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五十


[25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五十
  人部九内外兄弟姒姑姊姨/嫂叔 娣 妹 小姨附/
   内外兄弟一
 増爾雅曰姑之子外兄弟也舅之子内兄弟也 山堂
 肆考曰兩姨之子爲外兄弟姑舅之子爲内兄弟 彚
 苑曰姊妹之子曰姊弟
   内外兄弟二
[255-1b]
 増南史曰范縝性質直好危言髙論不爲士友所安惟
 與外弟蕭琛善琛名曰口辨每服縝簡詣 又曰韋叡
 隨外兄杜㓜文爲梁州刺史梁土富饒往者多以賄敗
 叡雖幼獨以廉聞 唐書曰孔若思陳亡客居鄠勵志
 於學外兄虞世南曰本朝淪覆吾分湮滅有弟若此知
 不亡矣
   内外兄弟三
 原合謀 讓封魏志楊阜與外兄姜敘合謀攻馬超大/敗之以報殺本州刺史太守讐 晉書
[255-2a]
羊祜進爵□/封舅子蔡襲 増引入王鉷 奏稱李泌唐書户部侍/郎楊愼矜與
王鉷父中表兄弟也故引鉷入臺及鉷遷中丞愼矜猶/名之鉷意不平後讒殺愼矜 唐書開元中員俶九歲
升座詞辨如注射帝異之曰員半千孫固應爾因問童/子豈有𩔖若者俶跪奏臣舅子李泌帝馳召之泌旣至
帝方與張說觀奕因使說試其能說請賦方圓動靜泌/應聲而對說因賀帝得竒童帝大恱賜束帛敕其家善
養/之 惡聞笳管 劇話桑麻南史阮孝緒字士宗外兄/王晏貴顯屢至其門孝緒
度其必至顚覆聞其笳管穿籬逃匿不與/相見云 下見後黄直卿㑹表兄弟序 薦充侍讀
 泣宥侍郎南史宋武帝謂周捨曰爲我求一人文學/俱長兼有行者欲令與晉安游處捨曰臣
外弟徐摛形質陋小若不勝衣而堪此𨕖乃以摛爲侍/讀 唐書崔彥昭與王凝外兄弟也凝大中初先顯而
[255-2b]
彥昭未仕嘗見凝凝嫚言曰不若從明經舉彦昭憾之/至是凝爲兵部侍郎彦昭爲相彦昭母敕婢多製履韤
曰王氏妹必與子同逐吾將共行彦/昭聞之泣且拜曰不敢怨凝遂得免 内弟之喪 外
家之寶文中子有内弟之喪不飲酒不食肉郡人非之/ 唐書韋述父景駿元行冲景駿姑子也爲時
儒宗嘗載書數車自隨述入其室觀書不知寢食行沖/異之試與語前世事熟復詳諦如指掌然使屬文授紙
輒就行沖曰/外家之寶也
  内外兄弟四
原令鼓琴晉書阮瞻字千里讀書不甚研習而黙識其/要善彈琴内兄潘岳每令彈琴終日達夜無
忤色不可/得而榮辱 増吐餐覆醤南史阮孝緒外兄王晏貴顯/不與相見曽食醤美問之云
[255-3a]
是王家所得便吐餐覆醤及晏誅親戚咸爲/之懼孝緒曰親而不黨何坐之及竟獲免 朗陵公
文𨕖詩序朗陵公何/敬祖余之從外兄也 原不餞送城陽太守梁柳皇甫/謐從姑子之官有勸
謐餞之謐曰柳爲布衣送迎不出門食不過鹽菜貧者/不以酒肉爲禮今作郡送之是貴城陽太守而賤柳豈
古人之道非/吾心所安也 爲育其女唐書柳公綽外兄薛宮/蚤卒爲育其女嫁之
  内外兄弟五
原詩齊陸厥奉荅内兄顧希叔詩曰嘉惠承帝子躧履
奉王孫屬叨金馬署又㸃銅龍門出入平津邸一見孟
嘗尊歸來翳桑柘朝夕異涼温 又曰殂落固云是寂
[255-3b]
蔑終如斯杜門淸三逕坐檻臨曲池鳬鵠歗儔侶荷芰
始參差雖無田田葉及爾泛漣漪 又曰春華與秋實
庶子及家臣王門所以貴自古多俊民離宮收杞梓華
屋富徐陳平旦上林苑日入伊水濱 又曰書記旣翩
翩賦歌能妙絕相如恧温麗子雲慚筆札駿足思長坂
柴車畏危轍媿兹山陽讌空此河陽别 又曰平原十
日飲中散千里遊渤海方流滯宜城誰獻詶屏居南山
下臨此歳方秋惜哉時不與日暮無輕舟 増唐杜少
[255-4a]
陵贈表弟詩曰客裏何遷次江邊正寂寥肯來尋一老
愁破是今朝憂我營茅棟攜錢過野橋他鄉惟表弟還
往莫辭遥 宋蘇東坡送表弟程懿叔赴潛詩曰與子
甥舅氏摧頽各蒼顔並爲東諸侯長此佳江山寒松無
時花安得插髻鬟惟將老不死一笑榮楛間我甚似樂
天但無素與蠻挂冠未及耄當獲一紀閑子亦拙進取
才髙命慳頑譬如萬斛舟行此九折灣九折新得道一
漚自塵寰歲晚家鄉路莫遣榛菅還 又送表弟程六
[255-4b]
知楚州詩曰炯炯明珠照雙璧當年三老蘇程石里人
夾道避鳩杖刺史迎門倒鳬舄我時與子皆童兒往往
從人覔棗栗健如黃犍不可恃隙過白駒那暇惜醴泉
寺古垂橘柚石頭山髙暗松櫟諸孫相違萬里外一笑
未解千憂積子方得郡古山陽老手風生謝刀筆我正
