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八十九


[094-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八十九
  設官部二十九治書侍御史/殿中侍御史 侍御史御史/監察侍
   蘭臺令史/御史主簿
   治書侍御史一
 原杜氏通典曰治書侍御史舊御史中丞也初漢宣帝
 元鳳中感路温舒尚德緩刑之言秋季後請讞時帝幸
 宣室齋居而決事令侍御史二人治書治書御史起於
[094-1b]
 此也後因别置冠法冠有印綬與符節郎共平廷尉奏
 事罪當輕重後漢亦二人銅印青綬𨕖明法律者為之
 蔡質漢儀曰𨕖御/史髙第者補之凡天下諸讞疑事掌以法律當其是
 非自桓帝之後無所平理茍充其位而已魏置持書執
 法掌奏劾而持書侍御史掌律令二官俱置宋史曰魏/置御史八
 人有持書曹掌考/課不知餘復何曹晉置四人太始四年又置黄沙獄持
 書侍御史一人秩與中丞同掌詔獄及廷尉不當者皆
 理之後并江南遂省黄沙持書侍御史及太康中又省
[094-2a]
持書侍御史二員魏晋以来持書侍御史分掌侍御史
所掌諸曹若尚書二丞宋代掌舉劾齊梁並同皆統侍
御史自宋齊以來此官不重自即官轉持書者謂之南
梁謝畿卿自尚書三公侍即為持書侍御/史頗失志多陳疾臺事略不復理是也梁天監初
始重其𨕖車前依尚書二丞給三騶執盛印青嚢舊事
糾弹官印綬在前故也後魏掌糾禁内朝㑹失時服章
違錯饗晏㑹見悉所監之北齊亦有焉後周有司憲上
士二人亦其任也隋又為持書侍御史臺中簿領悉以
[094-2b]
主之唐永徽初髙宗即位以國諱故改持書侍御史為
御史中丞龍朔二年改為司憲大夫咸亨元年復為中
丞三人亦時有内供奉本有一人聖歴中加二/人尋省先天中復置職副大
夫通判臺事開元二十一年三月置京畿/都採訪處置使以中丞為之 増續文獻
通考曰宋無元侍御史之下有持書侍御史二人明罷
御史臺不設
  治書侍御史二
原冠法冠 評疑讞胡廣漢官儀曰御史四人持書皆/法冠法冠者秦始皇滅楚以其君
[094-3a]
冠賜御史一名柱後一名獬廌獸名一角知人曲直觸/邪佞故執法者冠之 續漢書百官表注曰治書侍御
史秩六百石評/天下諸疑讞事 糾察六品 慰勞四方續漢書百官/志曰治書侍
御史糾察六品以下惠帝以後無所平治備位而已方/ 魏氏春秋曰荀寓字景伯為治書侍御史慰勞四
 増周遷三臺 意出衆表後漢書曰蔡邕以侍御史/遷持書御史又遷尚書三
日之間周遷三臺子事文𩔖聚曰劉子翊為持書侍/御史每朝廷疑議 翊為之辯析多出衆人意表
典行臺獄 持協律令魏志曰明帝幸許昌召王觀為/治書侍御史典行臺獄時多倉
卒喜怒而觀不阿意順旨令事文𩔖聚曰乘輿臨/堂則持書侍御史持協律 於堦側以備顧問 諫
用干子 劾奏劉昉隋書曰柳彧遷治書御史於時刺/史多任武將𩔖不稱職彧上表曰
[094-3b]
伏見詔書以上柱國和干子為杞州刺史其人年垂八/十鐘鳴漏盡弓馬武用是其所長治民涖職非其所解
上善之干子竟免妾又曰梁毗為治書御史時京師饑/上令禁酒劉昉使 賃屋當壚酤酒毗劾奏昉有詔不
治昉鬱鬱/不得志
  治書侍御史三
原評廷尉獄事漢百官公卿表曰宣帝令侍/御史二人治書評廷尉獄事 治廷尉
奏事漢官典職曰治書侍御史二/人治廷尉奏事罪當輕重 𨕖明法律百官表/注曰治
書侍御史𨕖明/法律者為之 準繩之官繆世應石鑒碑曰君為治/書御史朝廷以公雅節不
羣直方其道仍授準䋲之官頻居/爪牙之任鷹跱虎視而庶僚風靡 石鑒直方詳/上 詔
[094-4a]
王仲為治書晉起居注武帝詔曰故司空王基夙爲先/帝授任基子尚書即仲其以為治書御史
 後來之俊山公啓事曰治書侍御史王/啓識朗明正後来之俊也 詔陳夀為
治書王隐晋書陳壽𫝊曰杜預將之鎮入辭啓曰蜀有/陳壽才史通博宜補黄㪚之職帝曰卿何說晚夀
可作治書侍御史不湏對惟正/詔即手詔用夀為治書侍御史 増道恱正己後魏書/曰髙道
恱拜治書侍御史正己當官彈强禦暴/奏舉任城王澄等免官髙祖詔褒羙之 髙柔省訟魏/志
曰髙柔為治書侍御史執法民間數有誹謗妖言帝疾/之有妖言輒殺而賞告者柔上疏曰今妖言者必戮告
之者輒賞旣使過誤無反善之路又將開凶狡之/羣植誣罔之漸誠非所以息奸省訟緝熙治道也 端
笏整容隋書曰柳彧為持書侍御史時左僕射楊素當/塗貴重常以小譴勅送南臺素恃貴重坐彧牀
[094-4b]
彧自外來于堦下端笏整容謂素曰奉勅理公之罪素/遽下彧據案而坐立素于庭辯詰事狀素由是銜之
 百僚敬憚事文𩔖聚曰栁彧為持書侍御史當朝正/色百僚敬惮上嘉其直謂彧曰大丈夫當
立名于世無茍容而/已賜錢十萬米百石 百僚震慄又曰梁毗陸知命並/拜持書侍御史在朝
儼然正色時齊王頗驕縱暱/近小人知命劾奏百僚震慄 服賜其公又曰游元兼/持書侍御史
宇文述軍敗帝令元理其獄述時貴倖勢傾朝廷遣家/僮造元有所請屬元不之見持之愈急仍以狀劾之帝
嘉其公正於是/賜朝服一襲 伏伽誠直唐書曰孫伏伽拜治書侍/御史時軍國多事賦歛繁
重伏伽屢奏請改革舊政髙祖並納之因謂裴寂曰隋/末無道上下相蒙朕撥亂反正志在安人毎虚心接待
冀聞讜言然惟李綱差盡忠款孫伏伽可謂/誠直餘人猶踵弊風俛眉而已豈朕所望哉 制出無
[094-5a]
事文𩔖聚曰孫伏伽為治書侍御史先被内旨而制/未出歸臥其家無喜色頃之輿吏至門子弟驚白伏
伽徐起見之/人稱其有量 不復議讞風俗通曰頃者廷尉多牆面/而茍充兹位治書侍御史不
復議讞里語曰縣/官漫漫冤死者半
  治書侍御史四
増詩梁吴均入蘭臺贈王治書僧孺詩曰故人揚子雲
校書麟閣下寂寞少交游紛綸冨文雅予為隴西使寓
居洛陽社相思非不深行行避騘馬
  侍御史一
[094-5b]
原杜氏通典曰侍御史於周為柱下史老聃嘗為之秦
時張蒼為御史主柱下方書亦其任也又云蒼為柱下
御史史記如淳曰方板也謂事在板上也秦以上置柱/下史蒼為御史主柱下事或曰主四方文書也又
職官録曰秦改柱/下史為侍御史一名柱後史謂冠以鐵為柱言審固
不撓也亦為侍御史漢因之凡十五員漢舊儀曰漢御/史員四十五人
皆六百石其十五人俱給事殿中為侍御史宿廬在石/渠門外二人尚璽四人持書給事二人侍前中丞一人
領録三十人留/寺理百官事侍御史御史大夫自調更告入歸官比
丞相史史白録白録著/録而已惠帝初遣御史監三輔郡其
[094-6a]
後又置監御史漢官儀曰侍御史出督州郡賦稅運漕/軍糧侍御史至後漢復有護漕都尉官
建武七年省晉太元六/年又置督運御史官其舉郡國孝廉第四科云有能
按章覆問文中御史後漢亦有侍御史員察舉非法受
公卿郡吏奏事有違失舉劾之凡郊廟之祀及大朝㑹
大封拜則一人監威儀有違失則劾奏以公府屬髙
第補之或故牧守議即即中為之唯德所在初上稱守
滿歲拜真出劇為刺史二千石平遷補縣令見中丞執
板揖順帝復絶他𨕖專用宰士有三缺三府各一舉劾
[094-6b]
案章事無大小尚書受成而已威烈赫奕莫之敢犯真
御史守中丞持書服其冠紱上事言守關移稱真又按
二漢侍御史所掌凡有五曹一曰令曺掌律/令二曰印曹
掌刻/印三曰供曺掌齋/祀四曰尉馬曹掌廏/馬五曰乗曹掌車/駕
豹尾之内便為禁省魏置御史八人當大㑹殿中御史
簮白筆側陛而坐帝問左右此何官何主辛毗曰此謂
御史舊時簮筆以奏不法如今者直備位但毦筆耳晉
侍御史九人頗用郡守為之山公啓事曰舊時御史頗/用郡守今㪚二千石有才
[094-7a]
能尚少者可用不詔/使八座詳之毦音餌品同持書而有十三曹十三曹者/謂吏曹課
第曹直事曹印曹中都督曹外都督曹媒曹符節曹水/曹中壘曹營軍曹法曹算曹及江左初省課第曹置庫
曹掌廏牧馬牛市租後分/庫曹置左庫外左庫二曹宋代多并諸曹凡十御史焉
自漢以来皆朝服法冠齊有十人梁陳皆九人居曹糾
察不法後魏御史甚重必以對策髙第者補之侍御史
與殿中侍御史晝則外臺受事夜則番直内臺御史舊
式不隨䑓主簡代延昌中王顯有寵於宣武為御史中
尉始請革𨕖此後踵其事每一中尉則更簡代御史北
[094-7b]
齊有八人亦重其𨕖後周有司憲中士則其任也隋侍
御史八人自開皇之前復踵後魏革𨕖自開皇之後始
自吏部𨕖用不由臺主仍依舊入直禁中大業中始罷
