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說畧 > 說略 卷十四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説畧卷十四      明 顧起元 撰
  典述下
道書以一卷為一音周與軸通陶九成説郛用之佛
書以一條為一則洪景盧容齋隨筆史繩祖學齋佔畢
用之佛典又云多羅樹葉書凡有二百四十縳縳古絹
字亦借為卷也
宋史藝文志云周顯徳中始有經籍刻板沈括夢溪筆
[014-1b]
談以為始於馮道奏鏤五經是後唐時事栁玭訓序又
云常在蜀時書肆中閲印板小學書則印板非始於五
代矣意其唐時不過少有一二至五代刻五經後始盛
宋則羣集皆有也
世稱善歌者曰郢人郢州至今有白雪樓此乃因宋玉
問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次為陽阿薤露
又為陽春白雪引商刻羽雜以流徴遂謂郢人善歌殊
不考其義其曰客有歌於郢中者則歌者非郢人也襄
[014-2a]
陽耆舊傳雖云楚有善歌者歌陽菱白露朝日魚麗和
之者不過數人復無陽春白雪之名又今郢州本謂之
北郢亦非古之楚都或曰楚都在今宜城界中有故墟
尚在亦不然也此鄢也非郢也據左傳楚成王使鬭宜
申為商公㳂漢渡江將入郢王在渚宫下見之㳂漢至
於夏口然後渡江則郢當在江上不在漢上也又在渚
宮見之則渚宫蓋在郢也楚始都丹陽在今枝江文王
遷郢昭王遷鄢皆在今江陵境中杜預注左傳云楚國
[014-2b]
今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也謝靈運鄴中集詩云南登
宛郢城今江陵北十二里有紀南城即古之郢都也又
謂之南郢
史記周紀武王曰夷羊在牧蜚鴻滿野徐廣曰夷羊怪
物也蜚鴻蠛蠓也張守節曰夷羊一本作麋鹿喻小人
在朝也飛鴻喻君子放棄鄭𤣥曰蜚鴻鴻鴈也知避隂
陽寒暑喻民去無道就有道按三說皆如眯目而道黑
白者詳此文據實事言非喻也紂有鹿臺以養鹿故曰
[014-3a]
麋鹿而棄良馬故曰麋鹿在牧飛鴻滿野言其養無用
而害有用也
揚子五百篇論孔子因女樂去魯曰不聽政諫不用雉
噫注雉噫猶歌歎之聲梁鴻五噫之類也琴操曰季桓
子受齊女樂又不致膰俎於大夫孔子遂行師已送之
曰夫子則非罪也孔子曰吾歌可乎歌曰彼婦之口可
以出走彼婦之謁可以死敗優哉游哉聊以卒歲此即
雉噫之歌也衝波傳云孔子相魯齊人懼而欲敗其政
[014-3b]
選齊國好女八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容璣季桓子語魯
君為周道逰館孔子乃行覩雉之飛鳴嘆曰山梁雌雉
時哉時哉色斯舉矣翔而後集因為雉噫之歌曰彼婦
之口可以出奏彼婦之謁可以死北優哉游哉聊以卒
歲揚子所云雉噫者指此唐人學宫碑文云聆鳳衰於
南楚歌雉噫於東魯亦用揚子之語也今本無雉字故
詳具之
秦詛楚文有九湫大沉之語沉之為義世多未解按說
[014-4a]
文曰沉濁黙也莊子沉有漏注沉水汚也漢書刑法志
山川沉斥應劭風俗通曰沉莽也言其平望莽莽無涯
際也郭縁生述征記鳥當沉中有九十臺皆生結蒲秦
王繫馬蟠蒲也自注齊人謂湖曰沉顔師古曰沉謂居
深水之下深而又深也古云沉潛又云沉溺沉湎又云
黙而好深沉之思皆取深而又深之意北方謂水皆曰
沉不獨齊語為然蓋北之言沉南之言潭也故沉亦音
潭史記陳渉世家渉之為王沉沉者應劭曰沉沉宫室
[014-4b]
深邃之貌長含反當呼為潭潭也韓退之潭潭府中居
正用此語又按管子夏人之王鑿二十䖟渫十七湛注
湛即沉沛之沉大澤巨浸也是潭與湛字雖不同義可
互證故併引之
漢髙帝定天下剖符封功臣刑白馬而盟曰使黃河如
帶泰山若礪國以永存爰及苖裔帶衣帶也礪礪石也
言設使河微而如帶石泐而如礪盟不可改也讀者多
失其義宋制羣臣佩金魚其文曰忠曰孝曰清曰愼如
[014-5a]
