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貴耳集 > 貴耳集 卷下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貴耳集卷下
            宋 張端義 撰
   傳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夫尤者言之
   所由出也聞不厭多疑則有闕言之謹餘尤則
   寡矣余貴耳三集成乃補拾前二集之遺可以
   絶筆矣未能守聖門寡尤之訓粗可備稗官虞
   初之求必不忘其事之陋也紹興間泰發與㑹
[003-1b]
   之失歡諸子多稡前朝所聞猶未成編或者以
   作私史告稔成書禍則知文字之害人也如此
   始信言之為言尤之階也余每得江湖朋舊書
   云翁以多言得放逐不宜有此集可謂不善處
   患難者余答書云儀舌尚在焉可忘言子非魚
   焉知魚之樂東里張端義淳祐丙午閏四月四
   日書
宣和七年南郊畢恭謝上清儲祥宫聞金人已破燕山
[003-2a]
 車駕亟還禁中夜二鼓中人梁兢持宸翰一紙宣示
 惟書黄中來既入對上獨坐一横榻兩宫娥擎燭上
 曰邊警如此盡是蔡攸匿下不令朕知煩卿先草一
 詔盡言朕失以謝天下連進二草皆不稱上意再三
 宣諭只要感動人心不須歸過宰輔只說朕不是第
 三章稍愜上意親筆改寫成即時降出上曰卿未可
 去適來李邦彦等皆譸張失措且去外面商量此詔
 是朕自思算更有二事待與卿說朕欲遣王黼蔡攸
[003-2b]
 等分守大河盡籍内臣貴戚倖佞家財抵備犒軍朕
 傳位與皇太子淵聖/名朕移軍長安保扞闗中為根本
 卿可就此為朕處置明日便要都了只是未有人做
 宰相是夜二府皆至銀臺門矣罪己詔下忽呉敏拜
 少宰李綱拜尚書左丞淵聖登極道君南幸向來御
 筆皆不行内禪之前上諭曰處置許多事蔡攸盡道
 不是只傳位一事靠要做他功勞淵聖嗣位臺諫交
 章請誅京攸雖楊中立不免宣言蔡攸無罪之語但
[003-3a]
 見論者紛然以誅王黼為快而右蔡氏矣
徽宗北狩有諜者持一黄中單來御書云趙岐註孟子
 付黄潛善諸人審思之孟即瑤華太后趙即康王髙
 宗由是中興載泣血錄
真廟宴近臣語及莊子忽命秋水至則翠鬟綠衣一小
 女童誦秋水一篇聞者竦立
昔聞仁宗時有外臣奏陛下不蚤立太子有播遷之禍
 仁宗大怒問宰執曰朕未立皇子如何比朕如唐明
[003-3b]
 皇有播遷之禍宰相奏云陛下果是播遷不及明皇
 當時明皇幸蜀尚有肅宗即位靈武陛下無肅宗為
 子委不及明皇仁宗怒釋建立之議始堅
孝皇一日宣押王丞相趙丞相施元樞周大參幸一燕
 咨訪政事駕方御座見御案上有一黄綾册上忽駕
 興二相不敢近看獨周大參略開一看不覺吐舌復
 掩册如初移時上來遽問卿等不曾看此册否皆以
 不敢對來日周大參入堂首與二相言此册即是前
[003-4a]
 宰執所進臺諌姓名見今宰執所進擬者皆在焉孝
 皇聖斷不可測度前相既去後相即拜卻除前相進
 擬臺諌後相雖有進擬慮其立黨不除恐臺諫奉承
 後相風旨以攻前相所以存進退大臣之體今則不
 然一相去臺諌以黨去一相拜臺諌以黨進况自嘉
 定副封之靡前帝宏規廢矣
髙宗孝宗在御每三年大比下詔先一日奉詔露天黙
 禱曰朝廷用人别無他路止有科舉願天生幾箇好
[003-4b]
 人來輔助國家及進殿試䇿題臨軒唱名必三日前
 精禱于天所以紹興淳熙文人才士彬彬在朝此二
 祖祈天之效如此
夀皇過南内徳夀問近日臺臣有甚章疏夀皇奏云臺
 臣論知閤鄭藻徳夀云說甚事不是說他娶嫂夀皇
 奏云正說此事徳夀云不看執柯者面夀皇問執柯
 者誰徳夀云朕也夀皇驚灼而退臺臣即時去國
徳夀丁亥降聖遇丙午慶八十夀皇講行慶禮上尊號
[003-5a]
 周益公當國差官撰册文讀册書册擬楊誠齋尤延
 之各撰一本預先進呈益公與誠齋鄉人借此欲除
 誠齋一侍從為潤筆册文夀皇披閱至再即宣諭益
 公楊之文太聱牙在御前讀時生受不若用尤之文
 温潤益公又思所以處誠齋奏為讀册官夀皇云楊
 江西人聲音不清不若移作奉册夀皇過内奏册寳
 儀節及行禮官讀至楊某徳夀作色曰楊某尚在這
