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百七


[212-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七
  武功部二將帥/
   將帥一
 増易曰師貞丈人吉旡咎彖曰師衆也貞正也能以衆
 正可以王矣九二在師中吉旡咎王三錫命象曰在師
 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懐萬邦也六五長子帥師弟
 子輿尸貞凶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
[212-1b]
 當也 周書曰尚桓桓如虎如𧴀如熊如羆于商郊勗
 哉夫子傳夫子/謂將士 原詩國風曰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赳
 赳武夫公侯干城又曰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増大雅
 曰予曰有禦侮注武臣折/衝曰禦侮 原魯頌曰矯矯虎臣在泮
 獻馘 周禮曰凡制軍萬有二千五百人為軍軍將皆
 命卿二千有五百人為師師帥皆中大夫五百人為旅
 旅帥皆下大夫 春秋左傳梁餘子養曰帥師者受命
 於廟受脤於社注脤宜社之/肉盛以脤器 春秋元命苞曰上天一
[212-2a]
星為郎將 増禮記月令曰天子迎秋於西郊還反賞
軍帥武人於廟乃命將帥選士厲兵簡練桀俊大全注/方氏曰
才足以將物而勝之謂之將/智足以帥人而先之謂之帥 原樂記曰鼓鼙之聲讙
讙以立動動以進衆君子聽鼓鼙之聲則思將帥之臣
 増太公龍韜曰凡舉兵師以將為命因能授職各取
所長隨時變化以為綱紀故將有股肱羽翼七十二人
以應天道 又曰凡國有難君召將詔之曰社稷安危
一在將軍願將軍出師應之也將受命乃命太卜齋三
[212-2b]
日之太廟鑚靈龜卜吉日以受斧鉞君入廟門西面而
立將入廟門北面而立君操鉞持首授將其柄曰從此
上至天者將軍制之復操斧持柄授將其刃曰從此下
至淵者將軍制之將拜而報君曰臣聞國不可從外治
軍不可從中御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應敵臣
旣受命不敢生還君不許臣臣不敢將君許之乃辭而
行軍中之事不聞君命皆由將出若此則智者為之謀
勇者為之鬭氣厲青雲疾若馳騖兵不接刄而敵降服
[212-3a]
 又曰將以誅大為威以賞小為明以罰審為禁止而
令行 原又曰將有三勝冬不服裘夏不操扇雨不張
蓋名曰禮將將不身服禮無以知士卒之寒暑出隘塞
犯泥塗將必先下歩名曰力將將不身服力無以知士
卒之勞苦軍皆定次將乃就舍炊者皆熟將乃就食軍
不舉火將亦不舉名曰止欲將將不身服止欲無以知
士卒之饑飽 増司馬法曰將軍身也卒肢也伍指拇
也 孫子曰將者智信仁勇嚴 又曰將能而君不御
[212-3b]
者勝 原又曰凡用兵之法將受令於君合軍聚衆圯
地無舍衢地合交絶地無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塗有
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
所不受故將通於九變之利者知用兵矣 増又曰將
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
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
與之期若登髙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
其機若驅羣羊莫知所之聚三軍之衆投之於險此將
[212-4a]
軍之事也 呉子曰總文武者軍之將兼剛柔者兵之
事故將之所慎者五曰理曰備曰果曰戒曰約理者治
衆如治寡備者出門如見敵果者臨敵不懐生戒者雖
克如始戰約者法令省而不煩受命而不辭家破敵而
後言返將之禮也故出師之日有死之榮無生之辱
尉繚子曰凡將理官也萬物之主也不私於一人 又
曰卒畏將甚於敵者勝卒畏敵甚於將者敗所以知勝
敗者稱將於敵也敵與將猶權衡焉 黄石公上略曰
[212-4b]
主將之法務英雄之心賞禄有功通志於衆 原又
曰良將之綂軍也恕己治人推惠施恩士力日新戰如
風發攻若河決 増又曰良將之養士不易於身故能
使三軍如一心則其勝可全 荀子議兵篇孝成王臨
武君請問為將孫卿曰制號政令欲嚴以威慶賞刑罰
欲必以信處舍收藏欲周以固徙舉進退欲安以重欲
疾以𨒪窺敵觀變欲潛以深欲伍以參遇敵決戰必道
吾所明無道吾所疑是謂六術無欲將而惡廢無怠勝
[212-5a]
而忘敗無威内而輕外無見其利而不顧其害凡慮事
欲熟而用財欲泰是謂五權所以不受命於主有三可
殺不可使處不完可殺不可使擊不勝可殺不可使欺
百姓是謂三至凡百事之成也必在敬之戰如守行如
戰有功如幸敬謀無壙敬事無壙敬吏無壙敬衆無壙
敬敵無壙是謂五無壙慎行此六術五權三至而處之
以恭敬無壙是謂天下之將 原淮南子曰主親操斧
鉞授將將辭而行乃爪鬋設明衣鑿凶門而出 抱朴
[212-5b]
子曰大將民之司命社稷存亡於是乎在 又曰夫大
將者凜凜若負重而履薄冰戰戰如登朽木以臨萬仭
 増又曰良將剛則法天可望不可干柔則象淵可觀
不可入去如收電可見不可得留如山岳可瞻不可動
 史記孟嘗君田文謂其父嬰曰文聞將門必有將相
門必有相 又王翦傳曰為將三世者必敗以其所殺
伐多矣 原又陸賈謂陳平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
注意將將相和調則士豫附士豫附則天下雖有變即
[212-6a]
權不分權不分為社稷計在兩君掌握耳 増後漢書
虞詡曰諺曰闗西出將闗東出相觀其習兵壯勇實過
餘州 原魏志曰魏主操常戒夏侯淵曰為將當有怯
弱時不可但恃勇也將當以勇為本行之以智計但知
任勇一匹夫敵耳 増晉書天文志曰文昌六星主集
計天道一曰上將東蕃四星南第一曰上相第二曰次
相第三曰次將第四曰上將所謂四輔也郎將在郎位
北主閱具所以為武備也河鼓三星一曰三武主天子
[212-6b]
三將軍中央大星為大將軍左星為左將軍右星為右
將軍所以備闗梁而距難也設守阻險知謀徵也天將
軍十二星在婁主武兵中央大星天之大將也 唐陸
贄曰凡任將帥觀其言校其實若不足取當艱之於初
不宜貽悔於後若可任當要之以終不宜掣肘於内故
疑者不使使者不疑勞神於拔選端拱於委任 宋史
兵志曰熙寧中帝與輔臣論營陣法謂八軍六軍皆大
