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纂醫宗金鑑 > 御纂醫宗金鑑 卷十八目録


[018-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
 訂正仲景全書金匱要畧註上之一目錄
 藏府經絡先後第一
  論法無方
 痙濕暍第二
  葛根湯
  大承氣湯
[018-1b]
  栝蔞桂枝湯
  麻黃加术湯
  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
  防己黃耆湯
  桂枝附子湯
  白术附子湯
  甘草附子湯
  白虎人參湯
[018-2a]
  一物𤓰蒂湯
 
 
 
 
 
 
 
[018-2b]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目録
[018-3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
 訂正仲景全書金匱要畧註上之一目錄
 藏府經絡先後第一
  論法無方
 痙濕暍第二
  葛根湯
  大承氣湯
[018-3b]
  栝蔞桂枝湯
  麻黃加术湯
  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
  防己黃耆湯
  桂枝附子湯
  白术附子湯
  甘草附子湯
  白虎人參湯
[018-4a]
  一物𤓰蒂湯
 
 
 
 
 
 
 
[018-4b]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目録
[018-5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
 訂正仲景全書金匱要畧註上之一
  傷寒論論傷寒金匱要畧論雜病乃仲景全書傷
  寒論得成無己創註續者五十餘家故得昌明宇
  内金匱要畧人罕言之雖有趙良徐彬等註釋但
  其文義古奥係千載殘編錯簡頗多疑義闕文亦
  復不少承譌襲謬隨文蔓衍宜後人視為迂逺束
[018-5b]
  諸高閣今於其失次者序之殘缺者補之博採羣書
  詳加註釋俾二書並行於世庻後之業醫者不為
  俗説所誤知仲景能治傷寒未嘗不能治雜證也
 藏府經絡先後病衇證第一
夫人秉五常因風氣而生長風氣雖能生萬物亦能害
萬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若五藏元真通暢人即安
和客氣邪風中人多死千般疢難不越三條一者經絡
受邪入藏府為内所因也二者四肢九竅血脈相傳壅
[018-6a]
塞不通為外皮膚所中也三者房室金刃蟲獸所傷以
此詳之病由都盡若人能飬慎不令邪風干忤經絡適
中經絡未流傳府藏即醫治之四肢才覺重滯即導引
吐納鍼灸膏摩勿令九竅閉塞更能無犯王法禽獸災
傷房室勿令竭之服食節其冷熱苦酸辛甘不遣形體
有衰病則無由入其腠理腠者三焦通㑹元真之處為
血氣所注理者是皮膚藏府之文理也
 按/此篇乃一書之綱領前人誤編為次篇先後失序
[018-6b]
  今冠於首以統大意
 註/五常者五行也五行之氣風暑濕燥寒也五行之
  味酸苦甘辛鹹也夫人稟此而有其形則藏府日
  與氣味相通不曰五氣而曰風氣者該他氣而言
  也蓋風貫四氣猶仁貫四徳故曰因風氣而生長
  也然風氣雖能生萬物亦能害萬物者蓋主氣正
  風從其所居之鄉而來主長飬萬物者也客氣邪
  風從其衝後而來主殺害萬物者也人在氣交之
[018-7a]
  中其生其害猶水能浮舟亦能覆舟也天之五氣
  人得之則為五藏真元之氣若通暢相生雖有客
  氣邪風勿之能害人自安和如不通暢則客氣邪
  風乗隙而入中人多死然人致死之由雖有千般
  疢難大要不外三因一者中虚經絡受邪即入藏
  府此為内所因也二者中實雖感於邪藏府不受
  惟外病軀體四肢九竅血脈壅塞此為外所中也
  三者房室金刃蟲獸所傷非由中外虚實感召其
[018-7b]
  邪是為不内外因也以此三者詳之千般疢難病
  由悉盡矣若人能慎飬形氣不令客氣邪風干忤
  經絡即適中經絡未傳藏府遂醫治之自可愈也
  四肢九竅纔覺重滯尚未閉塞即導引吐納鍼灸
  按摩亦可愈也更能無犯王法禽獸災傷房室勿
  令竭乏服食節其冷熱五味各得其宜不使形氣
  有衰萬病疢難無由而入其腠理矣腠者一身空
  隙血氣往來之處三焦通㑹真元之道路也理者
[018-8a]
  皮膚藏府内外井然不亂之條理也
 按/正風者從八方應時而來相生和緩之主氣也邪
  風者從其衝後而來相尅衝烈之客氣也如時當
  東風而來西風也所謂後者以己過之時言也
 集/註趙良曰人在氣交中秉地之剛柔以成五藏百骸
  之形秉天之陰陽以成六經之氣形氣合一神機
  發用駕行榖氣出入内外同乎天度升䧏浮沉應
  夫四時主宰於身形之中謂之元真外感者客氣
[018-8b]
  也靈樞曰虚邪不能獨傷必因身形之虚而後客
  之蓋天人之氣各有正不正人氣正則不受邪不
  正則邪乗之天氣正則助其生長不正則害之人
  氣不正者由七情動中服食不節房慾過度金刃
  蟲獸傷其氣血盡足以受病也天氣不正者由四
  時不和八風不常盡足以傷萬物也
問曰上工治未病何也師曰夫治未病者見肝之病知
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王不受邪即勿補之中工不
[018-9a]
曉相傳見肝之病不解實脾惟治肝也夫肝之病補用
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藥調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
入脾脾能傷腎腎氣微弱則水不行水不行則心火氣
盛心火氣盛則傷肺肺被傷則金氣不行金氣不行則
肝氣盛肝氣盛則肝自愈此治肝補脾之要妙也肝虚
則用此法實則不在用之經曰虚虛實實補不足損有
餘是其義也餘藏凖此
 註/此承上條受病三因以明其治也上工良醫也中
[018-9b]
  工常醫也已病已然之病也未病未然之病也假
  如現在肝病此已然之病也肝病將來傳脾此未
  然之病也良醫知肝病傳脾見人病肝先審天時
  衰旺次審脾土虚實時旺脾實則知不受肝邪不
  須補脾直治已病之肝若時衰脾虚則知肝必傳
  脾先補未病之脾兼治已病之肝彼常醫不曉四
  時所勝五藏相傳之理見肝之病惟瀉已病之肝
  不知補未病之脾也上工不但知肝實必傳脾虚
[018-10a]
  之病而且知肝虚不傳脾虚反受肺邪之病故治
  肝虚脾虚之病則用酸入肝以補已病之肝用焦
  苦入心以助不病之心用甘入脾以益不實之脾
  使火生土使土制水水弱則火旺火旺則制金金
  被制則木不受邪而肝病自愈矣此亢則害承乃
  制制則生化化生不病之理隔二隔三之治故曰
  此治肝補脾之要妙也然肝虚則用此法若肝實
  則不用此法也中工不曉虚實虚者瀉之是為虚
[018-10b]
  虚實者補之是為實實非其義也上工知其虚實
  補其不足損其有餘是其義也其餘四藏皆凖此
  法傷字作制字看
 集/註徐彬曰假如肝經之病肝木勝脾土知邪必傳脾
  經治宜實脾為先此脾未病而先實之所謂治未
  病也不憂本藏之虚而憂相傳不已其病益深故
  先以實脾為急務也
  程林曰經云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
[018-11a]
  衰而彰之所謂因者乘其機也治未病者謂治未
  病之藏府非治未病之人也見肝之病當先實脾
  使土旺則能勝水水不行則火盛而制金金不能
  平木肝自愈矣此治肝補脾治未病之法也
  高世栻曰實脾專為制水使火盛金衰肝不受制
  則肝自愈其理甚精㣲故曰此治肝補脾之要妙
  也
問曰病人有氣色見於靣部願聞其說師曰鼻頭色青
[018-11b]
腹中痛苦冷者死一云腹中冷/苦痛者死鼻頭色微黑者有水氣
色黃者胸上有寒色白者亡血也設㣲赤非時者死其
目正圓者痙不治又色青為痛色黒為勞色赤為風色
黃者便難色鮮明者有留飲
 註/氣色見於面部而知病之死生者以五氣入鼻藏
  於五藏其精外榮於面也色者青赤黃白黒也氣
  者五色之光華也氣色相得者有氣有色平人之
  色也即經云青如翠羽赤如雞冠黃如蟹黃白如
[018-12a]
  豚膏黒如烏羽者生也氣色相失者色或淺深氣
  或顯晦病人之色也即經云浮澤為外沉濁為内
  察其浮沉以知淺深察其夭澤以觀成敗察其散
  搏以知新故視色上下以知病處色粗以明沉夭
  為甚不明不澤其病不甚也有色無氣者色枮不
  澤死人之色也即經云青如藍葉黄如黃土赤如
  衃血白如枯骨黑如炲者死也鼻者明堂也明堂
  光澤則無病矣而曰見青色為腹中痛鼻苦冷甚
[018-12b]
  者死黑色為水為勞黃色為上寒下熱小便難面
  目鮮明内有留飲色白為亡血色赤為熱為風若
  見於冬為非其時者死目直視正圓不合如魚眼
  者痙不治此氣色主病之大畧也其詳皆載内經
師曰病人語聲寂然喜驚呼者骨節間病語聲喑喑然
不徹者心膈間病語聲啾啾然細而長者頭中病一作/痛
 按/頭中病之頭字當是腹字經中從無頭中病之文
  且文義不屬必是傳寫之譌
[018-13a]
 註/病人語聲寂然謂寂然不語也若惡人語是心病
  也喜驚呼者謂不惡人語且喜驚呼是知其病不
  在心而在外也故曰骨節間病也病人語聲喑喑
  然不徹者謂聲不響亮而不了徹也此有礙於息
  氣故知為心膈間病也病人語聲啾啾然細而長
  者謂唧唧噥噥小而悠長也因不敢使氣急促動
  中故知腹中病也
師曰息摇肩者心中堅息引胸中上氣者欬息張口短
[018-13b]
氣者肺痿唾沫
 註/息者一呼一吸也摇肩謂擡肩也心中堅謂胸中
