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夏氏尚書詳解 > 夏氏尚書詳解 卷六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尚書詳解卷六
             宋 夏僎 撰
夏書
禹貢
 大禹謨禹貢本皆夏書左𫝊引禹謨敷納以言地平
 天成等語皆謂之夏書則禹謨本夏書明矣今獨禹
 貢冠夏書之首而禹謨乃為虞書者孔子定書釐而
[006-1b]
 正之謂禹謨之書所載有舜禹禅位之事故謂之虞
 書欲見三聖相授守一道之意前堯典虞書解之詳
 矣若夫禹貢之書雖曰治水之後任土作貢在舜授
 受之時然禹之所以有天下實本乎此故孔子所以
 因其舊而特冠于夏書之首所以見禹之有天下本
 于有是功也禹貢之書首别九州之疆界次言治水
 之所經厯又其次言田賦之髙下土貢之有無終言
 朝覲貢賦所以逹帝都之道其事非一獨以貢名篇
[006-2a]
 者以是書之作乃禹治水之功既成之後條陳其九
 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以為貢賦一定之法用
 以告成功于上使上之人按此以為取民之常例是
 其書之所載事雖不一實以任土作貢為主故特以
 貢名焉然禹貢之書有賦有貢不以賦名篇而特以
 貢名篇者或謂禹貢之所謂賦者出于田所謂貢者
 乃其土地之所有賦則一州得以專而用之貢則所
 以貢于天子此書之作正以貢法告于天子故以貢
[006-2b]
 名篇然按孟子言夏后氏五十而貢則貢者雖土地
 之所産亦夏后氏田賦之總名猶啇助周徹之稱故
 禹貢雖有貢賦之異亦可總以貢名篇也此説最長
禹别九州随山濬川任土作貢
 此作序者總叙禹貢一篇之大概也以禹貢攷之據
 濟距河别其為兖據海距岱别其為青至海及淮别
 其為徐據淮距海别其為揚據荆及衡别其為荆至
 荆距河别其為豫華陽黒水别其為梁黒水西河别
[006-3a]
 其為雍此所謂禹别九州也自導岍及岐至于敷淺
 原所謂隨山也自導弱水至又東北入于河所謂濬
 川也按下文言隨山刋木奠髙山大川而益稷亦言
 隨山刋木繼以予決九川距四海濬畎澮距川則此
 所謂隨山濬川者豈非隨山刋除其木先去障蔽而
 後深通其川乎但序書者欲以数語包括一篇之意
 故畧刋木而不言爾兾州田中中賦上上兖州田中
 下賦下下青州田上下賦中上田賦之外又有厥貢
[006-3b]
 絲枲鹽絺之類無非任土地之所宜而制為等差此
 所謂任土作貢也禹貢一篇大概不過乎此故序書
 者以此数言色之按左氏言共工氏伯九州則堯舜
 之前天下已為九此言禹别者盖洪水之時經界圯
 壞禹又别之使復舊制耳
禹貢禹敷土隨山刋木奠髙山大川
 林少頴謂書序皆言作某篇禹貢不言作者唐孔氏
 謂𤼵首言禹句未言貢足以顯矣故不言作然攷諸
[006-4a]
 篇亦有此類而更言作某篇者則孔説為不可用盖
 書文尚簡不尚繁此篇上既言任土作貢故下文不
 復言作禹貢亦猶仲虺之誥上既言仲虺作誥下不
 言作仲虺之誥㣲子上既言㣲子作誥下亦不言作
 㣲子也此説得之若夫此禹貢二字乃作書者揭其
 本篇之題于首諸篇之體皆然也書序既言禹别九
 州隨山濬川此又言禹敷土隨山刋木奠髙山大川
 言重復如是者盖前乃序書之人序禹貢一篇之大
[006-4b]
 槩此乃作書者欲備載禹經理九州之事故以此数
 語為𤼵首之辭也敷如孔子舉舜而敷治之敷同記
 曰鯀障洪水洪範曰鯀陻洪水是鯀之治水大抵持
 五行相勝之説謂土能勝水故其施力惟務以土陻
 之障之殊不知洪水之勢浩浩滔天奔突漂悍茍欲
 以土勝之與水争勢于隄防之間用力雖多而成功
 則寡禹之治水刋山濬川無事陻障順其滔滔之勢
 而利𨗳之故作書者于禹貢之首所以言禹敷土以
[006-5a]
 𤼵明禹治水所以能成萬世永賴之功者本乎敷土
 而散之順其自然而已既言禹敷土又言隨山刋木
 奠髙山大川者盖作書者謂禹之敷土也先隨行山
 林斬木通道木患既平乃定九州之髙山大川表其
 分域如濟河惟兖州專以大川為界荆衡惟荆州專以
 髙山為界華陽黒水惟梁州兼以髙山大川為界所
 謂奠髙山大川也孔氏謂髙山五岳大川四瀆定其
 差秩祀禮所視此説不然夫定其差秩祀禮所視此
[006-5b]
 有司之常事也而乃言于刋木之下兾州之上非序
 也則孔子之言為不然
冀州既載壺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陽覃懐厎
績至于衡漳厥土惟白壌厥賦惟上上錯厥田惟中中
恒衛既從大陸既作島夷皮服夾右碣石入于河
 林少頴曰唐孔氏謂九州之次以地為先後盖水性
 下流當從下泄治水皆從下治兾州帝都于九州為
 近北故首從兾起而東南次兖從兖而東南次青從
[006-6a]
 青而南次徐從徐而南次揚從揚而西次荆從荆而
 北次豫從豫而北次梁從梁而北次雍雍地最髙故
 後之自兖而下皆準地勢從下向髙從東向西青徐
 揚並為東偏雍髙于豫豫髙于青徐雍豫之水從青
 徐而入海梁髙于荆荆髙于掦梁荆之水從掦而入
 海兖在兾州之東南兖兾之水各自東北而入海蘇
 氏謂堯之時河水為患最甚江次之淮又次之河水
 兾兖為多而徐其下流被患亦甚堯都于兾故禹行
[006-6b]
 自兾始林少頴謂此二説皆未盡善盖洪水之患泛
 濫于天下其始之也必相視其水之大勢順其地之
 髙下漸以𨗳之其首尾本末大槩脉絡相應今九州
 之後𨗳山𨗳川之次所謂𨗳岍及岐至又東北入于