將居中大將譬則心也諸軍四體也運其心智以身使
[212-7a]
臂以臂使指攻左則右救攻右則左救前後亦然 歐
陽修上書曰古語曰將相無種或出於奴僕或出於軍
卒或出於盜賊惟能不次而用之乃為名將耳 又論
軍中𨕖將劄子曰求將之法先取近下禁軍至廂軍中
年少有力者不拘等級因其技同者每百人圑為一隊
而教之較其技精而最勇者百人之中必有一人得之
以為隊將百人之將也合十隊將而又教之較其技精
而最勇者十人之中必有一人得之以為裨將千人之
[212-7b]
將也合十裨將而又教之擇其有識見知變通者十人
之中必有一人得之以為大將此一人之技勇乃萬人
之𨕖而又粗知變通萬人之將也所謂軍中自可求將
也 許洞虎鈐經出將篇曰先信後言所以伏下一刑
必賞所以正大明今鑑古所以照衆卑已貴人所以保
終去私狥公所以存國其神欲正其形欲端動欲如風
雨止欲如丘陵鬬欲如雷霆機欲如鬼神思欲如照影
令欲如霜雪茍有此者可以當國之大命矣 又曰將
[212-8a]
之為任也智敵萬人勇冠三軍善為將者正而能變剛
而能恤仁而能斷勇而能詳以策馭吏士未有不振拔
業以定禍亂者也 登壇必究丘濬曰將相國家大
臣天下安危治亂所繫有征伐而後將權重此攻戰之
將也必待臨事而後見其能若夫折衝精神之將侍夫
環衛而姦盜自清處夫朝廷而邉鄙自靖雖無攻戰之
事自有廓清之功將而如此其功豈下於相哉
  將帥二
[212-8b]
原詩大雅曰維師尚父時維鷹揚 増小雅曰天子命
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原又曰薄伐玁狁
至于太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又曰蠢爾蠻荆大邦
為讐方叔元老克壯其猶 増大雅曰江漢湯湯武夫
洸洸經營四方告成于王江漢之滸王命召虎式辟四
方徹我疆土 原左傳曰晉侯之弟揚干亂行於曲梁
魏絳戮其僕晉侯怒欲殺絳絳至授僕人書將伏劍公
讀其書曰日君乏使使臣斯司馬臣聞師衆以順為武
[212-9a]
軍事有死無犯為敬晉侯與之禮食使佐新軍 史記
曰齊景公時晏嬰薦穰苴景公以為將軍將兵扞燕晉
之師穰苴曰願得君之寵臣以監軍景公使莊賈往穰
苴與約旦日日中會於軍門穰苴先馳至軍立表下漏
待賈夕時賈乃至謝曰親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將受命
之日則㤀其家臨軍約束則㤀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
其身何謂相送乎召軍正問曰軍法期而後至者云何
曰當斬賈使人馳報景公請救未及反遂斬賈以狥三
[212-9b]
軍乆之景公遣使者持節赦賈馳入軍中穰苴曰將在
軍君令有所不受問軍正曰軍中不馳今使者馳云何
曰當斬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殺之乃斬其僕車之左駙
馬之左驂以狥晉師聞之罷去燕師聞之度水而解
又曰魏文侯問李克曰呉起何如人克曰起貪而好色
然用兵司馬穰苴不能過也文侯以為將擊秦拔五城
起之為將與士卒最下者同衣食臥不設席行不乗騎
親裹贏糧與士卒分勞苦卒有病疽者起為吮之卒母
[212-10a]
聞而哭之人曰子卒也將軍自吮其疽何哭為母曰往
年呉公吮其父其父戰不旋踵遂死於敵今又吮其子
妾不知其死所矣 列女傳曰楚子反攻秦軍絶糧使
人請於王因問其母母問使者曰士卒無恙乎曰士卒
分菽粒而食之又問將軍無恙乎曰將軍朝夕芻豢黍
粱子反破秦軍而歸母閉門不納使數之曰子不聞越
王勾踐之伐呉耶客有獻醇酒一器者王使人注上流
使士卒飲下流味不加喙而卒戰自五也異日又有獻
[212-10b]
一囊糧者王又使以賜軍士分而食之甘不踰嗌而戰
自十也今士卒分菽粒而食之子獨朝夕芻豢何也
増史記曰燕昭王使樂毅約趙惠文王别使連楚魏悉
起兵使樂毅為上將軍趙惠文王以相國印授樂毅樂
毅竝䕶趙楚韓魏燕之兵以伐齊破之濟西諸侯兵罷
歸樂毅留狥齊五嵗下齊七十餘城皆為郡縣以屬燕
唯莒即墨未服 又曰田單為臨淄市及燕使樂毅
伐破齊田單東保即墨城中相與推之曰是多智習兵
[212-11a]
立以為將軍田單乃縱反間於燕燕使騎刼代樂毅田
單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臿與士卒分功妻妾編於
行伍之間盡散飲食饗士夜縱火牛壯士五千隨其後
遂殺騎刼而齊七十餘城皆復 原又曰秦始皇使李
信及蒙恬將二十萬伐荆王翦謝病歸老於頻陽荆人
大破李信軍始皇馳入頻陽見謝王翦曰寡人不用將
軍計李信果辱秦軍今聞荆兵日進而西將軍雖病獨
忍棄寡人乎王翦曰大王必不得已用臣非六十萬人
[212-11b]
不可始皇曰為聽將軍計耳於是王翦行請美田宅園
池甚衆旣至闗使使還請善田者五輩曰秦王怚而不
信人今空秦國甲士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
業以自堅秦王疑我矣荆聞之悉國中兵以拒秦王翦
至堅壁守之日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撫循之久之使人
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荆數挑戰而秦不出乃
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大破荆軍 漢書曰上旣聞廉
頗李牧為人迺拊髀曰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為將
[212-12a]
馮唐曰臣聞上古王者遣將也跪而推轂曰闑以内寡
人制之闑以外將軍制之軍功爵賞皆決于外歸而奏
之李牧之為趙將居邉軍士之租皆自用饗士賞賜決
於外不從中覆也委任而責成功故李牧乃得盡其智
能 史記曰蕭何聞韓信亡自追之曰諸將易得耳信
國士無雙漢王曰以為大將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
無禮今拜大將如呼小兒此乃信所以亡也王必欲拜
之擇良日齋戒設壇塲具禮乃可王許之諸將皆喜人
[212-12b]
人各自以為得大將至拜乃韓信也一軍皆驚 又曰
文帝後六嵗匃奴大入邉乃以宗正劉禮為將軍軍㶚
上祝兹侯徐厲為將軍軍棘門河内守周亞夫為將軍
軍細栁上自勞軍至㶚上及棘門軍直馳入將軍以下
騎送迎已而之細栁軍軍士吏被甲鋭兵刄彀弓努持
滿天子先驅至不得入先驅曰天子且至軍門都尉曰
