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三十


[23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三十
  邊塞部一禦邊/
   禦邊一
 原周易曰髙宗伐鬼方三年克之 毛詩曰采薇遣戍
 役也文王之時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難以天子
 之命命將帥遣戍役以守衛中國故歌采薇以遣之出
 車以勞還杕杜以勤歸也曰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
[235-1b]
 曰歸歳亦暮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
 故 又曰戎車既戒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㨗
 又曰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
 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㐮 又曰執訊獲醜薄
 言還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又曰薄伐玁狁至于太
 原 又曰顯允方叔征伐玁狁 又曰脩爾車馬弓矢
 戎兵用戒戎作用逷蠻方 又曰六月宣王北伐也曰
 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四牡騤騤載是常服玁狁孔熾我
[235-2a]
是用急 尚書曰徂兹淮夷徐戎並興善乃甲胄敿
乃干無敢不弔備乃弓矢鍜乃戈矛礪乃鋒刃無敢不
善 増又曰甲戌我惟征徐戎峙乃糗糧無敢不逮汝
則有大刑魯人三郊三遂峙乃楨榦甲戌我惟築無敢
不供汝則有無餘刑非殺魯人三郊三遂峙乃芻茭無
敢不多汝則有大刑 原左傳曰晋中行穆敗狄無終
将戰魏舒曰彼徒我車所遇又阨乃毁車以為行伍為
陣以相離兩於前伍於後車為右角参為左角偏為前
[235-2b]
拒以誘之狄人笑之未陣而薄之大敗之 又曰晋侯
訓兵于稷以略狄土 春秋考異郵曰北狄之氣主生
幽都 賈誼新書曰臣聞强國戰兵王者戰義帝者戰
徳故湯祝網而漢隂降舜舞干羽而三苖服今漢帝國
也宜以厚徳懐服則孰敢不承帝意陛下為臣建三表
設五餌以此與單于争則下匈奴猶振槁也 史記曰
趙武靈王北破林胡樓煩築長城自代傍隂山下至髙
闕為塞而置雲中雁門代郡 又曰始皇帝使蒙恬将
[235-3a]
数十萬衆北撃胡悉取河南地因河為塞築三十四縣
城臨河徙謫戍以充之因邊山險塹谿谷起臨洮至遼
東萬餘里又渡河據陽山北假中 漢書曰郅都為雁
門太守匈奴不敢窺境至為偶人象都令騎馳射莫能
中其見憚如此 後漢書曰馬成拜揚武将軍屯常山
中山以備北邊又代驃騎大将軍杜茂繕治障塞自西
河至渭橋河上至安邑太原至井陘中山至鄴皆築堡
壁起烽燧十里一候 又曰崔寔字子夏為五原太守
[235-3b]
整厲士馬嚴烽堠常為邊最 又曰明帝命将北征匈
奴取俾吾□地置宜禾都尉以屯田遂通西域于闐諸
國皆遣子入侍 又曰和帝永元三年班超遂定西域
因以超為都尉治之復置戊己校尉領兵五萬人治車
師 魏志云梁習字子虞領并州刺史時承髙幹荒亂
之餘吏民亡叛習到官誘諭招納豪右以盡邊境肅清
百姓布野勤勸農桑令行禁止貢逹名士咸顯於世太
祖嘉之更拜為真長老稱詠以為自所聞識刺史未有
[235-4a]
及習者 増唐通鑑曰頡利政亂薛延陀回紇等叛之
頡利不能制㑹大雪牛羊馬多死民大飢鴻臚卿鄭元
璹使還言於上羣臣多勸上乗間撃之上曰背盟不信
利災不仁乗危不武縱其種落盡叛六畜無餘朕終不
撃必待有罪然後討之 又曰突厥㓂邊朝臣請脩古
長城發民乗堡障太宗曰突厥災異相仍頡利不懼而
脩徳暴虐滋甚骨肉相攻亡在旦夕朕方埽清沙漠安
用勞民逺脩鄣塞乎 又曰康國求内附上曰前代帝
[235-4b]
王好招來絶域以求服逺之名無益於用而糜弊百姓