御史直宿臺内文簿皆持書主之侍御史但侍從糾察
而已由是資位少減唐自貞觀初以法理天下尤重憲
官故御史復為雄要貞觀十一年呉王恪好畋獵損居/人田苗侍御史栁範奏彈之太宗
因謂侍臣曰權萬紀事我兒不能匡正其罪合死範進/曰房𤣥齡事陛下猶不能諫止田獵豈可獨坐萬紀乎
其將除拜皆吏部與臺長官宰相議定然後依𨕖例補
[094-8a]
奏其内詔别拜者不在其限麟徳以來用人尤重髙宗/常問
羣臣求可為御史者僉舉萬年尉楊子失其名居數月/復問之羣臣復舉焉上曰吾聞斯人常以褻服居公堂
視事其可以為準繩司乎由/是百官羣僚必表而視事𨕖授之命不由銓管及李
義府掌大𨕖寵任既重始得補之神龍三年吏部尚書/蘇瓌案問鄭普思其
妻有寵於韋庶人特勅命對御辯析上屢抑瓌而理普/思侍御史范獻忠歴階曰臣請先罪蘇瓌上問其故曰
蘇瓌國之大臣荷榮貴乆矣不能斬逆賊而後聞奏令/使眩惑天聦揺動刑柄而普思反狀昭露陛下曲為申
理此則王者不死令聖躬萬福豈有剩天子邪/臣請先死終不能事普思上意乃觧獄遂定自義府
之後無出於吏部者舊御史逢長官於途皆免帽降乘/長官執轡辭而止焉乾封中王本
[094-8b]
立為侍御史意氣頗髙途逢長官端揖而已自是諸人/或降而立或一足至地或側鞍弛重無恒開元以
來但舉鞭/聳揖而已侍御史凡四員本二員顯慶中加二員乾封/二年二月韋仁約除御史與
公卿相見未嘗行拜禮或勉之約曰鶚鵰鷹鸇豈衆禽/之偶奈何設拜以狎之且耳目之官固當特立乃曰御
史銜命出使不能動揺山/嶽震懾州縣誠曠職耳内供奉二員侍御史内供奉/與殿中御史内
供奉監察御史裏行其制並同皆無職田庶僕臺例占/闕者得職田庶僕無闕可占則嵗兩時請地子於太倉
每月受俸及/庶僕於太府掌糾察内外受制出使分判臺事又分直
朝堂與給事中中書舍人同受表裏冤訟迭知一日謂
之三司受事其事有大者則詔下尚書刑部御史臺大
[094-9a]
理寺同案之亦謂此為三司推事後漢永安中侍御史/寒朗共三府案楚獄
亦今三/司之例武后時刑獄滋章凡二臺御史多苛刻無恩以
誅暴為事猜阻傾奪更相陵搆此其為弊也神龍以來
稍革之其後名流慎𨕖侔於貞觀永徽矣侍御史之職
有四謂推推者掌/推鞫也掌弹/舉公𪠘知公/𪠘事雜事臺事/緫判定殿中
監察以下職事及進名改轉臺内之事悉主之號為臺
端他人稱之曰端公其知雜事者謂之雜端最為雄劇
食坐之南設横榻謂之南牀殿中監察不得坐亦謂之/癡牀言
[094-9b]
處其上者皆驕傲自得使/人如癡是故謂之癡牀凡侍御史之例不出累月則
遷登南省故號為南牀百日察其行止出入揖讓去就
殿中以下皆禀而隨之先後虧失者有罰其太極以前
二臺朝列之制侍御史與殿中隨仗入分居兩行東行/在侍
中黄門侍即給事中後起居郎常侍正諫議大夫御史/中丞下西行在中書令侍郎舎人後起居舍人常侍諫
議大夫御史/中丞大夫下承詔者各五日有㫖召御史不呼名則承
詔者出承詔御史舊在西/開元初仍制在東侍御史或闕則假殿中承之
自至徳以来諸道使府參佐多以省郎及御史為之謂/之外臺則皆檢校裏行及内供奉或兼或攝諸使官亦
[094-10a]
然/ 増文獻通考曰故事御史臺不受訟有訴可聞者
略其姓名託以風聞其後御史疾惡者少通狀壅絶開
元十四年乃定授事御史一人知其日劾狀題告事人
姓名其後宰相以御史權重建議彈奏先白中丞大夫
復通狀中書門下然後得奏自是御史之任矣建中
元年以侍御史分掌公推彈自是雜端之議矣元
和八年命四推御史受事周而復始罷東西分日之限
宋仍唐制侍御史貳中丞隸臺院天禧中置言事御史
[094-10b]
後久不除慶歴五年復置今御史臺中丞㕔盖御史得
兼諫職也 續文獻通考曰遼㑹同元年置侍御史金
侍御史二員 事文𩔖聚曰元置侍御史二人位御史
中丞之下 明初有侍御史後罷詳縂/載一
  侍御史二
増後漢書曰杜詩為御史安集洛陽時將軍蕭廣放縱
兵士暴横民間百姓惶擾詩勅曉不改遂格殺廣還以
狀聞世祖召見賜以棨㦸焉 又曰光武間杜林還三
[094-11a]
輔乃徵拜侍御史引見問以書故舊及西州事甚恱
之賜以車馬衣被 冊府元龜曰張綱為侍御史時順
帝委縱宦官有識危心綱常感激慨然歎曰惡滿朝
不能奮身出命埽國家之難雖生吾不願也退而上書
書奏不省 又曰劉陶為侍御史靈帝時鉅鹿張角偽
託大道妖惑小民陶與奉車都尉樂松議郎袁貢連名
上疏言之帝殊不悟 魏書曰袁紹有姿貌威容能折
節下士太祖少與交以大將軍為侍御史 冊府元
[094-11b]
龜曰北齊杜弼為侍御史臺中彈奏皆弼為之諸御史
出使所上文簿委弼覆察然後施行 隋書曰栁調為
侍御史僕射楊素常於朝堂見調因戲之曰栁條通體
弱獨揺不須風調正色曰調信無可取公不當以為侍
御史調信有可取不應發此言素甚竒之 又曰游元
為侍御史奉使於黎陽督運會楊𤣥感作逆囚之屢脅
以兵竟不屈被害 又曰陳孝思大業初為魯郡司法
書佐郡内號為㢘平太守蘇威常欲殺一囚孝思諫至
[094-12a]
於再三威不許孝思自解衣請先受死良乆威意乃解
謝遣之漸加禮敬及威為納言奏孝思為侍御史 唐
書曰李素立髙祖命授七品清要官所司權擬雍州刺
史録參軍髙祖曰此官要而不清又擬祕書郎髙祖曰
此官清而不要遂擢授侍御史 唐書曰賈言忠乾封
中為御史時朝廷有事遼東言忠奉使往支軍糧及還
髙宗問以軍事言忠畫其山川地勢且陳遼東可平之
狀髙宗恱 又曰劉思立髙宗時為侍御史屬河南河
[094-12b]
北旱遣御史中丞崔謐等分道存問賑給思立恐妨農
務上疏諫謐等遂不行 職官分紀曰王義方奏李義
府犯狀帝怒出義方為蔡州司戸義府云王御史妄相
彈奏得無媿乎義方對云仲尼為魯司寇七日誅少正
卯於兩觀之下義方旬有六日不能去奸邪於雙闕之
前實以為媿 韓瑗𫝊曰唐自韓瑗與遂良相繼死内
外以言為諱將二十年時造奉天宫御史李善感上疏
極言時人喜之謂之鳳鳴朝陽 唐書曰狄仁傑為侍
[094-13a]
御左司郎中王本立怙寵自肆仁傑劾奏其惡武后有
詔原之仁傑曰陛下惜有罪虧成法臣願先斥為羣臣
戒由是本立抵罪朝廷肅然 山堂肆考曰桓彦範等
共薦陽嶠為侍御史楊再思曰嶠不樂搏撃之任如何
彦範曰為官擇人豈必待其所欲乃引為左䑓侍御史
 孔帖曰徐有功起為左肅政臺侍御史辭曰臣聞鹿
走山林而命繋庖㕑者勢固自然陛下以法官用臣臣
守正行法必坐此死矣后固授之天下聞有功復進灑
[094-13b]
然相賀 又曰韋虚心遷侍御史神龍中按大獄僕射
竇懷貞侍中劉幽求有所輕重虚心據正不撓景龍中
屬羗叛既禽捕有詔悉誅虚心惟論酋長死原治其餘
 山堂肆考曰崔咸為侍御史穆宗復以裴度為司空
度至京師朝士填門度留之飲京兆尹劉棲楚附度耳
語咸舉觴罰度曰丞相不應許所由官呫囁耳語度笑
而飲之棲楚不自安趨出左右莫不壯之 温造𫝊曰
敬宗朝夏州節度使李祐入朝違詔進奉侍御温造彈
[094-14a]
之祐趨出待罪股戰流汗驚謂人曰吾半夜入蔡州城
擒吴元濟未嘗心動今日膽落於温御史矣 山堂肆
考曰宋張靄為侍御史太祖方弹雀於後苑靄亟請入
奏事及帝見所奏乃常事遂大怒靄曰臣以為尚亟於
弹雀帝色愈厲以斧柄撞墮靄二齒靄徐拾之帝曰欲
訟朕邪靄曰臣不能訟陛下自有史官書之耳 宋㑹
要曰唐介字子方為侍御史極言宰相文彦博知益州
日進燈籠錦媚張貴妃致位宰相且論其専政仁宗怒
[094-14b]
甚貶英州别駕帝慮介或道死有殺直臣名命中使䕶
之由是介直聲聞天下 言行録曰彭思永字季長仁
宗朝為侍御史時張堯佐以妃族進王守忠以親侍帷
幄寵參知政事闕員堯佐朝暮待命守忠亦求為節度
使思永獨抗疏極言而堯佐守忠之言遂格 又曰劉
摰擢侍御史摯自熈寧以言去位踰十六年乃復任言
責一時奸佞刻薄之吏事狀顯著皆正色弹劾多所貶
黜中外肅然 九朝通略曰賈黯除中丞新除侍御史
[094-15a]
呂誨常彈黯過失遷延引避黯言常薦誨為御史知其
方正謹厚一時公言非有嫌忌願得終與共事誨乃就
職 元史列𫝊曰世祖時川陜盗起省臣患之請専戮
其尤者以止盗朝論将從之侍御史髙鳴諫曰制令天
下上死囚必待論報所以重用刑惜民生也今從其議
是開天下擅殺之路害仁政甚大帝曰善令𨒪止之
又曰王夀元貞三年擢御史臺侍御史論事剴切奏宰
相内統百官外均四海位尊任重不可假非人臣願
[094-15b]
