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房四譜 > 文房四譜 卷三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房四譜卷三     宋 蘇易簡 撰
  硯譜水滴器附/
  一之敘事     二之造
  三之雜說     四之辭賦
   一之敘事
昔黄帝得玉一紐治為墨海云其上篆文曰帝鴻氏之
研又太公金匱硯之書曰石墨相著而黑邪心讒言得
[003-1b]
無汙白是知硯其來尚矣
釋名云硯者研也可研墨使和濡也
伍緝之從征記云魯國孔子廟中有石硯一枚製甚古
朴葢夫子平生時物也及顔路所請/之車亦存
王子年拾遺云張華造博物志成晉武帝賜青鐵硯此
鐵于闐國所貢鑄為硯也
又吳都有硯山石
魏武上雜物疏云御物有純銀參帶臺研一枚純銀參
[003-2a]
帶圓研大小各一枚
東宫故事云晉王太子初拜有漆硯一枚牙子百副
開元文字云硯者墨之器也
又皇太子納妃有漆書硯一
劉澄之宋初山川古今記云典平縣蔡子池石穴深二
百許丈石青色堪為硯
說文云石滑謂之硯字從石見
魏甄后少喜書常用諸兄筆硯其兄戲之曰汝欲作女
[003-2b]
博士耶后曰古之賢女未有不覽前史以觀成敗
或云端州石硯匠識山石之文理鑿之五七里得一窟
自然有圓石青紫色琢之為硯可值千金故謂之子石
硯窟雖在五十里外亦識之
西京雜記云天子玉几冬加綈錦其上謂之綈几以象
牙火籠籠其上皆散華文後宫則五色綾紋以酒為書
滴取其不氷以玉為硯亦取其不氷
昔有人盜發晉靈公塚塚甚魁壯四角皆以石為攫犬
[003-3a]
捧燭石人四十人皆立侍尸猶不壊九竅之中皆有金
玉獲蟾蜍一枚大如拳腹容五合水潤如白玉取為盛
滴器
張彭祖少與漢宣帝㣲時同硯席帝即位以舊恩封陽
都侯出常參乗曹爽與魏明帝亦然劉𢎞與晉武帝/同見雜記中
李陽氷云夫硯用則貯水畢則乾之若久浸不乾墨乃
不發墨既不發書乃多漬水在清淨宜取新水密䕶塵
埃忌用煎煮之水也
[003-3b]
袁彖贈庾易蜯硯見筆/譜中
梁武帝性純儉吳令唐鏞進鑄成盤龍火爐翔鳯硯葢
詔禁錮終身
   二之造
栁公權常論硯言青州石為第一絳州者次之殊不言
端溪石硯世傳端州有溪因曰端溪其石為硯至妙益
墨而至潔其溪水出一草芊芊可愛匠琢訖乃用其草
裹之故自嶺表迄中夏而無損也噫豈非天使之然耶
[003-4a]
或云水中石其色青山半石其色紫山絶頂者尤潤如
猪肝色者佳其貯水處有白赤黄色㸃者世謂之鸜鵒
眼或脉理黄者謂之金線文尤價倍于常者也其山號
曰斧柯山即觀碁之所也昔人採石為硯必中牢祭之
不爾則雷電勃興失石所在其次有將軍山其硯已不
及溪中及斧柯者
今歙州之山有石俗謂之龍尾石匠製之其硯色黑亞
于端若得其石心則巧匠就而琢之貯水之處圓轉如
[003-4b]
渦旋可愛矣
魏銅雀臺遺址人多發其古瓦琢之為硯甚工而貯水
數日不燥世傳云昔人製此臺其瓦俾陶人澄泥以絺
濾過加胡桃油方埏埴之故與衆瓦有異焉即今之大
名相州等處土人有假作古瓦之狀硯以市于人者甚

繁欽硯贊云或薄或厚乃圓乃方方如地象圓似天光
