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能改齋漫錄 > 能改齋漫錄 卷三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能改齋漫錄卷三
             宋 吳曽 撰
  辯誤
   員姓之始
春秋左氏傳伍奢子員陸徳明釋文音云平聲然唐員
半千十世祖凝之本彭城劉氏仕宋後奔元魏以忠烈
自比伍員因改姓員唐書音釋乃音王問切何耶董苹
[003-1b]
音訓曰唐人讀半千姓皆作運未詳何據按前涼錄已
有金城員敞此姓似不始於凝之予按唐張嘉貞薦苗
延嗣吕太一員嘉靖崔訓皆位清要日與議政事故當
時語曰令君四俊苗吕崔員然則以員為韻其誤久矣
予又按芸閣姓苑云員氏南陽其先與楚同族帝顓頊
之後楚令尹子文鬭伯比之子育於鄖公辛辛生鬬懐
員盖辛之後也平王時敖為大夫觀此則員得姓又不
始於敞矣鄖音云則員不當音運
[003-2a]
   韻略不收笭箵字
大唐新語曰漁具總曰笭箵漁服總曰䘨衫唐書元結
傳載自釋語曰能帶笭箵全獨而保生能學聱齖保宗
而全家聱也如此漫乎非耶語皆協韻故箵音平聲與
生相協今唐書音釋乃作蔽挺切誤矣故蘇子美松江
觀漁詩云鳴榔莫觸蛟龍睡舉網時聞魚鼈腥我實宦
遊無況者擬來隨爾帶笭箵皆作平聲今韻略不收此

[003-2b]
   句讀無音
前輩言韓退之書沈潜乎訓義反覆乎句讀讀不音獨
徒鬭反殊不知山谷次韻黄冕仲木字韻詩云變名溷
甲乙謄冩失句讀止作讀音也然馬融笛賦云觀法於
節奏察度於句投投音徒鬬反注言句猶章句之句然
則豈兩字既異而義亦别耶何休公羊傳序亦云失其
句讀無音
   蘭若字兩音
[003-3a]
蘭若二字白樂天詩作惹字押爾者切余按上官儀酬
薛舍人萬年宫晚景寓直懷友詩中四句云東望安仁
省西臨子雲閣長嘯披煙霞髙步尋蘭若此又作日灼
切押
   紇干字無據
五代史寇彥謙傳朱全忠迫遷昭宗於洛陽昭宗顧瞻
陵廟彷徨不忍去謂其左右為俚語云紇干山頭凍死
雀何不飛去生處樂相與泣下霑襟余以干字非是盖
[003-3b]
酈元水經注曰紇眞山冬夏積雪鳥雀死者一日千數
故紇干為無據
   乾鵲音干為無義
前輩多以乾鵲為乾音干或以對濕螢者有之唯王荆
公以為䖍字意見於鵲之彊彊此甚為得理余嘗廣之
曰乾陽物也乾有剛健之意而易統卦有云鵲者陽鳥
先物而動先事而應淮南子曰乾鵲知來而不知往此
修短之分也以是知音干為無義然廣韻有鳱鵲字起
[003-4a]
於後來
   王珪
杜子美送重表姪王砯評事使南海詩謂王珪微時房
杜過其家而母能識之所謂秦王時在坐眞氣驚户牖
是也故蔡絛西清詩話以為按史所載太宗不在坐而
子美詩獨得其詳以史為疎略然以余考之房杜等舊
不與太宗相識及太宗起兵然後杖䇿謁軍門乃薦杜
如晦耳王珪則誅太子建成而後見知以他傳參考未
[003-4b]
可專以為史誤也
   開元錢
世所傳青𤨏集楊妃别傳以為開元錢乃明皇所鑄上
有甲痕乃貴妃掐迹殊不知唐談賓錄云武徳中廢五
銖錢行開元通寳錢及書皆歐陽詢之所撰初進様文
徳皇后掐一痕因鑄之故唐書食貨志亦云隋末行五
銖錢天下盜起私鑄行千錢初重二斤其後愈輕不及
一斤鐵葉皮紙皆以為錢髙祖入長安民間行綫環錢
[003-5a]
其製輕小凡八九萬方滿半斤武徳四年鑄開元通寳
得輕重大小之中然則楊妃别傳云爾者其謬可知也
孔氏雜說亦言開元通寳歐陽詢撰其文并書俗不知
遂以為明皇所鑄按考異云時竇后已崩文徳后未立
今皆不取
   條脫為臂飾
唐盧氏雜說文宗問宰臣條脫是何物宰臣未對上曰
眞誥言安妃有金條脫為臂飾即今釧也又眞誥蕚綠
[003-5b]
華贈羊權金玉條脫各一枚余按周處風土記曰仲夏
造百索繫臂又有條達等織組雜物以相贈遺唐徐堅