今康國内附儻有急難於義不得不救師行萬里豈不
疲勞勞百姓以取虛名朕不為也遂不受 又曰并州
長史李世勣在州十六年令行禁止民夷懐服上曰隋
煬帝勞百姓築長城以備突厥卒無所益朕惟置李世
勣於晋陽而邊塵不驚其為長城豈不壯哉 又曰李
世勣至鬱督軍山咄摩支降回紇等十一姓各遣使歸
命乞致官司上大喜遣使納之詔曰朕聊命偏師遂擒
[235-5a]
頡利始𢎞廟略已滅延陀鐵勒百餘萬户請為州郡混
元以降書未前聞宜備禮告廟仍頒示普天上為詩曰
雪恥酬百王除凶報千古勒石於靈州 宋通鑑曰延
州諸砦多失守范仲淹請自行詔兼知延州於是大閱
州兵得萬八千人分六将領之日夜訓練量賊衆寡使
更出禦敵人聞之相戒曰無以延州為意今小范老子
腹中自有数萬甲兵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仲淹以民
逺輸勞苦請建鄜城為軍以河中府同華州中下户租
[235-5b]
稅就輸之春夏徙兵就食可省糴十之三他所減不與
詔以為康定軍仲淹又脩承平永平等砦招還流亡定
堡障通斥堠城十二砦於是羌漢之民相踵歸業 又
曰翰林學士王堯臣體量安撫陜西歸上疏論兵因言
韓琦范仲淹皆忠義智勇不當置之散地㑹仲淹附王
懐徳入奏乞與韓琦同略涇原並駐涇州琦兼秦鳳
臣兼環慶涇原有警臣與琦合秦鳳環之兵犄角而
進若秦鳳環慶亦可率涇原之師為援臣當與琦練兵
[235-6a]
選将漸復横山以㫁賊臂不數年間可期平定願詔龎
籍兼領環慶以成首尾之勢秦州委文彦博慶州用滕
宗諒總之渭州一武臣足矣仁宗采用其策乃復置陜
西路略安撫招討使總四路之事置府涇州益屯兵
三萬以琦仲淹籍分領之復以堯臣為體量安撫使徙
彦博帥秦宗諒帥張亢帥渭州堯臣復言琦等既為
陜西四路招討等使則四路當禀節制不當復帶使名
各置司行事使所禀不一於是諸路並罷略使琦與
[235-6b]
仲淹在兵間久名重一時人心歸之朝廷倚以為重二
人號令嚴明爱撫士卒諸羌來者推誠撫接咸感恩畏
威不敢輒犯邊境邊人為之謡曰軍中有一韓西賊聞
之心膽寒軍中有一范西賊聞之驚破膽 元紀曰世
祖諭諸道征日夲兵取道髙麗毋优其民 又曰成宗
元貞元年春正月以劉國傑為湖廣平章政事辰澧地
多溪洞宋嘗選民立屯免其繇役使禦諸蠻在澧曰隘
丁在辰曰寨兵後皆廢國傑悉復其制又視盗出沒之
[235-7a]
地置戍三十八所分屯将士以守之由是東盡交廣西
亘黔中周湖廣四境皆有屯戍制度周宻諸蠻不能復
宼入朝賜玉帶錦衣旌其功臺臣言國傑在軍中每傾
家貲賞賚将士帝命估償之 明紀曰都督顧成勦平
臻部六洞螃蟹天柱天堂大坪小坪諸㓂班師還京成
祖永樂元年以貴安寧特賜成銀幣上謂侍臣曰漢武
帝窮兵黷武以事逺方罷敝中國朕無取焉顧成老成
能持重安邊非喜功好事之流以是特嘉奨之
[235-7b]
  禦邊二
原出遮 入保漢書詔李陵出遮鹵障收史記李/牧居雁門匈奴入盗急 入保 乗
障 滅烽漢書博士狄山與張湯争和親事上使山乗/障旬月匈奴斬山頭而去 後漢書祭彤卧
鼓邊亭滅/烽幽障 慎守 蕩摇左傳魯桓公曰疆埸之事慎/守其一而備其不虞 又吕
相絶秦書蕩/摇我邊疆 紫塞 黄沙古今注秦所築長城土色/如紫漢塞亦然故稱紫塞
二沙州記澆河西有黄沙沙南北一百/ 十里東西七里不生草木黄沙蕩然 䧹塞 龍城
盛宏之荆州記梁塞北接梁州汶陽郡其間東西嶺屬/天無際唯一處為下朔雁由此逹塞故名雁塞同於雁
門也肥漢書單于五月大㑹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秋馬 大㑹蹛林課校人畜数蹛音帶蹛繞三林也
[235-8a]
思啓 勸耕左傳申公巫臣曰夫狡焉思啓封疆以利/社稷者何國蔑有唯然故多大國矣 後
漢書馬援在隴西奏置長吏繕城/郭起塢候開導水田勸以耕牧 徼塞 甌脫漢書/隋何
曰分卒守徼乗塞云又曰冬居/其邊為甌脫服䖍 土室也 増蔥嶺 榆溪天竺/紀蔥
嶺冬夏有雪有毒龍犯之則風雨晦飛沙揚礫過此/者萬無一全西河舊事其山髙大生蔥故名 漢書秦
蒙恬闢地数千里累土為山植/榆為塞威震朔漠名長榆塞 一鄣 三垂漢書張/湯傳居
一鄣間三又/曰周帀 垂 緩耳 雕題後漢書杜篤傳注緩耳耳/下垂即儋耳也 雕題謂
刻其身以丹/青涅之也 屬國 裨王漢書霍去病傳分處降者/於河因其故俗為屬國
