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廣博物志 > 廣博物志 卷十四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廣博物志卷十四
            明 董斯張 撰
  靈異三神/
凡䧿山之首自招搖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
九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之禮毛言擇/牲取
其毛色也周官曰/陽祀用騂牲之毛用一璋玉瘞半珪為璋/瘞埋也糈用稌米糈/祀
神之米名先吕反今江東音所一壻/稌稌稻也他覩反糈或作疏非也一璧稻米白菅為
[014-1b]
菅茅屬也音/間山海經
凡南次二經之首自柜山至於漆吳之山凡十七山七
千二百里其神狀皆龍身而鳥首其祠毛用一璧瘞糈
用稌
凡南次三經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十四
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龍身而人面其祠皆一白
狗祈糈用稌
凡西經之首自錢來之山至於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
[014-2a]
百五十七里華山冢也冢者神鬼/之所舍也其祠之禮太牢牛羊/豕為
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燭或作/煬齋百日以百犧牲純色/者為犧
用百瑜瑜亦美玉/名音臾或作/温其酒百樽温酒/令熱嬰以百珪百
嬰謂陳之以環祭也或曰嬰即古罌字謂盂/也徐州云穆天子𫝊曰黄金之嬰之屬也其餘十
七山之屬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牷謂牲體全具也左/傳曰牷牲肥腯者也
者百草之末灰白席采等純之純縁也五色純之等差/其文綵也周禮莞席紛
純/
凡西次二經之首自鈐山至於萊山凡十七山四千一
[014-2b]
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馬身其七神皆人面牛
身四足而一臂摻杖以行是為飛獸之神其祠之毛用
少牢羊猪為/少牢也白菅為席其十輩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雞
鈐而不糈鈐所用祭器名所未詳也或/作思訓祈不糈祠不以米毛采言用雄/色雞也
凡西次三經之首自崇吾之山至於翼望之山凡二十
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狀皆羊身人面其祠之
禮用一吉玉瘞玉加采色者也子/曰吉玉大龜尸糈用稷米
凡北山經之首自單狐之山至於隄山凡二十五山五
[014-3a]
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虵身其祠之毛用一雄雞
彘瘞吉玉用一珪瘞而不糈言祭不用米皆/埋其所用牲玉其山北人
皆生食不火之物或作皆生/食而不火
凡北次二經之首自管涔之山至於敦題之山凡十七
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其祠毛用一雄
雞彘瘞埋/之用一璧一珪投而不糈擿玉於山中以/禮神不埋之也
凡東山經之首自樕蛛之山以至於竹山凡十二山三
千六百里其神狀皆人身龍首祠毛用一大祈䎶用魚
[014-3b]
以血塗祭為䎶也公羊傳云盖/叩其鼻以䎶社音鈎餌之餌
凡西次四經自隂山以下至於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
千六百八十里其祠祀禮皆用一白雞祈糈以稻米白
菅為席
凡東次二經之首自空桑之山至於䃌山凡十七山六
千六百四十里其神狀皆獸身人面載觡其祠毛用一
雞祈嬰用一璧瘞
凡東次三經之首自尸胡之山至於無臯之山凡九山
[014-4a]
六千九百里其神狀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牡羊米
用黍是神也見則風雨水為敗
凡北次三經之首自太行之山以至於無逢之山凡四
十六山萬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馬身而人面者
廿神其祠之皆用一藻瘞之其十四神狀皆彘身而
載玉其祠之皆玉不瘞不埋所/用玉也其十神狀皆彘身而八
足虵尾其祠之皆用一璧瘞之大凡四十四神皆用稌
糈祠之此皆不火食
[014-4b]
凡薄山之首自甘棗之山至於鼓鐙之山凡十五山六
千六百七十里歴兒冢也其祠禮毛太牢之具縣以吉
縣祭山之名/也見爾雅其餘十三山者毛用一羊縣嬰用桑封
瘞而不糈桑封者桑主也方其下而鋭其上而中穿之
加金言作神主而祭以金銀飾之也/公羊傳曰虞主用桑主或用玉
凡萯山之首自敖岸之山至於和山凡五山四百四十
里其祠太逢熏池武羅皆一牡羊副副謂破羊骨磔之/以祭也見周禮音
悃愊/之愊嬰用吉玉其二神用一雄雞瘞之糈用稌
[014-5a]
凡釐山之首自鹿蹄之山至於𤣥扈之山凡九山千六
百七十里其神狀皆人面獸身其祠之毛用一白雞祈
而不糈言直/祈禱以彩衣之以彩/飾雞
凡薄山之首自茍林之山至於陽虛之山凡十六山二
千九百八十二里升山冢也其祠禮太牢嬰用吉玉首
山䰠也其祠用稌黒犧太牢之具蘖釀以蘖作/醴酒也干儛干/儛
萬儛干/楯也置鼓擊之/以儛嬰用一璧尸水合天也天神之/所馮也肥牲
祠之用一黒犬於上用一雌雞於下刉一牝羊獻血以/血
[014-5b]
祭也刉猶刲也周/禮曰刉咡用犬牲嬰用吉玉彩之又加以繒/彩飾之也饗之勸强/之也
特牲饋食禮曰/執奠祝饗是也
凡苦山之首自休與之山至於大騩之山凡十有九山
千一百八十四里其十六神者皆豕身而人面其祠毛
瘞用一羊羞言以羊/為薦羞嬰用一𦸼玉瘞𦸼玉玉有五彩者/也或曰所以盛玉
𦸼藉/也苦山少室大室皆冢也其祠之太牢之具嬰以吉
玉其神狀皆人面而三首其餘屬皆豕身人面也
凡岷山之首自女几山至於賈超之山凡十六山三千
[014-6a]
五百里其神狀皆馬身而龍首其祠毛用一雄雞瘞糈
用稌文山勾檷風雨騩之山是皆冢也其祠之羞酒先/進
酒以/酹神少牢具嬰毛一吉玉熊山席也席者神之/所憑止也其祠羞
酒太牢具嬰毛一璧干儛用兵以禳禳祓除之祭名儛/者持盾武儛也
祈璆冕舞所求福祥也祭用玉儛者/冕服也美玉曰璆已求反
凡濟山經之首自煇諸之山至於蔓渠之山凡九山一
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鳥身祠用毛擇用/毛色用一
吉玉投而不糈
[014-6b]
凡縞羝山之首自平逢之山至於陽華之山凡十四山
七百九十里嶽在其中以六月祭之六月亦/嵗之中如諸嶽之
祠法則天下安寜
凡荆山之首自景山至琴鼓之山凡二十三山二千八
百九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人面其祠用一雄雞祈瘞
禱請已/埋之也用一𦸼圭糈用稌驕山冢也其祠用羞酒少牢
祈瘞嬰毛一璧
凡首陽山之首自首山至於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七
[014-7a]
里其神狀皆龍身而人面其祠之毛用一雄雞瘞糈用
五種之糈堵山冢也其祠之少牢具羞酒祠嬰毛一璧
瘞騩山帝也其祠羞酒太牢其合巫祝二人儛嬰一璧
凡荆山之首自翼望之山至於几山凡四十八山三千
七百三十二里其神狀皆彘身人首其祠毛用一雄雞
祈瘞用一珪糈用五種之精禾山帝也其祠太牢之具
羞瘞倒毛薦羞反倒/牲埋之也用一璧牛無常堵山玉山冢也皆
倒祠羞毛少牢嬰毛吉玉
