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一百七十九


[184-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七十九
  禮儀部二十六居䘮有奔䘮居居䘮過哀䘮婚/居䘮 疾 䘮越禮
   去官持服䘮異母䘮雜主䘮/䘮助祭 賢臣 䘮
   居䘮一
 増曲禮居䘮未𦵏讀䘮禮既葬讀祭禮䘮復常讀樂章
 居䘮不言樂居䘮之禮毁瘠不形視聽不衰升降不由
 阼階出入不當門隧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十唯衰
[184-1b]
 麻在身飲酒食肉處於内 雜記曰子貢問䘮子曰敬
 為上哀次之瘠為下顔色稱其情戚容稱其服 又曰
 三年之䘮言而不語對而不問廬堊室之中不與人坐
 焉 問䘮曰親始死雞斯徒跣扱上衽交手哭惻怛之
 心痛疾之意傷腎乾肝焦肺水漿不入口三日不舉火
 䘮服四制曰父母之䘮衰冠繩纓菅屨三日而食粥三
 月而沐期十三月而練冠三年而祥比終兹三節者仁
 者可以觀其愛焉知者可以觀其理焉強者可以觀其
[184-2a]
志焉 檀弓始死充充如有窮既殯瞿瞿如有求而弗
得既𦵏皇皇如有望而弗至練而慨然祥而廓然
  居䘮二
増檀弓曰顔丁善居䘮始死皇皇焉如有求而弗得及
殯望望焉如有從而弗及既𦵏慨焉如不及其返而息
 又曰髙子臯之執親之䘮也泣血三年未嘗見齒君
子以為難 雜記孔子曰少連大連善居䘮三日不怠
三月不懈期悲哀三年憂東夷之子也 左傳晏桓子
[184-2b]
卒晏嬰麤縗斬苴絰帶杖菅履食粥居倚廬寢苫枕草
其老曰非大夫之禮曰唯卿為大夫 晉武帝㤗始四
年皇太后崩有司奏前代故事倚廬中施白縑帳素牀
以布巾褁革軺輦版轝細犢車皆施縑褁詔不聽但令
以布衣車而已又奏除服詔曰夫三年之䘮天下之達
禮也受終身之愛而無數年之報柰何有司固請帝流
涕久之乃許然猶素冠蔬食以終三年如文帝之䘮
後魏孝文帝太和十四年太皇太后馮氏殂帝勺飲不
[184-3a]
入口者五日哀毁過禮諸臣諌為之一進粥 後周武
帝母叱奴太后崩帝居倚廬朝夕供一溢米羣臣表請
累旬乃止及葬帝袒跣之陵所詔曰三年之䘮達於天
子但軍國重務須自聽朝衰麻之禮率遵前典百僚宜
依遺令既葬而除公卿固請依權禮周主不許卒由三
年之制五服之内亦令依禮 宋淳熙十四年光堯太
上皇崩上號慟擗踊二日不進膳諭宰執不用易月之
制如晉武魏孝文實行三年䘮自不妨聽政王淮等乞
[184-3b]
俯從禮制上流涕曰大恩難報情所未忍上衰絰御輦
設素仗軍民見者徃徃感泣 明懿文太子薨皇太孫
哭踊哀慕水漿不入口者五日太祖撫之曰毁不滅性
禮也爾誠純孝獨不念我乎始一啜糜粥欲服三年䘮
太祖不可然三年内語未嘗髙聲笑未嘗露齒不飲酒
食肉不舉樂不御内人勸之則曰服可例除情須自致
  居䘮三
原思哀䘮思/哀 勉事䘮事不/敢不勉 孔悲孔子閒居無服/之䘮内恕孔悲
[184-4a]
寧戚䘮與其易/也寧戚 稱情三年問創鉅者其日久痛深者/其愈遲三年者稱情而立文所
以為至/痛極也 由文禮伯叔母疏衰踴不絶地姑姊妹/之大功踴絶於地知此者由文哉 示
䘮不過三年/示民有終也 念始檀弓節哀順變也君子念始之/者也注念父母生己不欲傷其
性/ 致哀又云事親服勤至死致/䘮三年注致哀於䘮 去飾袒括髪去/飾之甚也
風樹曽子曰樹欲静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杯澤母沒而杯棬不能/飲口澤之氣存焉
耳/ 稱家䘮不貳事稱/家之有無 見殺禮見親疎/之殺焉 皇皇始死/皇皇
焉如有求/而不得 繭繭玉藻䘮容纍/纍言容繭繭 増在疚詩周頌閔予/小子遭家不
造嬛嬛/在疚 荼毒晉孫綽詩序自丁荼毒載罹寒暑不勝/哀號作詩一首敢謂諒闇之譏以伸罔
[184-4b]
極之/痛 專席曲禮有䘮者/專席而坐 倚廬檀弓居倚廬注倚牆/至地而為之無楣柱
 讀禮見/前 廢詩漢王裒讀蓼莪之詩而/哀痛弟子為之廢其詩 原設菰廬
王肅䘮服要記云魯哀公𦵏父孔子問曰寧設菰廬乎/哀公曰菰廬起太伯太伯出奔聞古公薨還赴䘮故作
菰/廬 増居堊室周禮宫正注親者居/倚廬賤者居堊室 原致其哀孝經/云孝