又衛青傳得右/賢裨王十餘人 原秦戍卒 漢尉候漢書鼂錯言秦/時戍卒戍者死
[235-8b]
於邊輸者僨於道尉又揚雄/嘲今大漢東南一 西北一候 増銅柱界 玉門闗
後漢書馬援至交趾立銅柱為漢之/極界 又曰班超但願生入玉門闗 拂雲祠 連雲
唐明皇實録朔方軍北與突厥以河為界河北岸有/拂雲祠突厥将入㓂必先詣祠祭酹 唐書徳宗貞
元三年吐蕃/䧟連雲堡 備邊庫 籌邊楼唐書武宗㑹昌中李/徳裕置備邊庫凡諸
道所助運財貨皆入焉召又曰李徳裕為西川節度使/作籌邊楼圖蜀地形日 父老訪以山川城邑道路險
易未踰月/皆若身歴 原殺牛饗士 得賞分下史記李牧備匈/奴日殺牛饗士
習騎射飛漢書李廣拜右北平太守匈奴聞/之號曰 将軍廣亷得賞賜輒分與其麾下 増瀚海
登相 天山席箕一統志火州地皆沙磧若遇大風則/行者人馬相失呼為瀚海宋史沙深
[235-9a]
五尺不育五榖沙中生草名登相収之以食長述異紀/席箕一名寒蘆可為簾古詩千里席箕草李 吉詩沙
逺席/箕愁 原外鎮 中權 榆闗 桞塞 漢壘 秦城
 征隴右 戍雲中 羽書朝飛 烽火夕警 長征
雁塞 苦戰漁陽 博望之窮河曲 定逺之望玉闗
 洗兵於交河之源 飲馬於長城之窟 将軍重圍
守疏勒而井竭 都尉深入戰居延而矢窮 方叔南
征荆蠻詩人歌之列於雅 充國西伐先零詞臣美之
著於頌
[235-9b]
  禦邊三
原詩魏陳琳飲馬長城窟行曰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
骨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官作自有程舉築諧
汝聲男兒應當格鬬死何能怫鬱築長城長城何連連
連連三千里 又左延年從軍行曰苦哉邊地人一嵗
三從軍三子致燉煌二子詣隴西五子逺鬬去五婦皆
懐身 宋顔延之從軍行曰苦哉逺征人畢力幹時艱
秦初略揚粤漢世争隂山地廣旁無界巖阿上虧天嶠
[235-10a]
霧下髙鳥冰沙涸流川秋飇冬未至春液夏不涓閩烽
指荆呉胡埃屬幽燕横海咸飛驪絶漠皆控弦馳驛發
章表軍書交塞邊接鏑赴陣首卷甲起行前羽檄馳無
絶旌旗晝夜懸卧伺金柝響起候亭燧煙逖矣逺征人
惜哉私自憐 梁簡文帝從軍行曰雲中亭障羽檄驚
甘泉烽火通夜明貳師将軍新築營嫖姚校尉初出征
復有西山将絶世爱雄名三門應遁甲五壘學神兵白
雲隨陣色蒼山荅鼓聲迤邐鵝翼参差覩雁行先平
[235-10b]
小月陣却滅大宛城善馬還長樂黄金付水衡 又隴
西行曰邊秋胡馬肥雲中驚㓂入勇氣特無侣兵救
邊急沙平不見敵嶂嶮還相及出塞豈成歌川未遑
汲烏孫塗更阻康居路猶澀月暈抱龍城星流照馬邑
長安驛路書不還寧知征人獨佇立 呉均從軍行曰
男兒亦可憐立功在北邊陣頭横却月馬腹帶連錢懐
戈發隴坻乗凍至遼川微誠君不爱終自直如弦 陳
張正見從軍行曰胡兵屯薊北漢将起山西故人
[235-11a]
戰聊欲定三齊風前噴畫角雲上舞飛梯雁塞秋聲逺
龍沙雲路迷燕然自可勒函谷詎須泥 又戰城南曰
薊北馳胡騎城南接短兵雲屯兩陣合劒聚七星明旗
交無復影角憤有餘聲戰罷披軍策還嗟李少卿 北
齊敕勒歌曰敕勒川隂山下天似穹廬籠盖四野天蒼
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北周王襃從軍行曰兵
書久閑習征戰数曽講戎平樂學戲羽林亭西征
度疎勒東驅出井陘牧馬濱長渭營軍毒上涇平雲如
[235-11b]
陣色半月𩔖城形羽書封信璽詔使動流星對㟁流沙
白縁河桞色青将幕恒臨斗旌門在背邢勲封瀚海石
功勒燕然銘兵勢因麾下軍圖送掖庭 又出塞曰飛
蓬似征客千里自長驅塞禽唯有雁闗𣗳但生榆背山
看故壘繋馬識餘蒲還因麾下騎來送月支圗 隋煬
帝紀遼東曰遼東海北翦長鯨風雲萬里清方當銷鋒
散馬牛旋師宴鎬京前歌後舞振軍威飲至解戎衣判
不徒行萬里去空道五原歸 又曰秉旄仗節定遼東
[235-12a]
俘馘變夷風清歌凱㨗九都水歸宴雒陽宫策功行賞
不淹留全軍藉智謀詎似南宫複道上先封雍齒侯
王冑紀遼東曰遼東浿水事龔行俯拾信神兵欲知振
旅旋歸樂為聼凱歌聲十乗元戎纔渡遼扶濊已冰消
詎似百萬臨江水按轡空廻鑣 又曰天威電邁舉朝
鮮信次即言旋還笑魏家司馬懿迢迢用一年鳴鑾詔
