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隱居通義 > 隱居通議 卷六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隠居通議卷六
             元 劉壎 撰
 詩歌一
  黄陳詩序
蜀士任子淵嘗注黄陳詩畨陽許尹為之序其畧曰六
經所以載道傳之後世而詩者止乎禮義道之所存也
周詩三百五篇有其義而亡其辭者六篇而已大而天
[006-1b]
地日星之變小而蟲鳥草木之化嚴而君臣父子别而
夫婦男女順而兄弟羣而朋友喜不至黷怨不至亂諌
不至訐怒不至絶此詩之大畧也古者登歌清廟㑹盟
諸侯季子所觀鄭人所賦與夫士大夫交接之際未有
舍此而能逹者周衰官失學廢大雅不作久矣由漢以
來詩道浸微陵夷至於晉宋齊梁之間哇滛甚矣曹劉
沈謝之詩非不工也如刻繪染縠可施之貴介公子而
不可用之黎庻陶淵明韋蘇州之詩寂寞枯槀如叢蘭
[006-2a]
幽桂宜於山林而不可置之朝廷之上李太白王摩詰
之詩如亂雲敷空寒月照水雖千變萬化而及物之功
亦少孟郊賈島之詩酸寒儉陋如蝦蠏蜆蛤一啖便了
雖咀嚼終日而不能飽人惟杜少陵之詩出入古今衣
被天下藹然有忠義之氣後之作者未有加焉宋興二
百年文章之盛追還三代而以詩名世者豫章黄庭堅
魯直其後學黄而不至者后山陳師/道無已二公之詩
皆本於老杜而不學杜者也云云
[006-2b]
許公此序斷制古今詩體深合繩尺自三百篇沿漢晉
以來下至唐宋數語核之靡不的確而於黄陳所學又
窺其奥信名言矣以愚觀許公必力於學深於詩者尚
未見其佗文可恨耳然由庚詩亡因序而義猶可見則
讀是序者端可以知許之學云
  蒼山序唐絶句
蒼山曽子實原一寧都人也有詩名於江湖編唐絶句
為序曰作絶句當如顧愷之啖蔗法又當如飲建谿龍
[006-3a]
焙歀識鼎彛其上也雄馬馳九阪佳人共笑言其次矣
燕姬趙娃舞歌春風又其次矣才有不同所得各異局
婉媚而薄髙古執偉豪而棄淵深此邇來選詩者之偏
也愚不敢以巳局人隨長兼收各標圏以志異體庻可
類求若劉禹錫之標韻李商隠之深逺杜牧之之雄偉
劉長卿之凄清元白之善叙導人情盖唐之尤長於絶
者也老杜鈞樂天籟不可與諸子並惟山谷絶近之半
山清逺韻度獨歩輩流昌黎云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
[006-3b]
遥㸔近却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絶勝烟栁滿皇都意半
山絶句機此其發也變化而神用之此半山所長者選
五言中曰幽人將遽眠解帶翻成結又曰打起黄鶯兒
莫教枝上嗁嗁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前輩謂作詩機
在此緩視微吟其信矣趙庭玉欲傳余所選唐絶句因
題其後庭玉佗日或可予斯言或笑而哀之則可騐庭
玉進否矣
  蔡絛詩評
[006-4a]
自梁蕭思話作字評具載法帖中宋敖器之陶孫/倣效
作詩評具載賔退録近又見蔡絛亦有詩評頗佳絛京
子也號百納嘗著西清詩話頗有可采予舊嘗録藏今
