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一百八十


[18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八十
  禮儀部二十七喪服杖衰雜冠/履 服 笄服幗髽復絰/除 起
   恩服制追行喪服/服過 諡
   喪服一
 增禮記三年問曰三年之喪何也曰稱情而立文因以
 飾羣别親疎貴賤之節而弗可損益也故曰無易之道
 也創鉅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遲三年者稱情而立文
[185-1b]
 所以為至痛極也 又曰然則何以至期也曰至親以
 期斷是何也曰天地則已易矣四時則已變矣其在天
 地之中者莫不更始焉以是象之也然則何以三年也
 曰加隆焉爾也焉使倍之故再期也由九月以下何也
 曰焉使弗及也故三年以為隆緦小功以為殺期九月
 以為間上取象於天下取法於地中取則於人人之所
 以羣居和壹之理盡矣 孝經援神契曰喪不過三年
 以期増倍五五二十五月以義斷仁示民有終縁喪絶
[185-2a]
情 宋書禮志曰鄭元喪制二十七月而終學者多云
得禮晉初用王肅議祥禫共二十五月遂以為制江左
以來唯晉朝施用搢紳之士猶多遵鄭議 後周武帝
詔曰齊斬之情經籍所訓近代沿革遂亡斯禮伏奉遺
令既𦵏便除攀慕几筵情實未忍三年之喪達於天子
古今無易之道王者之所常行但時有未諧不得全制
軍國務重庶日聽朝衰麻之節苫廬之禮率遵前典以
申罔極 荀氏家傳曰荀爽對䇿曰漢制天下皆誦孝
[185-2b]
經𨕖吏則舉孝廉以孝務也盖夫喪親自盡孝之終也
今二千石不得行三年喪非所以崇孝道而稱火徳也
頃者漢嗣數乏枝葉不繁其咎未必不由此往者文帝
勞謙自納行過乎儉故有遺詔以日易月此所謂夷惠
激俗當身而已非貫萬世為後嗣法者也 家禮曰服
有四制一曰正服如為父母為祖父母為伯叔為兄弟
之𩔖二曰加服謂本輕而加之為重如嫡孫為祖不杖
期承重則斬衰三年之𩔖三曰降服謂本重而降之為
[185-3a]
輕如為妻杖期姑在則不杖之𩔖四曰義服謂本無服
而以義起之者如舅姑為婦及為人後者為所後之𩔖
凡殤服以次降一等凡年十九至十六為長殤十五至/十二為中殤十一至八嵗為下殤
應服期者長殤降服大功九月中殤七月下殤小功五/月應服大功以下以次降等不滿八嵗為無服之殤哭
之以日易月生未三月則不哭也/男子已娶女子許嫁皆不為殤凡男為人後女適人
者為其私親皆降一等私親之為之也亦然女適人者/降服未滿
被出則服其本服已除則不復服也親凡婦服夫/黨當喪而出則除之 凡妾為其私 則如衆人
  喪服二
[185-3b]
原五服周禮小宗伯職云辨吉凶之五服車旗宫室/之禁鄭注云五服王及公卿大夫士之服也
四制喪服四制云喪有四制變而從宜取之四/時也有恩有理有節有權取之人情也 飾痛
三年問云斬衰苴杖居倚廬食/粥寢苫枕塊所以為至痛飾也 觀哀祭統云喪則/觀其哀也
加隆白虎通云三年之喪何二十五月以為古民質痛/於死者不封不樹喪期無數亡之則除後代聖人
因天地萬物有終始而為之制以朞斷之父至尊母至/親故加隆以盡孝子之恩恩愛至深加之則倍故再期
二十五/月也 引進檀弓云喪兄弟之子猶子也盖引而進/之也嫂叔之無服也盖推而逺之也
 斬衰三/升 齊衰四升五升六升注/三等謂降正義也 大功七升八升/九升注降
服大功七升正服大功/八升義服大功九升也 小功十升十一升十二升/注八十縷為升也
[185-4a]
緦麻十三升十四升十五升/此哀之發於衣服也 衰絰君子衰絰/則有哀色 名服
世母叔母姑在室期以名服也又云士為庶母三月以/名服也注大夫以上為庶母無服又乳母三月以名服
也/ 從服婦為舅姑從服妻之父母/三月從服也注從妻服之 改𦵏緦謂墳以/他故崩
壊將亡失/尸柩故也 當室緦童子不緦唯當室緦/注當室謂父母後 同爨緦從/母
之夫舅之妻二夫人相為服君子未/之言也或曰同爨緦注以同居為恩 服術有六禮大/傳云
服術有六一曰親親二曰尊尊三曰名四曰出入五曰/長幼六曰從服鄭注云術猶道也親親父母為首尊尊
君為首名世母叔母之屬也出入女子嫁者及在室者/長幼成人及殤也從服若夫為妻之父母妻為夫之黨
服/ 從服有六又云從服有六有屬從有徒從有從有/服而無服有從無服而有服有從重而
[185-4b]
輕有從輕而重鄭注云屬從子為母之黨也徒從臣為/君之黨也從有而無公子為其妻之父母從無而有公
子之妻為公子之外兄弟從重而輕夫為/妻之父母從輕而重公子之妻為其皇姑 稱情立文
三年問鄭注云稱情而立文/稱人之情輕重而制其禮也 人道至文又云三年之/喪人道之至
文者也夫是之謂至隆是百王之所同/古今之所一也未有知其所由來者也 服以飾情白/虎
通云喪禮必制衰麻何以副意也服以飾情情貌相配/中外相應故吉凶不同服歌哭不同聲所以表中誠也
 絰以代帶又云腰絰者以代紳帶也所以結之何思/慕腸若結也必再結之用明思慕無已
 上殺下殺喪服小記云親親以三為五以五為九上/殺下殺旁殺而親畢矣鄭注云已上親父
下親子三也以父親祖以子親孫五也以祖親髙/祖以孫親元孫九也殺謂親益疎者服之則輕 錫
[185-5a]
衰疑衰司服職云王為三公六卿錫衰為諸侯緦衰為/大夫士疑衰其首服皆弁絰鄭康成注云君為
臣服弔服也鄭司農云錫麻之滑易者十五升去其半/有事其布無事其縷緦亦十五升去其半有事其縷無
事其布疑衰十四升衰康成謂無事其縷衰/在内無事其布衰在外疑之言擬也擬於吉 有恩有
喪服四制云恩者仁也理者義也其恩厚者其服重/故為父斬衰三年以恩制者也門内之治恩掩義門
外之治義斷恩資於事父以事君而敬同貴貴尊/尊義之大者也故為君亦斬衰三年以義制者也 有
節有權又云節者禮也權者智也三日而食三月而沐/朞而練毁不滅性不以死傷生也喪不過三年
苴衰不補墳墓不培祥之日鼓素琴告民有終也以節/制者也資於事父以事母而愛同天無二日土無二王
國無二君家無二尊以一治之也故父在為母齊衰期/者見無二尊也杖者何也爵也或曰輔病三日授子杖
[185-5b]
五日授大夫杖七日授士杖婦人童子不杖不能病也/百官僃百物具不言而事行者扶而起言而後行事者
杖而起身自執事而後行者面垢而已秃者不髽傴者/不袒跛者不踊老病不止酒肉凡此八者以權制者也
 三年二年喪服小記云再朞之喪/三年也朞之喪二年也 二時一時又云/五月
之喪二時也三/月之喪一時也 雖貴遂服漢晋春秋曰初文帝之崩/也羊祜謂傅休奕曰三年
之喪雖貴遂服自天子達漢文除之毁禮傷義常以為/歎今上天縱至孝有曾閔之性雖奪其服而實行喪禮
喪禮行除服何為耶若因此革魏之薄而興先王之法/以敦厚風俗垂之百代不亦美乎傅曰漢文以來世乃
淺薄不能行國君之喪因而除之數百年一旦復古恐/難行也祜曰就不能使天下如禮且使主上遂服不猶