 河者即其治水首尾本末之序也若夫此序九州但
 專記毎州之經界與田賦貢篚之詳其間所載山川
 乃下文載𨗳山𨗳川之次其文所不備者則又于逐
 州言之使後世先因逐州所載攷其川瀆所在又以
[006-7a]
 後所載首尾本末之序彼此相𤼵則大禹治水之委
 蛇曲折乃聚一州之水于逐州之下使後有攷據非
 謂先治一州之水使有所歸而後更治一州也此説
 極然禹貢自兖州而下皆言經界獨兾州不言者别
 帝都也雖不言經界以餘州準之則兾州經界實存
 乎其間盖兾州三面距河東河𤼵于積石東北流既
 入中國則折而南流雍州在其西謂河曰西河以雍
 之河在兾之西故雍州下云至于龍門西河是也河
[006-7b]
 至華隂則折而東流豫州在其南謂河曰南河以豫
 之河在兾之南故周官爾雅曰河南曰豫州是也河
 至大伾則又折而北流兖州在其東謂河曰東河以
 兖之河在兾之東故用官職方氏曰河東曰兖州是
 也以三州攷之兾之域盖在東河之西南河之北西
 河之東記曰自東河至于西河千里而近自恒山至
 于南河千里而遥職方氏曰河内曰兾州爾雅曰两
 河間曰冀州則冀州雖不言經界以他州凖之可以
[006-8a]
 互見矣夫禹貢之書欲别其帝都故兾州不言經界
 異于餘州若夫職方氏奠九州之經界正東曰青州
 正南曰荆州正西曰雍州正北曰并州皆指帝都所
 向之方言之至于豫州王都之所在乃不能別異併
 與他州混同稱為河南曰豫州初不能如禹貢别異
 之此則職方氏之失也此禹貢之書所以獨出于千
 載之上而非後世地理家之所及也先儒皆以兾州
 既載為一句漢孔子之説則謂堯之所都先施貢賦
[006-8b]
 役載于書唐孔氏廣其説遂謂計其多寡賦貢配役
 載于書籍然後徴而用之以治水據經但有既載二
 字諸儒乃有賦役載于書籍之意兼兖以下八州州
 名之下皆為絶句惟兾州之下有此既載二字而下
 文壺口二字又無所属孔氏遂謂壺口之下言治欲
 上下皆治此説尤陋當從蘇氏以既載壺口為一句
 詩曰俶載南畝謂始有事于南畆也此亦是始有事
 于壺口然後治梁及岐也故曰既載壺口治梁及岐
[006-9a]
 也少穎謂禹貢山川地理厯三代春秋至于今且数
 千年間地名變易各有不同又其川瀆下流多有圮
 壊無復鉤攷唐孔氏據漢孔氏所載而附益以班固
 地理志其意謂秦焚詩書圖籍皆在髙祖入闗蕭何
 盡收之孔氏去漢初七八十年身為武帝博士必具
 見圖籍所載山川必是驗實今亦依正義所載而旁
 採諸儒之説以附益之不敢自必其然也孔氏謂壺
 口在兾州岐梁在雍州按地理志壺口在河東北屈
[006-9b]
 縣東南梁山在左馮翊夏陽縣西北岐山在右扶風
 美陽縣西北盖壺口在河之内故知其属兾州梁岐
 在河之外故知其属雍州也然言兾州之水而及雍
 之梁岐者吕不韋曰龍門未闢吕梁未鑿河出孟門
 之上大溢横流禹疏通之謂之孟門地理志曰壺口
 在北屈東南酈道元曰孟門在北屈西南則壺口孟
 門之東山也龍門在梁山北則梁山龍門之南山也
 以此言之則其先河出孟門之上横流别出其東之
[006-10a]
 壺口其南之梁山其西之岐山皆墊于水禹于壺口
 之西闢孟門而始事于壺口于梁州之北闢龍門而
 終事于梁山而餘功又及于岐山焉壺口岐梁一役
 也其施功皆同時不可分言于二州此兾州所以言
 雍州之山也漢孔氏謂髙平曰原太原原之大者漢
 以為大原郡即晋陽縣是也岳陽即太岳在太原西
 南属河東郡山南曰陽謂之岳陽盖太岳之南也下
 文𨗳山云壺口雷首至于太岳則知此岳陽即太岳
[006-10b]
 也地理志河東彘縣東有霍太山周禮兾州其山鎮
 曰霍山則太岳即霍山矣曽氏謂太原汾水之所自
 出太岳之南盖汾水之所經也此云既修太原至于
 岳陽盖𨗳汾水故也河過孟門龍門而汾水自束入
 焉汾不入則失所經故既載壺口而修太原次之曽
 氏謂經始而治之之謂載因其舊而修之之謂修壺
 口昔未嘗治禹經始而治之故言既載太原則因鯀
 之功而修之故言既修此説是也覃懐孔氏謂近河
[006-11a]
 地名漳水横流入河從覃懐厎功然後至衡漳按地
 理志河内郡有懐縣即此覃懐也王肅謂衡漳為二
 水名惟孔鄭諸儒謂漳水横流入河謂之衡漳衡即
 古横字當從孔説故蘇氏按九域志兾州有衡水縣
 即衡漳水今長盧河即其故瀆無二水之别唐通典
 又云洛州廣平郡服鄉縣有横漳瀆者盖清漳水出
 上黨沿縣大黽谷東北至勃海阜城縣入河濁漳水
 出長子縣東至鄴縣入清漳二水相合横流入河邉
[006-11b]
 郡凡五千六百八十里所經既逺不惟兾州有衡漳
 洛州亦有衡漳而河北貝州亦有漳南縣相州亦有
 臨漳縣皆漳水之所經者桑欽載又云二漳異源而
 下流同歸于海未嘗入河與此異者盖河自絳水大
 陸至碣石入海禹之故道也周定王五年河徙而益
 東故未至碣石而入海漳水自漢己不入河而入海
 者以河之徙而日益東也故唐人常言今之漳水與
 古異能𤼵源獨逹于海也曽氏謂河自大伾折而北
[006-12a]
 流漳水東流而注之地形南北為縱東西為横河北
 流而漳東注則河縱而漳横可知矣漳水入河如不
 以道則害于河流故禹己修太原至于岳陽又自覃
 懐致功踰太行而北𨗳漳水而使之入河也兾州三
 面距河河為大患故于所治自壺口衡漳皆所以治
 河之害與夫别流之入于河也然則禹之治水可謂
 不茍目前之效而必欲盡除其害也水害既除則土
 之色性可辨下文厥土惟白壌所謂辨其土也盖周
[006-12b]
 官大司徒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種以教稼穡樹
 藝以土均之法辨五色九等以制天下之地征則將
