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說畧 > 說略 卷八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説畧卷八       明 顧起元 撰
  史别中
周有八士馬融以為成王時人劉向以為宣王時人他
無所考汲冢周書克殷解乃命南宫忽振鹿臺之財乃
命南宫伯達史佚遷九鼎三巫疑南宫忽即仲忽南宫
伯達即伯達也尚書有南宫括疑即伯适也則八士者
南宫氏也以為成王時人近之尚書南宫之姓與汲冢
[008-1b]
書南宫之姓合伯達伯适與仲忽之名又合似是無疑
范鎮碑云膺姿管蘇靖共衛上洪氏謂蓋法家者流也
范史云律謝臯蘇注以蘇忿生此云管蘇謂夷吾與忿
生也然又考州輔碑云昔管蘇之尹楚以直見疎劉梁
傳曰管蘇以憎忤取進此亦用管蘇事考新序楚共王
有疾告諸大夫曰管蘇犯我以義違我以禮云云用此
事亦未可知也
漢書薄昭與淮南厲王書曰齊桓殺其弟以反國程子
[008-2a]
因據此以子糾為桓公之弟然荀子謂桓公殺兄越絶
書謂子糾桓公兄也皆與昭不合蓋文帝為厲王兄昭
特避就以為之諱耳自宋儒以來率謂子糾非所當立
考之管子載召忽之言曰百歲之後吾君下世有犯吾
君命而廢吾所立奪吾糾也雖得天下吾不生也況與
我齊國之政也觀此則糾之立有先君之命矣吕紀曰
初鮑叔管子召忽三人相善欲相與定齊國以公子糾
為必立召忽曰吾三人者於齊國猶鼎之有足去一則
[008-2b]
不成且小白必不立矣不若三人佐糾也管子曰不可
夫國人惡子糾之母以及糾小白無母而國人憐之事
未可知不若令一人事小白夫有齊國必此二公子也
於是鮑叔傅小白尹文子曰子糾宜立者也小白先入
故齊人立之黄楚望曰考春秋立子以貴之義子糾魯
出也魯女貴而班在衛上則子糾當立凡此又皆子糾
為兄與當立之證也
臯陶之後有嬴氏偃氏以其為理則又有理氏李氏理
[008-3a]
天理也故天官書云左角為理然則李理二字古特通
用之非有他義也陸佃説理用云李水之子又水子也
可謂正矣仁實也故古以為理官之字管子書云冬李
也又云黄帝得后土辨乎北方以為李而吕氏春秋亦
云后土為李又云臯陶為李昔晉文公命李離為李以
為臯陶之後是矣古者理官之理字直為李其義一也
傳云一介行李即昭公十三年傳之行李也蓋在夏商
之代已有此李氏矣而姓氏之書及北史若新舊唐書
[008-3b]
等乃云老子生於李下而以為姓或云因亂食苦李而
得姓或又以為饑餌木子而姓之均為妄誕暨葛孝先
直謂老子之母李氏女也故老子因母以為姓迨其孫
洪傳諸神仙因謂老子生於李家猶為李姓非也漢屬
國侯李翊碑以李氏為出於箕子則尤為無所本矣
左氏不載程嬰公孫杵臼存趙事而史記言之頗詳左
氏稱趙武從姬氏畜於公宫以其田與祈奚韓厥言於
晉侯曰成季之勲宣孟之忠而無後為善者懼矣乃立
[008-4a]
武而反其田是無嬰與杵臼之事也史記則言晉滅趙
之族朔妻成公姊有遺腹匿公宫生武公孫杵臼程嬰
以死存之越十五年因韓厥得復田邑二説似乎不一
蓋左氏為文髙簡且其所載以立武復田為重故詳叙
其後而不暇悉其初然謂趙武從姬氏畜於公宫則所
謂朔妻匿於公宫與武之生及二子之存孤可一語盡
之矣史記追叙本末故詳著焉二説固可㑹而一也趙
之族滅左氏謂趙嬰齊通於莊姬原屏放之於齊莊姬
[008-4b]
以是怨原屏譛而殺之而趙氏滅史記則謂大夫屠岸
賈討靈公之賊殺朔與嬰齊同括而趙氏滅二説不同
合二書考之蓋趙朔趙同趙括之死本各因一事各為
一時史記得之傳聞誤合為一遂致事詞參錯不可稽
耳今按趙同於朔死之後見於左氏春秋者不一而足
其非同時被殺甚明且趙世家載晉景公三年屠岸賈
攻趙氏於下宫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晉
世家則載景公十二年以趙括與韓厥等五人為卿已
[008-5a]
自相牴牾不足信矣
史記載孫叔敖優孟亊甚詳按叔敖浮光期思縣人也
期思今廢為鎮費補之云予得漢延熹中碑書是事微
有不同云病甚臨卒令其子曰優孟曾許千金貸吾孟
楚之樂長與相君相善雖言千金實不負也卒後數年
莊王置酒以為樂優孟乃言孫君相楚之功即忼慨髙
歌涕泣數行王心感動覺悟問孟孟具列對即求其子
