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四十七


[252-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四十七
  人部六妒婦/後妻 寡婦/妾 䘮妻/
   妒婦一
 増詩曰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注言后妃不
 妒忌而子孫衆多也 又曰南有樛木葛藟纍之樂只
 君子福履綏之注后妃能逮下而無嫉妒之心故衆妾
 稱願之 詩箋曰以色曰妒以行曰忌 史記曰女無
[252-1b]
 美惡入宮見妒 又曰好女入室惡女之仇 戰國䇿
 曰婦人之所以事夫者色也而妒者其情也 山海經
 曰太室山有木葉如棃而赤理其名曰帝休服之不妒
   妒婦二
 原左傳曰叔向之母妒叔虎之母美而不使見叔向諫
 其母曰深山大澤實生龍蛇彼美余懼其生龍蛇以禍
 汝我何愛焉使徃侍寢生叔虎 漢書曰陳后寵衰妒
 甚令巫祭祀以迴上意 又曰呂氏妒戚夫人髠鉗赭
[252-2a]
衣使舂又斷手足去目燻耳飲瘖藥名曰人彘 又曰
廣川王去嘗有疾姬陽成昭信侍視甚謹去愛之立爲
后又有幸姬陶望卿爲修靡夫人主繒帛昭信譖望卿
曰與我無禮衣服常鮮於我畫工畫望卿舍望卿袒裼
傅粉其傍又數出入南户窺郎吏疑有姦去曰伺之益
不愛望卿昭信知去怒誣言望卿歷指郎吏卧處具知
其主名去即與昭信從諸姬至望卿室臝其身更擊之
令諸姬各持燒鐵共灼之望卿自投井死昭信出之椓
[252-2b]
杙隂中割其鼻脣㫁其舌支解置大鑊中取桃灰毒藥
并煮之令諸姬觀糜盡乃止 魏志曰馮方女美袁術
納焉甚寵幸諸妾害其寵因共殺而懸之言其自縊
又曰袁紹婦劉氏甚妒紹死未殯寵妾五人劉盡殺之
又毁其形其少子尚又盡滅死妾家焉 王隱晋書曰
賈充妻郭産子黎民三歳乳母抱向閣充入就乳母手
中戲之郭遥望見疑充即鞭乳母殺之兒思乳母而死
郭又生一男乳母抱在中庭充過拈頰郭又疑復殺乳
[252-3a]
母男又死 郭子曰孫秀妻蒯嘗妒罵秀爲貉子秀大
不平遂出不復入詳赦/宥 妒記曰王丞相曹夫人性甚
忌禁制丞相不得有侍御時有妍少必加誚責王公不
能久堪乃宻營别館衆妾羅列男女成行後元㑹日夫
人於青疏中觀望忽見兩三小兒騎羊皆端正夫人語
婢云汝出問此是誰家兒給使不達㫖乃云此是第四
五等諸郎曹氏驚恚不能自忍乃命駕車將黄門及婢
二十人持食刀欲自出尋討王公亦飛轡出門猶患遲
[252-3b]
乃以左手攀車欄右手提麈尾以柄打牛狼狽奔馳方
得先至蔡司徒聞之乃謂王曰朝廷欲加九鍚公知否
王以爲信自敘謙志蔡曰不聞加餘物惟聞短轅犢車
長柄麈尾耳王大羞慙 又曰謝太傅劉夫人不令公
有别房公旣深好聲樂後遂頗欲立妓妾兄子外甥等
㣲達此㫖共問訊劉夫人因方便稱闗睢螽斯有不忌
之徳夫人知以諷已乃問誰撰此詩荅云周公夫人曰
周公是男子相爲爾若使周姥撰詩當無此也 又曰
[252-4a]
諸葛元直妻劉氏大妒忌恒與元直杖不勝痛纔得一
兩仍以手模婦誤打指節腫從此作制毎與杖輒令兩
手各捉䋟跗元直遇見婦捉䋟跗欲成衣謂當與己杖
失色怖婦曰不也捉此自欲成衣耳乃欣然 世説曰
桓司馬以李勢女爲妾南郡主㧞刀率婢數十人徃李
所因欲砍之見李在窗前梳頭髪垂委地姿貌絶麗乃
徐下地結髮斂手向主曰國破家亡無心以至今日若
能見殺猶生之年神色閒正辭㫖悽惋主乃擲刀抱之
[252-4b]
曰我見猶憐何況老奴 典論曰上洛都尉王琰以功
封其妻哭于家為琰冨貴更娶妾故也 馮敬通集曰
敬通有一婢妻任酷妒之擊婢無所不至敬通乃棄遣
之因與婦弟任武達書曰不去此婦則家不寜不去此
婦則福不生不去此婦則身不榮不去此婦則事不成
吾數竒命薄端相遭逢 增山堂肆考曰晉武帝太原
中詔𨕖良家以充後宮使楊后𨕖所取后性妒不取端
正美好惟取長白卞藩女有美色帝舉扇障面語后曰
[252-5a]
卞氏佳后曰藩三世后族不宜枉以卑位帝乃止 世
説曰謝公夫人幃諸婢使在前作伎使太傅暫見便下
幃太傅索更開夫人云恐傷盛徳 本事詩曰韋庻人
頗襲武氏之風中宗漸畏之内宴唱迴波詞有優人
唱迴波詞曰逥波爾是栲栳怕婦也是大好外邊祇有
裴談内裏無過李老韋后色意自得以束帛賜之 天
中記曰今婦人面飾用花子起自上官昭容所製以掩
㸃跡大歴以前士大夫妻多妒悍者婢妾稍不如輒印
[252-5b]
面故有月㸃錢㸃
  妒婦三
原道苦 種妒夫婦之道苦苦謂不至不荅之晉書武/帝欲爲太子納妃帝曰賈氏 種妒而
少/子 被傷 告絶晋書祖約妻無男性妒約亦不敢違/常夜寢於外爲人所傷疑妻所爲求
去職不許劉隗劾曰約新荷殊寵當敬以直内而患生/婢妾身被刑戮宜貶出帝不罪 又曰謝邈字茂度妻
鄭氏妒怨懟與邈書告絶邈以書非婦人/之辭疑其門生仇元達爲之作遂斥元逹 增髠頭
劓鼻魏志袁紹妻劉氏性酷妒紹死未殯殺其寵妾五/人以爲死者有知恐見紹於地下乃髠頭墨面以
毁其形鼻朝野僉載宜城公主下嫁裴㢲㢲有嬖姝/主怒劓 㫁㢲髪帝怒斥公主爲縣主駙馬左遷
[252-6a]
怒斫桃花 命賣皁莢濳確𩔖書武陽女嫁阮宣性絶/妒忌家有桃𣗳一株花葉灼燿
