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夏氏尚書詳解 > 夏氏尚書詳解 卷十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尚書詳觧卷十
             宋 夏僎 撰
商書
湯誓
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逐與桀戰于鳴條之野作湯誓
 林少頴謂書序本自為一篇故其言亦有相為首尾
 者不必序其本篇之意如此篇之序言伊尹相湯伐
[010-1b]
 桀升自陑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篇内全無此意蓋
 以上篇之序言伊尹去亳適夏既醜有夏復歸于亳
 故此篇與上文相接而言伊尹相湯伐桀亦猶洪範
 上承㤗誓牧誓武成之序亦曰武王勝商殺受立武
 庚而篇内殊無勝商殺受立武庚之意皆是首尾相
 因之辭而説者乃以若此之類皆聖人之深旨至欲
 以春秋褒貶之義求之非通論也此説是也蓋伊尹
 既醜有夏而歸桀之作惡不悛終無改過之意于是
[010-2a]
 伊尹相湯伐桀故言伊尹相湯伐桀初無深旨也升
 自陑者蓋記所從伐夏之道也漢孔氏乃謂升從陑
 岀其不意其意蓋謂安邑在亳之西自亳徂征當從
 東而西令湯乃遷升自陑故為岀其不意是何以後
 世譎詐誣成湯也不若蘓氏謂古今道路地名改易
 不可知安知陑鳴條必在安邑之西升陑以戰紀事
 之實猶㤗誓言師渡孟津此説是也若王氏諸儒則
 又謂升陑非地利以見人和不待地利亦鑿説也湯
[010-2b]
 將伐桀道自陑升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鳴條蓋在
 安邑之旁也林少頴謂詳攷此篇言商民憚于征役
 不欲為伐夏之舉故湯告以弔伐之意則此篇必是
 始興師時誓于亳邑之辭既誓而後升自陑與戰于
 鳴條之野然觀序言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作湯誓
 則似臨戰而後誓者蓋序文總載其伐桀之詳而係
 以本所誓師之語非是行至鳴條而誓若牧誓之類
 也在學者當以意而得之不可拘于言語之間而失
[010-3a]
 古人之大意此説是也
湯誓王曰格爾衆庻悉聽朕言非台小子敢行稱亂有
夏多罪天命殛之
 林少頴謂天無二日民無三王湯武誓師之時桀紂
 猶在上言王曰者蓋史官之追稱也湯武稱王必在
 克夏勝商之後故武既克商柴望告成然後追王太
 王王季文王夫武王追王前世猶待有天下之後豈
 其身急于自王乎漢孔氏乃謂湯稱王則比桀于一
[010-3b]
 夫信如此則未勝桀已稱王誓師矣然下文湯稱桀
 為夏王率遏衆力是湯猶以王稱桀也而謂湯比桀
 為一夫可乎説者又引武成言有道曽孫周王發則
 武王當徃征之時過名山大川告神之語已言周王
 則武王已稱王矣殊不知㤗誓但言予小子發未甞
 言王此武成蓋史氏之文其言以紀其成功故言王
 爾非當時實言王也蘓氏説亦與此同格至也猶格
 汝舜格汝禹也蓋湯將誓師故呼衆庻至前使聽令
[010-4a]
 故首言格汝衆庻悉聽朕言也夫湯臣也桀君也以
 臣伐君是舉行暴疾之事殊不知湯之伐桀非湯之
 伐也夏王有可誅之罪天命湯誅殛之湯特奉行天
 罰而已非湯利桀而行此暴亂之事故曰非台小子
 敢行稱亂有夏多罪天命殛之台我也猶言非我小
 子也湯自稱小子猶後世稱寡人蓋謙辭也
今爾有衆汝曰我后不恤我衆舍我穡事而割正夏予
惟聞汝衆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
[010-4b]
夏罪其如台夏王率遏衆力率割夏邑有衆率怠弗協
