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五十七


[262-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五十七
  人部十六老人/八十 五十/九十 六十/百歳 七十/上壽
   老人一
 原説文曰老考也 尚書曰五福一曰壽 易曰枯楊
 生稊老夫得其女妻 毛詩曰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又曰酌以大斗以祈黃耉黃耉鮐背以引以翼 禮月
 令曰享壽星於南郊 増祭義曰先王之所以治天下
[262-1b]
 者五貴有徳貴貴貴老貴長慈幼貴老為其近于親也
  又曰天子廵狩諸侯待於境天子先見百年者問其/國君
 以百年者所/在而徃見之子曰朝廷敬老則民作孝 續漢書曰仲
 秋祠老人星於國之南郊
   老人二
 原論語䜟曰堯舜遊首山觀河渚乃有五老遊河渚曰
 河圗將浮五老飛為流星上入昴 尸子曰湯問伊尹
 曰壽可為耶伊尹曰王欲之則可為弗欲則不可為也
[262-2a]
 禮記曰凡養老有虞氏以燕禮夏后氏以饗禮殷人
以食禮周人修而兼用之 周書曰文王召太子發曰
嗚呼我身老矣吾語汝我所保與守守之哉𫝊之子孫
 尚書中候曰齊桓公封禪謂管仲曰寡人日暮仲父
年艾 左傳曰燭之武對鄭伯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
今老矣無能為也已 増又曰穆叔至自會見孟孝伯
語之曰趙孟將死矣其語偷不似民主且年未盈五十
而諄諄焉如八九十者弗能久矣 又曰天王使劉定
[262-2b]
公勞趙孟於潁館於洛汭劉子曰美哉禹功子盍亦逺
績禹功而大庇民乎對曰老夫罪戾是懼焉能恤逺吾
儕偷食朝不謀夕何其長也劉子歸以語王曰諺所謂
老將知而耄及之者其趙孟之謂也 國策曰子竒年
十八齊君任為東阿旣行而君悔焉使人追之囑使者
曰未至追令還已至勿追未至東阿使者反齊君問故
使者曰臣見子竒同載者皆白首矣夫老者之智少者
之决此必能治東阿矣王曰善哉 原説苑曰楚文王
[262-3a]
伐鄭使王子革子露居二子出遊老人戴畚從而乞焉
不與搏而奪之畚 戰國䇿曰昔者秦魏為與國齊楚
約攻魏魏使人求救於秦冠蓋相望秦救不出魏人有
唐且者年九十餘謂魏王曰老臣請西説秦令兵出可
乎曰敬諾遂約車遣之且説秦王秦王遂發兵救之
史記曰秦始皇謂王剪曰將軍老矣何怯也 又曰伏
生秦博士孝文欲求治尚書天下無有聞伏生能治欲
召之是時伏生老不能行詔晁錯徃受之 増又曰李
[262-3b]
少君以祠竈却老方見上自謂七十嘗從武安侯飲坐
中有年九十餘老人少君乃言與其大父遊射處老人
為兒時從其大父行識其處一坐盡驚 原漢書曰馮
唐老為郎文帝輦過問曰父老何自為郎 又曰張安
世薦蘇武眀習故事奉使不辱宣帝以武著節老臣令
朝朔望號稱祭酒 神仙傳曰淮南王安好道術八公
詣門門者見其垂白不肯通八公皆化成童子色如桃
花門吏白王王迎之登思仙之臺八公還成老人授之
[262-4a]
要道 増晉書曰華表太始中遷太常卿數歳以老病
乞骸骨詔以表清貞素履有老成之美而以疾固辭今
聴如所上祿賜與卿同 又曰祖逖進鎮雍邱略定河
外躬自勸督農桑克己施下百姓感悦置酒大會耆老
中坐流涕曰某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復何恨 又曰周
訪少時遇善相者陳訓謂訪與陶侃曰二君皆位至方
岳功名略等但陶上壽周下壽優劣在年耳 原世説
曰顧悦與簡文同年而髮早白簡文問曰卿何以先老
[262-4b]
答曰蒲栁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姿隆冬轉茂 増齊
書云虞玩之字茂瑶年老有疾請退曰四十仕進七十
懸車壯即馳驅老宜休息知足不辱臣知足矣 後魏
書曰尉元許致仕詣闕謝見於庭命昇殿勞宴賜以元
冠素服又詔𠑽三老給上公之祿 唐書曰太宗將伐
遼召李靖入閣賜坐御前謂曰公南平吳㑹北清沙漠
西定慕容惟東有髙麗未服公意如何對曰臣徃者憑
藉天威薄展微勞今殘年朽骨惟擬此行陛下若不棄
[262-5a]
老臣病其瘳矣帝愍其羸老不許 舊唐書曰蕭徳言
以年老請致仕太宗下詔曰卿年齒已衰教將何恃所
冀才徳猶茂卧振髙風使濟南伏生重在兹日關西孔
子故顯當今 又曰嚴綬才器不踰常品事兄嫂過謹
為時所稱常以寛柔自持位躋上公年至大耋前後統
臨三鎮皆號雄藩所辟士親覩為將相者凡九十人其
貴壽如此 胡野僉載云武部侍郎侯知一以年老敕
令致仕知一乃詣朝廷跳躍馳騁以示便㨗時謂知一
[262-5b]
不伏致仕 開元遺事曰開元東封有太原人于伯龍
者年一百二十八歳精爽不昧其子已卒兩孫隨之各
年七八十 事文𩔖聚曰南陽有菊水水甘而芳居民
三十餘家飲其水皆壽或至百二三十歳蜀青城山老
人村有見五世孫者道路險逺生不識鹽醯而溪中多
枸杞根如龍蛇飲其水故壽近歳道稍通漸能治五味
而壽亦衰矣 洞微志曰李守忠為承㫖奉使過海至
瓊道逄一翁自稱楊遐舉年八十一其叔父皆年一百
[262-6a]
二十餘又見其祖自稱曰宋卿年一百九十五次見如
雞窠中有小兒出頭下視宋卿曰此九代祖也不語不
食不知其年歳 幽怪述異記曰鍾離人顧思逺年一
百十二歳七子年少者已六十頭有肉角長寸許穰城
有人年一百四十歳不能飲食曾孫婦乳之荆州人張
元始年九十七方生兒兒遂無影一百十六歳終將終
人人告别又窮山林處處履遍 周史曰五代王仁裕
家逺祖母二百餘歳 又曰蕭愿字惟恭梁宰相頃之
[262-6b]
子也事父母以孝稱後為兵部郎卒之時年七十餘母
猶在堂一門壽考人罕及者 洞微志曰邵伯温言洛
陽有老人曰党翁者賣藥洛水北南行歩甚快自言五
代清泰中嘗為兵經事柴世宗有放停公帖可騐其衣
服猶唐裝也有妻無子有問以前事者皆不答元豐中
不知所在計其壽當一百七八十餘 元史列傳曰貝
降父呼都克武勇過人從世祖南征年㡬七十每率先士
卒冒矢石身被數十創戰功居多 又曰髙納麟至正