[014-7b]
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於榮余之山凡十五山
二千八百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毛用一雄雞
一牝豚刉刉亦割/刺之名糈用稌凡夫之山即公之山堯山陽
帝之山皆冢也其祠皆肆瘞肆陳之也陳牲/玉而後埋藏之祈用酒毛
用少牢嬰毛一吉玉洞庭榮余山神也其祠皆肆瘞肆/竟
然後依前/埋之祈酒太牢祠嬰用圭璧十五五彩惠之惠猶/飾也
方言/也
嬴母之山神長乗司之是天之九徳也九徳九/氣所生其神狀
[014-8a]
如人而豹尾
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此山多玉石因以名云穆天子/𫝊謂之群玉之山見其山河無
險四徹中繩先王之所謂䇿府寡草木無鳥獸穆王於/是攻其玉石取玉石版三乗玉器服物載玉萬隻以歸
雙玉為㲄/半璧為隻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戴
蓬頭亂髮勝/玉勝也音龎是司天之厲及五殘王母知灾厲五刑/殘殺之氣也又案
竹書穆王五十七年西/王母來見賔於昭宫
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實惟員神磈氏之宫音/隗
是神也主司反景
[014-8b]
符惕之山神江疑居之
騩山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鐘磬
天山有神焉其狀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無
面目是識歌舞實唯帝江也
泑山神蓐收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負神紅
光之所司也
敖岸之山神薫池居之
堵山神天愚居之岐山神涉處之
[014-9a]
剛山剛水出焉北流注於渭是多神亦魑魅之類/也音恥囘反或
作/其狀人面獸身一足一手其音如欽欽亦吟/字假音
槐江之山實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人
面虎文而鳥翼其音如榴有天神焉其狀如牛而八足
二首馬尾其音如勃皇見則其邑有兵
崑崙之丘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即肩/吾也其神狀虎
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
青要之山實惟帝之密都䰠武羅司之武羅神名/䰠即神字其狀
[014-9b]
人面而豹文小腰而白齒或作/首而穿耳以鐻鐻金銀器/之名未詳
也音/渠其鳴如鳴玉
平逢之山有神焉其狀如人而二首名曰驕䖝是為螫
為螫䖝/之長實惟蜂蜜之廬言羣蜂之所舍/集蜜赤蜂名
驕山神圍處之音/鼉其狀如人面羊角虎爪恒遊於
睢漳之淵出入有光
豐山神耕父處之常遊清冷之淵出入有光見則其國
為敗
[014-10a]
和山五曲九水合焉吉神泰逢司之其狀如人而虎尾
是好居於萯山之陽出入有光
光山神計䝉處之其狀人身而虎首恒遊於漳淵出入
必有飄風暴雨
夫夫之山神於兒居之其狀人身而手操兩虵常游於
江淵
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按九歌湘君湘夫人自是二/神江湘之有夫人猶河洛之
有宓妃也此之為靈與天地並矣安得謂之堯女禮記/曰舜葬蒼梧二妃不從明二妃生不從征死不從葬義
[014-10b]
可知矣即令從之二女靈達鑒通無方尚能以鳥工龍/裳救井廩之難豈當不能自免於風波而有雙淪之患
乎假復如此𫝊曰生為上公死為貴神禮五嶽比三公/四瀆比諸侯今湘川不及四瀆無秩於命祀而二女帝
者之后配神而靈無縁當/復下降小水而為夫人也是常遊於江淵澧沅之風交
瀟湘之淵是在九江之間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是多怪
神狀如人而載虵左右手撡虵
鍾山之神名曰燭隂燭龍也是燭/九隂因名云視為晝暝為夜吹為
冬呼為夏不飲不食不息息為風息氣/息也身長千里在無
䏿之東其為物人面虵身赤色居鍾山下淮南子曰/龍身一足
[014-11a]
朝陽之谷神曰天吳是為水伯兩水間其為獸也八首
人面八足八尾皆青黄大荒東經/東十尾
從極之淵深三百仞維氷夷恒都焉氷夷馮夷也淮南/云馮夷得道以潜
大川即河伯也穆天子/𫝊所謂河伯無夷者氷夷人面乗兩龍畫四面各乗/靈車駕二龍
一曰忠極之淵陽汙之山河出其中凌門之山河出其
皆河之枝源/所出之處也
雷澤中有雷神龍身而人頭鼓其腹在吳西今城陽有/堯冢靈臺
雷澤在北也河圖曰大迹在/雷澤華胥履之而生伏羲
[014-11b]
東海之渚中渚/島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黄虵以虵/貫耳踐兩黄
虵名曰禺黄帝生禺生禺京即禺/强也禺京處北
海禺處東海是惟海神言分治一海/而為神也
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兩青虵踐兩赤虵曰不廷胡余
神名/耳有神名曰因因乎南方曰因乎夸風曰乎民亦有/二名
處南極以出入風
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或作女/媧之腹化為神處栗廣之野
女媧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虵身一日中七/十變其腹化為此神栗廣野名媧音𤓰横道而處言/斷
[014-12a]
道/也有人名曰石夷來風曰韋來或作/本也處西北隅以司日
月之長短言察日月/晷度之節
西海陼中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青虵踐兩赤虵名曰奄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虵身而赤
身長/千里直目正乗直目目從也/正乗未聞其暝乃晦其視乃明言視/為晝
眠為/夜也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言能請/致風雨是燭九隂照九/隂之
幽隂/也是謂燭龍
[014-12b]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極天櫃有神九首人面鳥身名
曰九鳯又有神銜虵撡虵其狀虎首人身四蹄長肘名
曰強良
有神焉人首虵身長如轅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
曰延維人主得而饗食之伯天下
夏后啟之臣曰孟涂是司神於巴人請訟於孟涂之所
其衣有血者乃執之
小人國有神名曰犁之尸
[014-13a]
南方祝融獸身人面乗兩龍火神/也
東方勾芒鳥身人面乗兩龍木神也方面素服墨子曰/昔秦穆公有明徳上帝使
勾芒賜之/夀十九年
西方蓐收左耳有虵乗兩龍金神也人面虎爪/白毛執鉞見外傳
北方禺疆人面鳥身弭兩青虵踐兩赤虵字𤣥㝠水神/也莊周曰禺
疆立於北極一曰禺京一本云/北方禺疆黒身手足乗兩龍
五帝廟蒼曰靈府赤曰文祖黄曰神升白曰顯紀黒曰
𤣥秬廣/雅
[014-13b]
青帝䕶魂白帝侍魄赤帝養炁黒帝通血黄帝中主萬
人無越度人/經
天嵗星主徳慶其精下為大社之神天太白星主兵凶
其精下為雨師之神天熒惑星主司非其精下為風伯
之神天辰星主氣司灾其精下為先農之神天鎮星主
得士之慶其精下為靈星之神龍魚/河圖
東方蒼帝神名靈威仰精為青龍南方赤帝神名赤熛
怒精為朱鳥中央黄帝神名含樞紐精為麒麟西方白
[014-14a]
