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五十五


[260-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五十五
  人部十四美丈夫/美婦人 醜丈夫/
   美丈夫一
 原爾雅曰美士為彦皇皇穆穆美也 周書曰美
 男謂之破老 洪範曰二五事一曰貌 詩曰盧令令
 其人美且仁盧重環其人美且鬈盧重鋂其人美且偲
  又曰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巧趨
[260-1b]
 蹌兮射則臧兮 又曰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異
 乎公行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異乎公族 又曰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家語曰息土之人美 彚苑曰
 風儀與秋日齊明音徽與春雲等潤
   美丈夫二
 増詩曰叔于田巷無居人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
 仁 左傳曰陳武子白晢而鬒宋公子鮑美而艷 漢
 書曰張蒼肥白如瓠 又曰直不疑状貌甚美 又曰
[260-2a]
司馬相如車騎雍容閑雅甚都 又曰車千秋姓田長
八尺餘體貌甚麗 又曰霍光白晳疎眉目美
後漢書曰馬援眉目若畫 又曰陸閎字子春姿容如
玉威儀秀異光武常登臺見而偉之歎南方故多佳人
 又曰新野功曹鄧衍以外戚封小子侯每與朝㑹容
姿趨走有出於衆顯宗目之顧左右曰朕之儀貌豈若
此人特賜輿馬衣服 東觀漢記曰杜詩薦伏湛曰儀
貌堂堂國之輝光智略謀慮朝之淵藪 原吳書曰孫
[260-2b]
桓儀容端正噐懐聰朗 吳志曰朱據字子範吳郡人
有姿貌膂力 又曰孫韶字公禮身長八尺儀貌都雅
 又曰吕範汝南人有容色姿貌邑人劉氏家富女美
範求之母嫌欲勿與範所親謂劉氏曰觀吕子衡寕當
久貧者耶遂與之㛰 典略曰荀彧字文若為人美偉
折節下士坐不累席 又曰李宣國如玉山之将摧
語林曰何平叔美姿儀而絶白魏明帝疑其傅粉夏日
與熱湯餅既啖大汗隨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増
[260-3a]
世説曰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見者歎曰蕭蕭
肅肅爽朗清舉或云肅肅如松下風髙而徐引山公曰
嵇叔夜之為人巖巖如孤松之特立其醉也傀俄如玉
山之将崩 晉書曰王戎常目王衍神姿髙徹如瑤林
玉𣗳自是風塵外物 又曰王戎幼頴悟神彩秀徹視
日不眩裴楷目之曰爛爛如巖下電 又曰裴令公容
儀俊爽時人皆以為玉人見者曰見裴叔則如玉山上
行光映照人 原又曰裴令公有儁容姿一旦有疾至
[260-3b]
困惠帝使王夷甫徃看王出語人曰雙眸閃閃若巖下電
 又曰庾公道王尼非惟事事勝人布置須眉亦勝人我
輩皆出其轅下 又曰王劭風姿似父作侍中加授桓公
公服從大門入桓公望之曰大奴固自有鳳毛 又曰潘
安仁至美毎行于道羣嫗以果擲之常盈車 又曰王濛
字仲祖美姿容常鏡自照稱其父字曰王文開生如此
郎耶嘗帽破入市買之羣嫗悦之爭遺之帽 世説曰林
公道王長史歛衿作一来何其軒軒韶舉 晉書曰謝尚
[260-4a]
論中朝人物杜乂膚清衛叔寳神清 増世説曰陶隐居
宏景身長七尺四寸神儀明秀朗目疎眉細形長耳雖在
朱門閉形不交外物 又曰王景文風姿為一時之冠袁
粲歎曰景文非但風流可悦乃餔啜亦復可觀 宋書曰
謝荘字希逸美容儀善談論帝一見之輒歎曰藍田生玉
豈虚也哉 南齊書曰宋孝武選侍中四人竝以風貌王
彧謝荘為一雙阮韜何偃為一雙 北齊書曰李繪字恭
文儀貌端偉河間邢晏即繪第五舅也與繪清言歎其髙
[260-4b]
逺每稱曰若披雲霧如對珠玉 梁書曰王茂字休逺太
原祁人身長八尺美容貌武帝布衣時見之曰王茂堂堂
如此必為公輔之噐 陳書曰謝哲字頴豫陳郡陽夏人
美風儀舉止蘊藉襟情朗然為士君子所重 又曰宜都
王叔明字子昭髙宗第六子也儀容美麗舉止和弱状似
婦人 前趙錄曰游子逺幼有姿貌聰亮好學年十五
至洛陽張華見而竒之曰此児雅潔洪方佳公子也
後趙錄曰張謐美姿容幼有逸氣太守陸雲見而異之
[260-5a]
曰冀州多名童故不虚也 隋書曰燕王倓字仁安敏
慧美姿儀煬帝于諸孫中特所鍾愛常置左右好讀書
重儒素有若成人 又曰元善洛陽人風流藴藉俯仰
可觀音韻淸朗聽者忘倦由是為後進所歸 唐書曰
盧承慶美姿儀博學有才幹 又曰張知謇儀質瑰瑋
眉目踈朗曉暢理文而清介自守故公卿爭進之 又
曰嚴挺之姿質軒秀 又曰元宗令左右求堪為王府
長史者姜皎薦源乾曜因召見與語乾曜神清氣爽對
[260-5b]
荅皆有倫序上甚悅拜少府少監邠王長史 又曰張
鎬儀狀瑰瑋 又曰韋斌容止嚴峭 又曰趙昶神采
軒異 五代史曰趙匡凝字光儀蔡州人氣貌甚偉
綱鑑曰李沆甞侍曲宴帝目送之曰風度端凝真貴人
也 又曰吕端氣量寛恕知大體帝深重之以端姿儀
瓌大宫庭陛峻特令梓人為納陛焉 元史曰趙孟頫
神觀煥爛容儀軒舉毎一入朝則光映殿庭世祖常目
送之語左右曰此神仙中人
[260-6a]
  美丈夫三
増兩玉 䨇珠南史宋謝晦美風姿善言笑眉目分明/鬢髪如漆涉獵文義博贍多通時謝琨
風華為江左第一甞與晦俱在武帝前帝目之曰不謂/一時頓有兩玉人也 又曰孟顗字彦重平昌安丘人
衞將軍昶弟也昶顗竝/美風姿時人謂之䨇珠 改容 延首山堂肆考裴瓉/風神髙邁為中
書侍郎出入禁門見者肅然改容每宋書禇太宰淵美/儀觀善容止俯仰進退咸有風則 朝㑹百僚逺國莫
不延首人以/方何平叔 原漢相 田郎漢書王商體甚鴻大容/貌絶人單于来朝仰視
延却退天子聞而歎曰真漢相堂又曰田鳳為郎貌/端正入奏事靈帝目送題柱曰堂 乎張京兆田郎
 増玉舉 珠庭世說劉萬安即道真從子庾琮所謂/灼然玉舉又云千人亦見百人亦見
[260-6b]
珏唐書李絳為華州刺史見李/ 歎曰日角珠庭非常人也 髙嚴 閑美孔帖劉/伯芻風
度髙嚴制唐書/李藩姿 閑美 風㝢 姿儀又曰楊炎美眉峻風/㝢肅宗即其家拜散騎
常侍號元靜先生秀孔/帖吕元膺姿儀瓌 九龍 五子北齊書王昕字/元景北海劇人
也生九子竝風流藴藉世號王氏九龍機又曰劉褘五/子竝有志行為世所稱璿字祖玉聰明 悟美姿儀為
其舅北海王昕所愛曰可/謂珠玉在前覺我形穢 原乘羊車 執麈尾衛玠/别傳
价在齠齔中乘羊車于洛陽市舉市皆曰誰家璧人分/世説王夷甫美容貌常執玉柄麈尾與手一色總無
别/ 増竒風度 美容儀唐書李嗣真常引工展器于/庭后竒其風度應對召相王
府參軍□元靜圗之儀/孔帖竇抗體弱美容 稱觀音 號菩薩北夢瑣言/蔣凝侍郎
[260-7a]
有人物人稱為水月觀音劉語林薛調季瓉同年進士/調美姿貌人號為生菩薩 元章罷江夏入朝以風標
自任一日謁之倒屣出迎愛其風韻去而復留者數四/調為翰林學士郭妃悅其貌謂懿宗曰駙馬曷若薛調
乎/ 原夏潘連璧 甥舅映珠潘安仁夏侯湛竝有美/容貌常同行人謂之連