曰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夏徳若兹今朕必徃
 二孔釋此乃以我后謂夏桀謂湯誓言我所以伐桀
 者縁爾衆言我君夏桀不憂念我衆人舍棄我稼穡
 之事而為割剥之政于夏邑我惟聞汝衆言夏氏有
 此罪我畏上天之命不敢不正桀罪而誅今汝衆人
 又言夏王之罪實如我言夏王非特如此又與臣下
 相率遏絶衆力使不得事農又相率為割剥之政于
[010-5a]
 此夏邑汝等皆怠惰不與上和恊比桀于日曰時日
 何時能喪若可喪我與汝皆亡身殺之夏王惡徳如
 此故我今日必于徃伐也詳味此觧既迂廻繳繞難
 曉必據此説則文意重疊湯之誓恐不如此惟林少
 頴參酌蘓氏王氏二家之説而折中之其説可從少
 頴謂此亳邑之民安于無事而憚伐桀之勞我后指
 湯也蓋湯自謂我今日伐桀本在救民今爾有衆乃
 憚其勞謂我不恤亳邑之民舍其稼穡之事而斷割
[010-5b]
 以正有夏之罪意謂我不當憂有夏之罪而奪其農
 時以為此役故湯謂我實聞爾衆言如此但夏氏有
 罪獲譴上天上帝命我弔民伐罪我實畏上帝不敢
 不徃正夏桀之罪令汝亳邑之民雖恃我自固謂夏
 罪雖虐其如我何殊不知夏王方且相率遏絶衆力
 而征役之煩相率割剥夏邑而賦歛之重虐用其民
 如此故有夏之衆皆相率怠惰而不和協相與語曰
 桀何時何日而喪亡乎我欲與汝殺身以與之俱亡
[010-6a]
 夏王之惡徳如此其民廹切又如此豈可與汝亳邑
 之衆茍安於朝夕坐視而不救乎故曰夏徳若兹今
 朕必徃言决徃無疑也此説上下文理貫穿故特從
 之説者乃謂觀湯誓之辭致行天罰無復有所顧者
 豈其慚徳之説岀于貎言歟蓋不然湯之伐桀初無
 伐桀之意也廹于民情而為是舉故始而决于必往
 者非利桀也為民也終也桀既滅而民共戴商惟湯
 為后故湯歉然而有慚徳者以已初無是心而民共
[010-6b]
 戴之故有慚者恐不知者以我為篡也林少頴又謂
 湯之伐桀至于東征西怨南征北怨然亳民乃憚于
 興師必誓以必徃而强其從者此見湯之忠厚化于
 亳邑故其伐桀不惟湯有黽勉不得已之意而亳民
 亦至于强而後從非其本心樂為是舉此非湯之盛
 徳何以及此不然則安史之亂幽陵之民至于以安
 史為聖惟恐其事之不濟豈至强而後從哉此説極
 得亳民不從之深意故特表而岀之
[010-7a]
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爾無不信朕不
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
 湯既數桀罪不可不征今必欲徃故于此勉飭衆士
 使戮力相助共成大功也㤗誓曰民之所欲天必從
 之今夏衆苦桀如此則天絶之必矣故湯所以言爾
 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尚庻幾也謂我之伐桀非我
 之意乃天欲伐而我致之故爾衆士庻幾輔我共致
 天罰可也爾誠用我命我則賚爾以爵賞爾無以我
[010-7b]
 言不可信朕必不食此言蓋古者以言之虚偽不實
 者為食言以言之不行如食之消盡也爾或不從我
 誓言我孥戮汝而無赦宥也孥戮前甘誓已觧矣蓋
 囚奴而戮辱之也少頴謂終篇必誘以大賚繼以孥
 戮者誓師之常理此説是也胡益之謂湯之伐桀武
 王之伐紂皆以順天應人事體冝同而湯誓㤗誓所
 載不合甚多武王伐商四方諸侯不期而㑹湯之伐
 桀諸侯無助之者武王伐商西土之人同心同徳湯
[010-8a]
  之伐桀亳民再三曉諭而終不悦武王伐商其誓衆
  之言不過曰功多厚賞不敵顯戮意緩而不廹湯之
  伐桀則既言大賚汝又言不食言既言孥戮汝又言
  罔有攸赦法嚴而意廹如是不同者蓋周自文王為
  西伯統率諸侯至于武王為日滋乆故武王舉動諸
  侯皆從湯未甞為伯諸侯不至固其理也周民被紂
  之惡至深怨而讐之同心滅紂非其勉强商之衆民
