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夏氏尚書詳解 > 夏氏尚書詳解 御製詩


[000-1a]
御製題宋版尚書詳觧
五十八篇始至終厯為詳解折扵中道心毋使人心雜
聖法由来王法通士行去/聲胡編誠足偉九峯蔡𫝊實相
同設如切已舉其要二典三謨用不窮
[000-2a]
御製書夏僎尚書詳觧費誓篇論淮夷徐戎事
嘗謂解經者不可以己意穿鑿見長欲出人一頭地而
反晦經義之本㫖也如夏僎之尚書詳觧其研精搜羅
酌古凖今用意不為不勤而瑕瑜各半政以欲為新竒
中之其他姑弗具論如觧費誓之淮夷徐戎不失之穿
鑿哉盖孔安國之𫝊固已有淮夷徐戎錯居九州秦始
皇逐出之之語然引而未發僎則謂徐州淮浦中夏之
地安得有戎夷似先王于此事有不及始皇能除害更
[000-2b]
泛論波及先王雖不能逐戎夷而能用周召始皇雖能
逐戎夷而不知逐趙髙李斯雖寓鑒誡之意耶然于費
誓經義有何闗渉哉盖古時之中國幅貟小後世之中
國幅貟大其非中國幅貟以内之地則率以戎夷目之
如禹貢之莱夷作牧孟子之舜東夷文王西夷之𩔖不
一而足豈其時東萊諸馮岐周亦有戎夷雜處乎宣王
薄代獫狁至于太原或者其地近北狄闌入居之耳若
夫淮浦徐州去邉外逺甚戎夷何所利而捨其故土來
[000-3a]
居之乎可知淮夷徐戎即其地之土著爾時或有跳梁
梗化者未為中國幅貟以内之地故以戎夷目之耳即
如春秋抑吴越與楚謂之蠻夷猾夏不但不可以例今
之江浙湖廣即漢唐以來已無此論矣孔𫝊固已失之
而夏僎以訛𫝊訛更枝其辭以為始皇能除害先王有
不及而申其不憂中國有戎夷第憂朝廷無忠臣之說
不已甚乎支離其辭而盩庢其義乎
[000-4a]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二
 尚書詳解       書𩔖
  提要
    臣/等謹案尚書詳解二十六卷宋夏僎撰僎
    字元肅號柯山浙之龍游人與周升繆景仁
    為友皆以明經教授時稱三俊僎嘗舉進士
    少治尚書老而益精因博採衆説以為是解
    淳熈間麻沙書坊劉氏刋板印行時瀾為之
[000-4b]
    序稱其議論淵深詞氣超邁參於前則有光
    顧於後則絶配其傾挹甚至考宋南渡以後
    為尚書之學者毋慮數百家而三山林之奇
    集解尤見稱於世僎作是書所採雖兼取二
    孔王蘇陳程張氏之説而折衷於之奇者什
    之六七當時吕祖謙受業之奇之門而時瀾
    為祖謙髙弟増修東萊書説即出其手顧於
    是編獨多所推許宜春李公凱治經不專一
[000-5a]
    家於詩宗東萊讀詩記於書亦舍吕氏而獨
    取柯山詳解是其書雖陳振孫以為便於舉
    子而作要其淵源之正議論之醇一時亦未
    有能過之者明洪武間初定科舉之式詔習
    尚書者並用夏氏蔡氏兩𫝊後永樂中大全
    出蔡𫝊始獨立於學官而夏氏書寖微今觀
    其薈粹衆説舍短取長參求其是而斷以己
    意較諸九峯書𫝊固不免畧冗之嫌然其反
[000-5b]
    覆條暢深究詳繹使唐虞三代之大經大法
    有以曲折而㑹其通其用心實出蔡𫝊之右
    洵説書者之善本也其書惟抄帙僅存多有
    脱誤今浙江所進本檢勘自堯典至禹謨全
    闕中又闕泰誓中泰誓下牧誓三篇後又闕
    秦誓末簡謹以永樂大典參校惟秦誓原闕
    外其餘所載並全謹据以補輯遂成完帙至
    其他文義則以永樂大典本及浙本彼此互
[000-6a]
    校擇所長而從之亦庶幾詳善勝舊原本分
    十六卷經文下多附録重言重意乃宋代坊
    本陋式最為俚淺今悉刪去而重加釐定為