宣歎美之即便大怒令奴取刀斫𣗳摧折其花氏宋書/豫章内史劉休妻王氏妒帝聞之賜休勅與王 二十
杖令休於宅後開小店命王/氏親賣皁莢埽帚以辱之 龍騰井上 獅吼河東
南史梁郗皇后酷妒及終化爲龍入於後宫通夢於帝/或見形光彩照灼帝體將不安龍輒激水騰涌于露井
上爲殿衣服委積常置銀鹿盧金缻灌百味以祀之故/帝卒不置后 東坡居黄岡與陳季常逰季常自以飽
叅禪學其妻栁氏悍客至或聞詬罵聲坡詩戲之曰誰/似龍丘居士賢談空説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
杖落手/心茫然 見圖愈疾 誦賦沉身齊書劉瑱妹為鄱陽/王妃伉儷甚篤王爲
明帝所誅妃追傷成疾瑱愛之乃令陳郡殷倩畫鄱陽/王與寵姬共照鏡狀如欲偶寢宻使嫗姆示妃妃見唾
[252-6b]
之罵曰故宜早死于是㤙情即歇疾亦徐差前雜俎晋/太始中劉伯玉妻段氏性妒忌伯玉嘗於妻 誦洛神
賦語其妻曰娶婦得如此吾無憾焉妻曰吾死何愁不/爲水神其夜乃自沉於津而死七日託夢伯玉曰君本
願神吾今爲神矣伯玉寤而畏之遂終身不渡此水婦/人渡此水者皆壊衣素妝然後敢濟不然風波暴發若
醜婦雖妝飾而神亦不妒也又并州/夀陽縣有妒女廟盖介之推妹也 孝標三同 文
穆四畏梁書東漢馮衍字敬通妻任氏□悍不畜媵妾/兒女自操井臼劉孝標云予與敬通有三同不
遇一同也剛直二同也馮有忌妻自操井臼予亦有忌/妻家道坎坷三同也 聞見録宋王文穆公夫人悍妒
貴爲一品不置姬侍欲置左右人竟不可得宅後作堂/名三畏楊文公戲之曰可改作四畏公問其説曰兼畏
夫/人 推婢入墓 賜姬出宫晋書干寶字令升父瑩有/寵婢母甚妒父亡母乃推
[252-7a]
婢入墓中十年母亡開墓婢伏棺上如生載還日/乃蘇言寶父常取飲食與之家中有吉凶事輒語之考
校悉騐地中亦不覺惡既而嫁之復生子寶嘗作無鬼/論至是始悟幽冥之理作搜神記三十卷 唐莊宗有
愛姬生子后患之一日元行欽侍上側上問曰爾新䘮/婦復娶乎吾助爾聘后即指愛姬請曰帝憐行欽何不
賜之上不得已陽諾之后趣行欽拜謝行欽再拜起/顧姬肩輿出宫矣莊宗不樂稱疾不自得者累日
銀盆綵緞 髙髻濃妝南唐近事兵部尚書杜業妻張/氏妒悍業憚之烈祖嘗命元皇
后詔張至内庭誡之曰業位望通顯得置婢妾何拘忌/如此張雪涕而言業本狂生遭逢聖運駑馬未竭而又
早衰多病縱之將誤於任使耳烈祖聞之大加奬歎以/銀盆綵縀賞之 雜俎房儒復妻崔氏性忌左右婢不
得髙髻濃妝一婢新妝稍佳崔氏怒曰汝好妝耶我爲/汝妝乃刻其眉以青塡之燒鎖梁灼其兩眼角以朱傅
[252-7b]
之及痂脱/瘢如妝焉
  妒婦四
增后妒玉人拾遺記蜀先主以玉人置/甘后側玩之后亦妒玉人 令茹鶬鶊梁/武
帝平齊獲侍兒十餘軰頗娱於目爲郗后所察動止皆/隔抝憤恚成疾左右識其情者進曰臣讀山海以鶬
鶊爲膳可以療其病使不忌陛下/盍試諸帝從之郗茹膳妒減半 坐幔出妓南史梁/栁惔性
愛音樂而畏憚其婦女妓精麗者畧不敢仰視僕射張/稷與惔狎而爲惔妻賞敬稷詣惔先相問夫人惔毎欲
見妓常因稷請奏樂其妻隔幔/坐妓然後敢出惔因得留目 金瓶賜酒朝野僉載/唐初兵部
尚書任瓌勅賜二女皆國色妻妒爛二女頭髪秃盡太/宗聞之賜金瓶酒云飲之立死不妒即不須飲栁氏拜
[252-8a]
敕曰妾與瓌俱出㣲賤相與輔翼遂致榮宦今多内嬖/誠不如死乃飲盡然非鴆也睡醒帝曰人不畏死朕亦
畏之因詔二/女别宅安置 稱臙脂虎陸慎言妻沉狡妒/吏民稱曰臙脂虎
  妒婦五
原詩魏陳王曹植詩曰嗟爾同衾曽勿是志寜彼冶容
安此妒忌 唐李白玉壺吟曰西施宜笑復宜顰醜女
效之徒累身君王雖愛蛾眉好無奈宫中妒殺人 又
怨歌行曰薦枕嬌夕月卷衣戀春風寜知趙飛燕奪寵
恨無窮 宋蘇軾書孫公素扇詩曰披扇當年笑温嶠
[252-8b]
握刀晩歳戰劉郎不須戚戚如馮衍但與時時説李陽
原賦梁張纉妒婦賦曰惟婦怨之無極羌于何而弗有
或造端以構末皆莠言之在口常因情以起恨每傳聲
而妄受乍隔帳而窺屏或覘忩而瞰牖若夫室怒小憾
反目私言不忍細忿皆成大寃閨房之所隠私牀第之
所討論或一朝之發洩滿四海之囂喧忽有逆其妒鱗
犯其忌制赴湯蹈火瞋目攘袂或棄産而焚家或投兒
而害壻
[252-9a]
  寡婦一
増書曰惠鮮矜寡 禮記曰寡婦不夜哭 家語曰昔
東彞之子慕諸夏之禮有女而早寡為内私壻終身不
嫁嫁則不嫁矣亦非清節之義也 列子曰思女不夫
而死 淮南子曰以飬孤孀
  寡婦二
增家語曰魯人有獨處室者鄰之嫠婦亦獨處一室夜
暴風雨至嫠婦室壊趨而託焉魯人閉戸不納婦自牖
[252-9b]
與之言曰子何不仁而不納我乎子不如栁下惠矣魯
人曰栁下惠則可吾固不可吾將以吾之不可學栁下
惠之可孔子聞之曰善哉欲學栁下惠未有似于此者
 左傳曰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棠公死偃御崔子
弔見其美使偃娶之偃曰同宗也君出自丁我出自桓
又筮之不吉崔子曰嫠也何害前夫當之矣 又曰聲
伯之母不聘穆姜曰吾不以妾爲姒生聲伯而出之嫁
于齊管于奚生二子而寡以歸聲伯聲伯以其外弟為
[252-10a]
大夫而嫁其外妹于施孝叔郤犨來聘求婦于聲伯奪
施氏婦以與之婦曰禽獸猶不失伉儷子將若何曰吾