 裏如何不去夀皇奏云不曉聖意徳夀曰楊某殿册
[003-5b]
 内比朕作晉元帝甚道理楊即日除江柬漕誠齋由
 是薄憾益公
孝宗朝幸臣雖多其讀書作文不減儒生應制燕閒未
 可輕視當倉卒翰墨之奉豈容宿撰曾覿龍大淵本
 名奫孝宗寫開二字張掄徐本中王抃趙弗劉弼中
 貴則有甘昺張去非弟去為外戚則有張說呉琚北
 人則有辛棄疾王佐伶人則有王喜棋國手則有趙
 鄂當時士大夫少有不游曾龍張徐之門者
[003-6a]
張景卿因奏對仁宗曰卿亦出孤寒張對曰臣本書生
 陛下擢至中丞三子皆服冠裳陛下春秋髙主鬯虛
 臣非孤寒陛下乃孤寒也上嘉納之
道君北狩在五國城或在韓州凡有小小㓙吉喪祭節
 序北國必有賜賚一賜必要一謝表北國集成一帙
 刋在𣙜塲中博易四五十年士大夫皆有之余曾見
 一本更有李師師小傳同行于時李抄本/作呂
道君幸李師師家偶周邦彦先在焉知道君至遂匿于
[003-6b]
 牀下道君自攜新橙一顆云江南初進來遂與師師
 謔語邦彦悉聞之櫽栝成少年遊云并刀如水呉鹽
 勝雪纖手破新橙後云嚴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
 如休去直是少人行李師師因歌此詞道君問誰作
 李師師奏云周邦彦詞道君大怒坐朝宣諭蔡京云
 開封府有監稅周邦彦者聞課額不登如何京尹不
 按發來蔡京罔知所以奏云容臣退朝呼京尹叩問
 續得復奏京尹至蔡以御前聖旨諭之京尹云惟周
[003-7a]
 邦彦課額增羡蔡云上意如此只得遷就將上得旨
 周邦彦職事廢弛可日下押出國門隔一二日道君
 復幸李師師家不見李師師問其家知送周監稅道
 君方以邦彦出國門為喜既至不遇坐久至更初李
 始歸愁眉淚睫憔悴可掬道君大怒云爾去那裏去
 李奏臣妾萬死知周邦彦得罪押出國門略致一杯
 相别不知官家來道君問曾有詞否李奏云有蘭陵
 王詞今柳隂直者是也道君云唱一遍看李奏云容
[003-7b]
 臣妾奉一杯歌此詞為官家夀曲終道君大喜復召
 為大晟樂正後官至大晟樂樂府待制邦彦以詞行
 當時皆稱美成詞殊不知美成文筆大有可觀作汴
 都賦如牋奏雜著皆是傑作可惜以詞掩其他文也
 當時李師師家有二邦彦一周美成一李士美皆為
 道君狎客士美因而為宰相吁君臣遇合于倡優下
 賤之家國之安危治亂可想而知矣李抄本/作呂
孝皇聖明亦為左右者所惑有一川官得郡陛辭有宦
[003-8a]
 者奏知來日有川知州上殿官家莫要笑夀皇問如
 何不要笑外面有一語云裹上幞頭西字臉恐官家
 見了笑只得先奏所謂知州者面大而横闊故有此
 語來日上殿夀皇一見憶得先語便笑卿所奏不必
 宣讀容朕宫中自看愈笑不已其人在外曰早來天
 顔甚恱以某奏劄稱旨殊不知西字臉先入之言所
 以動夀皇之笑也
王尚之為郎日輪對一劄乞減宫嬪之冗夀皇問卿是
[003-8b]
 外臣如何知朕宫中事臣備貟内府丞見每月宫中
 請給歴歴具道大小請給細數夀皇大喜即日除浙
 漕卻不及作侍従曾作太府卿
髙孝二朝帥蜀必要臨遣未嘗就外除亦以蜀為重事
 廟堂欲除崔菊坡先生覺菊坡之意未就司諌王貫
 卿上疏指以士大夫辭難避事不肯任朝廷之委用
 疏上後菊坡之命始出菊坡只得一行在九江時余
 往見之扣其入蜀之意菊坡自言朝廷以蜀中散亂
[003-9a]
 令某整齊之余進曰今天下散亂豈特一蜀耶朝廷
 何不留先生整齊天下之散亂而獨私于蜀耶菊坡
 唯唯而已近湯季能有辭難避事之疏三十年間兩
 見之恨無菊坡再見此疏也
夀皇問王抃如何北使在庭舞蹈極可觀此間舞蹈皆
 不及之抃奏云北人袖窄但公裳袖大一舉手便可
 觀南人袖内外俱寛大舉手便不可看北人視此為
 大禮數徳夀孝宗在御時閤門多取北人充贊喝聲
[003-9b]
 雄如鐘殿陛間頗有京洛氣象自嘉定以來多是明
 台温越人在閤門其聲皆鮑魚音矣
夀皇以孝治天下有大理寺孫寺丞失記其名匿服不
 丁母憂夀皇怒欲誅之奏知徳夀云孫某不孝欲將
 肆諸市朝徳夀云莫也太甚遂黥面配廣南數年得
 歸余兒時曾見之今之士大夫甚至聞訃仕宦冒榮
 自若衰絰有不曾著者食稻衣錦汝安則為之聖門
 之訓天理滅絶去禽獸幾希
[003-10a]
宣和元年間髙麗遣使一旦忽上奏以其王病求醫上
 擇二良醫往歳餘方歸二醫奏王館醫甚勤謂曰髙
