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震澤長語 > 震澤長語 卷下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震澤長語卷下      明 王鏊 撰
  文章
世謂六經無文法不知萬古義理萬古文字皆從經出
也其髙者逺者未敢遽論即如七月一篇叙農桑稼圃
内則叙家人寢興烹餁之細禹貢叙山水脉絡原委如
在目前後世有此文字乎論語記夫子在鄉在朝使擯
等容宛然畵出一箇聖人非文能之乎昌黎序如書銘
[002-1b]
如詩學書與詩也其它文多從孟子遂爲世文章家冠
孰謂六經無文法
六經之外昌黎公其不可及矣後世有作其無以加矣
原道等篇固爲醇正其送浮屠文暢一序真與孟子同
功與墨者夷之篇當並觀其它若曹成王南海神廟徐
偃王廟等碑竒怪百出何此老之多變化也嘗怪昌黎
論文於漢獨取司馬遷相如揚雄而賈誼仲舒劉向不
之及蓋昌黎爲文主於竒馬遷之變怪相如之閎放揚
[002-2a]
雄之刻深皆善出竒董賈向之平正非其好也然上宰
相第一書亦自劉向疏中變化來先秦文字無有不佳
余所尤愛者樂毅答燕惠王書李斯上逐客書韓非子
說難可謂極文之變態也其後漢文帝賜匈奴南粤王
書亦似之文帝其所謂有德者之言乎
太極圖西銘未論義理其文亦髙出前古
爲文必師古使人讀之不知所師善師古者也韓師孟
今讀韓文不見其爲孟也歐學韓不覺其爲韓也若拘
[002-2b]
拘規傚如邯鄲之學歩里人之效顰則陋矣所謂師其
意不師其詞此最爲文之妙訣
聖賢未嘗有意爲文也理極天下之精文極天下之妙
後人殫一生之力以爲文無一字到古人處胷中所養
未至耳故爲文莫先養氣莫要窮理
韓子進學解准東方朔客難作也桞子晉問准枚乘七
發作也然未嘗似之若班固賔戱曹子建七啟吾無取
焉耳
[002-3a]
史記貨殖傳議論未了忽出叙事叙事未了又出議論
不倫不類後世决不如此作文竒亦甚矣
吾讀桞子厚集尤愛山水諸記而在永州爲多子厚之
文至永益工其得山水之助耶及讀元次山集記道州
諸山水亦曲極其妙子厚豐縟精絶次山簡淡髙古二
子之文吾未知所先後也唐文至韓桞始變然次山在
韓桞前文已髙古絶無六朝一㸃氣習其人品不可及

[002-3b]
史記不必人人立傳孟子傳及三騶子荀卿傳間及公
孫龍劇子尸子吁之屬衛青霍去病同傳竇嬰田蚡灌
夫三人爲一傳其間叙事合而離離而復合文最竒而
始末備漢書兩龔同傳亦得此意
史記不與張騫立傳其始附衛青而於大宛傳備載始
末蓋大宛諸國土俗皆騫所歸爲武帝言者也騫没後
諸使西域者亦具焉事備具而有條理若漢書則大宛
張騫各自爲傳矣
[002-4a]
史記董仲舒傳不載天人三䇿賈誼與屈原同傳不載
治安等疏視漢書疎畧矣蓋史記宏放漢書詳整各有
所長也
史記張蒼傳叙至遷御史大夫忽入周昌周昌後又入
趙堯趙堯抵罪又入任敖任敖後仍入張蒼事核而文
竒四人皆相繼爲御史大夫者也
太史公伯夷屈原傳時出議論其亦自發其感憤之意
也夫退之何蕃傳亦放此意
[002-4b]
太史公作傳亦不必人人備著顛末嚴安徐樂一書足
矣蔡澤傳亦然
班固西漢書典雅詳整無媿馬遷後世有作莫能及矣
固其良史之才乎然予觀文選所載固文多不稱唯兩
京賦最其加意然亦無西京之體何固之長於史而短
於文乎頗疑漢書多出其父彪而固蒙其名然無它左
證偶讀西京雜記謂家有劉子駿漢書一百卷無首尾
題目但以甲乙丙丁紀其卷數其父傳之歆欲撰漢書
[002-5a]
未及而亡試以此記考校班固所作殆是全取劉書小
異同耳固所不取者二萬許言録爲二卷名曰西京雜
記以禆漢書之缺乃知固書其多取諸歆乎或謂西京
襍記亦僞書不知果何如也晉傅𤣥之言曰孟堅漢書
實命世竒作及與陳宗尹敏杜撫馬嚴撰中興紀傳其
文曾不足觀豈拘於時乎何不類之甚也
越絶書十五卷相傳以爲子貢作其未然乎其缺文訛
字斷簡幾不可讀計倪請糴寳劔九術軍氣春申君篇
[002-5b]
亦已往往見於史記吳越春秋等書其記地傳乃出秦
皇漢武及更始建武中事烏在其爲子貢作乎或子貢
有作後人附㑹合雜以成之乎然古書之存於今者寡
矣其間亦有異聞焉安可廢之
世謂詩有别才是固然矣然亦須博學亦須精思唐人
用一生心於五字故能巧奪天工今人學力未至舉筆