善乎傅曰若主上不除而下除此為/但有父子無君臣三綱之道虧矣 出母無服喪服/小記
[185-6a]
為父後者為出母無服鄭注云不/敢以己私廢父所傳重之祭祀 同僚有服孔叢子/曰秦莊
子死孟武伯問扵孔子曰古者同僚有服乎荅曰然同/僚有相友之義貴賤殊等不為同官聞諸老聃昔者虢
叔閎夭太顛散宜生南宫括五臣同僚比徳以贊文武/及虢叔死四人者為之服朋友之服古之達理者行之
也/ 若子無服家語云門人疑所服夫子者子貢曰昔/夫子之喪顏囘也若喪其子而無服喪
子路亦然今請喪夫子如喪父而無服於是/弟子皆弔服而加麻絰出有所之則不絰也 方喪三
檀弓曰事君有犯而無隠左右就養有方服勤至死/方喪三年鄭注云勤勞辱之事也方喪資於事父此
以義/為制 服勤三年問喪云成壙而歸不敢入處室居於/倚廬哀親之在外也寢苫枕塊哀親
之在土也故哭泣無時服勤三年思/慕之心孝子之志也人情之實也 恩深義重白虎/通云
[185-6b]
弟子為師服者弟子有君臣父子朋友之道也故生則/尊敬而親之死則哀痛之恩深義重故為之隆服入則
絰出/則否 制重哀輕潘岳悼亡賦序云吾聞喪/禮之在妻制重而哀輕 天子絶
白虎通云天子與諸侯絶朞/何示同愛百姓民不獨親也 大夫降緦禮云朞之/喪達乎諸
侯三年之喪達乎/天子大夫降緦 舊君無服孔叢子曰子思居衛魯/穆公卒縣子使乎衛聞
喪而服謂子思曰子雖未臣魯父母之國也先君宗廟/在焉奈何不服子思曰吾豈愛乎禮不得也縣子曰請
問之荅曰臣而出國君不埽其宗廟則為之服寄公寓/乎是國而為國服吾既無列扵魯而祭在衛吾何服哉
是寄臣而服所寄之君則舊君無服明不/二君之義也縣子曰善哉我未之思也 國君齊衰
白虎通云庶人國/君服齋衰三月 妾為長子喪服小記妾為君之長/子與女君同鄭注云不
[185-7a]
敢以恩輕輕/服君之正統 妾為女君雜記云女君死妾為女君之/黨服鄭注云妾扵女君之親
若其/親然 斬衰之葛喪服小記云斬衰之葛與齊衰之麻/同鄭注云絰之大俱七寸五分寸之
一帶五寸二十/五分寸之十九 齊衰之葛又云齊衰之葛與大功之/麻同鄭注云絰之大俱五
寸二十五分寸之十九帶四/寸百二十五分寸之七十六 小功不稅檀弓云曽子/曰小功不税
則是逺兄弟終無服也而可乎鄭注云據禮而言也日/月已過乃聞喪而服曰税大功以上則然小功輕不服
 斬衰不緝釋名云絞帶絞麻緦為帶也三年之衰曰/斬不緝其末直剪斬而已期曰齋齋齊也
 長子三年父為長子三年傳曰正體在上所以傳重/也母為長子三年傳曰父所不降母亦不
敢降注不敢以尊/降祖禰之正也 殤叔小功夫叔之長殤小功布衰/裳即葛五月注不見中
[185-7b]
殤明從/下也 繼母如母傳曰繼母配父與因母同/故孝子不敢殊注因親也 慈母
如母傳曰妾之無子者妾子無母父命妾曰汝以為子/命子曰汝以為母若是則生飬之終其身如死則
喪之三年貴父之命也/注云大夫士之妾子也 非大夫禮傳曰晏桓子卒晏/嬰粗衰斬苴絰帶
杖菅屨食粥居倚廬寢苫枕草君子曰非大/夫之禮也曰卿為大夫也注此平仲之謙也 為子皐
檀弓曰成人有兄死而不為衰者聞子皐為宰遂為/衰成人曰蠶則績而有筐范則冠而蟬有緌兄則
死而子皐/為之衰 無服之殤子生三月則父名之死而不服/撫而哭之哭殤而以日易月者
子生一月哭之一日/凡言子者兼男女也 大功之殤傳曰中殤何以不見/大功之殤中從上小
功之殤中從下注曰據從昆弟之下殤在緦麻也大功/小功皆謂服其成人也大功殤中從上則齊衰殤亦中
[185-8a]
從上此主大夫為殤/服不見者以此求 父卒母三年尊得/伸也 父在母朞
至尊在不敢伸其私尊父/必三年而後娶達子之志 庶子不繼祖庶子不為/長子三年
不繼祖也注重其當/先祖正體故三年 庶子不私親庶子為父後者為/其母緦麻三月注
與尊者為一體/不敢服其私親 不績者不縗周禮庶人不/績者不縗 不當寜
無衰禮曰衰與其不當物也寕無衰也齊衰不以邉坐/大功不以服勤注不當物謂精粗廣狹不中制度
而惡/其亂 為殤後以其服喪服小記云為殤後者以其服/服之鄭注云言為後者據承之
也殤無為人父之道/以本親之服服之 妾有子為之緦又云士妾有子/而為之緦鄭注
云士卑妾無男女/則不服不别貴賤 父在不為妻杖嫡子父在不為妻/杖注以父為䘮主
[185-8b]
 出妻子為母朞出妻子為母朞則為外祖父母無服/注為父後者為出母無服䘮不祭故
也/ 為人後者不貳斬傳曰為人後者為其父/母朞服注云不貳斬 無主
祭者不忍降傳曰姑姊妺女子適人無主者姊妺/服注云無主祭者哀之不忍降服也 既
練而有期喪禮曰三年之䘮既練矣有期之䘮既𦵏矣/則帶其故葛帶絰服朞之絰服其功衰
 大功或為齊衰檀弓公叔木有同母異父之昆弟死/子游曰其大功乎狄儀有同母異父
之昆弟死子夏曰/魯人則為之齊衰 祖父卒為母三年祖父卒而後為/母三年注祖在
為祖母如父/在為母同 為人後姑舅大功夫為人後者其/妻為舅姑大功
  喪服三
[185-9a]
增議劉愷行喪禮議曰詔書所以為制服之科者盖崇
化厲俗以𢎞孝道也今刺史一州之表二千石千里之
師職在平章百姓宣美風俗尤宜尊重典禮以身先之
而議者不尋其端至於牧守則云不宜是猶濁其源而
望流清曲其形而欲影直不可得也 唐魏徴定服制
議曰臣聞禮所以決嫌疑别同異眀是非者也非從天
降非從地出人情而已矣夫親族有九服術有六隨恩
以薄厚稱情以立文然舅之與姨雖同氣論情度義先
[185-9b]
後實殊何則舅為母之本族姨乃外成他族求之母族
姨不在焉考之經文舅誠為重故周王念齊毎稱甥舅
之國秦伯懐晉實切渭陽之詩在舅服止一時為姨居
喪五月循名喪實逐末棄本盖古人之情或有未達所
宜損益實在兹乎記曰兄弟之子猶子盖引而進之也
嫂叔不服盖推而逺之也禮繼父同居則為之朞未嘗
同居則不服為從母之夫舅之妻二夫人相為服或曰
同爨緦然則繼父之徒並非骨肉服重由乎同爨恩輕
[185-10a]
在乎異居故知制服雖繼於名亦縁恩之厚薄者也或
有長年之嫂遇孩童之叔劬勞鞠養情若所生譬同居
之繼父方他人之同爨情義之深淺寜可同日而言哉
在其生也愛之同於骨肉及其死則曰推而逺之若推
而逺之為是則不可生而共居生而共居為是則不可
死同行路重其生而輕其死厚其始而薄其終稱情立
文其義安在且事嫂見稱載籍非一鄭仲虞則恩禮甚
篤顔𢎞都則端肅致感馬援則其見必冠孔伋則哭之
[185-10b]
為位此並躬踐教義仁深孝友察其所行之㫖豈非先
覺者歟但於時上無哲王禮非下之所議遂使深情鬱
乎千載至理藏於萬古今屬欽明在辰聖人有作五禮
詳洽一物無遺猶且永念慎終爰命秩宗更詳考正臣
等奉遵明㫖觸𩔖旁求采摭羣經討論傳記謹按曽祖
父母舊服齊衰三月請加為齊衰五月適子婦舊服大
功請加為周年衆子婦舊服小功今請與兄弟子婦同
為大功九月嫂叔舊無服今請服小功五月服其弟妻
[185-11a]
及夫兄亦小功五月舅服緦麻請與從母同服小功
顔師古嫂叔舅服議曰原夫服紀之制異統同歸或本