班采散色漚染毫芒㸃黛文字輝明典章施而不徳吐
[003-5a]
惠無疆浸漬甘液吸受流芳
葢今制之令薄者常觀之見令一夬捧持近方琢之或
内于稻糓中出于半而理之其鏨如麤針許製畢有如
表紙厚薄者或有全良石之材工其内而質其外者或
規如馬蹄銳如蓮葉上圓下方如圭如璧者圓如盤而
中隆起水環之者謂之辟雍硯亦謂之分題硯腰半㣲
坳謂之郎官様者連水滴器於其首而為之者穴其防
以導水焉閉其上穴則下穴取水流注於硯中或居則
[003-5b]
略無沾覆繁之銘見之矣
又繁欽硯頌曰鈞三趾於夏鼎象辰宿之相扶今絶不
見三足硯僕常逰盱眙泉水寺過一山房見一老僧擁
衲向𤾉模寫梵字前有一硯三足如鼎製作甚古僕前
舉而訝之僧白眼黙然不荅僕因不復問其由是知繁
欽頌足可徴矣
傅𤣥硯賦云木貴其能軟石美其潤堅因知古亦有木

[003-6a]
作澄泥硯法以墐泥令入於水中挼之貯於甕器内然
後别以一甕貯清水以夾布囊盛其泥而擺之俟其至
細去清水令其乾入黄丹團和溲如麵作二模如造茶
者以物擊之令至堅以竹刀刻作硯之狀大小隨意㣲
廕乾然後以刀手刻削如法曝過間空垜於地厚以稻
糠并黄牛糞攪之而燒一復時然後入墨蠟貯米醋而
蒸之五七度含津益墨亦足亞於石者
唐文李撰資暇云稠桑硯始因元和初其叔祖宰虢之
[003-6b]
朱陽邑諸阮温凊之隙必訪山水以遊一日於澗側見
一紫石憇息於上佳其色且欲紀其憇山之逰既常擕
鐫且隨至自勒姓氏年月遂刻成文復無刓缺乃曰不
頑不麸可琢為硯矣既琢一硯而過但惜具重大無由
出之更行百步許至有小如拳者不可勝致遂令從者
挈數拳而出就縣第製琢有胥精巧請琢之遂請解胥
籍于是採琢開席於大路厥利驟肥後諸阮每經稠桑
必相率致硯以報其本焉稠桑石硯自此也
[003-7a]
   三之雜說
古人有學書于人者數年自以其藝成遂告辭而去師
曰吾有一篋物可附于某處及山之下絶無所附又封
題亦甚不密乃啓之皆磨穴者硯數十枚此人方知其
師夙之所用者也乃返山服膺至皓首方畢其藝是知
古人工一事必臻其極焉
西域無紙筆但有墨彼人以墨磨之甚濃以瓦合或竹
節即其硯也彼國人以指夾貝葉或藤皮掌藏墨研以
[003-7b]
竹筆書梵字横讀成文葢順葉之長短也韋見梵僧沸
唇緩頰歴眸之間數行俱下即不知其義也
藍田玉順山悟真寺有髙僧寫湼槃經羣鴿自空中銜
水添硯水竭畢至曽聞彼山僧傳云亦見于白傅百韻

常有蟻為精為王者逰獵于儒士之室儒士見之甚㣲
且顯乃于几案之上硯中施罾網獲魴鯉甚多
鄭朗以狀元及第覆落甚不得志其几案之硯忽作數
[003-8a]
十聲鄭愈不樂時洪法師在座曰硯中作聲有聲價之
象朗後果入臺輔斯吉兆也明矣今直閣范舍人杲言
頃自大著直館于史閣中與諸學士清話間范公几案
之上所用硯忽作一十五聲丁丁然甚駭之范獨内喜
迨半月有朱衣銀魚之賜亦異事也
魏有芝生銅硯
今覩嵗貢方物中虢州鍾馗石硯二十枚未知鍾馗得
號之來由也
[003-8b]
越州戒珠寺即羲之宅有洗硯池至今水常黒色今金
州廉使錢公言
僖宗時鄭畋盧𢹂同為相不協議黄巢事忿爭於中書
堂盧拂衣而起袂染於硯而投之
開元傳信記云𤣥宗所幸美人忽夢人邀去縱酒密會