 欲教民樹藝與夫因地制貢茍非辨其土之宜則如
 職方氏所載荆揚宜稻兾雍宜黍稷之類何以知其
 宜而教之樹藝所收多寡何以得知此禹于水平之
 後欲教民稼穡因制貢賦所以先于辨土也然辨土
 所宜又有二曰白曰黒之類辨其色也曰墳曰壌之
 類辨其性也盖用官草人糞壌之法凡糞種騂剛用
[006-13a]
 牛赤緹用羊墳壌用麋竭澤用鹿糞治田疇各因色
 性不併其色性辨之則雖知其土之所宜種者在此
 又豈知其所以糞種者用何物哉此禹之辨土所以
 又必致意于色性也兾州之土色别則白性别則壤
 故謂之白壤漢孔氏謂無塊曰壤顔師古注漢書太
 柔曰壌鄭氏注周禮謂壌和緩貌言雖不同其㫖一
 也土宜既辨則農事于是乎可興田賦之差于是乎
 可定下文厥賦惟上上錯厥田惟中中所謂定其田
[006-13b]
 賦之差也兾州之賦比九州為第一故云上上然嵗
 有凶豐水旱之不同不可取必于毎嵗之常必時有
 所蠲故所入較九州不能常在其上亦有時錯出其
 次故云上上錯也唐孔氏謂多者為正少者為錯兾
 州言上上錯者少在正下故言上上而後言錯豫州
 言錯上中者少在正上故先言錯而後言上中掦州
 言下上上錯不言錯下上者以豫州之賦以上中為
 正有時錯出中上故言錯于上中之上揚州亦以下
[006-14a]
 上為正有時錯出中下不應又加錯于下上之上故
 變文言下上上錯也梁州言下中三錯者梁州之賦
 凡有三等其出下中時多故以下中為正有時上而
 出下下而出下下三等雜出故言三錯也孔氏之説
 甚善夫九州之賦雖曰較数嵗之中以為常然嵗有
 豐凶上之人又必使之錯出他等之賦則凶年必無
 取盈之理而孟子曰治地莫善于助莫不善于貢貢
 者較数嵗之中以為常樂嵗寡取凶年取盈焉林少
[006-14b]
 頴謂禹法既有毎嵗常数又有雜出他等之時凶不
 取盈無不善者切意後世子孫不善用之惟取必於
 毎嵗之常賦無有雜出之時或戰國諸侯重斂裒刻
 立定法以取民不能因豐凶而損益且托貢法以文
 過故孟子有激而云是孟子所謂不善者特救戰國
 之失耳禹法實不然也本朝太宗皇帝既平河東制
 為和糴之法是時斗米十餘錢草束八錢民樂與官
 為市其後物貴而此法不改遂為河東世世之患故
[006-15a]
 謂河東和糴為弊政則可謂太宗和糴之法不善則
 不可説者又謂一夫受田五十畆以五畆為税就五
 畆之中較数歳為常者此所謂夏后氏五十而貢一
 夫受田七十畆以七畆為公田借民力而耕隨多少
 取之者此所謂啇人七十而助也一夫受田百畆畿
 内用夏之貢法税民以公田邦國用商之助法公田
 籍而不税此所謂周人百畆而徹也三代取民名雖
 不同皆不出於什一而禹貢又有九等之差者林少
[006-15b]
 穎謂此有九等之差乃九州賦税計其出入之縂数
 而多少比較有此九等冀州之賦比九州為最多故
 為上上兖州之賦比九州為最少故為下下其餘七
 州例皆如此非取民之制有此九等輕重之差故唐
 孔氏亦云此九等所較無他諸州相準為等級耳此
 計大率所得非上科定其説得之冀州賦雖上上而
 田之髙下肥瘠以九州較之為第五故言厥田惟中
 中夫田之髙下既分九等則賦亦當稱是今乃有異
[006-16a]
 同者盖田有髙下地有廣狹民有多少則其賦税之
 總数自有不同不可以田之髙下準之况洪水既平
 之後蕩析離居者未復其業必有偏聚之䖏故地有
 闢不闢人功有修不修是以賦之所入與田之等級
 如此遼絶也然禹扵九州之土既辨其色性至此又
 辨其田分為九等者盖取其𤼵生萬物言之則總謂
 之土故論其色性至于即是土而加以人功播種之
 則謂之田然後可以髙下九等言之也餘州先田而
[006-16b]
 後賦此則先賦後田者林少穎謂王畿千里之地天
 子所自治併與埸圃園田漆林之類而征之如周官
 載師所載則非盡出于田賦矣故其文属于厥土之
 下若夫餘州所載則皆田之賦也故先田後賦異于
 畿内也貢篚之制自兖州而下皆有之冀州獨不言
 鄭氏云帝都入榖不貢若下文五百甸服納總納秸
 納粟納米皆是為天子治田出榖故不獻貢篚此説
 不然盖賦出于田貢出于土賦則治是州者得以專
[006-17a]
 之貢則治是州者以其土地所生而貢于京師以為
 服食噐用也乃帝都凢其地之所出地之所冝皆天
 子自賦以供用無所事于貢故不言貢篚林少穎亦
 謂畿内之地天子之封内也無所事于貢此説得之
 凢九州所載治水曲折皆言于田賦之上此恒衛既
 從大陸既作獨言于田賦之後者盖自壺口至衡漳
 乃未定田賦先有事而成功故言于賦之前此乃成
 功于冀州辨土宜定田賦之後故其文属于田賦之
[006-17b]
 下不得與上文衡漳相属亦史官因其實而録之者
 也曽氏云二水在帝都北且逺大陸地最平而河所
 經故成功在賦既定之後此説得之地理志恒水出
 常山曲陽縣在唐有恒陽縣衛水出常山靈夀縣東
 北入滹沱河今常有靈夀縣恒衛言既從謂二水向
 焉泛濫漫衍今治之盡從其故道也大陸在鉅鹿縣
 北孫炎等云今鉅鹿縣北廣河澤是也按春秋魏獻
 子畋于大陸杜注云汲都修武縣吳澤也鉅鹿修武
[006-18a]
 相去甚逺亦云大陸者正義謂爾雅廣平曰陸但廣
 而平者皆為大陸故二縣皆有大陸也大陸言既作
 水退盡可耕作也島夷皮服漢孔氏謂海曲謂之島
 居島之夷還服其皮明水患退也林少穎云此説不
 然盖茹毛飲血被服其皮夷狄之本性也不必水平
 而後得衣皮况禹貢九州如兾掦之島夷青之萊夷
 徐之淮夷和夷雍之崐崘析支渠搜皆九州近要荒
 之服也洪水既平任土作貢自綏服之内皆有毎嵗
[006-18b]
 常貢至要荒之服則不責其必貢亦不責其重貨間
