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一百十四


[119-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十四
  設官部五十四郡佐總載通郡丞/司馬附 守附 長史附附/増同知
   増通判/増推官 簽判/郡尉 判官附/
   郡佐總載
 原杜氏通典曰郡之佐吏秦漢有丞尉丞以佐守尉典
 武職 後漢諸郡各置諸曹史略如公府曹無東曹
 蔡質漢儀曰河南府岀考與從事同往後漢書曰蝗/蟲不入中牟河南尹疑不實使仁恕 亷之是也
[119-1b]
  晉宋以下雖官曹名品互有異同大抵略如漢制
 北齊上郡太守屬官合三百一十人為郡官故有長史
 司馬録事參軍功户兵法等七曹稍與今制同開皇三
 年詔佐官以曹為名者並改為司十二年諸司州從事
 為名者並改為參軍又制刺史二佐每歳暮更入朝上
 考課煬帝置通守贊治東西曹主簿司功倉户兵法
 士等書佐各以郡之大小而為増減改行參軍為行書
 佐 唐州府佐吏與隋制同有别駕長史司馬一人大/都
[119-2a]
督府有左右司馬二員别/駕長史司馬通謂之上佐録事參軍京府謂之司𨽻參/軍置二人餘並為
録事參軍大州上都督/府亦二人餘州府一人司功司倉司户司兵司法司士
等六參軍景龍三年諸州加置司田開元中省乾元之/後又分司户置參軍一員位在司户下諸府
則曰田曹開元中省乾元之後又/分司户置焉因廢置不恒故不列在府為曹在州為司
府曰倉曹功曹/州曰司功司倉大與上府置二員州置一員自司功以/下通謂之
判/司參軍事各有差京府參軍事有六員/餘府州或四或五博士一員醫博
士一員大凡以州府大小而為増減 増宋史曰宋懲
五代藩鎮之弊乾徳初下湖南始制諸州通判令刑部
[119-2b]
郎中賈玭等充建隆四年詔知府公事並須長史通判
僉議連書方許行下時大郡置二員餘置一員州不及
萬戸不置武臣知州小郡亦特置焉其廣南小州有試
秩通判兼知州者南渡後知州通判有兩員處減一員
凡軍監之小者不置又詔更不添差其後或以廢事請
或以控扼去處請五年以後旋添置之除潭廣洪州鎮
江建康成都府見係兩員外凡帥府通判並以兩員為
額餘置一員 其幕職官有簽書判官㕔公事兩使防
[119-3a]
團軍事推判官節度掌書記觀察支使凡員數多寡視
郡大小及職務之煩簡政和初改簽書判官㕔公事為
司録建炎初復舊凡節度推判官從軍額察推及支使
從州府名凡諸州減罷通判處則升判官為簽判以兼
之小郡推判官不並置或以判官兼司法或以推官兼
支使亦有并判官窠闕省罷則令録參兼管凡要郡簽
判及推官皆堂除餘吏部使闕二廣間許監司辟差紹
熙元年臣僚言廣西奏擬簽判多恩科癃老乞行轉運
[119-3b]
司不許差年六十以上昏眊之人 諸曹有録事參軍
户曹參軍司法參軍司理參軍中興詔曹官依舊惟
司理司法並注經任及試中刑法人乾道以來間以司
户兼司法知録亦或兼職六年汪大猷言司户初官令
專主倉庫知録以司理例以獄事為重不兼他職從之
仍依知縣格法銓量如有老疾昏眊難任事者即於本
州知通於判司簿尉内選經一考以上無罪犯曉法人
對換紹熙元年詔不曽銓試人不許注授司法 遼史
[119-4a]
曰遼知黄龍府有同知有判官某州刺史有同知州事
有録事參軍世宗天禄五年詔州録事參軍委政事省
差注 續文獻通考金諸府非兼總管府事者尹一員
同知一員少尹一員府判一員掌紀綱衆務分判吏户
禮案事專管通檢推排簿籍推官一員掌同府判兵刑
工案事知法一員 諸府節鎮録事司一員判官一員
掌同警廵院 元上路置同知治中判官各一人下路
不置治中而同知如治中之秩至元二十三年又置推
[119-4b]
官二人專治刑獄下路一人經歴知事或一人或二人
照磨兼承發架閣一人又散府同知判官推官知事提
控案牘各一人 置録事司凡路府所治置一司以掌
城中户民之事中統二年照驗民户定二千户以上設
録事司候判官各一人二千户以下省判官不置至元
二十年置達嚕噶齊一員省司候以判官兼捕盜之事
 明府屬同知一人通判一人推官一人因事添設同
知推官或二人通判至五人其屬經歴司經歴一人知
[119-5a]
事一人照磨所照磨一人檢校一人司獄司司獄一人
  郡丞一長史/ 司馬/ 通守/ 同知附/
原杜氏通典曰郡丞秦置之以佐守漢因而不改後漢/趙温
字子柔為京兆丞曰丈夫當雄飛/安能雌伏遂棄官去後官至三公晉成帝咸康七年省
諸郡丞唯丹陽/丞不省宋文帝元嘉四年復置齊梁有之至隋
開皇三年改别駕治中為長史司馬至煬帝又罷長史
司馬置贊治一人後又改郡贊治為丞位在通守下今
郡丞廢矣其職復分為别駕治中為長史司馬自隋為
[119-5b]
郡府之官去從事史隋趙軌為齊州别駕有能名在州/四年考績連最詔徴入朝父老揮
涕隨逐曰公清如水請酌/一杯水奉餞受而飲之唐永徽二年改為長史前上