蹕發淆潼合爵及疇庸何必豐沛多相識比屋降堯封
 盧思道從軍行曰朔方烽火照甘泉長安飛将出祁
[235-12b]
連犀渠玉劒良家子白馬金羈俠少年平明偃月屯右
地薄暮魚䴡追左賢谷中石虎銜箭山上金人曽祭
天天涯一去無窮已薊門迢遞三千里朝見馬嶺黄沙
合夕望龍城陣雲起庭中竒𣗳已堪攀塞外征人殊未
還白雪初下天山外浮雲直上五原間闗山萬里不可
越誰能坐對芳菲月流水夲自㫁人腸堅冰舊來傷馬
骨邊庭節物與華異冬霰秋霜春不歇長風蕭蕭度水
來歸雁連連映天沒從軍行軍行萬里出龍庭單于渭
[235-13a]
橋今已拜将軍何處立功名 虞世基出塞詩曰窮秋
塞草腓塞外驚塵飛徴兵廣武至候騎隂山歸廟堂千
里䇿将軍百戰威轅門臨玉帳大斾指金微摧朽無勍
敵應變有先機銜枚壓曉陣卷甲解朝圍瀚海波瀾静
王庭氛露晞鼓鼙嚴朔氣原野曀寒暉勲庸震邊服歌
吹入京畿侍拜長平坂鳴騶入禮闈 又曰上将三略
逺元戎九命尊緬懐古人節思酬明主恩山西多勇氣
塞北有游魂揚桴度隴坂勒騎上平原誓将絶沙漠悠
[235-13b]
然去玉門齎不遑舍驚策騖戎軒懔懔邊風急蕭蕭
征馬煩雪暗天山道冰塞交河源霧烽黯無色霜旗凍
不飜耿介倚長劒日落風塵昏 明餘従軍行曰三
邊烽亂驚十萬且横行風卷常山陣笳喧細桞營劒花
寒不落弓月曉逾明㑹取河南地持作朔方城 増梁
戴暠度闗山曰昔聼隴頭吟平居已流涕今上闗山望
長安樹如薺千里非鄉邑四海皆兄弟軍中大體自相
褒其間得意各分曹博陵俠皆無位幽州重氣夲多
[235-14a]
豪馬肥苜蓿葉劒瑩鸊鵜膏初征心未息復值雁飛入
山頭看月髙草上知風急笛喝曲難成笳繁響還澀武
帝初承平東伐復南征薊門海作塹榆塞冰為城催令
四校出倚望三邊平箭箙朝來動刀環臨陣鳴将軍一
百戰都尉五千兵且決雌雄眼前利誰道功名身後事
丈夫意氣夲自然來時辭第已聞天但令此心此命在
不教烽火照甘泉 唐虞世南從軍行曰塗山烽候警
弭節度龍城冀馬樓蘭将燕犀上谷兵劒寒花不落弓
[235-14b]
曉月逾明凛凛嚴霜節冰壯黄河絶蔽日卷征蓬浮天
散飛雪全兵值月滿精騎乗膠折結髪早驅馳辛苦事
旌麾馬凍重闗冷輪摧九折危獨有山西将年年屬数
竒 駱賓王軍中行路難曰君不見玉闗塵色暗邊庭
銅鞮雜騎㓂長城天子按劒徴餘勇将軍受脤事横行
七徳龍韜開玉帳千重龜壘動金鉦隂山苦霧埋髙壘
交河孤月照連營連營去去無窮極擁斾遥遥過絶國
陣雲朝結晦天山寒沙夕漲迷疎勒龍鱗水上開魚貫
[235-15a]
馬首山前振鵰翼長驅萬里讋郊連分麾三令武功宣
百發烏號遥碎桞七尺龍文廻照蓮春來秋去移灰琯
蘭閨桞市芳塵㫁雁門迢遞尺書稀鴛被相思䨇帶緩
行路難行路難誓令氛祲静臯蘭但使封侯龍額貴詎
隨中婦鳳楼寒 辛常伯軍中行路難曰君不見封狐
雄虺自成羣憑深負固結妖氛玉璽分兵徴惡少金壇
授律動将軍将軍擁麾宣廟略戰士横戈静夷落長驅
一息背銅梁直指三危登劒閣閣道岧嶢起戍楼劒門
[235-15b]
遥倚俯靈丘邛闗九折無平路江水䨇源有急流征役
無期返他鄉嵗華晚杳杳丘陵出蒼蒼林薄逺途危紫
蓋峰路濕青泥坂去去指哀牢行行入不毛絶壁千里
險連山四望髙中外分區宇夷夏殊風土交趾枕南荒
昆彌臨北户川原饒毒霧谿谷多淫雨行潦四時流崩
查千嵗古漂梗飛蓬不暫安捫蘿引葛陟危巒昔時聞
道從軍樂今日方知行路難滄江緑水東流駛炎州丹
徼南中地南中南斗暎星河秦闗秦塞阻煙波三春邊
[235-16a]
地風光少五月瀘州瘴癘多朝驅疲斥堠夕息倦樵歌
向月彎繁弱連星轉太阿重義生懐一顧東伐西征
凡幾度夜夜朝朝斑鬢新年年嵗嵗戎衣故灞城隅滇
池水天涯望轉積地際行無已徒覺炎凉節物非不知
闗山千萬里棄置勿重陳重陳多苦辛且恱清笳梅桞
曲詎意芳園桃李人綘節紅旗分日羽丹心白刃酬明
主但令一被君王知誰憚三邊征戰苦行路難行路難
岐路㡬千端無復歸雲憑短翰空餘望日想長安 賀
[235-16b]
朝從軍行曰朔風乗月㓂邊城軍書插羽刺中京天子
金壇拜飛将單于玉塞振佳兵騎射先鳴推任俠龍韜
勝佇時英聞有河湟客愔愔理帷帟常山啟霸圖汜
水先天策銜珠浴鐵向桑乾疊旗膏劒指烏丸鳴雞已
報闗山曉來雁遥傳沙塞寒直為甘心從苦節隴頭流
水長嗚咽邊𣗳蕭蕭不覺春天山漠漠長飛雪魚䴡陣
接塞雲平雁翼營通海月明始看晋幕飛鵝入旋聞齊