便欲題詩如何得到古人佳處
杜詩前人賛之多矣予特喜其諸體悉備言其大則有
[002-6a]
若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日月籠中鳥乾坤水上萍
地平江動蜀天逺樹浮秦五更皷角聲悲壯三峽星河
影動揺之類言其小則有若暗飛螢自照水宿鳥相呼
仰蜂黏落絮倒蟻上枯籬脩竹不受暑輕燕受風斜之
類而尤可喜者如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人與物偕
有吾與㸃也之趣片雲天共逺永夜月同孤又若與物
俱化謂此翁不知道殆未可也
子羙之作有綺麗穠郁者有平澹醖藉者有髙壯渾涵
[002-6b]
者有感慨沈鬱者有頓挫抑揚者後世有作不可及矣
若夫興寄物外神解妙悟絶去筆墨畦徑所謂文不按
古匠心獨妙吾於孟浩然王摩詰有取焉
格調雖不甚髙而工於模冩人情物態悲懽窮泰吐出
胷臆如在目前吾於樂天有取焉㣲之效嚬而終不似
才有餘韻不足也
余讀詩至緑衣燕燕碩人黍離等篇有言外無窮之感
後世唯唐人詩尚或有此意如薛王沉醉夀王醒不渉
[002-7a]
譏刺而譏刺之意溢於言外君向瀟湘我向秦不言悵
别而悵别之意溢於言外凝碧池頭奏管弦不言亡國
而亡國之痛溢於言外溪水悠悠春自來不言懷友而
懷友之意溢於言外潮打空城寂寞回不言興亡而興
亡之感溢於言外得風人之㫖矣
摩詰以淳古淡泊之音冩山林閒適之趣如輞川諸詩
真一片水墨不着色畫及其鋪張國家之盛如九天閶
闔開宫殿萬國衣冠拜冕旒雲裏帝城䨇鳯闕雨中春
[002-7b]
樹萬人家又何其偉麗也
爲文好用事自鄒陽始詩好用事自庾信始其後流爲
西崐體又爲江西𣲖至宋末極矣
唐人雖爲律詩猶以韻勝不以飣餖爲工如崔灝黄鶴
樓詩鸚鵡洲對漢陽樹李太白白鷺洲對青天外杜子
羙江漢思歸客對乾坤一腐儒氣格超然不爲律所縛
固自有餘味也後世取青嫓白區區以對偶爲工鸚鵡
洲必對鸕鷀堰白鷺洲必對黄牛峽字雖切而意味索
[002-8a]
然矣
温柔敦厚詩之教也故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後
世此意久泯劉禹錫㸔花諸詩屬意㣲矣猶以是被黜
蔡確車蓋亭詩亦未甚顯遂搆大獄東坡爲詩無非譏
切時政借曰意在愛君亦從諷諌可也乃直指其事而
痛詆之其間數詩或幾乎罵矣以詩得罪非獨李定諸
人之罪也
  音律
[002-8b]
音律惟黄鍾爲難定黄鍾之度長九寸空圍九分積八
十一分自子之一厯十一辰每三之至於亥得一十七
萬七千一百四十七爲鍾之實固有定法矣而古今之
度易差差之忽㣲則其音髙下頓殊餘十一律皆失其
度古之神瞽心諳天地之中聲先立黄鍾之管以定十
一律自上生下則三分損一自下生上則三分益一十
二律旋相爲宫無弗協者黄鍾之管長九寸黍度之所
由起也容千二百黍量之所由起也重十有二權衡之
[002-9a]
所由起也度量權衡皆起於黄鍾故曰黄鍾爲萬事之
根本後世儒者莫知聲氣之元乃區區累黍爲尺以制
律古法律管當實黍千二百粒而古今之黍圓長大小
不同難以爲凖其容受卒不能合胡瑗乃取羊頭山黍
篩取其中范鎮增損漢書以求合其度而卒莫之合晉
荀朂取古銅管據以造律後周取古玉斗丁度用漢泉
貨尺和峴用洛陽景表尺梁武用汲家玉律隋定尺十
五種它如以馬尾以蠶絲紛紛卒莫能定何哉由不能
[002-9b]
識天地之中聲不以律制尺而以尺定律故也後世既
無神瞽之神解則如之何緹室葭琯以候氣多爲管以
叅驗如蔡元定之法其亦庶乎其可也
京房曰六十律相生之法以上生下皆三生二以下生
上皆三生四房又曰竹聲不可以度調故作凖以定數
凖之狀如瑟長丈而十三弦隱間九尺以應黄鍾之律
九寸中央一絃下有畫分寸六十律以爲清濁之節均
其中絃令與黄鍾相得案畫以求諸律無不如數而應
[002-10a]
者矣
或問琴五絃其二絃云周文武所增信乎曰唐楊收有
言若是少商武絃也文世安得武聲予謂五者宫商角
徴羽其二變宫變徴也變宫變徴其始于武王乎周景
王問伶州鳩曰七律者何州鳩對曰昔武王伐殷嵗在
鶉火星在天黿自鶉及駟七列也鶉火之分張十二度/駟房五度從張至房
合七宿張翼軫/角亢氐房也南北之位七同也鶉火午天黿子自/午至子其度七也