將軍令曰軍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之詔上至又不得
入乃使使持節詔將軍吾欲入勞軍亞夫乃傳言開壁
[212-13a]
門壁門吏士謂從屬車吏曰將軍約軍中不得驅馳於
是天子乃案轡徐行至營亞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
拜請以軍禮見天子為動改容式車使人稱皇帝敬勞
將軍成禮而去旣出軍門文帝曰此真將軍矣曩者㶚
上棘門軍若兒戲耳其將固可襲而虜也至於亞夫可
得而犯耶 又曰程不識故與李廣俱以邉太守將軍
屯廣行無部伍行陣就善水草屯舍止人人自便不擊
刁斗以自衛莫府省約文書籍事然亦遠斥候未嘗遇
[212-13b]
害程不識正部曲行伍營陣擊刁斗士吏治軍簿至明
軍不得休息然亦未嘗遇害皆為名將 又曰大將軍
衛青姊子霍去病受詔與壯士為剽姚校尉元狩二年
以冠軍侯為驃騎將軍出隴西有功諸宿將所將十馬
兵不如驃騎驃騎所將常𨕖然亦敢深入常與壯騎先
其大軍軍亦有天幸未嘗困絶也為人少言有氣上嘗
欲教之孫呉兵法對曰顧方略何如耳不至學古兵法
上為治第令視之對曰匃奴不滅無以家為 漢書曰
[212-14a]
西羌反時趙充國年七十餘上老之使問誰可將者充
國對曰無踰於臣者矣充國至金城常以逺斥候為務
行必為戰備止必堅營壘先計而後戰日饗軍士士皆
欲為用 後漢書曰鄧禹聞光武安集河北即杖策北
渡追及於鄴光武令左右號禹曰鄧將軍及赤睂西入
闗以禹深沉有大度拜為前將軍持節中分麾下精兵
二萬人遣西入闗令自𨕖偏裨以下可與俱者遂定河
東時赤睂所過殘賊百姓聞禹乗勝獨克而師行有紀
[212-14b]
皆望風相𢹂負以迎軍降者日以千數衆號百萬禹所
止輙停車駐節以勞來之於是名震闗西 増又曰光
武南定河内問於鄧禹曰諸將誰可使守河内者禹曰
冦恂文武備足有牧人御衆之才乃拜恂河内太守行
大將軍事 又曰馮異為人謙退不伐行與諸將相逄
輙引車避道進止皆有表識軍中號為整齊每所止舍
諸將並坐論功異常獨屏樹下軍中號曰大樹將軍及
破邯鄲乃更部分諸將各有配隸軍士皆言願屬大樹
[212-15a]
將軍光武以此多之 原又曰光武將發幽州兵夜召
鄧禹問可使行者禹曰呉漢勇鷙有智謀即拜漢大將
軍持節北發十郡突騎光武即位拜為大司馬時遣人
觀大司馬何為還言方修戰攻之具乃歎曰呉公差彊
人意隠若一敵國矣毎當出師朝受詔夕即引道初無
辦嚴之日 増又耿弇傳論曰三世為將道家所忌而
耿氏累葉以功名自終將其用兵欲以殺止殺乎何其
獨能隆也 又曰建武中交趾女子徵側及女弟徵貳
[212-15b]
反璽書拜馬援伏波將軍南擊交趾縁海而進隨山刊
道千餘里斬徵側徵貳傳首洛陽振旅還嘗曰男兒要
當死於邉野以馬革裹屍還𦵏耳劉尚擊武陵五溪蠻
夷軍沒援復請行帝愍其老援曰臣尚能被甲上馬帝
令試之援據鞍顧盼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鑠哉是翁也
 又曰皇甫規拜度遼將軍至營數月上書薦中郎將
張奐以自代曰臣聞兵無強弱而將有能否中郎將奐
才略兼優宜正元帥以從衆望朝廷從之以奐代為度
[212-16a]
遼將軍 原蜀志曰鄧芝為大將二十餘年賞罰明斷
善䘏士卒身之衣食仰資於官妻子不免饑寒 魏志
曰曹仁以征南將軍拒呉將周瑜長史陳矯等歎曰將
軍真天人也仁少時不脩行檢及長為將嚴整奉法令
常置科於左右案以從事 増吴志曰諸葛瑾步隲上
疏曰故將軍周瑜入作心膂出為爪牙銜命出征身當
矢石盡節用命視死如歸故能摧曺操於烏林走曹仁
於郢都揚國威徳華夏是震 晉書曰羊祜為平南將
[212-16b]
軍人有略呉二兒為俘者祜遣送還其家祜出軍行呉
境刈穀為糧皆計所侵送絹償之呉人翕然恱服稱為
羊公 又曰周訪智勇過人為中興名將性謙虛未嘗
論功伐或問訪訪曰朝廷威靈將士用命訪何功之有
 又曰陶侃字士行會劉𢎞為荆州刺史以為江夏太
守加鷹揚將軍侃戎政齊肅虜獲皆分士卒身無私焉
 南史曰梁韋叡晝接客旅夜算軍書三更起張燈逹
曙撫循其衆常如不及故投募之士爭歸之 北史曰
[212-17a]
煬帝在東宫嘗謂賀若弼曰楊素韓擒虎史萬嵗皆良
將也優劣何如弼曰楊素是猛將非謀將韓擒虎是鬭
將非領將史萬嵗是騎將非大將太子曰然則大將誰
也弼拜曰惟殿下所擇弼意自許為大將 唐書曰尉
遲敬徳名恭以字行武徳初秦王獵榆窠㑹單雄信騎
直趨王敬徳躍馬大呼横刺雄信墜乃翼王出以功授
王府左二副䕶軍隠太子嘗以書招之贈金銀器一車
敬徳以聞王曰公之心如山岳然雖積金至斗豈能移
[212-17b]
之 又曰李靖字藥師蕭銑據江陵靖降之輔公祏據
丹陽靖禽之帝歎曰靖乃銑公祏之膏肓也古韓白衛
霍何以加 又曰李勣用兵多籌算料敵應變皆契事
機聞人善抵掌嗟歎及戰勝必推功於下得金帛盡散
之士卒無私貯然持法嚴故人為之用 又曰王師攻
安市城高麗莫離支遣將拒戰太宗命諸將分擊之薛
仁貴恃驍悍欲立奇功乃著白衣自標顯所向披靡軍
乘之賊遂奔潰帝謂曰朕不喜得遼東喜得虓將遷右
[212-18a]
領軍中郎將 又曰王忠嗣開元末節度朔方兼靈州
都督持重安邉不生事嘗曰平世為將撫衆而已吾不
欲竭中國以幸功名俄為河西隴右節度使權朔方河
東節度佩四將印勁兵重地控制萬里近世未有也
又曰乾元初詔李光弼為天下兵馬副元帥用兵謀定
而後戰能以少覆衆與郭子儀齊名世稱李郭而戰功
推為中興第一其代子儀朔方也營壘士卒麾幟無所
更而光弼一號令之氣色乃益精明云 又郭子儀傳
[212-18b]
賛曰天寶末盜發幽陵外阻内訌子儀自朔方提孤軍
轉戰逐北誼不還顧時天子西走唐祚若贅斿而能輔
太子再造王室及大難略平遭讒惎詐奪兵權然朝聞
命夕引道無纎介自嫌及被圍涇陽單騎見虜壓以至
誠猜忌沮謀雖唐命方永亦由忠貫日月神明扶持者
哉 又李晟傳賛曰晟之屯東渭橋也朱泚盜京師晟
無積貲輸糧提孤軍抗羣賊身佩安危而氣不少衰者
徒以忠義感人故豪英樂為之死耳至師入長安而人
[212-19a]
不知雖三王之佐無進其能可謂仁義將矣 又曰李
晟子愬憲宗討吴元濟愬求自試師夜起㑹大風雪入
蔡州取元濟檻送京師不戮一人乃屯兵鞠塲俟裴度
至愬以櫜鞬見度將避之愬曰此方廢上下分久矣請
因示之度以宰相禮受愬謁蔡人聳觀 宋史曺彬傳
論曰彬以器識受知太祖遂膺柄用平居於百蟲之蟄
猶不忍傷出使呉越籍上私餽悉用施予總戎專征秋
毫無犯不妄戮一人君子謂仁恕清慎能保功名守法
[212-19b]
度唯彬為忠良將第一 又曰呉玠用兵本孫呉務逺
略不求小近利御下嚴而有恩雖身為大將卒伍至下
者得以情逹故士樂為之死𨕖用將佐視勞能為高下
先後不以親故權貴撓之 又曰孟珙忠君體國之念
可貫金石與參佐部曲論事言人人異珙徐以片言折
衷衆志皆愜老校退卒一以恩意撫接名位雖重惟建
