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七十


[075-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七十
  設官部十増經筵總載/侍讀 侍講
   經筵總載一
 増潛確𩔖書曰經筵厯代無專官漢宣帝詔諸儒講五
 經於石渠閣光武數引公卿郎將講論經理肅宗㑹諸
 儒於白虎觀講五經同異唐太宗命孔頴達講五經正
 義元宗改麗正修書院為集賢院選耆儒日一人侍讀
[075-1b]
 以質史籍疑義置集賢侍讀學士侍講直學士禇無量
 馬懷素為侍講每入闕門則令乗肩輿以進親自迎送
 以申師資之禮宋太祖召趙孚後殿講周易又詔王昭
 素便殿講易乾卦太宗幸國子監孫奭講尚書真宗召
 崔順正講尚書於景福殿又於苑中説大禹謨仁宗御
 崇政殿召翰林侍講孫奭馮元講論語景祐元年以賈
 昌朝趙希言王宗道楊安國並為崇政殿説書日以二
 人入侍講英宗時御邇英閣召講經史神宗時司馬光
[075-2a]
進講資治通鑑舊講讀官每見先賜坐暫起講復坐仁
宗富於春秋令儒臣立就御案遂為故事 續文獻通
考曰馬祖常云夫經筵之設將以講明正學培養君德
所謂經筵侍講與今翰林侍講侍讀名同而實異自漢
唐以來人君聽講經史者多矣至唐穆宗始召韋處厚
路隨為侍讀命講書至宋司馬光程頤常充是選此即
經筵侍講崇政殿説書也 紀聞曰元制宣文閣于大
明殿之西北萬幾之暇御閣閲經史以左右儒臣為經
[075-2b]
筵官日侍講讀 瑣綴録云明天順八年始開經筵嵗
以二八月中旬始四十月下旬止
  經筵總載二
増前漢紀曰宣帝甘露三年詔諸儒講五經同異蕭望
之等平奏其議帝親稱制臨決 漢桓榮傳曰榮光武
拜為博士車駕幸太學㑹博士論難于前榮辨明經義
每以禮讓相厭不以辭長勝人愈見敬厚常令止宿積
五年榮薦門下生胡憲侍講乃聽晩出旦入榮嘗病朝
[075-3a]
夕遣問後病愈復入侍講 𩔖要曰肅宗詔丁鴻與廣
平王及諸儒論定五經同異於北宫白虎觀帝親稱制
臨決鴻以才髙論難最明諸儒稱之帝數歎美時人歎
曰天下無雙丁孝公 晉書曰庾亮大興初侍講東宫
與温嶠俱為太子布衣之好時元帝方任刑法以韓子
賜太子亮諫以申韓刻薄傷化不足留心太子甚納焉
 東齋紀事曰宋崇政殿西有延義閣南向迎陽門之
北有延英閣東向皆講讀之所仁宗初御延義每令講
[075-3b]
論或講讀終篇則宣二府大臣同聽賜飛白書或賜宴
其後專御邇英也 吕申公家傳曰申公侍講筵時仁
宗春秋髙公于經傳同異訓詁得失皆陳其略至於治
亂安危之要聞之足以戒者乃為上反覆開陳之 職
官分紀曰仁宗嘗命侍臣講毛詩諫官余靖疏曰天子
之學與臣下不同惟當撮全經之樞要復先王之軌範
簡而不煩為得其術 職略曰仁宗嘗語近臣以方親
庶政聽斷之暇欲召名儒講習經典宰臣馮拯等曰今
[075-4a]