含毫紫微閣病眼昏花困書檄莫敎印綬繫餘年去歸
墳墓當有日功成頭白早歸來共藉梨花作寒食 又
上表弟程德孺生日詩曰仗下千官散紫庭時聞小語
[255-5a]
說蘇程長身自昔傳甥舅壽骨遥知是弟兄曽活萬人
寧望報祗求五畆却歸耕四朝遺老凋零盡鶴髮他年
幾個迎
増序宋黄直卿幹代仲兄作㑹表兄弟序曰北山黃東
招其内弟鄭子恭而告之曰吾從母昆弟皆葉出也葉
氏兄弟猶吾從母之昆弟也凡三姓四家雖所系不同
自吾外祖父母以來一本而已吾嘗記爲童子日外祖
父母皆無恙歲冬之朝兄弟畢集相與握手終日談諧
[255-5b]
笑語市棗栗相啖迨其去則留連不忍舍旦暮又思之
而幸其復來也豈非秉彞良心有不能自己者及其長
也而後怵於習俗迫於利害而不能以相保此有識者
所當慨念也今吾欲與兄弟約以歲正月之十日六月
之二十日會於天寧之浮圖人具肴一柈酒一壺飯一
器春蠔夏荔不拘其數合而飲食之古人騷賦詩咏與
夫投壺弓矢之具有則攜之以供娛樂相告語以孝弟
忠信相問勞以老少安否家計有無至於農圃桑麻之
[255-6a]
業皆可抵掌而劇談也晨而往戴星而歸於是重親戚
厚風俗豈不善歟子恭曰善哉遂述其言以告諸兄弟
  姑一
増釋名曰父之姊妹曰姑姑故也言於己爲久故之人
也 廣雅曰姑謂之威威故也 說文曰威姑也 爾
雅曰父之姊妹爲姑王父之姊妹爲王姑曽祖王父之
姊妹爲曽祖王姑髙祖王父之姊妹爲髙祖王姑父之
從姊妹爲從姑父之從父姊妹爲從祖姑父之從祖姊
[255-6b]
妹爲族祖姑 詩曰問我諸姑 禮曰房中内賓姑姊
妹也 又曰姑姊妹之大功踊絕於地如知此者由文
矣哉注降服恩重也 又曰姑姊妹之薄也蓋有受我
而厚之者所以夫家厚故我薄也
  姑二
増左傳曰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遇歸妹之暌史蘇占
之曰不吉歸妹暌孤寇張之弧姪其從姑六年其逋逃
歸其國而棄其家明年其死於髙梁之虛震爲木離爲/火火從木生
[255-7a]
離爲震妹于火爲姑謂我姪者/吾謂之姑謂子圉質于秦也 列女傳曰梁宣節姑
者梁之婦人也其室失火兄子與己子三人在内入取
兄子輒得已子及火盛不復得入婦人將赴火人曰本
取兄子卒得已子至於中心亦已足矣何至赴火婦曰
梁國豈可以户告人曉也被不義之名何面目見兄國
人哉吾欲復投吾子又失母子之情誓不生遂赴火而
死君子曰可謂節姑也 唐書曰武后欲以武三思爲
太子狄仁傑曰陛下欲三思爲後姑姪與母子孰親每
[255-7b]
以母子天性爲言后雖忮忍不能無感故卒復唐嗣
又曰文宗惡世流侈因漢陽公主入問曰姑所服何年
法也今之弊何代而然對曰妾自貞元間辭宮所服皆
當時賜未嘗敢變元和後數出禁藏纖麗物賞戰士由
是散於人間内外相矜狃以成風
  姑三
増手披紗扇 身著麻衣世說温嶠喪婦從姑劉氏惟/有一女甚有姿慧姑以屬公
覔婚公密有自婚意因下玉鏡臺一枚姑大喜婚姻交/禮女以手披紗扇撫掌大笑曰我固疑是老奴果如所
[255-8a]
卜玉鏡臺是公爲劉越石長史北征劉聰所得初世說/阮仲容先幸姑家鮮卑婢及居母喪姑當逺移 云留
婢旣發定將去仲容借客驢著重服自追之/累騎而反曰人種不可失即遥集之母也 誦詩九
紙 贈絁十匹宋書范雲字彦龍六歳就其姑夫袁叔/明讀毛詩日誦九紙陳郡殷琰名知人
候叔明見之曰公輔之器也㑹國史補裴佶常話少時/姑夫爲朝官有雅望佶至宅 其退朝深歎曰崔照何
人衆口稱美必行賄也言未訖門者報曰壽州崔使君/候謁姑夫怒呵門者將鞭之良久束帶強見須臾命茶
甚急又命酒𩜹又命□爲飯佶姑曰何前倨而後恭及/入門有德色揖佶曰憩學中佶未下階出懷中一經乃
贈官絁/十匹 但留傳舍 不造門庭漢書桓嚴尤脩志介/姑爲司空楊賜夫人
初父鸞卒姑歸寧赴哀將至止於傳舍整飾從者而後/入嚴心非之及姑勞問終無所言號哭而已賜遣吏奉
[255-8b]
祠因縣發取祠具嚴拒不受後每至京師未嘗舍宿楊/氏其貞忮若此 梁書江子一字元貞統七世孫也直
華林省其姑夫右衞將軍朱异權要當朝休暇/之日賓客輻輳子一未嘗造門其髙潔如此 誼敦
袁蔡 親締潘楊博物志蔡伯喈母袁曜卿之姑女葉/楊經字仲武潘岳作誄文云籍三
世親之恩而子之姑余之伉/儷焉潘楊之睦有自來矣 姑事婕妤 幼從柴后
漢書成帝班婕妤彪之姑也謹宋史周世宗柴后兄守/禮之子幼從姑養太祖家以 厚見愛按太祖謂周太