不能死亡婦人遂行生二子于郤氏郤氏亡歸二子于
施氏施氏逆諸河沉其二子婦人怒曰已不能庇其伉
儷而亡之又不能字人之孤而殺之將何以終遂誓施
氏 又曰嫠不恤緯而憂宗周之亡 列子曰愚公謀
乎太行之險京城之孀婦有男徃助之
  寡婦三
[252-10b]
原染竹 遺穗湘川記舜廵狩蒼梧而崩二妃不從以/淚染竹竹盡成斑而死也 詩彼有遺
秉此有滯穗/伊寡婦之利 共牢 同穴禮一與之齊終身不改故/夫死不嫁齊謂共牢而食
則詩死/ 同穴 增從子 報讎禮夫死從子嫠莒婦人莒子/殺其夫已爲 婦詳報讎
 栢舟詩 黄鵠歌詩注栢舟共姜自誓也共伯早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
弗許故作是詩以絶之聞列女傳陶嬰夫/死守義作黄鵠歌魯人 之遂不復求 征夫馬
寡婦船張籍詩雙鬟初合便分離萬里征夫不肯隨今/日軍迴身獨沒去時鞍馬别人騎 范文正公
鎮越民曹孫居中卒子幼家貧公助俸錢百緍治巨舟/差老衙校送歸作詩一絶戒其吏曰過闗津但以吾詩
示之詩云十口相持泛巨川來時烘熱去/淒然闗津若要知名姓便是孤兒寡婦船 門號義桓
[252-11a]
 屍還陰氏漢書劉長卿妻桓鸞女生一男五嵗長卿/卒逺嫌不歸寜男十五而夭乃刑其耳自
誓宗婦愍之曰若家無他意何貴義身曰先君五更/尊爲帝師男以忠孝顯女以貞順稱是以豫刑以明我
情沛相王吉上奏題其門號曰/行義桓嫠 下陰喻妻事見前 辭侯郊弔 爲夫稽
杞梁妻事見前其禮婦人爲/夫與長子稽顙 餘則否 謳歌醉宿 永日經
漢書陳遵字孟公為河南太守弟級爲荆州牧當之/官俱過長安富人故淮王外家左氏飲食作樂司直
陳宗劾奏遵過寡婦左阿君置酒謳歌醉/宿免歸 陳子昂詩孀居永日蓬首終年 家專丹穴
 躬建墓碑漢書巴寡婦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者/數世家亦不貲能守其業用財自衛人不
敢犯始皇以爲貞婦而客之爲築女懐清臺自劉禹鍚/史僕射墓碑史孝章妻博陵崔氏僕射之䘮 殁至葬
[252-11b]
當門户偹祭祀建碑/表皆崔氏之能也
  寡婦四
原天窮禮老而無夫謂之寡此/天民之窮而無告也 晝哭禮記穆伯之䘮/敬姜晝哭孔子
曰知/禮也 不夜哭禮寡婦/不夜哭 未亡人寡婦自謂/未亡人 城崩琴/操
杞梁死其妻無子乃求夫尸于城下哭/之道路聞之皆揮淚十日而城崩壊 孤鸞舞鏡事/文
𩔖聚孤鸞念其/雄見鏡而舞
  寡婦五
原詩魏文帝寡婦詩曰友人阮元瑜早亡傷其妻孤寡
[252-12a]
爲作此詩霜露紛兮交下木葉落兮萋萋候鴈叫兮雲
中歸燕翩兮徘徊妾心感兮惆悵白日㥯兮西頽守長
夜兮思君魂一夕兮九乖悵延佇兮仰視星月隨兮天
廻徒引領兮入房竊自憐兮孤棲願從君兮終沒愁何
可兮久懐 増衛敬瑜妻孤鴈詩曰昔年無偶去今春
猶獨歸故人㤙義重不忍更䨇飛 張説詩曰緑流茂
滋萍羅是依山崩川竭魚鳥何歸
増歌魯陶嬰黄鵠歌曰黄鵠早寡兮七年不雙宛頸獨
[252-12b]
宿兮想其故雄其命早寡兮獨宿何傷念此寡婦兮泣
下數行死者不可忘飛鳥尚然兮况于貞良雖有賢雄
兮終不重行
原賦魏文帝寡婦賦曰陳留阮元瑜早亡每感存其遺
孤未嘗不愴然傷心故作是賦惟生民兮艱危在孤寡
兮常悲人皆處兮懽樂我獨怨兮無依撫遺孤兮太息
俛哀傷兮告誰三辰周兮遞照寒暑運兮代臻歷夏日
兮苦長涉秋夜兮漫漫微霜隕兮集庭燕雀飛兮吾前
[252-13a]
去秋兮就冬改節兮時寒水凝兮成氷雪落兮翻翻傷
薄命兮寡獨内惆悵兮自憐 王粲寡婦賦曰闔門兮
却埽幽處兮髙堂提孤孩兮出戸與之歩兮東廂顧左
右兮相憐意悽愴兮摧傷觀草木兮敷榮感傾葉兮落
時人皆懐兮歡豫我獨感兮不怡日掩瞹兮不昏明月
皎兮揚暉坐幽室兮無為登空牀兮下幃涕流連兮交
頸心憯結兮増悲 丁廙妻寡婦賦曰惟女子之有行
固歷代之彞倫辭父母而言歸奉君子之清塵如懸蘿
[252-13b]
之附松似浮萍之託津何性命之不造遭世路之險迍
榮華曄其始茂所恃奄其徂泯静閉門以却埽魂孤㷀
以窮居刷朱扉以白堊易元帳以素幃含惨悴以何訴
抱弱子以自慰時翳翳以東陰日亹亹以西墜雞斂翼
以登棲雀分散以赴肄還空牀以下幃拂衾褥以安寐
想逝者之有憑因宵夜之髣髴痛存殁之異路終窈漠
而不至時荏苒而不留將遷靈以大行駕龍轜於門側
設祖祭於前廊彼生離其猶難矧永絶而不傷自銜恤
[252-14a]
而在疚履氷冬之四節風蕭蕭而増勁寒凛凛而彌切
霜悽悽而夜降水溓溓而晨結瞻靈宇之空虚悲屏幌
之徒設仰皇天而歎息腸一日而九結惟人生於世上
若馳驥之過計先後其何幾亦同歸于幽冥 晋潘
岳寡婦賦曰樂安任子咸者予少而歡焉不幸弱冠而
終其妻又吾姨也故作是賦伊女子之有行爰奉嬪于
髙族承慶雲之光覆荷君子之恩渥奉蒸甞以效順供
灑埽以彌載榮華曄其始茂良人忽以捐背愁煩寃其
[252-14b]
誰告提孤孩以坐側時曖曖而向昬日杳杳而西匿雀
羣飛而赴楹雞登棲而斂翼歸空館而自憐撫衾幬以
歎息耳傾想於疇昔目髣髴乎平素雖冥冥而罔覿猶
依依以憑附自仲秋而在疚踰履霜以踐氷雪霏霏而
驟落風瀏瀏而夙興意恍惚以遷越神一夕而九升庶
浸逺而哀降情惻惻而彌甚願假夢以通靈目炯炯而