帝神名白招矩精為白虎北方黒帝神名叶光紀精為
𤣥武上/
東方君姓爓諱開明字靈威仰南方君姓洞浮諱極炎
字赤熛怒中央君姓通斑諱元氏字含樞紐西方君姓
上金諱昌開字耀魄寳北方君姓黒節諱靈㑹字隠侯
道家玉/玦經
乾神字仲尼號曰伏羲坎神字大曽子艮神字照光玉
震神字小曽子巽神字大夏侯離神字文昌坤神字揚
[014-14b]
翟王號曰女媧兌神字一世一云字/八世
五龍兄弟五人皆人面龍身長曰角龍木仙也次曰羽
龍水仙也父曰宫龍土仙也父子同得仙治在五方今
五行之神也遁甲開/山圖
東嶽泰山君領羣神五千九百人主治死生百鬼之主
帥也泰山君服青袍戴蒼璧七稱之冠佩通陽太平之
印乗青龍
南嶽衡山君領仙官七萬七百人南嶽君服朱光之袍
[014-15a]
戴九丹日精之冠佩夜光天真之印乗赤龍
中嶽嵩髙君領仙官玉女三萬人中嶽君服黄素之袍
戴黄王太乙之冠佩神宗陽和之印乗黄龍
西嶽華山君領仙官玉女四千一百人華山君服白素
之袍戴太初九流之冠佩開天通真之印乗白龍
霍山南嶽儲君黄帝所命衡岳之副主也領靈官三萬
人上調和氣下拯黎民閲校衆仙制命水神是峻險之
府而諸靈之所順也儲君服青錦之袍戴啟明之冠佩
[014-15b]
道君之玉䇿而來或駕科車或駕龍虎
濳山儲君黄帝所命為衡嶽儲貳時叅政事今職似輔
佐者也潜山君服朱光繡衣戴參明之冠佩朱宫之印
乗赤龍之車並/上
東方太山君神姓圓名常龍南方衡山君神姓丹名靈
峙西方華山君神姓浩名鬱狩北方恒山君神姓登名
僧中央嵩山君神姓軍夀名逸羣呼之令人不病東方
泰山將軍姓唐名臣南方霍山將軍姓朱名丹西嶽華
[014-16a]
隂將軍姓鄒名尚北嶽恒山將軍姓莫名惠中嶽嵩髙
山將軍姓石名𤣥恒存之郤百邪東海君姓馮名修青
夫人姓朱名隠娥南海君姓視名赤夫人姓翳名逸寥
西海君姓勾大名丘白夫人姓靈名素蕳北海君姓禹
名帳黒夫人姓結名連翹河伯姓公名子夫人姓馮名
河/圖
東嶽姓𤣥丘名日陸南嶽姓爛名洋光西嶽姓浩嶽名
元倉北嶽姓伏名通萌中嶽姓角名暜生雲笈/七籖
[014-16b]
少昊治西方蚩尤佐之使主金𤣥㝠治北方白辯佐之
使主水太皓治東方袁何佐之使主木祝融治南方僕
程佐之使主火后土治中央后稷佐之使主土越絶/書
句芒號曰文始洪崖先生東方蒼帝東海君也祝融號
曰赤精成子南方赤帝南海君也蓐收號曰夏里黄公
西方白帝西海君也禺疆號曰㝠𤣥子昌北方黒帝北
海君也天地神人等耳風伯神名叱號曰長育雨師神
名馮修號曰樹徳諸神常當存念之馮夷號曰元梁使
[014-17a]
雲笈/七籖
東海姓閧名内靈西海姓導名洞清北海姓喻名淵
東海姓何名歸君南海姓劉名潄君北海姓吳名禽强

東海神名阿明南海祝融西海臣乗北海禺疆養生/雜書
堪坏得之以襲昆侖肩吾得之以處泰山禺疆得之立
乎北極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廣莊/子
山神謂之離河伯謂之馮夷江神謂之竒相物神謂之
[014-17b]
鬼土神謂之羵羊水神謂之网冩木神謂之畢方火神
謂之游光金神謂之清明廣雅江江賦曰竒相得道而/宅神 記云帝女也卒為江
神蜀檮杌曰古史震䝉氏之女竊黄帝𤣥珠汎江而死/化為此神即今江瀆廟是也山海經大禹生於石紐江
瀆神生/於汶川
丁卯神司馬卿丁丑神趙子壬丁亥神張文通丁酉神
臧文公丁未神石叔通丁巳神崔石卿老君六/甲符圖
丁卯神名孔林埃丁丑神名梁丘叔丁亥神名林盛陸
丁酉神名費顔明丁未神名王屈竒丁巳神名許咸池
[014-18a]
鬼谷注/隂符經
甲子神名弓隆欲入水内呼之不溺甲戌神名執明呼
之入火不燒酉陽/雜爼
甲子神王文卿甲戌神展子江甲申神扈文長甲午神
衛上卿甲辰神孟非卿甲寅神明文章
東王公諱傀字君明佩雜色綬綬長六尺六寸
太乙君名獦
天翁姓張名刺渇酉陽/雜爼
[014-18b]
九源丈人者為方丈宫主領天下水神
真中有神長生大君無英公子白元尊神太乙司命桃
康合延執符把籙保命生根度人/經
其神則有無頭子倒景君翕鹿公中黄先生與鹿門大
夫張陽字子淵使備玉闕自不帶老君竹使符左右契
者不得入也抱朴/子
梁簡文云船神名馮耳五行書云下船三呼其名除百
忌又呼為孟公孟母
[014-19a]
炎帝於火而死為竈禹勞天下而死為社后稷作稼穡
而死為稷羿除天下之害而死為宗布淮南子共又風/俗通云 工之
子曰修車好逺遊舟車所至足跡/所達靡不窮覽故祀以為社神
井神曰吹簫女子白澤/圖
夢神曰趾離呼之而寢夢清而吉有呪曰元州牂菅娶
竺米題臨卧誦七遍吉致虛閣/雜爼
竈神名隗狀如美女又姓張名單字子郭夫人字卿忌
有六女皆名察治常以月晦日上天白人罪狀大者奪
[014-19b]
紀紀三百日小者奪算算一百日其屬神有天帝嬌孫
天帝大夫天帝都尉天帝長兄硎上童子突上紫宫君
太和君玉池夫人等一曰竈神名壤子也酉陽雜俎蘇/又云竈神
吉利妻王/氏名摶頰
東卿司命監泰山之衆真總括吳越之萬神可謂道淵徳
髙折衝羣靈者也賈𤣥道李叔升言城生𫝊道流徃竝
受東卿君之要也𤣥道河東人周威王之末年生叔升
涿郡人漢元帝時生道流北地人漢靈帝殿中將軍
[014-20a]
也城生吳人後漢劉聖公時為武當郡尉受學至勤竝
得真道今在泰山支子小陽山中此所謂地真者也陶/隠
居真/誥
夏啟為東明公文王為西明公召公奭為南明公季札
為北明公主領四方鬼齊桓公為三官都禁郎主生死
簡籙晉文公為水官司命秦始皇為北帝上相劉季為
南明賔友孔子為太極上真公治九嶷山顔囘為明晨
侍郎後為三天司真張衡楊子雲為北方鬼帝治羅酆
[014-20b]
山周公為北帝師莊周為太𤣥博士嵇康為中央鬼帝
治抱犢山屈原為海伯統八海王弼為丘監嚴君平尚
在峨眉山鬼谷子為太𤣥師治青城山郭景純為都録
司命治雲臺山周顗為鬼官司命賈誼為西明都禁郎
以治馬融事不當謫遷泰山司馬郄鑒為南門亭長臧
洪為北斗天門亭長紀瞻為北天修門郎與虞譚更直
守天門顧和為執盖郎温太真為監海伯杜預為長史
王嘉徐庶何晏殷浩俱侍帝宸庾亮為北太帝前中衛
[014-21a]
大將軍孔融為後中衛大將軍陶侃為西河侯蔡謨為
長史荀彧為北明公賔友謝幼輿為左副監酉陽/雜爼
張良為門下侍中淮南王劉安為太極真人莊周為太
極闈編郎墨翟為太極仙卿東方朔為華陽洞主司馬
季主為委羽仙人曹植為遮須國王蔡邕為修文郎劉
楨徐幹王粲俱為侍中王導為尚書令陶隠居為蓬萊
都水監楊羲為東華上佐許遜為九州都仙太史髙明
大使劉文饒為華陽洞童初府上帥鄭崇為大霍山長
[014-21b]
顔囘與卜商俱為地下修文郎
沈有履竈有髻户内之煩壤雷霆處之東北方之下者
陪阿蛙蠪躍之西方之下者則泆陽處之水有罔象丘
有萃山有䕫埜有方皇澤有委虵委虵其大如轂其長
如轅紫衣而朱冠惡聞雷車之聲則捧其首而立見之
者殆乎霸履水神髻竈神阿蛙蠪狀如小兒泆陽豹頭/馬尾罔象大耳長臂萃文身五采䕫一足方
皇如虵兩頭/皆神名莊子
涸澤數百嵗生慶忌慶忌者其狀若人其長四寸衣黄
[014-22a]
衣冠黄冠戴黄盖乗小馬好疾馳以其名呼之可使千
里之外一日反報此涸澤之精也涸川之精者生於蟡
蟡者一頭而兩身其形若虵其長八尺以其名呼之可
以取魚鼈此涸川水之精也韓/子
吳孫皓時臨海得毛人山海經云山精如人而有毛此
蔣山精也故抱朴子曰山之精形如小兒而獨足足向
後喜來犯人其名曰蚑知而呼之即當自却耳一名曰
超空可兼呼之又或如鼓赤色一足其名曰渾又或如
[014-22b]
人長九尺衣裘戴笠曰金累又或如龍有五色赤角名
曰飛龍見之皆可呼其名不敢為害𤣥中記山精如人
一足長三四尺食山蟹夜出晝藏異/苑
厠之精名曰倚衣青衣持白杖知其名呼之者除不知
其名呼之則死又築室三年不居其中有滿則長二尺
見人則掩面見之有福又其精名忽長七尺見者有福
又築室三年不居其中有小兒長三尺而無髮見人則
掩鼻見之有福火之精名曰必方狀如鳥一足以其名
[014-23a]
呼之則去水之精名曰罔象其狀如小兒赤目黒色大
耳長爪以索縳之則可得烹之吉門之精名曰野狀如
侏儒見之則拜以其名呼之宜飲食故澤之精名曰冕
其狀如虵一身兩頭五采文以其名呼之可使取金銀
故廢丘墓之精名曰無狀如老役夫衣青衣而操杵好
舂以其名呼之使人宜禾穀故道徑之精名曰忌狀如