因言于上上曰必術人所為也汝若復往宜以物誌之
其夕熟寐飄然又往半醉見石硯在前乃密印手文於
曲房屏風上悟而具啓乃潛令人訪之於東明觀見其
[003-9a]
屏風手文尚在所居道人已遯矣
梁元帝忠臣傳曰劉引沛國人常寄居洛陽與晉武帝
同硯書
筆陣圖以水硯為城池
異苑蔣道支於水側見一浮樝取為研製形象魚有道
家符䜟及紙皆置魚研中嘗自隨二十餘年忽失之夢
人云吾暫遊湘水過湘君廟為二妃所留今暫還可於
水際見尋也道支詰旦至水側見罾者得一鯉魚買剖
[003-9b]
之得先時符䜟及紙方悟是所夢人棄之俄而雷雨屋
上有五色氣直上入雲有人過湘君廟見此魚研在二
妃側
宣室志云有蔣生者好道之士也逢一貧窶人自稱章
全素自役使來怠墮頗甚蔣生頻檟楚之忽一日語蔣
生曰君几上石硯某可㸃之為金蔣生愈怒其誑誕時
偶蔣生忽出迨歸章公已死矣然失几上之硯因窺藥
鼎中有竒光試探得硯而一半已為紫磨金矣蔣因歎
[003-10a]
憤終身也
近石晉之際闗右有李處士者放達之流也能畫馴狸
復能補端硯至百碎者賫歸旬日即復舊焉如新琢成
略無瑕纇世莫得其法也
  四之辭賦
   傅𤣥硯賦
採陰山之潛璞簡衆材之攸宜節方圓以定形鍛金鐵
而為池設上下之剖判配法象乎二儀木貴其能軟石
[003-10b]
美其潤堅加朱漆之膠固含沖徳之清𤣥
   楊師道咏硯詩
圓池類璧水輕翰染烟華將軍欲定逺見棄不應賖
   李尤硯銘
書契既造硯墨乃陳篇籍永垂紀誌功勛
   魏王粲硯銘
昔在皇頡爰初書契以代結繩人察官理庶績誕興在
世季末華藻流淫文不為行書不盡心淳樸澆散俗以
[003-11a]
崩沉墨連翰染榮辱是懲念兹念兹唯𤣥是徵
   唐李賀青花紫硯歌
端州石匠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雲傭刓抱水含滿唇
暗灑萇𢎞冷血痕紗帷晝暖墨花春輕漚漂沫松麝薫
乾膩薄重立脚匀數寸秋光無日昬圓毫促㸃聲清新
孔硯寛頑何足云
   傅𤣥水龜銘
鑄兹靈龜體像自然含源吐水有似清泉潤彼𤣥墨染
[003-11b]
此柔翰申情寫素經緯羣言
   韓愈瘞硯銘
序曰隴西李元賓始從進士貢在京師或貽之硯既四年
悲歡否泰未嘗廢用凡與之試藝春官實二年登上第
行于褒谷間誤墜地毁焉乃匣歸埋設於京師里中昌
黎韓愈其友人也贊而識之
土乎成質陶乎成器復其質非生死類全斯用毁不忍
棄埋而識之仁之義硯乎研乎與瓦礫異
[003-12a]
   張少博石硯賦
硯之施也備乎用石之質也本乎山温潤稱珍騰異彩
而玉色追琢成器發竒文而綺斑葢求伸於知已爰待
用於君子故立言之徒載筆之史將吮墨以濡翰乃操
觚而汲水始爛爛以光徹終霏霏而烟起或外圓而若
規或中平而如砥原夫匠石流盻藻熒生輝象龜之負
圖乍伏如鵲之緘印將飛設之戸庭王充之名允著置
之藩溷左思之用無違徒觀夫清光景耀真質霜浄符
[003-12b]
彩華鮮精明隱映皎如之色比藏氷之玉壺煥然之文
狀吐菱之石鏡當其山谷之側沉㝠未識韞玉吐雲懷
珍隱德及入用以磨礪因人而拂拭故能拊之類磬發
竒音對之若鏡開新色既垂文以呈象亦澄瀾而漬墨
硯之用也詎可興嘆而焚石乃䃘然孰謂有時而泐斯