撰初學記引古詩云繞臂雙條達然則條逹之為釧必
矣第以達為脫不知又何謂也徐堅所引古詩乃後漢
繁欽定情篇云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但跳脫兩字
不同
   秋鶴與飛
歐陽文忠公集古錄云羅池廟碑云歩有新船集本以
[003-6a]
歩為涉荔子丹兮蕉子黄碑蕉下無子字當以碑為是
而碑云春與猿吟兮秋鶴與飛則疑碑誤余按栁子厚
集有永州鐵爐歩志云江之滸凡可縻而上下者曰歩
永州北郭有歩曰鐵爐歩盖有鍛鐵者居其人去爐毁
者不知年矣獨有其號冒而存云余以子厚之文證之
則知歩有新船為有據也又按沈存中筆談云韓退之
羅池碑云春與猿吟兮秋與鶴飛今驗石刻乃春與猿
吟兮秋鶴與飛古人多用此格如楚辭吉日兮辰良又
[003-6b]
蕙殽蒸兮蘭藉奠桂酒兮椒漿欲相錯成文則語健耳
如老杜紅豆啄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之類余以
存中之論證之則知鷗公以秋鶴與飛為誤者非也
   曲逆音去遇
宋景文謂漢陳平封曲逆侯今學者讀曲逆作去遇不
作本音何耶余按孔經父云陳平封曲逆侯漢書元無
音文選載陸士衡髙祖功臣頌曲逆宏達好謀能㫁注
曲區遇反音遇然則景文竟忘文選注耶
[003-7a]
   樂府有摻字
楊文公談苑載徐鍇仕江南為中書舍人校祕書時吴
淑為校理古樂府中有摻字淑多改作操盖以為章草
之變鍇曰不可非可以一例若漁陽摻音七鑒反三撾
鼓也禰衡作漁陽摻撾古歌云邊城晏開漁陽摻黄塵
蕭蕭白日暗淑歎服之余按詩遵大路篇云摻執子之
袪兮陸徳明音所覽反及所斬反葛屨篇摻摻女手則
又音以所銜所感息廉三反則摻字元非一義梁王僧
[003-7b]
孺詠𢷬衣詩云散度廣陵音摻冩漁陽曲自注云摻音
憾然則摻字僧孺自有明注不惟吴淑不知而鍇復不
援以為證何耶桓譚新論有微子摻箕子摻乃知摻者
古已有之
   乾徳之號二
楊文公談苑記江南保大中浚秦淮得石志案其刻有
大宋乾徳四年凡六字他皆磨滅不可識令諸家參驗
乃輔公祏反江東時年號後太祖受命國號宋改元乾
[003-8a]
徳江左始衰弱豈非威靈先及而符䜟將著也歐陽公
歸田錄記太祖建隆六年改元語宰相勿用前世舊號
於是改元乾徳其後因於禁中見内人鑑背有乾徳之
號以問學士陶榖榖曰此偽蜀時年號耳因問内人果
是故蜀王侍人太祖由是益重儒士而歎宰相寡聞也
夫乾徳之號二一輔公祏一蜀王衍未知孰是
   集靈存仙望仙之名
文忠公集古錄西嶽華山廟碑載其述自漢以來云髙
[003-8b]
祖初興改秦淫祀太宗承循各詔有司其山川在諸侯
者以時祠之孝武皇帝修封禪之禮巡省五嶽立宫其
下宫曰集靈宫殿曰存仙殿門曰望仙門中宗之世使
者持節嵗一禱而三祠後不承前至於亡新寢用邱墟
建武之元事舉其中禮從其省但使二千石嵗時往祠
自是以來百有餘年所立碑石文字磨滅延熹四年𢎞
農太守袁逢修廢起頓易碑飾闕㑹遷京兆尹孫府君
到欽若嘉業遵而成之孫府君諱璆文忠云文字可讀
[003-9a]
其大略如此所謂集靈宫者他書皆不見唯見此碑余
嘗觀桓君山賦序云余少時為郎從孝成帝出祠甘泉
河東見郊先置華隂集靈宫宫在華山下武帝所造欲
以懷集仙者王喬赤松子故名殿為存仙端門南嚮山
書曰望仙門竊有樂髙妙之志即書璧為小賦云然則
文忠言他書皆不見豈偶忘君山之云乎沈休文詩既
表祈年觀復立望仙宫
   博塞字音
[003-9b]
按鮑宏博經以博塞之塞音蘇代反然余考唐李翺樗
蒱法其采有開十二塞十一以開對塞則不當音以蘇
代反莊子云問榖奚事則博塞以遊亦音蘇代反
   不識撐犂孤塗字
𤣥晏春秋曰計君乂授與司馬相如傳遂涉後漢書讀
匈奴傳不識撐犂孤塗之字有胡奴執燭顧而問之奴
曰撐犂天子也言匈奴之號單于猶漢人有天子也余