春降詔每於雙日講讀以當奉行前詔故也 吕公著
家傳曰英宗時公著在經筵多傅經義以進規上知公
意深切每改容如在車之式 言行録曰程伊川在經
筵當進講必宿齋豫戒潛思存誠以感動上心又云哲
宗㓜冲正叔以師道自居每侍上講色甚莊繼以諷諫
上畏之正叔曰吾以布衣為上師傅其敢不自重一日
講讀罷未退上忽起憑檻戱折柳枝伊川進曰方春發
生不可無故摧折文潞公與吕范諸公入侍經筵聞伊
[075-4b]
川講説相與歎曰真侍講也 劉摯行實曰元祐初摯
上疏仁宗皇帝盛年嗣服用李維晏殊為侍讀孫奭為
侍講陛下春秋鼎盛願選忠厚孝弟純茂老成之人以
充勸講進讀之任 談訓曰蘇頌言吾在金華每進讀
至弭兵息民則必反覆使上不弭兵息民之意以為
人主之聰明不可有所向有所向則偏偏則為患大矣
 李廌師友談記曰范祖禹詰朝當侍講先一夕正衣
冠儼然如在上前及當講時開列古義仍參之時事及
[075-5a]
近代本朝典故以為戒勸 系年録曰淳熙七年講筵
讀三朝寳訓終篇史浩奏曰陛下雙日御前後殿與宰
執裁決又引臣寮班對日旰方罷隻日又御講筵依故
事讀數百言恐勞聖躬上曰朕樂聞謨訓雖隻日休暇
亦當特坐自是講讀上必注目傾耳率漏下十刻方罷
 元史列傳曰黄溍除翰林直學士兼經筵官執經進
講者三十有二帝嘉其忠數出金織紋段賜之 又曰
額琳沁巴勒以御史大夫知經筵事經筵進講必詳必慎
[075-5b]
故每讀譯文必被嘉納 通紀曰明陳遇太祖拔金陵
侍御史秦元之薦遇輔佐才即日召見與語大悦禮待
極厚稱先生而不名日侍講幄贊機務三幸其第命之
官輒辭 吾學編曰方孝孺建文初廷臣交薦召為翰
林博士尋陞侍講學士暨董倫侍經筵備顧問孝孺德
望素隆一時倚重凡將相大政議輒咨孝孺帝好讀書
每有疑義即召使講觧臨朝奏事臣僚面議可否必命
孝孺就扆前批答 陸釴傳曰釴天順間孝宗在東宫
[075-6a]
侍講讀進止閑雅最為得體及即位進太常卿翰林侍
讀充經筵講官釴沈静好學觧悟過人而矜嚴自持人
少當其意者 通紀曰張元禎宏治中陞翰林學士侍
日講孝宗知元禎名聽講喜之 又曰程敏政成化進
士𢎞治初在經筵孝宗賜織金緋衣金帶紗㡌靴顧曰
先生辛苦敏政對曰此職分當為頓首而退
  經筵總載三
増講經 論藝上詳侍講二選史贊曰宣帝纂修洪業/講論六藝招 茂異而蕭望之梁丘賀
[075-6b]
夏侯勝等/以儒術進 守義 明經後漢張酺傳曰顯宗永平四/年置五經師酺以尚書教授
數講於御前酺為人質直守經義毎侍/講間隙數有匡正之辭 下詳侍講二 師臣 經士
唐職林曰馬懐素𤣥宗時與禇無量同為侍讀更番入/宫中每宴見帝自迎送待以師臣禮 儒林傳云𤣥宗
詔羣臣及府郡舉通經士而禇無量/馬懐素等勸講禁中天子尊禮之 屢諫正 常謙
本傳曰肅宗嘗言張酺入侍講幄屢有諌正誾誾惻/惻出于誠心可謂有史魚之風矣 又楊秉入侍講
邊韶議奏秉儒學/侍講常存謙虛 勸講禁中 侍經内殿上詳經士/注 唐制