 麗小國世荷國恩不敢忘聞天子用兵遼實兄弟國
 茍存之猶是為中國捍邊女真乃新起不可交也願
 二醫告諸天子早為之備
慈寧殿賞牡丹時椒房受册三殿極歡上洞達音律自
 製曲賜名舞楊花停觴命小臣賦詞俾貴人歌以侑
 玉巵為夀左右皆呼萬歳詞云牡丹半坼初經雨雕
[003-10b]
 檻翠幕朝陽嬌困倚東風羞謝了羣芳洗烟凝露向
 清曉歩瑤臺月底霓裳輕笑淡拂宫黄淺擬飛燕新
 妝楊柳啼鴉畫永正鞦韆庭館風絮池塘三十六宫
 簪𧰟粉濃香慈寧王殿慶清賞占柬君誰比花王良
 夜萬燭熒煌影裏留住年光此康伯可樂府所載
夀皇使御前畫工寫曾海野喜容帶牡丹一枝夀皇命
 徐本中作贊云一枝國艶兩鬢東風夀皇大喜
紹興初楊存中在建康諸軍之旗中有雙勝交環謂之
[003-11a]
 二聖環取兩宫北還之意因得美玉琢成㡌環進髙
 廟曰尚御裹偶有一伶者在旁髙宗指環示之此環
 楊太尉進來名二勝環伶人接奏云可惜二聖環且
 放在腦後髙宗亦為之改色所謂工執藝事以諫
向薌林因入對論奏甚久上顧問再三中書舍人潘良
 貴攝左史忽出位言曰天時暑甚向某不合以無益
 之言久勤聖聽公退上章待罪且乞致仕或者謂榻
 前因奏端研書畫潘有此言五峰行狀大略相似所
[003-11b]
 奏不同耳
方臘作亂朝廷捕之獻言者曰若急請于朝以劉公安
 世守南都陳公瓘鎮金陵人望歸之可不勞兵而破
 矣此薌林語也致堂先生行狀中載之
王丞相欲進擬辛幼安除一帥周益公堅不肻王問益
 公云幼安帥材何不用之益公答云不然凡幼安所
 殺人命在吾輩執筆者當之王遂不復言
孝皇朝不許宰相進擬鄉人王丞相在相位八年林子
[003-12a]
 中亦鄉人八年不得除命
呉越錢王入朝太祖曰謀下江南許以舉兵援助歸語
 其臣沈倫倫再三嗟嘆錢王扣之倫云江南是兩浙
 之籓籬堂奥豈得而安耶大王指日納土矣宣和年
 結女真攻契丹契丹果滅隨即二帝北狩此亦自撤
 藩籬也今又以滅金國䝉古横行襄蜀此又自撤藩
 籬矣喬行簡為淮西漕便民五事曾說此一項是亦
 祖江南之沈倫也
[003-12b]
夀皇賜宰執宴御前雜劇妝秀才三人首問曰第一秀
 才仙鄉何處曰上黨人次問第二秀才仙鄉何處曰
 澤州人又問第三秀才仙鄉何處曰湖州人又問上
 黨秀才汝鄉出甚生藥某鄉出人參次問澤州秀才
 汝鄉出甚生藥某鄉出甘草次問湖州出甚生藥出
 黄蘖如何湖州出黄蘖最是黄蘖苦人當時皇伯秀
 王在湖州故有此語夀皇即日召入賜第奉朝請
何自然中丞上疏乞朝廷併庫夀皇從之方且講究未
[003-13a]
 定御前有燕雜劇伶人妝一賣故衣者持褲一腰只
 有一隻褲口買者得之問如何著賣者云兩脚併做
 一褲口買者云褲郤併了只恐行不得夀皇即寢此
 議
世之巧宦者皆謂之鑽班固云商鞅挾三術以鑽孝公
 嘉定間士大夫有一戲論於從政云將仕皆得改官
 獨顔子孔門四科之首不得改官夫子曰囘也不改
 顔子鑽錯了鑽之彌堅如何改官
[003-13b]
天寳間楊貴妃寵盛安祿山史思明之作亂遂有楊安
 史之謠嘉定間楊太后史丞相安樞密亦有楊安史
 之謠時異事異姓偶同耳
平江道士袁宗善曾遇異人得驗狀法遭際三殿賜通
 真先生夀皇一日使中貴持白紙三幅黙禱在内令
 通真書來中貴先排定資次第一紙書不可行第二
 紙書無分第三紙書真真二字奏呈夀皇隔數月皆
 驗不可行要請陵寢北報不從無分廼小劉娘子要
[003-14a]
 册后半年而殂真真二字廼受禪光宗後來光宗有
 心疾夀皇宣通真私問二真字通真奏云臣書先定
 二真合成一字即㒹字夀皇大喜前定皆驗賜賚甚
 厚此袁通真親與先君言
有一川官在都乞差遣一留三四年題一詩在僦樓之
 壁曰朝看貝葉牢籠佛夜禮星辰取奉天呼召歸來
 聞好語初三初四亦欣然初三初四即二僕也因此
 詩傳搖京下遂得缺而去
[003-14b]
王黼宅與一寺為鄰有一僧每日在黼宅溝中流出雪
 色飯顆漉出洗浄曬乾不知幾年積成一囤靖康城
 破黼宅骨肉絶糧此僧即用所收之飯復用水淘蒸熟
 送入黼宅老幼賴之無飢嗚呼暴殄天物聖人有戒
 宣和年間士大夫不以天物加意雖溝渠汚穢中棄
 散五穀及其餓餒之時非僧積累之久一家皆絶食
 而死可以為士大夫暴殄天物者戒
荆公黜詞賦尊經獨春秋非聖經不試所以元祐諸人