而加封焉子辭父有命如楚不忘亡臣社稷功而欲有
[008-5b]
賞必於潘國下濕墝埆人所不貪遂封潘鄉潘即固始
也而所載歌絶竒曰貪吏而不可為而可為廉吏而可
為而不可為貪吏而不可為者當時有汙名而可為者
子孫以家成廉吏而可為者當時有清名而不可為者
子孫困窮被褐而賣薪貪吏常苦富廉吏常苦貧獨不
見楚相孫叔敖廉潔不受錢味其語憤世嫉邪含思哀
怨過於慟哭比之史記所書逺勝聽者安得不感動也
歐陽公集古録謂微斯碑後世遂不復知叔敖名饒又
[008-6a]
謂碑亦罕傳余以集録二十餘年間求之博且勤乃得
之云
孔子以魯襄公二十二年庚戌十一月庚子生羅泌以
為八月二十七日五行書論孔子以庚戌年二月二十
三日庚子甲申時生明崔銑松窻寤言謂孔子己酉冬
十月二十一日庚子生夏八月也六嵗而顔路生九嵗
而子路生十五嵗而閔子騫生十九而娶开官氏亦非
三十而婚之禮也二十而生伯魚時為季氏司職吏史
[008-6b]
記言弟子益進此時諸門人皆未生不知果何弟子也
二十九嵗冉有仲弓生三十巫馬期生三十一顔淵生
伯魚年十一矣三十二子貢生三十五樊遲生次年原
憲生本傳云夫子自周反魯弟子稍益進顔子方六嵗
不知又何人也又云魯亂適齊為髙昭子家臣以通乎
景公夫孔子三十嵗時景公與晏嬰適魯既有秦穆公
之對而景公説矣至此又何必自辱為家臣以通乎景
公也不臣於晏嬰而臣於髙昭子何也三十九澹臺滅
[008-7a]
明生四十二公西華生四十五卜子夏生陽虎亂季氏
僣夫子不仕退而修詩書禮樂弟子彌衆至自逺方莫
不受業時顏子方十五次年而子游曾子方生乃問欹
器夫十七而孟釐子稱其達三十三而齊景公稱其聖
人之智四十二而知桓子之羵羊辨吳專車之骨反獨
不知宥坐之器而問焉何也本傳四十七為中都宰史
記在五十一年次年子張生又次年子賤生五十一誅
少正卯史記遲五年五十七畏于匡顏淵後年二十七
[008-7b]
子路年四十八而由之本傳在五十四困陳蔡之後亦
誤也自陳遷蔡史記作六十傳多三年戹陳蔡之時弟
子有愠心子路時五十四子貢三十二顔子三十三則
伯魚當四十四傳云鯉五十而卒則顔子亦當四十三
四矣以請車之事知之何以曰三十二而卒也夢奠時
傳作七十三吳氏曰時伯魚已殁六年則又當為七十
五矣崔銑以為哀公十六年夏四月十八日己丑卒夏
二月也生從榖梁卒從左氏年七十四此皆人物考之
[008-8a]
失考者也
子見南子説者皆引史記以謂孔子見衛靈公寵姬南
子孫奕云攷家語孔子適衛子驕為僕衛靈公與夫人
南子同車出而令宦者雍渠驂乘使孔子為次乘遊過
市孔子恥之夫孔子方以季桓子受齊女樂而去魯適
衛至衛又肯為靈公南子次乘哉且六經以至魯論家
語皆無見衛南子之事南子當為魯之南蒯耳何以知
之以佛肸召子欲徃而知之佛肸以中牟畔子路亦不
[008-8b]
悦其見蓋昭公十四年南蒯之奔齊也侍飲於景公公
曰叛夫對曰臣欲張公室也南蒯欲弱季氏而强魯此
夫子所以見之也與佛肸不約而同故知其非見衛之
南子而見魯之南子昭昭矣
論語公山不狃以費叛召孔子史記在定公九年孔子
為中都宰前春秋不書者以費叛季氏非叛魯也十二
年季孫斯仲孫何忌從孔子墮費時豈有費叛如家語
所云是時孔子既尊用於定公尤見信於季氏三家聽
[008-9a]
其行事如此乃欲舎魯背季而赴費人之召豈人情哉
不狃召孔子事無之則已若有之則史記九年為得其
實而家語所云與左傳所載非矣
孔子列逸民之行而不及朱張朱子謂朱張不見於經
傳今按困學紀聞有云朱張行與孔子同故不復論也
其謂行同於孔子蓋本王弼之註曰朱張字子弓荀卿
以比孔子釋文亦引之
論語申棖鄭𤣥云即申續史記申棠字周家語申續字
[008-9b]
周史記以棠為黨家語以棠為續傳寫之譌也後漢王
政碑有羔羊之潔無申棖之欲亦以棖為棠則申棖申
棠一人爾開元封申黨召陵伯又封申棖魯伯宋祥符
封棖文登侯又封黨淄川侯並列從祀失於詳攷論語
釋文也
魏文侯以卜子夏為師按史記所書子夏少孔子四十
四歲孔子卒時子夏年二十八矣後一年元王立厯貞
定王考王至威烈王二十三年魏始為侯去孔子卒時
[008-10a]
七十五年文侯為大夫二十二年而為侯又十六年而
卒姑以始封之歲計之則子夏已百三歲矣方始為諸
侯師豈其然乎此出宋永亨捜采異聞録其辨攷甚確
余謂子夏退而老於西河之上弟子從者甚衆文侯或
少時或為大夫時師之後人舉其事追叙之因稱魏文