鼓旗臨將吏而色凜然無敢涕唾者退則焚香埽地隠
几危坐若蕭然事外 元史曰伯顔深略善斷將二十
[212-20a]
萬衆若將一人諸帥仰之如神明 吾學編曰徐逹征
吴直抵蘇州遣人請事建康上曰將軍天性忠義然將
在外君不御自後軍中緩急將軍便宜行吾不中制為
大將軍上曰諸將非不健鬬然能持重師有紀律得為
將之體者莫如大將軍宜專中軍策勵羣帥
  將帥三
原矯矯虎臣 赳赳武夫竝詳將/帥一 國之寶 士之心
淮南子將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利合於主/國之寶也 説苑將者士之心也士者將之肢體也
[212-20b]
國之行主 人之司命蔣子萬機論知兵之將國之行/主民之司命古者重之後世無
逮/焉 綂軍持勢 提鼓揮枹三略綂軍持勢者將也臨/尉繚子夫將提鼓揮枹
難決戰接兵角刄興亡安危/應在枹端奈何無重將也 五才 十過六韜將有/五才十過
所謂五才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則不可犯智則不可亂/仁則愛人信則不欺忠則無二心所謂十過者有勇而
輕死者可暴也有急而心𨒪者可久也有貪而好利者/可貴也有仁而不忍人者可勞也有智而心怯者可窘
也有信而喜信人者可誑也有廉潔而不愛人者可侮/也有智而心緩者可襲也有剛毅而自用者可事也有
懦而喜任人/者可欺也 四誡 五危三畧將無慮則謀士去將/無勇則士卒恐將妄動則
軍不重將遷怒則一軍懼軍䜟曰慮也勇也將之所重/動也怒也將之所用此四者將之明誡也 孫子將有
[212-21a]
五危必死可殺必生可虜忿𨒪可侮廉潔可辱愛民可/煩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
危/ 有智謀 善變化呉漢勇有智謀詳將帥二善/黄帝出軍訣為將黄色長耳
為策謀赤色小/身善為變化 以勇為本 以計為主上詳將帥一/ 抱朴子兵
家以計為主/以力為末 思計如饑 思士如渇孫子兵法秘要/良將思計如饑
所以戰必勝攻必取也從三畧/將者能思士如渇則策 焉 知彼知己 欲宻欲
上詳攻戰一欲三畧/將謀宻攻 一 詳擇審授 戰勝攻取呉質/將論
將者國之命不可不詳擇不可不審授也如漢書/高祖曰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 韓信 君
親授鉞 士飲投醪上詳將帥一勞蔣子云秦穆公伐/晉及河將軍 之醪唯一盃蹇叔
[212-21b]
乃曰一盃可以投河而釀也穆公乃以醪投河三軍皆/取飲之又三畧昔者良將之用兵有饋簞醪者使投諸
河與士卒同流而飲夫一簞之醪不能味一河之/水而三軍之士思為致死者以滋味之及已也 蓄
恩不倦 惠訓不疲三畧軍䜟曰蓄恩不倦以一取萬/ 王隠晉書杜預身不跨馬射不
穿札而每任大事輙居將帥/之列謀而鮮過惠訓不倦 與民同飲食 與士共
勞苦呂氏春秋越王苦㑹稽之耻欲深得民心以致必/死於吴有甘脆不足分不敢食有酒流之江與民
同之間東觀漢記堅鐔獨孤絶南拒鄧奉北當董訢/一年 道路隔塞糧饋不至食蔬菜與士卒共勞苦
少多大略 長渉通變漢書耿恭少孤慷慨多大略有/將帥之才 王武表云王雄長
渉通變天性仁勇/當任為大將軍 學萬人敵 非一劍任史記項羽/本紀項籍
[212-22a]
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劒又不成項梁怒之籍曰書足記/姓名而已劒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 尉繚子吴起
臨戰左右進劔起曰將專主旗鼓爾臨難決/疑揮兵指刄此將事也一劔之任非將事也 虎視龍
驤 龍變虎發傅休奕古今畫讚信陵魏雄虎視龍驤/謀贏奮駭雷動北疆 又讃楊阜云君
搆潛謀以龍變應事機而虎發山/西數郡獲安者君克敵之勲也 蜀得其龍 呉得
其虎世語諸葛亮兄瑾弟誕竝有令名各在一/國人以為蜀得其龍吴得其虎魏得其狗 黄鬚
驍騎 紫髯將軍魏志任城王彰傳建安中烏丸反以/彰為北中郎將行驍騎將軍彰身自
搏戰射胡騎應弦而倒者前後相屬戰過半日彰鎧中/數箭意氣益厲乘勝逐北至桑乾一日一夜與虜相及
擊大破之時太祖在長安召彰詣行在所太祖喜持彰/鬚曰黄鬚兒竟大奇也 獻帝春秋張遼問呉降人向
[212-22b]
有紫髯將軍長上短下便馬善/射是誰降人答曰是孫㑹稽 轉戰萬里 屠城三
王濬表云臣受命之日心與口誓授身死地轉戰萬/里 東觀漢記耿弇所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嘗
挫/折 蠻荆來威 鮮卑收迹詩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荆来威鄭箋云方叔先與
吉甫征伐玁狁今特往伐蠻荆皆使来服于宣王之威/美其功之多也 蔡邕度遼將軍始受黄鉞銘鮮卑收
迹烽燧不舉視事三年馬不帶甲弓不/援彄是用鏤銘以昭公文武之勲焉 王翦請宅
吳漢分田上詳將帥二還後漢書呉漢常出征妻子在/後買田宅漢 讓之曰軍師在外吏士不足
何多買田宅乎遂盡/以分與昆弟外家 扶義而動 推理而行淮南子/將軍扶
義而動推理而行掩節/而斷割因資而成功 滔滔如春 □□如夏又曰/將軍
[212-23a]
之心滔滔如春□□如夏湫漻如秋典/凝如冬因形而與之化隨時而與之移 見人所不見
 知人所不知又曰夫將者必獨見獨知獨見者見/人所不見也獨知者知人所不知也
運籌則淵迴 指麾則虎歩庾闡揚都賦桓桓勇武堂/堂碩佐運籌則淵廻指麾
則虎歩臨機如公瑾遺愛如子/布是以朝宗江漢廓落王祚 亞夫嚴猛哮吼 耿
秉勇壯簡易桓譚新論周亞夫嚴猛哮吼可為國之大/將 東觀漢記耿秉字伯初擊匃奴封美
陽侯性勇壯/而簡易于事 拔刀刺山則泉湧 整冠拜井則水出
漢書戴師將軍李廣利破大宛圍山絶水廣利乃拔刀/刺山飛泉湧出 後漢書耿恭以疏勒城傍有澗水可
固乃引兵據之匃奴來攻于城下壅絶澗水恭于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渇乏笮馬糞汁而飲之恭整
[212-23b]
衣冠向井再拜為吏士禱有頃水泉奔出/乃令吏士揚水以示虜虜以為神遂引去 百萬之師
不如一賢 尺素之功勝於雲梯漢書唐林上書曰雖/百萬之衆不如一賢
故秦行千金以間廉頗漢㪚千金以疎亞父梯枹朴子/韓信傳檄而定千里是以尺素之功勝於雲 之械也
堂以上北/ 書鈔 處右 尚左老子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處左上將軍處右 禮