 有效誠于上者則使之輸其所有之物如蠙珠織皮
 是也然則此之島夷皮服豈非貢其皮服乎禹貢序
 兾州先既載其治水曲折次及其田賦之髙下又次
 島夷所貢之土物則兾州之事無餘藴矣然下文言
 夾右碣石入于河者孔氏梁州解云浮東渡河還帝
 都曰所治唐孔氏亦云禹之治水必毎州廵行度其
 形勢計其人工施設規模指授方畧令人分布並作
[006-19a]
 還都白帝所治于時帝都近河故毎州之下皆言浮
 水逹河記禹還都之道林少穎云此説不然攷地理
 志碣石在石北平驪城縣西南則碣石是負海之山
 也夾右碣石入于河𨗳海以入河也兾州帝都所在
 若是治畢還白帝所以治豈須遵海以入河然後能
 至兼掦州言㳂于江海逹于淮泗豈禹欲至帝都乃
 由江以入海由海以入淮泗由淮泗以入于河如是
 之迂廽哉鄭氏云禹治水畢更復行之觀地肥瘠定
[006-19b]
 貢賦上下林少穎云此亦不然如鄭氏説則不當序
 于田賦貢篚之下王肅則謂九州之下説諸治水者
 功主于治河之道非有往來乗河之事以此知諸儒
 之言皆不通惟周希聖謂九州之末皆載其入帝都
 之道盖天子之都必求舟楫之所可至使諸侯之朝
 貢商賈貿易雖其地逺而轉輸甚易此説得之所都
 盖在東河之西南河之北西河之東三面距河則是
 建都之意實有取于轉輸之利朝貢之便也禹貢上
[006-20a]
 言田賦篚之事而下言其所以逹都之道始末曲折
 無不備盡而皆以逹于河為至盖逹于河則逹于帝
 都也然掦青不言逹河者兖州言浮濟漯逹于河矣
 故青止云逹濟由濟以逹河也徐州言浮淮泗逹河
 矣故掦州言逹淮泗由淮泗以逹河也既以九州之
 道逹于河則其利于舟楫通于轉輸者無足疑也然
 此云夾右碣石入于河者碣石在右北平驪城縣西
 南故云右碣石盖兾州之北逺於帝都之地凡舟楫
[006-20b]
 轉輸必夾此右碣石之山以入河則至帝都也蘇氏
 謂夾挾也自海入河逆流而西右頋碣石如在挾掖
 也本朝祖宗郡于大梁取其轉輸之便使自江淮閩
 蜀而至者道于汴河自京西而來者道于蔡河自山
 東而來道于五丈河凡入京師逹河而至是亦得唐
 虞逹都之意
濟河惟兖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澤灉沮㑹同桑土既蠶
是降丘宅土厥土黒墳厥草惟繇厥木惟條厥田惟中
[006-21a]
下厥賦貞作十有三載乃同厥貢漆絲厥篚織文浮于
濟漯逹于河
 林少穎謂自兖而下八州皆以髙山大川定逐州之
 疆界書序所謂禹别九州篇首所謂奠髙山大川者
 即此也鄭漁仲有言禹貢之書所以為萬世地理家
 成憲者盖其以地命州不以州命地也如兖州者當
 時所命之名後世安知其在南在北故濟河惟兖州
 以濟水河水之名萬代不冺州名得附此而傳則雖
[006-21b]
 後世更改移易亦不沒矣故禹貢九州雖萬世之後
 欲求其分域皆可得而考者由其以山川定逐州之
 經界也若夫州名為兖之類乃古者疆理天下為九
 州州之疆界不可無别故州為一名以别之非有意
 義于其間漢孔氏謂兖州東南據濟西北距河故謂
 之濟河惟兖州唐孔氏廣其説曰據跨也距至也兖
 州之境東南越過濟水西北則至于東河而已其意
 盖謂言據則其地不止于是言距則止于是而已此
[006-22a]
 説甚善蘇氏謂濟水出陶丘北一東一北而入于海
 故兖州之東南皆以濟為界河自大伾至于海皆北
 流故兖州之北境得至于河周無徐州故兖州之界
 出濟之東南若徐之岱山周則為兖州之鎮徐之大
 野周則為兖之薮盖周無徐州故兗得以出乎濟之
 東南故也林少頴謂濟字今文作從水從齊而古文
 書周禮職方氏班固地理志皆作從水從按説文
 從水從注云兗州之濟其從水從齊字注乃云出
[006-22b]
 常山房子縣賛皇山則此二字音雖同而義寔異後
 世雖以從水從齊為兖州之濟而其實乃字之訛也
 故當從古文為証河自兾之大陸北流入兖分為九
 道故兖州所以首言九河既𨗳即爾雅所謂一曰徒
 駭二曰太史三曰馬頬四曰覆釜五曰胡蘓六曰簡
 七曰潔八曰鉤盤九曰鬲津是也九河之名出于一
 時之偶然初無義訓李巡孫炎郭樸数公皆從而為
 之説謂徒駭為禹用功廣衆懼不成以太史為大使
[006-23a]
 人止通水道以馬夾為上廣下狹如馬頬以覆釜為
 水中多渚形如覆釜胡蘓為流水多散以簡為深大
 以潔為水多石治之若潔鈎盤謂曲如鈎折如盤以
 鬲津為狹小可鬲為津此皆附㑹曲為之説故唐孔
 氏謂九河云復其故道則名雖先有不宜徒駭太史
 因禹立名則九河之名不可以義訓求也明矣曽氏
 云别為九河之名一曰徒駭二曰太史三曰馬頰四
 曰覆釜五曰胡蘓六曰簡潔七曰鈎盤八曰鬲津其
[006-23b]
 一不名者河之經流先儒不知河之經流不為異名
 乃分簡潔為二以足九河之数豈有数河皆復名而
 簡潔乃单名者漢許商則謂徒駭乃分為八審如曾
 氏所言則是九河其一為經流而其八為支派也林
 少頴皆以為不然據下文言又北播為九河同為逆
 河入于海則河自大陸以北播為九道分支别派並
 列為九其勢均也安得以一為經流以八為支派哉
 此説極善九河之地在兖州平原以北漢許商上言
[006-24a]
 于成帝時謂九河所在徒駭最北鬲津最南其間相
 去二百餘里今徒駭胡蘓鬲津見在成平東光鬲縣
 界中唐孔民謂許商上言三河下言三縣則徒駭在
 成平胡蘇在東光鬲津在鬲縣既知三河之䖏則太
 史馬頰覆釜在東光鬲縣之北成平之南簡潔鈎盤
 在東北之南鬲縣之北可知孔氏此説于經傳雖無
 明文亦有此理孟子曰禹疏九河九河言疏則禹之
 前既有九河洪水湮塞禹乃疏之通之故此亦言九
[006-24b]
