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四十四


[249-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鑒𩔖函卷二百四十四
  人部三生子/喪子 遺孤/
   生子一
 増易曰主器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 詩曰乃生男子
 載寢之牀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 禮記曰妻
 將生子及月辰居側室夫使人日再問之至于生子復
 使人問之諸侯之禮也 又曰男子初生以桑弧蓬矢
[249-1b]
 六射天地四方 又曰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養
 其子 又曰凡接子擇日冢子則大牢庶人特豚士特
 豕大夫少牢國君世子大牢冢子謂天子之元子也
 又曰子生三日始負 又曰子生三月之末擇日剪髮
 為鬌男角女覊否則男左女右注鬌遺髪也 又曰三
 月之末妻以子見於父夫入門升自阼階立于阼階西
 鄉妻抱子出自房當楣立東面注曰自東房而出也
 又曰庶人無側室生子及月辰夫出居羣室其問之與
[249-2a]
子見父之禮無以異也注曰子既生見父父必循其首
也 孝曰父母生之續莫大焉 尸子曰虎豹之駒
雖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氣 顔氏家訓曰江南風俗兒
生一期為製新衣盥浴装飾男則用弓矢紙茟女則用
刀尺針縷并加飲食之物及珍寶物玩置之兒前觀其
發意所取以騐貪亷愚智名之為試兒親表聚集致燕
享焉自兹以後二親若在毎至此日常有酒食之事焉
 淮南子曰不思其父無貎于心也不夢見像無形于
[249-2b]
目也謂遺腹子
  生子二
增詩曰崧髙維嶽峻極于天維嶽降神生甫及申 拾
遺記曰孔子生之夜有二龍自天而下二神女擎香露
于空中以沐浴徵在有五老列于庭則五星之精也先
是有麟吐玉書于𨶔里人家云水精之子系衰周而為
素王徵在以繡紱繫麟角及夫子将終抱麟紱而泣
 左傳曰公衍公為之生也其母偕出公衍先生公為
[249-3a]
之母曰相與偕出請相與偕告三日公為生其母先以
告公為為兄 又曰楚司馬子良生子越椒良兄子文
曰必殺之是子也熊虎之状豺狼之聲不殺必滅若敖
氏矣良不可後果滅若敖氏 洞𠖇記東方𦍤父張彛
母田氏𦍤生三日而田氏亡時漢景帝三年也鄰母收
飬之生時東方始朙因以姓焉𦍤生五歳忽失所在
年乃歸母見大驚曰汝行年一歸何以慰我耶𦍤曰
兒暫之紫泥海海有紫水汚衣仍過虞泉湔浣朝發中
[249-3b]
還何言年乎 晉書曰程咸字延休魏郡武安人也
其母夜夢白頭公授之以藥曰服此當生貴子生咸好
學有才為鍾毓主記毓弟問有可與語吏否毓乃稱咸