璧炯晉書王武子衞玠之舅也語人曰昨與吾外甥竝/坐 然若明珠之在我側朗然来映人後卒人謂㸔殺
衞/玠 班伯甚麗 何晏絶美漢書曰班伯少受詩于師/丹大将軍王鳳薦伯宜勤
學召見伯于殿上容貌甚麗誦説有法拜中常侍行何/晏别傳晏年方七八嵗慧心天悟容貌絶美出遊 觀
者盈路咸謂/神仙之類 陳平冠玉 董偃賣珠漢書陳平美如/冠玉 又曰董
偃始與母賣珠為業偃年十三隨母入平/陽公主家左右言其姣好主養之號董君 得葛無恨
[260-7b]
 窺宋未許異苑鄢陽陳忠女名豐鄰人葛勃有美姿/豐與村中女共聚絡絲戱相謂曰若得婿
如葛勃無所恨也減宋玉登徒子好色賦臣東家之子/増之一分則太長 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太白施朱太
赤然此女登牆三年/窺臣臣至今未許 懸珠編貝 㸃漆凝脂史記東/方𦍤曰
臣年二十有二長九尺三寸目若懸珠齒若編貝勇若/孟賁捷若慶忌㢘若鮑叔信若尾生若此可以為天子
大臣矣㸃語林王右軍目杜宏治曰面如凝/脂眼如 漆此神仙中人也宏治杜乂字 龍章鳳
姿 瑶林瓊樹嵇康别𫝊康長七尺八寸好容色雖不/自修飾而龍章鳳姿天質自然 下王
衍事/見一 増狀如好女 貌若婦人史記太史公曰余以/為留侯其人必魁梧
竒偉至見其圗狀貌如婦人好女子梁陳子髙㑹稽山/隂人世微賤織屨為業侯景之亂 髙從父于都下年
[260-8a]
方十六尚總角容貌豔麗纎妍潔/白如美婦人見者靡不嘖嘖嗟異 日月入懐 琳琅
觸目世説時人目夏侯太初朗朗如日月之入懐屋又/曰有人詣太尉遇安豐大將軍丞相在徃别 見
季𦙍平子還語人曰今日/之行觸目見琳琅珠玉 紫芝眉宇 玉笋風標唐/書
元徳秀字紫芝房琯每見歎曰見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盡 山堂肆考唐蔣凝美風標號玉笋班毎到
朝士家以/為祥瑞 容儀髙邁 風神峻整晉書裴楷容儀髙/邁時謂之玉人
唐書崔逺文才清麗風神峻整當/時目為釘座梨言席上之珍也 精神爽秀 姿容
雄偉五代史蘇逢吉漢髙祖鎮河東父悦為髙祖從事/逢吉甞代悅作奏記悦乃言之髙祖召見逢吉精
神爽秀帝憐之乃以為判官凖又曰/閩王審知為人狀貌雄偉隆 方口 宜相天子 特
[260-8b]
授丞郎唐書蕭至忠出為晉州刺史治有名黙啜遣大/臣来朝見至忠風采逡廵畏俯謂人曰宜相天
子何乃居外乎可後漢書徐防字謁卿沛國人/體貌矜嚴占對 觀顯宗異之特授尚書郎 過門
整衣 脫冠麤服傅元傳元子蒯躬字叔孝性方嚴有/容儀人望而畏之有過其門者皆整
衣改容脫三國典略裴叔則有雋/采容儀 冠冕粗服亂頭皆好 擢為第一 譽以
無䨇漢書公孫𢎞對策時百餘人太常奏𢎞第居下天/子擢𢎞對為第一召見容貌甚麗拜為博士待詔
金馬門不晉書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雅曠有智容/儀偉麗 修小節故時人為之語曰石仲容姣無䨇
 燕趙竒士 荆楚仙人漢書江充召見太乙宫自請/願以所常被服衣冠見上許
之充魁岸容貌甚壯上望見異之謂左右曰燕趙固多/竒士 宋書龔祈字盖道漢夀人也姿貌端雅容止可
[260-9a]
觀中書郎范述見之歎/曰此荆楚之仙人也 進止詳華 姿表瓌傑孔帖/温彦
博進止詳華人皆拭目觀/ 唐書温造姿表瓌傑 兩登廊廟 四退邱園北/夢
瑣言趙逢仕唐及梁卒于天成中文學徳行風神/秀異號曰玉界尺兩登廊廟四退邱園縉紳仰之 蒹
葭倚玉樹 野鶴在鷄羣世説魏明帝使后弟毛曽與/夏侯太初共坐時人謂蒹葭
倚玉樹卓又曰嵇紹字延祖康之子有人語王戎曰/𥞇延祖 卓如野鶴之在鷄羣荅曰君未見其父耳
軒軒若朝霞 濯濯如春栁又曰海西時諸公毎朝朝/堂猶暗惟㑹稽王来軒軒
若朝霞舉云又曰有人歎王/恭形茂者 濯濯如春月栁
  美丈夫四
[260-9b]
増美秀而文左傳子太叔/美秀而文 狀貌異人後漢書蔡邕謂/從弟谷曰董卓
性剛難濟吾且遁逃山東以待如何谷曰君狀貌/異恒人每行觀者盈集以此自匿不亦難乎乃止 宗
室顔淵吳志孫桓儀容端正聰明博學能/論議應對孫權常稱為宗室顔淵 酒肆益樽
晉書王夷甫甞與交遊詣酒家飲觀/者如市酒家益樽饋食以延留之 手縈世説潘岳/妙有姿容
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縈之 身披鶴氅晉書王恭美姿儀嘗/披鶴氅渉雪而行孟
昶窺見之歎曰/此真神仙中人 質等珪璧宋紀宋明帝諱彧姿/貌豐潔與珪璧等質 風
流可愛齊書劉峻之為益州刺史獻蜀桞數株狀若絲/縷武帝植于太昌靈和殿前嘗嗟玩曰此桞風
㐬可愛似張/緒少年時 更生風采南齊書庾杲之風範和潤善/音吐世祖令對外國使兼侍
[260-10a]
中每歎其風器之美王儉在坐/曰杲之為蟬冕所照更生風采 畫像賜之梁儒林傳/伏曼容字
公儀宋明帝好周易集羣臣于清暑殿曼容素美風采/執經侍論帝每以方嵇叔夜使吳人陸探㣲晝嵇叔夜
像以/賜之 稱二天人北史崔子約長八尺餘姿神儁異武/定中與兄子瞻俱詣晉陽寄居佛寺
毎退朝久立子約憑几對之儀望俱華/儼然相映沙門竊窺以為二天人也 屬目唐書髙/士㢘進
止詳華凡有獻納/縉紳皆屬以目 儀止秀偉又曰武后召張嘉貞見/内殿以簾自障嘉貞儀
止秀偉奏對侃侃后異之嘉貞請曰臣草茅之人未覩/朝廷儀陛下過聴引對禁庭天顔咫尺若隔雲霧恐君
臣之道有未盡也后詔/上簾引見拜監察御史 風儀秀整語林唐明皇早朝/百官趨班上見張
九齡風儀秀整有異于衆謂左/右曰朕每見張九齡精神頓生 風度凝遠唐書宋璟/風度凝逺
[260-10b]
人莫測/其量 朝廷羽儀舊唐書李揆美風儀善奏對肅宗/賞歎之嘗謂揆曰卿門第人物文
章皆當代第一信朝廷羽/儀乎故時人稱為三絶 神觀爽邁唐書裴度退然/才中人而神觀
爽/邁 玉而冠者唐崔琯傳崔澹舉止/秀峙時謂玉而冠者 秀眉美髯孔帖/楊元
琰秀眉/美 端凝若植唐書馮定偉儀觀與宿齊名人方/漢二馮遷太常少卿文宗嘗詔奏
開元霓裳羽衣舞參以雲韶肄于庭/定部諸工立縣間端凝若植帝異之 風貌之美北夢/瑣言
路侍中巖風貌之美為世所聞鎮成都日委政於孔目/吏遇閒日以伎樂自隨宴于江湄都人士女懐擲果之
思雖衞玠潘岳不足為比善巾裹蜀人見/必效之後乃剪紗巾之角以異于衆也 望而慕之
唐書崔郾姿儀秀偉人/望而慕之然不可狎也 儀幹秀偉彚苑楊慎矜慎餘/慎名兄弟儀幹皆
[260-11a]
秀偉慎名嘗視鑑歎曰兄弟皆六尺餘此貌此才/欲見容當世難矣何不使我少體耶世哀其言 清
粹端美北夢瑣言沈詢侍郎清粹端美神仙/中人也除山北節麾京師咸重之 神清韻
唐書孔季詡永昌初擢制科授秘書郎陳子/昂嘗稱其神清韻遠可比衛玠終左補闕 容止
端秀五代史裴皞出于/名家容止端秀 嬖幸錫馬 釣魚左傳宋公/子地有白
馬四景公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鬛以與之地/怒使其徒抶魋奪之魋懼将走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
對戰國䇿魏王與龍陽君共船而釣泣下王曰何為泣/ 曰臣之始得魚也甚喜後得又益大臣欲棄前所得
魚矣今臣得拂枕席四海之内美人甚多聞臣得幸于/王則褰裳渉者衆矣臣猶前魚亦將棄矣能無泣乎王