於是曠然發悟以上皆𤣥晏說又觀歐陽文忠公少時
[003-10a]
代王狀元謝及第唘云陸機閱史尚靡識於撐犂枚臯
屬文徒率成於骳文忠公以為陸機盖誤也黄朝英
緗素雜記以不知文忠公用撐犂事為恨盖渠未嘗讀
𤣥晏春秋耳又沈元用謝啓云讀撐犂事而靡識敢謂
知書問祈招詩而不知尚慚博學然陸機不識撐犂事竟
不知在何書
   束脩義
束脩其義不一論語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003-10b]
前人多引禮男贄玉帛禽鳥女贄榛栗棗脩以為束脩
者束脯也用束脯以為贄爾余按杜恕體論曰束脩之
業其上在於不言其次莫如寡知又按後漢馬援傳注
云男子十五以上謂之束脩不可以束脩之問不出境
一概論也檀弓云古之大夫束脩之問不出境乃知以
束脩為束脯者為非是後漢杜詩薦伏湛曰自行束脩
訖無毁玷注自行束脩謂年十五以上延篤傳注束脩
謂束帶脩飾
[003-11a]
   牙門
孔經父雜說記突厥李靖徙牙於磧中牙者旗也東京
賦竿上以象牙飾之所以自表飾也太守出則有門旗
其遺法也後遂以牙為衙早晚衙亦太守出建旗之義
也或以衙為廨舍早晩聲鼓則又謂之衙牌兒子謂之
衙内皆不知之耳唐韻注云衙府也是亦訛耳以上皆
孔說余按語林云近代通謂府廷為公衙即古之公朝
也字本作牙訛為衙詩曰祈父予王之爪牙大司馬掌
[003-11b]
武備象猛獸以爪牙為衞故軍前大旗為牙旗出師則
有建牙之事軍中聽號令必至於牙旗之下乃知牙者
所以為衞也義主於此而孔氏止謂之旗者不得其說
者也唐資暇集亦云武職有押衙之目衙宜作牙非押
衙府也盖押衙旗者按兵書云牙旗者將軍之旌故豎
於門史傳咸作牙門今押牙既作押衙牙門亦謂之衙
門乎余又按南史侯景傳景將率謀臣朝必集行列門
外謂之牙門以次引進牙門始見於此
[003-12a]
   倒行逆旅
史記伍子胥傳子胥曰日暮途逺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西漢主父偃傳亦曰吾日暮故倒行而逆施之余按吳
越春秋乃云日夕途逺吾故倒行逆旅之於道也廼知
施字即旅字施字於道無義國語曰晉陽處父過寗舍
於逆旅潘岳上客舍議亦引語曰許由辭帝堯之命而
舍於逆旅魏武帝詩曰逆旅整設以通商賈廼知逆施
可於事言之至於道路無義也當有識者訂之左氏傳
[003-12b]
荀息曰今虢為不道保於逆旅正義曰逆迎也旅客也
迎止賓客之處也馬融長笛賦序曰有雒客舍逆旅
   李白非蜀人
曽子固作李白詩集序云白蜀郡人初隠岷山又云舊
史稱白山東人為翰林待詔皆不合於白之自序盖史
誤也余按杜子美有蘇端薛復筵簡薛華醉歌云近來
海内為長句汝與山東李白好乃知舊史以白為山東
人不為無據也故范傳正所作李白碑以白其先隴西
[003-13a]
成紀人涼武昭王九代之孫隋末流離神龍初潜還廣
漢因僑為郡人由此觀之則白本非蜀人也
   玉樹
三輔黄圗云甘泉宫有槐根幹盤峙二三百年物也即
揚雄賦所謂玉樹青葱者余按唐劉餗隋唐嘉話謂雲
陽縣界多漢離宫故地有似槐而葉細土人謂之玉樹
揚子雲甘泉賦云玉樹青葱指此後左思譏之已失三
輔黄圗以為槐之根幹則又甚矣
[003-13b]
   筠為竹皮
許愼說文云筠字從竹竹皮也唐韻曰筠竹皮之美質
也禮記如竹箭之有筠如松柏之有心說者以竹箭松
柏各以皮心為固耳然古今文士例以筠配松何耶孔
頴達亦以筠為竹外青皮也
   女壻乘龍
潘子真詩話云杜子美詩門䦨多喜色女壻近乘龍為
誤引楚國先賢傳孫儁字文英與李元禮俱娶太尉桓
[003-14a]
延女時人謂桓叔元兩女乘龍言得壻如龍也故宋景
文公詩亦云承家男得鳯擇壻女乘龍俱用此事余嘗
以潘子眞之論為非盖景文所用乃是此事至杜子美
詩女壻近乘龍盖用太平廣記蕭史傳所謂弄女乘鳯