[262-7a]
十二年江淮盗起帝命總制江浙三省軍馬詔直省舍
人海玉𫝊㫖慰諭納麟北面再拜曰臣雖耄老敢不黽
勉從事盡餘生以報陛下 又曰石天應為陜西東路
行臺兵馬都元帥召將佐謂曰吾年垂六十老耄將至
一旦卧病牀第聞後生輩立功名死不瞑目矣 又曰
竇黙年八十公卿皆徃賀帝聞之拱手曰此輩賢者安
得請於上帝加益數年留朕左右共治天下惜今老矣
悵然者久之 又曰王磐廣平永年人日本之役師行
[262-7b]
有期磐入諌帝震怒且曰此在吾國法言者不赦汝豈
有他心而然耶磐對曰臣赤心為國故敢以言今臣年
已八十况無子嗣他心欲何為耶年至九十二卒之夕
有大星隕正寢之東 又曰李冶晩家元氏買田封龍
山下世祖即位復聘之欲處以清要官冶以老病求還
山至元二年再以學士召就職朞月復以老辭去卒年
八十八 又曰吳澄撫州崇仁人至治末修英宗實録
成即移疾不出天歴三年朝廷以澄耆老特命次子京
[262-8a]
為撫州教授以便奉養明年得疾有大星墜其舍東北
澄卒年八十五 又曰曹伯啟天歴中起為淮東廉訪
使陜西道行御史臺中丞使驛敦遣伯啟喟然曰吾年
且八十尚忘知止之戒乎終不起天下髙之 又曰趙
世延拜中書平章政事固辭不允詔以世延年髙多疾
許乘小車入内至順元年與修經大典屢奏臣衰老乞
解中書政務專意纂修帝曰老臣如卿者無幾求退之
言後勿復陳 又曰王英益都人善用雙刀人號之曰
[262-8b]
刀王至元中李志甫等兵起時英已致仕巴咱爾謂僚
佐曰是雖䑕竊狗偷非刀王行不可其人雖老必可激
以義乃使迎致之英曰國家有事吾雖老其可坐視乎
據鞍横槊精神飛動馳赴焉 又曰至正中毛貴陷益
都英時年九十有六乃謂其子宏曰我世受國恩今老
矣縱不能事戎馬以報天子尚忍食異姓之粟以求生
乎數日遂卒 明詩傳曰林春澤字徳敷年百歳有司
為建人瑞坊子應亮以户部侍郎侍養亦年七十矣拜
[262-9a]
起矍鑠如少壯卒年百有四歳 又曰楊巍以太子少
保晉太保歸田十五年年九十三而殁功名壽考未有
其比 又曰董澐字復宗年六十七徃師王陽眀晩究
心内典 又曰文徵眀授翰林待詔未衰求退清名長
德主吳中風雅之盟者三十餘年年九十而卒
  老人三
原永錫 有終詩永錫難老老禮記大/道之行也使 有所終 耄矣 皤然
左傳石碏曰老夫耄矣/ 又鮐背之叟皤皤然 避車 墮履禮記見老者則/車徒避頒白者
[262-9b]
不以其任而弟逹于道路矣注任謂擔持物也進張/良傳良遊下邳圯上有一老父墮履良取而跪 之
雞皮 鶴髪劉熙釋名云咽皮如雞皮五代/史周恒公曰吾老矣雞 鶴髪 二毛
三赦左傳君子不禽二毛又曰愛其/二毛 周禮三赦二曰老耄 皤皤 冉冉班/固
辟雍詩皤皤國老兮離/騷老冉冉其將至 上齒 減年禮記虞夏殷周/天下之盛王未
有遺年者是故朝廷同爵則上齒謂老者在上/ 劉平傳平為全椒令百姓感化減年從役 善飯
 安車廉頗傳趙王欲用亷頗使使視之使者還報王/曰廉將軍雖老尚善飯 本傳漢武以安車徵
枚乗乗年/老道病卒 増大齊 長生莊子楊朱曰百年壽之大/齊得百年者千無一焉
廣成子曰無勞女形無/摇女精乃可以長生 四事 三願列子楊朱曰生/民之不得休息
[262-10a]
為四事故一為壽二為名三為位四為貨王説苑齊宣/王出獵於社山社山父老十三人相與勞 王賜之父
老皆拜閭丘先生獨不拜疑而問之對曰未/見大王所望者三願賜臣壽賜臣富賜臣貴 澣裙
留枕漢書石建為郎中令建白首萬石君尚無恙每五/日洗沐歸謁親入子舍竊問侍者取親中裙厠牏
身自澣灑復與侍者不敢令萬石君知之以為常以南/史荆州上津鄉人張元年一百一十六歳終時人 為
知命湘東王愛竒/重異遂留其枕 躍馬 跨鞍源懐傳源懐正始初/蠕蠕入㓂詔加懐使
持節侍中出據北蕃懐跨鞍執矟躍馬大呼顧賔客曰/氣力雖衰尚得如此蠕蠕雖畏壯輕老我亦未便可欺
時年六十一至雲中蠕蠕亡遁鞍魏書畢衆敬年已/七十𩯭髮皓白而氣力未衰跨 馳騁有若少年
不倦 彌勤傅子胡昭外同乎俗内秉純潔心非其好/王公不能屈年八十而不倦於書籍 北
[262-10b]
史趙逸字思羣性好墳典白/首彌勤年踰七十手不釋卷 霜顔 雪髪唐李白不/知㡬甲子
猶到氷霜顔雪文潞公/詩素髪飄飄 滿肩 皓髪 華顛漢武故事帝過/郎署見顔駟龎
眉皓髪問曰叟何時為郎何其老也荅曰臣文帝時為/郎上曰何不遇也駟曰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
而臣尚少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至老不遇顛太平/廣記蔡邕曰華顛胡老又崔駰逹㫖曰唐且華 以悟
秦甘羅童稚而報趙又劉向新序曰齊有閭丘昂年十/八而求仕宣王曰子年尚稚閭丘昂曰昔顓頊行年十
二而治天下秦項槖七歳為聖人師由此之昂不肖/耳年不稚矣宣王曰未有咫角驂駒而能服重致逺者
也夫士亦華髪墮/顛而後可用耳 一氣 同甲典刑録魏公六老圗/樂工致語云六人四
百四十歳好是同貞一氣生㑹彚苑文潞公程珦司馬/旦席汝言皆七十八為同甲 潞公詩云四人三百十
[262-11a]
二歳况是同/生甲午年 榆年 嵫景漢孟嘗傳年歳有訖桑榆/行盡 江淹詩屬我嵫景
半賞爾若光初按嵫景崦嵫之景/若光若木之光一喻老一喻少也 杖鉞 書屏山堂/肆考
宋太師文彦博乞致仕不允批答昔師尚父九十杖鉞/秉旄猶未告老此諸葛元遜所以屈張昭也 又宋劉
器之曰富韓公年八十書座/屏云守口如瓶防意如城 原無下拜 不提挈左/傳
天王使宰孔賜齊侯胙曰以伯舅老耄加/勞賜一級無下拜 禮頒白者不提挈 操几杖
給韋禮記謀於長者必操几杖以從注從就之聲晉/書劉宏為荆州嘗夜起聞城上持更者歎 甚
苦呼省之兵年過六十羸疾無/襦乃謫主者遂給韋複帽 増眞率㑹 耆英堂
彚苑司馬光六十五作真率㑹詩德潞公𫝊文潞公留/守西都集洛中公卿大夫年髙有 者為耆英會就資
[262-11b]
聖院建大厦/曰耆英堂 摩銅狄 授玉杖東漢薊子訓有神術/與一老翁共摩挲銅
狄人於長安東曰適見鑄此已五百歳矣故張天覺詩/曰鶴髪飄飄紫府仙摩挲銅狄不知年 續漢書曰民
年七十者授之以玉杖餔之以糜玉杖長/九尺端鳩飾鳩不咽之鳥欲老不咽也 種壽泉