疊鳴烏聲自從一戍燕支山春光㡬度晋陽闗金河未
[235-17a]
轉青絲騎玉箸應啼紅粉顔鴻歸燕相續池邊芳草綠
已見氛清細桞營莫更春歌落梅曲烽沈竈減静邊庭
海宴山空肅已寧行望鳳京旋凱㨗重來麟閣畫丹青
 王昌齡塞下曲曰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平沙日
未沒黯黯見臨洮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髙黄塵是今
古白骨亂蓬蒿 從軍行曰秋草馬蹄輕角弓持絃急
去為龍城戰正值胡兵襲軍氣横大荒戰酣日将入長
風金鼓動白露鐵衣濕四起愁邊聲南庭時竚立㫁蓬
[235-17b]
孤自轉寒雁飛相及萬里雲沙漲平原冰霰澀惟聞漢
使還獨向刀環泣 又曰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遥望
玉門闗黄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又曰玉
門山嶂㡬千里山北山南總是烽人依逺戍須看火馬
蹋深山不見蹤 常建塞下曲曰玉帛朝回望帝鄉烏
孫歸去不稱王天涯盡處無征戰兵氣銷為日月光
王之渙涼州詞曰黄河逺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桞春光不度玉門闗 杜甫前出塞曰
[235-18a]
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嬰禍羅君
已富土境開邊一何多棄絶父母恩吞聲行負戈 又
曰挽弓當挽强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殺人亦有限立國自有疆茍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
後出塞曰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落日照大旗馬鳴
風蕭蕭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中天懸明月令嚴夜
寂寥悲笳数聲動壮士惨不驕借問大将誰恐是霍嫖
姚 劉長卿從軍行曰草枯秋塞上望見漁陽郭胡馬
[235-18b]
嘶一聲漢兵淚䨇落誰為吮癰者此事今人薄 又曰
黄沙一萬里白首無人憐報國劒已折歸鄉身幸全單
于古䑓下邊色寒蒼然 張籍征西将軍曰黄沙北風
起夜半又離營戰馬雪中立探人冰上行深山旗未展
隂磧鼓無聲㡬道征西将同收碎葉城 李賀塞下曲
曰胡角引北風薊門白於水天含青海道城頭見千里
露下旗濛濛寒金鳴夜刻蕃甲鎖蛇鱗馬嘶青冢白秋
盡見旄頭沙逺席箕愁帳北天應盡黄河出塞流 李
[235-19a]
益從征北軍曰天山雪後海風寒横笛偏吹行路難磧
裏征人三十萬一時回向月中看 馬戴闗山曲曰金
鎖耀兜鍪黄雲拂紫騮叛羌旗下戮䧟壁夜中收霜霰
戎衣月闗河磧氣秋箭創殊未合更遣在蘭州 宋黄
庭堅征南謡曰傳聞交州初陸梁東連五溪西氐羌軍
行不㫁蠻標盾謀主皆收漢叛亡合浦譙門腥血沸晋
興城下白骨荒謀臣異時坐致㓂守臣今日媿苞桑又
遣戈船下灕水更分楼船浮豫章頗聞師出三鵶路盡
[235-19b]
是中屯六郡良漢南食麥如食玉湖南驅人如驅羊營
平請榖三百萬祁連引兵九千里少府私錢不敢知大
農計嵗今餘㡬土兵蕃馬貔虎同蝮蛇毒草篁竹中未
論芻粟捐金費直思瘴癘連營空我思荆州李太守欲
募蠻夷令自攻至今民歌尹殺我州郡擇人誠見功張
喬祝良不難得誰借前箸開天聰詔書哀痛言語切為
民一洗横尸血摧鋒䧟堅賞萬户塹山堙谷窮三穴南
平舊時頗臣順欲獻封疆請旄節廟謀猶計病中原豈
[235-20a]
知一朝更屠滅天道從來不争勝功臣好為可喜說交
州雞肋安足貪漢開九郡勞臣監吕嘉不肯佩銀印徴
側持戈敵百男君不見往年瀕海未郡縣趙佗閉闗罷
朝獻老夫竊帝聊自娯白頭抱孫思事漢孝文親遣勞
苦書稽首請去黄金車得一忘十終不忍太宗之仁千
古無 塞上曲曰十月北風燕草黄燕人馬肥弓力强
虎皮裁鞍雕羽箭射殺隂山雙白狼青氊帳髙雪不濕
撃鼓傳觴令行急戎王半醉擁貂裘昭君猶抱琵琶泣