不寢夜漫漫以悠悠寒悽悽以凛凛氣憤薄而乘胸涕
交横而流枕重曰仰皇天兮歎息私自憐兮何極省微
[252-15a]
躬兮孤弱顧穉子兮未識如渉川兮無津若陵虚兮失

  喪妻一
増詩序曰喪其妃耦 禮記曰爲妻喪父母在不杖不
稽顙
  喪妻二
增南史曰宋何尚之立身簡約車服率素妻亡不娶又
無姬妾 北史曰李象述子也清簡有風槩博渉羣書
[252-15b]
從容樸素有名于時喪妻無子終竟不娶論者非之
舊唐書曰丁公著字平子蘇州呉郡人清儉守道每得
一官未嘗不憂色滿容年四十四喪室以至終身無妓
妾聲色之好
  喪妻三
原鼔盆 舞鏡莊子妻死惠子弔之乃鼔盆而/歌 孤鸞念其雌見鏡而舞 行志
 傷神後漢書符融貧妻亡無以殯斂鄉人欲爲偹棺/服融不受曰古之葬者棄之中野惟妻子可以
行其志但即土埋藏而已身世説荀奉倩妻曹氏有艷/色妻嘗病熱奉倩恒以冷 熨之妻亡人弔不哭而傷
[252-16a]
神未幾奉/倩亦卒 失儷 悼亡失其伉儷亡文選/潘岳有悼 詩 歎難得
 復何恨晋書荀粲字奉倩娶曹洪女卒歎曰佳人難/再得 張璠漢記山陽太守薛勤喪妻不哭
臨殯曰幸不爲/夭折復何恨 倚戸觀化 並杖蒙譏莊子與王龔/妻亡 諸子
並杖行服/時人譏之 孫楚爲詩 梁龕宴客世說孫楚妻亡至/祥服乃爲詩以悼
之以示王武子武子見其文曰未知文生于情情生于/文覽之悽然增伉儷之重 晋書廬江太守梁龕明日
當除婦服今夕請客奏妓丞相長史周覬等三十人同/會司直劉隗奏曰夫嫡長妻子皆杖暮宴朝祥慢服之
愆請免龕官削侯爵覬等知龕/有䘮吉㑹非禮宜奪俸一月 孫權勸㛰 楊秉不
吴志孫承字仲嗣䘮妻父昭欲為索諸葛瑾女孫權/聞而勸之遂爲婚 後漢書楊秉早䘮夫人不娶
[252-16b]
 增葬玉埋香 繩牀經案玉溪編事孟蜀時秦州節/度使王承儉築城獲瓦棺
中有石刻曰隋開皇二年渭州刺史張崇妻王氏銘文/有深深葬玉鬱鬱埋香之語 唐書王維退朝之後以
禪誦為事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絶塵累室中茶鐺藥臼案繩床而已 自比曾參
 獨哀賢后南齊書徐伯珍舉動有禮過曲木之下趨/而避之早䘮妻不復重娶自比曽参 唐
書長孫后薨太宗曰内失/一良佐以此益令人哀耳 臼中無釡 篋裏陳衣酉/陽
雜俎江淮王生善卜有賈客張贍將歸夢炊臼中問王/生生曰君歸不見妻矣臼中炊無釡也賈歸妻已卒
韓愈文侍御武君當年䘮其配斂其衣服櫛珥槃/帨於箧月旦十五日則一出陳之抱嬰兒以泣 辭
宗正之命 却昆弟之情呉志陳化字元燿汝南人爲/尚書令妻早亡化以古事爲
[252-17a]
鑑乃不復娶孫權聞而賢之以其年壯勅宗正妻以宗/室女化固辭權不違其志 後漢書朱暉年五十失妻
昆弟欲為娶繼室暉歎曰時俗/希不以後妻敗家者遂不復娶 帷軒夕改 軿輅景
遷 靈衣虚襲 組帳空 巾見餘軸 匣有遺絃
俱宋謝莊/殷貴妃誄 美玉褫顔 明珠晦色張燕/公碑 葉飄辭𣗳
 雲㫁别根白侍/郎文 鏡下穸臺 衣緘全笥𩔖/要
  䘮妻四
原無告 私䘮禮私䘮/妻䘮也 曾參不更娶韓詩外傳曽參/䘮妻不更娶人
問之曰以/華元善也 犯禾葬季子臯葬妻犯人之禾申祥以告/曰請庚之子臯曰吾爲邑宰於斯
[252-17b]
買道而葬/後難繼也 王駿不再娶漢書王駿妻死不娶或問之/駿曰徳非曽參子非華元何
敢再/娶 不行服後漢書陳蕃䘮妻還葬鄉里人畢至唯/許劭不徃或問曰仲舉性峻峻則少通
不可/造 豈違心魏志管寜妻卒知故勸再娶寜曰每省/曾子王駿之言意常嘉之豈違本心
 不御肉晋書劉實字子貞䘮妻爲廬杖之制/終䘮不御肉薄笑之實不以爲意 徳宫
之䘮潘岳誄楊仲武曰徳/宫之䘮謂䘮妻也 増哀篤瞽妻蘇東坡集劉/廷式未第時
議娶既第而妻瞽卒娶之後廷式倅宻州妻死踰年而/哀不衰不肯復娶軾問之曰哀生於愛愛生於色今君
愛何從出乎廷式曰吾知䘮吾妻而已吾若縁色而/生愛縁愛而生哀色衰愛弛吾哀亦忘軾深感其言
  䘮妻五
[252-18a]
原詩晋潘岳悼亡詩曰皎皎忩中月照我室南端清商
應秋至溽暑隨節䦨凛凛凉風升始覺夏衾單豈曰無
重纊誰與同歳寒歳寒無與同朗月何朧朧展轉眄枕
席長簟竟牀空牀空委清塵室虚來悲風霑胸安能已
悲懐從中起寢興目存形遺音猶在耳 又曰荏苒冬
春謝寒暑忽流易之子歸窮泉重壤永幽隔望廬思其
人入室想所歷幃屏無髣髴翰墨有餘跡流芳未及歇
遺挂猶在壁悵怳如或存迴遑忡驚惕如彼翰林鳥雙
[252-18b]
飛一朝隻如彼游川魚比目中路析 梁江淹悼室人
詩曰佳人永慕矣隱憂遂歷兹寳燭夜無華金鏡晝恒
微桐葉生綠水霧天流碧滋蕙弱芳未空蘭深鳥思時
湘醽徒有酌意塞不能持 又曰秋至擣羅紈淚滿未
能開風光肅入戸月華為誰來結眉向珠網瀝思視青
苔𩯭局將成葆帶減不須摧我心若涵煙葐蒀滿中懐
 又曰牕塵歳時阻閨蕪日夜深流黄夕不織寧聞梭
杼音凉藹漂虚座清香盪空琴蜻引知寂寥蛾飛測幽
[252-19a]
陰乃抱生死悼豈伊離别心 增唐白居易悼亡詩曰
半死梧桐老病身重泉一念一傷神手擕穉子夜歸院
月冷空房不見人 又感月悲逝者詩曰存亡感月一
然月色今宵似徃年何處曾經同望月櫻桃樹下畫
堂前 又舊房詩曰隔壁秋聲蟲絡絲入簷新影月低
眉牀幃半故簾旌斷仍是秋寒欲夜時
