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麓漫抄 > 雲麓漫抄 卷一


[001-1a]
欽定四庫全書
 雲麓漫抄卷一     宋 趙彦衞 撰
常州宜興縣善拳寺唐李蠙舊宅山上有九斗壇下有
乾水二洞寺有碑其畧云凖内門承奏院刑司帖據清
訟院申有常州善拳寺僧沖偉執狀立橋稱抑屈者右
似此立橋等人當司奉批旨就問仍取文字遂領到沖
偉責問據狀先在宜興善拳寺住持寺牆内有九斗壇
自來屬寺建隆元年被縣令歐陽度奏陳改差道流主
[001-1b]
持蒙下吏禮部太常寺刑部定奉批旨下待制院本院
不詳省寺元定却改付道流續次陳奏蒙下御史臺臺
司却牒過省部㕔並不與沖偉理定縁此立橋乞下按
鞫院諸司行遣奏元承刑部牒奉制中外諸司刑獄如
有寃訴並大理寺推覆大理寺有寃即送御史臺斷又
未息訴即命大僚制置院推覆此件公事合命大僚詳
覆御批此小事何勞大僚詳定但問累代興創如何見
説星辰便是道門中事且如郊祭天地星辰山川嶽瀆
[001-2a]
不用道士行禮既久係僧主管輒因造次所奏故致詞
訴可今仍舊隸善拳或有請禱只用僧祈澤寺祈禱見
差道士互有參雜亦可差僧永為定式如此去更有如
歐陽度小官人子亂撓公方有所陳述不得取旨水旱
灾沴乃孤之不德非因道士和尚淳熙十三年蒙國史
院於余家取索徽宗朝文字嘗以此碑繳納史館
淵聖皇帝居東宫日親灑宸翰畫唐十八學士并書姓
名序贊以賜宫僚張公叔夜靖康初張以南道總管自
[001-2b]
鄧領兵勤王京師拜樞密以不肯推戴異姓取過軍前
飲恨而薨長子慈甫從行慈甫閣中攜畫南來諸叔屢
取之不與有以勢力來圖者慈甫閣令人以贋本遺之
今豫章刻是也丞相李公伯紀為之頌序以為閻立本
畫禇亮贊而御書十八人姓名畫既不精而贊中字亦
有故與改之者李初不考也後邊人請和慈甫來取其
室有旨還之先妣乃樞密公之姪而樞密夫人亦先人
諸姑先人在樞密勤王幕中經理諸孤南來慈甫之閣
[001-3a]
畱宸翰付先君以行慶元五年余為天台倅以宸翰刻
諸台倅公廨併載其事丞相京公得其本答書云鄉里
所刻為贋本無疑矣
高宗嘗書車攻篇賜樞密沈公與求必先字甚大重字
皆更一體書雲漢昭囘今古罕儷聖政書作賜宰臣誤
矣嘗敬觀於孫公侍郎處侍郎公諱詵/
盧龍河在北方唐書云北人謂黑為盧謂水為龍書云
盧弓矢千箋云盧黑弓也戰國䇿韓盧天下之駿犬詩
[001-3b]
亦有田盧箋云盧黑也犬之黑色者多善走而猛故田
犬以盧名之若守犬則不以善走為事矣大抵牛馬之
類黑者健於黃白不獨犬耳以此觀之古人皆以盧為
黑非北人語也
晨風詩毎章皆釋之為草木獨解六駁云是獸按崔豹
古今注云山有木葉似豫章皮多癬駁名六駁則六駁
亦木也方與上下章意協
易緯有六日七分之説巫史附㑹之學非聖人之意也
[001-4a]
而學者惑之其説以六十卦為候卦坎離震兑為四至
居中分四時震主春離主夏兑主秋坎主冬六十卦分
四方主五日一候卦有六爻毎月分五卦主六候五卦
之中三十爻故主一月之日而候則毎候五日一月六
候故五卦分主六爻説者以為揚子雲之作太𤣥本易
者如此是何窺聖人之淺也子雲首為卦氣已非夫子
之意且卦氣起於中孚為冬至又當坎之初此説已無
理子雲又配之以中卦氣以屯直小寒又當坎之九二
[001-4b]
而太𤣥配以閑卦氣以升直大寒又當坎之九三而太
𤣥配以干卦氣以小過直立春𤣥亦配以差卦氣以漸
