乎本䘮此土流遷來乎為是上智為是
下愚答曰吾宋人也姓莊名周逰心方外不能自修公
子何以問之對曰我欲告之扵五嶽禱之扵神祇起子
素骨反子四支髑髏曰死為休息生為役勞冬水之凝
何如春氷之消况我已化與道逍遥與隂陽同其流元
氣合其朴雲漢為川池星宿為珠玉雷電為鼓扇日月
為燈燭合體自然無情無欲不行而至不疾而速 晉
吕安髑髏賦曰躊躇増愁言逰舊鄉惟遇髑髏在彼路
[266-32a]
傍余乃俯仰咤歎告於昊蒼此獨何人命不永長身銷
原野骨暴大荒余將殯子時服與子嚴裝殮以棺槨遷
彼幽堂於是髑髏蠢如精靈感應若在若無斐然見形
温色素膚昔以無良行違皇乾來逰此土天奪我年令
我全膚消滅白骨連翩四支摧藏於草莽孤魂悲悼乎
黄泉余乃感其苦酸哂其所説念爾荼毒形神斷絶今
宅子后土以為永列相與異路於是便别
原説魏曹植髑髏説曰曹子逰乎陂塘之濵步乎蓁穢
[266-32b]
之藪蕭條潛虚經幽踐阻顧見髑髏塊然獨居於是伏
軾而問之曰子將結纓首劍殉國君乎將披堅執鋭斃
三軍乎將嬰兹固疾命殞傾乎將夀終數極歸幽𠖇乎
叩遺骸而歎息哀白骨之無靈慕嚴莊之適楚儻託夢
以通情扵是怦若有來恍若有存影見容隐厲響而言
曰子何國之君子乎既枉輿駕愍其枯朽不惜咳唾之
音慰以若言子則辯於時矣然未逹幽𠖇之情識死生
之説也夫死之言歸也歸也者歸扵道也道也者身以
[266-33a]
無形為主而能與化推移隂陽不能更四節不能虧是
故洞扵纎㣲之域通於恍惚之庭望之不見其像聼之
不聞其聲挹之不冲滿之不盈吹之不凋嘘之不榮激
之不流凝之不停寥落溟漠與道相拘偃然長寝樂莫
是踰曹子曰予將請之上帝求諸神靈使司命輟籍反
子骸形扵是髑髏長呻廓眥曰甚矣何子之難語也昔
太素氏不仁無故勞我以形苦我以生今也幸變而之
死是反吾真也何子之好勞而我之好逸子則行矣余
[266-33b]
将歸於太虚於是言卒響絶神光霧除顧將旋軫乃命
僕夫拂以元塵覆以縞巾爰將藏彼路濵壅以丹土翳
以緑榛夫存亡之異勢乃宣尼之所陳何神憑之虚對
云死生之必均
  形貌一
増釋名曰形有形像之異也體第也骨肉毛血表裏大
小相次第也 孝經援神契曰人頭圎象天足方象地
五臟象五行四肢法四時九竅法九分目法日月肝仁
[266-34a]
肺義腎智心禮膽斷脾信膀胱決難髮法星辰節法日
歲腸法鈐 易説卦曰乾為首坤為腹震為足巽為股
坎為耳離為目艮為手兑為口 淮南子曰形者生之
舍也
  形貌二相似附/
増晏子春秋曰伊尹倨身湯傴 管子曰子産日角晏
平仲月角尾生犀角栁下恵史魚反角 孔叢子曰安
釐王欲以馬回為相問子順曰回為人梗梗亮直之丈
[266-34b]
夫也順曰聞諸孫卿其為人長目而豕視必體方而心
圎臣見其面非不偉其體幹而終疑其目王卒用之果
以諂得罪 莊子曰老萊子弟子出薪遇仲尼以告曰
有人於彼修上而趣下末僂而後耳視若營四海不知
誰氏之子老萊子曰是丘也 冊府元龜曰淳于髠齊
之贅壻長不滿七尺 又曰鄒忌修八尺身體昳麗
又曰田文為齊相封孟嘗君文過趙趙平原君客之趙
人聞孟嘗君賢出觀之皆笑曰始以薛公為魁然也今
[266-35a]
視之乃渺小丈夫爾 又曰漢張蒼為秦御史亡歸沛
公畧地過陽武蒼當斬解衣伏鑕蒼長大肥白如瓠王
陵見而怪其美乃言沛公赦之後至丞相 又曰金日
磾長八尺二寸容貌甚嚴 又曰龔遂為渤海太守宣
帝召見遂形貌短小帝見心内輕焉及對賜黄金乗𫝊
去 又曰朱雲字子㳺長八尺餘貌甚壯以勇力聞
