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淵鑑類函 > 御定淵鑑類函 卷二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
  天部二日/
   日一災蝕附/
 原周易曰日月麗乎天 又曰離為日 又曰日中則
 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虚與時消息而况於人乎况於鬼
 神乎 增又曰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 又曰陰陽之
 義配日月 又曰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 又曰日月
[007-1b]
 運行一寒一暑 又曰日月之道貞明者也 又曰日
 月得天而能久照 又曰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
 月相推而明生焉 又曰日以暄之 原毛詩曰日居
 月諸胡迭而微 增又曰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又曰
 嗈嗈鳴鴈旭日始旦 又曰出自東方照臨下土 又
 曰春日遲遲 書曰寅賔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
 殷仲春 又曰寅餞納日平秩西成 原禮記曰天子
 黑冕𤣥端而朝日於東門之外 增又曰二月中和祀
[007-2a]
朝日於東郊 又曰天無二日土無二王 又曰季冬
是月也日窮於次月窮於紀 又曰五月中氣是月也
日長至十一月日短至 又曰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測
土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則景短多暑日北則景
長多寒 原左傳曰趙衰冬日之日也趙盾夏日之日
也 增又曰夏日可畏冬日可愛 原説文曰日者實
也太陽之精字從○一象形也又君象也 增又曰日
徑四百里週千二百里至地髙二萬五千里循黄道而
[007-2b]
行形如丸懸空運轉本不附著於天 原爾雅曰觚竹
北户西王母日下謂之四荒距齊州以南戴日為丹穴
東至日所出為泰平西至日所入為泰蒙 家語曰楚
王渡江得萍實大如拳赤如日 廣雅曰日名朱明一
名耀靈一名東君一名大明亦名陽烏 又曰初出為
旭日昕曰晞大明曰昕詩曰匪陽不晞/晞乾也言日所乾濕物也日溫曰煦日在
午曰亭午在未曰昳日晚曰旰日將落曰薄暮日西落
光反照於東謂之反景在上曰反景在下曰倒景煦日
[007-3a]
温也晧日晝也暉日光也旰日晚也翌日明也曉日白
也 又曰日御曰羲和 增又曰日一名朱光 原易
坤靈圖曰至徳之萌日月若連璧 京房易傳曰日月
大光天下和平上下俱昌延年益壽長世無極 增又
曰日月如弹丸照處則明不照處則闇 易傳曰聖王
在上則日光明而五色備 易參同契曰日為流珠青
龍之俱 原春秋内事曰日者陽徳之母 增春秋感
精符曰人主兄日姊月 春秋内事曰陽燧見日則然
[007-3b]
而為火 春秋元命苞曰日左旋周天二十三萬里
原禮斗威儀曰政理太平則時日五色 增又曰政頌
平則日黄中而赤暈政和平則日黄中而黑暈政象平
則日黄中而白暈政升平則日黄中而青暈 禮統曰
日者實也形體光實人君之象 周禮春官曰眡祲氏
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辨吉凶一曰祲謂隂陽五色之
氣祲淫相侵或曰抱珥背璚之屬如虹而短是也二曰
象如雲氣成形象雲如赤烏夾日以飛之𩔖是也三曰
[007-4a]
鑴日旁氣刺日形如童子所佩之鑴也四曰監謂雲氣
臨在日上也五曰闇謂日月蝕或日光暗也六曰瞢謂
瞢瞢不光明也七曰彌謂白虹彌天而貫日也八曰敘
謂氣若山而在日上或曰冠珥背璚重疊次序在於日
旁也九曰隮謂暈氣也或曰虹也詩所謂朝隮于西者
也十曰想謂氣五色有形想也青饑赤兵白䘮黑憂黄
熟或曰想思也赤氣為人獸之形可思而知其吉凶
尚書考靈曜曰日合天統 又曰仲春仲秋日出於卯
[007-4b]
入於酉仲夏日出於寅入於戍仲冬日出於辰入於申
 又曰日光照四十萬六千里 又曰日出於列宿之
外萬有餘里 孝經援神契曰天地至貴精不兩明天
精為日地精為月 又曰日中則光溢 又曰日神五
色明照四方 又曰七政度日月明 原瑞應圖曰日
月揚光者人君之象也君不假臣下之權則日月揚光
 五經通義曰日中有三足烏 增又曰日在牽牛則
寒在東井則暑牽牛水宿宿外逺人故寒東井火宿宿
[007-5a]
内近人故暑 原白虎通曰日行遲月行疾者君舒臣
勞也日月所以懸著何助天行化昭明下地也日月徑
千里 增又曰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
 太𤣥經曰日一北而萬物生日一南而萬物死 又
曰日動而東天動而西天日錯行陰陽更巡 原漢書
曰文帝時新垣平言臣候日再中居頃之日却復中乃
更以十七年為元年 增又曰日有中道中道者黄道