于是布令于四境之/内曰敢言美人者族 柔曼 怨曠漢書賛柔曼之傾/意非獨女徳盖亦
[260-11b]
有男色焉莫晉志自咸寕太康之後男寵大興甚于女/色士大夫 不尙之天下相倣效或至夫婦離絶多生
怨/曠 遺美于虞 有寵于衞戰國䇿獻公欲伐虞而憚/宫之竒存荀息曰周書有
言美男破老乃遺之美男教之惡宫之竒宫之竒諫而/不聽遂亡去因而伐虞取之破老言破其老成人使之
雖有言而不用也其彌子瑕有寵于衞衞國法竊駕君/車罪刖彌子母病 人夜告彌子遂矯駕君車以出公
聞之曰孝哉為母之故而犯刖罪異日與公遊果園食/桃而甘以其餘獻公公曰愛我哉忘其口而啖寡人及
彌子色衰愛弛得罪于君君曰是/嘗矯駕吾車又嘗食我以餘桃 寵固安陵 途經
江夏楚䇿安陵君以顔色美壯得幸于楚共王江乙曰/嬖色不敝席寵臣不敝軒願君必從死以身為殉
後南史蕭韶字徳茂昔為幼童庾信愛之有斷袖之歡/ 為郢州刺史信西上江陵途經江夏韶接信甚薄坐
[260-12a]
清油幕下引信入宴坐信别榻信因酒酣乃徑上韶牀/踐蹋餚饌直視韶謂曰官今日形容大異昔時賔客
滿坐韶/甚慙恥 死生牢穽 通達楷梯上見沈約懴悔文義/下見王義方彈李
府/䟽 賜之玉柙 遺以錦袍漢書哀帝寵董賢東園秘/器珠襦玉柙豫以賜之
晉書載記苻堅滅燕慕容沖姊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堅納之寵冠後宫沖年十二亦有龍陽之姿堅又幸
之姊弟專寵宫人莫進長安歌之曰一雌復一雄䨇飛/入紫宫王猛切諫堅乃出沖後沖進逼長安堅遺以錦
袍曰朕于卿恩分如/何而一朝忽為此變 賞擬鄧通 愛同韓嫣漢書韓/嫣字王
孫武帝為膠東王時嫣與上學書及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習兵以故益尊貴官至上大夫賞賜擬鄧通與
上共卧起善又曰李延年中山人女弟得幸于上號李/夫人延年 歌為變新聲而李夫人産昌邑王由是延
[260-12b]
年貴為恊律都尉佩二千石印/綬與上同卧起其愛幸等韓嫣
  美丈夫五
原詩陳沈烱長安少年行曰長安好少年騘馬鐵連錢
陳王裝瑙勒晉后鑄金鞭歩摇如飛鷰劒鍔似舒蓮
増文宋沈約懴悔文曰追尋少年血氣方壯習累所纒
事難排豁淇水上宫誠云無幾分桃斷袖亦足稱多此
寔死生牢穽未易洗拔
  醜丈夫一
[260-13a]
原釋名曰醜臭也穢也 増説文曰醜音蚩酉反可惡
也 廣雅曰仳倠娸婄儓䫪䫂噅䑏頦顝䫏醜也仳/鼻
之反倠火遺反婄音陪儓音䑓蒲比反䫪/荖大反䑏音住頦古来反顝音骨䫏音欺 尚書洪
範曰六極五曰惡孔安國曰/醜陋也 詩曰燕婉之求籧篨不
鮮 又曰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又曰魚網之設鴻則
𩀌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又曰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家語曰耗土之人醜 莊子曰厲人夜半生子其父
取火視之恐其似己也厲人醜/人也 辨命論曰哆噅蹙額
[260-13b]
形之異也哆噅口張不正
  醜丈夫二
原左傳曰賈大夫貌惡取妻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
皐射雉獲之其妻始笑而言 發蒙記曰醜男鬷蔑
増廣宏明集法琳曰陽文與鬷蔑爭麗孟陬與隴㢘競
妍 孫卿子曰衞靈公有臣曰公孫吕身長七尺
三尺而廣三寸名重天下 史記曰澹䑓滅明狀甚惡
 新序曰齊有田巴先生行修于外王聞其賢聘之將
[260-14a]
問政焉先生改製新衣拂飾冠帶顧謂其妾妾曰姣將
出門問其從者從者曰姣過淄水自照視醜惡甚焉遂
見齊王齊王問政對曰今者大王召臣臣問妾妾愛臣
䛕臣曰姣問從者從者畏臣䛕臣曰姣臣至臨淄水而
觀然後知醜惡也今王察之齊國治矣 漢書曰蚡為
人貌寢而貴 後漢書曰周舉字宣光汝南人姿貌短
陋而博學 魏志曰王粲字仲宣山陽髙平人年十七
徃荆州依劉表表以粲貌寢而體通脫不甚重也 晉
[260-14b]
書曰左思貌陋而口訥 前趙錄曰郭汜字子遊上郡
人父士為縣卒同郡巫遇一女子于路巫曰此女當生
貴子君亦有貴子可納之當興君門士納之生汜長不
滿七尺醜極當時朴訥無慧亦為縣卒感憤游學師事
安平趙孔曜曜見而喜之曰此生有公骨必當貴達
前秦錄曰徐成純直亮素為王猛所知長不滿六尺醜
極當時 車頻秦書曰苻堅六歳戲于路司隸徐綂見
而異之問曰苻郎此官街小兒戲不畏縛耶曰吏縛犯
[260-15a]
事者不縛小兒戲綂語左右曰此兒有王霸相左右曰
此兒相面甚醜君以為相貴何也綂曰非爾等所及知
也 唐書曰貞觀十年文徳皇后崩百官縗絰率更令
歐陽詢狀貌醜異衆或指之許敬宗見而大笑為御史
所劾左授洪州都督 孔帖曰陳子昂貌柔野少威儀
 唐書曰盧杞秉政無學術 么醜楊炎薄之 又曰
盧杞忌張鎰剛直欲去之時朱泚以盧龍卒戍鳳翔帝
擇人以代杞曰陛下必以臣容貌蕞陋不為三軍所信
[260-15b]
恐後生變臣不敢自謀惟陛下擇之乃以鎰為鳳翔節
度使 孔帖曰王伾貌□陋 又曰陸羽貌悅陋 又
曰封常清素瘠又足跛髙仙芝陋其貎不納常清怒曰
以貌取士失之子羽公其念之 又曰五代桑維翰為
人醜怪
  醜丈夫三
原銳頭 短足劉謐之龎郎賦其頭也則中骼而上下/鋭額平而承枕四起 崔鴻前秦錄苻
雄字元才趙建武中拜龍驤将軍貌醜/頭大而足短故軍中稱爲大頭龍驤 斂頥 椎顙
[260-16a]
周斐汝南先賢傳周燮字彦祖歛頥折額貌甚醜母欲/不舉其父曰吾聞諸聖賢人狀皆有異于人興我宗者
必此兒也遂舉之椎吕氏春秋陳有/惡人曰郭治犨眉 顙色如漆也 増足孿 脣缺
孔帖盧照鄰客龍門生疾甚足孿一手又廢名山堂肆/考唐方干字雄飛脣缺有司以為不可與科 連應十
餘舉不第遂隠鑑湖數十年遇醫補脣年已老矣人號/曰補脣先生嘗與龍邱李主簿同酌李目有翳干作令
譏李曰措大喫酒㸃鹽軍将喫酒㸃醤只見門外著籬/未見眼中安障李荅曰措大喫酒㸃鹽下人喫酒㸃鮓
只見半臂著欄未見/口脣開袴一座大笑 革帶 縞冠齊書張融形貌短/醜精神清徹王敬
則見融革帶寛謂曰革帶太緩融曰旣非歩吏急帶何/為 吕氏春秋列精子髙徳行于齊湣王所敬著布衣
白縞冠㑹朝歩堂下謂侍者曰我好醜何如侍者曰公/豔出而窺井歎曰惡丈夫也人之阿齊王寔不良而言
[260-16b]
良亦我之/侍者也 梁狗 陸犀梁冀别傳子嗣為河南尹嗣/一名胡狗時年十六容貌甚
陋不勝冠帶道路見者莫不嗤笑焉先南史恩倖傳陸/騐為少府丞本無藝業而容貌特醜 是外國献生犀
其形甚陋故閭/里以騐為生犀 捉刀 飾帶世説魏武将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遠國
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牀頭見畢令閒諜問曰魏王/何如荅曰魏王雖雅望非常然牀頭捉刀人此乃真英
雄也魏武聞之追殺此使/ 下田巴先生事見二 蕭啞 李□齊書蕭坦之/肥黒無𩯭語
聲嘶時人號為蕭啞剛狠專執羣小/畏而憎之 唐書李輔國貌□陋 射雉 驅驢上/賈
大夫事見二隋唐書蘓世長容貌醜陋頗有學識性滑/稽言雜諧調 大業中為都水使者煬帝嘗謂之曰卿