  頼湯之庇不被桀虐不願伐夏理亦然也西土之人
[010-8b]
 怨紂如此則人自為戰何頼賞罰商民初不怨桀非
 有勸戒無由成功法嚴意廹理亦然也然則商民何
 以不怨桀周民何以怨紂蓋桀無道湯自庇其民未
 甞受制于夏桀惡徳不及商民故不怨周自文王為
 西伯服事于商又有羑里之囚為商所制故紂惡及
 周民而民所以怨然此亦曲説也未以為然
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疑至臣扈夏師敗績
湯遂從之遂伐三朡俘厥寳玉伯仲伯作典寳
[010-9a]
 二孔謂湯勝夏革命變置社稷欲遷其社而無人可
 代句龍不可而止故言欲遷其社不可胡益之謂不
 然社所以祭土之神也稷所以祭糓之神也此古之
 命祀自生民以來未甞移易共工氏之子配食于社
 烈山氏之子配食于稷縱有移易安得謂之遷社此
 事之不然者也湯伐桀為民除害而已非有私怨豈
 肯并其社而改之此理之未然也蓋遷者欲遷此而
 就彼如遷都之遷春秋許遷邢之類是也王者必自
[010-9b]
 立社謂之大社所謂右社稷左宗廟是也湯既勝夏
 而為天子謂夏之社冝遷于商之都而臣扈之意以
 謂湯必立夏之後以為商賓則夏之社稷可遷于夏
 後所封之地不當遷于商都故言欲遷其社不可令
 書雖亡然詳攷此序所言則益之所言亦自有理但
 觧此作夏社疑至臣扈三篇之名乃謂始也欲遷故
 作夏社中也疑之故作疑至終也從臣扈之言而止
 故作臣扈此皆强説也但此三篇必言欲遷社不可
[010-10a]
 之意經既亡不可得知不必如此分刖也夏師敗績
 湯遂從之遂伐三朡俘厥寳玉誼伯仲伯作典寳此
 又典寳篇之序也蓋夏師既敗走保于三朡其國之
 寳器即祭天地諸神寳玉之類皆輸于三朡湯追之
 桀走南巢湯于是俘其寳玉以歸故誼伯仲伯所以
 作典寳言其得國之常寳也蓋非國之常寳則湯必
 不取也其書既亡其義不可攷此説亦意之耳未敢
 自以為然
[010-10b]
仲虺之誥
湯歸自夏至于大坰仲虺作誥
 仲虺之誥其作也蓋湯既勝夏而歸念堯舜禹揖遜
 相授受而已始以征伐得天下恐後世以為口實仲
 虺恐其憂愧無已有害于惟新之政故作誥以廣其
 意始言天厭夏徳而眷愛成湯不庸釋中言民懐商
 而愛戴有商為已舊終言成湯創業垂統必思有以
 永保天命無非所以廣湯之意此正仲虺作誥之意
[010-11a]
 也湯歸自夏至于大坰仲虺作誥者此孔子序仲虺
 作誥之意也漢孔氏謂自三朡還蓋以上言遂伐三
 朡故知自三朡還要之此經只言湯歸自夏亦不必
 指三朡但是勝夏之後自夏而歸商也大坰漢孔氏
 以為地名唐孔氏謂未知所在當在定陶歸亳路所
 經處此皆意之耳然亦不必多泥但是湯歸至大坰
 自言有慚徳仲虺于其地作誥以廣成湯之意故序
 書者本其地而言之謂至于大坰仲虺作誥耳若夫
[010-11b]
 陳博士以坰為郊言大坰猶言廣野恐未必然此言
 至于大坰必是有所指定而言非泛言廣野也
仲虺之誥成湯放桀于南巢惟有慚徳曰予恐來世以
台為口實
 唐孔氏謂𤼵首二句史述成湯之心次二句湯言已
 慚之意其下皆仲虺勸湯之辭也蓋成湯始也廹于
 民之怨咨知上天之意所屬在我故决于必徃無有
 疑心令也已勝夏而放桀于南巢因念我之伐夏救
[010-12a]
 民雖曰順天應人岀于不得已然以分言之則以臣
 伐君以諸侯奪天子之位雖我之心無所利于其間
 而其迹則近于利之者故念之于心兀而不自安
 誠恐後世亂臣賊子或藉我以為口實行其篡奪故
 既放桀于南巢遂忸怩然慚其徳之不及古而慨然
 嘆曰予恐來世以台為口實謂我之慚非有他也誠
 恐後世以我為藉口也南巢地名薛氏謂在廬江六
 縣東有居巢城蓋湯伐桀不遂殺之放之南巢也湯
[010-12b]
 武皆為民除害然湯於桀則放之而已武王于紂則
 殺之者何哉湯之伐桀桀避位岀奔既已竄于南巢
 故湯縱而不誅至于紂則武王非不欲如湯之放也