[003-15a]
 多作春秋傳解自胡安定先生始如孫莘老輩皆有
 春秋集解則知熙寧元祐諸人議論素不同矣唐子
 西云挾天子以令諸侯諸侯必從然謂之尊君則不
 可挾六經以令百氏百氏必服然謂之尊經則不可
蜀士胡其姓者知其女貴能生子作宰相攜入京師尋
 一朝士生宰相者即與之遇道間見韓光祿國華拜
 于馬首云三年在京師閱人多矣光祿必生宰相子
 敢以女為獻後果生魏公今韓氏家廟有胡夫人即
[003-15b]
 斯人女也
錢參政良臣之妻弟章其姓者自南康守囘忽進擬浙
 東倉孝皇忽云執政妻黨便得好官參政李彦頴奏
 云章守南康有聲諸臺列薦以此除激勵作郡者章
 某見乞祠孝皇云且與祠章由是而不復起矣
謝文昌源明館伴北使時寧廟初即位定册時諸臣頗
 有議論北使忽問謝云伊尹放太甲于桐此何義指
 光宗屬疾而言謝答曰有伊尹之志則可無伊尹之
[003-16a]
 志則不可避一簒字朝論甚偉
李季章云蘇東坡作文愛用佛書中語如赤壁懐古
 詞所云羽扇綸巾談笑間檣艫灰飛煙滅所謂灰
 飛煙滅四字乃圓覺經中語云火出木燼灰飛煙
 滅也
開禧議和首遣方信孺通書奉使和議未成欲遣輔漢
 卿輔辭以考亭諸生老不稱使廼薦王都廂柟代為
 行人王往還至四敵有一伴使顔元者問韓侂胄是
[003-16b]
 甚麽人答云魏公之孫呉太后之肺腑有擁佑之勲
 又問云官裏如何信任他不知去得他否王答云大
 臣去留出自聖斷伴使就懐中取出本朝省劄韓侂
 胄軍怒已擊死王為之驚駭當時一語之差豈不失
 兩國之體則知專對之為難事也
衛社稷宗社者大臣職也死社稷宗社者大臣之不幸
 也韓侂胄柄國皆由道學諸公激之使然紹熙五年
 七月光宗屬疾寧皇未内禪外朝與中禁勢相隔絶
[003-17a]
 趙忠定招侂胄通太后意中官闗禮同任往來之㫖
 寧廟即位諸公便掩侂胄一日之勞嗾臺諌給舍攻
 其專輒之罪此時侂胄本不知弄權怙勢為何等事
 道學諸公反敎之如此為之弄權如此為之怙勢及
 至太阿倒持道學之禍起矣後十年坤鑑一進資善
 一疏起于張鎡吳衡王居安之謀其他皆因人成事
 者也和議成奉使許奕呉衡副之敵索首謀函首至
 濠二使不敢進小使往返數次敵云既是講和必無
[003-17b]
 剙出禮數國信不必慮函首纔至敵界敵中臺諌交
 章言韓侂胄忠于其國繆于其身封為忠繆侯將函
 首祔葬于魏公韓某墓下仍劄報南朝當時丘宗卿
 開督府在建康備坐北劄徧劄諸州監司先父適漕
 淮東親得此劄幸一見之
儂智髙發三解不得志遂起兵兩廣遂有兩解試攝官
 之格張元因殿試落第徑往西夏自此殿無黜落之
 士
[003-18a]
施宜生以賀正使來韓子師館伴因語日射三十六熊
 賦云雲屯八百萬騎日射三十六熊以八百萬騎對
 三十六熊何其鮮哉宜生語塞大抵南北二使皆不
 深書司射所載熊即侯也非獸也
乖厓張公帥蜀時請于朝剙用楮幣約以百界嘗見蜀
 老儒輩言謂此是世數所闗七八年前已及九十九
 界蜀閫建議虛百界不造而更造所謂第一界行之
 未久而蜀遂大壊時數之論于是為可信
[003-18b]
辛卯歳北來人數百輩暫寓于襄陽府九華寺有一人
 題詩于壁云干戈未定各何之一事無成兩鬢絲蹤
 跡大綱王粲傳情懐小樣杜陵詩鶺鴒信斷雲千里
 烏鵲巢寒月一枝安得中山千日酒陶然直到太平
 時雖未為絶唱讀之亦使人增感也
少游郴陽詞云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知何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詩話謂斜陽暮
 語近重疊或改簾櫳暮既是孤館閉春寒安得見所
[003-19a]
 謂簾櫳二說皆非嘗見少游真本乃斜陽樹後避廟
 諱故改定耳山谷詞杯行到手莫留殘不到月斜人
 散詩話謂或作莫留連意思殊短又嘗見山谷真蹟
 乃是更留殘詞意便有斡旋也
鶴山先生母夫人方坐蓐時其先公晝寢夢有人朝服
 入其卧内因問為誰答曰陳了翁覺而鶴山生所以
 用其號而命名陳瑩中前三名登第後兩甲子鶴山
 中第亦第三名其出處風節相似處極多在東南時
[003-19b]
 有了翁家子孫必異遇之
章子厚在政府有惇賊邦曲之號一曰邦直又復唐巾
 裹子厚曰未消爭競只煩公令嗣戴來略看子由語
