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十一


[216-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十一
  武功部六征伐/
   征伐一
 増易曰謙六五不冨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象曰利
 用侵伐征不服也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象曰鳴
 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又曰離上九王用
 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
[216-1b]
 也 書曰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 原周禮曰大司馬
 之職以九伐之法正邦國馮弱犯寡則𤯝之賊賢害民
 則伐之暴内陵外則壇之野荒民散則削之負固不服
 則侵之賊殺其親則正之放弑其君則殘之犯令陵政
 則杜之外内亂禽獸行則滅之 周禮鄭注曰諸侯有
 違王命則出兵以征伐之所以正之也諸侯之有國如
 樹木之有根本是以言伐 春秋左傳曰凡師有鐘鼓
 曰伐聲其/罪無曰侵鐘鼔/無聲輕曰襲掩其/不備 増又曰鬭辛曰
[216-2a]
不讓則不和不和不可以逺征 原春秋公羊傳曰觕
者曰侵精者曰伐戰不言伐圍不言戰入不言圍滅不
言入書其重者也何休注曰觕麤也將兵至竟以過侵/責之服則引兵而去用意尚麤精猶
精密也侵責之不服推兵入/境伐擊之益深用意稍精密 増春秋胡傳曰凡兵聲
罪致討曰伐潛師掠境曰侵兩兵相接曰戰環其城邑
曰圍造其國都曰入徙其朝市曰遷毁其宗廟社稷曰
滅詭道而勝之曰敗悉虜而俘之曰取輕行而掩之曰
襲已去而躡之曰追聚兵而守之曰戍以弱假強而能
[216-2b]
左右之曰以皆誌其事實以明輕重 原春秋説題辭
曰伐人者國内行威有所斬壊伐之為言敗也 春秋
佑助期曰太尉主甲卒神名辯㑹曰庫兵動鼓自鳴得
諸侯象也 大戴禮曰明王之征必道之所廢者也彼
廢道而不行然後誅其君改其政率其民而不奪其財
也故曰人主之征也猶時雨也至則民悦矣 増禮記
王制曰天子五年一巡狩革制度衣服者為畔畔者君
討 又曰諸侯賜弓矢然後征賜鈇鉞然後殺 原又
[216-3a]
曰天子將出征𩔖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禡於所征之
地受命於祖受成於學出征執有罪反釋奠於學以訊
馘告 増又月令曰孟秋天子乃命將帥𨕖士厲兵簡
練桀俊専任有功以征不義詰誅暴慢以明好惡順彼
逺方 原論語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
出 増家語孔子曰七教修然後可以守三至行然後
可以征明王之道其守也則必折衝千里之外其征也
則必還師衽席之上 孟子曰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216-3b]
 又曰天子討而不伐諸侯伐而不討五霸者摟諸侯
以伐諸侯者也注云討者出命以討其罪而使方伯連/帥帥諸侯以討之也伐者奉天子之命
聲其罪而伐之也摟牽/也不用天子之命也 又曰征者上伐下也敵國不
相征也 又曰征之為言正也各欲正己也焉用戰
國語祭公謀父曰先王之訓有不祭則修意有不祀則
修言有不享則修文有不貢則修名有不王則修徳序
成而有不至則修刑於是乎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
讓不貢告不王於是乎有刑罰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
[216-4a]
討之備有威讓之令有文告之辭布令陳辭而又不至
則増修於徳無勤民於逺是以近無不聽逺無不服
史記律書曰教笞不可廢於家刑罰不可捐於國誅伐
不可偃於天下用之有巧拙行之有順逆耳 晉書天
文志曰參十星一曰鈇鉞主斬刈又為天獄主殺伐
北史崔浩曰陽者徳也陰者刑也故月蝕修刑夫王者
之用刑大則陳之原野小則肆之市朝戰伐者用刑之
大者也三陰用兵盡得其𩔖修刑之義也 太公武韜
[216-4b]
曰凡文伐有十二節十二節備乃成武事所謂上察天
下察地徵已見乃伐之 司馬法曰其有失命亂常悖
徳逆天之時而危有功之君徧告於諸侯彰明有罪乃
告於皇天上帝日月星辰禱於后土四海神祇山川冢
社乃造於先王然後冢宰徵師於諸侯曰某國為不道
征之以某年月日師至於某國㑹天子正刑 尉繚子
曰易號易常違王明徳故禮得以伐也 又曰兵者凶
器也爭者逆徳也事必有本故王者伐暴亂本仁義焉
[216-5a]
 原淮南子曰人有伐國之志雄雞夜鳴庫兵動而戎
馬驚 増又曰敵國之君有加虐於民者則舉兵而臨
其境乃發號施令曰此天之所以誅民之所以仇也兵
之來也以廢不義而復有徳也百姓開門而待之淅米
而儲之唯恐其不來也 原陳琳為曹洪與魏文帝書
曰王者之師有征無戰 摯虞新禮議曰漢魏故事遣
將出征符節郎授鉞於朝堂新禮遣將御臨軒尚書授
節鉞古兵書跪而推轂之義也 摯虞決疑要注曰古
[216-5b]
者帝王征以齊車載遷廟之主以行故尚書甘誓曰用
命賞於祖不用命戮於社 増六典曰凡大將出征皆
告廟授鈇鉞辭太公廟辭訖不返宿於家 蘇頲撰命
薛納等伐黙啜敕曰朕聞天所與者奉天命而不違人
所棄者順人心而必伐古先帝王光宅區縣實仗威武
用清荒戎時義逺矣 華陽范氏曰古之明王天下有
不順者必諄諄告教之至於再至於三告之不可然後
征之則其民知罪而用兵有辭矣
[216-6a]
  征伐二
原虞書曰帝曰咨禹惟兹有苖弗率汝徂征禹乃㑹羣
后誓於師曰濟濟有衆咸聽朕命蠢兹有苖昏迷不恭
侮慢自賢反道敗徳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棄不保天
降之咎肆予以爾衆士奉辭伐罪 増夏書曰惟仲康
肇位四海𦙍侯命掌六師羲和廢厥職酒荒於厥邑𦙍
侯承王命徂征告於衆曰今予以爾有衆奉將天罰殱厥
渠魁脅從罔治 史記周本紀西伯曰文王殷紂賜之
[216-6b]
弓矢斧鉞使西伯得征伐 詩曰密人不恭敢距大邦
侵阮阻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篤周祜以
對於天下又曰帝謂文王詢爾仇方同爾兄弟以爾鉤
援與爾臨衝以伐崇墉臨衝閑閑崇墉言言執訊連連
攸馘安安是𩔖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無侮臨衝茀茀