元元年復置别駕多以皇族為之神龍中廢開元初復
置始通用庶姓天寳八年以明皇由潞州别駕入定内
難遂登大位乃廢别駕官至徳中復置諸府州各一人
而大都督府不置通判其事以貳都督刺史之職 長
史秦置郡丞其郡當邉戍者丞為長史掌兵馬漢因而
不改古今注曰守相病丞長史行事後/罷邉郡太守丞而長史領丞職其後長史遂為
[119-6a]
軍府官至隋為郡官唐初永徽二年改别駕為之其後
二職並置府州各一人王府長史理府事餘府通判而
已 司馬本主武之官自魏晉以後刺史多帶將軍開
府者則置府僚司馬為軍府之官理軍事晉謝奕字無/奕桓温辟為
安西司馬在温座岸幘嘯詠/如常温曰我方外司馬也宋制司馬銅印墨綬絳朝
服武冠至隋廢州府之任無復司馬而有治中焉治中
舊州職也舊謂隋/以前州廢遂為郡官説在州佐/後治中篇開皇三年
改治中為司馬隋房恭懿為澤州司馬有異績遷徳州/司馬理為天下之最文帝曰此乃上天
[119-6b]
社稷之所祐豈朕寡薄/能致之乎遷海州刺史煬帝又改司馬及長史并置贊
治一人尋又改贊治為郡丞唐武徳初復為治中貞觀
二十三年髙宗即位遂改諸州治中並為司馬長安九/年洛雍
并荆揚益六州置左右司馬各一員四年復舊太/極元年又置四大都督府置左右司馬各一員 通
守煬帝置每郡各一人位次太守而京兆河南謂之内
史唐無所職與長史同 増遼金元制見總載 續文
獻通考曰同知職清軍匠或兼廵捕
  郡丞二
[119-7a]
原掌署文書 典知倉獄續漢書百官志云每屬國署/丞各一人掌署文書典知倉
獄/ 黄綬大冠漢官儀云四百石/丞尉皆黄綬大冠 秩六百石又云大/府秩二
千石有丞一人邉郡稱長史皆/六百石注云長史衆史之長 黄霸當法漢書云黄/霸為河南
大守丞霸為人明察内敏又習文法然温良有讓足/知善御衆為丞處議當於法合人心太守甚任之
任以郡職謝承後漢書云劉平舉孝亷拜濟隂郡丞/太守劉育甚重之任以郡職上書薦平
桓譚出補東觀漢記云光武議靈臺所處上謂桓譚曰/吾欲䜟決之何如譚黙然良久曰臣不讀䜟
復極言䜟之非經帝大怒出為/六安郡丞意忽忽不樂道病卒 領太守事呉志云孫/權領會稽
太守屯吳使丞/之郡行文書事 徐平威重又云徐平威重諸葛恪為/丹陽太守討山賊請平為
[119-7b]
丞/ 張暢佐蕃北堂書鈔云陸機表伏見司徒下諫議/大夫張暢當除為豫章内史丞暢才思
清敏志節貞勵秉心立操早有名譽其年時舊比多歴/郡守惟暢凌遲末齒而佐下蕃遂蹈碎獨於暢名實損
愚以為宜解舉試以近縣詔/暢既為是人所稱便差代之 増傾産募士唐書云李/襲志仕隋
始安郡丞大業末盗賊起襲志傾已私産募士得三千/人乘城拒賊或説曰公臨郡久人心悦向今四海分裂
宜遂據嶺表豈遽不若尉陀/乎襲志終不肯逆節後歸唐 舉政尤異又云張允濟/舉政尤異遷
髙陽郡丞統太守事吏下畏悦賊帥王須拔攻郡於是/糧盡吏食槐葉槀節無叛者貞觀初累刑部侍郎
 不置刺史合璧事𩔖云孔昌寓字廣成貞觀中歴魏/州司馬有治狀帝為不置刺史為政三年
璽書/褒美 薦宰相材唐書武后嘗謂狄仁傑曰安得一竒/士用之仁傑曰荆州長史張柬之雖
[119-8a]
老宰相材也即召為洛州司馬他日又求仁傑曰臣嘗/薦張柬之未用也后日遷之矣曰臣薦宰相而為司馬
非用/也見刺史禮又曰中宗時孔若思出為衛州刺史故/事宗室為州别駕見刺史驁放不肯致
恭若思劾奏别駕李道欽請訊狀有詔/别駕見刺史致恭自若思始已上通判 小兒來迎又/云
韋景駿神龍中歴肥鄉令後為道州長史道出肥鄉民/喜争奉酒食迎犒有小兒亦在中景駿曰方兒未生而
吾去邑非有恩舊何為來也對曰耆老為我言學廬館/舍橋梁皆公所治意公為古人今幸親見所以來景駿
為留終/日而去 服忠思孝山堂肆考曰唐南承嗣霽雲子也/歴施涪二州為别駕栁宗元稱其
服忠思孝無替負/荷見睢陽廟碑 賜緋魚事文𩔖聚唐徳宗命盧峴/為渭州别駕知州事賜緋
魚袋賞/有功也 禱媪龍唐書云敬宗立李逢吉譖李紳嘗不/利於陛下乃貶紳端州司馬歴康封
[119-8b]
間湍瀨險澀惟乘漲乃濟康州有媪龍/祠舊傳能致雲雨紳以書禱俄而大漲 皆為司馬合/璧
事𩔖云裴懐古杜如晦張柬之陸象先姚崇賈敦頤蘇/瓌魏元忠張嘉貞並為長史楊綰李泌韋安石李元紘
白居易栁子/厚皆為司馬 署府清簡元史云元世祖時趙孟頫自/念久在上側必為人所忌力
請補外二十九年出同知濟南路總管府/事時總管闕孟頫獨署府事官事清簡 渡海毁祠
獻徴録云彭鏡初景泰間遷大理同知所𨽻多土官舊/俗謁見有儀䕃襲有饋鏡初一切峻却之滇民尚鬼鏡
初所至必毁淫祠海上有獵神頗著靈異鏡初奉上臺/令竟往毁之方航海高浪如屋從者膽落獨無所怖已
而風止水静/卒毁而還 解散礦賊又云天順間蔡蒙為温州府/同知時閩括流㓂聚劫泰順
山中據礦為亂殺傷徧野朝命中使來督官兵勦賊會/大雪不可進凍死甚衆議募民壯補伍擣賊巢穴蒙請
[119-9a]
曰賊皆平民諭以禍福當免而戢矣毅然請行即深入/賊窟反復諭之賊感悟推其魁詣蒙曰民等愚惑冒干