侯耳
按春秋左氏周以子正而晉獨用夏正故絳老曰臣生
之歲正月甲子朔四百四十五甲子矣師曠謂是叔仲
[008-10b]
惠伯㑹承匡之歲於今七十三年今起文公之十一年
正月上盡是年二月癸未為七十有四年於曠説不合
長厯攷之則文之十一年正月一日為乙丑所稱甲子
乃三月朔是年二月二十三却為七十三年以傳言之
則自此以前晉國已用夏正僖公四年十二月申生縊
經書五年春九年十一月殺卓子經書十年正月十年
冬晉殺丕鄭經書十一年春蓋傳或據晉史而經則周
厯也左氏既與經違而杜每以為從赴夫以赴辭必舉
[008-11a]
日月始豈得而更哉國語僖十六年文公過五鹿子犯
曰十有二年歲在鶉火必獲此土以十二年則為二十
七年是歲歲在鶉尾而取五鹿乃在二十八年之正月
以夏正數則在二十七年之十一月始應鶉尾之説獻
公之伐虢卜偃曰克之其九十月之交乎十二月丙子
朔晉滅虢是以周十二月為十月也據汲冢紀年書特
紀一晉起自殤叔至莊伯十一年魯隠之元年也皆以
建寅首迨晉滅乃復收紀魏事故預以為魏國之史預
[008-11b]
蓋知此故於正月每云謂夏正月又云正天時以夏正
而已劉知幾不之知乃以為春秋諸國皆用夏正魯以
天子禮樂獨用周正斯又大妄左氏所記周夏之時不
一而足魯隠之元則斷以為周月獨有合於經指故表
而出之
范雎傳雎入秦變姓名為張禄學者蓋不知秦先時自
有張禄也初孟嘗君柄齊悦張禄先生之教奉之黄金
百斤文織百純禄辭而不受他日謂孟嘗君曰夫秦西
[008-12a]
塞國也遊宦者不得入焉願君為吾為丈尺之書寄我
於秦王我往而遇乎固君之入也往而不遇乎雖人求
間謀固不遇矣孟嘗君曰敬聞命因為之書寄之秦王
往而大遇考之田文之卒在范雎未入秦之先則張祿
之入秦居范雎之前久矣雎入秦而踵名張禄豈禄嘗
有聞於諸侯秦特令雎冒其名以誑鄰國邪
史記載孟子受業子思之門人不察者遂以為親受業
於子思非也攷之孔子二十生伯魚伯魚先孔子五年
[008-12b]
卒孔子之卒敬王四十一年子思實為䘮主四方來觀
禮焉子思生年雖不可知然孔子之卒子思則既長矣
孟子以顯王二十三年至魏赧王元年去齊其書論儀
秦當是五年後事距孔子卒百七十餘年孟子即已耆
艾何得及子思之門相為授受哉孔叢子稱孟子師子
思論牧民之道蓋依放之言也
漢髙祖荀悦曰諱邦字季蕭何曰劉季固多大言吕媪
曰何自妄許與劉季吕后曰季所居上常有雲氣故從
[008-13a]
徃常得季夫季當為行如古之伯仲季非字也如後曰
追尊兄伯號曰武哀侯伯名演字伯升又曰始大人常
以臣亡賴不能治産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就孰與
仲多仲邰陽侯名喜能為産業見漢書是知伯仲非二
兄之字皆行也古人質朴故以伯仲季為字稱耳如云
㑹羽季父左尹項伯師古曰伯者其字也名纒後賜姓
劉封射陽侯見功臣表吳王濞父字為仲又曰邦之字
曰國者蓋臣下以國避諱代邦之義也如惠帝諱盈之
[008-13b]
字曰滿師古曰臣下以滿字代盈是也
㑹稽太守王景興問士於虞翻翻對曰鄞大里黄公潔
已暴秦之世㑹稽續志云黄公之賢列於四皓晉夏統
言㑹稽土地風俗其人循循然猶有黄公之髙節杜子
美詩云黄綺終辭漢王逸少有尚想黄綺帖陶淵明詩
云黄綺之商山南史阮孝緒云漢道方盛黄綺無間山
林是皆以黄為姓矣王貢傳序四皓名字當讀為綺里
季夏而後人誤讀為夏黄公者亦猶樂正裘牧仲之誤
[008-14a]
耳然攷之宋世商於人有得四皓神坐者乃西漢所書
鑿石為位以為祭也一曰園公神坐一曰綺里季神坐
一曰夏黄公神坐一曰甪里先生神坐昔王元之在汝
水以詩寄畢文簡曰未必頸如樗里子定為頭似夏黄
公文簡謂綺里季夏當為一人黄公其别一人也元之
檢諸書得陶淵明洎唐詩皆言黄綺如李白輩亦如此
即改此詩自是人皆以文簡為据得四皓神坐知元之
非誤但昔人論四皓或言園綺或言綺夏不必盡舉首
[008-14b]
字取文順則用之或淵明自讀作綺里季夏不可知也
周爕曰追綺季之跡世説曰綺季東園公夏黄公甪里
先生謂之四皓姓書有綺里先生季其字也夏黄公無
可疑者園一曰圈風俗通楚鬻熊之後為圈考之陳留
志圈公自是秦博士周庾字宣明襄邑人以常居圈中
故謂圈公或曰姓圈名秉昔圈稱撰陳留風俗記蔡邕
集有圈典魏有圈文生皆其後也古者甪與禄同文故