 攷之荀子則曰殺受者非周人因段也攷之史記曰
 武王馳之紂入鹿䑓衣珠玉自焚于火而死武王以
 黄鉞斬紂頭縣之大白之旗則殺紂者非武王也説
 者徒見書有殺受立武庚之文遂謂殺受者實武王
 也此蓋弗深攷書之過所謂殺受立武庚者乃謂紂
[010-13a]
 既見殺武王不忍故復立其子武庚也林少頴謂湯
 之慚誠謂以臣伐君眞吾之罪不以順天應人之舉
 為是固當然者其終始之際一岀於誠實内不自欺
 外不欺人未甞巧為文餙以觧免此所以不失為聖
 至于魏文帝既逼漢帝而奪之位乃以受禪為名且
 謂左右曰舜授禹其實篡奪欲以舜禹之事欺其臣
 其臣可欺乎故湯自以為稱亂而後世不以為稱亂
 曹丕自以為舜禹後世不以為舜禹者誠不誠故也
[010-13b]
仲虺乃作誥曰嗚呼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亂惟天生
聰明時乂有夏昏徳民墜塗炭天乃錫王勇智表正萬
邦纉禹舊服茲率厥典奉若天命
 湯王既言放桀恐後世以我為口實故仲虺于是作
 誥以開釋于湯謂昏徳如桀天既棄之我不得不伐
 勇智如湯天既命之我不得不順天命故必有如是
 之勇智又有如是之昏徳則可以為成湯之所為不
 然則否又何憂後世為口實哉此仲虺作誥之大意
[010-14a]
 也嗚呼嘆辭也嘆而後言美其事也仲虺謂天之生
 民各有喜怒哀樂愛惡之欲有欲則皆欲足其欲茍
 無主以治之則人人務足其欲而争端生焉争而不
 已必至于亂故天于是特生聰明之君其耳目之聞
 見足以周知四方之情偽故足以乂其亂也是天生
 民而立之君者盖以其聰明足以正亂而已今夏桀
 乃昏徳如此則非聰明矣無聰明之徳則必虐用其
 民故民之危險若䧟泥墜火無有救之者桀之暴虐
[010-14b]
 如此則失其為君之道也甚矣桀既失其為君之道
 故天于是思民之不可無主恐至于亂乃錫湯以勇
 使之足以有斷錫湯以智使之足以有謀即上所謂
 天生聰明時又是也惟天知桀之不君民不可以無
 主故錫湯以勇智者蓋将使之揭表儀以正萬邦而
 已此又所以𤼵明上文所謂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
 亂之義也蓋桀既不君萬國化之皆為邪僻無有一
 人能岀于正者故天命湯以表正之也然天所以命
[010-15a]
 湯表正者豈欲湯外立其道以正之也哉不過欲纘
 禹舊服而已服事也法度也蓋禹之維持天下其法
 度典章曲盡其美惟桀不君一切壊之萬邦化之皆
 不歸于正今天之意但欲湯纘禹之舊法而已此正
 仲虺告湯謂天所以命湯表正天下之意也天之命
 湯既岀于此則湯今日伐桀之事乃所以率循大禹
 舊典奉順天命而已何足慚哉故曰茲率厥典奉若
 天命此蓋仲虺先陳其總意也其下則又申言其詳
[010-15b]
 焉
夏王有罪矯誣上天以布命于下帝用不臧式商受命
用爽厥師簡賢附勢實繁有徒肇我邦于有夏若苗之
有莠若粟之有秕小大戰戰罔不懼于非辜矧予之徳
言足聽聞
 仲虺上既總言桀可伐湯不可不伐之意故此又申
 明前言焉仲虺謂夏王有罪民心背棄之桀恐民心
 不服于是矯誣上天之命簧鼓流俗以謂民雖不我
[010-16a]
 與天實我與民豈可不從矯如矯制之矯誣偽也言
 桀自以其意記言上天之意如此以惑其衆如田單
 與燕人戰毎岀約束必稱神師之類皆矯誣之意也
 桀既有罪民棄則天絶今乃矯誣上天之意布為告
 命以惑天下謂天實與我是冝上帝所以不善其所
 為而用商王以受天命而爽天下之衆蓋桀矯天告
 民民不能無惑者故命湯以爽之所以開其明使知
 天命以斷棄夏桀而矯誣之言皆不足信也天命既
[010-16b]
 如此而一時簡賢附勢之人猶不覺悟方且繁衆其
 黨徒反欲害湯簡忽也謂賢如湯則簡忽之附親附
 也謂不賢而有勢如桀則親附之簡賢附勢之人其
 黨既繁盛故我商家肇有邦國於有夏之時其黨欲
 害之如苗有莠如粟有粃皆欲耡治簸揚而去之以