    二十六卷不復準其原目云乾隆四十九年
    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7a]
欽定四庫全書
 尚書孔氏序
 正義曰尚者上也言此上代之書後世之所慕尚故
 曰尚書要之非孔子之舊乃伏生之所加何以知之
 安國作序言伏生年過九十失其本經口以𫝊授裁
 二十餘篇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書是伏生之意謂
 是書乃上古之書故加尚字謂之尚書也
古者伏犧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
[000-7b]
之政由是文籍生焉
 伏犧三皇之最先所謂太皥是也伏犧之時仰觀俯
 察近取逺取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文籍
 自是而始著安國作序欲明文籍所起以見是書之
 本始故先言伏犧造書契代結繩之事結繩者鄭𤣥
 云約事事大大其繩事小小其繩王肅亦云識其政
 事也書契者鄭云書之於木刻其側為契各持其一
 以相攷合若結繩之為治陸徳明又謂以書契約其
[000-8a]
 事也是伏犧之前洪荒之世結繩而治雖有文字未
 見於用至伏犧乃始代以書契故三墳五典自是而
 興故曰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由是文籍生焉
伏犧神農黄帝之書謂之三墳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髙
辛唐虞之書謂之五典言常道也至於夏啇周之書
雖設教不倫雅誥奥義其歸一揆是故歴代寳之以為大

 伏犧神農黄帝謂之三皇三皇之書謂之三墳墳大
[000-8b]
 也言三皇之道簡而大是以其書所言亦簡大故曰
 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髙辛唐虞謂之五帝五帝之書
 謂之五典典常也言五帝之道非特可行於一時亦
 可以為百代常行之法是以其書之所載者皆常道
 故曰言常道也自三皇以前所以觀神道而設教者其事
 雖不見倫𩔖要之三墳五典與訓誥誓命之文其雅
 正之詞深奥之義各不同其歸則一揆而已揆度也
 人之於射皆𤼵志揆度於的聖人立教亦同於至理
[000-9a]
 故曰其歸一揆墳典訓誥皆歴代寳以為訓式者故
 曰歴代寳之以為大訓
八卦之説謂之八索求其義也九州之志謂之九邱邱
聚也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皆聚此書也春
秋左氏𫝊曰楚左史𠋣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邱即謂
上世帝王遺書也
 蓋孔子未修六經之初六經之外有八索九邱索求
 也謂是書之作所以求索八卦之義邱聚也謂此書
[000-9b]
 之作所以聚載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若禹
 貢之厥貢厥筐職方之其穀宜其民宜是也又必引
 左𫝊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邱即謂上世
 帝王遺書也立言者亦欲明孔子之前三墳五典八
 索九邱混殽雖近在春秋之世良史如𠋣相亦以謂
 上世帝王遺書而不知其非也
先君孔子生於周末覩史籍之煩文懼覽之者不一遂
乃定禮樂明舊章刪詩為三百篇約史記而修春秋讃