當驚蟄而𤣥亦配以鋭其它倣此皆强為之説非理之
自然使直以小寒之卦而直大寒以直大寒之卦而直
立春更相移易有何不可殊不知易之為義豈可專以
卦氣求其間蓋有直可配時月確然不可遷易者如一
陽生為復二陽為臨三陽為泰四陽為大壯五陽為夬
六陽為乾一陰為姤二陰為遯三陰為否四陰為觀五
[001-5a]
陰為剥六陰為坤以此配十二月是豈可更互移易哉
若因此為例而欲以六十四卦毎一爻直一日則非大
易之旨矣不可不辨也今圖於後以見卦氣之謬
[001-6a]
六十卦準氣候并天度圖
[001-7a]
色斯舉矣翔而後集此言夫子與弟子遊行所見聖人
豈有機心哉禽方囘翔亦識其顔色而後集言集則非
一雉矣方春領雛而食非雌而何夫子歎其得時子路
取飲食之餘以飼之乃三嗅而飛起今解者云子路捕
而共夫子子路雖好勇烏至是哉或云聖人寓意於人
物亦未必如此嘗舉似東萊吕先生云此説甚通
人受天地之中以生頭圓象天足方法地五臟六腑疑
莫不然今醫家言胃管之下即有肺肺屬金肺之下有
[001-7b]
心心屬火肝屬木脾屬土腎屬水竊謂心居中虛治五
官心當屬土肺在上為華蓋庇覆五臟當屬火始應天
地造化不然則五行錯亂失其叙矣而前輩罕言之及
觀月令仲春盛德在木故所主皆屬木而祭先脾仲夏
盛德在火所主皆屬火而祭先肺仲秋盛德在金所主
皆屬金而祭先肝仲冬盛德在水所主皆屬水而祭先
腎中央盛德在土所主皆屬土而祭先心正義云古文
尚書説脾木也肺火也心土也肝金也腎水也許愼按
[001-8a]
月令四時所祭與古文同則知先儒已有此説後人不
能明之往往流入於醫家良可嘆也或恐難易豈不見
天文家所用五行地理家則反其位而用之謂之大五
行此吾儒所説五臟彼醫家所説不必拘也何傷乎
古者天子千里之外設方伯五國以為屬屬有長十國
以為連連有帥三十國以為率率有正二百一十國以
為州州有伯八伯各以其屬屬於天子之老二人分天
下以為左右曰二伯故周公召公分陜而治周室中微
[001-8b]
二伯不能舉職八州之伯各以其力討服不庭以尊王
室至其末也假尊王之名以力服於諸侯故王室不競
而伯盛伯轉而為霸異其稱號逼斯甚矣詩既伯既禱
釋文伯作禡音古者行師必先禱馬祖二伯以兵威諸
侯常有禡祭禡霸聲相近恐以此訛孟子不過曰五霸
三王之罪人也荀卿凡言王必繼之以霸如曰粹而王
駁而霸王任德霸任刑殊不知王天子之事霸人臣之
事君臣之分烏可亂也
[001-9a]
子見南子子路不悦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或者
致疑於此周制諸侯曰國君妻曰小君禮小君預祭臣
子得見小君孔子既見衞君見其小君禮也子路不曉
此意故孔子有予所否者天厭之之語天厭言天之所
棄則可見衞之南子雖淫亂而居小君之位焉得不見

公山弗擾以費畔佛肸以中牟畔召子欲往蓋公山弗
擾佛肸皆季氏之臣季氏叛魯者也二人叛季氏則必
[001-9b]
歸魯聖人喜之然亦卒不往
禮食必先祭釋者謂祭先製飲食之神釋氏亦祭謂之
出生則修鬼道儒釋之分如此
牛之為用見於經曰肇牽車牛曰服牛乗馬惟用於車
周官牛人亦不云耕也自趙過為漢搜粟都尉始教民
代田有牛耕之製或云冉耕字伯牛豈周晚已用牛耕
但未廣及於天下又云伯牛之字後人所記茍如此則
過之有功於農厚矣代田事通典載甚詳
[001-10a]