 張文潛曰廟堂之上謔語肆行在下者安得不風靡
王嘉叟題王龜齡詹事祠堂詩當時孤論偶相同終始
 知心每愧公纔見安車延綺季遽嗟石室祀文翁百
 年公議分明在一餉紛華究竟空白髪舊交衰甚矣
 尚能留面對髙風自註云始予與龜齡别甞謂吾輩
[003-20a]
 㑹合不可常但令常留面目異時可復相見龜齡再
 三擊節後一見必誦此言
東坡水龍吟笛詞八字諡楚山修竹如雲異材秀出千
 林表此笛之質也龍鬚半翦鳯膺微漲玉肌勻繞此
 笛之狀也木落淮南雨晴雲夢月明風嫋此笛之時
 也自中郎不見將軍去後知辜負秋多少此笛之事
 也聞道嶺南太守後堂深綠珠嬌小此笛之人也綺
 窗學弄凉州初試霓裳未了此笛之曲也嚼徴含宫
[003-20b]
 泛商流羽一聲雲杪此笛之音也為使君洗盡蠻𤎆
 瘴雨作霜天曉此笛之功也五音已用其四乏一角
 字霜天曉歇後一角字
歐陽公論琴帖為夷陵令時得琴一張于河南劉㞦盖
 常琴後作舍人又得一琴乃張奥琴也後作學士又
 得一琴則雷琴也官愈昌琴愈貴而意愈不樂在夷
 陵青山綠水日在目前無復俗累琴雖不佳意則自
 釋及作舍人學士日奔走于塵土中聲利擾擾無復
[003-21a]
 清思琴雖佳意則昏雜何由有樂廼知在人不在器
 也若有心自釋無絃可也
濮上陳摶以先天圗傳种放放傳穆修修傳李之才之
 才傳卲雍放以河圗洛書傳許堅堅傳范諤昌諤昌
 傳劉牧修以太極圗傳惇頤惇頤傳二程濓溪得道
 于異僧夀涯晦菴亦未然其事以異端疑之
漢人尚氣好博晉人尚曠好醉唐人尚文好狎本朝尚
 名好貪
[003-21b]
韓愈皇甫湜一世龍門牛僧儒攜所業謁之其首篇說
 樂韓見題即掩卷而問曰且道拍板唤作甚牛曰樂
 句二公大稱賞之因此名動京師
黄初年三月癸卯月犯心大星占曰心為天王位王者
 惡之四月癸巳蜀先主殂于永安宫客星歴紫宫而
 劉聰殞彗星埽太微而苻堅敗熒惑守帝坐而呂隆
 破晉庾翼與兄氷書曰歲星犯天闕江東無他而季
 龍頻年閉闗余甲子年侍親出蜀在荆南沙市申未
[003-22a]
 間見一星自柬南飛在西北如世之火珠狀其光數
 丈長久而成一皇字丙寅冬呉曦叛丁亥年余為儀
 真錄參十月二十三日夜因觀天象見一星入月算
 厯者鄒淮絶早相别云昨夜星入月恐兩淮兵動不
 可住徑唤渡過建康余問之前有此否鄒云漢獻帝
 時曾一次星入月今再見也十一月十二日劉倬舉
 兵僇季姑姑反戈一城狼狽倬以身免繼此兵禍未
 泯也庚寅年余丞浦江三月間近午日色畧覺昏意
[003-22b]
 謂日蝕外看山林屋宇皆成青色及兄弟骨肉相看
 面皆如鬼其色青甚如此日不移影至酉方動是年
 有繆春武庫之變余嘗在方册間或書此怪異終未
 便信豈謂身自見之
東海中有山曰度朔上有大桃盤屈三千里其卑枝向
 東北曰鬼門萬鬼所由往來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
 荼一曰鬱壘主治害鬼世人刋此桃梗正歲以置門
 戸此出戰國策桃梗註
[003-23a]
粉白黛黒戰國策張儀曰鄭周之女粉白黛黒註云黛
 黒非知而見之者以為神漢武故事曰上起明光宫
 發燕趙美女二千人充之皆自然美麗不使粉白黛
 黒又楚辭大招曰粉白黛黒施芳澤只惟韓文公送
 李愿歸盤谷序乃云粉白黛綠東坡答王定國書粉
 白黛綠者繫君火宅中狐狸射干之流願以道眼看
 破方變黒為綠字
丘宗卿帥蜀陛辭奏夀皇呉家兵太專他日必有可慮
[003-23b]
 此時呉挺為興州都統兼知興州乞得二庚牌臣緩
 急可用居無何挺殂宗卿急發庚牌檄張詔交軍除
 興州都統西兵姓移于他姓自開禧間呉曦再領興
 州兵北伐之事興曦果以叛聞人服宗卿之逺見宗
 卿與京仲逺為代京在蜀時適有瀘州張庭芬之變
 仲逺寛厚僇其渠魁餘皆從釋京偶帶都吏行宗卿
 就仲逺舟中擒去立斬之仲逺大不樂後仲逺作相
 宗卿家食十年能知呉氏之兵必叛不知仲逺之作
[003-24a]
 相何明于彼不明于此耶開禧兵興始開制閫主行
 和議復開督府年已八十餘矣
黄巢五歲侍翁父為菊花聫句翁思索未至巢信口應
 曰堪與百花為總首自然天賜赭黄衣巢之父怪欲
 擊巢廼翁曰孫能詩但未知輕重可令再賦一篇巢
 應之曰䬃䬃西風滿院栽蘂寒香冷蜨難來他年我