蕭史乘龍者是也
   飛燕在昭陽
西漢趙飛燕既立為皇后後寵少衰而弟絶幸為昭儀
居昭陽盖飛燕本傳云爾唐李太白宫詞云宫中誰第
[003-14b]
一飛燕在昭陽夫昭陽昭儀所居也非謂飛燕耳其後
見唐王叡松窻錄云禁中呼木芍藥為牡丹命李白為
新辭有漢宫誰第一飛燕倚新妝之語乃知昭陽之本
世所傳者誤也然此一聨據楊妃外傳髙力士摘之以
譛李白
   黄庭博鵝
蔡絛西清詩話謂李太白詩有誤云山陽道士如相訪
為冩黄庭博白鵝逸少所冩乃道徳經余按太白集有
[003-15a]
懐古王右軍詩云山隂遇羽客要此好鵝賓掃素冩道
經筆精妙入神書罷籠鵝去何曾别主人據此詩則太
白未嘗誤用何耶按本傳逸少聞山隂道士好養鵝往
觀焉非山隂道士訪逸少也前詩不特誤使黄庭事嘗
疑以為世俗子所増至梅聖俞和宋諌議鵞詩亦云不
同王逸少辛苦冩黄庭山谷詩云頗似山隂冩道經雖
與羣鵞不當價則知黄庭之誤尤分明
   秋菊落英
[003-15b]
蔡絛西清詩話記荆公有黄菊飄零滿地金之句而文
忠公非之荆公以文忠不讀楚辭之過也以余觀之夕
餐秋菊之落英非零落之落落者始也故築室始成謂
之落成爾雅曰俶落權輿始也至若錢昭度詩云蕎麥
花殘小雪飛乃為詩病
   藥名詩不始於唐
蔡絛西清詩話謂藥名詩世以起於陳亞非也東漢已
有離合體至唐始著藥名之號如張籍答鄱陽客詩江
[003-16a]
臯嵗暮相逢地黄葉霜前半下枝子夜吟詩問松桂心
中萬事喜君知以余觀之恐或不然且藥名之號自梁
以來已有之簡文帝藥名詩云朝風動春草落日照横
塘重臺蕩子妾黄昏獨自傷燭映合歡被帷飄蘇合香
石墨聊書賦鉛華試作粧徒令惜萱草蔓延滿空房梁
元帝藥名詩云戍客恒山下常思衣錦歸况看春草歇
還見㕍南飛蠟燭凝花影重臺閉綺扉風吹竹葉袖網
綴流黄機詎信金城裏繁露曉霑衣如庾肩吾沈約亦
[003-16b]
各有一首乃知藥名詩不始於唐
   青女横陳
荆公詩云日髙青女尚横陳横陳二字見宋玉風賦横
自陳兮君之前及楞嚴經夫青女者主霜雪之神也故
淮南子云至秋三月青女乃出降霜雪髙誘注云青女
乃天神青腰玉女主天霜雪荆公以青女為霜於理未
當杜子美秋野詩云飛霜任青女梁昭明博山香爐賦
曰青女司寒紅光翳景亦皆指為霜雪之神然荆公之
[003-17a]
詩不害為佳句也
   中山放麑
劉貢父詩話云陳子昂云吾聞中山相乃屬放麑翁放
麑本秦西巴孟孫氏之臣也謂之中山誤矣余觀陳無
已謝再授徐州教授啓云中山之相仁於放麑亂世之
雄疑於食子乃知誤者非一人也
   前溪歌
十五嫁王昌盈盈入華堂自憐年最少復倚壻為郎舞
[003-17b]
愛前溪緣歌憐子夜長閒來鬭百草度日不成妝唐崔
顥王家少婦詩子夜歌則樂府所謂古有女名子夜造
其歌者也至於前溪舞讀陳朝劉彤侯司空宅詠妓詩
乃得之劉彤詩云山邊歌落日池上舞前溪崔意屬此
又古今樂錄謂晉車騎將軍沈玩作前溪歌而非舞也
   嚬青蛾
杜子美一百五夜對月詩想像嚬青蛾盖蛾眉也世所
傳本多作娥非是故杜江月詩又云誰家挑錦字滅燭
[003-18a]
翠眉嚬可以為據又沈約詠月詩髙樓切思婦西園遊
上才庾肩吾望月詩樓上徘徊月窻中愁思人隋董思
恭詠月詩别客長安道思婦髙樓上故杜子美江月詩
云江月光於水髙樓思殺人
   犬迎曽宿客
今詩所傳杜詩犬迎曽宿客鵶䕶落巢兒余家有唐顧
陶所編杜詩乃是犬憎間宿客二字不同然皆有理又
對月詩舊本作斫却月中桂陶本作折盡月中桂二字
[003-18b]
亦不同惟寄髙適詩舊本乃天上多鴻鴈池中足鯉魚
陶本乃以池為河似不及河也
   日暮碧雲合
文選有江文通雜擬詩如擬休上人云日暮碧雲合佳
人殊未來非休上人作也白樂天題道宗上人詩云不
似休上人空多碧雲思又唐休上人亦有詩與白云聞
有餘霞千萬首何妨一句乞閒人白答之曰禪心不合