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絶是忽四方以無拂此文王伐/密伐崇之
事/也 原太公金匱曰武王伐殷丁侯不朝尚父乃畫丁
侯射之丁侯病遣使請臣尚父乃以甲乙日拔其頭箭
[216-7a]
丙丁日拔其目箭戊巳日拔腹箭庚辛日拔股箭壬癸
日拔足箭丁侯病乃愈四夷聞乃懼越裳氏獻白雉
詩曰既破我斧又缺我斨周公東征四國是皇哀我人
斯亦孔之將 左傳曰鄭莊公以王命討不庭不貪其
土以勞王爵正之體也 増又曰公㑹齊侯鄭伯伐許
君子謂鄭莊公於是乎有禮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
利後嗣者也許無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徳而處之量
力而行之相時而動無累後人可謂知禮矣 又曰齊
[216-7b]
侯伐楚楚子使與師言管仲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
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爾貢包茅不入
王祭不共無以縮酒寡人是徵昭王南征而不復寡人
是問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王之不
復君其問諸水濱 原管子曰桓公北伐山戎以升布
天下 又曰桓公北伐孤竹未至卑耳之谿十里援弓
而射未敢發也謂左右曰見前人乎對曰不見公曰寡
人見人長尺而人物具焉冠冠右袪衣馬前疾走寡人
[216-8a]
其不濟乎管仲曰袪衣示前有水也右示涉也至卑耳
之谿從左涉深没冠從右涉水深至膝已涉大濟公拜
曰仲父之聖若此也 又曰代出狐白皮公貴買之齊
載金錢之代谷求狐白皮代王去其農處山林求狐齊
聞而伐之代王即將其國士卒服於齊詳/狐 増左傳晉
荀息請以屈産之乘與垂棘之璧假道於虞以伐虢
原又曰晉侯復假道於虞以伐虢宮之奇諫曰虞虢之
表也虢亡虞必從之諺所謂輔車相依脣亡齒寒者其
[216-8b]
虞虢之謂也虞公弗聽晉滅虢師還遂襲虞滅之 又
曰衞大旱甯莊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
天其或者欲使衞討邢乎從之師興而雨 韓子曰秦
穆公以女樂二八遺戎王戎王大悦聽樂終歲不還舉
兵伐之開地千里 増左傳曰季康子欲伐邾子服景
伯曰背大國不信伐小國不仁民保於城城保於徳失
二徳者危將焉保 原史記曰樂毅并護趙楚韓魏燕
之兵以伐齊破之追至於臨淄齊湣王走保於莒樂毅
[216-9a]
獨留狥齊攻臨淄盡取齊寶財物祭器輸之燕昭王大
悦親至濟上勞軍行賞饗士封毅於昌國號為昌國君
 漢書郊祀志曰武帝南伐越以牡荆畫北斗登龍以
象天一命曰靈旗以指所伐 増後漢書曰時赤眉延
今暴亂三輔乃遣馮異討之車駕送至河南賜以乘輿
七尺具劒敕異曰元元塗炭無所依訴今之征伐非必
略地屠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 諸葛亮後出師表曰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託臣以討賊臣受
[216-9b]
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
月渡瀘深入不毛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今賊適疲
於西又務於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 原魏志曰
景元四年鄧艾伐蜀自陰平行無人之地七百餘里鑿
山通道作橋閣山髙谷深至為艱險艾以旗一作/氊自裹
推轉而下將士皆攀木緣崖魚貫而進 増晉書曰武
帝謀伐呉拜王濬為龍驤將軍監梁益諸軍事太康初
濬自發蜀兵不血刃攻無堅城入於石頭皓乃備亡國
[216-10a]
之禮造於壘門濬躬解其縛送於京師收其圗籍封其
府庫軍無私焉 原王隱晉書曰咸康元年智護王隨
領三千人討寧州賊吹三角皆裂軍人惡之隨曰裂者
破也當破賊而得土地也 増南史曰宋武帝北伐檀
道濟為前鋒所至望風降服徑進洛陽議者謂所獲俘
囚應悉戮以為京觀道濟曰伐罪弔人正在今日皆釋
而遣之於是中原感悦歸者甚衆 唐書曰安禄山反
榮王為元帥髙仙芝副之領飛騎彍騎及朔方等兵出
[216-10b]
禁財募闗輔士五萬繼封常清東討帝御勤政樓引榮
王受命宴仙芝以下帝又幸望春亭勞遣 又曰髙崇
文元和中遷長武城都知兵馬使劉闢反宰相杜黄裳
薦其才俾統兵討闢時顯功宿將人人自謂當𨕖及詔
出皆大驚時崇文𨕖兵五千常若寇至至是卯漏受命
辰巳出師遂趨成都闢走追禽之檻送京師 又曰時
討蔡數不利裴度拜門下侍郎平章事彰義軍節度淮
西宣慰招討處置使入對延英曰賊未授首臣無還期
[216-11a]
帝壯之及行御通化門臨遣賜通天御帶發神策騎三
百為衞是時諸道兵悉中官統監度奏罷之使將得顓
制號令一戰氣倍未幾李愬夜入縣瓠城縛呉元濟以
報度撫定其人以蔡牙卒侍帳下或謂反側未安度笑
曰元惡己擒蔡人皆吾人也衆感泣 宋史曰乾徳七
年將伐江南詔以曹彬為昇州西南路行營馬步軍戰
櫂都部署明年金陵受圍凡三時彬使人諭之曰事勢
如此所惜者一城生聚若能歸命策之上也城垂克彬
[216-11b]
忽稱疾不視事諸將皆來問疾彬曰余之疾惟須諸公
誠心自誓以克城之日不妄殺一人則自愈矣諸將許
諾明日城陷李煜詣軍門請罪彬慰安之待以賓禮自
出師至凱旋士衆畏服無敢肆者及入見刺稱奉敕江
南幹事回其謙恭不伐如此 又曰建炎中建安范汝
為反以韓世忠為福建宣撫副使平之世忠初令軍士
馳城上毋下聽民自相别農給牛穀商賈弛征禁脅從
者汰遣獨取附賊者誅之民感更生 又曰紹興中岳
[216-12a]
飛奏臣願提兵進討順天道因人心以曲直為老壯以
順逆為強弱萬全之効可必
  征伐三
原正邦 匡國上詳征伐一出詩獫狁孔熾我/是用急王于 征以匡王國 救無
辜 執有罪周禮大司馬職云大合軍以行禁令/以救無辜伐有罪 下詳征伐一 征
西戎 伐大越列子云周穆王征西戎起竹書紀/年云周穆王伐大越大 九師 柴
于上帝 封于大神尚書大傳云牧之野武王之大事/也既事而退柴于上帝祈于社設
奠于牧室如周禮肆師職云𩔖造上帝封于大神祭兵/于山川亦 之鄭注云大神社及一方岳也山川蓋軍
[216-12b]
之所/依止 政有九因 伐有七機周書云政有四戚五和/四戚一内姓二外婚三
友朋四同里五和一有天無惡二有人無郄三同好相/固四同惡相助五逺宅不薄此九者政之因也 又云