樂書作觮鄭康成於禮甪皆作禄陳留志作角唐李湆
[008-15a]
嘗辯之路史又云夏里黄公姓崔名廓字少通齊人隠
居夏里甪里先生則係泰伯之後姓周名術字元道京
師謂之霸上先生甪里亦其號耳神坐路史作神胙杌
引三輔舊事云漢惠帝為四皓作碑於隠所則知神胙
杌俱當時所刻者
夫子云丈夫子也漢嚴忌字夫子非也當由鄒陽傳誤
本云枚先生嚴夫子皆不敢諫師古云先生枚乘夫子
嚴忌而以夫子為嚴之字則先生亦當為枚之字耶乘
[008-15b]
自字叔也忌無考
漢書載張騫窮河源言其奉使之逺實無天河之説唯
博物志云客星犯牛斗事後人云得織女支機石以問
君平皆子虛烏有之談耳寳厯中京洛逓夫舁張騫槎
不知何物前軰詩徃徃用張騫槎杜子美亦云奉使虛
隨八月查相襲繆誤如此
東坡二疏贊云孝宣中興以法馭人殺蓋韓楊蓋三良
臣先生憐之振袂脱屣使知區區不足驕士其立意亦
[008-16a]
超卓矣然攷之二疏去位在元康三年後二年蓋寛饒
誅又三年韓延夀誅又三年楊惲誅方二疏去時三人
尚無恙也
阮嗣宗詩西遊咸陽中趙李相經過註謂李夫人趙飛
燕大誤或云趙飛燕李平皆成帝所幸婕妤然不應與
婕妤遊從班史谷永傳又有為趙李報徳復怨註小臣
趙李從微賤尊寵楊用修又言即趙季李疑二人皆陽
翟大俠為何並所殺未審孰是也
[008-16b]
傳稱揚雄有大度自守泊如仕成帝哀平間末言仕莽
作符命投閣年七十一天鳳五年卒攷雄至京見成帝
年四十餘矣自成帝建始改元至天鳳五年計五十有
二歲以五十二合四十餘已近百年則與所謂年七十
一者又相牴牾矣又考雄至京大司馬王音竒其文而
音薨永始初年則雄來必在永始之前無疑然則謂雄
為延於莽年者妄也其云媚莽妄可知矣此泰和胡正
甫所辯也以子雲有美厥靈根語為伊川所取信其決
[008-17a]
非媚莽者此自賢者微顯闡幽之意抑子雲又言大明
煌煌旁燭無疆遜於不虞以保天常豈浮湛亂世危行
孫言别有指邪然以余攷之正甫言自成帝建始改元
至天鳳五年計五十有二歲以五十二合雄初至京年
四十餘已近百年謂傳所云七十一歲者相牴牾是謂
雄至京師在成帝即位之始也今以漢書漢紀子雲文
集反覆參校成帝元延二年行幸甘泉河東至王莽建
國二年符命事發雄投閣之歲計二十年王音薨於永
[008-17b]
始二年正月至建國二年計二十四年至天鳳五年計
三十五年傳言雄年七十一以是年卒逆推而上至奏
甘泉賦時雄年四十一矣王音前是陽朔三年九月以
王鳳薦為大司馬傳云雄至京師音竒其文則雄之至
京師在陽朔厯鴻嘉至永始二年之八年中是時雄年
尚未四十也成帝以即位初年作長安南北郊罷甘泉
汾隂祀至永始三年皇太后詔有司復甘泉泰畤汾隂
后土雍五畤陳倉陳寳祠是時趙飛燕姊妹方大幸四
[008-18a]
年正月行幸甘泉元延二年正月幸甘泉郊泰畤三月
行幸河東祠后土冬行幸長楊宫從胡客大校獵明年
上將大誇胡人以多禽獸命右扶風等載輸長楊射熊
舘雄時從行此雄上河東甘泉羽獵長楊四賦之繇也
成帝即位初改元建始時雄年二十歲未必是年即至
京師也哀帝元夀二年春單于將來朝公卿議勿許雄
為黄門郎上書諫帝召匈奴使而許之賜雄帛五十疋
黄金十斤解嘲作於哀帝時傳所稱三世不遷官蓋合
[008-18b]
成哀平三世而言之耳今若以獻賦時雄年四十一以
是年至京師至天鳳五年卒正與傳七十一而卒之數
合而又與傳所言雄年四十餘自蜀來游至京師大司
馬車騎將軍王音竒其文雅召以為門下史薦雄待詔
歲餘奏羽獵賦者不合矣蓋以天鳳五年上至音卒之
年雄年當三十有七非四十餘其不合一也若音在日
雄至京薦為待詔至奏賦時已五六年音死亦五年矣
不應言音薦雄待詔歲餘奏賦也其不合二也既云雄
[008-19a]
至京四十餘王音薦之則自永始二年音在日至天鳳
五年凡三十五年以雄年四十餘合三十五年當得年
七十五六歲矣不應言七十一而卒果七十一而卒則
卒宜在天鳯元年之一年前以建國八年而卒矣不應
言天鳳五年其不合三也蓋正甫所以攻漢書者言辯
而未盡事理而本傳實自相牴牾難以為據正甫又引
郫縣志簡公紹芳援桓譚新論曰雄作甘泉賦一首夢
腸出而内之明日遂卒且曰祠甘泉在永始四年按祠
[008-19b]
甘泉在元延二年紀傳載之甚明雄先奏甘泉賦後奏
河東賦後又奏羽獵賦後又奏長楊賦哀帝中又上諫
不受單于朝書此云賦甘泉明日而卒者果可為的据