詞云路隨祗亊穆宗侍經内殿敷堯舜之/大典暢周孔之遺風雅言玉音與義冰釋 不殺羊羔
 問避螻蟻言行録曰邇英讀三朝寳訓至真宗祀汾/隂日見一羊自躑道左怪問之曰今日尚
[075-7a]
食殺其羔真宗不樂自是不殺羊羔資政殿學士韓維/讀畢因奏言此特真宗小善耳推其心以及天下則仁
不可勝用也因又曰程伊川頤嘗聞上在宫中起行潄/水必避螻蟻 請之曰有是乎上曰然誠恐傷之耳頤
曰願陛下推此心以/及四海天下幸甚 言簡理明 色温氣和李廌師/友談記
曰蘇軾嘗謂慶曰范淳夫講説為今經筵講官第一言/簡而當無一冗字無一長語義理明白而成文燦然乃
得講師三昧也夫程氏遺書頤曰昨在經筵曽説與温/公云更得范淳 在筵中尤好温公問何故頤曰自度
少温潤之氣淳夫色温而氣和尤可/以開陳是非導人主之意遂除侍講 分賜唐詩 各
進漢事山堂肆考曰元祐元年賜宰執經筵官宴于東/官上親書唐人詩分賜之以講論語終篇也
下詳侍/講一 三徳大本 四字首要司馬康傳曰哲宗初/康侍講洪範至乂用
[075-7b]
三德上曰只此三德更有德否康因上書曰陛下能審/而問之必能體而行之三德者人君之大本推而廣之
足以盡天下之要日系年録曰王巖叟因侍講筵奏曰/陛下退朝何以消 應曰看文字對曰陛下以讀書為
樂天下幸甚大抵聖賢之學湏在積累/積累之要在專與勤四字願留聖心 論經筵三事
 著聖覽十卷言行録曰伊川召對上奏論經筵三事/一上富於春秋輔養為急二左右内侍
宫人皆選用老成重厚三請令講官坐蓍事略曰丁度/在經筵仁宗呼為學士而不名嘗問以 龜占應事對
曰不若以古之治亂者為蓍龜也仁宗出欹器以示之/曰朕欲臨天下以中正對曰臣亦願以中正事陛下著
邇英聖覽十卷龜鑑精義十三卷/慶厯兵録五卷編年總録八卷 講大學衍義 上
春秋直指吾學編曰明宋濓洪武三年太祖問帝王宜/讀何書濓請讀真德秀大學衍義帝立取覽
[075-8a]
悦之令大書揭兩廡壁六年帝坐西廡賜大臣坐命濓/講大學衍義司馬遷論黄老事講畢復言曰漢武帝嗜
神仙好邊功幾至大亂人主能義理養性則邪説不能/侵興學教民則禍亂不能作刑罰非所先也 又曰金
㓜孜靖難後入内閣陞侍講時翰林坊局宫臣日講經/史東宫凡經義皆内閣閲正呈帝覽已進講㓜孜閱春
秋上太子春/秋直指三卷
  經筵總載四
増白虎觀賈逵傳曰逵與班固並校祕書肅宗好古/文尚書左氏傳入講白虎觀南宫靈臺
光華殿山堂肆考曰東漢劉寛靈帝初拜/大中大夫侍講光華殿賜衣一襲 帝備弟子
翰苑新書曰後漢張酺肅宗即位為東郡太守元和/二年東廵狩幸東都引酺及門生並郡縣掾吏並㑹
[075-8b]
庭中帝先備弟子之儀使酺講尚書一篇/然後修君臣之禮賞賜殊厚莫不沾洽 賜章服翰/苑
新書曰慶厯七年上御邇英閣講孝經/賜曽公亮三品章服曰此賜異於他日 侍講十年事/略
曽公亮自集賢校理至/翰林學士侍講十餘年 在經筵二十七年事略嘉祐/間楊安國