恩情或申教義所以慎終追逺敦風厲俗輕重各順其
適名實不可相違喪過乎哀易象之眀訓其易寜戚聖
道之遺㫖所議兩條實為舛駮特降絲綍俾革遺謬竊
以舊館脱驂尚云出涕鄰里有殯且輟巷歌況乎昆弟
之妻嚴親是奉夫之昆弟貲業本同遂乃均諸百姓絶
於五服當其喪歿闔門縞素已獨晏然元黄莫改無益
[185-11b]
闗防實開淪薄相為制服孰謂非宜在昔子思仲尼之
胄為位哭嫂事著禮文哭既施位眀其慘怛茍避凶服
豈曰稱情又外氏之親俱縁於母母舅一列等屬齊尊
姨既小功舅乃緦麻曲生異議兹亦未安秦康孝思見
舅如母語其崇重寜非密戚愚請昆弟之妻服當五月
夫之昆弟咸亦如之為舅小功同於姨服則親疎中節
名數有倫帷薄之制更嚴内外之序增睦至於舅姑為
婦其服太輕冢婦止於大功衆婦小功而已但著代之
[185-12a]
重事義特隆饋奠之重誠愛兼極略其恩禮有虧慈恵
猶子之婦並服大功已子之妻飜其減降以𩔖而言未
為允協今請冢婦朞服衆婦大功既表授受之親又荅
執筓之養叔仲之後諸婦齊同則周洽平均更無窒礙
矣 元行中父在為母及舅姨嫂叔服議曰夫天地之
性惟人最靈者盖以智周萬物惟睿作聖明貴賤辨尊
卑逺嫌疑分情理也是以古之聖人徵性識本縁情制
服則有申有壓天父天夫故斬衰三年情理俱盡者因
[185-12b]
心立極也生則齊體死則同穴比隂陽而配合同兩儀
之化成而妻喪杖周情理俱殺者盖逺嫌疑尊乾道也
父為嫡子三年斬衰而不去職者盖尊祖重嫡崇禮殺
情也資於事父以事君孝莫大於嚴父故父在為母罷
職齊周而心喪三年謂之尊壓者則情申而禮殺也斯
制也羲農堯舜莫之異也文武周孔所同遵也今若舍
尊壓之重虧嚴父之義略純素之嫌貽非聖之責則事
不師古有傷名教矣姨兼從母之名又即母之女黨加
[185-13a]
於舅服有理存焉嫂叔不服逺嫌疑也若引同爨之緦
以忘推逺之跡既乖前聖亦為難從謹詳三者之疑並
請依古為當 韋縚奏喪服舅緦麻三月從母外祖父
母皆小功五月外祖至尊同於從母之服姨舅一等服
則輕重有殊堂姨舅親即未踈恩絶不相為服舅母來
承外族不如同爨之禮竊以古意猶有所未暢者也請
加外祖父母為大功九月姨舅皆小功五月堂舅堂姨
舅母並加至袒免韋述議曰聖人究天道而厚於祖禰
[185-13b]
繫族姓而親其子孫母黨比於本族不可同貫明矣今
若外祖及舅加服一等堂舅及姨列於服紀則中外之
制相去幾何先王之制謂之彞倫奉以周旋猶恐失墜
一紊其叙庸可止乎請依儀禮喪服為定楊仲昌議曰
鄭文貞公魏徵始加舅服至小功五月雖文貞賢也而
周孔聖也以賢改聖後學何從竊恐内外乖序親踈奪
倫情之所沿何所不至記曰無輕議禮明其蟠於天地
並彼日月賢者由之安敢損益也敕姨舅既服小功舅
[185-14a]
母不得全降宜服緦麻堂姨舅宜服袒免
  衰
增説文衰喪衣也上曰衰下曰裳衰之為言摧也言中
心摧痛也 杜預曰衰在胷前 周禮小宗伯大喪懸
衰式於路門之外肆師之職大喪禁外内男女之衰不
中法者 儀禮喪服曰凡衰外削幅裳内削幅幅三拘
削殺/也若齊裳内衰外員廣出於適寸員在背上適辟領/也員也出於辟領
外傍一/寸也適博四寸出於衰衰麻長六寸博四寸 禮記
[185-14b]
外傳曰凡言斬衰者以六寸之布廣四寸為衰帖於心
前剪而不緝也緝者縫/緶之名齊之言齊也如鍼縷其裳下/之縫使齊半也
者如絲也錫衰者先緝錫白之謂也疑衰者疑其布是
絲也疑衰鍚衰二者/君之弔服也 左傳曰魯昭公立十九年矣猶
有童心比及𦵏三易衰袵如故衰言其嬉/戲無度
  冠一
增周禮小宗伯大喪懸冠式於路門之外 又夏官太
僕大喪懸首服之法於宫門 儀禮喪服曰冠繩纓條
[185-15a]
屬冠六升外畢鍜而勿灰 又曰疏衰齊傳曰問者曰
何冠也曰齊衰大功冠其衰也緦麻小功冠其衰也帶
縁各視其冠 禮記檀弓曰古者冠縮縫今也衡縫故
喪冠之反吉非古也 禮記外傳曰吉冠乏布倍於衣
也朝服十五升則冠三十升是也今喪冠升數少斬衰
三升冠六升齊衰四升冠七升又有疏衰即三升半之
衰也 毛詩羔裘曰素冠刺不能三年也庶見素冠兮
棘人欒欒兮 家禮冠所謂梁也褙厚紙為梁廣三寸
[185-15b]
長足以跨項前後用稍細布裹之就摺其布為細㡇子
三條直過梁上其㡇俱向右是謂三辟積其梁之兩頭
盡處捲屈向外以承武是謂外畢别用麻繩一條折其
中從額上約之至項後交過前各至耳邉結住以為武
又以武之餘纓垂下為纓結於頤下此斬衰冠制也若
齊衰冠則用布一條重疊為之制如前而垂其末為纓
  冠二
增不緌檀弓喪冠不緌/鄭注云去飾也 勿灰家禮云斬衰冠鍜而勿/灰鍜用水濯布勿用灰
[185-16a]
也/ 條屬儀禮䘮服傳云冠繩纓條屬注属猶著也通/屈一條繩為武垂下為纓著之冠也雜記曰
䘮冠條属以别吉凶人按禮疏曰吉冠則纓武異材凶/冠則纓武同材今世 為齊衰以下冠往往以紙糊為
武而用布裹之而又别用布/為纓盖不知條屬之義也 四異按五服之䘮冠其/制度之異者有四
升數之不同一也繩纓之與布纓澡纓二/也右縫之與左縫三也勿灰之與灰四也 四同其制/之同
者亦四條属一也外畢二也辟/積之數三也廣狹之數四也
  筓
原榛以為筓檀弓南宮縚之妻之姑之䘮夫子誨之髽/曰爾無從從爾爾無扈扈爾盖榛以為筓
長尺而總八寸鄭注南宮縚孟僖子之子/南宫閲也總束髮垂為飾齊衰之總八寸 鬠筓用桑
[185-16b]
儀禮鬠筓用桑長四寸纋中鄭注桑之為言喪也用為/筓取其名也長四寸不冠故也纋筓之中央以安髪
 惡筓以終喪䘮服小記齊衰惡筓以終喪注云筓所/以卷髮帶所以持身婦人質於喪所以
自卷持者/有除無變 箭筓終三年又云箭筓終䘮三年注亦於/䘮所以自卷持者有除無變
  幗髽
增儀禮喪服曰女子在室為父布總箭筓髽衰三年總/束
髮謂之總者既束其本又總其末箭筓篠也髽露紒也/猶男子之括髮括髮以麻則髽亦用麻也盖以麻自項
而前交於額上卻繞紒如著幓頭焉小記曰男子冠而/婦人筓男子免而婦人髽但言衰不言裳婦人不殊裳
又曰女子子適人者為其父母婦為舅姑惡筓有首以
[185-17a]
髽卒哭子折筓首筓以布總傳曰筓有首者惡筓之有
首也惡筓者櫛筓也折筓首者折吉筓之首也吉筓者
象筓也 檀弓曰魯婦人之髽而弔自敗於臺鮐始也
時家家有喪髽而相/弔去纚而紒曰髽也禮記外傳曰髽者婦人有喪者髽
古人重髽男子吉時皆有縱/以縚其髮然後加筓加冠也去纚而髽曰髽魯婦人/升陘之戰
也露髽相弔/以代喪冠也有麻髽女子在室父母之喪用麻/合髽以對兄弟括髪時也有布
齊衰已下/以布束髪髽者開散之名也既去有縱/髽形葩髽左傳襄公四
年臧紇救鄫侵邾敗于狐駘國人送喪者皆髽魯於是
[185-17b]
乎始髽髽麻髮合結也喪者多/故不能僃凶服髽而已廣雅曰幗謂之祺
  絰一
增周禮夏官曰弁師王之弁絰弁而加環絰 儀禮喪
服傳曰苴絰者麻之有蕡者也苴絰大搹左本在下去
五分一以為帶齊衰之絰斬衰之帶也去五分一以為
帶 禮記外傳曰絰者實也表其有喪慼之情實也喪
服衰之與絰因象平常之時冠帶吉凶相變也有首絰