伐有四時三興四時一春違其農二夏食其榖三秋取/其刈四冬凍其葆三興一政以和時二伐亂以治三伐
饑以飽此七/者伐之機也 未發先聞 觀釁而動管子曰桓公與/管仲闔門而謀
伐莒未發而已聞於國何也管仲曰國必有聖人少焉/東郭郵至桓公曰子言伐莒者乎東郭郵曰然桓公曰
寡人不言伐莒而子言伐莒何也東郭郵對曰漻然豐/滿而手足拇動者兵甲之色也日者臣視二君之在臺
上也口開而不闔是言莒也舉手而指勢當莒也且臣/觀小國諸侯之不服者唯莒於是臣故曰伐莒 左傳
晉師救鄭聞鄭既及楚平隨武子曰㑹聞用師觀/釁而動徳刑政事典禮不易不可敵也不為是征 羲
[216-13a]
和廢時 葛伯不祀尚書序云羲和湎淫廢時亂日𦙍/往征之作𦙍征 又云湯征諸侯
葛伯不祀湯始/征之作湯征 周公東征 宣王北伐上詳征伐二/ 詩六月篇
宣王北伐也鄭箋云六月言周/室微而復興美宣王之北伐也 薄伐西戎 奄征南
詩赫赫南仲薄伐西戎注云薄之為言聊也蓋不勞/餘力矣 左傳楚子卒子囊謀諡大夫曰君有命矣
子囊曰君命以其若之何毁之赫赫楚國而君臨之撫/有蠻夷奄征南海以屬諸夏而知其過可不謂共乎請
諡之共大/夫從之 奮伐荆楚 掩征江漢上出商頌云王司/馬穆侯頌 經綸
文武謀略𢎞深方將網羅鯨鯢掩征/江漢誘致勍敵大戰于絶南之地 出征絶域 足
歴王庭李陵與蘇武書曰昔先帝授步卒五千出征絶/域五將失道陵獨遇戰 司馬書曰李陵提
[216-13b]
步卒不滿五千深踐戎馬/之地足歴王庭垂餌虎口 窮域極邊 碎肝破膽史/岑
出師頌曰况我將軍窮域極邊鼔無停響旗不暫搴都/漢劉向上疏救陳湯云單于背恩叛徳囚執漢使騎
尉甘延夀副使陳湯知陛下赫然有欲討之意/入絶域之地赴湯火之難康居破膽匈奴碎肝 井堙
木刊 斬祀煞厲左傳陳侯㑹楚子伐鄭當陳隧者井/堙木刊鄭人怨之 禮記吳侵陳斬
祀煞厲鄭注曰祀神位/有屋樹者厲疫疾也 琰圭以除慝 牙璋以起軍
周禮典瑞職云琰圭以易行以除慝鄭司農注曰琰圭/有鋒芒傷害征伐誅討之象故以易行除慝 又玉人
職云牙璋中璋七寸射二/寸厚寸以起軍旅詳軍旅 入純門及逵市 入孟門
登太行左傳楚子元以車六百乘伐鄭入于桔柣之門/衆車入自純門及逵市 又齊侯伐晉取朝歌
[216-14a]
為二隊入孟/門登太行 斬孤竹遇山戎 超天關横漢津管子/云桓
公北伐令支斬孤竹遇山戎凌崔駰武都賦云超天關/兮横漢津寧西土兮徂北征 月氐兮厲樓煩濟雲中
兮息/元元 破匈奴臨瀚海 擊呼衍至木樓漢書驃騎將/軍霍去病破
匈奴渾邪王封狼居胥山登臨瀚海而還蒲後漢書竇/固擊呼衍王斬首千餘級呼衍王走追至 𩔖海留吏
士屯伊吾盧城耿秉秦彭絶/漠六百餘里至三木樓山 四征 七伐書云惟周/王四征不
庭綏厥兆民七又云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 伐乃止齊焉 祓社 受律凡軍行/祓社禱
社也方受律以出濯/征仇 注濯大也 賜彤弓 揚黄鉞諸侯賜彤弓/然後專征伐
威震揚黄鉞之/ 以遏亂略 歌采薇 致包茅周文王歌采薇以/遣將帥之臣 下
[216-14b]
見征/伐二 討不庭 威不軌上詳征伐一不奄征/于兵者以威 軌 啓戎
心 有慙徳疆塲無主則啓戎心徳/ 殷湯始伐猶有慙 揚軍旅 取凶
上出周禮殘/詩取彼凶 出自天子 不問仁人上詳征伐一/ 魯君問柳
下惠吾欲伐齊對曰不可歸而有憂色曰/吾聞伐國不問仁人此言何為至於我哉 建侯行師
 有征無戰上出易一下/詳征伐 奉辭伐罪 受命忘家上/詳
征伐二其司馬穰苴曰受命之/日則忘 家臨敵則忘其身 三軍之事 兩軍之
夫子有三軍之事缺兩/軍之士皆未憖憖 也 逺征 親討 觀兵 耀
武 示威 攻昧 乗王怒 行天誅 埽欃槍 戮
[216-15a]
鯨鯢 三年東征 六月北伐 師出有名 武先禁
暴 則侵不伐 以征不義 詰暴誅慢 深入長驅
 因山川以涉險 整干戈而作威 啓滅有扈而夏
功昭 成克商奄而周徳著 叛而不討何以示威
服而不柔何以示懐 九黎之亂徳黄帝興師 三苗
之不舉虞舜稱兵 即戎而行遣以采薇之咏 擇利
而動收其破竹之功 方叔南征荆蠻詩人歌之列於
雅 充國西伐先零詞臣美之著於賛以上並/白帖 増除
[216-15b]
元惡 討大憝經濟𩔖編祖約蘇峻反郗鑒奉詔流涕/設壇塲刑白馬大誓三軍曰率土怨酷
咸願奉辭伐罪以除元惡凡我同盟戮力一心以救社/稷 陸贄撰授馬燧等招討河中制曰討除大憝招緝
非辜爰咨輔/臣以董戎寄 問不賓 威不讋又敕曰持旌節執金/鼓者所以問不賓誅
首惡教又撰命姚崇等北伐制曰朕聞上古聖王之/政理 之以戰陳之以兵蓋威不讋而服不順也
匪安匪遊 無侮無拂詩江漢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遊淮夷來求 下詳征伐二
 興師以義 平國以禮詩小戎注曰西戎者秦之臣/子所與不共戴天之讐也㐮
公上承天子之命率其國人往而征之故其從役者之/家人先誇車甲之盛而後及其私情蓋以義興師則雖
婦人亦知勇于赴敵而無所怨矣禮左傳公及齊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公伐莒取向非 也平國以禮不以
[216-16a]
亂伐而不治亂也以亂平亂/何治之有無治何以行禮 犯五不韙 備三有餘
左傳息侯伐鄭鄭伯與戰於竟息師大敗而還君子是/以知息之將亡也不度徳不量力不親親不徵辭不察
有罪犯五不韙而以伐人其敗師也/不亦宜乎 下出柳宗元辯侵伐論 伐不踰時 克
不移朔穀梁傳曰伐不踰時戰不逐奔誅不填服耿晉/書載記曰昔韓信以禆將伐齊有征無戰 弇
以偏師討張/步克不移朔 必因其變 不以為暴尉繚子曰太公/望對武王曰伐
國必因其變示之財以觀其窮示之獘以觀其病上乖/下離若此之𩔖是伐之因也 經濟𩔖編司馬錯與張
儀爭論於秦惠王前錯欲伐蜀儀曰不如伐韓錯曰拔/一國天下不以為暴惠王曰善卒起兵伐蜀遂定蜀
 務崇君徳 勿暴民生淮南子曰陳夏徵舒弑其君/楚莊王伐之陳人聽令王以
[216-16b]
討有罪遣卒戍陳申叔時曰今君王因誅罪人遣卒戍/陳諸侯聞之以王為非誅罪人也貪陳國也王乃罷陳
之戍立陳之後諸侯聞之皆朝於楚此務崇君之徳者/也 登壇必究宋太祖欲伐江南曹彬與諸將入辭上
謂彬曰南方之事一以委卿切勿暴掠/生民務廣威信使自歸順不須急擊也 萬里而伐
一人不戮漢書李廣利天子為萬里而伐不録其過不/左傳晉荀呉帥師伐鮮虞圍鼔克鼔而反
戮一/人 束馬懸車 雁行魚貫管子云桓公用管仲計/西征至於石枕縣車束
馬踰太行與卑耳之谿雁鮑昭出自薊北門行曰徵/騎屯廣武分兵救朔方 行緣石逕魚貫度飛梁
不勞而定 惟斷乃成晉書杜預表請伐吳時帝與中/書令張華圍棊預表適至華推
枰斂手曰呉主荒淫驕虐誅殺賢能當今討之/可不勞而定帝許之 下出韓愈平淮西碑 先徳
[216-17a]
後刑 一勞乆逸駱賔王為兵部奏破設蒙儉等露布/曰大帝宣威有征無戰明王伏順先