 桀喻苗粟以湯喻莠粃但言勢危如此必不見容也
 諸儒皆以苗粟喻湯以莠粃喻桀言商為桀所亂然
 與下文不相屬今所不取惟簡賢附勢之人黨附於
[010-17a]
 桀視我商家若莠若粃日欲鋤簸而去之故我商家
 小大之人危慄憂恐罔不懼以無罪見滅况我于其
 中盛徳之言猶足聽聞于天下冝其尤疾之而欲去
 之也觀夏䑓之囚則桀欲害湯也甚矣然桀雖欲害
 湯而湯寛仁之徳已足以彰信於兆民民心已歸天
 意黙相雖桀亦無如之何故仲虺於下文所以必繼
 以惟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等言者蓋言湯有是盛
 徳民歸則天必相也葉左丞觧矧予之徳言足聽聞
[010-17b]
 謂桀之黨以我不利己欲謀去我雖我小大皆懼不
 免於非辜嫉我如此尚能聞我之徳言乎此觧矧予
 之徳言足聽聞一句文理極通但於上下文意不甚
 貫穿故未敢遽從
惟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徳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
己改過不吝克寛克仁彰信兆民
 仲虺上既言湯有盛徳之言足以聽聞於天下桀欲
 害之故此遂言桀雖欲害惟湯有盛徳足以彰信於
[010-18a]
 兆民民歸則天命亦歸雖桀亦無如之何林少頴引
 老子曰惟無以天下為者可以有天下舜禹之受禪
 湯武之征伐奄天下而有之天下不以為過者惟其
 未嘗有利之之心而無以天下為也茍有一毫利之
 之心則民必有不服故仲虺稱湯盛徳必首以不邇
 聲色不殖貨利為言蓋謂湯之心清浄寡欲舉夫天
 下聲色貨利不足以動其心故其伐夏所以無利之
 之心也不邇聲色謂不近嬖也不殖貨利謂不蓄
[010-18b]
 財賄也惟其官有徳賞有功者皆與天下同其利也
 所謂徳懋懋官者謂人能勉於修徳我則勉之以官
 與之共天位治天職也功懋懋賞者謂人能勉於立
 功我則勸勉之以賞優其禄廪榮其車服以旌
 不必共天位治天職也各稱其實而已非特此也又
 能用人惟己改過不吝焉用人惟己則用人之言如
 自己岀若所謂善與人同舍己從人樂取諸人以為
 善也改過不吝則有過必改無復吝惜若所謂過則
[010-19a]
 勿憚改也用人惟己則善無不從改過不吝則不善
 無不改此又所以合并為公以成其大也惟湯清浄
 寡欲舉天下不足以動其心故利與人同善與人同
 施為善政則能寛以居之仁以行之以不忍人之心
 行不忍人之政此所以能明信於天下而天下信之
 皆願以為君也此蓋仲虺言成湯之伐夏亦在我有
 可以得天下之道故民歸之則吾特應之而已不足
 慚也大扺撥亂反正以成帝王之業者必無利天下
[010-19b]
 之心而與天下同其利然後可以得天下茍有利之
 之心則將奪於物欲見利而動惑於聲色貨利之私
 遂致以私害公不能執其所有以與天下共利剛愎
 自用遂非莫改如此則所施者無非虐政是水益深
 火益熱也何足以成功哉少頴此説極善故盡從之
乃葛伯仇餉初征自葛東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
獨後予攸徂之民室家相慶曰傒予后后來其蘓民之
戴商厥惟舊哉
[010-20a]
 仲虺上言湯有寛仁之徳足以彰信於民故此遂言
 四方逺邇望湯來蘓甚切蓋湯有如是之徳民之倒
 懸日望湯觧則伐桀之役亦廹於民望非得已而不
 已不足慚也蓋湯之於葛其始未甞有伐之之意其
 不祀則既遺牛羊又使亳衆徃與之耕是未甞有意
 於伐也惟葛伯不道湯使亳衆徃與之耕童子以黍
 肉餉耕者葛伯乃殺而奪之與餉田之人為仇讐故
 湯不得已為匹夫匹婦復讐而始伐葛伯是湯之征
[010-20b]
 伐實自葛始也然湯之伐葛亦豈有意謂自葛而始
 迤邐征伐諸國哉不過欲問葛伯仇餉之罪而已惟