天誅公賜我數千人得生路敢不遵伏當就公前/請餘命復歸為太平民語罷立解散兵休而還 考
察僚屬又云癸已浙西饑上意有司不職命工部侍郎/及某都御史繼往綏撫兼覈屬吏臧否蒙聞命
預規畫積粟五萬餘石備賑貸二使至大奬異遂委蒙/以考察府吏以至屬邑官吏於是注蒙績為通省最薦
之/朝 耆老移問又云成化間施奎調南安同知刑威不/用專尚徳化不踰年人吏洽和九載秩
滿赴銓曹力匄歸老去任數年之後所屬耆老年八十/以上數百人連名狀上府縣移文浙籍問其起居稱其
持身亷謹涖政公勤革弊除奸愛民如/子懇希囬示以慰黎庶其得民心如此
  郡丞三
[119-9b]
増詩明郭奎寄劉彦基同知詩曰南浦登樓一曲歌江
花潭影照青娥謝安不與人同樂天下蒼生柰若何
九月征人未授衣年年書到故園稀無情恨殺湘東雁
不帶平安一字飛 楊基寄諸葛同知彦飛詩曰白髮
慵梳歩屧遲老于田野最相宜每當酒熟花開日正値
身閒客到時雪屋夜燈因婦織月波秋舫為僧移而今
此樂同誰説只有鄰人馬逺知
増制唐蘇頲授艾敬直仙州長史制曰敕朝議郎守豫
[119-10a]
州司上柱國史敬直恪勤官次精練文法往持憲簡共
憚清嚴頃擁使車旌别淑慝好龍遺迹乘鳬舊壤俾州
閭之創建佇邦國之誠謡可守仙州長史散官勲並如
故 又授温慎微揚州司馬制曰門下某官門遺清白
家傳詩禮外鳴謙而益光中造理而能宻書工懸帳賦
掩馳輪閑達彰其起草仁明最於分竹乃睠維揚之藩
是稱重江之奥端寮所擇僉議攸歸可守揚州大都督
府司馬散官勲如故
[119-10b]
増記唐白居易江州司馬㕔記曰自武徳以來庶官以
便宜制事大攝小重侵輕郡守之職總於諸侯帥郡佐
之職移於部從事故自五大都督府至於上中下郡司
馬之事盡去惟員與俸在凡内外文武官左遷右移者
遞居之凡執役事上與給事於省寺軍府者遥署之凡
任久資髙耄昏懦弱不任事而時不忍棄者實涖之涖
之者進不課其能退不殿其不能才不才一也江州左
匡廬右江湖土髙氣清富有佳境刺史守土臣不可逺
[119-11a]
觀遊羣吏執事官不敢自逸佚惟司馬綽綽可從容於
詩酒間由是郡南樓山北樓水湓亭百花亭風篁石巖
瀑布廬宫源潭洞東西二林寺泉石松雪司馬盡有之
矣茍有志於吏隠者舍此官何求焉
増書唐王勃上絳州上官司馬書曰君侯極天分構振
瓊樹而韜霞帶地疏源握珠胎而冠月鱗軒羽殿瑶臺
降卿相之榮鵲印蟬簪金社發公侯之始青皐獨唳望
鴻漸而飜雲丹穴髙鳴對鵷池而矯霧嚴助以賢良待
[119-11b]
詔未厭承明汲黯以方正拾遺終榮卧理加以雄材廣
度散琬琰於胷懐逸氣遒文運風霜於掌握迫青霄而
構舍煙霞之涯涘莫尋振滄渤以流謙江漢之波瀾未
測耀靈桂於趙席垂棘知歸辨羣籟於莊軒懸匏自記
賓階夕敞清河銷驥贄之虞虚榻晨披元禮得龍驅之
地方當翊贊宸極羽儀台屏豈徒偃仰州縣勞事藩庭
而已哉借如僕者常恨霜松列澗萬尋無罩月之期露
草滋山寸徑有捎雲之望斯則聲實困於兼濟才位難
[119-12a]
於俱立況乎地勢不足以誇俗容貌不足以動人皇皇
藪澤安足以奉髙明之咳唾也所冀蠅階賤質附雲足
而追飇蚋序輕姿託霜毛而絶海委名勵已蛟鐔申獨
斷之能偶迹當仁驪珠鮮闇投之懼天衢可望指鵬程
而三休巨壑難遊伏龍門而一息
  通判一増簽判附/
増文獻通考曰宋制通判職掌倅貳郡政與長史均禮
凡兵民錢穀戸口賦役獄訟聽斷之事可否裁決與守
[119-12b]
臣通簽書施行所部官有善否及職事修廢得刺舉以
聞 又曰按藝祖之設通判本欲懲五季藩鎮專擅之
弊而以儒臣臨制之號稱監州其官雖郡佐而其人間
有出於朝廷之特命不以官資崇卑論也與後來之汎
汎稱半刺者不侔矣 宋史曰元祐元年詔知州以帥
臣其將下公事不許通判同管元符元年詔通判幕職
官令日赴長官㕔議事及都聽簽書文檄 南渡設官
如舊入則貳政出則按縣有軍旅之事則專任錢糧之
[119-13a]
責經制總制錢額與本部協力拘催以入於户部 容
齋隨筆曰今世士大夫既貴不可復賤淳化中北邊有
事以殿前都虞候曹璨知定州時趙安易官宗正少卿
已知州遂就徙通判又羅延吉既知彭祁絳三州而除
通判廣州滕中正知興元府而通判河南袁郭知楚鄆
二州㑹秦王廷美遷置房州詔崇儀副使閻彦進知州
而以郭通判州事范正辭知戎淄二州而通判棣深又
陳若拙歴知單州殿中侍御史西川轉運使召歸㑹李
[119-13b]
至守洛都表為通判久之柴禹錫鎭涇州復表為通判
皆非貶降也 彚苑詳注曰簽判宋有兩使防團軍事
推判官皆以選人充太平興國中以贊善大夫十五員
充諸州節度判官盖太宗以諸州戎幕缺官𨕖朝士補
之俾分理事且試其才此簽判所由始也蓋𨕖人則為
判官京官則為簽判 續文獻通考曰明制通判職管
糧緝盗治農脩河牧馬之政
  通判二僉判/ 判官/ 倅/
[119-14a]
増倅車 監郡山堂肆考云胡文恭行張士爕制分乘/倅車按倅乃副車今以通判為倅者周