祖郭威世宗謂晉王榮威之養子/也柴后太祖之后姑指柴后而言 猶持節行 見賞
名通列女傳齊攻魯至郊遥見一人攜一皃抱一皃及/軍至乃棄抱者而抱攜者將欲射之就而問曰所
抱者誰之子對曰兄之子所棄者誰之子曰己子也妾/見不能兩全遂棄己子軍曰何棄所生而抱兄子對曰
[255-9a]
子之于母私愛也姪之從姑公義也背公向私妾不爲/也齊軍曰魯有婦人猶持節行況朝廷乎遂回軍不伐
魯魯侯聞之賜以束帛號曰義姑湛宋書袁淑字陽源/豹之子也少有風槪年數歲伯父 謂家人曰此非凡
兒至十餘歲爲姑夫王宏所賞不爲/章句之學而博渉名通文彩遒麗 名亞子雲 年
同元禮後周書蕭子雲王褒之姑夫特善草𨽻褒少以/姻親徃來其家遂相模範俄而名亞子雲並見
重于時也漢書鍾皓兄子瑾母李/膺之姑 瑾與膺同年俱有聲名
  姑四
増散寶堂前事見婦/人智識𩔖 塵務經心世說王江州愉/夫人謝幼度妹
語謝遏曰汝何以都不復進/爲是塵務經心天分有限 戒典機衡唐書武三思/任文昌左相
[255-9b]
李昭德諫曰承嗣已王不宜典機衡以惑衆且父子/猶相簒奪況姑姪乎后矍然曰我未之思也乃罷
歎其義識北史崔巨倫有姊明慧有才行因患眇一目/内外親戚莫有求者其家議欲下嫁之巨倫
姑趙叔𦙍之妻聞而悲感曰吾兄盛徳不幸早世豈/令此女屈事卑族乃爲子翼納之時人歎其義識
  姑五
増詩唐杜甫送重表姪王砯評事使南海詩曰我之曽
祖姑爾之髙祖母爾祖未顯時歸爲尚書婦隋朝大業
末房杜俱交友長者來在門荒年自餬口家貧無供給
客位但箕帚俄頃羞頗珍寂寥人散後入怪鬢髮空吁
[255-10a]
嗟爲之久自陳翦髻鬟鬻市充杯酒上云天下亂宜與
英俊厚向竊窺數公經綸亦俱有次問最少年虬髯十
八九子等成大名皆因此人手下云風雲合龍虎一吟
吼願展丈夫雄得辭兒女醜秦王時在座眞氣驚户牖
及乎貞觀初尚書踐台斗夫人常肩輿上殿稱萬壽六
宮師柔順法則化妃后至尊均嫂叔盛事垂不朽 宋
黃庭堅題徐氏姑壽梅亭詩曰大雛銜枝來作亭小雛
銜實來種花兩雛反哺聲喳喳慈烏髮白爾成家梅梁
[255-10b]
丹靑射寒日楳英飛雪㸃靑髮二雛同味如春酒壽親
一笑宜長久金玉滿堂空爾爲有親舉酒世上稀生育
劬勞安可報折楳傾酒著斑衣
増誌唐柳宗元亡姑陳君夫人權厝誌曰陳君謂宗元
曰子之姑孝於家移於我之長睦於族施於我之黨是
用賓而禮之如益者之友今則去我已矣吾無以報焉
願以爲誌
  姨一小姨附/
[255-11a]
増爾雅曰母之姊妹爲從母 又曰從母之子爲從母
昆弟其女子爲從母姊妹又曰妻之姊妹同出爲姨
又曰姊妹之夫爲私 儀禮子夏傳曰從母丈夫婦人
報傳曰何以小功也以名加也外親之服皆緦也外親/異姓
正服不/過緦
  姨二
増詩曰邢侯之姨 左傳曰蔡哀侯娶于陳息侯亦娶
焉息嬀將歸過蔡蔡侯曰吾姨也止而見之弗賓息侯
[255-11b]
聞之怒使謂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於蔡而伐之楚子
從之
  姨三
増不事女主 遂號癡姨狄仁傑盧氏堂姨事見前賢/婦人類 魏宦者符承祖方
用事親姻爭附以求利其姨母楊氏爲姚氏婦獨否嘗/與之衣服則曰我夫家貧與之奴婢則曰我家無食承
祖遣車迎之不肯起使人抱上車則大哭曰爾欲殺我/由是符氏内外號爲癡姨及承祖敗有司執其二姨魏
主聞姚氏姨貧/弊特命赦之 此君座也 大家難之晉書何充字/次道廬江人
王導妻姊之子少與王導善早爲顯官嘗詣導導以麈/尾指牀呼充共坐曰此君座也 三輔決録周季貢班
[255-12a]
固姊之子也善屬文喪婦/作問神其姨曹大家難之 以姨繼室 指妹議婚左/傳
齊侯請繼室于晉韓宣子使叔向對曰寡君不能獨任/社稷之事未有伉儷在衰絰之中是以未敢請君有辱
命惠莫大焉若惠顧敝邑撫有晉國賜之内主豈惟寡/君舉羣臣實受其貺其自唐叔以下實寵嘉之遂成婚
氏龍圖劉公𣋌未第時娶趙尚書晃之長女早亡而趙/ 猶有二妹旣而劉公登科趙夫人復欲妻之使媒妁
通意劉曰若云武有之德則不敢爲婚若言禹别之州/則庶可從命葢嫌七姨骨相寒薄遂娶九姨後生七子
几忱皆至大官七姨後適關生竟不/第落魄窮餒莫年劉氏養之終身 供奉夫人 重
稱女壻楊妃外傳謝阿蠻善舞上按曲於淸元殿寜王/吹笛上羯鼓楊妃琵琶秦國夫人端坐視之上
戲曰樂籍今日幸得供奉夫人請一纏頭對曰豈有大/唐天子阿姨無錢用耶遂出三百萬爲一局 歐陽文