已失去今載其詩評云栁子厚詩雄深簡澹迥㧞流俗
致味自髙直揖陶謝然似入武庫但覺森麗王摩詰詩
渾厚一段覆盖古今但如久隠山林之人徒成曠淡杜
少陵詩自與造化同流孰可擬議若君子髙處廊廟動
成法言恨終欠風韻黄太史詩妙脫嗘徑言侔鬼神惟
[006-4b]
胷中無一㸃塵故能吐出世問語所恨務髙一似参曹
洞下禪尚墮在𤣥妙窟裏東坡公詩天才宏放與日月
爭光凡古人所不到處發明殆盡萬斛泉源不是過也
然頗恨方朔極諌時雜滑稽故罕逢醖藉韋蘓州詩如
渾金璞玉不假琱琢成妍唐人有不能到至其過處大
似村寺髙僧時有野態劉夢得詩典則既髙滋味亦厚
然正似巧匠矜能不見少拙白樂天詩自擅天然貴在
近俗恨如蘇小雖美終帶風塵李太白詩逸態凌雲照
[006-5a]
映千載然時作齊梁間人體段畧不近渾厚韓退之詩
山立霆碎自成一法然譬之樊侯冠服微露麤疏栁栁
州詩若捕龍蛇搏虎豹急與之角而力不敢暇非輕蕩
也薛許昌詩天分有限不逮諸公逺矣至合人意處正
若芻豢時復咀嚼自佳王介甫詩雖乏風骨一味清新
方似學語小兒酷令人愛歐陽公詩温麗深穏自是學
者所宗然似三館畫手未免多與古人傳神杜牧之詩
風調髙華片言不俗有類新及第少年畧無少退藏處
[006-5b]
固難求一唱而三歎也右此十四公皆吾平生宗師追
仰所不能及者留心既久故得間以議之至若古今詩
人珠聫玉映則又有不可得而知者也
絛宰相子宜其沉酣綺羅叢中醉生夢死乃能留意詞
章自作議論如此勝騃子弟逺矣惜乎不遇名父同歸
敗亡今詳所評雖未必皆當大畧亦類有識獨其以唐
宋諸賢参錯而論不分前後何也豈又别有意邪厥後
敖器之再為之評必以絛所論為未善故更定之當考
[006-6a]
  敖器之詩評
敖公福州人有詩名仕至安撫司参議官後邨劉尚書
志其墓今觀其評的確峻陗殊勝蔡評并載於此識者
宜参考其優劣評曰魏武帝如幽燕老將氣概沉雄曹
子建如三河少年風流自賞鮑明逺如饑鷹獨出竒矯
無前謝康樂如東海揚颿風日流麗陶彭澤如絳雲在
霄舒卷自如王右丞如秋水芙蓉倚風自笑韋蘇州如
園客獨繭暗合音徽孟浩然如洞庭始波木葉微脫杜
[006-6b]
牧之如銅丸走阪駿馬注坡白樂天如山東父老課農
桑言言皆實元微之如李龜年說天寳遺事貎悴而神
不傷劉夢得如鏤氷彫瓊流光自照李太白如劉安鷄
犬遺響白雲覈其歸存怳無定處韓退之如嚢沙背水
惟韓信獨能李長吉如武帝食露盤無補多慾孟東野
如薶泉斷劍卧壑寒松張籍如優行鄉飲酬獻秩如時
有恢氣栁子厚如髙秋獨眺霽晩孤吹李義山如百寳
流蘇千絲鐵網綺宻瑰妍要非適用宋朝蘇東坡如屈
[006-7a]
注天潢倒流滄海變眩百怪終歸雄渾歐公如四瑚六
璉止可施之宗廟荆公如鄧艾縋兵入蜀要以險絶為
功山谷如陶宏景祗詔入宫析理談元而松風之夢故
在梅聖俞如闗河放溜瞬息無聲秦少游如時女步春
終傷弱輭后山如九皋獨唳深林孤芳沖寂自妍不求
識賞韓子蒼如梨園按樂排比得倫吕居仁如散聖安
禪自能竒逸其佗作者未易殫陳獨唐杜工部如周公
制作後世莫能擬議
[006-7b]
右敖公此評能近取譬如行雲流水超軼飛動有合於
風人比興之㫖至於辭語刻琢精麗殆煆錬而成者歟
嘗欲取南渡後諸賢之詩倣此作評而塵事塞膺竟未
暇及
  李杜蘇黄
少陵詩似史記太白詩似莊子不似而實似也東坡詩