 桓温𫝊曰桓温宣城太守彛之子也生未朞太原温
嶠見之曰此兒有竒骨可試使啼聞其聲曰真英物也
彛以嶠賞遂名之曰温 博物志曰蜀郡諸山蠻曰獠
子婦人妊身七月生時必須臨水兒生便置水中浮即
飬之沉便棄也至長皆㧞去其上齒狗牙各一以為身
[249-4a]

  生子三生女/脅生 生孫/胷生 䨇生並背生/遺腹 附
原徵蘭 賜穀左傳鄭文公有賤妾燕姞夢天吏與已/蘭曰以是為而子既而文公與之蘭而
御之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将不信敢徵蘭於後漢/書章帝賜妊者胎教穀三斛夫復一嵗著 令 贈
鯉 夢熊家語伯魚之生也魯昭公以鯉魚賜孔/子因名曰鯉而字伯魚 下見前孕𩔖 緩
帶 賜酒糓梁傳一人生子三人緩帶男國語勾踐令/有娩者以告公令醫守之生 壺酒一犬生
女壺酒一豚生三人公/與之乳母二人與之餼 剪髪 生齒上見前月家語/男子八 生齒
七嵗/而齔 芣苢 椒詩婦人樂有子賦采采芣苢薄言/掇之 又椒聊之實繁衍盈升
[249-4b]
 復嵗 過期漢書民産子復二嵗/ 下梁嬴事見孕𩔖 增驚母 宜父
左傳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荘公及共叔段荘公寤/生驚姜氏故名寤生遂惡之 五代史和峴晉宰相和
凝之子峴生㑹凝入翰林加金紫知貢舉凝喜曰我/平生美事三者並集此子宜于我矣因名曰三美
香蘭 秀草上見命名𩔖生𫝊燈録西域有九枝秀草/若羅漢聖人 則此草生清浄之地第三
祖和修生時九枝/秀草應時而生 虎乳 馬嘘左傳初若敖娶于䢵/生鬪伯比若敖卒従
其母育于䢵子淫于䢵之女生子文焉䢵夫人使棄諸/夢中虎乳之䢵子田見之懼而歸夫人以告遂使收之
楚人謂乳穀謂虎於菟故名之曰鬪穀於菟以其/女妻伯比是為令尹子文 下槖離國事見孕𩔖 有
文 無影左傳昭公三十二年史墨曰昔成季友桓之/季也文姜之愛子也始震而卜卜人曰生有
[249-5a]
嘉聞其名曰友為公室輔及生如卜人之言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名之 風俗通陳留有富翁年九十娶田
客女為妾一接而死後生男大男謂其母曰我父年尊/無復人道一宿斯須何因得子争財數年州郡不決丞
相丙吉言曾聞老人子無影乂不耐寒可共試之時八/月取同年小兒俱觧衣試之此兒獨言寒又並日中行
此兒獨無/影人咸服 鶴雛 蛇蛻山堂肆考宋楊大年初生母/章氏夢羽人自言武彛仙君
託化既生乃一鶴雛棄之江叔父曰吾聞間世之人其/生必異追視之則鶴蛻而嬰兒具焉體尚有毛其長盈
月乃落墜邵氏聞見録宋崇寧中大将劉法将生/其母幃帳忽 而下視之一大蛇蜿蜒母怖甚避之
他所及法生冄視/之但見蛇蛻耳 夢星 望氣唐書李太白母夢長/庚星入懐而生又蕭
何感昴星之精張良感弧星之精樊噲感狼星之精而/生 唐書幽州節度使劉濟怦之長子初母難産既産
[249-5b]