也 後漢書曰青白黑赤各一道其交必於黄道故為
[007-5b]
九道春東從青道夏南從赤道秋西從白道冬北從黑
道 又云陰陽往來馴積而變日南至其行最急急而
漸損以至春分及中而後遲迨日北至其行最舒舒而
漸益以至秋分及中而益急 晉書曰日去地常八萬
里 原淮南子曰日出於暘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是
謂晨明登於扶桑之上爰始將行是謂朏斐/朏明將/行也
至於曲阿曲阿/山名是謂朝明臨於曾泉曾重也早食時在/東方多水之地故
曰曾/泉是謂早食次於桑野是謂晏食臻於衡陽是謂禺
[007-6a]
中對於昆吾昆吾丘/在南方是謂正中靡於鳥次鳥次西南/方之山名
謂小遷至於悲谷悲谷西南/方之大壑是謂晡時迴於女紀女紀/西方
隂/也是謂大遷經於泉隅是謂髙舂言尚未冥上蒙/先舂曰髙舂頓於
爛/石是謂下舂連石西北山名言將欲/冥下蒙悉舂故曰下舂爰止羲和爰
息六螭是謂懸車日乗車駕以六龍羲和御之日至此/而薄於虞泉羲和至此而迴六螭
薄於虞泉是謂黄昏淪於蒙谷是謂定昏日入崦淹/
音兹亦曰/落棠山經於細栁入虞淵之池曙於蒙谷之浦䝉谷/濛汜
之/水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言其光在/桑榆樹上 又曰積陽
[007-6b]
之熱氣生火火氣之精者為日 又曰日中有踆烏踆/趾
也謂三/足烏也 增又曰都廣衆帝所自上下日中無景蓋天
之中髙誘曰都廣南方山名日中時直無/晷故曰地中今河南陽城縣有影臺 又曰若木
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地髙誘注曰末端也若木/端有十日狀如連珠華
光照其/下地 又曰日者陽之主是以春夏則羣獸除角
莊子曰日出東方入於西極有目有趾者待是而成功
 又曰日積氣之中有光耀者 文中子曰日出於地萬
物蕃息 尸子曰少昊金天氏邑於窮桑日五色互照
[007-7a]
窮桑 又曰日五色陽之精象君徳也五色照君乗乗
土而三 又曰聖人以日光盈尺光滿天下聖人居室
而所燭彌綸六合 又曰聖人身猶日也夫日圜尺光
盈天地聖人之身小其所燭逺矣 符子曰盛魄重輪
六合俱照非日月能乎 范子曰日者寸也寸者制萬
物陰陽之長短也 又曰日者火精也火者外景主晝
居晝而為明處照而有光 又曰日者行天日一度終
而復始如環無端 原賈誼書曰湯曰學聖人之道譬
[007-7b]
其如日静居而獨思譬其若火夫人舍學聖人之道而
静居獨思譬其去日之明於庭而就火之光於室也然
可以小見不可以大知 增又曰周文王問鬻子曰敢
問君子將入其職則於其民何如對曰君子將入其職
則於其民也旭旭然如日之始出也既入其職則於其
民暵暵音/漢然如日之正中也既去其職則於其民暗暗
然如日之已入也故君子將入而旭旭者義先聞也既
入而暵暵者民保其福也既去而暗暗者民失其教也
[007-8a]
文王曰受命矣 原論衡曰儒者論日旦出扶桑暮入
細栁扶桑東方之地細栁西方之地 增又曰日不入
地也譬人把火夜行平地去人十里火光藏矣非滅也
 原應劭漢官儀曰泰山東南名曰日觀日觀者雞鳴
時見日始出長三丈 增帝王世紀曰灰野之山有樹
青葉赤華名曰若木日所入處正崑崙西鳥䑕山西南
曰崦嵫 又云大荒之中暘谷上有扶桑九日居下枝
一日居上枝皆載烏 原皇甫謐長厯曰日者衆陽之
[007-8b]
宗陽精外發故日以晝明名曰曜靈 增徐增長厯曰
衆陽之精上合為日徑千里周圍三千里下於天七千
里 原山海經曰猗天山蘇門山日月所出 增又曰
鍾山之神名曰燭陰視為晝瞑為夜吹為冬呼為夏又
名燭龍 又曰天不足西北無陰陽消息故有龍銜火
精以照天門 又云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是
神主司反景日西入則/景反東照 又云明星山日月所出 原
楚辭曰暾將出兮東方照吾檻兮扶桑 又天問曰角
[007-9a]
宿未旦曜靈安藏角東方星也曜靈日也言東/方未旦之時藏其精光也 又曰
羿焉彃日烏焉解羽 又招魂曰十日並出流金鑠石
 增張衡靈憲曰日宣明於晝納明於夜 又曰日者
陽精之宗積精成象象成為禽金雞火烏也皆三足表
陽之𩔖其數竒 王子年拾遺記云鬱華日/精又名鬱儀
奔日之仙故曰鬱儀與日同居 古今占云日月行房
三道其政太平行上道昇平行中道霸世行下道可視
瞻之短於厯舊影為行上道與厯合為行中道長於舊
[007-9b]
厯為行下道 聞見録云有人登泰山絶頂行四十里
東望天際已明其下尚暗久之自暗中日輪湧出正紅
色騰起數千丈至明處全無光其下亦尚暗 雜占書
曰日冠者如半暈也法當在日上有冠又有兩珥尤吉
 説苑曰師曠對晉文公曰少而學者如日出之光壯
而學者如日中之光老而學者如炳燭夜行 望氣經
曰日有黄氣君喜下有黄氣君永福 鄧析書曰君者
當如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歸之 崔豹古今注曰
[007-10a]
漢明帝為太子樂人作歌詩四章一曰日重光云天子
之徳光明太子比徳焉故云重也 周髀曰日光外照
徑八十一萬里 物理論曰日者太陽之精也夏則陽
勝陰衰故晝長夜短冬則陰勝陽衰故晝短夜長氣引
之也行陽之道長故出入邜酉之北行陰之道短故出