却老霜清異録仙家以津液灌漑丹田為種壽/泉 又以九鍊松枝為之可辟榖長生 原貴
德尚齒 深計逺謀禮有虞氏貴德而尚齒索韓詩外/傳曰楚丘先生被蓑帶 見孟嘗
君孟嘗君曰先生老矣春秋髙矣多遺忘矣何以教文/先生曰惡將我使而老哉使我投石㧞距乎追車赴馬
乎吾將死何暇老哉將使我深計而逺謀乎/設精神而决嫌疑吾乃始壯矣何老之有 同爵尚
齒 敬長貴老禮軍旅什伍同爵則尚齒而弟逹於軍/旅矣 又貴老為其近於親也敬長為
[262-12a]
其近於/兄也 皮似班梨 目如濁鏡釋名曰凍老人皮/有班黒如凍色也
曰陸機百年歌/ 殘目如濁鏡 日暮塗逺 鐘鳴漏盡史記主父偃/曰吾日暮塗
逺故倒行逆施之報又魏田豫為衛尉乞遜位司馬宣/王以豫壯未聴豫 書曰年過七十而居位猶鐘鳴漏
盡而夜行不止罪人也拜大/中大夫食卿禄年八十二薨 從衰得白 引户校年
文選積㣲成損積損成衰從衰得白從/白得老 禮記三王養老皆引年注 髮將種種
心旣諄諄左傳盧蒲嫳曰余髪如此種種余奚能為/趙孟年未五十而諄諄然如八九十者
 増音吐鴻暢 年力康强唐書盧鈞為太子太師帝/元日大享含元殿鈞年八
十升降如儀音吐鴻暢舉朝咨歎卿石林燕語文潞公/致仕入對神宗見其年力康強問 攝生有道乎潞公
[262-12b]
對曰無他臣但能隨意自適不以外/物傷和不敢作過當事上以為名言 廉頗遺矢 髙
允墜車本傳亷頗奔魏趙王復思頗使使者視頗還報/曰亷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臣與坐頃之三遺矢
矣趙王以為老遂不召大本傳後魏髙允年漸期頥志/識無損孝文以為光禄 夫其年有事西郊詔御馬車
迎允就焉馬忽驚奔車/覆傷眉帝遣醫療之 李嶠龜息 裴度龍鐘山堂/肆考
唐袁天罡與李嶠同宿袁聴嶠息在耳中賀曰郎君必/壽此龜息也 劇談録裴晉公微時羈遊洛中一日䇿
蹇驢上天津橋時淮西不庭已數年矣有二老人倚柱/立曰蔡州何時得平見晉公愕然而退有僕夫在後聞
其語曰適憂蔡州未平須得此人為相/僕以告公公曰見我龍鐘故相戯耳 精爽不衰
進取彌鋭魏書羅結年一百七歳精爽不衰百二十卒/ 山堂肆考唐中宗以唐休璟同三品休璟
[262-13a]
年八十餘/進取彌鋭 錢朗顔童 喬琳耳瞶山堂肆考錢朗南/昌人仕唐累官光
禄大夫文宗朝歸隠廬山得補腦還元之術元孫數人/已皓首矣而朗顔貌猶如童子一日語家人曰我適為
上清所召今去矣俄氣絶數日顔色如生年一百七十/餘歳 本傳唐喬琳衰老耳瞶上或時訪問應對失次
 猶知管任 不復事人世説山公以器識重朝廷望/年踰七十猶知管時任 本
傳梁震唐末登進士第髙季興愛其才欲留之震退而/築室洲上披鶴氅稱荆臺隠士曰吾老不復事人矣
 原渭濵之叟翼周太/公 商洛之皓匡漢四/皓 絳老辱
在泥塗 馮唐屈於郎署 矧過及耄之年 宜申在
宥之典 教將行於邦國 弟先逹於朝廷 况當尚
[262-13b]
齒之朝 難許遺年之議 少不如人方辭鄉國之使
 老而無子始為絳縣之師 安車駟馬雖申公之已
老 深計逺謀乃楚邱之始壯 日落桑榆感末光而
向盡 年催蒲栁嗟弱質之先零已上/白帖 原五十養鄉
禮記五十/養於鄉 杖家禮記五十/杖於家 異粻禮記五十異粻/粻粮米也音張
命爵禮記五/十而爵 服官政禮記五十曰艾服官政注髮/也蒼白如艾可耑事其官也
不致毁謂居/䘮也 不成䘮成備也/不備禮 不備禮送䘮不散麻/始䘮不備禮
 不力政五十不/從力政 命為大夫禮記五十/命為大夫 置為三老
[262-14a]
漢髙舉民年五十以上有修行能率衆善置為三/老鄉一人擇鄉三老為縣令丞尉以相教勿繇戌 無
車不弔五十無車不越疆/而弔人始衰也 親没不髦髦子/飾也 増知非
 啟蒙蘧伯玉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 朱文公五十七編易學啟䝉孝經 方娶
 遲歸江南野史陳貺處士五十方娶遲/李白詩我年五十七歸去誠已 白髪 榮
東坡詩髮白蒼顔五十三家人强遣試/春衫 白詩我今五十七榮名得㡬時 除侍讀
薦御史東坡年五十一除中書舍人又除翰林侍讀習/唐韓愈年五十一薦殷侑狀云兼通三傳旁
諸經堪任御/史太常博士 入京師 直玉堂周濓溪先生素貧初/入京師鬻其産以行
擇留美田十餘畆畀周興任之以埽灑其/父郎中之墓 東坡年五十四直玉堂 會夾谷
[262-14b]
貶潮陽孔子年五十二相定公會齊侯於夾谷藍韓愈/年五十三上䟽論佛骨貶潮陽刺史至 關有
詩云雲横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関馬不前 造僧廬 赴幕府韓愈在潮州/年五十有四
有一老僧號大顛聰明識道理愈造其廬及来袁州留/衣服為别 杜甫年五十四歸溪上有作簡院内諸公
曰白頭趨幕府/深覺負平生 生道保 㛰韋妹彚苑元稹字㣲之/年五十八歳生子
命名為道保之崔元諒任益州參軍欲娶婦忽夢人云/此家女非君 婦君婦今日方生乃夢中相隨到東京
履信坊住一屋下見婦人生女曰是君婦崔寤殊不之/信俄所議之女暴亡後官四品年五十八乃㛰韋渉妹
年始十九居履信坊下尋/勘歳月正與夢中相合 年當富貴本傳朱買臣常/刈薪柴以給食
擔束薪行且讀書其妻羞之買臣曰/吾年五十當富貴後拜㑹稽太守 過二孔融書孔/融與魏武
[262-15a]
帝書曰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公為始滿融又過二 始應召孔愉年五十一/始應召為參軍
松菊主人韋元㣲擢進士授監察御史不樂曰爵禄譬/滋味也人皆欲之吾年五十一取一班一級
不見其味將為松菊/主人不愧陶淵明云 何有宦情南史何允隠若耶山/雲門寺梁武帝詔為
特進光禄大夫遣領軍司馬王杲之以手敕諭意允/曰吾年已五十七月食四斗米不盡何容復有宦情
杜陵逺客杜甫年五十六在夔州西閣立春日詩/巫峽寒江那對眼杜陵逺客不勝悲 始
工詩本傳唐髙適年五/十始為詩即工 有濟時意江南野史辛讜五/十不仕而慨然有
濟時/意 得第雜録唐孟郊字東野性介少諧合韓愈一/見為忘形交郊年五十得進士第郊為詩