徳後刑勞班固封燕然山銘序曰兹/可謂一 而乆逸暫費而永寧者也 書喻禍福 忿
洩神人劉禹錫謝赴行營表曰裂帛繫書喻以禍福椎/牛饗士養以威聲 沈自邠嶺西大捷露布曰
以洩神人之忿以清邊徼/之塵一鏃未亡百年無事 日無私照 人忘暫勞于/慎
行閩廣平賊露布曰日無私照南邦永以無虞海不揚/波比户晏而不閉 趙子卿出師賦序曰國用長策人
忘暫/勞 無闕而後動 無衆而後伐左傳宋人圍曹討/不服也子魚言於
宋公曰文王聞崇徳亂而伐之軍三旬而不降退修教/而復伐之因壘而降今君徳無乃猶有所闕而以伐人
若之何盍姑内省徳乎無闕而後動必又晉侯將伐虢/士蒍曰不可虢公驕若驟得勝於我 棄其民無衆而
[216-17b]
後伐之欲/禦我誰與 勤政樓受命 通化門臨遣並詳征/伐二 張
目成天羅 植髮成干將楊炎撰鳯翔出師頌序曰張/目成天羅植髮成干將布和
成將帥厲/氣成風雲 拯民水火之中 還師衽席之上上詳征/伐二
下詳征/伐一 決江河溉爝火 廓氛埃覩白日尉繚子曰/聖王之用
兵非樂之也將以誅暴討亂也夫以義誅不義若決江/河而溉爝火臨不測而擠欲墮其克必矣 張説為河
南郡王平契丹等露布曰羣凶既定冀方/砥平截風浪以息滄溟廓氛埃而覩白日 百姓開門
而待 中流擊楫而誓上詳征伐一進晉書曰時帝未/遑北伐祖逖 説曰大王誠能
發威命將使若逖等為之先主庶幾國恥可雪帝乃以/為奮威將軍豫州刺史渡江中流擊楫而誓曰祖逖不
[216-18a]
能清中原而復濟者有如/大江辭色壯烈衆皆慨歎 朝受詔夕引道 夕捲斾
晨斬關後漢書吳漢每當出師朝受詔夕即引道初無/辦嚴之日 段文昌撰平淮西碑曰陰凝雪飛
天地盡閉雲郊晦冥寒可墮指一夕/捲斾凌晨斬關四紀逋誅一朝蕩定 收圖籍封府庫
 順天道因人心並詳征/伐二 佐聲教之不暨 假神祗
之幽賛于公異撰李晟破朱泚露布曰堯舜禹湯之徳/統元立極之君或制五兵或張九伐蓋欲攘削
兇戾乂安生靈補雍熙之未治佐聲教之不暨臣祇承/睿算恭行天罰攝衣登壇明君親之大義禡牙宜社假
神祇之/幽賛 狼星斂角太白揚眉 飛隼應節代馬嘶風
杜牧賀平党項表曰箕宿禡牙狼星歛角戊日禱馬太/白揚眉 白帖賜王元逵詔曰清商已至鼙鼓聲雄白
[216-18b]
露將凝戈鋋色耀飛隼應節而逾厲代/馬嘶風而自豪順天行討正在今日 巢穴是空胎
卵皆覆 長鯨既戮封豕載屠張説為河南郡王平契/丹等露布曰長驅松漠
掩集柳城巢穴是空胎卵皆覆數韓世能俘斬雲南叛/夷露布曰長鯨既戮封豕載屠 年鴟張之寇倏爾氷
摧千里波濤之/區儼然山峙
  征伐四
原肅將天威書泰/誓 秉明徳以誅之六韜太公曰夫紂/無道流毒諸侯欺
侮羣臣失百姓之心秉/明徳以誅之誰曰弗克 兵行而雨又武王伐殷兵行/之日大雨太公曰
是洗濯甲/兵行之象 雨洗兵韓詩外傳武王伐紂到邪丘天雨/三日不休武王懼召太公而問之
[216-19a]
曰紂未可伐乎太公/曰不然欲洗吾兵也 掩其不備論衡曰太公陰謀書/武王伐殷兵至牧野
晨舉脂燭/掩其不備 其車三千詩方叔涖止/其車三千 叛而伐之服而
舍之左傳楚君討鄭怒其貳而哀其卑叛而伐之服而/舍之徳刑成矣伐叛刑也柔服徳也徳立刑成若
之何/敵之 増左右鼓譟中軍潛涉左傳曰越子伐吳吳子/禦之笠澤夾水而陳越
子為左右句卒使夜或左或右鼓譟而進呉師分以禦/之越子以三軍潛涉當呉中軍而鼓之吳師大亂遂敗
之注云句卒鉤伍/相著别為左右也 伐國失國説苑曰趙簡子舉兵伐/齊有被甲者笑之簡子
曰有以説之則可無則死對曰當桑之時臣鄰家夫與/妻俱之田見桑中女因追之不能還反其妻怒而去之
臣笑其曠也簡子曰今吾伐/國失國是吾曠也還師而歸 不屠城不潛軍荀子曰/王者有
[216-19b]
誅而無戰不屠城不潛/軍不留衆師不越時 原窮絶天阻崔駰與竇憲書/云將軍窮絶天
阻萬里/長途 衝羌心腹後漢書金城塞羌反馬防遣司馬/馬彭將五千人從間道衝其心腹
 伐叛懐逺魏略遼東太守公孫淵自立為燕王遣使/假單于璽封拜邊民韓忠曰曹公允恭明
哲翼戴天子伐叛懐逺寧靜四海汝君臣侮弄神器/方當屠滅豈能乆也淵大怒斬忠後果為太祖所滅
練師簡卒魏明帝樂府云我徂北征伐彼蠻虜練/師簡卒爰整其旅發桴若雷吐氣成雨 仗
義伐貳晉書荀勗叅文帝大將軍事時官騎路遺求為/刺客入蜀勗言於帝曰明公以至公宰天下宜
仗正義以伐違貳而名以刺客除/賊非所謂刑于四海以徳服逺也 増江漢列城爭下
唐書曰蕭銑據江陵詔李靖安輯銑降靖入其都號令/静嚴軍無私焉或請靖籍銑將拒戰者家貲以賞軍靖
[216-20a]
曰王者之兵弔人而取有罪彼其脅驅以來藉以拒師/夲非其情不容以叛逆比之今新定荆郢宜示寛大以
慰其心止不籍由/是江漢列城爭下 狄青微服度關東軒筆録曰狄青/征儂智髙頓軍崑
崙關下翊日將度關晨起諸將侍立甚乆而青尚未坐/日髙諸將疑之入帳周視則不知青所在諸將相顧驚
怛俄有軍候至曰宣徽傳語諸官請/過關喫食方知青已微服度關矣 勦除明許國平/倭頌序曰
蠢兹島夷俶擾東南蟻引蜂屯所過為墟天子發明詔/下虎符簡壯猷之臣總熊羆之師分道並進協力勦除
于是司馬暨諸臣誓死一心搗其巢/穴邀其歸路覆之海中羣醜盡殲焉
  征伐五
原詩後漢崔駰安封侯詩曰戎馬鳴兮金鼓震壯士激
[216-20b]
兮忘身命被光甲兮跨良馬揮長㦸兮廓良弩 魏文
帝於黎陽作詩曰千騎隨風靡萬騎正龍驤金鼓震上
下干戚紛縱横白旄若素霓丹旗發朱光追思太王徳
胥宇識足臧經歴萬歲林行行到黎陽 又詩曰朝發
鄴城夕宿韓林霖雨誡塗輿人困窮載馳載驅沐雨櫛
風舍我髙殿何為泥中在昔周武爰暨公旦載主而征
救民塗炭彼此一時唯天所讃我獨何人不能靖亂
又詩曰殷殷其雷濛濛其雨我徒我車涉此艱阻遵彼
[216-21a]
言刈其楚班之中路塗潦是御轔轔大車載低載
昂嗷嗷僕夫載仆載僵蒙塗冒雨霑衣濡裳 又詩曰
奉辭討罪遐征晨過黎山巉崢東濟黄河金營北觀故
宅頓傾中有髙樓亭亭荆棘繞蕃叢生南望果園青青
霜露慘悽宵零彼桑梓兮傷情 又至廣陵馬上作詩
曰觀兵臨江水水流何湯湯戈矛成山林元甲曜日光
誰云江水廣一葦可以航不戰屈敵虜戢兵稱賢良
王粲從軍詩曰從軍有苦樂但問所從誰所從神且武
[216-21b]
焉得乆勞師相公征關右赫怒震天威軍中多沃饒人
馬皆溢肥徒行兼乘還空出有餘資拓地三千里往返
速若飛歌舞入鄴城所願獲無違 又詩曰凉風厲秋
節司典告祥刑我君順時發桓桓東南征汎舟蓋長川
陳卒被隰坰征夫懐親戚誰能無此情哀彼東山人喟
然感鸛鳴 又詩曰從軍征遐路討彼東南夷方舟順
廣川薄暮未安坻白日半西山桑梓有餘暉蟋蟀夾岸
鳴孤鳥翩翩飛征夫心多懐悽愴令吾悲 又詩曰率
[216-22a]
彼東南路將定一舉勲籌策運帷幄一由我聖君恨我
無時謀譬諸具官臣鞠躬中堅内微畫無所陳許歴為
完士一言猶敗秦我有素餐責誠愧伐檀人雖無鉛刀
用庶幾奮薄身 晉張華命將出征詩曰重華隆帝道
戎蠻或來賔徐夷興有周鬼方亦違殷今在盛明世寇
虐動四垠單醪豈無味挾纊感至仁 宋孝武帝北伐