推愛君思治之心邪正互陳成敗對舉庶幾上悟天衷
懲其既往知所進退
  侍御史三
原廌冠 鐵柱上詳治書御史/ 下詳通典 繡衣 白筆上詳繡/衣直指
通下詳/ 典 避馬 埋輪續漢書曰桓典字公雅為侍御/史是時宦官亂政典執政心無
所迴避常乘驄馬京都畏之為語曰行行且止避驄馬/御史 又曰張綱字文紀遷侍御史漢桓帝𨕖八使廵
行風俗八使同日拜謂之八彦皆宿儒要位唯綱年少/官微受命各之部而綱獨埋車輪於洛陽都亭曰
當道安問狐狸遂奏大將軍/梁冀兄弟罪惡京師震竦 横劔 持㦸續漢書曰/种暠字景
[094-16a]
伯順帝時為侍御史監護太子承光宫中常侍髙梵受/勅迎太子不齎詔書以衣車載太子欲出太子太傅髙
襄不知所以力不能止開門臨去暠至横劍當車曰御/史受詔監䕶太子太子國之儲副天命所繫常侍来無
一尺詔書安知非挟奸邪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梵馳奏/之詔報太子乃得去杜喬退而歎息媿暠臨事不惑帝
亦嘉其持重稱善良乆之益部耆舊𫝊曰楊仁字文義/明帝引見問當代政治 事仁對上大竒之拜仁侍御
史明帝崩是時諸馬貴盛各爭入宫仁披甲持㦸遮勅/宫門不得令入章帝既立諸馬更譛仁刻峻於是上善
之/ 增白兔 皂鵰唐書曰王宏義遷侍御史始賤時/求旁舍𤓰不與乃謄文言園有白
兔縣集衆捕逐畦蓏無遺内史李昭徳曰昔聞蒼鷹獄/吏今見白兔御史 又曰王志愔為侍御史以剛鷙為
治所居人吏畏讋呼為皂鵰御史/言其顧瞻如鵰鶚之視燕雀也 脆梨 貞柏賈言/忠撰
[094-16b]
監察本草曰裏行及試員外為合口椒殿中曰生薑侍/御為脆梨漸入佳味 續通典曰御史臺侍御史㕔前
有兩株柏唐緫章中李元同張仁禕為侍御史所植也/杜易簡為之賛曰爰有貞柏徙植清臺麝條霜勁蠶葉
風開始逢鵲/喜終見烏來 憲府 法星上詳柳詩見總載詩劉禹/錫送楊侍御歸朝 鷙鳥
得秋氣法/星懸青旻 原劾霍光 收梁冀漢書白嚴延年遷侍/御史劾霍光専廢立
無人臣禮梁續漢書曰陳翔字子麟遷侍御史/元日朝賀 冀威儀不整請収理罪時人竒之 増服
廌冠 懸豹尾上詳治書御史皆後漢輿服志曰大駕/屬車八十一乗 尚書御史所載最後
一車懸豹尾薛綜/注曰侍御史載之 乗驄馬 軔乗輿上詳前申東觀/漢記曰 屠剛
字巨卿建武初拜侍御史遷尚書令多直無所屈/撓隴蜀未平上常欲近出剛止不聽剛以頭軔乗輿使
[094-17a]
馬不/得前 用稀姓 識大體事文𩔖聚曰宋景祐中有郎/吏皮仲容街衢為一薄子
所戲遽前賀之聞君有臺憲之命仲容立馬媿謝乆之/徐問何以知之對曰朝廷所制臺必用稀姓者故以君
姓知之爾盖是時三院御史乃仲簡論程掌禹錫也聞/者𫝊以為笑 冊府元龜曰唐盧羣貞元中為侍御史
有人誤告故尚父子儀嬖人張氏宅中有寳玉者張氏/子孫又與尚父子孫相告訐詔促其獄羣上奏言皆子
儀家事子儀有大勲伏望陛下赦而弗問/使私自引退帝從之時人賞其識大體也 澳恥呈身
 祐驚落膽本𫝊唐韋澳方静寡欲不肯見髙元裕/曰恐無呈身御史 下詳侍御史二
柱裏柱外 南省南牀唐職林曰每出入行歩侍御史/在柱裏殿察兩院在柱外 下
詳通/典 京尹避路 大夫抗禮唐臺儀曰故事京尹遇/侍御諸衢當避 本𫝊
[094-17b]
崔隱甫奏侍御以/下皆與大夫抗禮 得兼諌職 免判理寺上詳文獻/通考 事
略御史知雜吕誨奏風憲糾繩百司刑名出/入當舉劾若令判大理寺於體有妨許之 名望素
髙 風力愈勁三國吴志楊廷式强正忠直名望素/髙及為憲䑓人皆屬望 下詳總載
入苑奏事 至臺講兵上詳侍御史二史山堂肆考曰/宋張浚為侍御 好謀略有大
志數招諸将至臺/講論用兵籌策 乞伸枉濫 請威權山堂肆考/曰武后朝
侍御史魏靖上言陛下既知來俊臣之奸處以極法乞/詳覆俊臣等所推大獄申其枉濫太后命監察御史蘇
頲按覆由是雪寃者甚衆罪又曰宋趙瞻字大觀為侍/御史上疏請威權明功 廣聦明更積弊英宗嘉納
之/ 原倪寛語經 戴禮治劇漢書曰倪寛舉侍御史/見上語學上恱之從
[094-18a]
問尚書一篇擢為中大夫治謝承後漢書曰戴禮/雅有威重拜侍御史以能 劇出為丹陽東都尉 増
鷹鸇豈衆禽 鵰鶚視燕雀上詳通典注/下詳皂鵰 原李恂寫
山川 周騰觀星象續漢書曰李恂遷侍御史持節使/幽州宣布恩澤慰撫北狄所過皆
寫圖山川屯田聚落百餘卷悉封奏上肅宗嘉之出豫/章記曰周騰字叔逹為侍御史桓帝當郊平明應 騰
仰觀曰今策馬星不/動上當不出詳星 増對仗斥義府 舉觴罰裴度
山堂肆考曰李義府囑大理寺丞枉法出淳于氏髙宗/知而不問侍御史王義方上疏奏之對仗斥義府令下
義府顧望不退義方三叱義府始趨/出義方乃讀弹文 下詳侍御二 原陳咸歸於鄉
里 惠伯遁入山林東觀漢記曰陳寵曽祖父咸哀平/間以明律為侍御史王莽簒位父
[094-18b]
子相將歸鄉里閉門不出乃收家中律令文書壁藏之/以俟聖主咸常戒子孫曰為人議法當依於雖有百
金之利慎毋與人重遁陳留風俗𫝊曰桓烈字惠伯為/侍御史以王莽之初 入山林世祖即位就其家食以
二千石禄/以旌其徳 増訟言楚獄之冤 奏正唐室之號山堂/肆考
曰東漢明帝時窮治楚獄連繫數千人侍御史寒朗心/傷其冤上言訟之帝意解自幸洛陽獄録囚徒理出千
餘人時天旱即雨監又曰張柬之既遷則天於上陽宫/中宗猶以皇太子 國告武氏之廟侍御史崔潭奏曰
方今國命初復正其徽號自當稱唐以順萬姓之心/奈何告武氏廟哉宜毁此廟復唐鴻業中宗深納之
  侍御史四
原周曰柱下秦為御史六典曰周官宗伯屬官御史掌/邦國都鄙及萬民之治今以賛
[094-19a]
冢宰凡治之者受法令焉以其在殿柱/之間亦謂之柱下史秦改為侍御史 注言行漢舊/儀曰
侍御史周官也漢興襲秦因/而不改掌注言行糾諸不法 察辭詔漢官辯詁曰惠/帝三年相國奏
遣御史監三輔察辭詔凡九條/監者三嵗更常以月中奏事也 舉非法續漢書百官/志曰御史秩
六百石掌/舉察非法 察百僚督州郡漢官典職曰侍御史/糾察百僚督州郡 治
詔獄晉百官奏事箴曰侍御史一人與御史/同掌治詔獄及廷尉不當者皆治之 監祭祀
晉百官表曰侍御史職掌諸曹/其治事糾察不法監祭祀朝㑹 掌殿門宿衞晉百官/表注曰
侍御史掌殿門以内案防/宿衛署在殿中者皆總攝 増哄堂山堂肆考曰侍御/史凡上堂絶言笑
有不能忍者雜端大笑則闔坐/皆笑謂之哄堂哄堂笑不罰 五術潜確𩔖書曰察/風化聽謡訟審
[094-19b]
其哀樂納市價觀其美惡詢簿書考其爭/訟覧車服等其奢儉省作業察其趨舍 原不入殿
案行傅咸集百官表曰侍/御史不得入殿案行 程邈作大篆衞恒集曰程/邈為御史得
罪始皇繫雲陽十年於獄中作大篆少者増益多者/減省方者使員員者使方奏之始皇善之出為御史
 察視之官東觀漢記曰鄭璩字平卿拜内史上疏曰/臣斗筲之小吏擢在察視之官職任過分
當刺斜矯枉詔書示官府曰璩盡節剛正/亦何陵遲之有賜璩素六十匹由是顯名 上以為能
史記曰張湯補侍御史案事治陳皇后蠱獄深竟黨與/上以為能 又曰趙禹以刀筆吏積勞稍遷為御史上
以為/能 尹齊不避貴勢漢書曰尹齊以刀筆吏稍遷至/御史事張湯湯數稱以為廉武
帝使督盗賊斬/伐不避貴勢 延年劾霍光又曰嚴延年遷侍御史/是時大將軍霍光廢昌
[094-20a]
邑王尊立宣帝宣帝初即位延年劾奏光擅/廢立無人臣禮奏雖寝然朝廷肅焉敬惮 班固作
哀辭班固集馬仲都辭曰車騎楊文侯馬仲都明帝舅/也從車駕於洛川浮橋馬入水溺死帝顧謂侍御
史班固為上/作哀辭也 楊秉有宰相之才謝承後漢書曰楊秉/拜侍御史多所弹劾
名由此顯京師咸/稱有宰相之才 刁曜有邊臣之節又曰刁曜拜御/史自在朝廷堂
諤有/邉臣之節 鄭均月餘而遷漢記曰鄭均拜/侍御史月餘遷尚書 朝
野稱當王隱晉書曰庾峻字山甫博學有才思長安有/大獄乆不決轉峻為侍御史往斷之朝野稱當
 正直之望傅暢晉諸公賛曰劉暾字長叔遵其家業/用心厲正為侍御史武庫失火尚書郭彰
與暾典知修復彰以后親傲呵暾曰我不能截卿角/邪以御史著法冠有兩角故也暾作色曰天子法冠而
[094-20b]
欲截角何不敬邪索紙筆奏之彰伏/不敢言於是正直之望著於内外 劉暾奏王渾又/曰
劉暾奏司徒王渾蒙國厚恩備位鼎司不能上佐/公家下遂萬物舉動𨒪無大臣之節請免官 増