可以正典謨之紀垂篆籀之則者也遂更播美六書𫝊
芳三妙用之漢帝嘗同彭祖之席存之魯國猶列宣尼
之廟是以遺文可述兹器奚匹匪銷匪鑠良金安可比
[003-13a]
其剛不磷不緇美玉未足方其質光鳥蹟于青簡發龜
文于洪筆則知創物作程事與利并兹硯也所以究墨
之妙窮筆之精者也
   黎逢石硯賦
有子墨客卿從事於筆硯之間學舊史之暇日得美石
於他山琢而磨之其滑如砥欲精研而染翰在虚中而
貯水水隨暈而環周墨浮光而黛起明而未融是以為
用久而不渝故以為美成器尚古徴闕里之素王匠法
[003-13b]
増華參㑹稽之内史且王言惟一道心惟㣲于以幽贊
由之發揮從人之欲委質莫違世若遐棄民將疇依肅
觀光而霧集賴設色而烟霏實將振文而為邦豈惟藴
玉而山輝者哉君無謂一拳之石取其堅君無謂一勺
之水取其浄君其遂取我有成性茍有補于敷閲固無
辭于藴映惟聖人有大寶昊天有成命莫不自我以載
形因我以施令志前王之事業作後人之龜鏡夫物遷
其常天運不息水有涸兮石有泐世貴其不磷我則受
[003-14a]
其磨世貴其不染我則受其黒象山下之泉為天下之
式因碌碌于俗間類栖栖于孔墨嗚呼辭上體要文當
絶妙雖濡翰其不疲無煩文而取誚然實君子以其勁
質或升之堂或入之室對此大匠厠諸鴻筆見珍于殺
青之辰為用于草𤣥之日夫氣結為石物之至精攻之
為硯因用為名事若可久世將作程斯器也不獨堅之
為貴諒於人之有成
   吳融字子華古瓦硯賦
[003-14b]
勿謂乎柔而無剛土埏而為瓦勿謂乎廢而不用瓦斵
而為硯藏器蠖屈逢時豹變陶甄已往含古色之幾年
磨瑩俄新貯秋光之一片厥初在冶成象毁方効姿論
堅等甓聞縹勝瓷人莫我知是冬穴夏巢之日形為才
役乃上棟下宇之時扶同杞梓迴避茆茨若乃臺號姑
蘇殿稱枍栺樓標十二之聳閣起三重之麗莫不瓴甋
凝輝鴛鴦疊勢縫密如鑠行踈若綴御來而月影重重
漏出而爐香細細觚稜金爵競託岧嶤玉女胡人争來
[003-15a]
睥睨陵谷難定松薪忽焉朝歌有已秀之麥咸陽有不
滅之烟是則縱横舊趾散亂荒阡風飄早落雨滴仍穿
藏瀰迤之春蕪耕牛脚下照青熒之鬼火戰骨堆邉誰
能識處亦莫知年何期邂逅見寵雕鐫資乎有作備我
沉研罄在水以羞浮鐘因霜而謝響玉滴一墮松烟四
上山雞誤舞澄明之石鏡當頭織女疑來清淺之銀河
在掌異哉昔之藏歌葢舞庇日干霄繁華幾代零落一
朝委地而合墮塵土依人而却住瓊瑶天禄石渠和鉛
[003-15b]
即召風臺雪苑落筆争邀依依舊物歴歴前朝沈家令
坐上迴看能無淚下江中書歸來偶見得不魂銷有以
見古今推移牢籠𦕈漫成敗皆分短長一貫何樹春秋
各千年何花開落唯一旦星隕地以為石盡滅光輝雞
升天而上仙别生羽翰異類猶然浮生莫筭
   王嵩㟧孔子石硯賦
昔夫子有石硯焉邈觀器用宛無雕鐫古石猶在今人
尚傳從歎鳯兮何世至獲麟兮幾年世歴近王近霸年
[003-16a]
止幾徂幾遷任迥旋於几席垂翰墨於韋編時亦逺矣
物仍在焉非聖人之休祐安得兹而不捐洎乎俗逺聖
賢教移齊魯列廟以居先師攸主上熒熒以光徹旁羃
羃而色固介爾堅貞確乎規矩昔有諸侯立政周道無
聞嗟禮樂之仍缺歎詩書之未分聖人乃啟以褒貶垂
以典墳必藉斯器用成斯文葢石固而人往亦事存乎