原賦晉潘岳悼亡賦曰伊良嬪之初降幾二紀以迄兹
遭兩門之不造偹荼苦而嘗之嬰生艱之至極又薄命
[252-19b]
而早終含芬華之芳烈翩零落而從風神飄忽而不返
形焉得而久安襲時服於遺質表鉛華於餘顔問筮賔
之何期宵過分而參䦨詎幾時而見之目眷戀以相屬
聼轍人之唱籌來聲叫以連續聞冬夜之恒長何此夕
之一促且伉儷之好合垂明哲乎嘉禮茍此義之不謬
乃全身之半體吾聞䘮禮之在妻謂制重而哀既履
氷而知寒吾今信其縁情夕既昏兮朝既清延爾族兮
臨後庭入空室兮望靈座幃飄飄兮燈熒熒燈熒熒兮
[252-20a]
如故帷飄飄兮若存物未改兮人已化饋生塵兮酒停
樽春風兮泮氷初陽兮戒温逝遥遥兮浸逺嗟㷀㷀兮
孤魂 増唐劉禹錫傷徃賦曰我今怨夫若人兮曾旭
旦而潛暉飄零日及之萼倐忽蜉蝣之衣川走下而不
還露迎陽而易晞㤙已甚矣難絶見無期兮永思我行
其野農民桑者舉案來饁亦在林下我觀于途禆販之
夫同荷均挈荆釵布襦羽毛之蕃鱗介之微和鳴灌叢
雙泳漣漪薨薨伊蟲蠢蠢伊豸游空亢深両兩相比何
[252-20b]
動𩔖之萬殊必雌雄之與俱物莫失儷以孤處我方踽
踽而焉如 我入寢宫痛人亡兮物改其容寶瑟僵兮
絃柱絶瑶臺傾兮鏡匳空空爐委灰虚幌多風隙駒晨
轉忩蟾夜通歩摇昏兮網黏翡翠芳褥掩兮塵化蚷蛩
閲刀尺之餘澤見巾箱之故封玩服儷兮猶具繁華謝
兮焉從想翩翩于是非求僁于宜蒙信竒術之可致
嗟此生之不逢徒注視以寂聼恍神疲而目窮還抱影
以獨出紛百哀而攻中
[252-21a]
原辭晉潘岳哀永逝辭曰逝日長兮生年淺憂患衆兮
歡樂尠悵悵兮遲遲遵古路兮言歸思其人兮已滅覽
餘迹兮未夷昔同途兮今異世憶舊歡兮增新悲謂原
隰兮無畔謂川流兮無岸視天日兮蒼茫面邑里兮蕭
散匪外物兮或改固歡哀兮情換歸反哭兮殯宫聲有
止兮哀無終既顧瞻兮冡道長寄心兮爾躬 增又闕/
  傷春辭曰晝出門而不敢歸兮畏空室之漫漫忽
入門而欲語兮嗟猶憶其尚存役魂魄于宵夢兮追髣
[252-21b]
髴而無縁訪臨卭之道士兮從稠桑之老人縱不得而
復見兮恐荒忽而非眞
  後妻一
原蒸棃出婦 掇蜂譖子曾參武城人後母遇之無道/其妻蒸棃不熟出之人曰此
非七出也荅曰蒸棃小物不用吾命况大事遂遣之終/身不娶其子請焉告之曰髙宗以後妻出孝已尹吉甫
以後妻嫉伯竒知其得免非乎吉琴操尹吉甫子伯竒/母早亡吉甫更娶後妻乃譖之 甫曰伯竒見妾美欲
冇邪心吉甫曰伯竒慈心豈有此也妻曰置妾空房中/君登樓察之妻乃取毒綴衣領令伯竒掇之於是吉
甫大怒放伯竒於野宣王出遊吉甫從伯竒作歌以/感之宣王曰此放子之辭也吉甫感悟遂射殺其妻
[252-22a]
子死棄市 吏按免官晉書安帝時郭逸妻以大竹杖/打逸前妻之子子死妻因棄市
如常刑參後漢書龎參爲太尉夫人疾前妻子投於井/中殺之 素與洛陽令祝良不平率吏入太尉府按實
其事遂/䇿免 增鴈行執禮 翟衣出嫁晉書列女傳鄭袤/妻曹氏魯國薛人
也袤先娶孫氏早亡瘞於陽及袤薨議者以久䘮難/舉欲不合葬曹氏曰孫是元妃理宜從葬豈可使孤魂
無所依耶于是遂偹儀迎之具衣衾几筵親執鴈行之/禮聞者莫不歎息 新唐書竇懐貞中宗夜宴近臣謂
曰聞卿䘮妻今欲繼室可乎懐貞唯唯俄而禁中寶扇/鄣衛有衣翟衣出者乃韋后乳媪王所謂莒國夫人者
故蠻婢也懐貞納之不辭世謂媪壻為阿㸙懐貞毎謁/見奏請輙自署皇后阿㸙而人或謂為國㸙懐貞軒然
不慚以自/媚于后 以爲繼室 遂遣後妻唐書許敬宗嬖其/婢以爲繼室假姓
[252-22b]
虞徳李徳武坐事貶嶺南妻裴氏嫁方踰年父矩表離/婚 武許之裴氏曰夫天也可背乎願死無他後十年
徳武未還矩決欲嫁之裴斷髮不食矩不能奪徳武于/嶺南娶爾朱氏赦還聞其守節遂遣後妻復爲夫婦
  後妻二
原繼室左傳宣叔娶于鑄生賈及蒍/而死繼室以其姪穆姜之姨子 工縑古詩新/人工織
縑故人/工織素 閔子單閔子騫兄弟二人母喪父更娶復有/二子子騫爲父御車失轡父持其手
衣甚單歸持後妻兒子衣甚温謂其婦欺已去/之子騫曰母在一子單母去四子寒父黙然 薛包
漢書薛包字孟嘗母喪以至孝聞/父娶後妻而憎包分出之詳繼母 尹氏不言晉書/涼武
昭王李元盛后尹氏初適扶風馬元元卒爲元盛/繼室以再醮故三年不言撫前妻子如已所生
[252-23a]
  妾一
增說文曰妾之言接也聞彼有禮走而徃焉以得接見
於君子也 又曰有辠女子給事之得接於君者左傳
女爲人妾妾不聘也 彚苑曰妾接也言得接見君子
而不得伉儷也 師古曰姬者本國之姓貴于諸國之
女故婦人美號皆稱姬焉後因總謂衆妾曰姬 毛詩
曰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又曰緑兮衣兮緑衣黄裏心之憂矣曷維其已 又
[252-23b]
曰有鶖在梁有鶴在林維彼碩人寔勞我心 禮記曰
妾雖老年未滿五十必與五日之御雖婢妾衣服飲食
必後長者 又曰妾有子而為之緦 又曰買妾不知
其姓則卜之 又曰聘則爲妻奔則爲妾 左傳曰卿
置側室 晏子曰内寵之妾肆奪于市 六帖曰官女
妾/也 彚苑曰庶人嬖妾
  妾二
增左傳曰公子荆之母嬖將以爲夫人使宗人釁夏獻
[252-24a]
其禮對曰無之公怒曰女爲宗司立夫人國之犬禮也
何故無之對曰周公及武公娶于薛孝惠娶于商自桓