似太白黄陳詩似少陵似而又不似也
  象山評論江西詩𣲖
[006-8a]
象山先生有謝程帥惠江西詩𣲖一書論古今詩體甚
備其書曰䝉貺江西詩𣲖一部二十家異時所欲尋繹
不能致者一旦充屋盈几應接不暇名章傑句焜燿心
目詩亦尚矣原於賡歌委於風雅風雅之變擁而溢焉
者也湘纍之騷又其流也子虚長楊之賦作而騷幾亡
黄初而降日以澌薄惟彭澤一原來自天稷與衆作殊
趣而澹泊平夷玩嗜者少隋唐之間否亦極矣杜陵之
出憂君悼時追躡騷雅而才力宏厚足鎮浮靡詩家為
[006-8b]
之中興自此以來作者相望至豫章而益大肆其力包
含欲無外搜抉欲無祕體制通古今致思極幽𣺌貫穿
馳騁工力精到一時如陳徐韓吕三洪二謝之流翕然
宗之江西遂以詩社名天下雖未極古之原委而其植
立不凡斯亦宇宙之竒詭也開闢以來能自表見於世
若此者如優曇花時一見耳曽無幾時而篇帙浸逸殘
編斷簡徃徃下同㑹計之籍放棄於鼠壤醬瓿悲哉網
羅搜訪出隋珠和璧於草莽泥滓中而登之箧櫝干霄
[006-9a]
照乗神明煥然執事之功何可勝贊是諸君子當相與
舞忭於斗牛之間挹箕翼以為主人壽某亦江西人也
敢不重拜寵
 按漁隱叢話載詩人玉屑云吕居仁近時以詩得名
 自言傳衣江西嘗作宗𣲖圖自豫章以降列陳師道
 潘大臨謝逸洪芻饒節僧祖可徐俯洪朋林敏修洪
 炎汪革季錞韓駒李彭鼂沖之江端本楊符謝薖夏
 傀林功潘大觀何覬王直方僧善權髙荷合二十五
[006-9b]
 人以為法嗣謂其原流皆出豫章也其宗𣲖圖序數
 百言大畧云唐自李杜之出焜燿一世後之言詩者
 皆莫能及至韓栁孟郊張籍諸人激昻奮厲終不能
 與前作者並元和以降至國朝歌詩之作或傳者多
 依效舊文未盡所趣惟豫章始大出而力振之抑揚
 反覆盡兼衆體而後學者同作並和雖體制或異要
 皆所傳者一予故録其名字以遺來者余竊謂豫章
 自出機杼别成一家清新竒巧是其所長若言抑揚
[006-10a]
 反覆盡兼衆體則非也元和至今騷翁墨客代不乏
 人觀其英詞傑句真能發明古人不到處卓然成立
 者甚衆若言多依效舊文未盡所趣又非也所列二
 十五人其間知名之士有詩句傳於世為時所稱道
 者止數人而已其餘無聞焉亦濫登其列居仁此圖
 之作選擇弗精議論不公予是以辨之觀漁隱叢話
 載江西詩𣲖共二十五人并吕居仁為二十有六與
 陸象山所云二十家者其數不同議論亦異但象山
[006-10b]
 先生以理學鉅儒評論風雅正㫖自是學者所宗水
 邨公有云涪翁集厥大成冠冕千古而淵深廣博自
 成一家合觀之可得其指歸矣附録漁隱叢話一則
 於此以俟識者論定焉
  四詩類苑
前卷嘗載西園先生傅公㓜安碩學雄文風動一時而
古賦尤佳盖已録其數篇矣因記景定中公取二陵坡
谷四家之詩分門編類繡梓流傳名之曰四詩類苑自
[006-11a]
製一序頗為辨博當世有識夸其能言公嘗以寄予予
每喜誦之亂離奔竄竟失其本近從其子叔敬再求得
之時公已病矣叔敬復予書有曰承索老人所著詩苑
序謹用納呈閣下著書立言為世矜式衆方膠擾於利
害之場驅馳於禍福之境所謂吉未獲一而凶悔吝居
其三閣下乃敖睨一世尚友千古非今人所可跂及老
人令拜意當此五官四體無一非病視文章恍如隔世
儻因宗工鉅儒表而出之以得不朽豈非大幸叔敬此
[006-11b]
書盖今年八月也越兩月而聞此老一疾亡矣得年八