入夘酉之南春秋陰陽等故日行中平晝夜等也 地
説書曰日照地四十五萬里 汲冢書曰徹甲居於河
西天有妖孽十日並出又言本有十日迭次而運照無
[007-10b]
窮 真誥云方朱山真人皆呼日為圓羅耀 書曰乃
季秋月朔辰弗集於房瞽奏鼓嗇夫馳庶人走 原禮
記曰男教不修陽事不得謫見於天日為之食故日食
則天子素服而修六官之職蕩天下之陽事 增穀梁
傳曰天子救日置五麾陳五兵五鼓諸侯置三麾三兵
三鼓大夫撃柝凡有聲皆陽事也以厭陰氣也 漢尚
書令黄香曰日蝕皆從西月蝕皆從東無上下中央者
春秋魯桓三年日蝕貫中上下竟黑疑者以為日月正
[007-11a]
等月何得小而見日中鄭元云月正掩日日光從四邊
出故言從中起也 南齊書舊説曰日有五蝕謂起上
下左右中央是也 管子曰日掌陽月掌隂星掌和陽
為徳陰為刑和為事是故聖王日蝕則脩徳月食則脩
刑彗星見則脩和 春秋正義曰日月之㑹自有常數
每一百七十三日有餘日月之道一交則日月必食
董仲舒日食祝曰炤炤大明纎滅無光奈何以陰侵陽
以卑凌尊 決疑要註凡救日食皆著赤幘以助陽也
[007-11b]
 春秋元命苞曰麟鳯鬭日月薄蝕孔演圖曰麒麟鬭
而日無精光宋均曰麒麟少陽之精鬭作於地則日月
亦將争於上元淮南子曰麒麟鬭而日月蝕許慎注曰
麒麟大角之獸故與日相動 晷原釋名曰晷規也如
規畫也説文曰晷日景也 增詩曰定之方中注云揆
日出入以知東西南視定北準極以正南北 又曰既
景乃岡相其陰陽公劉傳曰考/其日影是也 周禮曰日至之景尺
有五寸謂之地中凡建邦國以土圭土其地而制其域
[007-12a]
注鄭司農云夏至日立八尺之表其景適/與土圭等謂之地中今潁川陽城為然 易通卦驗
曰冬至晷長三尺鄭𤣥注曰晷者所立入地/表陰也三尺長之極也春分晷長
七尺二寸四分夏至晷長尺有四寸八分秋分晷長二
寸四分 又曰冬至之日樹八尺之表日中視其晷晷
如度者則嵗美人民和順晷不如度者則嵗惡人民為
偽言政令不平晷進則水晷退則旱
  日二
增春秋考異郵曰黄帝將興有黄雀赤頭立於日傍黄
[007-12b]
帝曰黄者土精赤者火榮爵者賞也余當立大功乎
異苑曰諏訾氏生而髮與足齊堕地能言及為髙辛帝
室夢日而生八子皆賢世號八元 拾遺記曰帝嚳之
妃鄒屠氏之女也常夢吞日則生一子凡經八夢則生
八子 原山海經曰東南海之水甘泉之間有羲和國
有女子曰羲和為帝俊之妻是生十日常浴日於甘泉
故日為羲和之子堯因是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時 淮
南子曰堯時十日並出草木焦枯堯命羿仰射十日其
[007-13a]
九烏皆死堕羽翼 增王充論衡云夏桀之時費昌之
河上見二日在東者爛爛將起在西者沉沉將滅若疾
雷之聲問於馮夷曰何為夏何為殷馮夷曰西夏東殷
於是昌徙族歸殷 呂覽曰桀為無道湯令伊尹往視
曠夏聽於末嬉末嬉言曰今者天子夢西方有日東方
有日兩日相與鬭西方日勝東方日不勝伊尹乃告湯
乃令師從東方出於國西以進未接刃而桀走 拾遺
記曰傅説賃舂於深巖夢乗雲繞日而行嵗餘殷以為
[007-13b]
阿衡 原帝王世紀曰周文王夢日月著其身 增列
子曰穆王駕八駿之乗西觀日所入處 原又曰孔子
東遊見兩小兒辨鬭問其故一小兒曰我以日始出去
人近日中時逺也一兒曰我以為日初出時逺而日中
時近一兒曰日初出大如車輪及其中纔如盤盂此不
為逺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兒曰日初出滄滄凉凉及其
中如探湯此不為近者熱而逺者凉乎孔子不能決
淮南子曰魯陽公與韓構難戰酣日暮援戈而揮之日
[007-14a]
反三舍 增燕丹子曰燕太子丹質於秦王遇之無禮
急欲求歸秦王謬與誓曰使日再中天雨粟乃得歸太
子仰天嘆之日為再中天雨粟秦王不得已遣之 戰
國䇿曰聶政刺韓相荆軻刺秦王並白虹貫日 三齊
略云秦始皇作石橋於海上欲過海觀日所出處有神
人驅石下海石去不速神人鞭之皆流血今石橋猶赤
色 望氣經曰漢文帝時日中有王字 漢武内傳
曰漢景帝夢神女捧日以授王夫人夫人吞之十四月
[007-14b]
而生武帝 原風俗通曰漢成帝問劉向俗説文帝被
徴後期不得立日為再中向曰文帝少即位不容再中
 增後漢書曰張重字仲篤明帝時舉孝廉帝曰何郡
小吏對曰臣日南吏帝曰日南郡人應向北看日對曰
臣聞鴈門不見壘鴈為門金城郡不見積金為郡臣雖
居日南未嘗向北看日 後漢后紀靈帝王羙人數夢
負日而行四年生獻帝 談藪曰魏文帝為王時夢日
墜地分為三已得一分而内懐中 晉陽秋曰建武元
[007-15a]
年三日並出 晉書王敦將舉兵内向明帝密知之乃
乗巴滇駿馬微行至于湖陰察敦營壘而出敦正晝寢
夢日環城驚起曰此必黄鬚鮮卑奴來也帝母荀氏燕
代人故云 謝綽宋拾遺録云袁愍孫世祖出為海陵
守夢日堕身上尋而追還典機密 北史後魏遼西王
當英夢日堕所居黄山下水中村人以牛車挽致不出
英獨抱戴而歸聞者異之 魏髙后傳孝文皇后髙氏
幼夢在堂内立而日光自忩中照之灼之而熱后東西
[007-15b]
避之光猶斜照不已如是數夕以白其父颺颺以問閔
宗宗曰此異徴也後懐宣武夢為日所逐化為龍而繞
后遂生世宗 南史曰陳武帝嘗夢天開數丈有四人
朱衣捧日而至納之帝口及覺腹内猶熱帝心獨喜
又曰陳文帝夢兩日鬭一大一小大者光滅堕地色正