有理趣為愈所稱卒/張籍謚曰貞曜先生 加三樂天詩老校於君年幾/許今君半百又加三
[262-15b]
今年花前樂天詩今年/花前五十五 長慶秋樂天詩長慶二年/秋我今五十一
三品官同上身為三品/官年已五十八 娶丞相女孫明復先生退居/太山之陽枯槁憔
悴鬚𩯭皓白家貧不娶故相國文定公李廸就見之歎/曰先生年五十一室獨居誰事左右不幸風雨飲食生
疾奈何吾弟之女甚賢可以奉先生箕帚先生因固辭/文定曰弟女不妻先生不過一官人妻幸壻李氏先生
於是曰宰相女不以妻公侯貴戚而固以嫁山谷衰老/藜藿不充之人相國之賢古無有也予不敢不成相國
之賢名/遂娶之 入中書分定録曽公慶歴八年過杭州同僧/元逹徃天竺禮聖像至路口望見有
婦人衣潔獨行而前呼曰上座從曽舍人來耶/舍人五十七歳入中書上座其年亦受師號 廬山
髙節雜録劉渙為潁上令以剛直不屈於上位即棄官/家於廬山之陽時年五十歐陽修與渙同年進士
[262-16a]
也髙其節作廬/山詩以美之 衰顔東坡詩贈寫真道士李得素曰/五十之年初過二衰顔記我今
如/此 小學書成朱文公五十八/編小學書成 原六十宿肉禮記六/十宿肉
 不親學不能脩/弟子禮 不與戎六十不/與戎政 歳制禮記六十/歳制䘮具
 養國 杖鄉禮記六十養於國/ 又六十杖於鄉 頥指 耳順禮記/六十
曰耆指使注指使使人也言不/躬親於事也 六十而耳順 増年登 旬滿樂天/詩今
歳日餘二十六來歳年登六十二六/ 蘇轍詩年更六十七旬滿三百 致仕 封王范/文
忠鎮舉孔文仲為賢良文仲對䇿極論新法之害安石/怒罷文仲歸公上䟽争之不報時年六十三即請致仕
䟽凡五上十宋曹彬為神武將軍伐蜀克成/都薨年六 九真宗臨哭之追封濟陽郡王 刪詩書
[262-16b]
 序學庸孔子大朱文公年六/十序 學中庸章句 建大功 為常伯羊/祜
字叔子遊汶水濵父老謂曰孺子有好相年六十建大/功既言便去不知所終 魏善相者謂應璩曰君六十
二為常伯/而當有厄 原居䘮不毁 征蠻可用禮記六十不毁/ 東觀漢記馬
援年六十二請撃五溪蠻帝愍其老未許援曰臣尚能/披甲上馬帝令試之援據鞍顧盼以示可用帝笑曰矍
鑠哉是翁/遂遣援 増景薄西山 老如盛年東坡我年六十/一頽景薄西山
盛伊川行狀伊川先生謂張繹曰吾受氣薄三十而浸/ 四十五十而後全今六十三矣校其筋力如盛年無
損若人待老而保/生是猶貧而畜積 心情多少 志氣奮揚心情多少/在六十二
三人以蠕蠕主阿那瓌犯塞詔李崇以本官都督北諸/軍事 討之崇辭於顯揚殿戎服武飾志氣奮揚時年
[262-17a]
六十九幹畧如少者明帝/目而壯之朝臣咸稱善 為博士漢武帝招賢良文/學士時公孫宏年
六十徴/為博士 清源丞唐張柬之年六十三為清源/丞善相者曰當位極人臣 原七
十杖國 養學禮記七十杖于國/ 又七十養于學 賜杖 斲輪詳受/玉杖
注問莊子齊威公讀書堂上輪扁斲輪于堂下釋椎鑿/而 曰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粕也夫臣斲輪不徐不
疾得之于手應之于心口不能言有數存焉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不能受之於臣行年七十而老斲輪
 則席 懸車七十君問則席注則席在/席而與言 七十懸車 増抱麟
跨鶴孔子能東桑生不知何許人少遇異人授以修鍊/之術 辟榖父娶之曰吾不欲為凡世度子孫耳
乃閉一室坐飬數十年一日謂家人曰吾道成/矣遂手畫一鶴于地跨飛而昇時年七十六 原賜
[262-17b]
几杖 乘安車禮記大夫七十而致仕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几杖注不得謝為不聴致仕也
又大夫七十行役以婦人適/四方乗安車自稱曰老夫 遇周文 師絳縣吕望/七十
遇文王辭絳縣人老矣趙孟曰使吾子辱在泥塗使/助為政 以老與之田使為君復陶以為絳縣師
増笞老翁 肖嬰兒漢使過河東見一女子笞老翁翁/受杖甚恭問之云此妾之子也昔
舅氏伯山甫以神方教妾使服之不精致此衰老故杖/之問其年曰妾一百三十歳兒纔七十餘耳 魯有單
豹者辟世離俗岩居谷/飲年七十而猶肖嬰兒 好墳典 罷春秋趙逸在魏/歴中書侍
郎好墳典年七十手/不釋卷 下詳後詩 官登三品 俸沾五十貞觀中/張寳藏
為金吾長歸鄴陽路逄少年田獵割鮮食倚𣗳歎曰張/寳藏身年七十未嘗得一食如此傍一僧曰六十日内
[262-18a]
官登三品何足歎也言訖不見寳藏即時還京師時太/宗苦於氣痢衆醫不效寳藏即具䟽以乳煎蓽方服之
立瘥授寳藏鴻臚卿時正六十日矣/ 樂天詩壽及七十年俸沾五十千 筭得空槨 夢
講東堂安定貞善筭術成帝時貞常自筭其年七十三/至期果死又曰北邙青隴上孤檟之西四丈所
鑿之七尺吾𦵏地也貞死依言徃掘得古時空槨即以/𦵏焉 後漢周磐年七十三謂子曰吾夢先師東里先
生與講于東堂之奥既而長/歎豈吾齒之盡乎其月卒 原貳膳七十膳/注副也 衣
七十非/帛不煖 傳家事禮記七十老而傳/注傳家事在子孫 必與揖讓七/十
者不有大故不入朝若有大故/而入君必與之揖讓謂致仕者 酒處内禮記七十/唯衰麻在
身飲酒食處/於内謂居䘮也 不與賔客七十不與/賔客之事 古稀古詩人/生七十
[262-18b]
古來/稀 不知紀年左傳晉悼公夫人食輿人絳縣人或/年長矣使之年曰臣小人也不知紀
年臣生之歳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也使問諸師曠曰七十三年 増
恭敬待命説苑成回學于子路三年回恭敬不已子路/問其故何也回對曰臣聞之行者比於鳥上
畏鷹鸇下畏綱羅夫人為善者少為䜛者多若身不死/安知禍罪不施行年七十常恐行節之𧇊回是以恭敬
待大命子路稽/首曰君子哉 原何敢釋恭魯國有恭士者名曰汜/行年七十其恭益甚魯
君曰何不釋恭汜曰君子好恭以成名小人學/恭以除刑行年七十常恐斧鉞之加何敢釋恭 虛左
魏有𨼆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貧為大梁門門者/魏信陵君置酒大會客從車騎虚左自迎侯生 七十