詩曰表裏跨原隰左右御川梁月羽皎素魄星旗赩赤
光 謝莊江都平解嚴詩曰肅旗簡廟律聳鉞暢乾靈
[216-22b]
朝晏推物泰通渥抃身寧擊轅歌至世撫壤頌惟馨
又從駕頓上詩曰中權臨楚路前茅望吳雲冀馬依風
蹀邊簫當夜聞 傅亮從武帝平閩中詩曰鞠旅揚城
大蒐徐方旂旌首路元戎啓行弭楫洪河總轡崇岡
又從征詩曰息徒西楚佇楫舊鄉止猶岳立動則雲翔
烈烈羣師星言啓行汎舟掩河秣馬登芒 齊虞羲霍
將軍北伐詩曰擁旄為漢將汗馬出長城長城地勢險
萬里與雲平凉秋八九月虜騎入幽并飛狐白日晩瀚
[216-23a]
海愁雲生乘墉揮寶劒蔽日引髙旌雲屯七萃士魚麗
六郡兵胡笳關下思羌笛隴頭鳴天長地自乆人道有
虧盈未窮激楚樂已見髙臺傾當令麟閣上千載有雄
名 梁武帝宴詩曰止殺心自詳勝殘道未遍四主漸
懐音九疑稍革面世治非去兵國安豈忘戰鈞臺聞史
籍岐陽書記傳 簡文帝和武帝宴詩曰校尉開疎勒
將軍定月支南通新息柱北届武陽碑豫遊戲馬館教
戰昆明池銀塘寫清渭銅鉤引直漪常從良家子命中
[216-23b]
幽并兒金鞍飾紫珮玉燕帖青驪車書今已共願奏云
亭儀 又詩曰祭壺今息鼓董案或開帷聊舉青龍陣
正取絳宮時犒兵隨後拒軷祭逐前師軍門初露節步
陳始分旗 増又汎舟横大江詩曰隴西四戰地羽檄
歲時聞護羌擁漢節校尉立元勲石門留鐵騎氷城息
夜軍洗兵逢驟雨送陳出黄雲 又詩曰減竈驅前馬
銜枚進後兵沙飛朝似幕雲起夜疑城迴山時阻路絶
水亟稽程往年郅支服今歲單于平 原梁元帝述懐
[216-24a]
詩曰玉節威雲夢金鉦韻渚宮霜戈臨塹白日羽映流
紅單醪結猛將芳餌引羣雄箭擁淇園竹劒聚若耶銅
亟覩周王駿多逢鮑氏騘謀出河南賈威寄隴西馮谿
雲連陣合却月半山空樓前飄密柳井上落疎桐差營
逢霔雨立壘挂長虹 又和王僧辯從軍詩曰山虚和
鐃管水靜寫樓船連雞隨火度燧象帶烽然洞庭曉風
急瀟湘夜月圎荀令多文藻臨戎賦雅篇 呉均戰城
南詩曰蹀躞青驄馬往救城南畿五歴魚麗陣三入九
[216-24b]
重圍為君意氣重無功終不歸 又詩曰陌上何諠諠
匈奴圍塞垣黒雲藏趙樹黄塵埋隴根天子羽書勞將
軍在玉門 又詩曰雜虜寇銅鞮征役去三齊扶山翦
疎勒傍海埽沉黎劒光夜揮電馬汗晝成泥何當見天
子畫地取關西 又征客詩曰公卿來悵别葭聲在狹
斜玉樽浮雲蓋朱輪流水車鞚中懸明月劒杪照蓮花
 沈約正陽堂宴勞旋詩曰凱入同髙宴飲至均多祜
昔往歌采薇今來歡杕杜善戰惟我皇勝之不窺户推
[216-25a]
轂授神謨餘壯終能賈浩蕩金罍溢周流玉觴傅 又
出重圍和傅昭詩曰魯連揚一策陳平出六奇邯鄲風
雨散白登煙霧維排雲出九地陵空振五卮 庾肩吾
被使從渡江詩曰八陣引佳兵三河總艫舳絳天揚逺
斾雷野驅長轂夜劒動星芒秋潮驚箭服 劉孝儀從
軍行詩曰冠軍親挾射長平夜合圍木落彫弓燥氣秋
征馬肥賢王皆屈膝幕府復申威何謂從君樂往反速
如飛 北齊祖珽從北征詩曰翠旗臨塞道靈鼓出桑
[216-25b]
乾祁山斂雰霧瀚海息波瀾戍亭秋雨急關門朔氣寒
方繫單于頸歌舞入長安 裴讓之從北征詩曰沙漠
胡塵起關山烽燧驚皇威奮武略上將總神兵髙臺朔
風駛絶野寒雲生匈奴定逺近壯士欲横行 周庾信
和平鄴應詔詩曰天策𢎞神兵風飛埽鄴城陣雲千里
散黄河一代清 陳伏知道從軍五更轉五首詩曰一
更刁斗鳴校尉逴連城遥聞射鵰騎懸憚將軍名二更
愁未央髙城寒夜長試將弓學月聊持劒比霜三更夜
[216-26a]
驚新横吹獨吟春強聽梅花落誤憶柳園人四更星漢
低落月與雲齊依稀北風裏胡笳雜馬嘶五更催送籌
曉色映山頭城烏初起堞更人悄下樓 蘇子卿南征
詩曰一朝遊桂水萬里别長安故鄉夢中近邊愁酒上
寛劒鋒但須利戎衣不畏單南中地氣暖少婦莫愁寒
 陳沈炯從駕送軍詩曰惟堯稱乃武軒后號神兵弔
民資智勇治亂屬師貞我君膺寶業歴駕視前英蒲海
方無浪夷山有未平星光下結斾劒氣上舒精雲開萬
[216-26b]
里徹日麗百川明撫鼓山靈應詔蹕水祗驚 張正見
從軍詩曰將軍定朔邊刁斗出祁連髙柳横長塞榆關
接逺天井泉含凍竭烽火映山然欲知客心斷危旌萬
里懸 又從軍詩曰胡兵屯薊北漢將起山西故人輕
百戰聊欲定三齊風前噴畫角雲上舞飛梯鴈塞秋聲
逺龍沙雲路迷燕然自可勒函谷詎須泥 増唐虞世
南從軍行曰塗山烽候驚弭節度龍城冀馬樓蘭將燕
犀上谷兵劒寒花不落弓曉月逾明凜凜嚴霜節氷壯
[216-27a]
黄河絶蔽日卷征蓬浮天散飛雪全兵值月滿精騎乘
膠折結髮早驅馳辛苦事旌麾馬困重關冷輪摧九折
危獨有西山將年年屬數奇 楊炯從軍行曰烽火照
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辭鳳闕鐵騎遶龍城雪暗彫旗
畫風多雜鼓聲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 又送劉校
書從軍詩曰天將下三宮星門召五戎坐謀資廟略飛
檄佇文雄 李嶠送駱奉禮從軍詩曰玉塞邊烽舉金
壇廟略申羽書資鋭筆戎幕引英賔笛梅含晩吹營柳
[216-27b]
帶餘春希君勒石返歌舞入城闉 陳子昂送崔融等
從梁王東征詩曰金天方肅殺白露始專征王師非樂
戰之子慎佳兵 儲光羲同諸公送李雲南伐蠻詩曰
昆明濵滇池蠢爾敢逆常天星耀鈇鑕弔彼西南方冢
宰統元戎太守齒軍行囊括千萬里矢謨在廟堂耀耀
金虎符一息到炎荒蒐兵自交趾茇舍出瀘陽羣山髙
嶄巖凌越如鳥翔封豕驟跧伏巨象遥披攘迴谿深天
淵揭厲踰舟梁元武埽孤蜮蛟龍除方良雷霆隨神兵
[216-28a]
硼磕動穹蒼斬伐若草木繫縲同犬羊餘醜隱弭河啁
啾亂行藏君子惡薄險王師恥重傷廣車設苴梁太白
收光芒邊吏靜縣道新書行紀綱 岑參奉和杜相公
發益昌詩曰相國臨戎别帝京擁旄持節逺横行朝登
劒閣雲隨馬夜渡巴江雨洗兵山花萬朶迎征蓋川柳
千條拂去旌暫到蜀城應計日須知明主待持衡 李
賀送秦光禄北征詩曰箭射欃槍落旗懸日月低榆稀
山易見甲重馬頻嘶風吹雲路火雪汙玉關泥桃花連
[216-28b]
馬發綵絮撲鞍來呵臂懸金斗當脣注玉罍今朝擎劒
去何日刺蛟迴 宋謝翺上命將平南唐鐃歌鼓吹曲
曰帝命將臣誓師于征伯牙于庭曰無劉我人曲阿惟
唐以及豫章孽于南國楚粤是疆我師孔武聿禽其王
始怒將臣不懌曰如上命即起予疾弓韜于衣刃
以不血收其石程焚其侈淫視于丁寧筈羽不飲取其
鎛磬以獻于京于廟告成垓埏既平 又平荆湖遣將
騎吹曲曰天門雷動開風雲内前盡給羽林軍聖人神
[216-29a]
武授方略斬將搴旗各駿奔王師所過如時雨洗濯焦
枯嚮荆楚重宣徳意弔遺黎素服軍前釋俘虜 又下
劒門遣將騎吹曲曰神風流霆驅偃草天兵夜下西南
道虎賁長㦸來鳳州歸峽銜枚疾如埽 元張翥前出
軍詩曰前軍紅衲袍朱絲繫彭排後軍細鎧甲白羽攅
鞲□輜車左右馳萬馬擁長街送行動城郭斗酒飲同
儕壯士當報國毋為鄉故懐 又詩曰鍛鐵作佩刀磨
石為箭鏃超乘既誇勇騁馬復齊足男兒不封侯百年
[216-29b]