侍者初見是一大蛇黒氣勃勃莫不驚走及長頗異常/童所居室焚人皆驚救濟従容而出累歴牧宰及怦為
節度濟為行軍司馬怦卒軍人襲河/𦍤舊事請濟代父為帥朝廷従之 如厠生 充閭
南史范蔚宗母如厠而生蔚宗額為甎傷因小字甎/ 晉書賈充始生父逵曰後當有充閭之慶故名充
字公/閭 鹿入胎 犬銜卵小說老子乗白鹿入母胎既/生廣顙大目疎齒方口耳有
三門鼻有䨇柱足蹈五字手把十文犬博物志徐君宫/人有孕生卵棄于水濱孤獨老母有 名鵠倉獵于水
濱銜以歸母母覆煖之遂成小兒生時正偃故以為名/長而襲君徐國後鵠倉臨死生角而九尾實黄龍也
 鳩宿户 鶴集庭唐年補録唐王廷湊始生有鳩數/十朝集庭樹暮宿簷户及長駢脅
歴居戎職值亂殺田𢎞正推為留後子孫相繼藩鎮一/百年 山堂肆考唐張九齡母夢九鶴自天而下集於
[249-6a]
庭遂生/九齡 象臨門 貛入室𫝊燈録第十祖脅尊長者/生時父夢白象入其門背
有寶座座上有朙珠室合璧事𩔖富獻簡公曰王/荆公之生也有貛入 俄失所在後小名貛郎 原
與我同物 恐其似已左傳子同生桓公曰是其生也/與我同物命之曰同謂同月生
也半荘子厲人生子恐其似已/夜 取火視之注厲醜人也 增黄氣入口 赤文
隐背酉陽雜俎老君母曰元妙玉女天降元黄氣入口/而孕凝神瓊胎宫三千七百年赤明開運歳在甲
子誕于扶力葢天西那王國欝寥山丹元之阿背山堂/肆考苻堅母茍氏生堅時有神光自天燭其庭 有赤
文隐起曰/草付臣 身遶絳霄 胞成紫色内𫝊闗尹喜母夢/絳霄流遶其身遂
生喜䨇光若日飛流滿堂良久乃散色南史王敬則母/為女巫常謂人曰敬則生時胞衣紫 應得鳴鼓角人
[249-6b]
笑曰汝子得為人吹角可矣及長而兩腋/下生乳各長數寸夢騎五色獅子後果然 樹鳴異雀
 庭滿慈烏唐書崔信眀以五月五日生日方中有異/雀鳴集庭樹占者曰生子當以文顯位殆
不髙貞觀中為秦川令卒為邵氏聞見録邵康節母李/氏臨娩有慈烏滿庭人以 瑞是日康節生七嵗戯于
庭蟻穴中别見天/日雲氣徃来也 僧出翠㣲 道懐玉南部新書/崔慎由鎮
西川有異人曰君四十無子為公求之終南翠㣲寺有/僧絶粒五十年君遺以服玩受之則其嗣也果受之僧
尋卒遂生子字曰緇郎崔徵也道山堂肆考楊大年父/文逸為唐玉山令大年将生一 士袖刺来謁自
玉山人冠褐秀爽斯須遽失公遂生後三十七為學士/晝寝玉堂道士来謁懐玉山人出一牒閱之寫三十
七字大年驚曰得非數乎許添乎道/士命筆一㸃為四十七至其數果卒 錦文龍子 黄
[249-7a]
色龜兒干寶晋記愍帝建興三年枹罕伎人産一龍子/色似錦文望之如見神光在牀上少有逼視者
故山堂肆考宋梅聖俞生男前一日夢道士贈龜一枚/ 聖俞和永叔洗兒詩夜夢有人衣帔□水邉授我黄
龜兒眀朝我婦忽在/蓐乃生男子實秀睂 鳶肩牛腹 貍色虎毛左傳叔/魚生其
母視之曰是子虎目豕喙鳶肩而牛腹谿壑可盈是不/可□ 異苑丹陽縣駱慶婦生一男一虎一貍貍虎毛
色斑異牙爪皆備即殺之/兒六日而死母無異 匹練升天 赤身落地後/漢
書虞升初生上有物若一匹練遂上升天占者以為吉/後至太尉 異苑魏郡徐逮字君及婦平昌孟氏生兒