 若為青帝移共桃花一處開跋扈之意己見嬰孩之
 時加以數年豈不為神器之大盜耶
[003-24b]
筆之用以月計墨之用以歳計硯之用以世計筆最銳
 墨次之硯鈍者也豈非鈍者夀而銳者夭乎筆最動
 墨次之硯静者也豈非静者夀而動者夭乎于是得
 養生焉以鈍為體以静為用惟其然是以能永年此
 唐子西硯銘
東坡作病鶴詩嘗寫三尺長脛瘦軀闕其一字使任徳
 翁輩下之凡數字東坡徐出其藁盖閣字也此字既
 出儼然如見病鶴矣
[003-25a]
王萬年副都統因貽書岷峨山抝牛和尚不答書但與
 來人說傳語太尉早歸人至問和尚有書無書堅不
 肻說萬年云我已知了爾直說乆而方云和尚請太
 尉早歸三日後盥潄間即逝人問抝牛云王太尉是
 第六洞萬年鬼王所以姓王名萬年
均州武當山真武上昇之地其靈應如響均州未變之
 前敵至聖降筆曰北方黒煞來吾當避之繼而真武
 在大松頂現身三日民皆見之次年有范用吉之變
[003-25b]
 敵犯武當宫殿皆為一空有一百單五歲道人首殺
 之則知神示人有去意矣浮光未破之前開城濠得
 一鐵坐佛高三丈城東元有鐵佛寺其僧請歸本寺
 百餘軍輿之不動軍帥禱之許以草創小寺安奉只
 用三五十輩小兒輿之即行後差老巫媪奉事凡有
 病告者飲佛水即安端平四年敵圍城砲聲震天鐵
 佛為之撼戰後敵攻定城敵人以砲坐罩鐵佛于其
 下光州遂失左傳云國將興聽于人國將亡聽于神
[003-26a]
 即此意也
歐陽詢藝文類聚有為禽獸九錫以雞為稽山子以驢
 為廬公者吳越毛勝撰水族加思簿以海龍為君各
 有詞令祖歐陽之遺意也
仕之不稱者許郡將或部使者兩易其任謂之對移漢
 薛宣為左馮翊以頻賜令薛恭本縣孝者未嘗知治
 民而粟邑令尹賞乆用事宣即奏賞與恭換縣乃對
 移所起也
[003-26b]
天道尚左星辰左轉地道尚右瓜瓠右纍蟻穴知雨鳥
 鵲知風燕遜戊巳鵲背太歲魚聚北道鍼浮南指葵
 知南日菊知隕霜此物之靈也人有不節醉飽不謹
 寒暑孰謂人為萬物之靈因書為座右銘
四夷附錄内典云人火得水而滅龍火得水而熾信有
 此理隂陽自然變化論云龍能變水人能變火龍不
 見石人不見風魚不見水鬼不見地此亦理也
士大夫最怕有虚名虚名一勝不為朝廷福真西山負
[003-27a]
 一世盛名豈西山真欲愛名于天下天下自聞其名
 而起敬耳及史同叔之死天下之人皆曰真直院入
 朝天下太平可望及其入朝前譽小減省試主文為
 輕薄子作賦曰誤南省之多士真西山之餓夫都下
 諺曰若要百物賤須是真直院及至唤得來攪做一
 鑊麵如是則聲名自是一項事業自是一項江南地
 土淺薄士大夫只做得一項做不得兩項
市井呼盧盧四也博徒索采曰四紅赤緋皆一骰色也
[003-27b]
 俗說唐明皇與貴妃喝采若成盧即賜緋之義楚辭
 招魂成梟而牟牟即盧也又曰玈杜子美詩遶牀大
 呌呼五白袒裼不肻成梟盧註謂劉穆之兄劉毅家
 無儋石之儲呼盧一擲百萬共舉大事何謂無成又
 詩劉毅従來布衣願家無儋石輸百萬唐李翺撰五
 木經元革註云雉為二梟為六盧為四
錢穆父尹開封有店主告有道人獨賃一房每日以新
 錢三千置之座側沽酒市肉迄暮而還乃攜炭一小
[003-28a]
 籃入房中人語小定則擁爐鑄錢未半夜三千成矣
 不敢不告穆父遣人邏之道人迎揖曰大尹來要貧
 道否至庭下穆父詰之曰爾必有術何敢于輦轂下
 為之道人曰貧道鑄者泥錢不曾用銅似不礙法令
 但得半乾半濕泥一塊以兩錢脫就便可成穆父命
 取泥試之逡廵成泥錢一千以索貫之呈穆父大怒
 擲于案旁激而有聲迸散在地道人忽不見取其錢
 重穿之每錢背二口字知其洞賔也今以鐵化銅為
[003-28b]
 錢亦近于用泥矣
淳熙間省元徐履因功名之念太重遂有心恙之疾殿
 試用卷子寫一枝竹題曰畫竹一竿送上試官朝廷
 亦優容之以省元身後一官與其子子亦恙官亦絶
席大光以母𦵏碑銘皆數千言屈呉傅朋書之大光立
 于碑側不數字必請傅朋憇偃終日不能兼備傅朋
 病之至夜分潛起秉燭而書大光聞之起立以文房
 玩好之物盡歸之預儲六千緡而潤毫或曰傅朋之
[003-29a]
 貧脫矣未幾而大光死傅朋嘆曰吾之貧分也大光
 之死由我也
真定大厯寺有藏殿雖小而精巧藏經皆唐宫人所書
 經尾題名氏極可觀佛龕上有一匣開鑰有古錦儼