同視肉 又詩曰京師少年子膽氣乃麤豪傾金售寶
劒厚價買名刀結束往從軍談笑取功勞當時霍驃姚
豈在學戎韜 又後出軍詩曰歩卒傖楚健長刀短甲
衣大叫前搏敵跳蕩如鳥飛左提血髑髏右奪賊馬歸
爾輩疾歸命將軍足天威 又詩曰總戎面如虎指顧
揮琱戈馬蹄無賊壘手箠可塡河王師本無敵安用戰
圖多 明徐禎卿從軍行詩曰五壘神兵下玉門倒傾
西海蹴崑崙輕車夜渡交河水斬首先傳吐谷渾 孫
[216-30a]
一元贈李將軍征南詩曰上將原知敵全軍用伐謀折
衝臨逺服仗鉞下南州千山迎劒氣萬里擁蛇矛羽檄
飛前渡艨衝據上流驚鱗還自潰窮獸欲何投殺勢奔
封豕威聲走怒彪潛兵分部伍歸路扼咽喉直須臨獠
穴盡擬破蠻酋俘獻君門喜凱還道路謳將軍列茅土
四海仰皇猷 唐順之南征歌曰詔錫彤弓出禁城良
家六郡總從行將軍舊佩平蠻印校尉新開横海營
又歌曰漢皇有道靖飛狐南粤何知擅一隅萬里出師
[216-30b]
將問罪不因大海冨明珠
原賦後漢崔駰大將軍西征賦曰在昔上世義兵所克
工歌其詩賢陳其頌書之庸器列在明堂所以顯武功
也於是襲孟秋而西征跨雍梁而逺蹤陟隴阻之峻城
升天梯以髙翔旗旐翼如遊風羽毛紛其拂雲金光皓
以奪日武鼓鏗而雷震 魏文帝述征賦曰建安十三
年荆楚傲而弗臣命元司以簡旅予願奮武乎南鄴伐
靈鼓之硼隱兮建長旗之飄颻躍卒甲之皓旰兮馳萬
[216-31a]
騎之瀏瀏揚凱悌之豐惠兮仰乾威之靈武伊皇衢之
遐通兮維天網之畢舉經南野之舊都聊弭節而容與
遵往初之舊迹順歸風以長邁鎮江漢之遺民静南畿
之遐裔 曹植東征賦曰建安十九年王師東征吳寇
余典禁兵衞宮省然神武一舉東夷必克想見振旅之
盛故作賦曰登城隅之飛觀兮望六師之所營幡旗轉
而心思兮舟楫動而傷情顧身微而任顯兮愧責重而
命輕嗟我愁其何為兮心遥思而懸旌師旅憑皇穹之
[216-31b]
靈祐兮亮元勲之必舉揮朱旗以東指兮横大江而莫
御 應瑒撰征賦曰奮皇佐之豐烈將親戎乎幽鄰飛
龍旗以雲曜披廣路而北巡崇殿鬱其嵯峨華宇爛而
舒光摛雲藻之雕飾流輝采之渾黄辭曰烈烈征師尋
遐庭兮悠悠萬里臨長城兮周覽郡邑思既盈兮嘉想
前哲遺風聲兮 徐幹西征賦曰奉明辟之渥徳與遊
軫而西伐過京邑以釋駕觀帝居之舊制伊吾儕之挺
劣獲載筆而從師無嘉謀以云補徒荷禄而蒙私并小
[216-32a]
人之所幸雖身安而心危庶區宇之今定入告成乎后
皇登明堂而飲至銘功烈乎旂常 又序征賦曰余因
兹以從邁兮聊暢目乎所經觀庶土之繆殊察風流之
濁清沿江浦以左轉涉雲夢之無陂從青冥以極望上
連薄乎天維刊梗林以廣塗填沮洳以髙蹊擥循環其
萬般亘千里之長行兼時而易節迄元氣之消微道
蒼神之受謝逼鶉鳥之將栖慮前事之既終亦何為乎
乆稽乃振旅以復蹤泝朔風而北歸及中區以釋勤超
[216-32b]
栖遲而無依 王粲初征賦曰違世難以迴析兮超遥
集於蠻楚逢屯否而厎滯兮忽長幼以羈旅賴皇華之
茂功清四海之疆宇超南荆之北境踐周豫之末畿野
蕭條而騁望路周達而平夷春風穆其和暢兮庶卉煥
以敷行中國之舊壤實吾願之所依當短景之炎陽
犯隆暑之赫曦薰風温温以増熱體其若焚 阮
瑀紀征賦曰仰天民之髙衢兮慕在昔之遐軌希篤聖
之崇綱兮惟𢎞哲而為紀同天工而人代兮匪賢智其
[216-33a]
能使五材陳而並序静亂由乎干戈惟蠻荆之作讐將
治兵而濟河遂臨河而就濟瞻禹蹟之茫茫距疆澤以
潛流經崑崙之髙岡目幽蒙以廣衍遂霑濡而難量
陳琳武軍賦曰赫赫哉烈烈矣於此武軍當天符之佐
運承斗剛而曜震漢季世之不辟青龍紀乎大荒熊狼
競以拏攫神實播乎鎬京於是武臣赫然颺炎天之隆
怒叫諸夏而號八荒爾乃擬北落而樹表晞壘壁以結
營百校羅峙千部列陳彌方城掩平原於是啓明戒旦
[216-33b]
長庚告昏火烈具舉鼓角並震千徒從唱億夫求和聲
訇隱而動山光赫奕以燭夜其刃也則楚金越冶棠谿
名工清堅皓鍔脩刺鋭鋒陸陷蕊犀水截輕鴻鎧則東
湖闕鞏百煉精剛函師振旅韋人制縫弩則幽都筋角
恒山檿榦通肌暢骨崇緼曲煙其弓則烏號越耗繁弱
角端象弭繡質哲拊文身矢則申息肅慎箘簵空疏焦
銅毒鐵麗轂撻輈馬則飛雲絶景直鬐騧駵駮龍紫鹿
文的魚若乃清道整列按節徐行龍姿鳳峙灼有遺
[216-34a]
英 又神武賦曰建安十有二年大司空武平侯曹公
東征烏丸六軍被介雲輜萬乗治兵易水次於北平可
謂神武奕奕有征無戰者矣佇盤桓以淹次乃申命而
後征覲狄民之故土追大晉之遐蹤惡先縠之懲寇善
魏絳之和戎受金石而弗伐蓋禮樂而思終陵九城而
上濟起齊軌乎玉繩車軒轔于雷室騎浮厲乎雲宮暉
曜連乎白日旌旐繼乎電光斾既軼乎白狼殿未出乎
盧龍威凌天地勢括十衝單鼔未伐虜已潰崩克俊馘
[216-34b]
首梟其魁雄爾乃總輯瓌珍茵氊幕幄攘瓔帶珮不飾
彫琢華璫玉瑶金麟牙琢文貝紫瑛縹碧元緑黼錦繢
組罽毼皮服 繁欽征天山賦曰素甲元燄皓旰流光
左駢雄㦸右攅干將彤玈朱矰丹羽絳房望之如火燄
奪朝陽華旗翳雲霓聚刃曜日鋩於是轒輼雲趨威弧
雨發鉦鼓雷鳴猛火風烈躍刃霧散虜鋒摧折呼吸無
聞醜𩔖剥滅 楊脩出征賦曰嗟夫吳之小夷負川阻
而不庭肇天子之命公總九伯而是征整三軍而飭戒
[216-35a]
殄征夫而叛驚舫翼華以鱗集蒼鷹雜以星陳塞川原
而上下蔽城隍而無垠於是州牧覆舟水衡戒事飭師
就部乃講乃試信大海之可横焉江湖之足忌公命臨
淄守於鄴都侯懐大舜乃號乃謩茂國事之是勉兮歎
經時而離居企歡愛之偏處兮獨搔首於城隅 晉陸
士龍南征賦曰大安二年八月姦臣羊元之皇甫商敢
行稱亂大將軍敷命羣后同恤社稷四方之㑹衆以百
萬粤十月軍次於朝歌講武治戎以觀兵于殷墟桓桓
[216-35b]
先征在河之涘順彼長道懸旌千里美王師之遵時茂
七徳而發止爾乃税駕殷墟我徒既閑順時講武薄狩
于原紛同方而類聚煥副翼而明分祇明刑以誓衆習
軍政于舊聞若溟海之引回流岱靈之吐行雲 宋傅
亮征思賦曰逢休明之餘祐託菲薄于末暉既致戎於
皇幄亦彼己於宰闈傷鵜梁以載揚詠伐檀而屢思和
風翕以首節零雨鬱而四漾津雲曖以合體墳衍杳其
無封羨歸飛之能矯樂湍流之自東想和鑾之北徂企
[216-36a]
雲旗之西舉灑三川之積塵廓二崤之重阻覿髙掌于
華陽聆鳴鳳于洛浦 謝靈運撰征賦曰相國宋公兵
于京甸次師于汴上曽不踰月二方獻捷天子感東山
之劬勞使臣遵于原隰余攝官承乏謬充殊役遂寫集
聞見作賦撰征惟上相之睿哲當草昧而經綸總九流
以貞觀協五材而平分龜筮允臧人鬼同情順天行誅
司典詳刑迅一翼以魚麗襄兩服而鴈逝陣未列于都
甸威已振於秦蒯詔微臣以勞問奉王命于河湄夕飲
[216-36b]
餞以俶旦出宿而言辭冒沈雲之晻藹迎素雪之紛
霏眷轉蓬之辭根悼朔鴈之起越彼微物之疚情此思
心而可歇 増唐趙子卿出師賦曰莫髙非天兮生我
聖人聰明運用兮不測惟神珍怪煙委而波屬蠻夷鳥
狎而蟲馴粤若鬼方兮獫狁孔狡固陰冱寒兮陵我河
津於是按玉劒而憑怒輝金戈而雷震禡蚩尤誓勾陳
㑹白帝騎蒼麟天動地應羅羽衞而煌煌風咆雷鬭作
笳鼓之殷殷别有哮悍之旅毅勇之賔爰自幽并而投
[216-37a]