禮居士錦帶釋者謂古之帝王必有命民能敬長憐孤
取舍好謙舉事力者命之於其君居士即命民韓非子
書東海上有居士狂矞華仕昆弟二人今之賜處士號
是也
詩言不顯文王釋者謂不顯言甚顯也周齊侯鐘
有不顯皇祖之語不字作□始知為丕字蓋移下一畫
居上耳與書言丕顯哉文王謨同義蓋古字少往往借
用或左右移易或從省文不可以一槩論當以意求三
[001-10b]
代銘器存者甚多如祖作且仲作中伯作□空作工子
孫字持戈㦸者銘武功也又諸國字或不同故見於鼎
彛文亦皆有異有王者作一道德以同風俗然後車同
軌書同文世人但知秦以前有古篆而不知如此多品

三江其説不同孔穎達尚書正義云南江從㑹稽呉縣
南東入海中江從丹陽蕪湖縣西東至㑹稽陽羨縣東
入海北江從㑹稽毗陵縣北入海韋昭又以松江浙江
[001-11a]
浦陽江為三江今浙西之地受上流諸郡之水以入江
海其大源有三一自寧國建康等處積上流衆水入溧
陽為金淵即子胥沈金之所至鎭江之金壇延陵為長
塘湖至常州宜興武進晉陵為隔湖又自宜興環無錫
平江之呉縣呉江湖州之烏程為太湖又東為松江自
崑山秀州嘉興華亭入海其二自寧國徽嚴界聚上流
之水下入杭州界合臨安之於潛新城昌化等縣之水
東入江漲橋運河北自湖州市入太湖其三自廣德軍
[001-11b]
界積聚山北及上源之水下入宜興安吉合長興等縣
水入太湖由松江以入海此尚書疏義禹貢之三江也
但説得不分曉故後人指江東之水為廣德諸山限隔
焉得南下今云廣德軍山北上源之水始渙然矣或云
此三水皆由太湖松江入海祇可云一江合以浙江受
二浙之水為一江揚子江為一江理亦通蓋此三江皆
獨入海松江下又自有三江善長云松江東南行七
十里入小湖自湖東南出謂之谷水谷水出小湖逕由
[001-12a]
拳縣故城下即秦之長水縣又東南逕嘉興縣城西鹽
官縣故城南過武原出為散浦以通巨海谷水既堙廢
故吳中多水松江東流聚為小湖西北接白蜆馬騰瑇
瑁四湖谷湖即谷水又南接三江今松江北逕七十里
江水分流謂之三江口即呉越春秋范蠡去越乗舟出
三江口入五湖是也庾仲初揚都賦注云太湖東注為
松江下七十里有水口分流東北入海為婁江東南入
海為東江與松江而三太湖發源既遠匯為巨壑水不
[001-12b]
入海則民不奠居故云三江既入震澤厎定或云自岷
山導江所包地里濶遠今三江萃於東南殊不知三江
既入係於揚州豈可捨揚而它求哉
經云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澨至
于大别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東為北江入于海此
言漾漢之水自入海循江之北而行不與江混也又岷
山導江東别為沲又東至于澧過九江至于東陵東迤
北㑹于匯東為中江入于海言江水至此盛大居中而
[001-13a]
行故曰為中江非謂别有南江也漾漢二水不與江雜
經反復言之解者因見有中北二江之文遂又添南江
失經旨矣
書云雲土夢作乂孔安國注云雲夢在江南按左傳呉
人入郢楚子涉雎濟江入于雲中王寢盜攻之以戈擊
王王奔鄖楚子自郢西走涉雎則當出于江南並後涉
江入于雲中遂奔鄖鄖則今之安州涉江而後至雲入
雲然後至鄖則雲在江北也左傳鄭伯如楚王以田江
[001-13b]
南之夢則雲在江北明矣雲夢之名互見諸書不同鄭
伯田江南之夢地理志南郡華容縣南有雲夢澤杜預