[235-20b]
 楊蟠平南謡曰海南山似刀溪惡如發弩溪山毒煙
中人骨水有蛟蜃陸豹虎蠻人猺賊行若飛縱火劫民
殺官府溪中之水漲赤血山頭積尸變成土年鬭戰
兵已窮磔将屠城不可数官家發軍救死國萬里歡喜
得時雨誅擒凶黨功徳髙海水一清奏歌舞山非無險
水非無阻有地不城城亦不武将民赤肉致戈㦸口不
能言心自苦 元宋无戰城南曰漢兵鏖戰城南窟雪
深馬僵漢城沒凍指控弦指㫁折寒膚著鐵膚皸裂軍
[235-21a]
中七日不火食手殺降人吞熱血漢懸千金購首級将
士銜枚夜深入天愁地黒聲啾啾鞍下髑髅相對泣偏
裨背負八十創破旗裹尸横道旁殘卒忍死哭空城露
布獨有都護名 鄭元祐出塞曰邊塵暮尤黒鬼燐出
霜草轉戰圖報國寧慮骨枯槁人生無百年一斃不待
老但願土境富微軀奚足道勲業銘旂常秋天氣同杳
 明金幼孜隨駕北征曰萬乗統元戎鳴鑾出九重暖
塵生輦路晴雪照行宫旗影西山外笳聲落照中書生
[235-21b]
懐武略須敵萬夫雄 又曰海色正蒼涼龍旂拂曙光
雕戈寒映日羽箭薄凝霜城闕雲中近闗山笛裏長天
兵隨殺氣萬里埽欃槍 李濂戰城南曰戰城南城南
白骨髙嶙峋悲風四邊來冥冥起黄塵但聞衆鬼哭不
知何方人有母倚閭有妻擣衣逢人問信不見汝歸年
年寒食家家悲啼有夢見汝面無處覓汝尸戰城南哀
復哀烏鴉暮徘徊啄膓向人飛顱箭無人取惟有蚋蟻
圍嗟哉戌邊人到此莫思回 孫一元出塞曰四塞黄
[235-22a]
雲接西征更北征飢鷹掠地去駿馬跑空鳴出磧河聲
咽當闗山勢横風生聞觱篥月黒見欃槍草際髑髅語
雲間獵火明旋炊白登路暗擣黒山營鼓角三邊肅熊
羆萬里行提𢹂玉龍起擬死報明廷 唐順之海上凱
歌曰偃旗休角寂無猜百文楼船泊不開夜半賊營流
矢滿纔驚漢将是飛來 又曰錦紈爱子亦從軍長鬛
蒼頭總策勲誰奪强王萬金首帳前齊說小郎君
増論漢鼂錯論募民徙塞下曰古之制邊縣以備敵也
[235-22b]
使五家為伍伍有長十長一里里有假士四里一連連
有假五百十連一邑邑有假候皆擇其邑之賢材有護
習地形知民心者居則習民於射法出則教民於應敵
故卒伍成於内則軍政定於外服習以成勿令遷徙幼
則同游長則共事夜戰聲相知則足以相救晝戰目相
見則足以相識歡爱之心足以相死如此而勸以厚賞
威以重罰則前死不還踵矣陛下絶匈奴不與和親臣
竊意其冬來南也壹大治則終身創矣欲立威者始於
[235-23a]
折膠來而不能困使得氣去後未易服也 宋何承天
安邊論曰斥堠之郊非畜牧之地非耕桑之邑故堅壁
清野以俟其來整甲繕兵以乗其敝雖時有古今勢有
强弱保民全境不出此塗要而歸之有四一曰移逺就
近二曰浚復城隍三曰纂偶車牛四曰計丁課仗良守
疆其土田驍帥振其風略蒐獵宣其號令俎豆訓其亷
恥縣爵以縻之設禁以威之徭稅有程寛猛相濟比及
十載民知義方然後簡将授竒揚旌雲朔風卷河冀電
[235-23b]
埽嵩恒燕弧折郤代馬摧足秦首斬其右臂呉蹄絶其
左肩銘功於燕然之阿饗徒於金微之曲㓂雖亂亡有
徴昧弱易取若天時人事或未盡符抑銳俟機宜審其
算臣聞軍國異容施於封畿之内兵農並脩在於疆埸
之表攻守之宜皆因其習任其怯勇山陵川陸之形寒
暑温涼之氣各由夲性易則害生是故戍申作師逺屯
清濟功費既重詹怨亦深以臣料之未若即用彼衆之
易也管子治齊寄令在民商君為秦設以耕戰終申威
[235-24a]
定霸行其志業非茍任强實由有數漢魏以來兹制漸
絶蒐田非復先王之禮制兵徒逞耳目之欲有急之日
民不知戰王乃廣延賞募奉以厚秩發遽奔救天下騷
然方伯刺史拱手坐聼自無略惟望朝廷遣軍此皆
忘戰之害不教之失也 唐陸贄論備邊六失曰措置
乖方課責虧度財匱於兵衆力分於将多怨生於不均
機失於遥制宜罷諸道防秋令夲道但供衣糧募戍卒
願留及蕃漢子弟多開屯田官為收糴㓂至則人自為
[235-24b]
戰時至則家自力農又擇文武能臣為隴右朔方河東
三元帥縁邊諸鎮有非要者隨便并之然後減姦濫虛
浮之費以豐財定衣糧等級之制以和衆𢎞委任之道
以宣其用懸賞罰之典以考其成如是則疆埸寧謐矣
 宋司馬光論北邊事宜曰近者西戎之過生於髙宜
北狄之隙起於趙滋而朝廷至今終未省悟是以邊鄙
武臣皆銳意生事臣竊惟真宗皇帝親與契丹約為兄
弟仁宗皇帝赦趙元昊背叛之罪冊為國主豈樂此而
[235-25a]
為之哉誠以屈已之媿小爱民之仁大故也近者聞契