野人行歌以其名呼之使人不迷故車之精名曰寜野
狀如輼車見之傷人目以其名呼之不能傷在道之精
[014-23b]
名曰作器狀如丈夫善眩人以其名呼之則去故臼之
精名曰意狀如豚以其名呼之則去故井故淵之精名
曰觀狀如美女好吹簫以其名呼之則去故臺屋之精
名曰兩貴狀如赤狗以其名呼之使人目明左右有山
石水生其澗水出流千嵗不絶其精名曰喜狀如小兒
黒色以其名呼之使取飲食三軍所戰精名曰賔滿其
狀如人頭無身赤目見人則轉以其名呼之則去故水
石者精名慶忌狀如人乗車盖一日馳千里以其名呼
[014-24a]
之則可使入水取魚丘墓之精名曰狼鬼善與人鬬不
休為桃棘矢羽以鵄羽以射之狼鬼化為飄風脱履捉
之不能化也故市之精名曰問其狀如囤而無手足以
其名呼之則去故室之精名曰傒龍狀如小兒長一尺
四寸衣黒衣赤幘大冠帶劍持㦸以其名呼之則去山
之精名䕫狀如鼔一足如行以其名呼之可使取虎狼
豹故牧弊池之精名曰髠頓狀如牛無頭見人則逐人
以其名呼之則去夜見堂下有鬼被髮走物惡之精名
[014-24b]
曰溝以其名呼之則無咎故溷之精名曰卑狀如美女
而持鏡呼之知愧則去也白澤/圖
河精者人頭魚身師曠時所受䜟也宋/書
或以三皇天文召司命司危五嶽之君阡陌亭長六丁
之靈皆使人見之而對問以諸事則吉凶昭然存諸掌
無逺近幽深咸可先知也或召六隂玉女其法六十日
而成成則長可役使或祭致八史八史者八卦之精也
亦足以預識未形矣或服葛花及秋芒麻勃刀圭方寸
[014-25a]
匕忽然如欲卧而聞人語之以所不覺之事吉凶立定
也或用明鏡九寸以上自照有所思存七日七夕則見
神仙或男或女或老或少一示之後心中自知千里之
外方來之事也明鏡或用一或用二謂之日月鏡或用
四謂之四規四規者照之時前後左右各施一也用四
規所見來神甚多或縱目或乗龍駕虎冠服采色不與
世同皆有經圖欲修其道當先暗誦所當致見諸神姓
名識其衣冠不爾則卒至而忘其神或能驚懼則害人
[014-25b]
也為之率欲得靜漠幽閑林麓之中外形不驚目外聲
不入耳其道必成也三童九女節夀君九首虵軀百二
十官雖來不得熟視也或有問之者或有訶怒之者亦
弗荅也或有侍從暐曄力士甲卒乗龍駕虎簫鼓嘈嘈
勿舉目與言也但諦念老君真形老君真見形則起再
拜也老君真形者思之姓李名聃字伯陽身長九尺黄
色深嘴隆鼻秀眉長五寸耳長七寸額有三理上下赤
足有八卦以神龜為牀金樓玉堂白銀為堦五色雲為
[014-26a]
衣重疊之冠鋒鋋之劍從黄金百二十人左有十二青
龍右有二十六白虎前有二十四朱雀後有七十二𤣥
武前道十二窮竒後從三十六辟邪雷電在上晃晃昱
抱朴子則又云執八嵗威之節佩老/子玉䇿 山神可使豈敢為害乎
依七佛經云若有人能受持五戒感得二十五神侍衛
殺戒有五神一名波吒羅二名摩𨚗斯三名婆睺𨚗四
名呼奴吒五名頗羅吒盗戒有五神一名法善二名佛
奴三名僧善四名廣額五名慈善婬戒有五神一名貞
[014-26b]
潔二名無欲三名淨潔四名無染五名蕩滌妄戒有五
神一名美㫖二名實語三名質直四名直答五名和合
語飲酒戒有五神一名清素二名不醉三名不亂四名
無失五名䕶戒法苑/珠林
庖羲氏使鬼物以致羣祠以犧牲登薦百神則祭祀之
始也拾遺/記
炎慶甲者古之炎帝也今為北太帝君天下鬼神之主
真/誥
[014-27a]
黄帝㑹鬼神於泰山駕象車六蛟龍墨/子
少昊以金徳王母曰皇娥處璇宫而夜織或乗桴木而
晝游經歴窮桑滄茫之浦時有神童容貌絶俗稱為白
帝之子即太白之精降乎水際與皇娥讌戲奏㛐娟之
樂游漾忘歸窮桑者西海之濵有孤桑之樹直上千尋
葉紅椹紫萬嵗一實食之後天而老帝子與皇娥汎於
海上以桂枝為表結薫茅為旌刻玉為鳩置於表端言
鳩知四時之候今之相風此之遺象也帝子與皇娥竝
[014-27b]
坐撫桐峯梓瑟皇娥倚瑟而清歌曰天清地曠浩茫茫
萬象迴薄化無方浛天蕩蕩望滄滄乗桴輕漾着日旁
當期何所至窮桑心知和樂悦未央俗謂遊樂之處為
桑中也白帝子荅歌曰四維八埏𣺌難極驅光逐影窮
水域璇宫夜靜當軒織桐峯文梓千尋直伐梓作器成
琴瑟清歌流暢樂難極滄湄海浦來棲息及皇娥生少
昊號曰窮桑氏亦曰桑丘氏至六國時桑丘氏著隂陽
書即其餘裔也拾遺/記
[014-28a]
禹鑿龍關之山亦謂之龍門至一空巖深數十里幽暗
不可復行禹乃負火而進有獸狀如豕啣夜明之珠其
光如燭又有青犬行吠於前禹計可十里迷於晝夜既
覺漸明見向來豕犬變為人形皆着𤣥衣又見一神虵
身人面禹因與語神即示禹八卦之圖列於金版之上
又有八神侍側禹曰華胥生聖子是汝耶答曰華胥是
九河神女以生余也乃探玉簡授禹長一尺二寸以合
十二時之數使量度天地禹即執持此簡以平定水土
[014-28b]
虵身之神即羲皇也上/
禹治水三至桐栢山驚風迅雷石號木鳴五伯擁川天
老肅兵不能興禹怒召集百靈搜命䕫龍桐栢千君長
稽首請命禹因囚鴻䝉氏商章氏兠氏盧氏犂婁氏乃
獲淮渦水神名無支祈善應對言語辨江淮之淺深原
隰之逺近形若猿猴縮鼻髙額青軀白首金目雪牙頸
伸百尺力踰九象禹授之童律不能制授之烏木田不
能制授之庚辰能制鴟脾桓胡木魅水靈山妖石怪奔
[014-29a]
號藂繞以千數庚辰持㦸逐去頸鎖大索鼻金鈴徙之
淮陽之龜山足下禆淮水永安流注海也古嶽/凟經
禹理洪水觀於河見白面長人魚身出曰吾河精也授
禹河圖而還於淵中尸/子
僕躬耕南陽之畝遂䝉劉氏顧草廬勢不可郤計善事
之於是情好日密相拉總師趨蜀道履黄牛因覩江山
之勝亂石排空驚濤拍岸歛巨石於江中崔嵬巑岏列
作三峯平治洚水順遵其道非神扶助於禹人力奚能
[014-29b]
致此耶僕縱步環覽乃見江左大山壁立林麓峰巒如
畫熟視大江重複石壁間有神像影現焉鬢髮鬚眉冠
裳宛然如彩畫者歬竪一旌旗右駐一黄犢猶有董工
開導之勢古𫝊所載黄龍助禹開江治水九載而功成
信不誣也惜乎廟貌廢去使人太息神有功助禹開江
不事鑿斧順濟舟航當廟食兹土僕復而興之再建其
廟號目之曰黄牛廟以顯神功諸葛亮黄/陵廟記
昔三苗大亂天命夏禹於𤣥宫有大神人面鳥身降而
[014-30a]
福之司禄益食而民不饑司金益富而固家實司命益
年而民不夭四方歸之禹乃克三苖而神民不違隋巢/子
伯益字隤敳為唐澤虞是為百蟲將軍今鞏洛嵩山有/百蟲將軍廟是
也自漢有之水經云晉元康/五年七月順人吳義復立
夏桀時天乃命湯於釃宫有神來告曰夏徳大亂徃攻
之予必使汝乃戡之墨/子
有神降於莘王問内史過曰是何故也對曰昔夏之興
也祝融降於崇山其亡也囘禄信於聆隧商之興也檮杌
[014-30b]
次於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周之興也鸑鷟鳴於岐山
其衰也杜伯射王于鄗是皆明神之志者也昔昭王娶
於房曰房后實有爽徳協於丹朱丹朱馮身以儀之生
穆王焉實臨照周之子孫而禍福之國/語
湯時有神牽白狼啣鈎入朝乃東觀沈璧於洛獲黄魚
黒玉之瑞世/紀
武王伐紂都洛邑未成隂寒雨雪十餘日深丈餘甲子
平旦不知何五丈夫乗五車從兩騎止門外欲謁武王
[014-31a]
武王將不出見大公曰不可雪深丈餘而車騎無跡恐
是聖人王使太師尚父謝五大夫曰賔幸臨之失不先
問方修法服太師尚父使人持一器粥出進五車兩騎
曰大夫在内方對天子天寒故進熱粥以御寒未知長
幼從何起兩騎曰先進東海君次河伯風伯雨師粥既
畢使者具以告尚父尚父告武王曰客可見矣武王曰
諸神各有名乎師尚父曰南海神名祝融北海神名𤣥
㝠東海神名勾芒西海神名蓐收河伯名馮修請使謁
[014-31b]
者各以其名召之武王乃於殿上謁者於殿下門外引
祝融進五神皆驚相視而歎祝融拜武王王曰天隂乃
逺來何以教之神曰王伐殷立周謹來受命願勅風伯
雨師各使奉其職武王曰予歳時亦無廢禮焉太公/金匱
武王問太公曰天下神來甚衆恐有試者何以待之太
公曰請樹槐於王門内有益者入無益者距之上/
天子西征鶩行至於陽紆之山河伯無夷之所都居穆/天
子/傳
[014-32a]
關中有金魚神周平王時十旬不雨祭此神俄生涌泉
魚躍降雨述異/記
儒家之徒董無心墨家之徒躔子相見講道躔子稱墨
家右鬼神是引秦繆公有明徳上帝賜之九年董子難
以堯舜不賜年桀紂不夭死而秦穆晉文言之夫謬者
誤亂之名文者徳惠之表有誤亂之行天賜之年有徳