  壅滿也呼吸之息動形擡肩胸中壅氣上逆者喘
  病也呼吸引胸中之氣上逆喉中作癢梗氣者欬
  病也呼吸張口不能續息似喘而不擡肩者短氣
  病也蓋肺氣壅滿邪有餘之喘也肺氣不續息正
  不足之短氣也然不足之喘亦有不續息者有餘
  之短氣亦有胸中壅滿者肺氣上逆者必欬也欬
[018-14a]
  時唾痰𠻳也若欬唾涎沫不已者非欬病也乃肺
  痿也
師曰吸而微數其病在中焦實也當下之即愈虚者不
治在上焦者其吸促在下焦者其吸逺此皆難治呼吸
動搖振振者不治
 按/吸促之促字當是逺字吸逺之逺字當是促字方
  合病義必傳寫之譌
 註/此承上文言喘分三焦有可治不可治之辨也喘
[018-14b]
  肺病也肺主氣司呼吸故以呼吸氣促謂之喘也
  若呼吸氣均促是病在呼吸阻升降之氣也故知
  喘在中焦也呼之氣促吸之氣長病在呼呼出心
  與肺故知喘在上焦也呼之氣長吸之氣短病在
  吸吸入腎與肝故知喘在下焦也喘之實者謂邪
  氣盛則實也中實則必腹滿便鞕當下之可治也
  喘之虚者謂正氣奪則虚也中虛則必腹軟便滋
  不堪下難治也若喘而呼吸動搖振振不能擎身
[018-15a]
  者則為形氣不相保勿論虚實不治也曰吸而微
  數數即促也促即短也逺即長也吸不言呼畧辭
  也猶言呼吸均短呼短吸長吸短呼長也
師曰寸口衇動者因其王時而動假令肝王色青四時
各隨其色肝色青而反色白非其時色衇皆當病
 註/寸口者統言左右三部衇也衇動法乎四時命乎
  五藏然必因其王時而動則為平衇也假令肝旺
  於春隨其時色當青衇當弦此不病之色衇也若
[018-15b]
  色反白衇反浮此非其時乃病之色衇也四時凖
  此
 集/註尤怡曰王時當時至而氣王乃衇乘之而動其色
  亦應之如肝王於春衇弦而色青此其常也推之
  四時無不皆然若色當青而反白為非其時而有
  是色不特肝病為然即肺亦當病矣
問曰有未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不去有至而太
過何謂也師曰冬至之後甲子夜半少陽起少陽之時
[018-16a]
陽始生天得溫和以未得甲子天因溫和此為未至而
至也以得甲子而天未溫和此為至而不至也以得甲
子而天大寒不解此為至而不去也以得甲子而天溫
如盛夏五六月時此為至而太過也
 註/冬至之後得甲子日夜半少陽之氣始生天漸溫
  和氣之常也若未得甲子天即溫和此為未至而
  至也氣未應至而先至者是來氣有餘也已得甲
  子陽氣漸盛天未溫和此為至而不至也氣應至
[018-16b]
  而不至者是來氣不足也若天大寒不解此為至
  而不去也氣應去而不去者是去氣太過也若天
  過溫如盛夏時此為至而太過也氣應至而甚者
  是至氣太過也太過者其氣則薄其所不勝乘
  其所勝也不及者其氣廹則所勝妄行所生者受
  病所不勝薄之也此内經所謂謹候其時氣可與
  期餘皆倣此
師曰病人衇浮者在前其病在表浮者在後其病在裏
[018-17a]
腰痛背强不能行必短氣而極也
 註/衇浮虚風之候也關前之寸衇浮者病在表也關
  後之尺衇浮者病在裏也虚風在表故主腰痛背
  强不能行也虚風在裏故主短氣而極也
問曰經云厥陽獨行何謂也師曰此為有陽無陰故稱
厥陽
 註/陰陽偕行順也陰陽獨行逆也厥逆也逆陽獨行
  此為有陽無陰故稱厥陽也
[018-17b]
 集/註李彣曰厥陽即陽厥也内經云陽氣衰於下則為
  寒厥陰氣衰於下則為熱厥此厥陽獨行有陽無
  陰之大槩也
  高世栻曰按此為有陽無陰是為厥陽也經曰隂
  氣衰於下則為熱厥帝曰熱厥何如而然也岐伯
  曰陰氣虚則陽氣入陽氣入則胃不和胃不和則
  精氣竭精氣竭則不營於四肢也乃腎氣日衰陽
  氣獨勝此所以為有陽無陰而為厥陽獨行也
[018-18a]
問曰寸衇沉大而滑沉則為實滑則為氣實氣相搏血
氣入藏即死入府即愈此為卒厥何謂也師曰唇口青
身冷為入藏即死如身和汗自出為入腑即愈
 按/寸衇沉大而滑沉則為實滑則為氣實氣相搏之
  十八字文理不順衍文也血氣入藏之血字當是
  厥字始與卒厥相合必傳寫之譌也
 註/此詳申陽厥陰厥生死之義也厥氣者逆氣也即
  逆陽逆陰之氣也氣逆則亂於胸中故忽然眩仆
[018-18b]
  名曰卒厥若脣口青身冷是隂進陽退則為入藏
  即死也若身溫汗自出是隂消陽長則為入府即
  愈也
 集/註沈明宗曰邪氣入藏神明昏憒卒倒無知謂之卒
  厥若脣口青身冷神機不能出入藏氣垂絶所以
  主死經曰血氣並走於上則為大厥暴厥是也若
  身和汗出乃邪氣入府不得出入一時卒倒非藏
  絶之比頃時陽機外達邪氣隨之外洩故知入府
[018-19a]
  即愈
問曰衇脫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何謂也師曰非為一病
百病皆然譬如浸淫瘡從口起流向四肢者可治從四
肢流來入口者不可治病在外者可治入裏者即死
 註/此詳申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之義也卒厥之病多
  衇脱而不見衇脱不見而死者是正氣不反也衇
  脱不見而生者是邪氣閉而復通也非為厥氣一
  病百病入藏入府皆然也譬如浸淫癘風等瘡從
[018-19b]
  口起流向四肢可治從四肢流來入口者不可治
  也蓋以病向外者可治病入裏者難醫亦此義也
 集/註趙良曰脫者去也經衇乃藏府之隧道為邪氣所
  逼故絶氣脱去其衇而入於内五藏隂也六府陽
  也隂主死而陽主生所以入藏即死入府即愈而
  可治非惟藏府之陰陽然也凡内外陰陽之邪毒
  出入表裏者皆然也
  徐彬曰凡病邪能出陽為淺故生閉陰不出為深
[018-20a]
  故死非止一病百病皆然復以浸淫瘡喻之若從
  口起而流向四肢者是邪從内發於外洩而不進
  故可治若從四肢起流入口者是邪由外入於内
  進而不洩此藏氣傷敗故不可治
問曰陽病十八何謂也師曰頭痛項腰脊臂脚掣痛陰
病十八何謂也師曰欬上氣喘噦咽腸鳴脹滿心痛拘
急五藏病各有十八合為九十病人又有六㣲微有十
八病合為一百八病五勞七傷六極婦人三十六病不
[018-20b]
在其中清邪居上濁邪居下大邪中表小邪中裏䅽飥
之邪從口入者宿食也五邪中人各有法度風中於前
寒中於暮濕傷於下霧傷於上風令衇浮寒令衇急霧
傷皮腠濕流關節食傷脾胃極寒傷經極熱傷絡
 按/字典無䅽字當是漀字漀音傾側水也後之積聚
  門䅽氣之䅽字亦誤
 註/此章曰十八曰九十等文乃古醫書之文今不可
  考難以强釋五勞七傷等説亦詳在千金故不復
[018-21a]
  註也頭痛項腰脊臂脚掣痛病皆在外故為陽病
  也欬上氣喘噦咽腸鳴脹滿心痛拘急病皆在内
  故為陰病也清邪居上謂霧邪本乎天也濁邪居
  下謂濕邪本乎地也六淫天邪故名大邪六淫傷
  外故曰中表也七情人邪故名小邪七情傷内故
  曰中裏也䅽飥者飲食也飲食之邪從口而入食
  傷隔夜不化故名曰宿食也五邪謂風寒濕霧飲
  食也夫五邪之中人莫不各以類而相從前者早
[018-21b]
  也風中於早從陽類也寒中於暮從陰類也霧邪
  清輕故傷皮膚濕邪濁重故流關節飲食失節故
  傷脾胃極寒之食傷經以經屬陰也極熱之食傷
  絡以絡屬陽也
問曰病有急當救裏救表者何謂也師曰病醫下之續
得下利清榖不止身體疼痛者急當救裏後身體疼痛
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也
 註/詳見傷寒論太隂篇内不復釋
[018-22a]
夫病痼疾加以卒病當先治其卒病後乃治其痼疾也
 註/痼疾舊病也卒病新疾也當以舊病為本為緩新
  疾為標為急急則治標緩則治本故先治卒病後
  治痼疾也
 集/註趙良曰痼疾病已沈痼非旦夕可取效者卒病謂
  卒然而來新感之病可取效於旦夕者乗其所入
  未深急去其邪不便稽留而為患也且痼疾之人
  正氣素虚邪尤易傳設多瞻顧致令兩邪相合為
[018-22b]
  患不淺故仲景立言於此使後學者知所先後也
  沈明宗曰此有舊疾復感新邪當分先後治也痼
  者邪氣堅固難㧞卒者邪氣驟來而易去也若病
  者素有痼疾而忽加卒病務當先治卒病不使邪
  氣相併轉增舊疾但久病乃非朝夕可除須當緩
  圖所以後乃治其痼疾也
師曰五藏病各有得者愈五藏病各有所惡各隨其所
不喜者為病病者素不應食而反暴思之必發熱也
[018-23a]
 註/此明五藏各有所得而愈言以情志相勝也即如
  怒傷肝得悲而愈此悲勝怒也亦有得之時日而
  愈者經曰病在肝愈於夏是喜得子氣制其勝我
  者也夏不愈勝於秋是惡其勝我者得王氣也秋
  不死持於冬是我喜得母氣以生我也起於春是
  喜自得其位而氣王也餘藏倣此病者云云謂平
  素不愛食之物及當病之時而反暴思食是病邪
  藏氣之變故雖思食而食之必發熱也
[018-23b]
 集/註程林曰内經云肝色青宜食甘心色赤宜食酸肺
  色白宜食苦脾色黃宜食酸腎色黑宜食辛此五
  藏得飲食而愈者肝病愈於丙丁起於甲乙心病
  愈於戊己起於丙丁脾病愈於庚辛起於戊己肺
  病愈於壬癸起於庚辛腎病愈於甲乙起於壬癸
  此五藏自得其位而愈者五藏所惡心惡熱肺惡
  寒肝惡風脾惡濕腎惡燥各隨其所惡而不喜者
  為病也若病人素不食而暴食之則入於陰長氣
[018-24a]
  於陽必發熱也
夫諸病在藏欲攻之當隨其所得而攻之如渴者與猪
苓湯餘皆倣此
 按/如渴者之下當有小便不利四字必傳寫之遺也
 註/藏者裏也凡諸病在裏有可攻之證雖欲攻之當
  隨其所得之輕重而攻之不可率意而攻之也如
  渴者小便不利先與猪苓湯利其小便俟小便利
  乃可攻也餘皆倣此謂他證或有未可遽攻者皆
[018-24b]
  倣此也
 痙濕暍病衇證并治第二
病者身熱足寒頸項强急惡寒時頭熱靣赤目赤獨頭
動摇卒口噤背反張者痙病也若發其汗者寒濕相搏
其表益虚即惡寒甚發其汗已其衇如蛇