黃河之深若泰山之礪咨爾無渝此盟是直以礪為堅
固之義矣
相如上林賦郁郁菲菲衆香發越肹蠁布寫晻薆咇茀
司馬彪曰肹過也芬芳之過若蠁之布寫也說文蠁知
聲蟲也爾雅圓貉蟲蠁郭璞云蛹蟲廣雅土蛹也毛晃
曰古蠁字作向晉大夫羊舌肹字叔向左傳釋文香兩
切取肹向布寫之義又揚雄羽獵賦蠁曶如神李善曰
蠁㫚疾也蠁與響同曶與忽同又甘泉賦薌呹肹以棍
[014-5b]
根又劉歆賦芳肹蠁之依斐則肹蠁蓋古語也
上林賦扈從橫行出於四校之中師古曰言其跋扈縱
恣而行出於校之四外也非是蓋扈尾也後從曰扈故
侍從天子曰扈從今逐獸橫行故言出於四校之中若
言跋扈則强梁也詩疏云凶橫自恣陵人之貌漢書音
義云自大也其非臣子侍從之義明矣
潘輿事今將母者通用之而不知潘以石崇事見法其
母固同與其禍也及𤓰事今以為得代之期而不如𤓰
[014-6a]
期不得代連稱管至父繇此為亂也含鷄舌香乃侍中
刁存以年老口臭令含之墓碑生金在賈梁道廟以為
晉中興之兆而庾氏為滅族之候俱不為佳事也
三國典畧曰蕭明與王僧辨書凡諸部曲並使招攜赴
投戎行前後雲集霜戈電㦸無非武庫之兵龍甲犀渠
皆是雲臺之仗唐王勃滕王閣序紫電清霜王將軍之
武庫正用此
吳曾漫録曰律有唐突之罪按馬融長笛賦犇遁碭突
[014-6b]
注徒郎切以唐為碭李白赤壁歌鯨鯢唐突留餘跡劉
禹錫詩瓦礫來唐突此唐突字魏曹子建牛鬭詩行彼
土山頭歘起相搪突見太平廣記按碭搪唐三字不同
皆一意爾東漢陳羣曰蕪菁唐突人參在諸人之先正
用此唐字若引曹子建詩用搪突字則魏志子建謂韓
宣豈應唐突列侯又用此唐字矣晉人無鹽唐突西子
之語乃用漢人之意豈但見於唐人劉李二公而已漢
碑有乘虛唐突孔融傳有唐突宫掖
[014-7a]
古人文章自應律度未以音韻為主自沈約增崇韻學
其論文則曰欲使宫羽相變低昻殊節若前有浮聲則
後須切響一簡之内音韻盡殊兩句之中輕重悉異妙
達此㫖始可言文自後浮巧之語體制漸多如傍犯蹉
對假對雙聲疊韻之類詩又有正格偏格類例極多故
有三十四格十九圖四聲八病之類今畧舉數事如徐
陵云陪遊馺娑騁纎腰於結風長樂鴛鴦奏新聲於度
曲又云厭長樂之疎鐘勞中宫之緩箭雖兩長樂意義
[014-7b]
不同不為重複此類為傍犯如九歌蕙殽蒸兮蘭藉奠
桂酒兮椒漿當曰蒸蕙殽對奠桂酒今倒用之謂之蹉
對如自朱耶之狼狽致赤子之流離不惟赤對朱耶對
子兼狼狽流離乃獸名對鳥名又如厨人具雞黍稚子
摘楊梅以雞對楊如此之類皆為假對如幾家村草裏
吹唱隔江聞幾家村草對吹唱隔江皆雙聲如月影侵
簮冷江光逼履清侵簮逼履皆疊韻詩第二字側入謂
之正格如鳳厯軒轅紀龍飛四十春之類第二字平入
[014-8a]
謂之偏格如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之類唐名賢軰
詩多用正格如杜甫律詩用偏格者十無一二也
常見人作詩者有云髙卧元龍百尺樓意謂陳元龍有
登樓事也按世說許汜與劉𤣥徳並在劉荆州坐共論
人物許曰陳元龍淮海之士豪氣不除𤣥徳問許君言
豪寜有事耶許曰昔遭亂過下邳見元龍無客主之意
不相與語自上大牀卧使客卧下牀𤣥徳曰君有國士
之名今四海橫流帝王失所而無救世之意求田問舎
[014-8b]
言無可採是元龍所諱也何縁當與君語如我自卧百
尺樓上卧君於地下何但上下牀之間哉是百尺樓上
卧乃𤣥徳自謂非陳登事也
應璩百一詩凡有五首今止存一百一之義五臣注引
文章録云曹爽多違法應璩作詩以刺在位若百分有
補於一者然考張方楚國先賢傳曰應休璉作百一詩
譏切時事徧以示在位者皆怪㦍獨何晏無怪也李充
翰林論曰應休璉作五言詩百數十篇有詩人之㫖孫
[014-9a]
盛晉陽秋曰應璩作詩百三十篇言時事頗有補益七
志曰應璩謂之新詩以百言為一篇謂之百一詩樂府
廣題曰百者數之始士有百行終始如一故云百一百
一詩序曰時謂曹爽曰公今聞周公巍巍之稱安知百
慮有一失乎唐藝文志應璩有百一詩八卷鍾嶸詩品
謂應璩詩祖魏文善指事得激刺之㫖
劉越石四美謂音以賞奏味以殊珍文以明言言以暢