何𩔖驅驢世長再拜鳴呼以手據地蹙頂敗/為驅驢之狀羣臣掩口而笑煬帝大悦賜帛百疋 狗
[260-17a]
面 麞頭裴景泰書苻朗堅從兄初過江王忱與兄國/寳詣之沙門法汰問曰是王吏部兄弟乎朗
曰非一狗面人心及一人面狗心者是耶盖忱醜而才/國寳美而狠故也 唐李揆傳初苖晉卿數薦元載揆
輕載地寒謂晉卿曰龍章鳳姿之士乃不/見用麞頭䑕目之子乃求官耶載聞銜之 面狹長
貌疎痩後梁書宋如周為度支尚書狹長孝宣甞戲/之曰卿何謗經如周踧踖自陳不謗蔡太保知
其旨笑謂之曰卿當不謗餘經止應不信法華經法華/云聞經隨喜面不狹長如周乃悟 宋王欽若貌踈痩
舉止山野復贅于頸常以文謁錢希白希白頗蔑視之/有術者曰此乃人中之貴何可輕也錢曰中堂内便有
此等宰相乎術者曰/苐恐不免事不遠矣 陋貌國公 黒面僕射唐書李/輔國本
名靜忠材小貌陋頗知書記髙力士見之收在左右與/諸奴為伍年四十餘為小官掌廐中文帳後封成國公
[260-17b]
射北史後魏廣陵侯衍弟欽中書監尚書右僕/ 儀同三司欽色尤黒時人稱為黒面僕射 原支
𩀌隠頥 夏禹長頸莊子支𩀌疎者頥隠于臍肩髙于/頸㑹撮指天五管在上両髀為脇
也色尸子禹長頸鳥喙面目/顔 亦惡矣天下獨貴之 睅目佐宋 蹙齃相秦
左傳華元睅其目皤其腹注睅睛大皤腹大相/ 史記蔡澤魋顔蹙齃齃鼻莖也蔡澤為秦 増伯
倫之形不妨賢士 承宫之狀難示遠人梁祚魏國綂/文劉伶字伯
倫形貌醜陋肆意放蕩甞以宇宙為狹云陋後漢書承/宫名播匈奴時單于求見宫宫曰臣貌甚 不可以示
遠人乃以大鴻/臚魏應代之
  醜丈夫四
[260-18a]
原不颺左傳晉叔向適鄭鬷蔑惡而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聞之曰必然明也下執其手以上謂曰
今夫子少不颺子若無言吾其失子/矣遂如故交注不颺顔貌不揚顯也 黒而上僂左傳/竪牛
黒而上僂深/目而腵喙 長而上僂又曰陳豹/長而上僂 惡駭天下莊子/魯哀
公問仲尼曰衞有惡人焉曰哀駘他文夫之與處者思/不能去也婦人之請于母曰與人為妻寕為夫子妾者
十數而未止也是必有以異乎人/也寡人召而觀之果以惡駭天下 子羔貌惡家語髙/柴字子
羔長不過六尺狀貌甚惡為人/篤孝知名孔子之門仕為郕宰 失之子羽史澹䑓滅/明字子羽
状貌甚惡孔子以為才薄旣而受業名/振諸侯孔子曰吾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増舉帷搏手
吕氏春秋伍子胥欲見吳王而不得客有言之于公子/光光見之而惡其貌辭之子胥曰願令公子坐于堂上
[260-18b]
重帷而見其衣若手許之子胥説之半光帷摶其/手而與之坐説畢王子光大悦按吳王王僚也 出
宰臨淄孔叢子子髙見齊王王問誰可為臨淄宰稱管/穆焉王曰管穆容貌醜陋民不敬之荅曰夫見
敬在徳且臣稱其能也君不聞晏子乎長不滿六尺面/貌醜惡齊王上下莫不崇焉以穆體形方之猶賢遠矣
王乃以管穆/為臨淄宰 刷頭飾服司馬徽别傳劉琮欲候司馬/徽先使左右問之徽鋤園左
右問司馬君所徽曰我是徽頭面醜陋問者罵之曰即/欲求司馬公何等田奴而妄稱耶徽更刷頭飾服而出
左右叩/頭謝之 醜而嗜酒魏志管輅容貌醜/而嗜酒無威儀 瓦礫盈車語/林
張孟陽至醜每行小/兒以瓦礫投之盈車 羣嫗唾之世説左太沖絶醜亦/效潘岳遨游于是羣
嫗共亂唾之/委頓而返 奴僕之下晉書孫秀子㑹尚河東公主/形醜貌短小奴僕之下者
[260-19a]
 不堪隊主宋書沈攸之詣領軍劉遵考求補白丁隊/主遵考以為形陋不堪及明帝之時攸之
以中領軍封公遵考為光祿大夫攸之在御坐謂遵/考曰形陋之人今何如帝問之攸之以寔對帝大笑
獮猴衣帽北齊書宋游道使氣黨俠時人語曰游道獮/猴面陸揉蝌蚪形意識不関貌何為醜者必
無情李構嘗因游道㑹所因戱之曰賢從在門外大好/人宜自迎接為通名稱族弟游山游道出見之乃獮猴
衣帽也将與構絶/構謝之豁然如舊 形容短陋孫嚴宋書桓䕶之字彦/宗少倜儻不拘小節形
容短陋而氣幹强/果人以此重之 麟閣獮猴舊唐書長孫太尉見歐/陽率更姿形麽陋嘲之
膊成山字埋肩畏出頭/誰令麟閣上畫此一獮猴 先觀妍醜胡訥見聞錄/江南李氏凡
人欲見先畫像觀其妍醜然後延入廖克順/面青江南謂之廖黯子由是惡之不得入見 貌醜而
[260-19b]
唐書盧擕貌不揚甞以文上尚書韋宙韋氏子弟輙/肆輕侮宙曰盧雖人物不揚觀其文章有首有尾異
日必貴不/可忽也 黒色胡髯五代史慕容彦超吐渾部人漢/髙祖同産弟也甞冒姓閻氏彦
超黒色胡髯/號閻崑崙 芫荽去黒宋吕惠卿甞語王荆公曰公/面䵟用芫荽洗之當去荆公
曰吾面黒耳非䵟也吕曰芫荽亦能去/黒公笑曰天生黒于予芫荽其如予何
  醜丈夫五
増賦魏繁欽三胡賦曰莎車則黄目深眼圎耳狹頥康
居則焦頭折額髙輔陷面眼無黒眸頬無餘𦋺賔則
面象炙蝟頂如持囊隅目赤眥洞頞傾鼻 朱彦時黒
[260-20a]
兒賦曰世有非常人寔維彼元士稟之至緇色内外皆
相似卧如驪牛眠立如烏牛峙忿如鸜鵒鬬樂似鸕鷀

  美婦人一
増方言曰釥嫽好也青徐海岱之間曰釥或謂嫽其通
語也又娃媠窕豔美也吳楚衡淮之間曰娃南楚之外
曰媠宋衛晉鄭之間曰豔陳楚周南之間曰窕故吳有
館娃宫秦有㭍蛾臺秦晉之間美貌謂之蛾或謂之姣
[260-20b]
趙衞燕代之間曰姝自關而西秦晉之故都曰妍美狀
為窕美色為豔美心為窈奕偞容也自關而西凡美容
謂之奕或謂之偞宋衛曰偞又陳楚汝潁之間謂之奕
 又曰娥㜲好也秦曰娥宋謂之㜲秦晉之間凡好而
輕者謂之娥自關而東河崤之間謂之媌或謂之姣趙
魏燕岱之間曰姝或曰妦自關而西秦晉之間故都曰
忓 説文曰好也詩曰靜女其秦晉之間曰娙娥
 服虔通俗文曰容麗曰媌形美曰媠容媚曰婠南楚
[260-21a]
以好為娃肌骨弱柔曰婐娜頰妍美曰嫌媚容貌曰㜰
 何承天纂文曰孚瑜美色也 周易曰冶容誨淫
原詩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又曰碩人其頎衣錦褧
衣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増又曰豔妻煽方處 又曰彼
美淑姫可與晤歌 又曰有女同車顔如蕣華 又曰
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又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又曰云誰之思美孟姜矣 又曰有女如玉 又曰有
[260-21b]
女如雲 禮記曰婦容不專于色 荘子曰肌膚若冰
雪綽約若處子 楚辭曰姱容修態絙洞房些蛾眉曼
睩目騰光些 又曰粉白黛黑施芳澤長袂拂面善留
容 又曰美人旣醉朱顔酡些 蘿山子曰麗色藏劒
 諺曰美人入室惡人之仇
  美婦人二
増左傳曰昔有仍氏生女鬒黑而甚美光可以鍳名曰
元妻夔娶之遂不嗣焉 原禮含文嘉曰禹卑宫室垂
[260-22a]
意溝洫則玉女敬養 史記曰紂囚西伯于羑里閎夭
之徒以有莘氏美女獻紂紂大悦乃釋西伯而歸 拾
遺記曰周成王時因祇國去王都九萬里獻女士二人
善于工巧體貌輕潔被纎羅雜繡之衣長袖脩裾風至
則結其襟帶恐飄颻不能自止善織五色絲引而結之
則成文錦 穆天子傳曰赤烏之人甚好獻二女于天