 然有開元賜藏經勅書及㑹昌以前賜免拆殿勅書
 有塗金匣藏心經一卷字體尤婉麗其後題曰善女
 人楊氏為大唐皇帝李三郎書寺僧珍寳之
呉江長橋焚于庚戌之變紹興四年新橋復成縣令楊
[003-29b]
 同者謀新之始未嘗委一吏末嘗科一夫但命十僧
 分幹一橋之利可支百年始謀興工亦俾諸僧分諭
 上戸往往出貲為助震澤王闈者朱勔之黨乃積逋
 數千緡連劵百紙請同自督之同笑曰此逋豈可督
 也徐命闈坐取火盡焚其劵同以臺疏因擾民而罷
 此闈嗾之
曹友聞鳯州人為天水軍敎授有學職時當可廼天水
 巨室辛卯冬聞䝉古深入天水守倅棄城不守時當
[003-30a]
 可藉家丁推友聞為主守城李說齋作帥知其事實
 寫旗贈之曰狀元及第三年有敎授提兵四海無後
 戰死于大安軍雞翁闗此丙申年也
李昴英字俊眀廣人也主上諒隂榜第三名及第初任
 臨汀推官陳孝嚴激軍變盡出家貲撫定之曾治鳯
 帥廣激曽忠之變崔菊坡臨城借用經略司印撫諭
 李縋城入賊曉以禍福五羊城郭得全賊之肇慶就
 捕朝廷錄功名之首除榮王府敎授亦因朝臣之請
[003-30b]
 李力辭不供職但云素無學問難以移氣習士論韙
 之
陳習菴名塤省元父母求子于佛照光禪師就上寫一
 偈末後二句云諸佛菩提齊著力只今生箇大男兒
 此十月三十日書至十二月三十日習菴生父母乞
 名于佛照光曰覺老余親見二狀習菴無髭有則去
 之凡有除目即先夢見住院前身即一尊宿也
臨安中瓦在御街中士大夫必游之地天下術士皆聚
[003-31a]
 焉凡挾術者易得厚獲之來數十年間向之術行者
 皆多不驗惟後進者術皆奇中有老于談命者下問
 後進汝今之術即我向之術何汝驗我若何不驗後
 進者云向之士大夫之命占得祿貴生旺皆是貴人
 今之士大夫之命多帶刑殺衝擊方是貴人汝不見
 今日為監守司帥閫者日以殺人為事汝之術所以
 不驗也老者歎服而去
伶者自漢武時東方朔以諧謔進其間以言語盡規導
[003-31b]
 之意至唐髙力士輩出人主溺于宴安鴆毒為君之
 道絶矣及五代李亞子歐陽公作伶人傳首焉極稱
 請箭前驅縞素従戎繫燕父子以組函梁君臣首入
 于太廟還矢先王而告以成功其意氣之盛何其壯
 哉晚年躭于詼諧與周匝景進敬新磨狎泄終至亡
 國死無以葬以樂器焚之何其始英武後荒迷耶嘗
 讀放翁南唐書有一事可取李王召一名將欲害之
 酌酒一杯與其將飲將知内有毒堅不肻飲奉杯前
[003-32a]
 曰臣當先奉為王夀君臣交争不决有一伶人自殿
 下舞上殿曰此酒臣先飲奪將手中杯一舉而盡再
 舞下殿及殿門而卒一時倉卒遂解君臣之疑雖曰
 小人以一死存國體可謂知幾之士矣
晉王衍口不言錢强名阿堵俗言兀底律貪之謂也古
 語云少則樂無則憂多則累又曰牢収長物金三品
 密寫虛名墨一行又曰須知世上金銀寳借汝閒看
 六十年又曰饒君且恁埋藏卻煞有人曾作主來積
[003-32b]
 而能散君子韙之為富不仁古人深戒
曲江有二奇張相國以鐵鑄六祖襌師以銅鑄俗語云
 鐵胎相公銅身六祖鐵胎有二身一在廟一在郡庠
 銅身在大鑒寺廣州天慶觀有銅鑄劉王像當鑄時
 不像其容殺數匠始成衮冕具在
達官有癱緩之疾有道人曰古人已死身不壊今人未
 死身先壊信知古人之死數雖盡而所養固在至于
 百年之歳尚有容貌如生者今人貪利祿則損其心
[003-33a]
 窮嗜欲則喪其本數未盡而軀已腐矣
楊誠齋帥某處有敎授狎一官妓誠齋怒黥妓之面押
 往謝辭敎授是欲愧之敎授延入酌酒為别賦眼兒
 媚鬢邉一㸃似飛鴉莫把翠鈿遮三年兩載千撋百
 就今日天涯 楊花又逐東風去隨分落誰家若還
 忘得除非睡起不照菱花楊誠齋得詞方知敎官是
 文士即舉妓送之
史記匈奴傳漢遺單于有黄金飾具帶一漢書音義
[003-33b]
 曰腰中大帶黄金骨紕徐廣曰犀毗引戰國策趙武
 靈王賜周紹具帶黄金師比即帶鉤也師比即犀毗
 也
升斗古小而今大昔人飲酒有數石不亂者班固論一
 夫百畝所收之粟人食月一石五斗古之人亦今之
 人也豈有一人能飲數石日食五升者乎
古人有言登公卿之門而不見公卿面目一辱也對公
 卿面目而莫測公卿之心二辱也識公卿之心不知
[003-34a]
 我之心三辱也大丈夫寧就萬死不受一辱
韶州涔水塲以滷水浸銅之地㑹百萬斤鐵浸煉二十