有腰絰有絞帶斬衰首絰圍九寸向下皆五分去一用
[185-18a]
為腰絰則七寸五分齊衰首絰七寸五分之一腰絰五
寸八分大功首絰五寸八分腰絰四寸六分小功首絰
三寸七分緦首絰三寸七分腰絰二寸九分
  絰二
增首絰家禮云斬衰首絰用有子麻帶黒色者為單股/繩約長一尺七八寸圓圍九寸 齊衰首絰用
無子麻為麄繩/周圍七寸餘 腰絰家禮云用有子麻兩股相交為/麄繩圓圍七寸有餘兩相交結
之餘圍身外兩頭各存散麻三尺未結待成服日方結/之其交結處兩頭各綴細繩繫之 婦人腰絰用有子
麻為之制于男子繫于袪袖之上未成服不散垂/ 齊衰腰絰大五寸餘其制一如斬衰而不散垂 環
[185-18b]
雜記曰小斂環絰/公大夫士一也 弁絰喪大記云君/將大斂弁絰 苴絰士喪/禮云
苴絰大鬲左本在下要絰小鬲散帶/垂長三尺牡麻絰右本上亦散帶垂 絞帶家禮云用/有子麻為
繩一條圓圍二三寸許初起長二尺就當中屈轉分為/兩股各長一尺結合為一彄子然後合兩股為一條比
腰絰較小些圍腰從左過後至前乃以末梢串從彄子/中過反插于右邉在絰之下如今人繫公服革帶相似
 散帶雜記大功/以上散帶 原絰以代紳詳䘮/服 麻不絶本䘮/服
小記云下殤小功帶澡麻/不絶本詘而反以報之
  履
增菅屨斬齊裳菅屨/者菅菲也 繩屨公士大夫之衆臣為/其君繩屨者繩菲也 疏
[185-19a]
蔍蒯之菲也/疏衰服之
  杖
原苴竹 削桐䘮服小記云苴杖竹也削杖桐也孔穎/達疏云此一經觧䘮服苴杖削杖也然
杖有苴削異者苴者黯也夫至痛内結必形色外章心/如斬斫破貌必蒼苴所以衰裳絰杖俱僃苴色也必用
竹者以其體圓性直履四時不改明子為父禮申痛極/自然圓足有終身之痛故也故斬而用之無所厭殺也
削杖者削殺也削奪其貌不使苴也必用桐者明其外/雖披削而心本同也且桐隨時凋落故謂母䘮示外披
削殺服從時除而終/身之心當與父同也 扶身白虎通云所以必杖者孝/子失親悲哀哭泣三日不
食身體羸病故杖以扶/身明不以死傷生也 輔病儀禮䘮服傳云苴杖竹/也削杖桐也杖各齊其
[185-19b]
心皆下本杖者何爵也無爵而杖者何擔主也非主/而杖者何輔病也童子婦人何以不杖不能病也
不入室禮虞杖不/入於室 不升堂又云祔杖/不升于堂 三年不易有/三
年之練冠則以大功之/麻易之惟杖履不易 既殯皆杖䘮大記云大夫䘮/三日既殯主人主
婦室老皆杖士䘮二日而殯/三日之朝主人婦人皆杖 祖不厭孫父不主庶子/之䘮則孫以
杖即位可也/注祖不厭孫 舅不主妾父在庶子為妻以杖即位注/舅不主妾之䘮子得伸也
 童子當室童子當室/則免而杖 長女在室女子在室為父母/其主䘮者不杖則
子一人杖注女子在室亦童子也無男昆弟使同姓為/主不杖則子一人杖謂長女也許嫁二十而筓筓為成
人成人/正杖也 哭殯則杖大夫哭殯則杖/哭柩則輯杖 堂上不杖注避/尊者
[185-20a]
之處/也 不以即位記曰庶子不以杖即位又云為/長子杖則其子不以杖即位也 不
以入廟杖不終入/於廟門 王命則去杖/ 聽卜則去聼卜有/事於尸
則去/杖 國命則輯國君之命/則輯杖 君所則輯大夫於君所/則輯杖於大
夫所/則杖 有爵而后杖雜記曰古者貴賤皆杖叔孫武叔/朝見輪人以杖閡轂而輠輪者於
是有爵而/后杖也 父在不敢杖父在不敢杖矣/尊者在故也 斷而棄之
棄杖者斷而/棄之於隠者 杖而後起禮/ 親在不為妻杖為妻父/母在不
杖不/稽顙 姑在而為夫杖婦人不為主而杖者姑/在為夫杖注姑不壓婦
  雜服
[185-20b]
原慈母練冠以䘮慈母/自魯昭公始也 出母檀弓云不為伋也妻是/不為白也母故孔氏不
䘮出母自/子思始也 久而不𦵏乆而不𦵏惟主䘮者/不除其餘以麻終身 莫知所
魏李𦙍祖敏為河内守公孫度欲用之遂去莫知所/終𦙍父追求積年情若居喪而不聘娶鄰居故人與
父同年者因制服徐邈勸娶妻生𦙍遂/絶房室𦙍孤幼居䘮又設木主祭祖也 詐服迎䘮晋/殷
仲堪為荆州王欽詐服迎拜父䘮律當棄市仲堪曰律/處重者謂父在而詐服耳今欽父實先終與父在不同
遂活/之 設主祭祖李𦙍詳/上注 晉悼夫人傳曰杞孝公卒/晋悼夫人䘮之
姊妹/也 南宫縚妻南宫縚之妻之姑之/喪夫子誨之髽詳筓
  除服
[185-21a]
原先重喪服小記云除䘮者先重者鄭注云先/重者謂練男子除乎首婦人除乎腰 易輕
又云易服者易輕者鄭注云易輕者謂大喪既虞卒/哭而小喪也易喪服男子易乎帶婦人易乎首
母喪後漢江革母終不忍除服郡/守遣丞掾釋服因請為吏 姊喪檀弓云子路/有姊之䘮可
以除之矣而弗除也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子曰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
聞之遂/除之 殤喪記云除殤之䘮也必純注不/朝必純言于成人為釋 成喪除/成
喪者其祭也朝服縞冠注/成人也縞冠未純祭服也 深衣練冠檀弓云将軍文/子之䘮既除䘮
而後越人來弔主人深衣練冠待于/廟垂涕洟子游曰亡于禮者之禮也 朝服縞冠見前/注
 增外除内疚任昉竟陵王行狀云衣裳外除心負内/疚茹感肌膚沈痛創鉅 禮記云親喪
[185-21b]
外除日月已/竟哀不忘也 去官除服孔帖云呉競母䘮去官服除/自陳脩史有緒家貧不能具
紙筆願得少禄以終餘功/拜諫議大夫復脩史焉
  起復一
增從宜䘮有四制變而從宜注四制者恩理節權/也恩仁理義節禮權智也出䘮服四制 原
奪情公羊傳云重奪孝/子之情望慕無窮 增移忠孝經云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
 奪禮常相制云頃奪禮于/苴麻俾戾權于韎韐 順變身許心喪/奪情順變 原攝
晋張華為度支尚書母憂哀過禮/中詔偪令攝事贊成伐呉之計也 金革無避禮記/曽子
問云子夏曰三年之䘮卒哭金革之事無避也者禮與/初有司與孔子曰夏后氏三年之䘮既殯而致事殷人
[185-22a]
既𦵏而致事周人卒哭而致事記曰君子不奪人之親/亦不可奪親也此之謂乎子夏曰金革之事無避也者
非與孔子曰吾聞之老聃曰昔者魯公伯禽有為為之/也今以三年之䘮從其利者吾弗知也鄭注云疑有司
初使之然致仕還其職位於君也伯禽/有徐戎作難䘮卒哭而征之急王事也 弁冕服事公/羊
傳曰古者臣有大䘮則三年不呼其門也練可以弁冕/服金革之事君使之非也臣行之禮也閔子要絰而服
事既而曰若此乎古之道不即人心退而致仕孔子盖/善之也何休注曰己練可以弁冕此説時衰政失非謂
禮當然也弁禮所謂皮弁爵弁也皮弁武冠爵弁文冠/加旒曰冕主所以入宗廟服金革之事謂以兵事使之
君使之非古道也/臣順為命亦理也 遣使釋服東觀漢記云趙憙母/憂上疏乞身行䘮禮顯
宗不許遣使者為釋服賞賜恩寵甚渥崩案憙内典宿/衛外幹宰職正身立朝未嘗解惰及帝 復典䘮事再
[185-22b]