子以為嬖人赤烏美人之地 左傳曰宋孔嘉父之妻
美宋華督父見之于路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豔 公羊
[260-22b]
傳曰邾婁顔夫人有國色 莊子曰毛嬙驪姬人之所
美也魚見之深潜鳥見之髙飛慎子曰毛嬙西施天
下之至姣也衣以皮褐倛則見者走易以元錫則行者
皆止 淮南子曰曼容皓齒形姱骨佳不待脂粉芳澤
而佳者西施陽文也 増拾遺記曰越王貢西施鄭旦
于吳吳處以椒華之房貫細珠為簾幌朝下以蔽景夕
捲以待月二人當軒竝坐理鏡靚□于珠幌之内若雙
鸞之在煙霧沚水之漾芙蕖越兵入國吳王抱二女以
[260-23a]
逃吳苑越軍入見二女在樹下皆言神女望而不敢侵
 國語曰恭王遊于涇上宻康公從三女奔之其母曰
必致之于王夫獸三為羣人三為衆女三為粲今以美
物歸汝而何徳以堪之康公弗獻三年王滅宻 成公
英疏曰昔秦穆公與晉獻公共伐麗戎之國得美女一
玉環二秦取環而晉取女即麗戎國艾地守封疆之女
也 戰國䇿曰中山隂姬與江姬爭為后司馬喜為隂
姬乃見趙王曰臣聞趙佳麗之所出也今殊無美者臣
[260-23b]
未甞見人如中山隂姬者其眉目準額權衡犀角偃月
乃帝王之后非諸侯姬也趙王大悦欲請之司馬喜歸
謂中山君曰趙王非賢主也乃欲請隂姬王宜立以為
后以絶趙王之意中山君遂立為后 又曰張儀曰鄭
周之女粉白黛黒非知而見之者以為神 又曰魯君
舉觥于梁惠王曰左白台而右閭須南威之美也 説
苑曰齊王建九重之䑓募國中有畵者賜之錢狂卒敬
君常苦飢寒妻端正敬君工畫貪賜書畫去家日久思
[260-24a]
念其妻遂畫其像向之嘻笑旁人見之以白王王即設
酒與敬君相樂謂敬君曰國中獻女無好者以錢百萬
請妻可乎不者殺汝敬君慞惶聴許 史記曰尹夫人
邢夫人同時竝幸武帝有詔不得相見尹夫人自請願
見邢夫人帝令他夫人飾從者數十人来前尹夫人見
之曰非邢夫人帝曰何以言之對曰覩其形狀不足以
當人主有詔邢夫人衣故衣獨身来尹夫人望見之曰
真是矣于是乃低頭俛而泣自痛其不如也 漢武故
[260-24b]
事曰帝起明光宫發燕趙美女二千人充之率取十五
以上二十以下凡諸宫美人可有七八十與上同輦者
十六人員數恒使滿皆自然美麗不施粉白黛黒 西
京雜記曰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
肌膚弱如脂十七而寡為人放誕風流故悦長卿之才
而越禮焉長卿作美人賦以自刺 東觀漢記曰初光
武聞隂麗華美心悦之歎曰娶妻當得隂麗華後為皇
后 華嶠漢書曰梁冀妻孫夀色美善為妖態作愁眉
[260-25a]
啼糚墮馬髻折腰歩齲齒笑以為媚惑也 拾遺記曰
蜀先主甘后沛人里中相者曰此女後貴極宫掖及年
十八玉質柔肌態媚容冶先主置后白綾帳中户外望
者如月下聚雪河南獻玉人髙三尺乃取玉人置后側
后與玉人齊色嬖者非惟嫉后亦妒玉人后乃誡上曰
昔子罕不以玉為寳春秋美之今吳魏未滅安可以妖
玩經懐也上乃徹玉人衆嬖皆退當時以甘后為神智
婦人 魏畧曰初袁紹子熈納甄后熈出幽州后留侍
[260-25b]
姑及鄴破紹妻及后坐堂皇上文帝入見紹妻及后后
怖以頭伏姑膝上紹妻兩手自搏文帝曰劉夫人云何
如此令新婦舉頭姑乃捧后令仰帝審視見其顔色非
凡稱歎之太祖為迎娶焉 拾遺記曰魏文帝所愛美
人姓薛名靈芸常山人年十七容貌絶世時帝選良家
子入宫靈芸别父母欷歔累日淚下沾衣至升車就路
之時玉唾壺承淚壺即如紅色及至京師壺中之淚凝
如血矣帝改靈芸之名曰夜来夜来妙于鍼工雖深處
[260-26a]
帷幄之中不用燈燭裁製立成非夜来縫製帝則不服
宫中號為鍼神 古今注曰魏文帝宫人絶所愛幸者
有莫瓊樹薛夜来田尚衣段巧笑四人日夕在側瓊樹
乃置蟬𩯭縹緲如蟬故曰蟬𩯭巧笑始以錦衣絲履作
紫粉拂面尚衣能歌舞夜来善為衣裳一時冠絶 拾
遺記曰吳主潘夫人坐法輸入織室容態少儔江東絶
色同幽者百餘人謂夫人曰神女敬而遠之有司陳于
吳主使圗其容夫人憂戚不食減痩改形工人寫之以
[260-26b]
進吳主見而喜悦以琥珀如意撫案嗟曰此神女也愁
貌尚能感人况在歡樂乃以雕輪就織室納于後宫
又曰孫亮作瑠璃屏風每于月下清夜舒之常與愛寵
四姫同坐皆振古絶色一名朝姝二名麗居三名潔華
四名洛珍 鄴中記曰陳逵妹才色甚美髪長七尺石
季龍以為夫人 俗説曰宋禕是石崇妓綠珠弟子有
國色善吹笛後入晉明帝宫 陳書吳興志曰梁吳興
蘇氏女甞于霅溪西南岸遇道士以小龜遺之光彩五
[260-27a]
色曰三年有徵蘇適章景明生女名要兒為陳霸先后
因名其地曰貴涇浦其中生重䑓蓮花識者曰主出美
人後果生后后生紫光照室因失龜所在后少聦慧美
容儀手長五寸色竝紅白 陳書曰陳后主張貴妃
名麗華髪長七尺𩯭黒如漆其光可鍳性聦慧有神彩
進止閒雅容色端麗每瞻視眄睐光采溢目照映左右
 天中記曰天寳中天下無事選六宫風流豔態者名
花鳥使主宴 道山清話曰李後主宫嬪窅娘纎麗善
[260-27b]
舞後主作金蓮髙六尺作品色瑞蓮令窅娘以帛纒足
令纎小作新月狀著素襪於蓮中囬旋有雲態齊鎬
詩曰蓮中花更好雲裏月常新因窅娘作也 南唐書
曰後主保儀黄氏容態華麗冠絶當世顧眄顰笑無不
妍姣其書學伎能皆出于天性 後山詩話曰費氏蜀
之青城人以才色入蜀宫後主嬖之號花蕊夫人效王
建作宫詞百首 采石州斃亮記曰完顔亮侍寢妃
花不如者長安貧家女慧麗專亮寵凡打毬縱獵出入
[260-28a]
無不從亮死亦被殺
  美婦人三
原弄玉 飛瓊劉向列仙傳簫史者秦穆公時人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鶴公女弄玉好之公以
妻焉夫婦共樓居一朝隨鳳飛去殿漢武内傳西王母/乗紫雲之輦履元瓊之舄下輦上 呼帝共坐命侍女
許飛瓊鼔/雲和之簧 南威 西子戰國策晉文得南威三日不/朝遂推南威而逺之曰後世
必有以色亡國者吳曹植扇賦情駘蕩而外得/心悦豫而内安増 氏之姣好發西子之玉顔 巫峽
 洛川山海經丹山西即巫山也帝女居焉宋玉所謂/黄帝之季女曰瑶姫其間首尾一百六十里謂
之巫峽盖因山為名也以曹植洛神賦容與乎楊林流/眄乎洛川俯則未察仰 殊觀覩一麗人于巖之畔
[260-28b]
 青琴 絳樹司馬相如上林賦曰若夫青琴宓妃之/徒絶殊離俗冶閑都麗靚糚刻飾 魏
文帝與繁欽書今之妙舞莫/巧于絳樹清歌莫激于宋臘 含睇 懐芳楚詞旣含/睇兮又宜
笑元下見/𫝊 詩 捧心 伐性吳越春秋西施捧心而顰/七發皓齒蛾眉伐性之斧
 増二靳 六劉晉書載記劉聦如中䕶軍靳準弟遂/納其二女為左右貴嬪大曰月光小
曰月華皆國色也數月立月光為皇后靳氏有滛之/行陳元達奏之聦廢靳靳慙恚自殺 載記列女傳劉
聰使大鴻臚李宏拜太保劉殷二女為左右貴嬪長曰/英字麗芳次曰娥字麗華又納殷孫女四人為貴人謂
宏曰此女輩皆姿色絶世女徳冠時且太保于朕寔自/不同宏曰太保裔自有周與聖源寔别聰大悅于是六
劉之寵傾/于後宫 玉女 瓊仙幽明錄武帝在甘泉宫有玉/女降常與帝圍碁相娛女丰
[260-29a]
姿端正帝宻悦乃逼之玉女因唾帝面而去遂病瘡經/年故漢書云避暑甘泉宫此其時也 五國故事南漢
劉鋹才人/名盧瓊仙 療飢 解語南部煙花錄隋煬帝每視御/女吳絳仙謂内侍曰古人謂
秀色可餐若絳仙者可以療飢矣此詩話太液/池千葉蓮開明皇指妃子曰何如 解語花耶 吐石