禮謂别為長史司馬乃太守之副也故翰苑新書云歸/田録國朝始制諸州通判既非官屬 常與諸州争權
每云我是監郡朝廷使我來監汝舉動為所制有錢昆/少卿家世杭人也嗜常求補外郡人問欲何州曰有
蟹無通判處可矣蘇軾詩欲問/君王乞符竹但憂無蟹有監州 上佐 端僚山堂肆/考云職
源别駕長史司馬通謂之上佐唐大厯十二年制刺史/有故及闕本道使不得擅攝但令上佐知州事宋周必
大吉州通判壁記郡丞秦官惟掌兵馬自漢及唐其名/不常曰别駕曰治中曰長史曰司馬雖均號上佐其實
從事之長耳之事文𩔖聚云劉豐制/曰宜膺受服 寵復踐端寮之列 給印紙 却例
宋史曰卞衮通判宣州淳化間上命采庶僚中亷幹/者給御書印紙課最仍賜實俸以旌異之衮與焉
[119-14b]
獻徵録云明彭簪守世望倅常州為政務大體不事表/暴攝篆宜興却例供百金或以為病後來者簪曰後令
賢必不予非不然吾亦安能/以其身預為不賢者地乎 不税農具 未學造簪
山堂肆考云言行録吕夷簡通判濱州人稱其才王旦/嘗謂王曽曰此人異日與公對秉鈞軸曽曰何以知之
曰以其奏請知之如不税農具數事後卒與曽並相按/夷簡嘗判濠通二州往河北按行水災還奏國家田器
有算非所以重本也請除之因詔天下農器皆免算聲/獻徵録云嘉靖間朱光霽為重慶府通判謡頌滿道
望大起有僉事發銀買簪時光霽視府篆遂持銀入白/曰通判自幼但知讀書未嘗造簪也僉事且怒且慙而
寢/ 繕治保障 變通社倉宋史曰李肅之字公儀宰/相迪弟子也通判澶州時
北使將過郡而樓堞壊圯肅之謂郡守曰吾州為景徳/破敵之地當示雄疆今保障若是且柰何遂鳩工構城
[119-15a]
屋凡千區已而中貴人銜命來視規制一新驚賞嗟異/ 又云黄震出判廣徳軍初孝宗頒朱熹社倉法於天
下而廣徳則官置此倉民困於納息至以息為本而息/皆横取民窮至自經人以為熹之法不敢議震曰不然
法出於堯舜三代聖人猶有變通安有先儒為法不思/救其弊邪況熹社倉法歸之於民而官不得與震為别
買田六百畞以其租代社倉息/約非凶年不貸而貸者不取息 未嘗屈撓 務為裁
山堂肆考曰宋黄濟通判鎭州其牧守多勲舊武臣/倨貴陵下濟未嘗屈撓 事文𩔖聚云蔡齊通判兖
州太守王臻治政嚴急齊務為/裁損濟之以寛獄訟為之不冤 械送偵卒 解散亂
宋史曰王嗣宗通判河州太宗遣武徳卒潛察逺方/事嗣宗械送京師因奏曰陛下不委任賢俊猥信此
軰以為耳目臣竊不取太宗怒其横遣使械嗣宗下吏/削秩會赦復官 金史云金張奕以廕補官仕齊為歸
[119-15b]
徳府通判齊國廢齊民之在郡者二萬人謀為亂約夜/半舉燎相應奕知之𨕖市人丁壯授以兵結陣阨其要
巷開小南門以示生路亂不得作比明亡匿略盡擒其/首惡誅之後五日都統完顔拉必以軍至歸徳欲根株
餘黨奕以闔門保/郡人無他遂止 築室儋耳 題版西寨宋史云紹/聖初蘇軾
貶恵州又貶瓊州别駕居昌化昌化故儋耳地非人所/居初僦官屋以居有司猶為不可軾遂買地築室儋人
運甓畚土以助之兩獻徵録云𢎞治間譚讓改衢州通/判兼署開化江山 邑時桃源賊出没開化境讓嚴部
曲警烽燧招拔壯士禦賊未㡬以檄往禦壕嶺西寨/至嶺題版樹所築寨曰譚某築賊見之不復攻而去
餞李廸 祭趙鼎宋史曰范諷通判鄆州時知州李廸/貶衛州副使宰相丁謂戒使者持詔
書促上道諷輙留迪數日為治裝祖行郡又曰汪應辰/謫判𡊮州時丞相趙鼎死朱崖扶喪過 應辰為文祭
[119-16a]
之曰惟公兩登上宰皆値艱危之時一斥南荒遂為死/生之别事已定於蓋棺恩特崇於歸骨吏付之火其子
借三兵以護行道出衢州章傑為守希秦檜意指應辰/為阿附為死黨符移訊鞫徧捜行橐求祭文不可得事
乃/寢 移牀樹下 投金水中山堂肆考曰兾州刺史裴/徽召管輅相見清論終日
不覺其疲天時大熱移牀庭前樹下自是汲引輅為别/駕 獻徵録云明譚讓為南昌通判職綱税糧一切謝
賄賂寢包代賀表京師舟將發投金甚衆悉命吏投水/中人競網取之争多寡訟官於是人知讓有異政云
 台輔量 宰相器山堂肆考曰趙昌言喜推奬後進/時李沆通判澶州昌言謂其有台
輔之量表聞於朝陳又云富弼從王曽辟通判鄆州時/趙元昊反弼上疏 八事議者以為有宰相之器遂召
還/ 裁決如神 清談竟暮宋史曰王十朋擢對䇿第/一授紹興府簽判既至咸
[119-16b]
以書生易之十朋裁決如神吏姦不行川又云余汝尚/字退翁擢進士第熙寜初簽書劔南西 判官趙抃守
蜀以簡静為治每旦退坐便齋諸吏莫敢/至惟汝尚來輙排闥徑入相對清談竟暮 英儒事文/𩔖聚
云管寜辭云州民管寜誕燕雀之賤棲朝/桐之華别駕者明使君之羽翼宜得英儒 展駿足合/璧
事𩔖云蜀龎統以從事守耒陽令不治免官魯肅遺先/主書曰龎士元非百里才使處治中别駕之任始當展
其駿/足 贈刀太平御覧云晉中興書初魏徐州刺史任/城吕䖍有佩刀工相之以為必三公可服
此刀䖍語别駕王祥曰茍非其人刀或有害卿有公輔/之量故以相與祥始辭之䖍強與乃受祥死之日以刀
授弟/覧 酌杯水以餞合璧事𩔖云隋書趙軌為齊州别/駕在州四年考績最優徵入朝父