奉大行禮事脩舉肅/宗即位進為太傅 詔使即拜東觀漢記云桓焉為/太傅以母憂自乞聼
以大夫行䘮踰年詔使賜牛酒/奪服即拜光祿大夫遷太常 不敢踰制漢書云翟/方進為丞
後母憂既𦵏三十六日除服起視事以為身僃漢/相不敢踰國家之制 案師古注曰漢制自文帝遺詔
之後國家遵以為常大功十五日小功十四/日緦麻七日方進自以大臣故云不敢踰制 不令追
後漢書曰耿恭征疏勒時母卒及還追行䘮制有/詔使五官中郎將齎賜牛酒釋服奪情不令追服
弁絰即事禮曰君既𦵏王政入於國既卒哭而復王事/大夫士既𦵏公政入於家既卒哭弁絰帶金
革之事無避注此權禮也/弁絰帶輕服權以即事也 墨衰從戎晋伐秦遂發命/子墨衰絰注晋
文未𦵏襄公以凶服從戎故墨衰絰/稱子也晋於是乎始墨遂常為俗 官舍設靈晋傅/咸繼
[185-23a]
母䘮以無兄弟自陳/詔乃使官舍設靈 事畢還禄禮閔子騫以孝聞者/也要絰而服事君既
而曰若是乎古之道不即人心退而致仕孔子善之注/既事畢言古者不敢斥君即近也退退身也致仕還祿
位於君也孔子善其服事君/之義内不失親親之恩也 自陳喪制太康七年大/鴻臚鄭黙母
䘮當依舊攝職自陳始制大臣終三年然元康中陳/準傅咸之徒猶以權奪不得終禮自兹往往為比也
請辭軍事魏觧𢎞父䘮有軍事當行辭疾病帝怒曰/汝非曽閔収廷尉髙柔為請之帝乃原之
 增服闋視職晋顧和拜銀青光祿大夫領國子祭酒/頃之母憂去職居䘮以孝聞既練衛將
軍禇裒上疏薦和為尚書令遣散騎郎喻㫖毎見逼促/輙號咷慟哭謂所親曰古人或有釋其憂服以祗王命
盖以才足幹時故不得不體國殉義吾在常日猶不如/人況今中心荒亂將何以補于萬分祗足以示輕忘孝
[185-23b]
道貽素冠之譏耳和表疏十/餘上遂不起服闋然後視職 奪情就職山濤居母䘮/負土成墳手
植松柏詔奪情就職以濤為/吏部尚書濤不得已就職 令起視事隋邳國公蘇/威為右僕射
以母憂去職柴毁骨立上敕威曰公徳行髙人情寄殊/重必須抑割為國惜身朕之於卿為君為父宜依朕㫖
以禮自存未/幾起令視事 建言奪服唐書天下既定羣臣居䘮者/皆奪服崔善為極言其弊武
徳二年始許終䘮然猶時以權迫/不能免如房元齡禇遂良者衆矣 固請終制唐張説/累遷工
部兵部二侍郎以母䘮免既期詔使為黄門侍郎固請/終制祈陳哀到時世俗衰薄士以奪服為榮而說獨以
禮終天下髙之事又武后朝解琬除監察御史以䘮免/武后以琬習邉 迫令西撫𦍑夷琬因乞終䘮后嘉許
之非又代宗朝宗室涵方母䘮奪衰持節宣慰所至州/縣 公亊未嘗言疏飯水飲席地以瞑及使還固請終
[185-24a]
制代宗見其/癯毀許之 固辭見聽李朝隠授岐州刺史母䘮/職召為揚州大都督府長史
固辭/見聽 强起就職于志寜為太子詹事以母䘮免有詔/起復本官固請終䘮帝遣中書侍郎
岑文本敦諭之曰忠孝不兩全今太子須人/教約卿强起為我卒輔導之志寕乃就職 奪服拜
杜暹遷給事中以母䘮職㑹安西都䕶張孝嵩遷/太原尹或言暹往使安西虜服其清今猶慕思乃奪
服拜黄門侍郎/兼安西副都護 苫塊奉詔來瑱擢潁川太守母䘮免/以孝聞安禄山反張垍薦
之興塊次拜汝南太守太鄭元璹母䘮免會突厥提/精騎數十萬身自將攻 原詔即苫次起元璹持節
衰麻謁相李林甫聞蕭頴士名欲拔用時穎士寓居廣/陵居母䘮服衰麻詣京師徑謁林甫於政事
堂林甫素不識遽見衰麻大惡之即令斥去穎士大怒/乃著伐櫻桃賦刺林甫有曰擢無庸之𤨏質專廟朝之
[185-24b]
右/地 奪服不哭唐陳思忠居父䘮詔奪服客往弔思忠/辭以辰日薛大鼎子克構曰事親者避
嫌可也既孤矣則/無不哭世服其論 釋衰拜賜吕諲擢平章事會母䘮/解三月復召知門下三
品當賜門㦸或勸諲以凶服受吉/賜不宜諲釋衰拜賜人譏其失禮 徒跣藉稾歐陽詢/母䘮詔
奪哀毎入朝徒跣及門夜直藉稾/以寢非公事不語還家輒號慟 被髮居堊田𢎞正/遇害魏
人素徳𢎞正以田布賢使世其官穆宗遽召布觧衰拜/魏博節度乘傳以行布泣固辭不聽乃出伎樂與妻
子賔客訣曰吾不還未至魏三十里/跣行被髮號泣而入居堊室屏節旄 墨衰元纛田布/起復
節度使制云墨衰在體元纛在/前提劒就命無忘哀敬元稹撰 峨冠泣血韓偓言宰/相崔貽範
處䘮未數月遽使視事傷孝子心今中書事一相可辦/陛下誠惜貽範才俊變衰而召可也何必使出峨冠廟
[185-25a]
堂入泣血柩側毁瘠則廢務勤/恪則忘哀此非人情可處也 起復之制五代史云/鄭餘慶嘗
採唐士庶吉凶書疏之式雜以當時家人之禮為書儀/兩卷明宗見其有起復之制歎曰儒者所以隆孝悌而
敦風俗且無金革/之事起復可乎 起復之服朝野雜記云故事大臣/奪情者服慥光幘黲紫
袍皁角帶道君惡之政和末始議以入公門不應變服/遂以吉服朝然居家猶䘮服也紹興初朱藏一起復古
僕射請所服太常援政和近事為請而居第則慘服去/佩焉議者不以為是孝宗之䘮趙子真當國始令羣臣
服白涼衫皁帶以治事逮終䘮乃止論者以為是及光/宗之䘮禮部侍郎陳宗召復請百官以日易月禫除畢
服紫衫皁帶/以治事從之 佩魚不中禮談録李宗諤云先公周顯/徳末翰林學士起復裹素
紗軟脚幞頭黲紫公服毎入朝猶佩魚袋或曰魚袋者/取事君夙夜匪懈之義然以金為飾亦身之華也居䘮
[185-25b]
奪情不當有金銀/之飾公遽謝不敏 起復非好事石林過庭錄云至和/間富鄭公為相以母
䘮去位時久無以宰相持䘮者昭陵意大向公必欲起/復詔再下再力辭上以盧朱崖薛文恵故事切責有云
以相國之尊而守匹夫之節任天下之重而為門内之/私朕所不取也且命中人督公起非同就道不得先還
公復抗章言天下無事宰相奉行常務豈可與太宗時/比中書樞密院臣僚韓琦等平居皆嘗與臣論起復不
是好事今在嫌疑之地必不肯為臣盡/言惟斷自聖意上知其不可奪乃已 六疏辭宋孝/宗詔
起復劉珙為宣撫使凡六疏辭之/引經據禮詞甚切至帝為寢其詔 四學諫宋理宗起/復史嵩之
太學生黄愷伯等百四十四人上書曰嵩之不天徘徊/牽引轉移上心衷私御筆必得起復之禮然後從容就
道初不見其憂戚之容是率天下而為無父之國矣武/學生翁日善等六十七人京學生劉時舉等九十七人
[185-26a]
宗學生與寰等三十四/人皆上書切諫皆不報 歴陳起復之非明李賢還京/上疏乞終䘮
不允遂入閣視事編脩羅倫上疏請許李賢終制歴陳/古今起復之非反覆數千言辭甚切直倫復詣賢私第
告以不可賢怒力辭/内批貶倫士論榮之 交劾忘親之罪明張居正奉㫖/奪情視事呉中
行趙用賢艾穆沈思孝交章劾其忘親貪位居正怒王/錫爵造䘮次求觧居正屈膝於地舉手索刃作刎頸狀
曰爾殺我爾殺我/錫爵大驚趨出 原既𦵏不入庫門魯莊公之䘮既/𦵏而絰不入庫
門注時慶父作亂閔公不敢居䘮𦵏/以吉服而反正君臣欲以防遏之也 卒哭而復王事
見/前 節以忠全 情由禮抑 門内之治恩掩義 門
外之治義斷恩 父母之喪三年不從政 齊衰之喪
[185-26b]
三月不從政 所宜移孝入忠 不可以恩掩義 公
勤奉上宜從金革之虞 哀戚在中何必苴麻之飾
  起復二
增啓梁任昉上蕭太傅奪禮啟曰昉往從末宦禄不代