邪簡公以班孟堅蚤世曹大家傳失其實而必執以子
雲死在成帝永始四年正甫又以為子雲來京師在建
始初死當在平帝末年如此則以七十一歲而卒之逆
推至成帝即位初雄年方三十五亦未得為四十餘也
傳與二公之言校之多有不合簡又以劇秦美新或出
[008-20a]
於谷子雲按漢書谷永元帝建昭中舉為太常丞成帝
建始三年日蝕地震為陽城侯劉慶忌舉待詔公車對
䇿至王莽簒位時已四十五六年矣年七十者自可延
至此時乃按百官表永以成帝元延四年由北地太守
為大司農一年免本傳言永病三月有司奏請免故事
公卿病輙賜告至永獨即時免數月卒於家谷子雲之
死明白如此且其死去莽簒位時十有七年千載而下
乃以美新事懸坐之恐九泉有知亦不肯甘受也余説
[008-20b]
略中截取正甫之言因為備考諸書之同異如此
後漢二十八將名次不可曉第一人鄧禹顯者也第二
人馬成無聞焉第三人吳漢顯者也第四人王梁無聞
第五人賈復顯者也第六人陳俊無聞第七人耿弇顯
者也第八人杜茂無聞首尾皆然立功次序不應相間
雜如此薛伯宣常州云舊本漢書作兩重排列上一重
鄧禹居首次吳漢次賈復次耿弇下一重馬成次王梁
次陳俊次杜茂後人重刋遂錯悞此極有理范曄論云
[008-21a]
其外又有王常李通竇融卓茂合三十二人今本乃以
王常臧宫李通馬武竇融卓茂為序則將上下重誤合
而為一明矣按王應麟玉海紺珠集載二十八將首鄧
禹次吳漢又次賈復馬成乃第十六王梁第十七陳俊
第十八杜茂第十九則知漢書本文自明特刋書之誤

漢書註有曰臣瓚者不知為何人晉中書監魯和嶠嘗
領命校正穆天子傳五卷瓚乃其校書官屬郎中傅瓚
[008-21b]
也後人取其説以釋漢書故有臣瓚註語按漢書余靖
刋誤已知有傅瓚然亦疑其未足据矣余攷酈道元水
經注多引薛瓚漢書注則臣瓚者安知其非薛耶道元
後魏人去晉不逺其書引用不一而足當不誤也宋景
文云劉孝標類苑以為于瓚水經注以為薛瓚而終云
不足取信似未深攷也
晉書云初𤣥石圖有牛繼馬後故宣帝深忌牛氏遂為
二榼共一口以貯酒帝先飲其佳者而以毒酒鴆其將
[008-22a]
牛金而恭王妃夏侯氏竟通小吏牛氏而生元帝今通
鑑省其文云通小吏牛金而生元帝牛金可謂枉著一
死又負穢名殊可笑也又按唐元行沖元魏之後著魏
典三十卷引魏明帝時西栁谷瑞石有牛繼馬後之像
舊史元帝本出牛氏誣辭也按魏道武帝父名什翼犍
或其繼之之像而楊愼云魏道武名犍亦可笑道武始
名渉圭後名珪故不名犍也
唐人云君苗無姓吕安無字此言何謂也按文選注吕
[008-22b]
安字仲悌又應瑒有與從弟君苗書則唐人所云者止
謂史失其傳耳亦訓人不可不通文選也
五臣注文選謂陶淵明詩自晉義熙以後皆題甲子後
世因仍其説獨治平中虎丘僧思悦編淵明詩辨其不
然其説曰淵明之詩題甲子者始庚子迄丙辰凡十七
年皆晉安帝時所作至恭帝元熙二年庚申歲宋始受
禪自庚子至庚申蓋二十年豈有宋未受禪前二十年
恥事二姓而題甲子之理曾裘父艇齋詩話亦信其説
[008-23a]
然以余攷之元興二年桓𤣥簒位晉氏不斷如綫得劉
裕而始平改元義熙自此天下大權悉歸劉裕淵明賦
歸去來辭實義煕元年也至十四年劉公為相國恭帝
即位改元元煕至二年庚申禪於宋觀恭帝之言曰桓
𤣥之時晉氏已亡天下重為劉公所延將二十載今日
之事本所甘心詳味此言則劉氏自庚子得政至庚申
革命凡二十年淵明自庚子以後題甲子者蓋逆知其
末流必至於此忠之至義之盡也
[008-23b]
大隠金門者東方朔也見史記又人隠者東方朔也天
隠者仲長子光也見文中子通隠者何㸃也見本傳充
隠者皇甫希之也見桓𤣥傳朝隠者王僧佑也見南史
黄扉隠士者許寂也仕蜀好修鍊見蜀檮杌假隠者盧
藏用也舉進士不調始隠終南有意當世見談賔録游
俠隠士者前何㸃與弟𦙍也遨遊人間俱見本傳蜘蛛
隠者龔舎也見飛蟲觸蜘蛛網而死因掛冠而退時人
謂蜘蛛隠見金樓子
[008-24a]
淮陽一老漢應曜也隠於淮陽山中與四皓俱徴曜獨
不至時人謂之曰商山四皓不如淮陽一老見白帖隠
侯漢王𤣥奕也景帝徴不至遂就山而封侯因以為名
見盧元明緱山記居士漢摯峻也與司馬遷交好隠
山卒人立祠號曰居士見髙士傳𤣥徳先生
漢法真也順帝四徴不屈友人刋石頌之見髙士傳有
道大夫漢李恢也桓靈間不仕見北史李士謙傳竹中
髙士晉張廌也家有苦竹數十頃在竹中為屋王右軍
