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封氏聞見記 > 封氏聞見記 卷六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封氏聞見記卷六     唐 封演 撰
   飲茶
茶早采者為茶晚采者為茗本草云止渇令人不眠南
人好飲之北人初不多飲開元中泰山巖寺有降魔
師大興禪敎學禪一本無學/禪二字務於不寐又不夕食皆許
其飲茶人自懐挾到處煮飲從此轉相倣效遂成風俗
自鄒齊滄棣漸至京邑城市多開店鋪煎茶賣之不問
[006-1b]
道俗投錢取飲其茶自江淮而來舟車相繼所在山積
色額甚多楚人陸鴻漸為茶論說茶之功效并煎茶炙
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統籠貯之逺近傾慕好
事者家藏一副有常伯熊者又因鴻漸之論廣潤色之
於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無不飲者御史大夫李季卿
宣慰江南至臨淮縣館或言伯熊善茶者李公請為之
伯熊著黄被衫烏紗帽手執茶器口通茶名區分指㸃
左右刮目茶熟李公為歠兩杯而止旣到江外又言鴻
[006-2a]
漸能茶者李公復請為之鴻漸身衣野服隨茶具而入
旣坐敎攤如伯熊故事李公心鄙之茶畢命奴子取錢
三十十一/作七文酬煎茶博士鴻漸遊江介通狎勝流及此
羞愧復著毁茶論伯熊飲茶過度遂患風晚節亦不勸
人多飲也吳主皓每宴羣臣皆令盡醉韋昭飲酒不多
皓密使茶茗以自代晉時謝安詣陸納納無所供辦設
茶果而已按此古人亦飲茶耳但不如今人溺之甚窮
日盡夜殆成風俗始自中地流於塞外往年回鶻入朝
[006-2b]
大驅名馬市茶而歸亦足怪焉續搜神記云有人因病
能飲茗一斛二斗有客勸飲過五升遂吐一物形如牛
一作/肺置柈中以茗澆一本澆之/下有盡字之容一斛二斗客云
此名茗瘕
   打毬
打毬古之蹵也漢書藝文志蹵二十五篇顔注云
以韋為之實以物蹵蹋為戲蹵陳力之事故附于
兵法蹵音子六反音鉅六反近俗聲訛蹋踘為毬字
[006-3a]
亦從而變焉非古也太宗常御一本无/御字安福門謂侍臣
曰聞西蕃人好為打毬比亦令習㑹一度觀之昨昇仙
樓有羣蕃街裏打毬欲令朕見此蕃疑朕愛此騁為之
以此思量帝王舉動豈宜容易朕已焚此毬以自誡景
雲中吐蕃遣使迎金城公主中宗于梨園亭子賜觀打
毬吐蕃贊咄奏言臣部曲有善毬者請與漢敵上令仗
内試之決數都吐蕃皆勝時𤣥宗為臨淄王中宗又令
與嗣虢王邕駙馬楊慎交武秀等四人敵吐蕃十人元
[006-3b]
宗東西驅突風回電激所向無前吐蕃功不獲施其都
滿贊咄此云僕射也中宗甚悅賜强明絹數百段學士
沈佺期武平一等皆獻詩開元天寳中元宗數御樓觀
打毬為事能者左縈右拂盤旋宛轉殊可觀然馬或奔
逸時致傷斃永泰中蘇門山人劉鋼於鄴下上書于刑
部尚書薛公云打毬一則損人二則損馬為樂之方甚
衆何必乗兹至危以邀晷刻之歡邪薛公悦其言圖鋼
之言置於坐右命掌記陸長源為贊美之然打毬乃軍
[006-4a]
一本改/作軍中常戲雖不能廢時復為耳今樂人又有躡毬
之戲綵畫木毬髙一二丈妓女登榻毬轉而行縈回去
來無不如意古蹵之遺事也
   㧞河
㧞河古謂之牽釣襄漢風俗常以正月一作/旦望日為之
相傳楚將伐吳以為敎戰梁簡文臨雍部禁之而不能
絶古用篾䌫今民則以大麻絙長四五十丈兩頭分繫