耕飢寒無甘㫖之資限役廢晨昏之半膝下之歡已同
過隙几筵之慕幾何可憑且奠酹不親如在安寄晨暮
寂寥閴若無主所守既無别理窮咽豈及多喻明公功
格區宇感通有塗若霈然降臨賜寢嚴命是知孝治所
[185-27a]
被爰至無心錫𩔖所及匪徒教義不任崩迫之情謹以
啟事陳聞
增表宋宋庠代李副樞乞終喪表曰遭喪奔赴奄集私
門餘喘窮號方迷魂榦猥蒙恩諭收齒官聯聞命驚迷
撫心殞越伏念臣早由羈齒入服仕途先父勉臣以義
方教臣以忠藎俾其奉國不使顧私不圖瞻岵無日遘
閔終天藥劑隔於親嘗風木纒乎永痛静言孤苦尤倍
尋常寜可冒四近之榮忘三年之愛而況心馳塋冢方
[185-27b]
卜於始襄身逺几筵殆同於不祭茍容去職未謂乏人
伏望陛下俯徇哀祈追收權典許終喪紀獲報劬勞庶
棘人之風普均於有截先王之禮不廢於最靈願竭餘
隂永酬洪造 王淮辭免起復太宰表曰苫塊餘生已
濵死所絲綸渙號俾服官班敕使薦臨徳音下逮呼天
號絶撫已驚迷伏念臣早偶家艱專承母訓零丁孤苦
邈爾無依鞠育提攜逮夫有立犬馬之養未伸風木之
悲遽至攀號泣血摧踊殞心仰賴聖神之恩甫終窀穸
[185-28a]
之事几筵是奉墳土未乾痛深陟屺之瞻恨未及泉之
見敢謂宸衷念舊優詔奪情盖三年免懐通喪者乃聖
王之制而踰月視事變禮者豈治世之風雖睿眷之殊
常豈私情之所忍伏望陛下推孝思而錫𩔖謹宰柄以
馭臣念哀苦之方深況衰疲之已甚報親日少願終制
以為期事國時長尚捐軀而未晩 又曰方席薪而枕
塊於義為安俾服冕而乘軒共知不可哀悰薦布宸聼
未回再殫罔極之情冀動盖髙之聽伏念臣猥蒙天眷
[185-28b]
誤玷宰司乆無補於明時亟自招於大禍慈顔遽隔悲
隙駟之難留厚穸甫成倚苫廬而永慕庶畢哀恫之制
少酬顧復之恩忽奉制綸俾還相位私情莫處公議靡
容豈可遵故事以蹈前非但當守禮經而據古是臣重
罹酷罰屬在衰年既極摧殘寖成疾恙精神陡耗筋力
頓衰雖强使之造朝決難堪於應務伏望陛下委大眀
之照憫不移之愚追寢渙恩俾終祥禫則聖主得全於
禮貌而孤臣獲畢其孝思疾首痛心或偷生於此日銘
[185-29a]
肝鏤肺期報徳於他時 劉珙辭免起復表曰泣血陳
詞仰祈聰聽批章示訓尚閟俞音涕泗無從囘皇失措
伏念臣俄纒欒棘之悲永負劬勞之報呼天靡及觸地
無容强食勝喪空驚過隙之駟感時追往更傷返哺之
烏敢意敕使薦臨徳音頻降雖君命召固難俟駕而行
念人子情不忍短喪而出矧今耉老在上忠賢繼登外
無兵革之虞内有禮樂之僃則焉用於愚臣俾故違於
典禮伏望陛下大眀旁燭至徳兼容俾酬慈母之恩俯
[185-29b]
遂匹夫之志褒形一字已同華衮之榮誓畢三年庶免
素冠之刺
  恩服
原袁逢舉荀爽後漢袁逢舉荀爽不/應及卒制服三年 向苗舉桓鸞向/苗
舉桓鸞為膠東令/苗卒奔䘮終三年 陸景為祖母晋陸景為祖母/所育心䘮三年 周
翼為郗鑒周翼為舅郗鑒/去職心䘮三年 趙武為程嬰服齊衰/三年 公
臣為管仲管仲遇盜取為公臣/及死桓公使為之服 韋泓託應詹晋書韋/泓屬亂
離依託應詹詹分甘苦營伉儷及宅/幷薦之詹卒制朋友服祭之終身 傅燮為所舉傅/燮
[185-30a]
再舉孝亷聞所/舉卒棄官行服 樂恢為郡守樂恢為本郡吏太/守坐法奔䘮行服 龎
濟為徐楫魏徐楫請龎濟為主/簿楫死送䘮行服 增行服如所親李大/亮歿
後所育孤姓為大/亮行服如所親者 哀毁如大喪孔帖云畢創始䘮繼/母而二妹襁褓身鞫
養至成人及卒妹為創服弟栩留司東都聞疾馳/歸哀毁如大䘮雖變服未嘗笑天下稱其友悌 號
哭如喪親初齊王憲女嫠居李綱厚恤之/及綱卒女被髮號哭如䘮其親 丁潭為琅
邪王琅邪王裒始受封帝欲引朝賢為其國上卿遂用/丁潭為郎中令會裒薨潭上書求行終䘮禮曰輒
案令文王侯之䘮官僚服斬既𦵏而除今國無繼統䘮/庭無主臣實陋賤不足當重謬荷首任禮宜終䘮詔下
博議使除服/心䘮三年
[185-30b]
  追行喪服
原李夑漢李燮父固為梁冀所害燮匿於人家得免十/餘年梁冀誅乃還鄉里追行䘮服與姊相見悲
感路/人 袁紹後漢袁紹生而父卒母䘮服竟又追父/服凡在廬冢六年禮畢歸洛陽非海内知
名不/得見 劉臻漢宗室東海孝王臻及儉並有篤行母亡/皆吐血毁瘠至服練兄弟追念初䘮父幼
小哀禮有闕/重行喪制也 增蕭希甫五代史曰梁袁象先為青州/節度使以蕭希甫為廵官希
甫不樂乃棄其母妻變姓名亡之鎮州及莊宗滅梁遣/希甫宣慰青齊始知其母已死而妻袁氏亦改適矣乃
發哀服䘮/居於魏州
  服過制
[185-31a]
原喪不除曾子問云父母之䘮弗除可乎孔子曰先王/制禮過時弗舉禮也非弗能勿除也患其過
於制/也 期猶哭檀弓曰伯魚之母死期而猶哭子/曰嘻其甚也伯魚聞之遂除之 行
服六年後漢汝南薛/包行服六年 庶母三年晉衛崇為庶母服三/年顧和曰禮以執物
成教心奪天屬之性今/冒越皆下太常奪服 妻亡終喪盧欽字子若妻亡/廬杖終䘮不御酒
肉劉寔不/以為罪 妻卒並杖順帝時山陽太守王襲字伯宗/妻卒與諸子並杖行時人議之
 薛宣相駮漢薛宣字貢君為丞相弟脩為臨淄令後/母卒脩去官持服宣謂脩三年䘮人少能
行之兄弟相駮不可脩/竟行服兄弟由是不和 薛勤何恨魏薛勤䘮妻不哭/曰幸不為夭何復
恨/哉
[185-31b]
  諡一
原説文曰諡者諡行之迹也 韋昭辨釋名曰古者諸
侯薨則天子論行以賜諡唯王者無上故於南郊稱天
以諡之當春秋時周室卑微臣諡其君故諸侯之諡多
不以實 古史考曰諡禮待𦵏而諡所以尊名也其行
善善惡惡為諡所以勉為善也 禮記曰君子已孤不
更名已孤暴貴不為父作諡注作諡嫌以己/尊加於父也又曰幼名
冠字死諡周道也 禮表記子曰先王諡以尊名節以
[185-32a]
壹恵恥名之浮于行也注云諡以尊名為美諡以尊顯/其聲名也壹專也恵善也善行
雖多難以枚舉但節其大者/以尊其善故曰節以壹恵也大戴禮曰武王踐阼曰諡
者行之迹是以大行受大名小行受小名行出乎己名
出乎人 論語曰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
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春秋說題辭
曰號者功之表諡者行之迹所以追勸成徳使尚務節
 五經通義曰諡者死後之稱累生時之行而諡之生
有善行死有善諡所以勸善戒惡也諡之言列其所行
[185-32b]
身雖死名常存故謂諡也 晉中興書曰時賜諡多由
封爵不考徳行王導曰近代以來唯爵得諡武官牙門
有爵必諡卿校常伯無爵悉不賜諡甚失制諡之本今
中興肇建勲徳兼僃宜深體前訓使行以諡彰中宗納
焉自後公卿無爵而諡自導始也
  諡二
増唐上元元年尊太公望為武成王宋太中祥符元年
加諡昭烈武成王 原檀弓曰公叔文子卒其子戌請
[185-33a]
諡于君曰日月有時將𦵏矣請所以易其名者君曰昔
者衛國凶饑夫子為粥與國之餓者是不亦恵乎昔者
衛國有難夫子以其死衛寡人不亦貞乎夫子聽衛國