[008-24b]
造之不與相見一郡號為竹中髙士見永嘉郡志被褐
先生東莞臧榮緒自號也見南齊書物外司馬王晞也
王事鞅掌雅志不移人士號之見北齊書逍遥公韋夐
也明帝遺以詩答詩願不時朝謁帝勅有司日給河東
酒一斗號之曰逍遥公見周書東臯子王勣也游北山
東臯著書見南史梁丘子唐白履中也開元中人見唐
世説烟波釣徒張志和也見一品集江湖散人又天隨
子甫里先生皆陸龜蒙自號也見唐書遺名子韋渠牟
[008-25a]
隠鍾山自號見金陵志荆臺隠士梁震也唐末進士後
不仕髙從誨見五代史
至道九老太子中允張好問年八十五太常少卿李運
年八十故相吏部尚書宋琪廬州節度副使武允成皆
七十九賜紫吳僧贊寜年七十八郢州刺史魏丕年七
十六左諫議大夫楊徽之年七十五故相司空李昉水
部郎中朱昻皆七十一然以蜀冦作不及宴其明年昉
卒遽罷若洛社耆英則前懐州司馬胡杲年八十九衛
[008-25b]
尉卿致仕吉皎年八十六前右龍武軍長史鄭據年八
十四前益州刺史劉真年八十二前侍御史内供奉官
盧真年七十八前永州刺史張渾刑部尚書白居易俱
年七十而秘書監狄並謩河南尹盧貞以未七十雖與
㑹而不及列洪景盧謂此㑹有兩盧真蓋誤以真為貞
也後洛社耆英則開府儀同三司守司徒武寜軍節度
使致仕韓國公富弼年七十九河東節度使開府儀同
三司守太尉判河南府兼西京留守司事潞國公文彦
[008-26a]
博司封郎中席汝言俱年七十七太常少卿致仕王尚
恭七十六太常少卿致仕趙丙秘書監致仕劉儿衛州
防禦使致仕馮行已年七十五太中大夫天章閣待制
提舉崇福宫楚建中年七十三司農少卿致仕王謹言
年七十二太中大夫提舉崇福宫張問龍圖閣直學士
通議大夫提舉崇福宫張燾俱年七十端明殿學士兼
翰林學士太中大夫提舉崇福宫司馬光六十四援盧
狄例在㑹而不預圖檢校太尉宣徽南院使判大名府
[008-26b]
王拱辰年七十一時出鎮預列而不在㑹前社多髙夀
而後社名位重樂天又有宴致仕裴賔客九十餘王尚
書八十餘白為太子少傅劉夢得為太子賔客俱七十
三潞公又與中散大夫程𤾉朝議大夫司馬旦司封郎
中席汝言作同甲㑹在洛社之次年元豐十老燕集序
米芾作章岵守杭與郡之長老游從各飲酒賦詩見其
人為内閣清河公正議大夫廣平公太中大夫濮陽公
朝議大夫清豐公朝議大夫彭城公朝議大夫徐公朝
[008-27a]
散大夫鄭公承議郎崇君奉議郎黄君不著年嵗而序
言貌若遼鶴言為龜鑑則亦皆髙年矣又杭州在正統
間大理正郎子貞八十一封吏部員外郎孔希徳八十
禮部郎中蔣廷暉七十八處士項伯藏九十三孫適郭
文敏皆七十三又有稽勲郎中鄧林布政使姚肇以寓
公與㑹而年不及
該聞録言皮日休陷黄巢為翰林學士巢敗被誅今唐
書取其亊按尹師魯作太常寺丞皮子良墓志稱曾祖
[008-27b]
日休避廣明之亂徙籍㑹稽依錢氏官太常博士贈禮
部尚書祖光業為吳越丞相父璨為元帥府判官三世
皆以文雄江東據此則日休未嘗陷賊為其翰林學士
被誅也光業見吳越備史頗詳乃知小説謬妄無所不
有師魯文章傳世且剛直有守非欺後世者可信不疑
也按唐潯陽簿劉肅所著唐世語林已明載皮日休黄
巢時遇害其子仕錢鏐矣
昔人以馮道比胡廣蓋言其遘際行履之同也漢順帝
[008-28a]
五年胡廣已為尚書僕射又十年而以大司農為司徒
質帝元年梁冀弑帝為太尉桓帝元年罷十月為司空
五年致仕又四年以太常為太尉又二年梁冀誅為庶
人又八年以太常為司徒又二年為孝靈元年參録尚
書事其年宦官殺陳蕃等進太傅録尚書事封又四年
卒凡事和順質沖桓靈六帝周流四公三十餘年馮道
始事唐莊宗莊宗為明宗所簒事明宗三年由端明殿
學士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廢帝為從珂所弑事從珂
[008-28b]
以司空平章出鎮義成石晉滅潞王四年入為司徒侍
中出帝初以太尉侍中鎮匡國契丹滅晉為太傅漢入
洛為太師周簒漢以太師為中書令瀛王凡厯五國十
一主出入將相三公者二十四年
五季時十國稱帝改元者七荆楚吳越常行中國年號
歐公五代史著十國世家年譜於吳越云聞之故老亦
嘗稱帝改元而事迹無可攷見獨得其封落星石為寳
石山制書稱寳正六年辛卯所據止此按至正中徐一
[008-29a]
䕫避亂海寜州有許姓者嘗闢一巨室得古墓内有志