神故其詩曰之子之徃四美不臻王勃滕王閣記四美
[014-9b]
具謂良辰美景賞心樂事也又韓愈贈别元十八協律
詩子今四美具謂讀書患不多思義患不明患足已不
學既學患不行也
指雲思親乃陸機事今人但知始於狄仁傑也士衡治
洛而親在華亭故其思親賦有云指南雲而寄歎望歸
風而效誠是也後梁公仕并州法曹親在河陽登太行
山反顧白雲孤飛曰吾親舎其下又江總詩心逐南雲
去杜甫詩江東日暮雲又憶弟看雲白日眠是東雲南
[014-10a]
雲看雲亦可施之兄弟朋友也
劉貢父詩話云曹參曾為漢功曹而杜詩云功曹非復
漢蕭何誤矣按曹參亦未為功曹子美自用孫䇿語耳
吳虞翻為孫䇿功曹䇿曰孤有征討未得還府卿復以
功曹為吾蕭何守會稽耳廣徳元年子美在梓州補京
兆府功曹故以自況三國志既非僻書貢父乃未之見
而輕詆子美何耶
栁子厚以天地為㲉橮人多未詳按字訓云㲉日出之
[014-10b]
色橮日入之色㲉字見説文橮音栁周禮衣翣柳之材
註柳之為言聚也諸飾之所聚尚書分命和仲度西曰
柳谷故書翣柳作接橮鄭司農云接讀為歰橮讀為栁
柳者諸色所聚日將没其色兼有餘色故云栁谷
唐小說記紅葉事凡四其一本事詩顧況在洛乘間與
一二詩友遊苑中流水上得大梧葉題詩云一入深宫
裏年年不見春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況明日於上
流亦題云愁見鶯啼柳絮飛上陽宫女斷腸時君恩不
[014-11a]
禁東流水紅葉題詩寄與誰後十餘日有客來禁中又
於葉上得詩以示況曰一葉題詩出禁城誰人酬和獨
含情自嗟不及波中葉蕩𣻌乘春取次行又明皇代以
楊妃虢國寵盛宫娥皆衰悴不願備掖庭嘗書落葉隨
御溝水流出云舊寵悲秋扇新恩寄早春聊題一片葉
將寄接流人顧況得而和之既達聖聴遣出禁内人不
少或有五使之號況所和即前四句也其二雲溪友議
盧渥舎人應舉之歲偶臨御溝見紅葉上有詩云流水
[014-11b]
何太急深宫盡日閒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其三北
夢瑣言進士李茵遊苑中見紅葉自御溝流出上有題
詩與盧渥詩同其四玉溪編事侯繼圖秋日於大慈寺
倚闌樓上忽木葉飄墜上有詩曰拭翠歛愁蛾為鬱心
中事搦筆下庭除書作相思字此字不書名此字不書
紙書向秋葉上願逐秋風起天下有心人盡解相思死
按後當别為一事前三則本一人一事而傳記者各異
耳劉斧青瑣中有溝流紅葉記最為鄙妄蓋竊取前説
[014-12a]
而易其名為于祐右宋龎元英談藪所記然陸務觀侍
兒小名録又載前一詩云貞元中進士賈全虛黜於春
官臨御溝得葉悲想其人涕泗交墜不能離溝上街吏
頗疑其事金吾奏其實徳宗亦為感動令中人細詢之
乃翠筠宫奉恩院王才人養女鳳兒者詰其由云臨水
折花偶為宫思請死徳宗惻然召全虚授金吾衛兵曹
以鳳兒賜之并其院貲皆畀焉其詩後二句作題詩花
葉上寄與接流人按此又非顧況事然其名賈全虚或
[014-12b]
是烏有子虛亡是之類後人假撰名姓耳
東坡老饕賦蓋文章之遊戯耳按左氏縉雲氏有不才
子貪於飲食冒於貨賄侵欲崇侈不可盈厭聚歛積實
不知紀極不分孤寡不恤窮匱天下之人以比三凶謂
之饕餮又許氏説文曰貪財為饕貪食為餮然則東坡
之賦當作老餮也
小説云東坡用事雖爛熟亦檢看然誤處政自不少虢
國夫人夜遊圖云當時亦嘆潘麗華不知門外韓擒虎
[014-13a]
按陳後主張貴妃名麗華韓擒虎平陳後主麗華俱見
收而齊東昏侯有潘淑妃初不名麗華也梅花絶句云
月地雲階漫一尊玉奴初不負東昏臨春結綺荒荆棘
誰信幽香是返魂此亦張麗華事而坡作東昏侯用之
又玉奴絃索花奴手花奴指汝陽王璡而以玉奴為楊
妃又戾於前詩矣又全勝倉公飲上池史記飲上池見
扁鵲傳而以為倉公可乎又不向如臯閒射雉歸來何
以得卿卿左𫝊御以如臯如訓徃也非地名曰如臯又
[014-13b]
詩云獨憐司馬能饒石餘有中郎解摸金出袁紹檄曹