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䘮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後能事親
抑以禮檀弓云曽子謂子思曰伋吾執親之䘮也水漿/不入於口者七日子思曰先王制禮也過之者
俯而就之不至者跂而及之故君子執親之䘮也水漿/不入口者三日杖而後能起鄭注云為曽子言難繼以
禮抑/之 哀有餘䘮不若禮不/足而哀有餘 増哭無時檀弓父母之/䘮哭無時
[184-5a]
 鳯集拳集異記有孫氏求官夢䨇鳯集其兩拳以問/卜者曰鳯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卿當大
凶非苴杖則削杖苴杖竹/削杖桐後孫氏果遭母䘮 鳩巢戸東漢徐憲在䘮過/哀有白鳩巢其戸
側後舉為孝亷朝/廷稱為白鳩郎 承衾而哭䘮大記凡哭尸/者承衾而哭 馮尸
必踊又云凡馮尸者父母先妻子後君於臣撫之父母/於子執之子於父母馮之婦於舅姑奉之舅姑於
婦撫之妻於夫拘之夫於妻/於昆弟執之凡馮尸興必踊 原擊胸稽顙問䘮云䘮/禮惟哀為
主矣女子哭泣悲哀擊胸傷心男子/哭泣悲哀稽顙觸地無容哀之至也 變形痛心又云/夫悲
哀在中故形變於外也痛疾在/心故口不甘味身不安美也 唯哀為主問䘮/詳前 哭
何常聲雜記云曽申問於曾子曰哭父母有常聲/乎曰中路嬰兒失其母焉何常聲之有 稱
[184-5b]
情稱服又云顔色稱其/情戚容稱其服 可傳可繼檀弓曰弁人有母/死而孺子泣者孔
子曰哀則哀矣而難為繼也夫禮為可傳也為可/繼也故哭踊有節鄭注云此誠哀言聲無節也 如
斬如剡雜記云縣子曰三年之䘮如斬期之䘮/如剡鄭注云言其痛之惻怛有淺深也 若苴
若枲間傳云斬衰貌若苴齊衰貌若枲大功貌若止/小功緦麻容貌可也此哀之發於容體者也
如慕如疑檀弓云其徃也如/慕其返也如疑 慨然廓然又云練而慨/然祥而廓然
 遽不凌節䘮事雖遽不凌莭故騷騷爾則野鼎鼎爾/則小人君子盖猶猶爾注騷騷太疾鼎鼎
太舒猶猶/舒疾之中 毁不滅性三日而食三月而沐期而練/毁不滅性不以死傷生也
寢苫枕塊居於倚廬寢苫枕塊食/粥所以為至痛飾也 蔬食飲水禮三年/之䘮
[184-6a]
 涕泣見人父母之䘮不/避涕泣見人 擗踴以送擗踴哭泣/哀以送之 毁
瘠不形禮注形/露骨也 擗踴有算擗踴哀之至也有算為/之節文也注算數也
有進無退子㳺曰䘮事有進而/無退所以即逺也 無後有主䘮有無後/無無主
 縗絰之中 苴麻之飾禮/ 何怙何恃詩無父何怙/無母何恃
 靡瞻靡依靡瞻匪父/靡依匪母 哭泣無常禮已殯出中門之/外居倚廬寢苫枕
塊不脱絰帶哭泣無常/𦵏疏食水飲哀至則哭 哭踊有節檀弓/見前 三月不懈
見前少連/大連事 三年不言檀弓云子張問曰書云髙宗三/年不言言乃讙有諸仲尼曰胡
為其不然也古者天子崩/王世子聽於冡宰三年 哀於飲食間傳云斬衰三/日不食齊衰二
[184-6b]
日不食大功三不食小功緦麻/再不食此哀之發於飲食也 哀於聲音又云斬衰/之哭若徃
而不返齊衰之哭若徃而反大功之哭三曲而偯小功/緦麻哀容可也此偯之發於聲音者也鄭注云三曲一
舉聲而三折也/偯聲餘從容也 哀於居處又云父母之䘮居倚廬寢/苫枕塊不稅絰帶齊衰之
䘮居堊室芐剪不納大功之䘮寢有席小/功緦麻牀可也此哀之發於居處者也 哀於言語
又云斬衰唯而不對齊衰對而不言大功言而不議小/功緦麻議而不及樂此哀之發於言語者也鄭注云議
謂陳說非/時事也 増柴骨欒心陳子昂集殘喘胡顔柴骨欒/心茹哀苦廬銜恤終祀悲摧
欒棘思/結寒泉 灰心垢體白侍郎集灰心垢體泣血漣漣松/檟之下其生尚殘與其偷生而孤
苦不若就死而團圎欲自/潔以毁傷思虧孝於歸全 酸鼻痛骨江文通書履影/弔心酸鼻痛骨
[184-7a]
 被髮徒跣唐禮志男子白布衣被髪徒跣婦人女子/青練衣去首餙齊衰以下丈夫素冠主人
坐於牀東啼踊無數衆主人兄弟之子在其後皆西/面南上哭妻坐於牀西妾及母子在其後哭踊無數
儼然憂服檀弓秦穆公使人弔公子重/耳曰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 憔然苫塊唐/史