神人以數合之以聲昭之故以七同其數而以律和其
[002-10b]
聲於是乎有七律故曰武王也
朱子語録問國語六律者立均出度韋昭註云均謂均
鍾木長七尺係之以弦不知其制如何曰均只是七均
如以黄鍾爲宫便以林鍾爲徴大簇爲商南吕爲羽姑
洗爲角應鍾爲變宫賔爲變徴這七律自爲一均其
聲自相諧應古人要合聲須先吹律使衆聲皆合於律
方可用後來人不解逐律吹京房始有律凖乃先做下
一箇母子調得正了後來只依此爲凖國語謂之均梁
[002-11a]
武帝謂之通其制十三絃一絃是全律黄鍾只是散聲
又自黄鍾起至應鍾有十二絃要取甚聲用柱子來逐
絃分寸上柱定取聲立均之意本是如此
周世宗時王朴上疏曰黄鍾爲樂之端半之清聲也倍
之緩聲也三分其一以損益之相生之聲也十二變而
復黄鍾聲之總數也命之曰十二律旋迭爲均均有七
調合八十四調播之于八音自秦而下旋宫聲廢厯代
所存黄鍾之宫一調而已十二律中唯用七聲其餘五
[002-11b]
調謂之啞鍾不用也唐太宗用祖孝孫張文收考正雅
樂旋宫八十四調復見於時在懸之器才無啞者至五
代復壞缺臣依周法以秬黍校定尺度長九寸虛徑三
分爲黄鍾之管以上下相生之法推之得十二律管以
衆管至吹用聲不便乃作律凖十三絃宣聲長九尺各
如五鍾之聲以第八絃六尺設柱如林鍾第三絃八尺
設柱爲大簇第十絃五尺三寸四分設柱爲南吕第五
絃七尺一寸三分設柱爲姑洗第十二絃四尺七寸五
[002-12a]
分設柱爲應鍾第七絃六尺三寸三分設柱爲賔第
二絃八尺四寸四分設柱爲大吕第九絃五尺六寸三
分設柱爲夷則第四絃七尺五寸一分設柱爲夾鍾第
十一絃五尺一分設柱爲無射第六絃六尺六寸八分
設柱爲中吕十二絃四尺五寸設柱爲黄鍾之清聲十
二聲中旋用七聲爲均爲均之主惟宫徴商羽角變宫
變徴次焉發其均主之聲歸乎本音之律七聲迭應而
不亂乃成其調均有七調聲有十二均合八十四調旋
[002-12b]
宫之聲如此
晉荀朂號知音律初朂常於路逢趙賈人牛鐸及掌樂
事律吕未諧曰得趙人牛鐸則諧矣遂下郡國悉送牛
鐸果得諧者然論者謂朂爲暗解時阮咸逹八音時謂
神解咸常心譏朂新律髙近哀思不合中和每公㑹作
樂朂自以不及咸意咸異已乃出咸爲始平相後有田
夫得周玉尺以校前所理鍾石絲竹皆短校一米益伏
咸之妙
[002-13a]
北齊神武時信都芳世號知音能以管候氣仰觀雲色
常與人對語則指天曰孟春之氣至矣人驗管而灰已
飛每月所候言皆無爽又爲輪扇二十四埋地中以測
二十四氣一氣感則一扇自動它扇並住與管灰相應
若合符契
萬寳常常與人論及樂調時無樂器因取前食器及雜
物以箸叩之宫商畢備諧於絲竹文帝召問鄭譯所定
音樂對曰此亡國之音也遂極言樂聲哀悲非雅正之
[002-13b]
音請以水尺爲律以調樂器遂造諸樂其聲率下於譯
調二律并論旋相爲宫之法改絲移柱之變爲八十四
調百四十四律變化終於千百八聲見者嗟異然其聲
雅澹不爲時所好
總章中潤州得磬以獻張文收扣其一曰是晉某嵗閏
月造得月數當十三今缺其一於黄鍾東九尺掘必得
焉下州求之如其言而得大樂有古鍾十二近代唯用
其七餘號啞鍾文收吹律調之樂皆響徹時人咸服其
[002-14a]
妙文收既定樂復鑄銅律三百六十藏于大樂署
裴知古武后朝以知音直大常路逄乘馬者聞其聲切
云此人當墜馬行未至半里馬驚墜地死又觀人迎婦
聞婦珮玉聲曰此婦不利姑是夕姑有疾亡
洛陽有僧房磬日夜自鳴僧以爲怪懼而成疾曹紹䕫
名知音來問疾僧以告俄擊齋鍾磬復作聲紹䕫咲曰
明日可設盛饌當與除之僧雖不信冀其或效乃具饌
以待䕫至出懷中錯鑪磬數處而去聲遂絶僧苦問其
[002-14b]
所以䕫云此磬與鍾律合故擊彼此應僧大喜疾亦愈
世常患黄鍾難定若得阮咸張文收萬寳常曹紹䕫之
屬亦何難定之有哉
  音韻
邵康節之父古字天叟謂天有隂陽地有剛柔律有翕
闢吕有倡和一闢一翕而平上去入備焉一倡一和而
開發收閉備焉律感吕而聲生焉吕應律而音生焉開
閉者律天清濁者吕地先閉後開者春也純開者夏也
[002-15a]
先開後閉者秋也冬則閉而無聲冬爲春聲陽爲夏聲
此見作韻者亦有所至也銜凡冬聲也横渠張子曰商
角徴羽出于唇齒喉舌獨宫聲全出于口以兼五聲也
徐景安樂書凡宫爲上平商爲下平角爲入徴爲上羽