黄其大如斗帝三分取一懐之 宣室志曰楊炎未仕
時夢陟髙山巔仰見瑞日在咫尺舉手捧之解者曰此
登相位而輔人君之祥後果叶 又曰鄭光㑹昌六年
[007-16a]
夢自御大車中載瑞日光燭天地自執靷行通衢中月
餘拜尚書淄青節度 又曰新羅每以元日拜日月為
神 又曰天竺屬國數十有泇沒路國其俗開東門以
向日 唐書曰賈𨼆林扈徳宗於行在至卧内奏曰臣
嘗夢日墜以首承之帝曰非朕耶乃令糾察行在 稽
神録曰呉毛貞輔累為邑宰應選之廣陵夢吞日既寤
腹猶熱以問侍御史楊廷式楊曰此夢至大非君所能
當若以君而言當得赤烏場官也果如其言 五代史
[007-16b]
曰契丹貴日每月朔旦東向而拜日 元史圖罕傳曰
欽察國去中國三萬餘里夏夜極短日暫沒即出 異
域志云沙弼茶國向無人至者祖葛尼曾到因立文字
其國係日西沒之地至晚日入聲若雷霆國王每於城
上聚千人吹角鳴鑼撃鼓混雜日聲不然則小兒驚死
 災蝕原左傳昭公十七年六月日食祝史請用幣季
平子不許太史曰日過分而未至注云過春分未夏/至謂四月正陽月
增又莊公二十五年夏六月辛未朔日有蝕之鼓用牲
[007-17a]
于社非常也唯正月之朔慝未作日有蝕之於是乎用
幣于社伐鼓于朝 公羊傳曰六月辛未朔日有蝕之
以朱絲禜社或曰協之或曰為暗恐犯之故禜之社者
土地之主日者土地之精上敷於天而犯日故朱絲禜
之助陽抑陰 漢書曰哀帝元壽元年正月辛丑日有
蝕之不盡如鈎與惠帝七年同月日鮑宣上言今日食
於三始誠可畏懼小民正月朔日尚恐毁敗器物况日
虧乎 國史纂曰唐太史李淳風校新厯太陽合朔當
[007-17b]
食既於占不吉太宗不悅曰日或不食卿將何以自處
曰如有不食臣請死之及朔帝候於庭謂淳風曰吾放
汝與妻子别對以尚早一刻指表影曰至此則蝕如言
而食不差毫髮 唐明皇時日食帝素服俟變録囚多
所貸遣宋璟曰月食修刑日食脩徳或言分野之變冀
有揣合臣謂君子道長小人道消止女謁放讒夫此所
謂脩徳也囹圄不擾兵甲不凟官不苛治軍不輕進此
所謂脩刑也陛下常以為念雖有虧食將轉而為福又
[007-18a]
何患乎帝嘉納 宋史曰仁宗寳元元年正月丙辰朔
日食六月戊子日官楊惟徳等言來嵗閏十二月則庚
辰嵗正月朔日當食請移閏於庚辰則日食在前正月
之晦帝曰閏所以正天時而授民事其可曲避乎不許
 又曰嘉祐六年六月壬子朔日食司天言當食六分
之半食四分而雨時議稱賀同判尚書禮部司馬光上
言臣愚以為日之所照周徧華夷雲之所蔽至為近狹
今若太陽實虧而有浮雲翳塞雖京師不見四方必有
[007-18b]
見者此乃天戒至深不可不察也人主尤宜側身戒懼
憂念社稷而羣臣乃相率稱賀豈得不謂之上下相蒙
誣㒺大譴哉又所食不滿分數者厯官術數之不精當
治其罪亦非所以為賀也 晷增正義曰周公度日景
置五表今陽城是周公度景之處古跡猶存 漢造太
初厯立晷儀 又續厯志云章帝晷漏與天相應 山
海經曰交州去洛九千餘里昔主簿孫悚云立表效景
景在表南豈古郡以日南為名者其斯義乎
[007-19a]
  日三
原麗天 出地上詳日一萬文子曰/日出于地 物蕃息 合璧 連珠漢/書
曰太初厯晦朔弦望皆最密日月如合璧注淮南子曰/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地髙誘 曰末端也
若木端有十日狀如/連珠華光照其地下 兩珥 重輪雜兵書曰日冠者/如半暈也法當在
日上有冠文有兩珥者尤吉月管子/曰盛魄重輪六合俱照非日 能乎 火精 陽徳范/子
計然曰日者火精也火者外景主晝居/晝而為明處照而有光 下詳日一 再中 三舍
並詳/日一 分隂 寸晷王隐晉書曰陶侃少長勤整自强/不息常語人曰大禹聖人乃惜寸
隂至于凡俗當惜分隂非潘尼詩曰尺璧信/易遺寸晷難可踰成名 我事所説琴與書 麟鬭
[007-19b]
鹿解上詳日一禮淮南子曰日者陽之至是以春夏則/羣獸除角 記曰日冬至而麋角解日夏至而鹿
角/解 鞠陵 蒙谷山海經曰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于天東極離瞀日月所出 下詳日
一/ 髙舂 下枝並詳/日一 測景 步晷周禮曰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測
土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則景短多暑日北則景衡/長多寒日東則景夕多風日西則景朝多隂 陸士
擬連珠曰儀天步晷而脩短/可量臨川揆水而淺深難測 建木 拒松呂氏春秋/曰白水之
南建木之下日中無影盖天地之中也松山海經曰大/荒之中有方山上有青松名曰拒格之 日月所出入
 貫白虹 夾赤鳥漢書曰鄒陽上書說梁孝王曰昔/荆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
畏之衆左傳曰哀公元年楚有/雲如 赤鳥夾日以飛三日 夸父棄杖 魯陽揮
[007-20a]
山海經曰夸父逐日渴飲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郭璞注曰夸父神人言
能反日景/下詳日一 似騏步 𩔖鳬飛王充論衡曰日晝行千/里夜行千里騏𩦸晝日
亦行千里然則日行舒疾與騏𩦸步相𩔖相又曰/日月一日一夜行二萬六千里與冠鳬飛 似 長