在經筵二十七年上稱其仁義淳質以比先朝崔遵度/又事文𩔖聚云至和元年賜安國錢五十萬仍聽大寒
暑毋入謁時安國言衰敗不任/侍經席願乞骸骨故賜及之 開延英之席丁未録/治平四
年諭司馬光曰今/將開延英之席 朝班居下宋㑹要曰熙寧元年龔/鼎臣蘇頌劉攽等議不
當坐講疏朝廷班制/以侍講在侍讀下 露門勸講賈昌朝/拜相制 當世之冠
言行録曰吕公著於講讀尤精衆/謂語約而義明可以為當世之冠 展邇英閣伊川文/集曰哲
[075-9a]
宗時程頤侍講奏邇英暑熱乞就崇政延和殿或他寛/凉處講讀給事顧臨以殿上講讀為不可有㫖修展邇
英/閣 直臣宜令生還言行録曰樞宻直學士陳襄在經/筵日嘗論薦當世之士自司馬光
而下三十三人最後言鄭俠小臣愚直敢言如此是亦/發於忠義非陛下矜憐其志使得生還誰復為俠言者
 出知蔡州四朝國史云錢象先字資元自講筵出知/蔡州故事講讀官分日迭進象先已得蔡
州帝猶諭之曰大夫行有日矣宜/講徹一篇於是同列罷進者浹日 崇政殿説書紀纂/淵海
曰宋景祐元年置四年改為天章閣侍讀慶厯二年復/為崇政殿説書蓋秩卑資淺則為説書不兼侍讀元祐
間范純仁司馬光皆以著/佐兼侍講前此未有也 燕祕書省系年録云紹興/二十二年燕于
祕書省以講尚書/徹章自是以為例 西清帷幄東坡謝表云望西清之/帷幄久立徬徨聽長樂
[075-9b]
之鼓鐘恍/如夢寐 西學侍臣東坡謝表云西學上/賢玷侍臣之髙選 小經筵
瑣綴録云明日講官凡四員日輪二員進講講畢宴/于文華門外西廡禁中謂之小經筵亦謂之小講
笵金為鶴費文憲摘稿云明講殿中笵金為/二鶴立于左右鶴頭各插香二炷
  經筵總載五
増詩宋蘇軾侍立邇英述懷詩曰上尊初破早朝寒茗
椀仍沾講舌乾陛楯諸公空雨立故應慙悔不儒冠
又邇英講論語謝賜書詩曰繡裳畫衮雲垂地不作成
王剪桐戲日髙黄繖下西清風動槐龍舞交翠 黄庭
[075-10a]
堅和東坡入侍詩曰隆儒殿閣對横經咫尺清都雨露
零見説文星環北極人間無路仰天庭 吕希哲大雪
侍講筵詩曰水晶宫殿玉花零㸃綴宫槐拂素屏特敕
下簾延墨客不因風雪廢談經 明方孝孺書事詩曰
斧扆臨軒几硯間春風和氣滿龍顔細聽天語揮毫久
携得香烟兩袖還 又曰風軟彤庭尚薄寒御爐香繞
玉䦨干黄門忽報文淵閣天子㸔書召講官 陸深經
筵紀事詩曰經筵開自祖宗朝按月逄旬第二朝今上
[075-10b]
春秋偏好學三千年後見神堯 編排御覽効精誠白
本髙頭手寫成句讀分明圈㸃罷隔宵豫進講官名
横經几子赭羅裠小對團龍簇繡雲擡向御前安稳定
黄金鎮尺兩邊分 兩行冠珮列金緋供奉諸臣盡繡
衣步入殿門同罄折講官端拱靠南扉 金鶴飄香瑞
靄濃寳爐籠火擁盤龍未曽暫免經傳㫖不怕嚴寒報
仲冬 隔宿薰衣問夜闌齋心轉覺副心難不知言語
功多少到得君身保治安 楊慎經筵紀事詩曰經帷
[075-11a]
當日表講殿直天中鵷鷺隨多士貂蝉列上公墀聲分
噦噦櫺影辨曈曈湛露晞蘭省卿雲爛桂宫蟻浮仙酒