十有四知已淪没前輩凋零俛仰昔今為之隕涕此序
不忍棄為録於左
發於情性之真本乎王道之正古之詩也自風雅變而
騷騷而賦賦在西京為盛而詩盖鮮故當時文士咸以
賦名罕以詩著然賦亦古詩之流六義之一也司馬相
如賦上林雄深博大典麗儁偉若萬間齊建非不廣袤
而上堂下廡具有次序信矣詞賦之祖乎揚子雲學貴
[006-12a]
天人太𤣥法言與六經相表裏若甘泉諸賦雖歩趨長
卿而雄渾之氣溢出翰墨外則子雲無之佗日自悔少
作或出於是至若王荆公謂賦擬相如為未工朱文公
又謂雄賦止能填上腔子豈以其文之不工記之不博
哉正以其追逐模擬其氣索耳自後作者繼出各有所
長然於組織錯綜之中不礙縱横竒逸之勢則左太冲
之賦三都視相如尚庻幾焉當時文士皇甫士安則為
之序劉淵林張孟陽則為之注夫文人相輕從古而然
[006-12b]
而一時巨擘皆左袒歛衽精金良玉自有定價豈待時
改世易而後有顧君與譚不及見之恨哉建安以來詩
復盛行歴宋齊梁陳其流之末束字數十逞豔誇妍體
狀於風雲月露之間求工於浮聲切響之末而詩弊矣
逮至少陵博極書史歴覽山川以其閎材絶識籠九有
獵衆智挫萬物而發之毫端凌厲馳驟與長卿相上下
宋朝之詩金陵坡谷三大家或以其精或以其博或以
其雅體雖不同而氣壯語渾同出於杜此則詩之正𣲖
[006-13a]
也昔元微之於子美詩欲條析其文體别相附而未暇
僕妄竊此意擷萃英華以門分類合四詩為一名之曰
四詩類苑或曰子嘗辨春秋制度疆理以明君臣夷夏
之大義亦既上徹乙覽今𤨏碎編類之書似非用力於
通經學古者之所務也僕曰不然少陵愛君憂國食息
不忘金陵清徳實行不徇流俗東坡髙風峻節窮逹不
移山谷孝友清修行已有恥珠璣咳唾隨處發見皆可
為世模範豈可與敲推句字描貎淺易者比哉矧其紀
[006-13b]
時世之盛衰述政治之惡評人物之髙下商古今之
得失制度興廢於焉而究風俗汚隆於焉而考隨其門
目粲然可觀吟哦諷咏浸潤優悠自四詩之𣲖以遡三
百篇之正孰謂其無益於世道也哉景定壬戌旴江傅
自得序
  評本之詩
予嘗於故箧斷簡中見有評詩者曰李文叔云出乎江
西則未免狂怪傲僻而無櫽括之妙入乎江西則又腐
[006-14a]
熟竊襲而乏警拔之意今本之之詩以警拔之意而寓
之以櫽括之妙盖已見其能去二者之病矣其於江西
之宗殆入而能出者邪此說亦是用功於詩者而後能
言之然不知所謂本之者何如人也其詩云一篙春水
滑無聲一葉輕舟過短亭飛藹晚樓迷紫翠夕陽孤塔
認丹青懐人逺折三花樹何日相攜䨇玉瓶欲喚漁郎
問風色鳬鷖飛處酒初醒味淺近而句穩熟也
  桂舟評論
[006-14b]
桂舟諶先生祐為人作詩序略曰詩云窈𣺌與兵法同
以詩學詩程衛尉之正部曲行伍不以詩學詩霍將軍
顧方略何如耳因知亞夫不出淮隂乃竒初不必堂堂
正正此為鵝鸛此為魚麗而兵書腹笥自可以當百二
山河㨿髙屋建瓴否則羽棄闗險而都彭城雖控弦被
甲一怒自可以怯楼煩走赤泉然不知身為降虜久矣
屈原宋玉略少和聲尚非聖處彼春草池塘澂江淨練
又焉得渉吾地乎义有序略曰詩本於人情闗於風教
[006-15a]
繫於安危理亂此作詩之原委也八音克諧無相奪倫
此作詩之音調也秋水芙蓉春城草木此作詩之態度
也梅花㶚水宫燭驪山此作詩之興致也讀書萬卷下