云南郡枝江縣西有雲夢城江夏安陸縣亦有雲夢或
曰南郡華容縣東南有巴丘湖江南之夢雲夢一澤而
毎處有名者司馬相如賦云雲夢者方八九百里則此
澤跨江南北皆有名焉在江南則今之公安石首武寧
等縣江北則玉沙監利景陵等縣皆是也
今人折竹長寸餘者三以手彈於几以占吉凶命曰五
[001-14a]
兆大意髣髴灼龜按楚詞索瓊茅以筳篿命靈氛為余
占之注瓊茅靈草也筳竹算也又云小破竹也楚人結
草折竹卜曰篿靈氛古之善卜者則知今之五兆蓋始
於楚之筳篿二字音廷專
北使來賀正多値冰雪有司作浮筏前設巨碓以擣冰
謂之冰又以小舟摇蕩於其間謂之滉舟其制始於
王荆公當國熙寧中欲行冬運汴渠舊制有閉口十月
則舟不行於是以小船數十前設碓以擣冰役夫苦寒
[001-14b]
死者甚衆京師諺語有昔有磨磨漿水今有碓擣冬凌
之誚
紹興中李侍郎椿年行經界有獻其步田之法者若五
尺以為步六十步以為角四角以為畮使東西南北之
相等則各以其數乗之一者二也二者四也三者九也
四者十六也五者二十五也六者三十六也七者四十
九也八者六十四也九者八十一也使東西為一等南
北為一等則以短者為勾以長者為弦以勾之一而乗
[001-15a]
弦之一則十也以勾之二而乗弦之二則二十也至於
東西南北之不相等則合東於西合南於北而各取其
半而乗之如上法又有圓田之法取圓之數相乗積之
十二而得一也圭田之法取方之多補鋭之少併二而
得一也所謂覆月者半圓也取圓之徑半而除之乗圓
之數再除其半其步可見也所謂勾股者半圭也以短
為勾以長為股並勾股為弦取勾之半乗股之數其步
可見也有名腰皷者中狹之謂也有名大皷者中濶之
[001-15b]
謂也有名三廣者三不等之謂也三者皆先取正長倍
加中廣四而得一也四而得一與十二而得一非少之
也加虛數而究其實也此積步之法見於田形之非方
者然也既已得積步之數欲捷於計畮則一除二四二
除四八三除七二四除九六五除一二六除一四四七
除一六八八除一九二九除二一六蓋一畮者除二百
四十也二畮者除四百八十也三畮者除七百二十也
推而上之十畮除二千四百也二十畮除四千八百也
[001-16a]
三十畮除七千二百也又推而上一百畮者除二萬四
千也二百畮者除四萬八千也三百畮者除七萬二千

上言之為制下承之為詔故漢有待詔金馬門待詔公
車唐武后名曌音/照遂改待詔為待制迄今不改
許翁翁亳人少嘗娶隷軍籍以功補官遇異人遂棄家
入襄漢山中學道上山捕麛鹿如飛乾道間來臨安已
年九十餘矣雙眸炯然飲啖異常能鍼出於方伎之外
[001-16b]
史丞相苦脾氣痛在經筵時屢更醫矣無效聞許之名
招而使治之一鍼而愈自是聲動京師好作詩多言神
仙劒術嘗得其三詩九十餘年老古鎚雖然鶴髮未雞
皮曾拖竹杖穿雲頂屢藤鞋看海涯志在鬼神欽仰
處心同天地未分時匣中于越冰三尺粲爛光輝説與
誰 我疑麛鹿是前身九十餘年作隱淪飄瓦馭風離
碧落虚舟隨水到紅塵無恩可報空磨劒有道欲傳難
得人囘首孤山無限好不如歸去任天眞 耳無風雨
[001-17a]
眼無花九十餘年鬢始華世味審知嚼素蠟人情全似
哈清茶窮通偶爾非干志進退因而熟處家不得一生
忠信力却歸山去卧煙霞後過常之宜興山間不知其

常州宜興縣張渚鎭臨溪有山水之勝乃過廣德大路
鎭有張氏名大年臨澗為圃號桃溪嘗倅黃藏書教子
一子登第一恩科岳侯嘗館於其家題其㕔事之屏云