記軍尚左注左陽也陽主生將軍有/決勝之策左將軍為上貴不敗績也 干城 爪牙上/詳
將帥一爪詩/予王之 牙 幕府 轅門衛青以幕為府/ 以車轅為門 分閫
忘家衛霍寄重旌分閫外/之憂 下詳將帥二 戮僕 殺妻上詳將帥二/ 吳起為魯
將齊攻魯起妻齊女魯疑/之起乃殺妻明不與齊也 馬服 龍驤趙奢號馬服/君詳攻戰二
[212-24a]
童晉書羊祜傳初祜以伐呉必藉上流之勢又時呉有/ 謡曰阿童復阿童銜刀浮渡江不畏岸上獸但畏水
中龍祜思應其名者㑹益州刺史王濬小字阿/童因表加龍驤將軍宻令修舟楫為順流之計 絶席
 握權漢王常為大將軍與/諸將絶席 握兵權 將將 握兵韓信曰陛/下不善將
兵而善將將/ 握兵之要 命黼冕 視旗鼓晉以黼冕命士會將/中軍為太傳 師之
耳目在旗鼔注言三軍/視大將旗鼔以為進退 上於三公 式是百辟後漢/和帝
以竇武為大將軍位在三公之上是大將軍/入朝不趨劒履上殿讃奏不名式 百辟 父書徒
讀 軍簿至明史記秦趙相拒亷頗堅壁不戰趙王信/間諜令趙括代頗藺相如曰王以名使
人若膠柱鼓瑟括徒讀父書不/知合變後果敗 下詳將帥二 李廣無行陣 王平
[212-24b]
守法度上詳將帥二漢蜀志王平字子均長戎旅間愛/作書論説史 不失其指遵守法度而無戲謔
 敦詩說禮誠趙衰之知言 使仁佐賢乃處父之善
上詳儒學將姑穀梁晉殺陽處父君漏言也晉將與/狄戰使狐夜 將中軍趙盾佐之處父曰古者使仁
者佐賢者今趙盾賢夜姑仁其不/可乎公語夜姑夜姑遂殺處父 晉國謀帥推郤縠
之悦禮 漢朝論將美祭遵之用儒竝詳儒/學將 軍師
元戎 建牙 杖節 方召之材 韓彭之功 列四
七之位 啟什伍之行禮什伍/部曲也 早陪蘭錡應知軍政
之嚴 夙總戎麾頗識兵樞之要以上/白帖 増丈人 長
[212-25a]
詳將/帥一 畫麟閣 圗雲臺通鑑綱目漢甘露三年上/以戎狄賓服思股肱之美
乃圗畫其人於麒麟閣署其官爵姓名凡十一人皆有/功徳知名當世 又漢永平三年帝思中興功臣乃圖
二十八將于/南宫雲臺 勒燕然山 圖凌煙閣後漢書竇憲自/求擊匃奴㑹南
單于請兵北伐乃拜憲車騎將軍出朔方雞鹿塞與北/單于戰于稽落山大破之登燕然山刻石勒功令班固
作銘臣通鑑綱目唐貞觀十七年上命圗/畫功 長孫無忌等二十四人於凌煙閣 諸卿皆將
 賢將可相登壇必究王鳴鶴曰成周時宣王命皇父/以三公治軍事再命六卿副之無事則將
歸卿列入司政本有事則諸卿皆將出典兵戎吉甫召/虎仲山甫之徒何人非卿何人非將 又張栻曰漢將
誠當以趙充國為最其在宣/帝時不獨為賢將殆可相也 大樹將軍 枯松太保
[212-25b]
上詳將帥二裕鄧志謨古事苑唐王建平東川諸將/爭功獨王宗 退立枯松下衆嘉之號為枯松太保
自選偏裨 無置副貳上詳將帥二可武備志五代徐/温問將於嚴 求可求薦周本
乃以本將兵七千救髙安本以前攻蘇州無功稱疾不/出可求即其臥内强起之本曰蘇州之役敵不能勝我
但主將權輕爾今必見用/願無置副貳可求許之 濟師以和 臨陣勿易又/曰
梁主命韋叡救鍾離受曹景宗節度預勅景宗曰韋叡/卿之鄉望宜善敬之景宗見叡禮甚謹梁主聞之曰二
將和師必濟矣城又曰後漢黄巾餘黨更以趙𢎞為帥/衆十餘萬據宛 朱雋圍之不拔有司奏徵雋司空張
温曰臨陣易將兵家所忌宜假日/月責其成功帝乃止雋擊斬𢎞 主代論勲 帝為
祖道北史蔡祐以功授平東將軍從征伐為士卒先軍/還諸將爭功祐終無所競周文每歎之曰祐口不
[212-26a]
言勲孤當代其論叙督錦繡萬花谷唐張仁愿為朔方/軍總管春還朝秋復 軍備邉帝為賦詩祖道賞賚不
貲/ 義為君臣 恩猶父子登壇必究漢光武時馮異/專制闗中後人有章言其
威權至重帝以章示異異惶懼上書謝罪詔報曰將軍/之於國家義為君臣恩猶父子何嫌何疑而有懼意
 牙帳 星門山堂肆考將軍之旗曰牙取其為圗爪/牙也旗立于將軍帳前故曰牙帳 又
軍門曰星門唐/詩星門列五戎 鈴閣 齋壇古事苑鈴閣威嚴震動/江淮草木齋壇令肅廓
清燕薊郊原注云將帥之營四面懸鈴有警則鈴鳴所/以防不虞也故謂之鈴閣凡命將有齋戒之壇曰齋壇
 持節 授麾漢書宣帝紀田廣明為祁連將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田順為虎牙將軍及度
遼將軍范明友前將軍韓増凡五將軍兵十五萬騎校/尉常惠持節䕶烏孫兵咸擊匃奴 魏書張遼傳魏王
[212-26b]
操以為盪冦將軍從征袁尚于栁城卒與虜遇遼勸/操戰氣甚奮操壯之自以所持麾授遼遂擊大破之
假黄鉞 著白衣吴書陸遜傳魏曹休舉衆入皖乃召/遜假黄鉞為大都督逆休遜衝休伏
兵因驅走之斬獲萬餘拜遜上/大將軍右都䕶 下詳將帥二 若長城 如敵國文/苑
授馬燧副元帥制曰燧秉難奪之節負不羈之才殿于/北土隱若長城 孔帖賜劉沔詔曰自古出師莫重謀
帥故李廣威動殊/隣呉漢隠如敵國 九變 八通上詳將帥一能李筌/太白隂經若 以柔
以剛能翕能張英而有勇雄而有謀圓而能轉還而/能端智周萬物而道濟天下八通之人可以言大將
號二龍 輕一鳥萬花谷唐烏承玼烏承恩皆為平盧/先沉勇而決號為轅門二龍 杜
甫送蔡都尉詩云身輕/一鳥過槍急萬人呼 驍健若飛 馬馳不及北史/史萬
[212-27a]
嵗少英武善騎射驍健若飛尚又元魏尚書李沖典選/揚大眼往求沖不許大眼曰 書不見知下官出一技
便出長繩三丈許繫于髻而走繩直如/矢馬馳不及沖因驚歎遂用為軍主 雄如馬武
少似終軍杜牧東征詩雄如馬武皆彈劍少似終軍亦/請纓落鵰都尉萬人敵黒矟將軍一鳥輕
 奮不顧身 勇不陵物文苑英華命姚崇等北伐制/曰呂休璟誠期報國去病安
用家為奮不顧身伯昭不持賊遺仁許洞虎鈐/經持身以禮奉上以忠勇不陵物 不䘮法 見可
而進 見義能勇武備志晉揚州别駕何惲謂刺史周/浚宜𨒪渡江直指建業浚使白王渾
渾曰受詔但屯江北不使輕進且詔令龍驤受我節度/但當具君舟楫一時俱濟耳惲曰龍驤克萬里之冦以
旣成之功來受節度未之聞也且明公為上將見可而/進豈一一須詔令乎渾不聽王濬自武昌順流而下呉
[212-27b]
主遣使奉書請降諸太平御覽唐裴度使徐州行營宣/諭諸軍旣還帝問 將之才度曰臣觀李光顔見義能
勇終有所成不數日光顔大破/賊軍于時曲帝歎度之知人 轉敗為勝 出死入
劉劭趙都賦其謀謨之士則思通神睿權略無形沉/竈生蛙轉敗為勝者也 五代史符存審臨終戒子
曰吾少提一劍去鄉里四十年間取將/相然履冒刃出死入生而得至此 臥䕶六軍
坐知千里晉書王敦之逆帝使謂紀瞻曰卿雖病但為/朕臥䕶六軍所益多矣 文苑英華命姚崇
北伐制曰禮義為本居有/四隣謨猷是先坐知千里 身佩安危 坐見成敗上/詳
將帥二成後周書王勵性忠果有才幹太祖謂之曰為/將坐見 敗者上也被堅執鋭者次也勵曰意欲兼之
 絶甘分少 禁暴安人上詳將帥五普王兵馬都元/帥制 唐李抱玉大厯初加
[212-28a]