老揮涕送之曰公清如水請酌/一杯水奉餞軌受而飲之焉 判佐彚苑詳註云唐/書狄仁傑授下
[119-17a]
州判/佐 悉補别駕唐書云貞元時宰相齊抗奏罷州别/駕元和後兩河用兵禆將立功得補
東宫王府官朱紫淆并韋處厚為相乃奏置六/雄十望十緊等州悉補别駕由是流品澄别 嵩山
石室宋史曰王逢四世祖居巖仕唐為驍騎長史遭亂/棄官歸居青山楊行宻據淮南使人以兵廹起之
居巖散遣其家人而以一身歸行宻授以湖州别駕不/遣一日行宻大㑹失居巖亟使人掩其家無一人在者
其後有人於嵩山見空石室或云有/道人王居巖處此去而莫知其所終 捕鱷魚又曰宋/太宗朝
陳堯佐坐言事忤旨降通判潮州脩孔子廟作韓吏部/祠以風示潮人民張氏子與其母濯於江鱷魚尾而食
之母弗能救堯佐聞而傷之命二吏挐小舟操網往捕/鱷至暴非可網得至此鱷弭受網作文示諸市烹之人
皆驚/異 留珮山堂肆考云宋通判鄭渙代/去郡人攀留渙留珮以為别 不愛㸃金
[119-17b]
宋史曰楊偕字次公少從种放學於終南山舉進士再/調漢州軍事判官道遇術士曰君知世有化瓦石為黄
金者就偕試之既驗欲授以方偕曰吾從吏禄安用/化金哉術士曰子志若此非吾所及也出户失所之
深自晦黙山堂肆考云歸田録歐陽修知潁州吕公著/為通判為人有賢行而深自晦黙時人未甚
知後修還朝力薦/之由是漸見擢用 乃知茂叔宋史云周敦頤初為合/州判官部使者趙抃惑
於譖口臨之甚威敦頤處之泰然通判䖍州抃守䖍熟/視其所為乃大悟執其手曰吾㡬失君矣今而後乃知
周茂/叔也 決事必以躬親又云周敦頤為合州判官事不/經手吏不敢決雖下之民不肯
從/ 吏隠山堂肆考云宋趙衆為四川龍州簽判作吏/隠堂有詩曰滿耳江聲滿目山此身疑不在
人寰民含古意邨邨/静吏束文書日日閒 逺奸宋史云陳瓘字瑩中中甲/科簽書越州判官守蔡卞
[119-18a]
察其亷每事加禮而瓘測知其心術/每欲逺之屢引疾求歸章不得上 簽判宜居臣上
又云劉穎紹興二十七年進士累通判潭州王佐為/帥負其能盛氣以臨僚吏穎約以中道多屈而改及陳
峒反所擒賊多穎計䇿帥/上其功曰簽判宜居臣上 事有當争山堂肆考云宋/王質字子野通
判蘇州與知州黄宗旦數争事宗旦曰少年敢與丈人/抗邪質曰受命佐公事有當争職也嘗以病在告一日
宗旦省視因言獄有盗鑄錢百餘人吾以術隂勾得之/質曰弋不射宿戒隂中於物也今殺數人而徒流者又
數百人公中之宗旦驚沮/為貸其死罪而餘悉出之 撥煩剸劇又曰宋張忠恕/通判杭州能撥
煩剸劇拳拳/以體國為心 寛恤召和宋史曰張洽通判池州獄有/張徳脩者誤蹴人死獄吏誣
以故殺洽訊而疑之請再鞫守不聽㑹提㸃常平袁甫/至時方大旱禱不應洽言於甫曰漢晉以來濫刑而致
[119-18b]
旱伸冤而得雨載於方冊可考也天今大旱焉知非由/徳脩事乎甫為閲款狀於獄得減死從徒復白郡請蠲
征税寛催科以召和氣守為/寛稅三日果大雨民甚悦 黙禱必應元史云許維/禎字周卿至
元十五年為淮安總管府判官屬縣鹽城及丁溪場二/虎為害維禎黙禱於神祠一虎去一虎死祠前境内旱
蝗維禎禱而雨蝗亦息是年冬無雪父老言於維禎曰/冬無雪民多疾奈何維禎曰我當為爾禱已而雪深三
尺/ 白鶴神仙獻徵録云明初俞允字嘉言華亭人也/以禮部主事謫判長沙未至㑹道病暴
卒已而復甦先是允病既革以易簀待櫬於沙門七日/矣忽有醫者貿藥而至或戲之曰寺有死者可復生否
曰可入取青囊一粒納允口中有頃得嘔數聲竟起不/死於是家人大喜競以金帛酬醫醫無所受詢其姓名
亦不荅也第云長沙有白鶴大仙廟盍往脩之俄失所/在衆皆駭然然後知其為白鶴仙神也或以問允允始
[119-19a]
為言疇昔事謂我實神遊其地而未嘗死也往而復還/而未嘗生也及至官訪之果得白鶴廟重建焉允蓋儒
而自託/於仙者 民歌亷愼又云宣徳間戴浩為東昌通判兼/徵租淘河之役九載秩滿民歌曰
戴别駕公實為我儂/亷愼忘躬能使年豐 更治簡緩又云譚讓改衢州通/判政務尚嚴厲夜有
書𪠘壁者曰虎豹在山雷行於天人宜自度不可犯譚/譚顧視笑曰為政不能使民無犯而使不可犯邪更治
簡緩民/愈稱順 持青袍而歎又云嘉靖間劉容字汝大通判/黄州單車赴任布袍蔬食不殊
寒士風亷平之譽孚於上下吏悍卒相戒斂戢時景/王柩回京中使僕從横甚兩臺以下凛凛唯懼獲譴容
力任之中貴人素聞其名持其青袍歎息嚴諭其下無/所擾撫臺徐君謂所屬曰吾儕嫉閹宦如仇畏之如虎
每每激而取禍覩/劉别駕良媿矣
[119-19b]
  通判三
増詩宋吕祖謙送宋子華通判長沙詩曰騷人故悲秋
九辨播三楚宋公舊題壁文采照潭府千載得君侯遥
遥接華緒還當初秋天又進湖湘艣江山日日新似君
相勞苦木脱獻羣峰雲生失前浦況持别乘權光華動
逆旅元戎下分庭百吏羣趨廡後車載仁風習習被南
土預知潢池盜無復驚枹鼓嶺南鏡面平論賞駢圭組
臨分一杯酒不為離愁舉 楊廷秀送聶士友通判上
[119-20a]
印入朝詩曰君家樞相扶天極氣凌霜雪忠貫日史家