操云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摸金非中郎也又登徐州
戲馬臺詩路失玉鈎芳草合林亡白鶴野泉清廣陵亦
有戲馬臺下有路號玉鈎斜非徐州事也又市區收罷
魚豚稅來與彌陀共一龕考褚遂良與人書云一食清
齋彌勒同龕非彌陀事也又代人留别詩絳蠟燒殘玉
斚飛雅歌唱徹萬行啼他年一舸䲭夷去應記儂家舊
姓西按太平寰宇記載西施事施其姓也是時有東施
[014-14a]
家西施家李太白效古云自古有秀色西施與東隣是
也乃以為姓西又石建方欣洗牏厠姜龎不解嘆咿喴
漢書本作厠牏蓋中衣也二字亦不應倒用按鄭嵎津/陽門詩玉
奴琵琶龍香撥倚歌促酒聲嬌悲注云玉奴乃太真小/字也又周秦行紀亦以玉奴為太真名然則呼太真為
玉奴東坡亦自有所本矣又梅花詩首二句乃用周秦/行紀中詩後二句别是一意然潘妃自名玉兒非玉奴
也/
文人所作詩句所用事徃徃有與原記故實詞意相背
者不必拘拘盡合如阮籍登廣武嘆曰時無英雄使豎
[014-14b]
子成名傷時無劉項使名歸司馬氏也太白詩沉醉呼
豎子徃言非至公則謂豎子為沛公天幸者霍去病右
丞詩衛青不敗由天幸則誤以為衛青放麑本秦西巴
孟孫氏之臣陳子昻詩吾聞中山相乃屬放麑翁則誤
謂之中山顔延年一麾出守麾言去耳杜牧之詩欲把
一麾江海去則誤以為旌麾左傳詰朝相見謂明早也
宋之問紫禁仙輿詰旦來李秀詰旦重門聞警蹕則
以詰旦為今日裴秀冀州記緱氏仙人廟者昔王喬為
[014-15a]
柏人令於此登仙許渾詩王子求仙月滿臺又可憐緱
嶺登仙子猶自吹笙醉碧桃則以王喬為王子喬矣
李于鱗憲使賦朱司空新河詩一聫云春流無恙桃花
水秋色依然瓠子宫不知者以為上單下重宛委編云
按闞駰九州記三月水謂之桃花水為害極大此聯不
惟對偶精切而使事用意之妙有不可言者按此之所
引故有據然猶未盡得李意也按漢杜欽議治河言來
春桃華水盛必羨溢大司馬張仲議河曰河水濁清澄
[014-15b]
一石水六斗泥而民兢引河溉田今河不通利至三月
桃華水至則河決以其噎不洩也李意本出此方為精
切耳
古書不可妄改聊舉二端如曹子建名都篇膾鯉臇胎
蝦寒鱉炙熊膰此舊本也五臣妄改作炰鼈盖炰鼈膾
鯉毛詩舊句淺識者孰不以為寒字誤而從炰字邪不
思寒與炰字形相逺音呼又别何得誤至於此文選李
善注云今之時餉謂之寒蓋韓國𩜹用此法鹽鐵論羊
[014-16a]
淹雞寒崔駰傳亦有鷄寒曹植文寒鶬蒸麑劉熙釋名
韓鷄為正古字寒與韓通也王維老將行恥令越甲鳴
吾君此舊本也近刻本為不知者改作吳軍蓋越甲吳
軍似是連對不思前韻已有詔書五道出將軍五言古
詩有用重韻未聞七言有重韻也維豈謬至此邪按劉
向説苑越甲至齊雍門狄請死之曰昔者王田於囿左
轂鳴君左請死之曰吾見其鳴吾君也今越甲至其鳴
君豈左轂之下哉正其事也
[014-16b]
沈休文久處端揆有志台司與徐勉最善乃以書陳情
於勉其畧謂今歲開元禮年云至懸車之請事由恩奪
又外觀傍覽尚似全人而形骸力用不相綜攝常須過
自束持方可僶俛解衣一卧支體不復相關上熱下冷
月増日篤取煖則煩加寒必利後差不及前差後劇必
甚前劇百日數旬革帶常應移孔以手握臂率計月小
半分以此推算豈能支乆若此不休日復一日將貽聖
主不追之恨冒言表聞乞歸老之秩若天假其年還得
[014-17a]
平健才力所堪惟恩是䇿勉為言於髙祖請三司之儀
不許但加鼓吹而已是休文一衰病老公不知止足者
也大是殺風景事而後世因瘦腰一語誤入詞調呼之
為沈郎又以為風流之症極大可笑也
遯齋閒覽謂王右軍蘭亭序以天朗氣清自是秋景以
此不入選又謂絲竹筦絃亦重複余謂不然絲竹筦絃
本出前漢張禹傳而三春之季天氣肅清見蔡邕終南
山賦熙春寒徃微雨新晴六合清朗見潘安仁閒居賦
[014-17b]
仲春月令時和氣清見張平子歸田賦右軍故自有所
本也
漫録謂楊修答臨淄侯箋末曰造次不能宣備書尾用
不宣始此按漢髙祖初定天下諸侯王上疏末云大王
功徳著於後世不宣昧死再拜此正不宣語之所從出
又謂自唐以來為墓志必先有行狀蓋南朝以來已有
行狀如梁江淹之作是也按吳志周條等甄别行狀上