磚葢錢氏將許俊墓也俊年十八從軍以戰功累官至
節度使都押衙兼御史中丞寳正三年卒𦵏於此所載
年月甚明此又錢氏改元之一證惜歐公未之見耳鏐
自梁末帝貞明二年加天下兵馬都元帥開府置官屬
唐莊宗入洛以厚獻賜玉冊金印自稱吳越國王更名
所居曰宫殿官屬稱臣遣使封拜海中諸國君長蓋居
然行帝者事矣又何疑於改元一節乎哉
[008-29b]
元僧楊連真伽發宋諸陵時有濳裒其骨而𦵏之者陶
九成輟耕録所載以為唐義士珏周徳恭秉燭清談以
為林義士珏瞿宗吉歸田詩話所載則以為林義士塾
周公謹癸辛雜識則以為宋陵使羅銑鄭元祜遂昌雜
録則以為林景曦或又傳為王英孫云
古人避諱甚嚴如秦始皇諱政呼正月為征月史記年
表又曰端月盧生曰不敢端言其過秦頌曰端平法度
曰端直厚忠皆避正字也漢髙祖諱邦漢史凡言邦者
[008-30a]
皆曰國吕后諱雉史記封禪書野雞夜雊惠帝諱盈史
記萬盈數作萬滿數文帝諱恒以恒山為常山景帝諱
啓史記微子啓作微子開漢書啓母石作開母石武帝
諱徹以徹侯為通侯蒯徹為蒯通宣帝諱詢以荀卿為
孫卿元帝諱奭以奭氏為盛氏光武諱秀以秀才為茂
才明帝諱莊以老莊為老嚴以辦裝為辦嚴殤帝諱隆
以隆慮侯為林慮侯安帝父清河王諱慶以慶氏為賀
氏魏武帝諱操以杜操為杜度吳太子諱和以禾興為
[008-30b]
嘉興蜀後主諱宗以孟宗為孟仁晉景帝諱師以師保
為保傅以京師為京都文帝諱昭以昭穆為韶穆昭君
為明君三國志韋昭為韋曜愍帝諱業以建業為建康
康帝諱岳以鄧岳為鄧岱山岳為山岱簡文帝鄭后諱
阿春以春秋為陽秋晉人皮裏陽秋是也富春為富陽
蘄春為蘄陽齊太祖諱道成薛道淵但言薛淵梁武帝
小名阿練子孫皆呼練為絹隋祖諱忠凡言郎中皆去
中字侍中為侍内中書為内史殿中侍御為殿内侍御
[008-31a]
置侍郎不置郎中置御史大夫不置中丞以治書御史
代之中廬為次廬至唐又避太子諱忠亦以中書郎將
為旅賁郎將中舎人為内舎人煬帝諱廣以廣樂為長
樂廣陵但稱江都唐祖諱虎凡言虎率改為武如晉書
石虎但言石季龍武賁武丘武林之類是也髙祖諱淵
趙淵為趙文深楊淵為楊泉詩人謂陶淵明為泉明太
宗諱世民唐史中凡言世皆曰代凡言民皆曰人如代
宗諡即世宗民部曰戸部又所謂治人生人富人侯之
[008-31b]
類是也髙宗諱治唐史中凡言治皆曰理如東漢注引
王吉語而曰至理之主才不代出者章懷太子避當時
諱也武后諱曌以詔書為制書鮑照為鮑昭懿徳太子
重照改曰重潤劉思照改曰思昭睿宗諱旦張仁亶改
曰仁愿𤣥宗諱隆基惠文太子隆範薛王隆業並去隆
字君基太一民基太一並作其字隆州為閬中隆康為
普康隆龕為崇龕隆山郡更名仁夀郡代宗諱豫以豫
章為鍾陵蘇預改為源明以薯蕷為薯藥至宋避英宗
[008-32a]
諱曙又改曰山藥簽署曰簽書徳宗諱适改括州為處
州憲宗諱純淳州更名欒州韋純改名貫之韋淳改名
處厚王純改名紹陸淳改名質栁淳改名灌嚴純改名
休復李行純改名行湛崔純亮改名仁範程純改名𢎞
馮純改名約穆宗諱恒以恒山為平山敬宗諱𢎞徐𢎞
改名有功文宗諱昆宋緄㑹要作宋混鄭涵避文宗舊
諱改名瀚武宗諱炎賈炎改名嵩宣宗諱忱常諶改名
損穆諶改名仁裕石晉髙祖諱敬塘拆敬氏為文氏茍
[008-32b]
氏至漢而復姓敬宋朝避翼祖諱敬復改姓文或姓茍
元后父諱禁以禁中為省中武后父諱華以華州為太
州韋仁約避武后家諱改名元忠竇懷貞避韋后家諱
而以字行劉穆之避王后諱以憲祖字行後又避桓温
母諱更稱小字武生虞茂避明穆后母諱改名預淮南
王安避父諱長故淮南子書凡言長悉曰修晉以毗陵
封東海王世子毗以毗陵為晉陵唐避章懷太子諱賢
以崇賢舘為崇文舘王琯除㑹稽内史以犯祖諱㑹字
[008-33a]
以㑹稽為鄶稽賈曾以父諱至不肯拜中書舎人韋聿
遷祕書郎以父嫌名換太子司議郎栁公綽遷禮部尚
書以祖諱換左丞栁宗元遷監察御史以祖諱察上表
避職詔不許李涵為太子少傅吕滑劾涵不避父名少
康劉溫叟以父諱岳不聽絲竹之音李賀以父名晉肅
不赴進士舉司馬遷以父諱談史記趙談曰趙同張孟
談為孟同范曄以父諱泰後漢書郭泰曰郭太李翺祖
父諱楚金故為文皆以今為兹錢王諱鏐以石榴為金
[008-33b]
櫻改劉氏為金氏楊行宻據揚州揚人呼蜜為蜂糖趙
避石勒諱以羅勒為蘭香宋髙祖父諱城以武成王為
武明王以武成縣為武義縣古人避諱似此甚多不可
勝舉聞見録謂徳宗立議改括州適處士星應括州分