緑鶴翥錫袍紅晋晝延三接堯旻達四聰衣香紛玉藻
履跡印璇穹觀易三陽泰陳詩萬國同寵髙梁授簡恩
邁漢臨雍奎聚占乾象研書識帝鴻羽陵無蝕蠧元閣
謝雕蟲瑩德同金礪温規借玉攻扆瞻休氣近鐘叩德
音隆卷帙叨從事簪裾儼在躬涓涘何補助海岳自恩
崇敢詫桓榮力還歌吉甫風
[075-11b]
増奏狀宋朱晦庵初辭免侍講奏状曰國家設官分職
以熙庶事其遷進之序選用之方雖甚微細莫不有法
而况次對之官班通禁近其自内而除者猶有嵗月之
限在外而擢者必以勞效而陞從昔以來未嘗輕授至
於經幄則又仰關帝學在今初政尤所當先必得醇儒
使任其職然後有以發揮道要感格君心大明謹始之
規以為出治之本尤不可以不遴其選也 再辭免奏
状曰臣猥以凡品遭直昌辰龍德天飛萬物咸覩况使
[075-12a]
執經入侍帷幄得以所學論説人主之前臣雖至愚亦
豈不冀幸少有萬一可以仰裨聖聰特以次對異恩無
故超受在臣私分實難自安是以徬徨未敢拜受
増賦元汪克寛宣文閣賦曰於是聖皇駕玉輅張龍旂
展乎國容揮乎皇儀望舒陪夫左馭屏翳道夫前馳鳴
和鸞之鏗鏘服衮龍之陸離御斯閣以問道闡經幄之
𢎞規帝幕髙懸天顔孔怡列儒紳而進讀對黼衮之嚴
威舒緗帙之蟫蠧擴六籍之精微詠仁咀義聆天語於
[075-12b]
羲昊言温氣和陳古道於臯䕫殚詞臣之忠藎恢聖學
之緝熙内府頒竒珍於翠釡上方㵼甘醴於玉巵和氣
春融起天庭之黄色文星環拱映帝座之清輝
  侍讀一
増唐書曰開元中王志愔表薦白履中隐居讀書貞守
苦操有古人之風堪代褚無量馬懐素入閣侍讀履中
博涉文史嘗隐居於古大梁城時人號為梁邱子 又
曰徐岱字處仁少好學多所探究侍讀兩宫謹守過人
[075-13a]
 天中記曰順宗為太子歸崇敬與登父子侍讀及即
位復為皇太子諸王侍讀獻龍樓箴以諷 舊唐書曰
丁公著充皇太子諸王侍讀因著太子及諸王公十訓
穆宗立遷工部侍郎寵青宫之舊也 王起傳曰起累
遷中書舍人俄加侍讀文宗尚文好古學是時鄭覃以
經術進起以敦博顯帝數訪逮時政 孔帖曰髙元裕
自侍讀為中丞文宗難其代元裕表言兄少逸才可任
因以命之世榮其選 宋編年備要曰太宗用著作佐
[075-13b]
郎吕文仲為侍讀常出經史命讀之文仲與侍書王著
更宿而書學葛端亦直禁中每暇日多召問之文仲以
經書著以筆法端以字學 實録曰吕溱以侍讀學士
知徐州仁宗特賜宴資善堂遣使諭曰此㑹特為卿設
可盡醉也仍詔自今由經筵出者為例 國史曰仁宗
詔侍讀學士張錫講書禁中敷暢經㫖議論該洽上見
其𩯭髮皓然上曰卿老矣記問不衰乃以飛白書博學
字賜之因訪以治道錫曰節慾者治身之本也謹刑賞
[075-14a]
者治國之本也上改容曰卿言甚嘉朕恨用卿晩矣
言行録曰司馬光遷侍讀學士進讀通鑑至蘇秦約六
國從事光曰秦儀為從衡之術多華少實無益於治此
謂利口之覆邦家者也 天中記曰夏竦之子安期除
侍讀學士經術不深而登進經筵日夕旋閲經史以備
顧問 吕公著家傳曰公著為邇英侍讀講論語畢上