有筆歎無人今有此人無此筆君侯名家千里駒拱璧
盈尺徑寸珠合登清廟薦六瑚合參豹尾隨屬車胡為
小緩雲間翮朅來螺浦分風月開軒不與俗客談明月
清風入牙頰只今上印去朝天玉筍春風催綴班相門
有相君勉旃凌煙再寫進賢冠 周必大留别蘇仁仲
通判詩曰公才豈合尚題輿天遣寒儒此曳裙午夜燈
光曽共賞三春樂事未全疎尊前窈窕傳新唱耳畔瀾
[119-20b]
飜聽異書此别不須勤怨惜君王日日問嚴徐 又送
人通判洪州詩曰朝集分擕五載前衝泥各上浙江船
如今再贈城南栁依舊黄梅夜雨天一/花發河橋政早
成䇿勲恩擢佐藩臣雞翹豹尾他年從且作銀章第一
二/南浦飛雲繞楝桴西山爽氣入魚須公庭散吏文
書盡許我他時解榻無三已上/通判 宋王安石送文學士
倅邛州詩曰文翁出治蜀蜀士始文章司馬唱成都嗣
音得王楊犖犖漢守孫千秋起相望操筆賦上林脱身
[119-21a]
𨕖為郎擁書天禄閣竒字校偏旁忽乘駟馬車牛酒過
故鄉問君行何為闗隴正繁霜中和助宣布循吏綴前
芳豈特為親榮區區誇一方 孔毅父送張倅詩曰清
若冰壺斷若金孜孜長見恤民深三年佐郡神明政一
旦歸朝父老心遺愛海波無斷處去思秋色有餘隂臨
行曲為留旬日少慰攀轅淚滿襟 楊廷秀送王恭父
監丞倅同州詩曰澹墨掄魁正少年蓬山璧水得詩仙
集賢學士看文筆國子先生費酒錢濯錦江頭頻入夢
[119-21b]
桃花水面送歸船平分風月真聊爾不日來朝尺五天
 明髙啟送顧倅之錢塘詩曰之官即勝遊送别漫多
愁草色荒宫燕槐隂逺驛騶湖通朝汲井潮動夜眠樓
早向臨平過荷花已欲秋已上/郡倅 宋王安石送龎僉判
詩曰北都兩去不辭勤仕路論才迥出羣一相開藩嘗
負弩三年通籍更從軍清談猶得當時事遺愛應從此
日聞我憶荆溪山最樂看君摩翮上青雲 楊廷秀贈
尚長道僉判詩曰今代髙人尚子平風流文采舊家聲
[119-22a]
合于玉筍班中立却向紅蓮幕裏行天色惱人渾欲雪
燭花照别若為情日邊已辦除書看莫戀南樓秋月明
已上/僉判 唐杜甫贈田判官詩曰崆峒使節上青霄河隴
降王款聖朝宛馬總肥春苜蓿將軍只數霍嫖姚陳留
阮瑀誰争長京兆田郎早見招麾下賴君才並入獨能
無意向漁樵 又送張判官詩曰處士聞名早遊秦獻
疏囬腹中詩萬卷身外酒千杯江雨春波濶園林客夢
催今君拜旌㦸凛凛近霜臺 李白送獨孤判官赴安
[119-22b]
西幕詩曰安西幕府多材雄喧喧惟道三數公繡衣貂
裘明積雪飛書走檄如飄風 杜牧送斛斯判官詩曰
蒼蒼煙月滿川亭我有勞歌一為聽將取離魂隨白騎
三台星裏拜文星 明余詮送張徳常之松江判官詩
曰萬彚涵濡雨露中百年文物倏飄蓬鱸魚獨擅吳中
美𩦸足寜如冀北空肝膽㡬時酬楚國里閭從此變王
風吳淞江水秋無底好與使君襟抱同 髙啟送葉判
官赴髙唐時使安/南還銅柱崖前使節過貢隨歸騎入京多
[119-23a]
一言暫遣陪成瑨片語曽煩下趙佗曉拜賜衣辭絳闕
秋催征櫂渡黄河政餘好賦登臨詠聞説州人最善歌
 劉三吾與先復初判官詩曰左身痿痺耳仍聾近被
刀傷更怯風亦有將軍憐杜甫豈無髙弟念王通敝廬
謾枉過朝使束帛終難起病翁欲渉湘江采蘅芷美人
遥隔暮雲中已上/判官 明吳子孝送陸别駕詩曰作吏本
王畿蘆溝葉亂飛秋風吹易水寒雨灑征衣戌火鄰邊
障原霜見獵圍陸機吟興好還喜簿書稀 盧柟雪夜
[119-23b]
鄧州顧别駕送至丹江有詩見贈賦荅曰寂寂丹江夜
色空風塵郡國歎飄蓬豈無佐吏同殷浩雅有中郎識
顧雍雪霰微茫漁火外星河摇落戌樓東憐君尚䇿青
絲騎却與山隂訪戴同 汪道昆送張虞部謫常州别
駕還婺覲省詩曰謫去應吾道流言亦世情聖朝仍得
罪郎署早知名落日梁谿櫂平蕪縠水城秋風回首地
淚灑逐臣纓已上/别駕
増制唐蘇頲授李守一别駕等制曰黄門皇三從兄前
[119-24a]
洺州司馬守一等自登官序並穆政聲趙際燕陲漳濱
淇上控河朔之風土盡山東之郡國宜膺别乘往佐專
城可依前件主者施行 孫逖授蕭誠𢎞農别駕制曰
敕某官早因才藝久踐榮班頃渉微瑕未為深累佐郡
之職冗員頗多既有名於省官俾稍遷於近服可守𢎞
農郡别駕散官如故
増表宋唐介潭州通判謝上表曰始竄嶺南人皆謂其
必死及遷湖外恩已出於再生仍復前官俾闗郡政仰
[119-24b]
叨成命増激微衷念臣寒素立身孤直無援歴官再紀
才貳郎曹入朝逾年幸兼風憲臣自以逢聖明之治當
言責之司祗知忠義以事君不顧禍患之及已屬權臣
之擅朝肆己私而害政輙輸忠款冀補涓塵陛對之間
未能悉意天威之下卒莫自明得罪一時竄身萬里擯
棄遐荒分甘散秩豈謂聖明存國大體察臣愚忠欲招
諫者之言勉為後來之戒三推皇澤特與一官以邕廣
之紛紜擇湖湘之守倅俾從狂簡得佐郡符臣納忠獲
[119-25a]
罪顧百謫以誠甘盡瘁報君雖身死而不悔謹當夙夜
以思冀免於敗事毫分有補少荅於大恩
増記宋蘇軾宻州通判㕔題名記曰始尚書郎趙君成
伯為睂之丹稜令邑人至今稱之余其鄰邑人也故知
之為詳君既罷丹稜而余適還睂於是始識君其後余
出官於杭而君亦通守臨淮同日上謁辭相見於殿門