頭有一角一脚頭正仰向通/身盡赤落地無聲乗虛而去 蓐室劍矢 大庭象笏
宋書李顯忠将生有僧教以劍矢置于旁及生長而勇/力絶人官至節度使 又曰章得象字希言生時父夢
[249-7b]
庭積象笏因/以得象為名 提戈取印 玉果犀錢宋史曺彬生周/嵗父母以百玩
羅于前彬左手提干戈右手持俎豆斯須取一印後果/為樞宻使相 蘓軾洗兒詞犀錢玉果犀角黄錢色似
之故曰犀錢果白/于玉故曰玉果 生女鶚去 鶴來翰府名談西子/母洗帛于溪有
眀珠射體感而孕又夢五色雞自空飛下久而化為鶚/飛去遂生西施 聞見録歐陽公在彛陵逰姜嫄廟潜
禱續嗣家人夢一鶴飛來/自云雌鶴果得女甚端麗 生孫長枝 立竹白居易/詩芣苢
春來盈女手梧桐老去長孫枝注云言既老而有子孫/亦如梧桐之老而有孫枝 蘇軾詩如今未問老與少
兒孫森森/如立竹 驚目 開顔上見蘇軾賀子由生孫詩未/程囗囗文集祖評事生平
嘗見笑惟長媳始生一孫老嫗報曰/承㫖新婦生男㣲開顔曰善視之 雙生圉妾 嚚
[249-8a]
上晉梁嬴事見孕𩔖之西亰雜記霍将軍妻産二子/疑所為兄弟霍光聞 曰昔殷王祖甲一産二子曰
嚚曰良以卯日生嚚巳日生良則以嚚為兄以良為弟/許釐荘公一産二女曰姝曰茂楚大夫唐勒一産二子
一男一女男曰貞夫女曰瓊華近代鄭昌時文長倩一/生二男滕公一生二女李黎生一男一女並以前生為
長今霍氏亦宜/以前生為兄焉 一産六人 四乳八子山堂肆考老/彭姓籛名鏗
顓頊元孫陸終氏之仲子陸終氏娶鬼方氏之女孕而/不育十一年開左右脅而出者六人其老彭封于韓大
彭之墟即彭城也至𣪞末世年已七百餘嵗而不衰其/後子孫遂以封國為氏 論語周有八士葢四乳而生
八/子 武眀皇后 黎陽民妻北齊書武明婁皇后諱昭/君性寛厚不妒忌髙祖率
衆将討西宼出師之夜后孿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請追告髙祖后弗聼曰王出統大軍何得以我故軽離
[249-8b]
大軍勑後漢書黎陽民妻産三男/一女 賜乳母糓帛以為休祥 背生有莘聖母
陽翟婦人異苑昔鯀納有莘氏修己背坼生禹子嵩髙/山記陽翟有婦人妊身三十月乃生 従母
背上出五嵗便入此山學道/為母立祠號曰開母祠云 脅生摩邪誕佛 屈婦
生兒山堂肆考摩邪夫人脅生釋迦佛程魏志黄初六/年三月魏郡太守孔羨表黎陽令 放書言汝南
屈雍妻王以去年十月廿二日在草生男兒従右腋出/其母自若無他異痛今瘡已愈母子安全無灾無害也
 割左腋生 從背脅出神仙𫝊老子母懐之十七嵗/乃生生時割其左腋而出生
而白首故謂之老子此天中記丈夫民殷帝太戊使王/英採藥于西王母至 絶糧不能進乃食木實衣以木
皮終身無妻産子/二人従背脅間出 胸生簡狄山堂肆考商神女/簡狄胸坼生契 原
[249-9a]
遺腹丁卯日 泗水王鄭𤣥别傳𤣥子益恩為孔融吏/舉孝亷融被圍徃赴難被賊害
有遺腹子以丁夘日生元以丁夘嵗生故名曰小同相/漢記泗水戴王前薨無嗣國除後宫有遺腹子煖内
史不奏言上聞而憐之立煖/為泗水王内相史皆下獄