又曰息夫躬容貌偉麗為衆所異 又曰後漢東平王
蒼腰𢃄八圍 李通父守為王莽宗卿師身長九尺容
[266-35b]
貌絶異 又曰銚期長八尺二寸容貌絶異矜嚴有威
 又曰虞延字子大陳留人長八尺六寸腰𢃄十圍力
能扛鼎 又曰班超字仲升為人有大志不修小節嘗
行詣相者相者曰祭酒布衣諸生耳而當封侯萬里之
外超問其狀相者曰生燕頷虎頭飛而肉食此萬里侯
相也 又曰馮勤曽祖父揚兄弟形皆偉壯唯勤祖父
偃長不滿七尺嘗自恥短恐子孫之似也乃為子伉娶
長妻生勤長八尺三寸 又曰郭泰身長八尺容貌魁
[266-36a]
偉聲如洪鐘 又曰趙壹體貌魁梧身長九尺羙䰅豪
眉望之甚偉 又曰髙獲字敬公為人尼首方面 又
曰公孫瓉遼西人為人羙姿貌大音聲 又曰劉表身
長八尺餘姿貌温偉 又曰馬騰長八尺身體洪大面
鼻雄異 又曰魏司馬朗祖父俊字元異博學好古倜
儻有大度長八尺三寸腰𢃄十圍儀狀魁岸與衆有異
鄉黨宗族咸景附焉 又曰滿寵子偉以格度知名偉
子長武偉弟子奮元康中至尚書令司𨽻校尉寵偉長
[266-36b]
武奮皆長八尺 又曰許禇長八尺餘腰𢃄十圍容貌
 又曰蜀諸葛亮身長八尺容貌甚偉時人異焉
 又曰吴諸葛恪長七尺六寸少䰅眉折額大口髙聲
為大將軍 晉起居注曰元帝琅琊恭王子母曰夏侯
氏帝生有白毫生於目左角龍顔隆準眼有精曜 冊
府元龜曰晉羊祜身長七尺三寸羙眉太原郭奕見
之曰此今之顔子也 又曰阮籍字嗣宗容貌瓌傑志
氣宏放後至步兵校尉 又曰魏舒身長八尺二寸姿
[266-37a]
望秀偉文帝深器重之每朝㑹罷目送之曰魏舒堂堂
人之領袖也後至司徒 又曰王裒少立操尚行已以
禮身長八尺四寸容貌絶異音聲清亮辭氣雅正博學
多能三徴七辟皆不就 又曰庾敳長不滿七尺而腰
𢃄十圍雅有逺韻 又曰郄恢身長八尺羙髥孝武
帝深器重之以為有藩伯之望 又曰桓温生未期温
嶠見之曰此兒有竒骨可試使啼及聞聲曰真英物也
 又曰前趙劉義孫年十歲身長七尺五寸眉目如畫
[266-37b]
及長身長八尺三寸髮與身齊多力善射驍㨗如風雲
曜偽立為世子 又曰後秦尹緯身長八尺腰𢃄十圍
魁梧爽氣姚萇以為尚書僕射 又曰前燕慕容恪字
元恭皝之第四子也幼深沉有大度皝未之竒也年十
五身長八尺七寸容貌魁傑雄毅嚴重每所言及輙經
綸世務皝始異焉乃授之以兵及慕容儁嗣位以為侍
中録尚書事 吴均齊春秋曰太祖神容魁梧天表英
特體有龍文寛雅沈深喜怒不形於人 冊府元龜曰
[266-38a]
南齊袁彖為侍中形體充腴有異於衆每従車駕射雉
在郊野數人推扶乃能移步 又曰房法乗為交州刺
史性方簡身長八尺三寸行出時嘗自俯屈青州刺史
眀慶符亦長與法乗等朝廷唯此二人 又曰陸慧曉
為吏部郎孝武欲用為侍中以形短小乃止 又曰吕
僧珍為門下書佐身長七尺五寸容貌甚偉在同𩔖中
少所䙝狎曹軰皆敬之 又曰梁張緬尚富陽公主年
十七身長七尺四寸眉目踈朗神采爽發後至侍中
[266-38b]
又曰王茂字休逺身長八尺羙容觀武帝布衣時見之
歎曰王茂年少堂堂如此必為公輔之器後至驃騎將
軍開府儀同三司 又曰何敬容為侍中身長八尺白
晳羙眉性矜莊衣冠凡事鮮麗每公庭就列容止出
人 又曰陶宏景身長七尺四寸神儀眀秀朗目踈眉
細形長耳後為奉朝請上表辭禄 又曰後魏蕭正表
字公儀長七尺九寸眉目踈朗雖質貌豐美而性理短
闇後至司空 又曰裴禮和為謁者僕射身長九尺腰
[266-39a]