 天下之人苦於夏桀之虐政日望聖君之來蘓而卒
 未有一人為天下起兵誅賊者故一聞湯征自葛莫
 不延頸跂踵望湯之來故湯於是不得已而征之其
 征也東面徃征則西夷怨其來之後南面徃征則北
 狄怨其來之後其怨之之辭則曰均是民也何為先
 彼而獨後於我乎孔氏謂西夷北狄舉逺以言則近
[010-21a]
 者著此説是也湯於所未伐之國則怨其來之後其
 所徃伐者則室家相慶曰徯我后乆矣我后既來則
 自此可以蘓醒矣夫湯之征伐於未至之國則怨其
 不至而曰奚獨後予既至之國則相慶其來而曰后
 來其蘓則民之戴商其來舊矣伐桀之役理有不得
 不然者非湯之本心也然其本心則事岀於天下慚
 何足多慚哉
佑賢輔徳顯忠遂良兼弱攻昩取亂侮亡推亡固存邦
[010-21b]
乃其昌徳日新萬邦惟懐志自滿九族乃離
 仲虺上既陳説湯之伐夏救民本乎天命民心之所
 係屬在成湯有不足慚者故此又言天下常理有徳
 則興無徳則亡或興或亡皆所自取今湯興桀亡皆
 是自取在湯不足介意也林少頴謂佑賢輔徳顯忠
 遂良此言為善者必為人佑助也其文以小大為序
 良不如忠忠不如徳徳不如賢故人之佑之輔之顯
 之遂之亦稱其善之小大而已兼弱攻昩取亂侮亡
[010-22a]
 此言為不善者必為人之所侵陵也其文以輕重為
 序弱未至於昩昩未至於亂亂未至於亡故人之兼
 之攻之取之侮之亦稱其不善之輕重也此數句言
 大扺人獲人之輔助與人之侵侮者皆係其人之自
 取猶天然自然栽者培之傾者覆之未甞容私其于
 間其文勢從便相配學者觀其大意可也若求之太
 深必欲從而為之説如王氏所謂佑者右也輔者左
 也如此之類則不勝其鑿矣此説是矣蓋仲虺之意
[010-22b]
 謂天下常理有賢徳忠良者則人必輔之佑之顯之
 遂之有弱昩亂亡者則人必兼之攻之取之侮之理
 之自然人君惟當因其有可亡之道則推而亡之因
 其有可存之道則固而存之皆當乎理之自然不以
 私意介乎其問則邦國必至於昌盛今紂之暴虐淫
 亂如此湯順常理而放之是亦推亡之道也何為念
 哉不必慚可也仲虺既言湯之伐桀乃順乎天理有
 不足慚故又戒之曰徳日新萬邦惟懐志自滿九族
[010-23a]
 乃離蓋謂前事誠不足慚自今已往惟當日新
 其徳不有自滿之志可也故徳茍日新而無斁
 則萬邦皆懐我之徳苟惟有自滿之志則以為
 徳止此不復自修則非特不能増益所不能而
 已為我有者亦必隳廢昔之萬邦之懐者亦必
 變而為九族之離矣在湯可不戒哉言其羙則
 極致萬邦懐其效如此之逺言其失則極至九
 族離其敗如此之甚仲虺言此非有他也誠恐
[010-23b]
 湯懐慚不已或委靡廢弛不復以天下為意故
 極言之使知所畏知所慕去其慚而進其徳也
 胡益之又謂自此以上所以釋湯之慚也自此
 以下所以戒之守天下也仲虺謂湯之得天下
 在已徃固已無愧湯之守天下在未来宜戒之
 不當有愧也賢則佑之則不為不肖之所陵徳
 則輔之則不為無徳者所染忠者顯之則忠有所
 勸良者遂之則良有所成兼弱則弱有所依攻昧
[010-24a]
 則昩有所改兼者庇之也攻者治之也取亂則有亂
 之惡者不害于民侮亡則有亡之迹者知戒于惡益
 之此意蓋謂仲虺恐湯慚愧不已有害惟新之政故
 前既觧其慚至此則使之旌别諸侯布宣教令以施
 惟新之政也此説亦通故特存之
王懋昭大徳建中於民以義制事以禮制心垂裕後昆
 仲虺既誥湯以日新其徳故此遂言其所以日新之
 道蓋徳所以能新者本乎中之建中之所以能建者
[010-24b]
 本乎徳之大徳不大則知有己不知有人安能建中
 於民中不建則拘於一偏泥於私曲安能致日新之功
 故仲虺所以必欲成湯勉勵以昭明其徳之所謂大
 者而建中以示民也蓋受天地之中者人性之固有
 也惟其因物有遷故陷溺而不知反聖人先得人心
 之所同然將還以其固有之中揭而示之使之率性
 而行得其所同然茍在我者徳未至於大則有所偏
 倚去中益逺矣何以建中哉是昭大徳者乃所以建