 按/諸家以剛柔二痙列為首條今以此為苐一條者
  盖剛柔之辨俱從此條分出痙病之最備者宜冠
  諸首再痙病也之下若發其汗六句與上文義不
[018-25a]
  屬與後之十一條中為欲解衇如故反伏弦者痙
  句文義相屬宜分於彼
 註/病人身熱惡寒太陽證也頸項强急面赤目赤陽
  明證也頭熱陽鬱於上也足寒陰凝於下也太陽
  之衇循背上頭陽明之筋上挾於口風寒客於二
  經則有頭摇口噤反張拘强之證矣此皆痙病之
  形證故首揭之以為要領
 集/註李彣曰手三陽之筋結入於頷頰足陽明之筋上
[018-25b]
  挾於口風寒乗虚入其筋則攣故牙關急而口噤
夫痙衇按之𦂳如弦直上下行
 註/痙之為病其狀勁急强直故其衇亦勁急强直按
  之𦂳勁急之象也如弦直行之象也
衇經云痙家其衇伏堅直上下
 註/痙家其衇𦂳弦直上下者以痙病屬太陽表也衇
  經所云其衇伏堅直上下者以痙病屬陽明裏也
  蓋痙家原屬二經故有太陽葛根湯汗之陽明大
[018-26a]
  承氣湯下之之治也伏堅沉實也直上下弦直也
  即沉實弦直之衇也
太陽病發熱無汗反惡寒者名曰剛痙太陽病發熱汗
出而不惡寒名曰柔痙
 按/反惡寒之反字衍文也玩痙病之條自知當惡寒
  也
 註/痙病旣屬太陽當以太陽虚實例之故曰太陽病
  發熱無汗惡寒為實邪名曰剛痙者强而有力也
[018-26b]
  發熱汗出不惡寒為虚邪名曰柔痙者强而無力
  也
太陽病無汗而小便反少氣上衝胸口噤不得語欲作
剛痙葛根湯主之
 註/此申明剛痙在表以明其治也太陽病為頭項强
  痛發熱等證也無汗謂傷寒也太陽傷寒小便不
  當少今反少者是寒氣盛而收引也不當氣上衝
  胸今氣上衝胸是寒氣盛而上逆也不當口噤不
[018-27a]
  得語今口噤不得語是寒氣盛牙關緊急而甚也
  以太陽傷寒而有此衝擊勁急之象是欲作剛痙
  之病也麻黃湯能治太陽而不能治陽明故以葛
  根湯兼太陽陽明兩經之治為剛痙無汗之正法
  也
痙為病胸滿口噤臥不着席脚攣急必齘齒可與大承
氣湯
 註/此申痙病入裏以明其治也痙病而更胸滿裏氣
[018-27b]
  壅也臥不着席反張甚也脚攣急勁急甚也必齘
  齒牙緊甚也此皆陽明熱盛灼筋筋急而甚之象
  故以大承氣湯直攻其熱非攻陽明之實也其曰
  可與非盡言其可與有慎重之意
大承氣湯方
 大黃四兩/酒洗   厚朴半斤炙/去皮
 枳實五枚/炙   芒消三合/
  右四味以水一斗先煑二物取五升去滓内大黃
[018-28a]
  煑取二升去滓内芒消更上火微一二沸分溫再
  服得下止服
太陽病其證備身體强然衇反沉遲此為痙栝蔞
桂枝湯主之
 註/太陽病其證備謂頭痛項强發熱惡風寒具見也
  而更身體强有然俯仰不能自如之象痙病
  也但衇反見沉遲太陰之衇非太陽浮緊無汗剛
  痙者比故不與葛根湯而與栝蔞桂枝湯和太陽
[018-28b]
  之表清太陰之裏也
栝蔞桂枝湯方
 栝蔞根二兩/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二枚/
  右六味以水九升煑取三升分溫三服取㣲汗汗
  不出食頃啜熱粥發之
太陽病發熱衇沉而細者名曰痙為難治
[018-29a]
 註/發熱太陽病也衇沉細少陰衇也而名曰痙者必
  有或剛或柔之證見也以太陽痙證而見少陰之
  衇表裏兼病也夫太陽之邪鬱於外故病發熱少
  陰之邪凝於内故衇沉細然痙病而見弦緊之衇
  是為本衇即或沉遲尚為可治今沉而細邪入少
  陰陽氣已衰豈易治乎故曰難也
夫風病下之則痙復發汗必拘急
 註/以上論痙皆外感風寒濕而為病也亦有因風邪
[018-29b]
  為病不應下而下之傷液不應汗而汗之傷津以
  致津液枯燥筋失所飬而病痙者故曰風病下之
  則痙復發汗必拘急此不可以外感痙病治之當
  以專養津液為務也
太陽病發汗太多因致痙
 註/此承上文詳申發汗過多成痙之義也太陽病當
  發汗若發汗太過腠理大開表氣不固邪風乗虚
  而入因成痙者乃内虚所召入也宜以桂枝加附
[018-30a]
  子湯主之固表溫經也由此推之凡病出汗過多
  新産金瘡破傷出血過多而變生此證者皆其類
  也
暴腹脹大者為欲解衇如故反伏弦者痙
 按/本門首條痙病也之下若發其汗六句當移於此
  條之首文義始屬此條暴腹脹大者句衍文也當
  刪之
 註/不但風病發汗過多則痙即寒濕相摶之病發汗
[018-30b]
  過多亦痙也發汗過多其表益虚表虚則必即惡
  寒甚也發寒濕汗後其衇不直𦂳如蛇之曲緩則
  為邪退不成痙病為欲解也若衇仍直緊不緩或
  不直緊反伏堅弦急者為邪不退成痙病矣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痙
 註/瘡家初起毒熱未成法當汗散已經潰後血氣被
  傷雖有身痛表證亦不可發汗恐汗出血液愈竭
  筋失所飬因而成痙或邪風乘之亦令痙也
[018-31a]
痙病有灸瘡難治
 註/痙病宜灸如有灸瘡若不發膿則為榮衞已絶故
  曰難治
濕家之為病一身盡疼發熱身色如熏黃也
 註/濕家謂病濕之人濕之為病或因外受濕氣則一
  身盡痛或因内生濕病則發熱身黃若内外同病
  則一身盡痛發熱身色如熏黃也濕家之身痛發
  黃不似傷寒之身痛發黃者以無六經之形證也
[018-31b]
 集/註徐彬曰此言全乎濕而久鬱為熱者若濕挾風者
  風走空竅故痛只在關節今單濕為病則浸淫徧
  體一身盡痛不止關節矣然濕久而鬱鬱則熱故
  發熱熱久而氣蒸於皮毛故疼之所至即濕之所
  至濕之所至即熱之所至而色如熏黃者熏火氣
  也濕為火氣所熏故發色黃帶黑而不亮也
濕家病身疼發熱靣黃而喘頭痛鼻塞而煩其衇大自
能飲食腹中和無病病在頭中寒濕故鼻塞内藥鼻中
[018-32a]
則愈
 註/此申上條詳其義出其衇别其治也濕家病身疼
  發熱靣黃而喘此内生外受之濕病也外宜𦍑活
  勝濕湯内宜茵蔯五苓散喘甚大陷胸丸若更頭
  痛鼻塞而煩其衇大證類傷寒但其人裏和能食
  知非傷寒不可發汗乃頭中寒濕之邪故頭痛鼻
  塞惟宜納藥鼻中取黃水從涕出而寒濕以泄病
  可愈也所納之藥如𤓰帝散之類
[018-32b]
 集/註魏荔彤曰頭中為諸陽之首非寒濕能犯之地今
  頭中有寒濕則熱氣挾之上炎非寒濕外邪自能
  然也有濕熱則内為之主持也熱引濕邪上干清
  分鼻必為塞故用納鼻藥宣通清氣而病愈矣
濕家身煩疼可與麻黃加术湯發其汗為宜慎不可以
火攻之
 註/濕家外證身痛甚者𦍑活勝濕湯内證發黃甚者
  茵蔯五苓散若惟身煩痛而不發黃者則為外感
[018-33a]
  寒濕與麻黃加术湯發其汗寒濕兩解也慎不可
  以火攻之者謂不可以火刼大發其汗必致變也
 集/註趙良曰濕與寒合令人身疼大法表實成熱則可
  發汗無熱是陽氣尚㣲汗之恐虚其表是證雖不
  云熱而煩以生煩由熱也所以服藥不敢大發其
  汗且濕亦非暴汗可散用麻黃湯治寒加术去濕
  使其微汗耳不可火攻火攻則増其熱必有他變
  所以戒人慎之
[018-33b]
  喻昌曰麻黃加术則雖發汗不至多汗而术得麻
  黃并可以行表裏之濕不可以火攻者反增發熱
  也
麻黃加术湯方
 麻黃三兩/去節   桂枝二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杏仁七十箇/去皮尖
 白术四兩/
  右五味以水九升先煑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内諸
[018-34a]
  藥煑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
 按/桂枝氣味辛甘全在於皮若去皮是枯木矣如何
  有解肌發汗之功宜刪此二字後倣此
太陽病關節疼痛而煩衇沉而細者此名濕痺濕痺之
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當利其小便
 註/此承上條互詳其義謂濕家身痛不可發汗當有
  利小便之法也太陽病一身闗節煩疼若衇浮細
  者濕在外也當汗之小便不利大便反快衇沉細
[018-34b]
  者濕在内也當利之今濕氣淫於内外故關節煩
  疼着而不行小便不利大便反快此名濕痺雖有
  身痛其衇不浮細故不可發汗設衇沉細故但當
  利小便若小便利濡瀉止痺不愈身仍疼痛汗之
  可也
 集/註趙良曰痺痛也因其關節煩疼衇沉而細則名曰
  濕痺也經云濕勝則濡瀉小便不利大便反快者
  是濕氣内勝也但當先利小便以瀉腹中濕氣故
[018-35a]
  云治濕不利小便非其治也設小便利已而闗節
  之痺不去又必自表治之
  李彣曰太陽經行身之表外邪皆得傷之故亦受
  濕氣也關節疼痛者濕留關節也濕氣鬱蒸而生
  熱故煩也經云沉濳水畜沉細為内濕衇痺者閉
  塞不通之謂即内經濕氣勝者為着痺之意今小
  便不利是濕盛於内也即内經濕勝則濡泄也利
  小便則濕去而瀉煩止矣
[018-35b]
濕家其人但頭汗出背强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蚤則
噦或胸滿小便不利舌上如胎者以丹田有熱胸中有
寒渴欲得水而不能飲則口燥煩也
 註/濕家頭汗出者乃上濕下熱蒸而使然非陽明内
  實之熱蒸而上越之汗也背强者乃濕邪重着之
  强非風濕拘急之强也欲覆被向火者乃一時濕
  盛生寒非傷寒之惡寒也若誤以陽明内濕之熱
  上越之頭汗而遂下之則濕從寒化即乘虚入於
[018-36a]
  上則肺氣逆而胸滿入於中則胃不和而為噦入
  於下則膀胱氣化不行為小便不利舌上白滑如
  胎者蓋以誤下熱陷丹田有熱也寒聚於上胸中
  有寒也所以渴欲得水而不能飲由下有熱而生
  口燥煩由上有寒而不化生津液雖口燥舌乾而
  不能多飲也
濕家下之額上汗出㣲喘小便利者死下利不止者亦