𢃄十圍於羣衆之中魁然有異 又曰後周慕容比頤
為南頓太守身長一丈腰𢃄九圍 又曰北齊司馬膺
之字仲慶羙髥有風貌好學厚自封殖神氣甚髙歴
中書黄門侍郎 又曰庾信身長八尺腰𢃄十圍容止
頽然有過人者 又曰隋李徳林美容儀善談吐齊天
統中陳使江總目送之曰即河朔之英靈也 又曰竇
榮定沈深有器局容貌瓌偉美髯周太祖見而竒之
授平東將軍 又曰韋藝為營州總管容貌瓌偉每夷
[266-39b]
狄参謁必整儀衛盛服以見之獨坐滿一榻蕃人畏懼
莫敢仰視 又曰李景字道興容貌竒偉膂力過人美
䰅髥髙祖竒其壯武使袒而觀之曰卿相表當位極人
臣後為右武衛大將軍 又曰劉焯犀額龜背望髙視
逺聰敏沈深弱不好弄後至貟外將軍 又曰唐楊慎
矜為御史中丞及兄慎餘為少府少監慎名為洛陽令
皆偉儀形風韻髙朗慎名嘗覽鏡見其䰅面神彩有過
於人覆鏡歎惋曰吾兄弟三人盡長六尺餘有如此貌
[266-40a]
如此材而見容當代以期全難矣何不使我少體弱也
 又曰李嘉寵冀州人其形長八尺五寸開元中本州
以獻敕曰李嘉寵土風所育體幹出羣因其器用之宜
俾在人門之次可武衛長 又曰安禄山垂肚過𦞃自
稱得三百五十斤每朝見明皇戲之曰朕適見卿肚㡬
垂至地祿山每行以肩膊左右擡挽其身方能移步眀
皇令前作胡旋舞疾如風禄山所乗驛每驛中間築換
馬臺不然馬輙死驛家簡禄山所乗馬以土載五石能
[266-40b]
䭾勝致即以髙價市之䬴飼以待之鞍前更連置小鞍
以乗其肚 又曰郭子儀長六尺餘體貌秀傑後至大
尉尚父 又曰盧文紀為太常卿形貌魁偉語音髙朗
占對鏗鏘健於飲啖奉使蜀川路由岐下時清泰帝為
岐帥以主禮待之觀其儀形㫖趣遇之頗厚 宋王欽
若本傳曰欽若貌踈痩舉止山野復贅扵頸嘗以文謁
錢希白希白頗蔑視之有術者曰此乃人中之貴何可
輕也公曰中書内便有此等宰相乎術者曰苐恐不免
[266-41a]
事不逺矣 澠水燕談曰王淇張亢同在南京晏元獻
幕府張肥大王以太牢目之王瘦小張以獼猴目之一
日有米船至八百里邨水淺當剝載張往督王曰所謂
八百里剝也張曰未若三千年精矣 元史列傳曰烏
頁爾沙卜珠氏狀貌甚偉腰大十圍 又曰史天倪始生
之夕白氣貫庭成童姿貌魁傑有道士見而異之曰封
侯相也 又曰史天祥幼有大志長身駢脇力絶人
又曰郭徳海字大洋姿貌竒偉通天文兵法後以功遷
[266-41b]
右監軍 又曰王善姿儀雄偉其音若鐘後官兵馬副
都總管 又曰史天澤字潤甫身長八尺音如洪鐘善
騎射勇力絶人後官至平章軍國重事 眀列朝詩𫝊
曰寜獻王髙皇帝十六子生而神姿朗秀白晳美䰅髯
始能言自稱大眀竒士 又曰陳獻章正統舉人身長
八尺目光如星右頰有七黒子如北斗狀頴悟絶人再
上禮部不第歸隐白沙 又曰何景眀八歲能屬文十
五舉於鄉形貌短小且秃笄也宗藩貴人爭負視所至
[266-42a]
人遮道弗得過後至中書舍人 又曰劉繪嘉靖進士
長身閃目髙凖修髥好讀左氏書縦横家言擊劍蹵鞠
挽六鈞弓搥鼓亢歌喜通輕俠 又曰陸粲字子餘踈
眉目羙髥面骨稜稜起嗜學無不通尤悉本朝典章
 又曰俞允文字仲蔚白晳羙風神秀眉目膩頰飄䰅
病頭風暑月恒御氊袷稍寒加以貂㡌客至隐几焚香
竟曰無凡語 又曰瞿汝稷以父任官至太僕寺少卿
致仕狀渺小起家孤生以名節自厲凛不可奪居官著
[266-42b]
清望 相似家語曰孔子適鄭與弟子相失獨立東門
或謂子貢曰東門有一人焉其形長九尺有六寸河目
而隆顙其頭似尭其頸似臯陶其肩似子産自腰以下