小索數百條挂于前分二朋兩相齊挽當大絙之中立
[006-4b]
大旗為界震鼔叫噪使相牽引以郤者為勝就者為輸
名曰㧞河中宗時曾以清明日御梨一作/黎園毬場召侍
臣為㧞河之戲時宰相二駙馬為東朋三宰相五將軍
為西朋東朋貴人多西朋奏勝不平請重定不為改西
朋竟輸僕射韋巨源少師唐休璟年老隨絙而踣久不
能興上大笑左右扶起𤣥宗數御樓設此戲挽者至千
餘人喧呼動地蕃客士庶觀者莫不震駭進士河東薛
勝為㧞河賦其辭甚美時人競傳之
[006-5a]
   繩妓
𤣥宗開元二十四年八月五日御樓設繩妓妓一本多/妓字
者先引長繩兩端屬地埋鹿盧以繫之鹿盧内數文立
柱以起繩之直如弦然後妓女以繩端躡足而上往來
倏忽之間望之如仙有中路相遇側身而過者有著屐
而行之從容俯仰者或以畫竿接脛髙五六尺或蹋肩
蹈頂至三四重旣而翻身擲倒至繩還注曾無蹉跌皆
應嚴鼔之節真竒觀者一作/也衛士胡嘉隱作繩妓賦獻
[006-5b]
之辭甚宏暢𤣥宗覧之大悅擢拜金吾曹叅軍自安㓂
覆蕩伶倫分散外方始有此妓軍州一本改/軍中宴㑹時或
有之
   石誌
古葬無石誌近代貴賤用之齊太子穆妃將葬立石誌
王儉曰石誌不出禮經起元嘉中顔延之為王琳石誌
素族一本/作施無名䇿故以紀行述耳遂相祖習儲妃之重
禮絶常例旣有哀榮一本/改䇿不煩石銘儉所著䘮禮云施
[006-6a]
石誌于壙裏禮無此制魏侍中繆襲改葬父母制墓下
題版文原此㫖將以千載之後陵谷遷變欲後人有所
聞知其人若無殊才異徳者但紀姓名歴官祖父姻媾
而已若有徳業則為銘文按儉此說石誌宋齊以來有
之矣齊時有發古冡得銘云青州世一作二/十子子東海女
郎河東賈昊以為司馬越女嫁為茍晞子婦檢之果然
東都殖業坊十字街有王戎墓隋代釀家穿旁作窖得
銘曰晉司徒尚書令安豐侯王君銘有數百字然一本/云乃
[006-6b]
知/古人葬者亦有石誌但不如今代貴賤通為之耳
   碑碣
墓前碑碣未詳所起按儀廟中有碑所以繫牲并視日
景禮記公室視豐碑三家視桓楹一本標云桓楹下/有豐碑桓楹四字
子諸侯葬時下棺之柱其上有孔以貫繂索懸棺而下
取其安審事畢因閉壙中臣子或書君父勲伐於碑上
後又立之于隧口故謂之神道言神靈之道也古碑上
往往有孔是貫繂索之像前漢碑甚少後漢蔡邕崔瑗
[006-7a]
之徒多為人立碑魏晉之後其流寖盛碣亦碑之類也
周禮凡金玉錫石楬而壐之注云楬如今題署物漢書
云瘞寺前楬著其姓名注名楬杙也㭬杙于瘞一本/作
而書死者之姓名楬音揭然則物有標榜皆謂之楬郭
景純江賦云峩嵋為泉陽之楬玉壘作東别之標是也
其字本從木後人以石為墓碣因變為碣說文云碣特
立石也據此則从木从石兩體皆通隋氏制五品以上
立碑螭首龜趺趺上不得過四尺載在䘮葬令近代碑
[006-7b]
稍衆有力之家多輦金帛以祈作者雖人子㒺極之心
順情虚飾遂成風俗蔡邕云吾為人作碑多矣惟郭有
道無愧辭隋文帝子齊王攸薨僚佐請立碑帝曰欲求
名一卷史書足矣若不能徒為後人作鎮石耳誠哉是
言也
   羊虎
秦漢以來帝王陵前有石麒麟石辟邪石象石馬之屬
人臣墓前有石羊石虎石人石柱之屬皆所以表飾墳
[006-8a]
壟如生前之象一本無/象字儀衞耳國朝因山為陵太宗葬
山門前亦立石馬陵後司馬門内又有蕃臣曾侍
軒禁者一十四人石象皆刻其官名後漢太尉楊震葬
日有大鳥之祥因立石鳥像于墓風俗通云周禮方相
氏葬日入壙驅㒺象好食亡者肝腦人家不能常令方
相立于側而罔象畏虎與柏故墓前立虎與柏或說秦
穆公時陳倉人掘地得物若羊將獻之道逢二童子謂