丹之民有於界河捕魚及於白溝之南翦伐桞栽者邊
鄙小事而朝廷以李中祐不能禁禦别𨕖州将代之臣
恐新将之至必以中祐為戒而以趙滋為法戰鬭之端
往來無窮矣况今民力彫敝倉庫虛竭将帥乏人士卒
不練夏國既有憤怨屡來侵㓂若又加以契丹失歡臣
恐國力未易支也伏望陛下嚴戒北邊将吏若小小相
侵如漁船桞栽之数止以文牒整㑹道理曉諭曉諭不
[235-25b]
聼則聞於朝廷專遣使臣至其王庭與之辨論曲直若
又不聼則博求賢才増脩徳政俟公私富足士馬精强
然後奉辭討之
原議漢鼂錯守邊備塞議曰臣聞秦時北攻胡貉築塞
河上南攻揚粤置戍卒焉夫胡貉之地積隂之處也木
皮三寸冰厚六尺食肉而飲酪其人密理鳥獸毳毛其
性能寒揚粤之地少隂多陽其人疏理其性能暑秦之
戍卒不能其水土戍者死於邊輸者僨於道秦民見行
[235-26a]
如往棄市因以謫發之名曰謫戍先發吏有謫及贅壻
賈人後以甞有市籍者又後以大父母父母常有市籍
者後入閭取其左秦時復除者居閭之左/後發役不供復役之也發之不順行
者深怨有背叛之心凡民守戰至死而不降北者以計
為之也故戰勝守固則有拜爵之賞攻城屠邑則得其
財鹵以富家室故能使其衆蒙矢石赴湯火視死如生
陛下幸憂邊境遣将吏發卒以治塞甚大惠也然令逺
方之卒守塞一嵗而更不如選常居者家室田作且以
[235-26b]
備之以便為之髙城深塹具藺石布渠荅藺石礌石也/渠荅鐵藜也
復為一城其内城間百五十歩要害之處通川之道調
立城邑母下千家為中周虎落外蕃/也先為室屋具田器
廼募辠人及免徒復作令居之不足募以丁奴婢贖辠
及輸奴婢欲以拜爵者不足廼募民之欲往者皆賜髙
爵復其家予冬夏衣廪食能自食而止郡縣之民得買
其爵以自増至卿其亡夫若妻者縣官買與之人情非
匹敵不能久安其處塞下之民祿利不厚不可使久居
[235-27a]
危難之地敵人入驅而能止其所驅者以其半予之縣
官為贖其民如是則邑里相救助赴敵不避死非以徳
上也欲全親戚而利其財也逺方亡屯戍之事塞下之
民父子相保其與秦之行怨民相去逺矣
増策宋尹洙息戍策曰國家割棄朔方西師不出三十
年而亭徼千里環重兵以戍之雖種落屡擾即時輯定
然屯戍費亦已甚矣西戎為㓂逺自周氏西漢先零東
漢燒當晋氐羌唐秃髪歴朝侵軼為國劇患興師定律
[235-27b]
皆有成功而勞敝中國東漢費用常以億計孝安世羌
叛十四年用二百四十億永和末復七年用八十餘
億及叚紀明用裁五十四億而翦滅殆盡今西北涇原
邠寧秦鳳鄜延四帥戍卒十餘萬一卒嵗給無慮二萬
平騎卒與冗卒較其中者總廪給之数恩賞不在焉以
十萬較之嵗用二十億自靈武罷兵計費六百餘億方
前世数倍矣平世屯戍且猶若是是十萬衆有益而無
損期也國家厚利募商入粟傾四方之貨然無水漕之
[235-28a]
運所輓致亦不過被邊数郡爾嵗不常登廪有常給頃
年亦嘗稍匱矣倘其乗我荐饑我必濟師饋饟當出於
闗中則未戰而西夏已困可不慮哉按唐府兵上府千
二百人中府千人下府八百人為今之計莫若籍丁民
為兵擬唐置府頗捐其数又今邊鄙雖有鄉兵之制然
止極塞数郡民籍寡少不足備敵料京兆西北数郡上
户可十餘萬中家半之當得兵六七萬農隙講事登材
武者為什長隊正盛秋旬閱常若㓂至以闗内河東勁
[235-28b]
兵傅之盡罷京師禁旅慎簡守帥分其統專其任使彼
衆無隙可窺不戰而慴兵志所謂無恃其不來恃吾有
以待之其廟勝之策乎
増書元陳天祥上書曰八百媳婦乃荒裔小夷不為利
害劉深欺上㒺下帥兵伐之不能制亂反為亂所制朝
廷再發四省之兵使劉二㧞都總督以圖收復湖南湖
北大發運糧丁夫衆至二十餘萬比聞從征敗卒言西
南諸夷皆重山複嶺陡澗深林其窄隘處僅容一人一
[235-29a]
騎上如登髙下如入井賊若乗險邀撃我軍雖衆亦難
施為或者諸蠻逺遁阻隘以老我師進不得前旁無所
掠将不戰自困矣且自征伐倭國占城交緬諸夷以來
近三十年未嘗有尺土一民之益計其所費可勝言哉
乞下明詔招諭彼必自相歸順茍欲罷不能彼諸蠻皆
烏合之衆必無久能同心捍我之理但急之則相救緩
之則相疑以計使之互相讐怨待彼有可乗之隙徐命
諸軍数道俱進恩威兼濟功乃易成 明楊一清上邊
[235-29b]
事書曰受降據三面之險當千里之蔽正統以來舍受
降而衞東勝已失一面之險又輟東勝以就延綏則以
一面之地遮千餘里之衝遂使河套沃壌為㓂甌脫巢