[255-12b]
忠公與王宣徽拱辰同爲薛簡肅公子壻文忠公娶其/長女後卒再娶其妹故文忠公有舊女壻爲新女壻大
姨夫作小/姨夫之戲
  姨四
増斷乳懷恩宋劉懷肅傳初髙祖產而皇妣殂孝皇貧/薄無由得乳人議欲不舉髙祖從母生劉
懷敬未期乃斷懐敬乳自養髙祖髙祖/以舊恩懷敬累見寵授官至㑹稽太守 再婚從女蘇/文
忠公先娶鄉貢進士王弗/女其繼室又其從女也
  姨五
増詩唐杜甫寄狄明府詩曰梁公曽孫我姨弟不見十
[255-13a]
年官濟濟大賢之後竟凌遲浩蕩古今同一體比看伯
叔四十人有才無命百僚底今者兄弟一百人幾人卓
絶秉周禮在汝更用文章爲長兄白睂從天啓汝門請
從曽公說太后當朝多巧計狄公執政在末年濁河終
不汙淸濟國嗣初將付諸武公獨廷諍守丹陛禁中決
册詔房陵前朝長老皆流涕太宗社稷一朝正漢官威
儀重昭洗時危始識不世才誰謂荼苦甘如薺汝曹久
宜裂土食身使門户多旌棨何爲飄泊岷漢間干謁王
[255-13b]
侯頗歴詆况乃山髙水有波秋風瀟瀟露泥泥虎之飢
下巉巖蛟之横出淸泚早歸來黃土汙人眼易眯
  嫂叔一
増釋名曰嫂叟也老稱也叟縮也人及物皆小縮於舊
也叔少也幼者稱也叔亦俶也見嫂俶然却歩也 禮
記曰嫂叔之無服也蓋推而逺之也 又曰嫂不撫叔
叔不撫嫂爲喪中 又曰嫂叔不通問 儀禮曰嫂者
尊嚴之稱 爾雅曰女子謂兄之妻爲嫂弟之妻爲婦
[255-14a]
 漢書注曰西方謂亡嫂爲丘嫂丘空也兄亡獨有嫂
也或云丘大也長嫂之稱史記丘作巨
  嫂叔二
増禮記曰子思之哭嫂也爲位 後漢書曰馬援敬事
寡嫂不冠不入廬 世說曰阮籍嫂常還家籍與之别
或譏之籍曰禮豈爲我輩設耶 孔帖曰趙宏智奉嫂
謹甚 又曰王珪奉寡嫂家事咨而後行 又曰徐彥
伯事寡嫂謹 山堂肆考曰韓愈親兄名介嫂鄭氏愈
[255-14b]
生三歳而孤嫂視愈如子所謂鞠於嫂氏是也
  嫂叔三
増市米 責錢南史齊竟陵王子良爲會稽太守時有/山隂孔平詣子良訟嫂市米負錢不還
子良歎曰昔髙文通與寡嫂訟田義異於此乃賜米錢/以償平 會稽典録鄭宏守陽羨縣民有弟用兄錢者
爲嫂所貴未還嫂詣宏訴宏爲叔還錢兄聞之/慙媿自繫於獄遂遣婦齎錢還宏宏不受也 聽講
 讓財鄴洛鼎岐記盧䖍後妻元氏升堂講老子道德/經䖍弟元明隔紗帳以聽之 下詳兄弟三
 原厭髙祖 嫉陳平上漢髙祖事見前叔姪𩔖平史/記陳平與兄伯居伯常縱 游
學人或謂平何食而肥其嫂嫉平不視家產曰/食糠覈耳有叔如此不如無伯聞之遂棄其婦 小郎
[255-15a]
解圍 童子愈疾世說晉王凝之妻謝氏道韞獻之與/客譚議辭理將屈道韞遣婢白獻之
曰欲與小郎解圍乃施靑紗步幛自蔽論獻之前義客/不能屈也 晉書顔含字宏都嫂老失明含躬親省視
病須髯蛇膽爲藥含求不得有童子持一靑囊授/含開之乃髯蛇膽出户化爲靑鳥飛去嫂疾便愈 長
養方朔 怒杖小郎漢書東方朔上書曰臣少失父母/長養兄嫂 世說王澄字平子衍
季弟也衍妻郭氏貪鄙令婢擔糞澄年十四諫郭怒謂/澄曰太夫人臨終以小郎囑新婦不以新婦囑小郎捉
裾杖之澄/踰窓得免 増賣身營塚 罄橐遺資齊書吳達之義/興人嫂亡無以
具葬乃自賣爲十夫傭以營葬七南唐書丘旭字孟陽/隨計金陵凡九舉而曳白者六 然自勵彌篤秋試將
邇寡嫂劉問行期旭以匱乏告嫂曰茍濟榮望雖孤兒/可鬻況貲用于是罄囊遺之旭不得已復就鄉舉明年
[255-15b]
春試厚德載物/賦旭爲第一
  嫂叔四
原人言盜嫂漢書人言/陳平盜嫂 不爲炊史記蘇秦説秦不遇/顦顇而歸兄嫂娣妹
皆笑之妻不下機嫂不爲炊及佩六國相印歸昆弟妻/嫂側目不敢視秦秦笑謂曰何前倨而後恭嫂謝曰見
季子位髙/金多也 無兄盜嫂通鑑直不疑爲郎朝見人或毁/不疑曰狀貌雖美善盜嫂不疑
曰我無兄然/終不自明 傭耕養嫂後漢書第五訪字子謀/少孤貧傭耕以養嫂 嫂
婢贈歌樂志白團扇歌者晉中書令王珉與/嫂婢有情其婢製白團扇歌以贈珉 謝安譽
世説晉謝朗父據早卒總角時病新起體羸未堪勞/於叔父安前與沙門支遁講論遂至相苦嫂王氏再
[255-16a]
遣信令還安留使竟論王氏因出云新婦少遭艱難一/生所寄惟在此兒因流涕攜朗去安謂座客曰家嫂辭
情慷慨恨不使/朝士見之也 爭田逸民傳髙鳳爲太守所召恐不/得免乃與寡嫂爭田由是不仕
 魏舒將嫂魏舒曰得八百户長將/老嫂入官舍斯願足矣 増謹於事嫂宋/書