疏云云此行狀之名所由始也
[014-18a]
韶可以為禹樂史記禹興九韶之樂是也三王亦得稱
帝史記夏紀帝桀是也獻俘不獨人也物皆可以為俘
俘取也書云俘厥寳玉是也丐不止於自乞也與人亦
可稱丐前漢廣川王越傳盡取善繒丐諸宫人注丐遺
也賄不獨賂也賜皆可以為賄書賄肅愼之命是也診
不止脉也視物皆可以為診後漢王喬傳尚方診視舄
是也餉不止飲食也贈皆可以為餉魏文紀注以詩賦
餉孫權梁簡文帝有答南平王餉舞簟啟徐孝穆有答
[014-18b]
餉鏡詩是也城邑亦可謂之幣趙世家馮亭以城市邑
十七幣吾國是也稱譽亦可謂之薦伯夷傳七十子之
徒仲尼獨薦顔淵為好學是也
龍不獨以喻君徳凡有徳者皆可以龍言也諸葛亮嵇
康皆號卧龍蔡邕號酒龍孔融薦禰衡云龍躍天衢袁
宏贊武侯云初九龍盤雅志彌確樊英傳注安帝徴隠
士䇿文云使難進易退之人龍潜不屈隂興謂貴人曰
亢龍有悔以譬外戚之象又如魏華歆管寜邴原三人
[014-19a]
為一龍賈會里中號一龍許劭許䖍汝南平輿音/預人謝
甄稱平輿之淵有二龍焉唐烏承玭與兄承恩人號轅
門二龍又如程明道詩以吕晦叔司馬君實為二龍又
劉岱劉繇齊栁恱栁惔南唐徐鉉徐鍇皆號二龍蜀李
朝兄弟三人號李氏三龍李修四子亮叔訓秀房諶四
子豫坦邃熙皆號四龍汝南先賢傳曰周燕五子子輿
子羽子仲子明子艮公沙穆五子紹孚恪逵樊宋張裕
五子演鏡永辯岱凉辛氏鑒曠攀寳迅晉索靖汜衷張
[014-19b]
甝索紒索永濟北汜昭戴祁徐晏夏隠劉彬皆號五龍
卞粹兄弟六人溫恭兄弟六人皆號六龍陸徴兄弟七
人崔徴兄弟七人皆號七龍荀淑子八人儉緄靖燾汪
爽肅旉唐崔頲生八子伏義兄弟八人皆號八龍後魏
崔長瑜子樞等九人北齊王昕母生九子皆醞藉皆號
九龍魏張魯有十子儒雅溫恭號十龍然則龍不止比
君徳矣
文王可以為文君張衡賦文君為我端蓍是也北狄可
[014-20a]
以為蠻史記匈奴傳獫狁暈粥居於北蠻又大雅韓奕
曰因時百蠻其追其貊奄受北國是也二典可以為謨
馬融曰戛擊鳴球載於虞謨是也堯典亦可謂之唐書
吳陸抗傳靜言庸違唐書攸戒是也
晉書云王衍口不言錢晨起見錢堆床前曰阿堵近世
不解此遂謂錢曰阿堵可笑晉人云阿堵猶唐人曰若
箇今曰這箇也故殷浩看佛經曰理亦應在阿堵中顧
長康傳神曰精神妙處正在阿堵中謝安謂桓溫曰明
[014-20b]
公何用壁後置阿堵軰是也凡觀一代書須曉一代語
觀一方書須通一方之言也
古人多以韻語紀物今彚書之如火浣之布入火不滅
布則火色垢則布色出火而振之皎然疑乎雪周書説/火浣布
日南有野女羣行不見夫其狀皛且白徧體無衣襦唐/蒙
博物/記三㢘大實實不但三雖名三㢘其/實四五枚食之多汁味酸
且甘藏之尤好與衆果參陳祁暢/異物志苹之依水猶卉植地
靡見其布漠爾鱗被物有常性孰知所自郭子𤣥/苹贊鰒似
[014-21a]
句/有鱗無殻一面附石叶音/錯細孔雜雜或七或八郭/璞
爾雅/贊曰州留者其實水牛蒼毛豕身角若擔矛衛䕶其
犢與虎為讐鬱林異/物志象之為獸形體特詭身倍數牛目
不逾豕鼻為口役望頭若尾馴良承教聽言則跪素牙
玉潔載籍所美服重致逺行如丘徙萬震/象贊烏鰂八足集
足在口縮喙在腹形類鞋囊其名烏鰂噏波潠墨迷射
水慝萬震海物/異名記海蛤魁陸瓦瓏鑛殻外眉内渠形摯渾
萬震南/州志贊海曲蠣房或名蠔山眉渠磊砢牡牝異斑肉
[014-21b]
曰礪黃醰味海蠻南州/志合浦之人習水善浮俛視層巖
如猿仰株入如沉鼈出如輕鳬蹲泥剖蚌潜竊明珠萬/震
南州異/物志江瑶柱厥甲美如瑶玉肉柱膚寸名江瑶柱萬/震
海物/異名獸曰𤣥犀處自林麓食惟棘刺體兼五肉或有神
異表露以甪含精吐烈望如華燭置之荒野禽獸莫觸
萬震/犀贊神丘有火穴光景照千里昆侖有弱水鴻毛不能
𤣥中/記一跳八尺兩跳丈六從春至夏裸袒相逐風俗/記海
蛙/陵龍之體黃身四足形短尾長有鱗無角南越海人
[014-22a]
嘉羞見逐臨海水土/志本贊複引一索飛絙閣其名曰笮人
懸半空度彼絶壑李膺笮/橋贊髙山嵳峩巖石磊落傾側縈