[018-36b]
 註/此承上條互詳誤下以明濕家頭汗之死證也夫
  誤下額汗微喘若小便不利是濕家額汗之喘未
  可言死也今小便反利則知非濕氣上溢乃上脱
  額汗之喘故曰死若下利不止亦知非濕去之利
  乃中脱直下之利故曰亦死
 集/註趙良曰此妄下之因而致逆逆則陽自上越陰自
  下脱其額上汗出㣲喘者陽之越小便利與下利
  不止者陰之脱也陰陽離决必死之兆也自此而
[018-37a]
  推之下之雖額上汗出微喘若大小便不利者是
  陰氣不脱而陽之根猶在也下之雖大小便利設
  額上無汗與喘是陽氣不越而陰之根猶在也則
  非離决可以隨其證而治之
  李瑋西曰前云濕家當利小便以濕氣内瘀小便
  原自不利宜用藥利之此下後裏虚小便自利液
  脱而死不可一例㮣也
病者一身盡疼發熱日晡所劇者名風濕此病傷於汗
[018-37b]
出當風或久傷取冷所致也可與麻黃杏仁薏苡甘草

 註/病者謂一身盡痛之病人也濕家一身盡痛風濕
  亦一身盡痛然濕家痛則重着不能轉側風濕痛
  則輕掣不可屈伸此痛之有别者也濕家發熱蚤
  暮不分㣲甚風濕之熱日晡所必劇蓋以濕無來
  去而風有休作故名風濕原其由來或為汗出當
  風或為久傷取冷相合而致則麻黃杏仁薏苡甘
[018-38a]
  草湯發散風濕可與也明矣
 集/註程林曰一身盡疼發熱風濕在表也日晡申時也
  陽明王於申酉戌土惡濕今為風濕所干當其王
  時邪正相搏則反劇也汗亦濕類或汗出當風而
  成風濕者或勞傷汗出而入冷水者皆成風濕之
  病也
  魏荔彤曰痙家非風不成雖有寒亦附於風濕痺
  無寒不作雖有風亦附於寒此一定之理也
[018-38b]
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方
 麻黃去節半/兩湯泡  甘草一兩/炙
 薏苡仁半兩/  杏仁十枚去/皮尖炒
  右剉麻豆大每服四錢水盞半煮八分去滓溫服
  有微汗避風
風濕衇浮身重汗出惡風者防己黃耆湯主之
 註/衇浮風也身重濕也寒濕則衇沉風濕則衇浮若
  浮而汗不出惡風者為實邪可與麻黃杏仁薏苡
[018-39a]
  甘草湯汗之浮而汗出惡風者為虚邪故以防己
  白术以去濕黃耆甘草以固表生薑大棗以和榮
  衞也
 集/註趙良曰此證風濕皆從表受之其病在外故衇浮
  汗出凡身重有肌肉痿而重者有骨痿而重者此
  之身重乃風濕在皮毛之表故不作疼虚其衞氣
  而濕着為身重故以黃耆實衞甘草佐之防己去
  濕白术佐之然則風濕二邪獨無散風之藥何耶
[018-39b]
  蓋汗多知其風已不留以表虚而風出入乎其間
  因之惡風爾惟實其衞正氣壯則風自退此不治
  而治者也
  尤怡曰風濕在表法當從汗而觧乃汗不得發而
  自出表尚未解而已虚汗解之法不可守矣故不
  用麻黃出之皮毛之表而用防己驅之肌膚之裏
  服後如蟲行皮中及腰下如氷皆濕下行之徴也
  然非耆术甘草焉能使衞陽復振而驅濕下行哉
[018-40a]
防己黃耆湯方
 防己一兩/   甘草半兩/
 白术七錢/半   黃耆一兩一/分去蘆
  右剉麻豆大每抄五錢匕生薑四片大棗一枚水
  盞半煎八分去滓溫服良久再服
  喘者加麻黄半/兩
  胃中不和者加芍藥三/分
  氣上衝者加桂枝三/分
[018-40b]
  下有陳寒者加細辛三/分
  服後當如蟲行皮中從腰下如氷後坐被上又以
  一被繞腰以下溫令微汗差
風濕相摶一身盡疼痛法當汗出而解值天陰雨不止
醫云此可發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蓋發其汗汗大出
者但風氣去濕氣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風濕者發其汗
但微微似欲汗出者風濕俱去也
 註/風濕相摶一身盡痛法當從汗而解而汗亦不可
[018-41a]
  失其宜也値雨濕盛之時若發其汗使大出亦
  不能愈以風氣去濕氣在故不愈然治風濕者必
  俟其天氣晴明發其汗使微微似欲汗出者則風
  濕皆去病斯愈矣
 集/註徐彬曰此言風濕當汗解而不可過也謂風濕相
  摶疼痛原當汗解値天陰雨則濕更甚可汗無疑
  而不愈何故蓋風性急可驟驅濕性滯當漸解汗
  大出則驟風去而濕不去故不愈若發之微則出
[018-41b]
  之緩緩則風濕俱去矣然則濕在人身粘滯難去
  驟汗且不可而况驟下乎故前章曰下之死此但
  云不愈見用法不當而非悞下比也
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摶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
渇衇浮虚而濇者桂枝附子湯主之若大便堅小便自
利者去桂枝加白术湯主之
 註/此承上條詳申衇證以明其治也謂此風濕之病
  雖得之傷寒八九日而不嘔不渴是無傷寒裏病
[018-42a]
  之證也衇浮虚濇是無傷寒表病之衇也衇浮虚
  表虚風也濇者濕也身體煩疼風也不能轉側濕
  也乃風濕相摶之身體疼痛非傷寒骨節疼痛也
  與桂枝附子湯溫散其風濕從表而解也若衇浮
  實者則又當以麻黄加术湯大發其風濕也如其
  人有是證雖大便鞕小便自利而不議下者以其
  非邪熱入裏之鞕乃風燥濕去之鞕故仍以桂枝
  附子湯去桂枝者以大便堅小便自利不欲其發
[018-42b]
  汗再奪津液也加白术者以身重着濕在肌分用
  以佐附子逐水氣於皮中也
 集/註程林曰風所勝則身煩疼濕所勝則身體難
  轉側風濕相摶於榮衞之間不干於裏故不嘔不
  渴也衇浮為風濇為濕以其衇近於虚故用桂枝
  附子湯溫經以散風濕小便利者大便必鞕桂枝
  近於解肌恐大汗故去之白术能去肌濕不妨乎
  内故加之凡方後有如蟲如醉如冒等狀者皆藥
[018-43a]
  勢將行使然周揚俊曰傷寒至八九日亦云久矣
  既不傳經復不入府者因風濕持之也所現外證
  煩疼者風也不能轉側者濕也不嘔不渴者無裏
  證也其衇浮虚而濇正與相應然後知風濕之邪
  在肌肉而不在筋節故以桂枝表之不發熱為陽
  氣素虚故以附子逐濕兩相綰合自不能留矣
桂枝附子湯方
 桂枝四兩/去皮   附子三枚炮去/皮破八片
[018-43b]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両/切
 大棗十二/枚擘
  右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
白术附子湯方
 白术二兩/   附子一枚半/炮去皮
 甘草一兩/炙   生薑一兩/半切
 大棗六枚/擘
  右五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分溫三服一服
[018-44a]
  覺身痺半日許再服三服都盡其人如冒狀勿怪
  即是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氣未得除故耳
風濕相摶骨節疼煩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則痛劇汗出
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或身微腫者甘草附子
湯主之
 註/風濕相摶身體煩疼重着不能轉側者濕勝風也
  今掣痛不可屈伸風勝濕也掣痛不可屈伸近之
  則痛劇汗出短氣惡風不欲去衣皆風邪壅盛也
[018-44b]
  小便不利濕内畜也身㣲腫者濕外摶也以甘草
  附子湯微汗之袪風為主除濕次之也此上二條
  皆詳風濕之義以明風濕之治也
甘草附子湯方
 甘草二兩/炙   附子二枚炮/去皮
 白术二兩/   桂枝四兩/去皮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
  服初服得微汗則解能食汗出復煩者服五合恐
[018-45a]
  一升多者宜服六七合為妙
 方/解甘草附子湯即桂枝附子湯去薑棗加白术也去
  薑棗者畏過散也加白术者燥中濕也日三服初
  服一升不得汗則仍服一升若得微汗則解解則
  能食解已徹也可止再服若汗出而復煩者是解
  未徹仍當服也但不可服一升恐已經汗出而過
  汗也服五合可也如不解再服六七合為妙似此
  服法總是示人不可盡劑之意學者宜詳求之
[018-45b]
太陽中熱者暍是也汗出惡寒身熱而渴白虎加人參
湯主之
 註/中暑熱病亦由太陽而入故曰太陽中熱者暍是
  也汗出惡寒身熱而渇頗似太陽溫熱之病但溫
  熱無惡寒以熱從裏生故雖汗出而不惡寒也中
  暍暑邪由表而入故汗出惡寒也䆒之於衇溫熱
  之浮浮而實中暍之浮浮而虚以暑熱傷氣也䆒
  之於渴溫熱之渴初病不過欲飲中暍之渴初病
[018-46a]
  即大引飲也溫熱則傳經變病不一中暍則不傳
  不愈即死也雖同為太陽經中之病而虚實施治
  自有不同用白虎加人參湯主之者蓋以益氣為
  主清暑熱次之也
 集/註李彣曰熱傷氣氣泄則汗出氣虚則惡寒熱蒸肌
  腠則身熱熱傷津液則作渴此惡寒身熱與傷寒
  相類然所異者傷寒初起無汗不渴中暍初起即
  汗出而渴也
[018-46b]
白虎加人參湯方
 知母六兩/   石膏一斤/碎
 甘草二兩/   粳米六合/
 人參三兩/
  右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湯成去滓溫服一升日
  三服
太陽中暍發熱惡寒身重而疼痛其衇弦細芤遲小便
已灑灑然毛聳手足逆冷小有勞身即熱口開前板齒
[018-47a]
燥若發其汗則惡寒甚加溫鍼則發熱甚數下之則淋甚
 註/此承上文互詳證衇不可妄行汗下也中暍本有
  汗若發熱無汗身重疼痛者雖證似傷寒然見弦
  細芤遲虚衇則非傷寒也且有小便已灑灑然惡
  寒毛聳之狀皆太陽膀胱表氣為暑所傷而畏也
  手足逆冷者暑傷氣氣不能達四肢則寒也小有
  勞身即發熱口開前板齒燥者勞則動熱暑熱益
  烈傷陰液也此皆中暍危證若以發熱無汗惡寒
[018-47b]
  身痛誤為傷寒之表妄行發汗則表氣愈虚惡寒
  更甚也若以手足逆冷誤為陽虚妄加溫鍼則暑
  邪愈盛發熱更熾也若以壯熱齒乾誤為胃火而
  數下之則水源竭澁尿淋窘甚也凡此之證皆中
  暍妄行汗下溫鍼致變以白虎加人參湯主之或
  人參湯調辰砂六一散亦可也
 集/註程林曰内經云先夏至為病溫後夏至為病暑又
  曰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以其太陽受病與傷寒
[018-48a]
  相似亦令發熱惡寒身重而疼痛也經曰寒傷形
  暑傷氣氣傷則氣消而衇虚弱所以弦細芤遲也
  小便已毛聳者陽氣内䧟不能衞外手足亦逆冷
  也勞動則擾乎陽故熱甚則口開口開則前板齒
  燥也發汗虚其陽則惡寒甚溫鍼動火邪則發熱
  甚下之亡津液則淋甚也
太陽中暍身熱疼重而衇微弱此以夏月傷冷水水行
皮中所致也一物𤓰蒂湯主之
[018-48b]
 註/太陽中暍之證身熱而倦者暑也身熱疼重者濕
  也衇徹弱者暑傷氣也以此證衇揆之乃因夏月
  中暑之人暴貪風凉過飲冷水水氣雖輸行於皮
  中不得汗瀉所致也此時即以香薷飲大順散汗
  之可立愈矣若稍緩水氣既不得外瀉勢必内攻
  於中而作喘腫脹矣喘則以葶藶大棗湯腫脹則
  以𤓰蒂一物湯下之可也
 集/註周揚俊曰無形之熱傷其肺金則用白虎加人參
[018-49a]
  湯有形之水傷其肺金則用𤓰蒂湯各有所主也
  李彣曰中暍邪在表故身熱傷冷水故身疼中暑
  傷氣氣虚故衇微弱也𤓰蒂治身靣四肢浮腫散
  皮膚中水氣苦以泄之也
一物𤓰蒂湯方
 𤓰帝二十/個
  右剉以水一升煮取五合去滓頓服
 