  生子四
原不坼不副詩不坼不疈無災無害謂姜/嫄生后稷也副音芳偪反 不殰不殈
禮胎生者不殰卵生者/不殈注殰敗也殈裂也 配乃化生易注天地相應乃/得化淳男女匹配
乃得化生隂陽/不對生可得乎 棄之不死囗囗韓朗字伯竒生三日/亂棄于荆棘數日兵
母徃視之有氣息乃/收飬及長舉為孝亷 神光照室囗囗應嫗生四子見/神光照室試探之乃
[249-9b]
得黄金諸子宦/學並有才名 增雀飛入手異苑魏肇之初生有雀/飛入其手占者以為有
封爵之祥/已而果然 深媿無勛世說晉元帝生子普賜羣臣殷/羨謝曰臣無勛猥蒙頒賚帝笑
曰此事豈可/使卿有勛 渥水騏𩦸潛確𩔖書韓退之云李賀之/生也如渥水騏𩦸風格當自
有/神 寫弄麞書職林太常少卿姜度誕子李林甫手書/慶之曰聞有弄麞之喜客視之掩口
 授五色珠南唐近事樂史宜黄人夢異人授五色珠/而生史力學有文南唐時舉進士第一人
宋復登/甲科 金桃為瑞山堂肆考宋陳堯佐母馮氏封燕/國夫人嘗入宮誤食金桃宫人大
笑後冄入宫冄食之宫人怪問馮曰吾長兒生夢食金/桃叨中状頭今有此兆次兒必復作状頭矣宫人遂以
金桃為瑞一/時競取之 樓有光景青箱記王欽若生時隔岸/漢陽人望樓上若有光景
[249-10a]
金甲丈夫家傳范祖禹母夢一丈夫被金甲至寢曰/吾故漢将鄧禹也祖禹是日生遂以名
  生子五
增詩唐李賀詩曰頭玉磽磽睂刷翠骨重神寒天廟器
一雙瞳神剪秋水竹馬梢梢摇翠尾 白居易送崔侍
御生子詩曰洞房門上挂桑弧香水盆中浴鳯雛還似
初生三日魄嫦娥滿月即成珠 又曰豈料𩯭成雪方
看掌弄珠 又曰掌珠一顆兒三嵗鬢雪千莖父六旬
 又曰玉牙珠顆小男兒羅薦蘭湯浴罷時 宋蘇軾
[249-10b]
賀陳述古弟章生子詩曰欝蔥佳氣夜充閭始見徐卿
第二雛甚欲去為湯餅㑹惟愁錯寫弄麞書參軍新婦
賢相敵阿大中郎喜有餘我亦従來識英物試教啼看
定何如 又賀弟轍生子詩曰舊聞老蚌生眀珠未省
老兎生於菟老兎自謂月中物不騎快馬騎蟾蜍蟾蜍
爬沙不肯行坐令青衫垂白於菟駿猛不𩔖渠指揮
黄熊駕黒貙丹沙紫麝不用塗眼光百歩走妖狐妖狐
莫誇智有餘不勞摇牙咀爾徒葢子由夘生其子名虎
[249-11a]
兒 黄庭堅賀叔彞仲幼子晬日詩曰骨秀已知騏𩦸
子性仁端是鳯凰雛不騰渥水神駿應出岐山作瑞
符漸指家人知姓字試看屏上識之無乃翁斷獄多隂
徳徑作髙門待汝車 朱喬年洗兒詩曰行年已合識
頭顱舊學屠龍意轉疎有子添丁助征戍肯令辛苦更
冠儒 又曰舉子三朝夀一壺百年歡好笑掀
已識天公意不忍回頭更指渠 蘇軾賀轍生第四孫
詩曰今日散幽憂彈冠及新沐況聞萬里孫已報三日
[249-11b]
浴朋來四男子大壯泰臨復開書喜見面未飲春生腹
無官一身輕有子萬事足舉家𫝊好夢殊相驚凢目爛
爛開眼電磽磽峙頭玉但令强筋骨可以耕衍沃不須
富文章端耗紙竹君歸定何日我計久矣熟長留五
車書要使九子讀簞瓢有内樂軒冕無流矚人言迨似
我窮達已可卜早謀二頃田莫待八州督
增詞宋蘇軾洗兒詞曰犀錢玉果利市平分霑四坐自
媿無功此事如何到得儂
[249-12a]