廻下臨峭壑行者扳縁牽援帶索袁崧山/川記楢溪赤木盤
虵七曲盤羊烏櫳氣與天通看都䕶泚住柱呼尹庲降
賈子老擔七里酈道元/水經注鰕實四足而有魚名頭尾類鯷
岐岐而行長生山澗出入沉浮云是嬾婦怨懟自投異/物
志鰕/魚贊海魚無鱗形類琵琶一名樂魚其名亦嘉聞竒出
聽曾識瓠巴沈懷/逺贊含光之魚臨海郡育南人臠炙雖美
[014-22b]
而毒煎煿已乾耀夜如燭沈懷逺/含光魚蚺為大虵既洪且長
采色駮犖其文錦章食灰吞鹿腴成養創賔饗嘉食是
豆是觴南裔志/蚺蛇贊鮫之為魚其子既育驚必歸母還入其
腹小則如之大則不復楊孚交州/異物志鼓翮十運一翼䎙翻
厥名如鵲鱗在尾端郭璞鰼/鰼魚贊形如覆銚包玉含珠有而
不積泄以尾閭闇與道㑹可謂竒魚郭璞文/魮贊寜去累世
宅不去䱥魚額古/喭
古呼米麵為屈劉孝威謝官賜交州米麵四百屈食為
[014-23a]
頭晉元帝謝賜功徳淨饌一頭又謝賚功徳食一頭又
劉孝威謝賜果食一頭魚為㪷梁科律生魚若干㪷茗
為薄為夾溫州貢茗二百尺薄又梁科律薄茗千夾筆
為雙為床為枝漢蔡質官儀曰尚書令僕丞郎月賜赤
管大筆一雙搜神記益州西神祠祈禱者持一雙筆南
朝呼筆四管為一床梁簡文帝答書云乍置筆床又云
寫書筆一枝一萬字墨為螺為丸為枚陸雲書送墨二
螺梁科律御墨一量十二丸蔡質漢官儀曰尚書令僕
[014-23b]
丞郎月賜隃糜大墨一枚小墨一枚紙為番王羲之有
紙二百番又紙為墮陳後主施光宅寺中藤紙一墮錦
為兩王佐云幣錦二兩衣為裁陸陲謝安城王楚越衣
二裁沈約有謝葛衫一裁啟袈裟為縁簡文帝云蒙惠
袈裟一縁裙為腰隋晉王施智者大師鬱泥緑布裙一
腰又賜紫綖靴一量烏皮履一量奴為頭簡文帝書言
安城王餉奴子一頭麝為子蠟為䴵宋史有云麝香如
十子蠟如干䴵齊建武四年事㯽榔為口胡桃為子陸
[014-24a]
陲謝安城王賜㯽榔一千口胡桃一千子案爐為面佛
像為軀陳少主施瓦官禪師闞寳樓案一面虎面香
爐一面真金像一軀燭為挺少主沈后送大師燭十挺
相人之法古矣而物無不可相史云黃魯直陳君夫相
犬留長孺相彘滎陽褚氏相牛吕覽又記古有善相馬
者寒風氏相口齒麻胡相頰女厲相目衛忌相許鄙
相尻代羯相胸脇管青相臆肳陳悲相股脚秦牙相前
君贊相後於獸相馬人可知矣昭徳讀書志列伯樂相
[014-24b]
馬經浮丘伯相鶴經甯戚相牛經鄭氏通志又加以周
穆王相鶴經諸葛頻徐成相馬經髙堂隆相牛經淮南
八公相鵠經相鴨經相鷄經相鵝經不惟是也凡物皆
然故自西都藝文之目已著相人相寳劒刀相六畜班
孟堅謂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數器物之形容以求其
聲氣貴賤吉凶要其術如是而已世代相傳當有存者
陳氏書曰相貝經未詳何書緯略云師曠有禽經浮丘
伯相鶴經雖六畜亦有牛經馬經狗經下至蟲魚有龜
[014-25a]
經魚經唯朱仲所傳貝經怪竒豈即相貝經歟或述其
名類而謂相也緯略又舉東方朔相笏經袁天綱郭仙
笏經陳混常相笏經今古相手板經笏亦驗人禍福也
宋有庾道敏者善相手板齊綦母珍之在州時有一手
板相者云富貴又吳曾漫録引陸長源辨疑志載唐天
寳中有李旺稱善相笏驗以事卒皆無驗以為不可槩
論遂記開寳末聶長史相水丘峦三笏一王侯笏生人
不當秉一宰相笏一卿監笏亦為節度使而非真後一
[014-25b]
歸錢武肅祠堂一歸沈相一歸錢昭晏以衛尉卿守滑
州真廟朝老道士為沈良擇笏云此借緋笏兼是䖍吉
州通判沈時除吉州通判借緋又云候罷任别為揀朝
官笏期明年六月沈果以是時卒由前一事則貴賤在
笏由後一事則吉凶在人漫録云舘中有陳混常相笏
經其説推本管輅李淳風之言又韋氏相板印法魏程
申伯相印法蓋相笏之類又有相字法相花押法孔平
仲談苑有相船法多不傳也野客叢書又云崇文書目
[014-26a]
載有駝經鷹經
諺云逺水不救近火此出韓非子以干求請託為鑽出
班固答賔戲商鞅挾三術以鑽孝公以見陵於人為欺
負出漢書韓延夀傳待下吏恩施厚而約誓明或欺負
之者延夀痛自克責曰不中用出史記始皇紀吾前收