不及禹三寸 漢獻帝春秋曰孝靈皇帝王羙人生皇
子協協生十餘日何皇后妬殺羙人靈帝母董太后攝
養協號曰董侯似靈帝八歲而讀詩書 魏志曰初髙
句麗王生能開目視國人惡之及長果凶虐數殺戮曽
孫位生亦能開目視國人惡之句麗呼相似為位以似
[266-43a]
其曽祖故名曰位 江表𫝊曰孫皓夫人死皓哀愍𦵏
於𫟍中皓治䘮扵内半年不出國人見𦵏太奢麗皆謂
皓已死所𦵏者是也皓舅子柯都顔狀似皓云都代立
也 晉書曰蜀人王富作亂郡縣討平之初諸葛亮有
盛徳於蜀土子瞻又身死王事蜀人思之謂瞻不死故
謂王富曰君狀貌甚似諸葛君因此思克復以扼巴蜀
 晉中興書曰王允之字淵猷年在總角從伯敦知之
謂為似己入則共寝 世説曰桓豹奴是王混外甥形
[266-43b]
似舅桓甚諱之宣武云不恒似時似耳恒似是形時似
是神桓愈不恱 檀道鸞晉陽秋初議以吴隐之為黄
門郎而隐之貌似太宗上不忍見故改焉 晉書曰桓
元聞義軍起憂懼曰何無忌劉牢之外甥酷似其舅共
舉大事何慮不成 齊書曰謝宏㣲性嚴正舉止必修
禮度時有蔡湛之者及見謝安兄弟謂人曰宏㣲貌𩔖
中郎而性似文靖 唐書曰王孝傑髙宗末西討吐蕃
為賊所獲吐蕃賛普見孝傑垂泣曰貌𩔖吾父厚加敬
[266-44a]
禮 澠水燕談曰王徳用狀貌魁偉而面色正黒雖匹
夫下卒閭巷小兒外至逺夷君長皆知其名識與不識
稱之曰黒王相公蘇紳孔道輔等言其宅枕乾岡貌𩔖
藝祖公奏曰宅枕乾岡朝廷所賜貌𩔖藝祖父母所生云
  形貌三影/ 相似附/
原駢脇 銳頭左傳曰晉公子及曹曹共公聞其駢脇/浴薄而觀之 史記平原君曰武安君
頭小/而鋭 竒表 徳容本傳後漢李固字子堅貌有竒表/頂角匿犀足履龜文 老子曰君
子盛徳容/貌若愚 竒偉 魁㟁史記留侯賛曰以為其人計/魁梧竒偉至見其圖貌如婦
[266-44b]
人好女儀江/充詳容 注 增虎目 龍顔列女傳叔姬之生叔魚/也生而視之曰是虎目
而豕喙鳶肩而牛腹谿壑可滿是不可/厭也 别𫝊管寜身長八尺龍顔秀眉 體方 法貴
上詳形貌一君蜀李書武帝生長八尺三寸羙容貌相/工相之曰此 將貴其相有四目如重雲鼻如龜龍口
如方器耳如相望法為/貴人位過三公不疑也 嘉容 淑貌左傳在戚而有/嘉容是謂不度
貌六朝淑/ 曜皎日 委形 肖䫉莊子吾身非吾有是天地之/委形也 漢雋人肖天地之
䫉/ 頽形 雕容六朝夷皮褐以頽形/ 又撫雕容之日頽 倚玉 連璧
晉書毛曽與夏侯元共坐時人謂蒹葭倚玉𣗳璧世/説潘安仁夏侯湛並美姿容每同行人謂之連
癡狂 纎瘦𩔖雋沈昭畧嘗遇王約張目視之曰汝是/王約耶何乃肥而癡約曰汝沈昭畧耶何
[266-45a]
乃瘦而狂通談叢李賀/為人纎痩 眉長指爪 原肖天地 交隂陽漢書肖/形天地
肖𩔖也謂圎首象天方足象地筋禮記云人/隂陽之交五行之秀肌膚之㑹 骸之束 増春月
栁 玉筍班世説曰王恭美姿容人多悦之或目之曰/濯濯如春月栁 𩔖雋唐凝羙風標每
到朝士家以為祥瑞/朝士中號為玉筍班 義勝故肥 體羸禁語韓子子/夏見曽
子曽子曰何肥也對曰戰勝故肥也吾入見先王之義/則榮之出見富貴之樂又榮之兩者戰於胸中未知勝
負故臞今先王之義勝故肥語事/文衛玠多病體羸母嘗禁其 河目龜文 龍犀
日角彚𫟍注目上下正平曰河目龜文謂足有龜文也/公侯之相 又曰額有龍犀入髮左角日右角月
言帝王/之相也 五柱入頂 伏犀起蓋隋髙祖事詳頭四金/彚苑君相之相也
[266-45b]