[010-25a]
 中於民也王氏乃謂懋昭大徳所以極髙明髙明所
 以處已建中所以道中庸中庸所以待人髙明中庸
 豈可分二致哉此皆穿鑿之過也然建中雖本乎昭
 大徳而徳之所以能大者又在乎以義制事以禮制
 心焉仲虺所以既言懋昭大徳建中于民而必繼以
 以義制事以禮制心者蓋言欲昭徳以建中又不可
 廢禮義也易曰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敬義立而
 徳不孤直方大直内以敬故在乎以禮制心方外以
[010-25b]
 義故在乎以義制事如是合内外之道而胸中恢恢
 與天地同其大懋昭大徳豈有妙于此者乎此昭大
 徳所以又在于禮義也為人君者誠能如此則徳日
 新而萬邦惟懐矣冝其所以能垂優足之道于後嗣
 使子孫永保而無斁也故仲虺所以終之曰垂裕後
 昆曽氏乃謂先儒多以制事制心為湯所以自制是
 不然聖人之徳既如是廣大又且建中于民豈復有
 心與事之未制規規然將待于制也以義制事者制
[010-26a]
 民之事以禮制心者制民之心殊不知仲虺此言為
 成湯設也非為民設也豈可謂制事為制民事制心
 為制民心哉
予聞曰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已若者亡好問則裕自
用則小嗚呼愼厥終惟其始殖有禮覆昏暴欽崇天道
永保天命
 仲虺既備言新徳之説故此又舉其所聞以終其義
 蓋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已若者亡此二句蓋古人
[010-26b]
 之言而仲虺耳所聞者故言予聞曰謂我所聞者如
 此蓋仲虺上既欲湯懋昭大徳又恐成湯行之不力
 求之不博故復以此儆戒之蓋在我者至足而不自
 以為足乃能誠心博求自得其師則忠言日聞雖未
 必王而王業之成基於此也茍自以為是而不復資
 於人視人無一如已者如是則訑訑聲音顔色拒人
 于千里之外則䜛諂面諛之人日至而危亡之道此
 其基也故曰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已若者亡仲虺
[010-27a]
 既引此二句戒湯故又釋之曰好問則裕自用則小
 蓋仲虺上所聞二句言或王或亡相去如此之異恐
 人未必信得師必可王自用必可亡故曰好問則裕
 以能自得師則好問好問則所聞所見者逺人皆樂
 告以善道故徳優裕而有餘徳有餘冝其王矣謂人
 莫已若者亡則自賢而愚人胸中狹劣曽無所容陵
 人傲物是乃取亡之道也仲虺告湯至此盡矣故又
 歎以總括其義嗚呼蓋歎辭也仲虺此言大扺謂湯
[010-27b]
 之始興既能不邇聲色不殖貨利至於克寛克仁彰
 信兆民則始非不善矣所當愼者惟在終而已故自
 佑賢而下皆所以戒湯慎終之道故此言慎厥終惟
 其始蓋謂今日之事惟當慎其終亦如其始可也故
 戒湯於此誠能慎終如始於有禮者則封殖之昏暴
 者則覆亡之天道福善禍淫不過如此湯能行之是
 尊敬天道者也天命豈不可以永保哉永保則𫝊無
 窮施罔極不但奉若而已也蘓氏謂湯之慚徳仁人
[010-28a]
 君子莫大之病也仲虺恐其憂愧不已以害惟新之
 政故思有以廣其意也首言桀得罪於天天命不可
 辭次言桀必害己終言湯之勲徳足以受天下乃因
 極言艱難安危禍福可畏之道以明今日受夏非己
 利乃惟無窮之恤以深慰湯之心而觧其慚仲虺之
 忠愛可謂至矣然湯之所慚來世口實之病仲虺終
 不敢以為無也夫君臣之分放弑之名雖一時臣子
 之莭有不能盡況免議萬世之後乎此説得之
[010-28b]
 
 
 
 
 
 
 
 尚書詳解卷十