于志寧憔然/在苫塊之中 原勉而為瘠魯悼公䘮孟敬子曰勉而/為瘠則吾能母乃使人疑
夫不以情/居瘠者乎 病不知哀䘮食雖惡必充飢飢而廢事飽/而忘哀非禮也視不明聽不聪
行不正不知哀君子病之故/有疾飲酒食肉皆為疑死 増求尸漬血唐書唐王/少立父隋
末死兵亂少立甫六嵗時即哀泣求尸時埜中白骨覆/地或曰以子血漬而滲者父胔也少立鑱膚閱旬而獲
尸/ 徒跣䕶柩孔帖崔衍居父䘮徒跣䕶柩行千里道/路為流涕 李百藥侍父母䘮還郷徒
[184-7b]
跣數千里雖除䘮容貌癯毁者累年所劉審禮父母北/𦵏徒跣血流行路嗟嘆審禮為吐蕃 執詔令其子易
從省之既至審禮卒易從晝夜哭不止吐蕃哀/其志乃還父尸徒跣萬里扶䕶以歸見者流涕 原水
漿不入口問䘮親始死惻怛之心痛疾之意水漿不入/口三日不舉火故鄰里為之糜粥以飲食之
 泣血不見齒見/前 無服不為位奔䘮云哭父之黨於/廟母妻之黨於寢師
於廟門外朋友於寢門外所識於野張帷鄭注云黨謂/族𩔖無服者也逸奔䘮禮曰哭父族與母黨於廟妻之
黨於寢朋友於寢門外一哭而已/不踊言一哭而已則不為位矣 䘮者不遺人雜記/曰䘮
者不遺人人遺之雖酒肉受也從/父昆弟以下既卒哭遺人可也 公門稅齊衰服問/云士
唯公門/稅齊衰 小祥食菜果間傳云父母之䘮既虞卒哭疏/食水飲不食菜果期而小祥食
[184-8a]
菜果又期而大祥有醢醬/中月而禫禫而飲醴酒 哭所知於野檀弓云孔子/曰兄弟吾哭
諸廟父之友吾哭諸廟門之外師吾哭諸寢朋友吾/哭諸寢門之外所知吾哭諸野鄭注云别輕重也
哭嫂也為位又云子思之哭嫂也為位鄭/注云善之也禮嫂叔無服 無改於父
論語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 不能讀父書父沒而不能讀/父之書手澤存
焉/耳 國禁哭則止謂祭/禮 婦既葬而歸婦人不居廬不/寢苫不枕塊父
母既練而歸朞九月既/葬而歸注歸謂歸夫家 不食菜不飲酒間傳云父母/之䘮不食菜
果大功之䘮不食醢醬小功緦麻/不飲醴酒此哀之發於飲食者也 不慮居不危身檀/弓
云䘮不慮居為無廟也毁不危身為無後也鄭注/云慮居謂賣舍宅以奉䘮危身謂憔悴將滅性 服
[184-8b]
從恩制 䘮以禮成 孝無終始 服别輕重 禮由
恩降 䘮以服差 禮定親疎 服差輕重 哀從中
來 禮自外作 䘮從旁殺 恩辨親疎 節哀順變
 稱情立文 堊室之内 哀素之心 孝先百行
憂負三年 茹荼之痛 杯圈之慕 以情居瘠 用
禮節哀 増仰風樹而充窮履霜庭而樹慕 鍾創巨
之悲酷有荼蓼之苦辛 感風枝而殞魄反哺何施陟
霜屺而縻心跪乳不及 九原悽愴寧聞可作之期千
[184-9a]
日荒涼徒結有涯之恨 願言負米空結戀於梁山疾
深懷橘愴開編於吴史文苑/英華 身體髮膚不失全生之
道衣衾棺槨無虧送死之儀 形神訾毁有切於何曾
流動傷神詎慙於吴隐 悲深厚地痛結終天充窮於
溢米之晨荼毒於寢苫之日 慶絶循陔哀纒罷社綵
綵其服永謝老萊之歡戀戀厥心空聞孺慕之切
  居䘮四
増論宋司馬君實不飲酒食肉論曰古者父母之䘮既
[184-9b]
殯食粥齊衰疏食水飲不食菜果父母之䘮既虞卒哭
疏食水飲不食菜果期而小祥食菜果又期而大祥食
醯醬中月而禫禫而飲醴酒始飲酒者先飲醴酒始食
肉者先食乾肉古人居䘮無敢公然食肉飲酒者漢昌
邑王奔昭帝之䘮居道上不素食霍光數其罪而廢之
晉阮籍負才放誕居䘮無禮何曾面質籍於文帝坐曰
卿敗俗之人不可長也因言於帝曰公方以孝治天下
而聽阮籍以重哀飲酒食肉於公坐宜擯四裔無令汚
[184-10a]
染華夏宋廬陵王義真居武帝憂使左右買魚肉珍羞
於齋内别立厨帳㑹長史劉湛入因命臑酒炙車螯湛
正色曰公當今不宜有此設義真曰旦甚寒長史事同
一家望不為異酒至湛起曰既不能以禮自處又不能
以禮處人隋煬帝為太子居文獻皇后䘮毎朝令進二
溢米而私令外進肥肉脯鮓置竹筒中以蠟閉口衣襆
褁而納之湖南楚王馬希聲𦵏其父武穆王之日猶食
雞臛其官屬潘起譏之曰昔阮籍居䘮食蒸㹠何代無
[184-10b]
賢然則五代之時居䘮食肉者猶以為異事是流俗之
弊其來甚近也今之士大夫居䘮食肉飲酒無異平日
又相從宴集靦然無愧人亦恬不為怪禮俗之壞習以
為常悲夫乃至鄙野之人或初䘮未歛親賓則齎酒𩜹
徃勞之主人亦自備酒𩜹相與飲啜醉飽連日及𦵏亦
如之甚者初䘮作樂以娱尸及䘮殯𦵏則以樂導輀車