奏曰將來講論語終帙進講尚書二書皆聖人格言人
君為治之要臣輒於二書及孝經中節其要語共一百
[075-14b]
段進呈以便聖覽亦日就月將之一助也 南豐擬制
曰儒學之臣入閣侍讀所以考質疑義其列於分職始
自開元而朕尤尚之 言行録曰蘇頌兼侍讀奏言國
朝典章大抵沿襲唐舊乞詔史館學士采録新唐書中
臣主所行日進數事以備聖覽遂詔經筵官遇非講讀
日進唐故事二條頌每有所進可為規戒有補時事者
必述以己意反覆言之 㑹要曰隆興元年十一月命
侍讀遞宿學士院朝夕宣召商確今古問以經書 言
[075-15a]
行録曰史衞國公浩字直翁淳熙中兼侍讀嘗讀正心
篇論黄帝無為而天下治上曰所謂無為者豈燕安無
所事事之謂乎 東都事略曰鄭丙字少融淳熙中兼
侍讀取陸贄奏議切時者反覆開陳進司馬光五規范
祖禹帝學以資乙覽 誠齊集曰陳俊卿兼侍讀㑹錢
端禮起戚里秉政駸駸入相館閣之士相與上疏斥之
皆為所逐俊卿進讀寳訓適及外戚氏極言本朝家法
外戚不使預政最有深意上首肯久之端禮卒不相
[075-15b]
  侍讀二
増耆儒 端士上詳總載一筵四期國史曰趙彦若元/祐初将啓講 宣仁后諭執政云陸佃
蔡卞皆少年宜用老成/端士乃以彦若兼侍讀 緝經籍 廣規諷唐百官志/曰集賢殿
書院侍讀學士掌刋緝經籍凡圖籍遺逸賢才隐𣻉則/承㫖以求之 唐書曰韋處厚路隨為侍讀穆宗召入
太液亭命分講毛詩關睢尚書洪範等篇/訪以理體處厚演經義以廣規諷之道 備顧問
裨聰明仁宗實録曰至和二年詔龍圖閣直學士兼侍/讀張昇年髙免進讀止令侍經筵以備顧問
言行録曰哲宗即位以吕公著為黄門侍郎始至上言/曰人君即位當正始以治天下修德以安百姓修德之
要莫先於學學有緝熙於光明臣待罪講讀謹條上十/議以裨聰明曰畏天愛民修身講學任賢納諫薄歛省
[075-16a]
刑去奢/無逸 稡擷經史 分講詩書唐書曰鄭澣文宗時/為侍讀學士帝使稡
擷經史為要録愛其博而精舉諸條摘/問之隨即酬析無留 下詳廣規諷注 郾謝無功
放辭不仕崔郾傳曰郾敬宗即位拜侍讀學士郾曰陛/下使侍講歴年半嵗不一問經義臣無功不
足副厚恩帝慙曰朕少間當請益曰天中記曰薛放充/皇太子侍讀及穆宗即位常謂放 小子初承大寳懼
不克荷先生宜為相以匡不逮放叩頭曰臣實庸淺不/足猥塵大位輔弼之任自有賢能帝嘉其誠召對思政
殿賜以金/紫之服 反覆開導 委曲接引墓誌蘇軾為侍讀/學士至治亂盛衰
邪正得失之際未嘗不反覆開導上雖恭黙不言然聞/軾所論輒首肯善之 言行録史浩兼侍讀進讀三朝
寳訓及真宗正説事關治體當法祖宗者必委曲接引/開廣上心因引陳㐮故事薦石斗文等五人皆召赴闕
[075-16b]
再兼侍讀又薦薛叔似等一十/五人叔似召用餘皆以次收擢
  侍講一
増舊唐書曰蕭德言博涉經史晩年尤篤志於學每欲
開五經必束帶盥濯危坐對之妻子候間請曰終日如
是無乃勞乎德言曰敬光聖之言豈惮如此時髙宗為