爲去米元章云五聲之音出于五行沈隱侯只知四聲
求宫聲不得乃分平聲爲二鄭樵曰江左始爲韻書然
識四聲而不識七音知縱有平上去入四聲而不知衡
有宫商角徴羽半徴半商爲七音縱成經横成緯經緯
[002-15b]
不交所以失立韻之原也七音之韻起自西域以三十
六字爲母天地萬物之音備於此雖鶴唳風聲鷄鳴狗
吠皆可譯也況人言乎
今宣尼之書東則朝鮮西則涼夏南則交阯北則朔易
皆吾故封也瞿曇之書能入諸夏而宣尼之書不能至
跋提河者以聲音之道障閡耳所以日月照處甘傳梵
書者爲有七音之圖以通百譯之義也
梵人别音在音不在字華人别字在字不在音故梵有
[002-16a]
無窮之音華有無窮之字梵則音有妙義而字無文采
華則字有變通而音無錙銖梵人長於音所得從聞入
華人從見入故以識字爲賢知釋氏以叅禪爲大悟通
音爲小悟
七音韻鑑出自西域應琴七絃從衡正倒展轉成圖不
比華音平上去入而已華有二合之音如漢書元元之
類無二合之字梵有二合三合四合之音亦有其字華
書惟琴譜有之蓋琴尚音一音難可一字該必合數字
[002-16b]
之體以取數字之文華音論讀必以一音爲一讀梵音
論諷雖一音而一音之中自有抑揚髙下二合者其音
易三合四合者其音轉難大氐華人不善音今梵僧呪
雨則雨應呪龍則龍見華僧雖學其聲而無驗者實音
聲之道有未至也
  字學
六書之學說文備矣後世紛紛有作若鄭樵周伯琦趙
撝謙其義益密而撝謙尤精别以形聲事意母生子子
[002-17a]
生孫後雖有作無以加矣顧其間尚有一二疑義試舉
以質深於字學者
倉頡制字凡有形可象必象其形無形可象有意可會
則會其意無形可象無意可會則諧其聲無形可象無
意可會無聲可諧於是乎有轉注有假借二者皆不得
已也亦必其𤨏屑者乎若夫乾天也伏羲畫卦已有其
説文乾上出也從乙乙物/之逹也此説佀爲得之故曰乾徤也安得無其字
乃借乾燥字爲之自夏商則有易故曰易變易也日月
[002-17b]
爲易豈得借蜥易字爲之日出木上爲東則日入地下
爲西豈借鳥棲之棲爲之人向南背北北以背爲意則
南宜以向爲意或從丙爲意豈以半爲之愚於是不能
無惑也
日見地上爲旦日入地中爲㝠則西宜亦爲㝠之義説
文丙位南方萬物炳然隂氣初起陽氣將虧從一入門
一者陽也丙承乙象人肩
鄭樵曰十辰十二日皆爲假借甲本戈甲乙本魚膓丙
[002-18a]
本魚尾丁本蠆尾戊本武已本几庚鬲也辛被罪也壬
懷妊也癸草本實也子人子之也丑手械也寅臏也卯
門也辰未詳巳蛇屬也午未詳未木之滋也申特簡也
酉卣也戌與戉戚同意亥豕屬也惟亥已有義餘並假

予謂禮記魚去乙謂魚骨有似乙字非乙字之爲魚骨
也魚尾有似丙字非丙字之爲魚尾也蠆尾有似丁字
非丁字之爲蠆尾也從二户開闢之形爲日出物生
[002-18b]
之義取象於門非以爲門也丣從二戸相合之形爲日
入物收之義取象於牖非以爲牖也其餘史記説文亦
皆有説何爲不可從乎史記厯律志云甲言萬物剖符
甲而出也乙者言萬物生軋軋然也丙者言陽道著明
丁者言萬物之丁壯也庚者言陽氣庚萬物辛者言萬
物之辛生壬之爲言任也言陽氣任養萬物於下也癸
之爲言揆也言萬物可揆度也子者滋也言萬物滋於
下也丑者紐也言陽氣在上未降萬物厄紐未敢出也
[002-19a]
寅言萬物始生螾然引也卯之爲言茂也言萬物茂也
辰言萬物之蜄振也巳言陽氣之巳盡也午言隂陽之
交愕布子午也未言萬物皆有滋味也申者言隂用事
申賊萬物又言物堅於申也酉者言萬物之老也戌者
言萬物盡滅亥者該也言陽氣藏於下故該也
周伯琦云木老於未象木重枝葉之形又云古人因事
物制字如之本芝草乎本吁氣焉本鳶也後人借爲助
語助語之用既多反爲所奪又制字以别之乃有芝字
[002-19b]
吁字鳶字此説佀爲得之
𨽻之作凡以趨簡易也而有視篆爲繁者如市之爲韍
□之爲端□之爲號丂之爲攷□之爲吁□之爲攀□
之爲膂□之爲盧□之爲僕□之爲辯亞之爲惡□之
爲匡□之爲隱□之爲節□之爲奏□之爲冪己之爲
紀□之爲契□之爲貫之爲托□之爲糾屯之爲□
□之爲包亼之爲集□之爲斤□之爲堆□之爲阜□
之爲岸□之爲冋之爲畎巜之爲澮□之爲主□之
[002-20a]
爲艾卝之爲礦□之爲蹂豈以其太簡難辯故反繁之

宣和書譜曰爲八分之説者多矣然秦漢以來石刻特
存篆𨽻行草所謂八分者何有至唐始有八分書其典