惠之操天奪其命乎論/衡
虢公夢在廟有神人面白毛虎爪執鉞立於西阿公懼
[014-32b]
而走神曰無走帝命曰使晉襲於爾門公拜稽首覺召
史嚚占之對曰如君之言則蓐收也天之刑神也天事
官成公使囚之且使國人賀夢舟之僑告其諸侯曰衆
謂虢亡不乆吾今乃知之君不度而賀大國之襲於己
何瘳吾聞之曰大國道小國襲焉曰報小國傲大國襲
焉曰誅民疾君之侈也是以遂於逆命今嘉其夢侈心
展是天奪之鑑而益其疾民疾其態天又誑之大國來
誅出令而逆宗國既卑諸侯逺己内外無親其誰云救
[014-33a]
之吾不忍族也將行以其族適晉六年虢乃亡國/語
晉平公至澮上見人乗白驂八駟以來有狸身而狐尾
去其車而隨公之車公問師曠師曠曰狸身而狐尾其
名曰首陽之神飲酒於霍泰山而歸其逢君於澮乎君
其有喜焉古文/瑣語
晉侯有疾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且問疾叔向問焉曰
寡君之疾病卜人曰實沉臺駘為祟史莫之知敢問此
何神也子産曰昔髙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
[014-33b]
居於曠林不相能也日尋干戈以相征討后帝不臧遷
閼伯於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為商星遷實沈於大
夏主參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其季世曰唐叔虞當武
王邑姜方震大叔夢帝謂己余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
屬諸參而蕃育其子孫及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
之及成王滅唐而封大叔焉故參為晉星由是觀之則
實沈參神也昔金天氏有裔子曰為𤣥㝠師生允格
臺駘臺駘能業其官宣汾洮障大澤以處犬原帝用嘉
[014-34a]
之封諸汾州沈姒蓐黄實守其祀今晉主汾而滅之矣
由是觀之則臺駘汾神也左/傳
鄭子産聘於晉晉侯有疾韓宣子逆客私焉曰寡君寢
疾於今三月矣並走羣望有加而無瘳今夢黄入於
寢門其何厲鬼也對曰以君之明子為大政其何厲之
有昔堯殛鯀于羽山其神化為黄以入于羽淵實為
夏郊三代祀之晉為盟主其或者未之祀也乎韓子祀
夏郊晉侯有間賜子産莒之二方鼎上/
[014-34b]
齊景公伐宋過泰山夢見二人怒公恐謂泰山之神晏
子以宋祖湯與伊尹為言其狀湯姿容多髭鬚伊尹黒
而短即此夢也景公進軍不聽車轂毁公恐乃散軍不
伐宋物異志揚晏子云湯質晳而長顔以髯兊上豐下/倨身而 聲伊尹黒而短蓬而髯豐上兊下僂身
而下聲大又璅語作盤庚伊尹云盤庚長/九尺餘 下小上白而髯好仰而聲上
鄭繆公晝日處廟有神人面鳥身素服面狀方正繆公
大懼神曰無懼帝厚汝明徳使錫汝夀十年使若國昌
公問神名曰予為勾芒也墨子/
[014-35a]
孔子生夜有二蒼龍自天而下來附徵在之房因夢而
生孔子有二神女擎香露於空中而來以沐浴徵在又
有五老列於徵在之庭則五星之精也拾遺/記
孔子母徵在遊大冢之坡睡夢黒帝使請與己交語曰
女乳必於空桑之中春秋孔/演圖
項槖魯人十嵗而亡時人尸而祝之號小兒神圖/經
孟子生時其母夢神人乗雲自泰山來將止於嶧母疑
視乆之忽片雲墜而寤時閭巷皆見有五色雲覆孟子
[014-35b]
之居焉
屈原以忠見斥隠於沅湘披蓁茹草混同禽獸采栢實
以和桂膏用養心神被王逼逐乃赴清泠之水楚人思
慕謂之水仙其神遊於天河精靈時降湘浦楚人為之
立祠拾遺/記
昔秦漢二代大興祈禱所祭太乙神陳寳八仙之屬動
用牛羊穀帛錢費億萬了無所益况於匹夫徳之不備
體之不養而欲以三牲酒肴祝愿鬼神以索延年惑亦
[014-36a]
甚矣抱朴/子
秦時丹陽縣湖側有梅姑廟生時有道術能著履行水
上後負道法夫怒殺之投屍于水乃隨波漂流至今廟
處巫人常令殯殮不須墳塟即時有方頭漆棺在祠堂
下晦望之日時見霧中曖然有著履形廟左右不得取
魚射獵輙有迷徑溺沒之患巫云姑既傷死所以惡見
殘殺法苑/珠林
秦始皇作石橋欲過海觀日所出處𫝊云時有神能驅
[014-36b]
石下海陽城十一山今盡起立嶷嶷東傾如相隨形狀
又云石去不速神人輙鞭之皆流血石莫不悉赤至今
猶爾秦皇于海中作石橋或云海神為之竪柱始皇感
其惠乃通敬于神求與相見神云我形醜約莫圖我形
當與帝㑹始皇乃從石橋入三十里與神相見帝左右
有巧者潛以脚畫神怒曰帝負約可速去始皇即轉馬
前脚猶立後脚隨崩僅得登岸三齊/要㑹
秦始皇與神女遊忤其㫖唾之生瘡始皇怖謝乃為出
[014-37a]
温湯洗除辛氏三/秦記
武帝時迷於鬼神尤信越巫董仲舒數以為言武帝欲
驗其道令巫詛仲舒仲舒朝服南面誦詠經論不能傷
害而巫者忽死風俗/通
漢武帝在甘泉宫有玉女降常與帝圍棋帝乃逼之玉
女因唾帝面而去遂病瘡經年漢書云避暑甘泉宫此
其時也幽明/録
漢武帝宴於未央方噉黍忽聞人語云老臣冒死自
[014-37b]
訴不見其形尋覔良乆梁上見一老翁長八九寸面目
鬚髮皓白拄杖僂步篤老之極帝問曰叟姓字何
居在何處何所病苦而來訴朕翁縁柱而下放杖稽首
嘿而不言因仰頭視屋俯指帝脚忽然不見帝駭愕不
知何等乃曰東方朔必識之於是召方朔以告朔曰其
名為藻水木之精夏巢幽林冬潛深河陛下頃日頻興
造宫室斬伐其居故來訴耳仰頭看屋而復俯指陛下
脚者足也願陛下宫室足於此帝感之既而息役幸瓠
[014-38a]
子河聞水底有絃歌聲前梁上翁及年少數人絳衣素
帶纓佩甚鮮皆長八九寸有一人長尺餘凌波而出衣
不霑濡或有挾樂器者帝方食為之徹膳命列坐於食
案前帝問曰聞水底樂奏為是君耶老翁對曰老臣前
昩死歸訴幸䝉陛下天地之施即息斧斤得全其居不
勝歡喜故私相慶樂耳帝曰可得奏樂否曰故齎樂來
安敢不奏長人便絃而歌歌曰天地徳兮垂至仁愍幽
魄兮停斧斤保窟宅兮庇微身願天子兮夀萬春歌聲
[014-38b]
大小無異於人清徹遶越梁棟又二人鳴管撫節調契
聲諧帝歡悦舉觴竝勸曰不徳不足當雅貺老翁等並
起拜受爵各飲數升不醉獻帝一紫螺殻中有物狀如
牛脂帝問曰朕闇無以識此物曰東方生知之耳帝曰
可更以珍異見貽老翁顧命取洞穴之寳一人受命下
沒淵底倐忽還到得一大珠徑數寸明耀絶世帝甚愛
翫翁等忽然而隠帝問朔紫螺殻中何物朔曰是蛟龍
髓以傅面令人好顔色又女子在孕産之必易㑹後宫
[014-39a]
産難者試之殊有神效帝以脂塗面便悦澤又曰何以
此珠名洞穴珠朔曰河底有一穴深數百丈中有赤蚌
蚌生珠故以名焉帝既深歎此事又服朔之竒識上/
蜀有迴復水江神嘗流殺人文翁為守祠之勸酒不盡
拔劍擊之遂不為害水經/注
初宣帝時隂子方者至孝有仁恩臘日晨炊而竈神形
見子方再拜受慶家有黄羊因以祀之自是暴冨後漢/書
文選注引王褒碧雞頌曰持節使者王褒謹拜南崖敬
[014-39b]
移金精神馬縹碧之雞云云/歸來歸來漢徳無疆廣乎
唐虞澤配三皇黄龍見兮白虎仁歸來歸來可以為倫
歸來翔兮何事南荒
茂陵富人袁廣漢藏鏹巨萬家僮八九百人於北邙山
下築園東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内搆石為山
髙十餘丈連延數里養白鸚鵡紫鴛鴦牦牛青兕竒禽
怪獸委積其間移沙為洲嶼激水為波潮其中置江鷗
海鶴孕雛産鷇延漫林池竒樹異草靡不具植屋皆徘
[014-40a]
徊連屬重閣修廊行之移晷不能徧也所親或以僣侈
戒之廣漢傲然不從其家常祀太一神一夕假寐忽見
神告之曰不即歛戢且禍及既覺終不能從後竟被誅
西京/雜記
習郁為侍中時從光武幸黎丘與帝通夢見蘇山神光
武嘉之拜大鴻臚録其前後功封襄陽侯使立蘇嶺祠
刻二石鹿俠神道百姓謂之鹿門廟或呼蘇嶺山為鹿
門山㐮陽耆/舊傳
[014-40b]
漢朱遵仕郡功曹公孫述僣號遵擁郡人不伏述攻之
乃以兵拒述埋車絆馬而戰死光武追贈輔漢將軍吳
漢表為置祠一曰遵失首退至此地絆馬訖以手摸頭
始知失首於是士人感而義之乃為置祠號為健兒廟
後改勇士廟新漢縣/圖記