為夭南陽酈縣有甘谷水甘美其山上有大菊落水得/其滋味谷中三十餘家不復穿井仰飲此水上壽
[262-19a]
年百二三中年/八十七十為夭 圗上方略趙充國年七十餘圗上/方略請自將撃先零
登祖壽何允𨼆若耶山允家世年皆不永惟祖尚之至/七十三允年登祖壽乃移還吳作别山詩一首
言甚悽慘後/至八十六 劉楊同軌蜀志陳壽與譙周别周曰昔/孔子七十三劉向楊雄七十
一而没今吾年過七十庶慕孔子遺風可與劉/楊同軌恐不出後歳必便長逝不復相見矣 至叅
董徳元再薦試禮部合格廷對為天下第一遣報家/書詩云故鄉若問登科事便是當年老榜官後七十
至參/政 大孔三年北齊使來聘梁訪徐陵春秋陵曰小/如來五歳大孔子三年謂七十五也
 升坐隋文帝幸洛陽公孫景茂謁見時年七十七帝/命升殿坐問其年幾以實對帝哀其老嗟嘆久
之景茂再拜曰吕望八十而遇文/王臣踰七十而逄陛下帝甚悦 占對清明唐趙昌/徳宗召
[262-19b]
問狀時年踰七十占對清/明帝竒之復拜安南都䕶 雉朝飛韓文牧犢子七十/無妻感野雉作雉
朝飛/操 醉舞白樂天年七十四賦詩云婆娑醉舞遣/孫扶又云風光抛得地七十四年春
筋力柔彊王希夷𨼆嵩山師黄頥學飬生喜讀周易老/子餌松柏葉雜華年七十餘筋力柔彊刺史
盧齊卿就謁問政答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此言足矣 講乾卦宋紀宋處士王/昭素有學行太
祖召見便殿年已七十餘令講乾卦至九五歛容對曰/正當陛下今日之事引援証據因示諷諌㣲㫖太祖大
悦問以治世養身之道曰治世莫如愛民養身/莫如寡欲太祖愛其言書于屏風識之不忘 詔不
范鎮元祐初以詔起鎮曰西伯善養二老來歸漢室/卑辭四臣入侍鎮辭曰六十三而求去盖以引年七
十九而復來豈/云中禮卒不起 歩訪兩蘇宋巢谷眉山人也紹聖初/軾轍謫嶺海平生親舊無
[262-20a]
復相聞者谷獨慨然自眉山徒歩訪兩蘓轍驚曰此非/今世人古之人也既見握手相泣已而道平生逾月不
厭時谷年七十三矣將復見軾/于海南轍愍其老且病固止之 中庸先生張特立元/世祖在潜
邸首傳㫖諭曰張特立養素丘園易代如一今年幾七/十研究聖經宜錫嘉名以光潜徳可特賜號曰中庸先
生/ 原八十致膳 常珍八十每月致膳/ 八十常珍 釣渭 誌
姜太公元陳堯佐將終自誌其墓曰宋潁川先生堯/佐字希 年八十二不為天官一品不為賤卿相納
禄不為辱三者偹可歸/息于父母棲神之域矣 増増秩 焚契孫逖父嘉之/年八十猶為
令逖求降外官乞増父秩帝嘉納拜嘉之宋州司馬致/仕 樊重世善農稼貲至巨萬而賑贍宗族恩加閭井
年八十餘終素所假貸/數百萬遺令焚削文契 蒼髯 雪𩯭古詩弟子蒼髯/年八十養生世
[262-20b]
世受遺書朝又睢陽五老祁國公杜衍年八/十詩云花 月夕隨時樂雪𩯭蒼髯滿座春 眼方
行潔仙人瞳子方陶宏景年八十一眼有時而方能管/寕名行髙潔望之若不可及即之熙熙和易 因
事導人于善人皆化服年八十四/卒天下知與不知間之莫不嗟歎 精爽 壽貴紫霞/學道
妙庭觀其徒甚衆年八十四常精爽一日語徒曰我將/歸矣遂逝 太宗時賛寕充史館編修壽八十四王處
訥推其命孤薄三命禽畧六壬遁甲俱無壽貴之處謂/寕曰師生時正得天貴星臨門必有列土侯王在户寕
曰母嘗謂某生時方卧草錢文穆王元瓘徃臨安拜/瑩至門雨作避于茅簷甚久浣浴襁藉徘徊方去
賜几杖 問籌䇿李𠑽字大遜延平中詔舉隠士徵𠑽/為博士後年八十以為國三老賜以
几杖陲趙充國年八十朝廷有四夷大/議邉 重事常與參其謀問籌䇿焉 伯始練事
[262-21a]
公度攝生本傳東漢胡廣字伯始為三公時年已八十/而心力猶壯練逹事體 舊唐書栁公度善
攝生年八十餘歩履輕便或祈其術曰吾初/無術但未嘗以元氣佐喜怒氣海常温耳 原齋䘮
不及 東西必見禮記八十齋䘮之事不及注又八十/九十者東行西行不敢過 不敢過
言道經之/必見也 曰耋説文八/十曰耋 鼓缶易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杖朝禮記八十/杖於朝 五豆鄉飲酒禮八/十者五豆 月制八十月/制䘮具
 月存詳/上 不俟朝八十不俟注不/待朝事畢歸 非人不煖八/十
復口筭漢武帝令臣年八十復二筭/注二口之筭不入兵革之賦 他罪勿坐宣帝/詔八
十已上非誣告殺/傷人他皆勿坐 即騐平帝詔婦女非身犯法男子/八十已上非坐不道詔所名
[262-21b]
捕他無得繋當/騐者即騐問之 一子不從政八十者一/子不從政 二口不預
賦 増天下中庸六老圗序胡廣字伯始孝亷為天下/第一五遷尚書僕射為太傅時年八
十諺曰萬事不理問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 似老嫗漢蔡義為亟相年八/十短小無𩯭髪睂貌
似老嫗行歩俛僂常/兩吏持夾乃能行 過廉頗吕岱年八十討亂破賊/廖式張承與岱書曰足
下上馬輙自超乗不由/跨躡如此足下過亷頗 其人如玉晉宋纎字令艾年/八十篤學不倦酒
泉太守馬岌造焉纎髙樓重閣拒而不見岌銘詩於石/曰丹崖百尺青壁萬尋竒木蓊鬰蔚若鄧林其人如玉
維國之琛室邇/人遐寔勞我心 夢兩疋絹沈慶之臨賜死時年八十/夢有人以兩疋絹與之曰
此絹足度寤而謂人曰老夫不/免矣兩疋八十尺也足度無餘 諱老後魏傅永字脩/期為刺史年踰
[262-22a]
八十猶能馳射盤馬奮矟/常諱言老自稱六十九 守道彌固魏韓暨字公至/詔曰暨澡身浴
徳志節髙潔年踰八十守道彌/固可謂純篤老而益邵者也 年最出羣唐九老懐/州司馬安
定胡杲年八十九詩云閑居同/㑹在三春大抵愚年最出羣 尸解唐杜光庭進取/不利入天台山
學道為道門領䄂後遷隠于青城山蜀/王建封為青城先生年八十五尸解去 位尚書詩韋/公八
十餘位至六尚書五福/惟無富一生誰得如 老福太平興國宰相張文定/齊賢母魯國夫人年八
十餘太宗召見撫/之曰婆婆老福 貴而且壽青箱雜記宋張士遜趙/槩張昇皆壽八十六陳
堯佐壽八十杜衍壽八十一富弼壽八十五贈致/政士遜詩曰青雲岐路遊將徧白髪光隂得最多 友