増序唐王勃序曰非謝家之玉樹接孟氏之芳鄰
增啓宋李易安賀人孿生子啓曰無午未二時之分有
伯仲兩稭戛/之秀既繫臂而繫足實難弟而難兄玉刻
䨇璋錦挑對褓注任文二子孿生徳卿生于午道卿生/于未張伯稭仲稭兄弟形状無二白汲
兄弟母不能辨以五采/䋲一繋于臂一繋于足
  遺孤一
增禮記曰父沒子幼則以縗抱之焉 囗囗囗不逮事
父母謂少孤也 囗囗曰不能字人之孤 周禮曰孤
[249-12b]
子死王事者之子 漢書曰従軍死事者之子孫飬之
羽林號羽林孤兒 曽子曰可以託六尺之孤謂幼君
  遺孤二
增禮記曰孔子少孤不知其墓 通鑑曰孫叔敖死無
立錐之地其子負薪于楚 後漢書曰吳祐年二十而
孤家貧牧豕於長垣澤中行吟書其父之友謂曰子
二千石子而自業賤事縦子無恥奈先君何 吳志曰
凌統卒二子皆孫權收飬宫中愛遇與諸子同賓客進
[249-13a]
見呼之曰此吾虎子八嵗令讀書十日一令乗馬及長
追録統功封烈亭侯還其故兵
  遺孤三
增存孤 求姪通鑑趙𦍤為屠岸賈攻滅𦍤有遺腹子/夫人置兒袴中得脫𦍤客公孫杵臼謬
以假孤代之諸将殺杵臼與孤程嬰匿真孤山中十五/年因韓厥復立是為趙武 宋史范文忠公鎮兄鎡卒
于隴城無子聞其有遺腹子在外公時未仕徒歩求之/兩蜀間二年乃得之曰吾兄異于人體有四乳驗之果
然遂名之/曰百常 抱子於朝 逢友於道左傳穆嬴日抱太/子啼于朝出朝則
抱以適趙氏頓首于宣子曰先君奉此子也而屬諸子/曰此子才吾受子之賜不才吾惟子之怨今君雖終言
[249-13b]
猶在耳而棄之若何葛南史梁任昉子四人昉卒皆不/能自存西華冬日著 帔練裙生平舊交莫與相䘏道
逢劉孝標泫然驚曰我當為汝作計乃著廣絶交/論以譏其舊交到溉見其論抵几于地終身恨之 原
漢帝既臨張禹有託 山公尚在嵇紹不孤前漢書安/昌侯張禹
疾病車駕臨候禹數視其小子上即禹牀下拜為給/事中 晉書嵇康臨刑謂子曰山公在汝不孤矣
  遺孤四
原馬謖無恨蜀志馬謖敗街亭下獄死臨終與亮書曰/深惟殛鯀興禹之義雖死無恨亮待其
遺孤若/平生 范汪少孤晉書汪少孤依于外氏王/澄曰興范氏者必此兒
  喪子一
[249-14a]
增禮曰為長子稽顙重正體也 又曰長子服三年庶
子不得為子服三年不繼祖與禰故也注眀遵一統
  喪子二
增禮曰子夏喪其子而喪其眀曾子弔而怒之曰喪而
子而喪其眀爾罪三也子夏投其杖而拜之曰吾過矣
 又曰延陵季子適齊其長子死葬于嬴博之間既封
且號者三曰骨肉復於土命也夫 列子曰東門吳子
死不哭其相曰公之愛子天下無有今死而不哭何也
[249-14b]
吳曰吾嘗無子無子時無憂今子死乃與向無子同吾
何憂
  喪子三無子/ 立嗣/ 祈嗣並附/
原投車 封箧左傳楚靈王聞羣公子之死自投于車/下 世說王導還臺其子恱未嘗不送
又為母襞斂箱箧中物恱亡導還臺至/嘗送處哭至臺其母封箧不忍開之 二子亡 千
金贖晉書王祥二子烈芳同時而亡将死烈欲還葬舊/土芳欲留葬亰邑祥流涕曰不忘故鄉仁也不戀