生分别莫愛餘霞嫌碧雲則白直以碧雲合之句為湯
[003-19a]
恵休作矣如文通擬淵明一詩編者至載於陶集中是
皆不明考之過
   悠然見南山
東坡以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無識者以見為
望不啻碔砆之與美玉然余觀樂天效淵明詩有云時
傾一尊酒坐望東南山然則流俗之失久矣惟韋蘇州
答長安丞裴說詩有云採菊露未晞舉頭見秋山乃知
真得淵明詩意而東坡之說為可信
[003-19b]
   藥蘭
唐李文正資暇集謂園亭中藥蘭蘭即藥藥即欄猶言
園楥非花藥之欄也有不悟者以藤架蔬圃堪作切對
按漢宣帝詔曰池藥未御幸者假與貧民漢書闌入宫
禁字多作草下闌則藥欄尤分明也方悟杜子美將赴
成都草堂詩常苦沙崩損藥欄及乘興還來看藥欄之
意孫少魏以欄為籞今本史信然
   小胡孫
[003-20a]
杜子美有從人覓小胡孫許寄詩云人說南州路山猿
樹樹懸舉家聞若駭為寄小如拳意題皆是胡孫而首
句以山猿為詞者何耶故韓子蒼有謝人寄小胡孫詩
云直疑少陵覓未解栁州憎然則雖子蒼亦以杜為錯

   銜杯樂聖稱世賢
韓子蒼言杜子美八仙歌左相日興費萬錢銜杯樂聖
稱世賢世字無義當作避字傳冩誤耳按李適之代牛
[003-20b]
仙客拜左丞相為李林甫隂中罷政事賦詩曰避賢初
罷相樂聖且銜杯為問門前客今朝幾箇來
   孟浩然得戴嵩詩意
顔之推家訓云羅浮山記云望平地樹如薺故戴嵩詩
云長安樹如薺有人詠樹詩云遥望長安薺皆耳學之
過也余因讀孟浩然秋登方山詩云天邊樹若薺江畔
洲如月乃知孟眞得嵩詩意
   使白水事
[003-21a]
前輩使白水事例作一意不可不辨魯僖公二十四年
傳曰同心者有如白水此以色言漢廣都郡有白水縣
此以地言止是一意也故潘安仁詩云白水過庭激綠
槐夾門植杜子美詩云黄雲髙未動白水已揚波又云
卷簾惟白水隠几亦青山至許渾孟郊則不然許贈王
居士云雨中耕白水雲外斫青山孟郊云種稻耕白水
負薪所青山青山則止謂山之青而白水在魏田制云
白田收至十餘斛水田收數十斛於此當作兩字既是
[003-21b]
兩意則非其對
   韓子蒼以蘇味道詩為李益
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鎻開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游
妓皆穠李行歌盡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唐蘇
味道上元詩也韓子蒼和龔況上元游葆眞宫觀燈詩
云開卷愛公如李益解言明月逐人來多情如共春流
轉刻燭題詩又一囘子蒼以蘇詩為李益何耶然蘇意
乃取梁朱超望月詩耳朱云唯餘故樓月逺近必隨人
[003-22a]
   使騶忌聽琴事
元微之桐花詩云爾生不我得我願裁為琴宫絃春以
君君若春日臨商絃廉以臣臣作旱天霖盖取史記騶
忌子聞齊威王鼔琴而為說曰大絃濁以春温者君也
小絃廉折以清者相也西清詩話乃云吴僧義海琴妙
天下而東坡聽唯賢琴詩有大絃春温和且平小絃廉
折亮以清之句至謂東坡未知琴趣不獨琴為然殊不
知亦取騶忌子聽琴之事耳
[003-22b]
   張麗華誤作潘麗華
東坡虢國夫人夜遊圖詩當時亦笑張麗華不知門外
韓擒虎盖全用杜牧之臺城曲兩句詩門外韓擒虎樓
頭張麗華凡此取後主張貴妃名麗華尤見寵幸隋遣
韓擒虎平陳後主與麗華俱收今坡詩本皆誤作潘麗
華遂致黄朝英緗素雜記以東坡為誤彼不記杜牧之
詩耳
   静憩雞鳴午
[003-23a]
荆公詩靜憩鳩鳴午荒尋犬吠昏學者謂公取唐詩隻
鳩鳴午寂雙燕話春愁之句余嘗見東坡手冩此詩乃
是靜憩雞鳴午讀者疑之盖亦不知取唐詩楓林社日
鼓茅屋午時雞