安近 車輪逺劉劭幼童傳曰晉明帝諱紹元帝太子/也初元帝為江東都督鎮揚州時中原
䘮亂有人從長安來元帝問洛下消息澘然流涕帝年/數嵗問泣故具以東渡意告之因問帝汝意謂長安何
如日逺答曰不聞人從日邊來只聞人從長安來居然/可知元帝念之明日集羣臣宴㑹設以此問明帝又以
為日近元帝動容問何故異昨日之言答曰舉頭/見日不見長安以是知近帝大悦 下詳日一 增
飛鷰 浴鴉唐史天文志乾徳三年日中有若飛/鷰 六朝詩扶桑復浴鴉日出也 馳
[007-20b]
暉 沉彩謝胱詩過客無留軌馳暉有奔箭/ 文選日下壁而沉彩日落也 射九
分三俱詳/日二 原互照 重光俱詳/日一 司景 負暄上詳/日一
美列子曰宋國有田夫常衣黂過冬春東作曝日於野/ 之不識廣厦綿纊之屬謂其妻曰吾負日之暄以獻
吾君必/獲重賞 白駒 赤羽魏豹傳人生如白駒過隙謂日/影也 子路曰願得赤羽若日
白羽/若月 戈揮 劒指上詳日一公淮南子曰虞公與夏/戰日欲落 以劒指日日退不落
 增無影 有字上詳日三/下詳日二 夢捧 夾飛魏書程昱/少時常夢
上太山兩手捧日昱私異之以語荀彧及兖州反賴昱/得完三城於是彧以昱夢白操操曰卿當終為吾腹心
昱本名立操乃加日字於其上更名昱也夾綱目狄/仁傑贊曰取日虞淵洗光咸池濳授五龍 日以飛
[007-21a]
施光 吐氣周髀曰日猶火月猶水火則施光水則含/影 淮南子曰天道曰圓地道曰方方者
主幽圓者主明明者吐氣者也是故火曰外景幽/者含氣者也是故水曰内景吐氣者施含氣者化 飛
谷 經天日所行道也飛泉之谷日/行經半天逝矣經天日 龍照 雞鳴上/詳
日一出桃都山大樹有天/雞日 即鳴天下雞皆鳴 龍駕 𩦸行上詳日一下/詳前似𩦸步
小/註 流金 連璧俱詳/日一 半規 兩珥上詳日一/下詳日三 火
精 陽主俱詳/日一 赤暈 朱明南齊天文志曰永明五/年十一月丁亥日日出
三竿黄色赤暈/ 日名詳日一 黄道 紅輪俱詳/日一 四陸 八磚韻/府
云日行四陸春東陸夏南陸秋西陸冬北陸八孔帖云/翰林學士李程性懶入署視日影為候日過 磚乃至
[007-21b]
時號八/磚學士 氣盈 朔虛書傳日麗天而少遲故日行一/度日亦繞地一周而在天為不
及一度積三百六十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二百三十/五而與天㑹三百六十者一嵗之常數也多者為氣盈
月麗天而尤遲一日常不及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積二十九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四百九十九而與日㑹
十二㑹得全日三百五十四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三百/四十八嵗有十二月月有三十日少者為朔虚合氣盈
朔虛而/閏生焉 再中 無二上詳日二/天無二日 聞鐘 揣籥蘇東/坡文
集曰生而眇者不識日問之有目者或告之曰日之狀/如銅槃扣槃而得其聲他日聞鐘以為日也或告之曰
日之光如燭捫燭而得其形他日揣籥以為日也日之/與燭籥亦逺矣而眇者不知其異以其未嘗見而求之
人/也 羲和馭 鬱儀奔俱詳/日一 司徒測 宮女揆上詳/日一
[007-22a]
唐宮中以女工揆日長短冬至/後以紅線量日晷增一線之長 小兒辨 真人呼上/詳
日二下/詳日一 窮桑邑 不夜城上詳日一夜解道康地記/云齊有不 城盖古者有
日夜照于東境故春秋時/萊子立此城以不夜為名 頳玉盤 黄綿襖李長吉/詩云東
方發紅照推捍赤玉盤賀玉露曰何斯舉云正月雨雪/連旬忽開霽日翁媪相 曰黄綿襖子出矣因作詩紀
之曰日暖如/著黄綿襖 呉牛苦 蜀犬吠風俗通曰呉牛苦于/日故望月而喘 韓
文蜀中山髙少日每日出則犬吠之又世説陳文子市/行或以佞言譏之文子曰不聞蜀犬有吠日之聲乎
 五色備 萬國明上詳日一鉉宋太祖時王師圍金/陵唐使徐 來朝盛稱其主秋月
之篇為天下傳誦太祖大笑曰寒士語吾不道也吾微/時自秦中歸醉卧田間覺而日出有句云未離海底千
[007-22b]
山暗纔到中天萬國/明鉉大驚上殿稱壽 銅鉦 金輪蘇東坡詩云嶺上/晴雲如擘絮樹頭
初日挂銅鉦晨劉禹錫羅浮夜半見日詩曰陰陽迭用/事乃俾夜作 咿喔天雞鳴扶桑色昕昕赤波千萬里
擁出黄/金輪 近人逺人 南行北行按地居天之中地平/不當天之半地上天
多地下天少是以日出日落時見日大近人也日中時/見日小逺人也日初出時見日大宜暖熱而尚寒涼者
隂凝而陽未盛也日中時見日小宜寒涼而反暖熱者/陽盛而隂已消也申未時愈熱者陽積而盛也 廣海
冬熱者由冬日南行正當戴日之下故熱朔北夏寒者/夏日雖北行然朔北直當隂山之背處日光斜及故寒
由此觀之南北寒熱亦由於日也又日月光之所照經/八十一萬里至冬日南行三萬里至夏日北行三萬里
春秋東西之行亦如之日/月之光不至則萬物寢息 災蝕原告凶 過分詩云/日月
[007-23a]
告凶不用其行/ 下詳日二 不為災 非所哭二至二分日有食/之不為災日月之
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註曰二分日夜等故日月同/道二至長短極故日月相過 左傳叔輙哭日食注云