通鑑續編 大事記續編 元史續編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 御定資治通鑑綱目三編 皇清開國方略 資治通鑑後編 通鑑紀事本末 春秋左傳事類始末 三朝北盟會編 蜀鑑 炎徼紀聞 宋史紀事本末 元史紀事本末 平定三逆方略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欽定平定金川方略 平定準噶爾方略 欽定剿捕臨清逆匪紀略 欽定蘭州紀略 欽定石峯堡紀略 欽定平定臺灣紀略 綏寇紀略 滇考 明史紀事本末 繹史 左傳紀事本末 逸周書 東觀漢記 建康實錄 隆平集 古史 通志 東都事略 路史 欽定書訂契丹國志 欽定重訂大金國志 古今紀要 蕭氏續後漢書 春秋別典 御定歷代紀事年表 補歷代史表 後漢書補逸 春秋戰國異辭 尚史 國語 國語補音 戰國策 鮑氏戰國策注 戰國策校注 貞觀政要 渚宮舊事 東觀奏記 五代史闕文 五代史補 北狩見聞錄 松漠紀聞 燕翼詒謀錄 太平治迹統類 咸淳遺事 大金弔伐錄 汝南遺事 錢塘遺事 平宋錄 弇山堂別集 革除逸史 欽定蒙古源流 太祖高皇帝聖訓 太宗文皇帝聖訓 世祖章皇帝聖訓 聖祖仁皇帝聖訓 世宗憲皇帝聖訓 世宗憲皇帝上諭內閣 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 唐大詔令集 包孝肅奏議集 盡言集 讜論集 左史諫草 商文毅疏稿 王端毅奏議 馬端肅奏議 關中奏議 胡端敏奏議 楊文忠三錄 何文簡疏議 垂光集 孫毅菴奏議 玉坡奏議 南宮奏稿 訥谿奏疏 譚襄敏奏議 潘司空奏疏 兩河經略 兩垣奏議 周忠愍奏疏 張襄壯奏疏 靳文襄奏疏 華野疏稿 宋名臣奏議 歷代名臣奏議 名臣經濟錄 御選明臣奏議 孔子編年 東家雜記 晏子春秋 魏鄭公諫錄 李國相論事集 杜工部年譜 杜工部詩年譜 紹陶錄 象臺首末 魏鄭公諫續錄 忠貞錄 諸葛忠武書 寧海將軍固山貝子功績錄 古列女傳 高士傳 卓異記 春秋臣傳 老子說略 道德經註_陰符經註 關尹子 列子 沖虛至德真經解 莊子注 南華真經新傳 莊子口義 莊子翼 南華真經義海纂微 文子 文子纘義 列仙傳 周易參同契考異 周易參同契通真義 周易參同契解 周易參同契發揮 周易參同契分章註 古文參同契集解 抱樸子內外篇 神仙傳 真誥 亢倉子_亢倉子註 續仙傳 玄真子_天隱子_无能子 雲笈七簽 第一冊 雲笈七簽 第二冊 悟真篇註疏 易外別傳 古文龍虎經註疏 席上腐談 道藏目錄詳註 楚辭章句 楚辭補注 楚辭集注 楚辭辯證 楚辭後語 離騷草木疏 山帶閣注楚辭 楚辭與論 楚辭說韻 欽定補繪蕭雲從離騷全圖 揚子雲集 蔡中郎集 孔北海集 曹子建集 嵇中散集 陸士龍集 陶淵明集 璿璣圖詩讀法 鮑明遠集 謝宣城集 昭明太子集 何水部集 江文通集 庾開府集箋注 庾子山集 徐孝穆集箋注 東皋子集 寒山詩集 盈川集 王子安集 盧升之集 駱丞集 陳拾遺集 張燕公集 李北海集 曲江集 李太白文集 李太白集分類補註 李太白集註 九家集註杜詩 補註杜詩 杜詩攟 杜詩詳註 王右丞集箋註 集千家註杜工部詩集 高常侍集 常建詩 孟浩然集 儲光羲詩集 次山集 顏魯公集 宗玄集 杼山集 劉隨州集 韋蘇州集 毘陵集 蕭茂挺文集 李遐叔文集 錢仲文集 華陽集 翰苑集 權文公集 韓集舉正 原本韓集考異 別本韓文考異 五百家註昌黎文集 東雅堂昌黎集註 韓集點勘 柳河東集 柳河東集註 五百家註柳先生集 劉賓客文集 呂衡州集 張司業集 皇甫持正集 李文公集 歐陽行周文集 李元賓文編 孟東野詩集 長江集 昌谷集 絳守居園池記 王司馬集 沈下賢集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 追昔遊集 會昌一品集 元氏長慶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