華 垂玉筯飛燕外𫝊后與其妹合徳坐誤吐妹袖合/徳曰姊吐染人紺碧正似石上華假令上
方為之未必能如此衣之華乃號石華廣/袖 六帖魏甄后面白淚䨇垂如玉筯 翠翰眉
蟬翼𩯭陸機豔歌行美目揚玉澤蛾眉象翠翰解膚/一何潤秀色若可餐 下莫瓊樹事見二
束素腰 横波目宋玉登徒子賦臣東家之女眉如翠/羽腰如束素 傅毅舞賦眉連媚以
爭繞目流/睇以横波 處以椒房 貯之金屋上西施事見二數/漢武故事武帝
[260-29b]
嵗長公主抱置膝上問曰児欲得婦否主指長御百餘/人皆云不用指其女曰阿嬌好否笑對曰若得阿嬌作
婦當作金屋貯之長/公主大悦遂成㛰焉 忘犁忘鋤 傾城傾國上羅敷/事見五
人下李夫/ 事見前 弗御鉛華 不施脂粉曹植洛神賦芳澤/無加鉛華弗御
楊妃外傳妃有姊三人皆豐碩修整笑談謔浪巧㑹旨/趣每入宫中移晷方出長曰大姨封韓國三姨封虢國
八姨封秦國同日拜命虢國甞/素面朝天當時杜甫有詩云云 苕琬華琰 輕鳳飛
竹書記年曰桀伐珉山獻二女于桀二女曰琬曰琰/桀刻其名于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 杜陽雜編
寳歴二年浙東國貢舞女二人一曰飛鸞一曰輕鳳脩/眉黟首蘭氣融冶冬不纊衣夏不汗體上琢玉芙蓉以
為二女歌舞䑓每歌聲發如鸞鳳之音及觀于庭際舞/態豔逸更非人間所有每歌罷上令藏之金屋寳帳盖
[260-30a]
恐風日所侵故也宫人語曰/寳盖香重重一䨇紅芙蓉 丹山瑶婦 漢殿麗娟
上瑶姫事見前氣鷄跖集武帝所幸宫人名麗娟年十/四玉膚柔軟吹 勝蘭不欲衣纓拂之恐體㾗也每歌
李延年和之長生殿唱廽風之曲庭中花皆翻落置麗/娟于明離之帳恐塵垢汚其體也帝甞以衣帶繋麗娟
之袂閉于重幕之/中恐隨風而去也 傅粉燎香 吞刀吐火飛燕外傳/趙后浴五
藴七香湯踞通香沉水坐燎降神百藴香婕妤浴荳䓻/湯傅露華百英粉帝甞私語樊嬺曰后雖有異香不若
婕妤體自香也善晉書夏統從父祀先人迎女巫章丹/陳珠竝有國色 歌舞又能隠形匿影吞刀吐火綂破
藩走歸責諸人曰昔滛亂之俗興衛文公為之悲惋蝶/蝀之氣見君子尚不敢指奈何諸君迎此妖物夜與遊
戱放傲逸之情縱奢滛之節亂男女之/禮破貞髙之節何也被髪而卧不復言 長袖修裾
[260-30b]
丹泉華幄上周成王事見二舞拾遺記燕昭王即位二/年廣延國来獻善 者二人一名旋娟一名
提謨竝玉質凝膚體輕氣馥綽約窈窕絶古無倫或行/無跡影或積年不飢昭王處以單綃幄幃飲以瑞珉之
膏飴以丹/泉之粟也 夢遊巫峽 形畫漢宫上見後髙唐賦宫/世記曰漢元帝
人旣多乃令畫工圖畫披圖召之衆皆賂畫工王明君/姿容甚麗志不茍求工遂醜圖之終身不得召幸後匈
奴求美女于帝帝以明君賜之召見貌為後宫/第一帝悔之而重失信于外國故不復更人 卷髮
薄眉 錦衣絲履飛燕外傳曰合徳美容體膚滑出浴/不濡善音詞輕緩可聴為卷髪號新
興䯻為薄眉號遠山黛施小朱號慵来糚左右嘖嘖稱/美淖夫人在帝側曰此禍水也滅火必矣 下巧笑事
見/二 靡顔膩理 修態姱容竝楚/辭
[260-31a]
  美婦人四
増隔窗見骨帝王世紀殷時有仙/女名昌容隔窗見骨 必有女戎國語晉/獻公伐
驪戎克之獲驪姫以歸有寵立以為夫人史蘇告大夫/曰夫有男戎必有女戎好其色必授之情從其惡心必
敗國且深亂亂必自女/戎君子曰知難本矣 土城學服吳越春秋越王以/吳王淫而好色大
夫種乃使相之國中得苧蘿山鬻薪之女二曰西施鄭/旦飾以羅縠教以歩容習于土城臨于都巷三年學服
而獻/于吳 秦人啖蜀昔蜀于中國不通自秦以金/牛美女啖蜀然後始通中國 投梭
折齒晉書傳謝鯤鄰家有美女鯤挑/之女以織梭投之折其兩齒 鄰家處女晉書/阮藉
鄰家處女有才色藉不與親生不相/知未嫁而死藉徃哭之盡哀乃去 衣藏琥珀洞𠖇/記漢
[260-31b]
武帝宫人麗娟以琥珀自佩置衣裾裏不/使人知乃言骨節自鳴相與為神怪也 新羅美女
車頻秦書苻堅時新羅/獻美女國在百濟國東 身被五彩神仙傳介象字元/則㑹稽人入山求
仙見谷上有石皆紫色如鷄子象取二枚見一美人被/五彩象向之叩頭乞長生女曰汝急送手中物還著故
處汝未應取此象乃送/石還女授丹方一道 能畫長眉山堂肆考隋煬帝/御女吳絳仙能畫
長睂嘗以紅箋進詩謝帝/帝曰絳仙才調女相如也 歩歩生蓮南史齊東昬侯/潘妃名玉奴東
昬鑿金為蓮花以貼地令妃行其上曰歩歩生蓮花齊/亡王茂請妻之玉奴守節而死故詩曰月歩雲梯謾一
尊玉奴終/不負東昬 石字美人南史西吳里志曰梁石靈寳本/餘姚人寓居武康生女有姿容
初齊始安王遥光納焉遥光敗入東昬宫建康城平為/武帝采女生元帝為修容賜姓阮氏拜其父為朝請時
[260-32a]
人因名其所居之溪曰阮公/溪溪中有大青石曰美人石 淡糚雅服梅妃傳梅妃/美屬文自比
謝女淡糚雅服而姿態明秀明皇大見寵幸長安大内/大明興慶三宫東都上陽兩宫幾四萬人自得妃視如
塵土宫中亦/自以為不及 服却塵衣杜陽雜編元載納薛瑶英為/姫以瑶英體輕不勝重衣于
異國求却塵衣/一襲與服之 名花見羞太平廣記明宗淑妃/王氏美色號花見羞 號
玉巵娘志怪錄有書生遇神女見胡僧僧/指曰此西王母第三女號玉巵娘
  美婦人五
原詩古詩曰燕趙多佳人美者顔如玉被服羅裳衣當
户理清曲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願為雙飛燕銜泥
[260-32b]
巢君屋 又詩曰青青河畔草欝欝園中栁盈盈樓上
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糚纎纎出素手昔為娼家女
今為蕩子婦蕩子行不歸空牀難獨守 古樂府陌上
桑行曰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名為
羅敷羅敷善蠶桑採桑城南隅素絲為籠係桂枝為籠
鈎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
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耕
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鉏来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 魏
[260-33a]
曹植詩曰有一美人被服纎羅妖姿豔麗蓊若春花紅
顔韡雲髻峩峩彈琴撫節為我弦歌清濁齊均旣亮
且和取樂今日遑恤其他 又美女篇曰美女妖且閑
採桑岐路間柔條芬冉冉落葉何翩翩攘袖見素手皓
腕約金環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體珊瑚
間木難羅衣何飄颻輕裾隨風還顧盼遺光采長笑氣
若蘭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借問女何居乃在城南
端青樓臨大路髙門結重關容華暉朝日誰不希令顔
[260-33b]
 又阮籍詩曰二妃游江濵逍遥從風翔交甫懐環珮
婉娩有芬芳綺靡情歡愛千嵗不相忘傾城迷下蔡容
華結中腸感激生憂思萱草樹蘭房 晉傅元詩曰有
女懐芬芳媞媞歩東廂娥睂若雙翠明眸發清揚丹脣