蔡興宗幼立風槪家行尤謹奉歸/宗姑事寡嫂養姑兄子有聞於世 事之如母南齊書/韓靈敏
兄靈珍亡無子嫂卓氏守節不嫁慮家/人奪其志未嘗告歸靈敏事之如母 叔射殺牛牛/宏
事見前/兄弟𩔖
  嫂叔五
増書宋王錫妻范氏與錫弟僧達書曰昔謝太傅奉嫂
[255-16b]
王夫人如慈母今蔡興宗亦有共和之稱其爲世所重
如此
増文唐韓愈祭嫂鄭氏文曰嗚呼天禍我家降集百殃
我生不辰三歳而孤蒙幼未知鞠我者兄在死而生實
維嫂恩視余猶子誨化諄諄爰來京師年在成人屢貢
於王名乃有聞念兹鈍頑非訓曷因孰云此來乃覩靈
輼有志弗及長負殷勤嗚呼哀哉昔者韶州之行受命
於兄兄曰爾幼養於嫂喪服必以期今豈敢忘天實臨
[255-17a]

増議唐魏徵嫂叔服議曰記曰兄弟之子猶子也蓋引
而近之也嫂叔之不服蓋推而逺之也且事嫂見稱載
籍非一鄭仲虞則恩禮甚篤顏宏都則極誠致感馬援
則見之必冠孔伋則哭之爲位察其所尚之㫖豈非先
覺者歟
  娣姒一
増爾雅曰女子同出謂先生爲姒後生爲娣注云同出
[255-17b]
謂同嫁事一夫也事一夫者以己先生爲姒後生爲娣
 又曰長婦謂稚婦爲娣娣婦謂長婦爲姒 爾雅疏
曰世人疑娣姒之名皆以兄妻呼弟婦爲娣弟妻呼兄
妻爲姒然公羊傳諸侯娶一國二國徃媵以姪娣從娣
者何弟也是以其弟解娣自然以長解姒長謂身之年
長非夫之年長也左傳穆姜不以聲伯之母爲姒又叔
向之嫂謂叔向之妻爲姒二者皆呼夫弟之妻爲姒豈
計夫之長幼乎 禮記内則曰介婦請於冢婦無敢敵
[255-18a]
耦於冢婦不敢並行不敢並命不敢並坐娣姒猶兄弟
也 李翺楊烈女傳曰婦人女子順和于娣姒則賢矣
 合璧事𩔖曰娣姒今或曰妯娌
  娣姒二
増左傳曰魯聲伯之母不聘穆姜曰吾不以妾爲姒
又曰伯石始生子容之母走謁諸姑曰長叔姒生男按
伯石即楊食我夏姬之女所生也
  娣姒三
[255-18b]
増時稱鍾郝 姻恥蕭成世説王司徒渾妻鍾氏字琰/與弟湛妻郝氏皆有德行琰
雖門髙與郝氏相親重郝不以賤下鍾鍾不以貴陵郝/時稱鍾夫人之禮郝夫人之法 唐書髙宗以太平公
主適薛紹武后以薛顗妻蕭氏顗弟緒妻成氏非貴族/欲出之曰我女豈可與田舍女相爲妯娌耶或曰蕭氏
瑀之姪孫國/家舊姻乃止 復還筦鑰 乃事干戈唐書李光進弟/光顏先娶而母
委以家事及光進娶母已亡弟婦籍貲財納筦鑰于姒/光進命反之曰娣逮事姑且嘗命主家事不可改因相
持泣乃如初氏五代史梁太祖破朱瑾納其妻以歸瑾/妻見皇后張 再拜后愴然泣下曰兖鄆與司空同姓
之國昆仲之間以小故乃興干戈而使吾姒至此若不/幸汴州不守妾亦如此矣言已又泣太祖感動乃送瑾
妻爲/尼
[255-19a]
  娣姒四
増皆畏侍姑皇后竇氏事/見子婦𩔖 媿作梁山五代史補李濤/弟澣娶禮部尚
書竇寧國之女年甲稍髙結褵之夕竇氏出參濤輒望/塵下拜澣驚曰大哥風狂耶新婦參阿伯豈有荅禮濤
曰我不風只將謂是親家母澣且慙且怒旣坐竇氏復/拜濤又叉手當胸作歇後語曰慙無竇建愧作梁山
  姊妹一
増爾雅曰男子謂女子先生爲姊後生爲妹 又曰姊
妹之夫爲私 𩔖苑曰姊咨也以先生言可咨問也
又曰妹女弟也妹者未也女子先生曰姊後生曰妹
[255-19b]
詩曰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徃愬逢彼之怒 又曰
遂及伯姊 又曰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禮檀弓曰姑
姊妹女子已嫁而反兄弟不與同席而坐不與同器而

  姊妹二
増詩曰譚公維私 左傳曰潞子嬰兒之夫人晉景公
之姊也酆舒爲政而殺之又傷潞子目晉侯欲伐之諸
大夫皆曰不可酆舒有三雋才不如待後之人伯宗曰
[255-20a]
必伐之狄有五罪雋才雖多其何補焉遂滅潞酆舒奔
衞衞人歸諸晉晉人殺之 又曰吳伐楚楚昭王取其
妹以出渉濉水鍾建負之後復國王將嫁季芊辭曰所
以爲女子逺丈夫也鍾建負我矣王遂使妻鍾建以爲
樂尹 又曰鄭穆少妃姚子之子子貉之妹也子貉早
死無後而天鍾美於是注是謂夏姬也 史記曰張敬
叔姊善鼓琴髙祖召爲宮人徙其家就戚里戚里在長
安與親戚别居故曰戚里 漢書曰李延年妹絕美延
[255-20b]
年侍上酒酣歌曰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一顧傾人