司馬温公與其兄伯康友愛尤篤伯康年八十公奉/之如嚴父保之如嬰兒每食少頃則問曰得毋飢乎
[262-22b]
天少冷則問曰/得母衣薄乎 與造物遊東坡張方平文集序云公/今年八十二杜門却埽終
日危坐與造物者/遊於無何有之鄉 八十六粒張文懿為外洪令一道/士熟視文懿頃間出藥
十粒文懿餌之道士㣲笑復取之九十粒即吐道士止/之使再餌復吐其四實餌八十六粒後年八十六未嘗
有一/疾 州郡肅然元史卜天璋天歴三年蜀兵起荆楚/大震復拜山南亷訪使人謂公老必
不行矣天璋曰國歩方艱吾年八十恒懼弗獲死所/耳敢避難乎遂行至則厲風紀清吏治州郡肅然
壽考康强列朝詩小傳申時行字汝黙嘉靖狀元為元/輔九年而歸歸二十有二年壽八十考終於
里第壽考康強時時與故/人遺老修緑野香山故事 原九十鮐背 鯢齒釋名/九十
曰鮐背鯢又/九十曰 齒 黃耉 凍梨九十或曰黄耉梨/ 又九十曰凍 傳經
[262-23a]
 納訓濟南伏生年過九十矣失其本經以口傳授尚/書 國語曰昔衛武公年九十有五儆言于國
曰苟在朝者無謂我老耄而舍我也必恭恪于朝朝/夕以警戒我聞一二之言必誦志而納之以訓導我
増凌雪 移山睢陽五老禮部侍郎致仕王渙九十詩/云龎睂老叟俱稱壽凌雪喬松豈畏寒
面荘子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髙萬仭愚公且九十/ 山居惡此山將移之操蛇之神聞之告帝帝感其誠
云/云 原飲食不離寢 有問則就室九十者飲食不離/寢膳飲從於遊可
也注遊出入也其九十者天/子欲有問則就 室以珍從 日秩九十日有秩/注秩常膳也 日
九十日/修䘮具 使人受命九十有君命使人/受之注不使拜也 得人不暖
九十雖得人/亦不暖矣 有罪不刑禮記九十曰耄/有罪不加刑焉 家不從政
[262-23b]
九十者其/家不從政 君就言政八十九十欲言政/者君就之可也 鄉飲六豆
鄉飲酒禮九/十者六豆 増左𩯭生角述異記尹雄年九十/左𩯭生角長寸半 原
甲卒不預漢武令民年九十復甲/卒注不預甲卒之役 増以賢良召漢書/轅固
齊人治詩武帝立以賢良召固諸儒多/疾毁固曰固老罷歸之年已九十矣 無影兒陳留/有富
翁年九十取田父女為婦一交接便生男大男謂非父/種數年争財不决丞相丙吉思維良久言曽聞真人無
影老年子亦無影又不耐寒可共試之時八月取同年/小兒俱祼體此兒獨啼言寒又並令日中行獨無影方
服/ 原百歳就見 倦勤禮記曰天子廵狩問百歳者/就而見之注就見老人 舜
曰耄期倦於勤注百年曰期/年已老耄倦於政禮之勤 張蒼飲乳 廖氏餌丹
[262-24a]
漢書張蒼口中無齒飲乳妻妾以百數曽孕者不復幸/百餘歳乃卒 抱朴子臨沅縣廖氏家世老壽或出百
歳或八九十所居宅井水殊赤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數十斛丹砂汁入井是以飲其水而得壽 羅
侯不衰 竇公恒樂後魏羅結世祖初為散騎常侍遷/侍中年一百七歳精爽不衰詔聰
歸老太寕中賜東川為居業并為築城即號曰羅侯城/ 新論曰文帝得魏文侯時樂人竇公百八十歳文帝
竒之問何服食而至此對曰年十三失明父母教鼔琴/日以為常無所服藥餌譚以為恒逸樂所以益性命也
 期頥禮記百年曰期頥注期要也頥養/也不知衣服食味孝子要盡孝道 増少昊史/少
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歳 帝嚳史帝嚳在位七/十年年一百歳 唐堯備考堯癸/未一百歳
年一百/十七歳 虞舜尚書舜三十登庸五十/在位壽一百一十二歳 夏禹備考禹/踐位八
[262-24b]
歳年百/有六 原無老耄瀬卿記老記其年紀時/已一百餘歳無老耄之貌 増賜
西域木洞冥記東方朔從西域還得風聲木十枝長九/尺出甜波上帝以賜羣臣年百歳者此木有疾
則枝汗死則枝折此木五千歳一濕/萬歳一枯朔曰臣見此枝三枯死矣 原上壽為此春
酒 稱彼兕觥詩為此春酒以介眉壽疆/ 又稱彼兕觥萬壽無 武伯為祝
 淳于奉觴傳曰公宴于五梧武伯為祝注祝上壽也/ 史記淳于髠曰奉觴上壽一斗徑醉矣
 項莊進爵 吕后反巵漢項莊入為壽注進于尊者/獻無疆之壽 漢書吕太后
令人酌兩巵鴆酒置前令齊王為壽齊王起帝/亦起欲俱為壽太后恐自起反巵注反翻也 増酌
斗以祈 舉觴相屬詩大雅酌以大斗以祈黄耉歸宋/史浩字直翁淳熙己巳掛冠 四
[262-25a]
明年八十女兄年八十二四弟皆髙年同氣至親舉觴/相屬朱顔華髪咸壽而康繪為六老圗樓參政熙為之
序/ 鶴髮初生 玉顔常春蘇詩烹龍為炙玉為酒鶴/髪初生千萬壽 李白金
骨既不毁玉/顔自常春 紅顔綠𩯭 金章紫綬朱文公壽母詩/堂中老人壽而
康紅顔緑𩯭雙瞳方章雜志/虞章母太夫人加金 紫綬 梅英㸃髮 老萊戲彩
壽亭詩梅英飛雪㸃親髪以彚苑老萊子/年七十著五彩斑斕之衣 為戯而娛親 啟期三樂
 山谷四印家語孔子遊㤗山見榮啟期行郕之野鹿/裘帶索抱琴而歌孔子曰先生所以為樂
者何也對曰天生萬物惟人為貴吾既為人一樂也男/尊女卑吾既為男二樂也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襁褓
吾行年九十五矣三樂也貧者士之常死者人之終處/常得終吾何憂者孔子曰善哉能自寛者也 黄山谷
[262-25b]
贈張叔和曰我提養生之四印君家所有更贈君百戰/百勝不如一忍萬言萬當不如一黙無可揀擇眼界平
不藏秋毫/心地直 壽比南山詩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 有親舉酒山谷/詩金
玉滿堂空爾為有/親舉酒世上稀 作慶老堂詳老/人一 建眉壽堂宋張/浚母
秦國夫人髙壽浚時知/福州就州宅建眉壽堂 簪花上壽朝野故事淳熙十/二年孝宗再行慶
壽禮詔舊相史浩陳熙伯立班正月朔旦上/率百官簮花用樂上壽於康壽殿推恩有差
  老人四
原一老詩不憗/遺一老 國老禮記夏后氏養/國老於東序 室老禮記大/事室老
行/ 不徒行禮記君子耆老不徒/行庶人耆老不徒食 不為禮禮記老者/不以筋力
[262-26a]