 萬銅且二廣三十八郡皆有所輸或供鉛錫或供銀
 或供錢歲計四五萬緡饒監所鑄歲止十五萬二廣
 未嘗曾見一新錢所在州縣村落未嘗一日無銅錢
 殊不可曉所謂㑹子皆視之棄物不知朝廷一如二
 廣只使見錢不知㑹子未知可行否乎
淳熙間有二婦人能繼李易安之後清菴鮑氏秀齋方
[003-34b]
 氏方即夷吾之女弟皆能文筆端極有可觀清菴即
 鮑守之妻秀齋即陳日華之室秀齋能識人有兩館
 客一陳勉之丞相一陳景南内相
乾道間有一媵隨嫁單氏而生尚書䕫又往耿氏生侍
 郎延年及死尚書侍郎爭𦵏其母事達朝廷夀皇云
 二子無爭朕為𦵏之衣冠家至今為美談
呂㜑即吕正已之妻淳熙間姓名亦達天聽蘇養直家
 孫女曰蘇㜑其嚴毅不可當三五十年朝報奏疏琅
[003-35a]
 琅口誦不脫一字舊京畿有二漕一吕搢一吕正已
 搢家諸姬甚盛必約正已通宵飲吕㜑一日大怒踰
 牆相詈搢之子一彈碎其冠事徹孝皇兩漕即日罷
 今止除一漕自此始吕㜑有女事辛幼安因以微事
 觸其怒竟逐之今稼軒桃葉渡詞因此而作
袁彦純尹京師專留意酒政煑酒賣盡取常州宜興縣
 酒衢州龍游縣酒在都下賣御前雜劇三箇官人一
 曰京尹二曰常州太守三曰衢州太守三人争座位
[003-35b]
 常守讓京尹曰豈宜在我二州之下衢守争曰京尹
 合在我二州之下常守問云如何有此說衢守云他
 是我兩州拍戶寧廟亦大笑
韶州南華寺廼六祖大鑒禪師真身道塲有達麽衣鉢
 存焉所謂袈裟尚有髣髴而鉢猶存有一痕偽劉公
 主所觸今寺有補鉢莊即公主捨也有虎夜必來守
 衣鉢如則天所賜皆不存獨有柳子厚文亦非舊本
 更有黄葉齋僧文自稱率土大將軍唐之丁酉年後
[003-36a]
 彭帥為經略適有曾忠之變亦是丁酉年遂碎此碑
 碑隂廼東坡飯僧疏文二碑俱不存矣
東坡艾子有曰禽大禽大無事早下山去託此為談謔
 之助世人相傳笑話余因錄一二事以資好事者一
 笑有知州未滿交代遽至在任者不肻去赴任者不
 得入欲赴者怒遂起民兵諸寨兵外縣弓手攻城在
 任者見事勢急率廂禁軍守城監司得知按發朝廷
 曰攻城者以違年不赴守城者以擅離任所聞者莫
[003-36b]
 不大笑
富家大室多是為富不仁為人撰一說以譏之有一多
 錢翁每自誇侈我世間飲食品饌水陸畢陳飽飫醲
 鮮盡矣思得天上美饌略供匕箸可以延年益夀或
 者告之須是齋戒設醮拜章精禱方可感格上天必
 得賜汝美饌如此禱告數年忽一夕正啟醮間有二
 天神自空虚而下奉一大合呼愚民天帝賜汝食拜
 而受之愚民得此合再三焚香感戴發合取食但見
[003-37a]
 兩枚火燒而已愚民懊恨許多時禱告卻得兩箇火
 燒此世所有之物天神叱曰愚民不曉事汝尋常但
 喫人火燒今次喫天火燒也
史同叔為相日府中開宴用雜劇人作一士人念詩曰
 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旁一士人曰非也滿朝朱
 紫貴盡是四明人自後相府有宴二十年不用雜劇
廣州有二事可怪鹽歩頭水客人所買鹽籮必以此水
 灑之經久不析不化市舶亭水為番船必取經年不
[003-37b]
 臭不壊他水不數日必敗物理不可曉如此貪泉雖
 有呉隱之詩及有二碑或曰在石門今則不知其所
 矣
今之校椅古之胡牀也自來只有栲栳樣宰執侍從皆
 用之因秦師垣在國忌所偃仰片時墜巾京尹呉淵
 奉承時相出意撰製荷葉託首四十柄載赴國忌所
 遣匠者頃刻添上凡宰執侍從皆有之遂號太師樣
 今諸郡守倅必坐銀校椅此藩鎮所用之物今改為
[003-38a]
 太師樣非古製也
餘干有王徳者僭竊九十日為王有一士人被執作詔
 云兩條脛腚馬趕不前一部髭髯蛇鑽不入身坐銀
 校之椅手執銅鎚之䤪翡翠簾前好似漢髙之祖鴛
 鴦殿上有如秦始之皇一應文武百官不許著草屨
 上殿王徳就擒此士人得以作詔免
餘干有一富人作社火迎五聖遂三次往行在㸔拜郊
 畫成圗歸裝官家駕出迎神呼八千人為細甲軍皆
[003-38b]
 用金銀二紙為之鹵簿儀衞俱全又裝一人儼然赭
 袍坐於輦上後州郡因訴詞取社首數十人囚死之
 此等真怪事所以迎神社火有禁故有意也
 
 
 
 
 貴耳集卷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