[018-49b]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
[018-50a]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
 訂正仲景全書金匱要畧註上之一
  傷寒論論傷寒金匱要畧論雜病乃仲景全書傷
  寒論得成無己創註續者五十餘家故得昌明宇
  内金匱要畧人罕言之雖有趙良徐彬等註釋但
  其文義古奥係千載殘編錯簡頗多疑義闕文亦
  復不少承譌襲謬隨文蔓衍宜後人視為迂逺束
[018-50b]
  諸高閣今於其失次者序之殘缺者補之博採羣書
  詳加註釋俾二書並行於世庻後之業醫者不為
  俗説所誤知仲景能治傷寒未嘗不能治雜證也
 藏府經絡先後病衇證第一
夫人秉五常因風氣而生長風氣雖能生萬物亦能害
萬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若五藏元真通暢人即安
和客氣邪風中人多死千般疢難不越三條一者經絡
受邪入藏府為内所因也二者四肢九竅血脈相傳壅
[018-51a]
塞不通為外皮膚所中也三者房室金刃蟲獸所傷以
此詳之病由都盡若人能飬慎不令邪風干忤經絡適
中經絡未流傳府藏即醫治之四肢才覺重滯即導引
吐納鍼灸膏摩勿令九竅閉塞更能無犯王法禽獸災
傷房室勿令竭之服食節其冷熱苦酸辛甘不遣形體
有衰病則無由入其腠理腠者三焦通㑹元真之處為
血氣所注理者是皮膚藏府之文理也
 按/此篇乃一書之綱領前人誤編為次篇先後失序
[018-51b]
  今冠於首以統大意
 註/五常者五行也五行之氣風暑濕燥寒也五行之
  味酸苦甘辛鹹也夫人稟此而有其形則藏府日
  與氣味相通不曰五氣而曰風氣者該他氣而言
  也蓋風貫四氣猶仁貫四徳故曰因風氣而生長
  也然風氣雖能生萬物亦能害萬物者蓋主氣正
  風從其所居之鄉而來主長飬萬物者也客氣邪
  風從其衝後而來主殺害萬物者也人在氣交之
[018-52a]
  中其生其害猶水能浮舟亦能覆舟也天之五氣
  人得之則為五藏真元之氣若通暢相生雖有客
  氣邪風勿之能害人自安和如不通暢則客氣邪
  風乗隙而入中人多死然人致死之由雖有千般
  疢難大要不外三因一者中虚經絡受邪即入藏
  府此為内所因也二者中實雖感於邪藏府不受
  惟外病軀體四肢九竅血脈壅塞此為外所中也
  三者房室金刃蟲獸所傷非由中外虚實感召其
[018-52b]
  邪是為不内外因也以此三者詳之千般疢難病
  由悉盡矣若人能慎飬形氣不令客氣邪風干忤
  經絡即適中經絡未傳藏府遂醫治之自可愈也
  四肢九竅纔覺重滯尚未閉塞即導引吐納鍼灸
  按摩亦可愈也更能無犯王法禽獸災傷房室勿
  令竭乏服食節其冷熱五味各得其宜不使形氣
  有衰萬病疢難無由而入其腠理矣腠者一身空
  隙血氣往來之處三焦通㑹真元之道路也理者
[018-53a]
  皮膚藏府内外井然不亂之條理也
 按/正風者從八方應時而來相生和緩之主氣也邪
  風者從其衝後而來相尅衝烈之客氣也如時當
  東風而來西風也所謂後者以己過之時言也
 集/註趙良曰人在氣交中秉地之剛柔以成五藏百骸
  之形秉天之陰陽以成六經之氣形氣合一神機
  發用駕行榖氣出入内外同乎天度升䧏浮沉應
  夫四時主宰於身形之中謂之元真外感者客氣
[018-53b]
  也靈樞曰虚邪不能獨傷必因身形之虚而後客
  之蓋天人之氣各有正不正人氣正則不受邪不
  正則邪乗之天氣正則助其生長不正則害之人
  氣不正者由七情動中服食不節房慾過度金刃
  蟲獸傷其氣血盡足以受病也天氣不正者由四
  時不和八風不常盡足以傷萬物也
問曰上工治未病何也師曰夫治未病者見肝之病知
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王不受邪即勿補之中工不
[018-54a]
曉相傳見肝之病不解實脾惟治肝也夫肝之病補用
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藥調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
入脾脾能傷腎腎氣微弱則水不行水不行則心火氣
盛心火氣盛則傷肺肺被傷則金氣不行金氣不行則
肝氣盛肝氣盛則肝自愈此治肝補脾之要妙也肝虚
則用此法實則不在用之經曰虚虛實實補不足損有
餘是其義也餘藏凖此
 註/此承上條受病三因以明其治也上工良醫也中
[018-54b]
  工常醫也已病已然之病也未病未然之病也假
  如現在肝病此已然之病也肝病將來傳脾此未
  然之病也良醫知肝病傳脾見人病肝先審天時
  衰旺次審脾土虚實時旺脾實則知不受肝邪不
  須補脾直治已病之肝若時衰脾虚則知肝必傳
  脾先補未病之脾兼治已病之肝彼常醫不曉四
  時所勝五藏相傳之理見肝之病惟瀉已病之肝
  不知補未病之脾也上工不但知肝實必傳脾虚
[018-55a]
  之病而且知肝虚不傳脾虚反受肺邪之病故治
  肝虚脾虚之病則用酸入肝以補已病之肝用焦
  苦入心以助不病之心用甘入脾以益不實之脾
  使火生土使土制水水弱則火旺火旺則制金金
  被制則木不受邪而肝病自愈矣此亢則害承乃
  制制則生化化生不病之理隔二隔三之治故曰
  此治肝補脾之要妙也然肝虚則用此法若肝實
  則不用此法也中工不曉虚實虚者瀉之是為虚
[018-55b]
  虚實者補之是為實實非其義也上工知其虚實
  補其不足損其有餘是其義也其餘四藏皆凖此
  法傷字作制字看
 集/註徐彬曰假如肝經之病肝木勝脾土知邪必傳脾
  經治宜實脾為先此脾未病而先實之所謂治未
  病也不憂本藏之虚而憂相傳不已其病益深故
  先以實脾為急務也
  程林曰經云因其輕而揚之因其重而減之因其
[018-56a]
  衰而彰之所謂因者乘其機也治未病者謂治未
  病之藏府非治未病之人也見肝之病當先實脾
  使土旺則能勝水水不行則火盛而制金金不能
  平木肝自愈矣此治肝補脾治未病之法也
  高世栻曰實脾專為制水使火盛金衰肝不受制
  則肝自愈其理甚精㣲故曰此治肝補脾之要妙
  也
問曰病人有氣色見於靣部願聞其說師曰鼻頭色青
[018-56b]
腹中痛苦冷者死一云腹中冷/苦痛者死鼻頭色微黑者有水氣
色黃者胸上有寒色白者亡血也設㣲赤非時者死其
目正圓者痙不治又色青為痛色黒為勞色赤為風色
黃者便難色鮮明者有留飲
 註/氣色見於面部而知病之死生者以五氣入鼻藏
  於五藏其精外榮於面也色者青赤黃白黒也氣
  者五色之光華也氣色相得者有氣有色平人之
  色也即經云青如翠羽赤如雞冠黃如蟹黃白如
[018-57a]
  豚膏黒如烏羽者生也氣色相失者色或淺深氣
  或顯晦病人之色也即經云浮澤為外沉濁為内
  察其浮沉以知淺深察其夭澤以觀成敗察其散
  搏以知新故視色上下以知病處色粗以明沉夭
  為甚不明不澤其病不甚也有色無氣者色枮不
  澤死人之色也即經云青如藍葉黄如黃土赤如
  衃血白如枯骨黑如炲者死也鼻者明堂也明堂
  光澤則無病矣而曰見青色為腹中痛鼻苦冷甚
[018-57b]
  者死黑色為水為勞黃色為上寒下熱小便難面
  目鮮明内有留飲色白為亡血色赤為熱為風若
  見於冬為非其時者死目直視正圓不合如魚眼
  者痙不治此氣色主病之大畧也其詳皆載内經
師曰病人語聲寂然喜驚呼者骨節間病語聲喑喑然
不徹者心膈間病語聲啾啾然細而長者頭中病一作/痛
 按/頭中病之頭字當是腹字經中從無頭中病之文
  且文義不屬必是傳寫之譌
[018-58a]
 註/病人語聲寂然謂寂然不語也若惡人語是心病
  也喜驚呼者謂不惡人語且喜驚呼是知其病不
  在心而在外也故曰骨節間病也病人語聲喑喑
  然不徹者謂聲不響亮而不了徹也此有礙於息
  氣故知為心膈間病也病人語聲啾啾然細而長
  者謂唧唧噥噥小而悠長也因不敢使氣急促動
  中故知腹中病也
師曰息摇肩者心中堅息引胸中上氣者欬息張口短
[018-58b]
氣者肺痿唾沫
 註/息者一呼一吸也摇肩謂擡肩也心中堅謂胸中
  壅滿也呼吸之息動形擡肩胸中壅氣上逆者喘
  病也呼吸引胸中之氣上逆喉中作癢梗氣者欬
  病也呼吸張口不能續息似喘而不擡肩者短氣
  病也蓋肺氣壅滿邪有餘之喘也肺氣不續息正
  不足之短氣也然不足之喘亦有不續息者有餘
  之短氣亦有胸中壅滿者肺氣上逆者必欬也欬
[018-59a]
  時唾痰𠻳也若欬唾涎沫不已者非欬病也乃肺
  痿也
師曰吸而微數其病在中焦實也當下之即愈虚者不
治在上焦者其吸促在下焦者其吸逺此皆難治呼吸
動搖振振者不治
 按/吸促之促字當是逺字吸逺之逺字當是促字方
  合病義必傳寫之譌
 註/此承上文言喘分三焦有可治不可治之辨也喘
[018-59b]
  肺病也肺主氣司呼吸故以呼吸氣促謂之喘也
  若呼吸氣均促是病在呼吸阻升降之氣也故知
  喘在中焦也呼之氣促吸之氣長病在呼呼出心
  與肺故知喘在上焦也呼之氣長吸之氣短病在
  吸吸入腎與肝故知喘在下焦也喘之實者謂邪
  氣盛則實也中實則必腹滿便鞕當下之可治也
  喘之虚者謂正氣奪則虚也中虛則必腹軟便滋
  不堪下難治也若喘而呼吸動搖振振不能擎身
[018-60a]
  者則為形氣不相保勿論虚實不治也曰吸而微
  數數即促也促即短也逺即長也吸不言呼畧辭
  也猶言呼吸均短呼短吸長吸短呼長也
師曰寸口衇動者因其王時而動假令肝王色青四時
各隨其色肝色青而反色白非其時色衇皆當病
 註/寸口者統言左右三部衇也衇動法乎四時命乎
  五藏然必因其王時而動則為平衇也假令肝旺
  於春隨其時色當青衇當弦此不病之色衇也若
[018-60b]
  色反白衇反浮此非其時乃病之色衇也四時凖
  此
 集/註尤怡曰王時當時至而氣王乃衇乘之而動其色
  亦應之如肝王於春衇弦而色青此其常也推之
  四時無不皆然若色當青而反白為非其時而有
  是色不特肝病為然即肺亦當病矣
問曰有未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不去有至而太
過何謂也師曰冬至之後甲子夜半少陽起少陽之時
[018-61a]
陽始生天得溫和以未得甲子天因溫和此為未至而
至也以得甲子而天未溫和此為至而不至也以得甲
子而天大寒不解此為至而不去也以得甲子而天溫
如盛夏五六月時此為至而太過也
 註/冬至之後得甲子日夜半少陽之氣始生天漸溫
  和氣之常也若未得甲子天即溫和此為未至而
  至也氣未應至而先至者是來氣有餘也已得甲
  子陽氣漸盛天未溫和此為至而不至也氣應至
[018-61b]
  而不至者是來氣不足也若天大寒不解此為至
  而不去也氣應去而不去者是去氣太過也若天
  過溫如盛夏時此為至而太過也氣應至而甚者
  是至氣太過也太過者其氣則薄其所不勝乘
  其所勝也不及者其氣廹則所勝妄行所生者受
  病所不勝薄之也此内經所謂謹候其時氣可與
  期餘皆倣此
師曰病人衇浮者在前其病在表浮者在後其病在裏
[018-62a]
腰痛背强不能行必短氣而極也
 註/衇浮虚風之候也關前之寸衇浮者病在表也關
  後之尺衇浮者病在裏也虚風在表故主腰痛背
  强不能行也虚風在裏故主短氣而極也
問曰經云厥陽獨行何謂也師曰此為有陽無陰故稱
厥陽
 註/陰陽偕行順也陰陽獨行逆也厥逆也逆陽獨行
  此為有陽無陰故稱厥陽也
[018-62b]
 集/註李彣曰厥陽即陽厥也内經云陽氣衰於下則為
  寒厥陰氣衰於下則為熱厥此厥陽獨行有陽無
  陰之大槩也
  高世栻曰按此為有陽無陰是為厥陽也經曰隂
  氣衰於下則為熱厥帝曰熱厥何如而然也岐伯
  曰陰氣虚則陽氣入陽氣入則胃不和胃不和則
  精氣竭精氣竭則不營於四肢也乃腎氣日衰陽
  氣獨勝此所以為有陽無陰而為厥陽獨行也
[018-63a]
問曰寸衇沉大而滑沉則為實滑則為氣實氣相搏血
氣入藏即死入府即愈此為卒厥何謂也師曰唇口青
身冷為入藏即死如身和汗自出為入腑即愈
 按/寸衇沉大而滑沉則為實滑則為氣實氣相搏之
  十八字文理不順衍文也血氣入藏之血字當是
  厥字始與卒厥相合必傳寫之譌也
 註/此詳申陽厥陰厥生死之義也厥氣者逆氣也即
  逆陽逆陰之氣也氣逆則亂於胸中故忽然眩仆
[018-63b]
  名曰卒厥若脣口青身冷是隂進陽退則為入藏
  即死也若身溫汗自出是隂消陽長則為入府即
  愈也
 集/註沈明宗曰邪氣入藏神明昏憒卒倒無知謂之卒
  厥若脣口青身冷神機不能出入藏氣垂絶所以
  主死經曰血氣並走於上則為大厥暴厥是也若
  身和汗出乃邪氣入府不得出入一時卒倒非藏
  絶之比頃時陽機外達邪氣隨之外洩故知入府
[018-64a]
  即愈
問曰衇脫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何謂也師曰非為一病
百病皆然譬如浸淫瘡從口起流向四肢者可治從四
肢流來入口者不可治病在外者可治入裏者即死
 註/此詳申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之義也卒厥之病多
  衇脱而不見衇脱不見而死者是正氣不反也衇
  脱不見而生者是邪氣閉而復通也非為厥氣一
  病百病入藏入府皆然也譬如浸淫癘風等瘡從
[018-64b]
  口起流向四肢可治從四肢流來入口者不可治
  也蓋以病向外者可治病入裏者難醫亦此義也
 集/註趙良曰脫者去也經衇乃藏府之隧道為邪氣所
  逼故絶氣脱去其衇而入於内五藏隂也六府陽
  也隂主死而陽主生所以入藏即死入府即愈而
  可治非惟藏府之陰陽然也凡内外陰陽之邪毒
  出入表裏者皆然也
  徐彬曰凡病邪能出陽為淺故生閉陰不出為深
[018-65a]
  故死非止一病百病皆然復以浸淫瘡喻之若從
  口起而流向四肢者是邪從内發於外洩而不進