而號哭隨之亦有乘䘮即嫁娶者噫習俗之難變愚夫
之難曉乃至此乎凡居父母之䘮者大祥之前則皆未
[184-11a]
可食肉飲酒若有疾暫須食飲疾止亦當復初必若素
食不能下咽久而羸憊恐成疾者可以肉汁及脯醢或
肉少許助其滋味不可恣食珍羞盛𩜹及與人宴樂是
則雖被衰麻其實不行䘮也惟五十以上血氣既衰必
資酒肉扶養者則不必然耳其居䘮聽樂及嫁娶者國
有正法此不復論
  奔䘮
原聞父母䘮奔䘮云奔䘮之禮始聞親䘮以哭荅使者/盡哀問故又哭盡哀遂行鄭注云親父母
[184-11b]
也以哭荅使者驚怛之哀無辭也問故問親/䘮所由也雖非父母聞䘮而哭其禮亦然也 聞兄弟
雜記云凡異居始聞兄弟之䘮惟以哭對/可也鄭注云惻怛之痛不以辭言為禮也 成服而
奔䘮云若未得行則成服而後行鄭注曰/謂以君命有為者也成䘮服得行則行 見星而
又云見星而行見星而舍鄭注云侵晨冒昏彌益促/也曽子問云見星而行唯罪人與奔父母䘮者乎
 不避晝夜禮奔父母之䘮不避晝夜齊/衰䘮見星而行見星而止 别於昏明
奔䘮云日行百里不以夜行鄭注曰雖/有哀戚猶避害也晝夜之分别於昏明 望國竟哭奔/䘮
望其國竟哭鄭注曰斬/衰者也自是哭且遂行 望鄉而哭又云齊衰望鄉而/哭大功望門而哭
小功至門而哭緦麻即位而哭鄭/注曰奔䘮哭親疎逺近之差也 哭辟市朝又云過/國至竟
[184-12a]
哭盡哀而止哭辟市朝鄭注曰/感此念親辟市朝為驚衆也 哭面墓西又云齊衰/以下不及
殯先之墓西面哭盡哀免麻於東方即位與主人哭成/踊襲有賓則主人拜賓送賓賓有後至者拜之如初相
者告事畢鄭注云不北面者亦統於主/人不言袒言襲者容齊衰親者或袒可 就次成服又/云
奔䘮不及殯先之墓北面坐哭盡哀主人之待之也即/位於墓左婦人墓右成踊盡哀括髮即主人位絰絞帶
哭成踊拜賓反位成踊相者告事畢遂冠歸就次於又/哭三哭猶括髮成踊三日成服於五哭相者告事畢鄭
注云主人之待之謂在家者也哭於墓謂父母則袒又/哭三哭不袒者哀已久殺成服之朝為四哭謂既期乃
至其末期猶朝夕哭不止於五/哭也告事畢者於此後無事也 在軍不奔禮行命出/使臨在軍
旅雖哀不/奔可也 至家襲絰又云至家襲絰於序東絰帶反/位拜賓成踊注又哭乃絰者發
[184-12b]
䘮已踰日節於是可也其未小歛而至與在家同不/散帶者不見尸柩也凡拜賓就其位既拜反位哭踊
入門免麻奔䘮者非主人則主人為之拜賓送賓奔䘮/者齊衰已下入門左中庭北面哭盡哀免麻
於序東即位袒與主人哭成踊注/升哭者非父母之䘮統於主人也 如朝夕哭丈夫婦/人侍之
皆如朝夕哭位無/變注嫌若賓客 如奔父䘮為母所以異於父者一/括髮其餘免以終事他
如奔父/之禮 不奔為位聞䘮不得奔䘮乃為位括髮袒成/踊襲絰絞帯即位於又哭三哭括
髪袒/成踊 歸後哭墓若除䘮而後歸則先之墓哭成踊東/括髪袒絰遂除於家不哭注東即主
人位除謂/除䘮而歸 除䘮成踊聞逺兄弟之䘮既除䘮而後聞/免袒成踊拜賓則尚左手注尙
左手吉拜也凡/為位者不奠 婦人奔䘮升自東階殯東西面坐哭/盡哀東髽即位與主人拾
[184-13a]
踊注婦人髽於東序不髽於房變/於在室也去纚大紒曰髽拾更也 奉使奔䘮吴志虞/翻别傳
曰王朗使翻見豫章太守華歆圗起義兵未至聞孫策/向㑹稽翻還遭父䘮以臣使有節不過家追朗至侯官
朗遣翻還/然後奔䘮 増徒跣奔䘮張曲江自徐州被髮徒跣趨/䘮所負土築塋晨夕號慟
 棄子奔䘮李孝女名妙法博野人安禄山亂被刼徙/他州聞父亡欲間道奔䘮一子不忍去割
一乳/以行 奔䘮不哭王獻之卒兄徽之奔䘮不哭直上靈/牀坐取獻之琴弹之久而不調歎曰
嗚呼子敬/人琴俱亡 奔䘮得罪魏常林傳吉黃為長陵令時科/禁長吏擅去官而黃門司徒趙
温薨自以為故吏奔䘮為/司𨽻鍾繇所収遂伏法死 奔師䘮東漢桓榮字春卿/師事九江朱普普
卒榮乃奔䘮/負土成墳 奔友䘮東漢范式山陽人為郡功曹張/劭卒式夢劭立冕垂纓屣履而
[184-13b]
呼曰巨卿吾以某日死某日𦵏子未我忘豈/能相及式寤悲嘆泣下具告太守請徃奔䘮 不奔䘮
原呉起史記吴起家累千金遊仕不遂遂破其家鄉黨/笑之殺其笑者三十餘人出衞郭門與其母别
齧臂而盟曰起不為卿相不復入衛遂仕於魏/為將母死終不歸曽子以為薄於孝而絶之 陳湯
漢成湯不/奔父䘮 孫權詔孫權詔三年之䘮人情之極痛世/治無事君子不奪人情有事則殺