志在于憂災也昭子曰子叔將死非所哭/也言天災常道不足憂也子叔輙字也 增伐鼓於
朝 以絲禜社俱詳/日二 景祐純陽 熈寧正旦歸田録/宋仁宗
景祐元年四月日有食之正陽之月自古所忌按四月/為純陽故謂之正陽之月 宋神宗熈寧四年正旦日
食/ 黄琬對 淳風占上詳日四/下詳日二 晷原銅儀度日
土圭正景張衡渾儀論曰以銅儀度之/日晷可知也 下詳日一 增平四氣
正兩儀 下壓坤徳 上羅乾緯范榮測/景臺賦
[007-23b]
  日四
原羣陽之精劉氏正厯云日者羣/陽之精衆貴之象也羣陽之宗劉氏洪範/傳云日者
羣陽之/宗也 陽精范子計然云日/者太陽之精天使淮南子曰四時者/天之吏也日月者
天之使也星辰/者天之期也 離象易曰日昃之離謹按離為日象/九三處下卦之極故曰日昃之
離/幽精陸機漏賦云測/日月之幽精 君象後漢書曰日者太/陽之精人君之象神司
山海經曰泑山神蓐收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員神紅光之所司也註曰氣員日形員故其氣象亦
員/也 懸象周易曰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著形説苑云日月/著形于天 貞明周/易
曰日月之道貞明者也注云/言日月以明正之道照物繼照周易云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
[007-24a]
 宿舍説苑云宿日月/五星所宿舍也棲枝見傅/𤣥詩 傅天後漢書云/日月傅天
物理論云極南為太陽極北為太隂/月與星有形無光日照之乃有光 右廻張衡靈/憲云凡
文耀麗乎天其動者日/月五星是也周旋右廻西匿王粲登樓賦云步棲遲以/徙倚兮白日忽其西匿
 五色太𤣥經云盛哉日乎昺明離章五色浮光/註云言日昺然明朗光耀離散於天下重暉
陸機詩曰魏王禪代奄宅九圍帝在/洛邑光配紫微八風應律日月重暉 宣明詳日/一隆照
尚書考靈曜云日光/隆照注云隆盛也 錯行詳日/一易落陸機感時賦云/悲夫冬之為氣
亦何憯懍以蕭索夜綿邈/其難終日晼晚而易落 照四極尚書考靈曜曰日/有九光光照四極
行九州淮南子曰日行九州七舍有五億萬七千三百/九里注曰自暘谷至虞淵凡十六次為九州七
[007-24b]
舍/也 環無端范子計然云日行天一度/周而復始如環之無端色無主京房易/傳曰日
者内明元黄五色無/主不可以一色明 徑千里春秋元命苞/云日徑千里行一度白/虎
通云日日行一度/月日行十三度 浴溫谷山海經云日浴溫/源谷上于扶桑照秦樓
樂府歌云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 含丹暉傅𤣥詩云青天敷/翠采朝日含丹暉馳清暉
又樂府詩云青天含/翠采素日馳清暉 含虚所出山海經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含虚日月
所/出𤣥鳥攸生傅𤣥擬天問云景日曜靈𤣥/鳥攸生月惟隂水白兔成形 圍三千里
徐整長厯云日徑千里周/圍三千里下于天七千里嵗一週天左傳隐公三年二/月日有蝕之注曰
日行遲一嵗一週天月行疾一月一週天一嵗凡十/二交㑹正陽之月君子忌之故有伐鼓用幣之事
[007-25a]
常盛無虧春秋元命苞云日尊故滿滿故明/明故精在外日滿者常盛無虧也常滿有節
白虎通云日之為/言實也常滿有節 曜靈舒光傅𤣥樂府詩云太白星/見飛芒曜靈照照舒光
若華何光楚/詞 生東大明/生東在北左傳曰在北/陸而藏冰 炎精日/號
王字日中有/王字瑞 重光詳日/一五色瑞/日 就之堯紀就/之如日實也
説/文 斯邁詩我日/斯邁未融明而/未融 久照周易日月得/天而能久照並明
天子與日月並/明明照四海 九芒日彩/九芒雙麗文選日/月雙麗 揭行如揭/日月
而/行騎走莊子挾宇/宙騎日月 桑榆暮/景葵藿傾心/向日 寅賔出/日寅餞
納/日 杲杲出/日遲遲春/日 正日書協時/月正日祭日王/宮 出東方
[007-25b]
出自東方/照臨下土在西陸日在西陸/而出冰 萬物歸詳日/一半規𨼆謝/靈
運遊南亭詩云密林/含餘清逺峯𨼆半規 馮相致日周禮馮相氏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齊四
時之/序師尹惟日書/ 王者日兄禮王者以/日為兄天子日官諸/侯
日/御 火徳明輝丙為火/為日陽精正色日中烏/陽精也 可畏可愛
左傳註冬日可/愛夏日可畏不縮不盈土圭測景/不縮不盈 冠三光之首日/月
星/為七曜之先五星與/日月也 朱炎艶於建陽何晏景福殿/賦云開建陽
則朱炎/艶日神州耀乎靈景左太冲詠史詩皎天/舒白日靈景耀神州 東方未
晞 下土是冒 夕淪濛谷 朝隮嵎夷 元徳動天
[007-26a]
 祥光生日 曝儒士之腹郝/隆炙野人之背 增陽靈
 晨光 朱炎 陽景 扶光 炎暉 朱羲 夕霏
日/氣 傾羲落/日藻景日光/有文 景炎日/光靈景日/景 皓日白/晝𤣥
素/日 陽旭春/日南羲夏/日 靈烏日/名東旭曉/日 丹曦落/日
瑞/日 華晷春/日熹微日欲/出也 元英冬日亦/曰愛日朝暾朝/日 翔
陽逸駭翔陽言日出夜也翔/陽逸駭于扶桑之津登光辨色文選謂日光初/上始辨曉色也