山南西道副元帥兼節度使抱玉在/鎮十餘年禁暴安人為將臣之良 無犯秋毫 乃
上駿馬後漢書岑彭遷征南大將軍首破荆門長驅武/陽持軍整齊秋毫無犯 北史于謹平江陵還
自以久當權位願保優閒乃上先所乗駿馬及所著鎧/甲等太祖識其意曰今巨猾未平公豈得便爾獨善遂
不/受 身佩四將印 腹有數萬兵上詳將帥二延名臣/傳范仲淹領 州夏
人聞之相戒曰毋以延州為意今小范老子腹中自有/數萬兵甲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戎人呼知州為老子
大范/謂雍 加赤幢曲蓋 總玉帳金壇晉書馬隆為武威/太守西渡温水轉
戰千里虜猝跋韓且萬能等率萬餘落歸降涼州遂平/詔曰隆以偏師寡衆奮不顧難冒險能濟其假宣威將
軍加赤幢曲蓋鼓吹而唐大詔/令折衝之寄符玉帳 總金壇 攀龍鱗附鳯翼 殪
[212-28b]
封豕斬長蛇後漢書光武紀諸將議上尊號光武不聽/耿純進曰天下士大夫捐親戚棄土壤從
大王于矢石間者固望攀龍鱗附鳯翼以成其所志耳/ 唐書李希烈䧟汝州詔拜哥舒曜東都汝州行營節
度使帝召見問曰卿治兵孰與父賢對曰先臣安/敢比但斬長蛇殪封豕然後待罪私室臣之願也 受
脤倉卒之時 弭變談笑之頃後漢書皇甫嵩朱雋竝/以上將之略受脤倉卒
之時及功成師克威聲滿天下笑宋史安守忠練逹邉/事禔身謙慎弭卒校之變于談 之頃非善于行權者
不/能 棄干城而不可 舍騏驥其焉乗孔叢子子思居/衛言茍變于衛
君曰君處戰國之世𨕖爪牙之士而以二卵棄干城之/將不可使聞于隣國 南史韋叡自結于梁武及大軍
發郢謀留守將上難其人久之顧叡曰棄騏驥而不/乗焉皇皇而更索即日以江夏太守行郢州府事
[212-29a]
謝安違衆舉親 曹彬對君稱子晉書謝幼度為叔父/安所器重時邉境數
被侵冦朝廷求文武良將安舉幼度郗超曰安違衆舉/親明也幼度必不負舉才也 宋史李繼遷叛太宗問
曹彬誰可將者彬曰臣少子瑋可任真宗/即位瑋知渭州馭軍嚴明舉措如老將 教子登上
將 賜第埒親王洓水紀聞曹武惠王彬凡降四國主/未嘗殺一無辜子瑋琮璨皆領旌鉞
陶弼有詩曰蒐兵四把降王縳教子三登上將壇非事/畧太祖嘗命有司治第賜郭進蓋以筒瓦有司言 親
王公主不用筒瓦太祖曰進握控十餘/年使我無北顧憂我視進豈減兒女耶 飲食如王者
 斧鉞等諸侯上詳將帥五蘇洵御將論相太平御覽/唐裴度征淮西詔曰帶丞 之印綬所
以尊其名賜諸侯之/斧鉞所以重其命 激義氣以虹貫 發精誠而石
[212-29b]
文苑英華幽州紀聖功碑張公激義氣以虹貫發精/誠而石開介胄雪照戈矛林植命以義狥壯由師直
 專號令不副文臣 請劒甲聽擇武庫登壇必究宋/仁宗時狄青
自請擊儂智髙韓絳言武人不可獨任上以問龎籍籍/曰青起行伍若用文臣副之必為所制號令不專不如
不遣帶元史至元中授張𢎞範䝉古漢軍都元帥賜錦/衣玉 𢎞範不受以劒甲為請帝出武庫劒甲聽其自
擇/ 有股肱羽翼之衆 持天地鬼神之心上詳將帥/一 虎鈐
經勝負在乎先見持天地鬼神/之心以安士衆此之謂天將也 動四境以弱敵心
感三軍而懐敵國龍韜將有羽翼四人主揚名譽震逺/方動四境以弱敵心 後漢書若馮
賈之不伐岑公之信義乃足以感/三軍而懐敵人故能尅成逺業 不以數萬命易一
[212-30a]
官 能將十萬衆若一人唐書王忠嗣為河西隴右節/度使㑹董延光建言請下石
堡城詔忠嗣分兵應接忠嗣不得已為出軍而士無賞/格延光不悦忠嗣曰吾固審得一城不足制敵失之未
害于國吾忍以數萬人命/易一官哉 下詳將帥二 入作心膂出為爪牙 入
為夔龍出作方召上詳將帥二東下見文苑英華/西平王李晟 渭橋紀功碑 入
壯七萃八屯之衛 出專五侯九伯之征胡應松賀郭/元帥鎮揚州
啟見啟/雋𩔖函
  將帥四
原將者國之輔六韜兵者國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將將者國之輔先王之所重也
[212-30b]
居不重席左傳吴侵陳楚大夫皆懼子西曰二三子恤/不相睦無患吴矣昔闔廬食不二味居不重
席在軍熟食者分而後敢食其所嘗者卒乗與焉吾先/大夫子常易之所以敗也今聞夫差珍異是聚觀樂是
務視民如讐而用之日新/夫先自敗也已安能敗我 懼民不用命楚昭王問帥/子轂曰左尹
羌車與左史老皆可用也子髙/曰帥賤民慢之懼民不用命焉 動猶璧玉孫子兵法/貴之而無
驕委之而不專扶之而無隠危之而不/懼故良將之動也猶璧玉之不可汚也 視如嬰兒又/視
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 其動如神兵法云風雨/可鄣者有象
也寒暑不可塞者無形也/故良將慎宻其動如神 將有死心説苑田單為齊/王將軍興師十
萬將以攻翟往見魯仲連子仲連子曰將軍之攻翟必/不能下矣田曰單以十里之城五里之郭復齊之國何
[212-31a]
為攻翟不能下去上車不與言決攻翟三月不能下往/見仲連子曰先生何以知單之攻翟不能下也仲連子
曰夫將軍在即墨之時坐則織簣立則杖臿為士卒倡/曰宗廟亡矣魂魄䘮矣歸何黨矣故將有死之心士卒
無生之氣今將軍東有掖邑之封西有淄上之寶金銀/横帶馳騁乎淄澠之間是以樂生而死也田將軍明
日結髪徑立矢石之間/引枹而鼔之翟人下之 將者死官尉繚子兵凶器也/爭逆徳也將死官
也故不得/已而用之 知難忍恥嚴尤三將論平原君曰廉頗之/為人也勇而愛士知難而忍
恥/ 所向無前何晏韓白論白起為秦/將攻城略地所向無前 難與爭陳/思
王云白起為人小頭而鋭瞳子白/黒分明故可與持久難與爭 増卿子冠軍史記/初宋
義所遇齊使者高陵君顯在楚軍見楚王曰宋義論武/信君之軍必敗居數日軍果敗可謂知兵矣王召宋義
[212-31b]
與計事而大悦之因置以為上將軍/諸别將皆屬宋義號為卿子冠軍 民以為心淮南/子將
卒吏民動静如身乃可以應敵合/戰故將以民為體民以將為心 原賞分戲下漢書/李廣
厯七郡太守前後四十餘年賞賜/輒分其戲下飲食與士卒共之 猛將如雲李陵與/蘇武書
昔髙皇帝以三十萬衆困于平城當此之時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然猶七日不食僅乃得免 全師
保勝趙充/國 増折衝宿將漢書馮奉世居爪牙官前後/十年為折衝宿將功名次趙
充/國 原山西出將漢書賛秦漢以來山/東出相山西出將 増解賜左驂
後漢書賈復督盜賊馬/羸光武解左以賜之 獨拔勍敵又帝謂耿弇曰昔/韓信破厯下以開
基今將軍攻祝阿以發迹此皆齊之西界功足相方/而韓信襲擊已降將軍獨拔勍敵其功乃難于信也
[212-32a]
原十年未嘗蓐寢又段熲字紀明行軍仁愛士卒疾病/者親自瞻省手為裹創在邉十餘年
未嘗一日蓐寢與將士/同苦故皆樂為死戰 増良將守忠太平御覽諸葛/亮兵要人之忠