禮從宜以/義斷恩也 顧譚議顧譚議以為奔䘮立科輕則不足/禁孝子之心重則本非應死之罪
愚以為長吏在逺茍不告語勢不得知比選代之間若/有傳者必加大辟則長吏無廢職之負孝子無犯罪之
刑胡綜議宜定科大辟有犯無赦其後吴縣令孟宗奔/母䘮而自拘於武昌以聽刑陸遜陳其素行减死一䓁
  居䘮過哀
[184-14a]
原孺子泣檀弓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則哀矣而難為繼也 嬰兒哭
雜記云曽申問於曽子曰哭父母有常聲/乎曰中路嬰兒失其母焉何常聲之有 子春不食
檀弓樂正子春之母死五日而不食曰吾/悔之自吾母而不得吾情吾惡乎用吾情 少連悲憂
雜記孔子曰少連大連善居/䘮期悲哀三年憂注期年也 而不樂檀弓孟獻子/禫縣而不樂
比御而不入夫子曰/獻子加於人一等矣 杖而能起漢萬石君元朔五年/卒建哭泣杖而能起
後嵗餘/亦卒 増毁瘠㡬死合璧事𩔖劉滋居母䘮/毁瘠㡬死時謂劉孝子 哀感
不食唐書髙士亷子履行居母䘮毁甚太宗御賜強食/ 孔帖丁公著三嵗䘮母七歳見鄰媪抱子哀感
不肯食父䘮貌力/癯惙見者憂其死 嗌不粒食徐浩張曲江碑公丁内/憂奔䘮南歸勢無圗生
[184-14b]
嗌不/粒食 疾不茹薤孔帖郭曜居䘮以禮疾/甚或勸茹薤終不屬口 除服布糲
又云羅遜居父䘮㡬致/毁滅服除猶布衣糲食 居䘮柴毁又云唐宗室嵩居/母䘮柴瘠服除家
人未嘗/見言笑 三年泣血見前/子臯 五日不食檀弓子春之母/死五日不食
唐書房元齡父䘮/食飲不入口五日 服闋疏布劉溉遭母䘮毁瘠過人/服闋猶疏食布衣者累
載/ 柴毁骨立隋邳公蘓威為右僕射以母憂去職柴/毁骨立上敕威曰公徳行髙人情寄殊
重必須割抑/以禮自存 誡以毁滅杜栖京産子京產亡水漿不/入口七日晨夕不罷哭不食
鹽菜每營買祭奠身自看視號泣不自持朔望節歲絶/而復續吐血數升時何嗣謝朏並隐東山遺書曉譬誡
以毁滅至祥禫暮/夢見父慟哭而絶 不入房室秦族後周洛川人父䘮/哀毁過禮以母在抑割
[184-15a]
哀情以慰母心與弟榮先篤友愛母沒/終䘮後不入房室者二十年詔旌表之 風吹即倒崔/子
約五嵗䘮父不肯食肉後䘮母居䘮/哀毁骨立人云崔九作孝風吹即倒 髮鬢半白唐文/帝時
柳敏為大都督遭母憂/旬日之間髮鬢半白 對芋嗚咽鮮于文宗甫七嵗/父以種芋時亡明
年此時對芋嗚/咽如此者終身 執蘇哀號邵旭㓜年母病思洛蘓食/之不得而死旭甚悼之後
每嵗洛蘇熟時執蘇/哀號終身不忍食 三年不出廬孔帖路敬淳遭親/䘮居倚廬不出者
三年服除號慟入門/形容癯毁妻不之識 五十猶麻縗崔祚甫汾河義橋/記綘人三十䘮父
母五十猶麻縗故鄉/黨稱諡不名貴之也 原因心之孝 在疾之儀 雖
在禮而難傳 且於人而加等 創鉅之情罔極 杯
[184-15b]
圈之慕何深 孝乃行先則宜銜恤 子為親後安可
危身 論以哀情誠合從其至者 合其䘮禮亦可俯
而就之 季路不除宣尼患其過制 趙孟又降楚子
知其有由 雖三年之䘮吾從至者 而一朝之患子
盍慎諸 宜抑情而就禮多奚以為 茍踰制而危身
過猶不及 勉慎終之情雖聞於寧戚 守念始之義
宜節乎致哀 不哀原有容魯昭公居䘮而不哀在戚/而有嘉容比及𦵏三易衰
衰衽如故衰注/言嬉戲無度 不戚𦵏齊姜昭公不戚晉使者曰其/不沒乎有三年之䘮而無一日
[184-16a]
之戚注昭/公母也 安衣錦魯論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 見素冠詩序曰/素冠刺
不能三年也曰/庶見素冠兮 民未聞曽子責子夏曰䘮爾/親使民未有聞焉 吾何
臨䘮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飽食雜記䘮食雖惡必充飢飢而廢/事非禮也飽而忘哀亦非禮也
 易衰見/上
  居䘮有疾
原體羸問䘮孝子服勤三年身/病體羸以杖扶病可也 形變又云悲哀在中/故形變於外疾
痛在心口不甘/味食不安羙也 毁瘠毁瘠為病君/子不為也 創瘍曲禮居䘮/之禮頭有
創則沐身有瘍則浴有疾/則飲酒食肉疾止復初 不可備禮問䘮秃者不免/傴者不袒跛者
[184-16b]
不踊非不悲也身有/痼疾不可以備禮也 必以滋味檀弓曾子曰䘮有疾/食肉飲酒必有草木