槌玉枕磊落相望伏/犀起蓋隐鱗交映 原影合虚 端表仙人與虚合/體故日中無
影雪中無跡其欲/影之直必端 表 随形 顧步若步影隨形也步世/説何晏自喜行 顧
影/ 服丹無 處隂滅韓終久服丹無影隂人有惡/影而走者不如處 而影滅
原相似匡圍 晉獲論語曰子畏於匡盖孔子貌似陽/虎匡人趨而圍之陽虎陽貨也
公羊逢丑父似齊頃公/故代頃公為晉獲也 如吾面 是後身左傳曰人/心不同如
其面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云語林曰張衡死/蔡邕母始孕二子才貌相似時人 邕是張衡後身
尚有典刑 相與師事後漢孔融與蔡邕素善邕卒有/虎賁士貌𩔖於邕融每酒酣引
與同坐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為史記曰孔子既沒/弟子思慕以有若似孔子相與立 師師事如孔子
[266-46a]
  形貌四
原熊虎之狀 豺狼之聲左傳/越椒 増七寸短人漢武故/事東郡
送短人長七寸衣冠具足疑其山精常令在案上行召/東方朔問之朔至呼短人曰巨靈汝何忽叛來阿母還
未短人不對因指朔謂上曰王母種桃三千年一結子/此兒不良已三過偷之矣遂失王母意故被謫來此上
大驚始知朔非世中人短人謂上曰王母使臣來告陛/下求道之法唯有清靜不宜躁擾後王母與帝㑹言終
不/見 短小精悍彚苑注顔延年為人/短小精悍敏扵事 弔䘮監厨𩔗雋/或問
禰衡荀文若趙稚長云何曰文若可使弔䘮稚長/可使監厨注荀但有儀容趙有大腹健噉故也 天
質自然晉書嵇康雖土木形骸人以/為龍章鳯姿天質自然耳 忽肥瘦説苑庾/公過周
[266-46b]
伯仁周曰君何所欣而忽肥庾曰君復何所憂而/忽瘦伯仁曰吾無憂直是清虛日來滓穢自去耳 重
八百斤事文晉南陽王保體質豐偉自稱重八/百斤喜睡不能御婦人年二十七薨 形陋
彚苑宋沈攸之詣領軍劉遵考求補遵考以為形陋不/堪及眀帝世以功為中軍封公遵考為光禄大夫攸之
在御座謂遵考曰形陋之人今何/如帝問之攸之以寔對帝大笑 革𢃄移孔梁書沈/約久處
端揆有志台司乃與徐勉書陳情言已病數旬革𢃄常/應移孔欲謝事求歸老之職勉為請三司之儀帝不許
 狀貌無憑南史庾杲之𫝊庾少聰慧家富於財好/賔客食必列鼎又狀貌豐羙頤頰開張人
皆謂夐必為方伯無餒乏之慮及魏剋江陵卒至餓死/時又有水軍都督禇羅面甚尖危有縦理入口竟保衣
食而/終 麒麟楦朝野僉載楊烱每見朝官目為麒麟楦/言如㺯假麒麟刻畫頭角修飾皮毛無
[266-47a]
徳而衣朱紫/與麒麟何異 體肥而舞𩔖説中宗復位祝欽眀為祭/酒帝與羣臣宴自言能八風
舞帝訝之欽眀體肥貌醜據地摇頭睆/目帝大笑盧藏用曰是舉五經埽地 鬼面藍色盧/杞
 神觀邁爽本傳裴晉公纔中人而神觀邁爽/其自賛曰爾形不長爾貌不揚 不貢
侏儒彚苑陽城為道州刺史州産侏儒歳貢諸朝城哀/其生離不進徳宗使求之城曰州民盡短小若以
貢不知何者/可供自是罷 異日必貴又盧擕貌不揚嘗以文上尚/書韋宙韋氏子弟輙肆輕侮
宙曰盧雖人物不揚觀其/文章有首有尾異日必貴 銅筋鐡肋天中記鄧弼身/長八尺雙目有
紫稜開合閃閃如電聲如虎吼以力雄人泰定末徳王/薦之㑹丞相格其事弼環視四體歎曰天生一具銅筋
鐡肋不使立勲萬里外乃槀死三/尺蒿下命也乃入王屋山為道士 堂堂五代史華温/琪少從黄巢
[266-47b]