 河既道謂禹但疏通使復其故道耳播之者非禹也
 或云河水自髙而下其勢奔湍禹播九河分其勢而
 復納之于海信斯言也豈所謂行其所無事哉雷夏
 澤名在濟隂城陽縣西北其陂東西二十里南北十
 五里即舜所漁之澤本名夏澤山海經云澤中有雷
 神因名雷夏周禮職方兖州其浸盧維鄭注云當讀
 為雷雍以雷即此雷雍乃下所言灉沮理或當然雷
 夏之水昔常散漫至此而聚故言既澤陳博士謂川
[006-25a]
 欲其行而不可使之湮澤欲其聚而不可使之散禹
 于九河則𨗳之使行于雷夏則鍾之使止順其勢之
 自然而已故無容私焉此説極當灉阻二水先儒不
 著其本末直云二水㑹合同入雷澤按爾雅注灉河
 流别出復還者則灉乃出于河而還入于河非注于
 雷夏也按地理志沮水出常山元氏縣首受中邱西
 山窮泉谷西至堂陽入黄河不見灉水之本末今攷
 常山郡非兖州之地属兾州二水乃載在兖州皆未
[006-25b]
 可指定以䖏兖州必有此二水後世無所鉤攷所謂
 㑹同者必是二水異出而合流也周希聖謂㑹同朝
 宗皆諸侯見天子之禮故以為諭此論甚善兖州之
 水既𨗳九河澤雷夏灉沮又已㑹同則水退而土性
 復矣故冝桑之土于是可以享蠶桑之利林少頴謂
 九州之民皆賴蠶桑以為被衣獨于兖州言者以兖
 州貢絲與織文尤宜于此故于兖州言之降丘宅土
 亦謂洪水之初民皆升髙丘避水今水既平乃得降
[006-26a]
 丘而即平土以居之也夫水退之後降丘宅土九州
 皆然獨于此言者林少頴謂當洪水滔天之時髙山
 為水所懐民避水于山者其患輕丘陵為水所襄民
 避水于丘者其害重丘盖山之小者兖州地界濟河
 之間平地多而山少卑濕之䖏無山可慿但升髙丘
 避之其被水害比九州為甚今幸水退升丘之民得
 以復居平土此尤可喜故于兖州言之鄭氏亦謂此
 州遭水其民尤困水害既除下丘宅土得免于危厄
[006-26b]
 故記之此説是也兖州水退之後其土以色别之則
 黒以性别之則墳墳謂土脉墳起也其土所生之草
 木水退之後以草則繇繇謂茂也以木則條條謂長
 也九州惟此州與徐掦言草木孔氏謂此三州偏冝
 草木林少頴謂不然按九州西北多山東南多水多
 山則于草木多冝皇矣詩曰帝省其山柞棫斯㧞松
 柏斯兊則西北最宜草木也可知至于東南卑濕于
 樹藝誠非所宜竊謂此州言草木者乃三州最居下
[006-27a]
 流其地卑濕遭水患草木不遂其性至是而或繇或
 條或夭或喬或漸包故于二州言之以見水退草木
 遂性非謂此三州最宜草木余謂少頴此説雖可喜
 然以掦州攷之掦州亦言草木也而其貢乃有羽革
 齒毛惟木木尚預貢則冝草木可知矣以此較彼則
 孔氏之説又似可取未敢以少頴為然也兖州田中
 下于九州第六而賦乃第九者盖洪水之害河為甚
 兖又河之下流其被泛溺之患比餘州又甚兼土廣
[006-27b]
 人稀故賦所以下田之三等也賦第九而云貞者孔
 氏云正也州第九賦第九與州相當唐孔氏廣之云
 此州治水最後畢州為第九成功賦亦第九與州適
 相當故云貞曽氏謂賦第九所賦最薄君天下者以
 薄賦為貞故變文云貞此二説皆以貞為第九之賦
 要之𢎞氏不若曽氏之説簡易也蘇氏為貞正也
 賦隨田髙下者正也其有不相當者必有其故非正也
 此州田中下賦亦中下田賦皆第六故曰貞夫九州
[006-28a]
 之賦相較為等差豈有雍賦既第六而此復第六哉
 蘇氏之説不足信矣夫兖州賦既第九又言作十有
 三載乃同者兖州被水患也甚雖所賦于九州為第
 九又不即加賦法必寛以待之使耕作十三年然後
 乃有賦法與他州同也説者多以十三載為禹治水
 所厯之年故唐孔氏與馬融皆謂鯀治水九載績用
 弗成舜舉禹治水三年功成九載加以三載為十二
 年是禹治水十二年而八州平兖州乃十三載而後
[006-28b]
 畢功比他州在最後故特言之曽氏又舉髙堂隆之
 言謂禹治水前後厯二十二年其説以鯀九載並此
 十三載故云二十二載詳考二説皆不足取據此言
 作十有三載乃同承于厥賦貞之下則十三載專為
 兖州貢賦設也非謂治水至十三年而功成也兖州
 之地宜漆與蠶桑故其貢以漆絲然有貢又有篚者
 盖入貢之時其物出于女工之成可充人君之衣服
 則盛于篚而貢之兖州宜蠶桑其女工有織而成文
[006-29a]
 錦綺之属此所以使之篚而入貢也叅攷餘州徐篚
 元纎縞掦篚織貝荆篚元纁璣組豫篚纎纊皆可充
 衣服之物故篚而貢之若夫青州所篚之檿絲雖非
 可充衣服之用然爾雅謂檿絲出東萊以織繒堅韌
 異常則亦可充衣服故篚之比至梁雍有貢而無篚
 以其地不宜也少頴云八州之貢多少不同掦荆最
 多兖雍最少各因地之宜而不可强其所無雖然有
 多寡不同大抵以其所入凖其髙下以充其毎嵗之
[006-29b]
 常貢是以有多寡而無輕重此説得之兖貢篚入帝
 都之道自濟漯二水循流而入然後至河故經言浮
 于濟漯逹于河顔師古曰以舟行水曰浮漢孔氏曰
 從水入水曰逹此云浮濟逹于河者豈非謂自濟漯
 泛舟而行因水入水直至于河不須舎舟而陸也按
 地理志漯水出東郡東武陽縣至樂安千乗縣入海
 濟即禹貢所謂東流為濟者是也唐孔氏謂此言浮
 于濟漯逹于河盖自漯入濟由濟入河周希聖云由
[006-30a]
 濟入漯由漯入河二説不同少頴云經文不見濟漯
 相通之道二説未必然要之二水不必相通茍濟亦
 可以入河漯亦可以入河則亦可謂之浮于濟漯逹
 于河矣此説得之
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畧濰淄其道厥土白墳海濵廣斥
厥田惟上下厥賦中上厥貢鹽絺海物惟錯岱畎絲枲
鉛松怪石萊夷作牧厥篚檿絲浮于汶逹于濟