外握手相與語已而見君於臨淮劇飲大醉於先春亭
上而别又移守膠西未一年而君來倅是邦勤於吏職
[119-25b]
視官事如家事余得少休焉君曰吾㕔事未有壁記乃
集前人之姓名以屬於余余未暇作也及為彭城君每
書來輒以為言且曰吾將託子以不朽昔羊叔子登峴
山謂從事鄒湛曰自有宇宙即有此山登此逺望如我
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湛曰公之名當與
此山俱傳若湛軰乃當如公言耳夫使天下至今有鄒
湛者羊叔子之言也今余頑鄙自放而且老矣然無以
自表見於後世自計且不足而況能以及子乎雖然不
[119-26a]
可以不一言使數百年之後得此文於頽垣廢井之間
者茫然長思而一歎也 周必大吉州通判㕔記曰郡
丞秦官惟掌兵馬自漢迄唐其名不常曰别駕曰司馬
曰治中曰長史雖均號上佐其實從事之長耳故緹油
屏設下與主簿同賜而州牧或得辟置間以處王子及
近臣之左降若起廢者其於政事罕得與聞藝祖創業
之四年繼五代擾攘之後首置諸州通判不動聲色於
朝廷之上而興利除害功徧天下是冬又詔凡公事非
[119-26b]
守倅僉議連書勿行規模宏逺豈歴代明君賢臣思慮
所能及嗚呼盛哉 又為筠州判官㕔記曰國家以民
之休戚政之臧否寄二千石其設官有亞有旅亞者倅
也位逼未免於嫌意不盡者多矣曹旅也分職以治
各司其局而已若乃事無不預而非逼職未嘗分而情
通惟幕職為然
  推官一
増舉笏擊蛇宋史云孔道輔為寜州軍事推官有蛇出/天慶觀眞武殿中一郡以為神州將帥官
[119-27a]
屬咸往拜奠欲上其事道輔徑前/以笏擊蛇碎其首觀者莫不歎服 得僧冤元史云汪/澤民授平
江府推官有僧浄廣與他僧有憾久絶往來一日邀廣/飲廣弟子欲得師財且苦其捶楚潛往他僧所殺之明
日訴官他僧不勝拷掠乃誣服三經審録詞無異結案/待報澤民取行兇刀視之刀上有鐵工姓氏召工詢之
乃其弟子刀也一訊得實即/械之而出他僧人驚以為神 留石刻又曰申屠致逺/為杭州總管府
推官多所平反西僧楊璉眞珈作浮圗於宋故宫欲/取髙宗所書九經石刻以築基致逺力拒之乃止
簡素伉直獻徵録云明羅脩己字以敬為吉安府推官/簡素伉直舉動如儒生毎聽訟據案黙坐片
言相詰莫不悦服既白令休外舍月餘不召始以為/明而少斷久之多悔悟去亦不追其敦行教化如此
按縱獄又明郭淮為永州推官明愼用刑多所平反東/安邑有劇盜名一枝梅者劫人必畫梅而去示
[119-27b]
人不測不敢捕也淮嚴捕禁獄乃他邑被劫又以一枝/梅報聞淮亟索所禁者視之則三木囊頭如故也淮退
而思曰是必獄卒得賄潛縱以分其貲且激/人告發以惑問官計圗脱罪耳詰之果然 精誠格
又云郭淮為永州時視篆祁陽山谷中有巨蛇即栁/子厚所稱白質黑文者時出齧人居人惴恐淮乃為
文祝神明日巨蛇數頭無/故斃山麓盖精誠格神也 不張騎從又云給諫馬騤/以不附劉瑾出
為淮安府推官多所平反荆杖示罰而民自服行部不/盛張騎從老弱歡迎郡守華璉適並出見之因歎其平
易近人為/不可及
  推官二
増詩宋洪咨夔送石士志推官赴調詩曰石友抱竒璞
[119-28a]
朅來吾邦昂然凌霄姿莒鼎獨力扛入幕有此士諸
人亮難雙決事風赴谷哦詩雨飜江一朝解綬去船鼓
催逢逢明廷急才俊召驛難逾瀧早晚對北闕華鐘發
鯨撞 明李東陽送蔣宗誼推官之金華詩曰北來南
去㡬星霜又見分符出帝鄉三入越山身更逺重遊京
國夢難忘也知吏法兼詩老未必才名與命妨臺省祗
今須俊傑看騎驄馬問豺狼 尹伸送黄霞潭推官還
浙詩曰共欲謀歸去君能先我行始知官秩薄便是世
[119-28b]
縁輕憶膾飛青翰觀霞到赤城同舟猶苦海囬首定傷

  郡尉一
原杜氏通典曰秦官有郡尉掌佐守典武職甲卒秩比
二千石有丞秩皆六百石漢凡郡口二十萬舉一人典
兵禁備盜賊景帝更名曰都尉武帝元鼎四年又置三
輔都尉各二人譏出入邊郡置農都尉主屯田殖穀又
置屬國都尉主蠻夷降者中興建武七年省諸郡都尉
[119-29a]
并職太守無都試之役漢舊儀曰民年二十三為正一/歳以為衛士一歳為材官騎士
習射御馳陣八月太守都尉令長相丞尉會都試課殿/最水家為樓船亦習戰射年五十六老衰乃得免為民
就田今乃/罷其役毎有劇賊郡臨時置都尉事訖罷又省闗都
尉唯邊郡往往置都尉及屬國都尉稍有分縣治民比
郡安帝以西羌盛三輔有陵園之守乃復置右扶風都
尉於雍京兆虎牙都尉於長安自後無聞至隋煬帝時
别置都尉領兵與郡不相知又置京輔都尉立府於潼
闗主兵鎮唐無其制 増玉海曰天下郡國百有三置
[119-29b]
都尉者九十山西自三輔而外郡纔十有三而置都尉
三十其餘郡國八十七置都尉止六十其不置者盖四
十有三也 漢儀注邊郡置部都尉千人司馬候皆不
治民揚雄傳東南一尉西北一候注㑹稽東部都尉燉
煌玉門闗候也 文獻通考曰按自秦置三十六郡而
郡官有守有尉有丞然考之西漢百官表稱郡守掌治