野遂改為處州處州合上呼呼去聲非也容齋隨筆謂
嚴州本名睦州宣和中以方冦改嚴州蓋取嚴陵灘之
意子陵乃莊氏避明帝諱以莊為嚴合為莊州李祭酒
涪謂晉諱昭改名佋案説文自有佋穆字以昭為佋蓋
[008-34a]
借音耳三公之論如此又觀韓退之諱辯謂武帝名徹
不聞又諱車轍之轍今史記天官書謂車通此非諱車
轍之轍乎謂馬遷史記不言談今李斯傳言宦者韓談
滑稽傳談言微中此非史記言談乎又謂漢書無莊字
今爰盎傳上益莊鄭當時傳鄭莊千里不齎糧茲非漢
書言莊乎漢書注以景字代丙字如干支景戌景辰景
子景科景令之類晉書與唐人文字皆然緗素雜記亦
莫曉所以攷之葢唐初為世祖諱耳
[008-34b]
古稱聰敏善記者聊記一二張安世武帝幸河東亡書
三篋安世識之具作其事後購得書以相校無所遺失
見漢書應奉凡所經履莫不暗記讀書五行並下為郡
決曹史行部四十二縣口説罪繫姓名坐狀輕重無所
遺脱常於彭城相表賀家有車匠於門内開扇出半面
視奉後數十年於路見車匠識而呼之見謝承漢書延
篤嘗借堂谿典左氏傳本諷之糧盡辭歸典曰卿欲寫
傳何故辭歸篤曰已諷之矣見先賢行狀陸續為郡曹
[008-35a]
史饑荒太守使於都亭賦民饘粥事畢説六百餘人分
别姓名無有謬誤見後漢書禰衡見蔡伯喈所為碑一
過視之後援筆書之無所遺失惟第四行中石磨滅兩
字不分明見别傳王粲與人共讀道旁碑背而誦之不
失一字觀人圍碁局亂粲為覆之比校不誤一道見魏
書張華强記黙識四海之内若指諸掌武帝嘗問漢宫
室制度及建章千門萬戸華應對如流畫地成圖見晉
書夏侯榮賔客百餘人人一奏刺悉書其鄉里名氏世
[008-35b]
所謂爵里刺也客示榮一寓目使之遍談不謬一人見
世語邢邵因霖雨讀漢書五日略能遍之廣尋經史五
行俱下一覽便記嘗與客在北海王昕舎宿飲相與賦
詩凡數十首皆在主人奴處旦日奴行諸人求諸邵皆
為誦之見北史裴諏之嘗從常景借書百卷十許日便
返景疑其不能讀每卷策問應答無遺見北齊書傅昭
魏晉以來官宦簿伐姻連内外舉而誦之無所遺失見
南史楊愔聰記彊識半面不忘每有召問或單稱姓或
[008-36a]
單稱名罔有誤者後有選人魚漫漢自言猥賤獨不見
識愔曰卿前在元子思坊騎秃尾草驢經見我不下以
方麴障面我何不識卿見本傳栁慶僧習子也曝書僧
習於雜集中取賦一篇千有餘言慶立讀便即誦之無
所遺漏見後周書虞世南太宗令寫列女傳屏風已裝
未及求本乃暗書之一字無失見國史補又太宗嘗出
行有司請載副書以從帝曰不須虞世南在此行祕書
也見隋唐嘉話崔仁師為度支郎中嘗奏度支財物數
[008-36b]
千言手不執本太宗怪之令杜正倫齎本仁師對唱一
無差殊見舊唐書蕭穎士與李華陸據遊洛龍門共讀
路旁古碑穎士一閲即能誦華再閲據三方能記之議
者以三人才格髙下如此見本傳顔真卿調犀浦主簿
嘗送徒益州忘其籍至廷口記物色凡千人無所差長
史陸象先異之見唐史魏奉古授封丘尉嘗九日公宴
有客草序五百言奉古言此舊文援筆倒疏之草序者
黙然自失奉古徐笑曰適覽記之非舊習也因是知名
[008-37a]
見小史張廵生平書不再讀人抽案上書隨意叩之無
不背誦雍丘城中人一見面即識姓名狀貌無有遺誤
見韓文公書張中丞傳後栁芳開元中有李幼竒對芳
念百韻詩芳暗記便頓之於壁不差一字曰此吾之詩
也李不平芳徐云聊相戲耳因請幼竒更誦所著文章
皆一遍便能寫錄見尚書故實張方平穎悟絶人家貧
無書常就人借三史旬日輙還曰吾已得其詳矣凡書
皆一閱終身不再讀屬文未嘗起草見墓誌蘇文忠公
[008-37b]
軾在詔獄中丞李定一日語客曰蘇軾真竒才也人愕
莫敢對定曰所作詩文雖數十年前所引用書籍故事
問之無一遺謬者見長公外紀王性之讀書能五行俱
下以文投贄者且觀且捲俄頃即置之工拙皆能記肅
王與沈元用同使虜館於燕山愍忠寺寺中有一唐人
碑凡三千言元用素彊記即朗讀一再肅王不視且聽
且行若不經意元用歸欲矜其敏取紙追書之不能記
者凡闕十四字書畢肅王視之即舉筆盡補其所闕又
[008-38a]
改元用謬誤四五處置筆他語畧無矜色元用駭服并
見老學菴筆記
 
 
 
 
 
 
[008-38b]
 
 
 
 
 
 
 
 説畧卷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