曰此名為蝹常在地中食死人腦若殺之以柏東南枝
[006-8b]
捶其首由是墓側皆樹柏此上兩說各異未詳孰是按
禮經云天子墳髙三雉諸侯半之大夫八尺士四尺天
子樹松諸侯樹柏大夫樹楊士樹榆說文云天子樹松
諸侯柏大夫榆士楊按禮經古之葬者不封不樹後代
封墓而又樹之左傳云爾墓之木拱矣又曰樹吾墓檟
仲尼卒弟子各自他方持其異木樹之于墓蓋殷周以
一作/已來墓樹有尊卑之制不必專以罔象之故也風俗
通文云汝南彭氏墓頭立石人石獸田家老母到市買
[006-9a]
數片一本斤下/同疑誤餌暑熱行疲息石人下遺一片餌客來
見道行人因調之云石人能愈病人來謝女轉相告語
頭痛者摩石人腹病者多自愈因言得其福乃號曰石
賢士輜駢轂擊帳帷障天絲竹之音聞數十里數年稍
自休歇譙子云石門於墓古之道耶荅曰古不崇墓況
損人功而為觀乎非古也盧思西征記云新鄉城西有
漢王柱一本作桂/無王字楊太守趙越王墓墓北有碑碑有石
柱東南有亭以石柱為名然則一本无/則字墓前石人石獸
[006-9b]
石柱之屬自漢代而有之矣
   紙錢
紙錢今代送葬為鑿紙錢積錢為山盛加雕飾舁以引
柩按古者享祀鬼神有圭璧幣帛事畢則埋之後代旣
寳錢貨遂以錢送死漢書稱盜發孝文園錢是也率
易從簡更用紙錢紙乃後漢蔡倫所造其紙錢魏晉以
來始有其事今自王公逮於匹庶通行之矣凡鬼神之
物其象似亦猶塗車芻之類古埋帛一本埋帛下/冇金錢二字
[006-10a]
紙錢則皆燒之所以示不知神之所為也
   道祭
元宗朝海内殷贍送葬者或當衢設祭張施帷幙有假
花假果粉人麫粻一本/作獸之屬然大不過方丈室髙不踰
數尺議者猶或非之䘮亂以來此風大扇祭盤帳幙髙
至八九十尺用牀三四百張雕鐫飾畫窮極技巧饌具
牲牢復居其外大歴中太原節度辛景雲葬日諸道節
度使使人脩范陽祭祭盤最為髙大刻木為一本无/為字
[006-10b]
遲鄭公突厥鬬將之戲機關動作不異于生祭訖靈車
欲過使者請曰對數未盡又停車設項羽與漢髙祖㑹
鴻門之象良久乃畢縗絰者皆手擘布幕収哭觀戲事
畢孝子陳語與使人祭盤大好賞馬兩匹滑州節度令
狐母亡鄰境致祭昭義節度初于其一本/作淇門載船桅以
充幕柱至時嫌短特于衞州大河中河船上取長桅代
之及昭義節度薛公薨綘忻一本/作沂諸方并管内滏陽城
南設祭每半里一祭南至漳河二十餘里連延相次大
[006-11a]
者費千餘貫小者猶三四百貫互相窺覘競為新竒柩
車暫過皆為棄物矣蓋自開闢至今奠祭鬼神未有如
斯之盛者也
   忌日
忌日請假非古也世說云忌日惟不飲酒作樂㑹稽王
世子以忌日送客至新亭主人欲作樂王便起去持彈
往衞洗馬墓下彈鳥晉書又載桓元忌日與賔客遊宴
惟至時一哭而已前代忌日無假之證也沈約荅庾光
[006-11b]
禄書云忌日制應是晉宋之間其事未久制假前止是
不為宴樂本不自封閉如今世自處者也居䘮再周之
内每至忌日哭臨受弔一本/作帛無不見人之義而除服之
後乃不見人實由世人以忌日不樂而不能竟日興感
以對賔客故弛懈故一本/放過自晦不與外接設假之由
是在於此顔之推一本/實亦云忌日感慕故不接外賔不
理庶務不能悲愴自居何限于深藏也世人或端坐奥
室不好言笑卒有急回寧無盡見之理一本多/不字其不知
[006-12a]
禮意乎
 
 
 
 
 
 
 
[006-12b]
 
 
 
 
 
 
 
 封氏聞見記卷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