之滋焉以為薑桂之謂也注増/以香味為其疾不嗜飲食也 傷腎焦肺言痛之/甚也
痛心疾首 䘮食原無鹽酪夫功衰食菜果飲水漿無/鹽酪不能食食鹽酪可也
注功衰齊/斬之末也 辭酒醴既𦵏若君食之則食之矣大夫父/之友食之則食之矣不避梁肉若
有酒醴/則辭 居䘮食粥檀弓魯悼公之䘮季昭子問於孟/敬子曰為君何食敬子曰食粥天
下之/達禮 君命食歠歠主人主婦室老為其病也君/命食之也注尊者易奪人也 不
使醉飽視君之母與妻之䘮比之兄弟發諸顔色亦不/飲食注兄弟之䘮内除也小君服輕亦内除也
發諸顔色謂醲羙/酒食使人醉飽也 衎爾飲食檀弓居君之母與妻之/䘮居處飲食言語衎爾
[184-17a]
注衎爾/自得貌
  居䘮越禮
原奏妓晉梁龕明日當除婦服今日請客奏妓周顗等/三十人同㑹丞相司直劉隗奏請免龕官削侯
爵顗等奪一月/俸龕為廬江守 燕賓左傳叔向曰周景王一嵗而有/三年之䘮二焉以䘮賓燕又求
彝器王雖弗遂燕樂以早/非禮也注王后太子卒 生子宋子明謂桐門右師/曰吾猶衰絰而子擊
鐘何也右師曰䘮不在此故也退而告人曰已衰絰而/生子余何故捨鐘注己子明也子明右師同宗故相責
 追婢阮咸居䘮借馬追/姑家婢時甚非之 賭棊晉阮籍至孝母終與/人圍棊對者求止留
決賭既畢而飲二斗一號吐血數升將𦵏/又食一蒸㹠飲酒二斗又吐血毁瘠骨立 觀奕王戎/母䘮
[184-17b]
性至孝不拘禮飲酒食或觀奕棊容貌毁瘠杖而後/起裴頠徃弔之謂人曰若慟能傷人不免滅性之譏矣
時和嶠亦居大䘮以禮自持哀毁不逾於戎帝謂劉毅/曰和嶠使人憂之毅曰和嶠生孝王戎死孝宜先憂之
 彈琴姚興時京兆韋髙慕阮籍為人居䘮彈琴飲酒/黃門郎吉成詵以文章雅正參掌機宻聞之泣
曰吾私刀斬之以藥風教/遂持劒見髙髙懼而逃走 戲博袁耽字彦道倜儻不/羇桓温少時遊博徒
資産盡猶有負欲求濟於耽耽時在艱畧無難色遂變/服懷布帽隨温與債主戲耽素有博藝債者聞之而未
相識謂之曰卿當不辨作袁彦道否遂就局十萬一賭/直上百萬耽投馬絶呌探布帽擲地曰竟識袁彦道否
其通脱/如此 不制服後漢袁閎居土室母沒不/為制服設位世莫能名 不廢樂
晉謝安自弟謝萬䘮十年不聽音樂及登台輔/期䘮不廢妓樂王坦之論之不從衣冠效之 使婢
[184-18a]
丸藥晉陳壽居䘮毁瘠疾病使婢丸藥/弔客來見之獲譏於世沈累數年 責宗擊鐘詳/前
 食肉飲酒戴良字叔鸞母卒兄伯鸞居廬啜粥非禮/不行良獨食肉飲酒哀至乃哭二人俱有
毁容典畧曰世謂伯/鸞死孝叔鸞生孝 變服懷帽見/上 増冢藏孕育後/漢
陳蕃為樂安太守民有趙宣𦵏親不閉埏隧居其中行/服二十餘年蕃與相見及妻子而宣五子皆服中生蕃
大怒曰寢宿冢藏而孕育其中/誑時惑衆誣汙鬼神遂致其罪 召人作樂南漢劉玢/襲在殯召
伶人作樂裸/男女以為樂 匿䘮受封後漢潁川甄邵為鄴令當遷/郡守會母亡邵埋塟馬屋先
受封然/後發䘮 匿䘮㸃軍唐李抱真卒其子緘匿䘮與其屬/謀詭抱真令曰吾疾不任事令緘
典軍諸將俯首皆曰/諾緘盛服出衆拜之
[184-18b]
  䘮婚
原魯莊納幣冬公如齊納幣注母䘮未再期/而圗昏左氏無傳失禮明故 韓預強
梁州刺史楊欣有妹䘮未經旬日車騎長史/韓預強聘其女張輔為中正貶預以清風俗 夫人
至齊公羊夫人婦姜至自齊不稱姜氏貶也譏/䘮内娶無貶公之道公與夫人一體也 莊公
如齊詳/前 叔母䘮而婚晉王籍之為太子文學居叔母/䘮而婚丞相司直劉隗奏之帝
曰詩稱殺禮多婚今日之謂也/可一觧禁令已後宜為防也 叔父䘮而嫁顔舍為/東閣祭
酒在叔父䘮而/嫁女隗又奏之 増諫行親迎五代史張孝忠子茂宗/尚義章公主母亡遺言
丐成禮大常博士韋彤等諫曰婚禮所以承宗廟繼後/嗣也安有釋衰服衣冕裳去堊室行親迎以凶續嘉為
[184-19a]
朝廷/爽法 諌𨕖妃嬪謝遷𢎞治初充日講官時上在諒闇/内侍請𨕖妃嬪遷疏三年之䘮未終
豈宜遽有此/舉上即已之
  去官持服
原致事記曰夏后氏既殯而致事殷人既𦵏而致/事周人卒哭而致事注謂還職位於君 行
後漢趙岐去/官為親行服 舅䘮晉郤鑒字道㣲值永嘉亂窮餒/鄉人共飼之每攜兄子邁外甥
周翼徃就食鄉人辭不能兼鑒乃獨徃著飯两頰/還吐食二兒並得存鑒卒翼觧職席苫心䘮三年 姊
陳重為細陽令政有異化州舉尤/異當遷㑹稽太守以姊䘮去官 伯父䘮戴封以/伯父䘮