城再顧傾人國豈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武帝
聞之乃召入宫 後漢書曰趙岐取馬融從妹融嘗至
其家與從妹宴飲作樂日夕乃出岐與友書曰馬季長
雖有名當世而不持士節三輔髙士未嘗以華裙蔽其
門岐嘗讀周官二義不通不徃造之賤融如此 文士
傳曰張温爲孫權所斥其姊妹三人皆有節行已嫁者
皆見録奪其中妹先適顧承官以許嫁丁氏成婚有日
[255-21a]
遂飲藥而死吳朝嘉歎鄉人圖畫爲之讚頌云 世說
曰郗嘉賓喪婦兄弟欲迎妹還終不肯歸曰生縱不得
與郗郎同室死寧不同穴耶 齊書曰永興中有王氏
女年五歳得毒病兩目皆盲性至孝年二十父亡盲女
臨尸一哭眼皆血出小妹俄舐之左眼即開愈時人皆
以爲孝感所致也 唐書曰張巡有姊嫁陸氏爲巡補
綴行間軍中號陸家姑先巡被害
  姊妹三
[255-21b]
原歸妹 哀姊易注婦人謂嫁曰歸/漢書杜周誠哀老姊 外妹 内賓左/傳
聲伯嫁外妹管於奚之女於施孝叔郤犨來聘求婦於/聲伯聲伯奪施氏婦以與之外妹謂同母異父也 儀
禮有司徹曰主人洗獻内/賓於房中内賓姑姊妹也 踰郭 在宮韓子梁車爲/鄴令其姊徃
見之暮而後至閉門因踰郭而入梁車刖其足趙成侯/以爲不慈奪璽而逐之 左傳連稱有從妹在公宮無
寵使/間公 賢智 義烈綱鑑梁冀誅李固固少子燮字德/公姊文姬賢而有智謀匿燮乃告
父門生王成曰君執義于先公今委君以六尺之孤李/之休戚在君矣成乃將燮東下得全 下聶政姊事見
賢婦/人𩔖 詈余 收孩楚辭女嬃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余/注嬃屈原姊也申重言也言嬃責
原不與衆合乃見流溝後漢書盧延遭王莽亂延從/女弟年在孩乳棄于 中延哀而收養遂至成人
[255-22a]
増鼓琴 引杖史記萬石君名奮漢髙祖東擊項羽過/河内時奮年十五爲小吏侍髙祖髙祖
愛其恭敬問曰若何有對曰奮獨有母不幸失明家有/姊能鼓琴髙祖召爲美人以奮爲中涓受書謁徙其家
長安戚里以姊爲美人故也㸃江行雜錄宋太祖爲殿/前㸃檢北征京師喧言當立 檢爲天子太祖宻以告
家人曰外間洶洶若此將如何太祖姊方在廚引麪杖/逐太祖擊之曰大丈夫臨大事可否當決諸胷中乃來
家恐怖婦/女何爲 上書 輟𩜹漢書曹壽妻大家班超之妹/也超爲都䕶在絕域年老思
入玉門關妹乃上書曰妾兄超延命沙漠三十餘年骨/肉生離不復相識上因徵超還 因話録庾約爲河南
兵曹有寡姊在家庾嘗於公堂/輟已𩜹以餉其姊同官嘉歎 能詩 臨畫張奎妻/王荆公
之妹也能詩石宋李尚書公擇之妹/能臨竹木水 等畫黄山谷有詩 飢寒 慈惠後/魏
[255-22b]
書崔亮家貧傭書自業時隴西李沖當朝亮從兄光徃/依之因謂亮曰安能久事筆硯何不徃就李氏彼家饒
書因可得學亮曰弟妹飢寒豈司獨飽自可觀書于市/安能看人眉睫乎 馮左藏娶開封張顯女早世女臨
終曰吾妹慈惠可/撫諸孤遂娶之 原微觀意 豈求名後漢書宋𢎞/爲太尉時帝
妹湖陽公主新寡帝與共論羣臣以觀其意主曰宋公/威容羣臣莫及帝曰試圖之主坐于屏風後召宏問曰
貴易妻人情乎宏曰糟糠之妻不下堂帝廻謂主曰事/不諧矣 蜀志郭奕遷雍州刺史有寡姊姊下僮僕多
有姦犯而殺人者吏執之奕曰大/丈夫豈以老姊求名遂遣而不問 抱逵聽書 哀統
與粟漢書賈逵年五嵗其姊聞鄰家讀書每抱逵聽之/逵年十歲乃暗誦六經姊曰吾未有敎汝安得三
墳五典讀之逵曰憶昔抱聽鄰家讀書食吳志駱統字/公緒年八歳時飢多有困者統爲減飲 飼之其姊仁
[255-23a]
愛見統甚哀曰何不告我/而乃自苦以私粟與統 増諸妹豔質 四人美才
蕭韶太淸記劉孝儀諸妹文彩豔質甚于神人美陳統/字元方綋字偉方俱淸秀知名姊妹四人俱有 才姊
適東莞徐氏生邈二姊/適同郡劉氏文章最盛 奉以爲師 事之如母上見/宮嬪
𩔖友唐書楊愼矜兄/弟 愛事姊如母 舍人有禮 刺史無恩唐書蘇/頲事寡
姊有禮世稱其德荆南史宋朱脩之薄于恩情有姊在/鄉里飢寒修之爲 州刺史未嘗供膳一日徃姊家姊
爲設菜羮粗飯激之修之曰/此乃貧家好食進之致飽 使僃嬪嬙 命爲妯娌
左傳晉韓須如齊逆女齊陳無宇送女致少姜少姜有/寵於晉侯謂之少齊少姜卒齊侯使晏嬰請繼室于晉