以下娶于齊此禮也則有若以妾爲夫人則固無其禮
也公卒立之而以子荆爲太子國人始惡之 又曰薳
氏之女爲僖子副妾故納泉丘之女以副助之 又曰
齊侯多内寵内嬖如夫人者六人 列子曰鄭公孫穆
後庭比房數十皆擇稚齒婑媠者以居之 漢書張蒼
妻妾以百數嘗孕者不復幸 趙飛燕外傳曰伶元之
[252-24b]
妾樊通德趙飛燕女使也能道飛燕姊妹事元曰其人
俱灰滅矣盛時疲精神逞嗜慾寜知終歸荒田野草乎
通徳掩袖視燭影以手擁髻淒然泣下元因作飛燕外
傳 酉陽雜俎寺塔記曰王縉爲相爲妾造寶應寺宏
麗無比今寺中什梵天女悉韓幹為齊公妓小小等冩
眞也 舊唐書曰大厯中崔寜代杜鴻漸爲節度使寜
入朝以弟寛守成都楊子琳以精騎數千突入成都據
城守之寜妾任氏魁偉果幹出其家財十萬募勇士得
[252-25a]
千人設隊伍將校手自麾兵以逼子琳子琳懼遁去
外史檮杌曰潘炕與弟峭同爲蜀王建掌機衡號大樞
小樞炕嬖美妾解愁遂風恙成疾解愁姓趙氏母夢吞
海棠花蕊而生有國色善爲新聲及工小詩建至炕第
見之意欲取炕曰臣下賤之人不敢以薦于君其寔靳
之 龍川志曰眞宗臨御中外無虞或勸以聲妓自樂
王文正旦性儉約初無姬侍其家以二直官治錢上使
内東門司呼二人者責限爲相公買妾仍賜金三千兩
[252-25b]
二人歸以告公公不樂然難逆上㫖遂聽之 别錄曰
韓魏公至相府時家有女樂二十餘軰及崔夫人亡一
日盡遣之同列多勸且留以爲暮年歡公曰所樂能幾
何而常令人心勞孰若吾簡静之樂也 山堂肆考曰
宋韓康公上元召從官數人出家姬侍飲其專寵者曰
魯生偶中蜂螫少頃持扇就蘇東坡乞詩坡詩中有魚
吹細浪歌摇日舞罷花枝蜂入懐之句上句記姓下句
記事 合璧事𩔖曰宋子京出知城都帶唐書于任所
[252-26a]
刪修每宴罷開寢門垂簾燃二椽燭媵婢夾侍和墨伸
紙近觀者皆知其修唐書望之如神仙多内寵宴錦江
偶微寒命取半臂諸妾各送一枚凡二十餘枚子京恐
有厚薄之嫌不敢服忍冷而歸
  妾三
原當夕 問辰禮記妻不在妾御莫敢當夕謂進御於/君 又曰妾將生子及月辰夫使人日
一問之謂/諸侯也 衣帛 織蒲國語季孫相魯無衣帛之/妾 通鑑臧文仲妾織蒲
増列屋韓文曲眉豐頰清聲而便體秀外而惠中飄/裾翳長袖粉白黛緑者列屋而閑居妒寵而負
[252-26b]
恃争妍/而取憐 綠珠 碧玉本傳姓梁白州博白縣人生雙/角山下石崇為交趾採訪使以
眞珠一斛買之孫秀使人求之不與秀譖于趙王倫收/兵忽至崇曰我爲汝獲罪緑珠曰願效死君前遂墜樓
而死知左司即中喬知之有美妾曰碧玉武承嗣納之/不還 之作緑珠怨宻寄之末云百年離别在髙樓一
代容華爲君盡碧玉見詩赴井死承嗣/得詩於裙帶諷羅吉告知之遂族誅之 桃葉 桞枝
古今樂録晉王獻之愛妾名桃葉其妹曰桃根獻之嘗/臨渡歌以送之曰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
苦苦我自迎接後人因名渡曰桃葉渡在金陵秦淮口/不用楫謂横波急也 唐語林韓退之有二侍姬栁枝
絳桃初退之奉使王庭湊至壽陽驛有詩云風光欲動/别長安春半邉城特地寒不見園花並巷栁馬頭惟有
月團圓盖有所屬也迨奉使歸栁枝踰後園竄去家人/追獲詩曰别來楊栁街頭樹擺亂春風只欲飛惟有小
[252-27a]
桃園裏住留花不發待即/歸自是專屬意絳 易馬 隨鴉酒徒鮑生多/畜聲妓外弟
韋生好乘駿馬游行四方各求所好一日相過于山寺/兩易所好乃以女伎善四絃者換紫叱撥馬 今是堂
手錄杜大中自行伍爲將有愛妾才色俱美大中牋表/皆此妾所爲一日大中方寢妾至見几上有紙頗佳書
臨江仙一闋有彩鳳隨鴉之句大中覺而視/之云鴉且打鳳于是掌其面至項折而斃 誦賦
主書蜀志劉琰字威碩婢妾十人悉教讀書能誦魯靈/光殿賦 唐書韋陟字安卿遷吏部常以五彩牋
爲書記使侍妾主之其裁荅授意而已陟惟署名自/謂所書陟字若五朶雲時人嘉之號郇公五雲體
辨玉 捧金石季倫愛妾名翾風年十五容貌無與比/者妙别玉聲能觀金色石氏之珍寶瑰竒
皆殊方異國所得莫有辨其出處者乃使翾風辨其聲/色並知其出處之地言西方北方玉聲沉重而性温潤
[252-27b]
佩服益人性靈東方南方玉聲柔而性清凉佩服利/人精神 本傳韓翃妾栁氏天寳末盜覆二京栁氏剪
髮毁形寄居法靈寺肅宗反正翃乃遣使間行求栁氏/以練囊盛麩金題詩贈之柳氏捧金嗚報以詩無何
爲番將沙叱利刧歸虞侯許俊徑造其/第出翃札示之挾之跨鞍馬以歸韓氏 琴客 香兒
麗情集栁宜城愛妾善撫琴字琴客香又曰元載侍姬/薛瑶英幼以香屑飲啖之長而肌膚 潤故謂之香兒
 玉女 雪兒南齊書蕭景先遇疾遺言作啟謝世祖/曰自丁荼毒以來妓妾已多分張所餘
醜猥數人皆不似事可以明月佛女桂支佛兒玊女美/玉上臺美滿艷華奉東宫 北夢瑣言李宻愛姬能歌
舞毎見賔僚詩句竒麗有入意/者即付雪兒叶音律以歌之 原歸不隨 命必殉
枚乘㜸子臯之母為小妻乘東歸不肯隨乘必左傳魏/武子有賤妾疾曰必嫁是女及疾甚曰我死 以爲殉
[252-28a]
及卒子從/治命嫁之 犇孟僖 毒彭祖泉丘女夢以帷幕孟氏/之廟遂犇于孟僖子
漢宣帝時張彭祖以舊恩/封陽都侯爲小妾所毒 制緦麻 爲齊縗車𦙍上/言喪服