去/官 異母䘮漢薛宣弟修為臨淄令後母卒去官持服/宣謂修三年䘮人少能行兄弟相駁修竟
[184-19b]
行/之 不從政父母之䘮三/年不從政 不貳事䘮不貳事/不從政也 奪䘮
不可雜記君子不奪人之/䘮亦不可奪䘮也 從利弗知曽子問子夏問/曰三年之䘮金
革之事無辟禮與孔子曰昔者魯公伯禽有為/為之也今以三年之䘮從其利者吾弗知也 増步
歸廬山髙宗時岳飛乞終䘮服步/歸廬山累詔趣飛還職 衞吏守制洪武二/十四年
龍江衛吏以過罰書寫值母䘮乞守制吏部詹徽不許/吏擊登聞鼓上切責徽曰吏雖罰役天倫不可廢母死
不居䘮人子之心終身有歉夫與人為善猶恐其/不善若有善而阻之何以為勸徽大慙吏得終䘮 姊
憂去官見稱於陳重 弟服去職著羙於譙𤣥
  異母䘮
[184-20a]
原先後相服吴國朱基娶陳氏生子東伯入晉晉賜妻/生子綏伯基亡以歸吴兄弟交飬二母篤
先後之序及/死交相為服 終始絶服晉東平王懋上書云相王昌/父毖居長沙有妻息後仕魏
更娶昌母今昌聞前母䘮疑所服謝云宜相/報謝猛云不應服詔以終始争絶不應服 為陳氏
鄭子郡娶陳司空從妹更娶蔡氏徐州平二/妃並存蔡氏生子元疉為陳氏服嫡母服 為白
也母為伋也妻則/為白也母
  主䘮
原族人雜記姑姊妹其父死而夫黨/無兄弟使夫之族人主䘮 里尹又云妻之/黨雖親弗
主夫若無族則前後家東西家無/則里尹主之注閭胥里宰之屬 男同姓男主必/使同姓
[184-20b]
女異姓婦主必使異姓注謂無主後者/異姓同宗之婦婦人外成之義 雖疏亦虞主/兄
弟之䘮雖疏亦虞之/注䘮事袝虞乃畢 以義為主檀弓伯髙死赴於孔/子孔子曰夫由賜也
見我吾哭諸賜氏遂命子貢為之主曰為/爾哭也來者拜之知伯髙而来者勿拜也 婦䘮袝廟
舅主婦之䘮虞卒哭其夫若子主之祔則舅主之注/虞卒哭祭祭婦非舅事也袝於祖廟尊者宜主
兄弟同居各主凡䘮父在父為主父沒兄弟同居各主/其䘮注父主與賓客為禮宜使尊者也
各主各為其/妻子主䘮也 無女則男無男則女無女主則男主拜/女賓於寢門内無
男主則女主拜男賓於阼階下子㓜則/以衰抱之代之拜䘮有無後無無主 親同以長不
同以親親同長者主之不同親者主之注若/昆弟之䘮宗子主之不同親者主之
[184-21a]
  䘮助祭
原大功與奠曽子問曰大功之䘮可以與於饋奠之事/乎子曰豈大功耳自斬衰已下皆可禮也
天子諸侯之䘮斬衰者奠大夫齊衰者奠士則朋友奠/不足則取於大功已下者注饋奠在殯時也非謂為人
謂於其所服也為君服斬衰唯主人不奠/也服斬衰者不奠避正君齊衰兄弟也 小功與祭
小功可以與於祭乎子曰何必小功耳自斬衰已下與/祭禮也曾子曰不亦輕䘮而重祭乎孔子曰天子諸侯
之䘮不斬衰者不與祭大夫齊衰者與/祭士祭不足則取於兄弟大功已下者 相識何助相/識
有䘮服可以與於祭乎子/曰緦不祭又何助於人 廢服非禮又曰廢䘮服可/以與於饋奠之
事乎子曰脱衰與奠非禮也以擯相可/也注謂新除䘮服也為其忘哀疾也
[184-21b]
  䘮賢臣
原誄孔子孔子卒哀公誄之/曰天不愸遺一老 襚柳莊檀弓衞柳莊疾/公曰若疾亟雖
當祭必告也公請於尸曰有臣柳莊者非寡人之臣/社稷之臣也聞之死請徃不釋服而徃遂以襚之
虧股肱左傳君之卿佐是為股肱股/肱或虧何疾如之注疾痛也 壞梁木梁木其/壊乎
 殲我良人詩彼蒼者天殱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古之遺愛左傳/子産
卒鄭人皆哭仲尼聞也/之出涕曰古之遺愛 男女流涕史記秦䘮五羖大夫/男女流涕童不歌謡
舂不/相杵 邦國殄瘁詩人之云亡/邦國殄瘁 不享君德左傳不獲/久享君德
 可贖其身詳/上 天子廢朝 國人罷市 增己死得
[184-22a]
魏徵既死太宗使人至其家得書一紙如半藁其可/識者天下之事有善有惡任善人則國興用惡人則
國敝公卿之内情有愛憎憎者惟見其惡愛者惟見其/善愛憎之間所宜詳審太宗曰朕恐不免斯過公卿侍
臣可書/於笏 疾革抗表唐史房元齡寢疾謂諸子曰當今/天下靖謐咸得其宜唯東討髙麗
不止方為國患主上含怒意決臣下莫敢犯顔吾知而/不言則銜恨入地遂抗表諫太宗曰此人危惙如此尚
能憂我國家事大張南軒栻疾革親書遺表云臣再世/䝉恩一心報國 命至此厥路無由猶有微誠不能自
已伏願陛下親君子逺小人信任防一己之/偏好惡合天下之論則臣死之日猶生之年 付矢諸