刑蓋類𨽻而變方廣作波勢豈在唐始有之耶古今名
稱稍異今之正書乃古所謂𨽻書今之𨽻書乃古所謂
八分至唐又於𨽻書中别爲八分以别之然則唐之
所謂八分非古所謂八分也
[002-20b]
周越書苑云郭忠恕云小篆散而八分生八分破而𨽻
書出𨽻書悖而行書作行書狂而草書聖以此知𨽻書
乃今之真書也趙明誠謂誤以八分爲𨽻自歐陽公始
玉筯篆李斯作李陽氷善此體至今用之竒字甄豐定
大篆史籀變古文爲此體小篆胡母敬作上方大篆程
邈飾李斯之法墳書周媒氏配合男女書證穗書神麗
因上黨生嘉禾作倒薤篆仙人務光見薤偃風作柳葉
篆衛瓘作芝英篆陳遵因芝生漢殿作轉宿篆司星子
[002-21a]
韋作垂露篆曹喜作垂雲轉篆黄帝因慶雲見作碧落
篆唐韓王元嘉子李譔作龍爪篆羲之見飛字龍爪作
鳥跡書蒼頡觀鳥跡始制文字雕蟲篆魯秋胡妻春居
翫蠶作科斗書源出古文或云顓頊製鳥篆史佚因赤
雀丹烏二祥作鵠頭書漢家尺一之簡如鵠首麟書獲
麟弟子爲素王紀瑞作鸞書少皥以鳥紀官作龜書堯
因軒轅時龜負圖作龍書太皥獲景龍之瑞作剪刀篆
韋誕作纓絡篆劉德昇夜觀星宿作懸鍼篆曹喜作飛
[002-21b]
白書蔡邕見人以亞帚字作殳篆伯氏所職故制此金
錯書韋誕作古錢名也刻符篆秦壞古文定八體此其
一鐘鼎篆三代以此體刻銘鐘鼎
右宋靈隱寺僧莫菴道肎集篆書金剛經備諸體雖未
必盡然亦可見歴代書法之變
  姓氏
姓與氏不分久矣今人多以氏爲姓按左傳魯衆仲之
言曰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天子立/有德爲
[002-22a]
諸侯因其所由生以賜姓若舜由嬀汭而生故以嬀爲/姓因所封之地爲之氏若胡公封於陳命曰陳氏也
諸侯以字爲氏因以爲族諸侯不得賜姓但使/其臣以王父字爲氏官有世
功則有官族邑亦如之若趙氏韓氏/魏氏之類國語帝嘉禹治水
功賜姓曰姒氏曰有夏命四岳爲侯伯賜姓曰姜氏曰
吕姓以繫百世之正綂氏以别子孫之旁出族則氏之
所聚而已氏於國則齊魯秦吳是也氏於謚則文武成
宣是也氏於官司馬司徒是也氏於爵則王孫公孫氏
於字則孟孫叔孫氏於居則東門北郭氏於志則三烏
[002-22b]
五鹿氏於事則巫士匠陶是也蓋别姓則爲氏别氏則
爲族族無不同之氏氏有不同之族故八元八凱出於
髙陽氏髙辛氏而謂之十六族是氏有不同族也宋氏
華氏謂之戴族向氏謂之桓族是族無不同氏也詩曰
振振公姓振振公族太史公曰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故黄帝爲有熊氏顓
頊爲髙陽氏帝嚳爲髙辛氏帝堯爲陶唐氏舜爲有/虞禹爲夏后氏皆姒姓也契商姓子氏棄周姓姬氏
太史公又曰秦之先爲嬴姓其後分封以國爲姓有徐
氏郯氏莒氏鍾離氏運奄氏莵裘氏將梁氏黄氏江氏
[002-23a]
脩魚氏白㝠氏蜚亷氏秦氏趙氏按嬴姓也餘十四皆
爲氏又如周本姬姓其子孫如魯衛毛𨚗郜雍曹滕畢
原郇封邘晉應韓凡蔣嬴茅各以國氏而皆姬姓也後
之文人多不辯惟昌黎公知之故曰韓姬姓又曰何與
韓同姓爲近
  雜論
諸葛武侯宋范希文皆三代以上人物也昔朱子謂文
正公爲宋朝第一流人物余始亦疑之謂有宋名臣最
[002-23b]
多若韓忠獻之豐功偉量司馬公之清忠粹德它如李
文靖富鄭公尚多有之安得便爲第一久廼信之宋自
仁宗以前吕端諸人養成一代忠厚之風公始倡爲直
言上夀之儀晏殊等皆不能堪英果之氣自公作之
其忠鯁之節可知當是時道學未倡公始以中庸授横
渠開道學一脉其先憂後樂之義前人所未發於草萊
中㧞胡安定李泰伯孫明復之流其學術之醇正可知
元昊之叛韓公欲用攻筞公唯主守卒之韓公有好水
[002-24a]
之敗劉滬失守富公等皆謂當誅公獨不言謂諸公勸
人主殺人手滑他日吾軰恐亦不免富公後服其見以
爲范六丈真聖人也營洛之議若預見有靖康之禍者
其謀慮之深長可知荒嵗省役善政也公獨因之興作
官得其力民得其食公私兩利焉真能見人所未見其
置義田曰吾宗族固有親疎自祖宗視之無親疎南
園之地術者以爲種生公卿曰與其私於一家孰若
公於一郡於嘑是心也其聖賢之心乎蓋其識見非特
[002-24b]
異於一世之人視當時名公皆出一等南豐曾鞏論之