本土達也仁與達二子俱有贖史記陶朱公中子殺人/于楚朱公遣少子齎金千斤 罪長子請行到楚遺荘
生荘生言王将赦長子以弟自當免遂不與荘生怒反/言于王先殺朱公子而後赦長子持弟喪歸朱公曰吾
[249-15a]
固知必殺汝弟汝見吾貧苦/時重惜金所以卒殺汝弟 無七旬期 為三年服
潘岳西征賦夭赤子于新安坎路側而瘞之亭有千秋/之號子無七旬之期雖勉勵于延吳實憯慟于子慈注
岳子以三月壬寅生五月甲/辰夭六十餘日也 下見前 增出箧囑書 弈棋興
通鑑郗超字嘉賓将亡出其所與桓温宻謀之書一/箧囑其門生曰若家君眠食大減即出此書後父見
之曰此子死已晚矣乃不復念客世說豫章太守顧邵/雍之子也在郡卒雍時盛集賓 與客棊客散方歎曰
已無延陵之髙/豈有喪明之痛 天下痛心 亡兒感念世說王衍謂/陶侃曰賢子
越騎酷歿天下為公痛心況慈父乎既晉書庾亮兒蘇/峻之難遇害諸葛道眀女為庾兒婦 寡将改適與亮
書及之亮答曰賢女尚少固/其宜也感念亡兒若在初歿 原珠碎於掌上 蘭摧
[249-15b]
於庭中 無子伯道無兒 君卿飬友晉書皇天無知/使伯道無兒伯
道鄧攸字也子瑣言樓䕶字君卿/故人吕公無 歸䕶䕶飬之終身 辱在泥塗 擠於
溝壑左傳晉悼夫人食輿人之城杞者絳縣人年長矣/無子而徃與于食趙孟召而語之曰以晉國之多
虞不能由吾子使吾子辱在泥塗久矣武之罪也者又/曰楚靈王公子死曰人之愛其子也有如予乎侍 曰
甚焉小人老而無/子知擠于溝壑矣 不慮繼嗣 何以勸善後漢書祭/遵為征鹵
将軍同産兄午以遵無子娶妾送遵不受曰自以身任/扵國不敢慮繼嗣之計 左傳子文無後何以勸善
 增立嗣恭承光禄 喬嗣武鄉後漢書伏恭字叔髙/湛之兄子湛弟黯字
雉文位至光禄無子以恭為嗣求蜀志諸葛喬字伯松/瑾第三子本字仲慎亮未有子 喬為後瑾唘吳王而
[249-16a]
遣之以為嫡故改其字亮後/自有子喬子攀還復為瑾後 少承叔父 長復本生
南史宋謝𢎞㣲本名宻年十嵗中繼従叔父峻居晉書/皇甫謐字士安漢太尉嵩之曽孫出繼叔父徙 新安
謐年四十叔父有子/謐喪本生遂還其父 兄子承先 姪孫為後唐書戴/胄無子
以兄子為後杜正倫無子以兄子志静為後/ 白居易墓志樂天無子以姪孫阿新為後 孫繼外
家 甥承舅氏晉書上詔以外孫韓謐奉賈充後曰外/孫骨肉至近推恩繼情合于人心也
唐書司空圗無子以甥為嗣/嘗為御史所劾昭宗不問也 祈嗣郊禖出祀 尼阜
命名詩注姜嫄出祀郊禖履巨人跡有感是生后稷乃/家語叔梁紇娶顔氏徵在少而無子禱于尼山
生孔子頂象/尼丘因名焉 求嗣龍門 祈男漳水上劉豹事見孕/𩔖 下苻堅母
[249-16b]
事見/孕𩔖 祈魔母堂 告張仙像廣記觀察使皇甫政與/妻陸氏徃魔母室祈男
請俸錢百萬結搆堂宇後果生男張山堂肆考蜀蘇洵/天聖中至玉局觀見一畫像云是 仙神無子者禱之
輙應洵尚無子因玉環易之每露香/以告乃生軾轍皆成大儒洵自為像賛 盤授婦人
棋拈道士彛堅志翟揖年五十無子繪觀音像以祈子/其妻夢白衣婦人以盤擎一兒授之遂生兒
年山堂肆考李泰伯母初無子祈禱無所不至祥符二/ 夢二道士弈棊戸外徃觀之其一人拈局之一子授