  故可治若從四肢起流入口者是邪由外入於内
  進而不洩此藏氣傷敗故不可治
問曰陽病十八何謂也師曰頭痛項腰脊臂脚掣痛陰
病十八何謂也師曰欬上氣喘噦咽腸鳴脹滿心痛拘
急五藏病各有十八合為九十病人又有六㣲微有十
八病合為一百八病五勞七傷六極婦人三十六病不
[018-65b]
在其中清邪居上濁邪居下大邪中表小邪中裏䅽飥
之邪從口入者宿食也五邪中人各有法度風中於前
寒中於暮濕傷於下霧傷於上風令衇浮寒令衇急霧
傷皮腠濕流關節食傷脾胃極寒傷經極熱傷絡
 按/字典無䅽字當是漀字漀音傾側水也後之積聚
  門䅽氣之䅽字亦誤
 註/此章曰十八曰九十等文乃古醫書之文今不可
  考難以强釋五勞七傷等説亦詳在千金故不復
[018-66a]
  註也頭痛項腰脊臂脚掣痛病皆在外故為陽病
  也欬上氣喘噦咽腸鳴脹滿心痛拘急病皆在内
  故為陰病也清邪居上謂霧邪本乎天也濁邪居
  下謂濕邪本乎地也六淫天邪故名大邪六淫傷
  外故曰中表也七情人邪故名小邪七情傷内故
  曰中裏也䅽飥者飲食也飲食之邪從口而入食
  傷隔夜不化故名曰宿食也五邪謂風寒濕霧飲
  食也夫五邪之中人莫不各以類而相從前者早
[018-66b]
  也風中於早從陽類也寒中於暮從陰類也霧邪
  清輕故傷皮膚濕邪濁重故流關節飲食失節故
  傷脾胃極寒之食傷經以經屬陰也極熱之食傷
  絡以絡屬陽也
問曰病有急當救裏救表者何謂也師曰病醫下之續
得下利清榖不止身體疼痛者急當救裏後身體疼痛
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也
 註/詳見傷寒論太隂篇内不復釋
[018-67a]
夫病痼疾加以卒病當先治其卒病後乃治其痼疾也
 註/痼疾舊病也卒病新疾也當以舊病為本為緩新
  疾為標為急急則治標緩則治本故先治卒病後
  治痼疾也
 集/註趙良曰痼疾病已沈痼非旦夕可取效者卒病謂
  卒然而來新感之病可取效於旦夕者乗其所入
  未深急去其邪不便稽留而為患也且痼疾之人
  正氣素虚邪尤易傳設多瞻顧致令兩邪相合為
[018-67b]
  患不淺故仲景立言於此使後學者知所先後也
  沈明宗曰此有舊疾復感新邪當分先後治也痼
  者邪氣堅固難㧞卒者邪氣驟來而易去也若病
  者素有痼疾而忽加卒病務當先治卒病不使邪
  氣相併轉增舊疾但久病乃非朝夕可除須當緩
  圖所以後乃治其痼疾也
師曰五藏病各有得者愈五藏病各有所惡各隨其所
不喜者為病病者素不應食而反暴思之必發熱也
[018-68a]
 註/此明五藏各有所得而愈言以情志相勝也即如
  怒傷肝得悲而愈此悲勝怒也亦有得之時日而
  愈者經曰病在肝愈於夏是喜得子氣制其勝我
  者也夏不愈勝於秋是惡其勝我者得王氣也秋
  不死持於冬是我喜得母氣以生我也起於春是
  喜自得其位而氣王也餘藏倣此病者云云謂平
  素不愛食之物及當病之時而反暴思食是病邪
  藏氣之變故雖思食而食之必發熱也
[018-68b]
 集/註程林曰内經云肝色青宜食甘心色赤宜食酸肺
  色白宜食苦脾色黃宜食酸腎色黑宜食辛此五
  藏得飲食而愈者肝病愈於丙丁起於甲乙心病
  愈於戊己起於丙丁脾病愈於庚辛起於戊己肺
  病愈於壬癸起於庚辛腎病愈於甲乙起於壬癸
  此五藏自得其位而愈者五藏所惡心惡熱肺惡
  寒肝惡風脾惡濕腎惡燥各隨其所惡而不喜者
  為病也若病人素不食而暴食之則入於陰長氣
[018-69a]
  於陽必發熱也
夫諸病在藏欲攻之當隨其所得而攻之如渴者與猪
苓湯餘皆倣此
 按/如渴者之下當有小便不利四字必傳寫之遺也
 註/藏者裏也凡諸病在裏有可攻之證雖欲攻之當
  隨其所得之輕重而攻之不可率意而攻之也如
  渴者小便不利先與猪苓湯利其小便俟小便利
  乃可攻也餘皆倣此謂他證或有未可遽攻者皆
[018-69b]
  倣此也
 痙濕暍病衇證并治第二
病者身熱足寒頸項强急惡寒時頭熱靣赤目赤獨頭
動摇卒口噤背反張者痙病也若發其汗者寒濕相搏
其表益虚即惡寒甚發其汗已其衇如蛇
 按/諸家以剛柔二痙列為首條今以此為苐一條者
  盖剛柔之辨俱從此條分出痙病之最備者宜冠
  諸首再痙病也之下若發其汗六句與上文義不
[018-70a]
  屬與後之十一條中為欲解衇如故反伏弦者痙
  句文義相屬宜分於彼
 註/病人身熱惡寒太陽證也頸項强急面赤目赤陽
  明證也頭熱陽鬱於上也足寒陰凝於下也太陽
  之衇循背上頭陽明之筋上挾於口風寒客於二
  經則有頭摇口噤反張拘强之證矣此皆痙病之
  形證故首揭之以為要領
 集/註李彣曰手三陽之筋結入於頷頰足陽明之筋上
[018-70b]
  挾於口風寒乗虚入其筋則攣故牙關急而口噤
夫痙衇按之𦂳如弦直上下行
 註/痙之為病其狀勁急强直故其衇亦勁急强直按
  之𦂳勁急之象也如弦直行之象也
衇經云痙家其衇伏堅直上下
 註/痙家其衇𦂳弦直上下者以痙病屬太陽表也衇
  經所云其衇伏堅直上下者以痙病屬陽明裏也
  蓋痙家原屬二經故有太陽葛根湯汗之陽明大
[018-71a]
  承氣湯下之之治也伏堅沉實也直上下弦直也
  即沉實弦直之衇也
太陽病發熱無汗反惡寒者名曰剛痙太陽病發熱汗
出而不惡寒名曰柔痙
 按/反惡寒之反字衍文也玩痙病之條自知當惡寒
  也
 註/痙病旣屬太陽當以太陽虚實例之故曰太陽病
  發熱無汗惡寒為實邪名曰剛痙者强而有力也
[018-71b]
  發熱汗出不惡寒為虚邪名曰柔痙者强而無力
  也
太陽病無汗而小便反少氣上衝胸口噤不得語欲作
剛痙葛根湯主之
 註/此申明剛痙在表以明其治也太陽病為頭項强
  痛發熱等證也無汗謂傷寒也太陽傷寒小便不
  當少今反少者是寒氣盛而收引也不當氣上衝
  胸今氣上衝胸是寒氣盛而上逆也不當口噤不
[018-72a]
  得語今口噤不得語是寒氣盛牙關緊急而甚也
  以太陽傷寒而有此衝擊勁急之象是欲作剛痙
  之病也麻黃湯能治太陽而不能治陽明故以葛
  根湯兼太陽陽明兩經之治為剛痙無汗之正法
  也
痙為病胸滿口噤臥不着席脚攣急必齘齒可與大承
氣湯
 註/此申痙病入裏以明其治也痙病而更胸滿裏氣
[018-72b]
  壅也臥不着席反張甚也脚攣急勁急甚也必齘
  齒牙緊甚也此皆陽明熱盛灼筋筋急而甚之象
  故以大承氣湯直攻其熱非攻陽明之實也其曰
  可與非盡言其可與有慎重之意
大承氣湯方
 大黃四兩/酒洗   厚朴半斤炙/去皮
 枳實五枚/炙   芒消三合/
  右四味以水一斗先煑二物取五升去滓内大黃
[018-73a]
  煑取二升去滓内芒消更上火微一二沸分溫再
  服得下止服
太陽病其證備身體强然衇反沉遲此為痙栝蔞
桂枝湯主之
 註/太陽病其證備謂頭痛項强發熱惡風寒具見也
  而更身體强有然俯仰不能自如之象痙病
  也但衇反見沉遲太陰之衇非太陽浮緊無汗剛
  痙者比故不與葛根湯而與栝蔞桂枝湯和太陽
[018-73b]
  之表清太陰之裏也
栝蔞桂枝湯方
 栝蔞根二兩/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二枚/
  右六味以水九升煑取三升分溫三服取㣲汗汗
  不出食頃啜熱粥發之
太陽病發熱衇沉而細者名曰痙為難治
[018-74a]
 註/發熱太陽病也衇沉細少陰衇也而名曰痙者必
  有或剛或柔之證見也以太陽痙證而見少陰之
  衇表裏兼病也夫太陽之邪鬱於外故病發熱少
  陰之邪凝於内故衇沉細然痙病而見弦緊之衇
  是為本衇即或沉遲尚為可治今沉而細邪入少
  陰陽氣已衰豈易治乎故曰難也
夫風病下之則痙復發汗必拘急
 註/以上論痙皆外感風寒濕而為病也亦有因風邪
[018-74b]
  為病不應下而下之傷液不應汗而汗之傷津以
  致津液枯燥筋失所飬而病痙者故曰風病下之
  則痙復發汗必拘急此不可以外感痙病治之當
  以專養津液為務也
太陽病發汗太多因致痙
 註/此承上文詳申發汗過多成痙之義也太陽病當
  發汗若發汗太過腠理大開表氣不固邪風乗虚
  而入因成痙者乃内虚所召入也宜以桂枝加附
[018-75a]
  子湯主之固表溫經也由此推之凡病出汗過多
  新産金瘡破傷出血過多而變生此證者皆其類
  也
暴腹脹大者為欲解衇如故反伏弦者痙
 按/本門首條痙病也之下若發其汗六句當移於此
  條之首文義始屬此條暴腹脹大者句衍文也當
  刪之
 註/不但風病發汗過多則痙即寒濕相摶之病發汗
[018-75b]
  過多亦痙也發汗過多其表益虚表虚則必即惡
  寒甚也發寒濕汗後其衇不直𦂳如蛇之曲緩則
  為邪退不成痙病為欲解也若衇仍直緊不緩或
  不直緊反伏堅弦急者為邪不退成痙病矣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痙
 註/瘡家初起毒熱未成法當汗散已經潰後血氣被
  傷雖有身痛表證亦不可發汗恐汗出血液愈竭
  筋失所飬因而成痙或邪風乘之亦令痙也
[018-76a]
痙病有灸瘡難治
 註/痙病宜灸如有灸瘡若不發膿則為榮衞已絶故
  曰難治
濕家之為病一身盡疼發熱身色如熏黃也
 註/濕家謂病濕之人濕之為病或因外受濕氣則一
  身盡痛或因内生濕病則發熱身黃若内外同病
  則一身盡痛發熱身色如熏黃也濕家之身痛發
  黃不似傷寒之身痛發黃者以無六經之形證也
[018-76b]
 集/註徐彬曰此言全乎濕而久鬱為熱者若濕挾風者
  風走空竅故痛只在關節今單濕為病則浸淫徧
  體一身盡痛不止關節矣然濕久而鬱鬱則熱故
  發熱熱久而氣蒸於皮毛故疼之所至即濕之所
  至濕之所至即熱之所至而色如熏黃者熏火氣
  也濕為火氣所熏故發色黃帶黑而不亮也
濕家病身疼發熱靣黃而喘頭痛鼻塞而煩其衇大自
能飲食腹中和無病病在頭中寒濕故鼻塞内藥鼻中
[018-77a]
則愈
 註/此申上條詳其義出其衇别其治也濕家病身疼
  發熱靣黃而喘此内生外受之濕病也外宜𦍑活
  勝濕湯内宜茵蔯五苓散喘甚大陷胸丸若更頭
  痛鼻塞而煩其衇大證類傷寒但其人裏和能食
  知非傷寒不可發汗乃頭中寒濕之邪故頭痛鼻
  塞惟宜納藥鼻中取黃水從涕出而寒濕以泄病
  可愈也所納之藥如𤓰帝散之類
[018-77b]
 集/註魏荔彤曰頭中為諸陽之首非寒濕能犯之地今
  頭中有寒濕則熱氣挾之上炎非寒濕外邪自能
  然也有濕熱則内為之主持也熱引濕邪上干清
  分鼻必為塞故用納鼻藥宣通清氣而病愈矣
濕家身煩疼可與麻黃加术湯發其汗為宜慎不可以
火攻之
 註/濕家外證身痛甚者𦍑活勝濕湯内證發黃甚者
  茵蔯五苓散若惟身煩痛而不發黃者則為外感
[018-78a]
  寒濕與麻黃加术湯發其汗寒濕兩解也慎不可
  以火攻之者謂不可以火刼大發其汗必致變也
 集/註趙良曰濕與寒合令人身疼大法表實成熱則可
  發汗無熱是陽氣尚㣲汗之恐虚其表是證雖不
  云熱而煩以生煩由熱也所以服藥不敢大發其
  汗且濕亦非暴汗可散用麻黃湯治寒加术去濕
  使其微汗耳不可火攻火攻則増其熱必有他變
  所以戒人慎之
[018-78b]
  喻昌曰麻黃加术則雖發汗不至多汗而术得麻
  黃并可以行表裏之濕不可以火攻者反增發熱
  也
麻黃加术湯方
 麻黃三兩/去節   桂枝二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杏仁七十箇/去皮尖
 白术四兩/
  右五味以水九升先煑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内諸
[018-79a]
  藥煑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
 按/桂枝氣味辛甘全在於皮若去皮是枯木矣如何
  有解肌發汗之功宜刪此二字後倣此
太陽病關節疼痛而煩衇沉而細者此名濕痺濕痺之
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當利其小便
 註/此承上條互詳其義謂濕家身痛不可發汗當有
  利小便之法也太陽病一身闗節煩疼若衇浮細
  者濕在外也當汗之小便不利大便反快衇沉細
[018-79b]
  者濕在内也當利之今濕氣淫於内外故關節煩
  疼着而不行小便不利大便反快此名濕痺雖有
  身痛其衇不浮細故不可發汗設衇沉細故但當
  利小便若小便利濡瀉止痺不愈身仍疼痛汗之
  可也
 集/註趙良曰痺痛也因其關節煩疼衇沉而細則名曰
  濕痺也經云濕勝則濡瀉小便不利大便反快者
  是濕氣内勝也但當先利小便以瀉腹中濕氣故
[018-80a]
  云治濕不利小便非其治也設小便利已而闗節
  之痺不去又必自表治之
  李彣曰太陽經行身之表外邪皆得傷之故亦受
  濕氣也關節疼痛者濕留關節也濕氣鬱蒸而生
  熱故煩也經云沉濳水畜沉細為内濕衇痺者閉
  塞不通之謂即内經濕氣勝者為着痺之意今小
  便不利是濕盛於内也即内經濕勝則濡泄也利
  小便則濕去而瀉煩止矣
[018-80b]
濕家其人但頭汗出背强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蚤則
噦或胸滿小便不利舌上如胎者以丹田有熱胸中有
寒渴欲得水而不能飲則口燥煩也
 註/濕家頭汗出者乃上濕下熱蒸而使然非陽明内
  實之熱蒸而上越之汗也背强者乃濕邪重着之
  强非風濕拘急之强也欲覆被向火者乃一時濕
  盛生寒非傷寒之惡寒也若誤以陽明内濕之熱
  上越之頭汗而遂下之則濕從寒化即乘虚入於
[018-81a]
  上則肺氣逆而胸滿入於中則胃不和而為噦入
  於下則膀胱氣化不行為小便不利舌上白滑如
  胎者蓋以誤下熱陷丹田有熱也寒聚於上胸中
  有寒也所以渴欲得水而不能飲由下有熱而生
  口燥煩由上有寒而不化生津液雖口燥舌乾而
  不能多飲也
濕家下之額上汗出㣲喘小便利者死下利不止者亦