第五公誅除妖道而既夀且貴宋廬江罷除山祭而福
禄永終文翁破水靈之廟而身吉民安魏武禁淫祀之
俗而洪慶來格抱朴/于
[014-41a]
汝南鮦陽有於田得麏者其主未徃取也商車十餘乗
經澤中行望見此麏著繩因持去持一鮑魚置其處有
頃其主徃不見所得麏反見鮑魚澤中非人道路怪其
如是大以為神轉相告語治病求福多有效騐因為起
祠舍衆巫數十幃帳鐘鼔方數百里皆來禱祀號鮑君
神其後數年鮑魚主來歴祠下尋問其故曰此我魚也
當有何神上堂取之遂從此壊風俗通重李君/事同不 録
范丹少為尉從佐使檄謁督郵丹有志節自恚為厮役
[014-41b]
小吏及於陳留大澤中殺所乗馬捐棄官幘詐逢劫者
有神下其家曰我范史雲也為劫人所殺疾取我衣於
陳留大澤中家取得一幘丹遂之南郡轉入三輔從英
賢遊學十三年乃歸家人不復識焉陳留人高其志行
及歿號為貞節先生搜神/記
漢時泰山黄原平旦開門忽見一青犬在門外伏守備
如家養原紲犬隨隣里獵日垂夕見一鹿便放犬犬行
甚遲原絶力逐終不及行數里至一穴入百餘步忽有
[014-42a]
平衢槐栁列植垣牆迴匝原隨犬入門列房可有數十
間皆女予姿容妍媚衣裳鮮麗或撫琴瑟或執博碁至
北閣有三間屋二人侍直若有所伺見原相視而笑云
此青犬所引至妙音婿也一人留一人入閣須臾有四
婢出稱太真夫人白黄郎有一女年已弱笄㝠數應為
君婦既暮引原入内有南向堂堂前有池池中有臺臺
四角有徑尺穴穴中有光照暎帷席妙音容色婉妙侍
婢亦美交禮既畢宴寢如舊經數日原欲暫還報家妙
[014-42b]
音曰神人道異本非乆居至明日解佩分袂臨堦涕泣曰
後㑹無期深加愛敬若能相思三月旦可修齋戒四婢
送出門半日至家情念恍惚每至期常見空中有軿車
彷彿若飛
漢中有鬼神欒侯常在承塵上喜食鮓菜能知吉凶甘
露中大蝗起所經處禾稼輙盡太守遣使告欒侯祀以
鮓菜侯謂史曰蝗虫小事輙當除之言訖翕然飛出吏
髣髴其狀類鳩聲如水鳥吏還具白太守即果有衆鳥
[014-43a]
億萬來食蝗䖝須臾皆盡列異/𫝊
龍舒陵亭有一大樹髙數十丈黄鳥十數巢其上時乆
旱長老共相謂曰彼樹常有黄氣或有神靈可以祈雨
因以酒脯徃亭中有寡婦李憲者夜起室中忽見一繡
衣婦人曰我樹神也以汝性潔佐汝為生來朝父老皆
欲祈雨吾有求之於帝至明日日中果大雨遂立為祠
憲曰諸卿在此吾近居水當致少鯉魚言訖有鯉數十
頭飛集堂下坐者莫不驚悚如此嵗餘神曰將有大兵
[014-43b]
今辭汝去留一玉環曰持此可以避難後袁術劉表相
攻龍舒之民皆流去惟憲里不被兵搜神/記
南州人有遣吏獻犀簮于孫權者舟過宫亭湖廟而乞
靈焉神忽下教曰須汝犀簮吏惶遽不敢應俄而犀簮
已前列矣神復下教曰俟汝至石頭城反汝簮吏不得
已遂行自分失簮且得死罪比達石頭忽有大鯉魚長
三尺躍入舟剖之得簮
諸葛恪為丹陽太守出獵兩山之間有物如小兒伸手
[014-44a]
欲引人恪令伸之曰去故地即死既而參佐問其故以
為神明恪曰此事在白澤圖内曰兩山之間其精如小
兒見人則伸手欲引人名曰傒囊引去故地則死諸人
未之見也並/上
司馬懿拜司空日有人叩門請見自稱白虎使者衣白
衣懐中探一物内懿手中戒曰兩世慎勿開墓中絶言
訖不見懿曰此或數也遂開視之乃一金龍子長三四
尺背上有銘云父子從我受重火至武帝受禪世墓中
[014-44b]
絶𤣥帝渡江都建業獨異/志
孝武帝逰于清暑殿有人黄衣自號天泉池神名淋岑君謂
帝曰若見善待當福佑之帝怪恐授以佩刀神怒曰君為不道
當使知之因不見遂聞鼔鼙之響而去帝乃請大沙門為齋轉
誦見一臂長二丈來摸經案甚怪之後帝與宫妓汎龍舟宴
飲于池有慢色神乃見形攀龍舟沈帝遂溺死圖/經
鳥傷陳氏有女未醮著履徑上大楓樹顛了無危懼顧
曰我應為神今便長去惟左蒼右黄當暫歸耳家人悉
[014-45a]
出見之舉手辭訣於是飄聳輕越極睇乃沒人不了蒼
黄之意每春輙以蒼狗秋黄犬設祀於樹下異/苑
汝陽有彭氏墓近大道墓口有一石人田家老母到市
買數片餌以歸天熱過䕃彭氏墓口樹下以所買餌暫
著石人頭上及去忘取之後來者見石人頭上有餌求
而問之或人調云此石人有神能治病病愈者以餌來
謝之如此轉以相語云頭痛者摩石人頭腹痛者摩石
人腹亦還以自摩無不愈者遂千里來就石人治病初
[014-45b]
具雞豚後用牛羊為立帷帳管絃不絶如此數年前忘
餌母聞之乃為人説無復徃者抱朴/子
西門豹之神夢交於茍氏而生苻堅
建康小吏曹著見廬山夫人夫人命女婉與著相見婉
見著欣悦命婢瓊林取琴出婉撫琴歌云登廬山兮鬱
嵯峨晞陽風兮拂紫霞招若人兮濯靈波欣良運兮暢
雲柯彈鳴琴兮樂莫過雲龍㑹兮樂太和著意不安屢
求去婉垂涕為别并贈織成禈衫搜神/記
[014-46a]
晉太元中謝家沙門竺曇遂年二十餘白晳端正嘗行
經青溪廟前過因入廟中看暮歸夢一婦人來語云君
當來作我廟中神不復乆曇遂夢問婦人是誰婦人云
我是青溪中姑如此一月許便病臨死謂同學年少曰
我無福亦無大罪死乃當作青溪廟中神諸君行便可
過看之既死後諸年少道人詣其廟既至便靈語相勞
問音聲如昔時臨去云乆不聞唄思一聞之其伴慧覲
便為作唄訖其猶唱讃語云岐路之訣尚有悽愴况此
[014-46b]
之乖形神分散窈㝠之歎情何可言既而歔欷不自勝
諸道人等皆為流涕續搜/神記
晉明時獻馬者夢河神請之及至與帝夢同即投河以
奉神始太傅禇褒亦好此馬帝云已與河神及禇公卒
軍人見公乗此馬矣孔約/志怪
徐登趙昞貴尚清儉祀神以東流水削桑皮以為脯搜/神
記/
永嘉中有神見兖州自稱樊道基有嫗號成夫人夫人
[014-47a]
好音樂能彈箜篌聞人絃歌輙便起舞上/
廬江匡先生廟舟人徃來致禱能分風送之晉曹毗詩
云分風為二擘流為兩海/録
豫章有戴氏女乆病不差見一小石形像偶人女謂曰
爾有人形豈神能差我宿疾者吾將重汝其夜夢有神
告之吾將祐汝自後疾漸差遂為立祠山下戴氏為巫
故名戴侯祠搜神/記
晉揚州江畔有亭湖神嚴峻甚惡于時有一客僧婆羅
[014-47b]
門名曰法藏善能持咒辟諸邪毒並皆有騐别有小僧
就藏學呪經於數年學業成就故詣亭湖神廟止宿誦
呪伏神其夜見神遂致殞命藏師聞弟子誦呪致死懐
忿自來夜到神廟瞋意誦咒神來出見自亦致死同寺
有僧每恒受持般若聞師徒並亡遂來神所於廟夜誦金
剛般若至夜半中聞有風聲極大迅速之間見有一物
其形偉大眼光如電經師端坐正念誦經神來至師前右
膝著地聽經訖師問神曰檀越是何神靈初來猛峻後
[014-48a]
乃容豫神答曰弟子惡業報得如是是此湖神然甚信
敬經師又問若神信敬何意前二師並皆打死荅云前
二師死者為不能受持大乘經典瞋心誦呪見弟子來
專誦惡語欲降弟子弟子不伏于時二師見弟子形惡
自然怖死亦非弟子故殺二僧左近道俗見歬二僧被
殺謂經師亦死相率徃看且見平安容儀歡泰時人甚
怪競共問由具荅前意實因般若威力聖教不虛法苑/珠林
釋僧稠常於鵲山靜處感神來嬈抱肩築腰氣噓頂上
[014-48b]
稠以死要心因證心定九日不起梁髙/僧傳
晉始豐赤城山有支曇蘭青州人蔬食樂禪晉太元中
遊剡後憩始豐赤城山見林泉清曠居之忽見一人長
數丈呼蘭令去又見諸異形禽獸以駭蘭見蘭恬然自
得乃屈膝云珠欺王是家舅今徃韋鄉山就之推此處
以相奉爾後三年忽見車騎隠隠從者彌峰俄而有人
著幘稱珠欺王通既前從其妻子男女等二十三人並
形貌端正有逾於世既至蘭所暄涼訖蘭問住在何處
[014-49a]
荅云樂安縣韋鄉山乆服夙聞今與家累仰投乞受歸
戒蘭即受之受法竟襯錢一萬密二器辭别而去便聞
鳴笳動天響振山谷法苑/珠林
沛國戴文諶居陽城山有神降妻焉諶疑是妖魅神已
知之便去遂見作一五色鳥白鳩數十枚從有雲覆之
遂不見搜神/記
益州之西雲南之東有神祠尅山石為室下有人奉祠
之自稱黄公因言此神張良所受黄石公之靈也清淨
[014-49b]
不烹殺諸祈禱者持一百錢一雙筆一丸墨石室中前
請乞先聞石室中有聲須臾問來人何欲既言便具語
吉凶不見其形至今如此上/
苻堅入冦㑹稽王道子以威儀鼓吹求於鍾山之神奉
以相國之號及堅至夀春望八公山草木皆類人形若
有力焉晉/書
臨海羅陽縣有神自稱王表語言飲食與人無異然不
見其形又一婢名績紡遣中書郎李崇賫輔國將軍羅
[014-50a]
陽縣印綬迎表表隨崇俱出所歴山川輙遣婢與其神
相聞表至權於蒼龍門外為立第舍表説水旱小事徃