 青州以岱海為界漢孔氏謂東北據海西南距岱惟
[006-30b]
 青州唐孔氏廣其説謂海非可越而言據者東萊青
 州東境之縣浮海入海曲之間則是青州之境非特
 至海畔而已故孔氏云據又漢末有公孫度者北據
 遼東號青州刺史越海收東萊諸郡則堯時青州當
 越海而有遼東也其後舜分青州為營今遼東即營
 州之地是青州越海兼有遼東也明矣蘇氏謂青州
 之西與兖州以濟為界而不言者以兖州見之爾雅
 不言青州商制也商無青州并青于徐也周禮有青
[006-31a]
 無徐并徐于青也嵎夷則羲和所宅之地既畧者漢
 孔氏云用功少曰畧蘓氏不取其説謂略即封畧之
 畧言已為之封畧也盖地接于夷不為之封畧則有
 猾夏之變非用功少也禹于治水土則有胼胝之勞
 豈但于海嵎之地乃用功少耶此説極然林少頴謂
 禹貢九州如兾掦之島夷此州之嵎夷萊夷梁州之
 和夷徐州之淮夷是数州之境接于要荒故有蠻僚
 之民雜䖏其地如後世蠻洞羈縻州郡漢孔氏乃云
[006-31b]
 嵎夷萊夷和夷為地名淮夷為水名島夷為狄名豈
 理也哉地理志濰水出瑯琊箕屋山北至都昌縣入
 海淄水出㤗山萊蕪縣源山東北至千乗博昌縣入
 海今濰州淄州即其地二水本皆泛濫今皆復其故
 道曽氏乃謂九河沱潛言既道禹為之道也既之為
 言已也言禹之事已成也濰淄言其道水有本道非
 禹為之其道者指物之辭言得其道之故而已夫以
 既道為禹為之道則後言既豬者豈禹之豬哉又言
[006-32a]
 既入者豈禹為之入乎要之或言既與其皆語辭也
 不必曲為之説林少頴云此州雖近海然不當衆流
 之衝盖河濟之下流兖州受之淮之下流徐州受之
 漢之下流掦州受之故此州施功濰淄二水順其道
 以入海則其功畢矣故止言濰淄其道濰淄既道則
 土可以下故卑地之土則色白而性墳瀕海之土則
 斥鹵而廣以青州近海則有二種之土也許氏説文
 謂東方謂之斥西方謂之鹵盖鹹也可煮以為鹽者
[006-32b]
 青州田第三故言上下賦第四故言中上貢則以近
 海故貢鹽絺與海物等鹽即廣斥之地所出也絺細
 葛也雖非海濵所出竊意亦此州所有故貢之海物
 即水族之可食者所謂蠯蠃蜃蚳之属是也但惟錯
 二字説者不同孔氏以其連于海物之下故謂海物
 惟錯非一種故言海物惟錯諸儒皆從之林少頴謂
 此總言海物惟錯不知其為何物則固非一種矣何
 須更加惟錯二字竊謂此言鹽絺海物惟錯與掦州
[006-33a]
 齒革羽毛惟木其文與此同木既别是一物而言惟
 木則此言惟錯亦應是一物如豫所謂錫貢磬錯當
 是治玉之石也少頴此説雖可喜然孔氏之説後世
 承而用之既乆其説于經亦不為不通故當從孔氏
 青州既貢鹽絺與海物等而下又言岱畎絲枲鉛松
 怪石五品者盖九州之貢直言于厥貢之下不言其
 地者以其一州所出充貢物之品不可指地而言之
 其言地者乃是此地出此物比他地為尤良故言地
[006-33b]
 以别之若此州所謂岱畎絲枲鉛松怪石徐州所謂
 嶧陽孤桐泗濵浮磬荆州所謂惟箘簵楛三邦底貢
 厥名者皆是此地出此物比他䖏為最良故也舜典
 岱宗注云太山也則此言岱畎盖太山之畎谷也絲
 蠶也枲麻也鉛錫類也其色青于錫今此州所貢絲
 枲鉛松皆是過用之物至于怪石則誠有可疑者竊
 意當時制禮作樂必資以為噐用之飾于義必有不
 可闕者非是欲以無益之物為玩好也舜作漆噐禹
[006-34a]
 雕其俎諫者数人夫噐與俎皆通用之物惟漆之雕
 之有以起後世奢侈之漸故諫者不止若使制貢之
 間有可已而不已者則諫者愈衆矣舜禹必不用也
 此説極然萊夷萊山之夷也其地周謂之萊子國漢
 謂之東萊今有東萊郡即其地也按左傳夾谷之㑹
 萊人欲以兵刼魯侯孔子曰两君合好而裔夷之俘
 以兵亂觀此則萊夷為夷狄明矣萊夷言作牧謂水
 退可以放牧也盖夷人以畜牧為事以射獵為娛故
[006-34b]
 從其俗言之檿絲檿桑蠶絲也詩曰其檿其柘則檿
 盖柘之属今人謂柘為山桑則檿絲盖用檿桑飬蠶
 所得之絲也但檿絲所用説者不同孔氏謂中琴瑟
 之絃蘇氏引爾雅謂檿桑山桑也惟東萊有此絲以
 為繒堅韌異常萊人謂之山繭陳博士謂檿不可織
 使萊人貢無用之物則受之為無傷数記皆以意度
 之難分是非但蘓氏謂檿絲必萊夷作牧然後有此
 故言厥篚于作牧之後今考其文勢先言厥貢即言
[006-35a]
 萊夷作牧而継以厥篚檿絲則蘇氏此説似有理也
 汶水地理志云出泰山萊蕪縣原山西南入濟即下
 文所謂𨗳沇水東流為濟入于河溢為滎東出于陶
 丘北又東至于菏又東北㑹于汶者是也此州載入
 帝都之道必言浮于汶逹于濟者盖以道沇水攷之
 則汶濟河實相通故欲至帝都當由汶以逹濟然言
 濟不言河者上兖州已言浮于濟漯逹于河故此直
 言逹于濟則逹河可知少頴謂王制雖言凡四海之
[006-35b]
 内九州是方千里無有贏縮多寡于其間如淮海惟
 掦州自淮至海不啻千里則以掦州言之于千里惟
 有餘濟河惟兖州海岱惟青州自濟距河自海距岱
 皆不及千里則以兖𤯝言之于千里惟不足盖禹别
 九州本以髙山大川為準既取必于山川則難以千
 里限之也王制之言但謂九州雖贏縮多寡不同然
 長短相補亦可約其為方千里也
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藝大野既豬東原
[006-36a]
厎平厥土赤埴墳草木漸包厥田惟上中厥賦中中厥
貢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濵浮磬淮夷蠙珠
暨魚厥篚𤣥纎縞浮于淮泗逹于河
 徐州之境言海岱及淮夷漢孔氏謂東至海北至岱