獬廌不識字事文𩔖聚曰則天時授侯思止為游擊將/軍髙元禮呼之為侯大曰國家用人不次
若言侯大不識字即奏曰獬廌獸亦不識字而能觸邪/則天果如其問思止以獬廌對天授三年乃拜左臺侍
御/史 朝廷雄職本𫝊王義方曰陛下拜臣/侍御史濫朝廷之雄職 劾京兆尹
山堂肆考曰唐開元初楊瑒為侍御史與御史大夫李/傑將劾京兆尹崔日知反為所搆瑒廷奏曰糾弹之司
若遭恐脅以成奸臣之/謀則御史臺固可廢矣 十月一轉續通典曰王播奏/侍御史舊例在任
十月/一轉 辱臺山臺肆考曰宋制御史入臺滿/十旬無章疏者有辱臺之罰 不尚沽
[094-21a]
又曰宋何郯字聖從為/御史言事不尚沽激 畫像便殿晁以道曰仁宗/貶唐介嶺南遣
中使賜介金又畫/其像置之便殿 犬馬不及言事文𩔖聚曰宋皇祐/中侍御史宋禧上言
乞宫中養羅江狗以備不虞上曰養兵百萬威制夷狄/尚不可備不虞卿令宫中養狗無謂也曹穎叔言朝言
不及犬馬而禧被黜/於是有宋羅江之號 還告居家范忠宣與吕誨等論/奏濮王典禮不聽於
是還所授告/家居待罪 彈蔡確章惇言行録曰劉摰為侍御史/劾蔡確其罪有十又論章
惇凶悍銳無/大臣體皆罷 爭濮王禮又曰范純仁為侍御史時/方議濮安懿王典禮純仁
引誼據語斥大臣/尤切由是名震天下 伸諫省氣樓攻媿集曰林大中/除侍御史鄧司諫繹
以忤㫖移將作監大中請曲加優容許復舊職丞相留/公丐去大中率同僚奏乞宣諭使安相位遂不果去身
[094-21b]
居言職而伸諫省之氣誦/丞相之賢他人不敢為也
  侍御史五
原詩晉潘尼贈侍御史王元貺詩曰崑山積瓊玉廣厦
構衆材游鱗萃靈沼撫翼希天階膏蘭孰為消濟治由
賢能王侯厭崇禮迴迹清憲臺蠖屈固小往龍翔廼大
來協心毗聖世畢力賛康哉 唐蘇味道贈封御史入
臺詩曰故事推三獨兹晨對兩闈夕鴉共鳴舞屈草接
芳菲盛府題青槖殊章動繡衣風連臺閣起霜就簡書
[094-22a]
飛凛凛當朝色行行滿路威唯當擊隼去復覩落鵰歸
 又奉懷臺中諸侍御詩曰薄游忝霜署直指戒氷心
荔浦方南紀蘅臯暫北臨山晴闗塞斷川暮廣城陰場
圃通圭甸溝塍礙石林野童来捃拾田叟去謳吟蟋蟀
秋風起蒹葭晚露深帝城猶鬱鬱征𫝊㡬駸駸迴憶披
書地勞歌謝所欽 元希聲贈皇甫侍御赴都詩曰東
南之美生於㑹稽牛斗之氣蓄於昆溪有瑶者玉連城
是齊有威者鳳非梧不棲其/一猗嗟衆珍以況君子公侯
[094-22b]
之胄必復其始利器長材温儀峻峙其/二道心惟微厥用
充塞徳暉不泯而映邦國靜以有神動而作則九臯千
里其聲不忒其/三粤在古昔分官厥初刺邪矯枉非賢勿
居稜稜直指烈烈方書蒼玉鳴珮繡衣登車其/四綽綽夫
君是膺柱下準繩有望名器無假寵盖伯山氣雄公雅
立朝正色候我能者其/五載懷朋情常接閑宴好洽昆弟
官聮州縣如彼松竹春榮冬蒨柯葉藹然不渝霜霰其/六
㑹合非我闗山坐違離鴻曉引别葉秋飛騑驂徐動樽
[094-23a]
餞相依逺情超忽岐路光輝其/七金石其心芝蘭其室言
語方間音徽自溢肅子風威嚴子霜質贈言嵗暮以保
貞吉其/八 増張九齡酬趙侍御使西軍詩曰石室先鳴
者金門待制同操刀常願割持斧竟稱雄 又曰忽枉
兼金訊非徒秣馬功氣清蒲海外聲滿柏臺中 李嶠
和杜侍御太清臺宿直詩曰貂冠朝彩振烏署曉光分
欲嘯遷喬侣先飛擲地文 岑參送裴侍御赴詔入京
曰羡他驄馬郎元日謁明光立處聞天語朝回惹御香
[094-23b]
臺寒柏樹緑江暖柳條黄惜别津亭暮揮戈憶魯陽
又送韋侍御歸京詩曰聞欲朝龍闕應須拂廌冠風霜
隨馬去炎暑為君寒 又送鄭侍御歸東臺詩曰紅亭
酒甕香白面繡衣郎砌冷蟲喧坐簾疎雨到牀鐘催離
興急絃逐醉歌長關樹應先落隨君滿路霜 張謂送
韋侍御赴上都詩曰天朝辟書下風憲取才難更謁麒
麟殿重簮獬廌冠月明湘水夜霜重桂林寒别後頭堪
白時時鏡裏㸔 杜甫送何侍御歸朝詩曰舟楫諸侯
[094-24a]
餞車輿使者歸山花相映發水鳥自孤飛春日垂霜𩯭
天隅把繡衣故人從此去寥落寸心違 又贈竇侍御
詩曰竇侍御𩦸之子鳳之雛年未三十忠義俱骨鯁絶
代無炯如一段清氷出萬壑置在迎風寒露之玉壺
李白贈錢侍御詩曰繡衣柱史何昻藏鐵冠白筆横秋
霜三軍論事多引納階前虎士羅干將 孟浩然和李
侍御渡松滋江詩曰南紀西江濶皇華御史雄截流寧
假楫挂席自生風寮寀爭攀鷁魚龍亦避驄坐聽白雪
[094-24b]
唱翻入櫂歌中 劉長卿贈楊侍御詩曰肅穆烏臺上
雍容粉署中含香初待漏持簡舊生風吏偏驚隼貪
夫輒避 又餞張侍御詩曰勁直隨臺柏芳香動省
蘭璧從全趙去鵬自北溟摶星象銜新寵風霜帶舊寒
 錢起青泥驛迎獻王侍御詩曰候館埽清晝使車出
明光森森入郭樹一道引飛霜仰視騘花白多慚綬色
黄鷦鷯無羽翼願假憲烏翔 又送裴頔侍御使蜀詩
曰柱史纔年四十强䰅髥𤣥髮羙清揚朝天繡服乗恩
[094-25a]
貴出使星軺滿路光錦水繁華添麗藻峨眉明月引飛
觴多才自有雲霄望計日應追鵷鷺行 嚴維郯中贈
張侍御詩曰辟疆年正少公子貴游還早列公卿位新
參柱史班千夫馳驛道駟馬入家山深巷烏衣盛髙門
畫㦸閑 韓翃送劉侍御赴陜州詩曰金羈映驌驦後
騎佩干將把酒春城晚鳴鞭曉路長帶冰新溜澀間雪
早梅香明日懷賢處依依御史牀 楊巨源贈李寓侍
御詩曰路入桑乾塞鴈飛冬郎年少有光輝春風走馬
[094-25b]
三千里不廢看花惹繡衣 許渾酬河中杜侍御詩曰
文章已變南山霧羽翼應摶北海風春雪預呈霜簡白
曉霞先染繡衣紅 宋王安石送康叔侍御詩曰詔取
名郎入憲臺此時方急濟時才聖聦應已虚心待奸黨
寧無側目猜白筆豈知權可畏皂嚢還請上親開信聞
讜論能醫國飛報頻隨驛騎來
増制唐李嶠行崔昇侍御史制曰學可從政文能案章
幹局並優清勤咸著丹墀持法既佇良才白簡繩違尤
[094-26a]
資器識宜膺石室之命俾參鐵冠之侣 蘇頲行張遊
侍御史制曰清方自居専直不撓秋風始擊每勵鷹鸇
歳寒後凋斯見松柏國儲在於紅粟王憲持於白簡式
寄人天之重更聞臺閣之遷 又行游子騫侍御史制
曰砥操礪行慎言檢迹清公乃持法之端詞學皆養能
之要臨事必果已畏神羊執心不回先聞擊隼宜在鸞
階之列用成烏府之遷 崔嘏行盧就朱杭侍御史制
曰侍御史居其府則掌領推按糾繩愆尤立於朝則正
[094-26b]
其視瞻峻彼風範官號清重才資鯁直拔而用之不在
階級爾就爾杭立身有文能用嘉猷參於將席憲丞上
請咸曰得人嗚呼神羊在庭屈軼在砌觸邪指佞二物
可師無為畜縮以孤我誠臣之舉
增啓宋洪平齋賀侍御啓曰榻前承渥柱裏升班物情
大旱之餘適蘇霖雨天象太微之次首應法星某官簮
筆烏臺伏蒲騎省上不為危言而駭聴下不為矯節以
沽名唯致辨扵君子小人之間而防維於宦官女子之
[094-27a]
際外邪不入元氣自充堂堂不撓為儒宗謀猷唯舊行
行且止避御史風采又新當令文靖之警君復聞於世
毋使清獻之論事専美於前 汪龍溪賀柴侍御啓曰
妙簡宸衷寵司邦憲獨坐之長御史乆虚不除横
亞中司此𨕖甚茂朝有正士人無異言某官徳齒朝之
逹尊忠亮國之司直分南臺之糾察威望日隆賛東閣
之辨章彌綸嵗乆以詳練之老而糾彈於萬務以清明
之徳而表率於百僚羣陰見晛而消百度從繩則正猛
[094-27b]
獸之衛藜藿有以知朝廷之尊和羮之作鹽梅殆將斡
鈞衡之造 方秋崖賀林侍御啓曰出綸西掖執憲南
牀天子明明用臯陶而不仁者逺矣王臣如行父
見無禮者誅之某官二典三謨之學問五音六律之辭
章觀世之宏規雖伊管未能逺過讀責難之確論非
仁義不敢前陳適當不諱之朝乆立得言之地接武䕫
龍簉羽鵷鷺綴赤墀供奉之班當道豺狼安問狐狸凛
白筆抨弹之志
[094-28a]
  殿中侍御史一
原杜氏通典曰殿中侍御史魏置也初魏蘭臺遣二御
史居殿中察非法即殿中侍御史之始也晉置四人江
左多置二人宋徐爰自殿中侍御/史轉蘭䑓侍御史梁有四人掌殿中禁
衛内事後魏北齊皆有之隋初改曰殿内侍御史置十
二人至煬帝省唐置六員初有二員貞觀二十二年/増二員開元中加二員
供奉三員初掌駕出於鹵簿内糾察非違餘同侍御史
唯不判事咸通以前遷轉及職事與侍御史相亞自開
[094-28b]
元初以來權歸侍御史而遷轉猶同兼知庫藏出納及
宫門内事知左右廵分京畿諸州諸衞兵禁隸焉彈舉
違失號為副端閣門之外百僚班序有離立失列言嚻
而不肅者則糾罰之其正冬大㑹則戴元豸乗馬加飾
大夫中丞加/金勒珂珮具服上殿供奉左右或缺則吏部以他官