為盜巢敗温琪走滑州顧其狀貌魁偉懼不自容乃投/白馬河流數十里不死河上人援而出之又自經於桑
林輒枝折乃之胙縣有田父見之曰/子狀貌堂堂非常人也乃匿扵家 没字碑又曰安/千秋事
唐晉累更藩鎮千秋為人狀貌堂/堂而不通文字人謂之沒字碑 曲如鈎續世説五/代崔善為
左丞令史惡其聰察以其身短而傴嘲之曰崔子/曲如鈎隨列得封侯上全無項胸前别有頭 陽
煦玉色宋史王曽姿質端厚楊億目之/曰王君陽煦玉色宗廟器也 盛肥丁痩歸/田
録盛文肅公豐肥丁晉/公踈瘦時語盛肥丁瘦 既貴而肥談叢東都曹生言/范右相既貴接親
舊情禮如故他亦不改世未有也然體/面肥白潔澤豈其胸中亦以為樂耶 貴亦枯痩又/曰
司馬温公枯瘦自如豈/非不以富貴動其心耶 蒸肉山詩話宋黄山谷戲和/文潛謝穆父松扇末
[266-48a]
云張侯哦詩松韻寒六月火雲蒸肉山謂文潛/詩雖清如松風之韻而體則肥如山之蒸 身品
短小事文邇英閣後有隆儒殿在叢竹中制度特小王/遵叔久在講筵而身品短小同列戲之曰公冝為
隆儒殿/學士 豐頤廣顙元列𫝊謝仲温豐頤廣顙聲音𢎞/亮見世祖於野狐嶺命備宿衞凡
所行幸必/在左右 令器元史王克敬幼竒穎嘗戲道傍丞相/完澤見之謂左右曰是兒姿貌秀偉
異日必令器也後官至/江浙行省参知政事 𩔖大俠小傳眀黄魯曽字得/之正徳舉人長身修
髥狀貌𩔖河朔大俠父授産千/金悉以置書其學無所不窺 軀幹豐偉小𫝊龔士/膂力過
人能挽百石弓軀幹豐偉輿夫為喘/息汗下跳躍超距輕蹻少年弗如也 體有四乳小𫝊/眀倪
謙生有竒質目光如電體/有四乳歴編修至尚書 原影衆魍魎問影莊子/云云
[266-48b]
老人子無影詳/老人 原相似惟肖書説築傅巖之/野惟肖肖似也 詐降
史記曰紀信貌似漢王乗黄屋/車左纛詐稱漢王出降項羽 増優孟衣冠又曰優/孟為孫
叔敖衣冠抵掌談論象孫/叔敖楚王及左右不能别 兄弟相似陳國張伯喈弟/仲喈相似妻子
不能/别
  形貌五
増詩朱彥時賦黑兒詩曰世有非常人實惟皮元士禀
兹至緇色内外皆相似行如驪馬𩥇立似烏牛峙忿如
鸜鵒鬬樂似鸕鷀喜 李白有詩嘲杜甫曰飯顆山頭
[266-49a]
逢杜甫頭戴笠子日卓午借問如何太瘦生總為從前
作詩苦
増説陸龜蒙雜説曰談生云崔小君𫝊稱鶴言者豈不
怪哉然吾觀於人其能盡其性而不𩔖扵禽獸異物者
希矣將憤世嫉邪長往而不來者之所為乎昔之聖者
其首有若牛者其形有若蛇者其喙有若烏者其貌有
若蒙倛者彼皆貌似而心不同焉可謂之非人邪即有
平脇曼膚顔如渥丹美而狠者貌則人矣其心則禽獸
[266-49b]
又惡可謂之人也然則觀貌之是非不若論其心與行
事之為不失也怪神之事孔子之徒不言予將特取其
憤世嫉邪而作之故題之云耳
  神彩容儀一
増詩曰我客戾止亦有斯容 禮記曰君子之容舒遲
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聲容靜頭容直氣容肅
立容徳色容莊 又曰容貌以文之衣服以移之是故
君子服其服則文以君子之容有其容則文以君子之
[266-50a]
辭 賈誼新書曰朝廷之容師師然翼翼然整以敬祭
祀之容遂遂然粥粥然敬以婉軍旅之容幅然肅然固
以猛䘮紀之容怮然懾然若不還
  神彩容儀二
増左傳曰邾隐公來朝子貢觀焉邾子執玉髙其容仰
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貢曰以禮觀之二君者其皆有死