天下書不中用者盡去之罵人曰老狗此出漢武故事
上嘗語栗姬怒弗肯譍又罵上老狗曰小家子出漢書
霍光傳使樂成小家子得幸大將軍至九卿封侯曰子
[014-26b]
細本北史源思禮傳為政當舉大綱何必太子細也罵
人為㺐奴本南史王琨㺐婢所生曰附近古作傅近仲
長統昌言宦豎傅近房卧之内交錯婦人之間容短矮
者俗謂之遳文選有遳脆之語唐書王伾傳形容遳陋
蓋里巷常談其所從來逺矣
賔退録云常語有自來不得曰脱空周史少主崩命馮
道迎相公將立之公至相州周祖已為三軍推戴郭忠
恕責道曰令公一旦反作脱空漢子順適曰快活北史
[014-27a]
和士開語武成一日快活敵千年開元傳信録有快活
三郎桑維翰謂友宰相外雖好其中甚不快活自大曰
尊重小史宰相自唐以來謂之禮絶百僚見者無少長
皆拜相少垂手扶之送客未嘗下階客坐稍久則吏從
旁唱相公尊重御女曰房屋南史武帝手勑責賀琛曰
朕絶房屋三十餘年人不平易曰客氣左傳定公十年
陽虎曰盡客氣也人欠雅致曰村氣唐世語林薛萬徹
尚丹陽公主太宗嘗謂人曰薛駙馬村氣以酒御寒曰
[014-27b]
煖寒開天遺事王元寳每至冬月大雪之際令僕夫自
本坊巷口掃雪為徑路躬親至坊巷口迎揖賔客就本
家具酒炙宴樂謂之煖寒不應得財而得曰横財獨異
志盧懷慎為疾暴卒及復生曰㝠司有三十罏日夜為
張説鑄横財稱人徳業益曰長進世説王長史與支公
語支曰君言義了不長進人解事曰曉事文選楊修與
曹子建書曰修家子雲老不曉事與人議事曰計較三
國志孫堅傳夜馳見袁紹畫地計較稱人變常曰改常
[014-28a]
北夢瑣言軍容使嚴遵美仁閹也嘗一日發狂手足舞
蹈旁有一貓一犬忽謂犬曰軍容改常也笑之不情曰
乾笑宋史范曄傳曄謀逆就刑於市妻來别罵曰身固
不足塞罪柰何枉殺子孫曄乾笑人能幹運曰經紀唐
書滕王元嬰與蔣王皆好聚歛太宗嘗賜諸王帛勑曰
滕王蔣兄自能經紀不須賜物言事不必實曰風聞漢
書尉陀傳陀曰風聞老夫父母墓已壞削二十箇小食
曰㸃心唐鄭傪為江淮留後家備夫人晨饌夫人顧其
[014-28b]
弟曰治妝未畢我未及餐爾且可㸃心人性急曰不耐
煩見宋書庾登之弟仲文傳不潔為鏖糟霍去病傳鏖
臯蘭下注以世俗謂盡死殺人為鏖糟義雖不同自有
所出也謂有疾曰不快陳夀作華陀傳亦有此言辯白
事之是否曰分疏漢書袁盎傳以不親為解師古曰解
者若今分疏矣遷居人治酒過主人飲曰煖房王建宫
詞太儀前日煖房來女笄曰上頭花蕋夫人宫詞曰年
初十五最風流新賜雲鬟使上頭人不通達為方頭陸
[014-29a]
魯望詩曰頭方不㑹王門事飲食曰一頓世説羅友曰
欲乞一頓食前漢書注頓丘一頓而成治生計曰生活
梁武帝謂臨川王宏曰阿六汝生活大可
今世之稱謂間有形於古記者女兄曰姐記曰女字或
作姐古字假借也子也切今世多稱女兄為姐尊之也
稱人長曰老兄世説東府樗蒲大擲劉毅擲得雉劉裕
援五木斥之曰老兄試為卿答即成盧焉又曰吾兄左
傳宋向戌來聘見孟獻子尤其室對曰我在晉吾兄為
[014-29b]
之毁之重勞且不敢稱弟曰舎弟魏文帝與鍾繇書曰
是以令舎弟子建因荀仲茂時從容喻鄙㫖稱人弟曰
令弟古以自稱弟謝靈運酬惠連詩來路值令弟開顔
披心胸稱人曰郎君文選應璩與滿炳書曰好嘉郎君
女兄夫曰姊夫元氏小焦與崑姪書吾時在鳳翔每借
書於齊倉曹家徒歩執卷就陸姊夫師授妹夫曰妹壻
趙岐娶馬某女宗姜為妻妻兄子融岐不以妹壻之故
屈志於融女壻曰令壻唐咸安公主下嫁可汗上書恭
[014-30a]
甚且言肯為兄弟令壻半子也婦人謂夫妹曰小姑焦
仲卿妻詩云却與小姑别淚落連珠子同行人稱曰火
伴木蘭詞云出門見火伴火伴始驚忙稱先身人曰先
輩王子敬問謝公林公何如庾公謝曰先輩初無論世
説中亦多有此語奴婢所生子曰家生兒漢書陳勝傳
免驪山徒人奴產子師古曰奴産子猶今云家生兒也
鄙人之不肖曰奴才水經注李特至劍閣歎曰劉禪有
如此地而面縛於人豈不奴才也又唐郭子儀曰子儀
[014-30b]
諸子皆奴才也男女締姻者兩家相謂曰親家唐書蕭
嵩自道曰天子親家翁以親字為去聲見輟耕録幼女