[018-81b]
 註/此承上條互詳誤下以明濕家頭汗之死證也夫
  誤下額汗微喘若小便不利是濕家額汗之喘未
  可言死也今小便反利則知非濕氣上溢乃上脱
  額汗之喘故曰死若下利不止亦知非濕去之利
  乃中脱直下之利故曰亦死
 集/註趙良曰此妄下之因而致逆逆則陽自上越陰自
  下脱其額上汗出㣲喘者陽之越小便利與下利
  不止者陰之脱也陰陽離决必死之兆也自此而
[018-82a]
  推之下之雖額上汗出微喘若大小便不利者是
  陰氣不脱而陽之根猶在也下之雖大小便利設
  額上無汗與喘是陽氣不越而陰之根猶在也則
  非離决可以隨其證而治之
  李瑋西曰前云濕家當利小便以濕氣内瘀小便
  原自不利宜用藥利之此下後裏虚小便自利液
  脱而死不可一例㮣也
病者一身盡疼發熱日晡所劇者名風濕此病傷於汗
[018-82b]
出當風或久傷取冷所致也可與麻黃杏仁薏苡甘草

 註/病者謂一身盡痛之病人也濕家一身盡痛風濕
  亦一身盡痛然濕家痛則重着不能轉側風濕痛
  則輕掣不可屈伸此痛之有别者也濕家發熱蚤
  暮不分㣲甚風濕之熱日晡所必劇蓋以濕無來
  去而風有休作故名風濕原其由來或為汗出當
  風或為久傷取冷相合而致則麻黃杏仁薏苡甘
[018-83a]
  草湯發散風濕可與也明矣
 集/註程林曰一身盡疼發熱風濕在表也日晡申時也
  陽明王於申酉戌土惡濕今為風濕所干當其王
  時邪正相搏則反劇也汗亦濕類或汗出當風而
  成風濕者或勞傷汗出而入冷水者皆成風濕之
  病也
  魏荔彤曰痙家非風不成雖有寒亦附於風濕痺
  無寒不作雖有風亦附於寒此一定之理也
[018-83b]
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方
 麻黃去節半/兩湯泡  甘草一兩/炙
 薏苡仁半兩/  杏仁十枚去/皮尖炒
  右剉麻豆大每服四錢水盞半煮八分去滓溫服
  有微汗避風
風濕衇浮身重汗出惡風者防己黃耆湯主之
 註/衇浮風也身重濕也寒濕則衇沉風濕則衇浮若
  浮而汗不出惡風者為實邪可與麻黃杏仁薏苡
[018-84a]
  甘草湯汗之浮而汗出惡風者為虚邪故以防己
  白术以去濕黃耆甘草以固表生薑大棗以和榮
  衞也
 集/註趙良曰此證風濕皆從表受之其病在外故衇浮
  汗出凡身重有肌肉痿而重者有骨痿而重者此
  之身重乃風濕在皮毛之表故不作疼虚其衞氣
  而濕着為身重故以黃耆實衞甘草佐之防己去
  濕白术佐之然則風濕二邪獨無散風之藥何耶
[018-84b]
  蓋汗多知其風已不留以表虚而風出入乎其間
  因之惡風爾惟實其衞正氣壯則風自退此不治
  而治者也
  尤怡曰風濕在表法當從汗而觧乃汗不得發而
  自出表尚未解而已虚汗解之法不可守矣故不
  用麻黃出之皮毛之表而用防己驅之肌膚之裏
  服後如蟲行皮中及腰下如氷皆濕下行之徴也
  然非耆术甘草焉能使衞陽復振而驅濕下行哉
[018-85a]
防己黃耆湯方
 防己一兩/   甘草半兩/
 白术七錢/半   黃耆一兩一/分去蘆
  右剉麻豆大每抄五錢匕生薑四片大棗一枚水
  盞半煎八分去滓溫服良久再服
  喘者加麻黄半/兩
  胃中不和者加芍藥三/分
  氣上衝者加桂枝三/分
[018-85b]
  下有陳寒者加細辛三/分
  服後當如蟲行皮中從腰下如氷後坐被上又以
  一被繞腰以下溫令微汗差
風濕相摶一身盡疼痛法當汗出而解值天陰雨不止
醫云此可發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蓋發其汗汗大出
者但風氣去濕氣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風濕者發其汗
但微微似欲汗出者風濕俱去也
 註/風濕相摶一身盡痛法當從汗而解而汗亦不可
[018-86a]
  失其宜也値雨濕盛之時若發其汗使大出亦
  不能愈以風氣去濕氣在故不愈然治風濕者必
  俟其天氣晴明發其汗使微微似欲汗出者則風
  濕皆去病斯愈矣
 集/註徐彬曰此言風濕當汗解而不可過也謂風濕相
  摶疼痛原當汗解値天陰雨則濕更甚可汗無疑
  而不愈何故蓋風性急可驟驅濕性滯當漸解汗
  大出則驟風去而濕不去故不愈若發之微則出
[018-86b]
  之緩緩則風濕俱去矣然則濕在人身粘滯難去
  驟汗且不可而况驟下乎故前章曰下之死此但
  云不愈見用法不當而非悞下比也
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摶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
渇衇浮虚而濇者桂枝附子湯主之若大便堅小便自
利者去桂枝加白术湯主之
 註/此承上條詳申衇證以明其治也謂此風濕之病
  雖得之傷寒八九日而不嘔不渴是無傷寒裏病
[018-87a]
  之證也衇浮虚濇是無傷寒表病之衇也衇浮虚
  表虚風也濇者濕也身體煩疼風也不能轉側濕
  也乃風濕相摶之身體疼痛非傷寒骨節疼痛也
  與桂枝附子湯溫散其風濕從表而解也若衇浮
  實者則又當以麻黄加术湯大發其風濕也如其
  人有是證雖大便鞕小便自利而不議下者以其
  非邪熱入裏之鞕乃風燥濕去之鞕故仍以桂枝
  附子湯去桂枝者以大便堅小便自利不欲其發
[018-87b]
  汗再奪津液也加白术者以身重着濕在肌分用
  以佐附子逐水氣於皮中也
 集/註程林曰風所勝則身煩疼濕所勝則身體難
  轉側風濕相摶於榮衞之間不干於裏故不嘔不
  渴也衇浮為風濇為濕以其衇近於虚故用桂枝
  附子湯溫經以散風濕小便利者大便必鞕桂枝
  近於解肌恐大汗故去之白术能去肌濕不妨乎
  内故加之凡方後有如蟲如醉如冒等狀者皆藥
[018-88a]
  勢將行使然周揚俊曰傷寒至八九日亦云久矣
  既不傳經復不入府者因風濕持之也所現外證
  煩疼者風也不能轉側者濕也不嘔不渴者無裏
  證也其衇浮虚而濇正與相應然後知風濕之邪
  在肌肉而不在筋節故以桂枝表之不發熱為陽
  氣素虚故以附子逐濕兩相綰合自不能留矣
桂枝附子湯方
 桂枝四兩/去皮   附子三枚炮去/皮破八片
[018-88b]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両/切
 大棗十二/枚擘
  右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
白术附子湯方
 白术二兩/   附子一枚半/炮去皮
 甘草一兩/炙   生薑一兩/半切
 大棗六枚/擘
  右五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分溫三服一服
[018-89a]
  覺身痺半日許再服三服都盡其人如冒狀勿怪
  即是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氣未得除故耳
風濕相摶骨節疼煩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則痛劇汗出
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或身微腫者甘草附子
湯主之
 註/風濕相摶身體煩疼重着不能轉側者濕勝風也
  今掣痛不可屈伸風勝濕也掣痛不可屈伸近之
  則痛劇汗出短氣惡風不欲去衣皆風邪壅盛也
[018-89b]
  小便不利濕内畜也身㣲腫者濕外摶也以甘草
  附子湯微汗之袪風為主除濕次之也此上二條
  皆詳風濕之義以明風濕之治也
甘草附子湯方
 甘草二兩/炙   附子二枚炮/去皮
 白术二兩/   桂枝四兩/去皮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
  服初服得微汗則解能食汗出復煩者服五合恐
[018-90a]
  一升多者宜服六七合為妙
 方/解甘草附子湯即桂枝附子湯去薑棗加白术也去
  薑棗者畏過散也加白术者燥中濕也日三服初
  服一升不得汗則仍服一升若得微汗則解解則
  能食解已徹也可止再服若汗出而復煩者是解
  未徹仍當服也但不可服一升恐已經汗出而過
  汗也服五合可也如不解再服六七合為妙似此
  服法總是示人不可盡劑之意學者宜詳求之
[018-90b]
太陽中熱者暍是也汗出惡寒身熱而渴白虎加人參
湯主之
 註/中暑熱病亦由太陽而入故曰太陽中熱者暍是
  也汗出惡寒身熱而渇頗似太陽溫熱之病但溫
  熱無惡寒以熱從裏生故雖汗出而不惡寒也中
  暍暑邪由表而入故汗出惡寒也䆒之於衇溫熱
  之浮浮而實中暍之浮浮而虚以暑熱傷氣也䆒
  之於渴溫熱之渴初病不過欲飲中暍之渴初病
[018-91a]
  即大引飲也溫熱則傳經變病不一中暍則不傳
  不愈即死也雖同為太陽經中之病而虚實施治
  自有不同用白虎加人參湯主之者蓋以益氣為
  主清暑熱次之也
 集/註李彣曰熱傷氣氣泄則汗出氣虚則惡寒熱蒸肌
  腠則身熱熱傷津液則作渴此惡寒身熱與傷寒
  相類然所異者傷寒初起無汗不渴中暍初起即
  汗出而渴也
[018-91b]
白虎加人參湯方
 知母六兩/   石膏一斤/碎
 甘草二兩/   粳米六合/
 人參三兩/
  右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湯成去滓溫服一升日
  三服
太陽中暍發熱惡寒身重而疼痛其衇弦細芤遲小便
已灑灑然毛聳手足逆冷小有勞身即熱口開前板齒
[018-92a]
燥若發其汗則惡寒甚加溫鍼則發熱甚數下之則淋甚
 註/此承上文互詳證衇不可妄行汗下也中暍本有
  汗若發熱無汗身重疼痛者雖證似傷寒然見弦
  細芤遲虚衇則非傷寒也且有小便已灑灑然惡
  寒毛聳之狀皆太陽膀胱表氣為暑所傷而畏也
  手足逆冷者暑傷氣氣不能達四肢則寒也小有
  勞身即發熱口開前板齒燥者勞則動熱暑熱益
  烈傷陰液也此皆中暍危證若以發熱無汗惡寒
[018-92b]
  身痛誤為傷寒之表妄行發汗則表氣愈虚惡寒
  更甚也若以手足逆冷誤為陽虚妄加溫鍼則暑
  邪愈盛發熱更熾也若以壯熱齒乾誤為胃火而
  數下之則水源竭澁尿淋窘甚也凡此之證皆中
  暍妄行汗下溫鍼致變以白虎加人參湯主之或
  人參湯調辰砂六一散亦可也
 集/註程林曰内經云先夏至為病溫後夏至為病暑又
  曰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以其太陽受病與傷寒
[018-93a]
  相似亦令發熱惡寒身重而疼痛也經曰寒傷形
  暑傷氣氣傷則氣消而衇虚弱所以弦細芤遲也
  小便已毛聳者陽氣内䧟不能衞外手足亦逆冷
  也勞動則擾乎陽故熱甚則口開口開則前板齒
  燥也發汗虚其陽則惡寒甚溫鍼動火邪則發熱
  甚下之亡津液則淋甚也
太陽中暍身熱疼重而衇微弱此以夏月傷冷水水行
皮中所致也一物𤓰蒂湯主之
[018-93b]
 註/太陽中暍之證身熱而倦者暑也身熱疼重者濕
  也衇徹弱者暑傷氣也以此證衇揆之乃因夏月
  中暑之人暴貪風凉過飲冷水水氣雖輸行於皮
  中不得汗瀉所致也此時即以香薷飲大順散汗
  之可立愈矣若稍緩水氣既不得外瀉勢必内攻
  於中而作喘腫脹矣喘則以葶藶大棗湯腫脹則
  以𤓰蒂一物湯下之可也
 集/註周揚俊曰無形之熱傷其肺金則用白虎加人參
[018-94a]
  湯有形之水傷其肺金則用𤓰蒂湯各有所主也
  李彣曰中暍邪在表故身熱傷冷水故身疼中暑
  傷氣氣虚故衇微弱也𤓰蒂治身靣四肢浮腫散
  皮膚中水氣苦以泄之也
一物𤓰蒂湯方
 𤓰帝二十/個
  右剉以水一升煮取五合去滓頓服
 