亡焉 漢書曰雋不疑字曼倩渤海人也暴勝之為直
指使者至東海素聞不疑賢請與相見望見不疑容貌
[266-50b]
尊嚴衣冠甚偉勝之躧履起迎 又曰薛宣好威儀容
甚可觀 東觀漢記曰上過潁陽祭遵以縣吏數進見
上愛其容儀署為門下吏 又曰虞延字子大陳留人
世祖東巡路過小黄髙帝母昭靈后園陵在焉時延為
郡督郵詔呼引見問園陵之事延進止従容跪拜可觀
帝善之勅延從駕西盡郡界賜錢及劒𢃄佩刀還郡
又曰杜詩薦伏湛疏曰容貌堂堂國之光輝智畧謀慮
朝之淵藪齠齔勵志白首不衰實足以先後王室名足
[266-51a]
以光示逺人柱石之臣冝居輔弼 續漢書曰侯覇字
君房河南人為人矜嚴有威容家累千金不事産業篤
志詩書 冊府元龜曰後漢鄧衍以外戚小侯每豫朝
㑹容姿趨步有出扵衆顯宗目之曰朕之容貌豈若此
人特賜輿馬 英雄記曰袁紹生而孤幼為郎容貌端
正威儀進止動見倣効 冊府元龜曰魏何䕫曽祖父
熙字孟孫身長八尺五寸體貌魁梧善為容儀舉孝亷
為謁者賛拜殿中音動左右和帝佳之夔長八尺三寸
[266-51b]
容貌矜嚴後至太僕 蜀志曰魏文帝察黄權有局量
試欲驚之遣左右請權未至之間累催相屬馬使奔馳
交錯於道官屬莫不禠魄而權舉止顔色自若 魏志
曰蜀將孟逹率衆降逹有容止可觀文帝甚器愛之
蜀志又曰彭永年身長八尺容貌甚偉恣性驕傲多所
輕忽惟敬同郡秦子敕 益部耆舊𫝊曰張肅有威儀
容貌甚偉弟松為人短小不持節操然識逹精果有材
幹 吴志曰張昭容貌矜嚴有威風權嘗曰孤與張公
[266-52a]
言不敢怠也 吴書曰張純字元基少厲操行學博才
秀切問㨗對容止可觀 吴録曰滕𦙍為人白晳威儀
可觀每正朔朝㑹修覲在位大臣見者莫不歎賞 㑹
稽典録曰賀邵善儀容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動靜有常
與人交久益敬之至扵官府左右莫見其趺坐常著襪
希見其足 顧譚𫝊曰譚字子嘿身長七尺八寸少言
笑容貌矜整有圭璋威重未甞失色扵物非其人或終
日不言 三輔決録曰竇叔髙為上郡計吏朝㑹數百
[266-52b]
人儀狀絶衆天子異之 世説曰太尉王衍總角時嘗
造山司徒王神情眀秀風姿詳雅山公嗟歎者良久既
去目之而言曰何物老嫗生寧馨兒然恐誤天下蒼生
者必此人也 又曰時人見嵇中散歎曰肅肅如松下
風髙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巖巖如孤松之獨立及其
醉也如玉山之將頽 又曰海西時諸公每朝朝堂猶
暗唯㑹稽王來軒軒如朝霞舉 顔含别𫝊曰顔髦字
居道含之子也儀狀嚴整風貌端美桓公見而歎曰顔
[266-53a]
侍中廊廟之望也 桓邵别𫝊曰邵字敬倫清貴簡素
風姿甚美而善治容儀雖家人近習莫見其怠惰之貌
 荀氏家𫝊曰荀羡風器英秀識雅標貴眀䰅眉俊音
氣俯仰顧盼容止可則 沈約宋書曰羊欣字敬先少
静黙無競於人美言笑善容止徧覽羣籍尤長𨽻書
冊府元龜曰宋謝莊太常宏㣲之子韶令美容儀文帝
見而異之謂殷景仁劉湛曰藍田出玉豈虚也哉 又
曰南齊禇淵字彥囬美儀貌善容止俯仰進退甚有風
[266-53b]
則每朝㑹百僚逺國使莫不延首目送之 又曰何戢
為吏部尚書美儀容動止與禇淵相慕時人呼為小禇
公 又曰梁到溉身長八尺美風儀善容止後至金紫
散騎常侍 又曰馬憲年十四為國學生祭酒到溉目
送之愛其神彩 又曰劉訏尚書郎何烱嘗遇之於路