 南及淮盖徐州東直抵海北接青州則至岱南及掦
 州則及淮也爾雅泲東曰徐州今禹貢徐州不言泲
 而青州乃言泲者爾雅商制商無青州青兼于徐故
 徐言泲也周禮職方正東曰青州其川淮泗其浸沂沭
[006-36b]
 沭音述今禹貢徐州乃有淮沂者職方周制周無徐
 州徐兼于青故淮夷見于青也少頴謂禹貢不惟兾
 州不言疆界以餘州互見然其餘八州亦有互見于
 他州者夫一州之境必有四面今但及其山川之二
 境則其不載者豈非互見于鄰州之間乎至徐州獨
 載三面所至者此又其辭不得不然若言海岱則兼
 于青州言淮海則兼于掦州故言海岱及淮然後可
 以别徐州之界此説極然按地理志淮水出桐栢山
[006-37a]
 桐栢在南陽平氏縣東南盖豫州之境也沂水出泰
 山盖縣臨樂子山南至下邳入泗二水即下文所謂
 𨗳淮自桐栢東㑹于四沂東入于海者是也二水𤼵
 源皆不在徐州而于徐言其乂者二水雖𤼵源于他
 州其下流至徐始為大患故于此言其乂為二水皆
 已治也少頴謂徐州之水以沂名者多矣酈道元曰
 沂水出居石山西北經魯之雩門曽點所謂浴乎沂
 者即此水也又武水出武陽之冠石山世謂之小沂
[006-37b]
 水又一水出黄孤山亦曰小沂水許慎曰沂水出東
 海費縣東則徐州之水以沂名者多矣此所謂沂盖
 指盖縣所出入泗之沂以下文𨗳淮桐柏東會于泗
 沂沂入于泗泗入于淮源委相注故併二水言之此
 説是也蒙山在太山之䝉隂縣西南徐之北境山語
 所謂東䝉詩所謂奄有龜䝉者即此山也羽山在東
 海祝其縣南殛鯀于羽山即此山也二山言其乂謂
 水退之後二山皆可種藝也大野澤名地理志大野
[006-38a]
 澤在山陽鉅野縣北鉅野即大野也大野言既豬謂
 往前泛溢今水退得豬水為澤也孔氏謂水停曰豬
 周禮有以豬畜水豈非有停畜之義乎蘇氏謂周禮
 職方氏河東曰兖州其澤薮曰大野今徐州有大野
 者大野在徐之西兖之東周無徐州故以属兖此説
 得之東原即今之東平郡在徐之西境其地平故謂
 之原東原言厎平謂致功而地平可耕也曽氏謂徐
 州言淮沂其乂䝉羽其藝大野既豬東原厎平則木
[006-38b]
 之流止地之險易無所不治盖淮沂是水之流也大
 野是水之止也䝉羽是地之險也東原是地之易也
 流者止者險者易者無所不治則此水平可知矣此
 州既水平故色别其土則赤性别其土則埴墳墳先
 儒訓為土脉墳起人皆知其義惟埴訓為土黏曰埴
 亦未知埴何以訓為土黏故唐孔氏按考工記用土
 為瓦謂之摶埴之工則土非黏安可摶以為埴故知
 埴當訓為土黏也此州言埴墳謂性雖黏而膏脉亦
[006-39a]
 自墳起也乃林少穎正以埴墳為二種夫土有二種
 青州常言之青州言厥土白墳海濵廣斥則凡言土
 有二種者必析而言之未嘗併言若必謂埴墳為二
 種則豫州之土已别二種言厥土惟壤下土墳壚豈
 可又謂豫之下土又有墳壚二種哉故當謂埴墳為
 埴而墳也徐州受淮之下流其地墊溺已甚草木不
 得遂茂為日乆矣今也洪水既平乃始進長而叢生
 故言漸包以漸有進長之意包有叢生之意故也此
[006-39b]
 州田則第二故言上中賦則第五故言中中貢則五
 色土故言厥貢惟土五色所謂土五色非謂一土有
 五色謂此州有青黄赤白黒五種之土也韓詩外傳
 謂天子社廟五文東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黒上
 冐以黄土将封諸侯各取其方色苴以白茅明有土
 當謹敬潔清蔡邕亦謂天子大社以五色土為壇皇
 子封為王授以太社土各以所封之方色苴以白茅
 使歸國立社謂之茅社孔傳所明與二説皆同則徐
[006-40a]
 州所貢五色之土豈非欲用以立社乎林少穎謂前
 言赤埴墳此又言土五色盖此州之地大抵赤色者
 最多青黄白黒者僅有而已此説極然上貢土五色
 不言其地下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濵浮磬淮夷蠙
 珠暨魚乃獨言其地者盖上言五色土乃徐州境内
 有䖏非一故不指一地而言惟夏翟孤桐等乃生于
 此地者最良故特言其地也羽即前蒙羽其藝之羽
 山也羽畎謂羽山之畎谷猶青州言岱畎也夏翟雉
[006-40b]
 也雉謂之夏翟者周禮染人秋染夏鄭注染夏染五
 色然則此言夏翟豈非謂雉之具五色者乎孔氏謂
 翟羽中旌旄其意見周禮司常有全羽為旌故謂翟
 為旌旄之飾要之古者噐用車服用雉為飾者多矣
 不但旌旄也嶧陽嶧山之南也地理志東海下邳縣
 有葛嶧山詩所謂保有鳬嶧即此山也孤桐特生之
 桐也可中造琴瑟之用詩言椅桐梓漆爰伐琴瑟用
 桐可知矣莫非桐也而生于嶧山者為羙嶧山固多
[006-41a]
 桐也而生于山南者為難得生于山南者固難得也
 而介然特生于山南者禀氣為尤全故尤為可貴此
 所以必責貢于嶧陽之特生者也詩曰梧桐生矣于
 彼朝陽則桐以向日為良也可知矣泗濵泗水之旁
 也地理志泗水出濟隂乗氏縣東南至臨淮雕陵縣
 入淮即此水也浮磬謂石之浮于水上可以為磬者
 也泗水之旁有此浮石故使之貢焉唐孔氏謂石生
 水旁水中見石似石水上浮焉此石可以為磬故謂
[006-41b]
 之浮磬周希聖謂浮過也與名浮于實之浮同謂泗
 水之石其髙過于水上者可以為磬故謂之浮磬據
 此二説但以石非浮物故從而為之辭要之不必浮
 水上者然後謂之浮但磬聲貴清越以長故必取石
 之輕者為之所以言浮磬也曽氏謂不言浮石而言
 浮磬者成磬而後貢也淮夷淮上之夷民也漢孔氏
 乃以謂二水名唐孔氏廣其説謂淮即四瀆之淮夷