[000-10a]
易道以黜八索述職方以除九邱
 此蓋論孔子修六經之意也按孔子世家安國是孔
 子十一世孫尊其祖故曰先君言孔子生於周末見
 八索九邱之𩔖皆史籍之繁文懼覽而觀之者無所
 統一遂乃定禮樂明舊章刪詩為三百篇約史記而
 修春秋讚易道以黜八索述職方以除九邱正義謂
 修而不改曰定就而减削曰刪準依其事曰約因而
 佐之曰讚顯而明之曰述蓋禮樂之制作自天子出
[000-10b]
 巳無其位特因其制度之舛錯定之以𤼵明先世舊
 韋典法故禮樂言定而巳詩未删之前本三千篇削
其不合於禮義特存三百十一篇故於詩言删春秋
 之作本於魯史乃孔子依魯史成文寓襃貶之意以
 成一代之書故於春秋言約易之為書伏犧畫之文
 王重之皆聖所作不可強改特因而佐成之以成十
 翼故於易言讚十翼既作易道巳明則八索之書初
 不必用矣是以黜而棄之焉職方者即周禮職方氏
[000-11a]
 也所掌皆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宜夫子述其
 所職而載之於經故於職方言述職方既述則九州
 所有燦然在目九邱之書亦不必用矣故删而除之
 焉
討論墳典斷自唐虞以下訖於周芟夷煩亂翦截浮辭
舉其宏綱撮其機要足以垂世立教典謨訓誥誓命之
文凡百篇所以恢𢎞至道示人主以軓範也帝王之制
坦然明白可舉而行三千之徒並受其義
[000-11b]
 墳典之書𫝊之既乆不無雜亂孔子討論而整理之
 上去三墳及五典之書斷自唐虞獨取二典訖於有
 周其間有雜亂難攷之處皆芟除之而使至於平夷
 浮華無實之言皆翦截而剔去之但舉其宏綱撮其
 機要以垂示後世用以教人耳綱網之索謂之宏綱
 則言舉大綱而衆目張機弩之括謂之機則言撮機
 括之至要非泛而無統者也惟舉其大綱而撮機要
 故上自唐虞下及商周歴世最乆歴君甚多而典謨
[000-12a]
 訓誥誓命特百篇而已大扺孔子定書皆所以𤼵明
 張大二帝三皇至治之要道以為後世人君出治之
 則如車之有見其所行皆由是範則如器
 之有範見其所為不能外是惟吾夫子用意如是故
 百篇之書其間所載二帝三王之制作坦易明白後
 世可舉是而見於有行寔非可言而不可行者惜乎
 出非其時言不見用百篇之義苐𫝊之三千弟子而
 已不𫉬推而行之
[000-12b]
及秦始皇㓕先代典籍焚書坑儒天下學士逃難觧散
我先人用藏其家書於屋壁
 按秦本紀秦王名政二十六年平定天下尊為皇帝
 不復立謚以初并天下故號始皇始皇欲愚黔首故
 滅除先代典籍焚古書坑儒士天下儒者率皆隱身
 避世分散於四方而書無復存者時孔子七世孫子
 襄者知秦法峻酷又慮其家書不𫝊乃於壁中藏其
 家書故安國謂之先人藏於壁中者以子襄為己之
[000-13a]
 先祖故稱為先人也
漢室龍興開設學校旁求儒雅以闡大猷濟南伏生年
過九十失其本經口以𫝊授裁二十餘篇以其上古之
書謂之尚書百篇之義世莫得聞
 前既言秦焚書意故至此又言漢求書之意焉龍興
 者易乾之九五以龍飛在天喻聖人居尊位而子兆
 民故安國云漢世龍興蓋謂漢家繼秦而興也漢家
 既繼秦而興於是懲秦之弊開設學校旁求儒雅以
[000-13b]
 闡明先王之大道猷道也大道即先王六經是也蓋
 自焚書之後學校廢之已乆自坑儒之後儒雅逃散
 於四方至漢興乃開設學校而旁求之謂之旁則求
 之非一方也伏生名勝為秦二世愽士儒林𫝊云漢
 文時求能治尚書者天下無有聞伏生治之欲召時
 年已九十餘老不能行於是詔太常使掌故臣鼂錯
 徃受之得二十九篇即以教於齊魯之間是書經秦
 火至漢文帝訪伏生乃始僅得二十九篇也得二十
[000-14a]
 九篇而謂之二十餘篇者蓋傷之為少也然史記載