郡秩二千石有丞秩六百石郡尉掌佐守典武職秩比
二千石有丞秩亦六百石是守尉皆二千石而俱有丞
[119-30a]
以佐之尉之尊盖與守等非丞以下可擬也 魏晉
以後無都尉之官然晉郡守皆加將軍之號唐郡守曰
使持節諸軍事宋朝則大郡皆兼兵馬總管兵馬鈐轄
而小郡亦曰軍州事或帶節制軍馬則秦漢所謂都尉
之職歴代以太守兼任之矣
  郡尉二
原設武備春秋元命苞云太尉主甲兵漢設/武備注云今時郡尉凖此義者也 羅奸非
韋曜釋名曰韋羅/也言以罪羅奸非 督盜賊續漢書云光武歴問功臣/諸君不遭際會自度能何
[119-30b]
為乎各以次對至馬武曰臣以勇武可守尉督/盜賊上笑曰且勿為盜賊自致亭長斯可矣 充懸
化石荆州圗記云澧水南岸有白石立𩔖人形首有/充懸左尉與零陵論強因相傷害化為此石也
秣陵為神捜神記云蔣子文自謂死後當為秣陵尉後/至鍾山下賊擊傷遂死吳先主之初故吏見
子文乘白馬執白羽曰我當為此地/神願告百姓為立一祠當有瑞應也 造五色棒曹瞞/傳曰
太祖作洛陽北部尉初入尉𪠘繕治四門造五/色棒懸門左右有犯禁者不避豪強皆棒殺之 置四
部尉宋志云光武省都尉後往/往置東南西北四部都尉
  郡尉三
増主武職 典戎伍漢官解詁云都尉郡各一人副佐/太守言與太守俱受銀印部劄之
[119-31a]
任為一郡副將然但主其武職不與民事舊時以八月/都試講習其射力以備不虞皆絳衣戎服示揚威武折
衝厭難也面胡伯始邊郡都尉箴云巍巍上聖光被八/垠矧惟八 胡不來賓蕩蕩率土來同并守撫其民人
典其戎伍口才/功成並施文武 備寇鹵 典盜賊漢名臣翟方進奏/云武帝北部都尉
主兵馬備寇鹵為職而年七十拜起據地不勝任請免/ 又云敕渤海都尉當典盜賊為職視事三歳盜賊寑
多不能統理/官職請免 奏事稱意 不可治民漢書云田叔字/子仁以壯勇為
衛將軍舍人使刺三河還奏事稱意拜為京輔都尉公/史記義縱傳云寗成家居上欲以為郡守御史大夫
孫𢎞曰臣居山東為小吏時寗成為濟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不可使治民上乃拜成為闗都尉 澹
泊無為 正身潔已東觀漢記云任延字長孫為㑹稽/西都尉時年十九迎吏見其少皆
[119-31b]
驚及到澹泊無為惟先遣饋禮祠延陵季子時天下新/定道路未通避亂江南者皆未還中土會稽頗稱多士
延到乃聘請髙行如董子儀嚴子陵等敬待以師友之/禮吏貧者輒分俸禄以賑給之省諸卒令耕公田以
周窮急每時行縣輒使慰勉孝子就餐飯之感謝承後/漢書云張奐遷安定屬國都尉匈奴羌豪率 奐恩徳
上馬遺金悉以還之羌性貪而樂吏清前有八都/尉好財貨為所患苦及奐正身潔已威化大行 道
不拾遺 盜不敢近史記云義縱者河東人也為河内/都尉至則族滅其豪穰氏之屬河
内道不拾遺以又云王温舒為廣平都尉擇郡中豪敢/任吏十餘人 為爪牙皆把其隂重罪而縱使督盜賊
快其意所欲得此人雖有百罪弗法即有避因其事/夸之亦滅宗以其故齊趙之郊盜賊不敢近廣平
優文召處士 笥餌得都尉鍾離意别傳云西都尉南/陽任延以優文召縣曰都
[119-32a]
 尉徳薄思賢汲汲處士鍾離意正色鄉黨百行優備應/令補吏檄到史以禮發遣者 後漢樊曄與光武少
 遊舊建武初徵為河東都尉引見雲臺初光武微時拘/新野曄為市吏餽餌一笥帝徳之不忘仍賜曄御食及
 乘輿服物因戲之曰一笥餌得都尉何如曄頓首曰小/臣蒙恩特見拔擢陛下不忘往舊臣得竭死自效矣
  仁而愛士 善於飬衆冊府元龜云漢袁盎為隴西/都尉仁而愛士士卒皆為致
 死於又云黄盖為丹陽都尉姿貌嚴毅/善 飬衆每所征討士卒皆争為先 疾呼突賊
 越界赴討又云程普為丹陽都尉從孫䇿征討䇿嘗攻/祖郎大為所圍普與一騎共蔽捍䇿驅馬疾
 呼以矛突賊賊衆披靡䇿因随出民又云陳表為右部/都尉封都亭侯領新安都尉鄱陽 吳遽等為亂表便
 越界赴討遽降陸遜拜/表偏將軍進封都鄉侯 恪掌軍糧 光撫將士又云/諸葛
[119-32b]
 恪為左輔都尉大帝令恪守節度掌軍糧非其好也守/又云張光為北地都尉趙王倫為闗都督氐羌反太
 張損戰没光以百餘人戍馬蘭山北賊圍之百餘日光/撫勵將士屢出竒兵擊賊破之會梁王彤遣司馬索靖
 將兵迎光/遂還長安 招誘東羌 化行彞貊又云張奐為安定/屬國都尉初到職
 任南匈奴左奥鞬等宼美稷而束羌復舉種應之奐惟/有二百許人聞即勒兵出軍吏叩頭争止之奐不聽遂
 進屯長城遣將王衛招誘東羌因據龜茲使南匈奴不/得交通東羌遂與奐和親共擊奥鞬等連戰破之 又
 云鄭純為永昌郡西部都尉為政清潔化行彞貊君長/感慕皆獻土珍頌徳美天子嘉之即以之為永嘉太守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一百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