   孤鴈詩
漢臯張君詩話謂鮑當吟孤鴈詩云更無聲接續空有
影相隨當時號為鮑孤鴈凡物有聲而孤者皆然何獨
鴈乎此人論詩正如王君卿以林和靖梅花詩亦可作
[003-23b]
桃李杏花之類宜取東坡之笑也然予觀司馬温公詩
話乃謂當為河南府法曹常忤知府薛映因獻孤鴈詩
所謂天寒稻粱少萬里孤難進不惜充官庖為帶邊城
信薛大嗟賞時號鮑孤鴈與張君所記不同而詞句亦
非前句可及予後因讀江南野錄乃知張君所記是南
唐人詩
   謝安捉鼻
謝安雖有盛名而當桓温恣横之際所以不仕者政以
[003-24a]
温耳故雖有司按奏被召歴年不至禁錮終身而不辭
而其妻不解其意既見家門富貴而安獨靜退乃曰大
丈夫不如此也安捉鼻曰恐不免耳其後遂為桓温司
馬竟受簡文顧命與王坦之同事而温欲殺之坦之流
汗沾衣倒執手版安則從容就席以此觀之安之所以
答妻以不免之言而推求所以捉鼻之意盖畏温知之
而不免其禍耳非為不免富貴也張文潛和蘇東坡先
生西山舊事詩有云謝公富貴知不免醉眼未為蒼生
[003-24b]
開豈失史意耶
   吏部文章二百年
韓子蒼言歐陽文忠公寄荆公詩云翰林風月三千首
吏部文章二百年吏部盖謂南史謝朓於宋明帝朝為
尚書吏部郎長五言詩沈約嘗云二百年來無此詩也
文忠之意直使謝朓事而荆公答之曰他日若能窺孟
子終身安敢望韓公則荆公之意竟指吏部為退之矣
   裹飯非子來
[003-25a]
東坡次韻徐積詩殺雞未肯邀季路裹飯應須問子來
按莊子書子祀子輿子桑子來四人相與為友然無裹
飯之事莊子書又載子輿與子桑友而淋雨十日子輿
曰子桑殆病矣裹飯而往食之乃知裹飯者子輿子桑
非子來也東坡此詩為誤余又觀韓退之贈崔立之詩
云昔者十日雨子來寒且飢其友名子輿忽然憂且思
褰裳觸泥水裹飯往食之好事漆園吏書之存雄辭然
則退之亦誤用耳
[003-25b]
   僧綽采躐燭作鳯凰
憶昔庚寅降屈原旋看蠟鳯戲僧䖍隨翁萬里心如鐵
此子何勞為買田東坡送子由奉使最後一章也時子
由之子侍行故及之然蠟鳯之戲議者以為誤盖南史
王曇首與兄弟集會子孫任其戲適僧達跳地作虎子
僧䖍累十二博碁既不墜落落亦不重作僧綽采蠟燭
作鳯凰乃知蠟鳳之戲非僧䖍也
   荷囊非芰荷之荷
[003-26a]
劉偉明贈熊本待制詩云西清寓直荷為橐左蜀宣風
繡作衣盖南史劉杳傳著紫荷橐事見漢張安世傳持
橐簮筆之意而偉明乃以荷為芰荷之荷何耶歐陽文
忠回吴舍人啟云紅藥翻階直禁垣之清切紫荷持橐
陪法從以雍容又上胥偃啟曰白蟫素簡以香生兹焉
辟惡紫袷荷嚢而備問最近清光乃知誤者非一人然
隋書樂志尚書錄令僕射吏部尚書朝服綴紫荷錄令
左僕射左荷右僕射吏部尚書右荷此又何耶姑俟博
[003-26b]
識者
   陽燧
淮南子陽燧見日則然而為火注云陽燧金也取金杯
無緣者熟摩令熱日下以艾承之又云木與木相摩則
然世之取火惟此耳劉言史與孟郊煎茶詩云敲石取
鮮火汲泉避腥鱗石火雖火而不可然言史不察也周
禮司烜氏掌以夫燧取明火於日鄭注云夫燧陽燧也
禮内則疏晴則以金燧取火於日隂則以木燧鑚火也
[003-27a]
禮外傳云宗廟之祭用明火者以陽鑑取日中之火謂
之陽燧以冬至之日子時鑄銅為鑑
   陽關圖
王維送元二詩渭城朝雨裛輕塵客舍青青栁色新勸
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李伯時取以為畫謂
陽關圖予嘗以為失按漢書上黨有天井關燉煌龍勒
有玉門關陽關去長安二千五百里唐人送客西出都
門三十里特是渭城耳今有渭城館在焉即古之渭陽
[003-27b]
據其所畫當謂之渭城可也東坡題陽關圖詩龍眠獨
識慇懃處畫出陽關意外聲皆承其失耳至山谷題陽
關圖斷章云渭城栁色關何事自是離人作許悲然則
詳味山谷詩意謂之渭城圖宜矣
  珠還合浦