為/禮 不遺老窮禮記居鄉以齒而老窮/不遺而弟逹于州巷矣 隆諸長者禮/記
頒禽隆諸長者而弟逹于/蒐狩矣注頒分也隆多也 方瞳玉面拾遺記老居/山有父老五人
方瞳玉面握青筠杖共談/天地乃五方五行之精 増大椿荘子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歳為春
八千歳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 趨拜强駛潜確𩔖書趨拜强/駛注老而不衰也 三
賈山傳養三/老於太學 睢陽一老山堂肆考漢應曜隠睢陽/山中與四皓俱被徵曜獨
不至時人語曰啇山/四皓不如睢陽一老 素髪史記馮唐白首/為郎素髪垂領 三百歳
文帝典論甘靈有甘始廬江有左慈陽城有/郗儉始能行氣儉能辟榖悉號三百歳人 龎睂
皓髪漢顔駟事詳是以至老注又栁子厚文不遇興/詞鬰龎眉之都尉數竒見惜措猿臂之將軍
[262-26b]
十日一賜食山堂肆考漢孔光拜太師平帝詔十日一/賜食賜靈壽杖令為省中位坐設几入省
用/杖 老當益壯本傳漢馬援嘗謂賔客曰丈/夫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 年廹日
山堂肆考馬援征五溪蠻謂友人杜愔曰吾受/厚恩年廹日索常恐不得死國事今獲如願 八
十校書蜀志向朗字巨逹潜心典籍年踰八十猶/手自校書刊定謬誤開門接賢引納後進 所
竊已過蜀志宗預為鎮軍大將軍諸葛瞻初綂朝事車/騎將軍廖化欲與預共詣瞻預曰吾年踰七十
所竊已過但少一死何求/於少年輩而屑屑造門耶 黃髮期曹子建詩願以黄/髪期飬生念將老
又曰王其愛玉/體俱享黄髪期 八百歳翁抱朴子孫權時蜀有季河/者穴居不食號八百歳翁
 九百歳女九疑山得道羅郁野真/誥云此女已九百歳矣 齒危髪秃任彦/昇序
[262-27a]
日齒危髮/秃之老 大耋陸機詩大/耋嗟落暉 何敢便老本傳宋劉懐/珍為江夏王
義恭參軍後見之曰别子多年那/得不老答曰公恩未報何敢便老 手寫細書南史隠/逸傳沈
麟士字雲楨年過八十耳目猶聰/明手寫細書二三年滿數十篋 七十充𨕖魏傳孝/文詔曰
山陽公尉元鴻臚卿㳺明根並明允篤誠希世之賢也/元以八十之年宜處三老之位明根以七十之齡可充
五更/之選 老尚堪行彚苑吐谷渾㓂邉帝謂侍臣曰李靖/能復起為帥乎靖即徃見房𤣥齡曰
吾雖老矣/尚堪一行 身老齒宿唐世説李百藥字重規太宗嘗/製帝京篇命其屬和歎其精妙
手詔曰卿何身之老而才之/壯何齒之宿而意之新乎 子儀為帥容齋隨筆郭/子儀年八十
餘猶為闗/内副元帥 香山九老白居易序曰居易稱香山居士/常與胡杲等宴樂皆髙年不仕
[262-27b]
者人慕之繪/為九老圗 急景頽齡李義山詩急景倐云暮頽年/寢已衰沈休文詩若䝉西山
藥頽齡/倘能度 西夕年潜確𩔖書李崖拜太保謂其子曰/不可以西夕之年取法於來今也
不煩樞務山堂肆考宋太平興國八年趙普罷為武勝/軍節度使帝作詩餞之翼日謂宰相曰普有
功國家朕昔與逰今齒髪衰矣不欲/煩以樞務擇善地處之因以詩道意 年老及第本傳/宋梁
灝年八十二狀元及第謝啟云皓首窮經/少伏生之八歳青雲得路多太公之二年 一月兩經
山堂肆考宋元祐中文彦博致仕居洛司馬光言其/宿徳元老宜起以自輔太后乃命平章軍國重事六
日一朝一月兩赴經筵班宰/相上時彦博年已八十一矣 學者師表元本傳耶律/有尚身為學
者師表數十年海内宗之旣以年老力請/還家朝廷復班楮幣七十緡即其家賜之
[262-28a]
  老人五
原詩魏應璩詩曰古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餘
歳相與鋤禾莠住車問三叟何以得此壽上叟前致辭
内中嫗貌醜中叟前致辭量腹節所受下叟前致辭夜
卧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能長久 又新詩曰少壯
面目澤長老顔色麤麤醜人所惡㧞白自洗梳 又阮
瑀詩曰白髪隨櫛墜未寒思厚衣四肢易懈倦行歩益
疏遲常恐歳時盡魂魄忽髙飛自知百年後堂上生旅
[262-28b]
葵 晉張載詩曰氣力漸衰損𩯭髪終以皓昔為春月
華今為秋日草 又陸機詩曰軟顔收紅蕊元𩯭吐素
華冉冉逝將老咄咄奈老何 宋鮑照代少年時至衰
老行曰憶昔少年時馳逐好名晨結友多貴門出入富
兒鄰綺羅𧰟華風車馬自揚塵歌唱青琴女彈筝燕趙
人好酒多芳氣殽味厭時新今日每相念此事邈無因
寄語後生子作樂當及春 増又鮑照在江陵歎年傷
老詩曰五難未易夷三命戒淵抱方瞳起松髓頳髪凝
[262-29a]
桂腦役生良自休大患安足保開簾窺景夕備屬雲外
好翾翾燕弄風嫋嫋栁垂道池瀆亂萍蘋園援美花草
節如驚灰異零落就衰老 原梁范㤗詩曰枉生竟何
豫未云倐己老華髪飄悴容苦慮棲懐抱疇昔少年時
皆以歸大造 又簡文帝詩曰昔𩔖紅蓮草自玩綠池
邊今如白華樹還悲眀鏡前 又孔壽老詩曰盛年歌
吹日顧歩惜容儀一朝衰朽至星星白髮垂 増唐劉
希夷悲白頭翁詩曰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
[262-29b]
家洛陽女兒惜顔色行逢落花長歎息今年花落顔色
改眀年花開復誰在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為
海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年年歳歳花相
似歳歳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紅顔子須憐半死白頭
翁此翁白頭眞可憐伊昔紅顔美少年公子王孫芳樹
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祿池臺文錦繡將軍樓閣畫神
仙一朝卧病無知己三春行樂在誰邊宛轉蛾眉能幾
時須臾鶴髮亂如絲但看古來歌舞地惟有黃昬鳥雀
[262-30a]
悲 白居易詠老贈夢得詩曰與君俱老也自問老何