 秦時焚書子襄壁藏之漢定天下伏生求其書亡
 十篇獨得二十九篇以教齊魯之間是伏生於壁内
 得二十九篇今安國乃云失其本經口以𫝊授者蓋
 伏生初實壁内得之以教齊魯𫝊教既乆誦文則熟
 至其末年鼂錯徃受之時乃不執經而口授之也以
 書𫝊攷之伏生所得之書蓋堯典舜典臯陶謨益稷
 禹貢甘誓湯誓盤庚三篇髙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
[000-14b]
 牧誓洪範金縢大誥康誥酒誥梓材召誥洛誥多士
 無逸君奭多方立政顧命康王之誥吕刑文侯之命
 秦誓費誓凡二十三篇除以堯典舜典合為一臯陶
 謨益稷合為一盤庚三篇合為一顧命康王之誥合
 為一則伏生之所𫝊凡二十八篇也明矣今史記儒
 林𫝊並云得二十九篇者果何所見而言耶按馬融
 云泰誓後得鄭𤣥書論亦云民間得㤗誓而書别録
 亦曰武帝末得㤗誓於壁内者獻之與愽士使讀説
[000-15a]
 之數月皆起𫝊以教人則㤗誓非伏生所𫝊而言二
 十九篇者以司馬遷在武帝世見㤗誓出而得行入
 於伏生所𫝊内故為史總之并云伏生所出不復曲
 别分析云民間所得其實得時不與伏生所𫝊同故
 也但伏生雖無此篇而書𫝊有八百諸侯俱至孟津
 白魚入舟之事與㤗誓同不知伏生先為此語抑是
 㤗誓出後後人加此語是未可知也彼王充論衡及
 後漢書獻帝建安十四年黄門侍即房宏等云宣帝
[000-15b]
 太和元年河内女子有壊老子屋得古文㤗誓三篇
 論衡又云掘地所得者但馬遷時㤗誓巳得或者至
 宣帝時河内女子再得亦未可知也書之本名惟曰
 書而已未有尚字伏生自秦火之後裁得二十餘篇
 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書彼鄭𤣥依書緯謂尚書為
 孔子所加故書讚曰孔子尊而命之曰尚書殊不知
 安國親見伏生既言伏生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書
 何云孔子所加是知書是本名尚是伏生所加故朱
[000-16a]
 子引書直云書曰若配代而言則曰夏書無言尚書
 者也書本百篇遭秦火散失至伏生口𫝊僅得二十
 餘篇餘則名存而義巳不聞故曰百篇之義世莫得
 聞今之書諸序皆附見諸篇之末則百篇之書名存
 而義亡也審矣
至魯共王好治宫室壊孔子舊宅以廣其居於壁中得
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啇周之書及𫝊論語孝經皆科斗
文字王又升孔子堂聞金石絲竹之音乃不壊宅
[000-16b]
 經秦火散失之後至漢文帝伏生口𫝊僅得二十餘
 篇景帝時魯共王壊孔子舊宅得其七世孫子襄所
 藏屋壁古文書乃増多伏生二十五篇為五十八篇
 故安國作序既先言伏生口𫝊之事至此則又言魯
 共王壊宅得書之意共王景帝之子名餘封為魯王
 死謚曰㳟安國生武帝時共王巳死故有謚可書共
 王存日居魯近孔子宅好治宫室故壊孔子宅以廣
 其所居所壊壁内得安國先人子襄所藏古文虞夏
[000-17a]
 商周之書及𫝊論語孝經皆科斗文字王雖得書尤
 壊不止又升孔子廟堂乃聞金鐘石磬絲琴竹管之
 音以其神異乃不敢壊宅上言壊孔子舊宅此又言
 不壊宅者蓋前總壊其屋壁得書之後又聞八音乃
 止餘者不壊耳科斗蝦蟆子也言字形多頭麤尾細
 狀腹團圓似科斗故謂之科斗書其字乃蒼頡本體
 周猶為之故屋壁書所以皆科斗文字也科斗文字
 古人所為今人不用故謂之古文安國作序不言得
[000-17b]
 古文尚書而云得古文虞夏商周之書蓋屋壁所得
 上直題為虞夏商周之書本無尚字故不言尚書而
 云虞夏商周之書是安國欲以此知尚字非孔子之