古今詩話羊方諤上廣守詩鱷徙惡溪韓吏部珠還合
浦孟嘗君殊不知珠還合浦乃後漢孟嘗也
  黄金臺
[003-28a]
前輩以荆公詩功謝蕭䂓慙漢第恩從隗始詫燕臺以
臺字為失史記云為隗改築宫而師事之然唐時李太
白詩云何人為築黄金臺荆公詩本此
   以玉兒為玉奴
東坡和楊公濟梅花詩云月地雲階漫一尊玉奴終不
負東昏又四時詩云玉奴纎手嗅梅花南史齊東昏侯
妃潘玉兒有國色牛僧孺周秦行記薄太后曰牛秀才
逺來誰為伴潘妃辭曰東昏侯以玉兒身死國除不擬
[003-28b]
負他注云玉兒妃小字東坡盖用此而兩以兒為奴者
誤也然不害為佳句
   東坡用事切
東坡和山谷嘲小徳詩末云但使伯仁長還興絡秀家
盖伯仁乃絡秀子耳洪駒父哭謝無逸詩云但使添丁
長終興謝客家此學東坡語尤無謂添丁盧仝子氣脉
不相屬絡秀本周伯仁父浚之妾小徳亦庻出故坡用
事其切如此山谷詩解著潛夫論不妨無外家更覺其
[003-29a]

   妓人出家詩
唐顧陶大中丙子編唐詩類選載陽郇伯作妓人出家
詩盡出花鈿與四隣雲鬟翦落向殘春暫驚風燭難留
世便是池蓮不染身貝葉欲翻迷錦字梵聲初學誤梁
塵從今艶色歸空後湘浦應無解佩人湘山野錄乃謂
本朝申國長公主為尼掖廷嬪御隨出家者三十餘人
太宗詔兩禁各以詩送之陳彭年作詩八句今考其詩
[003-29b]
與陽郇伯所作一同首句盡出花鈿散玉津一句不同
豈後人改郇伯詩託以彭年之名而文瑩又不考之過

   蒸壺似蒸鴨
東坡岐亭汁字韻詩不見盧懷愼蒸壺似蒸鴨坐客皆
忍笑髠然發其羃按太平廣記載盧氏雜說鄭餘慶與
人㑹食日髙衆客囂然呼左右曰爛蒸去毛莫拗折項
諸人相顧以為必蒸鵞鴨良久就餐每人前下粟米飯
[003-30a]
一椀蒸胡蘆一枚餘慶餐盡諸人彊進而罷然則蒸壺
似蒸鴨乃鄭餘慶非懷愼也豈東坡偶忘之耶
   望夫石
陳無已詩話望夫石在處有之古今詩人承用一律惟
劉夢得云望來况是幾千嵗只似當年初望時語雖拙
而意工黄叔達魯直之弟也以顧况為第一云山頭日
日風和雨行人歸來石應語語意皆工江南望夫石每
過其下不風即雨疑况得句處也予家有王建集載望
[003-30b]
夫石詩乃知非况作其全章云望夫處江悠悠化為石
不回頭山頭日日風和雨行人歸來石應語豈無己叔
達偶忘王建作耶
   落梅花折楊柳
樂府雜錄載笛者羌樂也古曲有落梅花折楊栁非謂
吹之則梅落耳故陳賀徹長笛詩云栁折城邊樹梅舒
嶺外林張正見栁詩亦云不分梅花落還同横笛吹李
嶠笛詩逐吹梅花落含春栁色驚意謂笛有梅栁二曲
[003-31a]
也然後世皆以吹笛則梅花落如戎昱聞笛詩云平明
獨惆悵飛盡一庭梅崔櫓梅詩初開已入雕梁畫未落
先愁玊笛吹青𤨏集詩憑仗髙樓莫吹笛大家留取倚
欄看皆不悟其失耳惟杜子美王渙之李太白不然杜
云故園楊栁今搖落何得愁中却盡生王云羌笛何須
怨楊栁春風不度玉門關李云黄鶴樓中吹王笛江城
五月落梅花亦謂笛有二曲也
   吳鈎
[003-31b]
沈存中筆談謂唐詩多有言吴鈎者刀名也刀彎今南
蠻謂之葛黨刀予按吴越春秋闔閭内傳曰闔閭既寳
莫耶之劔復命於國中作金鈎令曰能為善鈎者賞之
百金吴作鈎者甚衆而有人貪王之重賞也殺其二子
以血釁金遂成二鈎獻於闔閭吴鈎始於此豈存中偶
忘之耶左太沖吴都賦云吴鈎越棘純鈎湛盧鮑昭結
客少年行云驄馬金絡頭錦帶佩吴鈎杜甫後出塞云
少年别有贈含笑看吴鈎又送劉判官云經過辨豐劔
[003-32a]
意氣逐吴鉤李涉寄楊潛云腰帶佩吴鉤韓翃送王相
公云結束佩吴鉤
   江神世情
雲齋廣錄記馮當時慶歴中以鄂州首薦至大江風濤
洶湧幾至沈沒來春廷試第一還鄂復過大江風微浪
穏舟楫安然公題詩江亭云江神也世情為我風色好
予讀唐文粹見施肩吾及第後過楊子江詩云憶昔將
貢年抱愁此江邊魚龍互閃爍黒浪髙於天今日歩春
[003-32b]