[018-94b]
 
 
 
 
 
 
 
御纂醫宗金鑑卷十八


六韜 孫子 吳子 司馬法 尉繚子 黃石公三畧 三畧直解 黃石公素書 李衞公問對 太白陰經 武經總要 虎鈴經 何博士備論 守城錄 武編 陣紀 江南經畧 紀效新書 管子 管子補注 鄧析子 商子 韓非子 疑獄集 折獄龜鑑 棠陰比事 農書 農桑輯要 農桑衣食撮要 農書 救荒本草 農政全書 秦西水法 野菜博錄 欽定授時通考 靈樞經 難經本義 鍼灸甲乙經 金匱要畧論註 肘後備急方 褚氏遺書 備急千金要方 銀海精微 外臺秘要方 顱顖經 銅人鍼灸經 明堂灸經 博濟方 蘇沈良方 壽親養老新書 腳氣治法總要 旅舍備要方 素問入式運氣論奧 傷寒微旨論 傷寒總病論 聖濟總錄纂要 證類本草 金生指迷方 小兒衞生總散論方 類證普濟本事方 傳信適用方 衞濟寶書 醫說 鍼灸資生經 婦人大全良方 太醫局諸科程文格 產育寶慶集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 集驗背疽方 濟生方 產寶諸寶 急救仙方 素問玄機原病式 宣明方論 保命集 儒門事親 內外傷辯惑論 脾胃論 蘭室祕藏 此事難知 醫壘元戎 湯液本章 瑞竹堂經驗方 世醫得效方 格致餘論 局方發揮 金匱鈎玄 扁鵲神應鍼灸玉龍經 外科精義 脉訣刊誤 醫經溯洄集 普濟方 玉機微義 仁端錄 薛氏醫案 推求師竟 針灸問對 外料理例 石山醫案 名醫類案 赤水元珠 醫旨緒餘 證治準繩 本草綱目 奇經八脉攷 瀕湖脉學 傷寒論條辦 先醒齋廣筆記 神農本草經疏 景岳全書 瘟疫論 痎瘧論疏 本草乘雅半偈 御纂醫宗金鑑 尚論篇 傷寒舌鑑 傷寒兼證析義 絳雪園古方選註 續名醫類案 蘭臺軌範 沖虛至德真經解 莊子注 南華真經新傳 莊子口義 莊子翼 南華真經義海纂微 文子 文子纘義 列仙傳 周易參同契考異 周易參同契通真義 周易參同契解 周易參同契發揮 周易參同契分章註 古文參同契集解 抱樸子內外篇 神仙傳 真誥 亢倉子_亢倉子註 續仙傳 玄真子_天隱子_无能子 雲笈七簽 第一冊 雲笈七簽 第二冊 悟真篇註疏 易外別傳 古文龍虎經註疏 席上腐談 道藏目錄詳註 楚辭章句 楚辭補注 楚辭集注 楚辭辯證 楚辭後語 離騷草木疏 山帶閣注楚辭 楚辭與論 楚辭說韻 欽定補繪蕭雲從離騷全圖 揚子雲集 蔡中郎集 孔北海集 曹子建集 嵇中散集 陸士龍集 陶淵明集 璿璣圖詩讀法 鮑明遠集 謝宣城集 昭明太子集 何水部集 江文通集 庾開府集箋注 庾子山集 徐孝穆集箋注 東皋子集 寒山詩集 盈川集 王子安集 盧升之集 駱丞集 陳拾遺集 張燕公集 李北海集 曲江集 李太白文集 李太白集分類補註 李太白集註 九家集註杜詩 補註杜詩 杜詩攟 杜詩詳註 王右丞集箋註 集千家註杜工部詩集 高常侍集 常建詩 孟浩然集 儲光羲詩集 次山集 顏魯公集 宗玄集 杼山集 劉隨州集 韋蘇州集 毘陵集 蕭茂挺文集 李遐叔文集 錢仲文集 華陽集 翰苑集 權文公集 韓集舉正 原本韓集考異 別本韓文考異 五百家註昌黎文集 東雅堂昌黎集註 韓集點勘 柳河東集 柳河東集註 五百家註柳先生集 劉賓客文集 呂衡州集 張司業集 皇甫持正集 李文公集 歐陽行周文集 李元賓文編 孟東野詩集 長江集 昌谷集 絳守居園池記 王司馬集 沈下賢集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 追昔遊集 會昌一品集 元氏長慶集 白氏長慶集 白香山詩集 鮑溶詩集 樊川文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