禮制庻子爲母緦麻三月傳曰尊非爲體與禮悼公之/母死哀公爲之齊縗有若曰爲妾齊縗禮 公曰吾得
已乎哉魯人以妻我注言/皆爲吾妻也文過之言 服長子 祔女君禮妾爲/君之長
子與女君同注不敢以恩將服君之正統曰禮妾祔妾/祖姑無妾祖姑易牲而祔于女君可也注 女君嫡祖
姑也易牲而祔/凡下女君一等 屈節汝家 受笞主父晉書周覬母/李氏字絡秀
覬父浚爲安東將軍求絡秀爲妾父兄不許絡秀曰門/户殄瘁何惜一女子遂與之生覬覬長母曰吾屈節爲
汝家妾不與我爲親吾亦不惜餘年覬等從命李氏始/爲方雅之族 戰國䇿蘇秦謂燕王曰客有逺爲吏其
[252-28b]
妻私人夫至使妾舉藥酒進之妾欲言恐逐主母勿言/殺主父於是佯僵仆而棄酒主父大怒笞五十杖妾一
僵上存主父下存主母身/受笞此忠信而得罪也 如婦事姑 出妻寵妾晉/書
漢魏故事王公羣妾見夫人夫人不荅拜新禮亦宜荅/拜摯虞議曰以妾事女君如婦事姑則敬與婦同而加
賤也宜不荅拜文魏氏春秋鍾㑹母寵于父繇繇出其/夫人太后為言 帝詔復之繇憤恚餐椒致噤乃止
 任其所之 未能遣此世説晉王處仲敦荒恣于色/體爲之疲左右諌之敦曰吾
乃不覺耳若如此甚易也乃開後閣驅諸婢妾數十人/出路任其所之 齊書張環位光禄大夫妓妾盈房或
譏其衰暮畜妓環曰我少好音律老而方/解平生嗜慾無一復存惟未能遣此耳 桃口栁腰
 仙姿玉質雲溪友議曰白樂天有二妾樊素善歌小/蠻善舞嘗有詩曰櫻桃樊素口楊栁小蠻
[252-29a]
腰後樂天年老又病風欲放樊素素惨然泣下不忍去/樂天亦愍然不能對遂作不能情歌 唐書元載寵
妾薛瑶英能詩書善歌舞仙姿玉質肌香體/惟賈至楊公南與載友善徃徃得見其歌舞 逥面
避之 聞聲足矣南史齊王琨性謹慎顔師伯豪貴設/女樂邀琨傳酒行炙皆命内妓毎行
至琨琨令置牀上回面避之然後取坐客皆笑琨容色/自若 天寶遺事寧王有寵姬美姿色善謳唱客莫得
見李白侍酒戲謂王曰聞王有寵姬善歌今酒肴醉飽/羣公宴倦王何吝此女不示于衆王笑謂左右設七寳
花障召寵姬歌于障後白起謝/曰雖不許見面聞其聲亦足矣 别成玉佩 故整金
緑珠傳石崇美妾千人擇數十人妝束一處忽使視/之不相分别刻玉爲倒龍佩結繞檻而舞 吟牕敘
録李愿家有一姬名真珠自謂女寳後爲牛僧孺侍妾/有殊色盧肇至僧孺竒其文延于中寢會眞珠沐髪方
[252-29b]
以手捧其髻插金釵于兩𩯭間僧孺曰何妨一/咏肇曰知道相公憐玉腕故將纎手整金釵 居燕
子樓 游鶴林集長慶集尚書張建封納歌姬闗盼盼/于燕子樓公殁盼盼念舊愛不嫁居
是樓十餘年嘗題詩見志白樂天賡和之復贈一絶盼/盼得詩泣曰自公薨背妾非不能死恐百世之後以我
公重色有從死之妾是玷我公清範也所以偷生耳怏/怏旬日不食而卒 古今詩話趙嘏浙人有美妾洎計
偕母不許擕行會上元節妾爲鶴林之遊州帥見之掩/爲已有明年嘏歸以詩感之曰寂寞堂前日又曛陽臺
去作不歸雲當時聞作沙叱利/今日青蛾屬使君帥聞之遣還 善鼔箜篌 誤驚響
洛陽伽藍記徐月華本高陽王雍妓善彈箜篌能爲/明妃出塞之曲後嫁爲衛將軍原士康側室近青陽
門徐鼔箜篌而歌哀聲入雲行路聽者成市徐嘗語士/康云王有二美姬一名修容二名艷姿修容能爲綠水
[252-30a]
歌艷姿善火鳳舞士康遂常令徐鼔綠水火鳳之曲焉/ 侯鯖録宋宰相蔡確字持正貶新州有侍妾名琵琶
嘗飬一鸚鵡慧甚公每呼琵琶即叩一響板鸚鵡傳言/呼之及琵琶卒後誤觸響板鸚鵡猶傳呼不已公感傷
成疾嘗爲詩云鸚鵡言猶在琵琶事已非傷/心瘴江水同渡不同歸悒悒不樂久之亦終 六郎容
範 四妾聲歌通幽記哥舒翰有愛妾曰裴六即容範/曠代兼善歌舞 元楊亷夫母夢金鈎
入懐而生别號鐵笛道人晚年避亂淞江之泖湖謝伯/里家畜四妾名草枝栁枝桃枝杏枝皆善音樂毎乘画
舫恣意所之豪門/巨室競相邀致 嘗歌金縷 能銜玉簪國史補杜/秋娘金陵
女也年十五爲李錡妾嘗爲錡唱詞云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莫辭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
枝錡叛没入宫又放歸杜牧感而作詩角南史梁羊侃/性豪侈善音律有彈筝人陸太喜著鹿 爪長七寸舞
[252-30b]
人張静婉腰圍一尺六寸咸謂能掌上舞/又有孫荆玉能反腰貼地銜得席上玉簪 浮花浪蕊
 白藕玉梅耆舊續聞蘇東坡有妾名朝雲榴花朝雲/死于嶺外惟榴花獨存故其詞多及之觀
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可見其意矣絶詹天游風流/才思不減昔人故宋駙馬家有十姬皆 色名粉兒者
尤艷一日招天游宴盡出諸姬佐觴天游屬意粉兒口/占一詞曰淡淡春山兩㸃青嬌羞一㸃口兒櫻一梭兒
玉一窩雲白藕香中見西子玉梅花下遇昭君不曽眞/個也銷魂楊遂以粉兒贈之曰請天游眞個銷魂也
 枕藏玉馬 帳處金絲宋沈攸之爲荆州刺史廐中/有羣馬每夜輒騰擲驚嘶攸
之令人于櫪邉伺之見一白駒以繩縛腹超軼如飛掩/之不及視廐猶闔從入閣内問内人惟愛妾馮月華臂
上玉馬以綠繩穿之卧則置枕下夜或失所在旦則如/故視其蹄果有泥跡攸之亡不知所徃 杜陽編薛瑶
[252-31a]