曰事有天下非之君子非之而公獨曰是天下是之君
子是之而公獨曰非其既也君子皆自以爲不及天下
亦曰范公之守是也公之於道何如哉其亦能知公
者矣
古人行事殊非今人所及而今人過古亦有一二事焉
古人多務厚塟觀西京雜記廣川王去疾發魏襄王哀
王晉靈公之冢金玉珍怪甚侈蓋不獨秦始皇吳闔閭
[002-25a]
也近世山東河南粥鍾鼎尊匜窮極巧麗皆墓中物也
今人自棺槨衣衾之外雖富貴之家一物不以殉不獨
不爲生者之費亦不爲死者無窮之累此其過古人一
也古之諱忌拘甚父名晉子不得舉進士父名中不肯
受中奉大夫父名臯子不得於主司髙鍇下及第此何
理也以莊諱則光爲嚴光助爲嚴助州爲嚴州以一時
之諱易千古之稱甚無諱也今人二名嫌名一無所諱
臨文則又不諱此其過古人者二也此外吾不知也宋/朝
[002-25b]
廟諱有至十五字者舉塲試卷小渉疑似士人輒不敢/用一或犯之暗行黜落士大夫除官官稱及州府曹局
名犯家諱/者聽廻避
古稱大器晚成馬況所以知朱勃非逺到之器也以我
朝諸公論之故少師李東陽五嵗能作大字以神童入
禁中十七登進士少傅楊一清亦以神童舉十七登進
士今少師楊廷和十二占鄉試少傅蔣冕十八爲解元
費宏十九爲狀元官皆極品年夀亦髙晚成之説殆
未信也
[002-26a]
人之貴賤貧富夀夭由人乎由天乎孟子之言曰禍福
無不自己求之者蓋亦求諸人事而已後世星數之説
行謂人之貴富貧賤夀夭莫不定於有生之初故人一
切委之天自隂陽地理之説行謂人之貴賤夀夭皆係
於塟地故人一切求諸地夫委諸天猶有説也而以人
之貴賤貧富夀夭係於一抔之土何哉而世人信之趨
者瀾倒江西尤甚士夫酷好之至謂某以是而得髙科
某以是而得顯位噫不求之已而求之天不求之天而
[002-26b]
求之地亦異矣哉
嘗疑公山不狃之叛也而孔子欲往然不狃叛季氏非
叛魯也孔子欲往安知其不欲因之以張公室乎按左
傳吳將伐魯叔孫輙勸之不狃曰非禮也君子違不適
讎國未臣而有伐之奔命焉死之可也君子不以所惡
發鄉今子以小惡而欲覆宗國不亦難乎及吳使不狃
將故道險由武城其不忘故國如此其以費叛也非
以張公室乎余故表而出之以明孔子欲往之意公孫/輙與
[002-27a]
不狃皆魯人/出亡於吳
正德中籍没劉瑾貨財
金二十四萬錠又五萬七千八百兩元寳五百萬錠銀
八百萬又一百五十八萬三千六百兩寳石二斗金甲
二金鉤三千玉帶四千一百六十二束獅蠻帶二束金
銀湯䀇五百蠎衣四百七十襲牙牌二匱穿宫牌五百
金牌三衮袍四八爪金龍盔甲三千玉琴一玉珤印一
顆以上金共一千二百五萬七千八百兩銀共二萬五
[002-27b]
千九百五十八萬三千六百兩
嘉靖初籍没朱寧貨財
金七十摃共十萬五千兩銀二千四百九十摃共四百
九十八萬兩碎金銀四箱碎銀十匱金銀湯䀇四百金
首飾五百十一箱珍珠二匱金銀臺盞四百二十副玉
帶二千五百束金縧環四箱珍珠眉帶纓絡七箱烏木
盆二花盆五沉香盆二金仙鶴二對織金蠎衣五百箱
羅鈿屏風五十大理石屏風三十三座圍屏五十三摃
[002-28a]
蘇木七十摃胡椒三千五十石香椒三十摃段疋三千
五百八十摃綾絹布三百二十摃錫器磁器三百摃佛
像一百三十匱又三十摃祖母禄一尊銅鐵獅子四百
車銅盆五百古銅爐八百三十古畵四十摃白玉琴一
金船二白玉琵琶一銅器五十摃巧石八十摃
於嘑胡椒八百斛世以爲侈也而盛傳之今觀二逆賊
所籍視元載何如也聞昔王振曹吉祥之籍尤多官家
府庫安得不空百姓脂膏安得不竭
[002-28b]
國家富有四海非若宋之偏安宋有西北二邊嵗幣百
萬百官祠禄郊賜之類今皆無之宋制臺省六品諸司
五品一郊而任一人兩制以上一嵗而任一人子又任
其孫孫又任其子任姪任甥亦有之今三品以上才得
一子入監可謂至窄
宋民間器物傳至今者皆極精巧今人鹵莾特甚非特
古今之性殊也蓋亦坐貧故耳觀宋人夢華録武林舊
事民間如此之奢雖南渡猶然近嵗民間無隔宿之儲
[002-29a]
官府無經年之積此其故何也人皆曰本朝藩府太多
武職太冗是固然矣又有一焉而人莫之及古稱天下
之財不在官則在民今民之膏血已竭官之府庫皆空
豈非皆歸此軰乎爲國者曷以是思之
  仙釋
世有恍惚不可知者三鬼神也神仙也善惡之報應也
若神仙者謂之有則平生未之見謂之無則古今所傳
竒踪異跡不可勝紀國初周顛仙張鐵冠張三丰灼灼