草復來經此道江神也世情為我風色好乃知當時取
肩吾末句題於江亭耳非自作也
   夜半鐘
陳正敏遯齋閒覽記歐陽文忠詩話譏唐人夜半鐘聲
到客船之句云半夜非鐘鳴時人偶聞此耳且云渠嘗
過姑蘇宿一寺夜半聞鐘因問寺僧皆曰分夜鐘曷足
怪乎尋問他寺皆然始知半夜鐘惟姑蘇有之以上皆
閒覽所載予考唐詩乃知歐公所譏乃唐張繼楓橋夜
[003-33a]
泊詩全篇云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村漁火對愁眠姑蘇
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此歐陽公所譏也然唐
時詩人皇甫冉有秋夜宿嚴維宅詩云昔聞元慶宅門
向㑹稽峯君住東湖下清風繼舊蹤秋深臨水月夜半
隔山鐘世故多離别良宵詎可逢且維所居正在㑹稽
而㑹稽鐘聲亦鳴於半夜乃知張繼詩不為誤歐公不
察而半夜鐘亦不止於姑蘇如陳正敏說也又陳羽梓
州與温商夜别詩隔水悠揚半夜鐘乃知唐人多如此
[003-33b]
王直方蘭臺詩話亦嘗辨論第所引與予不同
   冷齋不讀書
洪覺範冷齋夜話謂山谷謫宜州殊坦夷作詩曰老色
日上面懽悰日去心今既不如昔後當不如今又云輕
紗一幅巾短簟六尺床無客白日靜有風終夜涼且曰
山谷學道休歇故其閒暇若此以上皆冷齋語也予以
冷齋不讀書之過上八句皆樂天詩盖是編者之誤致
令渠以為山谷所為前四句老色日上面乃樂天東城
[003-34a]
尋春詩尚餘八句所謂今猶未甚衰每事力可任是已
後四句輕紗一幅巾乃樂天竹窻詩亦尚餘二十四句
所謂常愛輞川寺竹窻東北廊是已山谷外集更有嘖
嘖雀引雛梢梢笋成竹數篇皆非山谷詩偶㑹其意故
記之册學者不可不知也
   僧順怡詩
冷齋夜話記西湖僧順怡詩久從林下游頗識林下趣
從渠綠隂繁不礙清風度閒來石上眠落葉不知數一
[003-34b]
鳥忽飛來啼破幽寂處韓子蒼為予言後四句不同云
困即蟠石眠莫省落花數惟聞犬吠聲又入青松去
   使君乃節度使之使
古樂府羅敷詩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蹰使如節度使
觀察使之使非使令之使也本草使君子潘州郭使君
療小兒多用此物醫家因號為使君子猶言太守子也
山谷題餘干縣令吴可權白雲亭詩云寄語吴令君但
遣糟牀注令君亦使君之意耳錢穆父有藥名詩云一
[003-35a]
來亦甘草草别疎薄無使君子疑是以使君為使令之
使矣山谷藥名詩云楊侯濟北使君子其用意與錢異
   曲名舞山香
東坡記徐州通判李淘有子年十七八素不善作詩忽
詠落花云流水難窮目斜陽易斷腸誰同砑光帽一曲
舞山香人驚問之若有物憑者謝中舍問其砑光帽事
自云西王母宴羣仙有舞者戴砑光帽帽上簮花舞山
香一曲未終花皆落去予讀唐羯鼓錄見汝陽王璡明
[003-35b]
皇愛之每隨遊幸璡嘗戴砑紗帽子打曲上自摘紅槿
花一朶置於帽上遂奏舞山香一曲花不墜落上大笑
事與前極相類
   曲名茘枝香
唐書禮樂志帝幸驪山楊貴妃生日命小部張樂長生
殿因奏新曲未有名㑹南方進荔枝因名曰荔枝香樂
史所作楊妃外傳亦云新曲未有名㑹南海進荔枝故
杜子美病橘詩云憶昔南海使奔騰獻荔枝百馬死山
[003-36a]
谷到今耆舊悲又解悶詩云先帝貴妃今寂寞荔枝還
復入長安炎方每續朱櫻獻玉座應悲白露團按唐志
以荔枝貢自南方外傳以荔枝貢自南海杜詩亦以為
南海及炎方則明皇時進荔枝自嶺表明矣東坡詩乃
以永元荔枝來交州天寳嵗貢取之涪張君房脞說亦
以為忠州何耶當有辨其非是者
 
 
[003-36b]
 
 
 
 
 
 
 
 能改齋漫錄卷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