 舊乃伏生所増也及𫝊論語孝經陸徳明謂𫝊為
 春秋又謂周易十翼非經謂之𫝊惟正義謂安國之
 意謂古文書於書之外又得𫝊即論語孝經是也論
 語孝經非先王舊典乃孔子𫝊説故謂之𫝊又引漢
 武帝謂東方朔曰𫝊言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又漢
[000-18a]
 東平王劉雲與其太師策書曰𫝊曰陳力就列不能
 者止又成帝賜翟方進策書云𫝊曰髙而不危所以
 長守貴也是漢世通謂論語孝經為𫝊明矣
悉以書還孔氏科斗書廢已乆時人無能知者以所聞
伏生之書攷論文義定其可知者為隷古定更以竹簡
冩之增多伏生二十五篇伏生又以舜典合堯典益稷
合於臯陶謨盤庚三篇合為一康王之誥合於顧命復
出此篇并序凡五十九篇為四十六卷其餘錯亂摩滅
[000-18b]
弗可復知悉上送官藏之書府以待能者
 此言魯共王既懼神異不敢壊宅乃以其所得古文
 虞夏啇周之書與𫝊論語孝經悉還孔氏也科斗之
 書始於蒼頡其文至三代不改周宣王時雖史籀有
 大篆十五篇猶與科斗並行故終三代所用者惟篆
 與蒼頡二體而已及秦焚燒先代典籍絶㓕古文别
 立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
 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隸書故科斗文字
[000-19a]
 經秦廢而不用至漢則其廢已乆時人無能知者安
 國以人無能知識之故而已欲𫝊之乃以前所聞伏
 生口授之書比校起廢攷論古文之義定其可知識
 者為隸以冩古文故曰為隸古定正義謂隸古者就
 古文體而從隸以定之雖隸而猶古是也蓋存古則
 可慕為隸則可識故也安國既為隸古定於是别更以
 竹簡冩之顧氏謂䇿長二尺二寸簡一尺二寸竹
 簡者蓋以竹長一尺二寸為之也書自伏生口𫝊之
[000-19b]
 後除㤗誓後出寔得二十八篇至此以屋壁古文校
 定乃増多伏生二十五篇蓋謂大禹謨五子之歌𦙍
 征仲虺之誥湯誥伊訓太甲三篇咸有一徳説命三
 篇㤗誓三篇武成旅獒㣲子之命周官君陳畢命君
 牙冏命凡二十五篇也伏生初得二十八篇今已増
 此二十五篇是已得五十三篇矣而五十三篇之中
 伏生舜典合堯典為一篇益稷合臯陶謨為一篇盤
 庚三篇合為一篇康王之誥合顧命為一篇今皆依
[000-20a]
 古文分堯典舜典為二篇益稷臯陶謨為二
 篇盤庚為三篇康王之誥顧命為二篇是以五十三
 篇復出此五篇并孔子所作書序昔自作一篇在百
 篇之後是總得五十九篇也既云得五十九篇又
 云為四十六卷者五十九篇除序在外不以卷
 計餘五十八篇同序者同卷異序者異卷如太
 甲盤庚説命泰誓皆三篇同卷是减八卷矣又大
 禹謨臯陶謨益稷三篇同序共一卷康誥酒誥
[000-20b]
 梓材三篇同序共一卷是又减四卷前减八卷後
 减四卷共十二卷以五十八除十二是四十六卷
 然顧命於康王之誥所以别卷者以二篇雖
 伏生合為一而古文乃各自有序故别卷也
 寔宜故正義謂伏生之本亦壁内文其所以
 有合篇與共王所得古文不同者乃伏生老以口授
 時因誦熟而連之耳自五十八篇之外其餘皆錯亂
 而無序摩㓕而不明不可強通故安國乃并與竹簡
[000-21a]
 所冩五十八篇上送於官藏於秘府以待後世有能
 整理而讀之者焉
承詔為五十九篇作傳於是遂硏精覃思慱攷經籍採
摭羣言以立訓傳約文申義敷暢厥㫖庻幾有補於将

 安國前既備言尚書興廢之由故此又言已承詔作
 傳之事蓋安國時為武帝慱士安國既攷正古文乃
 曰帝之所知亦既定訖當以聞於帝帝令註觧故曰
[000-21b]
 承詔為五十九篇作𫝊𫝊者𫝊通其意也其名出自