石走巴楚而來臻鐵馬金甲虹旌霓輪鳴弦者飛鴈由
其殞越揮戈者白日所以逡巡野氣蒼茫而助殺軍聲
慷慨以含仁奮威則鯨鯢忉釁流詠則梟獍懐親 趙
伯勵出師賦曰赫哉帝唐葉殷累聖神化無外鬼方獨
迷皇赫斯怒元戎是出其制敵也以威其用師也以律
琱戈電舉鐵騎風疾霜明鋒刃夕曜曜以衝星火色旌
旗晝炎炎以彗日横行有同于千里止步不過于六七
桓桓大將黄石老之兵符赳赳武夫白猿公之劒術受
[216-37b]
脤者實在乎國英決勝者亦關於天斷固將以拒十角
之猖狂豈止埽一隅之陵亂 陳山甫有征無戰賦曰
皇威克宣彊敵無全始建牙而耀武終不殺而摧堅授
師律以徂征鑿門而出指戎夷而向化掉鞅而旋静難
以仁勝殘以徳綏懐未及方資弔伐之謀氛祲潛銷詎
假𧴀貅之力命將必先於制勝數課寧勞於逐北三令
著而狼野自清七徳彰而梟心已息是知訓戎有律料
敵無遺乘地形而動衆順天討以行師於是指途而邊
[216-38a]
鄙革心挼甲而兇渠授首向威懐而將順將血刃而何
有當其藴龍韜以啓路馳豹騎以清塵鄙身膏於草野
笑血染於車輪所以示專命柔逺人揚分閫之威無逾
六月來有苖之𩔖不俟七旬一舉干戈載櫜弓矢 陳
去疾王師如時雨賦曰惟唐十二葉盛徳如春雖幽無
不被而獷有未臣帝曰茍非我武焉能庇人於是考龜
策諧諮詢投干戈於苖扈之地拯黎庶於塗炭之辰是
師也以勝殘為心以除暴為主得周宣之薄伐非漢皇
[216-38b]
之黷武爾乃誓六師命吉甫鼓而出兮俯而取始天聲
乍發闞若雷霆終聖澤旁流霈如甘雨既殲元惡不問
其餘誠與之更始而待之如初簞食壺漿將爭先以邀
路緇黄耆艾知弛負以寧居是以足蹈手舞怨釋憤攄
洗心靈而沃若𩔖草木之賁如始其聞金鼓之聲疑殺
戮之謂及其蒙霑濡之賜衆乃欷歔以相慰曰豈圖汙
俗猶軫聖心殷雲雷以作解與枯槁而為陰濟濟烝徒
一以貫乎睿㫖顒顒噍𩔖咸得滌其煩襟 章孝標王
[216-39a]
師如時雨賦曰念黎庶兮罹於毒痡我興師以翦屠如
旱歲之稼穡得膏雨之霑濡草木之心寧慮暵其乾矣
天人之意將同衞討邢乎至乃鋭戈矛齊卒伍誠告䖍
于上帝祈發生于下土龍旂電掣疑驅蔚矣之雲鼉鼓
雷奔似送霈然之雨匪六師之是侵實百姓之為心所
謂謀臣如雨猛將如林馳之驅之似得時而將降六伐
七伐謂決渠而就深知我者信號令如春不知我者疑
甘澤隨輪一鼓而風雲作氣再麾而寰宇清塵
[216-39b]
増雅唐柳宗元獻平淮夷雅曰皇耆其武于溵于淮既
徒既車環蔡其來狡衆昏囂甚毒于酲狂奔叫呶以扞
大刑皇咨于度惟汝一徳曠誅四祀其徯汝克賜汝斧
鉞其往視師師是蔡人以宥以釐度拜稽首廟于元龜
既𩔖既禡于社是宜我斾我旗于道于陌訓于羣帥拳
勇來格公曰徐之無恃式和爾容惟義之宅進次
于郾彼昏卒狂裒兇鞠頑鋒蝟斧螗赤子匍匐厥父是
亢怒其萌芽以悖太陽王旅渾渾是佚是怙既獲敵師
[216-40a]
若饑得餔載闢載祓丞相是臨弛其武刑諭我徳心其
危既安有長如林曽是讙譊化為謳吟 又曰方城臨
臨王卒峙之匪徼匪競皇有正命皇命于愬往舒余仁
踣彼艱頑柔惠是馴愬拜即命于皇之訓既礪既攻以
後厥刃王卒嶷嶷熊罷是式銜勇韜力日思奮殛汝陰
之茫懸瓠之峨是拔是震大殲厥家狡虜既縻輸于國
都示之市人即社行誅乃諭乃止蔡有厚喜完其室家
仰父俯子汝水沄沄既清而瀰蔡人行歌我步逶遲
[216-40b]
原頌漢揚雄趙充國頌曰明靈惟宣戎有先零先零猖
狂侵漢西疆既臨其域喻以威徳有守矜功謂之弗尅
請奮其旅于罕之羌天子命我從之鮮陽營平守節屢
奏封章料敵制勝威謀靡亢遂尅西戎還師于京鬼方
賔服罔有不庭 史岑出師頌曰茫茫上天降祚有漢
兆基開業人神攸賛五曜霄映素靈夜歎昔在孟津惟
師尚父素旄一麾混一區宇蒼生更始朔風變楚我出
我師于彼四疆天子餞我路車乘黄言念伯舅恩深渭
[216-41a]
陽 後漢班固竇將軍北征頌曰於是雷震九原電曜
髙闕金光鏡野武旗冒日衝雞鹿塞/名超黄磧輕𨕖四縱
所從莫敵 傅毅竇將軍北征頌曰建漢祖之龍興荷
天符而用師曜神武于幽冀遇白登之重圍何獯鬻之
桀虐自弛放而不羈哀昏戾之習性阻漢廣之荒垂命
竇侯之征討躡衛霍之遺風奉聖皇之明策奮無前之
嚴鋒採伊吾之城壁蹈天山而遥降曝名烈於禹跡奉
旗鼔而來旋聖上嘉而褒寵典禁旅之戎兵内雍容以
[216-41b]
詢謨外折衝于無形惟倜儻以𢎞逺委精慮于朝廷
晉張載平吳頌曰聞之前志堯有丹水之陣舜有三苖
之誅此聖帝明王平暴靖亂未有不用兵而制之也夫
太上成功非頌不顯情動于中非言不彰獫狁既攘出
車以興淮夷既平江漢用作斯固先典之明志不刊之
美事烏可闕歟遂作頌曰上哉仁聖曰惟皇晉光澤四
表繼天垂𦙍帝道煥于唐堯義聲邈乎虞舜蠢爾鯨吳
憑山阻水肆虐播毒而作豺虺菁茅闕而不貢越裳替
[216-42a]
其白雉正九伐之明典申號令之舊章布亘地之長羅
振天網之脩綱制征期於一朝並箕驅而幕張爾乃抜
丹陽之峻壁屠西陵之髙墉日不移晷羣醜率從望㑹
稽而振鐸臨吳地而奮旅衆軍競趨烽飇具舉挫其輕
鋭走其守禦 増明宋濂平江淮頌曰虜魄既禠扶創
而逸聚于湖奥僅存喘息我師見之千艫如龍似兔之
走如鷹之從酣戰六時由辰及酉僕姑一發殪此酋首
貫睛及顱仆若枯柳大憝既除餘不能醜遞相告言我
[216-42b]
誠何心我去至暴我歸至仁 梁潛平安南頌曰際天
極地無有小大以生以育惟帝是賴曰迪于彞帝則受
之厥惟弗迪帝用糾之是曰天憲匪帝其私奉若天命
以征弗順在江之西桂嶺之墟萬壘雲屯萬馬電趨王
師未來虎穴狼區王師至止天開日晶兩都既平四郊
遂寧按兵止戈宣我皇徳乃詔庶鰥載欣載悦 許國
平倭頌曰於赫聖皇天覆遐裔島夷匪茹騷我東南乘
潮出沒倏如飇舉焚蕩䖍劉哀此士女乃命虎臣肅將
[216-43a]
天威仗鉞于征秉旄以麾先機制勝伏險謀奇媒弋梟
獍餌引鯨鯢妖黨外攜迷魂内懾天網四張覆披巢窟
禽捜草薙隻艦不遺吳門越甸飽歌而嬉海波不揚京
觀斯築民樂其生皇錫之福
原表北齊邢子才百官賀平石頭表曰大江設隘實限
夷華前魏觀濤而退後魏登山而反聲教不通多歴年
代今蒼雉奉職靈鼉自梁折葦為舟憑力可渡始知徳
通於物孟門失險道清將順劒閣自開行舉洞庭之樂
[216-43b]
放畜長洲之苑㑹玉帛于塗山樹銅柱於南極 梁劉
孝儀臨川王奉詔班師表曰臣有受服廟堂申威塞表
既驅熊羆之衆兼秉帷幄之謀登濟河山夷滅趙魏將
繫軹道之頸且屈渭橋之膝而元陰届節祁寒方始降
此慈𢎞愍兹介胄使燕然之石願勒而不刊函谷之土
將封而莫遂雖荷杕杜之恩終慙采薇之㫖 周庾信
慶平鄴表曰臣聞太山梁甫以來即有七十二代龍圖
龜書之後又已三千餘年雖復制法樹司禮殊樂異至
[216-44a]
於天籬武落剡木弦弧席卷天下之心包吞八荒之志
其揆一焉政須東南一尉立於北景之南西北一候置
於交河之北 増唐柳宗元為裴中丞賀破東平表曰
臣聞負恩干紀者鬼得而誅犯順窮凶者天奪其魄靈
旗四臨氛沴皆散克成不戰之功遂洽無為之理
原露布唐駱賔王為兵部奏破逆賊楊䖍柳露布曰四
時行焉天道不能去殺五兵備矣皇業所以勝殘事切
救焚茍順時而濟物恩深祝網不獲已而用兵逆賊豺