近中原板蕩金人長驅如入無人之境將帥無能不及
[001-17b]
長城之壯余發憤河朔起自相臺總髮從軍小大厯二
百餘戰雖未及逺涉邊陲長驅直入亦足快國讎之萬
一今又提一壘孤軍振起宜建康之城一舉而復敵擁
入江倉皇宵遁所恨不能匹馬不囘耳今且休兵養卒
蓄鋭待敵如或朝廷見念賜予器甲使之完備頒降功
賞使人蒙恩即當奮勇争先深入敵境擒其梟帥㧞其窮
城迎二聖復還京師取故地再上版籍它時過此勒功
金石豈不快哉此心一發天地知之知我者知之建炎
[001-18a]
四年六月朢日河朔岳飛書岳後陷入罪其家洗去之
今尚有遺蹟隱然按小厯右僕射杜充在建康方欲討
李成而金兵掩至遣統制官陳淬同統制岳飛等領兵
二萬與敵戰前軍統制王引軍先遁飛等敗建康失
守通判楊邦義不屈而死充下諸將潰去多行摽掠獨
飛屯宜興不擾居民晉陵士大夫避亂者頼飛以全時
譽翕然稱之江浙制置使張俊薦飛為通泰鎭撫使飛
獻金人之俘上呼問得實付軍中磔之乃此時也
[001-18b]
紹興中秦少傅伯陽有詩送其舅王亨道知湖州暫别
甘泉豹尾中隼䲭仍駐水晶宫文昌地禁論思久燕寢
香凝簿領空可但龔黃宜共理便應顔謝與同風飽聞
東老橊皮字試問溪頭鶴髮翁説者謂吕仙嘗到湖之
東林訪沈東老畱詩云西鄰既富憂不足東老雖貧樂
有餘白酒釀來縁好客黃金散盡為収書已而登東林
寺於壁間以石橊皮自畫其像人初不知之及秦詩出
觀者不絶所謂鶴髮翁者乃給事劉公一止/給事之祖
[001-19a]
都官善攝生東坡有詩故秦末句及之
春秋晉楚戰於邲邲又音汳即汴河或惡有反文改從
汴漢樂浪人王景謁者王呉始作浚儀渠浚儀即今開
封也永平十二年夏四月遣將作謁者王呉修汴渠自
滎陽至于千乗海口晉太和中桓溫北伐前燕將通之
不果義熙十三年劉裕西征姚秦復浚汴渠始有湍流
奔注而岸善潰裕更疏鑿而漕運焉大業二年詔尚書
左丞皇甫誼發河南男子百萬開汴河水起柴澤入淮
[001-19b]
千餘里仍自渠河為通濟渠又發淮南兵夫十餘萬開
邦溝自山陽至于揚子江三百餘里自是南北水始通
世言大業鑿汴以此考之漢晉已有渠煬帝特開耳
老圃云芙蓉花根三年不除殺人因憶古詩云昔為芙
蓉花今成斷腸草則古人已曾言矣
自講好關中之地中分為界如南關大散仙人饒風武
休等皆為我有仙人關外分左右二道自成州徑天水
縣出皂郊堡直抵秦州頃年呉璘大軍嘗由此以出西
[001-20a]
道地皆平衍即其地為壕塹縱橫引水縷行名曰地網
以遏奔衝此仙人關左出之路也自兩當縣趨鳳州直
出大散關耳關距和尚原纔咫尺彼常慿原下視散關
僅如蟻垤故其勢易以危卒有緩急仙人關可恃爾此
仙人關右出之路也鳳州之東興元之西襃斜谷在焉
谷口三山翼然對峙南曰襃北曰斜在唐為驛路所以
通巴漢旁連武休關又極東為饒風關地斗入糧運難
致異時獨倚饒風以控商虢由武休以達長安故當關
[001-20b]
為蜀之咽喉向來撒离合冦饒風以迫仙人呉玠劉子
羽以死守故不失西蜀則今諸關其可不嚴其備乎蜀
邊濶逺紹興分三都統屯要地聽命於宣撫司宣司舊
在利州後移興元去關密邇臨制為便居則藉其威重
以鎭撫有警則命一將東畧商虢一將西據秦隴宣司
建上將皷旗直趨陳倉恢復之形成矣今併歸制置司
深入内地往來待報為難有警當如紹興之制可也
 雲麓漫抄卷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