蒼生仰照晉書太陽下同萬/物蒼生何由仰照 動法於日李徳裕云人/君動法于日
故出而視朝/入而燕息苗訓觀日通鑑苗訓善觀天文見日下復/有一日黑光相摩盪久之宋太
[007-26b]
祖/興 災蝕原伐鼓於社責羣/隂也 天子不舉凡日食天子/不舉去盛饌
諸侯用幣諸侯用幣于社社尊于/諸侯請救而不敢責 三辰有災日月相/侵又犯
星宿故三/辰皆為災百官降物素/服 慝未作正月之朔慝未作注/云正陽之月慝隂氣
也/避移時君不舉避移時謂避/正寢過日食時也 何損於/明外壤穀梁曰/日有食
之何也吐者外壌食者内壌注曰凡所吐出者其壌在/外所吞者其壌入于内又闕然不見其壌有食之者注
曰今日闕損不知壌/所在必有物食之 日月之眚非日月之眚不鼓注/云月侵日為眚陰陽
順逆聖賢所/重故特鼔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 如月之初蜀志日食/黄琬曰日
食之餘如/月之初能無旱乎日食叔孫昭子曰日過分而/陽猶不克克必甚能無旱乎呉入
[007-27a]
郢乎日食史墨曰六年/及此月呉入郢乎 增陰蔽陽明孔光傳曰陰道/盛强侵蔽陽明
則日食應之又杜欽曰/日食地震陽微陰盛也 臣壅君明唐書曰日君道也/無朏魄之變月臣
道也逺日益明近日益虧望與日軌相㑹則徙而浸逺/逺極又徙而近交所以注人臣之象望而正于黄道是
謂臣干君明則陽斯食矣朔而正于黄道是謂臣壅君/明則陽為之食矣若過而未分月或變行而避之或五
星潛在日下禦侮而救之或涉交數淺或在陽厯陽盛/隂微則不食或徳之休明而有小眚則天為之隐雖交
而不食此四者皆/徳教所由生也 應虧不虧唐開元二年二月庚寅/朔太史奏太陽應虧不
虧姚崇表賀/請書之史冊當食不食唐開元十二年七月戊午朔於/厯當食半强自交趾至朔方候
之乃不食十二月庚戌朔於厯當食大半時東封泰山/還次梁宋間皇帝徹膳不舉樂不盖素服日亦不食羣
[007-27b]
臣與八荒君長來助祭者皆奉壽稱慶/肅然臣服然後知徳之動天不俟終日 晷原反景詳/日
一/倒景漢書谷永上書曰登遐倒景注曰景/在日月上日月反從下照故云倒景 增土圭
致晷 周髀作則盧肇云周公之為政也/土圭致晷周髀作則 據河洛之
要 創造化之工 嚢括衆巧 網羅羣藝俱范榮測/景臺賦
  日五
原詩魏劉楨詩曰仰觀白日光皎皎髙且懸兼燭八紘
内物𩔖無頗偏 晉張載詩曰白日随天廻暾暾圓如
規踊躍湯谷中上登扶桑枝 又詩曰十日出湯谷弭
[007-28a]
節馳萬里經天曜四海倐忽潛濛氾 晉傅𤣥詩曰湯
谷發清曜九日棲髙枝願得並天御六龍齊玉羈 梁
李鏡逺詩曰始臨東岳觀俄升若木枝萍實詎儔彩合
扇且慙規北林耿初曜員鑒早曦照庭餘雪盡映簷
溜滴垂徘徊匝花樹煜爚滿春池栁陰裁靡靡簾影復
離離曾泉豈停舍桑榆忽在斯廻戈安得中長繩不可
羈沖情愛景落清宴惜光馳溫暉徒己荷深心竊自知
 梁劉孝綽詠日應令詩曰弭節馳湯谷照耀出扶桑
[007-28b]
園葵一何幸傾葉奉離光 梁簡文帝詠朝日詩曰團
團出天外煜煜上層峰光随浪髙下影逐樹輕濃 陳
徐陵日華詩曰朝暉爛曲池夕照滿西陂復有當晝景
江上鑠光儀時從髙浪歇乍逐細波移一在雕梁上詎
比扶桑枝 隋康孟詠日應趙王教詩曰金烏升曉氣
玉檻漾晨曦光汎扶桑海反照若華池洛浦全開鏡衡
山半隐規相歡承愛景共惜寸隂移 唐太宗賦秋日
懸清光賜房𤣥齡詩曰秋露凝髙掌朝光上翠微參差
[007-29a]
麗雙闕照耀滿重闈仙馭随輪轉靈烏帶影飛臨波無
定彩入隙有圓暉還當葵藿志傾葉自相依 又賦得
白日半西山詩曰紅輪不暫駐烏飛豈復停岑霞漸漸
落溪陰寸寸生藿葉随光轉葵心逐照傾晚煙含樹色
棲鳥雜流聲 虞世南奉和詠日午詩曰髙天浄秋色
長漢轉曦車玉樹陰初正桐圭影未斜翠盖飛圓影明
鏡發輕花再中良表瑞共仰璧暉賖 褚亮奉和詠日
午詩曰曦車且停午浮箭未移暉日光無落照樹影正
[007-29b]
中圍草萎看稍靡葉燥望疑稀晝寢慙經笥暫解入朝
衣 董思恭詠日詩曰滄海十枝暉𤣥圃重輪慶蕣華
發晨楹菱彩翻朝鏡忽遇驚風飄自有浮雲映更也人
皆仰無待揮戈正 增李嶠詠日詩曰旦出扶桑路遥
升若木枝雲間五色滿霞際九光披東陸蒼龍駕南郊
赤羽馳傾心比葵藿朝夕奉堯曦 耿湋詠秋日詩曰
照耀天山外飛鴉幾共過微紅拂秋漢片白透長波影
促寒汀薄光殘古木多金霞與雲氣散漫復相和 白
[007-30a]
居易詠負冬日詩曰杲杲東日出照我屋南隅負暄閉
目坐和氣生肌膚初似飲醇醪又如蟄者蘇外融百骸
暢中適一念無曠然忘所在心與虚空俱 柴宿初日
照華清宮詩曰靈山初照日逺近見離宮影動參差裏
光分縹緲中鮮飇收晚翠佳氣滿晴空林潤溫泉入樓
深複道通璇題生炯晃珠綴引朧鳯輦何時下朝朝
此望同 王約賦得日暖萬年枝詩曰靄靄彤庭裏沈
沈玉砌陲初升九華日潛暖萬年枝煦嫗光偏好青蔥
[007-30b]
色轉宜每因韶景麗長沐惠風吹隐映當龍闕氛氳隔
鳯池朝陽光照處惟有近臣知 獨孤鉉日南長至詩
曰玉厯頒新律凝陰發一陽輪輝猶惜短圭影此偏長
𨇠度經南斗光流盡北堂乍疑同户耀可愛逗林黃積
雪銷微煦初萌動早芒更升臺上望雲物已昭彰 陳
諷賦得冬日可愛詩曰寒日臨清晝寥天一望時未消
埋徑雪先暖讀書幃屬思光難駐舒情影若遺晉臣曾
比徳謝客昔言詩散彩寧偏照流陰信不追餘輝如可
[007-31a]
就廻燭幸無私 鄭谷夕陽詩曰夕陽秋更好瀲瀲蕙
蘭中極浦明殘雨長天急逺鴻僧留半榻漁舸透疎