攝之其郊祀廵幸大備鹵簿出入由旌門者監其隊伍
初武后時有殿中裏行及員外殿中御史官或有起家
為之而即真者神龍以來無監察則有裏行 増文獻
[094-29a]
通考曰宋制殿中侍御史二人正七品掌言事分糾大
朝㑹及朔望六參官班序舊制侍御史兼知雜事殿中
侍御史兼左右廵使監察御史兼察使官卑而入殿中
監察御史者謂之裏行元豐八年詔殿中侍御史兼察
事監察御史兼言事石林葉氏曰唐三院御史謂侍御/史與殿中侍御史監察御史也侍
御史所居曰臺院殿中曰殿院監察曰察院此其公宇/之號非官稱也侍御史自稱端公知雜事則稱雜端而
殿中監察稱曰侍御近世殿院察院乃以名其官盖失/之矣而侍御史復不稱臺院止曰侍御端公雜端但私
以相號而不見於通稱/各從其所沿襲而已 續文獻通考曰元制殿中侍
[094-29b]
御史二人凡大朝㑹百官班序其失儀失列則糾罰之
在京百官到任假告事故出三日不報者則糾舉之大
臣入内奏事則隨以入凡不可與聞之人則糾避之明
初有殿中侍御史後罷
  殿中侍御史二
増唐書曰張行成為殿中侍御史糾劾不避權威太宗
以為能謂房𤣥齡曰觀古今用人必因媒介若行成者
朕自舉之無先容也 又曰王無競轉殿中侍御史舊
[094-30a]
例每日更直於殿前正班時宰相宗楚客楊再思常離
班偶語無競前曰朝禮至敬公等大臣不宜易以慢
朝典楚客等大怒轉無競為太子舍人 孔帖曰柳澤
轉殿中侍御史監南𨕖時市舶使右威衞中郎將周
慶立造竒器以進澤上書曰慶立雕製詭物造作奇器
乃治國之巨蠧明王所宜嚴罰者也明皇稱善 又曰
張鎰累遷殿中侍御史乾元初華原令盧樅以公事譙
責邑人齊令詵令詵宦人也銜之誣樅罪鎰按驗當免
[094-30b]
官有司承風以死論鎰不直之乃白其母曰今理樅樅
免死而鎰坐貶嘿則負官貶則太夫人憂敢問所安母
曰兒無累於道吾所安也遂執正其罪 李珏𫝊曰珏
字待價為殿中侍御史宰相韋處厚曰清廟之器豈搏
擊才比除禮部員外郎 山堂肆考曰宋何郯為殿中
侍御史常極陳夏竦奸狀仁宗諭曰古有碎首諫者卿
能之乎對曰君不從諌則臣碎首今陛下從諫如流臣
何敢掠美 又曰龎籍莊敏入為殿中侍御史中丞孔
[094-31a]
道輔謂人曰今之御史多承望要人風㫖陰為之用獨
龎公天子御史耳 言行録曰趙抃除殿中侍御史先
是吕溱出守徐蔡襄守泉吴奎守夀韓絳守河陽歐陽
修乞蔡賈黯乞荆南抃上言近日正人如修輩無幾今
皆欲請郡者以不能謟事權要傷之者衆矣修等由此
不去一時名臣頼之以安 又曰河東闕漕使章郇公
言文彦博有名稱吕許公曰可召来面詢之召至堂上
許公不交一言但睥睨而已及退許公歎曰此大有福
[094-31b]
人何所任用不可遂自殿中侍御史差委不十年出將
入相 東都事略曰吕誨為殿中侍御史弹劾無所避
公主夜扣禁門劾奏公主閣宦者竄逐之弹樞密使宋
庠不稱具瞻之望陳升之為樞宻副使誨與唐介趙抃
論升之交結中人不可大用章十八上卒與升之俱罷
 宋實録曰治平二年以范純仁為殿中侍御史呂大
防為監察御史裏行近制御史有闕則命翰林學士御
史中丞迭舉二人上自擇取一人為之至是闕兩員舉
[094-32a]
者未上内出純仁大防姓名而命之 言行録曰傅堯
俞英宗即位遷殿中侍御史皇太后同聽政上疾平堯
俞上疏請太后還政未聽頗聞内侍任守忠有惎語堯
俞又上疏太后遂還政而逐守忠等 東都事略曰蔣
之竒英宗立為殿中侍御史獻謹始五事一曰進忠賢
二曰退奸邪三曰納諌爭四曰逺近習五曰閑女謁
系年録曰殿中侍御史常同為御史不數月劾罷監司
之不才者二十有三人中外聳然 宋㑹要曰慶厯五
[094-32b]
年殿中侍御史梅摰監察御史李京並為言事御史唐
制御史不専言職故天禧中始置言事御史六員其後
乆不除至是始除之 系年録曰紹興三十一年杜莘
老為殿中侍御史入見上曰知卿不畏强禦故有此授
自是用卿矣 楊誠齋集曰紹興末金人謀南侵宦官
張去偽陰沮戰議且請避狄陳俊卿為殿中侍御史請
斬之上愕然曰公仁者之勇
  殿中侍御史三
[094-33a]
増蹈道依仁 嫉邪忿佞山堂肆考曰武后思徐有功/用法平恕權拜左臺殿中侍
御史宗城潘好禮著論稱有功蹈道依仁固守誠莭不/以貴賤死生易其操履 又曰唐崔沔除殿中侍御史
以嫉邪忿/佞為己任 出入柱外 供奉墀下上詳侍御史儀韋/絢𫝊曰上官 位
宰相時以雍州司士韋絢為殿中侍御史或疑非遷儀/曰此野人語耳御史供奉赤墀下接武夔龍簉羽鵷鷺
豈雍州判/佐比乎 綴供奉班 均御史職五代㑹要唐天成/二年御史䑓奏曰
每遇入閣日欲依常朝例差殿中侍御史二貟押鐘鼔/樓位各綴供奉官班出入所冀共為糾察從之 職林
唐法殿中侍御史遷拜/及職事與侍御史均 辛辣不患 糾劾為能賈言/忠本
草殿中為蘿蔔亦曰生薑雖辛辣而不為患廵白集裵/廙制曰貞觀中張行成為殿中侍御史糾劾 察時以
[094-33b]
為/能 鐵面御史 骨鯁殿院東坡集曰趙抃為殿中侍/御史弹劾不避權倖京師
號為鐵面御史衆中興系年録曰杜莘老為殿中侍御/史極言無隱取 所指如王繼先張去偽輩悉擊去之
及罷去朝士祖道都門以詩文稱述者百餘人都人至/今以為美談雖宿衛武夫府寺賤隸誦說前朝骨鯁敢
言之臣必曰/杜殿院云 論宰相回佞 言大臣奸邪上詳殿中/二 言行
録曰汪徹為殿中侍御史上言昔慶厯初京師一日無/雲而震仁宗以天變如此由夏竦奸邪亟命黜之前日
無雲而雷人情駭/異其變盖在大臣
  殿中侍御史四
増左雍以能擢曹氏𫝊曰左雍起於辟吏武/帝以為能擢為殿中侍御史 孫綝習
[094-34a]
事補山公啓事曰中書屬通事令史孫綝限滿乆習内/事才宜殿中侍御史須空補之不審可否詔曰可
 見惡能討山堂肆考曰魏宋游道為殿中侍/御史臺中語曰見惡能討宋游道 治獄
無枉唐崔仁師本傳曰仁師定州人貞觀中為殿中侍/御史青州男子謀逆有司捕支黨繫獄詔仁師按
覆止坐其魁惡十餘人他悉原縱大理少卿孫伏伽曰/足下平反者多恐人情貪生見其徒侣得免未肯甘心
奈何仁師曰治獄主仁恕豈有知枉不申為身謀哉及/勅使覆訊諸囚皆叩頭曰崔公仁恕無枉請速就死無
一人異/辭者 大政與議張行成𫝊曰行成為殿中侍御史/糾察嚴正常侍宴太宗語山東及
闗中人意有同異行成曰天子四海為家不容以東西/為限是示人以隘矣帝稱善自是有大政事令與議焉
 起家即真通典曰武后時殿中侍御史/官或有起家為之而即真者 申理元忠
[094-34b]
山堂肆考曰武后時諸張譛宰相魏元忠太后怒下元/忠獄蘇安恒等上疏極言竟貶元忠髙要尉殿中侍御
史王晙復奏申理元忠宋璟曰魏公幸已得全今子復/冐威怒得無狼狽乎晙曰魏公以忠獲罪晙為義所激
顛沛/無恨 呈身御史宋㑹要曰皇祐中詔中丞孫抃舉御/史抃薦吴中復或曰公平生不識中
復何由薦之抃曰昔人恥為呈身御史/今我豈求識面䑓官遂除殿中侍御史
  殿中侍御史五
増制唐蘇頲行鄭溥殿中侍御史制曰志藴公忠才兼
學行守文法以明練循憲章以清直神羊共觸常聞避
馬之雄夕鳥明飛俾叶遷鶯之舉 賈至行敬昭道殿
[094-35a]
中侍御史制曰見素為質懷清守道學以潤身文能比
事自乗驄曉謁縶隼秋飛或出稟王綸或入持天憲𫝊
使者之命往則有功按罪人之贓居而不撓因其績用
採以聲華冝叶嵗遷允符時議
增狀宋洪咨䕫辭免殿中侍御史狀曰竊惟柱後惠文
之官尤重殿中執法之𨕖職脩明於國是用整肅於朝
綱如某者誤蒙蒐拔濫厠糾繩方包不稱之羞忽冒非
常之擢周旋烏府供奉赤墀純仁之内出姓名固誓圖
[094-35b]
於美報唐介之願解言職正恐負於隆知欲望朝廷特
賜敷奏光摩日月别求䕫龍接武之英威厲風霜庶折
豺狼當道之氣
增啓宋洪平齋賀徐殿院啓曰顯膺宸綍榮副臺端宣
正殿之衣冠夙重抨彈之寄觀象門之歩武益尊糾察
之權朝廷以清天下之慶某官南州碩望東魯鉅儒一
唱音遺豁如黄鐘大吕之奏萬仭壁立然孤峰絶岸
之風國人同辭而曰賢天子一見而恨晩既堂堂峩廌
[094-36a]
於烏府爰進進簉鵷於赤墀露劾滋多霜威増凜鐵面
御史之氣象今復見焉魚頭參政之勲名斯在下矣某
寄身憲節拭目恩綸鵰鶚之在秋天喜有順風之便燕
雀之賀厦屋知無凌雨之虞 劉後村賀謝殿院啓曰
出綍楓宸提綱柏府古者國有拂士莫如諌爭之臣故
事䑓無長官尤重雜端之任賛書初下輿望翕歸自昔
明目逹聦之朝必用犯顔敢諌之士有希文永叔實開