翳皓齒秀顔若珪璋令儀希世出無乃古毛嬙首帶金
歩摇耳繋明月璫珠環約素腕翠羽垂鮮光容華既已
豔志節凝秋霜 梁簡文帝晚景出行詩曰細樹含殘
影春閨散晚香輕花𩯭畔墮㣲汗粉中光飛鳬初罷曲
[260-34a]
啼鳥忽度行羞令白日暮車馬欝相望 又詠内人晝
眠詩曰北窗聊就枕南簷日未斜攀鉤落綺障插捩舉
琵琶夢笑開嬌靨眠鬟壓落花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紅
紗夫婿恒相伴莫誤是倡家 又昭明太子美人晨妝
詩曰北窗朝向鏡錦障復斜縈嬌羞不肯出猶言妝未
成散黛隨眉廣燕支逐臉生試將持出衆定得可憐名
 又邵陵王蕭綸見姫人詩曰春来不復賒入苑駐行
車比来妝㸃異今世撥鬟斜却扇承枝影舒衫受落花
[260-34b]
狂夫不妬妾隨意晩還家 又庾肩吾詠美人看畫詩
曰欲知畫能巧喚取真来映竝出似分身相看如照鏡
安釵等疎宻著領俱周正不解平城圍誰與丹青競
又詩曰絳樹及西施俱是好容儀非關能結束本自細
腰肢鏡前難竝照相将映淥池看妝畏水動斂袖避風
吹轉手齊裾亂横簮歴𩯭垂曲中人未取誰堪白日移
不分他相識唯聴使君知 又徐君蒨初春攜内人行
戯詩曰梳飾多今世衣著一時新草短猶通履梅花漸
[260-35a]
著人樹斜牽錦被風横入紅綸滿酌蘭英酒對此得娛
神 又劉孝綽愛姬贈主人詩曰卧久凝妝脫鏡中私
自看薄黛銷将盡凝朱半有殘垂釵繞落𩯭微汗染輕
紈同羞不相難對笑更承歡妾心君自解掛玉且留冠
 又詠姬人未肯出詩曰帷開見釵影簾動聞釧聲徘
徊聴不出常羞華燭明 又淇上戱蕩子婦詩曰桑中
始奕奕淇上未湯湯美人要雜佩上客誘明璫日暗人
聲靜微歩上蘭房露葵不待勸鳴琴無暇張翠釵挂已
[260-35b]
落羅衣拂更香如何嫁蕩子春夜守空牀未見青絲騎
徒勞紅粉妝 又吳均古意詩曰妾家横塘北發豔小
長干花釵玉宛轉珠䋲金絡紈羃䍥懸青鳳逶迤摇白
團誰能分見此含恨不相看 又何思澄南苑逢美人
詩曰洛浦疑廽雪巫山似旦雲傾城今始見傾國昔曾
聞媚眼隨羞合丹脣逐笑分風捲葡萄帶日照石榴裙
自有狂夫在空持勞使君 又鮑泉落日看還詩曰妖
姬競早春上苑逐名臣苔輕變水色霞濃掩日輪雕甍
[260-36a]
斜落景畫扇拂遊塵衣香遥已度衫紅逺更新誰家蕩
舟妾何處織縑人 又徐悱妻劉氏詩曰花庭麗景斜
蘭牖輕風度落日更新妝開簾對芳樹 又詩曰東家
挺竒麗南國擅容輝夜月方神女朝霞喻洛妃 陳伏
知道詠人娉妾仍逐琴心詩曰春色轉相催佳人心自
迴長卿琴已弄秦嘉書未来挂冠易分綬薦枕缺因媒
染香風即度登垣花正開貞樓若髙下如何上陽臺
又徐陵春情詩曰風光今旦動雪色故年殘薄夜迎新
[260-36b]
節當罏却晚寒故香分細霧石炭𢷬輕紈竹葉裁衣帶
梅花奠酒盤年芳袖裏出春色黛中安欲知迷下蔡先
将過上蘭 増唐徐賢妃賦得北方有佳人詩曰由来
稱獨歩本是號傾城桞氣眉間發桃花臉上生腕摇金
釧響歩轉玉環鳴纎羅宜寳抹紅衫初繡成懸知一顧
重别覺舞腰輕 又梁鍠觀美人卧詩曰妾家巫峽陽
羅帳寢銀牀曉日臨窗久春風引夢長落釵猶罥𩯭㣲
汗欲銷黄縱使朦朧覺魂猶逐楚王 又孟浩然同張
[260-37a]
明甫碧溪荅詩曰别業聞新製同聲應者多還看碧溪
荅不羨緑珠歌自有陽臺女朝朝拾翠過綺筵鋪錦繡
妝牖閉藤蘿秋滿休閒日春餘景色和仙鳬能作伴羅
襪共凌波别島尋花藥迴潭折芰荷更憐斜日照紅粉
豔青蛾 又春情詩曰青樓曉色珠簾映紅粉春糚寳
鏡催已厭交情憐枕席相将遊戲遶池臺坐時衣帶縈
纎草行即裙裾埽落梅更道明朝不當作相期共鬭管
絃来 又宋之問和趙貟外桂陽橋遇佳人詩曰江雨
[260-37b]
朝飛浥細塵陽橋花栁不勝春金鞍白馬来從趙玉靣
紅妝本姓秦妒女猶憐鏡中髪侍兒堪感路傍人蕩舟
為樂非吾事自歎空閨夢寐頻 又李羣玉同鄭相并
歌姬小飲詩曰裙拖六幅湘江水髻聳巫山一段雲風
格只應天上有歌聲豈合世間聞胸前瑞雪燈斜照眼
底桃花酒半醺不是相如憐賦客爭教容易見文君
又常非月詠談容娘詩曰舉手整花鈿翻身舞錦筵馬
圍行處匝人壓看塲圎歌索齊聲和情教細語傳不知
[260-38a]
心大小容得許多憐 又李百藥火鳳辭曰歌聲扇裡
出妝影扇中輕未能含掩笑何處欲障聲知音自不惑
得念是分明莫見雙嚬臉疑人含笑情
原賦楚宋玉登徒子好色賦曰登徒子侍於楚王短宋
玉曰玉為人體貌閑麗口多微詞又性好色願王勿與
出入後宫王以登徒子之言問宋玉玉曰天下之佳人
莫若臣東家子増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
粉太白施朱太赤睂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
[260-38b]
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然此女登牆闚臣三年
至今未許也 又高唐賦并序曰昔者先王嘗遊高唐
怠而晝寢夢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為髙唐之客聞
君游髙唐願薦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辭曰妾在巫山之
陽髙唐之岨朝為行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
王曰朝雲始出若何也玉對曰其始出也㬣兮若松榯
其少進也晰兮若姣姬揚袂鄣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
偈兮若駕駟馬建羽旂湫兮如風淒兮如雨風止雨霽
[260-39a]
雲無處所 漢司馬相如美人賦曰司馬相如美麗閑
都游於梁王染王悦之鄒陽譖之於王曰相如美則美
矣然服色容冶妖麗不忠将欲媚辭取悦游王後宫相
如曰臣少長西土鰥處獨居室宇遼廓莫與為娯臣之
東鄰有一女子元髪豐豔蛾睂皓齒顔盛色茂景曜光
起登垣而望臣三年於兹矣臣棄而不許聞大王之髙
義命駕来東途出鄭衛道由桑中朝發溱洧暮宿上宫
一作/離宫閑館寂寞云一作/重虚門閤晝掩曖若神一作/山
[260-39b]
居芳香芬烈黼帳高張有女獨處婉若在牀竒葩逸麗
素質豔光覩臣遷延微笑而言曰上客何國之公子所
從来無乃逺乎遂設㫖酒進鳴琴臣遂撫弦為幽蘭白
雪之曲女乃歌曰獨處室兮廓無依思佳人兮情傷悲
有美人兮来何遲日既暮兮華色衰敢托身兮長自私
玉釵挂臣冠羅袖拂臣衣茵褥重陳角枕横施女乃弛
其上服表其中衣皓體呈露弱骨豐肌時来親臣柔滑
如脂臣脉定于内心正于懐翻然髙舉與彼長辭 後
[260-40a]
漢張衡定情賦曰夫何妖女之淑麗光華豔而秀容斷
當時而逞色冠朋匹而無雙歎曰大火流兮草蟲鳴繁
霜降兮草木零秋為期兮時已征思美人兮愁屏營
又蔡邕協初賦曰其在近也若神龍采鱗翼将舉其既
遠也若披雲縁漢見織女立若碧山亭亭竪動若翡翠
奮其羽衆色燎照視之無主面如明月輝似朝日色若
蓮葩肌如凝蜜 魏曹植洛神賦御者對曰臣聞河洛
之神名曰宓妃君王所見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願聞
[260-40b]
之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