也猶魚之有淵魚失水則死人失/忠則凶故良將守之志立而名揚 一身是膽趙雲别/傳先主
曰子龍一身/都是膽也 請吞十萬衆蜀志魏延先主㧞為督漢/中鎮逺將軍問曰今委卿
以重任卿欲云何對曰若曹操舉天下而來請為大王/拒之偏將十萬之衆至請為大王吞之衆咸壯其言
 沉勇能斷魏志司馬文王語荀顗曰陳泰沉勇能斷/荷方伯之重救將陷之城而不求益兵又
希簡上事必能辦賊故/也都督大將不當爾耶 器兼文武晉書周訪器兼文/武任在折衝杖節
擁旄中興/推為名將 唯收圖書又應詹傳鎮南將軍山簡假詹/督五郡軍事與陶侃破杜弢于
[212-32b]
長沙賊中金寶溢目詹/一無所取唯取圗書 不以小令勞衆晉書載記前/燕慕容恪為
將不尚威嚴專以恩信御物/務于大畧不以小令勞衆 氣度雄逺又前秦王猛/博學好兵書
謹重嚴毅氣度雄逺細事不干其慮/苻堅厯遷猛尚書左僕射輔國將軍 石龍夫人古事/苑馮
寶妻冼氏為南國首領撫循衆部隋文帝封石龍夫人/戰則錦繖自衛乗寶幰軍中號錦繖夫人古今女將第
一人/也 使便宜從事李衛公問對下太宗曰今欲與卿/㕘定遣將之儀如何靖曰臣竊謂
聖人制作致齋宗廟者所以假威于神也授斧鉞又推/其轂者所以委寄以權也今陛下毎有出師必與公卿
議論告廟而後遣此則邀以神至矣每有任將必使/之便宜從事此則假以權至矣何異於致齋推轂耶
不大勝亦不大敗又太宗曰當今將帥唯李勣道宗薛/萬徹除道宗以親屬外孰堪大用靖
[212-33a]
曰陛下嘗言勣道宗用兵不大勝亦不大敗萬徹若不/大勝即須大敗臣愚思聖言不求大勝亦不大敗者節
制之兵也或大勝或大/敗者幸而成功者也 奇厖福艾唐書李勣臨事遣/將必訾相其奇厖
福艾者遣之或問故曰薄/命之人不足與成功名 出將入相太平御覽唐婁/師徳專總邉任
三十餘年恭勤接下孜孜不/怠出將入相能以功名始終 三箭定天山唐書薛仁/貴副鄭仁
泰為鐵勒道行軍總管時九姓衆十餘萬令驍騎數十/來挑戰仁貴發三矢輒殺三人於是虜氣懾皆降軍中
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闗 諸子俱有將材宋史种氏自世/衡立功青澗撫
循士卒威動羌夏諸子皆有將材/至師道師中已三世號山西名將 勇畧忠義又靖康/之際天
下安危之機勇畧忠義如韓世忠/而為將是天以資宋之興復也 神將虎鈐經一曰/天將二曰地
[212-33b]
將三曰人將四曰神將以天為表以地為變/以人為用舉三將而兼之此之謂神將也 良將又/一
曰威將二曰强將三曰猛將四曰良將以威為表以/猛為裏以强居中兼三將而有之此之謂良將也
  將帥五
原詩梁呉均邊城將詩曰塞外何紛紛胡騎欲成羣爾
時始應募來投霍冠軍刀含四尺影劒抱七星文袖間
血灑地車中旌拂雲輕軀如未殞終當厚報君 又詩
曰僕本邉城將馳射靈闗下箭銜㕍門石氣振武安瓦
勲輕賞廢丘名髙拜横野留書應鑿楹傳功須勒社徒
[212-34a]
傾七尺命酬恩終自寡 又邉城詩曰聞君報一飡逺
送出平野玉標丹霞劒金絡艷光馬髙旗入漢飛長鞭
匿地寫曙星海中出曉月山頭下嵗晏坐論功自有思
臣者 又詩曰臨淄重蹴踘西城好擊刺不要身後名
專騁眼前智君看班定逺立功不負義掣曳二丈旗躑
躅雙鳧騎但問相知否死生無險易 増唐李白送羽
林陶將軍詩曰將軍出使擁樓船江上旌旗拂紫煙萬
里横戈探虎穴三盃拔劒舞龍泉 杜甫前出塞詩曰
[212-34b]
挽弓當挽强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茍
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 又魏將軍歌曰將軍昔著從
事衫鐵馬馳突重兩銜被堅執鋭畧西極崑崙月窟東
嶄巖君門羽林萬猛士惡若哮虎子所監五年起家列
霜㦸一日過海收風帆平生流輩徒蠢蠢長安少年氣
欲盡魏侯骨聳精爽𦂳華岳峯尖見秋隼星纒寶校金
盤陀夜騎天駟超天河欃槍熒惑不敢動翠蕤雲旓相
蕩摩 又花卿歌曰成都猛將有花卿學語小兒知姓
[212-35a]
名用如快鶻風火生見賊唯多身始輕 顔真卿贈裴
將軍詩曰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戰馬若龍虎騰凌
何壯哉劒舞若游電隨風縈日廻入陣破驕虜威名雄
震雷一射百馬倒再射萬夫開功成報天子可以畫雲
臺 劉長卿獻淮寧軍節度李相公詩曰建牙吹角不
聞喧三十登壇衆所尊家散萬金酬士死身留一劒答
君恩漁陽老將多回席魯國諸生半在門白馬翩翩春
草綠邵陵西去獵平原 楊巨源寄太原李光祿詩曰
[212-35b]
倚天長劒截雲孤報國縱横見丈夫五載登壇真宰相
六重分閫正司徒曽聞轉戰平堅冦共說題詩壓腐儒
料敵知幾在方寸不勞心力講陰符 張籍征西將詩
曰黄沙北風起夜半又離營戰馬雪中立探人冰上行
深山旗未展陰磧鼓無聲㡬道征西將同收碎葉城
李商隠少將詩曰族亞齊安陸風髙漢武威煙波别墅
醉花月後門歸青海聞傳箭天山報合圍一朝𢹂劒起
上馬即如飛 李頻送邉將詩曰防秋戎馬恐來奔詔
[212-36a]
發將軍入㕍門遥領短兵登隴首獨横長劒向河源悠
揚落日黄雲動莾蒼陰風白草翻若縱干戈更深入應
聞收拾到崑崙 李郢贈羽林將軍詩曰虬鬚顦顇羽
林郎曽入甘泉侍武皇鵰沒夜雲知御苑馬隨僊仗識
天香 宋曹翰詩曰三十年前學六韜英名常得預時
髦曽因國難披金甲不為家貧賣寶刀臂弱尚嫌弓力
軟眼昏猶識陣雲髙庭前昨夜秋風起羞著團花舊戰
袍 余靖送張如京知安肅軍詩曰賜㦸銜恩出斗城
[212-36b]
塞門迢遞草初青新提司馬臨戎節舊應衣烏近極星
叔子伐呉常緩帶單于歸漢已空庭圯橋自得家傳策
不問人間太白經 明張憲寄馬將軍詩曰馬服古名
將孤軍鎮海壖射鵰天雨血拔槊地飛泉虎營燈火夜
自著十三篇
増制唐陸䞇撰普王荆襄等道兵馬都元帥制曰君人
立極所務于勝殘秉律成師實先于謀帥集大勲者必
振其宏綱體至公者無避于内舉爰擇蕃翰俾掌元戎
[212-37a]
小子誼其敬聽朕命江漢上游建瓴制冦亘千里之地
連十萬之師保大定功宜有綂壹往哉汝諧無以貴驕
人無以善自伐無從已之欲無咈衆之謨卑躬降志以
奉賓傅絶甘分少以撫軍師布誠信以歸人心明賞罰
以盡士力詰禁誅暴懋昭乃勲敬事恤人無替成命
常衮撰李抱玉河西等道副元帥制曰周以元老監方
伯漢以丞相撫四夷軍國之務中外一體總三軍之師
專萬里之寄宜有統制深仗輔臣李抱玉知謀變化潛
[212-37b]
合神明將校恱從親如父子事出韜鈐之外功成戰伐
之前勤勞王家以衛社稷有致君庇人之績冠旂常彝
鼎之銘 蘇頲撰命呂休璟等北伐制曰突騎施守忠
忠而善謀勇則能斷右領軍衛將軍呂休璟心堅鐵石
氣横風雷右武衛將軍張仁亶當分閫之任受升壇之
律常願身先士卒不以賊遺君父
原賛晉孫楚樂毅賛曰樂生誕節實立𢎞度丹旄雷麾
秦韓景附威震濟西齊愍失據惠之不敏翻然髙翥栖