曰寡人不腆先君之適以僃内官焜燿寡君之望君若/不忘先君之好惠顧齊國則猶有先君之適及遺姑姊
[255-23b]
妹若而人辱使董振擇之以僃嬪嬙寡人之望也以北/魏書崔休弟之子愍字長謙濟州刺史盧尚之欲 長
女妻之休又爲子㥄求尚之次女曰家道多由婦/人欲命姊妹爲妯娌尚之感其義于是同日成婚 才
亞左芬 名齊道韞南史鮑令輝昭之妹也歌詩淸巧/擬古尤勝昭嘗荅武帝云臣妹才
自亞于左芬臣才不/及太沖耳 下見前 季隗叔隗 元妃季妃左傳晉/公子重
耳取季隗趙衰妻叔隗妃晉書慕容垂娶叚氏字元妃/婉惠有志操嘗謂妹季 曰我終不作凡人妻妾季妃
曰我亦不作庸人婦鄰人聞而笑之後燕/王納元妃范陽王德聘季妃並如其言 姊爲内官
 妹稱進士劉褘之姊爲内官武后遣至外家問疾褘/之因賀蘭敏之私省之坐流雋州後爲丐
還人南楚新聞關圖有妹能屬文嘗/語 曰家有一進士所恨不櫛耳 名姊歸岸 號
[255-24a]
長廣橋荆州圖經南北岸者屈原之鄉里原旣流放忽/然歸鄉人喜恱因名南岸曰歸鄉岸原有姊聞
原還亦來歸責其矯世鄉人又名其北岸曰姊歸岸過/梁典長廣橋者宋武帝姊昔賣鈔糴米還橋小不敢
無船得渡日晚武帝大飢久方見姊負米還乃/謂姊曰若異日富貴當長廣此橋後遂爲名 誨若
嚴師 養成孤妹尚官宋若昭父廷芬生五女長若莘/次若昭若倫若憲若荀若昭文尤髙
若莘誨諸妹如嚴師得唐書畢搆初喪繼母時有二妹/在襁褓親加鞠養咸 成立及搆卒二妹號絕久之以
撫育恩遂制/三年之服 煑粥然鬚 題門續詠唐書李勣性友/愛其姊嘗病勣
親爲作粥風囘然其鬚鬢姊曰僕妾甚多何自苦如是/勣曰顧姊老勣亦老雖欲久爲姊作粥其可得乎 梁
書劉孝標有三妹一嫁琅邪王叔英一嫁吳郡張嵊四/山一嫁東海徐悱敬業並有文才而徐妻尤淸拔所謂
[255-24b]
劉三娘字令嫺是也兄孝綽罷官不出爲詩題其門曰/閉門罷慶弔髙臥謝公卿嫺續之曰落花埽仍合藂蘭
摘復/生 姊妹壻劉覽劾奏 季友與書梁書劉覽孺弟/也除尚書左丞
居官淸正無所私姊夫御史中丞褚湮從兄吏部郎孝/綽在職頗通𧷢貨覽劾奏並免官孝綽怨之嘗謂人曰
犬齧行路覽噬家人匡謝承後漢書胡母班字季友八/厨之一王匡妹夫也 受紹㫖收班于獄班與匡書略
曰足下拘僕于獄欲以釁鼓此何悖暴無道之甚也僕/與董卓何親戚義豈同惡足下張虎狼之口吐長蛇之
毒恚卓遷怒/何其酷哉 就貸姊夫 知疎婦弟别傳郭林宗家/貧欲游學無資
就姊夫貸錢五千乃逺至成皐從師受業併日而食衣/不蔽形常以蓋幅自障出入入則䕶前出則掩後 北
齊書鄭元禮崔昂婦弟也魏收昂之姊夫昂持元禮數/詩示盧思道曰元禮比來詩詠亦不減魏收思道曰未
[255-25a]
覺元禮賢于魏收但/知姊夫疎於内弟 哀號救壻 悲愴祭夫世說庾/希被誅
將戮小弟玉臺子婦宣武女弟也突入哀號曰庾玉臺/常困人脚短三寸當復能作賊否宣武笑曰壻故自急
遂原玉臺一門愴劉三娘字令嫺嫁徐悱悱卒令嫺/爲祭文辭甚悲 父勉欲爲哀辭見此文乃閣筆
  姊妹四
原尚右禮孔子與門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皆尚右/孔子曰二三子之嗜學也我則有姊之喪故也
二三子/皆尚左 喪不除禮子路有姊之喪可以除之矣而弗/除也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
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聞之遂除之 月姊王者姊/事月
得臣之妹左傳衞莊公娶于齊東/宫得臣之妹美而無子 引鐮東觀漢記秦/彭字伯平爲
[255-25b]
山陽太守欲嫁寡妹/妹不嫁乃引䥥自害 増鍾氏四龍後漢書李膺之姑/爲鍾皓兄之妻生
子瑾好學慕古與膺同年俱有令名膺祖太尉修常言/瑾似我家性以膺妹妻之生四子亮叔訓秀號四龍安
帝時俱/爲牧守 原引刃列女傳桓林姊夫劉敬仲早亡/桓氏乃引刃割耳以示桓林 留
錢五十風俗通太原郝子亷飢不可得食寒不可得衣/一分及一芥不取人過姊留飯密留五十錢於
席上/而去 増袁家二妹世說袁彦道有二妹一適殷浩一/適謝仁祖語桓温云恨不更有一
人配/卿 藜藿雜米晉書桑虞字子深魏人年十四喪父/哀毁過禮以米百粒糝藜藿其姊喻
之曰滅性非孝子對曰/藜藿雜米足以勝哀 不爲贅壻王敬宏妻桓元姊/也敬宏之郡元時