曰此人風神頴俊蓋荀奉倩衛叔寳之流也 又曰王
暕年數歲而風神警㧞有成人之度父儉作宰相賔客
盈門見暕相謂曰公才公望復在此矣 又曰陳謝
[266-54a]
羙風儀舉止藴藉襟懐朗然為士君子所重 又曰蕭
允字叔然風神凝逺通達有儀鑒容止藴藉動合規矩
 𩔖雋曰唐温彦博進止詳華人皆拭目觀 眀皇雜
録曰帝拜蘇頲為相命蕭嵩草制不工帝因制中云國
之瓌寳乃指瓌字曰不可言其父名冝易之嵩不悟但
改寳為珍帝見擲地曰虚有其表以嵩魁偉多髥 又
曰上令左右求堪為王府長史者太常卿姜皎奏源乾
曜公清有吏幹因召見與語乾曜神氣清爽對答皆有
[266-54b]
倫序上甚悦拜少府少監邠王長史 𩔖雋曰馮定偉
儀觀與兄宿齊名人方漢二馮文宗詔以開元霓裳羽
衣舞参以雲韶肄於庭定部諸工立縣間端凝若植帝
異之 彚𫟍曰孔季詡永昌初擢制科授秘書郎陳子
昻嘗稱其神清韻逺可比衛玠 眀詩小𫝊曰孫一元
棲太白之巔稱太白山人風儀秀朗蹤跡竒譎元巾白
袷以鐵鶴瓢自隨所至傾動士大夫 又曰陳束字約
之董侍郎有愛女不欲壻凡兒張尚書為言約之侍郎
[266-55a]
召見垂髫敝衣膚神玉暎叩之無不應試之詩文揮筆
如雲烟侍郎大喜尅日為㛰 又曰周復俊嘉靖進士
噐度純雅風神韶令弱冠與王同祖顧夣圭稱崑山三

  神彩儀容三
原巖下電 塵外物世說王戎字濬沖㓜頴悟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目之曰爛爛如
巖下電瓊世說王戎曰王衍神彩/髙徹如 林瑶𣗳自是風塵外物 叔寳清 夷甫儁
世説晋謝尚論中朝人物劉惔云杜乂膚清衛叔寳神/清為有識所重如此 世說王衍字夷甫神情明秀王
[266-55b]
澄曰兄形似道/而神鋒太儁 閒雅 白晳史記曰司馬相如車騎/雍容閒雅甚都 漢書
曰霍光白晳踈/眉目羙䰅髥 如鐘 為玉陸機身長七尺其聲如/鍾 裵楷字叔則為吏
部侍即風神髙邁容儀俊爽愽渉/羣書特精義理時人謂為玉人 増挺特 魁秀氣/挺
特不俗表彚苑注/魏謩姿 魁秀 竦神 峙玉莊子虗已竦神如彚/苑注鄭畋姿采 峙
玉/ 屬目 竦觀彚苑注髙士亷進止詳華凡有獻納/縉紳皆屬以目 又曰崔敦禮善辭
令進止觀/者皆竦 為容 冝相彚苑陳叔逹善為容史又曰/蕭至忠出為晋州刺 治有
名黙啜遣大臣來朝見至忠風彩逡廵/畏俯謂人曰宜相天子何乃居外乎 秀偉 嚴峭
蕭得聖姿宇秀偉氣孤峻/ 彚苑韋斌容止嚴峭 軒秀 瓌秀彚苑嚴挺之/姿質軒秀
[266-56a]
 又曰吕元膺/姿儀瓌秀 都雅 峻整彚苑張垍舉止都雅帝悦/之 又曰王播儀矩峻整
 著稱/扵時 整峻 雍閑崔逺有文而風致整峻世慕其為/人目曰飣座梨言座所珍也 裵
 休為人藴藉進止雍閑/宣宗嘗曰休真儒者 自安 不煩魏元忠始以諸/生見髙宗慰遣
 不知謝即出儀舉自安帝目送謂薛元超曰/是子未習朝廷儀 裵諝性通綽舉止不煩 爽邁
 嚴偉裵晉公詳形貌稜崔從為/人嚴偉立朝稜 有風望 秀爽 凝逺趙彦昭/風骨秀
 爽莫宋璟風度凝逺/人 涯其量並彚𫟍 風度髙嚴 神彩軒異劉伯芻/ 趙㫤
 
 
[266-56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六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