穴其中而盡失外險反備南河此陜西邊患所以相尋
而莫之觧兹欲復守東勝因河為固東接大同西接寧
夏使河套千里之地歸我耕牧開屯田数百里用省内
運則陜西猶可息肩也
増碑唐吕温三受降城碑曰夏后氏遏洪水驅龍蛇能
[235-30a]
禦大災以活黔首周文王城朔方逐獫狁能捍大患以
安中區若非髙岸峻防重門撃柝雖有盛徳曷成功
三受降城皇唐之勝勢者也昔秦築長城右扼臨洮左
馳碣石生人盡去不足乗障兩漢之後頺為荒兵退居
河滸矯亡秦之弊則可矣盡中國之利則未然唐興因
循未暇啟有拂雲祠者在河之北地形雄坦控扼樞
㑹敵伏其下以窺域中禱神兵然後入㓂甲不及擐
突如其來鯨一躍而吞舟虎数歩而擇肉塞草落而邊
[235-30b]
甿懼河冰堅而羽檄走爰自受命至於中興國無寧嵗
景龍二年黙啜强暴瀆鄰搆怨埽境西伐漠南空虛朔
方總管韓國公張仁愿躡機而謀請築三城奪據其地
跨大河以北嚮制胡馬之南牧中宗詔許横議不撓於
是留及瓜之戍斬姦命之卒六旬雷動三城岳立以拂
雲祠為中城東西相去各四百里過朝那而北闢斥堠
迭望㡬二千所捐費億計減兵萬人分形以據同力而
守東極於海西窮於天納隂山於寸眸拳大漠於一掌
[235-31a]
驚塵飛而烽火耀孤雁起而刁斗鳴渉河而南門用晏
閉韓公猶以為未也方将建大斾提金鼓馳神笇鞠虎
旅看旄頭明滅與太白進退小則貢琛賮受厥角定保
塞一隅之安大則倒狼居竭瀚海空苦寒萬里之野大
略方運元勲不集天其未使我唐無北顧之憂乎厥後
賢愚迭任工拙異勢剛者黷武柔者敗律城隳險固㓂
得凌軼或驅馬飲河而去或控弦睥壘而旋吾知韓公
不瞑目於地下矣今天子誕敷文徳戢兵和親然而軍
[235-31b]
志有受降如敵大易有安不忘危崇墉言言其可弛柝
亦宜鎮以元老授之廟勝劘述舊職而恢遺功外勤撫
綏内謹略使其來不敢仰視去不敢反顧聳威馴恩
禽息荒外安固萬代術何加焉敢勒銘城隅庶復隍而
光烈不昧銘曰韓侯受命志在朔易北方之强制以全
策亘漢横塞掲兹雄壁如三鬭龍躍出大澤並分
各閉風雷俯視隂山仰看昭回一夫登陴萬里洞開日
晏秋盡纎塵不來時維韓侯方運神妙釁則動乃誅
[235-32a]
乃弔廓乎窮荒盡日所照天乎未贊不䇿清廟我聖耀
徳罷扃北門優而柔之用息元元曷若完守推亡固存
于襄于夷永裕後昆
増紀事唐孫樵書田将軍邊事曰背臨邛南馳越二百
里得嚴道郡實與沈越嶲俱為邊城廹於羣蠻田在
賔將軍刺嚴道三年為樵言曰巴蜀西迫於戎南偪於
蠻宜其有以制之者當廣徳建中之間西戎兩飲馬於
岷江其衆如蟻前鋒魁健皆擐五屬之甲持倍尋之㦸
[235-32b]
徐呼接歩且戰且進蜀兵遇鬭如值横堵羅戈如林發
矢如蝱皆折刃吞鏃不能斃一戎而况䧟其陣乎然其
戎兵踐吾地日深而疫死日衆即自度不能留亦輒引
去故蜀人為之語曰西戎尚可南蠻殘我自南康公鑿
青谿道以和羣蠻俾由蜀而貢又擇羣蠻子弟聚於錦
城使習書算業就輒去復以他繼如此垂五十年不絶
其來則其學於蜀者不啻千百故其國人皆能習知巴
蜀土風山川要害文皇帝三年南蠻果大入成都門四
[235-33a]
日而旋其所剽掠自成都以南越嶲以北八百里之間
民畜為空加以敗卒貧民持兵羣聚因縁劫殺官不能
禁由是西蜀十六州至今為病自是以來羣蠻嘗有屠
蜀之心居則息畜聚粟動則練兵講戰而又俾其習於
蜀者伺連帥之間隙察兵賦之虛實或聞蜀之細民苦
於重征且将啟之以幸非常吾不知羣蠻此舉大劒以
南為國家所有乎且每嵗發卒以戍南者皆成都頑民
飽稻飫豕十九如瓠雖知征鼓之数不習山川之險加
[235-33b]
以為將者刻薄以自入餽運者縱吏以鼠竊縣官當給
帛則以疎而易良當賑粟則以沙而参粒邊卒将怨望
之不暇能殊死而力戰乎樵曰誠如將軍言茍為國家
計者孰若詔嚴道沈越嶲三城太守俾度其要害按
其壁壘得自募卒以守之且兵籍於郡則易為役卒出
於邊則習其險而又各於其部善相美地分卒為屯春
夏則耕蠶以資其衣食秋冬則嚴壁以俟其㓂虜如此
則縣官無餽運之費奸吏無因縁之盗兵足食給卒無
[235-34a]
 胥怨将軍曰如此何患言卒遂書
 
 
 
 
 
 
 
[235-34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三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