焉遂生/泰伯
  喪子四無子附/
原情所鍾晉書王衍字夷甫喪幼子山簡弔之衍悲不/自勝簡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衍曰聖人忘
[249-17a]
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鍾正/在我輩簡服其言更為之慟 退而歎又曰魏舒字陽/元子混先卒舒
每哀慟退而歎曰吾不及荘/生逺矣豈以無益自損乎 無子娶賈無子左傳晉/獻公娶
于賈而/無子 天人之窮囗囗老而無/子天人之窮 子雲無子囗囗揚/子雲自
童烏喪後/竟無子 仲宣無後魏志王粲死後二子犯法誅時/太祖在漢中聞粲子死歎曰孤
若在彼不使/仲宣無後也
  喪子五
原詩晉潘岳思子詩曰造化甄品物天命代虛盈奈何
念稚子懐竒隕幼齡追想存髣髴感悼傷中情一徃何
[249-17b]
時還千載不復生
原賦魏曺植慰子賦曰彼凡人之相親小離别而懐戀
況中殤之愛子乃千秋而不見入空室而獨倚對牀帷
而切歎痛人亡而物在心何忍而復觀日晼晚而既没
月代照而舒光仰列星以至晨衣霑露而含霜惟逝者
之日逺愴傷心而絶腸 周庾信傷心賦曰予五福無
徴三靈用譴至於繼體多従夭折二男一女並得勝衣
金陵喪亂相繼淪没苗而不秀頻有所悲唯覺傷心遂
[249-18a]
以傷心為賦悲哉秋氣摇落變衰魂兮逺矣何去何依
望思無望歸來不歸未逹東門之意空懼西河之譏在
昔金陵天下喪亂王室板蕩生人塗炭兄弟則五郡分
張父子則三州離散地鼎沸於袁曺人豺狼於楚漢或
有擁樹罹災藏衣難未設桑弧先空柘館人惟一邱
亭遂千秋邉韶永恨孫楚長愁張壮武之心疾羊南城
之淚流痛斯繼體尋兹世載天道斯慈人倫此愛𦞃下
龍摧掌中珠碎芝在室而先枯蘭生庭而早刈況乃流
[249-18b]
寓秦川飄颻播遷従宦非宦歸田不田對玉闗而覊旅
坐長河而暮年已觸目於萬恨更傷心於九泉
原哀辭晉潘岳傷弱子辭曰予之長安次于新安千秋
亭而弱子夭感嬴博之哀乃傷之曰奈何兮弱子邈棄
爾兮邱林還眺兮墳瘞草莽莽兮木森森伊古之遐
冑逮祖考之永延咨吾家之不嗣羌一適之未甄仰崇
堂之遺搆若無津而渉川葉落永離覆水不收赤子何
辜罪我之由 梁簡文帝大同哀辭曰大同余第十子
[249-19a]
 也生於仲秋殞於冬末悲夫夕坐於是申旦常以食之
 不甘客謂余曰死生常也夭夀命也陳蕃所憇之家久
 記元録之嵗華歆所聞之語已定北陵之期上聖所以
 忘情賢者所以達節将何戚焉余對之曰觀其眀眸豐
 下玉色和聲豈不登髫嵗而擬觸藩及紈袴而抑折李
 靈心摧於毫末慧識挫於跬歩豈不傷哉乃為辭曰彼
 神蔡之靈長獲萬春之悠有蕣華之灼灼寄一朝之
 浮淺信歡慰之未㡬悼夭齡之云及乃變樂而為悲遂
[249-19b]
 改笑而成泣
 
 
 
 
 
 
御定淵鍳𩔖函卷二百四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