筆有神此作詩之本領也然亦必有為而作有闗渉而
作若無病而呻吟雖奔濤走石沿葉倡條動可人心於
道何補又序律詩有曰詩有律古矣后䕫典樂律和聲
是詩之律已見於三代之前漢以黄鍾為律本協音律
作詩樂是詩之律又見於三代之後惜漢魏降至陳隋
[006-15b]
亡國之音著而詩之律已絶響悲夫經幾百年而後風
飄律吕律中鬼神始振響於浣花溪上杜牧諸賢又復
振遺響於開元天寳之後元和以來詩之律始大備於
唐矣嘗謂五十六字乃一篇有韻之文分寸節度有一
字位置不安即不純熟此又隂有合五音六律自然之
妙也又作自編唐律詩序有曰詩謂之律則必如月令
之律氣候不差乂如牧野之六伐七伐如楚子之左廣
右廣如養叔之射一矢復命州綽之射兩矢夾脰然後
[006-16a]
可謂之律又必如淮隂之出井陘亞夫之壁昌邑如大
將軍之翼繞匃奴李臨淮之號令一新風雲百倍然後
可謂之律故曰師出以律否臧凶茍合乎律則豈獨棘
端可以扞矢月寒并州出塞入塞直可以卻胡騎而律
其神矣否則街亭之戰而已耳陳濤斜之戰而已耳僕
於五七言古間執燧象以奔吳師獨於律有憾未能入
壘折馘空負時光於是大合工部而下凡数百家陣觀
龍蛇勢决竒正然後知唐世尚律一炬可攻連營强弩
[006-16b]
不穿魯縞優劣可得而論矣又曰三箭天山長歌漢闗
律之上也踏雪入蔡夜縛狂吳亦律之上笛裏闗山兵
前草木律之上也六矢中面軍容若神亦律之上兵事
易言出銳輕搏次之盡燒奚帳分築漢城次之千金馬
鞍百金刀頭次之氣凌三軍躍馬奪矟又次之老將一
失律清邊生戰場斯乃下矣至若燒蜜調蠭翦花挑蜨
是謂蕩人心之甚者宜斬二美人以肅軍隊不然尚可
謂之律耶又詩序有曰謂三百五篇之後無詩則甲子
[006-17a]
書年閏月初吉何尚見於柴桑杜曲謂三百五篇之後
有詩則玉樹後庭名花傾國何尚見於結綺沈香盖詩
有闗於世道久矣今吾雖不得飽食安歩以從容乎江
漢美化之域終不容紫色鼃聲得乗間以奪朱亂雅使
後世復有尚友千古者出謂此功不在距楊墨下則予
之不合於今世者未必真不合也
以上皆桂舟文稿中摘出佗記銘可讀者多不能盡録
也吁公之於詩其學其識其議論其法度精且嚴如此
[006-17b]
淺夫俗子乃率然成句而謂之詩鼃蚓雜襲汚我大雅
真詩道之厄也哉
  自知集序
桂舟公古學古貎與世少可居常以寑陋期期自恨而
修讀述作至老不衰今年八十有五猶時以新作見寄
蠅頭楷書不減盛壯斯可敬也已僕嘗嘆公身韋布而
家山林無名位聲勢以佐其文章而鄉里淺窄後輩小
夫率以窮逹起愛憎故知公者少而議公者反多使二
[006-18a]
十年後此一輩掃除淨盡有見見公詩文偉麗如此必
將想像其為太虚雲氣中人有恨不同時之歎者矣公
嘗有自知集序曰
昔之詩詩言志昔之序序作者之志顧瞻周道中心怛
兮音調敷暢庸或可知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雍容和
平序者何以知其刺不用賢也予以是知詩非茍作發
乎情止乎禮義序非茍作以意逆志是為得之然獨釣
寒江孤舟簔笠或者謂不如大堤女兒清晨理鬢朱弦
[006-18b]
疏越三歎遺音或者謂不如桑間濮上聽者傾城則詩
何詩序何序被髪伊水之祭識者寧不有感於斯韓將
軍破趙會食無不竊笑及斬成安君泜水上然後知背
水陣合古兵法服耕子無勢可挾無利可求無聲華可