[212-38a]
遲一丘以保皓素 又白起賛曰烈烈桓桓時唯武安
神機電斷氣濟師然南折勁楚走魏禽韓北摧馬服凌
川成丹應候無良蘇子入闗噭噭讒口火燎于原遂焚
杜郵與蕭俱燔惟其殁矣古今所歎 又韓信賛曰淮
陰屈節盤于幽賤秦失其鹿英雄交戰踐楚知亡撫戈
從漢遂寤明主超然虎奮威震趙魏擒項平難割據山
川稱孤南靣惜哉遘疑一朝書叛
原表後魏溫子昇廣陽王北征請大將表曰今四郊多
[212-38b]
壘三軍申發率土之濵莫敢寧晏况忝末屬復董元戎
臣不盡心誰將竭力豈容飾讓茍違戎重但以軍旅之
事實所未學求保重將隨方指麾臣請先驅被堅督戰
若使旗鼓相望埃塵相接决機兩陣之間不辭萬死之
地脫獨委臣專總戎旅兵術靡常軍機屢變以臣當之
必所未逹雖奉廟算有均膠柱
原論魏何晏韓白論曰此兩將者殆蚩尤之敵對開闢
所希有也何者勝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為出奇無窮
[212-39a]
欲窺滄海白起為勝若夫韓信斷幡以覆軍拔旗以流
血其以取勝非復人力也亦可謂奇之又竒者哉白起
破趙軍詐奔而斷其糧道取勝之術皆此𩔖也所謂可
奇於不奇之間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 宋范蔚
宗二十八將論曰二十八將者前世以為上應二十八
宿未之詳也然咸能感會風雲奮其智勇議者多非光
武不以功臣任職至使英姿茂績委而勿用然原夫良
圗逺算固將有以焉爾若乃王道旣衰降及覇徳猶能
[212-39b]
授受惟庸勲賢兼序如管隰之迭升桓世先趙之同列
文朝可謂兼通矣降自秦漢世資戰力至於翼扶王運
皆武人屈起亦有鬻繒盜狗輕猾之徒或崇以連城之
賞或任以阿衡之地故勢疑則隙生力侔則亂起蕭樊
且猶縲紲信越終見葅戮不其然乎因兹以降迄于孝
武宰輔五世莫非公侯遂使縉紳道塞賢能蔽壅故光
武監前事之違存矯枉之志雖鄧冦之髙勲耿賈之鴻
烈分土不過大縣數四所加特進朝請而已觀其治平
[212-40a]
臨政課職責咎將謂導之以法齊之以刑者乎永平中
憲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圖畫二十八將於南宫雲臺其
外又有王常李通竇融卓茂合三十二人叙其本第係
之篇末 増宋蘇洵心術論曰為將之道當先治心泰
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
制利害可以待敵凡兵之動知敵之主知敵之將而後
可以動于險鄧艾縋兵于蜀中非劉禪之庸則百萬之
師可以坐縳彼固有所侮而動也古之賢將能以兵嘗
[212-40b]
敵而又以敵自嘗故去就可以決凡主將之道知理而
後可以舉兵知勢而後可以加兵知節而後可以用兵
知理則不屈知勢則不沮知節則不窮見小利不動見
小患不避小利小患不足以辱吾技也然後有以支大
利大患夫惟養技而自愛者無敵於天下故一忍可以
支百勇一靜可以制百動 又御將論曰御相以禮御
將以術御賢將之術以信御才將之術以智彼虎豹能
搏能噬馬亦能蹄牛亦能觸先王知能搏噬者不可以
[212-41a]
人力制故殺之殺之不能驅之而後已蹄者可馭以羈
紲觸者可拘以楅衡故先王不忍棄其才而廢天下之
用漢之衛霍趙充國唐之李靖李勣賢將也漢之韓信
黥布彭越唐之薛萬徹侯君集盛彦師才將也賢將旣
不多有得才者而任之可也結以重恩示以赤心極其
口腹耳目之欲而折之以威此先王之所以御才將者
也將之才固有大小人君當觀其才之大小為制御之
術以稱其志夫養騏𩦸者豐其芻粒潔其羈絡居之新
[212-41b]
閑浴之清泉而後責之千里彼騏𩦸者志常在千里也
豈以一飽廢其志哉養鷹則不然獲一雉飼以一雀獲
一兔飼以一鼠彼知不盡力于擊搏則其勢無所得食
然後為我用才大者騏𩦸也才小者鷹也漢髙一見韓
信授以上將解衣衣之推食哺之一見黥布以為淮南
王供具飲食如王者一見彭越以為相國當是時三人
者未有功于漢也後追項籍垓下與信越期而不至捐
數千里之地以畀之如棄敝屣項氏未滅天下未定三
[212-42a]
人者已極富貴矣髙帝知三人之志大不極于富貴則
不為我用雖極于富貴而不滅項氏不定天下其志不
已也樊噲滕公灌嬰之徒則不然拔一城陷一陣増數
級之爵項氏已滅天下以定計百戰之功而後爵之通
侯知其才小而志小雖不先賞不怨而先賞之彼將泰
然自滿不復以立功為念也方韓信之立于齊蒯通武
渉之說未去也彼則曰漢王不奪我齊也故齊不捐則
韓信不懷天下非漢之有嗚呼髙帝可謂知大計矣
[212-42b]
蘇軾孫武論曰武曰將能而君不御者勝竊以為天子
之兵莫大於御將夫天下之患在於將帥之不力而以
冦賊敵國之勢内邀其君將帥之權重爵賞不得不加
盜賊為君之患將帥利之敵國為君之讐將帥幸之舉
百倍之勢立毫芒之功以藉其口而利於其上如此
而天下不亡者特有所待耳御將之術如良醫之用藥
烏喙蝮蝎皆得自効于前而不肆其毒何者授之以其
所畏也憲宗將討劉闢以為非髙崇文則莫可用而劉
[212-43a]
澭者崇文之所忌也故告之曰闢之不克將澭實汝代
是以崇文决戰不旋踵擒劉闢此天子御將之法也
秦觀將帥論曰臣聞將帥之難其人久矣勢有强弱任
有久近敵有堅脆地有逺邇時有治亂而勝敗之機不
繫焉惟其將而已矣昔智氏以韓魏三國之兵伐趙馬
服君之子以四十萬之衆抗秦可謂强矣而潰於晉陽
坑於長平廉頗率老弱之卒守邯鄲田單鳩創病之餘
保即墨可謂弱矣而栗腹以摧騎刼以走是不在勢之
[212-43b]
強弱也穰苴用於齊拔於閭伍之中一日斬莊賈晉師
罷去燕師渡水而解韓信擊趙非素拊循士大夫也背
水一戰而擒趙王歇斬成安君是不在任之久近也周
瑜之望曹操不啻虎狼而呉兵㨗於赤壁昭烈之視陸
遜甚於雛而蜀師衂於白帝是不在敵之堅脆也東
西異壤而鄧艾以縋兵取成都南北異習而王鎮惡以
舟師平闗中是不在地之逺邇也東晉之衰謝幼度得
志於淝水開元之盛哥舒翰失利於潼闗是不在時之
[212-44a]
 治亂也故善將者勢無强弱任無久近敵無堅脆地無
 逺邇時無治亂不用則已用之無不勝焉故曰惟其將
 而已矣雖然有一軍之將有一國之將有天下之將走
 及奔馬射中飛鳥攻堅城破强敵所向無前此一軍之
 將也出奇制勝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此一國之將
 也福於己而禍於人則功有所不立利於今而害於後
 則事有所不為功成事畢自視缺然無矜大之色此天
 下之將也
[212-44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百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