茂春松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
逺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
波濃纎得衷脩短合度肩若削成腰若約素延頸秀項
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不御雲髻峩峩脩睂連娟丹
脣外朗皓齒内鮮明眸善盼靨輔承權瓌姿豔逸儀静
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竒服曠代骨象應圖被羅服
之璀璨珥瑶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
[260-41a]
踐逺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㣲幽蘭之芳藹兮歩踟
蹰于山隅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䕃桂
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瀬之元芝余情悦其淑美心
振蕩而不怡収和顔以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於是洛
靈感焉徙倚仿徨神光離合乍隂乍陽竦輕軀以鶴立
若将飛而未翔踐椒塗之郁烈歩蘅薄以流芳超長吟
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歎匏𤓰之無匹詠牽牛之獨
處揚輕袿之綺靡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鳬飄忽若神
[260-41b]
凌波㣲歩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又曰越北沚
過南岡紆素領迴青陽動丹脣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於是背下陵髙足徃
心㽞遺情想像顧望懐愁 又劉楨魯都賦曰衆媛侍
側鱗附盈房蛾眉青眸顔若濡霜含丹吮素巧笑妍詳
掖耀日之珍笄珥明月之珠璫袿衣紛裶振珮鳴璜
晉張華永懐賦曰美淑人之妖艷因盼睐而傾城揚綽
約之麗姿懐婉娩之柔情超六列於徃古邁来今之清
[260-42a]
英既惠余以至歡又結我以同心交恩好之欵固接情
愛之分深誓中誠于皦日要執契以斷金 又阮籍清
思賦曰靨白玉以為面披丹霞以為衣襲九英之耀精
佩瑶光以發輝 又袁宏夜酣賦曰開金扇坐瓊筵衛
姫進鄭女前形窈窕以纎弱豔妖冶而清妍似春蘭之
齊秀象明月之雙懸 宋謝靈運江妃賦曰小腰微骨
朱衣皓齒綿視騰采靡容膩理出月隠山落日映嶼收
霞斂色廽飈拂渚毎馳情于晨暮矧良遇之莫叙投明
[260-42b]
珠以申贈覬色授而魂與嗟佳人之眇邁眺霄際而告
語懼展愛之未期抑傾念而蹔佇天台二娥宫亭雙媛
青袿神接紫衣形見或飄翰凌煙或潜泳浮海萬里俄
頃寸隂未改事雖假于雲物心常得于無待 梁江淹
麗色賦曰夫絶世獨立者信東鄰之佳人既翠睂而瑶
質亦矑瞳而頳脣灑金花及珠履颯綺袂于錦紳色練
練而欲奪光炎炎而若神非氣象之可譬焉影響而能
陳故山藻靈葩冰華玉儀其始見也若紅蓮鏡池其少
[260-43a]
進也如采雲出崖五光徘徊十色陸離寳過珊瑚同樹
價直瓊草共枝于是雕䑓繡户當衢横術椒庭承月碧
幌延日架虬柱之嚴麗亘虹梁之峻宻錦幔垂而杳寂
桂煙起而清謐乃曜邯鄲之躧歩媚北里之鳴琴若夫
紅華舒春黄鳥飛時紺蕙初軟頳蘭始滋不擥蘅帶無
倚桂旗摘芳拾蕊涵詠吐辭笑月出于陳歌感蔓草于
衛詩氣炎日永離明火中槿榮任露蓮花勝風後欄丹
柰前軒碧桐笙歌畹右琴舞池東至乃西陸始秋白道
[260-43b]
月弦金波照户玉露曖天氣已濕兮曉未半星雖流兮
夜何央憶雜佩兮且一欷念錦衾兮以九傷於是帳必
蘭田之寳席必蒲萄之文舘圗明月室畫浮雲言必入
媚動必應規有光有豔如合如離氣柔色靡神凝骨竒
經秦歷趙既無其雙尋楚訪蔡不覿其容非天下之至
麗孰能與于此哉 又沈約麗人賦曰有客弱冠未仕
締交戚里馳騖王室遨遊許史歸而稱曰狹斜才女銅
街麗人亭亭似月嬿婉如春凝情待價思尚衣巾芳踰
[260-44a]
散麝色茂開蓮陸離羽佩雜錯花鈿響羅衣而不進隠
明燈而未前中歩檐而一息順長廊而㢠歸池翻荷而
納影風動竹而納衣薄暮延佇宵分乃至出暗入光含
羞影媚垂羅曵錦鳴瑶動翠来脫薄妝去留餘膩霑妝
委露理𩯭清渠落花入領微風動裾 增唐富嘉譽麗
色賦曰客有紅盤京劇者才力雄倬志圖豐茂繡轂生
塵金羈照路清江可渉淥淇始度拾蕊嵗滋摘芳竒樹
錦席夜陳苕華嬌春瑶臺吐鏡翠樓初映俄而世姝即
[260-44b]
國容進疑自持兮動盼目爛爛兮昭振金為釵兮十二
行錦為履兮五文章聲珊珊兮佩明徳一作/璫意洋洋兮
若有亡一作聲珊珊兮意洋/洋若有得兮若有亡蹁躚兮延佇招吾人兮曲
房凝釭吐暉兮明燭流注願言始勤兮四座相顧時峩
峩而載笑唯見光氣之交騖夜如何其夜遲遲美人至
止兮皎素絲秉明心兮無他期夜如何其夜已半美人
至止兮素玉案之死矢兮無凋換既而河漢欲傾琴瑟
且鳴餘弄未盡歌含韻清一作清/歌含韻歌曰渉綠水兮採紅
[260-45a]
蓮水曼曼兮花田田舟容與兮白日暮桂水浮兮不可
度憐彩翠于幽渚悵妖妍于早露於是覧物跡徘徊
不懌起哀情于碧湍指盛年于光隙撃節一作/輟榜浩歎解
佩嘉客是時也揚雄始壯相如未病復有鄒枚籍籍荀
令咸娛座客喜妙情灑豪翰動和聲使夫燕姬趙女衛
豔陳娥東門相送上宫經過碧雲合兮金閨暮紅埃起
兮綵騎多價奪十城之美聲曼獨立之歌況復坐絃酌
而對瑶章當盛時而謂何 又吕向美人賦曰蕖華灼
[260-45b]
爍柳容婀娜輕羅隨風長縠舒蒙霧隔膚紅柔姿靡質
妖豔嬌逸絶衆挺出嬛然容冶霍若明媚曼睩騰光以
横波修蛾濯色以緫羣齒編貝𩯭含雲顔綽約以冰雪
氣芬郁而蘭薫腰珮激而成響首飾曜而騰文或纎麗
婉以似羸或穠盛態而多肌有沉靜見節有語笑呈姿
思若老成體𩔖嬰兒眞天子所御者非庶人當有之
増歌唐李賀許公子鄭姬歌曰許史世家外親貴宫錦
千端買沉醉銅駝酒熱烘明膠古堤大柳煙中翠桂開
[260-46a]
 客一作精/聞容花名鄭袖入洛聞香鼎門口先将芍藥獻妝
 臺復醉集作/後解黄金大如斗莫愁簾中許一作/有合歡清弦
 十五為君彈彈聲咽春弄君骨骨興牽人上馬鞍兩馬
 八蹄踏蘭苑情如合竹誰能見夜光玉椀棲鳳凰袷羅
 當門刺純綫長翻一作/糊蜀紙卷明君轉角含商破碧雲
 自從小靨来東道曲裏長眉少見人相如塚上生秋柏
 三秦誰是言情客蛾眉一作鬟/又作𩯭醉眼拜諸親為謁皇孫
 請曹植
[260-46b]
 増七漢崔駰七依曰閭娶之孕既麗且閑紫脣素齒雪
 白玉暉廽眸百萬一笑千金孔子傾于阿谷浮屠忘其
 桑門彭祖飛而溶集王喬忽而墮雲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五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