獵清霜㸃鬢黄獨無苖世所擯也宜矣然亦强項不屑
與舞陽侯伍自名其詩自序其意風松晝寒月鶴夜警
時於是間抵掌自詭近來漸喜無人聽琴格髙低祗自
知服耕子得矣後五日有能識常山蛇勢於平沙上者
[006-19a]
服耕子又當語之曰左執鞭弭右屬櫜鞬當與君周旋
但不得走生仲達耳
讀此序則先生之不求知於人人亦不相知者概可見
矣作序時淳祐丁未嵗也是時年才三十有五而學力
筆力已如許我輩沈薶場屋時文中卒無片語登峰造
極視先生不愧死哉服耕子盖其别號也
  方紫陽序詩
方紫陽序羅壽可詩曰詩學晩唐不自四靈始宋剗五
[006-19b]
代舊習詩有白體崑體晩唐體白體如李文靖徐常侍
昆仲王元之王漢謀崑體則有楊劉西崑集傳世二宋
張乖厓錢僖公丁厓州皆是晩唐體則九僧最迫真㓂
萊公魯三變林和靖魏仲先父子潘逍揺趙清獻之父
凡十家深涵茂育氣勢極盛歐陽公出而一變為李太
白韓昌黎之詩蘇子美二難相為頡頏梅聖俞則宋詩
之出類者也晩唐於是退舍蘇長公踵歐陽公而起王
半山備衆體精絶句古五言或追陶謝黄雙井專尚少
[006-20a]
陵秦鼂莫窺其籓張文潛自然有唐風别成一家惟吕
居仁克肖陳后山棄所學學雙井黄極廣大陳極精
微天下之人北面矣立為江西𣲖之說者銓取或不盡然
胡致堂詆之陳簡齋曽文清為渡江之巨擘乾淳以來
尤范楊陸蕭其尤也道學宗師於書無所不通於文無
所不能詩其餘事而髙古清勁又有一朱文公嘉定而
降稍厭江西永嘉四靈復為九僧舊晩唐體非始於四
靈也後生晩進不知顛末靡然宗之渉其波而不究其
[006-20b]
原日淺日下然尚有餘杭二趙上饒二泉典刑未冺今
學詩者不於三千年間上溯下沿窮探索往往追逐
近世六七十年間之所偏約非區區所敢知也清江羅
君志仁壽可介吾師友自堂陳公書囊詩百篇見教自
謂改學四靈後邨細讀深味詩律未脫江西有崑體意
厓岸骨鯁似與趙紫芝諸人及劉後邨不同故予詳道
詩之所以然為序以遺之謂予不信壽還東湖復以参
自堂可也
[006-21a]
此序剖析明白議論自出有前輩所未曽道者又間有
未盡當理者然世之作詩者有此見能為此言盖亦寡
矣紫陽一號虚谷名回追憶似是嚴陵人景定中為别
院省元出吕氏門下徳祐事急時嘗上書陳十事乞斬
賈似道謝天下覺得是一磊落士也自堂亦出吕門故
相知如此
  張芸叟詩評
張芸叟舜民嘗評詩云永叔之詩如春服乍成撥醅初
[006-21b]
熟登山臨水竟日忘歸王介甫之詩如空中之音相中
之色人皆聞見難可著摹石延年詩如饑鷹夜歸厓木
春拆蘇東坡詩如武庫初開矛㦸森然一一求之不無
利鈍梅聖俞詩如深山道人草衣木食王公見之不覺
屈膝郭功甫詩如大排筵席二十四味終日揖遜求其
適口者少矣芸叟與東坡同時仕宦然不聞盛名亦不
見有何偉作今閲此評似非碌碌者也
  東坡實見
[006-22a]
東坡晩年在海上不觀佗人詩惟以陶栁集自隨豈非
世慮盡而實見定歟
  諸賢輓詞
山谷翁作司馬文正公輓詞后山作南豐先生輓詞水
心作髙孝兩朝輓詞皆超軼絶塵誠可對壘後又見韓
文公作莊憲太后輓詞甚妙
 
 
[006-22b]
 
 
 
 
 
 
 
 隱居通議卷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