天聖慶厯之太平無元城了翁誰為元祐建中之命脈
[094-36b]
某官頃峩廌角親捋虎䰅舉扇障元規之塵安能凂我
裂麻阻延齡之相不亦壯哉貴璫咸憚於淳夫掖庭知
有於質肅皆謂霜稜之勁宜居風憲之雄觀三院之壁
題姓名可考由中司而柄任典故則然
  監察侍御史一
原杜氏通典曰監察侍御史隋置也初秦以御史監理
諸郡謂之監察御史漢初罷其名至晉太元中始置檢
校御史以吴混之為之掌行馬外事晉志曰古司隸知/行馬外事晉過江
[094-37a]
罷司隸官故置檢校/御史専掌行馬外事亦蘭臺之職及有禁/防御史宋齊以來無
聞後魏太和末亦置此官宿直外臺不得入宿内省北
齊檢校御史十二人後周司憲旅下士八人盖亦其職
隋開皇二年改檢校御史為監察御史凡十二人煬帝
増置十六員掌出使檢校唐監察御史十員初有四貟/貞觀二十
二年加二員顯慶中加/二貟開元中加二員裏行五員掌内外糾察并監祭
祀及監諸軍出使等監察御史職知朝堂正門無籍非
因奏事不得入至殿庭在西鳳闕南待殿中侍御史以
[094-37b]
上從觀象門出若從天降至開元七年三月勅並令隨
仗入閣隋末亦遣御史監軍垂拱三年十一月鳯閣侍/郎韋方質奏言舊制有御史監軍今未差遣恐
虧失莭度武后曰將出師君授之以斧鉞閫外之事皆/使裁之如聞比来御史監軍乃有控制軍中大小之事
皆須承稟非所以委専征也/以卑制尊理便不可不許罪人當笞於朝者亦監之
分為左右廵糾察違失髙宗時御史韋仁約奏劾中書/令禇遂良抑買宅地遂良貶為
同州刺史丞萬嵗通天元年五月監察御史紀履忠劾/奏御史中 來俊臣犯狀有五一専擅國權二謀害忠
善三贓賄貪濁四失禮義教五淫昏狠戾論兹五罪合/至萬誅請下獄理罪 長安四年三月監察御史蕭至
忠彈鳳閣侍郎同鳳閣鸞䑓三品蘇味道𧷢汚貶官御/史大夫李承嘉常召諸御史責之曰近日彈事不咨大
[094-38a]
夫禮乎衆不敢對至忠進曰故事臺中無長官御史君/耳目比肩事主得各自彈事不相闗白若先白大夫而
許彈事如彈大夫不知白/誰也承嘉黙然憚其剛正以承天朱雀街為界每月一
代將晦即廵刑部大理東西徒坊金吾及縣獄若蒐狩
則監圍察斷絶失禽者量宜劾奏景龍三年監察御史/崔琬彈奏宰相宗楚
客紀處納等驕恣跋扈請收劾之舊制大臣有被御史/彈者皆俯僂趨出待罪朝堂今楚客等瞋目作色稱以
忠鯁被誣中宗令琬與楚客約/為兄弟時人竊號為和事天子開元初革以殿中掌左
右廵監察或權掌之非本任也職務繁雜百司畏懼其
𨕖拜多自京畿縣尉京畿即/赤縣也又有監察御史裏行者太
[094-38b]
宗置自馬周始焉始馬周以布衣有詔令於監察御史/裏行遂以為名後髙宗時王本立自
忻州定襄縣即為之凡裏行受俸於本官多復/本官者自王大賔後罷本官俸方有即真者武后時
復員外監察試監察或有起家為之而即真者又有臺
使八人俸亦於本官請餘同監察時人呼/為六相吏部式其試
監察神龍以來無復員外及試但有裏行凡諸内供奉
及裏行其員數各居正官之半唯俸禄有差職事與正
開元五年監察御史杜暹往磧西覆屯倉郭䖍瓘與/史獻等不叶更相執奏詔暹按其事實史獻以金遺
暹暹固辭左右曰公逺使絶域不可失蕃人情暹不/得已受而埋於幕下既去出境乃移牒令取收之
[094-39a]
増文獻通考曰唐監察御史後増至十五人正八品下
掌分察百僚廵按州縣獄訟軍戎祭祀營作太府出納
皆莅焉知朝堂左右廂及百司綱目凡十道廵按以判
官二人為佐務繁則有支使其一察官人善惡其二察
户口流散籍帳隱沒不均其三察農桑不勤倉庫減耗
其四察妖猾盗賊不事生業為私蠧害其五察徳行孝
弟茂才異數藏器晦跡應時用者其六察吏豪宗兼
并縱暴貧弱冤苦不能自申者凡戰伐大克獲則數俘
[094-39b]
馘審功賞然後奏之屯田鑄錢嶺南黔府𨕖補亦視功
過糾察决囚徒則與中書舍人金吾將軍莅之國忌齋
則與殿中侍御史分察寺觀莅宴射習射及大祀中祀
視不如儀者以聞初開元中兼廵𫝊驛至二十五年以
監察御史檢校兩京館驛大厯十四年兩京以御史一
人知驛號館驛使監察御史分察尚書省六司繇下第
一人為始出使亦然興元元年以第一人察吏部禮部
兼監察使第二人察兵部工部兼館驛使第三人察户
[094-40a]
部刑部嵗終議殿最元和中以新人不出使無以觀能
否乃命顓察尚書省號曰六察官開元十九年以監察
御史二人莅太倉左藏庫三院御史皆初領繁劇外府
推事其後以殿中侍御史上一人為監太倉使第二人
為監左藏庫使凡諸使下三院御史内供奉其班居正
臺監察御史之上宋初御史多出外任風憲之職以他
官領之太平興國三年詔本司自薦屬官俾正名舉職
天禧元年詔别置御史六員不兼他職月須一員奏事
[094-40b]
専任彈舉有急務聽非時入對以殿中丞劉平為監察
御史用新詔也嘉祐四年中丞韓絳請置裏行從之熈
寧三年除秀州軍事推官李定權監察御史裏行用𨕖
人為御史自定始也宋敏求繳詞頭云去嵗驟用京官
今又幕職官便昇朝著峻處糾繩之地臣恐未厭衆議
五年詔祕書殿中内侍省不隸六察如有違慢委言事
御史彈奏七年大正官名以言事官為殿中侍御史六
察官為監察御史掌吏户禮兵刑工之事在京百司而
[094-41a]
察其謬誤八年詔監察御史兼言事殿中侍御史兼察
事徽宗時辟雍大成府等學太官局翰林儀鸞司東西
上閣門客省引進四方館皆不隸臺察崇寧間大臣欲
其便已而南䑓御史亦有不言事者自大觀臣僚申請
而殿中六尚辟雍大成府等學太官局翰林儀鸞司皆
隸六察自余應求有言而東西上閣門客省引進四方
館復隸御史自胡舜陟申請而本䑓始増入御史言事
之文乾道二年詔自今非曾兩任縣令不得除監察
[094-41b]
御史著為條令慶元二年侍御史黄黼言御史䑓有三
院其一為監察御史髙宗時常置六員孝宗常置三員
今分察之任止二人乞増置一員從之以後常置二員
容齋洪氏隨筆曰唐元和中御史中丞王播奏監察御/史舊例在任二十五月轉准具員不加今請仍舊其殿
中侍御史舊十二月轉具員加至十八月今請減至十/五月侍御史舊十月轉加至十三月今請減至十二月
從之案唐世䑓官雖職在抨弹然進退從違皆出宰相/不若今之雄𦂳觀其遷序定限可知矣國朝未改官制
任監察滿四年而轉殿中又四年轉侍御又四年解/臺職始轉司封貟外郎元豐五年以後升沉迥别矣
續文獻通考曰金𨕖監察御史尚書省具才能者疏名
[094-42a]
進呈以聽制俟任滿御史䑓奏其能否仍視其所察公
事具書于解由以送尚書省如所察事皆無謬戾為稱
則有陞擢庸常者臨期取㫖不稱者降除任未滿者不
許改除大定二十七年前常令六十以上者為之後臺
官以年老者多廢事為言乃勅尚書於省六品七品内
取六十以下廉幹者備𨕖二十九年令䑓官得自辟舉
明昌三年復命尚書省擬注每一缺則具三/人或五人之名取㫖授之
貞祐元年減定監察御史為十二貟興定四年減四貟
[094-42b]
五年勅監察御史所彈事同列不得與聞著為令御史
秩正七品司耳目之寄任刺舉之事元世祖時立御史
䑓以姚天福為監察御史每廷折權臣上嘉其直賜名
巴爾斯謂其不畏强禦猶虎也仍厚賜以旌之天福曰
臣職居糾彈惟尸禄是懼敢貪厚賞以重臣罪乎時置
二大夫綱紀無統天福言於上曰古稱一蛇九尾首動
尾隨一蛇二首不能寸進今䑓綱不振有二首之患不
急拯之久將不可理矣上召伊蘇特穆爾慱囉諭之博
[094-43a]
囉以年幼自劾明制詳總載
  監察侍御史二
増唐書曰李素立武徳初為監察御史時有犯法不至
死者髙祖特令殺之素立諫曰三尺之法與天下共之
法一動摇則人無所措手足陛下甫創鴻業遐荒尚阻
奈何輦轂之下便棄刑書臣忝法司不敢奉旨髙祖從
之 馬周傳曰周客郎將常何家為何條二十餘事皆
當世切務太宗怪問何曰此非臣所能家客馬周教臣
[094-43b]
言之客忠孝人也帝即召之未至遣使四輩趣之及見
與語帝大恱拜監察御史上言比来樂工圉人超授官
爵鳴玉曳履與士君子比肩臣竊恥之帝善其言 孔
帖曰魏元忠遷監察御史帝常從容問外以朕為何如
主對曰周成康漢文景也然則有遺恨乎曰有之王義
方一世豪英而死草萊議者以陛下不能用賢帝曰我
適用之聞其死顧已無及元忠曰劉藏器行副於才陛
下所知今七十為尚書郎徒歎彼而又棄此帝黙然慙
[094-44a]
 分紀李善感為監察御史裏行永淳初造奉天宫於
嵩陽縣又於藍田造萬全宫善感極諫時人以此稱之