 左丘明大率秦漢之間註觧者多名為𫝊於後儒者
 以傳之多或有改云注觧者亦有同稱為𫝊者初無
 義例説者乃謂前漢稱𫝊後人稱注誤矣安國謂既
 欲作𫝊而聖道洪深須當詳悉於是硏覈精審覃盡
 思慮以求其理又廣愽推攷羣經六籍於經籍中採
 摭羣言互相參攷作為訓𫝊明不敢率爾也然安國
 又謂作𫝊之體雖欲廣証亦不可失之大煩故此𫝊之
[000-22a]
 作約省其文然雖約省其文又必申盡一書之義使
 其志意敷布而宣暢庻幾天下後世即得其𫝊而求
 聖經之理有所𥙷益耳
書序序所以為作者之意昭然義見宜相附近故引之
各冠其篇首定五十八篇既畢㑹國有巫蠱事經籍道
息用不復以聞𫝊子孫以貽後代若好古愽雅君子與
我同志亦所不隠也
 書序即今書諸篇首所冠者若昔在帝堯至作堯典
[000-22b]
 虞舜側㣲至作舜典者即此序也古文本自作一篇
 在百篇之後安國意謂此序之作乃欲序所以為作
 者之意一篇之義觀序則昭然可見但作序者不敢
 廁於正經故謙而在下今吾既欲著述是書豈可代
 作者之謙須從宜引而分之各冠其本篇之首使與
 本篇相從附近此正安國言已所以分序冠篇之意
 也書本連序五十九篇今序既分是損其一篇故言
 定為五十八篇也安國此𫝊本承詔而作作畢當以
[000-23a]
 奏聞但㑹國家有巫蠱事武帝好經籍之道至此㓕
 息用是故不復以其所𫝊聞之於上惟是𫝊於巳之
 子孫使之遺與後世之人行之耳然安國雖欲貽與
 後人亦不敢望後人必行故云後世若有好愛古道
 廣愽學問志懐雅正之君子與我同於慕古之志𤼵
 明吾道亦庻幾𫝊而不至於隠蔽也按王制言執左
 道以亂政者殺鄭𤣥註云左道謂巫蠱之屬以非正
 道故為之左道以蠱皆巫之所行故曰巫蠱蠱者總
[000-23b]
 名漢書武帝末年上年老滛惑鬼神崇信巫術姧人
 江充因而行詐先於太子宫埋桐人告云太子宫有
 蠱氣上信之使江充治之於太子宫果得桐人太子
 知已不為此以江充故為陷已因而殺之帝不知太
 子實寃謂江充言為實詔丞相劉屈氂𤼵三輔兵討
 之太子赦長安囚與鬬不勝而出走奔湖闗自殺此
 即巫蠱事也
[000-24a]
 尚書詳解
有唐虞三代之議論有叔季之議論居叔季之世而求
繹乎唐虞三代之書難乎而得其藴也夫書之為書斷
自唐虞迄於秦穆凡堯舜之典謨禹啓湯武之誓命周
公成康之訓誥悉備於是讀是書而求以繹之其可以
叔世膚見料想而臆度之哉要必深䆒詳繹求見乎唐
虞三代之用心而後可故讀二典三謨之書當思堯舜
授受於上臯䕫稷契接武於下都喻吁咈者何謂讀三
[000-24b]
盤五誥之書當思人君布告於上臣民聽命於下丁寜
委曲通其話言而制其腹心開其利病以柔其不服者
何㫖讀九命七誓之書當思其命諸侯命大臣者何道誓
師旅誓悔悟者何見以是心讀是書唐虞三代之用心
庻乎其有得而唐虞三代之議論可以心通而意觧矣
柯山夏先生僎少業是經妙年擷其英以掇巍第平居
暇日又硏精覃思而為之釋今觀其議論淵源辭氣超
邁唐虞三代之深意奥㫖皆有以𤼵其機而啟其祕於
[000-25a]
千載之下不謂先生居今之世而言論風㫖靄乎唐虞
三代之氣象也嗚呼書説之行於世自二孔而下無慮
數十家而卓然顯著者不過河南程氏眉山蘇氏與夫
陳氏少南林氏少頴張氏子韶而已程氏溫而邃蘇氏
奇而當陳氏簡而明林氏愽而贍張氏該而華皆近世
學者之所酷嗜今先生繼此而釋是書觀其議論參於
前則有光而顧於後則絶配夫豈茍作云乎哉麻沙劉
君智明得其善本不欲祕為己私命工鋟木以與學者
[000-25b]
共之余既喜柯山之學有𫝊於世而嘉劉氏之用心非
私生町畦者之比也求予為序故書以贈之淳熈丙午
七月日覺齋時瀾序