[002-29b]
在人耳目顛仙之事太祖親立碑於廬山入火不爇入
水不濡不可誣也三丰則太宗命胡忠安旁求者數年
又有冷啟敬者傳聞頗不經余不敢信今見其仙奕圖
三丰題識則其事不可謂無也因識之
蓬萊仙奕圖者龍陽子湖湘冷君所作君武陵人名啟
敬龍陽其號也中綂初與邢臺劉秉忠仲晦從沙門海
雲書無不讀尤䆳於易及邵氏經世天文地理律厯以
至衆技多通之至元中秉忠叅預中書省事君廼棄釋
[002-30a]
從儒㳺霅川與故宋司戸叅軍趙孟頫子昻於四明史
衛王彌逺府覩唐李思訓將軍畵頃然發之胸臆遂效
之不月餘其山水人物窠石等無異將軍其筆法傳彩
尤加纎細神品幻出由此以丹青鳴當時𨽻淮昜遇異
人授中黄大丹出示平叔悟真之㫖頴然而悟如己作
之至正間則百數嵗矣其緑髮童顔如方壯不惑之年
時值紅巾之暴君避地金陵日以濟人利物方藥如神
天朝維新君有畵鶴之誣隱璧仙逝則君之墨本絶跡
[002-30b]
矣此卷廼至元六年五月五日爲余作也吾珍藏之予
將訪冷君於十洲三島恐後人不知冷君胸中邱壑三
昧之妙不識其竒仙異筆混之凡流故識此特奉遺元
老太師淇園邱公覽此卷則神清氣爽飄然意在蓬瀛
之中幸珍襲之且以爲後會云峕永樂壬辰孟春三日
三丰遯老書
冷謙字啟敬國初爲協律郎郊廟樂章多其所撰謙有
友人貧不能自存求濟於謙謙曰吾指汝一所往焉慎
[002-31a]
勿多取過分取之廼於壁間畵一門一鶴守之令其人
敲門門忽自開入其室金玉斕然盈目其人恣取以出
而不覺遺其引它日内庫失金守藏吏以聞引有人姓
名曰必此人所盗也命所在執其人訊之詞及謙因併
逮謙謙將至城門謂逮者曰吾死矣安得少水以捄吾
渇守者以瓶汲水與之謙且飲且以足挿入瓶中其身
漸隱守者驚曰汝無然吾軰皆坐汝死矣謙曰無害汝
但以瓶至御前至御前上問之輒於瓶中應如響上曰
[002-31b]
汝出見朕朕不殺汝謙對臣有罪不敢出上怒擊其瓶
碎之片片皆應終不知所在與左慈事絶相類三丰所
謂畵鶴之誣者非謂是耶
邵子有元會運世之説寅上爲開物戍爲閉物其論甚
竒然佛氏已有此論矣佛之言曰過去世界磨滅之後
經無量時起大重雲徧覆梵天注大洪雨滴如車軸厯
百千萬年彼雨水聚漸漸增長廼至梵天雨止之後水
還自退有大風起吹彼水聚波濤沸湧生大沫聚吹置
[002-32a]
空中從上至下依舊見立天地自此始也非開物之論
乎又云大三災時有大黑風吹使海水兩披取日宫殿
置須彌山半縁此世間有二日出河渠流竭久久大風
取第三日出大恒河竭四日出阿耨池竭五日出大海
乾枯六日出天下煙起七日出天下洞然直至梵天仍
舊建立此非閉物之論乎其事不可知與邵子之説亦
畧相似
須彌山東有天下名東弗于建人三百嵗山西有天下
[002-32b]
名西瞿陀尼人二百嵗山南有天下名南閻浮提人百
嵗山北有天下名北鬱丹越夀千嵗其亦鄒衍九州之
外有九州之意乎
須彌山下復有三級下級堅守天住中級持鬘天住上
級常憍天住須彌山半有四天王宫殿上有三十三天
宫殿三十三天以上一倍夜摩天又一倍兠率陀天向
日重重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梵衆天梵輔天大梵天少
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少淨天無量淨天徧淨天福生
[002-33a]
天福夀天廣果天無想天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
天色竟䆒天無邊空處天無邊識處天無所有處天非
想非非想處天其亦列子天地之外復有大天地之意
乎三十三天又分三界自在天以上爲欲界未離貪欲
故梵衆以上至色竟䆒天爲色界無邉空至非非想爲
無色界皆名爲有有生有死故曰不同凡夫永没三界
又不同二乘求出三界唯學佛人無生死可勉無三界
可出
[002-33b]
日遶須彌半常行不息南閻浮提日正中東弗婆提日
始沒西瞿陀尼日初出北鬱單越正夜半
日宫有影以閻浮提樹髙大影現月輪故有此影又云
此樹有鷄王棲其上彼鳴天下鷄皆鳴世謂日/中烏也
海有八德大海漸深潮不過限不宿死屍百川來會而
無異稱萬流悉歸而無増減出真寳珠衆生皆住其中
同一鹹味
過去名莊嚴刼現在賢刼未來星宿刼謂之三世有問