[216-44b]
狼有性梟獍難馴亂我天常負其地險峰危束馬路絶
懸車臣遣劉㑹基等銜枚逺襲卷甲前驅偃危斾而設
潛兵疑從天落乘間道而掩不備似出地中又遣髙奴
弗等涉南山之南衝其要害之路孫仁感等陵北山之
北絶其飛走之途楊䖍柳等振螳螂之力拒轍當輪肆
蚊蚋之羣彌山滿谷臣遣令狐智通等擁𧴀豹之雄順
天機而左轉李大志等驅象犀之卒乗地軸以右迴又
遣梁待璧等總投石超距之材蹈中權而拊其背康留
[216-45a]
買等騰躍鐵歕金之騎犯前矛而扼其喉臣率許懷秀
等横玉弩以髙臨摐金鉦而直進澄氛廓祲迴夏景以
潰春氷滅跡埽塵若霜風之捲秋籜楊䖍柳等殞死行
陣懸首旌門昔魏臣賦蜀徒聞蒟醤之奇漢使開邛纔
通竹杖之利豈若膺紫泥而弔伐指丹徼以臨戎一戰
孟獲已擒再戰哀牢授首斯皇靈逺暢廟略遐宣奉元
徳以配天徒知帝力掩黄輿而闢地豈曰臣功 明于
慎行閩廣平賊露布曰匹夫造滔天之孽將則必誅上
[216-45b]
帝有激電之威兵誰能去故雖無為之治亦多不戰之
征妖賊曽一本等沐魚鳥之波濤依狐鼠之城社遂使
煙迷合浦鮫人泣明月之珠烽舉番禺估客棄桃枝之
簟既成梟獍之凶可緩鯨鯢之戮臣等仰承聖武祇奉
王猷嚴興六月之師薄示三苗之討碧幢紅斾飛蓋海
之樓船犀甲熊旗誓登壇之將士未鼓而人心激厲雷
霆震瘴雨之鄉先庚而器械精明霜雪灑炎風之地某
秉中權而下令分外閫以臨戎左顧而合兵七閩倚劒
[216-46a]
扶桑之窟右指而宣威百粤鳴弓銅柱之崖某總長弢
勁弩之兵揚斾泉漳境上某率鶴膝鮫函之士陳兵潮
惠城邊軍聲大振于前矛從天而下賊勢應摧于破竹
無穴可藏雙輪勢迫羣兇甘涿野之誅尺組功髙渠首
縛轅門之下自觸凝霜之典何傷時雨之師
増碑唐韓愈撰平淮西碑文曰帝有恩言相度來宣誅
止其魁釋其下人蔡之卒夫投甲呼舞蔡之婦女迎門
笑語蔡人告饑船粟往哺蔡人告寒詔賜繒布始時蔡
[216-46b]
人禁不往來今相從戲里門夜開始時蔡人進戰退戮
今眠而起左餐右粥為之擇人以牧餘憊𨕖吏賜牛教
而不稅蔡人有言始迷不知今乃大覺羞前之為蔡人
有言天子明聖不順族誅順保性命汝不吾信視此蔡
方孰為不順往斧其吭凡叛有數聲勢相倚吾強不支
汝弱奚恃其告而長及汝父兄奔走偕來同我太平淮
蔡為亂天子伐之既伐而饑天子活之始議伐蔡卿士
莫隨既伐四年大小並疑不赦不疑由天子明凡此蔡
[216-47a]
功惟斷乃成
原啓齊王融答敕撰漢武北伐圖賦啓曰臣聞情蓄自
中事符則感象構於始機動斯彰但九祀一逢休明難
再常願待詔朱闕俯對青蒲澄瀚海之恒流埽狼山之
積霧係單于之頸屈左賢之膝然後天移雲動升封岱
宗咸五登三追蹤七十 又勸髙帝北伐啓曰雖窮鳥
必啄固等命於良鶉困獸斯騖終並懸於厨鹿若籍巫
漢之歸師騁士卒之餘憤取函河如反掌凌關塞若摧
[216-47b]
枯 梁簡文帝慶洛陽平啓曰自函洛榛曠獯獫薦食
久絶正朔之風不覩輶軒之使乘此戰心負斯戎足每
興燔燧之警常勞守障之民自非聖略𢎞宣天綱遐頓
豈能使漢地盡收名王爭入方令九服大同萬邦齊軌
亭塞寢兵關候罷柝臣誠兼家國倍深歡慶 劉孝綽
求豫北伐啓曰或以臣素無飛將之目未從嫖姚之伍
言易行難收功理絶然桓沖稱謝安無將略文靖公遂
破苻堅山濤謂羊祜不強建成侯卒平孫皓微臣之譬
[216-48a]
兩賢誠無等級小虜之方二寇勢踰枯朽 増唐元稹
賀裴相公破淮西啓曰投石之卵雖危拒輪之臂猶奮
賴閣下忠誠憤激親自拊巡靈旗一臨餘沴電埽此所
謂俟周公而後淮夷服得元凱而後吳寇平
原牋晉陸機至洛與成都王牋曰王室多故禍難薦有
羊元之乘寵凶豎專記朝政姦臣賊子是為比周皇甫
商同惡相求共為亂階至令天子飄颻甚於贅瘤伏惟
明公匡濟之舉義命方宣元戎既啓風威電赫機以駑
[216-48b]
暗文武寡施猥蒙横授委任外梱輒承嚴教董率諸軍
唯力是視 桓温與撫軍牋曰北冦肆逆四十餘載傾
覆社稷毁辱陵廟遇其可亡之㑹實是君子竭誠小人
盡力之日也江東雖為未豐方之古人復為未儉少康
以一旅之衆興復祖宗光武奮發中興漢室况以大晉
之祚樹徳長久兼百越沃野之資據江漢山海之利鹽
鐵寶帛之饒角竿羽毛之用收英賢之略盡兵民之力
賊之強也猶復遵養時晦及其斃也不齊力埽滅則大
[216-49a]
賊何由而自平大恥焉得而自雪臨紙惆悵慨歎盈懷
原書魏曹植與司馬仲達書曰今賊徒欲保江表之城
守區區之吳爾無有爭雄於宇内角勝於平原之志也
故其俗蓋以洲渚為營壁江淮為城塹而已若可得挑
致則吾一旅之卒足以敵之矣蓋弋鳥者矯其矢釣魚
者理其綸此皆度彼為慮因象設宜者也今足下曽無
矯矢理綸之謀徒欲候其離舟伺其登陸乃圖并吳㑹
之地收陳野之民恐非主上授節將軍之心也 梁簡
[216-49b]
文帝答湘東王慶州牧書曰雖心慕子文申威涿郡意
存士雅慷慨臨江而不能遂封狼居之山永空幕南之
地逐北聊城追奔瀚海必欲卷綬避賢辭病收迹
原論漢吾丘夀王驃騎論功論曰驃騎將軍霍去病征
匈奴立克勝之功夀王作士大夫之論稱武帝之徳曰
士或問于大夫曰側聞強秦之用兵也南不踰五嶺北
不渡大河海内愁怨以喪其國漢興六十餘載矣命將
帥以抗憤用干戈於四荒南排朱崖北建朔方東越滄
[216-50a]
海西極河源拓地萬里四海晏然鄙人不識敢問其蹤
大夫曰昔秦之得天下也以力而不以徳以詐而不以
誠内用商鞅李斯之謀外用白起王翦之兵窺間伺隙
既并海内之後以威力為至道以權詐為要術遂非唐
笑虞絶滅舊章防禁文學行是古之戮嚴誹謗之謀十
餘年遂滂沱而盈溢是故皇天疾滅更命大漢反秦政
務在敦厚至今六世可謂冨安天下文明四夷向風徒
觀朝廷下僚門户之士謀如湧泉動如駭機皆能安中
[216-50b]
國吞四夷君臣若兹何慮而不成何征而不尅雖拔泰
山填滄海可也 魏王粲三輔論曰湘潛先生江濱逸
老將集論雲夢元公豫焉先生稱曰蓋聞戎不可動兵
不可揚今劉牧建徳垂芳名烈既彰矣曷乃稱兵舉衆
殘我波靈逸老曰是何言與天生五材金作明威長沙
不軌敢作亂違我牧覩其然乃赫爾發憤且上征下戰
去暴舉順州牧之兵建拂天之旌鳴振地之鼓元胄曜
日犀甲如堵以此衆戰孰能嬰御劉牧之懿子又未聞
[216-51a]
 乎履道懐智休迹顯光灑埽羣虜艾撥穢荒走袁術於
 西境馘射貢乎武當遏孫堅於漢南追楊定於折商
 増唐柳宗元辯侵伐論曰春秋之説曰凡師有鐘鼓曰
 伐無曰侵伐者聲其惡於天下也必有以饜于天下之
 心夫然後得行焉古之守臣有朘人之財危人之生而
 又害賢人者内棄于其人外棄于諸侯從而伐焉動必
 克矣然猶備三有餘而用其人一曰義有餘二曰人力
 有餘三曰貨食有餘三者大備又立其禮正其名修其
[216-51b]
 詞故師不踰時而功成焉斯為人之舉也故公之而鐘
 鼓作焉侵者獨以其負固不服而壅王命也内以保其
 人外不犯於諸侯其過惡不足暴於天下致文告脩文
 徳而又不變然後以師問焉是為制命之舉也非為人
 之舉也故私之而鐘鼓不作斯聖人之所志也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