篷莫恨清光盡寒蟾即照空
原歌後漢李尤九曲歌曰年嵗晚暮時已斜安得力士
翻日車 晉傅𤣥日昇歌詠曰東光昇朝陽羲和初攬
轡六龍並騰逸景何晃晃旭日照萬方皇徳配天地
神盟鑒幽荒 又三光篇曰三光垂象表天地有晷度
聲和音響應形立影自附素日抱元烏明月懐靈兔此/詩
[007-31b]
一作劉/孝綽 增宋楊萬里羲娥謡歌曰羲和夢破欲起行
紫金畢逋啼一聲聲從天上落人世千村萬落雞争鳴
素娥西征未歸去弄銀盤浣風露一丸玉弹東飛來
打落桂枝雪毛兔誰將紅錦幕半天赤光絳氣貫山川
須臾却駕丹砂轂推上寒空碾蒼玉詩翁已行十里强
羲和早起道無雙
原贊晉郭璞十日贊曰十日並出草木焦枯羿乃控弦
仰落陽烏可為洞感天人懸符
[007-32a]
增賦唐王捧珪日賦曰杲杲太陽昇自扶桑既移晷而
髙下亦候時而短長其沒也天地為之黯色其出也逺
近為之生光及夫春景初動寒威始歇煦百川以冰開
煖千林而花發行乎赤道應其朱明煎緑潭而水沸爛
青雲而火生既而暑退涼進煙歸霧返懸浄影以悠揚
度斜暉而晼晚送秋景之已末屬冬陰之方盛融晴雪
而曭朗爆晨霜而溫映故能明以成象髙以臨空抱三
足之靈烏挂五彩之輕虹魯陽揮戈而三舍漢王握鏡
[007-32b]
而再中曜凝霜而輕白帶飛霞而淡紅誰復知其動静
安能察其始終徒美其委質上浮流光下濟葵藿向之
傾心旂常畫以增麗匪杖䇿之能及豈長繩之可繋至
若螢火聚燃魚燭並爇明月髙映繁星逺列争散彩以
炫晃競騰暉以昭晰見白日之一臨總光沉而影滅
鄭錫日中有王字賦曰至陽之精内含文明成命宥密
神化陰隲倬元聖而緯天爍靈符之在日陰魄既沒大
明在東吐象成字昭文有融法科斗以為體並踆烏以
[007-33a]
處中馮相未覿疇人發蒙其初見也昭昭彰彰流晶耀
芒若神龍負圖兮呈八卦於羲皇其少登也發色騰光
乍見乍藏狀靈龜銜書兮錫九疇於夏王蔽虧若木隐
映扶桑曈曨五雲之表輝煥重輪之旁臨紫宸兮千門
洞照出黄道兮八極增光豈徒色映合璧光連抱珥三
舍廻魯陽之戈再中羙漢文之志 日月如合璧賦闕/撰
人姓/名曰萬𩔖昭融四方清泰激朝暉之杲杲發夜色之
藹藹懸異象於人間吐榮光於天外挺連城之價誰敢
[007-33b]
指瑕居匹夫之懐非同賈害金烏共色玉兔增鮮麗萬
室兮瑶臺共羙泛千林兮瓊樹争妍變方流於斜漢疊
圓影於遥天落照西流若欲抵於昧谷澄暉東上又如
返於虞泉熒煌異質燭耀非一抱珥之彩潛消如圭之
容闇失於以表元象明陰隲瑞至徳於堯年契昌期於
漢日懿其經紀不忒明宵有程聮彩徘徊似有求於潘
子雙形宛轉若可賜於虞卿既同道以脗合亦相推而
運行 栁喜日浴咸池賦曰海日赫赫出暘谷以騰輝
[007-34a]
過咸池而浴色宛轉波動廻還影側昭晰兮泉源漸沸
掩映兮津涯乍黑紅光下射疑萍實之欲沉赤氣上浮
訝林雲之不息當其良夜欲闌繁星漸沒轉紅輪於沙
礫濯朱輝於溟渤映龍川之華動照天壇而秀發逺岸
燭燿而乍明長波蹙縮而未歇觀其蕩水府滌踆烏重
輪輝煥而增潤雙翼翩翻而盡濡勢動雲端運規規而
未止影摇波底潛赫赫而不渝碧浪沸騰罷洗貞明之
質洪漣瀰漫難留畏愛之輝時也天地漸分雲霞屢改
[007-34b]
違細栁而已逺拂扶桑而猶在聊將出地辭潤澤於波
瀾從此麗天布輝華於寰海 康僚日中烏賦曰相彼
烏矣超然不同不振羽於域上自呈形於日中儀鳯肯
慙信五色而都混髙天已及豈三年之始冲懿此生成
貫乎今昔東西必随於運動昇降寧離於赫奕俯黄人
而更助金光映王字而偏疑鳥跡既乃騰凌霄漢披拂
雲霓那楚幕而堪處匪霜臺之足棲分明而不似籠中
固非仙鶴髣髴而還如鏡裏豈是山雞曷九雛之莫對
[007-35a]
乃三足而長在黑羽雖同於不黔白頭詎得而終待始
來何地誰見入於重輪爰止何年孰可聞於真宰 熊
曜琅琊臺觀日賦曰秦門之東天地一空直見曉日生
於海中赤光浮浪如沸如鑠驚濤連山前拒後却圜觀
上下影見寥廓焜煌天垂吞吐巨壑當其扶桑洶湧於
雲光陽徳出麗乎乾剛汗漫翕納將吞六合冲融青冥
遥浸朱明羲和守馭夸父上征眩轉心目蒼黄性情傾
地輿而通水府汲天蓋而駭長鯨 紇干俞登天壇山
[007-35b]
望海日初出賦曰配乎地者惟山麗乎天者為日登岧
嶤之峻極見曈曨之初出廓靈海百川之宗孕金烏千
里之質泛圓光於沆瀁煥鮮耀而灔溢雖騰輝於碧浪
之中詎侔色於紅萍之實觀夫烈霾曀赫炎精擘洪波
歊太清馮夷駭躍㒺象奔驚照耀兮驪珠潛吐曭朗兮
龍燭忽生愕羣仙於金鏡驚天雞於玉京危岫陵乎碧
落日域遼乎滄海既登陟以遐觀知濛氾之浴彩晨光
乍分夜色未改昇黄道而將始臨下土而有待晝明夕
[007-36a]
 晦徒觀其𨇠次之常出有入無孰測夫陰陽之宰氣澄
 霧卷月落星殘流暉電曜散彗虹攢將煥爛以下燭出
 浩淼而上干挂扶桑而杲杲昇𤾉谷而團團敷九華而
 赩奕燦三山之峰巒 席夔冬日可愛賦曰冬實窮節
 日為至陽節窮而栗冽凝慘陽至而焜耀舒光觀其昇
 曭朗以自東蕩沉陰於有北不赫矣以難向誠溫然而
 可即依巢之鳥感微煦而和鳴帶雪之林假餘光而改
 色彼谷隐巖居之子無衣無褐之人照臨遵夫和氣偃
[007-36b]
 曝得夫天真慘怛潛收戚戚之容咸革溫仁逺被熈熈
 之化斯淳故得廓開曀霾洞逹遐徼融液氷渚依稀雪
 嶠散九陌以無氛委千門以通照彼繩樞甕牖既臨砌
 而樂我無私雖熊席狐裘亦捨爐而欣夫有曜
 
 
 
御定淵鑑𩔖函卷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