徃有騐吳/志
宫亭湖孤石廟嘗有估客下都經其廟下見二女子云
可為買兩量絲履自相厚報估客至都市好絲履并廂
盛之自市書刀亦内廂中既還以廂及香置廟中而去
忘取書刀至河中流忽有鯉魚跳入船内破魚腹得書
刀焉搜神/記
[014-50b]
有商人區明者過彭澤湖有車馬出自稱青洪君要明
過厚禮之問何所須有人敎明但乞如願及問以此言
荅青洪君甚惜如願不得已許之乃其婢也既而送出
自稱商人或有所求如願並為即得後至正旦如願起
晩乃打如願如願走入糞中商人以杖打糞掃喚如願
竟不還也録異/記
陶侃家童子千餘人嘗得胡奴不喜言嘗黙坐侃一日
出郊奴執鞭以隨胡僧見而驚禮云此海山使者也侃
[014-51a]
異之至夜失奴所在異/苑
王猛少貧賤鬻畚為事嘗至洛陽貨畚有人於市貴買
其畚云家近在此可隨我取直隨去忽至深山此人曰
且住當先啟道君須臾猛進見一公踞胡床頭白將從
十許人有一人引猛云大司馬公可進猛因拜老公公
曰王公何縁拜即發人送猛出山既出顧視乃嵩髙山
晉中/興書
顧劭為豫章禁淫祀毁諸廟至廬山廟一郡悉諫不從
[014-51b]
夜有人經前狀若方相云是廬山君劭要之入坐與談
春秋燈盡燒左傳以續之鬼欲凌劭劭神氣湛然鬼返和
遜求復廟劭笑而不荅鬼怒曰三年内君必衰當此時
相報如期劭果病咸勸復廟劭曰邪豈勝正終不聽遂
商芸/小紀
藺啟之家在南鄉有樗蒲婁廟啟之有女名僧暴死一夕
而寤云樗蒲君遣婢迎僧坐斗帳中仍陳盛筵以金銀
為俎案五色玉為杯椀與僧共食一宿而醒也上/
[014-52a]
陳後主禎明二年有神自稱老子遊於都下與人對語
而不見形吉凶多騐得酒輒飲之經三四年乃去有船
下忽聞人言明年亂視之得死嬰兒長三尺而無頭明
年陳亡南/史
宋咸寜中太常卿韓伯子某㑹稽内史王藴子某光禄
大夫劉耽子某同遊蔣山廟有數婦人像甚端正某等
各指像以妻匹配戲弄之即以其夕三人同夢蔣侯遣
𫝊敎相聞曰家子女甚醜陋而隈䝉榮顧輙尅某月某
[014-52b]
日悉相迎某等以其夢指適異常試徃相問而果各得
此夢符協如一於是大懼備三牲詣廟謝罪乞哀又俱
夢蔣侯親來降已曰君等既以顧之實幸今剋期坐及
豈容君等中悔經少時並亡
㑹稽趙文韶宋元嘉中為東扶侍廨在清溪中橋清夜
步月悵然思歸乃倚門唱烏飛曲忽有青衣詣門曰女
郎聞歌聲有悦人者逐月遊戲故遣相問須臾女郎至
年可十八九許容色絶妙謂文韶曰聞君善歌能為作
[014-53a]
一曲否文韶為歌草生盤石下聲甚清美女郎顧青衣
取箜篌鼓之泠泠似楚曲又令侍婢歌繁霜自脱金簪
扣箜篌和之婢乃歌云日暮風吹葉落依枝丹心寸意
愁君未知又云歌闋夜已乆繁霜侵曉幕何意空相守
坐待繁霜落將旦别去以金簪遺文韶文韶亦贈以銀
盌及琉璃匕明日於清溪廟中得之乃知昨所見青溪
小姑也廣陵蔣子文嘗為秣陵尉擊賊傷而死吳孫權
時封中都侯立廟鍾山清溪小姑者蔣侯第三妹云
[014-53b]
沈警字𤣥機吳興武康人也美風調善吟咏為梁東宫
常侍名著當時每公卿宴集必致騎邀之語曰𤣥機在
席顛倒賔客其推重如此後荆楚陷沒入周為上柱國
奉使秦隴途過張女郎廟旅行多以酒餚祈禱警獨酌
水具祝詞曰酌彼寒泉水紅芳掇岩谷雖致之非遙而
荐之隨俗丹誠在此神其感録既暮宿𫝊舍憑軒望月
作鳯將雛含嬌曲其詞曰命嘯無人嘯含嬌何處嬌徘
徊花上月空度可憐宵又續為歌曰靡靡春風至㣲㣲
[014-54a]
春露輕可惜關山月還成無用明吟畢聞簾外嘆賞之
聲復云閒宵豈虛擲明月豈無明音㫖清婉頗異于常
忽見一女子褰簾而入拜云張女郎姊妹見使致意警
異之乃具衣冠未離坐而二女已入謂警曰跋涉山川
因勞動止警曰行役在途春宵多感聊因唫咏稍遣旅
愁豈意女郎猥降仙駕願知伯仲二女郎相顧而微笑
大女郎謂警曰妾是女郎妹適廬山夫人長男指小女
郎云適衡山府君小子並以生日同覲大姊屬大姊今
[014-54b]
朝層城未旋山中幽寂良夜多懐輙欲奉屈無憚勞也
遂攜手出門共登一輜軿車駕六馬馳空而行俄至一
處朱樓飛閣備極煥麗令警止一水閣香氣自外入内
簾幌多金縷翠羽間以珠璣光照滿室須叟二女郎自
閣後冉冉而至揖警就坐又具酒殽於是大女郎彈箜
篌小女郎援琴為數弄皆非人世所聞警嗟賞良乆願
請琴冩之小女郎笑而謂警曰此是秦繆公周靈王太子
神仙所製不可𫝊於人間警粗記數弄不復敢訪及酒
[014-55a]
酣大女郎歌曰人神相合兮後㑹難邂追相遇兮暫為
歡星漢移兮夜將䦨心未極兮且盤桓小女郎歌曰洞
簫響兮風生流清夜䦨兮管絃遒長相思兮衡山曲心
斷絶兮秦隴頭又題曰隴上雲車不復居湘川斑竹淚
沾餘誰念衡山烟霧裡空看雁足不𫝊書警歌曰義熙
曽歴許多年張碩凡得幾時憐何意今人不及昔暫來
相見更無縁二女郎相顧流涕警亦下淚小女郎謂警
曰蘭香姨智瓊姊亦嘗懐此恨矣警見二女郎歌詠極
[014-55b]
歡而未知密契所在警顧小女郎曰潤玉此人可念也
良乆大女郎命履與小女郎同出及門謂小女郎曰潤
玉可使伴沈郎寢警欣喜如不自得遂攜手入門已見
小婢前施卧具小女郎執警手曰昔從二妃遊湘川見
君于舜帝廟讀湘東碑此時想念頗切不意今宵得諧
宿願警亦備記此事執手欵叙不能自已小婢麗質前
致詞曰人神路隔别促㑹賒况姮娥妬人不肻留照織
女無賴已復斜河寸隂幾時何勞煩瑣遂掩户就寢備
[014-56a]
極歡昵將曉小女郎起謂警曰人神事異無宜卜晝大
姊已在門首警於是抱持置于膝共叙衷欵須臾大女
郎即復至前相對流涕不能自勝復置酒警又歌曰直
恁行人心不平𨚗宜萬里阻關情只今隴上分流水更
汎從來嗚咽聲警乃贈小女郎指環小女郎贈警金合
歡結歌曰結心纒萬縷結縷幾千迴結怨無窮極結心
終不開大女郎贈警瑤鏡子歌曰憶昔窺瑤鏡相望看
明月彼此俱照人莫令光彩滅贈荅極多不能備記粗
[014-56b]
憶數首而已遂相與出門復駕輜軿車送至廟下乃執
手嗚咽而别及至館懐中探得瑤鏡金縷結良乆乃言
於主人夜而失所在時同侣咸怪警夜有異香警後使
囘至廟中于神座後得一碧箋乃是小女郎與警書備
叙離恨書末有篇云飛書報沈郎尋已到衡陽若存金
石契風月兩相忘從此遂絶異聞/録
㑹稽山隂賀瑀字彦琚曽得疾不知人惟心下尚温居
三日乃蘇云吏將上天見官府府君居處甚嚴使人將
[014-57a]
瑀入曲房房中有層架其上有印及劍使瑀取之印雖意
所好短不及上層取劍以出問之子何得也瑀曰得劍
吏曰恨不得印可以驅䇿百神今得劍惟使社公耳疾
既愈每行即社公拜謁道下録異/傳
京兆董竒庭前有大樹隂暎甚佳後霖雨竒獨在家鄉
有小吏言大承雲府君來乃見承雲著通天冠長八尺
自稱為方伯某第三子有雋才方當與君周旋明日覺
樹下有異每晡後無人輙有一少年就竒語戲或命取
[014-57b]
飲食如是半年竒氣强壯一門無疾竒後適下墅其僕
客三人送䕶言樹材可用欲貨之郎常不聽今試共斬
斫之竒遂許之神亦自爾絶矣幽明/録
曇邕與弟子曇果澄思禪門嘗於一時果夢見山神求
受五戒果曰家師在此可徃諮受少時邕見一人著單
衣帢風姿端雅從者二十許人請受五戒邕以果先夢
知是山神乃為説法授戒神襯以外國匕筯禮拜辭别
倐忽不見至邕臨亡之日奔赴號踊神僧傳/
[014-58a]
平原縣西十里舊有社林南燕太上時有邵敬伯者家
于長白山有人寄敬伯一函書言我吳江使也令吾通
問于齊伯吾今須過長白幸君為通之仍教敬伯但至
社林中取樹葉投之于水當有人出敬伯從之果見人
引入伯懼水其人令敬伯閉目似入水中豁然宫殿宏
麗見一翁年可八九十坐水精牀發函開書曰裕興超
滅侍衛者皆圓眼具甲胄敬伯辭出以刀子贈敬伯曰
好去但持此刀當無水厄矣敬伯出還至社林中而衣
[014-58b]
裘初無沾濕其年宋武帝滅燕敬伯三年居兩河間夜
中忽大水舉村俱没唯敬伯坐一榻牀至曉著㟁敬伯
看之牀乃是一大黿也敬伯死刀子亦失世𫝊社林下
有河伯家酉陽/雜爼
河南陽起字聖卿少時疾瘧于社中得書一卷譴劾百
鬼法為日南太守母至厠上見鬼頭長數尺以告聖卿
聖卿曰此肅霜之神劾之來出變形如奴送書京師朝
發暮返作使當千人之力有與忿恚者聖卿遣神夜徃
[014-59a]
趣其牀頭持兩手張目正赤吐舌柱地其人怖幾死幽/㝠
録/
宋齊僧欽者江陵人也家門奉法年十許嵗時善相占
云年不過三六父母兄弟甚為憂懼僧欽亦増加勤敬
齋戒精苦至年十七宋景平末得病危篤家齋祈彌厲