之政脩其班制社稷不辱不亦文乎故謂夫子貞恵文
子 左傳曰無駭卒羽父請諡與族公問於衆仲衆仲
對曰天子建徳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諸侯以
字為諡因以為族官有世功則有官族邑亦如之公命
以字為展氏 穆天子傳曰為盛姫諡曰哀淑人 增
[185-33b]
唐會要開元二十七年追諡孔子為文宣宋太中祥符
五年追諡至聖元加諡大成曰大成至聖文宣王明朝
因之至嘉靖間改為先師孔子 原列女傳曰魯黔婁
先生死曽子與門人往弔焉曰何以為諡其妻曰以康
為諡昔者先生君嘗賜之粟二十鍾先生辭而不受是
其有餘富也君嘗欲授之國相先生辭而弗為是有餘
貴也求仁而得仁求義而得義其諡為康不亦宜乎
左傳曰楚子疾告大夫曰不榖不徳亡師于鄢以辱社
[185-34a]
稷若以大夫之靈獲保首領以殁于地唯是春秋窀穸
之事所以從先君于禰廟者請為靈若厲大夫擇焉既
卒子囊謀諡大夫曰君有命矣子囊曰君命以共若之
何毁之赫赫楚國而君臨之撫有蠻夷奄征南海以屬
諸夏而知其過可不謂共乎請諡之共大夫從之 增
晉太子申生卒晉人諡為恭太子諡始此 原漢書曰
霍去病元狩六年薨上悼之發屬國元甲軍陳自長安
至茂陵為冢象祁連山諡之景桓侯諡法仁義行剛曰/景辟土行逺曰桓
[185-34b]
 又曰賈山奏事曰古者聖王作諡三四十世爾雖堯
舜禹湯文武累世廣徳以為子孫基業無窮二三十世
也秦始皇帝曰死而以諡法是父子名號有時相襲也
以一至萬則世世不相復也故死而號曰始皇帝 東
觀漢記曰呉漢爵位奉賜最尊重然但治宅不起巷第
恭儉如此病薨奏諡有司議以為武昭特賜諡曰忠
侯 張璠漢記曰范丹中平二年卒三府各遣令史奔
弔累行論諡僉曰宜為貞節先生會𦵏二千餘人 增
[185-35a]
賈充字公閭老病自憂諡傳從子模曰是非久自見不
可掩也晉太康中卒博士秦秀以其奸囘弑逆請諡以
荒帝更曰武 王儉字仲寳卒禮官欲諡文獻王晏與
儉不平啟上曰此諡自宋以來不加異姓因改諡憲
王通龍門人字仲淹四逰長安見隋文帝於太極殿奏
太平十二䇿不報退居河汾教授生徒大業末卒於家
門人諡曰文中子 楊侃職林唐貞元十五年故唐安
公主賜諡莊穆則公主諡自此始及考唐髙祖女平陽
[185-35b]
公主起兵參佐己諡為昭齊髙帝女妻沈攸之子文和
已諡為興憲則公主賜諡又非自唐安始矣 唐岐王
範卒明皇贈諡恵文太子史斷云範乃明皇之弟而是
時官又為太子傅顧以太子諡之顛倒不倫 唐宋王
名成器後改封寕王名憲開元二十九年薨上哀惋特
甚曰天下兄之天下也固讓於我為呉太伯常名不足
以處之乃諡曰讓皇帝其子汝陽王璡表述先志固讓
不許代宗時又追贈曰齊王 處士楊厚新都人少傳
[185-36a]
父統業東漢順帝時徴至長安累官侍中拜議郎後稱
病歸教授門生三千餘人卒年八十二鄉人諡曰文公
 唐趙元亮字真固少負志畧如隠者之操及卒其友
魏元忠宋之問崔璩等諡曰昭夷先生 許敬宗在唐
奸囘取容忍心害理及卒太常博士袁思古按諡法名
與實爽曰繆請以諡之敬宗孫彦伯訟請改諡博士王
福畤曰何曽既忠且孝徒以日食萬錢得諡為繆敬宗
忠孝不逮於曽而飲食男女之累過之諡之曰繆無負
[185-36b]
許氏矣詔五品以上更議禮部尚書楊思敬曰過而能
改曰恭請諡曰恭詔從之 裴光庭字連城唐開元中
為吏部尚書用人多循資格失勸奨之道及卒博士孫
琬請諡曰克其子訟之賜諡忠獻 顔杲卿真卿從兄
也唐天寳末為常山太守安禄山反城陷被執罵賊而
死楊國忠用張通幽譖竟無褒贈真卿泣訴於上杖殺
通幽贈杲卿太子太保諡忠節 顔真卿為賊所殺貞
元中追贈司徒諡文忠 李晟破賊時咸寜公渾瑊亦
[185-37a]
進取咸陽其功固不相下故其卒與晟同諡忠武 蕭
頴士字茂挺唐開元中舉進士對䇿第一尹徽王恒盧
異等執弟子禮受業門下號蕭夫子與李華齊名及卒
門人共諡曰文元先生 宋慶禮卒太常以其奸巧自
是諡曰專禮部員外張九齡駮之曰慶禮在邉陲二十
年邉亭晏然不當加以醜諡改曰敬 漢世母后無諡
髙祖尊先母為昭靈夫人尊髙后為昭靈后至明帝𦵏
隂太后始建光烈之稱然猶未以諡名也其後母后止
[185-37b]
有二諡至宋仁宗時劉太后崩諡莊獻明肅則母加四
諡自此始矣 宋邵雍字堯夫天性髙邁迥出千古而
坦夷温厚不見圭角所著有皇極經世觀物内外篇漁
樵問答擊壤集行世卒年六十七程明道銘其墓朱文
公為之贊元祐中賜諡康節 陳瓘字瑩中號了翁紹
興中特諡忠肅 戚同文字文約所交皆當世知名士
楊徽之因使至郡多與之酬倡及卒徽之與其門人諡
堅素先生 明世宗時真人邵元節卒贈少師諡文康
[185-38a]
榮静初死時内閣擬二諡御批俱用故得四字諡
  諡三
原取善表記云先王諡以尊名節以壹恵恥名之浮於/行也注恵善也節以一善言取其一大善以為
諡號也/浮過也 知行聞其諡/知其行 成徳穀梁云𦵏而後舉諡諡/所以成徳也徐邈注云
成謂定其/徳之優劣 尊名表記云先王諡以尊名鄭注云名者/謂聲譽也言先王論行以為諡以尊
名者使聲譽可/得而尊信也 當實崔駰議章帝諡云臣聞號者功/之表謚者行之迹據徳録功名
當其/實 受名王導上疏曰臣聞大行受/大名則實稱不誣而已 太史掌周禮/太史
掌卿大夫䘮/賜諡讀誄 大夫謀楚恭王/詳諡二 陳行迹周禮太師職/云大䘮帥瞽
[185-38b]
而廞作䘌諡鄭氏注云廞興也興言王之行謂諷誦其/治功之詩故書廞為淫鄭司農云淫陳也陳其生時行
迹為/作諡 附豐功孫毓諡議云大名必加/茂實美號必附豐功 商臣加惡傳/云
商臣弑其父諡之曰靈不瞑曰成乃瞑注禮既/𦵏乃諡啇臣忍人既弑父未斂而加惡諡也 子囊
増名君子謂楚子囊忠君薨不/忘增其名注謂諡君為恭 文者一言白虎通云/諡或一言
或兩言何文者以一言為諡髙宗殷宗也/質者以兩言為諡故湯死後世稱成湯也 帝后一體
蔡邕諡議云漢世母氏無諡至於明帝始建光烈之稱/諡法有功安民曰烈帝后一體禮亦宜同皇太后宜諡
為和熹/烈皇后 大夫會諡白虎通云諸侯薨世子赴告天子/天子遣大夫會其𦵏而諡之何幼
不誄長賤不誄貴諸侯相誄/非禮也臣當受諡於君也 鴻臚奏諡漢書云諸侯/薨大鴻臚奏
[185-39a]
謚誄䇿注曰/誄䇿簡也 上古無諡抱朴子云上古無/諡始於周家耳 中古為
史記秦始皇制曰朕聞太古有號無諡中古有號死/而以行為諡如此則子議父臣議君也甚無謂朕弗
取焉自今以来除諡法朕為始皇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千萬世傳之無窮 增取孝為
荀爽對策/詳諡一 無爵而諡自王導始/詳諡一 二字非褒 一
字非貶並詳諡四/獨孤及議 門人私諡 鄉人公諡 後代追
諡 訟請改諡並詳/諡二 原别尊卑彰有徳白虎通云死/有諡何諡者
别尊卑彰/有徳也 生無爵死無諡郊特牲云死而諡今也古/者生無爵死無諡鄭注曰