如眼濕夜先卧頭慵朝未梳有時扶杖出盡日閉門居
懶照新磨鏡休看小字書情於故人重跡共少年疎唯
是閒談興相逄尚有餘 又歎老三首曰晨興照清鏡
形影兩寂寞少年辭我去白髮隨梳落萬化成於漸漸
衰看不覺但恐鏡中顔今朝老於昨人生少滿百不得
長歡樂誰會天地心千齡與龜鶴吾聞善醫者古今稱
扁鵲萬病皆可治唯無治老藥 我有一握髮梳理何
[262-30b]
稠直昔似青雲光今如素絲色匣中有舊鏡欲照先歎
息自從頭白來不欲眀磨拭鵶頭與鶴頸至老常如墨
獨有人𩯭毛不得終身黒 前年種桃核今歳成花樹
去歳生嬰兒今年已學歩但驚物成長不覺身衰暮去
矣欲何如少年留不住因書今日意徧寄諸親故壯歳
不歡娛長年當悔悟 又漸老詩曰今朝復明日不覺
年齒暮白髮逐梳落朱顔辭鏡去當春頗愁寂對酒寡
歡趣遇境多愴悴逄人益敦故形質屬天地推遷從不
[262-31a]
住所怪少年心銷磨落何處 又詩曰昨日復今辰悠
悠七十春所經多故處却想是前身散帙優游老閑居
浄潔貧螺盃中有物鶴氅上無塵解佩收朝帶抽簪換
野巾風儀與名號别是一生人 又詩曰不與老為期
因何兩𩯭絲纔應勉天促便已及衰羸昨夜夢何在明
朝身不知百憂非我所三樂是吾師閉目常閑坐低頭
每静思存神機慮息養氣語言遲行亦携詩篋眠多枕
酒巵自慙無一事少有不安時 又九老會詩曰七人
[262-31b]
五百七十歳拖紫紆朱垂白鬚手裏無金莫嗟歎樽中
有酒且歡娛詩吟兩句神還王酒飲三盃氣尚麤嵬峩
狂歌教婢拍婆娑醉舞遣孫扶天年髙過二疏傅人數
多於四皓圗除却三山五天竺人間此㑹更應無 薛
逄老去也歌曰惆悵人生不滿百一事無成頭雪白廻
首幼累與老妻俱是途中逺行客匣中舊鏡照膽明昔
曽鑒我髭未生朝巾暮櫛不自省老皮皴皺文縱橫老
去也争奈何敲酒盞唱短歌短歌未竟日已没月映西
[262-32a]
南庭樹柯 張籍短歌行曰青天蕩蕩髙且虚上有白
日無根株流光暫出還入地使我年少不須臾與君相
逄勿寂寞衰老不復如今樂玉巵盛酒置君前再拜願
君千萬年 栁宗元覺衰詩曰久知老會至不謂便見
侵今年宜未衰稍已來相尋齒踈髪就種奔走力不任
咄此可奈何未必傷我心彭安在哉周孔亦已沉古
稱壽聖人曾不留至今但願得美酒朋友常共斟是時
春向暮桃李生繁隂日照天正綠杳杳歸鴻吟出門呼
[262-32b]
所親扶杖登西林髙歌足自快啇頌有遺音 宋梁灝
年八十二狀元及第謝恩詩曰天福三年來應舉雍熙
二載始成名饒他白髪巾中滿且喜青雲足下生觀榜
已無同輩在歸家唯有子孫迎也知年少登科好爭奈
龍頭屬老成 李先與杜秀才詩曰南極多老人及見
九代孫君今古儋州氣質清且温今年八十二頗覺行
歩奔白鬚映紅頰疑是羲皇人 魏野壽㓂公詩曰仙
藥寧無種靈椿别有根佇期三入後一品見元孫 太
[262-33a]
子太師致仕祁國公杜衍年八十詩曰五人四百有餘
歳俱稱分曹與掛冠天地至仁難補報林泉幽致許盤
桓花朝月夕隨時樂雪𩯭霜髯滿座寒若以睢陽為盛
事何妨列向畫圗看 文潞公同庚會詩曰四人三百
二十歳况是同生甲午年占得梁園為賦客合成商嶺
採芝僊清談亹亹風生席素髮蕭蕭雪滿肩此㑹從來
誠未有洛中應作畫圗傳 司馬光率眞㑹詩曰七人
五百有餘歳同醉花前今古稀走馬鬭雞非我事紵衣
[262-33b]
絲髮且相輝 蘇轍七十餘詩曰年年醉後飲屠蘇不
覺年來七十餘十二春秋新讀罷五千道徳適觀書
明林春澤謝劉中丞商侍御建百歳坊詩曰翠旗谷口
萬松風喘息猶存一老翁詎意䕫龍黃閣上猶憐園綺
白雲中擎天華表三山壯醉日桑榆百歳紅願借末光
垂晩照康衢朝暮頌華封 楊廷秀南極老人歌壽叔
父曰淡溪居士登九齡朱顔綠𩯭如後生横拖仙人綠
玉杖倒誦上帝黄庭經璇霄仙籍書姓名丹青染誥金
[262-34a]
花綾近來更覺雙眼眀夜抄蠅頭窗下燈登山臨水兩
脚輕御風騎氣不用行何人有筆筆無塵鵝溪一幅為
寫真烏紗白苧坐鼓琴上有千歳長松青令威旁舞亥
夫聽箇是南極老人星
増表唐宋璟求致仕表云臣竊祿簪裳備員廊廟霜毫
生額雪刺滿頭求歸耕養築墉巖穴樂太平之世允荷
聖朝
原䟽後漢班超上疏曰蠻夷之俗畏壯侮老臣超犬馬
[262-34b]
齒髦常恐年衰奄忽僵仆孤魂棄捐自以壽終屯部誠
無所恨然恐後世或名臣為没西域臣不敢望到酒泉
郡但願生入玉門關
増序唐白居易九老會詩序曰胡吉劉鄭盧張等六賢
皆多年壽予亦次焉於東都弊居履道坊合尚齒之會
七老相顧旣醉且歡静而思之此會希有因各賦七言
韻詩一章以記之或傳諸好事者其年夏又有二老年
貌絶倫同歸故鄉亦來斯會續命貫姓名年齒寫其形
[262-35a]
貌附於圗右仍以一絶贈之云雪作鬚睂荷作衣遼東
華表暮雙歸當時一鶴尤希有何况今逄兩令威㑹中/遺老
李元爽年一百三十六禪/師如滿歸洛年九十五時秘書狄兼謨河南尹盧貞
以年未及七十雖與㑹而不及列 宋錢眀逸睢陽五
老圗詩序曰夫蹈榮名而保終吉都貴勢而躋遐耉白
首一節人生所難今致政宫師相國杜公功成自引得
謝君門燕居睢陽與太原王公河東畢卿沛國朱公始
平馮公咸以耆年掛冠優游鄉梓暇日晏集為五老會
[262-35b]
賦詩酬唱怡然相得宋人形於繪事以紀其盛昔白樂
天居洛陽為九老會於圗䜟相傳以為盛事距兹數百
載無能紹者以今况昔則休烈鉅美過之 司馬光耆
英㑹序曰昔白樂天在洛與髙年者八人遊時人慕之
圗傳于世宋興洛中諸公繼而為之者再矣皆圗形普
明僧舍樂天之故第也元豐中潞國文公留守西都韓
國富公致政在里第皆自逸於洛者潞國謂韓國曰凡
所為慕於樂天者以其志趣髙逸也奚必文與地之襲
[262-36a]
 焉一日悉集士大夫老而賢者於韓公之第置酒相樂
 賔主凡十有二人圗形妙覺僧舍時人謂之洛陽耆英
 會孔子曰好賢如緇衣取其敝又改為樂善無厭也二
 公寅亮三朝為國元老其勲業閎大顯融豈樂天所能
 庶幾然猶慕效樂天所為汲汲如恐不及豈非樂善無
 厭者與光未七十用狄監盧尹故事亦預於會潞公命
 光序其事光不敢辭
 
[262-36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五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