[002-34a]
佛刼爲何量佛答有如全段石山百年一拂山已磨滅
此刼未終又言兠率天人一百年以六銖衣一拂至石
銷盡以爲一刼
莊嚴刼壞交賢刼初嚴浮人物八萬四千嵗身長八丈
過百年命減一年身減一寸如是遞減至十嵗身長一
尺則減刼之極也過爾之後復入増刼凡遇百年命增
一年身增一寸如是遞增至八萬四千嵗身八丈則增
刼之極也一增一減共一千六百八十萬年名一轆轤
[002-34b]
刼凡二十轆轤共三萬三千六百萬年爲一成刼自成
刼之後交往刼已經八減八增今當第九減刼每刼有
一佛出世至今減人年一百嵗時釋迦文佛出世已得
一萬四千二百七十九萬三千年也此去更過七千年
爲減刼之極復入第九增刼漸增至二萬嵗時鐵輪王
出世此增刼之極也復入第十減刼至八萬嵗時彌勒
下降是時閻浮真金爲地地平如掌秔稻自生思衣衣
來思食食至無量快樂男女五百嵗廼方婚嫁所有一
[002-35a]
切世界皆具此四種相刼謂成壞空成而即住住而復
壞壞而復空空而又成
世界初成光音天人下來各有身光飛行自在見有地
肥極爲香羙取食多者即失神足體重無光日月始生
因貪食故地肥滅沒復生婆羅婆羅滅沒復生粳米朝
割暮生食彼米故才分男女形相行不淨行下而從之
雖然與吾聖人亦異矣
  夢兆
[002-35b]
周禮六夢有獻吉夢贈惡夢之説詩亦有熊羆蛇虺旄
旟衆魚之兆其占審矣然後人日之所爲擾擾昏亂夜
之所夢亦何能准其有應驗者書之亦可見人事之有
定數也
徐文定公初試京師夢至一所若今文淵閣者上有三
老立焉授公以鑰匙一握公出至門宻數之其匙得六
後公入仕司經局左右春坊詹事府吏部至内閣司印
果六又公爲詹事時服闋至蘇城聞王時勉名醫也令
[002-36a]
診之時勉既診以公脉有歇至不敢言公曰吾脉素有
異時勉曰如是則無妨然終不樂次謁范文正廟少憇
忽坐睡夢一衣冠偉人來謁曰勿憂也公之夀年還有
兩干覺而思之以爲二十年也其後二十二年卒蓋干
之爲字兩十兩一合爲二十二云其神驗如此庚戌會
試公與汪伯諧學士爲主考余爲同考一夕余送卷至
堂汪對余謂公日來不怡某問何也汪曰以不得好卷
既而曰公昨夢人饋一大錢何也某曰昔人謂文如青
[002-36b]
錢萬選萬中其有異卷乎汪曰公又夢人餽黄牡丹三
大本何也余未有以應時錢福有名塲屋某退而思之
大錢之兆其在福乎獨牡丹之説未得楊介夫曰此亦
福之兆也不聞洛陽相君忠孝家可憐亦進姚黄花爲
錢惟演故事乎斯人也髙科兆矣而非端士是科會試
殿試福皆第一而不克終
乙未會試公與邱文莊公主考久之未得魁選公與文
莊約夕各黙禱于天以祈夢兆明日公語文莊曰公有
[002-37a]
夢乎邱曰無也邱問公何夢公曰余夢至一所大浸茫
茫不見水端忽有一物若黿焉昻首登岸余以三箭挿
其上夢如是人頗異之而未詳所主或以大浸𣺌漫其
湖廣洞庭之間乎公不謂然鏊時新發解家在太湖公
以爲其應也及揭牓某果忝第一謂三箭者三元也深
以狀頭望余而余不克副其意終未知夢之所屬後余
在翰林久以公薦爲學士又薦爲少詹事余詣謝廼言
于公曰所謂三箭者應矣某不才辱公薦會試一也學
[002-37b]
士二也詹事三也非三箭而何公曰不然蓋吾當時夢
有異其挿箭也爲品字之象其一品之兆乎某不敢當
而退公不禄後余以菲才謬登政府雖不久秩一品
公一日問余曰君德以剛爲主何所出余對在漢監因
問公問此何爲公曰吾夢科塲出此題耳明日果然公
又言吾應舉時夢庭有枯木復生其顛木之有由枿乎
與同舍生言之入果是題也豈其心靜而生明乎抑公
將大貴神明有告之者乎
[002-38a]
進士松江張黼言于余曰黼未第時嘗夢中有人言若
登第在狀元前覺而思之世豈有科名先狀元者乎吾
殆無科名之望矣及丁未會試名在十五鉛山費宏十
六是科宏狀元及第計得夢時宏尚未生也
唐寅字子畏少有逸才發解應天第一横遭口語坐廢
自吳至閩詣九仙蘄夢夢有人示以中吕二字歸以問
余曰何謂也余亦莫知所指一日過余于山中壁間偶
掲東坡滿庭芳下有中吕字子畏驚曰此余夢中所見
[002-38b]
也試誦之有百年强半來日苦無多之句黙然後卒年
五十三果應百年强半之語
 
 
 
 
 
 震澤長語卷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