古謂殷以前也大夫以上乃謂之爵死有諡也周制爵/及命士雖及之猶不諡耳今記時死則諡之非禮也
[185-39b]
 諡有七十二品白虎通云所以諡之為堯何為諡有/七十二品禮記諡法曰翼善傳聖諡
曰堯仁聖盛明諡曰舜慈恵愛/民諡曰文强理勁直諡曰武 議者百五十人何晏/魏明
帝諡議表云案外内羣寮議宜曰明餘所執難各不同/書曰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傳曰善鈞從衆今稱明者
可謂/衆也 彰明既往 沮勸將來
  諡四
原表梁陸倕為張纘謝兄尚書諡靖子表曰亡兄夙搆
皇慈早邀靈慶立言著績未酬天寵門衰祚寡遽辭昌
運拊心摧恨私懐罔極日月告時幽埏寖逺王人猥集
[185-40a]
佳冊光臨榮溢里庭恩沈松檟
原書齊虞羲與蕭令王僕射書為袁彖求諡曰袁侍中
體髙亮之宏姿挺孤竒之逸操孝友結於衡閭忠正表
於邦域懐抱七經該綜百氏清文麗目幾義窮神言非
義而不發容導禮而後動居貧無悶事等安期處顯不
驚道均無歎兄弟親從同居共財怡怡雍穆人所不聞
顧與善無徵報施徒語岱山委岫崑岳摧峯四海搢紳
誰不掩泣明公徳冠時宗道髙物表若得横議聖時斟
[185-40b]
酌今古採茂實於當年標芳流於千載馳徽諡於山道
潤貞氣於泉門豈非體國之至公典謨之盛軌者哉
原議晉張華晉文王諡議曰殊位盛禮實隆明徳班爵
崇寵亦光茂勲至於表名贈號世考洪烈冠聲無窮者
莫尚於號諡也論功髙於禹稷比徳邁於伊周 增唐
許孟容徳宗諡議曰皇莫大夫羲軒帝莫加於唐虞姒
氏商鎬亦續憲度咸紀名諡以揚昭光徽發揮茂耀如
掲日月泥金方草仙鼎忽成汗漫無從希夷永閟哀同
[185-41a]
軌之將會仰鴻名之可易鋪衍至蹟錫乎無窮 賈餗
敬宗諡議曰七月將至同軌既集上稽國典傍考物情
約以經義合諸諡法表功節恵庶叶大中 蘇滌宣宗
諡議曰皇天平分盛王全用施雷雨之廣澤則庶物生
成務恩威之至仁則四海亭育遂使含靈受泰觸𩔖知
懐美諡大名固當稱謂 杜宣猷懿宋先太后諡議曰
母儀夙著壼教自髙夢日昭其休祥俔天表其鴻慶晦
曜未兆逢時乃彰殊榮不在於生前縟禮必行於身後
[185-41b]
當海晏河清之日屬賔天上漢之朝故劒軫皇情之深
新阡赴丹禁之慟於是痛環珮之絶響感詩禮之無聞
爰詔近臣俾詠明淑神算添句用寫悲情豈八字之能
倫與三光而齊朗天文照臨哀榮兼極璇宫對立蘭殿
煥開想像如覆於玉衣肸蠁疑逰於金屋上仙之日都
人不簪於柰花追榮之辰國風空賦於荇菜秦原松檟
佳氣久凝漢后褘褕盛禮俄及道光前古徳冠後宫發
睿感於賜衣軫孝思於遺鏡遂揚翟黼之禮以慰昭靈
[185-42a]
之慈 崔厦駮議郭知運曰若節度合諡而不以其時
則嗣子廢先君之徳若不合諡而茍遂其志則先君因
嗣子而見尊以僕射而言恐貽越禮之讓以國家而言
又殊旌善之體 故太保丞相贈太師苗晉卿諡議曰
古者生以行觀其志歿以諡易其名字之美惡視行之
大小後代或三字以表徳貞恵文子是也或二字以彰
善酇文終侯留文成侯是也盖其跡大名盛則禮優諡
崇 獨孤及重議吕諲諡曰昔孔子作春秋以繩當代
[185-42b]
而亂臣賊子懼諡法亦春秋之微㫖也在懲惡勸善不
在哀榮在議美惡不在字多文王伐崇周公殺三監誅
淮夷晉重耳一戰而霸諸侯武功盛矣而皆諡曰文以
冀缺之恪徳臨事甯俞之忠於其國随會之納諫不忘
其師立身不失其友其文徳豈不優乎而並諡曰武固
知書法者必稱其大而畧其細故言文不言武言武不
言文三代以下樸散禮壊乃有二字之諡二字諡非古
也其源生於衰周施及戰國之君漢興蕭何張良霍去
[185-43a]
病霍光俱以文武大畧佐漢致太平其事業不一謂一
名不足以紀其善於是乎有文終文成景桓宣成之諡
雖瀆禮甚矣然猶褒不失人唐興參用周漢之制謂魏
徵以王道佐時近文直言極諫愛君而忘身近貞二徳
並優廢一不可故曰文貞公謂蕭瑀端直鯁亮近貞性
多猜貳近褊言褊則失其謇正稱貞則遺其宏狹非一
言所能名故曰貞褊公其餘舉凡推𩔖大抵準此皆有
為為之也若迹無殊途事歸一貫則直以一字目之故
[185-43b]
杜如晦諡成封徳彞諡明王珪諡懿陳叔達諡忠温彦
博諡恭岑文本諡憲韋巨源諡昭唐休璟諡忠崔日用
諡昭其流不可悉數此並當時赫赫以功名居宰相位
者諡不過一字不聞其子孫佐吏有以字少稱屈者由
此言之二字不必為褒一字不必為貶若褒貶果在字
數則是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不如周威烈王慎靚王也
齊桓晉文不如趙武靈王魏安釐秦莊襄楚考烈也杜
如晦王珪已下或成或明或懿或憲不如蕭瑀之貞褊
[185-44a]
也 蘇端駮司徒楊綰諡議曰聖人立諡有公無私所
以周宣不敢私於父諡曰厲漢宣不敢私於祖諡曰戾
百王明制歴聖通則昔公叔文子有死衛之節脩班制
之勤社稷不辱方居此諡爰及太宗初魏公徵有匡救
公直之忠中宗末蘓瓌有保安不奪之節所以諸賢甚
衆諡文貞者不過數公至於燕公張説先朝辭翰之臣
名節昭著省司尚謂不可至今人故稱之 梁肅代太
常荅蘇端駮楊綰諡議曰夫具美果在一名則士文伯
[185-44b]
孔文子且無經緯天地之文孟武伯甯武子又非克定
禍亂之武若以廢禮不稱其名則臧孫辰縱逆祀不得
諡文管夷吾臺門反玷不得諡敬是知議名之道録其
所長則舍其所短志其大行則遺其小節使善惡決於
一字褒貶垂於將來盖先王制諡之方也且聖無全能
才不必備以鄭公徵立言正色恥君不如堯舜其節大
矣而昧於知人許公瓌固執遺詔廷沮邪計其志明矣
終不能守故春秋為賢者諱過傳稱不以一眚掩大徳
[185-45a]
語曰無求備於一人盖二公所以為文貞也若曰百行
所歸九徳咸事如周公之文宣父之徳然後擬議則千
古莫嗣而諡典絶矣安在一二蘇魏足為定制乎 李
㢲駮尚書右僕射鄭珣瑜諡議曰夫文人者大則經緯
天地次則潤色王猷周文以至徳為西伯季孫以道事
其主咸諡曰文為美無以尚也亦焉用兩字然後為備
哉兩字之諡非春秋之正也故相國鄭公之諡為文足
矣焉用獻哉為獻可矣焉用文哉 又李㢲議曰夫諡
[185-45b]
一字正也堯舜禹湯周公召公是也兩字非正也故諡
法不載或人臣不守彞章苟逞異端考烈慎靚是也或
時主之權以功徳加厚於臣也蕭何霍光房元齡魏徵
是也不當加而僭也孔光劉寛薛元超李元紘是也三
字過也貞恵文是也亦諡法所不載也古今無有也公
叔文子諡衛君之過也衛之亂制也不然即記之失也
以一美加一字即堯舜禹湯當累數十字以為諡也
韋乾度駮左散騎常侍房式諡議曰聖上法維天之度
[185-46a]
 崇納汙之𢎞雖宏澤滂流鼓盪昭洗然易名之典在正
 根源苟非其人不可加美
 
 
 
 
 
 
[185-46b]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八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