 盖小水後來竭涸不復有其䖏王肅亦同此説皆不
[006-42a]
 若鄭氏謂此言淮夷蠙珠暨魚盖言淮水之上夷民
 獻珠與魚也詩曰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則淮夷豈可
 謂之水名哉蠙蚌之别名也謂之蠙珠謂珠出于蠙
 故言蠙珠也暨及也謂獻珠及魚也𤣥纎縞漢孔氏
 以𤣥為黒繒縞為白繒纎纎細也言纎在中明二物
 皆當細此説不然曽氏謂先儒以黒經白緯為纎纎
 與縞皆去凶即言之服縞亦為燕服記曰及期而大
 祥素縞麻衣中月而禫禫而纎注云黒經白緯曰纎
[006-42b]
 則知纎也縞也皆去凶即吉之服也記又曰有虞氏
 縞衣而養老則知縞為燕服也𤣥也纎也縞也凡三
 物釋者以𤣥縞為二物以纎為細誤矣據曽氏此説
 盖謂𤣥黒繒也纎黒經白緯之繒也縞白繒也徐州
 之篚有此三物故言之曽氏此説進退有據故特從
 之徐州入帝都之道言浮于淮泗逹于河盖泛舟于
 淮泗以逹于河然後至帝都也淮泗逹河之道二孔
 無説惟蘓氏攷據厯代事寔其言最詳蘓氏引説文
[006-43a]
 曰水自河出為灉灉水東出于泗則淮泗可以逹河
 者以河灉之至于泗也許慎曰泗受泲水東入淮則
 泗之上流自濟亦可通河東坡云自淮泗入河必𨗳
 于泲世𫝊隋焬帝通汴入泗禹特無此水道盖學者
 攷之不詳按項羽與漢約中分天下割鴻溝以西為
 漢東為椘少穎注云于滎陽下引河東南為鴻溝以
 通宋鄭陳蔡曺衛與濟汝淮泗㑹于椘即今官渡水
 也魏武與袁紹相持于官渡乃椘漢争裂之䖏自秦
[006-43b]
 漢有之安知禹時無此水道耶禹貢九州之末皆記
 入河水道而淮泗獨不能入河意其必開此道以通
 之其後或為鴻溝或為官渡或為汴上下百餘里間
 不可入然皆引河水而注之淮泗也故王濬𤼵呉杜
 預與書曰足下既摧其西藩當徑取秣陵自江入淮
 踰于泗汴泝河而上振旅還都亦曠世事也秦漢魏
 晋以來有此水道非焬帝開創明矣自唐以前汴泗
 㑹于古彭城之東北然後東南入淮近嵗汴水直逹
[006-44a]
 于淮不復入泗矣
 
 
 
 
 
 
 
[006-44b]
 
 
 
 
 
 
 
 尚書詳解卷六



詩傳名物集覽 詩說 詩經劄記 讀詩質疑 毛詩類釋 詩欵辨證 三家詩拾遺 詩瀋 詩序補義 虞東學詩 韓詩外傳 周禮注疏 周官新義 周禮詳解 周禮復古編 禮經會元 太平經國書 周官總義 周禮訂義 鬳齋考工記解 周禮句解 周禮集說 周官集傳 周禮全經釋原 周禮註疏刪翼 周禮述註 周禮纂訓 周官集注 禮說 周官祿田考 周禮疑義擧要 儀禮注疏 儀禮識誤 儀禮集釋 儀禮釋宮 儀禮要義 儀禮逸經 儀禮集說 經禮補逸 儀禮鄭註句讀 儀禮商 儀禮述註 儀禮析疑 儀禮章句 補饗禮 禮經本義 宮室考 天子肆獻祼饋食禮 儀禮釋宮增注 儀禮小疏 儀禮集編 內外服制通釋 讀禮通考 禮記注疏 月令解 禮記集說 禮記纂言 禮記集說 禮記大全 月令明義 表記集傳 坊記集傳 緇衣集傳 儒行集傳 日講禮記解義 欽定禮記義疏 深衣考 陳氏禮記集說補正 禮記述註 禮記析疑 檀弓疑問 禮記訓義擇言 深衣考誤 大戴禮記 夏小正戴氏傳 三禮圖集注 三禮圖 學禮質疑 讀禮志疑 郊社禘祫問 參讀禮志疑 禮書 禮書綱目 五禮通考 書儀 家禮 泰泉鄉禮 朱子禮纂 辨定祭禮通俗譜 春秋左傳注疏 春秋公羊傳注疏 春秋穀梁注疏 春秋釋例 春秋集傳纂例 春秋集傳微旨 春秋集傳辨疑 春秋名號歸一圖 春秋年表 春秋尊王發微 春秋皇綱論 春秋通義 春秋權衡 劉氏春秋傳 劉氏春秋意林 春秋傳說例 孫氏春秋經解 蘇氏春秋集解 春秋辨疑 崔氏春秋經解 春秋本例 春秋五禮例宗 春秋通訓 葉氏春秋傳 春秋考 呂氏春秋集解 胡氏春秋傳 高氏春秋集註 春秋後傳 左氏傳說 左氏傳續說 玉楮集 靈巖集 楳埜集(梅野集) 恥堂存稿 秋崖集 芸隱橫舟稿 蒙川遺稿 雪磯叢稿 北磵集 西塍集 梅屋集 孝詩 字溪集 勿齋集 巽齋文集 雪坡集 文山集 文信國集杜詩 疊山集 本堂集 竹溪鬳齋十一槁續集 端平詩雋 魯齋集 潛山集 須溪集 須溪四景詩集 葦航漫遊稿 蘭臯集 雲泉詩 嘉禾百詠 柳塘外集 碧梧玩芳集 四明文獻集 覆瓿集 閬風集 北遊集 秋堂集 蛟峰文集 秋聲集 牟氏陵陽集 湖山類稿 晞髮集 梅巖文集 四如集 霽山文集 潛齋文集_鐵牛翁遺稿 勿軒集 古梅遺稿 佩韋齋集 廬山集 西湖百詠 則堂集 富山遺稿 真山民集 百正集 月洞吟 伯牙琴 存雅堂遺稿 吾汶槁 在軒集 紫巖詩選 九華詩集 寧極齋稿 自堂存槁 仁山文集 心泉學詩稿 拙軒集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白雲集 稼村類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青山集 桂隱文集 水雲村稿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靜修集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白雲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峰集 秋澗集 第一冊 秋澗集 第二冊 牧庵文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