硯云至乃方質圓形錮模龜首雕飾為用陶甄可久横
綵烟而不絶添渌水之常有豈如是石斯為不朽昔偶
[003-16b]
宣父厥容伊何旁積垂露中含偃波時代遷移去㳺夏
而彌逺日月逾邁變炎涼之已多别有縫掖書生獻策
東京仰望先哲攻文後成叨秉筆以當問愧含毫而頌

   李琪謝朱梁祖大硯瓦狀
蒙恩賜臣前件硯者伏以記室濡毫于楯鼻刀側非史
多臣染翰于螭頭箇形甚小尚或文章煥發言動必書
為號令之詞作典謨之訓如臣者坐憂才短行怯思遲
[003-17a]
自叨金馬之近班常愧王瞻之舊物豈意又頒文器周
及禁林製作泓渟規模廣滑閉宫苔而色古連治石以
光凝敢不致在坐隅酣茹筆陣餘波浸潤便同五老之
壺終日拂磨豈但一丸之墨如承重寶倍感
   僧貫休詠硯詩
淺薄雖頑朴其如近筆端低心蒙潤久入匣更身安應
念研磨苦無為瓦礫看倘然人不棄還可比琅玕
   魏繁欽硯頌
[003-17b]
有般倕之妙匠兮倪詭異於遐都稽山川之神瑞兮識
嘉璇之内敷遂縈繩于規矩兮假卞氏之遺模擬渾靈
之肇制兮效羲和之毁隅鈞三趾于夏鼎兮象辰宿之
相扶供無窮之秘用兮御几筵而優遊
   莊南傑寄鄭碏疉石硯歌
媧皇補天殘錦片飛落人間為石硯孤峯削疉一尺雲
虎幹熊跪勢皆徧半掬春泉澄淺清洞天徹底寒泓泓
筆頭搶起松烟輕龍蛇怒閗秋雲生我今得此以代耕
[003-18a]
如探禹穴披峥嶸心骨驚坐中髣彿到蓬瀛
   李琪詠石硯
逺來何嶺外近到玉堂間乍琢文猶澁新磨墨尚慳不
能濡大筆何事别秋山
   劉禹錫贈唐秀才紫石硯詩
端溪石硯人間重贈我因知正草𤣥闕里廟中空舊物
開方竈下豈天然玉蜍吐水霞光淨彩翰揺風絳錦鮮
此日傭工記名姓因君數到墨池前
[003-18b]
   文嵩即墨侯石虚中傳
石虚中字居黙南越髙要人天性好山水隱遁不仕因
採訪使遇之於端溪謂曰子有樸質沉厚之徳兼有竒
相體貌紫光嘘呵潤澈頗負材器但未遇哲匠琢磨耳
禮不云乎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子其謂矣今
明天子御四海六合之内無不用之材無不成之器我
今奉命巡察天下風俗採訪海内遺逸安敢輒忘厥職
見賢不薦者歟子無戀溪泉自取沉棄耳虚中曰僕生
[003-19a]
此南土逺在峽隅自不知材堪器用既辱採顧敢不唯
命是從採訪使遂命博士金漸之規矩磨礱不日不月
果然業就虚中器度方員皆有邉岸性格謹黙中心坦
然若汪汪萬頃之量也採訪使以聞于省有司考試之
與燕人易元光研覈合道遂為雲水之交有司以薦于
上上授之文史登臺省處右職上利其器用嘉其謹黙
詔命常侍御案之右以備濡染因累勛績封之即墨侯
虚中自歴位常與宣城毛元鋭燕人易元光華陰楮知
[003-19b]
白常侍上左右皆同出處時人號為相須之友
史臣曰衛有大夫石碏其先顓帝之苗裔也出靖伯之
後曰甫甫生石仲仲之後曰碏春秋時仕衛世為大夫
焉即墨侯石氏與衛大夫族不同也葢出五行之精八
音之靈岳結而生禀質而名懷寶為玉吐氣為雲發硎
利刃與天地常存者也
 
 文房四譜卷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