李克用臨終以三矢付三子曰一解潞州/圍一滅梁報仇一復唐社稷言訖而卒 置尸牖
家語衛蘧伯玉賢而靈公不用彌子瑕不肖反任之/史魚驟諫而不從史魚病將卒命其子曰吾在衛朝
[184-22b]
生不能正君則死無以成禮我死汝置我尸牖下其子/從之靈公弔焉怪而問之其子以其父言告公公愕然
失容曰是寡/人之過也 事尚可為吕誨官御史中丞時王安石/新法行天下受其祸誨病困
目已瞑司馬光視之乃張目/曰天下事尚可為君實勉之 語不及私項公恱病革/家人環泣問
以身後曰某囚疑未判某事未能圎一語不及私唯王/文度坦之為中書臨終與謝安桓冲書言不及私 憂
國家之事也哲宗時司馬光病革諄諄語如夢中皆朝/廷天下事 及卒太皇太后與帝臨其䘮京師為之罷
市/ 金賜百斤朱邑卒漢天子惜之曰大司農退食自/公無疆外之交可謂淑人君子賜其子
黃金百斤/以奉祭祀 碑題二字李迪卒仁宗題/其墓碑曰遺直 儀表哲人任/昉
卒殷芸曰哲人云亡儀表/長謝元龜何寄指南何託 金玉君子傅堯俞卒宣仁/太后曰傅侍郎
[184-23a]
金玉君子也/嗟惜久之 折我右臂孫搴為齊神武主簿及/卒神武曰折我右臂 壞
汝長城檀道濟見取將死日光如炬脱/幘投地曰乃壞汝萬里長城 呼天致悼楊/綰
薨上深悼之顧謂侍臣曰天不使朕致太平耶何奪我/楊綰之速也 宋真宗時田錫卒帝惻然曰田錫直臣
也天何奪/之甚速耶 臨䘮隕涕邢昺卒真宗/臨䘮隕涕 念岑文本唐太/宗伐
遼凡有籌度悉委岑文本至幽州卒其夕太宗聞嚴鼓/之聲曰文本殞逝情深惻怛今宵夜警所不忍聞命停
之/ 優褚無量褚無量卒帝聞悼痛詔宰相曰無量朕/師今其永逝宜用優典於是贈禮部尚
書/ 鑑喻賢臣唐太宗臨朝歎曰以人為鑑/可明得失魏徵逝一鑑亡矣 水況清
羅彦輔人以姑溪水況其清德及卒人過溪上/者歎曰羅公何在溪水如故相與躊躇不忍去 遺
[184-23b]
直遺愛魏知古開元初卒宋璟歎曰叔向古/遺直子産古遺愛兼之者其魏公乎 不援不
國語趙文子與叔向遊於九京曰死者如可作也吾/誰與歸其隨武子乎納諫不忘其師善言不失其友
事君不援而進賢/不阿而退不肖也 兩朝顧命神宗時韓琦卒前一日/大星隕州治櫪馬皆驚
帝自為碑文載琦大節篆其/首曰兩朝顧命定策元勲 百姓罷市司馬温公薨/百姓罷市而
徃弔粥衣而致奠巷哭而過車道以萬千數而京師民/畫其象刻印鬻之家置一本飲食必祝焉四方皆遣人
求之京師時畫/工有致富者 田園分子姚崇先分其田園令諸子/姪各守其分仍為遺令曰
比見諸逹官身亡以後子孫既失䕃覆多至貧寒斗尺/之間參商是競陸賈石苞皆古之賢逹也所有預為定
分將以絶其後爭吾/静思之深所歎服 奉廪賙親薛戎悉奉廪賙濟内/外親既病以所有分
[184-24a]
 遺之曰吾死矣可持為/歸資衆皆哭而去之 清白留名鄭穆仕齊遷兖州/刺史及病曰以清
 白之名遺子/孫死無所恨 訓戒遺後趙槩聞見錄宋景文公遺戒/云吾歿之後稱家有亡以治
 䘮用浣濯之衣鶴氅裘紗帽綫履停棺三月𦵏慎無為/流俗隂陽拘忌也棺用雜木漆其四㑹三塗即止使數
 十年足以腊五骸而已吾學不名家文章僅及中人不/足垂後為吏在良二千石下無功於國無惠於人不可
 請諡不可受贈典不可求巨公作碑誌不可作道釋二/家齋醮汝等不可違命違命作之是以吾死為無知也
  其言不朽左傳穆叔曰魯有先大夫文仲既沒其/言立豹聞之太上有立德其次立功其次
 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 吾道有托寧宗時朱子病革以深衣/及所著書授黃幹與之訣
 曰吾道之托在/此吾無憾矣
[184-24b]
   雜䘮
 原未嘗飽子食於有䘮者之側/未嘗飽惻隐之心也 有哀色臨䘮則必/有哀色
 不笑不歌臨䘮不笑/望柩不歌 必作必趨子見齊衰者雖少必/作過之必趨敬有䘮
 也/ 疾疫隨民多疾疫/又隨以䘮 匍匐救詩凡民有䘮/匍匐救之 大功
 廢業或曰大功誦可/也注許其口習 齊衰變色見齊衰者/雖狎必變 鄰䘮不
 舂禮鄰有䘮/舂不相 里殯不歌又云里有/殯不巷歌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七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