曰丫頭劉賔客寄贈小樊詩花面丫頭十三四春來綽
約向人時稱人曰某甲三國志許攸呼太祖小字曰某
甲卿不得我不得冀州也呼後軰曰後生子鮑明逺少
年時至衰老行篇云寄與後生子作樂當及春以字役
公門曰書手報應記唐宋衎江淮人應明經舉元和初
至河隂縣因疾病廢業為鹽鐵書手
[014-31a]
劉向校書子歆為七略一曰集略二曰六藝略三曰諸
子略四曰詩賦略五曰兵書略六曰術數略七曰方技
略凡三萬三千九十卷王莽之末俱被焚燒東漢石室
蘭臺東觀及仁夀閣集新書校書郎班固傅毅典掌依
七略為書部董卓之亂王允收而西者僅七十餘乘道
逺復棄其半魏采掇遺書藏在祕書中外三閣祕書監
荀朂因鄭黙中經更著新簿分為四部曰甲乙丙丁合
二萬九千九百四十五卷西晉李充以朂舊部校之在
[014-31b]
者但有三千一十四卷宋元嘉中祕書監謝靈運造四
部目凡六萬四千五百八十二卷元徽中祕書丞王儉
造目録一萬五千七百四卷儉又别撰七志一曰經典
二曰諸子三曰文翰四曰軍書五曰隂陽六曰術藝七
曰圖譜齊永明中祕書丞王亮監謝朏又造四部書目
凡一萬八千一十卷梁初祕書監任昉躬加部集文徳
殿所藏二萬三千一百六卷時有任昉殷均四部目録
又文徳殿目録又術數之書更為一部使奉朝請祖暅
[014-32a]
撰其名普通中阮孝緒更為七録一曰經典二曰紀傳
三曰子兵四曰文集五曰技術六曰佛七曰道元帝克
平侯景收文徳殿書歸江陵凡七萬餘卷周師焚之宋
武入闗所收姚苻圖籍纔四千卷後周書目八千增至
萬卷周平齊僅至五千卷隋初祕書内外閣凡三萬餘
卷煬帝觀文殿所貯亦分四部一云嘉則殿書至三十
七萬卷唐滅偽鄭盡收圖書古跡命司農少卿宋遵貴
載以船行經砥柱多被漂没所存者十不一二其目録
[014-32b]
亦有殘缺唐書考見存者大凡八萬九千六百六十六
卷開元中兩都聚書最盛為卷八萬有竒而唐人所自
為者幾三萬卷亦僅五萬有餘而已一云四部目録五
萬一千八百五十二卷一云七萬卷宋初有書萬餘卷
其後削平諸國又詔求散亡三舘之書稍復增益太宗
於左昇龍門北建崇文院徙三舘書實之又别為書庫
曰祕閣又禁中龍圖閣後苑太清樓及玉宸殿四門殿
亦各有書萬餘卷仁宗新作崇文院命學士張觀等編
[014-33a]
四庫書為崇文總目四十六類三萬六百六十九卷史
舘一萬五千餘卷至徽宗時總開國以來所撰集之目
為部六千七百有五為卷七萬三千八百七十有七靖
康之難蕩然靡遺南渡以後復加集録舘閣書目五十
二類四萬四千四百八十六卷至寜宗時續目又一萬
四千九百四十三卷其後至宋亡史又續載之凡十一
萬九千九百七十二卷
士大夫家所藏在前世如蔡邕有書萬卷嘗載數車與
[014-33b]
王粲粲亡後粲子被誅邕所與書悉入族子葉張華載
書三十車杜兼至萬卷沈約藏書至十二萬卷唐吳兢
西齋書目一萬三千四百餘卷韋述續七志有二萬卷
鄴侯李繁挿架三萬卷南唐馮贄序雲仙散録言家藏
書二萬卷宋南都戚氏歴陽沈氏廬山李氏九江陳氏
番陽陳氏王文康李文正宋宣獻晁以道劉壯輿皆號
藏書之富邯鄲李淑五十七類二萬三千一百八十餘
卷田鎬三萬卷昭徳晁氏二萬四千五百卷南都至四
[014-34a]
萬三千餘卷而類書浩博若太平御覽等書不與焉次
如曾南豐及李氏山房亦皆一二萬卷其後無不阨於
兵火者又如濮安懿王之子宗綽蓄書七萬卷其子仲
糜進目録三卷他如石林葉氏多至十萬卷齊齋倪氏
月河莫氏竹齋沈氏程氏賀氏皆號藏書之富各不下
數萬餘卷亦皆散失無餘宋末惟直齋陳氏書最多至
五萬一千八百餘卷且倣讀書志作解題極其精詳後
亦散失於兵火至於蜀中三李秀岩東牕鳳山三族號
[014-34b]
為史家所藏僻書尤多後亦無餘周公謹家三世積書
凡有四萬二千餘卷及三代以來金石刻一千五百餘
種後皆厄於火又聞浦陽鄭氏義門藏書極多家有藏
書樓若干間其額是建文所書擘窠大字御書樓三字
藏書有八萬餘卷古名賢墨蹟畫刻亦不下五六百種
皆付煨燼書之難積而易散也如此
 
 説畧卷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