 陸元方𫝊曰元方為監察御史則天使安輯嶺外將
渉海風濤甚狂舟人不敢舉帆元方曰我受命無私神
豈害我遽命濟而風息 職林曰姚崇用齊澣為監察
御史彈劾違犯先於風教當時以為稱職 孔帖曰孔
禎歴監察御史門無賓謁時稱其介 又曰李華遷監
察御史宰相楊國忠支婭所在横猾華出使劾按不撓
[094-44b]
州縣肅然 又曰韓琬拜監察御史先天中賦絹非時
人多徙亡琬曰御史乃耳目官知而不言尚何頼移檄
罷督乃聞詔可 通鑑曰𤣥宗有胡人言市舶利上命
監察御史楊範臣往求之範臣奏曰御史天子耳目之
官必有軍國大事臣雖冒觸炎瘴死不敢辭此特胡人
眩惑求媚無益聖徳上慰諭而罷 唐書李勉拜監察
御史屬朝廷右武勲臣恃寵多不知禮大將軍管崇嗣
於行在朝堂背闕而坐勉劾之肅宗歎曰吾有李勉始
[094-45a]
知朝廷尊矣 孔帖曰張建封馬燧表擢監察御史軍
中事多所諏訪即表其能於朝楊炎將任以要職盧把
不喜出為岳州刺史 徐晦楊憑得罪獨晦至藍田慰
餞李夷簡擢為監察御史 冊府元龜曰張著為監察
御史冠廌冠彈京兆尹兼御史中丞嚴郢於紫宸殿帝
即位之初侍御史朱敖請復制朱衣廌冠於内廊有犯
者御史服以彈帝許之又令御史得専彈舉不復闗白
於中丞大夫至是著首行乃削郢御史中丞而著特賜
[094-45b]
緋魚袋 韋表微𫝊曰表微擢進士授監察御史不樂
曰爵禄譬滋味也人皆欲之吾年五十拭鏡㨵白冒遊
少年間取一班一級不見其味也將為松菊主人不媿
陶淵明云 元稹𫝊曰稹拜監察御史按獄東川因劾
奏節度使嚴礪違詔擅賦凡十餘事 劇談録曰河南
伊闕縣前每僚佐有入臺者即水中灘出石礫金沙清
徹可愛牛僧孺為尉一日報灘出縣僚共觀之有老吏
曰此必分司御史若是西䑓當有一雙鸂𪆟僧孺因舉
[094-46a]
杯祝曰既成有灘何惜鸂𪆟言訖一雙鸂𪆟飛下灘中
不旬日僧孺拜察院 分紀曰楊虞卿為監察穆宗初
立多逸游荒恣上疏切諫帝令宣付宰臣云虞卿所上
議切諫可覽宰臣令狐楚等因以納諫為賀 宋程伊
川撰程顥行狀曰顥權監察御史裏行前後進說甚多
要以正心窒慾求賢育才為先常言人主當防未萌之
欲神宗俯身拱手曰當為卿戒之 東都事略曰張戩
召為監察御史裏行每進對必陳古道引大體不舉苛
[094-46b]
細論王安石變法非是乞罷條例司及追還常平使者
 劉元城集曰劉摰除監察御史欣然就職語家人曰
趣裝無為安居計未及陛對首上疏論事 言行録曰
傅堯俞為監察御史裏行朱晦子穎士以内降監汳口
鎮而都水監復薦之堯俞言密院既不治穎士求内降
罪而都水又安知其可用而舉之上下相結迭為阿徇
其盗名器將不但一汳口而已乃罷穎士權倖憚焉
詩㑹小傳曰元王約至元中拜監察御史請建皇儲及
[094-47a]
修史事轉御史臺都御史出賑河間饑民均覈有方全
活甚衆 又曰李元禮元貞初拜監察御史彈劾無所
回撓有㫖建五䑓山佛寺皇太后將臨幸元禮上疏言
其不可行者有五博果宻以國語譯而讀之抗言曰他
御史懼不肯言唯一御史敢言誠可賞也以章上聞帝
沉思良乆曰御史之言是也 又曰馬祖常拜監察御
史直聲震一時㑹特們徳爾専政祖常率同列劾其十
罪仁宗黜之姦臣復相左遷開平縣尹 又曰許有壬
[094-47b]
轉江西行䑓御史劾貪除暴部内肅然拜監察御史
元史列𫝊曰魏初拜監察御史帝宴羣臣於上都行宫
有不能釂大巵者免其冠服初上疏曰臣聞君猶天也
臣猶地也尊卑之禮不可不肅昨聞錫宴大臣威儀勿
謹非所以尊朝廷正上下也疏入帝欣納之仍諭侍臣
曰自今毋復為此舉 又曰貢師泰泰定四年釋褐除
紹興路緫管府推官考滿入翰林歴待制拜監察御史
自世祖以後省䑓之職南人斥不用及是始復舊制南
[094-48a]
士復得居省䑓自師泰始時論以為得人 又曰趙師
魯泰定中拜監察御史時大禮未舉師魯言天子親祠
郊廟所以通精誠逆福釐生烝民阜萬物百王不易之
禮也宜鑒成憲講求故事對越以格純嘏帝嘉納焉
又曰余闕轉中書刑部主事與當路議不合拂衣竟歸
復召拜監察御史知無不言言多峭直無忌或勸之稍
遜以避禍闕弗荅 吾學編曰尹昌隆洪武中改監察
御史建文即位初朝晏昌隆諫曰太祖髙皇帝雞鳴而
[094-48b]
起昧爽而朝陛下嗣守大業固宜追繩祖武今乃溺於
晏安臣恐非社稷福也帝曰昌隆言中朕過禮部可頒
示天下使人知朕過 又曰曾鳳韶廬陵人建文初為
監察御史㑹藩王入覲馳皇道入且不拜鳳韶侍班言
殿上宜展君臣之禮宫中乃敘叔姪之倫由皇道不拜
大不敬帝以至親勿問 牟倫𫝊曰牟倫敘州青城人
永樂中任監察御史以直諫謫戍甘肅有留别京師諸
友詩 明詩小傳曰鄒亮少善為文援毫無停思輕侠
[094-49a]
無行常薄游為人所擊周文襄愛其才訓誡之乃折節
好學為名儒正統初用郡守况鍾薦擢為監察御史
明名臣記曰于謙宣徳元年授山西道御史從討漢庶
人庶人就縳帝命謙數庶人罪辭嚴義正庶人流汗伏
地帝喜師還賞謙屬意且大用謙 又曰韓雍吴人正
統進士為監察御史奉命録囚碭山學教諭責膳夫祝
磨兒磨兒父令逸去告教諭殺磨兒棄其尸他御史坐
教諭死以尸不得故輒稱冤㑹黄河旁有尸支解者磨
[094-49b]
兒父執兒尸也教諭竟誣服雍疑不决遣人蹤跡獲磨
兒教諭得釋 姚綬𫝊曰綬天順中拜監察御史成化
初出知永寧府解官歸作滄江虹月之舟游泛吴越間
作室曰丹邱自稱丹邱先生 名臣記曰許進字季升
靈寶人成化進士除監察御史道士以黄白術干湖廣
李緫兵不遂誣總兵反汪直欲為己功逮李百口至京
煆成獄下法司讞進發道士奸即日磔道士於市 熊
卓𫝊曰卓𢎞治中拜監察御史值雷震養鷹坊疏陳時
[094-50a]
事帝嘉納之劉瑾之亂大臣科道同日勒令致仕四十
八人以其名榜示天下卓其一也
  監察侍御史三
増蘭䑓 松㕔上詳通典初因話録曰察院諸㕔各有/他名㑹昌 監察御史鄭路所葺禮察
㕔謂之松㕔南有古松也吏/察主朝官名籍謂之朝簿㕔 分察 兼廵六典曰監/察御史掌
分察百僚廵按郡縣糾視刑獄肅整朝儀又五代㑹/要御史臺六貟監察謂之分察使 下詳文獻通考
詠竹 裂麻劇談録曰唐吕太一拜監察御史裏行自/負才華而不即真因詠院中叢竹以寄意
曰濯濯堂軒竹青青耐嵗寒心貞徒見賞籜小未成竿/ 宋鞠詠𫝊詠為監察御史言錢惟演交結丁謂不赴
[094-50b]
亳州意圗入相謂人曰若/相惟演當取麻制裂之 論權嬖 劾奸邪唐裵度/𫝊度遷
監察御史論權嬖梗切敏元列𫝊劉敏中至元中拜監/察御史權臣桑哥秉政 中劾其奸邪不報遂辭職歸
 言紀綱 陳得失事略曰吕大防除監察御史裏行/首言紀綱賞罰之際未厭四方之
望者有五唐言行録曰彭汝礪權監察御史裏行汝礪/在言職非 虞三代不論初對上十事陳得失利病多
人所難/言者 整肅朝儀 疏論宫市上詳前正韓愈𫝊愈/操履堅 鯁言無忌
遷監察御史上疏極論/宫市徳宗怒貶陽山令 決獄乃雨 受命息風徳宗/實録
曰顔真卿字清臣為監察御史五原有冤獄乆不決真/卿至辯之天方旱獄決乃雨人呼為御史雨 下詳監
察/二 素立守法 商隱雪冤上詳監察二擢山堂肆考/曰唐李商隱 監察御史
[094-51a]
睦州刺史馬昭泰性鷙刻人憚其强嘗誣繫桐廬令李/師旦二百餘家為妖蠱有詔御史覆驗皆稱病不肯往
商隱曰善良方䝉枉不為申/理可乎因請行果雪其冤 舉弟自代 與兄並居
唐列𫝊韋貫之始為監察御史舉其弟纁自代及為左/補闕纁代為侍御史 又楊收與兄假並遺直之子假
自浙西觀察判官入為監察御史收/亦自西川入為監察御史當世榮之 臺閣生風 豪
貴歛手陳子昻集受憲監察御史繡衣始拜珥/筆升朝臺閣以之生風豪貴由是歛手 平仲
氣節 桑慥志行山堂肆考曰唐段平仲擢監察御史/磊落有氣節遇事敢言 又曰宋天
聖中以太常丞桑慥為監察御史/慥有志行朝廷聞其名而面命之 爭論新法 極陳
時弊上詳監察四之事略曰王巖叟召為監察御史上/疏極陳時事 弊以為不絶害源百姓無由樂生
[094-51b]
不屏羣邪太/平終是難致 疏忤安石 奏劾李珣山堂肆考曰錢/顗無錫人熈寧
初為監察御史裏行上疏忤王安石貶衢州監稅顗將/出䑓於坐上大罵同時御史孫昌齡謂其奴事安石求
為美官遂拂衣上馬赴貶所蘇軾送以詩有烏府先生/鐵作肝霜風捲地不知寒之句世因號鐵肝御史 劉
元城集劉庠除監察御史裏行時禁銷金李珣先犯令/庠言法行自貴近始遂劾之英宗曰朕豈私一李珣邪