英元載之姬處金之帳却塵之褥褥出句驪國衣龍/綃之衣一衣無一二兩重摶之不盈一掬以體不勝衣
故於外國/求是服也 鶯鶯燕燕 田田錢錢隨隱謾録錢塘范/十即二女俱爲雲
間富民陸氏妾長曰鶯鶯早世次曰燕燕與羣妾等陸/病且貧貨所居棲墓廬羣妾散燕獨不忍去十餘年陸
死自鬻以𦵏焉嗚呼豫讓懐智伯國士㤙始以國士報/燕得不賢于讓哉 書史㑹要辛棄疾二妾也因其姓
而名之皆善筆札/嘗代棄疾荅尺牘
  妾四
原脅爲夫人公羊禘于太廟用致夫人稱姜氏貶也譏/以妾爲妻脅于齊媵之先者注公聘楚齊
君媵脅公以/爲夫人也 不可爲姒左傳聲伯之母不聘穆/姜曰吾不以妾爲姒 不
[252-31b]
可爲主劉輔上書于成帝曰腐木不/可以爲柱卑人不可以爲主 增稱雷尚書世/説
王導有幸妾姓雷頗預政/事納貨蔡公謂之雷尚書 隔簾奏樂南史梁夏侯亶/性儉率有妓妾
十數並有被服毎有客嘗隔/簾奏樂時謂簾爲夏侯妓女 犀帶易姬開元遺事嚴/續相公歌妓
唐鎬給事通天犀帶皆一代尤物唐鎬慕姬之色嚴有/欲帶之心一日出姬解帶以骰子較勝負數廵唐彩大
勝唐乃酌酒命美女歌/一曲而别嚴悵然久之 炎海清凉東臯雜録王定國/嶺外歸出歌妓勸
蘇東坡酒坡作定風波詞並序曰定國歌兒名柔奴姓/宇文氏家住京師定國南遷歸予問廣南風土應是不
好柔奴對曰此心安處是家鄉/遂贈以詞有炎海清凉之句 翠翹婉媚翠翹洪内/翰侍人失
其姓善畫自題云翠翹戲筆字畫婉媚程/大昌題詩曰戲作風枝斜再惱玉堂宿 侍姬訴客
[252-32a]
王韶罷副樞知鄂州宴會出家姬坐客張續醉挽妓不/前擁之妓泣訴于韶坐客皆失色韶曰出爾曹以娱賔
乃令客失歡邪令取/大杯罰妓人服其量 眞珠百琲石季倫嘗屑沉水香/塵末布象牀上使所
愛妾踐之無跡則賜眞珠百琲若有跡者則節其飲食/令體故閨中相戲曰爾非細骨軀那得百琲眞珠
  妾五
原詩齊陸厥中山王孺子妾歌曰未央才人中山孺子
一笑傾城一顧傾市傾城不自美傾市復爲容願把陵
陽袖披雲望九重 又曰如姬寢臥内班婕坐同車洪
波陪飲帳林光宴秦餘歳暮寒飇及秋風落芙蕖子瑕
[252-32b]
矯後駕安陸泣前魚賤妾終已矣君子定焉如 梁吳
均去妾贈前夫詩曰棄妾在河橋相思復相遼鳳凰簪
落髮蓮花帶緩腰腸從别處㫁貌在淚中消願君憶疇
昔片言時見饒 梁簡文帝詠人棄妾詩曰昔時嬌玉
步含羞花燭邉豈言心愛㫁銜啼私自憐但覺歡成怨
非闗醜易妍獨鵠罷中路孤鸞死鏡前 梁元帝代舊
姬有怨詩曰寧爲萬里隔乍作死生離那堪眼前見故
愛逐新移未展春花落遽被凉風吹怨黛舒還斂啼紅
[252-33a]
拭復垂誰能巧爲賦黄金妾不貲 王僧孺爲何遜舊
姬擬上山采蘼蕪詩曰出戸望蘭薫褰簾正逢君斂容
裁一訪新人詎可聞新人含笑近故人含淚隱妾意在
寒松君心逐朝槿 又爲姬人怨詩曰自知心裏恨還
向影中羞逥持昔慊慊變作今悠悠還君與妾扇歸妾
與君裘絃㫁猶可續心去最難留 又作寵姬詩曰及
君髙堂還值妾妍妝罷曲房搴錦帳迴廊步珠屣玉釵
時可挂羅襦詎難解再顧連城易一盼千金買 又詠
[252-33b]
姬人詩曰窈窕守容華但歌有情曲轉盼非無以斜眉
幸相矚不減許飛瓊多勝劉碧玉何因送款款半飲杯
中醁 陳隂鏗和樊晉陵傷妾詩曰畫梁朝日盡芳樹
落花辭忽以千金笑長作九泉悲鏡前塵劇粉機上網
戸餘雙入燕牀有一空幃名香不可得何見反魂
時 增晉翾風怨詩曰春華誰不羨卒傷秋落時坐見
芳時歇憔悴空自嗤 楊炎贈薛瑶英詩曰雪面淡蛾
天上女鳳簫鸞翅欲飛去玉釵碧翠步無塵楚腰如栁
[252-34a]
不勝春 闗盼盼詩曰樓上殘燈伴曉霜獨眠人起合
歡牀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長 又曰北邙
松柏鎖愁煙燕子樓中思悄然自埋劒履歌塵散紅歇
香銷已十年 唐杜牧感杜秋娘詩曰椒壁懸錦幕鏡
匳蟠玉螭月上白璧門桂影浮參差金階玉露重聞把
紫簫吹燕媒得皇子夫人親捧持虎睛珠絡褓金盤犀
鎭帷 宋蘇軾贈張子野詩曰錦里先生自笑狂莫欺
九尺𩯭毛蒼詩人老去鶯鶯在公子歸來燕燕忙柱下
[252-34b]
相君猶有齒江東刺史已無腸平生謬作安昌客略遣
彭宣到後堂 又朝雲詩曰不似楊枝别樂天恰如通
德伴伶元阿奴絡秀不同老天女維摩總解禪卷藥
爐新活計舞衫歌扇舊因縁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
陽雲雨仙
增詞蘇軾贈柔奴定風波詞云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教
分付㸃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凉
萬里歸來年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
[252-35a]
 不好却道此心安處是家鄉
 
 
 
 
 
 
 
[252-35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四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