儀禮集編 內外服制通釋 讀禮通考 禮記注疏 月令解 禮記集說 禮記纂言 禮記集說 禮記大全 月令明義 表記集傳 坊記集傳 緇衣集傳 儒行集傳 日講禮記解義 欽定禮記義疏 深衣考 陳氏禮記集說補正 禮記述註 禮記析疑 檀弓疑問 禮記訓義擇言 深衣考誤 大戴禮記 夏小正戴氏傳 三禮圖集注 三禮圖 學禮質疑 讀禮志疑 郊社禘祫問 參讀禮志疑 禮書 禮書綱目 五禮通考 書儀 家禮 泰泉鄉禮 朱子禮纂 辨定祭禮通俗譜 春秋左傳注疏 春秋公羊傳注疏 春秋穀梁注疏 春秋釋例 春秋集傳纂例 春秋集傳微旨 春秋集傳辨疑 春秋名號歸一圖 春秋年表 春秋尊王發微 春秋皇綱論 春秋通義 春秋權衡 劉氏春秋傳 劉氏春秋意林 春秋傳說例 孫氏春秋經解 蘇氏春秋集解 春秋辨疑 崔氏春秋經解 春秋本例 春秋五禮例宗 春秋通訓 葉氏春秋傳 春秋考 呂氏春秋集解 胡氏春秋傳 高氏春秋集註 春秋後傳 左氏傳說 左氏傳續說 左氏博議 春秋比事 春秋左傳要義 春秋分記 春秋講義 春秋集義 張氏春秋集注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 春秋通說 洪氏春秋說 春秋經筌 春秋集傳詳說 讀春秋編 春秋集傳釋義大成 春秋纂言 春秋提綱 春秋諸國統紀 春秋本義 程氏春秋或問 三傳辨疑 春秋讞義 春秋會通 春秋闕欵 春秋集傳 春秋師說 春秋左氏傳補註 春秋金鎖匙 春秋屬辭 春秋胡傳附錄纂疏 春秋春王正月考 春秋書法鉤元 春秋大全 春秋經傳辨疑 春秋正傳 左傳附注 春秋胡氏傳辨疑 春秋明志錄 春秋正旨 春秋輯傳 春秋億 春秋事義全考 春秋左傳屬事 春秋胡傳考誤 左氏釋 春秋質疑 春秋孔義 春秋辯義 讀春秋略記 春秋四傳質 左傳杜林合注 御制律呂正義後編第四冊 欽定詩經樂譜第一冊 欽定詩經樂譜第二冊 古樂經傳 古樂書 聖諭樂本解說 皇言定聲錄 竟山樂錄 李氏學樂錄 樂律表微 律呂新論 律呂闡微 琴旨 爾雅注疏 爾雅鄭注 絕代語釋別國方言 釋名 廣雅 匡謬正俗 群經音辨 埤雅 爾雅翼 駢雅 字詁 續方言 別雅 急就篇 說文解字 說文繫傳 說文系傳考異 說文解字篆韻譜 重修玉篇 干祿字書 五經文字 九經字樣 汗簡 佩觿 古文四聲韻 類篇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 復古編 班馬字類 漢隸字源 六書故 字通 龍龕手鑒 六書統 周秦刻石釋音 字鑒 說文字原 漢隸分韻 六書本義 奇字韻 古音駢字 俗書刊誤 字孿 欽定西域同文志 隸辨 篆隸考異 原本廣韻 重修廣韻 集韻 切韻指掌圖 韻補 附釋文互注禮部韻略 增修互注禮部韻略 增修校正押韻釋疑 九經補韻 五音集韻 古今韻會舉要 四聲全形等子 經史正音切韻指南 洪武正韻 古音叢目.古音獵要.古音餘 古音略例 轉注古音略 毛詩古音考 屈宋古音義 御定音韻闡微 欽定同文韻統 欽定叶韻彚輯 欽定音韻述微 音論 詩本音 易音 唐韻正 古音表 韻補正 古今通韻 易韻 孫氏唐韻考 古韻標準 六藝綱目 御制增訂清文鑑 第一冊 御制增訂清文鑑 第二冊 御定滿珠蒙古漢字三合切音清文鑑第一冊 御定滿珠蒙古漢字三合切音清文鑑第二冊 史記 第一冊 史記 第二冊 史記集解 第一冊 史記集解 第二冊 史記索隱 史記正義 第一冊 史記正義 第二冊 讀史記十表 史記疑問 前漢書 第一冊 前漢書 第二冊 前漢書 第三冊 班馬異同 後漢書 第一冊 後漢書 第二冊 補後漢書年表 兩漢刊誤補遺 三國志 三國史辨誤 三國志補注 諸史然疑 晉書 第一冊 晉書 第二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