亦淫祀求福疾終不愈時有一女巫云此郎福力猛盛
魔魎所不能親自有善神䕶之然病乆不差運命或將
有限世有揬命術少事天神頗曉其數當為君試効之
[014-59b]
於野中設酒脯之饋燒錢經七日七夕云始有感見見
諸善神方為此郎祈禱蒙益兩算矣病必得愈無所憂
也僧欽於是遂差彌加精至其後二十四年而終如巫
所言則一算十二年矣㝠祥/記
僧達返鄴京夜有神現身被黄服拜而跪曰弟子戴山
胡也王及三谷正備供養願不須還達曰在山利少在
京利多貧道觀機而動幸無遮止又經靜夜有推户者
稱曰山神之童曰日無暇今故叅拜并奉米糕一筐進
[014-60a]
而重曰僧無偏為禮佛之時請兼弟子名也神僧/傳
𤣥光見思大和尚後返錫江南屬本國舟艦附載離岸
時綵雲亂目雅樂沸空絳節霓旌𫝊呼空中聲云天帝
召海東𤣥光禪師光拱手避讓唯見青衣前導少選入
宫城且非人間宫府羽衛之設也無非鱗介參襍鬼神
或曰今日天帝降龍王宫請師説親證法門吾曹水府
䝉師利益既登寳殿次涉髙臺如問而談畧經七日然
後王躬送别其船汎洋不進光復登船船人謂經半日
[014-60b]
而已上/
宋文帝元嘉三年八月吳郡趙文昭字子業為東宫侍
講宅在清溪橋北與吏部尚書王叔卿隔牆南北當秋
夜對月臨溪唱烏棲之詞音㫖閑怨忽有一女子衣青
羅之衣絶美云王尚書小娘子欲來訪君文昭問其所
以荅曰小娘子聞君歌詠有怨曠之心著清涼之恨故
來願薦枕席言訖而至姿容絶世文昭迷悞恍惚盡忘
他志乃揖而歸從容密室命酒陳筵逓相歌送然後就
[014-61a]
寢至曉請去女解金纓留别文昭荅琉璃琖後數夜文
昭思之不已偶遊清溪神廟忽見所與琉璃盞在神女
之後及顧其神與畫侍女並是同宿者八朝窮/怪録
餘杭縣南有上湖湖中央作塘有一人乗馬看戲將三
四人至岑村飲酒小醉暮還時炎熱因下馬入水中枕
石眠馬斷走歸從人悉追馬至暮不返眠覺日已向晡
不見人馬見一婦來年可十六七云女郎再拜日既向
暮此間大可畏君作何計問女郎姓何𨚗得忽相聞復
[014-61b]
有一年少年十三四甚了了乗新車車後二十人至呼
上車云大人暫欲相見因迴車而去道中絡繹把火見
城郭邑居既入城進㕔事有信幡題云河伯俄見一人
年三十許顔色如畫侍衛繁多相對欣然敕行酒炙云
僕有小女頗聰明欲以給君箕箒此人知神不敢拒逆
便敕備辦令就進婚郎中承白已辦遂穿絲布單衣紗
及祫絹裙紗衫禈履屐皆精好又給十小吏青衣數十
人婦年可十八九姿容婉媚便成三日經大㑹客拜閤
[014-62a]
四日云禮既有限當發遣去婦以金甌麝香囊為婿别
涕泣而分又與錢十萬藥方三卷云可以施功布徳復
云十年當相迎此人歸家遂不肯别婚辭親出家作道
人所得三卷方一卷脈經一卷湯方一卷丸方周行救
療皆致神騐後母老兄喪因還婚宦幽明/録
宋劉子卿徐州人也居廬山虎溪少好學篤志無倦常
慕幽閒以為養性恒愛花種樹其江南花木溪庭無不
植者文帝元嘉三年春臨翫之際忽見雙蝶五彩分明
[014-62b]
來遊花上其大如燕一日中或三四徃復子卿亦訝其
大九旬有三日月朗風清歌唫之際忽聞扣扄有女子
語咲之音子卿異之謂左右曰我居此溪五嵗人尚無
能知何有女子而詣我乎此必有異乃出户見二女各
十六七衣服霞煥容止甚都謂子卿曰君常怪花間之
物感君之愛故來相詣未度君子心若何子卿延之坐
謂二女曰居止僻陋無酒叙情有慚于此一女曰此來
之意豈求酒耶况山月已斜夜將垂曉君子豈有意乎
[014-63a]
子卿曰鄙夫唯有茅齋願申繾綣二女東向坐者笑謂
西向坐者曰今宵讓姊餘夜可知因起送子卿之室入
謂子卿曰郎閉户雙棲同衾共枕來夜之歡願同今夕
及曉女乃請去子卿曰幸遂繾綣復更來乎一夕之歡
反生深恨女撫子卿背曰且女妹之期後即次我將出
户女曰心存意在特望不憂出户不知蹤跡是夕二女
又至宴如前姊謂妹曰我且去矣昨夜之歡今留與汝
汝勿貪多娛少惑劉郎言訖大咲乗風而去于是同寢
[014-63b]
卿問女曰我知卿二人非人間之有願知之女曰但得
佳妻何勞執問乃撫子卿曰郎但申情愛莫問閑事臨
曉將去謂卿曰我姊實非人間之人亦非山精物魅若
説與郎郎必異𫝊故不欲取咲于人代今者與郎契合
亦是因縁慎跡藏心無使人曉即姊妹每旬更至以慰
郎心乃去常十日一至如是數年㑹寢後子卿遇亂歸
鄉二女遂絶廬山有康王廟去所居二十里餘子卿一
日訪之見廟中泥塑二女神并壁間畫二侍者容貌依
[014-64a]
稀有如前遇疑此是也八朝窮/怪録
蕭總字彦先自建業歸江陵值宋廢帝元徽中四方多
亂因游明月峽愛其風景遂盤桓累嵗常於峽下枕石
潄流時春向晩忽聞林下有人呼蕭卿者數聲驚顧去
坐石四十餘步有一女把花招總總心異之又常知此
有神女從之視其容貌當可笄年所衣之服非世所有
所佩之香非世所聞謂總曰蕭郎遇此未曽見邀今幸
良辰有同宿契總恍然行十餘里乃見溪上有宫闕臺
[014-64b]
殿甚嚴宫門左右有侍女二十人皆十四五並神仙之
質其寢卧服玩之物俱非世有心亦喜幸一夕綢繆以
至天曉忽聞山鳥晨呌巖泉韻清出户臨軒將窺舊路
見烟雲正重殘月在西神女執總手謂曰人間之人神
中之女此夕歡㑹萬年一時也總曰神中之女豈人間
所常望也女曰妾實此山之神上帝三百年一易不似
人間之官來嵗方終一易之後遂生他處今與郎契合
亦有因由不可陳也言訖乃别神女手執一玉指環謂
[014-65a]
曰此妾嘗服玩未曽離手今永别寜不相遺願郎穿指
慎勿忘心總曰幸見顧録感恨徒深執此懐中終身是
寳天漸明總乃拜辭掩涕而别攜手出户已見路分明
總下數步迴顧宿處宛見巫山神女之祠也他日持玉
環至建業因話於張景山景山驚曰吾嘗遊巫峽見神
女指上有此玉環世人相𫝊云是晉簡文帝李后曽夢
遊巫峽見神女神女乞后玉環覺後乃告帝帝遣使賜
神女吾親見在神女指上今又令卿得之是世世異人
[014-65b]
矣總齊太祖建元末方徵召未行帝崩世祖即位累為
中書舍人初總為制書御史江陵舟中偶而忽思神女
事悄然不樂乃賦詩曰昔年巖下客宛似成今古徒思
明月人願濕巫山雨廣/記
義鄉縣長風廟神姓鄧先經為縣令死遂發靈周山圖
啟乞加神位輔國將軍上答曰足狗肉便了事何用階
級為南齊/書
陳霸先討侯景進次大雷軍人杜稜夢雷池君周何神
[014-66a]
自稱征討大將軍乘朱航陳甲仗稱下征侯景須臾便
還云已殺景死陳/書
孝武初裴粲出為膠州刺史屬時亢旱土人勸令禱於
海神粲憚違衆人乃為祈請直據胡牀舉杯曰僕白君
左右云前後例皆拜謁粲曰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
安有方伯致禮海神卒不肻拜北/史
劉畫夜嘗夢貴人若吏部尚書者補交州興俊令寤而
密書記之卒後旬餘其家幼女鬼語聲似畫云我被用
[014-66b]
為興俊縣令得假暫來辭别云上/
蕭猷封臨汝侯為吳興郡守性倜儻與楚王廟神交飲
至一斛每酧祀盡歡極醉神亦有酒色祈禱必從後為
益州刺史時江陽人濟茍兒反猷乃禱之請救是日有
田老逢一騎從東方來問去城幾里曰百四十時日已
晡騎舉稍曰後人來可令之病馬歘又曰破賊俄有數
百騎如風一騎過請飲田老問為誰曰吳興楚王來救
臨汝當此時廟中請祈騐十餘日乃見侍衛土偶皆泥
[014-67a]
濕如汗者是日猷大破茍兒梁/書
初聖武皇帝嘗率數萬騎田於山澤歘見輜車自天而
下既至見美人侍衛甚盛帝異而問之對曰我天帝女
受命相遇隨同寢宿且請還曰明年周時復㑹此言終
而别去如風雨及周嵗前所田處果復相見此女以所
生男授帝曰此君之子也善養視之子孫相承當世為
帝語訖而去子即世祖也後魏/書
吳興徐長夙與鮑南海有神明之交欲授以秘術先謂
[014-67b]
徐宜有約誓徐誓以不仕於是受籙常見八大人在側
能知來見徃才識日異縣鄉翕然有美談欲用為縣主
簿徐心悦之八神一朝不見七神餘一神倨傲不如常
徐問其故答云君違誓不復相為使身一人留衛籙耳
徐乃還籙遂退世/語
北齊盧元明聘于梁其妻乗車送至河濵忽聞水有香
氣異常顧見水神湧出波中牛乃驚奔曳車入河其妻
溺死北/史
[014-68a]
 
 
 
 
 
 
 
 
[014-68b]
 
 
 
 
 
 
 
 廣博物志卷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