爲荆州遣信要令過敬宏至巴陵謂人曰靈寶見要正/當欲與其姊集聚耳我不能爲桓氏贅壻乃遣别船送
[255-26a]
妻徃江陵妻在/桓氏彌年不迎 原留錢二百南史范丹字史雲候姊/姊飯之以姊夫不德留
錢二/百文 増中分禄秩宋書新野庾彦達爲益州刺史𢹂/姊之鎭分禄秩之半以供贍之西
土稱/焉 事姊恭順唐韋顗早孤/事姊恭順 悉輸廩禄唐書裴守/眞養寡姊
甚謹永淳初關中/旱悉以廩禄奉姊
  姊妹五
原詩晉左思贈妹九嬪悼離詩曰鬱鬱岱淸海瀆所經
隂精以靈爲祥爲禎峩峩令妹應期誕生如蘭之秀如
芝之榮總角岐㠜髫齔夙成比德古烈異世同聲惟我
[255-26b]
惟妹實惟同生早喪先妣恩百常情女子有行實逺父
兄骨肉之恩固有歸寧何悟離拆隔以天庭自我不見
於今二齡穆穆令妹有德有言才麗漢班明朗楚樊黙
識若記下筆成篇行顯中閨名播外藩何以爲贈勉以
列圖何以爲言申以詩書相去在近上下欷歔含辭滿
胸鬱煩不舒 増宋黃魯直寄别陳氏妹曰西風吹天
雲頃刻異秦越叔子從天來忽與同姓别餞行在半途
一食三四噎遥遥馬嘶斷芳草迷車轍引襟滿眼淚囘
[255-27a]
首寸心折母氏孝且慈愛養數毛髮諸兒恩至均如指
孰可齕汝今始歸人緜緜比𤓰瓞中畦不灌漑芳意還
銷歇黃鳥止邱隅南山採薇蕨擇婦旣甚明寡取乃爲
恱我開賢女傳須已爲汝說在宋有伯姬潔身若冰雪
下堂失傳母上堂就焚爇吾嘗嘉愿康有婦皆明哲戮
力事耦耕甘貧至同穴彼于視三公其猶吹一吷雍容
二南間此婦眞豪傑男兒何有哉今壯而善囗逢時秉
鈞軸邂逅把旄鉞富貴多禍憂朋黨相媒孽等之殻中
[255-27b]
游巧者未知拙勿以貧賤故事人不盡節母儀尊聖善
婦道尚曲折葛生晚萋萋絺綌代裘褐女工旣有餘枕
簟淸煩暍誰言淮蔡逺曽不以日月跂予升髙邱佇望
飛鳥滅善懐詩所歌行人勿惜别皇皇太史筆期汝書
英烈 又贈李妹詩曰張侯温如鄒子律能令隂谷自
生春有齊先生之季女十年擇對無可人箕帚掃公堂
上塵家風孝友自相親
原哀辭晉潘岳陽城劉氏妹哀辭曰鳥鳴於柏烏號於
[255-28a]
荆徘徊躑躅立聞其聲相彼羽族矧伊人情叩心長叫
痛我同生誕育聖王發竒稚齒如彼名駒昂昂千里劉
氏懷寶未曜隨和伊予輕弱弗克負荷禄微於朝貯匱
於家俾我令妹勤儉僃加珍羞罕御器服靡華撫膺恨
毒逝矣柰何哀哀母氏蒸蒸聖慈震慟擗摽何痛如之
魂而有靈豈不慕思嗟哉徃矣當復何時
原書晉徐藻妻陳氏與妹書曰伏見偉方所作先君誄
其述詠勲德則仁風靡墜其言情訴哀則孝心以敘自
[255-28b]
非挺生之才孰能克隆聿修若斯者乎執誄反覆觸言
流淚感賴交集悲慰並至元方偉方並年少而有盛才
文辭富豔冠於此世竊不自量有疑一言略陳所懷庶
僃起予先君旣體𢎞仁義又動則聖檢奉親極孝事君
盡忠行已也恭養民也惠可謂立德立功示民軌範者
也但道長祚短時乏識眞榮位未登髙志不遂本不標
方外迹也老莊者絕聖棄智渾齊萬物等貴賤忘哀樂
非經典所貴非名敎所取何必輒引以爲喻邪可共詳
[255-29a]
之 宋鮑照與妹書曰吾自發寒雨而全行日少棧石
星飯結荷水宿以今食時僅及大雷塗登千里日踰十
辰去親爲客如何如何向因渉頓憑觀川陸遨神淸渚
流睇方曛東顧三洲之隔西眺九派之分闚地門之絕
景望天際之孤雲南則積山萬狀爭氣負髙含霞飲景
參差代雄陵跨長隴前後相屬帶天有匝橫地無窮東
則砥原逺隰亡端靡際寒蓬夕卷古樹雲平旋風四起
思鳥羣歸靜聽無聞極視不見北則陂池潛演湖澤脈
[255-29b]
通栖風之鳥水化之蟲以智吞愚因彊捕小號噪驚聒
紛牣其中西則囘江永指長波天合滔滔何復漫漫安
竭左右靑藹表裏紫霄從嶺而西氣盡金光半山以下
純爲黛色信可以神居帝郊鎭控湘漢者也夕景欲沈
曉露將合孤鶴寒歗遊鴻逺吟樵蘇一歎舟子再泣誠
足憂悲不可說也
増誌銘唐柳宗元亡姊崔氏夫人墓誌曰我伯姊之葬
良人博陵崔氏爲之銘凡歸於夫家爲婦爲妻爲母之
[255-30a]
 道我之知不若崔之悉也然而自笄而上以至於幼孩
 崔固不如我之知也又烏可以已今之制凡誌於墓者
 琢密石加蓋於其上用敢附碑隂之義假兹石而書焉
 
 
 
 
 
[255-30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五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