珣乃仁宗外家若/行之天下謂朕何 賜緋魚袋 辯玉璽文上詳監察/二 元楊
桓𫝊至元末桓拜監察御史有得玉璽於穆呼哩曽孫/碩徳家者桓辯識其文曰此歴代𫝊國璽也亡之乆矣
今皇太孫龍飛而璽復出其彰瑞應於今日/乎成帝即位疏上時務二十一事帝嘉納之 諫幸佛
寺 奏罷燈山上詳監察二令趙師魯傳師魯拜監察/御史時元夕 出禁中命有司張燈山
[094-52a]
為樂師魯上言觀燈事雖微而縱耳目之欲則上累/日月之明疏聞遽命罷之賜酒一上尊以嘉忠直
嚴明不苛 勁直有才吾學編曰明軒輗陞監察御史/正統元年與御史十六人出清
理軍政清修苦節嚴明不苛人畏服之至又曰魏冕建/文時為監察御史勁直有才名靖難兵 有約開門者
冕率同僚十八人即殿前毆之幾斃㑹輟朝冕及鄒瑾/大呼請速加誅臣等義不與此賊同生不聽靖難後自
盡法官請追/罪夷其族
  監察侍御史四
増判滯獄山堂肆考曰唐李程為藍田尉有治獄十年/不決程單言輒判京兆以狀聞拜監察御史
 可使推捕又曰唐李義琛歴監察御史貞觀中文成/公主貢金遇盗於岐州主名不立太宗召
[094-52b]
羣御史至目義琛曰此人神情爽拔可使/推捕義琛往數日獲盗帝喜為加七階 夜加二階
唐史曰韓思彦為監察御史昌/言當世得失髙宗夜召加二階 時號四其又曰郭𢎞/霸自陳討
徐敬業臣誓抽其筋食其飲其血絶其/髓武后大恱授監察御史時號四其御史 歴囿按狀
事文𩔖聚曰唐趙涓永泰初為監察御史時禁中失火/與東宫稍近代宗深疑東宫涓乃周歴壖囿按據迹狀
乃上直中官遺火也徳宗時在東宫常心感涓及涓刺/衢州年考既深與韓滉不相得奏免涓官徳宗見其名
謂宰臣曰豈永泰初御史趙/涓乎對曰然即拜尚書左丞 張錫剛正張錫𫝊錫為/御史言丁謂
不當徙内地昭應災不當以罪人京師之人/皆曰張御史貌柔和而心剛正真御史也 期以大
宋程明道權監察御史裏行神宗素知明道從容咨/訪比二三見遂期以大用每將退必曰頻求對來欲
[094-53a]
常相/見耳 歎為得體劉述之序程明道為御史裏行神宗/召對問所以為御史對曰使臣拾遺
補闕禆賛朝廷則可使臣掇拾臣下短長以/沽直名則不能神宗歎賞以為得御史體 張戩狂
淵源録曰張戩字天祺除監察御史爭新法章數十/上最後言今大惡未去横斂未除不正之司尚存無
名之使方擾又詣中書爭之王安石以扇掩面而笑戩/曰戩之狂直宜為參政所笑天下之人笑參政亦不少
矣/ 開口椒賈言忠本草監察為開口椒毒/微歇裏行及試員外為合口椒 分僚百
職官志監察御史從七品掌吏戸禮兵刑工之事分/僚百司而察其謬誤凡察事小事則舉正大事則糾
劾籍記其多寡當否嵗/終條具殿最以詔黜陟 分𨽻六察㑹要乾道八年宰/執進呈御史臺事
分隸六察虞允文奏曰祖宗時監察御史却許言事上/曰今既分隸六察可許隨事弹奏自此䑓綱肅清矣
[094-53b]
 戮力戎事吾學編曰明髙朔朝邑人洪武中為監察/御史諸所論奏皆國家機要當上心建文
時尤戮力戎事相與激發忠義靖難後帝召/朔朔服喪服入見大哭語又不遜遂族朔 有志節
又曰董鏞建文時為監察御史有志節效忠本朝者時/時會鏞所誓不負此心將校懷貳不力戰輒露章劾之
 才識宏博又曰李秉字執中正統元年進士為監察/御史才識宏博議論持正已負公輔之望
  監察侍御史五
増詩唐韓愈赴江陵途中寄贈詩曰適當除御史誠當
得言秋拜疏移閤門為忠寧自謀上陳人疾苦無令絶
其㗋下陳畿甸内根本理宜優 宋王安石送沈興宗
[094-54a]
察院出湖南詩曰諫書平日皂囊中朝路爭看一馬騘
漢節既曾衝海霧楚帆聊復借湖風皇華命使今為重
直道酬君逺亦同投老承明無補助得為湘守即隨公
増制唐蘇頲行鄭繇監察御史制曰心堅而靜體密而
和文章掞發學思該敏諫臣讜議乆别瑶墀御史直繩
宜遷石室 孫逖行蔣冽等監察御史制曰修身有裕
從事惟明標麗則於文塲効公清於吏道方期逺致必
藉兼才宜膺刈楚之求俾叶持繩之寄 常衮行崔炎
[094-54b]
監察御史制曰慎學潤身工文飭吏錯薪刈楚竹箭有
筠莅事咸許於宓生遺風尚𫝊於絳老公才可擢朝聴
用彰宜甄避蝗之美式踐栖烏之列 崔嘏行蕭鄴李
元監察御史制曰御史府居朝廷之中傑出他署盖以
圭表百吏糾繩四方故𨕖其屬者必在堅明勁峭臨事
而不撓不獨取謹厚温文修整咨度而已爾等皆以詞
華升於俊秀從事賢侯之府馳聲館閣之中籌畫居多
操持甚固是宜持此霜簡峻其風標使避馬之謡不獨
[094-55a]
美於桓典埋輪之志無所媿於張綱勉服寵榮無忘職

増啓宋真德秀賀盛察院啓曰誕頒芝檢分糾柏臺言
路置六察官實司公道之脈聖朝用一正士可立太平
之基漢詔風馳周行霜凜某官英姿挺特素節髙嚴卓
爾不羣行庶幾乎大雅晬然見面望而知為吉人自登
百辟之聮浸結九宸之眷容臺禮樂甫參議論之官憲
府紀綱亟任抨彈之寄方將龜鏡國家之治亂涇渭天
[094-55b]
下之是非為正論之指南斥憸朋於有北坐令海内如
慶歴嘉祐之隆平肯使吴中獨敬輿希文之専美 楊
誠齋賀金察院啓曰光被宸恩擢司風憲雷行鳳檢方
進登天下之正人霜肅烏臺俾盡吐胷中之素藴某官
髙文作古雅望鎮浮政所去而見思材無施而不可頃
自流錢之府往儀振鷺之羣子衿青青士有文武兼資
之略王臣帝思風節不撓之英遂承渥於楓宸俾
察㢘於柏寺邪朋屏迹雪見晛而自消善𩔖寧居虎在
[094-56a]
山而不採顧念雖資於彈劾亦難乆屈於回翔風采凛
然今已杜羣枉之門而開衆正之路鈞衡近止行當建
萬世之策而舉三代之隆
  蘭臺令史
原冠一梁 秩第九漢書百官表曰蘭臺置令史十八/人朝服進賢一梁冠官秩第九與
御史共詔上所典平處事/宜别掌録 事立草者也 景伯作頌華譚漢書曰賈/逵字景伯有贍
才能通今古時有神爵集宫殿上召見/勅蘭䑓給筆札作神爵頌除蘭臺令史 武仲能文魏/文
典論曰傅毅之文與班固同與弟/書曰武仲以能文為蘭䑓令史 班固作本紀續漢/書曰
[094-56b]
班固除蘭臺令史與陳宗/尹敏共作世祖本紀也 李尤撰漢記魏文帝興論/曰李尤字伯
宗少有文章賈逵薦尤有相如揚雄之/風拜蘭臺令史與劉珍等共撰漢記
  御史主簿一
原杜氏通典曰漢有御史主簿張忠為御史大夫/署孫寳為主簿魏晉
以來無聞至隋大業三年御史臺始置主簿二人隋兼/置録
事員/二人唐置一員掌付事勾稽省署抄目監印給紙筆其
俸禄與殿中御史同武德末杜淹為大夫以吏部主事
林懷信為之貞觀中自張𢎞濟為此官之後遂為美職
[094-57a]
管轄臺中雜務公𪠘㕑庫檢督令史奴婢配勲散官職
事每食則執黄卷書其譴罰録事以下小/吏各有差 増文獻通
考曰宋御史䑓置推直官二人専治獄事凡推直有四
推曰臺一推臺二推殿一推殿二推主簿一人掌受事
發辰勾檢稽失兼簿書錢穀之事元豐官制行定員分
職裏行推直悉罷檢法官掌檢詳法律元祐三年改為/主簿紹聖三年
董敦逸/奏復置主簿掌勾稽簿書各一人紹興初詔檢法主簿
特令殿中侍御史奏辟紹熈中侍御史林大中以論事
[094-57b]
不合去所奏辟檢法官李謙主簿彭龜年亦乞同罷嘉
定元年劉渠除檢法官范之柔除主簿以後二職皆闕
  御史主簿二
増在北 入𨕖門唐職林曰憲臺之禮雜端在南榻/主簿在北榻 五代㑹要曰後唐
天成四年勅諸道賔從即隨府罷䑓主簿既為正/秩况入𨕖門顯自勅恩須終考限朱穎宜仍舊 㸃
檢文字 鈎考簿書續㑹要曰元豐三年李定請増置/主簿一員㸃檢六案文字元祐元
年大理寺左斷刑架閣庫専/委主簿主管 下詳通典
  御史主簿三
[094-58a]
 増詘身孫寳録曰西漢孫寳張忠署為主簿寳徙入舍/祭竈請比鄰忠怪之使所親問曰今兩府髙士
 俗不為主簿子既為之徙舍甚恱何也寳曰髙士不為/主簿而大夫君以寳為可一府莫言非士安得獨自髙
 道不可詘身詘何傷且不者可無不為況主簿/乎忠聞之甚慙上書薦寳明質直宜備近臣
 屬唐髙元裕建言紀綱/地官屬湏選詳中丞 分治職事㑹要曰元豐六年/九月中丞黄履言
 本䑓有主簿兼檢法官二員乞復置/分治職事詔置主簿并檢法官一員 分掌班籍又曰/中丞
 黄履奏本䑓主簿檢法官係分掌班/籍參預定刑所領職事與他司不同
 
 
[094-58b]
 
 
 
 
 
 
 
御定淵鑑𩔖函卷八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