晉王詔德言受經講業及升春宫仍兼侍講 王起本
傳曰起文宗時侍講時或僻字疑事令中使口宣即以
榜子寫對故起著口宣十卷 又曰文宗召王起許康
[075-17a]
佐為侍講學士柳公權為侍書學士每有疑義即入便
殿顧問討論謂之三侍學士 孔帖曰鄭覃為侍講每
以厚風俗黜朋比為天子言之 事文𩔖聚曰李穉字
表臣奏請置侍講學士敷陳經義 范祖禹家傳曰祖
禹兼侍講講論語畢賜宴東宫上遣賜御書唐人詩公
表謝又賦詩以獻退而節略尚書論語孝經要切之語
訓戒之言得二百一十九事名曰三經要語進之 山
堂肆考曰宋元祐間蘇頌為侍講請如慶厯故事詔講
[075-17b]
讀官遇不講日各進漢故實二事頌於逐事之後略言
得失大㫖以寓規諫
  侍講二
増進陳法言 諱言淫事本傳韋處厚為侍講學士以/穆宗冲怠不向學即與路隨
合六經掇其粹要題為六經法言二十篇冀助省覽帝/稱善 歸田録曰仁宗退朝命侍臣講讀子邇英閣賈
昌朝時為侍講講左氏春秋傳每至諸侯淫亂事則/略而不説上曰六經載此以為後王監戒何必諱耶
反覆開陳 周悉講論上詳總載二之仁宗實録余靖/上疏曰天子 學簡而不煩上
曰靖所言誠知治體命侍臣/講論有該教化者周悉講論 宜觀孟子 專講春秋
[075-18a]
 山堂肆考曰司馬康為講官言於哲宗曰孟子為書最/醇正言王道尤明白所宜觀覽也 行状胡安國紹興
 初除兼侍講專講春秋時講官四人援例/各專一經上曰他人通經豈胡某比不許 師民上書
  純仁陳説言行録曰趙元昊反罷進講趙師民上書/陳十五事八曰延講誦因獻勸講箴至是
 復命講讀經史長編又李文簡燾乾道中兼侍講以經/筵少開明録趙師民勸講箴以諷并及仇士良不欲人
 主讀書近儒生之説本又曰范純仁字堯夫元豐中除/兼侍講語人曰國之 在君君之本在心人君之學當
 正心誠意以仁為體使邪僻浮薄之説無自而入豈務/章通句觧以資口舌之辨哉及在經筵進講必反覆開
 陳其/説 孫奭拱立 安石請坐山堂肆考曰宋王曽以/仁宗初即位宜近師儒
 乃請御崇政殿西閣召侍講直學士孫奭馮元講論語/初詔雙日御經筵自是雖隻日亦召侍臣講讀帝在經
[075-18b]
 筵或左右瞻矚及容體不正奭即拱立不講帝為竦然/改聽 神宗朝王安石侍講以為道之所在禮亦加重
 請復坐講/之儀不行 臺丞特召 宫觀兼充山堂肆考曰宋慶/厯二年召御史中
 丞賈昌朝侍講邇英閣故事臺丞無在經筵者仁宗以/昌朝善于講説特召之紹興中万俟中丞卨羅諫議檝
 並兼侍講又董殿院德元王正言珉並兼侍講非臺丞/見長而稱侍講又自此始 翰苑新書曰宋乾道七年
 胡銓提舉祐神觀兼侍講是日以宰執進呈虞允文奏/曰胡銓早嵗一節甚髙謂當録其氣節不宜令遽去朝
 廷上曰銓固非他人比且除在/京宫觀留侍經筵故有是命
 
御定淵鑑𩔖函卷七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